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01 | 浏览:126325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六十年代小店主》作者:湖涂(完结+番外)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4]  之前知道贺秋生生病的消息之后,许南南就有些同情他,只是为了避嫌,所以没去看贺秋生。刚刚经历了宋桂花的人情冷暖之后,她觉得在自己有能力的情况,可以适当的帮一下对方。谁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也需要别人的帮助呢,就如同她现在一样。
  如果不是有淘宝店,她现在可能又是另外一番局面了。
  晚上大家都睡得着,两姐妹回到村里的时候,村里已经家家户户的都睡了。来到贺秋生门外的时候,倒是听到里面贺秋生的咳嗽声。
  许南南轻轻敲了敲门,“贺大叔。”
  “许南南?”贺秋生声音微弱道。
  “是我。”许南南应了一声。
  没多久,贺秋生就来开了门了。只是也就这么点力气了,开了门之后,他就扶着墙壁,颤悠悠的又回了床上。
  “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听说你病了。”许南南将蜡烛电商,将手里的东西方在桌上,是刚刚她在山上用水壶煮的小米粥。“我给你煮了点粥,你吃点东西吧。”
  贺秋生靠在床上,微微的睁着眼睛看着她,“咳咳,没想到还会有人来看我。我以为我死在这里都没人知道了。”
  声音里带着几分自嘲。
  “大叔,你不会死的,我之前生病了,也没死。”许小满急忙道。她最怕人说这个字了。之前她生病的时候,她奶就经常说她会死。
  贺秋生笑了笑,“其实有时候,死了也许比活着还要好。”如果那个时候他勇敢一点,早点死了,也许也不会经历后来这些折磨了。
  “可我觉得好死不如赖活着。”许南南听出贺秋生这是不大想活的意思了,立马坚定道。“贺大叔,我和小满现在已经离开家里了。”
  “嗯?”贺秋生看着她。似乎有些惊讶,又或者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转移话题。
  许南南叹气,“家里人对我们咋样,贺大叔也知道的。按理说,我和小满未来也是没啥希望的。可我不认命。上天让我遇着这样的家人,我没得选择,可我总能够尽量的让自己过的好点。贺大叔,难道你就这样认命了?你是个高级知识分子,是有文化的人,知道的比咱们多,肯定比我们更有办法让自己过的好起来的。也许现在难受,未来谁知道呢。”
  她知道,未来那段运动时期,贺秋生的日子也许会更难过,可那天还没到来之前,谁知道会有什么变故呢。
  贺秋生沉默不语。
  许南南觉得这个话题有些沉重了,端着碗放到他手里,“大叔,吃点热粥吧,身体会舒服点。等你身体好了,心情也会好起来的。”
  许小满点头,“对,吃饱饭了,心情就会很好。”
  贺秋生端着碗,半响没动。昏暗的烛光里,许南南隐隐看到他眼角有泪光。
  许南南和许小满并没有多待,看着贺秋生开始吃东西了,才一起离开。
  贺秋生几口吃下了粥,不知道是因为心情的原因,还是这粥真的有用,竟然觉得之前冰冷的身体开始暖和起来了。多久了,他自己都忘了,自从经历了那件事情之后,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连最亲的人都离他而去了,竟然还会有人给他一点温暖。
  许南南可不知道自己一碗粥能有这么大的效果,回去的路上,许小满问他,“贺大叔还难过吗?”
  “……不知道。”许南南觉得难过肯定会的。只是她也无能为力了。
  来看贺秋生,就是因为不想看着他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床上经历病痛折磨。她帮不了多少,至少能尽一份自己的心意。如果贺秋生还是执意放弃求生的希望,她也无可奈何了。
  回到木屋里,两人从里面用桌子抵上门,姐妹两一起躺在临时的床铺上。
  “好软啊,软绵绵的,比家里的床睡着还舒服。”许小满笑道。
  “以后有钱了,姐给你买个席梦思,那睡着才舒服呢。“
  “啥是席梦思?”小姑娘开始打哈欠了。
  许南南看着屋顶,笑着回忆,“就像是睡在棉花山上面一样。”
  “肯定很舒服……”
  很快,就传来了小小的呼噜声。许南南侧头看了一眼,然后笑了,“小满,姐一定会好好的生活,把日子过的越来越好!”
  不管老天爷为什么让她来到这个世界,她唯一的目标就是活出个人样来。当然,首要目标是能真的从许家独立出来。
  早上天蒙蒙亮,两孩子用宋桂花给的小米煮了粥,加上两个鸡蛋,美滋滋的吃了离家后的第一顿早餐。
  不用在吃饭的时候被奶奶数落,许小满觉得幸福极了。
  “姐,以后咱都不用回家了吗?”
  许南南吃完粥,侧身看着她,“你想回去吗?”这可是个问题,她自己是不乐意回去的,可许小满从里到外是许家人,这个事实是改变不了的。
  好在许小满坚定摇头,“我要跟着姐一起。姐,我也能去挣工分呢,我能下地了。我现在吃饱饭了,有力气。咱一起挣工分,年底分粮食,咱就有吃的了。”
  “挣工分就不用了,等过阵子姐有安排呢。”让一个九岁的孩子去下地干活,许南南觉得自己还是做不出来的。
  特别是许小满身材很小,看起来也就七岁多的样子,小娃娃一个,唉,还是要营养补补啊。
  姐妹两吃完饭,收拾好了,还没来得及去村里找许根生呢,宋桂花就喘着气来喊她们去村里了。
  宋桂花回去一晚上没睡好,总想着两孩子在荒山野岭的过日子,心里很不得劲。所以早上天没亮就去找许根生说这事了。许根生有点认怂,想和稀泥。觉得人家孩子这是在闹别扭,回头没准就好了。不过宋桂花可不乐意,觉得就算是只住一阵子,也要帮衬一下。所以立马又跑山里来找许南南姐妹两。
  许南南和许小满一起跟着宋桂花直接去地里找许根生。
  许根生正在宣布年底要干的活,国家要大搞建设,落实到他们村里这边,任务也不小,得安排人一起,和其他村里的人去搞农田基地。对于他们这水源不算多的地方,这可是个大任务。
  村里人都不大想去,但是偏偏安排下来,每个家里至少要出一个人。
  许建海几人一听这事儿,都觉得有些不妙。基地上面工分和粮食肯定会更多,但是那活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
  这要是真的干下来,几个人受得了啊。
  张翠琴眼珠子转了转,“许队长,非得男人去吗,女人能去吗?”
  许根生斜着眼看她,“咋了,你想去?这倒是挺好的,我到时候给你申请积极分子。”
  “哎哟不是不是,我可走不开。我是替我们家二丫问的。这孩子也能干活,可不能搞歧视。”张翠琴连连摆手。
  周围的人听到这话,纷纷皱了眉头。大人都不大能干得下来的活,南南那丫头能做?这要是做下来,这孩子也要废了。
  “哟哟哟,我还真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男人的活还得要一个小姑娘代替做呢。”宋桂花插着腰走了过来,身后跟着许南南姐妹。
  许南南也是满脸黑线的看着张翠琴。看来昨天从家里出来还不是万无一失呢,这就被人惦记上了。
  “咋了,我们家的事情,你管得着?”张翠琴脸上一皱。




第22章
  “你们家的事儿也太稀奇了,咱就是个外人也看不下去了。你们大伙还不知道吧,南南和小满这两个孩子,昨晚就从家里被赶出来了,就睡在山上养殖场的木屋里呢!”
  宋桂花满脸愤怒,语气重的连口水都要往张翠琴脸上喷了。
  张翠琴被她这气势惊的退后两步。
  周围的人听到宋桂花说的这件事情,都惊讶的看着许南南姐妹两。
  这两孩子大半夜的睡在养殖场?
  村里不是没有过的苦的孩子,甚至还有些没爹没娘的孤儿,也是大的养着小的。可像许南南姐妹两这样父母双全,而且父亲在村里是出了名的有出息,家里条件也在村里不算不错的孩子,竟然过的还不如人家孤儿好,乡亲们也都有些意见了。
  这时候的人还是很有人情味的,看不过去了,总会说两句。
  “孩子这些么小,咋能去外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面住。”
  说话的是个大婶子,也是养了几个娃,家里穷,可也没让孩子出门自己住的道理。
  “就是,翠琴,你们家这是咋了啊,咋样也不能让孩子吃这苦啊。”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这事情,倒是比之前许根生宣布农田基建的事情还要活跃。
  这下子许家其他人可站不住了。
  刘巧之前听到张翠琴想让许南南去农田基建的事情就觉得有些不靠谱,只是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想法让张翠琴试试看,反正成不成,她都能想办法从中获利,可后面宋桂花来了,这事情走向可就不好看了。
  她立马站出来,摆手道,“大家可不要误会我公婆啊。他们可是真心疼二丫和四丫的。可是这两孩子扭,非要出来住。昨晚上我公婆都担心的一晚上没睡呢。”
  张翠花也是立马反应过来了,“就是,可不是咱赶走的,是他们自己要走的,关咱们啥事啊。你们可别乱说。”
  一向老实不会说话的许建平也很生气,觉得许南南姐妹这是污蔑人,往家里泼脏水,“二丫,你咋能昧着良心说话呢,你自己要走,关家里啥事,咋能往家里泼脏水。”
  许建海也道,“二丫,你要是想回家,今天就搬回来,肯定没人说你啥。”他倒是没像自己媳妇张翠琴那样讨厌这姐妹两。反正二丫现在回来能干活,能挣工分,家里多一双筷子的事情,没必要闹的太难看。
  他觉得许南南姐妹两经过昨晚上,肯定也想回家的。甚至刚刚宋桂花打抱不平,也是因为许南南姐妹想回家,找个闹一场好回家罢了。
  许南南可不知道许建平脑袋里的这么多猜想,反正她就一个想法,出来了就绝对不回去。哪里不是住啊,她还就不稀罕老许家那小黑屋。
  许南南看了几人一眼,“我可不敢,刚我就听到二婶想让我去农田基建呢,我要是回去了,肯定得被你们送农田基建去。我这小身板,那还有命回来?”
  这下子许建海都接不下去了。狠狠的瞪了眼自己婆娘。就这婆娘挑事,搞的现在家里骑虎难下。
  刘巧连忙道,“二丫,你二婶那是随便说说的,你不乐意去,谁也不能让你去的。”
  “那我当初还不想下地呢,不照样十岁开头就下地了。奶还说我做的少,吃饭也不让我吃饱。”许南南委委屈屈道。
  “行了,你们还有啥好说的。南南姐妹两过的啥日子,咱都是明眼人,看在眼里。平时也不好管你们这闲事,可是你们让两孩子大半夜的出门,这事儿做出来,我就是个外人,也看不下去了。”宋桂花愤怒道。
  许根生在边上看着这个情况,觉得十分的头疼。他这还说着农田基建的事儿呢,咋又要处理老许家这事情了。
  “咳咳,这事情要不待会再说?”
  许根生想和稀泥。
  “根生叔,今天事情我也不想闹,我和桂花婶子过来,也就想处理一件事情,就是我的工分想从家里挪出来,以后分粮食就直接分我手里,别人任何人都不能拿。”
  许南南满脸严肃道。
  这件事情她还真不想继续闹下去了,毕竟她是不会再回去的。再闹也就是让老许家被人念叨几句而已,不痛不痒的,浪费时间。而且她还担心老许家受不了舆论压力,到时候强迫她和小满回去呢。
  许根生看了她一眼,心里琢磨着这件事情的可能性。毕竟现在发粮食是按着户头分的。许南南的工分虽然是她自己的,可她没成年呢,不可能顶门立户,这粮食自然是分到老许家去了。
  “我说许队长,这有啥好想的,总不能让南南姐妹光干活不吃饭吧。”宋桂花这次是打定了主意帮许南南姐妹的忙了,所以很是下力气。
  “这可不行,这可是咱家的粮食。”张翠琴立马反对道。
  虽然许南南工分不多,分的粮食也就够一个人吃的。可是许南南吃的少啊,平时还能剩下啊。苍蝇小,那也是肉呢。
  对此许家其他人没发表意见,毕竟粮食一般都是许老太管着的,不管反对还是不反对,那都不是他们管得着的事儿。
  而且除了张翠琴,还真没有人把许南南那点粮食看在眼里。毕竟他们自己可是不用管孩子的。家里的粮食也勉强能过日子。
  没许家其他人吭声,张翠琴的反对就有些单薄了。
  特别是其他乡亲也有些看不下去,觉得南南姐妹现在不在家里住着,却还要把粮食给家里,这不是把孩子往死路上逼吗?
  “现在不是说了吗,多劳多得,谁干活了就吃饭。南南干活了,就该得粮食,没得说的。”有人开口道。
  “要不让南南回家得了,也就没这事儿了。”
  “南南好像不乐意,刚张翠琴还想让她去农田基地呢。”
  这些人一开口,许根生就更头疼了。他这人耳根子一向软,别人一说,他这决定就更不好做了。他为难的道,“南南啊,你这户口可还在家里呢。”
  这可真是个问题。回头要是老许家人要这粮食,他不给,人家就能说,这是他们户头上的人,咋就不给了。
  毕竟南南姐妹两可没成年呢,还是孩子。孩子说的话,可不能作数啊。
  许南南一听这户口的事情,心里也很郁闷。可她自己也没办法,她没成年,而且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不能单独立户口。
  “那让南南去我们家的户口本上行不?”宋桂花突然道。
  她这话一出,其他人都看着她。许南南也很是惊讶的看着宋桂花。她没想到,宋桂花会帮她帮的这么彻底。
  “桂花婶……”许南南感动的看着宋桂花。
  此时宋桂花也有点心虚。她刚那一嗓子其实就是看不过老许家这么欺负孩子而已。不过看到许南南似乎当真了,她这心里就开始思索着这事情能不能办成。
  张翠琴可不知道宋桂花刚刚不过是一时冲动,她想的几比较歪了,嘲讽的笑了笑,“我说你宋桂花咋这么热心呢,原来是打着这个主意呢。你是早就看准了二丫挣的工分吧,所以才这么一副热心肠。有本事,你让二丫和四丫去你家吃住啊,看你咋负担。你宋桂花也就是别人家儿媳妇而已,还能当这个家,做这个主?”
  让许南南姐妹去家里吃住?宋桂花确实没法当这个家,做这个主,心里更心虚了。
  “就让南南姐两去咱家吃住。”
  突然,一直没吭声的许贵开口了。
  许贵是宋桂花的男人,而且长的五大三粗的,平时不大爱说话,但是脾气可也不大好。简而言之就是个不大好相处的人。
  昨晚上宋桂花和他说许南南姐妹的事情,他可不大想管,觉得别人家孩子的事情,他们管这些干啥。所以刚宋桂花一直帮着许南南说事儿的时候,他是不大高兴的。刚刚他也一直站在人群后面不吭声,不打算插手。
  但是后面看到宋桂花被张翠琴嘲讽的时候,他又不乐意了。
  自己媳妇,在家里被他骂就行了,妈的,还被外人欺负了。
  所以许贵站出来了。
  许成贵这一站出来,宋桂花这底气立马就有了,立马插着腰道,“我还就能当这个家,只要南南姐两乐意,就让她们姐两去咱家吃住去。”
  “我把户口迁桂花婶家里,可我不去住。我能养活自己和小满。”许南南却没同意。她知道,许成贵虽然刚站出来同意了,可她看得出来,许贵是勉强的。她本身也不想再靠别人养了,何必再连累对她好的宋桂花呢。
  宋桂花还想在说点啥,许南南道,“桂花婶,我知道你为我好,可我马上就成年了,也能干活,总能养活自己的,我不能总是靠着别人啊。”
  宋桂花想了想,心里也有些无奈。
  毕竟她也知道,如果让许南南姐妹两去家里了,到时候家里肯定也会有些问题的。她点了点头,看向许根生,“许根生,你自己说,这事情能不能办吧。”
  许根生点头,“只要老许家同意,户口弄你们家倒是没事。”
  张翠琴还要反对,被刘巧给拦住了,刘巧笑了笑,“这事情我们可做不了主,还是要看家里的老人咋说。”
  连许建海也狠狠的瞪张翠琴,甚至小声呵斥,“咋那么多事呢。”还是老三媳妇聪明。二丫和四丫要真是迁出去了才是好事呢,以后就和老大一家离心了。而且以后也不好再迁城里去了。
  他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们之前可都听大嫂李静说过的,最近一直在托关系,看能不能农转非。只要李静迁城里去了,孩子们的户口没准也能想想办法呢。
  定了要迁户口的事情,自然也不能再拖着。许根生没办法,让其他人先干活,自己和许南南一行人去老许家那边谈这事儿。
  其实真是迁户口也不是难事。毕竟是一个村子里面。许南南姐妹两也本身就是村里人,一个村子里户口变动,完全没啥影响。关键是要许家人都同意才行。
  许根生觉得,要是自己,肯定是不乐意的。谁愿意把自家的娃儿变成别人家的啊。所以此刻他的心情是郁闷的。
  刘巧这次也跟着一起回家处理这事情,这是许建海安排的。张翠琴只能不甘心的留在地里干活。
  路上刘巧很是关心许南南姐妹两昨天晚上咋过日子的。听说宋桂花照顾的之后,又说了一番感激的话。
  她平时在外面形象倒是不错,宋桂花对她也不咋讨厌。所以免不了抱怨,“你们老许家这是想干啥啊,要是建生两口子知道了,肯定得生气。”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孩子们这么大了,性子不好管。我婆婆那脾气也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刘巧叹了叹气,又对着许南南道,“二丫啊,你在家里虽然苦点,可是在咋样也是自己的家啊。你要真是去了桂花家里,以后虽然能过好点,可再好也不是自己家。”
  许南南道,“三婶都说我在家里过的没桂花婶家里好了,三婶真的觉得我该回去?”
  刘巧脸色僵了僵,随即摇头,“你这孩子,也太倔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第23章
  宋桂花没看出刘巧的心思,许南南可是门儿清的。
  她本身就是想要离开老许家的,刘巧劝她的时候,又特意的说明白她在家里过的不如在外面,明摆着是暗示她不要回去。
  宋桂花这时候也听出点名堂来了,狐疑的看了眼刘巧,也没再和刘巧抱怨什么了。她觉得这老许家的人都不简单啊。以为张翠琴是个黑心肝的东西了,这老许家三媳妇似乎也不是啥正儿八经的好人啊。
  唉,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许老太喜欢的人还能有多好?
  几人各怀心事到了老许家大院里。
  许爷爷也准备出门下地干活了。他是处于半退休状态,想去的时候就去,不去的时候就在家里歇着,也没人敢开口非要他下地去。
  看到许南南姐妹两回来了,身边还跟着许根生和宋桂花,顿时一副了然的样子。“二丫和四丫,这是要回来啦?昨天不说不想在家里吗,这才多久了?”
  瞧瞧,这不是回来了吗,还以为有多硬气呢。
  许老太在屋里听到动静了,踩着小脚摇摇晃晃的出来了,“啥,这两个丫头要回来了?想得美,咱家是猪圈啊,想回来就回来,想走就走,天底下么这么好的事儿。”
  许根生和宋桂花听了这些话,频频皱眉。
  这还是长辈说的话吗。孩子离开一晚上,家里人不担心,回来了还要数落。这要是孩子真想回来,不也得被吓走吗?
  许根生咳了咳,“叔,不是南南要回来,是有别的事儿要和你商量。”
  “没啥好商量的,反正这两丫头出去了,就不是咱老许家的人,咱啥事也不管。”许老太插着腰道。
  许根生为难道,“可这事儿必须商量,我看还是让刘巧说吧。”他也不想和老太太说话,太费劲儿了。
  刘巧不想明着掺和这事儿,可是被许根生点了名了,也只能硬着头皮将之前在地里说的迁户口的事情给说了。
  一听迁户口,许爷爷直接气的将锄头都扔地上去了。
  “我不同意,老许家还没到这个地步。”
  许老太脸上也是青红一片。“我早就说了,这丫头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咱家好吃好喝的养这么大了,能干活的时候,就想去伺候别人家了。真是作孽啊。”
  看着许老太干嚎的样子,许南南笑了笑。“奶,你之前不是说家里养我太困难,想把我送别人家养着吗。之前我没同意,现在我自己愿意了,我愿意迁到桂花婶家里,以后也不让家里养了。”
  宋桂花也赶紧道,“就是,南南愿意去咱家,你们家也不想养,干脆就迁到我们家去算了。”
  “好你个桂花,我平时待你也不差,你竟然打起这主意了。我们家好不容易养大的闺女,你就想弄到你们家伺候你一家子了,可没这么美的事儿!”
  许老太怒斥道。
  宋桂花顿时郁闷了,她可完全没有让南南姐两伺候人的想法啊。这可真是冤枉死了。
  她赶紧看着许南南,“南南,我可没这想法啊。”可别她这一片好心,被人以为是有别的坏心呢。
  许南南道,“婶,我相信你没这心思。这村里就数婶对我和小满最好了。”
  “你这个死丫头,吃咱家的饭菜长大的,还说起别人家的好了。就是个白眼狼。”
  许爷爷也是在一边青着脸不说话,显然很是不同意这件事情。
  许南南道,“这么说,你们就是不同意我走了?”
  “不同意!”许老太咬牙道。
  人走可以,户口不能走。这是许老太心里的想法。当初她确实想送许南南走,可那次人家可是给了不少好处啊。这次呢,就光迁户口,岂不是白白的把个大姑娘送人家了。而且小满现在也能干活了,两个劳动力啊。
  傻子才同意呢。
  许南南抿了抿嘴,正想和老太太谈条件呢,刘巧突然道,“妈,你别生气了,咱回屋里休息休息,别气坏身子。”一边回头看着许根生几人,“你们等等,我回去和我妈说说。”
  说着挽着老太太的手往屋里走。
  老太太自然不乐意,可是她平时也是很喜欢这个三媳妇的,也知道她家里的聪明人,便勉勉强强的跟着进去了。
  宋桂花担心道,“南南,你说你奶会同意吗?”
  这事情还真是难办,毕竟许家两老是户主,而许南南没成年,是没办法单独把户口迁出来的。
  许南南心里原本是有些打算的。如果这次不成,她就拿点钱出来,让宋桂花私下里和许老太谈条件。这也是没办法的,在这种事情上面,她和许老太硬碰硬也没用。到时候就推脱是上次去矿上的时候,以前认识的那些叔叔阿姨看她可怜,偷偷给她的钱。
  她知道,自己在许老太眼里算不上什么,只要有好处,把她嫁出去都是可以的。更何况是迁个户口。
  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事情有些转折。
  过了一会儿,许老太在屋里喊了一句,是喊许老头进去的。
  许老头闷闷的看了几人一眼,也转身进屋去了。把许根生几人就这么放在外面。
  许根生顿感尴尬,“成不成,倒是给句话啊。这是干啥啊?”
  就在几人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许老头和许老太终于出来了。
  许老头还是闷不吭声的样子,许老太倒是板着脸,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我看着两个丫头也是养不熟了,这样良心的东西,我们老许家也不要了,爱出去就出去吧。”
  这是同意迁户口了。
  不管什么原因,许南南还是很开心的,眼睛都亮了。宋桂花和许根生倒是很意外。这刚刚还不乐意呢,咋转眼就同意了?
  当然,不管咋样,老太太同意是好事啊。许老头没说话,说明也是同意的。那这件事情就成了。
  户主同意了,许爷爷拿着户口本,跟着许根生一起去办迁户口的手续。
  宋桂花也回家拿了户口本,跟着一起过去。
  村里的手续也快,户口迁移很快就完成了。双方拿着新的户口本,一个上面少了两孩子,一个上面多了两孩子。
  许南南和许小满作为宋桂花家里的新成员,是以侄女的身份落在上面去的。
  以后,宋桂花就真的成她的婶了。
  办完手续,许爷爷深深的看了眼自己这两个孙女,心里突然有些说不上来的惆怅。想说点啥,却又说不出口,半响才来了句,“想家的时候,就回来看看。”
  许南南没说话。她其实特别想说,那地方称不上家,不过她也不想给许根生和宋桂花留下不好的形象,所以沉默以对。
  没等到许南南的回答,许爷爷觉得落了面子,心里有些生气,干脆哼了一声,拿着户口本直接回家了。甚至觉得换户口也许也没错。毕竟只是两个丫头。
  许老头回到家里的时候,许老太还在摧心顿足的嚷嚷,“想想就不甘心,太便宜这两个丫头了。咱家这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了,吃咱家那么多的粮食,就这么去别人家里了。人家说丫头是赔钱货,可嫁人的时候到底能弄点彩礼钱啊。她可倒好,啥都没捞到。真是气死我了。要不是为了龙龙和磊子,我死也不同意这么便宜她们的。”
  “行了,都办好了,还嚷嚷啥啊。”许老头也是没好气道。不管咋样,两个孙女就这么落了别人家的户口,传出去了,人家又要笑话他们家了。
  刘巧看出许老头有些后悔,脸上歉疚道,“爸妈,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和你们说那事儿的。要不然,南南和小满也不能这么容易就迁走,再咋说也是咱家的孩子。”
  “不关你的事情,迁走了好!”许老太脸色一正,“两个不懂事的死丫头片子,早晚要赔钱的货,还想做城里人,白日做梦呢!也幸亏你提醒我了,要不然我还想不到这茬。让他们两继续待在家里,到时候还真让她们成城里人了。”
  许老太说的自然是李静农转非的这件事情了。
  其实说起来,老太太是不乐意让李静农转非的。她觉得李静就是个下人出身,结果嫁到老许家,那就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这么一个伺候人的下人,竟然跟着儿子进城享福去了。这让老太太心里不舒服。
  当初许建生退伍后分到矿上,是直接将户口给转到矿上这个集体户里面的。矿上的户口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是有名额的,李静农转非自然不容易。许建生在城里也没有自己的房产,户口一直挂在矿上,李静这些年也没机会转过去。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机会,可许建生这人是领导,又是个当过兵的领导,不乐意找关系,也不乐意和人家抢名额,所以一直拖着。这其中,也有老太太故意压着的结果。
  只是没想到,上次李静回来之后,竟然给老二和老三他们私下里透露了要走关系办农转非的事情。而且似乎还暗示想法子把几个侄子侄女的户口给弄城里去。想让他们在老太太面前说点好话。大伙都不是傻子,李静有自家闺女,虽然这几年对他们的孩子好,可谁知道是不是装的,所以都没提。
  而这次许南南要迁户口的事情,倒是让几人觉得这事情似乎有点眉目了。只要许南南姐两把户口迁走了,李静想给这姐两迁户口就难办了。
  刘巧之前把老太太叫进去,也是说了这件事情。
  老太太是聪明人,一听以后能把孙子弄到城里去的想法,立马就心动了。之前她之所以不大喜欢李静进城,还有个原因就是她生了三个丫头片子。想到自己孙子不能进城,反而让两个丫头片子进城里去,这简直就是没法忍的事情。
  现在李静懂事,主动提出这个意思,让两个孙子进城,正巧许南南姐妹两也要迁户口走。这两事情碰到一起,老太太也只能狠下心,让这两丫头迁出去,以后她们和李静不是一个户口本了,就别想再去城里了。
  不甘心归不甘心,许老太却觉得这件事情做得很值得。
  许南南自然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道道的。
  不过这事情的结果让她倒是很满意。
  宋桂花要赶去地里干活,便嘱咐许南南和许小满去家里住几天。毕竟是一个户口本上的人了,也算是一家人。
  许南南还是拒绝了她的好意,“婶子,我和小满在山里住着挺好的,那边收拾收拾,不比村里差。而且两家离的太近了,我不想再和那边见面就吵。也不想连累婶子你难做。”
  谁家也忍不了三天两头的吵架啊。
  宋桂花家里是很和谐的,要是为了她和小满,总是和后面老许家吵架,再深的感情也要消耗完了。
  而且她和许小满才从老许家出来,可是再也不想寄人篱下了。
  宋桂花想了想也没在强迫她两。
  宋桂花回到地里干活后,大伙都逮着她问这事情的结果。
  于是很快,村里人就知道了,老许家老大的两个闺女现在不是老许家的人了,户口都放在宋桂花家里了。




第24章
  这下子可热闹了。家里那么多长辈还在呢, 孩子户口就这么转别人家里去了。关键是家里的长辈竟然还都答应了。这还要不要脸啊?
  村里顿时热议纷纷, 回家吃饭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在把这事情当做笑话来说。
  宋桂花家里也在说这事情, 不过不是说笑话, 而是正儿八经的商量许南南姐两的事情。
  因为许南南姐两没来家里吃住, 所以宋桂花的婆婆陈婆子没说什么闲话,只是让儿媳妇以后别掺和这样的事情, 得罪人可不大好。
  陈婆子脾气也说不上好,算是村里为数不多的,敢和屋后老许家的老太太对骂的人物。但是对自己媳妇, 她还是很满意的。毕竟儿媳妇长的一副有福气的样子, 又一口气生两个男娃, 都长的虎头虎脑的,可是他们家的大功臣呢。
  所以对于宋桂花管许南南姐两这事情,她也就随便的提了提。也没责备。
  “妈,我知道咱家过的也不宽裕, 是不该管人家的闲事。可咱眼皮子底下看着这两孩子长大的, 能帮一把是一把。南南姐两也懂事,我让她们来,她们也不来呢。”
  宋桂花解释道。
  陈婆子是个寡妇,就许贵这么一个儿子,所以平时宋桂花和许贵都很孝顺,听陈婆子说起这事情,自然也耐着性子解释一下。
  陈婆子听了, 叹了叹气,“算了,这事情都过去了,咱不提了。那姐两也不好过,别的帮不了,回头空了,帮着他们把那木屋收拾收拾,好歹屋顶给盖好点,可别漏雨了。”
  听陈婆子这么一说,宋桂花心里也乐了,“妈,你就放心吧,好歹也是一个户口本上的,这事情咱肯定会去做的。”
  “妈,那咱家是不是多两个姐妹了,”宋桂花的小儿子石头笑得咧嘴。
  他放学回来就听人说自家户口上多了两人,就是午后老许家的南南姐和小满妹子。
  大儿子木头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就你这样子,谁乐意给你做姐啊。”
  “我咋了,奶都说了,我最像爸小时候。”
  木头道,“我咋没听说爸以前这蠢?”
  “你骂我,我揍你。”石头直接朝着自己哥哥冲过去。还没冲呢,就被他爹许贵给拉着了,“干啥呢,吃个饭都不消停,真是一对冤家。”
  宋桂花也叹气,咋人家南南姐两那么相亲相爱的,自家这两个就整天吵吵闹闹的。
  陈婆子倒是乐得笑呵呵的,她就喜欢家里孙子们闹腾。这样才是人丁兴旺呢。
  宋桂花两口子吃完饭之后,也没午休,就往山上去。准备帮着把屋子收拾一下,要不然晚上得漏风。
  木头和石头听着也嚷嚷着要去了。
  孩子们可不管啥子亲生不亲生的,反正是自家户头上的人,以后就是自家姐妹了。自己人,那必须要仗义出手的。
  这次连宋桂花都管不住两孩子了,只能看着他们撒着脚丫子去山上。
  走路上,还碰着许根生带着儿子和媳妇也往山上去。
  “哟,你们也是去山上的?”宋桂花惊讶的看着许根生家里三人。这可是稀奇了,许根生这队长向来就是个和稀泥的,这次儿子媳妇去山上,难不成也是去帮南南姐两的?
  许根生脸上有些尴尬,咳了咳,“这不是看着两孩子可怜吗,咱送点东西去,顺便帮着收拾一下。秋粮毕竟还要个把月才下来呢,咋样也不能让两孩子饿出问题了。”
  他儿子和儿媳妇和在后面无可奈何。大中午的不能睡觉,被婆婆从屋里给赶出来了。还说啥要不是南南给的奶粉,虎子现在也不能长这好,不能忘恩负义。
  瞧这帽子也太大了,不来不行啊。
  宋桂花顿时笑了,“那正好,咱也是去帮着收拾屋子的,人多了,这就干的更快了。”
  路上又遇到几个人,听说是去帮许南南姐两收拾房子的,也跟着一起去了。反正人多,事情没多少,帮着也是一点心意。
  等到了养殖场这边的时候,就有十来个人了。
  许南南和许小满才心满意足的吃完脱离老许家之后的第一顿午餐呢,就看到这浩浩荡荡的一群人了。差点还以为是不是户口的事情又有啥问题了。
  等听到宋桂花说明来意之后,这心里顿时五味杂陈的。说实话,她对许家村的归属感很不强,这整个村子,她真心觉得亲近的,也就是宋桂花了。没想到无亲无故的,这么多人来帮她的忙。
  是啊,这时候的人还很朴实呢,是她受老许家那些人的影响太重了,把人都想太坏了。
  人多,这事情做起来效率就高。割干草的割干草,收拾屋顶,补墙上的缝隙。连窗户都重新给装了一个。
  “南南,你们姐两先这么住着,忙过来这阵子,在再给你们找合适的屋。”
  趁着大伙收尾的时候,许根生吸着烟枪走了过来。
  “根生叔,这屋就很好了,我和小满够住的,不要劳烦大伙了。”许南南还真是不好意思了。
  许根生叹气,“唉,你为啥不回老许家,大伙心里都清楚。也没人说你啥,这屋子还是要解决掉,要不然你和小满以后咋过日子呢。”
  他虽然是个爱和稀泥的,可是真到了这份上,他这个做长辈,做队长的,也不会逃避。该帮的还是要帮。而且就一个土房子,村里有些绝户的人家,房子现在都空着,收乡政府去了。到时候去走动走动,先给这姐两住着。
  很快,大伙都忙完了。
  许南南姐两毕竟是孩子,也没人过来和他们说啥话,忙完了就约着一起下山去干活,路上还在讨论老许家这事情。
  就宋桂花,还有她两个儿子留下来,帮许南南把家里收拾了一下。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之前许南南他们都是直接睡地上,铺干草的。这次大家弄了木桩子过来打成了床架子,上面弄了块木板过来,也算是个床了。
  “冬天之前,这房子还是要换,要不然你们姐两可熬不过去。”
  宋桂花一边收拾,一边叹气。又将许根生家里带来的东西给许南南摆好,“这可都是许根生拿来的,这次他们家倒是挺仗义的,给的东西不少,你和小满两人也能吃大半个月了,到时候不够,咱再想办法。”
  “婶,我都不知道咋谢谢你们了。”许南南声音有些哽咽,心里也胀胀的。她是真的没想到,村里人竟然会这么热心的帮忙。甚至觉得自己之前对村里人的想法,完全不配得到这样的帮助。
  “说啥谢呢,都是一个村的,谁家不有点困难啊。以前你是在家里,咱大家不好做啥,现在你们出来了,总不能看着你和小满过不下去。”
  “姐,以后谁欺负你,告诉我,我帮你揍她。”石头拍着胸脯道。
  “去你的,整天就知道调皮捣蛋,别惹祸就好。”宋桂花拍他的脑袋。
  “我是帮我姐,南南姐,你以后是咱家的了,是咱姐。”石头笑歪了嘴。家里就他和木头两男孩子,两人还老是吵架打架,就羡慕人家有个姐姐妹妹的。现在可好了,自家立马就多了一个姐,一个妹子。
  木头撇了撇嘴,看着许小满,“小满,回头哥教你写字。石头可不会这个,他读书老笨了。”
  “去你的,谁说的?”石头立马不干了,嚷嚷起来。
  “老师说的。”木头认真道。
  石头顿时憋红了脸,他谁都不怕,就怕班上老师。老师说他笨,是不是真的?
  石头纠结了。
  许南南噗呲一声笑了起来,“以后我就是你们姐了,听姐的话,都得好好读书,我也打算送小满去上学呢,可不要被小满比下去了。”
  “南南,你想送小满去读书?”宋桂花诧异的看着她。村里小学学费虽然不多,可是这两孩子生活还是问题呢,去上学可不是个容易的事情。倒是可以去找乡里问问,能不能通融一下。只是老许家人都在,也不知道乡里能不能通过。
  宋桂花脑袋里开始转悠起来。
  许南南笑道,“婶,你别操心,现在还不急呢,也要等明年了。”她现在虽然有钱,可刚搬出来就送小满去上学,别人肯定会猜测的。总要等分了粮食和钱之后,缓了一缓,就好办了。
  “唉,行,回头让木头给小满补课。这孩子别的不说,读书还是不错的。”宋桂花有些骄傲道。
  许南南这回倒是没拒绝宋桂花的好意,“那可要麻烦小木头了。”
  小木头咳了咳,强忍着笑意,点了点头。
  见旁边的石头有些不服气的样子,许南南笑道,“还有小石头,你也要好好学,到时候一起教小满。你现在可是小满的哥了。”
  这下子小石头才乐呵呵的点头,“我肯定比他聪明。”这个他自然是一直压制他的小木头了。
  村里人帮着许南南姐两收拾房子的事情,老许家人很快也听说了。
  许老太气得不得了。“都是些咸吃萝卜淡操心的东西。咱老许家的事情,要他们管。”
  许老头道,“算了,反正也没碍着咱啥事,只是这事情,得和建生两口子说说。免得他们到时候回来,知道自己闺女都不是一个户口上的人了,心里有想法。”
  “啥想法,又不是咱赶她们出去的,是她们自己往人家宋桂花身上贴,那就是有奶就是娘的东西。”许老太脸色扭曲道。
  “话是这么说,可还是要防着点。上次建生那孩子,还是很维护二丫的。我看这样得了,找人去城里一趟,和建生他们提前说说,免得到时候太突然了。”
  “找谁去?咱这老胳膊老腿的可动不了。”老太太不乐意道。她是不想去城里的,觉得自己一个农村人,去了城里没底气,让人瞧不起。不过老头子说的不错,上次建生回来,那态度确实是有些不一样了,回头要是再闹就不好了。毕竟李静要农转非,以后两个孙子转户口,那都得老大这边拍板呢。“要不让建海去,他比老三聪明。”
  “最近要农田基建,咱家肯定要去个人,到时候地里还得留人。建海是个男人,走不开。让刘巧去,她也是个明白人。”
  许老太听到点的是刘巧的名,倒是没意见。毕竟这三媳妇确实也是个聪明人。“你说咱家这媳妇是咋找的,聪明儿子配个蠢媳妇,憨货配巧媳妇。还有老大家那个……下人出身的,还配咱家最出息的儿子。”
  越说,老太太这心里就越不得劲。
  晚上儿子儿媳妇们回到家里,老太太就提出了自己和老头子的决定。让三媳妇刘巧去城里,把家里的事情和老大一家子说清楚,免得老大一家子对家里产生误会。
  刘巧眼睛亮了一下,不动声色道,“爸妈放心,我可得一五一十的说清楚,让大哥知道爸妈的难处。”
  “凭啥啊,我也要去。”张翠琴在边上嚷嚷起来了。这次许建海倒是没拉着她。
  许老头皱眉,“翠琴,你这是干啥,我和你爸的决定,你还有意见?”
  “肯定有意见啊,咋刘巧能去,我不能去了。我还是老二呢,她一个老三,咋还跑我前头去了。孩子们上个月都没回来,我也是当娘的,心里也惦记呢,咋她能去,我就不能去了。”
  张翠琴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眼泪鼻涕的往外流,“我可怜的磊子哟,都一个月没见着亲妈了,也不知道多想我呢。”
  许老太被她闹的脑袋晕。拍了拍桌子,不高兴道,“都走了,谁干活呢,我说话你还不听了,一个个都反了呢!”
  许建海这才道,“妈,翠琴就是这么个性子,你老可别生气。她是真想孩子了,要不这样,我多做点,让翠琴去看看孩子吧。要不然到时候三弟妹去了,梅子和龙龙看到娘了,咱家红红和龙子没看到,心里肯定得难受。”
  许建海这话就说到老太太心里了,许老太不心疼儿媳妇,就算再喜欢刘巧,她也不可能心疼刘巧这个儿媳妇,可她心疼孙子。特别是张翠琴的儿子许磊,那可是她的长孙呢。
  老太太对儿子感情平平,心里觉得儿子是该给她养老送终的,那是他们的责任,也是她生这些儿子的目的。可这孙子不一样啊,那是她看着出生的,老许家以后的根呢。
  不想大孙子和长的俊的孙女难过,老太太还是咬牙决定,让刘巧和张翠琴一起去。
  至于让张翠琴单独去……老太太可不敢有这种想法。
  第二天,张翠琴和刘巧就没下地,一起出发去了城里。
  宋桂花知道这事情之后,就赶紧儿去山上找许南南说这事情。“南南,你说你要不要去城里找你爸妈说说,要不然黑的也被他们说成白的了。”
  许家人这时候让刘巧和张翠琴去城里,不用说,大家都知道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担心许建生到时候回来了,知道闺女都不在一个户口本上了,到时候会闹吗。
  这是提前去把责任都推在许南南姐两身上呢。
  许南南刚割完猪草,正在喂猪,许小满在边上帮忙。
  听到宋桂花说的这事情,许南南也就楞了一下,随即摇头,“不去。”老许家人做这事情,她也是早就预料之中的。不过她没多想。以前之所以在许建生面前演戏,那是因为她身在老许家,身单力薄,没办法的事情。可现在不同了,她都不是老许家的人了,许建生都管不着她了。她可不去掺和。
  “你这孩子,你爷奶是你爷奶,你爸妈可是你亲爹妈。他们再咋样,也不能像你爷奶这样对你的。”宋桂花还是不希望这两孩子和亲爹妈真的不来往了。
  许建生两口子再咋样,那也是亲爹妈,那心里总会真心疼闺女吧,哪怕少点,那也比没有少啊。
  “婶,我真不去。上次我去城里,我妈就把我数落了一遍,反正是看我不顺眼,一直让我回老家。这次我可不去了。我爸要真是疼我,也不会只听二婶三婶的话,要是不疼我,我去了,那也没用。”她才不去受那个闲气呢。不过城里她还是回去的,过几天就去一趟,买点邮票回来,放在淘宝里面卖。
  这几天忙着从老许家分出来的事情,她都没好好的打理自己的店子呢。这店子才是自己的依仗,现在身上的钱,可都是靠淘宝店赚的呢。
  想到这,她从口袋里拿出两块钱递给宋桂花。“婶,咱不说他们了,我这正好有事情麻烦婶呢。”
  宋桂花看她突然掏出钱来了,愣了愣,“你这哪儿来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的啊?”老许家那样的,还舍得给钱这姐两?
  果然,许南南紧张道,“婶儿,你可别让那家人知道了。这钱是我上次去城里,我爸工作的矿上,那些叔叔阿姨看我可怜偷偷的给我的。我没和家里人说,本来想留着以后救个急啥的。现在可留不住了,我和小满这过日子,还缺不少东西呢。我现在还不好拿钱去买东西,请婶子帮个忙去供销社买点东西回来。”
  这话自然是借口,是许南南早就准备好的。上次她卖奶粉的钱,一直贴身带着,没机会用。虽然担心被人知道,可她也不能一直揣着钱不用,把日子过的苦巴巴的啊。也只能找这么个借口出来,让宋桂花帮忙了。
  好在宋桂花倒是没怀疑,她没去过城里,不知道城里人是咋样的,只觉得比她们高一等。给几块钱,似乎也是正常的。啧啧道,“瞧瞧,还是城里人大方。两块钱可不少了。”
  许南南害羞,“还有两块,留着以后慢慢用。”
  “这世上还是好人多的。老许家那样的,还是少数的。”宋桂花也是挺高兴的。之前还担心许南南姐妹这日子怎么过呢,现在有这几块钱,也能撑一段日子了。
  供销社在乡里,离许家村也不远,宋桂花也不耽搁,挎着篮子就去了。心里对许南南也更加的喜欢了,觉得这孩子信任她,肯将两块钱放她手里,那是没把她当外人呢。
  宋桂花是个会过日子的人,这两块钱用的很精细,把油盐酱醋的给配齐全了,另外买了点洗衣服的皂角,最后按着许南南的吩咐,买了点糖。
  许南南只接了其他东西,把糖顺手就给了宋桂花。
  宋桂花不要,“你这过日子正难着呢,我咋能要你的东西。”
  “婶,木头和石头喊我一声姐,这糖就是我给他们的礼物。要不然我这姐做的也没劲了。就这一次,以后我就不客气了。我也没拿婶当外人。”
  许南南一脸坚决道。
  宋桂花推脱半天,最后也只能收下,“你这孩子,太客气了。以后可不许这样了。”
  “婶儿,我知道啦。”许南南甜甜的笑。其实今天买东西还是一回事,买东西给宋桂花也是想好的。东西虽然不值得什么,也是她的一份心意。毕竟宋桂花一家子对她的帮助实在太大了,她如果不有点表示,自己都觉得太过分了。上辈子作为孤儿,对于人情往来,她看得很重。人家给她了,她就必须要回报。
  县城这边,张翠琴和刘巧经过一番波折,也总算是到了矿上这边了。
  两人也不是第一次来,以前没事的时候,也轮流来看过孩子们,这次也是熟门熟路的就找到了矿上的家属房这边了。
  许建生家里正好在开饭。李静今天咬牙买了半条鱼,孩子们正乐呵呵的吃饭呢。见到张翠琴和刘巧来了,都有些惊讶。
  许红皱了皱眉,“妈,你咋来了?”
  张翠琴可顾不上闺女问话呢,眼里就看到桌上那半条鱼了。
  说起来,家里可是好久没开荤了。倒是有一条腊肉挂着,可老太太死活不给他们吃,每一餐就蒸几片给老头子吃,其他的说是要留着孩子们回来打牙祭的。
  这会子看到荤菜了,张翠琴可什么都不管了,赶紧坐桌上,拿起李静还没动的碗筷,“哎哟,真是饿死我了,我们可是一大早就出来的,愣是走过来的,到现在啥都没吃呢。”
  许梅子看了眼刘巧,母女两对视一眼,啥都没说。许梅子也没动筷子,就这么看着张翠琴吃。
  许红皱眉道,“妈,你慢点吃。大伯和大伯娘还没吃呢。”看着自己妈这个粗俗的样子,她觉得太丢人了,人家梅子她妈就没动呢。
  “他们平时又没少吃,我吃点咋了?”张翠琴含糊不清道。
  李静看她这样子,心里嫌弃的不行。不过她也知道张翠琴这德性,干脆不和她说话,转而招待刘巧坐着,“你们咋过来了?”
  面上虽然是笑着问的,心里却膈应的不行。她是不喜欢刘巧她们来城里的,甚至都不乐意带孩子们回去,担心孩子们和家里处的时间长了,和她这个大伯娘不亲,以后不孝顺她。
  但是偏偏又不能不让人家爹妈见孩子。
  刘巧似乎没察觉她的想啊,看了眼许建生,又看她,然后叹气,“是爸妈让我和二嫂过来的,还是为了二丫和四丫的事情。”
  “这两个丫头又咋了?”李静这话是咬牙切齿的问的。她就知道,这两孩子就知道给她找事。要不是这两孩子,刘巧和张翠琴也不会来城里打扰她这么好的日子了。
  张翠琴此时吃的半饱,听到要开始说许南南姐两的‘罪状’了,顿时来劲了,“这事情还是我来说,你们是不知道啊,这两孩子真是无法无天了,简直就是忘恩负义!”
  刘巧见她开口了,也就把这事情让给她说,自己安静的在边上坐着,当个陪客。
  张翠琴把许南南如何在家里和两个老人顶嘴,如何气的老太太差点晕了愣是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通,最后总结道,“我们都劝她啊,可她不听,非要觉得宋桂花家里好。还在村里闹,大伙都知道了。许根生亲自带着她姐两来村里找爹妈,非要换户口。咱爸可气的不轻啊,可不换户口,这孩子就要闹啊,最后爸没办法,就只能让她换了。爸妈说担心你们回家之后知道这事儿会多想,让我来和你们说清楚,省得到时候被你们埋怨。”
  她这边热闹都是说着,许梅子抬头看了眼刘巧,见刘巧点头了,嘴角流露出浅浅的喜意。很快又低下头,没让别人发现。
  许建生此时脸上是五颜六色的变幻,“南南真的这么说干了?她就这么不喜欢这个家,要去别人家里?”
  他没问张翠琴,而是看向刘巧。
  他是知道张翠琴这人是不靠谱的人,真相如何,还是要看着老三媳妇的咋说。
  刘巧叹气,“是二丫自己提出要出去的,也是她提出要换户口的。大哥,咱真是拦不住。”她自觉自己这话也没错,这些都是二丫提出来的。就算以后许建生回村里打听,她这也不算撒谎。至于为啥要提,这个许建生可没问呢。
  “砰——”许建生一拳头砸到桌上,直接敲的饭桌都差点翻了。旁边的人都下了一大跳。
  “老许,你这是干啥呢?”李静赶紧抓着他的手看,看到他的手都红了,心疼的要掉眼泪。
  “你说你为这两个白眼狼生啥气啊,气坏自己不划算,我早就说了,南南那丫头就是个白眼狼,没心肝的,在这边的时候就和咱闹,回去了和她爷奶闹,不是个安生的。眼里没长辈,没大人,做出这样没良心的事情也不稀奇。我看她走了也好,免得气坏爸妈,以后害你被人戳脊梁骨。”
  对于这两个孩子换户口的事情,李静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的。这两孩子户口放谁家里,都不干她的事情。而且这两孩子这么一闹,正好验证了她之前说的话。这下子老许该信她说的话了吧。
  她越说这些话,许建生心里越是生气,用另外一只手又狠狠的捶打着桌子。
  “我这做爸的还在呢,她们就连祖宗都不认了,这两个小兔崽子!”许建生气的眼睛都红了。
  张翠琴剔牙,理所当然道,“要我说,这也不算忘了祖宗,咱村里几百年前也是一个祖宗。不过这孩子确实是不认你这个做爹的了。要不是爸拦着,估摸着她都要认许贵做爹了。我说大哥啊,亏得你上次还为了这孩子把妈都气坏了,真是不值当。”
  许建生狠狠的咬牙,猛的站起来,“我这就回去收拾这兔崽子去。”
  “哎哟,你回去有啥用呢,都不是咱家的人了。”李静赶紧双手抓着他的胳膊,“下午还要上工呢,这月都请了一次假了,再请假,矿上得有意见了。再说了,这事情也不光彩,让矿上知道了,咱以后还有没有脸见人啊。”
  为了两个兔崽子耽误半天工,太不值了。
  似乎是李静的话起了作用,许建生倒是没往外冲了,只是胸脯重重的起伏,显然是一肚子气。
  刘巧给许梅子使了个眼色,许梅子立马起身去倒了杯热水过来,“大伯,你喝点水,消消气。可别气坏了身子。”
  李静道,“瞧瞧,梅子多懂事,多孝顺你。可比那兔崽子强多了。那两个不稀罕你,你还稀罕她们干啥呢,以后梅子又不是不孝顺你。”
  “大伯,以后我肯定孝顺你和大伯娘。”许梅子乖巧道。
  许红见状,心里鄙视许梅子,脸上也是一副关心的模样,“大伯,我们以后都会孝顺你的。等我挣钱了,我也给您买好吃的,给您补身子。”
  张翠琴听着自家闺女这么哄着老大两口子,心里很是不得劲。她虽然也时常在许建生夫妻面前说许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红的好话,可那也是她自己说,知道自己说的是假的。现在听到亲闺女这么说,只觉得亲闺女现在竟然和老大两口子亲,倒把她这个亲妈给放一边了。
  不过这时候她也不好摆脸色,只能帮着许红说道,“我们家大丫也懂事,侄女不和亲闺女一样吗,你就别管那两个丫头了。”
  喝了点热水,又被人劝了几句,许建生这心里总算是平顺了点,只是还是觉得膈应得慌。自己的闺女,成人家闺女了,这算啥事啊。
  他觉得要是许南南现在在他面前,他能一脚踹死这闺女。
  “老许,事情都这个地步了,咱也没法管了。现在户口都迁走了,还能迁回去?到时候乡里领导都要有想法了。觉得咱这是耍着玩呢。我看就算了,你也别回去管这事情了。让巧合翠琴给爸妈带话,说咱不管这事情了,也不怨他们。这都是丫头们不懂事。”李静在边上是苦口婆心的表态。
  反正以后她是当没生过这两闺女的。
  许建生咬了咬牙,又紧紧的握拳头,压抑着心里那股火气,“不管了,我不管了。她们爱咋样就咋样,以后让她们别回来求我这做爹的。”
  可不是他不认闺女,是闺女不认他这个爹。
  许建生心里越发的怄得慌。
  难得进城一次,张翠琴和刘巧也不急着回去。都准备在这里住一晚上。李静是不乐意的,可这会子也不好赶人走。
  看到两人送孩子们去上学,心里别提多膈应了。
  看到许玲在院子里玩,她走过去扭了扭许玲的耳朵,“整天就知道玩,不知道帮我干活啊。”
  许玲痛的直抹眼泪。
  李静心里烦闷,“怎么别人家的孩子都那么聪明孝顺,我生的这些都一个个的不是东西。”
  张翠琴和刘巧都有意思的不一起走。两人各自带着孩子,离着老远。
  许梅子看着张翠琴他们离着远,问道,“妈,二丫她们这次是真的离开家了?”
  刘巧笑道,“就算不是真的,你爷奶也会把这变成真的。她们这次让老许家丢了这么大的脸面,你爷奶是不会让她们回家的。”
  听到这话,许梅子可算是放心了。“妈,你说等大伯娘户口迁过来了,咱能有办法迁户口吗?”这是她最担心的问题。
  “我还没问你呢,你大伯娘这户口是咋回事,啥时候有个准信?”
  “还不是大伯那边,之前厂里是有名额的,可大伯看着人家困难,就没和人家抢。愣是错过了机会。大伯娘这次似乎是托了关系,还花了点钱,让人帮忙办这事情。”
  “你大伯娘还有钱办事?”刘巧不禁有些侧目了。老大一家子的钱,这些年被老家两个老的抠下来不少,在城里还要养孩子呢,竟然还能有余钱。
  许梅子道,“也不多,这次送礼全都花出去了。大伯还不知道这事情呢,连大丫姐都不知道,我是偷偷的发现的。最近看大伯娘心情很好,我觉得这事情有些眉目呢。”
  刘巧心里有了底,赞赏的摸了摸自己闺女的脑袋,“三丫,就要这样,平时多点心眼。多在你大伯和大伯娘面前表现。还有成绩也别拉下。我知道学校里男同学不少,你可还小,别有想法。以后你户口来城里了,再考个大学生,再好的对象都随你挑。可别眼皮子太浅了。”
  “妈,瞧你说的,我可没想那些。倒是大丫姐,可喜欢和那些男同学说话了,我都看过好几次了。”
  刘巧笑,“这是人家的事情,咱可不管。”
  另外一边,张翠琴也和许红唠唠叨叨一大堆,不过她说的方向可和刘巧正相反。
  她觉得读书是其次的,找个好婆家才是最重要的。
  不说别的,看看李静就知道了。李静这放在旧社会,就是一伺候人的丫鬟,嫁人后反而跑城里来了。这就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许红被唠叨的有些没劲儿,“妈,这事情还用你教?我有主意呢。你放心吧。”她升了初中就在想这事儿呢,不过她现在也不急,慢慢挑。初中挑不到合适的,就去高中挑。反正肯定要挑个最好的。
  张翠琴满意极了,家里的闺女中,自己这闺女长的浓眉大眼的最好看,一看就是有福气的,以后肯定是嫁的最好的。到时候自己也能跟着享福了。
  看了孩子,还和孩子们嘱咐了一番,在城里住了一晚上之后,张翠琴和刘巧终于心满意足的回了村里。
  宋桂花可是一直在关注这两人的。看到两人回来了之后,老许家一点动静也没有,又没看到许建生两口子回来,这下子心里的大石头落下了。
  把这事情和许南南说了,许南南也是轻描淡写的笑了笑,压根就没放心上。许建生这态度显然是说明了对她这个闺女是彻底放弃了。这也正合她意。
  老许家再没有动静了,这事情也慢慢的平淡下来。
  村里人似乎也开始接受许南南姐妹两离开老许家的事情,也不再当做话题聊了。
  许南南和许小满在山上倒是住的越发的自在了。一早上,许南南就去割猪草,许小满在家里写字,等许南南回来了,两人再一起喂猪。
  有时候看着这些肥猪,许南南都在想着,年底的时候,她能分多少猪肉呢。一点也好啊,这可是纯天然的猪肉啊。
  她承认,这日子太平了之后,她这心又开始不满足了。想住好房子,想吃好东西。还有漂亮的衣服。
  啥时候才能光明正大的吃好吃的,穿好看的呢?要不这两天就进城去一趟,好歹弄点好吃的,打打牙祭。
  “贺大叔!”
  许南南正在神游淘宝,就听到许小满惊喜的叫声。
  她立马回神,便看到贺秋生挑着担子来了。
  “贺大叔,你身体好了?”许南南惊讶的看着贺秋生。
  事实上自从搬出来之后,她也每天晚上去给贺秋生送一碗粥,不过每次都没和贺秋生说话,送去了就走,因为是晚上,她还真没看出来贺秋生恢复的咋样呢。
  贺秋生明显瘦了,颧骨都瘦的突出了,眼眶也有些陷进去了。不过人却显比他生病那会精神多了。
  “好了,再不好,在床上躺不住了。”贺秋生笑道。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许南南觉得贺秋生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似乎……变得轻松了。以前贺秋生和她说话的时候,都像是顾忌啥,不像是聊天。
  贺秋生开始干活了,猪圈里的臭味又浓郁了。
  “赶紧走开,待会把你们给熏到了。”
  许小满赶紧跑回屋里,然后拿出了一个口罩模样的东西。
  “贺大叔,戴上这个,就不臭了。”
  贺秋生接过来戴上,对着两孩子笑了笑,“还真挺有用的。”然后开始卖力的铲猪粪。将猪粪铲成一堆了。他就出来摘下口罩,呼了呼气。
  现在这木屋是许南南姐两的家了,他也不进去,在门口找个地方坐下。
  “有水不?”他拿出茶杯。
  许南南进屋去给他倒了杯凉白开。贺秋生喝了一大口,歇了口气。“你们姐两倒是挺利索的,我这才多久没出门呢,你们这就办了几件大事了。”
  许南南自然知道他这是说的搬家和迁户口的事情了。
  “我这可不算利索。早该出来了。”
  “出来就守着这木屋子,守着这养殖场?”贺秋生看着她道,眼中似乎还有些不赞成。“你还这么年轻,小满还这么小。就守着这么个地方过一辈子?”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9151829  
精华
帖子
160 
财富
8948  
积分
1691  
在线时间
4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2-12-30 
最后登录
2017-10-4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第25章许南南当然不想就这么过一辈子,她每天可都在惦记怎么离开这个地方, 像更美好的生活进攻呢。别的不说, 总要有个合理的收入来源,才能掩盖住她的淘宝啊。


    可惜光她想没用, 这年头进城太难了。没看李静户口这么多年都没进城吗?


    “贺大叔, 这有些事情可不是光我想就能办成的。我还想让小满上学, 想进城里过好日子呢。”


    许南南无奈的笑了笑。


    贺秋生一杯水喝完, 笑了笑, “有想法是好事, 我也看出来了,你在这地方呆不长的。这地方, 也就适合我养老了。”


    说完站了起来, 笑道, “下次你进城,能帮我带个信吗?”


    许南南一愣。给他带信?


    贺秋生饶有兴味的看着她,“怎么, 不敢,担心背上通敌的罪名?”


    “贺大叔, 我能问,是给谁带的信吗?”这信可不能随便带啊, 要真是不好的信件……


    “给我一个学生的。他现在应该在县城吧。也在矿上。”


    能够在矿上上班的,总应该是身家背景清白的人吧,那应该没啥问题。


    “贺大叔,你以前是当老师的?”许南南兴致勃勃的问道。


    “你这孩子, 看来我不说清楚,今天这封信还送不出去了。”贺秋生无奈的笑,又有些苦涩。不过他也不怪这孩子。非亲非故的,能做到这份上,已经是十分不容易了。


    “我来这之前,是省城大学的老师,教英语的。你看我虽然来这里了,学生还是不少的。”


    听到这些情况,许南南这才点头,笑道,“那行,贺大叔,我过两天就去城里了,你早点写好了,我到时候给你送去。”


    要是之前,许南南也不会想帮贺秋生这个忙的。不过之前宋桂花和乡亲们对她的帮助,让她很是触动。


    人总有要遇到困难的时候,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贺秋生这封信写的也快,第二天就拿给了许南南,信封也没封住,似乎也不担心许南南偷看。


    他这样做,许南南倒是越发的不好意思看了。


    将贺秋生的信放好了,许南南就去找许根生开入城的介绍信。


    许根生一家刚吃完饭。


    听许南南一说要开进城的介绍信,刘大红挺高兴的,“南南,你这是要进城找你爸妈呢。”


    “之前不是矿上的领导让我去那边报道吗,我琢磨着这个月就提前去一趟。正好刚分家,有些事情也要和我爸妈说。”


    “该去的,该去的。和你爸妈好好说说,咋也不能就这么不管你们姐两了。”刘大红连连道。又催促许根生赶紧去开介绍信。


    “南南这还等着呢,你赶紧去啊。”


    等许根生去写介绍信了,刘大红这才回过身来,小声道,“南南啊,你这进城,能帮婶带点东西回来不?”


    “婶,你想要啥,回头我去城里帮你看看。”这种顺手而为的事情,自然是能答应就答应的。再不行,就找淘宝。没啥东西是淘宝上买不到的。


    如果找不到,那一定是你的搜索的方式不对。


    听许南南答应了,刘大红脸上的笑纹更深了。“就是上次你拿的米粉,咱家虎子爱吃呢。看能不能帮忙再带点回来。我也让你根生叔去城里找,他这人就是笨,咋样都找不到。要不然,我也不能麻烦你啦。”


    许南南一听,不赞同道,“婶,瞧你说的,昨天根生叔还带着大东哥和嫂子帮我整理屋子呢,你还和我还谈啥麻烦不麻烦啊。就这事情,我肯定帮你去找。”


    刘大红笑,拉着许南南的手,“我就知道你这孩子是个好孩子,真是没白帮你呢。以后你有啥事也来找你根生叔。也别和咱客气。”


    “有婶子这话,我可不客气的。”许南南顺着她的嘴道。这话也不过是为了让刘大红脸上好看罢了。至于来找许根生帮忙,除了介绍信这事情,她还是尽量少来麻烦许根生一家子了。


    第二天,许南南就将许小满托付给宋桂花,自己一个人出发前往县城。


    上了车,怀里揣着介绍信和贺秋生写的信,许南南觉得浑身都轻松极了,比上次进城的感觉好多了。甚至连车子颠簸的感觉也没那么难受了。


    ***


    到了县城,许南南没急着去矿上,而是去了邮局那边。


    蓝军邮发行时间太久了,现在估摸着也买不到了。全国山河一片红要等到68年才发行,不过现在的邮票也挺值钱的。这边花几分钱,几毛钱买张邮票,放在淘宝店里卖,少说也能买几百几千,有的甚至能卖几万呢。


    就是这邮票看起来太新了……


    不管了,先买了再说,反正花不了多少钱,如果卖出去了,那就是几千倍的利润,这买卖实在是太值了!


    想到那巨大的利润,许南南脸色激动的有些红 。来到邮局,直接跑柜台,“买邮票!”


    柜台里的人正在看书,听到声音,头也每抬,“什么样的邮票?”


    “白求恩。”许南南眼睛亮晶晶道。这个似乎是六十年代初发型的纪念邮票。


    “没有。”


    “人民大会堂。”


    “没。”语气带着几分火气。


    “……爱国卫生运动?”这个也凑合。


    “没。”


    “养猪,金鱼?”记着这个还是因为名字比较短,而且特别。


    似乎是被问的有些烦了,柜员抬起头来,不耐烦道,“我说你这孩子是存心找茬吧,现在买以前的邮票干啥?要买邮票赶紧的,我这还忙着呢。”


    许南南一腔热情顿时熄灭了几分。”那……菊花?”


    后面的还有些邮票,许南南记不清了,她当初做这行的时候,很少卖邮票这种东西。这东西技术含量高,收购成本也不便宜。毕竟再后来,大家都知道邮票值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