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01 | 浏览:1285243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六十年代小店主》作者:湖涂(完结+番外)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钱。没个几百块想收集这种邮票,简直做梦。这为数不多的,还是她绞尽脑汁想的。


    好在菊花还是有的。柜员板着脸将扯下一张邮票给她。


    “我要多买几张。还有其他的纪念邮票和特种邮票吗?”


    “你买那么多邮票干什么?”柜员皱眉看了她一眼,许南南笑了笑,“我喜欢收集这个。”


    “你还学集邮?”这人似乎觉得很诧异,这年头也有人集邮,不过那都是吃饱了闲着没事干的。有这钱,不多买点粮食,买这几张小纸片干啥。


    许南南要听到她心里这么想的,一定会告诉她,“大姐,你还是利用工作之便,多留点邮票吧,以后你子孙后代会感谢你老人家给留下这么大一片财产的。”


    柜员虽然不大高兴。不过好在还是有职业操守的,满足顾客所需,给许南南找到了几张纪念邮票。


    许南南立马掏钱,每张买了十张。


    这样一来,就花了五块钱了。


    唉,邮票也不便宜啊。


    不过这小心肝只疼了一瞬,许南南就兴奋起来了,找了个没人的巷子,在淘宝里面买了一个集邮册,将每张邮票挑了一张贴在上面,组成一套六十年代邮票集。然后放到淘宝里面。


    希望能卖个好价钱。


    办好了大事情,许南南立马去了矿上找人。


    离上次离开省城其实也没多久,还没到一个月呢,不过许南南还是去门卫那边去找卫国兵,想让他帮忙联系朱丽萍。


    看到许南南这么快又来矿上了,卫国兵还以为是家里又要闹着让她嫁人呢,赶紧去找朱丽萍。


    朱丽萍很快就来了,看到许南南了,急道,“是家里又让你嫁人了?”


    许南南摇摇头,“没呢,让朱阿姨担心了,我这次来就是想和朱阿姨说一声,以后就不来矿上报道了。”她现在已经离开许家了,也不用每个月过来这边报道了。


    朱丽萍一听这话,便觉得不对劲,“你家里人想开了?要不在等一阵子。要是你家里人再为难你咋办?”她上次在许建生家里可是见识过了。连亲妈都做出那种事情了,更何况家里那些爷奶叔婶的。


    她是真觉得这孩子可怜。


    “朱阿姨,家里人现在可不能为难我了。我已经从家里搬出来了,户口都迁走了。以后我就不怕他们让我嫁人了。”许南南笑着道。


    “这,你是说,你搬出来了?连户口都迁了?”


    朱丽萍惊讶道。旁边的卫国兵也是目瞪口呆。这可真是稀奇事啊。家里这么多人,竟然让孩子搬出去了。这……这简直就是奇闻了。


    “这事情也是我自愿的。那家里让我没安全感,每天都不安生,还不如出来过日子。所以朱阿姨,我以后就不用每个月过来了,之前真是多谢您帮了我的忙,要不然我上次就没那么好过了。”


    “这不算什么,只是你……唉,你爸妈知道这事情吗?”朱丽萍心情复杂的问道。


    “应该知道把,前两天我婶婶她们来城里找我爸妈了,应该是说了这件事情的。”


    卫国兵这才恍然大悟,“难怪上次我看到你那两个婶婶一起来城里了,还想着这不年不节的,怎么一起来了呢,原来是为了说这事情啊。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和你爸妈说的。你爸似乎也没回去啊。”那两个女人走了之后,许主任也没请假啊,像没事人一样的。


    明白人一想就知道,许建生这是不管了。要不然听到消息,还不得第一时间回去把这事情搞明白啊。


    这是真的不要闺女了。


    卫国兵想明白了,朱丽萍也想明白了。


    朱丽萍道,“你爸以后会后悔的,多好的闺女啊。”


    许南南笑了笑,没接话。她不知道许建生后不后悔,反正她离开这个家是绝对不后悔的。


    朱丽萍还得去忙工作,临走时候想给许南南钱,许南南没要。“村里花不了钱,队里也分粮食。阿姨,您的好心我记着,可我真的不能要。我现在得靠自己。”


    许南南这话说的铿锵有力,朱丽萍也只能熄了心思,“那行,以后你要有事,还能来找咱们。你爸不认你这个闺女,我们可认你是工人子弟呢。”


    许南南笑着客气的应了。


    等朱丽萍走了,许南南便拉着卫国兵打听起了要送信的人。


    “李成文,咱副矿长啊,你找他做什么,准备说你爸的事情?”


    卫国兵惊讶的问道。


    副矿长?


    这回是许南南惊讶了。她还以为就是个坐办公室的呢,没想到这办公室坐的还不小,竟然是个副矿长。可别小看这县城的副矿长,对于整个南江县来说,这南江铁矿那就是个生金蛋的鸡,矿上的工人都快占这县城的一半了。因为这铁矿重要,所以属于省里直辖管着的,连县政府这边的手都伸不进来呢。可想而知这副矿长的权力之大了。


    送信的对象变成了副矿长,许南南觉得有些小忐忑。这信到底还能不能送进去呢。贺大叔这人脉也太广了。


    不过来都来了,也不能白来一趟,许南南拿出兜里的信件,道,“卫叔,我这有人让我带信给这位李矿长,你看这能不能送进去?”


    “是给李矿长送信啊,谁写的啊?”卫国兵好奇的看着许南南拿出来的信封,看到上面还真是写了李矿长的名字,知道许南南这是么撒谎。只是好奇许南南怎么会认识李矿长的。


    “就是个认识的人,知道我要来矿上,顺便带来的。卫叔,你看这信能送不?”


    “能,不过你可不能进去啊,我给你拿进去。”矿上管理严格,就算是工人子弟,也不能再里面乱跑的。


    “行,卫叔,那我就在这里等你的消息。”


    卫国兵其他人看着大门,自己亲自跑一趟,帮许南南把信送到矿长办公室这边。


    可不巧了,矿里正在开会,办公室没人,卫国兵只能将信放到李矿长的桌上,又急匆匆的跑回来找许南南。


    “信送到了,不过李矿长在开会呢,估摸着还要等一会儿才能看到信件。你可得等着呢。”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卫国兵毕竟只是在这里的门卫,还不敢去打扰领导们开会。


    许南南笑道,“我就不等了,反正信送来就成了。卫叔,今天可真是多谢您了,帮我了我这么多的忙,我也不知道咋感激您。”


    “这有什么,你这孩子啊,就是太客气了。你卫叔啊,就看不惯好孩子受委屈。”卫国兵笑呵呵道。


    事情办完,许南南也不再这边多待,和卫国兵告别,便背着斜跨布包,踏着步子离开门卫室,走了几步,还回头对着卫国兵招手告别。


    卫国兵笑着和她招手,心里惆怅,咋许主任就不喜欢这孩子呢。这可是他亲闺女啊,还是个懂事的乖孩子,比他家那闺女懂事多了。


    想什么来什么,卫国兵刚回头呢,就看到许建生来从矿上出来。他淡淡的打了个招呼,“许主任。这么早就下班了?”


    “刚开完会,有些资料放家里了,回去拿。”许建生没看出卫国兵的态度变化,过来在门卫室这边的签了个字,便离开了。


    卫国兵听到开完会了,突然想起了许南南那封信,也不知道李矿长看到没有。


    ***


    南县铁矿矿长办公室里,李成文刚从会议室回来。今天因为供应粮分配的事情,矿上闹的意见不合,他又是主管这一块的,闹的头疼不已。还有矿上的家属房分配,最近那些老员工也在闹腾。真是一天都不省心。


    还没到四十,他觉得自己头发都要急白了。心里开始怀念当初年轻的时候意气风发的日子了。


    同学们一起闹革命,潇洒恣意,挥斥方遒。一转眼来矿上,跑来管后勤这块,这人生也再也找不到以前的那种感觉了。


    他叹了口气,端起茶杯,刚想喝点热茶,突然看到了桌面上放着的黄色信封。顿时一愣。


    信封上是他的名字,这不稀奇,关键是那字迹……


    哐当一声,他顿时放下茶杯,急忙拿起信封,拆开来,拿出里面的信。信很短,扫了几眼就看完了。然后急忙站起来,往外跑去。


    “老卫,这信是你送来的?”


    “啊,李矿长啊。”卫国兵看到李成文来了,立马站的笔直,看到他手里的信件,认出是他刚送去的,立马道,“李矿长,这是我刚送您办公室那边去的,刚刚你们不是在开会吗,我就直接放您桌上了。”


    “这不是邮局送来的吧。”李成文肯定道。这信封上面没邮票,也没封住。肯定不是邮局送来的。


    “这是一个孩子送来的。”


    “人呢?”李成文着急道。


    “刚走了。”


    李成文闻言,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


    看到李成文这个样子,卫国兵有些担心,怕这封信有问题,到时候许南南这边受连累,“李矿长,这是有事儿吗?”


    李成文长舒一口气,摇了摇头,“没事。你忙吧。”说完转身大步走了。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让卫国兵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


    许南南离开矿山上的时候,天已经不早了。大概两点多的样子。这时候赶回去已经来不及了,也没车。如果走回去倒是也行,不过许南南还是不敢冒险走夜路。


    这还是治安虽然还不错,可保不齐就遇到什么麻烦事儿了。她也不差那两个钱,在县城里找了个招待所。


    拿出介绍信登记之后,又去国营的馆子买了一碗水饺。白菜馅儿的。


    看着飘着几根青葱的白菜馅的水饺,许南南觉得有些委屈。以为有钱有票就能吃到肉,结果这年头竟然是有钱有票都买不到一碗红烧肉,连肉馅饺子也买不到。


    唉,都多久没吃上一顿热乎乎的红烧肉了。


    这道曾经许南南最讨厌,觉得最不利于保持身材的菜,眼下是她最怀念的美食。


    万能的大淘宝里面当然也有新鲜的肉类。可她在村里的时候拿出来不方便。而且……工业饲料喂出来的猪肉,哪里比得上这时候纯天然无污染的土猪肉吃的香。有珠玉在前,许南南实在不想将就。


    许南南吃了一口水饺,又想起了养殖场那几头肥猪了。


    听根生叔说,那猪到时候要上交一大部分,只能留下一小部分,等年底的时候分给村里吃。运气好的话,平均每人也就能分半碗肉。


    许南南都想好了,等年底的时候,她一定要挑最瘦的那块肉。嗯,这时候大家似乎喜欢肥肉,应该没人和她抢。


    吃完一碗混沌和淘宝里面买的卤鸡蛋,许南南满足的打了个饱嗝。


    往窗外一看,嗯,天色还很早。这时候睡觉还太早了。想着难得来一次城里,不如再去赚点外快。上次卖东西的钱,也没剩下几块了呢。等天冷了,她也不方便来城里了。


    做生不如做熟。许南南翻出上次在医院碰到的那位老人留的地址,“工业路42号。”


    在南江县这地方,拥有自己的房产的人还是不多的。大部分的人都是分的房子。


    工业路这边就都是一些厂区分的宿舍楼。


    一水儿红砖该的房子,外墙上连水泥都没有。这样的房子在这时候却是很了不起的。许南南招待了地址上的房子,敲了敲门,很快就听到了里面的回应。


    开门的还是那位于东来老爷爷。


    看到许南南了,这位楞了一下,脸上有些恍然,似乎是没认出来。很快又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哦,你不是那个医院里的小姑娘吗?”


    许南南笑了笑,“大爷,上次您不是说要是有奶粉啥子的,就拿过来吗?这次没奶粉,葛根粉要不,还有红薯粉。”


    这些东西在这时候也是属于补品中的一种。不过不像奶粉那样难买。没办法,上次还没多久呢,她也不敢这么快就拿出奶粉来卖。


    “哎呀,要的要的,你先进来吧。”


    于东来很高兴的让她进门。


    许南南进了门,才发现这还是个小两室的房子。墙上挂着一个年轻男人的照片,还是个军人。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不过这种照片挂墙上……如果不是她想多了,这年轻军人就已经……


    “这是我儿子,很早的时候就不在了。”


    “大爷,对不起。”许南南看着于东来感伤的样子,心里有些难受。难怪上次在医院里就只看到两个老人。


    于东来似乎已经习惯了,只是感伤了一下,就恢复了神色。笑道,“没什么,都好多年了。对了,你这次拿的东西有多少,我先看看。我们家老伴的胃不好,只能吃这些流食。”


    许南南赶紧把布兜里的东西拿了出来,都是一些包装简单的葛根粉和红薯粉。葛根粉有一斤,红薯粉有两斤。


    于东来看到这些东西,眼睛都亮了。这阵子他几天他也托人在省城买,可这些东西不大好买,还要几天才能回来呢。所以这几天他家老伴都是吃的小米粥。粥吃多了,也没胃口。


    “这些我都要了,还是像上次那样,给你票和现金,你看怎么样?”他眼带笑意的看着许南南,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行!”许南南也爽快的应了。后面要价的时候,也没要那么高。老爷子说一起拿了,给五块钱,她也没还价。


    老爷子后面给票的时候,倒是多给了几张工肉票和油票。


    这些票可都是好东西。现在粮食都精贵了,更何况是肉和油了。据她所知,连老许家做饭的时候,也就拿沾了油的棉花团在锅里刷一圈,然后直接炒菜。可见油有多贵了。


    这要是以前,许南南肯定是乐呵呵的接了,可今天愣是不想接。“大爷,钱够了,这些票你就留着家里用吧,我不要。”


    于东来也没想到这年头还有人不要肉票和油票的。


    “这可都是好东西啊。”


    许南南笑,“我知道都是好东西,所以才不要的。你刚刚付钱了,这些东西我就不能收了。咱可不是做生意,不能贪心。”关键是没好意思赚人家孤寡老人的钱。


    于东来瞧她这说的一套一套的,还乐呵了,“你这孩子,还挺耿直的。”


    见人家孩子坚持,于东来把东西收了回来,“行,那下次你要是有东西送来,我再给你。也要这些流食,好消化点的。我老伴身体不好。”


    “嗯,”许南南郑重点头。


    回去的路上,许南南琢磨着下次是不是要换目标了。还是要送东西过来换钱,但是她不好赚人家太多钱了。还是要广撒网啊。下次再卖也不能只卖一些稀罕的东西呢,还能卖点面条和面粉之类的。对了,明天顺便带点面粉回去,再割一斤肉。到时候就能吃猪肉饺子了。而且还是新鲜的猪肉饺子。要是桂花婶和小满问起来,就说是矿上的领导知道她搬出来了,可怜她才给的。


    许南南正高兴着计划着明天回村里的事情,矿上李成文这边,也在想着明天是否去见贺秋生。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晚上20点二更。这文我要保持双更!!!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第26章  李成文作为副矿长, 文化水平不低, 毕业于省城大学。

    而他的老师, 正是贺秋生。

    李成文只是贺秋生众多学生中的一个, 一点也不起眼。不过当初李成文热血的时候闹革命,差点被人给抓走, 后来是贺秋生出面救了他们几个学生。

    自从这之后,李成文就称贺秋生为恩师。即便贺秋生只是教授他们外文,对于他们而言, 这个老师和别的老师也是不一样的。后来毕业之后, 李成文也经常去看望贺秋生。只是几年前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贺老师就出事了。据说是他们的一个师兄揭发了贺老师的什么事情。贺老师就离开省城大学了, 也没有人知道贺老师在哪里。

    而且更让他们惊讶是, 贺老师的爱人竟然出国了。

    这种时候出国, 无异于是叛国。事情闹的很大,很多学生都不敢再打听贺老师的事情了。李成文也不敢了。他有家有口,不想连累家里。但是心里却还是惦记着这件事情。他很想知道恩师到底去了哪里, 出了什么事情。

    今天看到这封信之后,他终于知道了恩师的下落, 心里却有些犹豫, 是否该去看他。

    回到家里,他爱人袁丽见他神神叨叨的, 一直在哪里自言自语的样子,有些担心道,“你这是干什么呢, 回来了就一直不说话,是有心事?还是矿上分配粮食的事情?”

    李成文犹豫了一番,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半响才叹气道,“我今天收到贺老师的信了。”

    “你是说,省城大学那个贺老师?”袁丽惊的抓了抓腰上的围裙。当初贺秋生的事情,她也是听说过的。这件事情还真是闹的不小呢。

    只是后来没人打听,所以就慢慢的给忘掉了。

    “他给你写信干嘛,说什么了?能写信出来,应该是没什么事情,你以后就别担心了。”袁丽知道丈夫一直在记着当初贺秋生救他的恩情,所以这些年来一直都记挂着贺秋生的安慰。觉得这辈子没报恩的机会了。现在知道贺秋生过的好,以后终于可以不用担心了。

    “我想去看看贺老师。”李成文突然道。

    袁丽闻言,瞪大了眼睛,“你疯了,你这时候去看他,万一被人知道了怎么办。你现在可是副矿长啊,以后没准还能往上面升一级呢。你现在出看他,这是不要前程,不要家了?”

    “没那么严重。”李成文听到妻子的话,有些不高兴。

    “什么叫没那么严重,事情可比你想的要严重。你看你那些同学,谁敢去找他?”袁丽不赞同道。

    李成文低着头,半响没说话。

    有件事情他没和袁丽说。贺老师这人向来是不会主动的找人的。如果真的找到他手里了,毕竟是有事情要托付他。贺老师是个好人,不会轻易为难人。这次竟然让人给他送了地址过来,想必也是想亲自见见他的。

    唉……

    许南南回到村里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了。

    她首先去了许根生家里,把米粉给了刘大红。

    见许南南真的带米粉回来了,刘大红高兴极了,拿着当个宝贝一样的抱着。这可是自家大孙子的口粮呢。看看村里哪个孩子有她大孙子长的聪明伶俐健壮,这都是多亏了之前许南南拿的奶粉和米粉啊。这都是好东西啊。

    “南南,之前给你的钱够不,要不要再添点儿?”刘大红笑着道。

    许南南道,“钱倒是够了,只是可真是废了好大的功夫,后来还是找一个认识的叔叔给帮忙买的。人家是城里人,路子比咱广。”

    “真是多亏你了。你根生叔都没你这个能耐。”刘大红有些鄙视自己男人。在村里倒是一号人物,去了城里,屁大点事儿都做不了。

    这么一对比,她是越发的喜欢许南南这孩子了,觉得许南南就是他们家大孙子的贵人。要不然大孙子也不能长那么好。

    这时候还没有输在起跑线上的概念。但是这几乎是一种本能了。本能的想让自家孩子从小就比别人家的孩子长的聪明,长的好。

    心里觉得感谢,刘大红回屋里又给许南南拿了半个南瓜。让她回去煮南瓜疙瘩吃。

    现在天气变冷了,菜也越来越少,这种南瓜还是很难得的。至少算得上美味,而且还能饱肚子,总比吃野菜好。

    许南南也没客气。自己一个孤女形象,要是人家给粮食都不要,那就装过头了。

    捧着半个南瓜,兜里还装着面粉和一斤肉,许南南就去了宋桂花家里。

    进宋桂花家的门的时候,正好碰到张翠琴出来倒水,两人打了个照面。张翠琴对她哼了一声,一双眼睛就看着许南南背着鼓鼓的包,还有捧着的半个南瓜,眼睛一下子就直了。

    许南南当做没看见一样,径直的走到了宋桂花家的院子里,然后直接关上远门,挡住了张翠琴的视线。

    “妈,我看到二丫了。”张翠琴立马抓着盆子进了屋里,喊着许老太的名字。

    许老太正在切腊肉,准备给自家老头子蒸几块。听到儿媳妇嚷嚷,顿时不高兴了,“咋了咋了,看到那丫头就看到了,有啥大惊小怪的。”

    听到这丫头的名字,她就浑身疼。都是给气的!

    张翠琴跑进厨房,脸上一脸不平,“妈,你不知道啊,我看到二丫背着包,手里还捧着南瓜,去了宋桂花家里了。你说着野孩子也太没良心了,有好东西不拿回家里孝敬你老人家,竟然拿别人家里去。”

    许老太一听,差点切到手指头,“你说啥?”

    “二丫拿好东西去宋桂花家里了。”

    “反了天了!”许老太把刀往灶台上一摔,听到哐当一声,又立马心疼的拿了起来。

    看到上面似乎摔了一个小口子,心疼的用手摸了摸。这刀还是她家老大从城里带回来的,花了一张工业票呢,多精贵的东西啊,就这么摔坏了。那个死丫头正是个祸害。

    她眼睛一横,“这死丫头,真是个没良心的,咱家的东西咋能给别人家,你和我一起去。我得算算这笔账。”

    东西没拿家里来,还害她把刀给摔了个口儿,她现在恨不得把这丫头给活剐了。

    张翠琴打的就是这个心思,立马殷勤的扶着老太太要去宋桂花家里。

    宋桂花家就在他们家前屋。才走到黄泥巴院子大门口,就听到立马传来咚咚咚的声音,这是剁馅儿的声音。对于许老太这样常年在厨房里混日子的人来说,再熟悉不过了。

    “听这声音,肯定是剁肉的。”

    不年不节的,宋桂花家里会买肉?说出去了也没人信。

    他们老许家都没买呢,就宋桂花家里能有这个能耐?

    不用想,就知道是许南南拿过来的。至于这买肉的钱从哪里来的,不用想,那肯定是老许家的。

    老太太肉疼的心都打颤。直接推开张翠琴的手,插着腰往里面大喊,“死丫头,给我滚出来!”

    宋桂花家的厨房里,一家子人正围着宋桂花,看她剁肉馅呢。

    连陈婆子都在乐呵呵的和许南南一起洗野菜,准备待会和肉馅放在一起,做一顿野菜肉饺子。

    她也没想到啊,南南这丫头这么本事,去城里一趟,还能带白面粉和猪肉回来。瞧那分量,够家里人放开肚子吃一顿了。

    不过陈婆子不打算一次吃完。准备给许南南姐妹留一半,今天吃了之后,她们拿回去还能再多吃一点。毕竟人家孩子也没在家里吃住,她也不能贪人家东西。

    木头和石头带着小满,一起围在宋桂花身边,都快流口水了。

    “妈,快点儿啊,还要多久呢。我肚子饿的都快吃下一头猪了。”

    石头嚷嚷道,

    木头和小满没说话,不过那眼神也是充满了急切。

    宋桂花笑着白了他们一眼,“我看不是肚子饿了,是眼睛饿了。赶紧去写作业去,待会做好了给你们吃,在这里围着干啥呢。要不去帮你们南南姐洗菜。”

    孩子们正欢呼着要去洗菜,外面突然换来一声大骂,“死丫头,给我滚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要出去给母亲买礼物,所以提前更新二更了,么么哒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第27章
  “二丫, 你这个死丫头, 赶紧给我滚出来。你这个白眼狼,吃里扒外的东西。”许老太在外面插着腰, 扯着嗓子骂道。
  她虽然张狂, 倒是还不敢直接冲到人家家里去。关键是许贵这人都出了名的马大哈, 急性子。她那两个儿子又是那种一棍子打不出个屁出来的孬种。
  “你这个丧门星,我们老许家咋就生了你这么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好东西都往人家家里扒拉。给我滚出来,别以为不出来,我就收拾不了你了。”
  老太太越骂越生气。
  “是哪个老狗在外面吠呢?!”一声洪亮的声音从院子里面传来, 陈婆子拿着擀面棍就跑出来了。她是个大脚, 走路动作飞快。一下子就跑门口来了。
  她这风风火火的气势着实是吓了许老太一大跳。
  不过看到陈婆子手里的擀面棍了, 许老太更是肯定,这宋桂花家里真的是要吃饺子呢。
  那可是他们老许家的东西啊,就这么被人别人家给拿去了。
  老太太心里滴血,看着陈婆子也没那么害怕了。“你骂谁呢, 你们家不要脸, 拿咱老许家的东西,还敢骂人。旧社会的土匪都没这么不要脸的。”
  “你们老许家的东西,咱家啥时候拿你们家的东西了。就你一张破嘴说啥就是啥了,你以为你是伟大领袖呢。”
  陈婆子气势汹汹道。
  她当年年轻守寡,多少人想欺负她,都没得逞呢。现在儿子都大了,她还能被一个老货欺负?
  许老太见她不承认, 冷笑道,“你以为不承认就没这回事?刚刚咱家翠琴就看到二丫那个死丫头跑你家去了,手里还碰着半个南瓜,兜里还揣着东西呢。我刚一来就闻到你们家的肉味了,你们家这条件,还能买肉?肯定是二丫那死丫头拿着我们老许家的钱买的肉。”
  “瞧瞧,说你是老狗还真是没错,这大老远的就闻到我家肉味了,这狗鼻子可灵了。咋了,南南拿东西到我们家,你就眼红了?眼红也没用!现在南南可是在我们家户口本上,是我们家的人,和你们老许家早就没关系了。不想养孩子,还想孩子孝顺,你这老脸也太大了。”
  陈婆子一张嘴说的十分顺溜,气的许老太脸色发青。
  见她这样子,陈婆子更乐了,“哼,当初南南走的时候,拿了啥东西,你们一清二楚的。你们老许家还能给她一分钱在手里拿着?还是我们桂花给他们送了粮食,要不然孩子一出老许家就要挨饿了。现在眼红了,不要脸!你这个老货,别以为声音大,老娘就怕你了,有种咱就比划比划,别在我们家门口瞎叨叨!”
  “你,你让二丫出来说话。”许老太气势不足了。她平时最管用的一招就是死皮赖脸的在家里人面前闹,闹的全家不安宁。在外面也是闹,谁也不敢和她真的吵架。
  可偏偏这陈婆子是个例外。人家不怕她啊,她就没招了,只能找许南南出来。她就不信制不住那个死丫头了。
  “你说让她出来,她就得出来?你以为你是谁呢。”陈婆子挡在门口,丝毫没有让人许南南出来的意思。
  宋桂花也从屋里出来了。她对自己婆婆还是很有信心的,所以刚她婆婆让她留在厨房里剁馅儿,她就干脆把馅儿调好了才出来的。
  看到许老太和张翠琴了,她斜着眼睛冷冷的看了两人一眼,“这大中午的,没事瞎闹啥呢。我们家许贵待会就回来了,要打架就待会再来。”
  “谁和你们打架呢,我们要找二丫那个死丫头。”张翠琴嚷嚷道。
  宋桂花笑了笑,“哟,那可没办法了,南南现在是我们家的人了,咋能你们说见就见呢。”
  “哼,我是不同意让南南出来见你们的。”陈婆子板着脸道。她一生要强,还从来没给谁低过头。这许老太这么一闹,她要是认怂了,以后这老货还不得要上天?
  陈婆子觉得即便不是为了许南南,她也不能够认怂。
  看着宋桂花和陈婆子这婆媳两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样子,许老太心里开始发怂了。可来时气势汹汹的,要是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了,以后她这老脸往哪里搁啊。
  许老太正强撑着,刘巧突然从屋后过来了,“妈,咋还在外面呢,爸等着您回去吃饭呢。你老不在家,家里饭菜都不敢动。”
  听到这话,许老太就像雨后逢甘露一般,看刘巧就像是救星一般,心里立马就松快了。脸上却还板着直直的,“叫啥呢,我这不是正忙着吗?”
  刘巧讨好的笑,”妈,要不等忙完了再来吧,爸那里等着呢。下午还得上工,耽误了可不好啊。“
  许老太也不装了,咳了咳,“行了,咋样也不能耽误地里的事儿,咱先回去。”
  然后狠狠的瞪了眼陈婆子两人,“哼,这账以后再算。”
  “老娘等着。”陈婆子插着腰道。
  许老太狠话没放成,行了别提多憋屈了,又不敢再闹下去只能让刘巧和张翠琴扶着,像老太君一样的往自家屋里去。
  陈婆子狠狠的唾了一口,“老娘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老货!”
  转身把自家门一关,“做饭去,别饿坏了孩子们。”
  宋桂花麻溜的去了厨房里。
  许南南和其他孩子都在厨房里包着水饺,和孩子们不一样,许南南心里一直在担心,怕给宋桂花家里惹麻烦,到时候宋桂花在中间难做。
  听到老太太和陈婆子在外面骂,她几次想出去。又想起陈婆子之前交代她的不许出去,她也只能留在厨房里待着。
  好在后面许老太的气势明显就不足了,她在厨房里,都能听到许老太是在强撑着,心里才放心了。
  过了一会儿,宋桂花就来了。不过陈婆子没来。
  许南南担心道,“婶儿,陈奶奶生气了吗?”
  “没呢,你陈奶奶当年在村里那也是一霸,谁能惹她生气啊。屋后那老太太是个纸老虎,欺软怕硬罢了。你陈奶奶才几句话呢,她就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了。”
  许南南这才放心了,又生气道,“我没想到他们竟然会这么不要脸,我都离开那里了,他们还能找过来闹。”
  “那老太太就那德性,看到你拿东西过来就眼红了。也不想想当初是咋对你的。”宋桂花哼了一声,语气里满是鄙视。当初不管孩子,现在又眼红东西,她就没见过这种贪心不足的人。“你别怕了,你陈奶奶说了,你好歹是咱家户口上的人,咋也不能让你被人欺负了。她们要是再敢来闹,咱用擀面棍揍他们一顿。”
  许老太硬撑着挺直了腰杆才回到家里。一回到家里,她立马甩开了两个儿媳妇的胳膊,坐在地上撒泼,“我不活啦,不活啦。这么一把年纪了,被一个寡妇给欺负了,我活着还有啥意思啊。”
  听到这咋呼声,许爷爷连烟都抽不下去了,敲了敲烟杆,“吵吵啥呢,还让不让人消停了,刚在前屋还没闹够呢?”
  刚许老太出去闹的时候,他也听到动静了,觉得太丢人了。
  孙女都分出去了,还有啥好闹大 。他巴不得以后别人忘了那两丫头是他们老许家的孙女,这样一来,以后就没人会想起他们家还有孙女跑外面去了。
  这老太太倒是好,没事就跑前面闹。
  听许爷爷责备她,许老太觉得更委屈了,“我咋闹了,我那是气不过啊。咱们家的东西,凭啥给拿寡妇家里。那两个白眼狼啊,真不是东西。都到家门口了,也不孝顺孝顺咱两,跑去孝顺那老寡妇了。”
  “那你想咋样,还真和他们家打一架?”许爷爷皱眉道。
  “哼,谁怕谁啊,咱家可是有三个儿子的,还怕了他们家?”
  许老太想起自家人高马大的三个儿子,底气又足了。”我得给老大写信,让他赶紧回来。好好的教训教训老寡妇家里。还有那连个死丫头,一个都不能放过。”
  “行了,闹腾啥呢,老大回来又要耽误工作。他一个干部,让他回来打架,以后还要不要工作了?”
  和那些物质相比,许爷爷自然更看重家里的声誉和儿子的前程。这可是他们老许家以后的根本。
  刘巧也担心许建生真的回来,会影响到李静农转非都是回去,所以也劝道,“妈,你要是不高兴,回头让二哥和建平他们去,大哥那边就算了吧。”
  因为农田基建的事情,村里的壮劳力这几天都在延长上工时间,大中午了,都没回来,还得留在地里吃饭。她心里庆幸男人们没回来,要不然真要闹的整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个村子都知道了。婆家总是闹这么丢人的事情也不不行啊。
  “他们两?得了吧,我可不敢指望。”许老太一副瞧不上的样子。她三个儿子,也就老大有几分血性。老二倒是聪明,但是胆子小,不敢打架。老三就更没用了,老实的一棍子打不出个屁来。
  “妈,我看现在收拾那两个丫头可不容易,不过那丫头哪里来的钱买肉,这可是个重要的事情。咱们可要弄清楚啊。”东西是拿不回来了,不如弄点好处。
  听到张翠琴提醒,许老太也是才想起这茬来,然后咬牙切齿,“不用说了,那前肯定是老大两口子给的。这两个不孝的东西,有钱不给我,给那两个白眼狼。等他们回来了,我肯定好好收拾他们!”
  “妈,你说那钱她花完了吗?”张翠琴故意道。
  刘巧看了她一眼,低眉顺眼的,没做声。
  许老太倒是来劲了,一听这话,立马精神一振,“哼,咱现在就去山上看看,非得把咱家的东西都给拿回来!”
  许爷爷不同意道,“她们都不在咱家的户口上了,咋能随便拿人家东西。”
  “就算她们不是咱户口本上的人,那也是咱老许家的人。生是咱老许家的人,死了也是咱老许家的鬼。这是改变不了的事情。她们手里不管啥东西,那都是咱老许家的,我咋就不能拿了?翠琴,咱走!”说完怒气匆匆的往外走。
  刘巧看了眼许爷爷,愣是没跟上去,笑着道,“爸,那妈去山里了,要不我先把饭菜弄给您吃吧。”
  许爷爷也是饿得慌,不耐烦的点了点头,“咱先吃,甭管她们。”
  许老太带着张翠琴上山的时候,宋桂花家里正热热闹闹的准备吃水饺。
  宋桂花给许贵弄了一碗留着,又要给许南南姐妹留一半,许南南道,“难得吃顿饺子,咋样也要让小满和木头石头吃个够。婶儿要是给我留着,让石头和木头没吃饱,我和小满也吃着不香。”
  说完愣是要让宋桂花把其他的饺子给下了。
  一大锅饺子刚出锅,孩子们就围着找台流口水了。一人一大碗,配着家里的酸菜和酸豆角,吃着别提多香甜了。
  许南南也吃的很满足。她上辈子不说吃遍山珍海味,可美食吃的实在不少。但是像这样香甜的猪肉还真是吃太少了。以前她去重庆旅游的时候,在一家小馆子里吃过一顿,油腻腻的粉蒸肉,许南南吃在嘴里,却难得的不腻得慌。
  从那以后,别的猪肉吃着就不得劲了。
  这次的猪肉比她之前在重庆吃的土猪肉还要好吃。配着新鲜的野菜,鲜美的让人回味无穷。
  一家人正吃着香甜,陈婆子放下碗筷,看着许南南姐妹两,“南南,今天这些事儿,你也别怕。咱家条件不行,养不了你和小满,可你到底是咱家户口本上的人,那也是咱家的人。咱家还从来没有让人欺负的时候。要是后屋的人再欺负你,你就和咱说。你陈奶奶没别的本事,骂骂人还是有力气的。”
  陈婆子心里明白,她是被这顿饺子给收买了。这样的好东西,南南都能拿她家里来,这说明南南这孩子是真的拿她们家当一家人看啊。
  人家都把她们当一家人了,她这收了人家的好处,还把人往外推,这心肝也太黑了。
  陈婆子不觉得自己是啥好人,可她也不想做个没良心的坏人。决定以后把这两孩子当孙女疼。甚至想着,今年要是秋粮发下来了,家里够吃了,就让这姐两来家里过日子。不过往年秋粮不够,她现在也不好开这么个口。
  许南南还没说话,宋桂花就先高兴了,“听到没,你陈奶奶以后可还是你们的靠山了,以后可不要怕谁。”
  对于这种意外收获,许南南还是很惊讶的。她可真是没想过用这些东西收买送宋桂花一家人,只不过是想表达一下感谢而已。
  吃完饭,许南南就准备带小满回山上去干活了。没想到还没出门,就听到有人在外面喊,“南南,你奶和你二婶去你山上屋里拿东西。”
  许南南立马跑院子外面,看到是许六叔家的儿媳妇。她家住在村前,谁家进出村子,都要经过他们家门口。
  “嫂子,咋回事?”许南南急忙问道。
  六叔家儿媳妇道,“刚我看你奶和你二婶往山上去了,回来到时候,看你二婶手里拿着东西呢。一准儿去是你那屋里拿的。”
  听到这话,宋桂花都从厨房里出来了。“这老货竟然这么没脸没皮的,我去找她算账去。”
  许南南立马拦着她,“婶儿,先别急,我去屋里看看丢了啥。咱也好有个根据。”
  “行,你说得对,咱快点回去看看。”
  宋桂花也不管家里的碗筷了,赶紧带着她去山里。
  三人急匆匆的跑到山上屋里的时候,屋门上的小铁丝被拉开了。屋里被翻得乱七八糟的,许南南和小满喝水的搪瓷杯子不见了,煮饭用的小锅不见了,连厨房的佐料都不见了。
  “姐,咱东西真的都没了。”许小满急的都哭了。
  宋桂花也是气的够呛,没想到那许老太竟然还来这么一手,手都伸这么长了。
  “走,咱回去找她们算账去,把东西给要回来。”
  “不用去。”许南南冷静道。这些东西对她而言,还不值什么。去要不要回来对于她而言不重要。重要是,如何在这件事情里面做文章。她受够老许家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跑她面前闹了。
  一直一来,她对老许家都是敬而远之,不想和他们有来往,所以采取的方式都还是比较温和的。以为只要分出来了,就相安无事了。
  今天这两出让她明白,对敌人宽容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她必须要给老许家的人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宋桂花可不明白她心里的想法,听她说不去要东西,又急又气,“啥,你这东西都被人拿走了,咋能不去要回来?”
  许南南没回答,反而问道,“婶,我已经分出来了,按理说,不是他们家的人了。他们这样跑我屋里来撬门拿东西,是不是做贼?”
  “当然是贼!”
  “那贼是不是要应该被抓?是不是要戴高帽被批斗。”许南南看着宋桂花道。
  “当然……”宋桂花一惊,看着她道,“你是想让人抓她们?”
  宋桂花还真是没想到这一点。她潜意识里面,许南南和许老太这是家事。闹的再凶,也不会牵扯到犯法上面。“南南,你真要抓你奶她们?”她担心许南南说的是气话。
  “婶,不是我想抓她们,是她们不给我活路啊。这次去闹,东西就算拿回来了,下次她们又闹呢。我啥事能过上安宁日子啊?我和小满离开的时候,他们啥都帮我拿。我去城里遇着好人,人家帮我们,我们这才置办点家当,结果她们还能狠心的伸手,这是要逼死我们啊。”许南南语气有些哽咽,说的眼睛都红了。
  宋桂花听着,心里也不是滋味。觉得老许家真不是东西。两孩子都离开家里了,就想过过安生日子,这老许家的人咋就一直闹她们呢。欺人太甚啊!
  “行,咱去乡里举报她们去。非得给他们一个教训!”
  偷东西?贼?
  在这小村庄里,那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儿。最起码在打到地主阶级之后,村里的老百姓就没人偷东西了。就是那好吃懒做,整天偷懒的许大傻,都不敢拿人民一针一线。
  可今天这许家村里就出了这么一出活生生的‘入室偷盗’的大案子。整个村子沸腾了。
  而且这事情还不是捕风捉影的,那是有人证物证的。村前头几家都看到了,还是许六叔家的儿媳妇去给失主报的信。
  所以许南南去乡里报了案之后,乡里就派了干部过来调查这事情也没费工夫,很快就确定了犯罪嫌疑人许老太和她儿媳妇张翠琴。
  许根生也是见到乡里的干部了,才知道这么一回事的。还试着劝许南南息事宁人,免得闹大了。
  “这到底是一家人,要不去把东西拿回来?”
  “叔,我现在户口都迁出来了,难道迁户口不作数了?我可是在乡里办的手续,啥时回乡里的手续也不顶用了。”
  几句话说的许根生没话接,最后还是被他婆娘刘大红给捏着耳朵往家里拉。
  取证完毕,几个干部就让民兵团的人去老许家抓人。
  许老太和张翠琴正在查看从许南南那屋里拿的东西呢,民兵团的人一进屋,就给抓了个人赃俱获。
  “冤枉啊,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我这是冤枉啊。这是我自家的东西,我咋就不能拿了啊?”
  许老太当着乡里的干部的面,直接赖在地上嚷嚷起来了。
  张翠琴在一边早就吓得脸色苍白,浑身打颤了。“我们没偷东西啊,这些东西都是咱家自己的东西啊,咋就能拿了。同志,是不是弄错了。”
  村里的干部可不管那么多,反正有人报案,有人作证,而且还人赃俱获。“你们去许南南家里拿东西,可不止一个人看到了。这还能抵赖的。我说你们这两个同志胆子也太大了,青天白日的就敢去撬门偷东西,现在抵赖可没用了,人家报案了。”
  “是不是二丫那个死丫头报的,这没良心的东西,是要害死我啊。同志啊,你们别听她瞎说啊,她是我孙女。她的东西,我咋就不能拿了啊?”
  许老太坐在地上哭。
  “这咱可管不着。她们户口是在许贵家里,可不是你们家里。”来之前,他们已经把这家人的关系给弄清楚了。虽然有点特殊,可他们都是按着法律法规办事的。人家都不承认是一家人了,你这样拿东西,也不对啊。
  干部让人直接把人一捆,带乡里先去关着。回头乡里再处置。
  张翠琴见这些人竟然直接捆人了,当即吓的腿都软了。
  许老太也是躺在地上打滚,就是不乐意被人捆。乡里干部没法子,直接两人一组,把人给提着走了。
  等许爷爷带着两个儿子和刘巧赶回来的时候,许老太和张翠琴已经被人带到乡里去了。
  许建海担心道,“爸,咋办啊,妈和翠琴都被人带走了。”
  “唉!我之前就让她们别去的,都不听我的,现在真是闹出事了!”
  许爷爷气的直跺脚。这个情况他也是没法子了。他也没想到,自己拿孙女咋就那么狠心啊,竟然直接报案抓人啊。
  前两年灾荒的时候,有人偷偷的藏了点黄豆,被人给抓住了,愣是被批斗了好几个月,那还是个后生小子呢,后来都没半条命了,到现在还在农田基地里干着最累的活呢。一家人都抬不起头。
  现在自家老婆子这么一闹,还不知道要被咋整呢。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第28章
  许老头再三琢磨, 觉得这事情还是出在自家孙女身上, 只要她改口说是自家的东西,老太太这事情也就没啥事了。
  “去找二丫, 让她去乡里把她奶给接回来。”许爷爷直接拍板。
  “对, 就该让她去, 这事情就是她给搞出来的。这丫头心真够黑的,把她奶都给告了, 这是忘了祖宗了。”许建海生气道。心里更气自己媳妇惹事啊。要不是她撺掇着老太太去拿东西,今天这事情也就没了。
  这婆娘眼皮子咋就这么浅呢?
  恨归恨,到底是自己婆娘, 真要是出事了, 自己也讨不了好。
  考虑到现在许南南的脾性和以前不一样了, 吃软不吃硬,许老头让三媳妇刘巧先去找许南南说些好话,让她主动去乡里接人。
  “告诉那丫头,只要她肯去接她奶回来, 咱老许家就同意她回来住, 以前的事情我也不追究了。”
  这话许老头是咬着牙说的。
  他活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没见过孙女告奶奶的。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啊。这孙女以后要是回来了,他第一个就将她嫁出去,嫁的远远的,找个能管得住她的人家。
  刘巧心里是不乐意去的,觉得老太太和张翠琴太能惹事了。每次都要她去擦屁股。不过这事情也由不得她不去,为了自家孩子的前程, 她也不能让老太太和张翠琴真的被‘批斗’。
  知道许南南现在的性子不好说话,刘巧琢磨了一下,就邀了几位平时相处的好的嫂子大娘们,跟着一起去劝。
  因为家里被盗了,门都被弄坏了,宋桂花领着两孩子正在山上修门。见到刘巧带着人来了,脸色一变,冷哼道,“你来干啥呢,偷东西不够,还要抢呢?”
  对于许老太和张翠琴之前的所作所为,宋桂花真是恶心到了极致了。
  刘巧赶紧道,“桂花嫂子,这可真是冤枉我了,我妈和二嫂那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知道这事情之后,也挺生气的。在咋样,二丫都是咱家的孩子,再生气,也不能为了赌气就把孩子东西拿回来吧。”
  许南南在一边听到这话,不禁冷笑。这刘巧还真是会说话啊,三两句就把一个入室偷盗的事情说成是一家人赌气做出的事情。
  不等宋桂花说话,她就冷着脸道,“既然你知道她们做的事情不对,你还来干啥?”
  刘巧叹气,“我这也是担心你啊。知道你这过的不好,你爷爷也很担心,让我过来看看呢。不过二丫啊,你奶奶和二婶好歹是你的长辈。她们这么做,也是气你离开家,想让你回家去。对你那是真的疼爱啊。你就不要再和她们赌气了。你奶年纪大了,要是去乡里关几天,那身子骨可熬不住啊。你是个孝顺的孩子,咋样也不能让老人受罪啊。”
  她带来的几个嫂子也帮衬着说话。“南南啊,五娘是看着你长大的,你是个好孩子,你奶在不好,那也是你奶,是家里的老人。你可不能让她受罪啊。还是去乡里把她接回来吧。和乡里说说,就说是你赌气才报的案子,都是一家人,谈不上啥子偷东西。”
  “你和小满都是你奶给拉扯大的,老人再不好,那也是养了你的。你咋能这么对他们呢?”
  “南那,你可不能不懂事。咱可都看着呢。”
  听大伙都在数落许南南,宋桂花急了,“咋是南南的错了。这明明是老太太干的不是人事。”
  “可那是南南的奶,都是一家人,拿东西也谈不上是偷。”有人接腔。
  许南南嘲讽的笑了笑,“这都分家了,连户口都不在一个本上了,她拿我东西不算偷?咱许家村还都是一个老祖宗发下来的呢,那咱许家村也是一家人了。回头我不干活了,没吃的就去你们家里拿,没钱用了,也去拿。这样行不行?要是大家答应,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这主意倒是挺不错的,以后我和小满可不用愁了。谁家有好吃的,咱几直接去吃。好看的衣服直接拿。还能去上学,又不用干活。反正是一个祖宗发下来的,都是一家人,不计较这些。”
  跟着刘巧过来的几人还要再劝,结果听到许南南这番话,简直目瞪口呆。谁也不好接这个话。
  随便去家里拿?那还不得乱套了。
  前些年公社吃大锅饭的时候,家家户户的都还有些私产呢,现在靠工分发粮食发钱了,贫富差异还是有的。这要是谁都能乱拿东西,以后谁还干活啊。
  几个长辈没话反驳了。都愣愣的看着刘巧。反正今天这事情也是想着大事化小,帮着刘巧一个忙,以后得个人情。劝劝孩子也不是啥难事。可现在被许南南这话给难住了,而且她们竟然觉得还挺有道理的,自然也不会再继续劝许南南。
  要不然下次这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家里,别人还不得拿今天这事情堵她们的嘴巴?
  漂亮话谁都会说,可涉及到自身利益的似乎,谁也不乐意当这个出头鸟了。
  刘巧也没想到许南南这一张嘴还挺能说的,一下子说人家心坎上去了。她强忍着怒意,劝道,“南南,好歹是你奶啊,和别人那是不一样的。你咋就这么不懂事呢?”
  “三婶要是懂事,就让梅子和龙龙回来,让我和小满去城里过好日子。也别和我说一家人的事情。咋都是一家人,吃亏的就总是我和小满呢。那这一家人也太难做了。三婶可别是自己教训别人的时候说的轻巧,自己却办不到。”
  这话不止堵住了刘巧的嘴,还顺便的讽刺了刘巧一番。其他人听了,也在嘀咕这刘巧确实有些不要厚道。大道理一趟一趟的,得利的还不是她自己?
  有跟刘巧一起过来的人也不想管这事情了,“我家里还有事情要忙呢,先回去了。”
  “我家也有事情,回头再过来看南南。”
  ……
  大家陆陆续续的都走了,也不管刘巧什么反应了。
  人都走光了,就剩下刘巧一个人了。
  宋桂花撇着嘴看她,觉得这人脸皮够厚的,这时候了还留在这里,要不要脸啊。这人真是比张翠琴还不要脸呢。
  刘巧此时脸色阴沉,强忍着的怒气也有些压抑不住。在村里树立了这么久的好形象,结果竟然被这死丫头给破坏了。
  “二丫,你难道以后就真的不回家了?有件事情你可能还不知道,你妈马上要农转非了,如果你以后把户口转回来,就能跟着你妈一起去城里了。你不想做城里人?现在去接你奶还来得及,要不然以后你就在村里呆一辈子!”
  “还有这事儿?”宋桂花吃惊的看着刘巧,然后看向南南,迟疑道,“南南,要不这事儿……”
  “三婶,这事情你说出来,觉得我信?就算她能够农转非了,我还能指望沾光?一个连养都不养我的人,我还能指望靠着她进城?这么好的事情,还是留给梅子和龙龙吧。”
  “好,这可是你说的,你今天这话放在这里,以后要真有这么一天了,可怨不了别人!”
  软硬不行,刘巧终于撕破了脸,阴沉的哼了一声,转身下了山。
  “南南,不能这么样说啊,我看可以试试看。没准能行。”宋桂花急忙道。这可是个好机会啊,只要成为城里人了,南南姐两以后可就不用在这地方吃苦了。可不能因为一时冲动就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许南南看着她道,“婶,我妈农转非的事情,绝对不是这几天才放出话来的,他们之前不告诉我,同意我转户口了,不就是不想让我进城吗?现在除了这种事情,以后就更没我机会了。她刚刚说这个,不过是骗我罢了。”她现在也总算明白上次转户口的时候,老太太和老头子突然改口的原因了。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情呢。
  不过她也不后悔。如果靠着许建生两口子的原因转城里去了,她一辈子都摆脱不了老许家了。
  现在倒是好了,虽然苦点,可好歹她不欠老许家的。以后可以不用和老许家牵扯了。而且她有淘宝在手里,以后再差也不至于过苦日子的。
  听许南南这么一说,宋桂花也觉得老许家人这是早有预谋啊。为了让孩子进城,竟然花了这么多心思,真是够坏的。
  她甚至怀疑,老许家人之所以这么对许南南姐两,就是为了逼着这两孩子自己出来。
  真是太坏了,是该给点教训了。
  刘巧这边撒羽而归,许老头气的踢桌子。许建平满脸怒气的要去教训教训这个不听话的侄女,被刘巧给拉住了。
  倒是许建海在边上阴沉着脸道,“爸,这可咋办啊。二丫这边是行不通了。咱可得想办法啊。总不能看着我妈和翠琴在乡里关着啊。以前在那边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关着的人,一天就吃一个窝窝头,听说都不给水喝的。吃喝拉撒就在那黑屋里。过两天就要搞公审,这可咋办?”说是公审,其实就是批~斗大会。
  “去找建生回来。”许老头重重拍桌子道。
  许建海也不耽搁,当即就出发去县里。这个时间也没车子了,只能靠两条腿走过去了。
  许老头这边也没闲着,让刘巧和许建平去乡里看许老太他们,看能不能送点吃的去,好歹不能把甚至给熬坏了。
  乡里的小黑屋里,许老太趴着窗户嚎哭喊冤,可惜没一个人在意的。许老太仗着当初拥军的名号,对乡里很多干部都不放在眼里,前些年大·饥荒的时候,仗着这个向乡里要粮。闹得很多人都有意见。因为碍着她的名号,再加上这种还不太稳定的时期不想闹事情,所以大家都让着她一点。可心里还是不满的。现在被抓了个人赃俱获的,自然没人会可怜她了。
  许老太哭了老半天,终于精疲力尽,腿脚发软的坐在地上。
  从中午到现在,她一口吃的都没给,连水都没喝的,现在早就没力气了。
  张翠琴比她好不到哪里去。
  这人是典型的纸老虎,平时仗着老太太到处耍威风,可真要是出事了,第一个吓软了腿。
  特别是路上听说要对她们进行公审后,她早就吓得傻了。连像老太太那样喊冤都不敢,只能蹲在墙角哭。
  “妈,咱咋办啊?”
  “怕啥,我就不信那死丫头还真能告我了。放心,你爸肯定会去找建生回来的。到时候让这他好好教训他养的闺女。”
  老太太到底是经过大风浪的,很快就从惊慌中清醒过来了。
  她觉得许南南再咋样厉害,那也是许建生生的孩子,还能翻了天了?她生的三个儿子,没一个敢和她对着干的,因为她是亲娘!
  张翠琴可不信了,之前老太太也说过没事的,结果现在还不是被关起来了。她只能小声的哭,直到一点力气都没了。
  “也不知道家里啥时候来人给咱送点吃的,呜呜……”
  两人自然不知道,刘巧已经提着东西过来准备给她们两送吃的。结果被乡里的干部给拦着了。
  面对这种情况,刘巧也没争取,拎着东西就走了。她可不想因为被这两人给连累了。反正也不是她没送,是人家不让送。




第29章
  许建海一路走往县城走, 等到天黑的时候才走到县城。
  看到许建海摸黑来了, 许建生和李静心里都诧异不已。
  “哥,你可要赶紧回去救妈啊!”看到许建生的时候, 许建海直接就哭喊出来了。
  听到这话, 许建生心里猛的一惊。扶着许建海, “建海,妈出啥事了?”
  “还不是二丫闹的, 她这是要害死咱妈啊。”
  许建海这次是实打实的怨上许南南了,把家里出的事情添油加醋的和许建生说了一番。特别是说到乡里来人抓许老太走的时候,许老太人都快晕了, 愣是被提着走的。那场面光是想想就辛酸。
  这事情里面, 他决口不提张翠琴, 就只提许老太如何被人抓,如何喊冤,结果还是被抓走关起来了。
  “妈被抓走的时候,都没来得及吃饭呢。乡里的情况你也知道的, 不给吃的喝的, 就那么关着,咱妈身体不好,这是要她老人家的命啊。”
  许建海边说着,眼眶都红了。
  许建生在边上听着也是红了眼睛,又是愤怒又是伤心。“这个丫头,咋就这么恨的心啊。她这哪里来的胆子,连自己的亲奶奶都害, 我咋养了这么个东西?”
  他狠狠的拍着桌子,心里后悔当初干啥要生这么个不孝顺的东西,却连累了他亲娘。
  “建生,咱可要赶紧把这事情给解决了,不能让人真的斗妈啊。”
  李静在边上担心道。对于老太太受啥苦,她一点感触也没有。她担心的是老太太要真是被斗了,以后整个老许家都要背上污点了。到时候她农转非的事情有麻烦可咋办?
  运作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能有点眉目了,如果家里闹出这种丑事被人知道了,影响到了她的成分,这事情肯定又要黄了。毕竟矿上盯着这个名额的人多着呢。
  这个死丫头偏偏非要这个时候闹事情,真是天生克她啊。
  许建生站起来,“我这就去请假,明天一早咱就回去。”
  这个时候矿上的领导都已经下班回家了。好在都是住在矿上分的家属放里面的,离着也不远。吃完晚饭,许建生就直接去了副矿长李成文家里。
  李成文是负责后勤的,管房屋和粮食分配,也管工人的各种请假。
  这几天李成文心情都有些不好,听到许建生大半夜跑来请假,问道,“怎么这么着急,家里出事了?”
  “唉,老家那边出事了,我得回去一趟。”
  “什么事情,要矿上帮忙吗?”李成文对许建生这生产主任还是很看好的。许建生这人办事一板一眼,能吃苦,而且还不徇私。
  许建生道,“也不是,就家里遇着一点麻烦,我回去处理一下就好了。”
  “这样啊,那行,你明天去忙吧。明天开会的时候,我帮你提一下。”毕竟人家家里出事了,总不能不让人家回去吧。在这方面,矿上还是很人性化的。
  许建生刚要走,李成文突然想起什么,问道,“对了许主任,你老家是哪里来着?”
  “就是县城下面的榕树镇许家村。”
  李成文心里一震。难怪刚刚听许建生回老家,他心里就觉得有事情没想起来呢。原来是因为之前隐约听许建生说起过老家,他老家的地址和贺老师写信告诉他的地址是一样的。
  许建生惦记着家里的事情,也没注意李成文的异样,见他没再问什么的意思,立马急匆匆的回去了。
  李成文坐在沙发上,心里又开始纠结了。是不是该去看看老师了。如果贺老师知道他此时的踌躇,肯定会很失望的。
  “信送到了,不过没见到人。”许家村的牛栏屋里,许南南摸黑来将送信的事情和贺秋生说了一声。从县城回来后,就一直闹个不消停,她也没时间来和贺秋生回复送信的情况。所以天黑之后,她就摸黑过来和贺秋生说了一声。
  “贺大叔,你那学生现在可是副矿长了。”所以要是别人不理你,也正常。一般位高权重的人都会顾虑更多。当然,这话她没明着说出口,她觉得贺秋生这样的阅历,应该会明白这点。
  “那还不错。”贺秋生似乎没觉得惊讶。似乎是觉得职位并不算很好,又或者觉得自己的学生能力达到这个程度一点也不稀奇。
  他看着许南南道,“今天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你能狠下心来,不担心以后回不了家?”
  许南南笑,“回家干啥,我好不容易出来了,就没想过回去。贺大叔,我说过,我会努力的生活,改变自己的命运。脱离老许家也就是第一步。我只想以后过的好一点,让小满过好一点。”
  “你这孩子有时候一点也不像个孩子。反而比很多成年人都要稳重。南南丫头,有机会一定要念书。拥有了知识,才拥有了改变命运的机会。”贺秋生说完,就打了个哈欠,“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有的忙呢。”
  许南南不大明白他说那话的意思,疑惑的走出屋子,听着后面的关门声,心里想着,我都大学毕业了,还真不用去读书了。不过这年头想在城里找份工作,似乎都要学历。要不然许红和许梅子他们就不会跑去读书了。也不知道我以前那大学学的东西,在现在相当于什么学历的知识。听说六十年代的大学生很牛叉,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虽然没明白贺秋生说这话的意思,也许只不过是他随口一说,不过倒是给许南南提了醒。以后想要进城,还是要解决学历的问题啊。看来下次进城的时候,可以找人多打听一下。
  这村子里的还是消息闭塞,很多东西都不清楚。原主留下的记忆有用的东西真不多。
  回到山上,许小满立马开了门。看到她进来了,脸上紧张的神色才没了。
  许南南道,“你咋醒了?”刚才她去找贺秋生的时候,这小姑娘不才睡着吗?
  “姐,我做噩梦了,醒来没看到你。”许小满脸上露出害怕的神色。似乎还在想着刚刚的噩梦。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别怕,都说了是噩梦了,那就是假的。姐回来了,不用怕了,赶紧睡觉吧。”
  许南南也脱鞋子上床。床虽然不算宽敞,不过两姐妹个子都不算高大,所以睡着也不嫌挤。不过今天许小满却贴着她这边,愣是要挤在一块儿。“姐我害怕。我梦到奶被打死了。到处都是血。”
  “……老太太命大,不会死的。”现在还没到后来那十年,就算是批~斗,也绝对不会出现动手把人打死的时候。
  许南南也没想搞这么血腥。
  “可以前隔壁村就有人死了。好吓人。”
  许小满声音都在颤抖。
  许南南闻言,想了想,便知道许小满说的是原本做过土匪的一个人,趁着国家刚刚建立,以为可以逃得过,结果还是被人举报了。
  这人不冤枉,以前做土匪的时候,手里也是有人命的。当时处分这人的时候,很多人都去看热闹,甚至还有些热血的人当场进行拳打脚踢。
  当时张翠琴这个憨货也去了,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竟然将许南南姐妹两也带去了。还对两人说,如果她们不听话,就是这个下场。
  张翠琴这个挨千刀的,明天也轮到她了。
  “小满,别怕。那人是因为做了特别坏的事情,所以才会有那种下场的。老太太虽然对咱不好,偷咱东西,可没人会让她死的。你要是不相信,明天咱一起去看,奶和二婶绝对不会有事的。”顶多戴高帽游街。
  “姐,他们都说,以后咱两再也回不去了。爸妈也不会要咱们了,是吗?”许小满颤抖道。
  听她问起这个,许南南皱了皱眉。随即想起许小满的年龄,叹了口气,“小满,如果姐和家里,你只能选一个,你选谁?”
  “选姐!”小满毫不犹豫道。
  “那好,姐告诉你,从今以后,就咱两是一家人,一起过日子了。以后老许家和咱没关系了。不管老许家要不要咱回去,姐都不会回去了。爷奶不把咱当人看,爸妈也不管咱们,咱也不用去受那份罪。孩子们长大了,都会离开家里,咱们只是离开的比较早而已。”
  “可那是咱爸妈……”许小满有些难过。不管爸妈再不好,总是血脉相连,那份血脉天性让她们对父母总有一种割舍不断的感情。
  尽管她也知道,爸妈对她并不好。
  “小南,桂花婶子对咱好不?”许南南不答反问道。
  “嗯,她待咱很好。”
  “桂花婶子对咱很好,她不是咱爸妈,也不是咱亲婶子,可她就是对咱好,这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见的。可见亲人并不是就一定是生养咱们的人。爸妈对咱不好,那就不配做咱爹妈。可桂花婶子对咱好,咱以后也要拿她当亲人看待。小满,姐不要求你像姐一样恨他们,姐希望你能够开心。可是姐希望你能够分清好歹,知道谁好,谁不好。不要让真正对咱好的人寒了心。”
  “那,那五丫呢?”
  “五丫还是咱妹妹,她和你一样,都是好孩子。”许南南也想起城里那个机灵的五丫徐许玲了。
  和小满的内向老实不一样,这孩子看起来似乎还有些小聪明呢。可惜她现在实在是顾不上她了。
  为了让许小满走出心理阴影,第二天一早,许南南就带着许小满去公审大会,亲眼看看老太太和张翠琴的情况。
  这件事情毕竟闹的很大,而且今年还是头一遭这事情呢,这时候没啥娱乐项目,大家就都跑乡里那边去凑热闹。连附近的村子都有人来了。
  几个乡里的领导让人把许奶奶和张翠琴给带到平时开会的打谷场上。还用板凳搭了个高台,让两人在上面站着。然后找人宣读了两人的罪状。
  听到两人竟然做出破门入室偷盗的事情,周围的人都唏嘘不已。特别是其他村子的人有些不大认识许老太的,也不知道老许家这些恩怨的,都对这婆媳两人鄙视的不得了。有人已经捡起了小石子,准备待会教训一下这两个贼人。
  许南南和许小满在人群里看着,见到老太太和张翠琴站在台上,浑身软哒哒的快要站不稳的样子,心里莫名的有些痛快。
  这种感觉很陌生,似乎是另外一个人的感觉。许南南想,这也许是原主残存在身体里的情绪。看着这两个欺压自己一辈子的人如今落的这个下场,终于畅快了。
  宋桂花也站在她们身边,看着许老太这么一副惨兮兮的样子,叹气道,“早知道这个下场,之前干啥就那么狠的心。”
  许老太此时已经饿得浑身没力气,开始发昏了。她本来还想着趁着人多的时候喊冤,闹一场,结果乡里竟然一点吃的喝的都不给她,现在别说是喊了,就是说话都得歇口气。
  张翠琴就更不用说了,她身体比许老太好,可是胆小。身上本就没多少力气了,再加上面对这个阵仗,早就吓破胆了,连头都不管抬起来,躲在老太太后面。
  “没用的东西。”许老太咬牙切齿。
  “妈,我咋没用了,你说会没事的,咋还是被拉出来了啊?”张翠琴吓得都哭了。又听老太太这时候还骂她,心里就不得劲了。
  “李春菊,张翠琴,这些事情你们认不认?”一个中年乡干部严肃的问道。
  偷盗这种事情可是影响十分恶劣的。现在全国都在搞建设,大家都要团结一致共同度过最艰难的时候。要是因为这些搅屎棍把群众们给带坏了,那乡里还咋为建设社会主义添砖瓦?
  听到点名了,张翠琴顿时哭起来,“不关我的事情啊,是老太太让我去的啊。我没办法啊,她是我婆婆,我不敢不去啊。”
  张翠琴这一嗓子一喊,不止许老太愣住了,乡干部也愣住了,旁边围观看热闹的群众也愣了。还有许老太几人也是愣住了。
  都没想到这时候,张翠琴竟然把事情推给许老太一个人了。
  而且她这说法明显是承认了她们确实偷东西了,只不过这事情是许老太给强迫的。
  “我打死你这个婆娘!”许老太满脸扭曲的要朝着张翠琴打。
  张翠琴赶紧躲开了,倒是许老太从椅子上摔下来了。直接倒在地上,摸着屁股和腰嚷嚷疼。
  “妈,妈你咋了?”
  许建生突然从人群外面冲了进来,跑到老太太身边扶着她,看到老太太憔悴的样子,眼泪顿时往下流,“妈,是我不孝啊。”
  老太太看到许建生了,刚刚干嚎的眼泪终于迟迟落下了。“建生啊,你可回来了啊。你养的好闺女啊,这是要你亲娘的命啊。”
  乡干部看不下去了,过来拦着。“正在公审呢,闲杂人不要在这里。”
  许建生扶着老太太站起来,红着眼道,“我是许南南的亲爸,她丢东西的事情,我不追究了。”
  乡干部看了他一眼,似乎觉得这情况有些意外,转身过去和其他几个乡干部商量。
  大伙商量了几句,这人又过来,“许南南已经不在你们家的户口上面了,这事情得她自己做主。”
  “那我让她立马把户口转回来。”许建生咬着牙道。然后在人群里看了一圈,终于看到了许南南。他眼睛立马瞪了一下,放开许老太的手,气势汹汹的朝着许南南走去。
  今天闹这么大的阵仗,老太太那惨兮兮的样子,都是自己的闺女害的,想想就觉得心里冒火,五脏六腑烧的慌。
  看到许建生这个样子,宋桂花就知道这是要教训南南了,赶紧对南南道,“你快跑,你爸爸要打你。”
  许南南也看样子部队,赶紧拉着许小满跑。往哪里跑?她直接锁定了乡干部在主席台,赶紧绕道跑乡干部那边去躲着。
  宋桂花趁机去拦着许建生,想趁机劝劝他,结果被许建生给推开了。不过这也给许南南姐妹多制造了点时间,等许建生去追两人的时候,许南南姐两已经到了主席台了。
  他立马转身又跑过去,“你这个丫头,赶紧给我出来。我今天非得教训你!”
  毕竟是当过兵上过战场的人,许建生气势一出来,就带着几分血性了。让人看着有几分发憷。
  乡干部都有些意外。这一个好好的公审大会,咋就被闹成这样了。
  “你这是干啥呢,咱们正在公审,你这样搞破坏,我们是可以抓你的。”
  “我是她亲爹,我打自己孩子犯法吗?”许建生正在气头上,又被人当众训斥,怒火交加,直接拿起地上的一个木桩子,朝着许南南扔过去。“你还敢跑!”
  到底是打过枪的人,这一扔很有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