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76 | 浏览:15486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长篇穿越小说《千万别穿越》 桃花朵朵开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425646  
精华
帖子
109 
财富
4014  
积分
1032  
在线时间
1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20 
最后登录
2018-9-13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425646  
精华
帖子
109 
财富
4014  
积分
1032  
在线时间
1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20 
最后登录
2018-9-13 
他们后面还有新的故事和发展,京城往事只是第一卷书
第二卷书会有点出人意料
第三卷书会把整个故事的里面的东西慢慢展开。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425646  
精华
帖子
109 
财富
4014  
积分
1032  
在线时间
1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20 
最后登录
2018-9-13 
他们后面还有新的故事和发展,京城往事只是第一卷书
第二卷书会有点出人意料
第三卷书会把整个故事的里面的东西慢慢展开。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96112  
精华
帖子
362 
财富
3273  
积分
652  
在线时间
40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8-9-18 
入坑了,认真从头看到尾,感觉被吸引了,希望更新得快一些哈。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425646  
精华
帖子
109 
财富
4014  
积分
1032  
在线时间
1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20 
最后登录
2018-9-13 
先别入坑,现在手里存货还不够多,等以后每天能更一章的时候,我会通知大家的!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425646  
精华
帖子
109 
财富
4014  
积分
1032  
在线时间
1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20 
最后登录
2018-9-13 
本帖最后由 东拉西扯盖房子 于 2018-2-22 11:54 编辑

话说这余青青回来已有段时间,吃得好,睡得好,一切照旧。只是她那个绣嫁衣的事情,她娘再也没有提起,而余青青更是被娘亲禁足,以前还能在府里随便到处逛逛,现在即使在这小小的余府,到处走走都要被几个服侍的丫头们紧张地随身跟着,看她们整天小心翼翼的样子,余青青不知有多么心烦。

今早,余青青起得早,吃了早膳,便在房里拿出古代的画本看了看,一是这书上的繁体字认起来艰涩,二是画本本身的故事就是才子佳人,也不吸引余青青,看了一会儿,余青青便乏了,起身对翠萍、翠柳说道,自己想去给余夫人请安,顺便走动走动,消消食,要不每天都把自己关在家里太烦闷了。

翠萍带了几个小丫环,前后簇拥来给余夫人请安。刚来到余夫人处,青青请了安随余夫人在胡床上坐定,便有大丫环来报,说大少奶奶来给余夫人请安,于是又把大少奶奶给请了进来。

这刚一请进来不要紧,大少奶奶一见到余夫人便双膝跪下,泣不成声,哭哭泣泣道,求娘亲为孩儿做主,如果娘亲不能做主,让我一头撞死在柱子上罢了。

余夫人看到大少奶奶如此,双眉紧锁问道,好媳妇,起来回话,大清早地,说什么混话,是不是又和渝儿置气?小两口拌几句嘴是常有的事,这牙齿跟舌头还有打架的时候。

大少奶奶听了这话,越发的哭得厉害,泣不成声,一句完整地话都说不出来。余夫人无法,叫旁边侍候的大丫头碧琳问道,“你家主子这是怎么啦,你代主人答吧。”

碧琳也朝余夫人行了大礼,这才恭恭敬敬地小心翼翼地答道,奴婢不敢说。

余夫人更加来了气,甩了甩衣袖说道,叫你说,你就说,吾已准了,即使说错了,也自有吾给你撑腰,你家大奶奶和大少爷也不敢给你甩脸子。

碧琳听了这话,竟象一个职业演员一样,刚才还镇定自若,现在居然眼里噙着泪,低着头跪在那里说道,夫人要替我家大奶奶做主啊,我家大爷瞒着大奶奶在外面娶了一房新奶奶。

余夫人听完这话,本来一边喝茶,一边听话的她,连连咳嗽,险些被水呛到问碧琳道,碧琳,你说的此话可当真。

碧琳看了看自己的主子,又看了看余夫人点点道,千真万确。

一时间屋子里一室的沉默,静得掉根针都听得见,每个在场的人面目表情都不一样,如果还有一个人比较从容淡定的话,那就是余青青。

余青青看了看她嫂子,又看了看余夫人,缓缓地问碧琳道,碧琳,现在大少奶奶正在气头上,夫人也不能只信你的一面之辞,你把你所知道得事情,原原本本,前前后后的经过细说一遍,让夫人心里有数,这样也好给嫂子做主,即使大少爷来了,夫人也会就她知道得详细询问大少爷。

余夫人看了看青青,会心地点点头,又看了看碧琳和大少奶奶说道,你们都先起来吧,碧琳你且站起来回话,把你知道的原原本本地说清楚。

碧琳这才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立在那里俯首作揖到,“夫人,那小得就斗胆代大奶奶把前后经过说一说。”

原来事情的经过,还是从大少爷给余青青带的那批江南的小玩意和各色布匹颜料说起,那日余青青挑了一批小玩意后,余下还有很多,大少奶奶就问了问大少爷买这一批小玩意统共花了多少银子,她也好心里有数,来处理余下的东西。

大少爷就随口说花了五百两银子,大少奶奶也没当回事,那日回家省亲的时候,就把这些小玩意都带给她娘家的兄弟和姐妹,兄弟还好,姐妹见到这样的东西都欣喜异常,纷纷抢着要,不一会儿功夫,就被分得差不多了,这时候大少奶奶娘家自小受宠的嫡亲妹子来晚了,反而分到的最少,自然不服气,跟自家姐姐闹了起来,这时候大少奶奶家的嫡亲兄弟过来安慰妹妹说,你们这些丫头真没见识,这些东西京城也能寻到,也不是什么贵重之物,统共花个十来两银子就能买一车回来。

大少奶奶听了自家兄弟的话,就长了个心眼,问自家兄弟这些东西在哪可以买到,这解铃还需系铃人,这京城若有,做大姐得自然得去给妹妹买来,讨妹妹欢心。自家兄弟便高兴地告诉大少奶奶,卖这些东西的铺子在何处,大少奶奶亲自坐车带妹子寻了去,就自然知道这些小玩意的价格,况且京城纸贵,如果是在江南当地买这些,恐怕更要便宜不知多少。

所以大少奶奶又命人照着京城的价格比对了大少爷带回来所有东西的帐目,发现帐目出入过大,所以寻了小厮和跟过来的掌柜来问话,起初他们不肯说,最后大少奶奶拿来小厮的卖身契,和掌柜的解约书,当场就要处理他们,他们才把实情慢慢抖了出来。

大少奶奶这才知道,原来大少爷在江南那边做了两套帐来欺瞒大少奶奶和夫人,就是因为在那娶了一房新奶奶。

碧琳说完后,大少奶奶哭得更伤心了,已经泣不成声,原来还能说点话,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嗓音嘶哑叫人好生心疼。

余夫人看了看碧琳,并没有因此失去冷静,也没因此就发怒,继续镇定地问道,碧琳,吾且问你,这回儿你可要答仔细啰。

余夫人又看了看大少奶奶继续问碧琳道,你家大奶奶,不是还给大爷遣过去两个通房侍候,难道这通房是纸片糊得人,这么不济,事先一点风声都不知道,也不来给大少奶奶报个信。前一阵子,你家奶奶还说通房侍候得力,还要给她们其中一个抬贵妾,还是我拦着她不让抬,说咱们余府没这规矩。吾家大人,别说是贵妾,连通房都没有。这要不是看在渝儿在江南辛苦的份上,你家大奶奶抬举大丫环做通房的事,吾自是不会答应的。

碧琳瞧了瞧大少奶奶,也不知该怎么答,虽然她们主仆关系不一般,但这做事总不能也让她这个丫头做答,所以又一次跪在那里默不做声。

大少奶奶这才哭哭泣泣,断断续续站起来回话道,这事原本也不是没影的事,半年前,我那大丫环碧环曾报信来,说大爷最近总是很忙,回府的时间越来越少,但是回来后对她们还是极好,吃穿用度一律不亏了她们,夫人,你说她们不过是一些深宅内院的妇人,有些事大少爷有意瞒着,让她们如何知晓。

所以我说,你那时做完双月子就应该跟着去,有你在,他能玩出什么花样,这男人都是猫,哪有不偷腥的理,还是要看紧点好。

回娘亲,那时孩儿刚生下虎子,身子也没调养周全,心里虽然念着他,但又舍不得虎子,这才酿成大错。

这原本也怨不得你,这都是老身的错,治家不严,让他做出如此错事来。你放心,娘一定会给你一个说法,让你不能白白吃这个亏。

余夫人说完,吩咐碧琳把大少奶奶扶了下去,又吩咐一旁的大丫环磨墨,准备修书一封给她娘家大哥,把事情问个清楚。

刚写完信,让人铺开去晾干字迹,准备装封送出去,她见青青仍然坐在那里没动,便说道,青丫头,刚才那个事,你怎么看?”

青青并没有回答,她想到南宫静予说得话,想到这件事情已经被许多人知晓,不再是秘密。她有点担心地问道,“母亲知晓此事,准备如何处置大哥,和他那个私自娶回家的新姨娘。”

唉!即然是私娶,即没父母之命,也没媒妁之言,这门婚事,我余家自是不能认得。



余青青听此,又继续问道,那如果大哥的那个新姨娘怀了身孕又如何?“

余夫人听完此,恨恨地说道,那自也是不认的,以后投胎落地的孩子,也跟余家无半点瓜葛。



余青青低头,作了一个揖对她娘亲说道,娘亲,你有想过没有,此事可能并不是只有咱们自家知情,外人也可能知道,所谓纸包不住火。现在大哥私自娶妾,弄不好,有可能就成了一个错处,被人拿捏,倘若余家处理不当,会遭来不必要的麻烦,现在说不定就有人盯着咱们余家,是时候来拿捏咱们。

余夫人此时仿佛明白了什么,看了一眼青青,有点赞许地说道,青丫头,娘的心肝,算娘没有白疼你一场,这事还是禀明你爹爹,再做打算。

青青这才点点头,恭身而退。回家练字画画,打发时间。

这余青青刚回屋坐定,就有翠萍送来一个帖子说,就在明日,二叔家的四小姐及笄礼,邀她去吃酒。

余青青闷闷地对翠萍说道,今日之事后,明日大嫂怕是不会去得,二嫂子也不知道会不会去,让我跟着母亲同去的话,怕是一张口就让人笑话,也不知道叔家请得都是些什么人,去了准是个不自在。

余青青这种和西南王世子订婚,死而复生,连说话都改变,闹出如此多事情的人,居然毫发无伤的怡然自得其乐,这本身就被人弄成茶后谈资,自己若去吃酒,可想而知说不定被人当成动物园的动物参观。

翠萍也了解她的苦闷和忧虑,遂开解她道,奴婢当是什么大事,小姐这好端端地,不过是说话口音变了些,况且这也不是小姐的错。明日小姐随夫人同去,有夫人在,怕是二叔家的那些姐妹纵是好奇,也要顾及自家的体面,不会给小姐难堪,顶多她们会对小姐多看上几眼而矣。

余青青点点头,一夜无话。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425646  
精华
帖子
109 
财富
4014  
积分
1032  
在线时间
1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20 
最后登录
2018-9-13 
本帖最后由 东拉西扯盖房子 于 2018-2-22 11:44 编辑

二十一章  及笄礼









第二天一大早,翠萍就开始给余青青梳妆打扮。昨日翠萍命人用了皂角熬了滚水,加入存着的洗米水,帮着青青把头发洗净,然后又在水中放入花瓣和香料,拿出玉容胰为青青洗澡,一切都是天然的,让青青在夏日里精神气爽。



虽说是夏日,但是这里却不可天天洗澡,沐浴,倒不是青青家供不起这些,是因为青青嫌这个太费事,首先要烧水,烧好水后要被三四个丫环抬入沐浴房,这样一来一去,也费去大半天的时辰和功夫,青青就照原来青青的习惯,三日沐浴一次,五日洗一次头发,虽然难受了些,倒也不是不可忍受的事情。



翠萍给青青梳得发髻较为复杂,叫流云髻,形状如一朵朵白云一样,顾而得名。这是这里未婚少女参加重大活动常梳的款式,很流行。这种款式的特点就是髻比较大,可带的发钗也比较多,显得更加大气和雍容华贵。余青青一看又要带那么多钗式,当时就不干了,太难受,那么重,她可受不了,于是对翠萍说道,“翠萍,前几日,咱们不是寻了布,做了一些假紫丁香花吗?就带那个吧。”



翠萍有点有难得说,小姐那个带上好看是好看,可是奴婢以为,本朝女子很少有发髻上插那种花得,要么插时令的鲜花,要么插金饰头花,很少有人插布做的花。

青青看了看铜镜里的自己,点点头对翠萍说道不妨事,你要相信你家姑娘,这种花插在发髻上并不难看。

最后翠萍无法,只得按青青说得办,插了一串布做的紫丁花,和一个发簪,青青特意照了照镜子满意得点点头。翠萍也无话可说,开始给她上妆。



当翠萍准备给青青上妆时,青青阻止道,翠萍,我自己来,你在一旁看着便好。

原来翠萍要给她上的妆象极了当今日本艺妓的妆容,白白的粉要涂好几层,再弄上胭脂,这个朝代的这种流行审美,让余青青接受无能。她给自己画了一个适合的淡妆,在唇上涂上淡淡红色的口脂,这才满意的四下看看点点头。



翠萍看着青青这样,不满道,小姐,您这样妆扮怕是连夫人那一关也过不了。不过这些都依了您的性子来,但这衣着您得依了奴婢才行。“



青青想了想,点点头,遂换了衣服,跟随翠萍来到余夫人处。余夫人的大丫环无风早已在外间等候多时,见小姐来恭身请安后,领着青青来到内室。余夫人喝着茶,看了看这身打扮说道,平日里,你这样便罢了,今日去四叔家付宴,你这身打扮,又该有人说闲话了。

娘,横竖我都要被人拿来说笑的,多少也不差这一桩,我本就不想去得,既然去了,还是让自己自在点比较好。

余夫人放在茶杯,叹了口气说道,“你是个好孩子,这麻烦是天给的,今日你能受得,也是为难你了。”



母女俩又说了一会儿话,余夫人又反复交待余青青一些规矩,于是两人起身,命人去准备出门的所有事情。



余青青的二嫂也随着一块去二叔家。余夫人坐着一顶软轿,二嫂和青青共乘一辆马车各带一个贴身丫头侍候着,由于天气炎热,这马车的防颠簸性完全不能和前一阵子余青青坐得长乐观的那辆马车相提并论,那简直可以用冰火两重天来形容。马车内的陈设还是其次,光是这颠簸的效果和舒适程度就没办法比,而且不知为何坐公主的车,在里面坐着一点都不觉得热,而坐这辆马车,余青青穿着厚重的衣服,分分钟都热得厉害。因为到处是青石板铺的路,马车所到之处都是咯吱咯吱的乱响,别说跟坐汽车比了,余青青想,也许坐在拖拉机上,都比这马车舒服,原来古代真正的普通马车坐着这么难受,一颠一颠的,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马车会随时散架。看来古代马车的设计技术还有很多需要提高的空间。



想及此,坐在一旁泰然自若的二嫂搭话道,妹妹可是觉得不舒服。

余青青点点头,又摇摇头。



二嫂噗嗤一笑说道,妹子别来无恙,早年你二嫂子坐马车,也觉得难受得紧。

余青青这才感兴趣地和二嫂聊了起来,余青青原来只知道她二嫂闺名兰芝,是一位参将的女儿,其他的就不十分清楚,今天和她二嫂闲聊才知道这位二嫂可不简单,她一直随父亲长在边关,所以从小练习骑马射箭。这年岁渐长要到说婆家的年龄,才被父亲送到京城姑母处,希望在京城寻一个好姻缘。恰逢余家也在为他二哥说亲,两家这一合计,就成全了这桩亲事。



二嫂轻抚云鬓,眼眸间闪着亮光,仿佛只有提起自己的童年,她才是那个无忧无虑,在爹娘娇宠下长大的憨儿,她又兴奋地补充说道,当时父亲听说是和京城余大人家结亲,欢喜地对我说道,我儿,也不枉你老父疼你一场,给你寻得这门亲事是再合适不过了。余大人当年曾是本朝最年轻的状元郎,其才华和风资为多少人所钦慕,能给他家当媳妇也算是你的造化。

余青青听二嫂这么一说才知道原来自己的父亲还是个状元,明明宫里有贵妃娘娘撑腰,为何他甘愿淡泊名利,唉,不管怎么说,这也不关她的事。



余青青因为一路上有二嫂的陪伴,也开心了不少,于是又好奇,又打趣地问二嫂到,二嫂,我二哥掀起红盖头的时候,你欢喜吗?

二嫂抿嘴一笑,拂了拂自己的衣袖爽朗地说道,“自是欢喜的,原来和余家订亲后,总听姑母说起余家的男儿个个都长得玉树临风、气宇轩昂,吾总不太信,因为在边关好男儿也多得是,我自小见得人也不少,并不是养在深闺的名门女流之辈。可是大婚当日,见了你二哥才知我姑母果然没骗我,你二哥的相貌竟比姑母形容的还要好看。”



余青青笑了笑,原来二嫂还是个外貌协会。但是又想到南宫静予说得关于他二哥的话,心里又咯噔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好在她们姑嫂两人谈笑间已经坐马车来到二叔府上。



因为是余夫人亲自来,府上的管事早早在门上侯着她们,放了软凳,让一行人下了软轿和马车,被管事婆子和众多丫环簇拥着,走着边上一个直通内宅的旁门直接进了内宅。



这宅子比余家小多了,但是看着倒也精致。二嫂拉着青青,亦步亦趋地跟在余夫人后面,护在她的左右。



余夫人一见到二叔家的夫人,连忙喊媳妇和青青过来给二叔家的夫人行礼,然后又一一拜见其他长辈,并女眷后,方才有人过来扶着青青和她二嫂坐定。



余夫人扫了一眼众人,笑着问二夫人道,“今天是琳丫头的好日子,怎么不见睿儿媳妇过来。“



二夫人忙应道,“睿儿媳妇这几日身子总是不见好,不方便见客,一早就打发丫头来道欠安了,说了等她身子养好了,亲自去府上赔罪。“



余夫人也笑道,多大点事,还往吾府上赔不是,叫她好好养病,把病养好了是正理。二夫人忙点头称是,便吩附着自己的大媳妇带着青青和二嫂去园子里逛逛,消消暑气,那里的凉亭里已准备了一些茶点,让这些小孩子们去吃酒。



且说余青青和二嫂被二叔家的大媳妇领着,一路穿堂过廊,不到一会儿功夫便来到后花园里,见着园子里各处的花都开得骄艳艳地,胜似好看,一朵朵大大的牡丹,竞相争艳。花上的蜜蜂不断的嬉戏着,发出嗡嗡地叫声,落在那粉红的太阳花中,拼命吸吮着花中的蜜汁,还有那向日葵开得有半人高,里面的葵仔颗颗饱满,让余青青觉得自己家的园子虽比这里大些,但好象不如这里花多,且开得茂盛,于是悄悄地问二嫂道,“二嫂,你不觉得二叔家的园子里的花比咱家的开得好看些。”



二嫂噗嗤一笑道,“妹妹说得极在理,吾听你二哥讲过,二叔他自小是爱花出名了的,这花园自是二叔家的一景,今日被妹妹瞧见,也算是二叔他的知音。”



余青青笑了笑,点点头。这时一旁的大嫂听见余青青这样说,免不了介绍一番说道,“妹妹大病初愈后,怕是第一次来逛这园子,有什么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妹妹见谅,如果妹妹不嫌弃,吾就带妹妹逛逛这园子,图个乐呵。”



说完就带着青青和二嫂介绍起这园子里的各种花种,光牡丹花的品种就有十几种之多,什么一品红,什么十八罗汉,什么万紫千红,什么春水绿波,什么金贵飘香,看得人眼花缭乱。当余青青停在花园的某处驻足片刻,完全是无意识的,就是逛得有点热,歇了两分种,这时候大嫂以为她对那的花感兴趣,向她介绍说,妹妹可知此是何花?



青青摇摇头,表示不知,大嫂颔首说道,此花名为赛牡丹,因其比花中之王牡丹在色泽上更要艳丽几分而得名,而且此花极难栽种和成活,因为它喜热,原长于温热潮湿之地。此花的果实有镇痛、安神的功效。

余青青点点头,想着这种花倒是挺特别的,果实用处还这么大,倒也没做他想。



园子不大,很快就逛完,大嫂在前面引路,青青随二嫂跟在后面,旁边一大群丫头婆子跟着,沿着曲曲绕绕的小石子路,来到一处凉亭休息。



这时候二叔家的几个姑娘并年轻媳妇已经在此处等着她们归来,青青在二嫂的提点下,一一按照礼节给年长的施礼,又有几个比青青年幼的也给她行了礼,这才一一坐好。



青青是客人所以和年长的嫂子一桌,而其他几个年轻的姐妹一桌,便有丫环侍候着潄口,净手,颇为讲究。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425646  
精华
帖子
109 
财富
4014  
积分
1032  
在线时间
1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20 
最后登录
2018-9-13 
第二十二章  及笄礼2




桌上摆放的糕点也很精致,一点不似平常人家的吃食,让青青有些纳闷,听闻二叔家并没有官身,而且一大家子开销也不小,自己家是因为娘亲和贵妃娘娘才能维持得体的生活,不知这二叔家靠什么为生。

思及此,青青自取了一块糕点,尝了一口,悄悄地问二嫂道,二嫂,这二叔家的蜜罗糕甜而不腻,入口即化,可是有什么绝窍不成。



二嫂听闻大声对二叔家的大媳妇说道,你瞧瞧,吾妹妹这张嘴,天生就是富贵的,她呀,一张口就夸你们家的蜜罗糕,你们倒是给她说道说道,省得我费半天嘴,也说不明白。



大嫂子也笑起来,夸青青道,大妹妹好吃口,这蜜罗糕啊,可是吾余家不传之秘,经过七七四十九道工序,才能制成。采用上好的蜂蜜,加上莲子、绿豆、纳豆、黄豆、糯米等软糯之物,打磨成浆,蒸熟混合制成。这每一种东西的混合比例都不尽相同,蒸取时间也不一样,每个环节都要把握火候和时机,才能制成。如果差一样,则这蜜罗糕就制不成。“

二嫂听完在旁打趣道,就你这张嘴会说,横竖不过吃你家几块糕罢了,瞧你把你家这糕说得成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得似得,罢了,你余家还有什么好吃得,我们借四妹妹的喜事,一并拿出来给我们瞧瞧吧,让我们也见识见识。

大嫂笑了笑,根本不谦虚得说道,“自然还有别得去堵你的嘴。”

说着又命人摆上别得小吃和糕点,这些平常了些,有酸甜口的脆萝卜,有蜜汁花生,还有冰镇西瓜等东西,虽然比不上蜜罗糕的味道,但是也是精致好吃的,二嫂和青青都一一品尝。

因为今天是四妹妹的生日,也是她及笄得喜事,于是众人又纷纷开始和四妹妹道喜,一并拿出一些小礼物又表示祝贺一番,余青青都不知道还有这一出,正在纳闷该怎么办,见翠萍把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悄悄递到余青青手里说道,小姐,这盒子里的玉镯是给四小姐准备的礼物。

余青青点点头,赞许得看了看翠萍,心想果然这个助理当得太体贴,连这种场面都想到了,所以也随大流来到四妹妹面前,见了礼送了礼物给她。

经过一番的贺寿,然后又要到树上去挂福,就是各种寿字和福字编成同心结的样子,倒挂在树枝上,取寿长福到的意思,每个及笄的女儿都要挂这个。

正在大家纷纷往树林走得时候,青青由于脚力慢了些,被二嫂和大嫂甩开了一段距离,正好和今日的小寿星四小姐余雅琳并肩走着,两人不快不慢一个节奏。

余青青的方言已经初见点成效,可以有一些简单的对话,所以和四小姐并排走着,向她道贺道,恭贺妹妹今日大喜,今日一过,往后妹妹可就是大人啰。

余雅琳微微一笑,有点含羞地看了一眼余青青道,谢谢姐姐吉言,往后小妹还有诸多事情要仰仗姐姐。

余青青点点头,也微笑道,好说,好说。

于是二人随着旁边侍候的丫环一起步入林中,余青青很仔细地看着雅琳如何挂同心结,也如法炮制,雅琳一边挂着一边说道,想着往日姐姐也来咱家园子里逛得时候,总是吾和二姐、三姐陪着,姐妹们在园子里奔跑嬉闹,那时的日子真是快活,可转眼间嫁人的嫁人,说婆家的说婆家,独独留下我这个小得,还守着这个小园子,不知到何时?

余青青听闻此,笑着打趣道,莫非是妹子这会儿就想嫁人,想让你爹娘给你寻们好亲事不成。

雅琳急忙摇头说,不是的,吾只是感慨姐妹们共处一室的时间那么短,转眼就要各奔东西,有点伤感罢了。“

余青青在这里呆了一段时间也习惯了些这的说话方式,便安慰她道,你还是好的,有姐姐们跟你嬉戏,我连个一起长大、玩耍的姐妹都没有,每日里都是被夫人督促着做女儿家的事情,不如你有姐妹一同长大,自在些。

雅琳听完余青青的话,也点点头说道,“听闻姐姐马上要嫁给西南王世子,真是恭喜姐姐,咱们家又要出了一位王妃。姐姐若成了王妃和吾等草民就是云泥之别,到时候,望姐姐不要忘了咱们小时候的情谊才好。”

余青青听完此,皱了皱眉,只能客气地说道,“这桩婚事,只是冷大人上门来提过,还未曾换过庚帖,还做不得数。”

雅琳听完自觉有些失言,叹了口气说道,姐姐是福大之人,命中福禄双全,和吾等姐妹自是不同。

余青青听闻此,总是觉得雅琳今天好象不太开心,于是多嘴问道,四妹妹,吾看你似有心事。

雅琳原来耳闻余青青以前的事情,今日她又问起自己,有点同病相怜,看了看周围的丫头们,众人都识趣得退下,只留下青青和雅琳站在那里,挂着同心结。

雅琳看了看自己亲手挂上的同心结说道,姐姐看着同心结,当年姐姐及笄时也挂过,那时办得多热闹,姐姐那么欢喜,有爹娘、兄嫂的疼爱,宫里有贵妃娘娘的照拂着,姐姐眼睛都是亮得。

余青青看了看雅琳越发觉得她似有所指,于是问道,“妹妹今日及笄礼,你爹娘也是费心思了得。”

费心思不过是想给我寻个所谓的好婆家罢了,吾是庶子女自然知晓得。”

妹妹虽是庶女,但你爹娘待你自是和其他姐妹没有不同。

姐姐是嫡女,可西南王世子想娶姐姐,大伯他们敢说个不字吗?还不是巴巴得上杆子给姐姐准备嫁妆,这门好姻缘怕是求都求不来,怎会拒绝。

余青青觉得雅琳今日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于是又问道妹妹如果有心事,能否说给姐姐知晓。

余雅琳不停地摸着还在手里的同心结,缠绕在手中说道,姐姐可知道徐玉珏,徐公子。

余青青再次摇摇头,她哪知这些个豪门公子,她即无姐妹,哥哥们又常年在外做生意,姑嫂之间来往都少,每天都是对着母亲,这些事情都无从知晓。

余青青也自己提着的花篮子放下说道,未曾听闻此公子,妹妹养在深闺如何知晓徐公子

余雅琳才把自己一次偶然见到徐玉珏的事情,向余青青道了出来。雅琳未及笄还是小孩子,随着三姐一起跟随余二夫人去寺里烧香拜佛,偶遇徐国公夫人带着徐玉珏徐公子来,因余家姑奶奶和徐国公家的姑奶奶同为宫中贵妃,所以徐国公夫人在寺里礼遇余二夫人,并且还赏了三姐和同去的雅琳两样贵重的礼物,当时小小年纪的雅琳对徐玉珏的言谈举止印象深刻,回来后,经她二姨娘帮她打听,才知徐玉珏也是国公府庶出的公子,但因养在老太太身边非常得宠,连徐国公夫人都对他跟其他庶子不同。

从此雅琳心里就有了这个心思,这及笄礼过后,爹娘怕是马上要给她说门亲事,所以雅琳反而觉得,自己最后这点念想也要没了,有点伤心难过。

余青青听完,知道雅琳的那点小女儿心思,反而对她同情起来,她拉着雅琳的手,诚恳地说道,好妹妹,所谓事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姐姐虽然帮不上妹妹什么,但是姐姐若日后有幸见着这位徐公子,若那时妹妹未说婆家,徐公子也未娶妻,姐姐会尽全力成全妹妹。

雅琳这才露出小女儿的娇羞来,用手帕蒙着头,说道,姐姐莫要打趣我,雅琳还是小孩子,还想在爹娘面前多尽几年孝。

雅琳把自己的心事在青青面前说出来,也不再难受,两个正值豆蔻年华的女孩,刚刚还在忧伤难受,这一会儿已经在园子里打闹起来。

两人正在笑闹着,忽然来了一个年轻女孩,。。。。。。

女孩人还未到,就听见她爽朗得笑声,说道,“两位姐姐躲到这里来,让妹妹好找。”

徐雅琳定睛望去,原来是大姐的远房小姑子也是冯马的妹妹冯圆圆。徐雅琳也没想到自己一个偏房庶女的及笄礼,冯家的嫡亲小姐能前来恭喜她。

冯圆圆来到徐雅琳身边,没给任何人说话机会,说话象掉在地上的珠子一样,埋怨道,姐姐的及笄礼怎么也不写张帖子给我,要不是今日吾去三嫂子家串门,方知今日姐姐家热闹极了,咱们是亲戚,理应多走动走动才是。

然后一个丫环马上过来,拿了一个盒子递到冯圆圆面前,冯圆圆接过盒子,向余雅琳行了祝福礼,双手递给余雅琳这个小盒子道,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还望姐姐笑纳。

余雅琳接过礼物,施礼答谢,这才介绍旁边的青青给冯圆圆认识说道,这位是吾大伯家的青青姐。然后又把冯圆圆介绍给青青认识。

青青向她施了见面礼,女孩一听说青青的名字,顾不上许多礼数,一蹦一跳来到青青面前,拉着她的手左瞧瞧右看看,说道,原来你就是青青姐,果然如传说中一样,比画上的还要好看几分。

话音刚落,余雅琳忙过来问冯圆圆道,大姐呢?怎么不见她的影子。

三嫂子去和其他嫂子说话去了,她们说小寿星在这边,所以我自带着丫头来寻你们玩耍。

到底是小女孩,没了长辈的管束,就央着几个人要踢毽子,因为对方不仅是大姐的远房小姑子,更是驻守西南边锤要地冯大将军最小的嫡女,身份了得,所以众人更了衣,都陪着冯圆圆玩了几盘,余青青没想到玩得最好得居然是自己,自己的身体不仅跑跳灵活,仿佛毽子到了脚下,自己想都不用想身体就能随意控制似得,冯圆圆给得再刁钻的球也接得起来,而且步伐轻盈,连余青青都好奇自己的身体有如此灵敏的活动力,根本不似整天琴棋书画养在闺房中的小姐。而且值得庆幸的是,那个时代也没缠小脚一说,女孩们都是天足,让余青青庆幸还好还好,最起码可以不当残疾人。

冯圆圆玩得高兴,因为她胡乱打出去的毽子都能被青青接起,然后巧妙传给雅琳,三人配合胜好,一局玩下来,好几个来回毽子也不掉落在地上,让冯圆圆兴奋不已。

玩了好一阵,只累得余雅琳和冯圆圆气喘吁吁,这才偃旗息鼓。

自有各自的丫头来服侍三人更衣,换了夏日的绸服,外面罩着纱丽,也感觉凉爽一些。来到雅琳的闺房换好衣服,冯圆圆高兴地说道,“今日碰到二位姐姐,玩得十分尽幸,望以后咱们还要多多来往才是。”

然后又瞧了瞧青青赞美得说道,“静予哥哥真是好眼力,一眼就相中姐姐做他的世子妃,我原还想着天下的好女子何其多,静予哥哥偏要瞧着姐姐家结亲,如今看姐姐的品貌,果然是人中龙凤,气质淡雅,媚而不娇。”

青青听见别人如此夸赞自己,有点不好意思,低着头问道,妹妹和世子很熟吗?

圆圆听闻此,笑了笑说道,自然熟络得很,吾哥哥跟静予哥哥是好兄弟,姐姐有没有什么想让小妹帮你打听得?

青青摇了摇头,她可不想当八婆乱打听,自己知道得越少越好。

其实冯圆圆来这里就是因为知道余青青可能会来,才来这里凑凑热闹,见识一下这样一位当年陪公主在回春殿读书,又被南宫静予日日牵挂的女子是何等的人物。而且传闻她竟然死而复生,性情大变,所以更是好奇,早早就从婢女口中得知三嫂子家的妹妹今日要办及笄礼,所以一大早便去三嫂子家堵她,结果余青青果然在这里,让冯圆圆欣喜异常。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425646  
精华
帖子
109 
财富
4014  
积分
1032  
在线时间
1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20 
最后登录
2018-9-13 


第二十三章 及笄礼3


自从冯圆圆到来再也没有给余青青和雅琳二人单独相处的机会,玩了键子,三人休息片刻,冯圆圆就提议玩点别得。

雅琳擅长丹青,就问冯圆圆喜欢吗?陪她画画,冯圆圆摇了摇头,当即说道,姐姐莫为难吾了,今日好不容易来姐姐府上讨饶半日,就依妹妹的性子吧,咱们玩投壶吧。

雅琳有些为难地说道,那又要更衣不成。

冯圆圆摇摇头说,投壶不似踢键,不更衣也可。

雅琳又问青青的意思,青青不置可否,表示怎样都行。

于是雅琳命人把一切投壶的东西准备妥当,遂带着青青和冯圆圆来到园子里一处安静的地方,支了几个壶,命人在壶里放上红豆,让圆圆和青青投射。

雅琳、青青和冯圆圆依次拿着一柄不长不短,份量刚好的木制箭向壶里投射,开始冯圆圆遥遥领先,青青不得要领,试了好几次都投不到那个壶口最大的大壶中,最后青青仿佛越来越得心应手,而且投掷速度越来越快,壶口也越投越小,当青青很轻易就把自己的箭投入那个壶口最小的壶里时,连冯圆圆都吃惊地看着青青说道,青青姐果然是女中豪杰,这个壶口如此细,连吾兄长都投不入,只有世子哥哥才能投得进去,如今青青姐也办得到,怪不得静予哥哥如此看重于你。

余青青也没想到自己这具身体现在如此灵活,仿佛身体不受自己控制似得,自动就能做出该做的动作,余青青思量着,自己回家一定好好研究一下自己的身体,怎会如此灵活,一点不似养在深闺的大家闺秀。

三个女孩正在玩得热闹的时候,有下人来报,余夫人已经早些离开,让余青青随二嫂子一块回去,没了长辈的约束,大家玩得就更加尽幸,用过午膳,下午听了一出戏班子的戏,才散了场,各自回家。

青青随二嫂坐上余府的马车,二嫂看着青青的妆容都有点褪去,便打趣到,“妹妹今日可是胡敲梆子乱击罄,玩得尽兴。”

余青青点点头说道,“那冯家小姐喜动,拉着雅琳和我玩了一天,好久没遇到年龄相仿的姐妹,所以今日玩得痛快了些。”

二嫂子笑道,今日有你和冯家小姐这样的贵人陪着四妹妹,也是她的福气。

余青青想了想,的确今天早上就是和雅琳还有冯圆圆在一起,其他姐妹仿佛都没来寻她们,觉得有些奇怪,于是问道,大姐便罢了,已经结婚当嫂子的人自然和我们玩不到一处,怎么不见二姐、三姐她们过来找我们一起玩耍。

二嫂子笑了笑说,是你大嫂子不让她们过去,人多事非多,反而不痛快,今天是雅琳及笄,自然要让雅琳高兴才是。

余青青点点头,觉得她二叔家还是和睦得,雅琳这样的庶女都为她想得妥帖、仔细,也是难得了,想想余大人、余夫人对她也是真心,明知道自己不是以前那个女儿,还如此真心对她,那关爱的心思,也是溢于言表,让青青对现在的父母有了感恩的心。

这边余青青和二嫂坐车回府,那边冯圆圆高兴得上了自家的马车,也坐车也到府中。刚一回府,她大哥冯马就找到她,好奇地问道,“今日,妹妹到余府,可是见到余家大小姐。”

冯圆圆吃了口茶,抿嘴笑道,哪个余小姐,今日吾可是见到好几位余府小姐。

妹妹说笑了,为兄指的余府小姐还能是谁,当然是余青青、余小姐。冯马直接问道。

冯圆圆挑眉望了一眼冯马说道,是见到了,又如何?

妹妹别为难兄长,快说给为兄听听,这位余小姐起死回生后,似何以前不同吗?

冯圆圆笑笑道,那同与不同,吾可不知。吾只知,静予哥哥好眼光,吾说呢?放着京城高门显贵之家不要,偏偏要求娶余家小姐,今日见着余小姐,方知放眼整个京城,她都是顶顶出色的人物,人站在那里,静若幽兰,玩起东西来,样样在行,不输给那些男子,果然是一等一的人物。

冯圆圆夸起余青青来不遗余力,当真是钦佩她。

冯马听闻,不太相信似得问道,那余家小姐,当真有妹妹说得那般好。

自然,吾说出来的不及她好处的十分之一。

冯圆圆边吃茶,边又想到什么问冯马道,“哥,近日怎没听你提起静予哥?他什么时候和余家小姐成亲?”

世子爷啊?吾不知,据说是领了个什么差事出外办事了吧。冯马也没在意,一边应着妹妹,一边越发好奇这位余家小姐。

直到自己的小厮来禀报说徐玉珏,徐公子来了,他才讪讪得离开。

徐玉珏已经在冯马自己园子的小前厅等候多时,见冯马匆匆赶来,揖了一礼,笑道,冯兄这是去哪里呢?小弟在此等候多时。

冯马摇了摇手中的扇子,扇了扇说道,吾正在后花园纳凉,听闻你来,为兄就飞奔而来。怎么,今日是有何事找吾吗?

“小弟此番来也不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就是最近一直未曾见到世子,给他府上送了好几回帖子,都回说世子外出,冯兄可曾知道世子的去处?马上西南王就要携家眷回府,而世子却不在,他府上据说现在是忙得焦头乱额。“

你是要找静予吗?可是吾近几日,也不曾见到他。

“那世子有没有告知兄台,他去往何处?”冯马也摇摇头,耸耸肩,表示不知情。

徐玉珏点点头,没说什么,就起身和冯马告辞,冯马知道他还有其他事在身,也没挽留他,徐玉珏要走之际,突然贴在他的耳边悄悄问道,你那位新娘子娶回家没有。

冯马听此,苦笑两声,摇摇头说,此事已被吾家的那个母老虎知晓,是万万走不通了。

徐玉珏听此又对冯马小声说了两句,冯马听完紧锁的眉头有些舒展,然后拍拍徐玉珏的肩膀道,此事还望玉珏兄多多成全才是。

徐玉珏点点头说道,好说、好说。这才上马离开冯府。

徐玉珏走后,冯马思量着,这几日还真没见到静予,他们一段时间不常见面是也常有的事?为何这徐玉珏急匆匆来这里打听世子的去处,那老王爷马上要回京,世子不在府上准备迎接老王爷,这又是去了哪里?

冯马想着,管他呢?老子自己的烦心事还一大堆,哪管别人怎么着?

思及此,踱步走入府里。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425646  
精华
帖子
109 
财富
4014  
积分
1032  
在线时间
1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20 
最后登录
2018-9-13 
本帖最后由 东拉西扯盖房子 于 2018-3-6 11:41 编辑

第二十四章   险走太行山









这里没有沧浪之声,有的只是此起彼伏、连绵不绝的山脉,山连山、山挨山,到处是悬崖峭壁,到处是青松翠柏,但却都渺无人烟。

勿听白头吟,人间易忧怨。若非沧浪子,安得从所愿。南宫静予拉着马,艰难地在太行山道上行走着,不断地听着马儿发出一声声地低吟之声。路越走越窄、也越走越难,眼看南宫静予的这匹战马吃力的咆哮着,四蹄无力地走动着时,象是一位雄心未酬的将军,空有一身本领,但无施展之地。旁边护卫的一人,虽穿着朴实,但脸上布满担忧之色,两道剑眉深锁,显出突兀的眉心来,拱拱手对南宫静予说道,“世子,这马怕是不能再往前行。”

南宫静予思索片刻,随即问道,“子潼,你可是怨我不该抄此近道去晋东。”

“属下不敢,属下深知小王爷此番入晋,舍官道而取近道,自有您的打算,小王爷抄近道入晋,一是不能打草惊蛇,让地方官和兵部的人知道消息,二是入晋、入川之难,已困扰朝廷已久,世子此番抄近道,前来查看此地风土地貌,也为日后圣上用兵做万一的打算。”

南宫静予点点头,称赞道,“子潼乃小王的知己矣!”

南宫静予说完,朝旁边的一个护卫招招手说道,“此马跟随我几年,象我的亲人一样,你带它去走官道吧。吾和子潼大人将步行穿过此地,我们在山北面的官道汇合。”

此时天空突然由灰白转为暗黑,隆隆的雷声过后,天空下起了漂泊大雨,那叫子潼的年轻人对南宫静予说道,“世子爷,这里天气变化多端,山路又难行,咱们暂时找个有树的地方,或者是山洞避雨吧!”

话音刚落,前面前去探路的士兵来报,说是再向前走有一个山路,大家可以前往避雨,于是有探路的士兵在前,南宫静予和子潼紧随其后,前往山洞避雨。

已经接近山洞时,那叫子潼的护卫开口说道,“世子爷,山洞里多有阴湿之气,况且我们所携带的火石都点不着火把,这样摸黑进去难免有危险,还是我领着兵士先行进去探路。”

于是子潼领着两个有经验的兵士先行进了山洞。

不一会的功夫儿,有一兵士奔跑出来,气喘嘘嘘地回话道,“世子爷,大事不好,子潼大人让蛇给咬伤了,现在正在里面。”

南宫静予大叫不好,旁边有一兵士来到南宫静予面前双膝脆下说道,“世子爷别进去,我进去把子潼大人带出来,小人伯父曾是捕蛇人,小人对这蛇自是有些把握。”

南宫静予点点头,那兵士进到洞里,约一刻钟的功夫,把子潼大人给背了出来。

于是见子潼脸色发青,一眼便知他中了蛇毒,于是问那位兵士道,“你主上可有治这蛇毒的方子。”

那兵士摇了摇头说道,“我方才进去时,子潼大人已把毒蛇打死,我看了看那蛇,竟不识得。不过小人可以为子潼大人放血疗伤,让他的伤口暂时止住溃烂。”

南宫静予心下哽咽,点点头让那护卫处理伤口。

伤口处理完毕后,南宫静予决定冒雨前行,两位护卫轮流背着子潼,踩着泥泞的山路,一路随着南宫静予向前行着。

好不容易看见一缕炊烟袅袅升起,原来这山里还是有人家的,众人见有人居住,皆欣喜异常,就象兵将看见胜利的目标一样,都不由自主地加快脚步。

南宫静予和随从来到茅舍旁,命人上去敲门,不过一会儿时候,只见里面有人应声,问道:“来者何人?”

于是南宫静予他们慌称是西去的客商,途经这座山谷,见这里风光绮丽,又见天色还早,于是舍官道,取山中小道行之,哪知迷了路,被困于山谷之中,而且同行伙伴被蛇咬伤,性命危急,故而前来打扰主人。

里面的人应了应声,就听见门吱地一声被打开,有一妙龄少女探出头来,打量了南宫静予一行人,于是把他们让进屋里说道,“各位壮士请进吧。”

那位老者见着受伤子潼,只是稍微诊了诊脉,看了看舌胎,便说道“他这所中得不是一般的蛇毒,乃是本地独一无二的金花蛇之毒,伤口长过三寸,必死无疑,还好他机敏,本身身体强壮,加之之前为有人为他放血疗伤,敷了药,支撑至今。“

南宫静予问这位老者,”老丈,我的这位朋友蛇毒可解否?”

老者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说道,“我在这山中居住多年,一直跟这种蛇打交道,治不治得了不敢说,但是可以勉力一试,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

南宫静予向老者施了大礼,老者让他们众人都退了出去,独留下自己在房中。

过了不知不多个时辰,众人用过带的自干粮,但仍干渴难耐,由于南宫静予牵挂子潼,半点没有吃饭的心思。这时候那位妙龄少女挑帘而入,对南宫静予行了礼说道:“这位公子,与你们一同来的那位壮士醒了,你快去看看吧。“

听到这个消息,南宫静予心里为之一震,终于沉静的脸上展露出一丝笑颜,忙向那位少女回礼道,”不知姑娘如何称呼,姑娘一家救命之恩,在下定当报答!“

    少女也不急着回话,只是领着他到了茅屋左边的厢房里说道,“那位壮士已经苏醒,这位公子进去看看便知。”

说完向南宫静予点头示意,然后退了出来。

南宫静予进去看了看躺在土床上的子潼,见他已经面色微红,又伸手触摸他的脉博跳动地非常有力,然后才微微松了一口气,然后向里屋的老者施大礼说道,“在下赵青予在此拜谢老丈救命之恩。“

老者点点头,也不客气,受了他的大礼,对他说道,”你的同伴已无大碍,茅屋斗室容不下贵客,明日一早还望壮士即刻起程离开。“

说完也没多余的费话,只唤来那位妙龄少女对她说道,“紫瑄,这几位壮士怕是还没用过膳,你看看家中有何吃食,给他们送点过去。”

少女应了,去煮了玉米粥给南宫静予的随从送过去。

南宫静予静静地坐在床旁边,等待子潼的醒来,此时,老者又开声说道,“这位壮士,虽说救人一命胜过七级浮屠,但老朽救人性命,也不是白白救的,壮士可知否。“

南宫静予转过身来,又向老者行礼道,“那是自然。”,然后解下腰中玉佩说道,“此物跟随我多年,今日在下把它送予老丈,感谢搭救之恩。不知老者姓甚名谁?”

那位老者接过玉佩后,脸上阴晴变化了很久,然后低声说道,“在下姓秦,你可以唤我秦老爹。“说完那老者看了看南宫静予,又看了看这玉佩继续说道,“此物珍贵异常,留在老朽这里权当是个信物,若以后在下有难处,可否拿此物去寻公子相助·。”

南宫静予本想把这玉佩赠予他,没想到他没有要的意思,而且想当信物,日后求其他回报,此时南宫静予又仔细打量了一下老者,只见他一身黑色菱面长衫,斜长襟,黑带束腰,发丝被錧的一丝不乱,眼目深遂。虽头发花白,但目光炯炯有神,面目清润。

南宫静予思量再三点点头说,“秦老爹救命之恩,在下定当全力报答,日后老丈若有难,只管拿着玉佩去西南王府找名叫赵衡的人,他自会接待于你。“

南宫静予报上他家大管事的名号,老者点点头,也不称谢,只是扶了扶花白的胡须说道:“所谓君子一诺值千金,公子今日给我信物,自是答应老朽。”

南宫静予再次点头重申道,“老丈的救命之恩,在下铭记在心,老丈若日后有事相求,只管拿着这块玉佩去西南王府。”

那老翁点点头说,“吾这老头子已到耳顺之年,知天命矣。唯一放不下的,只有我这个亲孙女,他日我那孙女若拿着这块玉佩去寻公子,还希望公子能给我那孙女寻一个安稳之处。”

南宫静予听了老翁这么说倒是有些迟疑道,“这这,老丈与姑娘若有难处,自管来王府寻我,我也不会推辞,尽当全力相助你们,若说寻个安稳之所,在下也应当尽全力,只是不知老丈为何如此托付。”

那老者也不多言,只是唤来孙女紫瑄让她过来拜见这位叫赵青予的男子,双方都见了礼。

这老者果然是些本事,只需第二日,子潼已经大好,老者又和孙女送南宫静予一行,走出几里远的路程,方才别过。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