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86 | 浏览:11675|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青禾高校同人篇》作者:sauciness2017(91原创首发完结) ...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76467167  
精华
帖子
财富
295  
积分
65  
在线时间
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26 
最后登录
2018-10-25 
来顶一下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565 
财富
15599  
积分
4601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6-12 
回复 w我喜欢你n 的帖子

我也喜欢吴亦凡,同乐,谢谢关注帖子。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565 
财富
15599  
积分
4601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6-12 
第六章、柳宅

S市晌午十分。


一家空客A380在宫桥机场的跑道上缓缓下降盘旋。对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五个小时的漫长飞行再加上第一次乘坐飞机的遭遇气流的不适应感让年幼的柳禾倍感身心疲倦。即使他们坐的是头等舱,但全程均无交流的旅途让她感觉自己更像是一个幼年犯,从她出生的地方被押往一个未知的城市,柳松源也就是那个自称是她爷爷的老头说,那是父亲的故乡。


父亲那和蔼可亲,经常谈笑风生的身影还经常能历历在目,和眼前的华发酷爷性格简直是大相径庭。真得是亲生的吗?这个问题等到那人心情特别好的时候自己还是想亲自问一下。突如其来的噩耗让人猝不及防,她还来不及懂得去细嚼失去双亲的悲恸欲绝,就已被匆匆卷入两个家族抢夺自己的纷争中。


她从来都不知道她如此平淡的双亲,在另一个S市竟然有两个叱咤风云的长辈。这个简直就和自己在玩一场千与千寻的网络系统快穿游戏一样,如果这只是一场游戏梦该多好。


飞机着陆后,他们是VIP头等舱客人享有一切的优先权。二人轻衣简从,一下了飞机就直奔海关。出了机场,柳禾抬头看了一下天空,碧穹无垠,日光倾洒下暖耀着城市的万物,一切看上去都似乎很和煦的模样。


一辆RR幻影低调的早就停在出境大门外等候。他们上了车后直驱柳松源的别墅。这样的一切都让柳禾觉得特别的压抑和不适。她一直在偷睨那个华发老头,真是一个威严的男人,对着她这样可爱的孩子竟还能冷着一张全程不化的冰块脸。如果他不喜欢自己为何一定要把自己占为己有。


对,她为何要用占为己有这样的字眼。但事实不就是如此,他用绝对霸权的强势把自己像一只布娃娃一样的拎回了家。


美轮美奂的一幢三层小红楼,竟然还有一个电影里硕大的院子。打开两扇漆黑的铁门,门口已经黑乎乎站着一排人,这个架势把柳禾吓了一跳,不自觉的拽紧了自己的裙角。


“谁叫你们来的,还穿成这样?”柳松源蹙眉下车,看到这个排场也禁不住冷言而道。


“柳先生,今天是柳小姐第一天回来,所以搞了一个晚会——”说话的是一个有点年纪五十上下的妇女,看上去慈眉善目,带着一口糯软的江南口音。


“欢庆什么?欢庆我带来那不孝子的拖油瓶?全给我滚回去。”他用居高临下的目光凝视柳禾,仿若无尽寒冰冷雪,近似无情。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565 
财富
15599  
积分
4601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6-12 

柳松源自顾而离开,完全把柳禾一人丢弃在门口。她虽然只有十岁,但是这个岁数已经足够知道这人对自己是一种如何的厌恶之情。柳禾瞬间有一种想要逃跑的冲动,她根本不想再停留在这边,哪怕一分一秒自己都不愿意。


“那个,那个柳——孩子你叫什么名字?”范丽娟在柳家做了十几年的住家保姆,对柳松源的脾气她了然于心。但是面对这样一个孩子,还是自己亲生的孙女当面说这些话是否显得太残忍了一些。


范丽娟蹲下身子,细细打量这个孩子。眼前的柳禾完全继承了她母亲的美貌。一双黑漆如灿星的大眼,微微有些往上挑的眼梢已然带着几分媚意荡漾。浓密的羽睫落在吹弹可破的凝脂玉容上落下一道美丽的浅弧。纤瘦欣长的身材穿着一件白色的无袖连衣裙举手投足间都已经有了一股清贵的气质。


“我叫柳禾,谢谢范阿姨。”她的声音清亮婉约却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傲气。


“你怎么知道我姓范?”范丽娟有些小小的吃惊,从头至尾柳先生可都没有教过自己的名字啊。


柳禾回头指指门口的一叠报纸和信件。


“上面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范丽娟女士收。”


“但这未必是我啊。”范丽娟不知为何竟对这个叫柳禾的女孩子特别的有眼缘,或许好看又聪悟绝伦的孩子总是有这样一种先天上的优势。


“这么古怪的人,也没有什么女人可以和他亲近吧。”说完,她抬起亮眸眼中闪出一丝狡黠的光芒望着有些愕然的范丽娟。


这看似很小的一件事情,却一直留在范丽娟的心里。这女孩的观察力是超强,她看似柔弱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并不会轻易认输的心。范丽娟有一种女人的**,柳宅在不久的未来将迎来一场翻天覆地的变化。


柳松源的冷漠绝对超出了柳禾的想象。


他中年丧妻是一个很大男子主义的男人。生大儿子之时他还有过一段时期的温馨家庭生活。但是随着事业的发展,他慢慢的回家次数都变得很少。等到柳禾父亲出生之时,他正好处在事业的关键转折期,对妻儿的冷落是可想而知。


等到他开始尘埃落定回头可以照顾家庭之时,含辛茹苦却不懂怨言的老婆已经走入了生命的倒计时。人若是对自己有内疚之情通常走得正常的是对两个孩子愈加的疼爱,但是像柳松源这样由黑金开始,又转入商战的男人却能走出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他对两个年纪相差三岁的儿子进行了残酷的军事集训。


他们从中学开始就一直住宿,功课要求达到全班前三。若是没有,等待他们周末回家的就是皮鞭。凌晨五点当别人家的孩子还在睡梦中时,他们已经在街区里开始长达五公里的长跑。没有童年的欢愉只有无尽的体能训练,做不完的习题,补不完的课程。


两个儿子,其中一个被他逼成了自己想要塑造的样子。但另一个并没有朝他想象的那样发展,他选择了一条自己喜欢的道路。柳基崟对女儿柳禾说过,心有多自由,梦想就有多远。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565 
财富
15599  
积分
4601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6-12 

许多女人都想嫁给有钱有势在S市能睥睨万物的柳松源,但他知道那些女人都贪图他的什么。偶尔有一二个真心对待他的,却也没有躲过这男人和大便一样臭的脾气。最长的一个记录是八年。


在他的生活里只有柳氏集团,他把自己悉数的时间和精力都献给了这位叫事业的美女,他不温情,也不顾家,心里除了事业别无他物,包括亲生儿子。而且他还要求每个人对他要百分之一百的忠诚,这种忠诚包括不能随意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包括爱人。


柳禾的悲惨日子即将拉开帷幕。这个独裁的法西斯老头把折磨儿子的一套方式同样的套入到她的头上。


她是一个女孩子,在柳松源的眼中微不足道。他永远都是来去匆匆,待她形同陌路一样。即使住在一幢房里,他也很少和柳禾一起用餐,更加谈不上什么祖孙交流。没有任何的家庭温情可言,所有的一切都是那叫范丽娟的住家保姆在帮着打理。


柳松源似乎在履行一个合法抚养人的义务。这对他的两个儿子来说,毕竟曾经有一个慈爱的母亲一直陪伴到他们十二和十五岁为止,何况他们还是男孩。而柳禾只有十岁,她还是一个稚龄儿童,这种残忍已经可以说是伤害。


柳禾也尝试通过各种事情来博得这位爷爷的欢心。


比如画画,比如芭蕾,比如考了一百分的试卷,比如一个小小的手工劳动。但每次柳松源都只会和她说一句话。


“不要去做这些没用的东西,你的人生难道就这么廉价?”


她不知道在近八十平米的宽大卧室中哭了多少回,以至于在梦里她都不能停止抽泣。


二年的时间,她从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变得沉默寡言。削瘦的身形无论给她增补多少美食都不能让其增加一斤体重。永远的面带愁容,她的成绩不好也不坏。柳松源查看她的成绩单时,嘴角那抹轻蔑的痕迹让柳禾的胸口总有被窒压到喘不过气的感觉。


幸好他不再像以前这么粗鲁的用皮鞭打人了。但是语言的伤害却更甚于手中的利器。柳禾发誓她再也不要和这个人住在一起,一旦年满十八岁,就是出去讨饭她都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无情冰冷的柳宅。


她可以去麦叔叔或者肯大爷这边打工,再不济她可以去外公家里。这个S市应该没有人会不知道宋建斌的名字。那个在江边金光闪闪的大楼最顶层就是宋家的产业。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565 
财富
15599  
积分
4601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6-12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7-9-17 12:32 编辑

第七章、怒意


凌晨五点多,天将明未亮,荆浩已经给从床上拖起梳理整齐,门口的黑车一如既往的在等待他。坐在车里,太阳从地平线上初生起一道耀眼的光芒,折射进他的瞳仁中,他的心脏开始有些加速。


这不是他第一次去父亲的公司,但这是他第一次要坐上他父亲的座位。


在市区最繁华的街区那幢最高的大楼从二十二层到二十四层都是荆氏企业的财产。从上面俯视而下可以看见下面繁华的街道,行色匆匆蚂蚁大小的路人,整洁茂密的绿化带。人天生就喜欢攀登到至高处,从上俯视他人,俯视下面的一切。这就是人性中权力欲望的倾向。而此时的荆浩乘坐在往上不断攀升的电梯中,渐渐的向这控制着荆氏企业的至尊之路而去。


厚重的玻璃门被缓缓地推开,前台小姐的微笑非常的迷人,即使他只有八岁,也知道什么叫巧笑倩兮的意思。整个荆氏主色调都是绿色,他们是以做食品为主。白色和绿色构成了一种明快健康的颜色。一进来,齐刷刷的黑衣西裤的员工按照职业的高低已经等候在那边亲迎这位帝王的到来。


会议厅非常宽敞,高档的水曲柳亚麻色桌椅,墙壁则是橡木而制。极高的天花板上竟还挂着一个水晶吊灯,反而显得和周围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董事会的人包括荆坤和他的太太均已到场就坐。


准备人员很细心的预备了各种糕点和饮料,但是在场的人似乎毫无胃口。空气中弥漫着一阵压抑紧张、烦躁不安的气氛。每个人都在心中暗暗盘算着。


庄玫穿着一套端庄的蓝色分装衣裙,带着一条碎花几何的大围巾显得非常神采奕奕而气质可贵。手里牵着白衣黑色西服套装的荆浩慢慢走入众人的视线中。

众人为表示尊重,纷纷站起和庄玫弯腰点头。


她扬起手脸上露出和蔼的笑意,示意荆浩坐上他父亲的座位。


父亲平日里就是坐在这黑色的大背椅上主持会议。他缓慢的爬上去,对周围的一圈熟悉又陌生的成人表现是害羞和局促不安。他只能把眼神投向庄玫求得暂时的安慰。


“浩子,你身体好点了吗?噢哟你说这都是什么事情,真得是福不成双,祸不单行啊。”这有些尖锐的声音落入荆浩的耳中竟是如此的厌恶,恨不得冲过去就甩他一巴掌,再往他身上吐上一口唾沫。


“嗯,没事了,谢谢二叔。”他忍住了,这种莫名的本能让他很快的收敛起所有的情绪,眼底平静的突然就不像一个才八岁的孩子。


一大堆的账本拿来放在那边。他默默的听着他们所有的发言,抱怨着这次意外发生,让荆氏的股票一下子就是连续两天的跌停板。他们是创业板块,连续两天的跌停板意味着什么在场的众人都心知肚明。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565 
财富
15599  
积分
4601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6-12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7-9-17 12:32 编辑

“目前我们在大马地域有个项目搁浅了,损失不小。银行方面已经在催讨我们的第一笔分账。”


“事实上,除了大马的项目。不久之前东北地区出现耗子钻入冰柜事件,直接影响了我们企业的声誉。”


“最严重的是税务局在查我们偷税漏税的问题,银行又对我们不断施压,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根弦要断也是很容易的事情。”


三人成虎,父亲不过离世短短数月,怎么好好的荆氏就变成了他们嘴里的危产了呢?荆浩听着一知半解,偷偷望向庄玫这边,老太太面无表情的听着他们的发言,若有所思,却看不出真正的想法。


众人发言完毕,庄玫停顿了良久,最后开口问道。


“那各位的意思是什么?”


荆坤搓搓手,向四周看了下,每个人是的脸上都在期盼的等着他。


“奶奶,我们想把手里的股票卖了。已经有机构准备组成融资财团来认购我们的股票。”


“你爷爷临死前再三嘱咐过,股票不能落在外人的手里,否则——”


“奶奶,此一时彼一时啊。现在是什么情况,你还不知道吗?”荆坤手弯曲在水曲柳实木的桌上用力的敲了敲。


庄玫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一死,这些人就如此之快的露出自私的嘴脸。


“除非董事这里的人全数通过,否则此事不用再议。”


“庄夫人,新的公司法规定只要通过70%以上的股东同意就可以。”一个声音转响而来,众人扭头看去竟然是技术研发部的谭启胜。


说到谭启胜这还是真得是一个传奇人物。农民出生,初中文化,来到荆氏企业大概有近二十多年,简直是敬业的楷模。虽然他文化程度并不高,但是头脑活络,这里很多技术开发出的东西都有他的一半功劳。


他虽坐在这边,却是唯一一个并没有公司股权的人。但他这番话说出,却让在场的庄玫大跌眼镜。黄启胜是和自己儿子如同兄弟一般的亲密。而且他还曾经还救过一次自己的儿子,但是为何今日他竟完全逆转了方向,对着自己倒戈相向而来。


“是啊,奶奶,现在的管理模式和以前不一样了。不可能再和意大利这样家族式的。都是由大集团来收购,你这个年纪,浩子又小,我又多病,我们拿着这笔钱够你花费三辈子的了。总比将来财政危机破产来得好吧?”荆坤的一番话实在让庄玫心寒不已。


“荆坤,你就这么点出息。你大哥走了还没有一年呢。”


荆坤的脸慢慢的拉的老长老长,这张皮既然撕破了,大家都再也没有虚伪的必要。每一个在场的人在为自己的最佳利益站队。没有好坏,没有对错,利益就是利益。


“浩子,你按个手印就行了,你有一个亿的身价将来到哪里都是高富帅。但是如果不签,这荆氏可能三年里面就会破产贱卖,到时候你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荆浩的脸色发白,突然急的就想上厕所。他刚想起身,突然就被一双手死死按住。


“我想上厕所。”他挣扎了一下。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565 
财富
15599  
积分
4601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6-12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7-9-17 12:33 编辑

“签完字上厕所。” 那人面赤如枣,似有恶魔深锁在眼瞳之中。


众人开始七嘴八舌而起,哄闹的他简直想头痛欲裂。那些话听在荆浩的耳中,让他几乎无法承受。


“他还是一个孩子,你们逼他干嘛?”


“不行啊,就是70%都通过,还是要他的签字和手印才行,他不同意律师这边不认。”


窸窣的小声话语还是传入他的耳膜,荆浩脸色涨得通红,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我要上厕所。”


一群人无动于衷的看着脸色憋得通红的荆浩。他们把那份协议书又退到他的鼻尖下面。众人都在等待着他的崩溃。


“我不签,我不会签的。这是我爸爸的公司,我不会卖掉的。”他怒吼了一声,但是这微弱的吼声很快就掩埋在一片哄笑声中。


他们继续帮他说着根本听不懂的商业术语。这群人如同疯了一般围在他的身边不断的投掷**消耗他的体能。


庄玫默默的看着这一切,突然转身离开了会议室,疾步往外而去。众人连她离开不知,眼睛只是盯着这年幼的孩子逼着他好像下诏书宣布退位一般的急切。


荆浩几次欲要站起,都被一双双的手又按了下去。他算什么公司的继承人,现在这个样子倒是像一个东汉末年的周太子。而此时他竟发现身边的奶奶人都不见了踪影。他急坏了,这一急,终于忍不住大腿根一阵的发热。


突然众人感觉到了什么,荆坤低头一看,慌忙往旁边挪动了几步,只见一摊黄色冒着微热的液体顺着荆浩的裤脚管蜿蜒而下流了一地……


他的眼中蓄满了耻辱的泪水,双手握紧直到指骨发白。这样的悲鸣无法言说,无处宣泄,全身上下从头置脚,从皮肤到骨髓,甚至是每一滴血液和细胞,都像被人踩在脚底下用力缓慢地碾压着,直至鲜血淋漓,痛苦难言。


“你们要是再逼我,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众人一怔,现场的空气顿时凝结起来。几位股东开始恢复了些人性,慢慢的退回到自己的位上。


“你跳下去的话也是白死。”不知是谁从身后轻声的发出这样无情的声音。


荆浩眼神出射出和年龄不符的厉盛寒光,拿出手机打开微博,只见上面写着:荆氏企业为个人利益逼死八岁继承人,迫其跳窗而亡——众人连连惊呼,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如此行事都顿时呆若木鸡。


“我今天只要手指点一下头条发送,不管我跳不跳楼,明天的报纸头条都会刊登这条新闻,你们就等着股票全部贬值变成废纸。”


荆坤两眼发愣的盯着荆浩,两人目光死死纠缠,互不相让。


无奈之下,荆坤伸出一手,翘起大拇指对着他晃了晃。


“你别后悔,臭小子。”


一声大力的踹踢,一把转椅瞬间给他踢翻在地,不停的转动。门被使劲打开,一股寒风侵入灌入到他逆流的血液中。这一场战役仅仅只是开端。


荆浩知道他的未来要独自面对的是怎样的一个世界,欲带皇冠,就必承其重。一场惊心动魄的企业改革,一场人性的斗争即将拉开大幕。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565 
财富
15599  
积分
4601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6-12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7-9-17 12:33 编辑

第八章、欺凌(1)


表象总不是抵不过背后的力量。


市一女校作为S市最顶尖的名校之一,在百年之中为国家培养了超过几万名优秀的女性。占地有一千二百多亩,除了各类教室,两个运动场地,教工和学生的住宿楼,二层旋转饭厅,其中还有一幢开放性大楼,底层二层设有停车场和超市,一二层是各种女性用品商铺,竟还有免税店,可谓琳琅满目应有尽有。三层是一个空中花园设计的咖啡厅,可以容纳数百人在此开宴会,在最高的四层还设有一个超级影院和二个迷你包间放映室。设施豪华的让人难以想象这是一所九年制是连读学校。


走入校园犹如一座无垠的森林花园。两旁繁茂的树木林立,花草覆盖着整个校园的中央地带,精心设计过犹如公园般的学校充满了诗情画意的田园风光。全部的建筑设计都带有最先进的环保系统,从地暖,净化水,太阳能再生资源这边简直就是一个未来模拟城市的实验点。


这里汇集了全国最有权势人物的子女,随便走出一个的身价都在上千万。一个月十几万的费用绝非普通中产阶级所能承担。所以这样的学校流动生特别多,所有人都见怪不怪。只是第一句话随便闲聊就会问,你爸爸在哪一个市/省里做什么职位的?袋鼠国有没有自己的马场?枫叶国的豪宅装修的如何了?


柳禾的入学平淡中带着惊艳。她的爷爷柳松源只能说是有钱,但是和很多在下面坐着的相比,有钱只是一个入门坎而已。但她长得非常漂亮,虽然这是一所女校,但同样美丽便会受到众多的注目。


开学没有几天,她受到了十分友好的对待。一个班四十不到的人,却还要分好几股小团体。于柳禾主动交好的是S市副市长的小女儿,同样的也是一个长相不俗的美少女。身边有三个女孩跟随,加上柳禾他们是一个五人的组合,所到之处却也非常的夺人眼球。


一开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是经常会在柳禾面前诋毁某一个对象。柳禾每次看见那个被叨咕坏话的女生都有一种莫名的不适感。那黑发经常半遮着脸面,瘦瘦小小的模样,在走廊拐角突然出现的时候真的能吓你一跳。


那天上课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一张纸条传到柳禾手里,是她们五个人里面叫夏悦的女孩,她使了一个眼色让柳禾把纸条再递给斜前面也是他们五人之一的肖萧。柳禾转手之时忍不住好奇之心偷偷打开一看,里面写着:应晓莹你怎么还不去死,你死了所有人都会开心的,你这个世界上最丑的丑八怪。


柳禾眼中露出了惊讶之色,但还是没做声响的慢慢递给了肖萧。这种折磨人的冷暴力在后面很长一段时期在女校都普遍的流行,她们会把攻击对象不断的在其课桌,书本,乃至当面说出令其丧失意志的话。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565 
财富
15599  
积分
4601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6-12 
本帖最后由 sauciness2017 于 2017-9-17 12:33 编辑

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你会觉得大不了不用去理会,或者反唇相讥就可以了。但是对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这样的语言攻击往往可以把一个人直接逼到死亡的境界。


肖萧拿到柳禾手里的条子,转头往最后一排副市长的小女儿宣明玉看了一看,点点头以示自己知道该如何去做。她转过身去,伸出一只胳臂看似很友好的搂住被欺凌的女孩应晓莹,那笑靥如花的脸上绽开的是无限纯洁的微笑,嘴里在应晓莹的耳畔吐出的却是这个世界上最恶毒的言语。


应晓莹的脸色是麻木的,对于这样的欺凌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得到了习惯。她的无动于衷让宣明玉觉得索然无味。你很难想象一个才十岁的女孩子的心机是有多么的深刻。这在后面柳禾的身上会展现到淋漓尽致的一面。


柳禾看着应晓莹心里有些悲哀,但她初来驾到,曾经在朴实的小镇上从未遇见过这样的情况。她搞不清楚到底有什么仇恨要这样的折磨对方。会不会也和自己的大伯和父亲一样,有什么解不开的家仇恩怨?


于是她很天真的下课后悄声去问肖萧,肖萧瞪大了眼睛一脸的莫名。


“没有啊,只是觉得欺侮她很好玩。不欺侮她好像就觉得今天漏做了一件事。”


多么残忍的话语,欺负变成了一种习惯,就和吃喝拉撒一般。柳禾突然觉得她的所谓朋友都是一群不近人情的怪兽。她有些害怕这样的友谊,却一时也觉得非常无奈,不知自己应该如何去做。如果妈妈活着她可能会告诉她,但是现在她应该如何是好?


下午第二节课快要结束的时候,宣明玉突然在班级里面惊叫一声。


“我的百达翡丽呢?谁看见我的百达翡丽了。”


班级里面顿时炸开了锅。谁都知道宣明玉这块表美得无与伦比,华美的表面上镶嵌了一圈的碎钻,号称价值二十多万。


得到失落的消息,班主任和系主任都匆匆赶来,但是这个学校每个学生都是得罪不起。实在无奈之下只能让每一个学生之间相互拿出书包进行检查。

毫无悬念的事情,这只价值二十多万的手表自然是在应晓莹的书包夹层里面被找到。一时间所有人鄙夷的目光如同道道利剑射向女孩。


“不是我,真得不是我。不是我。”应晓莹吓得面如土色,拼命的挥手。她眼中的惊恐万分却没能得到任何的怜悯。


“应晓莹,你要是喜欢你和我说就好了。但是为什么要偷呢?虽然你父母离婚了,但是你也不至于落魄到偷东西吧?”尖锐的声音带动着一片哗然声响。


外面的雨不知何时下得一天一地。一声极致的嘶吼,女孩彻底奔溃,发疯一般推开众人,赤足狂奔而出教室。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