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宠婚万万岁
go 回复: 58 | 浏览:10003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长篇穿越小说《千万别穿越》 桃花朵朵开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96302  
精华
帖子
356 
财富
2622  
积分
467  
在线时间
1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8-4-26 
看了一下开头,很喜欢作者的行文方式,马住,然后养肥之后慢慢看,作者大大快点更新啊!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4425646  
精华
帖子
175 
财富
3450  
积分
920  
在线时间
1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20 
最后登录
2018-4-26 
第二十八章 初见二哥2


此时雪莲便来回禀道,“奴婢来回奶奶的话,奶奶说这马上眼看到晌午,小姐和少爷怕是都饿了,少爷想在哪摆饭,奶奶好命人准备着。“

二哥点点头,对雪莲说道,”依你家奶奶的意思,留姑娘在这过晌。在哪摆饭,全凭奶奶做主。“

雪莲点头应着,退了出去,青青作为家庭成员,又想起她大哥的事也不好完全置身事外,又问道她大哥在江南娶外室的事情,她二哥也同在江南不可能不知情的。

听青青问起,她二哥叹了口气说道,“吾每每劝大哥不要干这种令父母不喜,夫妻不睦的事情,可是美色当前,大哥又身在江南那样吴浓软语的地方,不动心那是太难了,人非圣人,舒能无草木之情。”

青青并不深以为然,说道,“大嫂专门为大哥挑选两个貌美的丫头当通房过去侍候他,难道大哥还不满意。”

二哥看了看青青,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妹妹汝还尚幼,不懂什么是夫妻之爱,两个丫头貌美又如何,尽心尽力又如何?终不是夫妻,不能琴瑟和谐。”

青青想想,这些都是籍口,妻子为你守着家照顾父母和孩子,还给你纳两个通房侍候你,你无论如何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寒了妻子的心。又思及南宫静予那日对她二哥所说的话,未免有点神思恍惚。

二哥瞧青青颇为安静地坐在那里,知她心思烦杂,于是挑转话头说道,“明日吾要付四殿下的观兰会,薛附马也会前往,若他代朝云公主好心问起你,叫吾如何答他?”

青青这才想起她还有一个实打实已经出嫁的宫里表姐,朝云公主。自从她死而复生后,这个朝云公主的名字就没停过,老在她耳边转,想屏蔽都不行。

青青有些为难,有露出小女儿的状说道,“二哥,你不会不知道青青大病初愈后,前程往事早就忘了。薛附马若问起,只管照实说便是。”

此时她二哥才如梦初醒道,“罪过、罪过,适才妹妹与吾品画之时,兄全然已忘妹妹的已经没了以前的记忆,才会提及公主和附马。”

二哥还要向她解释,青青打断他说道,“那二哥就与妹妹讲讲薛附马和公主的事吧。”

此时二哥点点头,不紧不慢地讲述薛附马的情况让她了解一二。不过他二哥讲得有关薛附马的事,还是让青青始料未及,居然是一个秘密。原来薛附马是一等侯薛国公嫡长子,本是要继承爵位的,但那年国公夫人从宫里打探来消息,说是圣上也在为朝云公主广选附马,因国公夫人就只有两位嫡公子,小公子尚且年幼,怕大公子一旦被公主选中,不能承袭爵位,于是那段时间与她家门庭相配,家有待字闺中小姐的,都被国公夫人跑了个遍。国公夫人也颇为得意,物色了几个合适的人选。

但薛殊就是死活不同意,国公夫人无法,最后对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薛殊才道出自己早有喜欢之人,国公夫人问他是哪家小姐,薛殊就是不说,于是薛殊的婚事也被搁浅。这世上,就有这么巧的事,由于婚事被搁浅,薛殊就被圣上看中,然后当了朝云公主的附马。

讲到这里,心思灵敏的青青突然问她二哥道,“二哥,汝为何与青青说这些?此等秘事二哥是如何知晓。”

“二哥与薛殊曾有同窗之谊,互为知己,当年一同读书,他的事,吾自然知晓一些。吾说与你知晓,只是因为你大病初愈,朝云公主迟早要邀你去府上做客,附马的情况你若知晓一二,对你无甚坏处。”

青青点点头,很感激二哥对他说这样的秘事,于是又问道,“那公主可知晓此事。”

他二哥摇摇头说,“吾不知道,况且那些前尘往事不提也罢。只希望公主和附马能琴瑟和谐。”

说及此,他二哥还想与青青交待几句,此时丫环雪莲挑帘进来,行礼道,“少爷、小姐,奶奶已摆好饭,请少爷小姐过去。”

二少爷点点头,此时翠萍和翠柳也进屋来侍候,由雪莲在前面领着,少爷和青青随后,翠萍跟着,来到一处亭间。

青青和二哥愉快地吃了一顿午餐,这才回到自己的屋子补眠,一个早上就这样过去。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4425646  
精华
帖子
175 
财富
3450  
积分
920  
在线时间
1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20 
最后登录
2018-4-26 
第二十九章   观澜会后

自打青青去见她二哥回来,就张罗着下帖子,给余家的姑娘们送过去,邀她们来府上玩。这日青青正无聊学着翠萍打缨络套,**奶的丫头雪莲又过来报信说,二少爷请青青过去一趟。

翠萍忙放下手中的活计,给青青更衣、换装,重新打理了一下妆容,又多插了几支发簪,才满意得点,只留下二哥和青青两人。

二人相对而坐,对饮了一杯茶,二哥才对青青说道,“昨日观兰会,妹妹真是帮了愚兄的大忙。”

“此话怎讲?”青青不解地问道。

“有佛云所谓立一义,随即破一义,不立则不破,不破则不立,昨日之事真是妙哉。众人皆庭前而座,花影颓然,虽骄阳似火,流莺哑鸣,但观兰会的气氛却如那骄阳一般浓烈。昨日愚兄拿出这幅吴涯子的赝品,所有人等竞相传阅,大家无不交口称赞,竟无人看出端倪。”余青青的二哥得意得说道。

“那后来呢?何谓立、何谓破,怎么又不破不立呢?”余青青好奇的问道。

“所谓立,乃吏部侍郎家的小公子一看这吴涯子的画作,就姣姣称赞之,溢美之词无不倾溢而出。众人皆说此画乃真迹。并有人当场出高价想求购此画,怎耐此幅画也并非吾之所有,所以不能就此转手卖之。”

“那何谓破呢?”

“破即是四殿下随后召见吾,亲自看过此画后,长叹一声,这赝品假以实日流传于世也必是一幅佳作。四殿下果然是丹青圣手,除妹妹与殿下竟无人识得此画真假,可见画此赝品者也功力了得。殿下还交待说,假得也收着吧,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此谓临摹者也许也是位真圣手。所以昨日此画立得也好、破得也妙,总之四殿下也不让吾说破,现在人人都知吾有一幅吴涯子真迹,真是妙哉。“

青青见她二哥从观兰会回来,如此兴奋,想着果然二哥怕那幅赝品会砸他手里,这会儿这幅画经那么多人鉴定成了真品、奇货可居此物,能不高兴吗?这个四殿下还交待二哥不必说出去,说明这个四殿下还真会做人情,又想了想这个四殿下,又转念问二哥道,“这位四殿下可是咱家姑母娘娘的爱子。”

“正是,幼时还随姑母娘娘来咱家省亲。”

“二哥你去,薛附马可曾问起我。”

“那是自然,朝云公主甚是关心,说是过一阵子要亲自前来看望你。“

此时青青的二哥心情甚好,又命人搬来琴,调好了音,又弹奏了一曲,听完这首曲子,调子比那次笛声欢快多了,青青就知他二哥心情甚好,于是说道,”二哥此曲没了愁烦之气,倒有些春风拂面的意境。”其实青青哪听得懂音律,学古代随口乱说两句,他二哥竟然高兴地回应道,“知己者,妹妹也。”

余青青作为现代人,觉得自己虽然来到古代什么都不懂,但是见识总摆在那里,所以有种莫名其妙的自信,敢说,也不怕说错,即使说错她也觉得没什么,不似那时闺阁中的女子,即使知道许多,但是知七分、说三分,干事谨小慎微害怕说错话。

余青青听到二哥这样夸赞自己反而有点不好意思,正想谦虚两句,忽然丫头雪莲来报说,“**奶请二爷过去,说是奶奶家的表少爷来访。”

他二哥不好意思对青青说道,“吾此番从江南回来,在家里可能呆不了多少时日,所以总有些亲戚要来拜访的。今日来得是你二嫂家的表弟,不是女客,终有不便之处,如若是你二嫂的姐妹前来,吾必唤你前来,和她们闹上一闹,也好给妹妹解解闷。“

说完就喊雪莲过来送青青回去,雪莲应了和翠萍一道,并几个小丫头送青青离去。

二哥一直目送着青青离去,这才转身进了正堂。

雪莲命小丫头打了帘子,把二少爷让进屋里,这时候前脚进屋,后脚就用余光扫射了一下四周望着**奶说道,“表弟人呢?怎么寻不见他?”

**奶坐在胡床之上,随手拿起一杯茶,掀了一个盖子,随后看着旁边的雪莲说道,“你们先退下吧,吾跟二爷有体己话要说。”

雪莲应声带着小丫环退了出去,顺手打了帘子,连房门都掩上了。

此时**奶看众人都退了出去,向二爷使了个眼色说道,“爷,随吾进内堂说话。”

说着领着二爷就进了内屋,只见一人从屏风中闪出,双膝跪倒在地说道,“二哥,快救救吾家兄长。”

二爷定晴一看来得人并不是他媳妇兰芝的表弟,而是亲弟弟劲松,二爷顿时皱皱眉头,疑惑地看了看兰芝说道,“自家的弟弟又不是见不得人,为何要慌称你家表弟来此。”

说完双手扶起劲松说道,“你这又是为何?千里迢迢来到京城,一来就行此大礼。快快,起来说话。“

劲松跪着不动说道,“吾还是不起来,二哥且耐心站着,等吾把话说完。”

劲松跪在那里讲完此番来京的用意。原来劲松的大哥劲亮在边关谋了个太仆寺下面马场厩长的差事,管理着马场十几个马厩,主要任务是看守战马,别小看这个差事,可是肥差一个。因为战马贵重,所以养马需要的精料和粗料的饲料消耗量巨大,而且马还备有各种护理长专管日常护养、打扫等多项差事,劲亮从中都可以获得好处,而且他养战马算是有经验,除去拨款,劲亮还是能从中打点秋风,小日子也过得知足。

哪知,那日偏偏就该他当值,晚间领着士兵巡视完马厩后,照例回马场睡觉,哪知偏巧不巧,有个副将也来巡视马场,看着他,就要拉着他喝酒,磨不过人情,就喝了两盅酒,那天不知怎得偏就酒量不济,就喝睡着了。等人把他叫醒时才知出了大事,马厩里的马全都不见了,发生如此大事,大哥他犯了渎职的死罪,怕是再劫难逃。

二少爷听完,倒吸一口凉气,来回踱步,不停地走动着,屋里静得一根针掉下来都听得见,二少爷来回走着,身上佩带的玉佩相互击撞发出噗嗤、噗嗤的响声,他一言不发地看着兰芝的弟弟仔细地问道,“这战马可是通人性的,可不比旁的东西,怎么会一夜之间全都不见,那些平常看着战马的士兵呢?所有大哥他看管的战马数目有多少?”

“除了大哥和当值的马头外,那些夜晚守马厩的士兵全都被杀,无一个活口,大哥治下此番4个马厩,共80匹战马。“

“西北要塞,蓟北之野。地处大漠和草原的边界,察而汗国是游牧民族,并不缺战马,如果是他们下手,用意何在?”

“可能是为了扰乱军心,剩军中战马空虚,准备乘虚而入。”

二哥摇摇头说,“如此大张旗鼓偷盗战马,肯定会引起警觉和戒备,根本不利于偷袭。”

“可能他们认为没了战马,吾军中战斗力会下降许多。”

“吾不懂军事,这战马没了,对军中士气和战斗力有多大影响,吾是不知?但是偷盗数目并不巨大,用意何为?难道是民间盗马贼子?”二少爷心里一沉继续问道,“大哥现在被关在何处?岳丈他老人家现在如何?”

“吾们一家还好,现在还未受牵连,大哥被关在边塞军部的大牢里,由于父亲的上下打点,也没在里面受多少罪。”

“对了,汝刚才提到的那个和大哥喝酒的副将,他人呢?他怎么说?”

兰芝的弟弟摇摇头说道,“他也被抓起来了,毕竟是奉命来营中巡视的,但他拒不承认找大哥喝过酒,而且他巡视来得时候,的确没有出事,他走之后才出的事,现在也关压在大牢里。”

二哥又想想长叹一声说道,“此事蹊跷甚多,80匹战马,一夜之间全没了,如果没有内鬼,吾是不信。“

内弟看了看二哥,继续补充说道,”吾听说,战马被偷之时,营中多处着火,士兵忙着灭火,无暇顾着马厩,灭火后,去查看时,战马都没了。“

二哥又问道,“大哥出事后,家里人见着他没有。”

内弟答道,“他出事后,就不让家里人见他,只是通过看监的牢头知道他的消息。”

二哥双手抱拳,不知要如何安慰内弟和兰芝,出了这样的事,是所有人等都不曾想见到的局面,他看了看兰芝,此时兰芝两眼泛泪,也朝自己的夫君下跪说道,“夫君,余郎,你可要救救吾大哥,救救吾们全家。”

二哥仰天长叹道,“夫人又不是不知道,吾乃一介布衣,罪臣之子,苟且活着,又有何能力救汝家。”

“可咱余家毕竟是皇亲国戚,余贵妃娘娘是咱家的亲姑奶奶,朝云公主、四皇子都是咱家至亲之人,亲妹子又是以后的西南王世子妃,无论哪个人能在朝中为咱哥哥说半句话,大哥都罪不至死,吾家也不会因大哥之事受牵连。夫君,兰芝在这里求求你,就去求求爹爹、四皇子他们,他们不会见死不救的。”

二哥不为所动,摇摇头,沉思片刻说道,“兰芝,你且先起身,此事非同小可,吾一介布衣,也不懂家国之事,待吾仔细斟酌后再做打算。”

兰芝听闻此,再次流下眼泪,长跪不起,二少爷看她如此,忙站起来扶起她说道,“兰芝,你且先起来说话。”

“妾还有一事,想求夫君。“

“汝旦说无妨。”

“爹爹的意思是,劲松就暂且在京城住着,不要再回边关,

以防万一,为老申家保住一条血脉。“

二少爷听完,点点头说道,“那就先依着**奶,回头吾把事情原委禀明父亲再做打算。”

说完,兰芝轻轻说了一声,“谢谢二郎。”夫妻俩也无话语,室内寂静一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4425646  
精华
帖子
175 
财富
3450  
积分
920  
在线时间
1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20 
最后登录
2018-4-26 
本帖最后由 东拉西扯盖房子 于 2018-4-25 03:49 编辑

第二十九章 青青请客

话说这日,青青是穿越到古代后第一次相邀别人到家里来玩,那日是有冯圆圆,玩了踢毽子和投壶,今日余青青也把这些游戏用的东西准备好,准备迎接这余家三姐妹过来。

然后在前一天不停地问翠萍要准备些什么东西,翠萍只好老实地答道,“原来小姐请姑娘们过来,都是玩诗社,接对子,打牌,可是这些小姐您都记不得了,所以奴婢也不知道,明日里三位小姐过来,可以寻点什么乐子。”

青青听了这话,也有点泄气的说,“这可如何是好?”

翠萍安慰她道,“三位堂小姐平日里在家也烦闷惯了,如今能出来走动走动,就成全了她们的心思,小姐只要顺水推舟就好。”

青青只好点点头,第二天早早被翠萍唤醒,开始梳洗打扮。

三位小姐来访,马车刚到自有丫环、婆子领着,走一个通往内庭青青住处的脚门,青青早在脚门处翘首以待三位姐妹来访。

因青青那日只与四妹妹雅琳亲近些,与其他妹妹并不熟稔,让翠萍介绍,一一见了礼。

四人坐好,便有翠萍带着小丫头过来斟茶道,“这花茶是姑娘的手艺,水是今日寅时打发小厮特意从清泉寺取得泉水,诸位小姐们尝尝。”

三位小姐皆净手、潄口,用手指轻轻拨了拨茶盖子,喝时用袖子掩着嘴,吃了两口,因雅安年长青青,又是嫡女,首先问道,“此茶沾了花气甚为清香,不知姐姐用是个什么花?”

“是茉莉和桂花,这两种打晒干后打成粉,与茶叶炒制,干后放于罐中存放。“

”原来是这两种花,怪不得清香扑鼻,咱家那么多花,说不定也能如法炮制。“

小姐们喝过花茶后,青青和她们玩击鼓传花的游戏,就是鼓停时花到谁手里,谁就表演一个才艺。

传花很快,第一个就落到雅琳的手中,青青连忙恭喜她,说是她今年一定有好彩头。雅琳含笑说道,“谢姐姐吉言。”

也不客气,上来就要了一只琵琶弹了一首琵琶曲,给众人。只见雅琳今日穿了一件蓝色四喜如意纹妆花对襟长褂,外罩乳白色水纱罩衣,轻拨琴弦试了一下音,又调了调,开始弹奏起来,开始余青青还以为是什么轻松愉快的小调,但是越听越不象,琵琶完全没有唱词,开始还慢慢悠悠、徐徐而出,最后越弹越快,越弹越急,有万马奔腾之式,不停地在停低音、中音和高音区相互转化,那种处于危险的情境,让余青青听得入神。一曲完毕,只有青青点头叫好,但其他姐妹则面面相觑并不言语。

第二个就轮到雅安,雅安想弹琴,青青便命人把琴抬了过来放于案几之上,只见雅安先是调了调音,然后摆弄了一下,听了听琴音,一看就是行家,随后弹了几个不同的调子试了试琴,这才开始弹奏。不同于雅琳的琵琶,雅安此曲平和了许多,琴声的厚重和音调的平缓,给人一种平静安宁的感觉,众姐妹听完,余青青不仅感慨道,“葡萄美酒、醉卧沙场、万马奔腾过后,是日月当空、安宁详和、欣欣向荣之气,两位姐妹弹奏的曲子真象一首词的上阙和下阙。”

坐在那里没有言语的雅书听完此话沉思半晌,向青青微微一笑,拿着手帕轻拂了一下自己的脸说道,“妹妹还不知道吧,雅琳的这首琵琶曲和雅安的这首琴曲是咱家贵妃姑奶奶赐的。娘娘命宫里的太监到咱家来传话,说是问问余家姐妹众多,姐妹们在闺阁里都学些什么?有没有会弹琵琶的,有没有会弹琴的,如果想弹或有兴致弹,都不要拘着姐妹的性子。雅琳和雅安就各领了一个曲子,由宫里来的司音嬷嬷教她们弹奏,这也学了有大半年了,才有点模样。原先领曲子的时候,一个琵琶曲,一个琴曲,总没往一处想过,而且两首曲子大相径庭,更没想到它们的关联。今日经妹妹这么一说,才深知此两首曲子其中之妙竟然是殊途同归,娘娘真是用心良苦,妹妹才是真正通晓音律之人。“

雅琳、雅安和雅书真得对余青青油然起敬,今日经余青青这么一说,才知果然这两首曲子是有联系的,并不是能单独成章的曲子。原来她们几人风闻余青青很多事情,对她的感情也是错综复杂,可是今日青青这么一说,众姐妹才皆对青青心服口服,心里的那些莫名的情绪才都开始放下。

大家又开始击鼓传花,第三个轮到青青。青青也不客气,她自从知道自己身体灵活后,就一直央着娘亲给她找一位女武师,想学习一些基本的防身之术,娘亲拗不过,还真找到一个女武师来教她。女武师一来就教她使剑,青青学着学着慢慢触类旁通,自创了一个舞蹈和剑术结合的剑舞,此番三位姐妹来,青青一早就想好要表演这个,给众姐妹看看。

青青焚香、净手,换了舞鞋、舞衣,挑了一把没有开过封的剑,让女琴师在旁边弹着应景的曲子,青青随着曲子舞动起来。因为在夏天,自家院子里种了一片梨树和几颗枣树,花开得自旺,青青挥舞着剑,来回在树下穿梭,因地而舞,因势而舞,为了应景,翠柳带着几个小丫头过来,在旁边轻轻洒着花瓣,此情此景,真是花下拂剑舞、纷飞自风流、夏日花烂熳、别样似疾风,青青这支剑舞开始中规中矩,不快不慢,舞到花下时,越舞越快,越舞越疾,快若闪电,连青青自己都讶异,好象越舞身体转动越快,也越灵活,仿佛根本不受大脑控制一般,与大脑分裂开来,自由地起舞。

一起舞毕,三姐妹无不拍手称好,大家谁也不敢再小瞧了青青,那些关于青青的流言蜚语,也随着她这次剑舞,也都湮没于余家姐妹的心中。

有三个展示完的才艺,只剩下雅书这位二小姐未有任何表示,雅书轻笑了一声说道,“妹妹们都各有所长,姐姐自惭形秽,真是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本事。“

雅安眯着眼,看着自家姐姐,向青青介绍说道,“姐姐是丹青圣手,擅画花鸟树木、亭台楼阁,所有家里的摆设和东西,姐姐只要兴许看上几眼,都能画出东西的几分味道。”

青青赞许地回应道,“原来姐姐还有这个本事,翠萍、翠柳,你们还愣在那里干什么,文房笔墨侍候二小姐。”

话音刚落,被三小姐雅安拦住说,“使不得,使不得。青姐姐,你还不知咱二姐的脾性,她呀,做画一股子酸臭劲,没吴涯子的水平,但做起画来,比吴涯子的阵势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先不说别的,但说这颜料,少不了赭石、广花、藤黄、胭脂等四大样,配上石青、石绿、石黄,光胭脂就有大红、诸红、梅红、桃红、胭红、紫红等六七种之多,这还不算,还命石匠选色泽上等的宝蓝、天蓝石头,磨成粉,用铜锅煮着,调上色。采摘春天的嫩叶,打成汁,用蜡密封好保存着,备用。就用纸也讲究,画不同的画,纸也不一样,宣文齋的熟宣,薄而不透,做起画来,笔到之处,不散形,可为上乘。但这纸不透也不散形,反而有时做画失了意境,杨家纸铺的生宣,专门散形的,笔到之处,颜料随纸微微散开,别有一番风味,做什么画,拿什么纸,这也不能错了。还有这界尺也有讲究,画什么画用什么样的尺子,用和不用也不一样,要仔细斟酌着办。最后是这笔,大毫十支、中毫十支、小毫十支,狼毫、羊毫不一样,大染笔、中染笔、小染笔各五支,还有排笔大排、中排、小排各四支,还有蟹爪、诸色都要备着。做画的案几要不高、也不低,正好合适,碗碟都要备全了,大碗、中碗、小碗,各种色碟一样也不能混淆。“

雅安说完这些,余青青都听晕了,根本不明白哪里是哪里,心想果然贵族小姐没事干,就天天就整这些东西了。心里又想道这二叔家不穷啊,不仅不穷而且讲究这么多,和她大嫂那日所说的二叔家的光景根本不一样,难道这其中有何蹊跷?

她望了望雅安,没有说话,最后雅安叹了口气说道,“这做画之事最为繁琐,光要准备这些东西,怕是没个一两日是准备不全得,青妹妹若哪日得闲了,二姐做画时,我派人来府中接你,去咱们家看二姐做画,也别有一番乐子。”

青青听到这里,也明白古代这个做画并不是即兴的,想画就画,而是要准备诸多东西,才能开始的事情,遂点点头。

半日很快就过去,青青和三位姐妹一道去给余夫人请了安,说了会儿闲话,在余夫人处摆了饭,大嫂、二嫂听说姐妹们过来,早早得在跟前侍候着,站在那里摆着饭,指挥着小丫头们侍候着各位主子。

余夫人看着两位媳妇说道,“你们也别在跟前侍候着呢,今天姐妹们过来,你们也过来坐着,那些活让大丫头们干。”

大嫂一边帮姐妹们乘着汤,一边说道,“那怎么行,娘您先用着,等娘吃完,我和兰芝再和妹妹们闹上一闹,免得这几个姑娘嘴碎回去挑嫂子的礼。”

众姐妹都笑了,雅书因为是嫡女直接说道,“做妹妹的,哪敢挑嫂子的礼,反道是被嫂子这样侍候着,做妹妹的过意不去。”

余夫人笑眯眯地看着书丫头说道,“姑娘家娇贵,比不得旁得,你们难得过来,做嫂子的疼妹妹也是应尽的本份。”

青青此时笑了笑接话说道,“那日去二叔家,觉得二叔家的点心好吃极了,今日我也命厨娘做了一份别样的点心,呆会儿,让娘亲、嫂子和姐妹们品鉴一下味道如何?”

原来青青这几天一直在忙活这个事情,她自从接过部分掌家权力后,手中有了权力,那些丫头婆子,特别是那些府中一些老人都是惯会看主子颜色行事的人,少不了来青青这送个送那个,又是请示又是问安,整天青青为了接待她们就忙得不亦乐乎。

青青那日到厨房里巡视一下,觉得有必要建一个类似的土烤箱,来烤一些面食的东西。青青又找来府里的管工匠大师傅,把设计了图纸,给大师傅看,就是重新在厨房里找一块小地方砌灶台,下面是火,可以烧柴或炭,中间一层是非常厚的铁板,做一个大的正四方形的空间,上面也用铁板密封住,并在大师傅的建议下又改了几稿图纸,很快就造出了这个土烤箱。

青青已经用西点配方,指导厨娘做了一回酥饼,味道很不错,此次青青是第一次把这个酥饼用在此次宴会上。

待余夫人吃罢,退了席,二位嫂子才上桌和青青她们一起,青青拍了拍手,命人把酥饼端上来,里面有芝麻馅的、绿豆馅的、纳豆馅的,还有葱花咸香味的,五六种不同风味的酥饼让余家那几个姐妹大开眼界,直呼好吃,内甜外酥,甜而不腻,连余夫人都尝了青青做的酥饼,又转回头来瞧热闹。

二姐雅书直呼,“不得了,青丫头,你这酥饼与吾家点心铺子的点心不分仲伯,甚至更胜一筹,怕是哪日你若弄了这个营生,咱们家只有靠吃粥过日子。“

大嫂也笑道,“天上苏陀供,地上青丫头。妹妹这酥起得点心恰到好处,不油腻,不焦黄,馅也多样,比起原来京城最好的苏家酥饼,妹妹的这个还更有一番滋味。“余夫人看得姐妹们如此热闹,也回转回来把青青一把搂在怀里说道,“亏你想得出用这个法子做酥饼,前一阵子娘还想着小时候的事情,小时候在江南吃酥饼的情景,你这就做出来了,味道真真得好。”青青被如此夸赞,也不好意思,想着自己为了美食小小地动了一下脑筋,做了个酥饼出来,没想到反应如此热烈,让青青觉得在这里生活总算有点意思。下午雅书她们在这里又说了一会儿闲话,四个人坐在青青外阁的胡床上面,屏退众人,雅安看了看两个妹妹轻声的说道,“两位妹妹去大嫂、二嫂家看看虎哥和爱姐吧,我和青妹妹说几句话。”青青听此,让翠萍领着其余两位小姐去后花园转转,然后去二位嫂子家请安,再回来此处。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4425646  
精华
帖子
175 
财富
3450  
积分
920  
在线时间
1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20 
最后登录
2018-4-26 
第三十一章   青青请客2



雅书看着二位妹妹走远,这才回过神来,从袖子中拿出三幅漂亮的帕子递给青青说道,“我知道青妹妹你什么都不缺,我的好东西怕是妹妹也看不上眼,这帕子虽说是个小物件,但是我亲自绣的花样子,虽不精致但是姐姐的一番心意,还请妹妹收下。”

青青镇重其事按过这三幅帕子后,打开其中一幅仔细看着。一看这帕子质量和绣品,都是相当精致,正反两面皆是精品,正面是颇有意境的蝶恋花的图案,反面是梅花三弄,看得出雅书这幅帕子上极花心思,兴趣也不同于一般闺阁小姐,不喜大俗之色,遂高兴地收了帕子,谢了雅书。


雅书看青青收了帕子,呡了两口茶说道,“也不怕妹妹笑话,我把安丫头和琳丫头打发走,是不想让她们知道现在咱家的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糟心事。”雅书愣了愣神,又看了看青青,叹了口气说道,“此事从何说起。”然后开始讲述今天来此的目的。


听完雅书的讲述事情的原委,青青才明白,原来,有人觊觎雅书家的点心铺子秘方,打起了雅书的二哥安睿的主意,引诱他,让他沉溺于赌博,走投无路,回家偷拿点心铺子秘方,被父亲发现,然后找人调查发现事情的原委,才知道有人做局陷害自己儿子,为了是想要余家点心铺子的秘方,一边儿子欠着赌坊的高利贷,一边是有人设局,于是父亲咽不下不口气,找京城防御司严都尉帮忙,严都尉让他父亲以彼之道还自彼身,弄个假得秘方出去,做戏让人以为点心秘方为真,所谓假做真时真亦假,真做假时假亦真。对方拿到后乐不思蜀,并不知此配方为假。


因为开始拿到配方试做时,点心是成功的,所以不疑有假,也付清了雅书哥哥欠赌坊的钱。可是雅书的问题却发生在她哥哥痛改前非,不再赌博之后。
父亲为了感谢严都尉的帮忙,与他家结了儿女亲家,把嫡女雅书许配给严都尉的嫡子。于是父母商量要多给雅书准备嫁妆带到婆家,一是为了略表感激之情,二是为了防止家产被哥哥败光。由于嫁妆的分量很重,引起了嫂子的不满,闹着要分家,还找到娘家哥哥为其撑腰,尤如市井泼妇一般无二。把父母都闹得无法,嫂子越是这样闹,父亲越是觉得没面子,铁了心得要给雅书丰厚的嫁妆,让雅书也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所以雅书想让青青的娘亲,余大夫人出面也调停一下,把嫂子、娘亲都找过来,大家合合气气地商量一个解决办法。

听完雅书的陈述,青青忙忆起那日她母亲好象是问起睿儿媳妇为何不在,所以就对上号了,原来那时可能就开始有矛盾。

忆起此,青青问雅书道,“那日去你府中逛逛,不见二嫂子来见客,是不是她那日已经气不顺,佯装称病。“

雅书点点头,算是默认。

青青随手拿了瓷盘,给雅书递过几片冰镇过的西瓜说道,“吃这个消消暑气吧,这几日天太热。雅书,你先给我交交底,对于此事你是如何想法,毕竟嫁妆是你以后要带到婆家去的。”

雅书吃了一口西瓜说道,“我就是嫁过去,以后还是得倚仗哥哥、嫂嫂,哥哥嫂子过得好,我在婆家腰板也直,他们如若过得不如意,我在婆家也不会舒心。给多少嫁妆我不在乎,我只希望家和万事兴。”

青青点点头,抿了一口茶说道,“此事吾先应下了,但我也不敢打保票,娘亲一定会亲自出马帮你家去调停此事,吾只当尽力而为。”

雅书点点头,谢过青青。

其余两姐妹已经在翠萍的带领下返回青青的闺阁。

三人辞别青青和余夫人,便坐马车回返。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0862441  
精华
帖子
561 
财富
4569  
积分
907  
在线时间
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20 
最后登录
2018-4-12 
看的很过瘾呢,很好看,很喜欢女主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4425646  
精华
帖子
175 
财富
3450  
积分
920  
在线时间
1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20 
最后登录
2018-4-26 
第三十二章    公主相邀1


艳阳姣姣,红花满窗,碧烟紫竹,千门绿杨。
晓堤绿波亭前廊,杨柳岸边渔翁忙,朱雀门里新词旧,春去夏来平添伤。
自从青青接过了管家的事情,可谓无聊得生活开始充实起来,对古人的生活由原来漫无边际的想象,到现在方方面面具体的生活。
古代贵族第一重要的事情,不是柴米油盐,而是所谓的请客送礼,迎来送往之类的事情,象余家这种亲戚少,来往的人也少,也有不少此类的事情要处理。
比如她古代爹蜀中老家来信,说有明年会试上京的亲族举子,希望父亲有所照拂。比如他家供奉的寺庙,派尼姑来化缘,其实就是间接索要除常例以外的供奉,但是人家来你家要香油钱,还是看得起你们家才来要的,也不能讨价还价,还没地说理。还比如娘亲娘家的什么亲戚红白喜事要给多少打发,又比如自家在京城往来的一些达官贵人的各种迎来送往的事情。
每一件事情禀报给青青,青青都要去翻看一下原来的帐本结合听取翠萍的意见,斟酌过给出意见,办得颇有章法,很得余夫人的赏识。至于雅书拜托的事情,余夫人也应了,说是会去余家调解,还给余二夫人去了信,定了日子和时辰。

青青自己接到几回公主府送来的信,都是问候她的病情,希望她能快快地好,盼她能去府里做客。

此日有公主府中的掌事宫女亲自来传公主口谕并下了邀帖,说是有外族公主到访,公主邀请许多世家小姐前去公主府相聚,也邀请青青前去。

要面对如此多的世家小姐,还有从未见过面的这位朝云公主,青青是相当的紧张,总觉得自己面临一次非常大的考验,随后一想她是个现代人还害怕什么,南宫静予的巴掌都扇了,自己都能挺过来,到公主府做客也不是什么洪水猛兽的事情,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不了不会的时候,装聋作哑就是。

那日青青打扮得并不出挑,青青选了一款如意云纹的百褶裙,外罩碧罗纱,梳了个涵烟芙蓉髻,髻上绾了一串紫色的百子莲,套了一个珍珠绾发网点缀其上,除此外无任何金饰。

翠萍左看右看,都觉得不妥说道,“小姐,哪个姑娘家家的,头上无任何金饰,这样出门可能会被其他小姐取笑。”

以青青的审美并不觉得不妥,于是安慰翠萍到,“翠萍这你就不懂,这金色,实则是最难搭配的颜色。白、蓝、绿这种普通的色泽都和金色不搭,金色本身倒是互搭,但满头都堆满金饰,却显笨重,与其如此,还不如不戴。”

总之,青青就是不同意戴那么多钗饰,重得要死,走路都不稳,而且这样打扮出不算出挑,也不算惹人眼。

翠萍拗不过她,只好随她如此着装了事。

头饰免了,但项圈、手镯和腰间配饰翠萍可不容许再出什么岔子,那是一样也不肯少。

一切装饰停当,翠萍这才收手,眼看辰时将到,翠萍就嘱咐了青青几句,因为当年皇恩浩荡,翠萍被余妃特别恩准也入了宫里侍候青青,受到余妃宫中翠烟长史官的亲自教导,因与翠烟长史官名讳相冲,在宫里名唤萍儿,也与朝云公主朝夕相处,所以颇有见识。余青青点点头,早知翠萍的这些见识肯定是日积月累起来的,没想到还在宫里受到特别的教导,原来翠萍没说,她也不知道,今日提起,颇为感慨,怪不得翠萍行为做事如此大气、有头脑,原来经这么多高人指点,不容易啊。

感慨过后,辞别余夫人,带着翠萍、翠柳并几个小丫头还有两个婆子离开余府,前往公主府而去。

因青青非主客,不能走南门进出,特意开了一个西边的偏门供这些世家小姐出入,当青青下了马车,被宫女引到一处偏殿等候时,青青在这里遇到了冯圆圆。

本来青青还想欣赏公主府的高门大宅的气势,根本没这机会,一切通往要去地方通道两边全是帷帐蒙着,公主府到底什么样,余青青是身在此山中,不知云归处。

青青进了偏阁看到冯圆圆,只见她今日

一看是青青,喜不自胜,立刻上前迎接,并把随行的另一位史小姐介绍给青青认识,说她是蓟北史大将军家的二小姐,三位小姐一一都见过礼。

见完礼后,冯圆圆就快人快语撇嘴道,“姐姐前些日子相邀余家姐妹们过府一叙,怎么也没给吾递个帖子来,好让妹妹也去凑凑热闹。“

青青抱歉地笑笑道,“临时起意得,所以只邀了余家自个的妹子,倘若妹妹想来吾府上,只管来便是,随时姐姐都会相陪。“

冯圆圆点点头笑笑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此日在公主府叙过后,改日便上姐姐家叨扰。”

青青想着也要和这些世家小姐建立一些关系,于是邀请冯圆圆和史小姐定良辰吉日,一起过府玩耍,此事定下后,冯圆圆很是高兴。

此时陆陆续续又来了好几位小姐,自有冯圆圆出面介绍给青青一一认识,有徐国公、薛国公此一等侯爵家的小姐,也有首辅、大司马、尚书家的千金,总之公主的这次宴会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请了,青青随着冯圆圆的介绍一一和里面的大部分千金小姐都见了礼,对冯圆圆暗自佩服,一是佩服她人面之广,二是佩服她小小年纪谙识此道,假以时日也定是一位女中豪杰。

此处恐怕就属青青的身份最为低微,但是贵为余贵妃的亲侄女,长公主的嫡亲表妹和未来的西南王妃,这几重重要身份的加持,没人轻看青青,不仅不轻看,大家都对这位据说死生复生的余家小姐充满好奇心。其实有好几名小姐今日此行关注的对象就是青青。

为了方便这些世家小姐席地而座,整个偏厅都铺着一层厚厚地棉麻偏织的软垫,垫子上铺着锦缎非常华美,四周放着胡床,上面有小桌子,有各色点心、瓜果。

自有翠萍这种丫头过来服侍换上软鞋,方便席地而坐。

等各个世家小姐各找位置坐好,朝云公主才派宫女来宣布她的口谕,备上笔墨纸砚,请各位小姐即兴创作一首应景之诗。

听完此,有人面露喜色,有人则神情郁郁,青青看出来不是谁都擅长这个,还好,她自从被下帖这种事情都找二哥代写中醒悟过来,觉得既然来到古代,别在偷懒,再加上最近预感到要来公主府做客,所早早得偷偷和翠萍准备过多次,包括书法和诗词,勤学苦练颇有点成果,今日正好用上。

于是也洋洋洒洒把在家准备好的,自己东拼西凑的一首词,写了上去。

拂晓嘤嘤赴仙桃,旌旗日暖月寒逃,九天瑶池万户开,春阳一曲繁花闹。青青当时在家写好,也拿给翠萍看了,但她虽认得几个字,但是在诗词方面造诣着实不行,也看不出所以然来。

青青写得很快,写完后也不急着交卷,环视了一下周围,旁边坐着的冯圆圆可能年纪小的原因,而且从小学着哥哥舞枪弄棒,对写诗不在行,也没什么准备,一直再和青青眨眼示意让她帮忙。

青青看了看她有些无奈地心想,明知道要来赴会,这诗词歌赋怎么不准备一下,好应付应付。

哪知冯圆圆好象看穿了她的心思,低声和她抱怨着,“公主本无做诗的雅趣,今日真奇了,一上来就让人做诗,好生为难。”

然后又对青青哀求似得说道,“好姐姐,赏我一首吧。”

青青无法,所谓狡兔三窟,除了刚才那首,青青当然还准备几首备选的诗,于是只有把自己的这首让给冯圆圆,另外再写一首准备好的。

花团锦簇弱柳垂,懒起姣娥画迟眉。绣罗儒衣双飞舞,瑶池美酒醉人飞。

青青暗自想着,还行自己思量在三,准备好几首,要不然还应付不了这场面。

这场比试时间相当的长,结束后,公主派人过来回话,赏了几位小姐,其中就有冯圆圆,让冯圆圆自惭形秽,对青青更加敬佩。

这哪是赴会,完全变象世家小姐才艺大比拼。第一轮刚过,第二轮就开始,比琴艺,这个青青和冯圆圆都没参加,着实不擅长。

因此公主要听琴艺,众世家小姐被宫女簇拥着,引领着进入公主正式会客的华和殿,此殿之气势甚似磅礴,青青虽然没进过宫,但参观过故宫,看了看这个殿的行制和规模,扫了一眼斗拱和檐壁就知,修建此殿肯定花费很多心血,可见当今圣上对朝云公主的宠爱。

公主遥遥坐在上位,放下珍珠帘子,垂首不语。青青远远望去她旁边还坐着一人,心想可能就是公主此次邀请的异国公主。

众人按照礼仪对公主行了国礼,也对异国公主行了城邦礼,公主这才给众人都赐了座。

刚坐好,只见公主开口竟然说道,“翰林院修纂余大人家的小姐可否在此,请上前一步来说话。“

真是害怕什么来什么,青青想着,公主表姐你就不能放过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把我一个人独自拎出来,哎,不由自主的微微叹了口气。

但下面众人一听到公主喊青青的名字,不由得都是一阵艳羡之色。

青青起身上前一步,给公主行了礼,参拜完毕。

公主点头对旁边的宫女低声耳语几句,宫女代公主说道,“汝方才做的诗,虽然没得赏赐,但诗中最后一个飞字用得极妙,为此一字,公主特意赏赐龙凤金镯一幅、玉如意两支、玉步摇两支、玛瑙手镯两个、朱雀香炉一个,并文房四宝四套。”

此番赏赐令在场的许多小姐羡慕不已,青青又再谢公主恩赏。

[/size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4425646  
精华
帖子
175 
财富
3450  
积分
920  
在线时间
1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20 
最后登录
2018-4-26 
第三十三章  公主相邀

做完诗,又吃了些点心,那些世家小姐开始准备弹琴。

弹琴之时,公主相邀府上舞姬前来助兴。

那些少数不比才艺得,又被打发到另一处坐着休息。经过刚才一轮的比试,大部分宫女都去服侍公主、贵客和其他世家小姐,此处反而人少,变得随意起来。

每人身边都放着一个小案几,放着自行可取的点心,各人想吃都在自己的案几处拿取,公主想得甚是周到。

因青青今天有些肠胃不适,刚才已经和冯圆圆吃过一轮东西,根本不饿,所以没有胃口,把点心都赏给了随身服侍的两个丫头翠萍和翠柳。

翠萍在宫中深得长史官教诲,这种场合她是一日都不进食、不吃茶得,翠柳则有些饥饿难耐,拿了一块青青赏赐给她的桂花糕小食两口,青青说那种玫瑰糕味道很好,又拿了一块玫瑰糕给她吃过,自己却无半分食欲。

过了很久,也不见有人来,只见宫女说要传膳,说完一排排宫女进来,一些率先表演完的世家小姐也被簇拥着进来,一排排坐好,又有宫女鱼贯而入,拿着精致的食盒,慢慢沿着案几分发碗碟和食物,因为世家小姐众多,每两人自行组合共用一个案几,上面摆着精美的各色食物。

冯圆圆还是小孩子饿得快,净手潄茶后,向众小姐说了祝酒词,就开始吃东西,青青则拿着筷子夹了一点桂花鱼糕,和一些荷叶藕饭,并一点葱油鸡丝吃了起来。

还是没味口,勉强吃了两口。

冯圆圆关心得问道,“姐姐莫不是病了,不甚有胃口的样子。”

说实话虽然公主府提供的餐食不错,但是用食盒装这么多人的量,早已冷掉,怕是许多菜是早已准备好的,所以青青只有客气得说道,“吾嫌菜食有些寒凉,所以吃得少些。”

冯圆圆点点头应道,“也是,姐姐大病初愈,还是注意些比较好,忌生冷寒凉之物。”

大家用过午膳,公主传来口谕说是异国公主来了兴致也想和大家比试一番,问谁有兴趣愿意出来应战,公主想和大家比射箭。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言语,都知此事关系到国家荣耀的事,不敢轻易出来应战。公主深知众世家小姐思虑之心,又传口谕道,“只是切磋,不论输赢。”

还是无人出头应战,此时公主又传来口谕,居然点兵点将到余青青头上,让她第一个去应战,一时间众人都面面相觑。

因为余青青身为文官之女,给大家的形象重来都是擅于诗文,长于乐理,喜欢丹青之术的雅趣,无人听说余青青还会射箭。

如果论射箭之术的话,那冯圆圆都比余青青合适。可是余青青身为公主的嫡亲表妹,又进宫做过公主伴读,无论从身份上还是亲密程度上说,公主挑选青青都是无可指摘的。

大家想也许公主想用青青抛砖引玉、投石问路一番。

只有冯圆圆暗自欣喜到,公主果然不会用错人,那日玩投壶之时,青青的技法她是见识过得,青青姐才称得上真正的女中豪杰。

众人被宫女引领着来到后花园,那里场地都以布置妥当,靶子也被支了起来,整个靶场都安排完毕,只等余家小姐和异国公主更衣前来。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只见青青和公主一身戎装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飒爽英姿中尤如两位将上战场的女将军。

青青向公主遥遥行礼,又向异国公主行了礼,两位在宫女的陪同下来到靶场比试。

青青先试了几箭,都不如意,连耙子的边都碰不到,仿佛不得要领似得。这种射箭还是要掌握箭的抛物线运动规律,但是这角度也太难把握。青青想着,这公主为什么会叫自己射箭,难不成原来的青青就是射箭高手?因为她随女武师学拳脚功夫和冯圆圆玩投壶,都感觉到这幅身躯是受过良好身体训练一样,异常灵活,此时她有了一点自信,一边看着耙心,一边全神贯注、凝神静气,什么都不用想,忽然一箭就射了出去,直中耙心。

全场都全注了起来,有了这一箭,余青青越射越好,等公主说比赛开始时,她几乎是每箭都中耙心,而且箭箭都不差,技术之好,让在场的世家小姐无不拍手称好。

异国公主也不甘落后,开始也是箭箭都中,但是到最后时,也许是后射,心理压力太大,有点发挥失常,最后青青胜出这场比试。

真是暮云初起情满伤,钟楼隐隐清泉凉,菩提树下心剑戟,只见经书不见乡。

当公主换上精致的纱丽衣裙,下摆拽地,窄袖宽带,明显不似中原着装来到青青面前时,用生硬的中原官话向青青问好,眼里略带点一闪即过的锐利,青青也向公主施了国礼和城邦礼,公主也命人还礼,并和同行之人说着异族语言,同行之人用汉语说道,“所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今日的比试,公主认输,希望下次有机会能再与余小姐切磋技艺。公主将依邦国所产弓箭赏赐于小姐,希望小姐能好好用之,不辜负公主的一片心意,和两国千秋万代的共结同盟之情。”

说完青青也叩谢了公主的赏赐。

比箭结束,青青她们又看了几出折子戏,才相继在朝云公主的安排下离开公主府,各自回府。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4425646  
精华
帖子
175 
财富
3450  
积分
920  
在线时间
1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20 
最后登录
2018-4-26 
第三十三章   风波再起




这日晚上,青青晚饭胃口不好,也未吃些东西,翠萍又被叫去夫人处回话,青青喊翠柳过来侍候梳洗、卸妆的事情,刚想叫翠柳过来,只见小丫头前来禀报说,“小姐,快去看看,不知道怎么回事,翠柳直说肚子疼,疼得在地上打滚。”

青青一边召呼小丫头去请翠萍回来,一边命令手底下的婆子说道,“王妈妈,快去,拿我的牌子出去,请上好的郎中过来,越快越好。”

婆子迟疑了一下问道,“此事是否要回禀夫人知晓。”

青青点头答道,“我已让小丫头去回禀了。”

婆子点点头,立马出门去请郎中。

鸦噪松廊,鼠翻经匣,空梁蛇脱,旧巢无燕。天已过申时,郎中还未请到,余夫人已经带着丫头婆子来青青处,一探究竟。

翠柳还躲在床上直打滚,直喊着疼,青青无法,只好自己上前,亲自去给她揉肚子,希望她能好受点,但是刚要上去帮忙,就被余夫人制止道,“青丫头,知你是她主子,疼惜她,可是这再疼惜,也有主仆之分。”

说着命自己的大丫头无风和另一个粗通医理的婆子上前帮忙,又命小厮去请二少爷过来,因为二少爷颇懂点医理。

不一会儿,郎中请来了,余夫人又让青青回避,自己亲自见了郎中。郎中照例询问府上这位丫头今天日常生活,余夫人只好做答道,这位丫头随自家小姐去公主府赴宴。

话毕,郎中就愣住了,手都开始微微发颤起来,他客气的又询问丫头回府又干了哪些事情,翠萍过来一一做答,此时郎中过来搭脉,又看了看仔细端详了翠柳的舌胎,说不出,所以然来,不住得摇摇头说道,“此事蹊跷,看脉象并不紊乱,细细端详舌胎,也瞧不出大的毛病。”

郎中又仔细询问翠柳哪里疼,又请翠萍帮忙去按翠柳的疼痛处,按后有了主意,给翠柳开了方子,就此别过,余夫人不仅付了诊金,谢过郎中,还就此多打点一二,这才安排丫头把翠柳挪至东厢房,好让小丫头们帮忙照顾她。

这一夜青青总是睡得不踏实,半夜起床点了灯,说是让翠萍跟自己去看看翠柳,翠萍无法只得唤侍候的贴身丫头们起来服侍主子,,“和青青刚忙着更衣要去看翠柳,就听东厢房传来丫头的尖叫声和哭声,青青更是紧张得到了舌根,好象是自己得了一场大病,面临生死一样。

一个丫头踉踉跄跄地跑来禀报说,“小姐,大事不好, 翠柳怕是不行了。“

青青不信似得盯着丫头看了两眼,慌得也不知道说什么,拽着翠萍要去东厢房看个究竟。翠萍拉着她的手,说道,“小姐,使不得,你不能过去。小姐大病初愈,如果此番过去,再被煞气冲撞,着实不妙,奴婢谴人去请老爷太太,小姐且在这里等着稍安勿躁。“

青青哪怕这些东西,不听翠萍言语直往外冲,翠萍吩咐几个力气大的婆子、丫头拉住青青,又吩咐一个伶俐、腿脚快的丫头去找老爷、夫人,自己则冲到翠柳那一探究竟。

青青被婆子和丫环抱着,使不了劲,索性坐在屋子里等着,过了约莫有三柱香的时间,翠萍回来了,眼里噙着泪,目光哀怜中充满痛苦,青青一看翠萍的样子就知道大事不妙,一屁股坐在冰凉,沁着寒凉的地上,不知如何是好。

翠萍慢慢地对青青说道,“老爷太太不让小姐去看翠柳,说是小姐身子单薄,再去看她,恐怕被煞气冲撞。小姐且在这里给翠柳上柱香,烧些纸钱吧,也算翠柳和小姐您主仆一场。”

纵然想到这个结局,但是青青还是忍不住痛哭起来,一个人就样没了,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年轻的花儿还没来得及绽放,就已经凋零,纵然是青青这种活过二世的人,也免不了伤心难过,何止是难过,简直是痛彻心扉。

因为这种死亡也伴随着青青对这个生存空间的一种恐惧,危险好象无时不在,翠柳是怎么死得?她为何而死?翠柳的死和青青有没有关系,如果翠柳不死那么死得会不会是自己?这一连串的问题,青青不敢想。

青青整了整自己的衣服,重新站了起来,看了看翠萍,冷静地说道,“咱们还是去翠柳那看看吧。”

翠萍也依了青青,命人打着灯笼,在前面领着路。刚踏出门,只见老爷、太太和宋阁主迎面走过来,青青看见宋阁主颇有些惊讶,想到南宫静予在长乐观提到藏书阁,心里有隐隐地不安。

余大人吩咐翠萍道,“翠萍,你且带着丫头们去东厢房那帮忙余管家照应着,此地闲杂人等一律不得入内,你下去吧。”

说完打发走所有的人,把宋阁主请入青青旁边的暖阁道,“青青,你且去换身衣服过来见宋阁主。”

青青点点头,回到自己屋内更衣。

更完衣后,过来暖阁向爹娘和宋阁主见过礼,四人坐定,宋阁主依依询问了青青带着翠柳在公主府的整个过程,每一个环节都问得十分详细,包括翠柳和翠萍在那服侍的情况也都一一询问。

宋阁主点点头说道,“青青,汝辛苦了,下去歇息吧。”

说完随着余大人与余夫人起身离去。

余大人并未随余夫人一起回起居之所,而是让宋阁主随自己一起去了书房。

二人在书房里秘谈很久,直到四更天过,宋阁主才起身告辞离开。

宋阁主匆匆回到住处,放飞一只白鸽到天上,一柱香的功夫,有一人就出现在宋阁主面前,对宋阁主躬身行礼道,“义父,不知您召儿子过来所谓何事。”

宋阁主用阴沉地声音说道,“所谓何事,你心里明白。让你保护青青,你做到了吗?”

那少年轻轻点点头,轻松得说道,“当然做到了,义父不是都看到了吗?余小姐毫发无伤得回来。”

“那她身边那个丫头呢?又是怎么回事?”

那少年毫不经意得说道,“一个小丫头,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如果小丫头不死,咱们启不是要打草惊蛇,如果这个小丫死了,那自然就是引蛇出洞,好戏还在后面。”

宋阁主看了看眼前的少年,长叹一声,“话虽如此,可青青是我藏书阁指定的继承大统之人,不可马虎。西南王已经携全家回到京城,可能会在这里颐养天年,世子那里你要给我盯紧了,不要再出半分的纰漏。余府这里,你也要加强防卫,不可松懈。至于别处,你看着办吧。”

话音刚落,来人说了一句是,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连半分影子都寻不见。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