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8 | 浏览:279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浪漫言情] 《对不起,不能再喜欢你了》作者:商夏周(更新中) ...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68570813  
精华
帖子
12 
财富
263  
积分
125  
在线时间
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8-10 
最后登录
2017-9-24 


1、《黑色幽默》——和我相爱十二年的那个人,他要结婚了


从单位加完班出来,将将赶上地铁的末班车,听着空荡荡的地铁站里机器女声重复的通知声,沐芷加快了脚步。北京昼夜的温差大,十一月的天气,冷风像是从平地骤然升起,吹得她忍不住裹紧了身上的大衣外套,外套口袋里的手机震动声在此时此刻显得格外清晰。

脚步未停,她拿出了手机,上面是一条微信,发件人:赵可以。

手机的显示屏并不算太大,但上面的每一个字,她看在眼里,都那么清晰。

“我要结婚了。”

她愣了一下,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就好像是很遥远的人,很遥远的事,像一个微弱的回音,只带给耳边轻微的回响。只是脚步不知不觉地停了下来,她安然地回了赵可以信息,就像是普通人之间的寒暄:“是吗?那恭喜你。”

淡淡的一句话。

赵可以没有回。

不知道为什么,沐芷希望他和自己多说那么几句。他废话多,还总是自鸣得意,每次和自己呱呱地说个半天,看自己没有太多的回音,他总是特别沮丧。比如之前他老是酸溜溜地说自己:“北漂有什么好?灰大、土多、人丑、交通差,收入还低,北方人和我们南方人就是两个物种,这种差别,就好像白人和黑人之间的差距一样,你竟然也能融入进去。”又比如说,“最近我看了周杰伦的新电影,太烂了,这么烂,我竟然还坚持看完了,他就不能争点气吗?太让人伤心了。嘿,沐芷你说啊,你没看法吗?别总是一副无所谓的脸啊,老气横秋的样子。”

她盯着赵可以的微信头像,还是《叶惠美》那张专辑的封面,那是他们两人共同认为周杰伦最好的时期。照片上的人,意气风发,雄心勃勃,就好像从前的他和自己,总认为世界就在脚下,未来一切皆有可能,只要自己努力,什么都可以被自己改变,但往往是时间让每个人都改变,被打磨,让他们开始知道,从前的天真和渺小。她盯着盯着,手机屏幕暗淡了下去,也没等到他的回复。

一滴眼泪从她的眼中掉到了屏幕上,被她迅速抹掉了。她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只觉得脑子很乱,不知身处何方,不知该去哪里,她只是拼命告诉自己。

回家,我要回家,必须要回家。

回到北京的那个狭小、温暖,放满了她青春时期回忆的地方去,让那层壳抚平她,安慰她,保护她。

但北京真的就是外乡人的家了吗?这里是北京人的家,胡同、前门、唱大戏,这些词语,距离南方人太远了。他们爱吃红糖油饼、豆汁儿焦圈,配三盘老咸菜,喝完大碗茶,遛遛鸟、吹吹牛、听听相声,再吃碗爆肚儿;而我们从小吃着梅花糕、芝麻小元宵,青团点着红绿丝儿,下着雨的下午匆匆忙忙收起早上晒出去的衣裳,傍晚用小银壶烧点黄酒,加点姜丝和冰糖,热辣辣煮滚了冰镇,拿来配新蒸好的螃蟹和刚切完的盐水鸭。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89445  
精华
帖子
414 
财富
3778  
积分
844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7-10-23 
感觉如果是小说的话就继续写集合在一个帖子里 嘻嘻 楼主写的很棒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37817  
精华
帖子
37259 
财富
329625  
积分
47296  
在线时间
2612小时 
注册时间
2010-10-14 
最后登录
2017-10-23 
2

北方和南方,文化不同、饮食不同、三观不同,更何况,中间还隔着黄河和长江。

不过高三那一年,沐芷从来不会怀疑这一点,那一年她因为高考志愿的选择问题,和赵可以在规划上有了分歧。那是高考改革前的几年,所有人都要估分后再选择学校,风险与机遇并存,赵可以本来笑眯眯地和沐芷商量:“我们考去上海,大学上哪儿的都无所谓,上海那边做一下预科准备,然后出国……”

沐芷却很犹豫:“我一点都不想出国……”

“为什么啊?”

“我想去北京,我从小就想去北京,我想考北京的大学,我的成绩足够报考了……”

赵可以打断了她的话,眼里有着不解:“北京哪里好了?你去了北方,连一口汤圆都吃不上。”他掰着手指一样一样地数,“新鲜的笋子你吃不到了,清明果你也吃不到,黑芝麻粑粑你也吃不到。据说北京的冬天还零下几十度,哗,冻死个人,我听说有个南方人去了北京,脸上脱了一层皮。”他白皙的脸上泛着红晕,细长的眼睛睁得圆滚滚的,“你看,你不适合那里。”

“可是我从小就想爬长城,不到长城非好汉,我还想看看故宫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那个你去横店看就可以了啊,横店和我们那么近。”赵可以很伤心。

“那不一样。”

“哪不一样了?不就是皇帝关着一群女人,用来睡觉的地方,大不了地方比较宽敞,哦?房子比较金碧辉煌?我可不相信那些北方人的品位,不对,北方人什么时候有过品位了?他们连吃的东西都做不好。哈哈哈哈,沐芷,你觉得我这个笑话说得好不好笑。”

“赵可以,你这么说,一点都没意思。”沐芷生气了,她一生气,就喜欢连名带姓加重语气地叫着赵可以。

“那什么有意思?去北方就有意思了?”赵可以拖长了声音。

他说最后一句的时候,操场上正在打球的校草严密刚好进了一个球,引起女生们的一片尖叫声。沐芷顺着人声看了过去,发现没什么大事,这才扭头看着硬着脖子生闷气的赵可以:“去北方有意思啊,这是我从小的理想。理想之所以可贵,就在于它实现的那一瞬间。”

赵可以不说话了。

“你可以一起考去北京啊,北京也不全都是重点大学,高考还有大半年,我可以给你补习……”

“谁稀罕一个女的给我补习?”赵可以转过身,顿觉自己男人的自尊心十足十的受到了羞辱,“你爱考哪里就考哪里,随便你啊。”

沐芷一腔热血,被赵可以漫不经心的态度淋得冰凉。

她拔高了嗓门,“赵可以,你这什么态度?”

“赵可以,你走啊,你走,你走了就别想我和你说话了。”

“姓赵的,你还真的走了!”

沐芷一个人站在操场边发呆,赵可以腿长个高,没一会儿,整个人走得没影了。她满心委屈,觉得自己被当众甩脸子,也不知道多少人在看自己的笑话,委屈这件事不能细想,越想越觉得自己委屈,想久了,两眼忍不住发酸,眼泪夺眶而出,她哭出了声:“赵可以,你是沙文猪。”

“赵可以,你这个浑蛋。”

“赵可以,我就要考北京去,就去就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37817  
精华
帖子
37259 
财富
329625  
积分
47296  
在线时间
2612小时 
注册时间
2010-10-14 
最后登录
2017-10-23 
3

大概,也许,应该,是喜欢吧,明明知道,为什么一定要锲而不舍地追问呢。那时候年少的人们百折千回,也许,就是为了那字面上的一个承诺啊。就好像因为这样的承诺,能够一直天长地久一样。
沐芷急匆匆地给他回了一个“嗯”字。
“‘嗯’是什么意思?”
“就是那个意思啊。”
“那个意思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是那个那个意思啊。”
“是你喜欢我的意思吗?”
“嗯。”
“哈哈哈哈,你等着我,我回头就要见到你。”
沐芷合上了手机,被赵可以狂轰滥炸了八个小时,手机快没电了……她捂住脸,天气那么热,她的脸颊也是滚烫滚烫的,却不是因为天气。
不想了,不想了,不去想了。
接下来的火车时间,好像变得快了一些,等黑暗渐渐下去,太阳逐渐升起,阳光越来越强烈,车厢的喇叭也开始提醒着沐芷。
“您马上就要到达北京……”
沐芷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了的,结果被喇叭里传来的“北京”二字给惊醒。她发觉自己的脚已经麻木了,赶紧站起来跳了几下,又活动了几下筋骨,肚子饿得咕咕叫。她从自己随身背着的书包里摸了半天,好不容易摸出了一个苹果,是之前她洗干净了用保鲜袋装好塞在包里的,她三下五除二干掉了一个苹果。周围的大婶看她一个小姑娘熬过一路,着实可怜,递给了她一个一家人正在分的烧饼。
“来北京做什么呀?闺女你吃啊,不要客气。”
沐芷本来有点犹豫,还是接了过来:“来报到的,刚考上北京的大学。”
“真不错,看着就是好孩子,你爸妈没一起?”
“有,有亲戚接。”虽然感受到了对方的热情,但沐芷还是本能地撒了谎。
她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是一个人,也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是这么孤立无援,什么都不能打倒她,而且这么说比较安全。
大婶果然没起疑心,只是拿着沐芷教育自己的小孙子:“看看人家姐姐多有本事,自己考上了北京的好大学,自己都能来这里,一点不需要家长操心,再看看你,成天好吃懒做,油嘴滑舌……”
沐芷含着笑,看小男孩冲自己翻白眼。别人家的孩子就是不好做啊,但她的人生经历里经常扮演的都是那个被别人痛恨的、拿来做榜样的别人家的孩子。
火车在长长的鸣笛和惯性后终于停了下来,人群一哄而散。沐芷拖着行李箱,习惯性地把书包背在了胸前,这才随着人流往出站口走,就仿佛从黑暗的海底逐渐上升到了光明的世界一样,嘈杂声都开始变得遥远起来。她眨了眨眼睛,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
在她的正前方,有人统一站成了一排,身上还穿着花店的制服,人人手里都捧着一捧玫瑰,赵可以举着巨大的牌子站在这些人当中,那牌子上面的字特别大:沐芷,我来了。
人山人海,赵可以已经看到了她。
他拼命地晃着那个大牌子,整个人看起来特别滑稽,声音尽管淹没在了周边的人声中,但沐芷还是听见了。
他说:“沐芷,我没骗你,我来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37817  
精华
帖子
37259 
财富
329625  
积分
47296  
在线时间
2612小时 
注册时间
2010-10-14 
最后登录
2017-10-23 
4

“真浮夸!”沐芷小声地对自己说,但脚下的步伐却加快了不少。她快步走到赵可以身边,低声对他说:“赶紧走,在这儿真丢脸。”
就像身后有恶狗在追自己似的,沐芷和赵可以说完这句话以后,大步领先走到了他的前面。赵可以一挥手,对着自己雇佣的人喊道:“跟上!”
他紧跟在沐芷身后,咧着嘴一直笑一直笑,他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问,“你答应我了,对不对,你是喜欢我的吧,对不对?”
沐芷低着头,只感觉热风呼呼地划过了自己的脸庞,浑身燥热,只有眼睛下方有丝丝的凉意,她装作不经意地去理自己的头发,伸手悄悄地擦掉自己的眼泪。

一开始,沐芷准备买机票回去的,但头一天她的老板催她在实验室加班到半夜两点,回到家她只好把机票退了,然后买了高铁票。第二天醒来,她的脸果然有点水肿,她塞了一包面膜到早就准备好的行李中,出门坐地铁,在自己计划好的时间里到了北京南站。她想了想,又在进站前买了一瓶红星二锅头。
沐芷认真地把自己这次的行李都挨个确认了一遍后,确定自己什么都带齐了以后,这才觉得放心了一些。她给自己定了三个闹钟,戴上眼罩和耳机,开始补最近缺失的睡眠。
大概是因为闭上眼以后,沐芷感到自己的感觉变得更加敏锐了,火车开动的节奏,身边人的呼吸,一切都变得清晰起来。在沉入睡眠之前,她忍不住又回想起自己高中的时光。
人是不是开始回忆从前,就是变老的最初呢?
也只有在记忆里,不会老,不会死,一切都不会改变。
只要你想要,什么都停在它最好的时刻。

即便是在做梦,沐芷也在潜意识深处提醒自己,你又在做梦了啊。但过去曾经那么鲜活,哪怕是梦境,她也实在舍不得让自己醒过来,索性继续沉沦。
梦一开始,她就知道,自己又回到高一入学的那一年。
同安一共有好几所中学,但最好的高中是同安一中的高中部。每年的中考,对于同安所有的初三生而言,都是一场厮杀。

赵可以自然没能考进同安一中,但他的父母对他一贯以来的烂成绩早就见怪不怪,为了不让儿子学坏,他老爸给同安一中的图书馆捐了二十万,表明了自己想为学子们创造更好的学习环境的决心后,赵可以顺利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被特招进入同安一中高中部,并且被每一位老师牢牢记在了心中。
这天是八月三十号。
这一届的高一生报到时间实际上是九月三号到五号,但有一批学生三十号要提前到一中报到。作为唯一的重点班备选的学生,在通过了中考的初级考核后,成为全市前一百名的优等生后,他们还要面临一中高中部的第二轮考试考核,在一百个人里面,只有五十个能成为最后被选中的精英,也就是一中高中部重点培养的种子选手。
沐芷是同安中学里唯一一个有资格进入第二轮考核的人,也是那被贴出来的大红榜上排名第一的那个人。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