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4 | 浏览:3849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浪漫言情] 《初恋后遗症》作者:一字眉(10.11更新至30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72697  
精华
帖子
90154 
财富
734891  
积分
104510  
在线时间
31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10 
最后登录
2017-10-17 
本帖最后由 zelongchen 于 2017-10-13 10:18 编辑

27、chapter27

      “……金、针、菇?”
      邵成一边眉毛挑起, 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这个名词。他笑了一声, 手拉上浴袍衣带, 作势要解开。
      万穗扫了眼他的动作:“你做什么?”
      “不是你叫我今晚来你房间,切磋切磋。那我们就切磋切磋。”邵成缓缓向她迈近一步,衣带解了一半,低头睨着她, “近视,嗯?那你过来,近距离看看清楚。”
      万穗抬手, 抓住他即将敞开的衣襟, 一合。
      “可是我对金针菇没‘性’趣啊。”她眨巴眨巴眼睛,将从前他敷衍她的话, 还回去:“想和我切磋啊,等你长到18cm再说。”
      自己说过的话,邵成记得清楚。他笑起来, 胸腔都在震动, 将衣带重新系上,盛满笑意的眼睛睨着她:“记仇啊。”
      “你第一天知道吗。”万穗把他推出房间, 关上门。
      这算是扳回一局了吧?
      这么多年的饭,毕竟不是白吃的。以前也就是年纪小, 被他牵着鼻子走,这回且走着瞧吧,非得把他收拾得跪下来求饶不可。
      万穗有点小得意。躺下,在弹性极好的大床上滚了两圈。
      翌日上午。
      万穗醒来后, 走出房间,邵诚已经叫人送了早餐。
      酒店的餐点做得很不错,香味令人食指大动。万穗洗漱完,坐下来吃着小油条,蘸着巧克力酱,望了眼窗外。
      阳光明媚,城市好看得让人心醉。
      “今天是不是不能出去了?”万穗问。
      这么好的天气,窝在酒店房间里,未免太浪费生命了。
      不过她心里也明白,国内治安很好,所以极少发生恐袭事件,恐怖分子是她们几乎接触不到的。但在这些国家,那些所谓的伊斯兰教徒,是非常危险的人物。
      世界并不和平,只是我们生活在一个相对和平的国度。
      虽然心里有数,但一直闷在房间里,真的是太、太无聊了。
      玩手机,打游戏,跟邵诚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会儿天。感觉已经过了漫长的时光,一看表,其实只过了两个小时而已。
      在电视上选了一部电影,两人坐在客厅看。
      到中午,吃过午饭,万穗回房间,往床上一躺。
      翻了几次身,又坐起来,靠在床头,叹了一声,“好无聊哇……”
      邵成出现在房间门口。
      他看着万穗,万穗也看着他。
      停了会儿,他走进来,一步一步靠近床头。万穗坐着没动,目光落在他身上。
      到了她身前,邵成一点一点俯下身:“无聊就做点有意思的事?”
      “什么有意思的事吗?”万穗把头往后微微仰了一下。
      邵成靠的更近:“你认为什么有意思?”
      万穗又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反正你的金针菇没意思。”
      邵成笑了起来,嗓音低低的。
      “你就是欠收拾。”他说。
      接着直起身,手里是从桌子上拿起的酒店电话。
      拨给前台,叫人送了扑克过来。一起送来的,还有一些小的吃食。
      下午的时间,两个人便在客厅里打牌。
      “赌什么?”万穗吃着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牛肉干,问道。
      “你想赌什么?”
      万穗眉毛一扬:“输了就脱一件衣服,怎么样?”
      邵成抬眼瞧着她,笑了笑:“待会儿别哭。”
      万穗哼了一声,“你别把话放得太早。”
      事实证明,把话放得太早的是她。
      连输三把。
      ——她身上统共也就三件衣服而已。一条裙子,一个文胸,还有小内内。
      输第一把的时候。
      万穗坐直身体,面对邵成,将手伸到背后,隔着衣服解开背扣,肩带从手臂褪下来。
      然后,将文胸从领口拉出来,在邵成眼前晃了晃,丢在椅子背上。
      邵成看着她的动作,不露声色。
      第二把。
      挣扎了一会儿,还是输了。
      万穗在心里骂了句脏话。然后将内裤从裙下脱掉。
      邵成垂着眼睛洗牌,扫了一眼,便收回目光,眉眼淡淡的。
      万穗抱起胳膊:“下一把怎么也该你了吧?”
      不是爱装正人君子么,她就不信,他会让自己把裙子也脱了。
      然而……
      邵成只是笑着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
      第三把,不仅输了,输得还十分的迅速,反应不及。
      万穗把手里剩下的牌一撂,眼睛微微一眯,瞄着他。
      这一次,邵成没有洗牌,任由一堆纸牌在两人之间摊着。一只手臂搭在沙发上,身体倾斜,好整以暇的目光落在她脸上,嘴角噙着点笑。
      万穗瞪着他。
      几秒钟后,直起身体。
      膝盖跪在沙发上,向他的方向慢慢挪过去。
      纸牌哗啦哗啦掉在地上。
      膝盖碰到他的腿,万穗停下。
      一只手按在他的右肩上,凹着腰,上身往下沉。
      低领的衣襟口,露出一片景色,雪白的鼓起,和幽深的沟壑。
      右手勾住衣领,往外拉了一些,半团雪白暴露在眼下。
      “想看吗?”她声音很慢、很轻地问。
      温热的、淡香的鼻息,撩在脸上。邵成的笑容淡了许多,望着她的一双眸子,深得不像话。
      像宁静的潭水,忽然卷起暗涌与旋涡。
      他的呼吸,沉了一点。
      只这一点点,万穗已经很满意。且得意。
      她眉眼生动地笑起来,视线仿佛轻软的羽毛,扫过邵成的嘴唇,望向那双眼睛。
      “……想得美。”
      她说完,退开,从沙发上下去,手指勾起文胸和内裤。过程中,弯弯的眼睛一直盯着他。
      然后趾高气昂,扭腰摆臀地,回了房间。
      沙发上,邵成双腿交叠,许久没有动作。
      卧房里传来某人嘚瑟的哼歌声。
      片刻后,他捏了捏额头,沉沉吐出一口浊气。
      晚饭是在酒店的餐厅吃的。
      这已经是能去的最远的地方。
      万穗自我安慰着:好歹也算是在外面吃饭了,只是餐厅太近,少走了两步路而已。
      不得不说,出来吃,真的比窝在房间里吃,要有意思的多。明明是同一家餐厅,同一个厨房,就是觉得吃得更香。
      徐老那边已经得知了他们的遭遇,也充分理解,并且感谢两人。
      他亲自打来电话关心,并且表示有任何需要帮忙的地方,他一定尽力而为。
      其实万穗想要的,也不过是把自己的手稿和笔记本电脑拿回来。
      资料已经查得差不多,她也有了一些初步的想法,用酒店的铅笔和纸手绘了一些纹饰。但没有电脑,是完全不行的。
      邵成把她送回房间,打算亲自回徐老那儿一趟。
      万穗一听说他要离开,就有一点紧张。
      他自己出门做事,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寻仇的人肯定马上就会上门。
      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
      最多给她一个镜头。下一幕就是邵成从外面回来,看到一地狼藉,发现不对,冲进来,看到她死不瞑目的尸体。
      然后抱着她的尸体崩溃嘶吼,最后帮她阖上眼皮,去找反派报仇……
      “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邵诚已经打开了房间的门,万穗抓住他的袖子,不想进去。
      邵成有点好笑:“大堂和电梯外面都有人守着,不会有人进来。”
      万穗一脸怀疑,往空无一人的四周看了眼。
      “我怎么没看到人?”
      邵成便打了个响指,转头,用西班牙语说了简短的几个音节。
      紧接着,便见两个西班牙男人从不知什么地方冒出来,面无表情地出现在两人身边。着装普通,长相大众,是放在人群中就会消失的类型。
      “隐形保镖。”邵成解释说。
      万穗这才放心,看了看两人:“那叫他们进房间和我一起玩啊,三个人可以斗地主。”
      “他们不会玩斗地主。”邵成摆了下手,示意两人离开,进屋关上门。“隐形保镖,要在暗处才能保护你。”
      “好吧。”万穗一脸遗憾的样子。
      邵成保证了会在一个小时之内回来,并且教她怎样将门锁上,外面的人无法打开。
      万穗按照他教的方法锁好了门,回到卧室,将房门也关上。然后坐在桌子前,继续用铅笔和纸画图。
      工作的时候,她一向很专心,没什么工夫胡思乱想,全神贯注地投入在笔下的图案里。
      门铃响了很久,她才反应过来,将盘起的腿从椅子上放下,趿上拖鞋,打开卧室门,跑出到玄关。
      想从猫眼看看来着,又想到电影里,这个时候说不定外面正有一把枪顶着。
      就在这犹豫的一秒钟里,邵成的声音通过门板传了进来,带着点笑。
      “开门吧,小祸害。”
      万穗把门后一层一层的防护去掉,开了门。
      她拿了笔记本,回房间,电脑绘图。
      过了会儿,邵成走进来,拿起桌子上的手稿,在她旁边坐下。
      “你对这个有兴趣?”
      万穗抽空瞄了他一眼。
      邵成翻着那些线稿,这次的设计没那么多纹饰,看起来便像是一幅简单的画,一个做拱手礼的古代书生。
      将纸按原先的顺序放回去,目光落在万穗专注的侧脸上。
      “只是想了解一下你的世界。”他说。
      万穗沉浸在图案里,握着鼠标快速而熟练地操作着。
      一句话进了耳朵,在某个地方停留一会儿,才被忙碌的大脑分出一点精力处理。
      握着鼠标的手一顿,她转过脸。
      邵成正看着他,暖融融的灯光下,那是一个很温柔的眼神。
      光线将一切包裹得柔和。
      两双眼睛对望着。
      不知过了多久,万穗的睫毛颤了一下:“你别这样看着我。”
      “……为什么?”邵成看着她,声音很低,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温柔的错觉。
      因为这样让我想亲你。
      万穗眼睛动了一动,没说话。
      片刻后,忽然抬手,遮住了他的眼睛。
      空气似乎静止了。
      邵成的眼前被她手心遮挡,只余一片漆黑。
      接着,突然流动的空气,卷来一阵散发某种香甜味道的气息。
      那香味停了一瞬,很快又远离。
      挡在眼前的手拿开,万穗从他身侧走了出去。
      鼻翼间,仍有余香若有似无地缭绕。
      万穗走到吧台,倒了杯水。
      身后响起脚步声,邵成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她端着水杯,转过身,邵成顷刻已经到达跟前。
      手指插入发间,托着她的后脑,将她带向自己。
      与此同时,他低头吻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邵老大的追妻之路,正式开始了。●▽●——————
      昨天的已经送过了,爱你们!

☆、chapter28

      不同于那一晚, 轻得像是幻觉的触碰。
      这个吻绵长而真实。
      他的唇贴上来, 带着温度和力量。起初是浅尝辄止的厮磨, 舌头在她唇上舔舐,继而含住柔软的唇瓣,吮吸、轻咬。
      万穗手里的杯子被他接过去,放在背后吧台上, 然后按着她的背,让她贴向自己。
      他太温柔。
      万穗开始还在思考这个吻的含义;权衡让他吻多久,最能达到欲罢不能、恋恋不忘的效果。
      后来分出的思绪也一点一点被吸回去, 双手环上他的腰, 齿关被诱导着打开。
      邵成用舌尖在她牙齿上缓慢舔过,又像羽毛一般, 从上颚极轻地撩了一下。
      呼吸一紧,万穗不自主地往后仰头。
      被他稳稳托着。
      舌尖被他勾了一下,一触即离, 万穗的舌头追上去, 他顺势用舌尖从她舌头内侧滑舔而过,接着含住她, 轻柔地吸吮、推放。
      万穗喘了一下,攥紧了他的衣服。
      他的动作一直很慢, 很轻,却总能准确地给予她恰到好处的刺激。
      万穗简直要疯。
      从来没试过这种感觉,被人吻两下就浑身发软。
      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接吻。
      但显然,他的吻技比七年前那次进步了太多。简直像把她吃透了, 舌无虚发,每一下都刚好能撩到她腿软的程度。
      万穗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记忆出了差错。
      技术再好,也不可能对一个只接过一次吻的对象了解得如此精准。
      万穗想反攻,舌尖去缠他的舌头。
      又被他勾着逗弄几下,然后含住,一吸。
      “唔……”口中溢出一声情不自禁的轻哼,万穗身体软得像泥鳅,往下滑。
      邵成松开她的舌头,将她抱稳。
      唇上还残留着唇齿交缠时的水渍,邵成垂眸望着她,目光热得灼人。
      万穗扒着他的臂膀,借力站好,稳了稳声音,才故意调笑的口吻道:“吻技不错啊,跟谁练的?”
      “你。”只说了一个字,邵成低头,想要继续。
      万穗偏头躲开了。
      “少来。不知道吻过多少女人。”她说完,推开他,没看他一眼,径直回房。
      晾他两天。
      万穗冷静下来之后,作出的决定。
      这个时候要端架子,保持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要给他营造一种,即便接了吻,也不代表什么的感觉。
      这种套路,是绿茶婊惯用的。
      万穗以前从来不玩这些。邵成之后,她没追过别人,何况即便要泡男人,她也不需要靠这种小把戏。
      不过这回目的不同,另当别论。
      只要想一想,他离开的那七年,晾他两个月都不嫌多的。
      万穗说到做到,真的晾了他两天。
      一方面确实忙着赶设计图,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和心思。
      她一工作起来,从来都是什么都不顾上,别说邵成了,连吃饭都不带要亲自张嘴。
      也许是看不惯她整日趴在房间里,也许是情况不那么危险了,邵成开始带她出门。
      万穗不肯,他总有办法能哄得她肯。
      有时去吃个早餐,有时候傍晚去散散步,这几乎变成了两人之间仅有的交流。
      晚上万穗忙着伏案画图时,邵成会端一杯热牛奶过来。在她身边坐一会儿,看她专心工作的模样。
      很多时候,万穗根本注意不到他的存在。
      只是对频繁出现的热牛奶颇有微词。小时候老爸为了让她长个子,逼她喝牛奶;后来个子倒是真长了,又为了他要丰胸,狂喝了两个月。
      导致后面很多年对牛奶避之唯恐不及。
      “别再给我牛奶了。”万穗皱着眉,喝毒。药似的。
      邵成笑得揶揄:“不丰胸了?”
      万穗白了他一眼:“都跟你说了,喝这个不顶用。”
      “还是有点用的。”邵成说了一句,从她手里接过空杯,走出去。
      绘图上色,设计图完成后,万穗给徐老那边发了一份,傍晚时连上视频,问他的意见。
      徐老对她的设计很满意,事实上,他本就没有什么要求。
      万穗便道:“那就先这样定了,回去如果再有修改,我随时跟你沟通。工期不超过三周,我尽快做完,给你寄过来。”
      “不用这么赶,你按自己的节奏,慢慢来。”徐老道,“听邵先生说,你们明天就要回国了?”
      “对,机票已经订好了。”万穗想到自己养的那一盆小龙虾,歉意道,“真是对不住,说好要给您做小龙虾吃的,结果出了这档子事……”
      徐老笑着:“你的心意,我都收到了。那日邵先生带了厨师过来,已经把你的小龙虾烹饪了。味道很香。”
      万穗有点惊讶,她都不知道邵成什么时候背着她偷偷搞的。
      结束视频通话,她去客厅找邵成。
      他正在讲电话,站在窗边,外面是如墨的夜色。听到她的脚步声,偏头,冲她招了下手。
      万穗走过去,透过窗外,看着巴塞罗那别具一格的夜景。
      邵成挂断电话,问她:“忙完了?”
      “设计图已经搞定,回去就能开工。”她转头看向邵成,“你从哪儿请的厨师给徐老做小龙虾,我都不知道。又是那个朋友?”
      邵成点头,“口味虾太辣,对他身体不好,做的十三香口味。”顿了顿,哄小孩似的说,“放心,没你做得好。”
      万穗哼了声,斜他一眼:“说得跟你尝过我的手艺一样。”
      邵成笑起来:“早点休息。”
      翌日下午的飞机,万穗睡了个懒觉。快中午时,邵成才叫醒她。
      万穗不忙不忙地洗漱,收拾东西,去餐厅吃午饭。
      临出门时,邵成不知从哪里搞出一副大黑超,往她耳朵上一架,还有一顶卷边帽,戴到头上。把她遮得严实,只露出小半张脸。
      “外面太阳大。”他解释说。
      万穗瞄了一眼。哪有很大,跟之前差不多啊。
      出了酒店,她才明白邵成的用意。
      彼时邵成正将行李搬上车,万穗抱着手臂,站在台阶上,从墨镜后四处瞧着。
      忽然,发现某个方向,两个男人频频看向自己。
      心里一惊,她装作不经意地把脸转了回来,小碎步走向邵成,一把抓住他的手。
      邵成一顿,回头看她。
      万穗往那个方向偷偷指了一下,小声说:“那两个人有点可疑。”
      邵成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
      “会不会是那些人找上门了?”万穗一脸严肃地问。
      邵成神色认真:“可能是。”
      说完,手掌微微一转,与她掌心对着掌心,十指相扣。
      万穗被他握着手,也不敢往后看。邵成牵着她,拉开车门,让她先上了车,自己随后坐进去。
      过程中,两只手一直紧紧扣着。
      车子发动后,万穗才从后面玻璃往后瞧了一眼——之前那两个男人还在原地站着,并没追上来。
      她松了口气。
      也许只是两个普通的被她美貌惊呆的男人。
      想要抽回手,邵成握得很紧。
      万穗瞅他一眼,提醒道:“你可以松开了。”
      邵成“嗯”了一声,不动。眼睛看着前方,正经的不能更正经。
      万穗看着他若无其事的侧脸,几秒钟后,转头望向窗外,抿着嘴角无声地笑。
      到了机场,下车时,被握着的手才终于松开。
      办了托运,登机,万穗照惯例开始自己的护肤环节。一通忙活完,她吃了颗睡眠糖,戴上眼罩,准备睡觉时,忽然把手伸向邵成。
      柔软的掌心向上,指节纤细葱白。
      “要牵吗?”她语气平稳地问。
      说完,便察觉到一个比她大一圈的手掌覆上来,扣住,温暖的掌心相贴。
      万穗看不到邵成的表情,笑着收拢手指,另一只手把耳塞塞进耳朵。
      经法兰克福转机,抵达国内时,下午三点。
      太阳很晒。
      来接机的是李定。他到得早,干脆进来在到达大厅等候。
      瞧见等待的那两个人,李定眼睛瞬间放大,不可思议地瞪着中间十指相扣的两只手。两人的视线投过来时,他迅速恢复,保持着一脸淡定,向两人挥手。
      “你好啊。”万穗笑着打招呼。
      “你好你好。”李定脸色僵硬,看起来并无异样,内心却是一阵风起云涌。
      这才去了几天,成哥就失守了?
      这个女人果然手段了得。
      几秒钟的尴尬沉默后。
      “车在8号站台。你们先上车,我去拿行李。”李定说完,把车钥匙递给邵成,夺过他手里的机票,一溜烟儿跑了。
      淡定实在装不下去。
      一个人去拿了行李,放进后备厢,回去的路上,李定开着车,不时从内视镜里,偷瞄一眼后排的两人。
      被邵成轻飘飘扫了一眼,才收敛。
      一路无话,万穗和邵成也没有再牵手。
      到了工作室,邵成将万穗的箱子拎下来,送进去。
      “姐,邵总,你们回来啦?”小佳和趣趣惊喜得有些过分的声音响起。
      邵成温声回了一句:“你们好。”
      “干嘛这么激动,没给你们带礼物。”随后进门的万穗道。
      “不要礼物不要礼物。”小佳和万穗异口同声地。
      万穗笑着扫了反常的两个人一眼:“那太好了,免税店买了好多好多东西呢,我自己留着。”
      “表姐。”
      另一道声音响起。
      万穗一顿,视线从小佳和趣趣欲言又止的脸上掠过,落在他们身后另外一人身上。
      郑慕穿着一条素雅的连衣裙,笑盈盈地看着她:“早知道你去西班牙玩,我就跟你一起去了。”
      “你怎么在这?”万穗微微一皱眉。
      “我学校没事了,来给你帮两天忙。”郑慕笑着说。
      万穗悄悄瞪了小佳和趣趣一眼,才道:“我这里没有需要帮忙的。你有时间就去玩呗,顺便找工作。”
      郑慕笑容不变:“这样啊,那我回家跟我妈和姥姥说一声。她们听姑父说你最近特别忙,让我来的。”
      万穗转过身,一个白眼儿翻上天。
      邵成就在她身后,将那个翻到极致的小白眼尽收眼底,不禁笑起来。
      “笑、屁。”万穗对他做了个口型。
      郑慕看着邵成,问:“表姐,你什么时候换的男朋友,怎么不带回家让姥姥看看。”
      万穗不想搭理,权当没听见,问邵成:“你明天来吗?”
      邵成低头瞧着她:“你想让我来吗?”
      又给她打太极。
      “那就来吧。以后每天来上班打卡,公司要是有事,让你们来这里找你。”万摊着两只手,“反正我这里地方大。”
      “好。”邵成笑着答应。
      “那你今天先回去吧,好好休息。”
      万穗送邵成出门。
      小佳和趣趣连忙去给她煮咖啡,企图通过狗腿的讨好,来弥补自己没有及时通知的过错。
      郑慕向门外望了一眼,走过来:“刚才那个是什么人啊?”
      “姐的保镖。”小佳说。
      郑慕耸耸眉:“保镖长得很帅哦。”
      小佳动作一顿,和趣趣对视一眼。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的红包点错了,发了20个100点hhhhhh,看你们谁运气好●▽●

☆、chapter29

      万穗跟表妹的关系不大好。
      妈妈去世很早, 她与外公外婆、小姨一家, 便少了中间最重要的纽带。
      小时候逢年过节, 老万会带她和哥哥一起去看外公外婆。爷爷那边已经没什么亲人,只有一个姑姑,常年呆在国外。
      头几年,万穗还不怎么懂事, 有时候老万要出差,会把她放在外婆那儿住几天。
      后来开始记事,就不愿意去了。
      小姨家有个比她小三岁的表妹。
      亲戚少, 万穗起初很稀罕她。自己的裙子、玩具, 和许多叔伯阿姨送的礼物,很大方地分给她。
      直到她发现, 每次因为小孩子间的琐事小事闹矛盾,无论对错,自己总是被骂的一个。
      老爸送她到外婆家, 给她留下的零花钱, 总是被收缴;连那些零食,都分毫不留地转移到了表妹手里。
      外婆会叫她扫地墩地, 生气了会扒了裤子用衣架抽她屁股。
      而所有这种时候,表妹总是心安理得地坐在客厅里, 对着电视,吃着零食,幸灾乐祸地看着她。
      其实也算不上虐待她。至少有饭吃,有衣穿。
      但和老爸和哥哥捧在手心里的疼爱相比, 落差太大。
      某次被外婆骂了之后,哭唧唧地在日记本里写:外po坏,爸爸回来,告诉爸爸。
      被外婆看到,一个耳光,抽得半边脸肿了。
      那时候,万琛刚升初中,重点中学,住校。
      万穗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找到学校去的,在门口嚎了两节课,保安叔叔挨个班级去问。
      后来万琛出来,把她领进学校的医务室,处理了脸上的伤,在教室里藏了一节课。放学后,跟老师请了假,带着她回家。
      之后便从住校转了走读,每天自己接送她上幼儿园。
      那之后,万穗就很少去外婆家了。
      每次过年,都要老万哄很久、许诺很多好处才愿意去一趟。
      跟表妹郑慕的关系,反而是长大后开始恶化。
      起初,郑慕喜欢翻她的包,并且一说就哭,外婆便会来骂她。
      但从小时候那次离家出走之后,有好一阵老万没跟他们来往,外婆已经不敢再动手;而万穗脸皮厚,根本骂不动。
      后来郑慕改掉了坏习惯,他们依然不对付。
      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见面的机会屈指可数,总是无法和平共处,什么都能吵起来。
      郑慕比她有心眼,也善于在长辈面前使用心眼。所以每次“错”的,都是她。
      也有一年,外婆大寿,万穗用自己的小金库买了千足金的吊坠送给她。最后不知怎么成了郑慕的功劳。当着许多亲戚的面,外婆指桑骂槐地,讽刺她没良心。
      万穗那时候已经长成了一盏不省油的灯,走过去把发。票往郑慕跟前一拍,指着自己的名字。
      “这两个字念郑慕?”也不给她回答的机会,转向外婆,“项链我买的,本来打算送给你,现在不送了。”
      说完,从她手里拿回项链,去退掉。
      被老万知道,自然是好一通数落。
      那之后,跟外婆一家的关系便降到了冰点。
      -
      万穗送走邵成回来,小佳和趣趣已经帮忙将行李搬到楼上。
      郑慕将咖啡端给她:“表姐,坐这么久飞机累了吧,喝杯咖啡休息一下?”
      “喝了咖啡还休息什么。”
      万穗没接,径自上楼。
      每次出去,给两个助理带礼物,几乎成了惯例。
      小佳和趣趣,其实只比她小一两岁,从一开始就跟着她,已经很有默契。万穗对她们是很放心的。
      工作室虽然赚的不多,更多时候是入不敷出,但两个助理的工资从来没少过,逢年过节照样有奖金,有礼品。
      万穗是个很厚道的老板。
      这一点,小佳和趣趣,自然是最清楚的了。
      而且,相处这么久,对她的情绪变化非常敏感。
      “姐你不会生气吧?”小佳压低声音说,“你表妹前天来的,你姥姥和小姨也过来了。她叫我们不用特意告诉你,等你回来自己跟你说。”
      万穗没答,去洗手间卸妆,只道:“礼物自己挑吧。”
      小佳和趣趣都是有分寸的,各自拿了一支热门色号的口红,和一瓶精油,跟她说了一声,便下楼去了。
      没一会儿,郑慕上来,在地上小半箱子的各种化妆品中挑了挑,:“表姐,这支口红国内断货了,我能拿走吗?”
      “可以啊。”万穗捧水冲脸。“箱子里有小票,按照汇率把钱给我。”
      “他们也是?”郑慕问。
      万穗扯了下嘴角:“对,直接在工资里扣。”
      巴塞罗那的时间,已经是夜里十一点。
      时差的缘故,万穗犯起困,直接让小佳和趣趣提前下班,打算洗个澡就睡觉。
      拿了睡衣准备去浴室,却见下头,郑慕还坐在自己收拾出来的工位上,对着电脑,明明没工作,也不知道在忙什么。
      万穗撑着栏杆:“你也回去吧,明天不用过来了。”
      郑慕转过来,仰头看着她:“姥姥后天生日,你已经忘记了吧。她叫你回来吃饭,你有时间吧?”
      “知道了。”万穗往浴室走,懒懒散散,“走的时候把门带上。”
      洗完澡,爬上床,阖上眼皮。片刻后,忽然想起什么,又把手机摸过来。
      邵成居然一个消息都没有发给她。
      万穗琢磨了一会儿,给他发了一条语音,迷迷糊糊的声音:【我好困哦,还不到七点呢,就想睡觉了……】隔了几分钟,晴天霹雳回复:【困就早点休息,晚安。】朕甚是想你:【你知道晚安的意思吗】晴天霹雳:【晚安还有别的意思?】
      朕甚是想你:【算了,我睡了……】
      #睡前一撩get√#
      万穗放下手机,心满意足地关灯睡觉。
      睡得早,第二天醒得也早。
      五点刚过半,天蒙蒙亮,找个时间点醒来简直让人绝望。万穗换了运动衣,出门跑步。附近有河,有公园,空气不错。
      太久没锻炼,跑一圈身体都舒展开了。
      舒坦。
      跑完步,在常去的一家餐厅吃早餐,万穗坐在窗边的位置,看着街上行色匆匆的路人。
      偶尔早起一次,还真是很不一样的体验。
      回到工作室时,七点半。
      门已经开了。小佳和趣趣都有钥匙,万穗也没在意,拎着打包的几样食物进门。
      休息室里,有鹦鹉柔细悦耳的叫声。
      “早。”
      坐在工位上,身体前倾勾着脑袋的小佳,把手机收起来,冲她打招呼。
      “早,我给你们带了……”万穗顺着小佳的目光看过去,话说一半,停了。
      邵成在休息室里,衬衣长裤,身姿挺拔,站在鸟笼边,正给叽叽喂鸟食。
      粉粉的小鹦鹉站在他手上,低头在小杯子里喝水。
      秋草鹦鹉很安静,也很高冷,不亲近人。
      这只是一个朋友工作变动没条件继续饲养,送给万穗的。她养了这么久,都很少享受这待遇。
      偶尔叽叽有兴致,在她工作的时候,跳到操作台上,巡查似的走两步,已经是莫大的恩宠。
      怪不得转发她根本不转运呢。
      小东西居然有二心。
      小佳伸着脖子,看向她手里的打包盒:“姐,你给我带的啥……”
      万穗:“没你的份。”
      径直向休息室走过去,生动演绎了一出见异思迁。
      小佳:“……”
      “来这么早啊。” 万穗把早点放在矮几上。
      “上班打卡。”邵成侧过身,眉眼在清亮的光线下愈显英挺。
      他将手放低,歪着,想让叽叽下去,不料她又跳到了他左肩上。邵成便带着她坐了过来。
      万穗对着叽叽勾手指,叫她过去。叽叽只是伸长脖子试着去啄她的手指,离得太远,又缩回去。
      万穗啧了一声。
      邵成伸手,叽叽便跳到了他手上。
      “她不亲你?”他问。
      万穗冷眼瞧着对面那一对狗人鸟,凉凉的口吻道:“你出现之前,我是她最亲的人。”
      “看来我们很有缘分。”邵成笑着,看鹦鹉的眼神跟看亲生女儿似的。
      万穗简直没眼看。
      “也许是因为你跟她前任主人长得像。”她起身去倒了两杯水。
      “前任主人……”邵成低声重复了四个字,瞅她一眼,“也是你前任?”
      万穗正要把水递给他,收了回来,往他面前的茶几上一搁。
      有些重。
      “我有很多前任。”她居高临下地看着邵成,不咸不淡道,“可惜这个不是。”
      邵成垂眸逗弄鹦鹉,没再说什么。
      “给你带了早点。”
      她说完,转身走开。
      一上午,万穗专心将设计图精修润色。
      邵成一直待在休息室里,在笔记本上处理离开一周积压的各种文件报表。间或接几通电话,也是不停的忙碌。
      两人各自忙着手头的事情,没有对话,没有眼神交流。
      工作室安静得让人不习惯。
      小佳和趣趣莫名不敢说话,敲键盘都小心翼翼,偷偷地在q.q上发消息。
      -气氛迷之冷漠,我来之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我也不是很懂……[真叫人头大.jpg]
      -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
      -切莫轻举妄动,万一这也是姐的套路中的其中一环……
      -……那本人甘拜下风!
      中午下班时间快到了。
      万穗终于完成最后的润饰,伸了个懒腰,往后靠着。
      小佳正要对她说什么,瞧见她身后走来的人,又闭了嘴,一脸严肃地盯着电脑桌面,手指随便敲敲打打,装作认真工作的样子。
      脚步声靠近,邵成走了过来。
      万穗脑袋搭在椅背上,仰着脸看他。
      “忙完了?”邵成问。
      万穗盯着他倒过来依然英俊的脸:“你有事啊?”
      “下午有个客户要见。”邵成说,“请半天假,领导批吗?”
      万穗点头。“你去吧。”
      那种尴尬的气氛好像已经消失无踪。
      邵成转身,正要离开。
      手指忽然被勾住。
      他一顿,回过身。
      万穗拉着他的一根手指,歪着脑袋,眼睛直勾勾望着他,也不说话。
      过了会儿,才开口,说:“早点回来。”
      像个送丈夫出门的小妻子,有点舍不得,又努力藏着。
      邵成看着她,目光动了动。手腕一转,把她柔软的手指包裹在掌心里,用力握了握。
      “知道了。”他嗓音软下来。
      握了几秒钟,才松开,迈步出门。
      对面的小佳和趣趣,脸都憋红了。
      q.q界面上一排整整齐齐的:
      -甘拜下风!
      -甘拜下风!
      ……
      作者有话要说:  突然觉得,万穗穗才是行走的撩汉指南●▽●

面带微笑心存感激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72697  
精华
帖子
90154 
财富
734891  
积分
104510  
在线时间
31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10 
最后登录
2017-10-17 
本帖最后由 zelongchen 于 2017-10-13 10:19 编辑


30、chapter30

  邵成回来的时候, 刚好是下班时间。小佳和趣趣正要离开工作室,在门外碰到他, 立刻立正问好:“邵总好。”
  “下班了?”邵成微笑。
  “嗯嗯。姐在等你呢, 你快进去吧。”小佳说。
  下午万穗去看布料, 回来两个小时,已经问了至少三次“几点了”。她们看着都着急。
  邵成点点头:“路上小心。”
  两人站在原地看着他进了门。清脆的风铃声, 叮铃铃响了一阵。
  “真的是太帅了。”趣趣眼睛发亮。
  “看看就好, 看看就好,”小佳连声说,“这可是咱姐夫……”
  想到中午万穗当着他们两人的面演示的骚操作……趣趣捂着心口。学不来, 她还是趁早把手机桌面换掉吧。
  出去跑了一趟, 有点累。万穗身体放松地躺在椅子上,百无聊赖地转着圈。一条腿盘着, 另一只脚在桌沿上一蹬。
  转一圈。再一蹬。
  她仰着脸,没有注意到进来的人。
  邵成的手按上去,旋转中的椅子和人一起停下来。
  万穗的脚顺势搭在桌子上,保持着仰头的姿势,向后, 望着他。
  “都这个点儿了,还回来干嘛呀, 拍拍屁股走给我看吗?”她不满道。
  邵成站在椅子后,垂眸看着她。
  巴掌大的小脸儿,唇形很好看,今天没擦口红, 很健康的淡粉色。偏偏说出口的话,总是咄咄逼人。
  手指在她下巴上一勾,往上抬了抬,然后低头,就着这个姿势,吻她。
  依然是那种慢条斯理却让人抓狂的吻法。
  他的手指并未拿开,从她的下颌,往下移,划过柔韧脆弱的咽喉。指腹在脖颈上缓缓摩挲。
  粗粝,令人发颤。
  万穗的眼睛,看到他喉结性感的滚动;鼻子闻到的,全是他身上的气味。
  让她很想把脸埋进去蹭一蹭的气味。
  男人身上的味道是不一样的。
  有的排斥,有的无感;
  有的则令你着迷。
  天气热了,她穿的t恤很宽松,领口开的低,视线所及,恰好是一片幽美风光。
  邵成闭了闭眼,滑到锁骨下的手指顿住,折回。
  呼吸变热,他松开唇,稍稍退离,捧着她的脸,掌心指腹轻轻地抚摸。
  万穗的唇色红了些,望着他深幽幽的眼睛。
  左手向后,在他大腿上摸了一把。
  她眼尾勾着,眸子湿漉漉,媚得不像话。
  邵成本就有些起伏,被这么一撩拨,当下差点儿起反应。
  把着椅背一拨,将她转了半圈,然后拦腰抱起来,抵在桌子上,按着她的后背,再次吻住。
  这当口,耳边传来砰的一声。
  小佳将掉在地上的包捡起来,羞红的脸上一片慌乱:“我落、落了东西……”
  一手死死捂着眼睛,伸着另一只手,往桌边挪,去够遗落桌子上的手机。
  万穗推开邵成,拿起手机,放在小佳胡乱摸索的手心里。
  邵成侧过身,平复呼吸。
  小佳攥着手机转身就跑,一慌,差点绊倒。
  “小心。”万穗提醒。
  小佳腿一软差点跪下:“对不起对不起……”爬起来,蹿得比兔子还快。
  万穗背对着邵成,用力搓了两把脸。
  邵成转身时,看到她脸蛋红扑扑的,有点害羞的样子。看了一眼,又看一眼,没忍住,伸手把人抱了过来。
  他身体都是烫的。
  小金针菇怕是要憋坏了哦。
  万穗趴在他肩膀上,无声地笑。
  口中无辜道:“我晚上要回家,明天姥姥生日……”
  邵成“嗯”了一声,嗓音低低的:“我送你。”
  姥姥六十六大寿,在饭店订了酒席庆祝。
  万穗和老爸一起过去,小姨正在照看刚满百天的小儿子。把孩子往丈夫怀里一塞,快步走过来,便要拉她。
  “哎呦,好些天没见你了。最近是不是工作忙经常熬夜啊,黑眼圈都这么严重了。”
  万穗灵敏地避开她刚刚给小孩儿喂奶的手。
  小姨不在意似的笑了笑,对一旁的老万道:“看看咱们万穗,小小年纪这么辛苦,真让人心疼。”
  莫名其妙的关心,万穗不接茬。
  搁以前,见她黑眼圈,铁定会说她一个女孩子不学好,跟着狐朋狗友天天泡夜店。
  老万与宾客中的朋友寒暄。万穗跟外公外婆打了招呼,自己找了个地方坐着,拿出手机打游戏。
  很快小姨就抱着孩子坐过来,跟她唠嗑。
  “听慕慕说,你们工作室上电视了?现在怎么样,是不是生意好多了,赚大钱了?”
  万穗眼睛也不抬: “没。”
  小姨笑了两声:“你看慕慕马上就毕业了,这段时间也没事,不如让她去你工作室帮着忙?你现在工作这么忙,都累成这样了,身体吃不消,有个人也好给你分担点。”
  小婴儿对她似乎很有兴趣,圆溜溜的眼睛望着她。万穗不喜欢小孩子,看了眼就挪开眼睛。
  “不忙。而且我有助理。”
  “助理都是外人,跟自家人能比吗。再说你不是设计那些什么衣服的吗,慕慕学舞蹈的,外形好,气质好,可以给你做模特,也给你多省了一份钱不是。”
  “模特也有。”万穗指了指自己。
  小姨不以为意地摆手,“嗐,慕慕做模特肯定比你好啊。”说完才意识到不妥,忙努力找补,“她学舞蹈的嘛,专业。”
  “我也学了八年舞蹈呢。”
  小姨顿了顿,转口道:“你那儿用不上就算了,等一会儿万琛过来,我跟他说一声,让慕慕去他公司好了。万琛现在生意做得大,认识的人肯定多,说不定能把慕慕弄到什么剧组……”
  “我哥做的又不是娱乐公司。”万穗拧着眉,游戏也没心情玩了。
  “他有人脉嘛,我听说,他身边好几个女明星……”
  万穗打断她:“行了,让郑慕来我工作室吧。”
  老哥最近忙死了都,她可不想郑慕去烦他。
  而且,女人的小心计,只有女人最清楚。
  万琛公司事情太多,来得晚,又要应酬许多叔伯。万穗都没找到机会跟他说几句话。
  吃完饭,他便要回公司,万穗跟着溜了出来。
  “今天休息?”万琛问她。
  “休息呗。”万穗说,“反正我是老板,没人管我。又不像你,那么事务繁忙,天天见不着人。”
  万琛笑着在她脑袋顶上搓了一把:“我不努力点工作,怎么养得起你。”
  “你都赚挺多的了,歇歇吧,及时行乐,懂吗。”
  万琛只是笑。“你去哪儿?”
  “不知道……”太阳很晒,万穗用手在额头遮着,“去你公司玩会儿?”
  “去了我可顾不上你,下午好几个会。”万琛换到她另一侧走,给她挡着太阳。
  万穗感慨一句:“还是小时候好。”
  上了车,万穗拿手机给邵成发了条信息。
  朕甚是想你:【你在干嘛?】
  晴天霹雳回复得很快:【在家。】
  万穗回了一个:【哦……】
  晴天霹雳:【过来吗?】
  万穗“哟”了一声,这就约她上家里了哦。
  万琛开着车,抽空瞥她一眼:“谈恋爱了?”
  “没有。”万穗瞧着白色对话框里那三个字,勾着嘴角。没回。
  “谈就谈,还怕我知道?”万琛道。
  “真的没有。”
  微信来了新消息。
  晴天霹雳:【在哪儿,我去接你。】
  朕甚是想你:【我自己过去吧,地址。】
  晴天霹雳发了个定位过来。
  万穗打开看了看。
  “哥,我不去你公司了,前面路口把我放下吧。”
  万琛依言把车停在路边,在她下车时,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带他回家?”
  “……都说了没有。”万穗摆摆手,关上车门。
  万穗打车过去。地段挺不错的公寓。
  下车时,邵成已经在楼下等着。站在树荫下,简单的T恤和休闲裤,手插在口袋里。
  帅得很随意。
  “今天好热。”万穗小跑过去。
  邵成:“不用陪姥姥了?”
  “陪过了。”
  “晚上有别的事情吗?”他又问。
  万穗眯了眯眼睛,笑得机灵:“暂时没有。想干嘛?”
  邵成莞尔:“只是吃顿饭,别多想。”
  然后很自然地牵起她的手,向7号楼走去。
  公寓很漂亮,深灰色的瓷砖很有格调。
  一直往上,二十多层楼上,某扇窗户开着,有人坐在窗台上,拿着望远镜往下看。
  “看见没?”背后有人催。
  拿着望远镜的人将镜筒对准太阳下手牵手的两道身影:“成儿挡住了,看不到脸。”
  “滚开,我来。”
  望远镜易手,另一人看了一会儿,放下望远镜,啧啧两声,在一众期待的眼神里,说:“腿挺长。”
  “腿长?”拿着冰镇啤酒出来的高嘉远随口道,“别是小万穗吧。”
  几人俱是一愣。
  先前拿望远镜的人一脸复杂:“……你一说,还真有点像。”
  邵成牵着万穗上楼,解开指纹锁,推门进去。
  万穗在他手上借力,弯腰脱了高跟鞋,瞧见地上几双男士皮鞋,愣了下。
  “来了啊。”
  客厅里一道熟悉的声音。
  万穗看过去。高嘉远笑眯眯地看着她,“长腿小公主。”
  还有几个熟人,似乎正在打牌,各自手里几张扑克,一派镇定地跟她打招呼。
  万穗把手抽了出来。
  又被邵成捉住。
  他握得牢牢地,神色自若地牵着她走过去。
面带微笑心存感激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72697  
精华
帖子
90154 
财富
734891  
积分
104510  
在线时间
31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10 
最后登录
2017-10-17 
本帖最后由 zelongchen 于 2017-10-13 10:19 编辑

3131
面带微笑心存感激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