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9 | 浏览:11093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长篇穿越小说《千万别穿越》 桃花朵朵开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4425646  
精华
帖子
176 
财富
3565  
积分
943  
在线时间
14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20 
最后登录
2018-6-1 

第二十五章  管家





话说这余青青回家以后,对自己这具身体非常好奇,每日空闲时,就和翠萍、翠柳她们玩键子,每当丫头们把键子踢得快要接不住时,余青青总能顺利地接住,让她都对现在这个身体相当好奇。

余青青思索着,不对啊,这幅身体原来的小姐应该是养在深闺的大家闺秀,怎么这么灵活,然后她自己有时更衣后,悄悄试试自己的弹跳能力,发现自己能轻而易举地从地上跳到床上,让余青青对她这个身体更是感到困惑和无解。

想着她家那个池子水并不深,而且自己身手敏捷,跟那些弱不禁风的大家闺秀有很大的区别,为什么会轻而易举地失足落水呢?

因为这段时间自家大嫂在与大哥怄气,又有点恼余夫人过去这么多天,也没对此事有一个公正的说法,于是称病在床,不大管理余府的大小事物。而二嫂子又是武将出身的闺女,舞枪弄棒还可以,让她管理家务,也是颇为头疼,于是余夫人叫来青青,每日跟她同进同出,协理府上的大小事宜。

这日暑气日盛,柳树枝因这烈阳的暴晒把枝条压得更低,也听不见小鸟叽叽喳喳的叫声。余青青正在房里坐着烦闷,有翠柳来报说:“小姐,夫人有请。”

于是余青青知道自己又要去做这种头疼的管理家务的事情,于是伸伸舌头说道,“今日太热,暑气日盛,让碧玉她们提前给我预备着,从夫人那回来我要沐浴。”

余青青实在受不了,这么热的天气,主要还不是天气热,是穿得衣服再怎么清凉都厚,因为就是着单衣,里面的一层也不能直接穿单薄的纱丽或绸服,还是要加衣服,很热。

余青青带着翠萍、翠柳两个大丫头,并几个小丫头,前后簇拥着来到余夫人处,余青青给余夫人请过安,余夫人命她坐好说道,“今日,天气甚热,吾且随为娘去前阁的小花厅坐着,自有人向你禀报差事,你只管处理便是。”

于是领着余青青来到小花厅里,余青青站着,余夫人坐在花厅的石登上,等着各个岗位的人来向她们汇报府里的工作。

先是管理厨房的婆子来报说,由于天热,外头行市的禽蛋价格涨幅很大,问小姐该怎么办?是少采买禽蛋,多买蔬菜、瓜果之类的平衡日常所需,还是正常采买,多加银两。

余青青想了想问道,“往年夏日怎么办的?今年依旧例即可。”

那婆子回话说道,“去年的夏日未曾这么炎热,这鸡子、鸡蛋的银价稍微略涨,但今年夏至刚过,这暑气就来了,所以今年的银价不比去年。”

余青青点点头又问道,“最近府中可有宴客之需?”

那婆子想了想,答道,“不曾。”

余青青想了想说道,“虎哥和爱姐那的份例不能减,毕竟小孩子在长身体的时候,两位嫂子那也不能减,尤其是大嫂子,她最近身子不爽利,应多给她添一份才是,我的、夫人和老爷的份例减些去,多给我们准备点菜蔬、瓜果等清淡的食物,少一些晕食即可。银两不必多加,你先照我所说的行,如果有出入,再来回话。“

那婆子应了,点点头就下去。

第二个来回事的人,让余青青很意外,居然是管理后勤的,也说是天热,早上来拉粪桶粪便的也要大幅度涨价,来问余青青该怎么办?

余青青哪懂这个,看了看余夫人,余夫人听闻婆子的话脸色一沉忙应道,“王妈妈,吾看你是老糊涂了,青青还是未出阁的小姐,这些俗事她也管得?此等事情应该直接去问大少奶奶便是。”

那婆子颇有些为难,正犹豫要行礼退走的时候,余青青站那,向那婆子示意了一下问道:“咱府上管苗圃、花草的妈妈是哪一位?“

又有一个婆子过来行礼道,“回小姐的话,是老婆子在管。”

余青青点点头对婆子说道,“且等各位妈妈回完话,麻烦范妈妈和王妈妈一同留下来,吾有事问二位。”

说完点点头,又朝她们摆摆手,示意她们先站在一边。然后所有的人一个接一个回话,有要求计划做冬天衣服的,有来问请戏班子来唱堂戏的,有来问侍候小少爷的奶妈如今工作如何安排,如何打发的。总之林林总总,很是琐碎,开始青青还有一点不耐烦,最后越听越有趣,想想这不就是古人的日常生活吗?听起来,即陌生又熟悉,让人有点想有猎奇的欲望。

最后青青把各个婆子都打发了,余夫人乏了,也离开花厅回去休息,只留了王妈妈和那个管苗圃、花草的范妈妈,并叫来花匠,和木工师傅,由于花匠和木工师傅是男子,余青青又垂帘说了很久。

余青青自从去二叔家逛了一圈,想到古代是农业社会,要想日后挣点钱,还是在这农业上打主意,首先就想到盖化粪池的想法,拿自家的花园当实验田,来种植一些名花、盆景和高附加值的瓜果等。苦于没有机会,所以想法一直搁潜,今日听这王妈妈自己送上门来这个机会,哪能不抓住,于是把相关人等都叫来这个小花厅来开小会。

青青的想法就是想在自家的偏僻角落,盖个小规模的化粪池,来处理回收粪便。于是青青又顾不得理数,打发走了婆子们,和木工师傅一起商量很久。怎么造这个化粪池,上面全密封,下面走火道,用火来高温发酵粪便,产生的氨气,弄一个排气管把它引到外面,可以利用,并且用自己自创的硬笔,画了好几稿的图纸。

木工师傅看了图纸,不置可否,说是自己才疏学浅,不太明白小姐的意思。青青点点头让他回去仔细想想。

这里余青青正在处理家里的事情,余夫人则回内堂休息,这时候有丫头来报,余大人回府,余夫人点点头,也站立起来,旁边的大丫头帮她理了理衣服,等着余大人进来。

余大人进了里间,便有大丫头过来放好屏风,侍候余大人更衣,净手,然后坐立在凉席之上说道,“夫人今日辛苦了。”

余夫人在旁抿了一口茶水,笑说,“吾把管家的事都交给了青青,也乐得个清闲。”

余大人听完此话,眉头微皱问道,“青青,汝当真放心交给她。”

余夫人笑笑说,“如何不放心,横数从吾肚子出来的,两个老儿子,就得这么个丫头,让吾如何不疼她,吾瞧她比以前伶俐许多。”

余大人笑了笑,看了余夫人一眼,又看了看周围的丫头,说道,“尔等都先下去吧。”

众丫头们点头,行了礼,退了出去。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514 
财富
13050  
积分
3933  
在线时间
2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8-6-20 
房子好久不来了啊~~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4425646  
精华
帖子
176 
财富
3565  
积分
943  
在线时间
14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20 
最后登录
2018-6-1 
第二十六章  婚变

余大人已经换了朝服,一身青紫色的玉罗纱袍子,腰系玉带,一双温和的眼睛看了看手里的茶杯,这才低声说道,“夫人,咱们跟西南王府不结亲了。”

余夫人听闻此,不知是喜还是忧,竟然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余大人见她如此,继续说道,“那日青青从长乐观回来,可说了些什么没有。”

余夫人摇摇头说,“此事,吾不敢问她。观主独留她和世子在观中,此等隐秘晦涩之事,自是不问为好。”

余大人点点头,继续说道,“那日,圣上在上书房独自召见于吾,为夫就知圣上此番召见与世子和青青之事脱不了干系。圣上只字未提婚事,只是和为夫讨论吴涯子的蜀中山水图,说他毕生向往去蜀中看看,顺长江飘流而下,感受黄鹤楼的壮观宏伟,终被琐事所羁绊,不能成行。”

圣上还说道,“爱卿是安安的兄长,又兢兢业业在翰林院编修,可曾想念家乡的山水和那里的一草一木,怕是心早就飞回蜀中去了。”

吾回道,“臣虽为娘娘的兄长,出于蜀中、长于蜀中,但是臣的心念的是圣上之恩,圣上对余家的恩泽,对百姓的恩泽,这朗朗乾坤,无一处不如日初之朝阳,欣欣向荣,这是盛世之景。人人都说吴涯子善山水,而疏于人物,其实不然,那是世人对涯子的误解。他的另一幅丹青之作,赛江南,画得就是臣的家乡,那里,在涯子画中塞外风城竟有如小江南一般的景致,小桥流水,亭台楼阁,不仅如此,那画上的贩夫走卒神情虽各不相同,但那眼中修养生息,臣就是看了吴涯子的那幅赛江南才真正明白,圣上多年对万民的体恤,如果不是这般,在吾的家乡,怎能看到这样的风景。”

余大人说道这里顿了顿,望向远方说道,“圣上那日无缘无故招见于吾,与吾谈论蜀中山水,吾就知青青和世子的婚事有变。”

果然今日退朝后,冷大人就找老夫商议退婚一事,因为连庚贴都没换,所以只办了一个文书就草草了事。

余夫人没想到这婚来得容易,退得也这般容易,低头叹气道,“吾家好端端的女儿,养在深闺,碍了谁的眼,为何得到这般羞辱,他们是皇亲贵胄,想怎样就怎样,平白让吾家蒙此无故之事,实在是,意难平。日后青青有此名声,还怎么与他人结亲。”

余大人看了看夫人说道,“意难平,也要平。皇恩浩荡,圣上已经说服世子退亲,对于余家来说已是莫大的恩典。”

“可是”,余夫人还想说什么,余大人向她使了个眼色,不让她再抱怨此事,转而问道,“近日,青青可是过得安稳些。”

余夫人点点头,颇为称赞的答道,“她聪慧过人,前些日子是大病初愈,自然身子不济,脑子也糊涂些,自长乐观归来,就颇有以前之风,假以时日,定当能恢复自如。”

余大人点点头,看着余夫人欲言又止问道,“淑萍,汝想念蜀中吗?”

余夫人很自然的摇摇头说,“当年吾在江南,听说要嫁去蜀地,抱着娘亲、自家姐妹痛哭一场,蜀地再好,自是比不上江南的薰风燕乳、画船听雨,梅子熟时闲倚小窗阁,和姐妹们一起听戏、游舫、踏春来得痛快。”

余夫人想到江南,仿佛回到无忧无虑的儿时美好时光,那泛舟而行、踏青采莲的少女生活,坐在自家的阁楼之上就能看到,那唱着船歌,来回摇撸的卖货郎,仿佛记忆就在昨天。

余夫人双眼含泪,余大人看到这里低头叹息道,“淑萍,终是吾负了你,嫁予吾让你受苦了。”

余夫人摇摇头说,“余郎,嫁予汝是妾心甘情愿的,大人也是妾心之所爱。当年,妾身虽不舍爹娘把吾嫁到蜀地,可吾知道爹娘的好,这夫婿是他们精挑细选的,他们对得起这个女儿,妾身感激爹娘当年的安排。”

余大人看了一眼余夫人说道,“所以,淑萍也要效仿岳丈,为青青安排一门可心的婚事。”

余夫人点点头,算是默认。

余大人看着,他双拳紧握,再次问道,“若吾说,想把青青送回蜀中,不知夫人意下如何?”

余夫人倒吸一口冷气问道,“为何要把孩子送回去,尤其她还是个女儿家。那里除了远房族人,再无亲近之人,青青为何要回去?蜀中千里迢迢,行走艰难,来往京城不便,况且那里不是毗邻西南王封地吗?既然这门婚事都已散了,为何要让青青独自回蜀中?“

余大人不知如何回复夫人,两人静坐,默默无言。

最后余大人终是说道,“这一切都是圣上和娘娘的意思,望夫人明白。”

说完不敢看余夫人那双锐利的眼眸,低头说道,“这些时日,多给女儿备些衣物,添置些东西,那里冬季湿冷寒凉,屋舍也简陋些比不上京城。”

余夫人还不死心,继续问道,“那青青的婚事呢?怎么办?为什么她不可以去江南舅父家避一避,非要回蜀中?”

“往后汝就当没这个女儿,青青生老病死与父母无关,生她一场,父母缘分已尽。”话已及此,再无他言。

余夫人只是呆呆地坐在胡床之上,双眼含泪,仿佛不相信似得望着远方,一切都那么静,静得她仿佛要忘掉整个世界。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514 
财富
13050  
积分
3933  
在线时间
253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8-6-20 
终于知道原来是大象了。。。。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4425646  
精华
帖子
176 
财富
3565  
积分
943  
在线时间
14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20 
最后登录
2018-6-1 
是啊,怪以前交流太少,以后多多交流!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8104822  
精华
帖子
505 
财富
4389  
积分
1233  
在线时间
2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6-16 
最后登录
2018-6-20 
为什么女主醒来是喊打110哈哈哈,不应该是120吗,写得还不错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4425646  
精华
帖子
176 
财富
3565  
积分
943  
在线时间
14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20 
最后登录
2018-6-1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4425646  
精华
帖子
176 
财富
3565  
积分
943  
在线时间
14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20 
最后登录
2018-6-1 
第二十七章  初见二哥





这日青青正在家里刺绣,弄着玩,翠萍摘了点院子里的开得正好的花摆在一个蓝色的碎花窄口花瓶中,对青青说道,“小姐你看这花,开得真漂亮,奴婢看着好,就摘了几枝回来插瓶子。”

青青点头应着,说道,“看着是漂亮,翠萍你有心了。”

然后想到二叔家的那个小花园,继续说道,“那日在二叔的院子里见过的花都极美,吾家的花就及不上二叔家的。”

翠萍笑了笑说,“姑娘有所不知,咱们家自然是不及二叔家的。二叔家的点心铺子和花圃园子是出了名的,他家就靠此营生,在京城郊外有专门的农庄,种植花草和苗圃,现在生意越做越好,京城的达官显贵们家里的花草、苗圃好多都来自二叔家的庄子。”

余青青心想怪不得二叔家的奇花异草那么多,敢情就做这个生意的,看他们吃穿用度,生活得不错,原来还有这样的营生。果然跟自己想盖化粪池的想法不谋而合,看来行行出状元,把这门手艺学好了也能挣钱。

余青青想到这里,又问翠萍道,“这夏日烦闷,时间难打发,那日在二叔府上的见着四妹妹,觉得投缘,能否请她来咱们府上叙一叙。”

翠萍答道,“这也不是难事,夫人一向疼爱小姐,小姐要邀请其他姐妹来府上做客,夫人自是欣喜的。只是独请四小姐一人,怕是不妥,二小姐是嫡出,也是相仿年纪,不如请二小姐、三小姐并四小姐一起过来可好。”

余青青点点头,说道,“请她们一同过来,这也是极好的事,可是我的字难看极了,这帖子要怎么下才好!”

翠萍也有些为难,她们这些丫头都是不识字,有些婆子虽识字,但写出字也不好,而且嘴碎,如果让她们弄了这差事,不办砸就是好的,左思右想都无合适之人,于是翠萍为难地说道,“小姐不如去求求二少爷吧,二少爷平时最是护着小姐,小姐去求二少爷准没错。”

余青青是个行动派,自己回来还没机会见着这位玉树临风的二哥,对他十分好奇,今日经翠萍这么一说,也有点想见这位哥哥,于是问翠萍道,“二哥平日跟我关系好吗?怎么不见他来看我。”

“姑娘有所不知,是夫人不许二少爷过来看您,说您大病初愈,要多静养才是,二少爷与小姐一同长大,自是比大少爷更为亲近,最近就托二奶奶的大丫头来问过几次话,问什么时候可以来看小姐。”

余青青心里咱叹道,果然余夫人对她极为上心,二哥与原来的余青青最为亲近,怕是她刚起死回身,露出破绽让她二哥起疑心。余夫人能为她考虑的,都考虑到了。

余青青转念一想,又继续问翠萍道,“为何现在许二少爷来看我。”

“姑娘有所不知,大少爷和大少奶奶这一闹,怕是一时半回,夫人是不会让大少爷再去江南的,所以二少爷怕是要起呈先回江南,而且可能还要带上二少奶奶和爱姐,这一走没个一年半载回不来了。”

余青青想想,果然自己消息闭塞,什么都不知道,如果翠萍不说,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家现在的情况,然后点点头对翠萍说道,“翠萍,那你亲自去二奶奶那传个话吧,说我想见见二哥哥。”

翠萍点头应着,放下手中的活计,给香台添了点香料,应声离去。

翠萍前脚去给青青传话,后脚二少奶奶的大丫头雪莲就来请青青过去,说是翠萍已经在那里候着,二少爷今日恰巧有空,在自家院子的东厢阁等着青青过去。

青青应着,翠柳又过来帮她更衣,服侍她,一切收拾停当之后,就往二嫂的园子行去。青青也不是第一次来二嫂的院落,有雪莲在前面引路,翠柳并几个小丫头跟着,青青慢慢悠悠地一路走着,来到二嫂所在的东边。笛声似有似无从里面传出来,时而快乐时而哀戚,时而尖细高亢时而平缓低沉,青青虽不懂音律,但仔细听着这曲子,倒是觉得不象大夏天时本来应该是热情似火吃着西瓜喝着冰镇啤酒心情,反倒象过着冬天清冷之中向往着暖阳。总之有点怪怪得。

青青没多想,丫环挑着帘子往里面通报,翠萍已经在二少奶奶处侯着,见着青青来,伸手来扶青青,把她请进了里屋。

二少奶奶见着青青过来,忙唤雪莲去请二少爷过来见礼,雪莲过来回禀道,“奴婢来回奶奶的话,二少爷请姑娘过去他书房见礼。”

二少奶奶点点头,笑着对青青说道,“你二哥就是这样,一股子酸气,自家妹妹来了在哪见礼都是如意的,既然你二哥要姑娘去书房,你且跟着雪莲她们过去。”

说完又命人打了帘子,由翠萍、雪莲侍候着来到书房,还未进去,就有小厮朝里通报,便有书童过来迎接青青她们。

雪莲帮青青打了帘子,把青青让进了书房。书房里很安静,满屋的墨香飘散不去,里面陈设简单,满屋都是书架子,陈列着书,旁边还有一个做工精美的柜子不知里面放着什么,一张案几,一张小方桌,还有一幅精美的屏风,就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

青青一进去就对上她二哥那双笑眼盈盈的眼睛,看着她,眼里含着笑,轻轻地说了一声:“妹妹来啦!”

青青看了看他二哥身着一件白色素面绸袍,一双灵动的凤眼望向青青,那眼波流转间,就自成风流。果然是美男子一名,她思考着从穿越到现在看到的为数不多的男子,她二哥算是最帅的那一个,思及此,听二哥唤她,忙用这的言语见礼道,“妹妹来给二哥请安。”

“身体可好些。”

青青点点头说道,“好多了。”

二哥点点头,让她坐下,命人沏茶,端来果盘、小食,摆在面前,只见他把自己的长袖微微甩了一下,用茶盖弹了弹茶碗,青青看着她二哥这一气呵成的动作,心想果然不仅人长得美,连动作都如此优雅,难怪把她二嫂迷得对自己的夫君死心踏地的。

青青也和二哥示意了一下,端起一杯茶泯了一小口说道,“妹妹刚在屋外听到这里传来笛声,可是二哥的雅兴。”

二哥点点头笑道,“无事便吹奏一曲罢了。”

青青点点头,再无其余的话,她二哥确问她道,“妹妹此番前来,可觉为兄这笛音可有些许长进之处?”

青青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哥哥也知,青青大病一场,什么都不记得,也什么都不会,品不出这其中的味道,只是觉得哥哥这笛声?”

说到此青青有些顾虑,不知该往下说吗?他二哥急切地问道,“笛声如何?“

“倒不象什么应景的曲子,而是有种乌衣巷里愁烦之气。“

青青的二哥叹了口气说道,”虽然妹妹大病一场,娘亲总说妹妹不似从前,但妹妹还是我的妹妹。“

其实青青也是乱猜的,听这曲子就不是欢快的调子,再结合南宫静予在长乐观告诉她关于二哥的事,她就猜她二哥有心事,当然这心事还不能与嫂子交流。今日一见他二哥,就感觉他二哥的气质和二嫂有点大相径庭,看他书房摆设,就感觉两人好象兴趣爱好都不太相同。

青青从翠萍那里打听到她二哥喜欢画画,于是转移话题投其所好问道,”二哥哥,近日可有什么丹青之作,拿来与我品鉴一番如何?“

二哥一听此问,立刻来了精神,眼睛发亮说道,“近日虽无丹青之作,但我得到一幅吴涯子真迹,想与妹妹一同品鉴之。”

于是二哥命书童去取这幅图,余青青心想这可真奇了,这吴涯子是什么人?每个人都想拥有他的画作,前一阵子,她被自己的古代爹招唤去书房,就看到她爹拿着一幅画在欣赏,还兴奋地给她讲解半天这画怎么好、怎么好,就是这个画家的画,果然古代人的附庸风雅也是追流行啊,这跟现代人买名牌包心态一样一样的。

这幅画尺寸不算大,很小,书童取来后,展开摆在案几之上,供两人鉴赏。本来青青也没想到这画好与不好,看着真得不错,不管从构图还是到细节都勾勒有条不紊、丝丝不乱、清楚明了,只是那日她爹给她仔细科普吴涯子的画曾说过,世人对吴涯子有误解,只觉他擅画山水,其实他的人物画更是栩栩如生,包括人物的神情、衣着、头发、动作都一丝不苟。特别擅长画山水中的人物,近物写实,远物有一种朦胧中的动态美,而且她爹还指着远处的那几个人物给青青看,告诉她这些人物画得怎么好、怎么好,好在哪里,青青都一一记下。

当青青再看这幅画时就没这种感觉,画中近处的人物倒还写实,只是这远处的人物就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模糊感,根本感受不到人物的细致,青青又仔细观察了一下这山水中远处的人物,比较她爹那幅画中各个人物的特点,仔细比较、仔细回忆,最后同情地看了一眼她二哥,心想到,“坏了,他二哥八成买到赝品了。”

哪知就那么一眼,她二哥就敏锐地查觉出青青的眼神异样,急切地问道,“妹妹,此画可有什么不妥之处?”

青青沉默半天,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人生就是这么巧,本来青青也是啥也不懂,就是去她古代爹的书房呆了半天就得了些品鉴知识就用到这幅画上了,看过真迹,再看假的,就是感觉不一样啊。

青青都不知如何措词表达这幅画是赝品的心情,只是又同情地看了她二哥一眼,这会儿他二哥也不顾什么礼数,拽了拽青青的袖子,更加急切地问道,“妹妹只管说便罢。”

青青只有低声说道,“此画好是好,只是略有瑕疵。“

“此话怎讲?”

“这画中风景虽绮丽,着墨精致,但这所画人物却不象涯子之作,粗糙了些。“于是青青又指出画中远处人物此处细节给他看,觉得他们都是表情模糊,非常相似,不似传说中涯子画作的精致感。

反正余青青乱编一气,说得天花乱坠,最后她二哥长叹一口气,悔恨地说道,“明日就是四殿下的观兰会,吾本想拿此作品供人鉴赏和他们比得一比,扬眉吐气一番,可是经妹妹这么一说,罢了罢了,不去称病便是。”

余青青听到这里明白了,原来她二哥原本要带这幅画出去和狐朋狗友显摆一下,可是画是假的,显摆的结果要变成被别人取笑了。余青青想到她古代爹那不是有一幅真迹吗?兴许能借给二哥一用,但转念又想她爹也是爱画如命的人,自己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好,于是出主意道,“二哥也可拿此画去明日的观兰会,让众人品赏一下,不说是赝品,只是事先告之主人知晓,当作一次测试如何?再说妹妹说得也不一定对,是不是真迹真不好说,刚好明日有这个机会让大家都品品,听听众人的意见,不知二哥意下如何?”

她二哥听完青青的意见,点点头,转头吩咐人把画仔细收好,以备他用。然后青青才告诉他二哥今日的来访的目的,原来是请他二哥写帖子,自己要邀请余二叔家的姐妹来家里玩,他二哥体贴地说道,“此等小事,好说、好说,也是难为你想到二哥。娘亲不许府里的丫环读书识字,怕坏了规矩,只许了几个管帐婆子认得些字,应付日常所需之事。你这一病,府里竟找不到一个写帖子的丫头,真是难为于你。”

二哥想了想又说道,“此次的帖子,我帮你写了。如若下次还有此事,我不在此,你可直接去找书霆,他原是吾的书童,家生奴,会识些字,写得尚能看罢了,用他时,只需让翠萍帮你唤他便是。”

青青点点头,感谢他二哥想得周全。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0858745  
精华
帖子
418 
财富
3401  
积分
688  
在线时间
24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20 
最后登录
2018-5-31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4425646  
精华
帖子
176 
财富
3565  
积分
943  
在线时间
14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20 
最后登录
2018-6-1 
谢谢你的支持!现在更新较慢,以后存货较多时,会更新快一点,精彩还在后面!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