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01 | 浏览:1263383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六十年代小店主》作者:湖涂(完结+番外)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南闹的太过了。
  许建生一直没说话,过了一会儿道,“行了,到底是咱闺女,还能咋样?你平时对红红他们挺好的,咋就和南南处不好?”
  他今天也发现了,李静似乎对孩子态度不对劲。以前李静和孩子见面少,每次也是在乡下,没咋交流,他还没爱看出来,以为是处的少,李静没机会对孩子好,毕竟李静对侄子侄女都这么好,对自己孩子肯定是更没话说了。可今天李静对孩子那态度,和平时对红红他们的可差太多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第17章
  “我咋和她处不来了,你也不看看她那德性。”李静立马道。眼珠子还不敢看许建生,侧身躺在一边。床脚的许玲翻了个身,打起了小呼噜。她嫌弃的看了一眼。
  许建生给许玲整理了被子,又靠在床头上,“李静,不管咋样,南南总是咱的亲闺女,从小不在身边长大,你多担待点。”
  虽然因为不得已的原因,闺女不能在身边长大,许建生心里还是分得清的。不管咋样,总是自家的闺女,就算他喜欢儿子,可闺女也是自己的种,不能太委屈了。
  “知道了,我是她妈,难不成还真的不喜欢她们啊。我这不是也不想让你难做吗。我要是对红红他们不好,你爸妈和兄弟肯定又要闹你了。咱自己的孩子,委屈点没事呢。再委屈,那也是咱孩子,改变不了的。”李静嘴里这么说,心里却觉得不管是不是自己孩子都一样,反正她也不指望闺女养老。毕竟谁家也没见闺女养老的,她自己不就没养老吗。而且自家这闺女一看就是没出息的,以后不拖累她和老许就不错了。指望她们,还不如指望红红和磊子他们呢。
  红红长的漂亮,梅子读书好,以后都有出息了,肯定会孝顺她和老许的。龙龙和磊子就更别提了,以后是要给她和老许摔盆子,送终的。
  至于是不是亲生的,她可不在乎。反正是她养大的,人家不都说了吗,生恩不如养恩大,她养大的孩子,不孝顺她,还孝顺谁?
  她李静是不会生儿子,可她会养儿子。老二和老三他们家里生了儿子又咋样,以后还不是得孝顺她这个生不出儿子的。
  “老许,你可别老想这些了,这不就南南他们今天来闹了吗,你看以前咱一家人过的日子多好啊,还得了几次五好家庭的奖状呢。你就放心的把这个家交给我,安安心心的在矿上工作。”
  许建生听她说了半天,心里总是觉得怪怪的,加上今天一天闹的不安生,浑身都疲惫的很。“算了,早点睡吧,明天还得回老家去呢。”明天回去了,只怕又要闹一通了。
  第二天早上吃饭,许建生就提出了送许南南姐妹回老家的事情。
  许南南也不大想在这里和这些人待在一起,也没在这事情上面纠结,只是道,“回去倒是成,只是我和小满在家里都没啥衣服穿。”
  李静一听要衣服,脸色发青道,“昨天不是才给你一件衣服吗,你咋就这么不知足呢。”
  “妈,我和小满这些年,从来没穿过新衣服,缝缝补补的,打了多少补丁了。再说了,家里又不是没有,昨天我还看红红姐他们衣柜里挂着好些衣服呢。”
  许红和许梅子的脸色都变了。许红看着李静,“大伯娘……”
  “那是红红他们的,和你啥关系。”
  李静生气的瞪着许南南。
  许南南不理她,直接看着许建生。她现在压根就没有和李静讲道理的想法。反正一物降一物,找个能降住李静的人就行。“爸,你自己想想,我和小满这些年做过衣服没?”
  许建生对于这些鸡毛蒜皮的家事从来没在意过,也不知道这些情况,听许南南这么一说,也觉得不是什么大事,“家里看有没有合适的,给孩子挑两件。现在做也来不及了,回头发了布票了,给孩子作做件新衣服过年。”
  “那是留着……”给红红做衣服参加学校活动的。
  李静这话没说出口,看到许建生沉着的脸,也不敢往下说了。
  她也知道,许建生之所以把侄子侄女接到身边,并不是因为真的感情深,全是因为老太太的面上。真要是闹的太过了,许建生也不会高兴。
  “行了,我知道了。”她闷闷的应了一声。心道反正许建生平时也不管事,到时候时间一长,谁知道她做了衣服没有。
  吃完早饭之后,李静就去给许南南和许小满收拾衣服。许南南就在边上看着,防着她挑一些破旧的衣服。看着顺眼的,就往布包里塞。可不管是谁的。这些衣服她不穿,也要给小满穿。毕竟淘宝里面的衣服不能随便拿出来,总不能让小满一直穿破旧的衣服吧。都是爹妈养的,凭啥这亲生的就没衣服穿。许南南承认自己心眼很小。
  李静气的牙痒痒,偏偏许红和许梅子他们已经去上学了,没人帮衬,只能忍着没发作。
  等终于收拾好了之后,许南南这才心满意苏的扛着小包袱,拉着许小满一起跟着许建生出门。
  李静借口要在家里照顾孩子们,所以没跟着一起回家。许建生也没说什么。他隐隐觉得李静似乎对孩子们的感情有些不对劲,但是李静平时对侄子侄女们也确实很关爱,没道理不疼自己亲生的。他也不想把李静往坏的想,只能归结于是两人相处太少,所以沟通上面出问题了。
  看着人走了,李静这才气的不停的跺脚。
  “死丫头,可别再来了。”
  许玲躲在门口,偷偷的将大白兔奶糖塞嘴里,“姐给的这糖真好吃。”啥时候姐姐能回家啊和她一起生活啊。
  这次回家运气还不错,到了车站就坐上了回老家的车。
  一路上,许建生都想和许南南交流一下,让她知道大人的难处,以后别和家里闹,也别怨她娘。可惜一上车,许南南几搂着许小满睡觉,完全不搭理他这亲爹。一直到下车了,许建生都没机会和许南南说上两句话。
  “这路不好走,以后你们可别再像之前那样瞎跑了。”翻山的时候,许建山嘱咐两孩子。虽然已经踩出一条路出来了,可要是不小心,也容易踩空的。
  许南南不在意道,“我和小满那天走这路的时候,天还没亮呢,不也走过来了?”
  “你这孩子,这么危险,以后可不能再这么胡闹了。”许建生后怕道。这要是踩空了,那可不得了。
  许南南看着他,“这可不是胡闹,这是为了活命。”
  说着拉着许小满自顾自的往前走。
  许建生步子顿了一会儿,看着两个闺女瘦弱的身影,心里总觉得堵得慌。他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以前孩子们接回来的时候,他想着现在日子也过好了,总不会像他小时候过的那样苦。家里又只有他们两个孩子,那么多大人,乡下虽然不如城里,可也不至于太难过。而且他自己也是在乡下长大的,不一样长的好好的吗,他的孩子自然也能在乡下长大。
  以前孩子们也没在他面前抱怨啥啊,温温顺顺的,也很勤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孩子心里有了怨言了。
  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一路上许建生心事重重的。一直到进了村里,听到村里吵吵闹闹的声音,这才回到状态。
  父女三人才进村子,就听到有几个人吆喝着走快点。许建生一看,是村里的许大傻,这人从小好吃懒做,偏偏三代贫农,根正苗红的,在村里过的还挺滋润。
  许大傻也看到他了,当然,只是看了他一眼,就看着许南南姐妹两。
  “哟,我说你们这姐两去哪里了哟,咋现在才回来,可把许根生给害惨了。”
  许大傻勾着腰就朝着许南南姐妹两走来了。
  许南南一听,问道,“根生叔咋了?”
  “还不是你们家老太太闹的,说许根生给你们开了介绍信,害你们不见了,这两天都在根生家里闹呢。哎哟,这两天村里可热闹了。不和你们说了,我得赶紧儿去。”
  至于让许建生赶紧回去拉架的话,他是一句话也没说的。说了有用吗?许建生那泥人性子,见到他娘了还不像老鼠见到猫?
  许大傻心里暗暗的笑。
  许建生不知道他心里这想法,但是听到家里闹,免不了有些担心。“你说说你们这两孩子……”
  有心责备‘罪魁祸首’,这话到嘴边,又有些说不出口。干脆一摆手,“咱快走吧,赶紧去让你奶别闹了。”
  此时许根生家里闹的正热闹。
  作为生产队队长,许根生在这村里也是有些威望的,平时谁也不敢找他闹事儿。可是偏偏遇到了刺头许老太。
  许老太是谁啊,那可是当年拥军的人,听说和一些当官的也有交情呢。做的鞋子首长都穿过的。一般人也不敢惹她的。
  平时两人也挺相安无事的,可谁让许老太的孙女不见了呢,这年头没介绍信咋出门啊,所以许老太就立马找上许根生了。
  许根生是个实诚人,一听许老太来责问,就立马承认了,他媳妇刘大红都来不及拦着呢。
  这下好了,许老太一下子闹腾起来了。愣是怪许根生把她孙女给弄丢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我说了,南南姐妹两是去找她爹妈去了,你们要是担心,就去城里看看,准能找到。”许根生苦口婆心的在边上解释。
  刘大红气呼呼的拿着擀面棍,想要干仗,“别和他们说这么多,昨天就说了,他们愣是不去,怪谁呢。还不是不想费心思呢,就想来找咱们的麻烦。以为谁不知道他们这些黑心肝的。”
  “刘大红,你说啥呢,别以为许根生是队长,我就怕了你了。当年你还吃过我的奶呢,现在也和我大小声了。”许老太指着刘大红骂道。
  “就是,现在咱家二丫和四丫丢了,你们得负责。”张翠琴在边上帮腔道。“咱家为了找孩子,耽误了上工,这工分咋算,这得浪费多少粮食啊。”
  说来说去,还是要赔偿。
  至于找孩子,不是说去找她爹妈了吗,到时候老大两口子肯定要给送回来的,用不着费那个功夫去找。老大要是不送回来,这不是还有老太太吗。
  倒是许根生家里这边,好不容易给抓到了把柄,总要给他弄几两肉下来才行。
  张翠琴已经想好了,趁着这个机会,让许根生给点好处。给安排个轻省,工分又多的活儿。
  两边正在对峙,许建生也带着许南南姐妹两来了。看到许老太正插着腰和刘大红大眼瞪小眼的,脑壳一阵的疼。
  “妈,你们这是干啥呢?”许建生跑过来道。
  “建生,你回来了?”许老太听到许建生的声音,这才回头看了一眼,看到许建生旁边的许南南之后,脸色一变,嘴巴都气的歪到一边了,踩着小脚就往许建生这边走,“你这个死丫头,可算是回来了。”
  许老太这回是真的生气了,她觉得许南南来这么一手,简直就是在挑战她的权威。竟然还学着离家出走了,能耐了啊,翅膀长硬了啊。
  来许根生家里闹,她也不是和张翠琴那样的心思,而是觉得许根生这是打了她的脸面,不把她放在眼里了。她这些年在村里还是太老实了,所以大伙都忘了她这么一号人了,竟然帮这个毛孩子来欺负她这老人了。
  许南南不在家,她这一肚子气自然也只能找许根生发了。
  现在许南南姐妹回来了,她这满肚子的火气终于找到人了。
  老太太气的不管不顾的就朝着许南南那边冲,伸手就要打。许南南赶紧拉着许小满躲在许建生的身后,让他去挡着许老太。
  许建生也没想到老太太直接就冲过来了,下意识的就伸手挡了一下。他毕竟是当过兵的人,力气比普通人大一点,关键是老太太还是小脚,这样一挡,老太太本就不稳的步子彻底的失去了平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许建生看着坐在地上的许老太,彻底的愣住了。
  许老太也愣住了,只过了一瞬间,她就指着许建生,满脸不敢置信,“你,你打我?”似乎是问了这一句之后,她才反应过来,自己是真的被儿子给推倒在地上了,而且还是当着村里这么多人的面上,被是自己儿子动手了。
  面子里子都没了,这脸都没法见人了,一下子心火往上腾腾的烧,直接嚎叫起来,“哎哟,儿子打娘了,儿子打娘了啊。”




第18章
  许建生呆愣的看着自己的手,似乎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把亲娘给推地上了,可老太太正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叫骂,让他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哎哟,我说大哥啊,你咋这狠心啊,竟然对妈动手啊。”
  许建生还没来得及扶老太太,张翠琴也嚎叫着跑过来了。一边伸手去扶老太太,一边对着许建生大骂,“我的娘哟,咋有这样没良心的人啊,儿子竟然打娘,这是要遭雷劈啊。”
  老太太被扶着从地上起来,气的浑身发抖,老泪纵横。
  其他围观的人,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许老太是谁啊,那是许家的一号人物。别看许建生在外面风光无限的,在家里还不是得听老太太的。现在得了,竟然直接就把老太太给推地上了。
  “建生,你也正是的,再咋样也不能对老人动手啊。”有人看不下去了,开始责备许建生。
  虽然许老太不太让人喜欢,可到底是老人,而且还是许建生的亲娘。村里年长的人看到这个情况,都有同病相怜的感觉,担心自己以后也会被儿女们动手,所以看到了也会仗义一句。
  “是啊建生,到底是你娘,咋能动手呢,太不孝了。你娘当初生你的时候多辛苦啊。”
  “我没动手,我不是……”面对村里老人的数落,许建生觉得挺冤枉的。他刚真的没动手,就是下意识的挡了一下。可现在大家眼里,他就变成对亲娘动手的不孝子了。
  有人撑腰了,许老太叫的更大声了,“我这作孽哟,养了这么个不孝子,动手打我啊,我活着还有啥意思啊,还不如死了算了。”
  许建生急的满头大汗。
  许南南起先是在边上冷眼旁观,看他们狗咬狗,可越看越不对劲。老太太闹这么大,似乎对她没啥好处吧。这老太太是不见好处不撒嘴的德性,对她没好处,她闹啥?
  这分明就是先下手为强,先声夺人啊。
  这老太太没读多少书,心眼不少啊。
  许南南觉得自己可能想多了,但是她也不敢赌,她可从来不敢小看许家这位小老太太呢。
  “奶,你这可真是冤枉我爸了,刚我爸那是准备扶着你呢,你自己倒下了。你可不能随便冤枉我爸啊。这些年我爸咋对你的,全村人都有眼睛看呢。为了奶的一句话,我爸连我和小满这亲闺女都不管了,还不都是为了孝顺你?我爸咋可能对动手呢,刚刚是你自己没站稳呢。”
  许南南边反驳许老太,边还对着大伙道,“你们也都看到了,我爸就伸手拦了一下,我奶是自己倒下的。大伙说个公道话,可不能让我爸受冤枉啊。”
  村里人都是没啥坚定立场的,听到许南南这么一说,也觉得是这么回事。许建生平时是出了名的大孝子,为了孝顺爹妈,连亲闺女都不管了,这样的人,咋会动手呢。
  又有年轻人道,“大娘,我看建生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别生气了。”
  “是啊,建生平时挺孝顺的,刚刚也没故意动手,你这样哭,他以后咋做人啊。”
  许南南也道,“是啊奶,你这样哭,不是让我爸以后被戳脊梁骨吗、你是最疼我爸的,应该不忍心让他以后难做人吧。”
  听到闺女的维护,许建生心里一阵暖烘烘的,刚刚因为被冤枉的委屈和无措也慢慢的好了起来了,“妈,我真不是故意的。你要是生气,就打我吧。别气坏了身子。”
  听到许建生这话,许南南在边上暗自咂舌,这老太太以前也不知道是怎么教育儿女的,教出来的儿子竟然这么孝顺。
  周围的人风向一变,老太太这戏就有些演不下去了,再看着坏事的许南南,脸一下子扭曲了,“你这死丫头,就是你闹的事儿,还敢在边上多嘴。我今天非打死你。”
  许南南赶紧一扭,又躲在了许建生身后。
  许建生觉得自家闺女是为了帮自己说话才被打的,也不好意思真的让她被老太太打,只能挡在前面。这回他可不敢再动手了,就这么任由着老太太打。
  老太太一连几巴掌都直接打到了许建生的身上,愣是连许南南一根毫毛都没碰着,气的在原地直喘气。
  刘大红有些看不下去了,插着腰道,“我说闹过了吧,闹够了就赶紧回家去吧。现在南南他们也回来了,可不关咱家根生啥事了,要是再闹,咱就去乡政府去。”
  刚刚许南南姐妹没回来,她还没底气,现在人都回来了,她还怕个啥啊。不久开了张介绍信吗,这又不是犯法的事儿。
  许老太听到这话,气的恨不得咬碎一口牙。原本还想趁着这事儿闹一场,让许根生看看她的厉害,也让村里人知道她可不是好惹的。这还没分出胜负呢,建生就带着两孩子回来了。再闹下去,也没啥意思了。
  老太太心里不甘心,再加上刚刚被许建生推倒了之后,也没打到她要的结果,心里这一口气憋的不上不下的。
  这样走了,以后她还有啥面子啊。
  “妈,咱可不能这么算了,咋样也要他们家赔偿。”张翠琴不依不饶道。
  倒是一直在边上没说话的刘巧扶着老太太道,“妈,你看大哥也带着二丫四丫回来了,这不是还要商量二丫的大事吗,回头大哥还要回去上班呢,耽误了时间可不好呢。咱还是赶紧回去办正经事吧。许队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长家的事情,咱回头再说。”
  许南南暗道难怪老太太喜欢着三媳妇,瞧瞧人家多机灵,老太太要台阶,她就立马送了一个过来。
  果然,老太太哼了一声,“要不是三媳妇替你们说好话,我今天可不会这么算了。”又瞪着许建生道,“还不带两个丫头回家去,我非得好好的教训教训她们!”
  说完挺着腰,任由着两个儿媳妇扶着一起回家,那模样活像古代老太君一样。
  村里的老人艳羡的看着许老太。也不知道许老太是咋教儿子媳妇的,这一个个的,多听话啊。
  许家人一走,这热闹也没了,其他人也都陆陆续续的散了。许根生一脸后怕的和刘大红道,“媳妇,这以后咱还是少管她家的事儿了,这一顿闹的够呛啊。”
  刘大红冷哼一声,“我还不信了,我就偏偏管了。”又伸手点了点许根生的脑袋,“亏你还是个队长呢,有啥好怕的,咱又不是犯法的。再说了,这事儿你也不是白干的,人家南南帮咱家多大的忙呢,你还好意思说这话,我都替你臊得慌。”
  她刘大红这辈子还没怕过谁呢,老太太越闹,她还就越要管这闲事了!
  许老太不知道自己这回弄巧成拙了,不止没震慑许根生,反而还让刘大红和她对上了,要知道了,只怕又要喷一口老血。
  此刻她正坐在堂屋里,冷冷的板着脸,看着坐在下手的许建生父女。
  许老头坐在边上卷烟丝,丝毫没有掺和这事儿的意思。
  老太太没开口,其他人也都不敢开口,张翠琴倒是想说话,被许建海给拉住了,“妈都没说话呢,你掺和啥?”
  张翠琴这才抿着嘴不甘心的看着许南南。算了,反正这丫头都要嫁出去了,以后眼不见心不烦。
  和张翠琴想的一样,老太太也在想这事儿,酝酿了一下情绪之后,她觉得差不多了,重重的咳了一声。
  刘巧赶紧的她倒了杯白开水。
  许老太接过来喝了一口,看着许建生,“今天这事情,我也不和你计较了,谁让你是我儿子呢。可这丫头的事情,你可不能再由着她了。竟然偷偷的一个人带着四丫跑出去了,也不想想家里的大人多担心,真是无法无天了。我非得好好的治治她。”最后几句话的语气简直就是咬牙切齿。
  许小满缩了缩脖子,紧紧的握着许南南的手。
  许南南拍了拍她的手,嘴角带着笑,“奶,这事儿确实是我错了,不该不和家里人说一声就走的,可我也是害怕啊。奶你要送我走,可我舍不得家里,所以只能去找我爸妈了。”
  老太太想趁机发难,她偏偏就不让她有发作的机会。“奶,你看我都认错了,你就别生气了,气坏身子,我爸可要担心了。”说着,眼睛还对着许老太得意的眨了眨。
  老太太这心一下子就被堵住了,“你这死丫头!”
  “妈,南南都认错了,您老就别生气了。”许建生看不下去了,直接开口道。
  不管咋样,闺女都认错了,再苛责孩子就太过分了。
  而且刚刚南南对他的维护,他还是很感动的。当时那么多人,没一个人替他说话的,就南南一个人开口了。
  “她这哪里是诚心认错,这是故意气我的!”许老太太狠狠的敲打着地面,恶狠狠道。
  许建生皱眉,觉得老太太有些不依不饶了。虽然孝顺,可是作为一个男人,谁没几分脾气啊。今天这事情他看在眼里了,老太太对南南确实有些故意针对的感觉。
  想到这,许建生心里就更不舒坦了。把闺女放在家里养着,那是他信任家里人,觉得家里人会对他闺女好。可现在看来,不是这么回事。
  “妈,南南这次去城里,也是为了不想嫁人的事儿,这也是又原因的,咱就算了吧。她带着小满进城,一路上也吃了不少苦,就别再苛责她了。”
  这还是许建生第一次这么坚定的维护许南南,不止老太太,就连许家两兄弟都有些惊讶。要知道,以前老太太说啥,大哥可是从来不会反驳的。因为他是长子,按道理是他养老的,可他去参军,又在城里过日子,本身就亏欠了老人了。
  许老太的脸色也是五颜六色的变了几番。
  张翠琴终于没忍住道,“大哥,妈让二丫嫁人,是为她好,多好的人家啊,一般人可找不着呢。妈这是为她费心思了,她还错怪妈,偷偷的跑城里去告状,这能让人不生气吗?”
  “这么好,咋不让红红姐嫁人,她可是比我大呢。”许南南插嘴道。
  许建生也点头,“红红比南南还大,她都还在读书呢,南南也不着急。妈,我知道家里日子不好过,以后我们在城里省一点,多拿点回来。”
  听到许南南要和自己闺女许红比,张翠琴下意识的就想来一句,你也配?不过看着旁边的许建生,她可不敢。不过听到许建生后面的话,就着急了。他们在城里省点,这不就是要让她儿子和闺女省点吗。为了这么一个丫头,凭啥啊?!
  “妈,你看大哥这咋老是维护二丫啊。”张翠琴噘嘴看着许老太。
  “她是我闺女,我咋就不能维护她了?”许建生板着脸道。张翠琴这三番两次的,他也有些上火了。以前咋没觉得这弟媳妇是个爱挑事的,哪儿都有她的事儿。
  张翠琴被许建生这么一呵斥,心里一紧,愣是不敢说话了。
  “今天我回来,也是为了南南这事儿的。南南还小,我和李静都决定让她在家里多待两年再说。这事情矿上那边也知道了,还让南南每个月去矿上那边报道,担心咱偷偷的把南南嫁人了呢。要是真的让南南嫁人,矿上那边就要报公安,说咱搞封建呢。”
  许建生这火气是彻底的被挑起来了,对于许南南不嫁人这事儿,也更加坚定了。之前他也觉得是为了闺女好,找个好婆家也不错。可现在他越发的感觉不是那么回事了。这弟媳妇明显的就是挑事的,之前在许根生家里的时候,就嚷嚷他动手打老太太。现在又这么急着让南南嫁人,一看就不是啥好事。
  到底是做过军人的,在外面见过世面,脑子自然也不算笨。以前是懒得管这些家里长短的小事,家里说啥,就是啥。现在愿意花心思去看了,自然也能看出点门道来。
  许南南对于许建生的改变也没有太惊讶。她甚至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虽然她和许建生接触的不算多,但是根据原主记忆中,加上这几次的接触得出的结论,许建生的性子和许老头的最像,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平时糊里糊涂的,等扯上他了,就变明白人了。
  应该说,许建生现在这表现,得意与之前老太太对他的‘污蔑’。之前在许根生家里,许建生被所有人指责,尝到家里人的厉害了,自然不会像之前那样全心全意的相信家人了。
  老太太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许老太也没想到这回儿子竟然这么硬气。她之前就担心这耳根子软的儿子被二丫给说动了,回来阻止这事儿,所以就借题发挥闹了一场,让儿子心里内疚。后面就不好反驳她的决定了。
  谁知道这次他儿子竟然这么硬气了。
  她咬了咬牙,“你吓唬谁呢,厂里还管咱家里的事情了?她一个村里丫头,矿上那些人是闲着没事干儿呢。”
  “妈,这是真的,我都给矿上做保证了,要是让人家知道咱把南南给嫁出去了,我这工作也保不住了,说不准就要送公安局去了。”许建生满脸认真道。
  “啥,你的工作保不住?”许老头终于说话了,烟枪都差点没拿稳。
  许建生点头,“是的,这是人家妇联主任跑家里来说的。”
  许南南道,“是啊爷爷,人家朱主任还让我每个月去找她呢,怕我被送回来卖了。”
  “啥卖不卖的,多难听。”许爷爷皱眉道。他脑门上的皱纹皱成一团,沟壑分明。砸吧了一口烟,“这事情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反正南南还小。”
  别的事情他不管,可儿子的前程那可是他的脸面。要是老大也跑回来下地干活了,他们老许家还有啥盼头啊。
  没必要为了一个丫头的事情就闹的老大没前程。
  许老太不甘心道,“我就不信矿上管这么多闲事。”
  “你不信,那万一人家真的就管了呢?”许爷爷烦躁的用烟枪敲打着桌面。语气也比刚刚重了点。“这两年风头紧,你又不是不知道,整天琢磨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被许老头这么一说,许老太恨恨的咬了咬牙,“那就暂时在家里留两年吧。我又不是真的让她嫁人,还不是想她去人家家里过几年好日子,她不领情,以后可别怪我这做奶奶的。”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许南南微微一笑,“奶,我不怪你,我记得你的。记一辈子!”记得你这个死老婆有多坏,以后为您老人家著书立传,警醒子孙后代。
  许建生也笑了,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许南南的脑袋,“这才乖,以后在家里要听大人的话,可不能再胡闹了。”
  看着这一副父女和谐的画面,许老太咬碎了银牙。旁边张翠琴和刘巧的面色也不大好。不过刘巧只是一瞬间,就满脸笑意了,“大哥还没吃饭吧,要不要去做点吃的。”
  许老太闷声不开口。
  许爷爷摆了摆手,“去做点吃的吧,都中午了,肯定饿了。”
  在许建生的强硬态度,以及许爷爷的意见之下,事情就这么迅速的平息下来了,甚至老太太都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不等刘巧去做饭,老太太就生着闷气进屋。许爷爷眼角瞥了她一眼,拿着烟枪站起来也跟着进屋了。
  许建生看着自家爹娘,心里也是叹了口气,有些淡淡的内疚。
  吃饭的时候,许建生心不在焉的和两孩子一起吃饭。眼睛时不时的往老太太房间看。
  就在许南南以为许老太这次肯定要和许建生冷战的时候,许老太竟然红着眼睛出来了。
  许爷爷也跟在后面,时不时的叹气。
  老太太直接坐桌边来,出乎意料的竟然没闹。
  许建生心也软了,“妈,是我不孝,让你老人家难受了。”
  许老太摆手,“这事情你也别提了,都过去了。反正我也是为二丫好,她不乐意就算了吧。我就是刚想起你小时候的事儿,心里有些难受。小时候你多听话啊,帮着我照顾两个弟弟,那时候我就觉得你这孩子以后肯定有出息。现在是有出息了,也不由娘了。”说完还擦了擦眼泪。
  许南南在边上看着,惊讶的都忘了吃东西了。
  天啊,老头和老太太在房间里说啥了呢,这老太太不会也是被人穿越了吧,刚还闹腾,现在竟然一脸慈祥的样子。她就算不是许建生,也知道这些话就对是直接戳许建生的心尖尖啊。
  这老头老太太都不简单啊。
  一顿饭下来,许建生和老太太已经是忆苦思甜了好几番,老太太的眼睛都肿了。许建生脸上的内疚也越多了。
  令许南南庆幸的是,老太太并没有再提让她嫁人的事儿,要不然她还真担心这时候被老太太给收服的许建生又要反水了。
  好在许建生也没机会反水了,吃完饭之后,他也要赶着回城了。只是临走的时候,身上的钱又都交给老太太了,还嘱咐许南南姐妹一定要听老太太的话,不要再惹老人伤心了。
  看着许建生走了,许南南抽了抽嘴角。回头再看看老太太一脸阴沉的表情,她决定还是带许小满去山上养殖场转转。要不然会消化不良。
  她离开村里其实也没两天,却觉得自己似乎离开养殖场很久了。见到贺秋生的时候,她还主动打了个招呼。
  贺秋生将肩膀上的猪粪放下来,看着她道,“从城里回来了?”
  “嗯,才回来的。”许南南笑道。许老太在村里闹了两天,估摸着全村人都知道她进城了,贺秋生知道也不稀奇了。
  贺秋生笑了笑,“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呢,城里多好啊,谁都想去城里。”
  许小满抢着道,“大叔,城里可好了,比镇上都大。”
  许南南叹气,“我也不想从城里回来啊,可没办法啊,咱又不是城里户口,不能留在那里。”
  贺秋生笑着摇了摇头,也没再说话,挑着担子又下山了。
  许南南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好奇越来越多了。贺秋生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村里人啊,到底他以前是什么的啊。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第19章
  事情虽然平息了,不过许南南还是去了一趟许根生家里道谢,这次倒是没给啥好东西,只是口头上道了谢。细水长流的道理她还是知道的,要是给的多了,把人家胃口养大了可不好。人心这种东西是最难掌握的。
  好在许根生也是个不记仇的,更何况许老太是许老太,他不至于把这事情算许南南身上。不管咋说,这也是个可怜孩子。他帮不了少,也不至于去记恨一个孩子。
  倒是刘大红拍着胸脯保证,以后有困难就找他们,他们看不怕老太太闹事。
  对于这句话,许南南自然也是听一听而已。真要是啥事都来找许根生,只怕以后这条路都走不通了。
  明白归明白,嘴上还是腼腆的笑道,“以后我麻烦根生叔的地方还真是不少呢,我爸他们矿上的领导,让我每个月都去矿上报个到,这事儿我爸和我奶他们都知道的,所以以后都要来找根生叔开介绍信了。”
  听到这事儿,刘大红来劲了,“你还和你爸他们矿上领导认识了?”
  许南南眼睛眨了眨,“我小时候可是矿上长大的,都认识我呢。这次回去,也亏了这些领导帮衬了。”
  “哎哟,这可真是因祸得福啊。以后能进城,还能和人家领导接触,你这好处可不少。”
  许南南笑,“好处啥的我倒是不在意,只是那些领导们经常能去大城市,我琢磨着以后要是虎头要吃点啥,我能帮衬着带回来。”
  刘大红脸上笑开了花,“这可真是太好了,我们家虎头可喜欢喝奶粉了,以后有这好东西,可要给咱带啊。”至于花钱,她可不放在心上。家里几个大人,就养这么一个大孙子,还能让孙子连一口奶粉都喝不上?
  对于爱孙如命的刘大红而言,宁愿勒紧裤腰带,也要让孙子吃好喝好,长的白白胖胖的。
  许根生动了动嘴皮子,愣是没好说让自己媳妇别这么麻烦人。
  觉得自己以后还得麻烦一个丫头,许根生觉得没脸面,背着手一脸严肃的出了门。
  刘大红看了他一眼,对许南南道,“别理他,就这脾气。”
  许南南笑了笑,“根生叔人挺好的,要不是他帮忙,我也不能进城去找我爸妈呢。”
  见刘大红心情好,她又装作不经意道,“对了婶子,和我一起干活的那个贺大叔是干啥的啊,我感觉他这人好像挺有文化的。”
  听到她问起贺秋生,刘大红这脸上的笑容就没了,严肃道,“南南,你可别和这人来往,要不然会被连累的。”
  许南南紧张道,“为啥啊婶子,贺大叔以前是坏人?”
  “是不是坏人我不知道,不过肯定不是啥好人,要不然也不会被送来这里了。”她看了眼大门外,见没人来,便小声道,“我听说啊,他是被省城那边送来的,是坏分子。还是他学生亲自举报的呢。”
  “学生?那他以前是老师啊。”许南南惊讶道。
  “那谁知道,反正有文化也没用,坏分子可落不得好,他来这么久,没一个人乐意和他接触的。你也别和他接触多少,以后找机会,我让你叔给你换个更好的活。”
  许南南点头,“婶子,你人可真好。”
  这话倒是实心的。虽然刘大红是得了她的好处才帮忙的,不过人家也确实是用了心了。
  知道了贺秋生的过去,许南南倒是没有更排斥他,而是觉得挺可惜的。也就这么个年代会有这些事情了,要是在过去,贺秋生妥妥的就是高级知识分子啊。
  心里可惜归可惜,她可没办法和整个时代对抗。现在她自己都还在挣扎当中呢。
  许南南以为回家之后,老太太肯定又要闹,没想到晚上回家,老太太竟然没闹了,倒是媒人又上门了一次,听说婚事不成了,还和老太太红了脸。最后也不知道得了什么好处,又高高兴兴的走了。
  “你以后别后悔就行。”老太太阴测测的看了眼许南南。
  “呵呵,”许南南笑了一下,以为我是吓大的?
  晚上吃饭,许小满也上了桌子。现在她也不能再装病了,许南南觉得事情到这份上,也没必要装了。反正以后她去养殖场那边的时候,肯定也要带着许小满的。正好趁着空余时间,能教许小满读书写字,以后小满去上学的时候,不至于和人家差太多。
  吃完饭,许南南一刻也没多待,就带着许小满回房间。
  从厨房打了热水,两人洗漱好了,泡了个脚,许南南倒洗脚水回来,发现许小满竟然没睡,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房间里点着蜡烛,不过光线也不大亮,只看得出是纸质的。她将木盆放架子上,也脱鞋上床,“小满,看啥呢,还不睡觉。”
  “姐,你看这是咱去城里的车票,还有回来的车票。这是我第一次进城,我得留着。”许小满把车票给许南南看。
  对于以前经常坐车满地跑的许南南来说,车票这东西实在不是是什么稀罕物,许南南之前对这个没啥兴趣,不过见许小满这么高兴,也起了几分兴致,拿过来好好看了看。这时候的车票还是手写的,比起后世的车票而言实在太简陋了。
  以前她也倒腾过这种车票,只是卖的价钱不高。许南南就想起自己的老本行了。
  “唉,可惜不能放店里卖钱,要不然还能回收利用。”
  “姐,你说啥呢?”许小满看着她道。
  “没啥。”许南南立马回了一句,觉得还是不能再怀念以前的日子了,要不然心里会更难过。
  正准备将车票还给许小满,突然感觉手里的东西不见了。
  车票不见了!
  她下意识的在被子上找了找,竟然没找到。
  “小满,车票呢?”她抬头看着许小满。
  许小满疑惑道,“不是给你了吗?”
  许南南看了看许小满,又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手。这车票是凭空消失了?她赶紧掀开被子四处找了起来。她不相信东西能凭空消失。可这东西能去哪里?
  桌上的蜡烛有烧了三分之一了,许小满觉得心疼极了,虽然也想找车票,不过她更心疼这些能带给她光明的蜡烛,“姐,明天再找吧,蜡烛快没了。”说完就鼓着脸对着蜡烛吹了几下,很快,蜡烛就灭了。房间一片漆黑。
  姐妹两盖好被子躺在床上,许小满担心许南南还念着刚刚的事儿,劝道,“姐,丢了没啥,下次你进城再给我留着呗。”
  姐只想知道,那车票去哪里了?对于一个如今变成有神论者的许南南来说,这东西突然不见了,让她觉得实在太诡异了。一想就浑身发麻。
  算了,肯定是多想了。
  许南南自我安慰,闭着眼睛进入淘宝店,准备睡前查看一下自己今天的进项。自从知道自己淘宝店的东西还能继续卖出去之后,她每天都会时不时的关注一下自己的销售情况。就盼着自己多赚点钱。
  “!!”
  这一次才进入淘宝店,许南南就差点叫出声来了。不是因为赚钱了,而是因为……她之前手里的车票竟然出现在她的眼前了。就排在她所有待售产品的第一列。第一眼就能看到。
  许南南仔细的把那产品的图片放大看了几遍,终于确定,那就是之前许小满给她的车票。
  那上面的字迹,日期,车票的样式,一模一样!
  许南南脑袋里忍不住浮现出一个大胆的猜想。
  为了更加准确的验证,许南南偷偷的下床,找到了之前穿的一件破衣服,脑袋里默念,“把这个放店里卖。”
  手里的衣服顿时不见了。再去淘宝店一看,里面多了一件衣服。
  此时许南南的心情不亚于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带着淘宝店穿越的时候。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自己的这个淘宝店就是个不可再生资源,没想到竟然给她这么多的惊喜。淘宝店不止能够继续出售店里已经有的商品,还能将现实世界的东西放进去继续出卖。
  也就是说,她能够利用这个淘宝店,将六十年代的东西卖到未来去!
  许南南激动的握紧了拳头,要不是担心被人听到,她都想大喊几声了。
  果然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兴奋的一晚上没睡觉,第二天天没亮,许南南就起床在屋里四处的搜寻能够放在店里卖的东西。可惜她这屋里实在是太简陋了,压根就找不到能够作为商品出售的物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件。
  “姐,你咋起这么早啊,是要去上工吗?”
  “没事,你再睡会吧。”许南南耸着肩膀道。
  许小满也从床上爬起来了,“不睡了,待会奶肯定要喊我干活呢。”
  现在全家人都知道她病好了,可不能像以前那样再赖在床上休息了。要不然奶要骂人的,很可能还会打人。
  许南南道,“干啥呢,待会和我一起去上工去,我这次去街上还给你买了学习用具,你去山上,我空了还能教你读书写字。”
  听到有学习用具,许小满眼睛亮了,“姐,在哪呢,学习用具在哪呢?”
  许南南这时候当然不能拿出来了,“昨天藏到山上去了,待会去山上就拿给你。”
  许小满有些迫不及待的去山上拿东西了。可一想到老太太那边,又有些害怕,“姐,那奶那边咋办?”
  “没事,她管不着,不用听她的。”许南南无所谓道。
  为了不让不和老太太正面碰到,许南南还是决定早点带许小满出门,顺便在路上看看有没有能够放到商店里卖的东西。
  等到许家人都起来的时候,许南南已经带着许小满上山去了。张翠琴去喊人,没得到回应,一推门,里面又没人了。
  张翠琴立马兴奋的跑去找许老太,“妈,二丫和四丫又不见了,是不是又去城里了。”这死丫头要是又去城里了,老太太肯定不饶她。
  老太太披着衣服出了门,“嚷嚷啥呢。”
  “妈,二丫和四丫不见了,很可能是进城了。”张翠琴忍着激动道。
  刘巧洗了脸,擦着脸走了过来,“应该不会吧,才回来的,咋会去城里。”
  许老太哼了一声,“你们管那么多干啥,干活去。管她去哪里了呢。又不是长翅膀飞了。”
  张翠琴还想着告一状,让老太太再闹一场呢,没想到老太太竟然不管。又见老太太回屋了,不甘心的撇嘴,问刘巧,“你说妈咋一点反应也没有啊,万一二丫真的去城里了,这不是打她老人家的老脸吗?”
  刘巧笑了笑,“妈都不让咱管了,咱就别管了,去上工吧。”说完笑着去喊自家男人出门上工。
  看着刘巧那样子,张翠琴唾了一口,“装啥呢,我就不信你不着急。”
  刘巧当然是不着急的,她是最了解老太太的人。自然也知道老太太的心思了。二丫的事情昨天才平静下来,今天要是二丫真的去城里了,老太太这次就算是抓着二丫的把柄了,到时候连大哥许建生都没理由管二丫了。
  所以不管二丫走还是不走,老太太都不用着急。也就张翠琴这憨货唯恐天下不乱,瞎搅和。
  山上,许南南郁闷的割着猪草。
  从村里一路走来,都没碰上个能放在店里卖的东西。
  想想也是,现在家里都穷呢,家具用具都是家里的财产,要是真的不见了一样,能够满村子的骂祖宗呢。她以前之所以能够收购这些东西,就是因为这些东西作为老古董,已经没用了。现在想收购也行,得拿更好的东西换呢。可她又不能暴露自己的东西。看来找货源这事情还是要寻机会啊。
  要不下次去城里的时候,买点邮票?六十年代有啥子比较值钱的邮票来着?




第20章
  因为发现了这么个新的功能,许南南对生活越发的有憧憬了。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中午和许小满也没回家吃饭,就从淘宝店里买了方便面出来,在山上用柴火烧了一壶热水,泡面吃。
  那香味,馋的两人都流口水了。
  许南南也是直咽口水,以前她可是不大喜欢吃着东西的,觉得不营养,吃到嘴里也就那样。现在这阵子整天吃糊糊吃野菜团子,就算偶尔吃个饼干鸡蛋饼和奶油饼什么的,也是嘴里淡淡的,现在看着这方便面,简直就是人间美味啊。
  “姐,太香了。”许小满咽了口口水,“这是哪里来的啊,咋之前都没看见。”
  这次进城里之后,她就知道,爸妈对她没她想的那么好。这样的好东西自然也不会给她和姐吃的。
  “就我去城里转悠的时候,看到供销社有卖的,不过现在应该没卖的了,听说是从大城市来的。找根生叔借的钱都花在这上面了。”
  许南南拿着筷子搅拌了一下面条,味道更浓了。
  闻着味道,许小满也没心思问别的了,低头就夹着一筷子吃了起来。觉得好吃的差点把舌头给一起吞了。
  “太好吃了!”
  “多吃点,咱吃的干干净净的。”许南南也低头大口吃了起来。
  两人狼吞虎咽的,很快就吃干净了。
  连面水都喝的干干净净的。
  许南南摸了摸肚子,觉得心满意足啊。她都没想到,有一天她会从方便面里吃出幸福的味道。
  吃完饭,许南南就把东西碗筷给洗了。连着水壶一起放到草堆里藏着。想着以后可以经常在这上面加餐了。反正以后肯定能找到可以卖钱的东西的,当然要适当的提高一下生活质量了。
  收拾好了东西,小满也没回去,还是留在屋里写字。
  许南南上午已经割了猪草了,中午又去喂了一顿。忙完了之后,就守着许小满,自己一边也练字,一边教许小满读书写字。
  做了几页数学题,许小满突然抬起头来,“今天和贺大叔咋没来啊?”
  听到许小满这么问,许南南这才发现,似乎今天一直没看到贺秋生来呢。平时贺秋生比她来的还早,可今天猪圈里的粪便都没收,可见今天是没来的。
  这可稀奇了。
  许南南觉得奇怪,毕竟贺秋生这样的身份,是不可能有假期的。今天没来,肯定是有啥事呢。
  快下工的时候,贺秋生也没来,倒是有两个村里的人跳着竹兜过来了,在猪圈里面挑猪粪。
  许南南跑过去,认出是村里的许二叔公和许六叔公。这是按着许家村的族谱排的辈分。
  “二叔公,咋今天是你们来啊。”
  “是南南啊,你还没下工呢。今天贺老头病了,听说都躺床上了,咱就过来挑挑肥料呢。你说这些坏分子真是不中用,干活不行,生病倒是挺快的。”二叔公抱怨道。
  今天大伙都快下工了,还在等肥料呢,结果愣是没看到姓贺的人。许根生听说了,就去牛栏棚子找人,发现贺秋生竟然病了。人都糊涂了。
  虽然上面说对这些坏分子不用同情,可这人动不了,他们也没办法啊。只能临时的让人过来挑粪,把这事情给补上了。
  而且许秋生还担心这坏分子要是真的出事了,以后这工作没人做,又要安排村里人来做。
  许南南听到贺秋生生病的情况,心里微微的沉了沉。
  贺秋生身体不好,她是一直知道的。可这也太突然了,昨天见着还好哈的,今天就病了。但凡是这种突然的病,那是最难治愈的。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啊。
  二叔公抱怨了一会儿,还是手脚麻利的把猪粪给挑起来了,和六叔公一人一筐往田地里去。
  许南南这边也到了下工的时候了,和许小满收拾了东西,也赶紧着下山了。
  只是路过牛栏屋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那门还是紧闭的,连个去照看的人都没有。这时候都不想和坏分子扯上关系,担心被连累。
  “姐,咱去看看贺大叔吧。”许小满扯了扯许南南的袖子。
  许南南驻足看了片刻,摇了摇头,“回家吃饭吧,回去晚了,奶又要说了。”不管咋样,现在肯定是不能去看的。
  两人回到家里的时候,许家人也都回来了。因为老太太的原因,所以许根生也没安排他们加班。
  许爷爷带着两个儿子蹲在院子里抽着旱烟,许老太则带着儿媳妇在厨房里做饭。
  许南南带着许小满进门的时候,大伙也只是看了她们两个一眼,似乎丝毫不关心她们中午没有回来吃饭。
  也许在他们的心里,不回来吃饭是好事,节省粮食。
  要知道,去年才刚开始收成好点,可也不够分的。家里分不到多少粮食,又有三个男人要多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吃,一年到头的家里都吃不上几顿干饭,最多的就是喝点玉米糊糊混着野菜。
  似乎是听到许南南姐妹进门的动静了,张翠琴嗑着瓜子从厨房里出来了。
  葵花籽是家里唯一的零嘴,这还是老太太好不容易种成功的。平时就留着打牙祭,或者送城里给许红他们当零嘴吃,连许南南和许小满这两个孩子都没吃上一粒。不过张翠琴可不管这些,但凡是家里有吃的,都要弄上一份。
  许南南也当做没看到他们一样,带着许小满进屋。
  张翠琴靠在厨房门口笑,“哟,还知道回来呢,我还以为你们又进城了呢。”
  许南南看都没看她一眼,带着许小满进屋。
  和张翠琴这样的人说话,简直就是侮辱自己的智商。
  连许建海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扭头瞪了眼自己的媳妇,“干啥呢,就不能安生点啊?”
  许建海都有些想不通了,自己媳妇咋就这么扭,就非得逮着二丫和四丫呢。这么闹又没好处。不是白费力气吗。反正只要二丫和四丫乖乖的留在乡下,不就成了?
  唉,这婆娘除了长的还行,简直一无是处。
  冷不丁的被自己男人给骂了,张翠琴嘴巴都翘的老高了。跺了跺脚,转身去找许老太。
  不过她打错了算盘,对于这种事情,许老太自然是维护自己的儿子的,反倒是把她给数落了一遍。
  被自己男人骂,又被婆婆数落,张翠琴心里别提多怨了。又不敢怪自己男人和婆婆,只能把这笔账算许南南头上去。
  许南南可不管许家人咋闹,反正只要闹不到她头上就行了。
  严格来说,她并不是真正的许南南,所以谈不上对许家人有啥感情,不管是亲情还是怨恨,都谈不上。
  她对许家人的唯一的感情就是讨厌。就像人讨厌苍蝇一样。许家这些人在她眼里,和苍蝇也差不多。
  只是这些苍蝇她没法一巴掌拍死罢了。
  而其她现在有奔头了,也不想浪费时间和许家人闹,只想安安静静的把自己的淘宝店经营好,以后有吃有喝的。
  饭菜上桌了,许南南和许小满也跟着出来吃饭。
  依旧是一人一勺的分量,轮到姐妹两的时候,都是汤汤水水的。
  许南南还没说话呢,许老太就放下勺子板着脸,“按理说,小满现在吃白饭,晚饭是不给吃的,但是到底我也是你们亲奶奶,也不能狠心不给吃的。但是小满从明天开始,就要帮着干活了。南南也是,你现在在山上干活,没事的时候砍点柴火回来。”
  许南南看着碗里的稀稀拉拉的汤水,冷笑道,“奶这意思,我和小满要是不干活,就没饭吃了?说的好像在家吃白饭的就小满一样。城里不还有还几个吗?”
  许老太还没说话,张翠琴就先火了,直接拍桌子,“你们咋能和大丫他们比,他们每天上学多辛苦啊。你以为像你这么野呢。”
  听到她这话,许南南乐了,“二婶这意思,上学比干活还辛苦呢。那好,咱也不能便宜了小满了,我打算送小满上小学去。她这么大了,在家里确实不合适。”
  “四丫凭啥去上学?”张翠琴道。
  “红红咋能上学,我们小满也就能上。”许南南正色道。
  哐当一声,许老太气的将勺子往盆子里面一扔,“我看你是这是蹬鼻子上脸了,我让你回来干活,你就让四丫去上学,这么一个木头样子,上哪门子学。别白瞎了家里的粮食。”
  许南南讽刺的笑,“这可不是我让的,是二婶让的。二婶不是说了吗,读书比干活累,咋能让光让红红他们累呢。”
  许南南这牙尖嘴利的,许老太竟然都不知道咋说,瞪了眼张翠琴,回头又看着许南南,“我不准她上学,我看村里哪个老师敢收她!这老许家还是我做主的。别以为这次你爸没让你嫁人,你就蹬鼻子上脸,不把我当回事了。惹急了,你爸说话都不算数。”
  许小满拉了拉许南南,“姐,咱不上学了。”家里一家子人都瞪着她和姐呢。
  许南南没说话,只是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许老太,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
  她虽然不会和许家人干硬仗,但是也绝对不会在这些人面前退缩。
  许老太太瞪了她半响,愣是没撑得过许南南,气的拍桌子,“好啊,好啊,现在真是翅膀长硬了,不把我当回事了。我这老婆子活着还有啥意思啊。”
  她桌子拍的哐当响,其他人也就不能吃饭了。
  这是老太太惯用的把戏,自己没辙的时候,就闹的大伙都不好过。自然会有人为她出头。
  许爷爷是最先忍不了的。他这人嫌麻烦,起先老太太和许南南闹,不碍着他也没啥事,可现在让他不安宁了,他也来气了,“二丫,咋和你奶说话的呢。你爸都没这个胆量!我看你奶说的对,你现在真是翅膀长硬了。行啊,你要是有这个能耐,就滚出去,别在家里住着,也别吃家里喝家里的!”
  一个十五岁的丫头带着九岁的丫头,他还不信他们离了家里能过的下去的。
  许建海也道,“二丫,还不和你爷奶认错呢。”丫头的脾气可不能惯着,要是惯的管不住了,以后跑回城里去了咋办。
  “我看二丫这是以为靠着大哥就能无法无天了呢。”张翠琴在边上添油加醋的。
  倒是刘巧两口子都没说话,安安静静的,也不知道在想啥。
  就在大伙都以为许南南会害怕的时候,许南南突然抬头看着许老头,“爷爷,你说的话算数不?”
  许爷爷板着脸道,“咋不算数 ?”
  许南南点头,“行,我带着小满出去住,不在家里住了。也不在家里吃喝。但是有一样,我在外面上工挣的工分,分的粮食,得归我。”
  没想到许南南不止不害怕,反而还讨价还价起来了,许爷爷一时间也是愣住了。
  “你说啥,你要搬走?”许爷爷不信的问道。这孩子胆子有这么大?
  一个孩子可是挣不了多少工分的,更别说还得养一个九岁的孩子了。
  许爷爷不信。
  可许南南依然点头确定,“是的,你刚不也说了吗,我要是有能耐就搬走。我觉得我有这个能耐养活我和小满两人,所以决定搬出去。只是以后我搬出去了,家里人就别管我和小满了。我送小满上学,谁也管不着。”
  许家人都惊讶的看着她。许老太眼睛都瞪直了,她不认为许南南是真的想离开家里,而是觉得她这是想威胁她这个老人,想让她不好过。
  “好,好,这可是你说的。”
  不等许爷爷发话,许奶奶就直接拍桌子道,“你滚,现在就给我滚出去。我们老许家的东西,你一样都不能拿。我倒是看看,你出去了能过几天日子。”
  “那我的粮食呢。”许南南道。
  她不在乎这点粮食,可也不想自己辛苦工作赚来的东西养了白眼狼。
  “就你那点粮食,还不够你自己吃的,谁稀罕!你自己去和许根生说。不过丑话可说在前头,今天可是你自己搬出去的,不是咱们让你出去的,回头你爸回来了,你可别瞎叨叨。到时候咱全家人都能说个理儿出来。”
  张翠琴立马嚷嚷道,“妈,我作证,是她自己要走的,咱拦不住。”确认许南南这是真的要走了,她心里兴奋极了,搬走好啊,饿死在外面更好。
  “二丫,你还是和你爷奶服个软吧,你带着四丫在外面咋过日子啊,不说别的,这天黑的两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呢。”又对小满道,“四丫,还不劝劝你姐。”
  许小满看了眼许南南,然后坚定的抓着许南南的手,“我跟着姐。姐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刘巧皱眉,“哎哟,这孩子,咋这不懂事呢。”
  劝完孩子又劝两老,“爸妈,孩子不懂事呢,你们也别生气,这两孩子要真是走了,回头大哥回来了……”
  “回来了正好,让他看看他养的不孝女!”老太太听着这话,就想起之前许建生反对她把许南南嫁出去的事情,顿时一肚子火,直接拍桌子。
  许爷爷倒是皱眉,一脸凝重的看着许南南,“二丫,你可真是想好了?要走出这个门,以后家里一点都不会帮衬你们的。一粒粮食都不会给。”
  “我想好了,只要家里人以后别找我麻烦就成。”
  “滚滚滚,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以后别进我老许家的大门。”不等许爷爷说话,许老太就气的嚷嚷起来。
  这次许爷爷没说啥了,拿着烟枪抽烟,也不看许南南姐妹,似乎是默认了这事儿了。
  许爷爷心里是不想两个孙女搬出去的,觉得丢面子。可这孙女这阵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扫长辈的颜面,还闹的老大和他们失和,他现在已经很不满了。也许这次给这两个丫头一点教训也好。等他们出去了,就知道家里的好了。
  以后再回来,也就乖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第21章
  搬出许家的事情很突然,突然的让许南南都觉得不可思议。简直太简单了。不过转念一想,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简而言之,就是太凑巧了。许家人想教训许南南,介于如今许南南已经不再乖巧听话,所以不好再动手,免得闹到外面去了。所以就威胁她,让她滚出家门。以此来压制她。
  十五岁的小姑娘,要钱没钱,要粮没粮,而且还没住的地方,被家里人扫地出门,是没办法活下去的。这种时候自然也只能向家里的大人低头,以后老实过日子。
  偏偏千算万算,没算到如今的许南南已经换了个芯子。
  许南南成绩顺杆往下爬,许家人骑虎难下,于是两孩子直接扛着小包出门了。
  两姐妹没啥行李,只有许南南从李静那要来的一小包衣服,还有姐妹两盖的一床棉絮。
  棉絮已经很破旧了,许奶奶自己也看不上,也就没拦着。
  除了这些,其他任何东西都禁止拿走。
  许南南也看不上,一手提着包,一手牵着许小满就往院子外面走去。
  许老太在里面骂,“走出这个门,就别想再回来了。”
  可惜许南南头也不回。
  “这死丫头,不行,我明天就给建生发电报去。”许老太气的捂心口。刘巧连忙扶着她,“是该发个电报说清楚,要不然大哥到时候还得误会是咱们不要二丫和四丫在家里的。”
  许爷爷道,“不用发,反正过几天就要回来的,没必要让建生回来,耽误他的工作。”
  “那万一他们又跑城里去找大哥咋办?”许建海在边上担心道。张翠琴一听,也连连点头,“就是,万一他们趁机往城里去咋办。”
  经过上次许南南带着许小满进城的事情之后,已经没人怀疑这两孩子有这个能耐了。
  而且上次许建生回家的表现,也让他们有了危机感。
  三叔许建平皱眉,“要不我去把两孩子给抓回来。”孩子太不懂事了,得好好管教。
  许爷爷抽了几口烟,“我去找根生说去,这个月不许给他们再开介绍信了。根生是个明白人,应该知道厉害的。”
  他觉得过不了一个月,孩子就会自己回来了,没准几天就回来了。
  许爷爷这么说了,许家人自然也只能听着。
  虽然许家这边是许老太做主,但是真的碰着大事情了,许爷爷只要开口了,分量还是很重的。
  外面,许南南也牵着许小满的手往村外走。虽然此时已经天黑了,可她们没地方住,也只能暂时住在山上的木屋那边去,不管咋样也算是能够遮风挡雨的一块地方。
  两人才走过前屋,前面院子的门突然开了,宋桂花从里面走了出来,着急的看着两孩子,“南南,你们咋出来了?”
  “桂花婶子,我和小满离开家里了,以后我们单过日子。”
  “石头说的是真的?”
  宋桂花吃惊道。石头是她的小儿子,和他的双胞胎哥哥不一样,整个一混小子,平时就喜欢在外面闹。刚刚天都黑了,他还没回来,宋桂花就准备去找,结果这孩子撒着脚丫子跑回来了,说在许老太家外面听到许老太要赶许南南姐妹出门。所以她就一直在院子里看着,没想到还真是看到两姐妹从家里出来了。
  “妈,我没瞎说吧,我都听到老乞婆这么说的。”石头从门边露出小脑袋来,头发剃的光溜溜的。村里的小子大多都留这种好打理的发型。
  “我说你这嘴咋说话的呢,乱喊啥呢,赶紧进屋去。”宋桂花黑着脸呵斥。
  自家儿子当着人家家里人的面喊老乞婆,她觉得有些尴尬。
  赶走了自家儿子,宋桂花又看着两姐妹,“你们家大人咋这么大的心啊,这黑天瞎地的把你们往外面赶,也不怕你们没地方住呢。不行,我领着你们去找许根生去,他要是不管,咱就去乡里找公社书记去。”平时虐待孩子就算了,这把孩子扫地出门算咋回事啊。
  许南南连连摆手,“婶子,可千万不要去。我是自己愿意出来的。他们不想让我待在家里,我还乐得出来自在呢。出来了,最起码以后不再受人埋汰了。”
  “你这孩子咋不懂呢,出来是好,可你们吃啥,住哪儿?这以后可不是一两天的事儿啊。”宋桂花担心的看着两孩子。
  如果有可能,她也愿意收留这两孩子。毕竟自家也就两个小子,正好养两个闺女呢。可她家里也是负担不起了,且这个家里她也虽然受看重,可也不能当家做主。
  “要不,今天先去我家里住一晚上把,明天咱再找那些干部,看能不能帮忙安顿一下。”
  宋桂花想了想,还是不忍心让两孩子露宿荒野。
  许南南摇头,“婶,我知道你好心帮我们,不过我和小满已经有地方住了,我们准备去山上养殖场那边住,那有空房子。至于吃的,那边山上好歹能挖点野菜,等入冬了,我也能分粮食了。”
  好不容易脱离了许家,她是不想再去别人家里寄人篱下了。也不想多欠人情。更不想给宋桂花添麻烦。
  “那地方咋住人啊。”宋桂花叹气道。
  “我平时在那边工作,对那边熟悉。婶,你别担心我们了。我和小满还要去那边收拾东西呢,就先过去啦,赶明儿再和婶子好好说说。”
  “不行,我还是跟你们一起去吧,帮着你们收拾收拾。”宋桂花有些无力道。想多帮孩子点,可也无能为力。只能看看明天去找村里的干部商量一下这事儿。看村里能不能帮衬一下。
  许南南不好再拒绝她的好意,只能应了。
  宋桂花进门去收拾了点东西,很快提着篮子出门了。“走,咱快去,待会天大黑了就不好准备了。”
  养殖场这边的木屋平时也就只有一张破桌子和椅子,还是贺秋生之前准备的。里面可没睡觉的地方。不过许南南下午的时候割了一堆猪草。宋桂花帮着铺成了床铺,把许南南从许家拿的破棉絮铺到上面,暂时就成了床铺。
  “这地方这样,咋住啊。要不还是和我回去吧,明天再说。”宋桂花看着这地方,有些不忍心。这两个还是孩子呢,在外面过日子,也太苦了。
  “挺好的,桂花婶子,你就放心吧。”许南南拍了拍新的床铺。她总要面对这一天的,还不如早点适应算了。
  宋桂花也无法。眼看着天黑不好再多待了。她将篮子里的东西拿了出来。几个窝窝头,还有两个鸡蛋。另外是一小袋子小米,应该有个五六斤的样子,和着野菜煮粥,也能煮个几天了。
  “你们还是孩子呢,不知道过日子的辛苦,除了找地方住,这吃的用的,样样不能少。暂时就先这样吧。”宋桂花心里还是觉得这两孩子肯定还是会回家的,就算她们爷奶不管,亲爹妈回来知道了,也不会让他们住外面吧。
  至于许南南真的带着许小满在外面过日子,那肯定是不可能的。这南南才十五岁呢,自己都是个孩子,咋能顶门立户呢。
  许南南看着这些东西,感动的心里暖呼呼的。这些东西在未来不算什么,可是在这个物资和粮食眼中缺乏的年代,那是很宝贵的东西了。桂花婶子和他们不是亲戚关系,可是比起许家那些亲人,却更像亲人。
  “桂花婶子,谢谢您。”
  “谢啥,好了,你和小满就早点休息吧,睡一晚上,天亮了就好了。我就先回去了。”宋桂花说完,提起拦着,帮着两孩子带上门,就直接下山回村里了。
  许南南开门,模模糊糊的看着宋桂花慢慢走远。
  “小满,对咱们好的人,你一定要记在心里,以后有机会了,一定要报答人家。”
  “嗯,我记得的,桂花婶子,根生叔,还有朱主任……”许小满认真的说着这些曾经对他们帮助过的人。只是心里有些忐忑,以后他们有报答的能力吗?
  许南南从淘宝里买了蜡烛出来,本来想买个手电筒的,不过碍着小满这边,还是没买。
  蜡烛点起来,屋里有了光,也多了几分暖意。
  许南南从草堆里又扒拉出了一床毯子。把床整理了一下,比刚刚看起来要温暖多了。
  “姐,咱现在睡觉吗?”
  “晚点睡,咱下山去一趟。”许南南突然道。
  “下山干啥?”
  “去看看贺大叔。”
[size=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