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01 | 浏览:1263383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六十年代小店主》作者:湖涂(完结+番外)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很听媳妇的话的,没多久就跟着媳妇回来了。
  看到许南南,他眉头皱了皱,微微叹气,“南南啊,你这样进城不好吧,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出啥事怎么办。”
  这时候进城里都是要开介绍信的,要不然连长途车都上不去。可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进城,像许南南这样年岁小的姑娘,一般都是没机会进城的。所以许根生还真是不敢开着介绍信。
  许南南委屈的扁嘴,“根生叔,我也没办法啊。我总不能让家里人跟着进城啊。他们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把我关在屋里的。根生叔,你可千万要帮我啊。”
  “我说许根生,你痛快点行不行,看看南南这可怜样。”刘大红也看不下去了。
  许根生叹了口气,“行吧行吧,开介绍信,那你等等,待会还得去盖章去。”也不知道老许家人知道之后还要咋闹。唉,这东西不好拿啊,谁让他家里生了个孙子呢。
  介绍信开好之后,许根生就去村办公室去盖章。许南南拿了介绍信,就连忙回了家里。
  这时候已经没去城里的车了,许南南也不着急,将介绍信藏着好好的。
  事情闹开了,老太太也不藏着掖着了,晚上家里人下工回家之后,老太太当着全家人的面把许南南要去别人家的事情说了。
  许爷爷吸了口旱烟,“和建生两口子说了没?”这事情许爷爷原本也是知道的,只是想想,心里还是过意不去。不管咋说,都是自己亲孙女,送到胡铁匠家里,以后这日子可就难了。他别的不担心,就担心以后老大家的两口子怨他。
  老太太不以为意,“咋了,我是她奶奶,还不能做主了?别说她了,就是她爸也是我做的主。”
  说起这个,老太太心里就更生气了。当初李静和她儿子的婚事,就是她做的主,现在后悔的不得了呢。
  三婶刘巧抬眸看了眼眯着眼吃饭的许南南,又看向老太太,“妈,二丫这么小,我寻思着是不是再等等。”
  “等啥,你舍不得她,要不让你家梅子去?”张翠琴顿时炸开了。“妈,你瞧瞧老三媳妇,这是觉得你错了呢。现在家里啥情况啊,一家人没一个能吃饱的,我今天还听说了,今年国家粮食不够,发不了多少粮食,这一口人,得吃多少粮啊。”
  她这话一出其他人的脸色都变的有些奇怪,有尴尬,还有些心虚。
  农村人吃粮食都是按工分发的,可是遇着粮食不够的时候,也不可能真的拿到那么多。特别是前几年全国闹荒,到去年才好些了,只是想吃饱也是不容易的。
  就这几天,家里还在喝杂粮糊糊呢。他们这些人得干体力活,吃点糊糊咋能顶饿啊,晚上饿的起来喝水才能撑得住。
  老太太也是知道今年这个情况的,加上许南南不听话,她就顺水推舟的给许南南找了个婆家,能换粮食,还能少个人吃饭。
  大家也知道这个情况,谁也没说明白,要不然传出去 ,他们这一家还不真的被人说是狼窝啊。谁能想到张翠琴这婆娘嘴巴竟然这么快,啥都往外说,而且还是当着二丫这孩子的面。
  “啪!”老太太狠狠的将筷子往桌上一放,“一个个的瞎说啥呢,我这是完全为了二丫好。家里吃不上饭了,让她去别人家过好日子,这是好事,你们一个个咋想的呢。”又看向许南南,“二丫,奶这是为你好,虽然你平时老气我,可我心里还是心疼你的。”
  许南南大口的吃完了碗里的东西,又拿着碗放到老太太面前,“奶,小满还没吃。”
  老太太青着脸给她弄了一瓢糊糊,“这事情不管你乐不乐意,都这么定了。以后你会感谢奶的。”
  许南南端起碗吃的,似笑非笑的看着老太太,“奶,我真心感谢你!”说完直接端着碗出去了。
  “妈,你看她那啥态度啊。”张翠琴脸上不高兴的拍桌子,心里却乐的不得了。以后二丫这是毁了,小满那德性也废了,许建生两口子以后还不是得靠着她家红红和磊子啊,以后许建生的东西,可都要留给她家孩子了。
  刘巧不动声色的看了她一眼,嘴角轻轻的抿着。
  晚上一家人心思各异的回房间睡觉。
  西边的屋里,许建平两口子躺在床上说起这事情,许建平直叹气,“巧,我咋觉得这事情不对劲啊,你说万一二丫真的嫁出去了,大哥会不会怪咱啊。”
  许建平的心情有些复杂。
  对于大哥许建生,他是没什么感情的。毕竟大哥离家早,他和老二许建海是一起长大的,感情还是要好一些。
  不过他也没怨大哥不管家里。在他看来,他是在家里谋生,大哥是在外面谋生,爹妈身体也好,也没让他们这些做儿子的伺候,谈不上谁欠谁的。当初老二一家子要把孩子送城里去,他也没想过要送去。要不是媳妇在被子里哭,说孩子在家里受委屈,他也不乐意让自己孩子给人家养的。所以孩子送给大哥家里养着之后,他心里反而觉得有些欠了大哥的。
  现在老太太要让二丫去胡铁匠家里,他这心里突然有些心虚,觉得大哥知道后,肯定会怪家里。
  刘巧笑着点了点他的脑门,“这事情又不是咱说的,是老太太安排的。再说了,我也替二丫说话了,可老太太不听,咱们能咋办?有本事,让大哥自己去和老太太说去。”
  许建平一想也对,刚饭桌上,一家人也就自己媳妇说了句公道话呢,那个张翠琴还添油加醋呢,说起来,自家还算是厚道了。
  这么一想,许建平心里也就平衡了。这事情不怨咱,咱出力了,可老太太不听啊。
  另外一屋里,许南南也没睡,和许小满说了自己的计划。
  许小满不敢说话,许南南说一句,她就点个头。
  “小满,这一次姐不止不嫁人,回来后没准还能让你读书呢。明天早上咱一起去,你一个人在家里我不放心。”
  她这去了城里找许建生,肯定要等一天才能回来。她要是走了,老太太肯定会来逼问许小满的,她可不能让许小满落老太太的魔爪里。
  许小满坚定道,“姐,我都听你的。”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就是姐了。她要听话。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第11章
  许家村进城并不容易,村前有一座山,山后面才有公路,大伙进城,就必须翻过山,然后在公路上一边走,一边碰运气等车。
  要知道,这时候去城里的车可不多,而且也不大准时,很多时候都是碰运气的。为了能够坐到车,往往天没亮就出发了。如果碰到没车的情况下,走着去城里也是有可能的。
  为了赶车,也为了不让许家其他人发现,启明星还没有还在天上的时候,许南南就起床了,顺便把许小满也从床上叫起来。
  两人简单的穿好了衣服,连脸都不敢洗,就直接从家里出发了。
  月亮还没有落下,天上的启明星熠熠生辉。
  许南南这还是第一次这样有兴致和闲情看着这样的天空。
  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这样的天空已经很难看到了。随着环境污染,天空的星星越来越少了,许南南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都忘了去欣赏群星满天的美景了。
  “姐,你在看啥?”
  许小满牵着许南南的手,有些害怕的看着黑漆漆的四周。
  许南南指了指天上,“看,月亮真好看。”
  “姐,别指月亮,会割耳朵的。”许小满赶紧拉着她的手,不让她指着月亮。“上面有个叫吴刚的,他又一把斧头,你要是指着他,他会把咱们的耳朵给割掉。”
  许南南没想到许小满还知道这个,笑道,“你从哪里听来的。”
  “奶说的。”许小满道。
  许南南更诧异了,老太太竟然会有这么好心给他们讲故事。
  果然,许小满看着天上的月亮,带着几分怀念的神色,“前年暑假,红红姐他们回来了,咱一家人在外面纳凉,红红姐指月亮,奶就不让她指,还给她讲了个吴刚和嫦娥的故事。奶还说,红红姐长的比嫦娥还要好看。”
  “……”
  许南南突然不想看月亮了,免得惹这孩子伤心,从包里掏出一袋饼干出来,“吃点东西吧,待会还要翻山呢。”
  对于许南南时不时的拿出东西给她吃,许小满已经没感觉到惊讶了。她觉得姐肯定是藏在哪里了,免得让人知道了会抢走。她不想让人把东西抢走,还要挨打,所以也不问。
  吃了饼干,喝了酸奶,两人满足的不得了。觉得这次出远门像春游一样的。
  天越来越亮了,两人翻过山之后,已经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公路了。
  沿着这条路一直往东边走,就是县城的方向。许南南可不想委屈自己,节约那点钱。这钱是她用米粉和许根生换的,虽然不多,但是够她和小满进城回村的路费。当然,如果找到许建生了,她是不准备花一分钱的。
  姐妹两沿着公路走了二十来分钟,才听着汽车的声音。
  许小满惊喜的叫,“姐,是车,汽车!”对于基本上没出过村子的人许小满来说,看到汽车比后来孩子们看到飞机还要激动。
  许小满招收拦了一下,汽车就停下来了。
  看到两人年纪不大,售票员还特意问道,“这么小,去城里干什么呢?”当然不是担心两人走丢了,而是担心两孩子在城里去流浪,给城市带来不良影响。
  毕竟这灾荒的几年,也不是没人这么干过。还有人家为了让家里的孩子进城,特意将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抱城里去扔掉,就指望被城里人捡去。
  许南南淡定道,“去城里找我爸,我爸在矿上做工人。”说着拿出自己的介绍信。
  售票员看了介绍信,又看了两孩子,脸色还不错,不像是吃不饱饭的样子,“大的四毛,小的两毛。小的自己去后面拿小板凳坐着。”
  许南南付了钱,拉着许小满去后面找凳子坐。
  许南南让许小满坐位置上,自己坐小板凳上面。姐妹两看着窗外景色不断的过去,心情都有些激动。许小满激动都是,可以进城看到红红姐说的那些稀奇玩意了。许南南想的是,这次进城了,正好看看有没有可能留在城里的机会。
  这时候农村人想在城里生活太难了。就算许建生是矿上的工人,是城里户口,可因为李静是农村户口,所以她和许小满都随了李静的户口,在农村。
  这年代想变成城里户口,对于老百姓老说,难如登天。
  公路并不好走,车子一路颠簸,许南南几次差点吐出来了。好不容易撑到县城车站了,许南南第一个冲下车,在路边狂吐。
  这司机真是太牛了,比公交司机还要牛。
  许小满担心的跑过来,“姐,你咋了?”
  许南南擦了擦嘴,从包里拿出水壶漱口,“没事,有些晕车。”
  许小满给她轻轻的拍着背,“姐,咱现在去哪里啊,你知道爸在哪里吗?”
  “知道,在矿上呢,随便找人问问就知道了。”不过在这之前,她还得做个改变。
  她盯着许小满看了看,许小满被看的有些紧张,“姐,看我干啥?”
  “别动。”许南南突然道,然后笑眯眯的伸手把许小满的头发给揉了揉,发丝立马变的乱糟糟的。又弄了点灰尘擦脸上。刚刚整齐干净的小姑娘,立马变成小可怜。许南南自己也按着这方法把自己倒腾了一遍。
  等到了矿上的时候,出现在门卫大叔眼中的,就是两个衣衫褴褛,脸色憔悴的小乞丐了。
  “叔,卫叔,求你帮我找我爸。”
  许南南见到已经秃顶的卫国兵的时候,眼泪哗啦啦的往下落。旁边的许小满不知道咋回事,但是看到许南南哭的这么伤心,心里也觉得难受,哇的一声跟着哭了起来。
  卫国兵惊呆了。
  “这,这谁家的孩子啊?”矿上好像也没听说谁家过这么苦的日子吧,这哪里像家养的孩子啊,倒是像前几年大街上那些逃荒的小叫花子。
  许南南哭红了眼睛,往卫国兵面前凑,“我是南南啊,我爸是许建生,卫叔以前还给糖我吃的。”
  原主是六岁的时候才离开城里的,六岁之前的时光是她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所以六岁之前的一些记忆,她还记得很清楚,比如眼前的卫国兵。
  许南南小时候经常在矿上来玩,不能去矿里面,就只能在门卫室这边玩。所以和卫国兵是认识的。
  显然,卫国兵对许南南也是有印象的,他一脸吃惊的看着许南南,瞪大了眼睛上下打量,“你,你是南南?许主任家的南南?”
  “嗯。”
  许南南重重的点头,“叔,你快帮我找我爸吧,晚了就来不及了。我,我要活不成了。”她说着大哭起来。
  门卫室里有两孩子在哭,很快就引得过路的工人来看。特别是一些女工,富有同情心,看到两孩子可怜兮兮的在这里哭,还以为是来要饭的,“谁带吃的了。给人家孩子吃点吧。”
  “什么吃的啊,这是许建生家的大闺女和二闺女,来找许建生的。”
  “啊,不是吧,许主人的闺女怎么弄成这样了。”
  “他大侄子打扮的可齐整了。”
  “……”
  知道是许建生家的孩子之后,立马就有人去帮忙找许建生过来了。
  不过许南南也没浪费时间,在许建生来之前,就哭着像卫国兵求救,把自己奶要把她嫁给一个傻子做媳妇换粮食的事情给说了。
  虽然是说给卫国兵听的,其实也让其他人都听到了。在许建生来的时候,这消息已经开始往外传了。
  “知道不,许主任家的闺女找来了,听说家里老人要拿她嫁给傻子换粮食。”
  “许主任还有闺女,他不是只有一个闺女和几个侄子侄女吗?”
  “那你可不知道了,两个大闺女都送乡下养着呢。你是没看到啊,那两孩子看着可真是可怜,像流浪儿。”
  不止工人们觉得吃惊,许建生看到自己的两个闺女的时候,也很吃惊。甚至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两孩子是自己的闺女。
  这才多久没见,咋就变成这样了?
  “南南,小满,你们这是……”许建生艰难的看着两孩子,伸着手,满脸不敢相信。
  “爸,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爸,你一定要救救我啊,别让奶把我给卖了,我愿意給家里当牛做马,下地赚工分,求奶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不要把我卖给傻子啊。”
  许南南嚎着冲向许建生,蹲下来抱着许建生的大腿大声的哭诉。
  许小满有样学样,也冲过去抱着许建生的大腿,这孩子比较实在,直接跪地上了。那样子别提多可怜了。
  旁边的人看着也觉得心酸,“许主任,孩子太可怜了。”
  许建生看着两个抱着自己大腿的闺女,一时间手足无措。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孩子怎么突然跑城里来了,还闹的这么凄惨的样子。
  许建生是矿上管生产的主任,大小是个官。在这矿上也是叫得出名字的人。而且他长的十分的硬朗,身材高大,在人群中鹤立鸡群,很受人喜欢。最让大家觉得佩服的是,这位许主任还养着四个侄子侄女,要知道,这几个孩子可都是农村户口,吃不上供应粮的,所以许建生一个人养着五个孩子一个大人。
  在矿上的工人们心中,这绝对是纯爷们。
  不过今天这纯爷们的形象似乎开始幻灭了。他的两个闺女凄惨的从村里来找爹求救的画面在工人们中间开始流传,并且经过大肆渲染,被传的十分的精彩。
  甚至不用许南南自己再次叙说,许建生就知道自家闺女这次为什么进城了。
  听到他娘竟然要把孩子嫁给胡铁匠家的傻儿子之后,许建生心里既愤怒又痛苦,又觉得很是无奈。
  看着两孩子狼狈的样子,许建生一时间不知道说啥了,“南南,小满,咱先回家吃点东西。我不会让你奶把你嫁出去的。”
  许南南不安道,“上次你也答应我的,可后来还是听我奶的了。”
  许建生一时无语。
  许南南哭道,“爸,不要让我和小满回去了,我不敢回去了。奶会打死我们的。我们是偷偷跑出来的,要不然奶会把我们给关着。”
  “哎哟,真是太可怜了。”
  “就是啊,这做奶奶的也不能这么对孩子吧,现在又不是旧社会了,还能随便把这么小的孩子嫁人?”
  许建生听到大家的议论,面红耳赤。窘迫的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这么丢人过。
  “建生,回家吃饭了。”
  许建生正窘迫,一个女人从人群后挤进来。女人长的很瘦弱,面貌却很清秀,神色也带着几分和善。看到许南南和许小满了,她惊喜道,“南南和小满也来了,怎么没回家去,跑这里来找你爸干什么?”
  许南南看着这人,嘴巴抿了抿。
  “妈。”
  许小满也小声叫了一句。
  李静笑的更灿烂了,“赶紧回家去吧,在这里影响人家工作呢。走,回家去。妈给你们做好吃的。”她一手拉着一个孩子,手里带着几分力气,愣是拉着两孩子往家里走。
  许南南可不乐意,她要撒开李静的手,却被李静抓着不放。
  李静侧脸看着她,神色说不出的冷,“再闹,我和你爸就真不管你的事情了。你爸要是被你闹没了工作,对你有啥好处?”
  见许建生还杵着,她回头笑了笑,“建生,还不快回家?饭菜都凉了。”
  许建生这才回过神来,立马跟了上去。
  许南南见躲不过,只能回头大喊,“卫叔,你吃完饭可要来看看我啊,我担心我爸妈把我给送回去了。你可一定要来啊。”
  卫国兵是个耿直的汉子,立马招手,“叔待会就去看你。带着妇联主任一起去。”
  李静皱了皱眉头,看着许南南的神色更加嫌弃了。




第12章
  这个年代的城市住房是紧俏的,甚至比起二十一世纪也差不了多少。基本上是一大家子人都住在一间屋里。拉着个布帘子隔开,就成了一个私密的空间。半大的孩子能有一张床睡觉,就算是很不错的条件了。
  许建生虽然是矿上的干部,但是分的房子也不算大。两室的房子,客厅小的也只能放下一张桌子。
  一间房间是主卧,蓝格子的床单和窗帘,床头柜上面放着一瓶花,看着很是温馨。另外一间房间是孩子们住的,两张大铺,两个侄子睡一张,两个侄女睡一张。另外还有两个书桌。上面摆放着整齐的学习用品和书籍。
  整间屋子让人一看,就会觉得这家人很幸福,女主人持家有道。
  许小满满脸艳羡的看着孩子们的房间,只是腿脚都不敢踏入,显得很局促。许南南倒是没顾忌什么,把许家里里外外的打量了一遍。觉得这两口子在城里住的倒是挺滋润的。多么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啊。
  幸好原主回乡之后就没进城过了,要不然看到这一幕,只怕气都要气的晕倒了。
  “南南,吃东西了。”
  许建生端着两个碗筷进来了。
  许南南拉着许小满坐到桌子旁。看着碗里飘着的几根面条,脸上面无表情。
  许建生有些尴尬,“你妈说家里粮食不够了,等我待会出去借点回来。”
  “爸,你们在城里咋过成这样了。”许南南直接道,黑黝黝大眼睛直直的看着许建生,看到他窘迫,也没收回视线。
  “你以为咱日子过的好?”李静皱着眉头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个穿着旧蓝花短褂的小姑娘。小姑娘长的很瘦弱,模样怯弱,看着许南南的眼神带着几分期待,却又不敢靠近。
  许南南心有些软,不过也只是一瞬间,她看向李静,“上次红红他们回来了,我看他们买了很多学习用具,我还以为家里日子过的很好呢。既然连吃的都没了,咋还有钱买学习用具啊。听说还是高级货。”
  “咋了,你这是要和你红红姐他们比呢。他们是读书人,你和他们比啥子?你红红姐成绩好,马上要考高中了,以后是大学生。等她读出来了,赚钱可多了。”
  李静满脸不高兴道。
  “她读书成绩好不好,关我啥事。”许南南哼笑道。
  “南南,咋和你妈说话的?”许建生也皱起了眉头。
  他之前觉得委屈了闺女,所以闺女甩脸色,他也没发作。可这孩子真是越发的不懂事了,还和她妈顶嘴了。
  “我咋说话?爸,你知道我在家过的啥日子,就知道我为啥这么说话了。红红姐在城里读书,考高中,我在家干活,我认了。可奶为啥要让我去嫁给傻子啊。我才十五岁呢,这可是新社会啊,咋能这么对我啊。”
  许南南说着,泪眼汪汪的。
  许建生噎住了,这事情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不能直接和孩子说,你奶错了。这不是对长辈不尊敬吗。
  就算是长辈错了,心里知道就行了,不能说出来。更不能说给孩子听。
  “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让人看到了,还以为你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呢。我倒是觉得你奶做的对。家里日子过得不好,你去别人家里住着,也能过好日子。那个胡铁匠,我在家里的时候也是听过的,以前帮着炼钢,现在还能帮着打菜刀。家里又只有那么一个儿子,以后还不都是你的?你也别和你红红姐他们比,他们是读书出来的,你大字不识一个,长的也不咋样,能说这样的婆家,也是你奶废了心思的。”
  李静越往后说,脸上越发的亲切,就像是慈爱的母亲在劝说叛逆的闺女一样。
  说完又看向许建生,“我当初和你结婚的时候,不也是才十七八岁呢,南南虽然小点,可遇到好婆家了,这也不算晚了。再说了,妈毕竟是老人,咱们做儿女的,得尊重她老人家的安排。”
  许建生向来在家事上没什么主见,听到媳妇这么说,心里也有些意动,看向许南南的眼神也开始动摇了。
  “呸!”许南南直接站起来了。“我还以为来城里找你们,你们能劝奶不把我卖掉,没想到你们竟然和奶的想法一样。我还是不是你们亲闺女啊。有让亲闺女嫁给傻子的吗?”
  许小满直接吓哭了,“不嫁傻子,姐不嫁傻子。”
  许南南坚决道,“你们要是让我嫁人,我就去矿上找领导去,好歹我也是工人子弟,他们不能不管我。”
  没想到一向老实的孩子在爹妈面前都敢闹腾了,李静惊讶的看着两孩子,继而怒气升腾,“怎么着,还想翻天了。你这心里还有我们这做爹妈的吗?难怪你奶要把你嫁出去,你在我和你爸面前都这样,在家里还能老实?”
  李静觉得真是太丢人了,自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己养了两个侄女倒是聪明伶俐,怎么亲闺女养成这样了。
  好在亲闺女不是她养出来的,这也算不到她头上去。
  她大手一挥,“你再咋说也没用,反正必须回去。你们赶紧吃饭,待会让你爸去请假送你们回去。”耽误了半天又要浪费不少钱了。这孩子真是不懂事。
  许建生看着许南南道,“南南,你先回家去,等我和你奶奶好好说说。我也去看看那家人的情况……”
  这是还要把她嫁过去了。
  许南南觉得自己和这夫妻两没话好说了,反正她来的时候,也是不指望着夫妻两的。眼下两人这态度,也在她意料之中的。
  只是通过这次,她算是清清楚楚的知道了这夫妻两的德性了。
  许建生这人愚孝,这还算是个原因,可李静这人到底怎么想的,竟然真的对亲闺女这么狠心。这不合常理啊。
  许南南想不通,原主的记忆中也没有弄明白这回事。
  李静看着许南南脸上倔强的神色,心里的厌恶更多了。
  这些孩子就是天生来克她的!
  从小作为地主小姐的贴身丫鬟,李静心里就觉得不认命。凭啥她就要低人一等啊。一生下来就得伺候人。
  当初嫁给许建生,她就是因为对方是军人,觉得自己嫁过去了,好歹总能摆脱这丫鬟的命。所以她当初自作主张的去找了许老太,嫁给了生死不明的许建生。
  连老天爷都在帮她,许建生回来了,而且还当了官。她成了军官夫人,身份一下子水涨船高了。甭管是谁,都要高看她一眼。
  在她眼里,军官夫人的身份简直就是她的命根子一样。可是她自己身份不高,老太太对她也越来越不满了。她迫切的想要巩固自己和许建生的婚姻,所以越发想要生个儿子。
  可是没想到备受她期望的第一胎竟然是个闺女!
  生了闺女,在许家的日子就更难过了。许建生又转业回来了,在县城里的矿上当干部。矿上多的是未婚的女青年打他的主意。
  李静心里就越发的怨这个大闺女了,觉得就因为她是个闺女,所以才让她现在的地位不稳。而且自从生了大闺女之后,她就一直没怀上,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生大闺女的时候伤了身子了。
  使劲浑身解数度过最艰难的几年之后,她终于又怀上了,结果竟然还是个闺女。
  这下子不止许家人对她有意见了,连矿上的那些女人都开始背地里笑话她了。
  她的孩子,天生就是让她丢人的!
  这丢人的孩子回了乡下,把红红他们换过来之后,她这日子才开始过的好了,老太太也不敢对她甩脸色了,妯娌也要对她和颜悦色的讨好,连矿上那些人都夸她心眼好,把侄子侄女当亲生的照顾。
  谁也比不上她李静待人接物大方,大气。
  可是现在这丢人的孩子又来了,又要让她丢人了!李静恨的咬牙切齿。
  许南南歪了歪嘴角,对她的眼神视而不见。谁怕谁啊。
  “大伯娘,我们回来啦。”
  门外传来笑闹声。女孩子笑的如银铃一般,显然心情很好。
  听到声音,李静脸上的戾气一扫而光,立马脸带笑容的站起来,往外走去,“你们回来啦,今天在学校咋样?可要好好学习,以后才有大本事。”嘴里全谆谆教导。
  几个孩子从外面串进来了,一水儿的绿皮书包。打头的女孩身量苗条,个头却不矮,留着齐刘海,扎着两条麻花辫,身上的衣服整整齐齐的,一看就是个学生模样的。后面进来的女孩则留着马尾辫,穿着红色的外套,脸上带着微微的婴儿肥。眼睛一闪一闪的,看着很是明亮。
  另外两个男孩子则留着板寸头,身上的衣服也是一样的。
  他们进城之后,也时常回老家去看老太太,许南南自然知道,这麻花辫姑娘是三婶刘巧的女儿许梅子,后面那个马尾辫则是张翠琴的女儿许红。
  前面那个个头稍微大点的男孩是许磊。后面跟着的小个子,长得敦厚的男孩是许龙。
  看到几人回来了,许南南神色丝毫未动,倒是几人看到许南南和许小满来了,都露出惊讶的神色。
  “二丫四丫,你们咋来了。奶知道吗?”许红睁大了眼睛跑过来盯着两人,一瞬间,圆圆的眼睛带着几分不满,“咋穿成这样啊,让人看到了,别人不得说大伯娘的闲话吗?”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第13章
  许红是张翠琴的闺女,继承了张翠琴咋咋呼呼,张扬的个性,偏偏脑子又像她老子许建平,有点儿小聪明,她长的唇红齿白的,很知道讨人喜欢。
  和李静生活这么多年,她自然知道大伯娘李静什么都不看重,就看重她的那张脸面。所以看到许南南和许小满出现在家里,她虽然有些慌张,但是马上就做出了反应。
  数落了许南南,她挽着李静的手,亲热道,“大伯娘,你可不要生气,南南她们这是不懂事。等她们回村里去了,这边的人也不会记得她这模样的,也不会笑话大伯娘的。”
  李静觉得这孩子就是懂事,不像自己这丢人的孩子。也不知道张翠琴那样的憨货是怎么生的。
  李静心里有些吃醋,不过还是看着许南南,“瞧瞧你红红姐,多懂事。也比你大不了多少,你咋就这么能生事呢?”
  许南南翻了个白眼,完全不想和他们说话。
  总有这么一群人,让你连说话都觉得是浪费口水。她真想把李静的脑袋瓜子破开看看,里面塞的是不是稻草。为了外人这么对自己的闺女,值得吗?这么做她能得到啥?
  指望侄女给你养老?别让人笑话了。
  她直接抱着碗吃面。虽然不稀罕,可不吃白不吃。“小满,吃饭。”
  “哦。”许小满怯怯的看了其他人一眼,听话的端起碗筷。她心里知道,这个屋里,真正和她亲的只有姐姐。
  看两孩子一点反应也没有,李静气的脸色都变了。
  许红心里也有些不高兴,觉得许南南没把她当回事。可看到李静的脸色之后,心里又有些欢喜,恨不得许南南更不懂事才好。这样大伯娘就永远也不会把她们接回来了。她就能一直在城里了。
  只要考上高中,再读大学,她以后就能做个人上人了。
  徐红的脑袋瓜子自然是想不到这些的。不过她老子许建海是个聪明人,从小就耳提面命,一定要她考上大学才行。许红不知道考大学有啥用,但是她在学校里能接触很多‘有身份’的孩子。知道读书才是有身份的人该做的事情,所以不管她学习多差劲,她都要赖在学校里。
  “大伯娘,我饿了,我要吃面。”旁边许磊突然嚷嚷道。
  他刚进门就看到桌上两个碗筷了,只是里面只有清汤面,他不喜欢吃,就没要。可看到许南南吃饭吃的香,他肚子也跟着饿了。
  听到许磊喊了,许龙也道,“我也要,我要吃肉包子。”
  许龙一喊,就被许梅子扯了一下,“吃啥肉包子,前两天不是才吃过了吗?”刚说完这话,她就像是说错话一样的看着许南南,捂着嘴巴,生怕再说什么被对方知道了。
  和她‘担心’的不一样,许南南并没有露出生气的神情,许小满也没有流口水。
  许龙甩开她的手,“我才不要你管呢,我就要吃肉包子。大伯,大伯娘,我要吃肉包子。”
  听到侄子要吃肉包子,许建生有些无奈,刚媳妇说了,粮食不够呢。没看南南他们来了也就吃清汤面吗。
  李静倒是没像刚刚那样面对许南南的时候那副肉疼的样子,笑眯眯道,“行,我现在就去揉面团去,你们等等,待会就能吃了。”
  她这话一出,许建生就看向了她,“刚不说家里没粮食了吗?”咋现在就能做肉包子了。
  李静道,“这不是看着她们等不及吗?做包子耽误时间,怕她们饿着。”她自己不疼孩子,但是也不能在许建生面前表现太过了。
  许建生听了,觉得有道理,看着正在喝面水的许南南和许小满,“你们吃慢点,待会你妈做了包子再吃两个。”
  “干啥要给她们吃啊,我吃都不够呢。”许磊不乐意道。
  许龙想说话,被许梅子捂着嘴拉出去了。当着大伯的面,可不能做的太过了。
  许红似乎也不管这些,挽着李静的手,“大伯娘,我去帮你干活去,大伙都说您手艺好,我可要学一手。”
  李静一听,心花怒放,立马拉着她道,“行,我教你去。”
  客厅里只剩下许建生和许南南三姐妹。
  六岁的许玲站在许建生的身边,看着两个姐姐,眼巴巴的望着。从刚刚许红他们进门到现在,她一句话也没说过。显然和那几个人感情也不咋样。
  她不像许小满那样,是许南南睁开眼睛就认识的妹妹。所以许南南在对待她的感情上面有些犹豫,担心牵挂太多。许小满则没这方面的想法了,见大家都走了,立马跳下来牵着许玲的手,眉眼带笑,“五丫”
  听到许小满喊着名字,许南南差点没呛到。
  许小满喊许红他们的时候,都是喊名字加个姐,她还以为许小满喊兄弟姐妹也不是喊小名呢,没想到也顺着老太太那样喊了。
  五丫许玲被姐姐拉着,高兴极了,小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二姐。”
  别看小姑娘还小,她心里可明白着呢,自己只有两个亲姐,大姐和二姐。
  红红姐和梅子姐都不是亲姐。
  两个小姑娘手拉这手,面对面的笑,看起来傻乎乎的,却让许南南没来由的有些鼻子酸。
  许建生看到这一幕倒是很欣慰。自己的孩子,不管分别多远,感情总是还在。说明孩子都是重感情的孩子。
  不过看着许南南的时候,他眉头还是微不可见的皱了皱。
  以前大闺女也挺重感情的,见到许玲这孩子的时候,总是第一个过去抱着。这回却一句话都没和许玲说,看来是真的变了。
  “南南,你刚对你妈的态度可不大好。待会可能再这样了。你妈一直都在想你们,关心你们,为你们操心。你之前的态度,太伤她的心了。”
  “那我该是啥态度,爸你教教我。”许南南吃饱喝足,脸色平静的看着许建生。
  许建生顿了一下,“你,你这孩子咋这么不懂事呢?”
  “我不知道啥叫懂事。如果懂事就是让我嫁给傻子,那我宁愿不懂事。爸,现在我爷奶和妈都不在这边,我就问你一句,你这样对你的亲闺女值得吗?以后是谁给你养老。是你的侄子侄女,还是你亲闺女。如果说不要亲闺女给你养老,那我无话可说。你以后就别再管我和小满了。但是也别让想让我听你的话,嫁给傻子。”
  “你这……”许建生觉得闺女这话很过分,想驳斥两句,可话到嘴边,竟然不知道说什么了。
  谁养老?这事情还用考虑吗。肯定是他自己的孩子养老啊。他都想好了,三个闺女,总有一个可以留在家里招个上门女婿的。一样可以顶门立户,给他送终。
  可现在闺女一问,他心里又觉得似乎不是这么回事。
  看到许建生神色变化,许南南知道有门路,不管这次能不能给许建生洗脑成功,最起码能够潜移默化,慢慢改变。
  她不指望许建生未来能够有多大的变化,但是最起码在她成年之前,可以暂时为她提供一点帮助。
  这也是没选择的事情了,
  毕竟她的淘宝店不能随便的使用,一来里面资金不多了,二来这个时代虽然在破四旧,但是也是最容易出事的时候。只要她露出一点儿不对劲,等待她的可就是最可怕的打击了。
  不说她是鬼神,最可能的是把她当做特务或者资产阶级来打击。要不然怎么解释她一个农村孩子,没有收入,从哪里弄的这些东西呢?
  “爸,我和小满不指望你把我们接城里来,我就希望能平平安安的在乡下长大,多干活也行,就是别打我们,别把我送到别人家去。”
  孩子声泪俱下,许建生心里也很不舒服。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做,才是最好的。不过对于要送孩子去胡铁匠家的事情,他也开始犹豫了。没刚刚那么坚定。
  李静是早就准备给侄子做肉包子的,所以面是早就发好了的。和许红两人一个包,一个蒸,后面许梅子又来帮忙,很快就做出了一锅香喷喷的肉包子。
  还没端出来,许磊和许龙就跑厨房里去吃起来了。
  许红和许梅子也一人拿着一个吃。李静看着孩子们吃的香,心里高兴,还特意让许龙和许磊去外面吃。这样就可以让外人知道,他们家今天吃肉包子了。
  到时候别人肯定会说她这个做大伯娘的大方,三天两头的给侄子侄女吃大肉包子。
  许磊和许龙立马拿着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两包子跑出去了,两孩子才出院子门,就差点撞到人了。一看是卫国兵,连招呼都没打一声就跑了。
  他们大伯娘说了,卫国兵就是给矿上看大门的,和他们大伯没得比。
  卫国兵而已早就习惯了这些孩子的态度了,倒是厂里的妇联主任朱丽萍有些不高兴,“这些孩子怎么毛毛躁躁的。不过许主任家的日子过的倒是不错。都吃上肉包子了。”
  这大荒才过没多久,能吃肉包子可是很不容易的。更何况许家养五个孩子呢,而且这五个孩子和许主任的媳妇都是农村户口,吃不上供应粮的。
  卫国兵道,“许主任平时挺节约的,估摸着是因为他们家两个闺女从乡下来了,所以来改善一下伙食吧。”
  朱丽萍点点头,“看来许主任对他两个闺女倒是挺不错的。那待会倒是好做工作了。”她这次就是听说了许主任家大闺女要被包办婚姻的事情特意过来的。这种事情可是很要不得的,为了保护工人子弟,也不想让干部做错事,所以朱丽萍还没吃饭,就跑许家这边来做工作了。
  两人站在院子门口,也没直接进去,就冲里面喊了一声,“许主任,在家不?”
  许建生正心事丛丛的坐在堂屋里,听到外面喊,立马站起来迎了出去。许南南也是眼睛一亮,拉着许小满跑墙脚里坐着。许玲见状,也跟着一起蹲墙脚。
  许建生领着朱丽萍和卫国兵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三个孩子怯怯的蹲在墙角里。
  “南南,你这是咋了?”
  “爸,别送我回去嫁人,我肯定听话好好干活。你可千万别送我回去啊。”许南南把两个妹妹紧紧的抱在怀里。
  “我啥时候说送你回去了?”许建生愣愣道。完全不知道大闺女咋突然变了个样子。
  “我妈不说让你下午请假送我回去吗?”许南南恐惧的看着他,突然看到了他身后的朱丽萍和卫国兵,眼睛亮了亮,像是看到救星一样的冲着卫国兵跑过去,“卫叔卫叔,你是不是来救我的?”
  卫国兵是个粗人,可看到许南南这样,心里也有些发酸,“嗯,卫叔这是带着朱主任过来看你们的,朱主任肯定会帮助你们的。”
  “是啊南南,你不认识我了?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朱丽萍看着许南南,看着这孩子可怜样,想着刚刚那两个拿着大肉包子跑出去的孩子,心里有些气愤。她刚进来就看到了,桌上就两个碗里就只有连油水都没有的白水。
  “南南,吃饭没。你妈今天做大肉包子给你吃了吧。”
  “肉包子?啥是肉包子,我妈说家里粮食不够,给我做了白水面,可好吃了。比菜团子好吃。”许南南满脸真诚道。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看到很多亲留言,没法一一回复。在这里做个解释哦。这设定的是六十年代的,和我之前写的八十年代不同,许南南这样没成年的,自立门户是很困难的。另外,有人说可以去告许老太,一来许老太当年的经历让她有点名望,一般人不想惹她,另外一方面,许老太也说了,这不是嫁人,是放人家家里养着,因为家里养不活孩子了。那个年代,养不活,放人家家里养着,谁也不能说她错了。毕竟大家过日子都困难。所以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第14章
  这年代都穷,好多人家都没吃过肉包子。就连朱丽萍家里,也就过年过节的时候会吃点好的,平时吃肉的时候都很少。这要是平时听到许建生的亲闺女说没吃过肉包子,她也不觉得什么稀奇的。孩子多了,家里困难,不吃肉包子也没什么稀奇的。
  可偏偏刚进门的时候,她还看到许建生的两个侄子在吃大肉包子呢,还一人拿着两个。这说明许建生家里是有的,只是没给他亲闺女吃。
  朱丽萍都不知道怎么回答眼前这个可怜的小姑娘了。总不能说,你爹妈做了肉包子,只是没给你们吃吧。
  她回头看着许建生叹气,“许主任,到底是自己的亲闺女,也不能太偏心了。”
  许建生也觉得挺尴尬的。他也没想着偏心,只是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妈说在做呢,做好了就给他们吃。”
  朱丽萍道,“现在还没做好?”那两个大侄子可早就吃上了。要不是她知道许建生的为人,都要以为许建生是在糊弄人了。
  “应该,应该快了吧。”许建生站起来,“我去看看去。”
  朱丽萍也跟着一块,“我正好找李静同志有事儿呢,一起过去看看。”
  许建生也不好不让她跟着,只能带着一起去厨房找李静。才到厨房门口,就发现门正关着。许建生皱眉,这大白天的做饭吃,关什么门啊。他看了眼朱丽萍,伸手推开门,“李静,包子蒸好了没?”
  门里,许红正吃着包子,喝着面汤,看到门被推开,差点儿呛到了。
  李静也一个包子没吃完,睁大眼睛看着被打开的门。看到许建生身后的朱丽萍,她立马站起来,“哟,朱主任来了,正好家里蒸了包子,朱主任尝一个吧。”
  对待有些身份地位的人,李静还是很大方的。
  朱丽萍可没心情领她的好意,看着厨房里许梅子和许红也在吃包子,再想想许南南姐妹几个还在堂屋里蹲着,心情很是复杂。
  “我吃了饭过来的,就不吃了。还是留给孩子吃吧。我过来是有事找你们谈呢,看你们现在方不方便。”
  听朱丽萍不吃,李静心里偷偷高兴,又听朱丽萍说有事,立马把包子放在盆里,擦了擦手,“啥事啊?”
  朱丽萍叹了口气,“回堂屋那边说吧。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
  说完转身朝着堂屋走。
  李静看了眼尴尬的许建生,心里也猜到是啥事了。顿时更觉得大闺女真是专门来克她的,好不容易她名声好了,现在把妇联主任都给闹上门了。以后她出去了肯定要被人说三道四的。
  “大伯娘,朱主任来干啥啊?”
  许红小声问道。
  李静哼哼道,“还不是那个挑事精闹的,算了,你们别管这事儿了,赶紧吃饭,早点上学去。”
  说着便摘下围裙,跟着许建生一起去堂屋里。
  堂屋这边,卫国兵也很不是滋味的坐在板凳上,看着几个孩子,心里一直在想不通许建生干啥不养自家的孩子,倒是对侄子侄女挺好的。
  别看人家外面的人都夸李静大方,会做人。觉得许建生重情重义,可多少人心底笑话他们傻呢,自己的孩子不养,给人家养孩子,这不是粮食多了没处花吗?
  卫国兵以前还觉得这些人思想自私,所以才会背地里笑话许建生两口子。现在看到许南南姐妹过的日子,突然觉得这些人骂的还是轻了。
  他正唉声叹气的,不知道怎么安慰孩子,朱丽萍也进门来了。
  看到朱丽萍来了,卫国兵站起来,“朱主任,咋样?”
  “别提了……”朱丽萍对于肉包子的事情已经不想再提了,觉得越想越气。也不想再在这上面浪费时间。反正她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许建生家里包办婚姻的事情,现在最主要的还是讨论一下这件事情。
  看着许南南姐妹三还在一边站着,赶紧招呼几个孩子过来坐着。
  李静两口子来的时候,就看到许南南姐妹几个挨着朱丽萍坐着,看着一副亲热的样子。心里顿时有些不高兴。几个孩子刚刚对她都没这样的,对一个外人倒是亲热。还不是看不起她的身份,觉得朱丽萍是妇联主任呢,所以就上赶着贴着人家。
  见两口子来了,朱丽萍正襟危坐。
  “许主任,李静同志,我这此时代表矿上的领导来这里了解一下许南南的情况的。今天南南在矿上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事情也传到了矿上领导的耳朵里。虽然这都是家务事,可许主任是矿上的领导,下面工人都看着呢,许南南的事情要是解决的不好,以后在矿上影响也会很不好的。我现在就想和两位确认一下,你们是真的想把许南南嫁出去?我可知道,这孩子才十五岁呢,还没成年。”
  “哎哟,朱主任,这是造谣,孩子不懂事瞎说的。”
  不等许建生开口,李静就抢先道,“她这个年纪,我们咋能让她嫁人啊,这是她奶说看着家里条件不好,担心孩子受苦,正好碰着人家家里只有一个儿子,想要个闺女,所以接过去住几年,当个闺女养着。”她说着还特意瞪了眼许南南,示意她别乱说话。
  许南南可不管她这眼神,脱口而出道,“我奶说这是童养媳,让我给人做童养媳。”
  朱丽萍听李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静说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儿,谁家这么闲着粮食多,还找个这么大的闺女回去养啊,养大了,也养不熟啊。听许南南这么一喊,立马就反应过来了,这不就是旧社会的童养媳吗。养几年养大了,就直接给人做媳妇了。
  “许主任,这可是封建糟粕啊,你们这思想要不得啊,要是传出去了,别说你这前程了,只怕还要……那些资产阶级和地主的下场你可是看到的啊。”
  “你个死孩子,你瞎说啥呢,看我不打死你。”李静一听这么严重,激动的冲许南南伸手要打。
  “李静同志,你这是想干什么?!”朱丽萍生气的站起来拦着她。
  “李静,住手!”许建生一手就拉住了李静,语气也有些烦躁了。
  本来一点小事,他以为很快就会解决的,怎么被朱丽萍一说,还成什么封建糟粕了。
  看着闺女害怕的躲在朱丽萍的身后,许建生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南南,别怕,你妈不是故意要打你的,是吓唬你呢。”
  李静刚在气头上,当着朱丽萍的面冲动了些,现在被拉住了,回过神来之后,背后也有些冷汗,觉得自己刚刚那样子被人看去了,以前的好形象岂不是都没了。
  心里一面怨许南南坏她的名声,脸上还哄着,“是啊南南,妈刚刚是吓到了,所以激动了点。你爸可没想过让你给人做童养媳呢,你奶肯定也没有,那是说着玩的。让你去胡铁匠家,那是真心为你好的。”
  “我不信,奶都和人家说好了,要还五十斤粮食,三十斤红薯,另外还要二十块钱呢。”许南南从朱丽萍身后伸出脑袋来。
  李静一听,心里恨得牙痒痒,这个老太太,也太坏事了,咋能让孩子听到这些呢。
  朱丽萍摇着头道,“这事情我看也不是什么误会了,连价钱都谈好了,这就是卖孩子。这是旧社会才有的事儿,竟然出现在咱们工人家庭里了,真是造孽啊。不行,这件事情影响太差了,我得和矿上领导汇报一下,看看怎么处置这事情。”
  许建生两口子听到这话,脸上都急了。许建生急的脸都红了,又不知道怎么解释,倒是李静嘴皮子利索,“朱主任,瞧你这说的,孩子还小,她说的话哪里能做数的。再说了,我婆婆这不是才说说吗,还没做呢,咋能就定罪了,这可太冤枉了。我们家老许不管咋样,都是上过战场立功的人,一心一意的为了国家,那是一点私心也没有的。这些年在矿上管生产,也是劳心劳力的,总不能因为孩子几句话就冤枉他吧。”
  “是啊朱主任,我看这事儿还是得和许主任再谈谈。”卫国兵在边上帮腔道。这事儿到底是他扯的头,万一真的把许建生给闹的进大牢了,他可不心安。
  毕竟和许建生多年的同事了,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人被抓牢里吧。
  朱丽萍其实也不是真的想害许建生离开矿上,被批斗。大家都是经历过前些年打地主斗阶级的日子,看过那些人的惨状,自然也不想自己认识的人也经历这些。
  刚说那话也不过是有些生气,也想吓唬吓唬李静而已,现在卫国兵给了一个台阶,她也顺着往下走,“罢了,这事情也没发生,我也不想闹大了。但是今天你们可要表态,绝对不能强迫孩子去人家家里。甭管是嫁人还是当闺女,都不能强迫孩子啊。咱现在是新中国,可不能有旧社会的习气。”
  “瞧你说的,毕竟是我们自己的孩子,怎么能不疼呢,朱主任你就放心吧。”李静模棱两可的回道。经历了这次的事情,她是铁了心的支持老太太把这孩子给嫁出去了。免得以后再闹事。反正等回了乡下,朱主任总不能回乡下去找孩子吧,时间一长,谁还记得这事儿啊。
  “妈,你还没回答朱主任呢,以后不能强迫我去别人家。”许南南开口道。
  李静立马鼓着眼睛瞪她,眼神才过去呢,就被朱丽萍给捕捉到了。朱丽萍摇头,干脆也不和她谈,看着一边为难的许建生,“许主任,你才是这家里的一家之主,又是许南南的亲爹,这事情你总能做主吧。要不行,我就只能去和矿上反应了。”
  许建生本来就被许南南之前说的有些动摇,现在听到朱丽萍这边强势的言语,心里更加动摇了,立马表态道,“我也没有想嫁女儿的想法,只是家里可能有些困难。不过我答应你,以后我宁愿自己辛苦点,也不会让孩子去别人家的。”
  也就多一双筷子的事情而已,许建生觉得自己还是养得起的。
  见许建生竟然答应了,李静急的在桌下踢他的脚,可惜许建生无动于衷。她气的只能狠狠的吸了几口气,眼神看着许南南越发的厌恶了。
  对于李静的态度,朱丽萍也是看在眼里的,不过许建生已经表态了,李静就无足轻重了。
  朱丽萍站起来道,“那行,这事情我就先回去说一声,事情也没发生,估摸着矿上领导也不会再问了。”
  许南南见她要走,立马拉着她的袖子,红着眼睛道,“阿姨,我怕回去之后被我奶打。这次我偷偷跑出来的,我怕回去了之后,他们偷偷的把我给嫁出去了,你们到时候不知道。”
  朱丽萍还真没想到这一茬,听到许南南这么说,也有些担。她看了看许建生夫妻。
  许建生道,“不会的,我亲自回家里说说。”这事情都闹这地步了,是不能闹下去了。
  李静倒是咬了咬嘴唇。她就动了这么个心思,咋就被这死丫头给说出来了。这孩子天生克她的。
  虽然许建生表态不会,可许南南还是抓着朱丽萍的手,可怜巴巴的。朱丽萍也觉得这样不大保险,毕竟许建生是有前科的。“这样吧,以后你每个月来城里一趟,来我这报道。要是那个月不来,我就去找你。”虽然有点儿麻烦,不过这也是目前为止唯一的法子了。
  许南南听到以后每个月有一次进城的机会,顿时满意了。这事情闹到这个结果,已经是她预算的结果了。现在还能每个月进城一次,那就是赚到了。
  “阿姨,你真是我大恩人,我以后一定记得您的恩情,等我长大了,我得报答您。”
  一番感激的话说的情真意切的。
  朱丽萍虽然觉得这话不现实,不过还是有些动容的,觉得自己这一趟没白来,这孩子还是个有情有义的。
  她此时自然不知道,在以后,她会因为今天的事情受益无穷。
  这么一闹下来,时间也不早了,朱丽萍和卫国兵也没多待,直接就走了。许建生两口子送他们出门,这才回家里来。
  李静一看没外人,直接从旁边操起扫把就朝着许南南走过去。
  “你要是敢动手,我现在就去矿上。”许南南站在原地瞪着她。
  “我是你妈,我还不能动手打你了?”李静气的心口疼。当初要知道是这么个东西,早就该掐死算了。
  “不能。”许南南一点面子也不给。
  许建生皱了皱眉,觉得闺女现在越发的没大没小了。而是现在他也觉得有些疲惫,不想再闹了,背着手走进屋里,“别闹了,待会我还要去矿上呢,吃饭。”
  李静气的握着扫把,站着看了许南南片刻,愣是没敢打下手。
  最后只能恨恨的将扫把扔到地上,去厨房里给许建生拿吃的。
  许南南歪了歪嘴,拍了一下手掌,“小满玲子,吃肉包子了。”
  许红和许梅子早就吃饱了,见家里这样闹腾,许红想凑热闹,许梅子可不乐意,背着书包就直接去学校。没人陪着,许红也觉得没兴致,只能背着书包跟着许梅子一起。
  “唉,你咋就不担心啊,刚刚你就该帮我一起把那两个丫头给赶回村里去的。”路上,许红越想越觉得不放心,在许梅子耳边煽风点火。
  许梅子垂着眼眸道,“怎么说也是咱们的妹妹,也是大伯的亲闺女,咋样也轮不到咱们说啥吧。”
  “咋轮不到了,咱们在这里住这么久了,这就是咱们的家。难不成你就不担心他们回来了,咱们回去了?”许红斜眼看着许梅子。她就不信这许梅子就不担心这事儿。磊子和龙龙是男孩,以后要给大伯摔盆子的,还不用担心被赶回去。可她们两都是闺女呢,让她们两个回乡下去换二丫好四丫回来,还是有可能的。
  “村里都是咱的家,回家也没事,反正到时候找个庄稼汉嫁了,也是过一辈子。”许梅子笑眯眯道。
  “我才不嫁庄稼汉呢!”许红鼓着脸,心里一想到自己以后回村里嫁给那些泥腿子,心里就觉得恶心。
  村里的人哪里有她班上的那些男同学干净好看。
  不行,她一定要让大伯娘把这两丫头赶紧赶回老家去。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第15章
  许南南可不知道许红心里怎么想的,不过她现在也顾不上许家其他人的想法了。这次进城,除了解决自己的事情之外,她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
  吃完午饭,许南南就去找李静要衣服。
  李静正在厨房里生闷气,蒸的十个肉包子,还准备着留两个等晚上的时候给孩子们再解解馋,结果中午就被吃光了。而且还是被这几个死丫头给吃光的。她男人许建生都没吃上呢。
  “妈,给件衣服我换换吧,我这身衣服穿出去可不方便。”许南南本身就没什么好衣服,进城之后又特意将衣服弄脏了,所以这衣服看起来又破又脏。
  李静差点就气笑了,“你还找我要衣服,合着我这是欠你的呢,来了就要吃要穿的?”
  许南南面无表情的看她一眼,转身就走。
  “你干啥去?”她还没骂完呢,这孩子就想走,反了!
  李静气呼呼的看着许南南,许南南则回头看了她一眼,“你不是不给我衣服吗,我找我爸要去。”
  一听许南南又要去矿上,李静这头就大了。
  她现在是巴不得矿上的人早点忘了这事儿呢,这死丫头还总是要去矿上晃荡,这是存心不让她好过啊。
  在李静的心里,面子和身份比什么都重要。许南南这样总是去矿上闹,肯定会影响许建生的事业,也让人笑话他们两口子。这简直就是拿刀捅她的心窝子呢。
  这要是以往,她肯定狠狠的教训这丫头。可惜现在这丫头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变了。她竟然都制不住了。想当初,她只要对着丫头笑一下,这丫头就能乐半天。她只要板着脸,这丫头连个气都不敢喘一下的。
  “你要衣服干啥,明天就回去了,家里不是有衣服吗?”李静咬牙切齿道。
  “你还说呢,我和小满都是共着衣服穿的,要是哪天打湿了,都得光着身子趟被窝里。我不说和红红他们比,但是总不能她们像地主家的小姐,我们是伺候小姐的丫鬟吧。”
  后面这句话像一把刀子一样的,捅得李静心口直冒血。她当初就是地主家的丫鬟,专门伺候地主家的小姐的。她不相信自家闺女不知道这事儿,现在说这话,明摆着是打她的脸呢。
  “你,你……”
  李静气的想找扫把打人。
  许南南道,“我现在就去矿上了。”
  李静这才停下来,咬着牙看她。看了好一会儿,才恨恨的跺了跺脚,往房间里去。
  看着她气匆匆的背影,许南南嘴巴歪了歪,眼中露出几分得意。她也算是知道李静的软肋了。这个女人真是把面子和名声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别人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她还不觉得是受罪,而是沾沾自喜呢。
  过了一会儿,李静就拿出一件衣红格子外套出来了。“这是你红红姐的衣服,”
  把衣服拿出来,李静还有些肉疼。许红是个漂亮伶俐的姑娘,平时也比许梅子会打扮。李静也挺乐意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去了也有面子,所以许红做的衣服也不少。许梅子比许红小,只要许红的衣服穿不了了,许梅子还能穿。
  这件衣服,她还准备给许梅子穿的呢,现在还得给这死丫头穿。真是浪费东西。也不瞧瞧她长的那样。
  许南南也不计较是旧衣服了,现在做新衣服也来不及,而且她也不是故意为了衣服为难李静,而是真的要出去办事。所以也没和李静争什么,拿过衣服就把自己身上的旧衣服给换下来了。接着又梳了两个油光水滑的麻花辫。
  李静发现,自己这闺女打扮了一下之后,竟然还挺清秀的。和她年轻的时候还挺像。
  不过这个年纪的时候,她还在地主家里做丫鬟呢。
  李静心里顿时又不舒服了。哼哼了两声就进屋里去了。
  许南南可没时间管她的心情,把许小满叫过来,嘱咐她别乱跑,自己出去办点事儿。许小满乖乖的点头,“姐,你就放心吧,我哪儿也不去。不过姐,你认识路吗,出去干啥呢?”
  “这不是没进过城吗,出去瞧瞧。你还小,就别出门了。晚饭前我会回来的。”许南南摸了摸她的脑袋。
  在这个家里,她也就这么个亲人了。
  安排好了许小满,许南南就直接出门了。
  许建生家里住的是矿上安排的职工房,离矿上近,离市区就远了。不过这时候的县城可真不算大,许南南来从车站来的时候,就记下路了,这次去那边也是熟门熟路的。
  许南南所在的这个县城叫南江县,不过因为这里有个铁矿,带动了当地的发展,所以工人还是很多的。一路上,她就碰到了很多穿着矿上工作服的工人。
  走了半个多小时了,就到了县城中心了。
  这时候是没有私人做生意的,街上也不怎么热闹,路过一些餐馆也是国营的,里面吃饭的人不多。供销社人倒是不少,在那边挑东西。还有人在和柜台里的工作人员说悄悄话。那柜台的人就偷偷的从柜台里面拿出了一些不容易买到的商品。
  瞧瞧,这年头买个东西都要托关系呢。
  许南南想起以前看的一部电视剧,男主角给自家岳父买一双解放鞋,都要找他在供销社干活的朋友帮忙。说是难买。
  那时候她还觉得太夸张了,现在身临其境,才知道现实比艺术还要夸张。
  许南南这次的目的是来这边看看县城的情况,了解一下这个时代的情况。另外,也想趁机赚钱。
  毕竟她不能每次都偷偷摸摸的在淘宝里面买东西出来用。不管她再怎么选商品,那些商品都是很难买到,甚至在这个时代都不存在的。一次两次的,别人不会想到。如果多了,难保不会有什么意外。所以她觉得最保险的办法就是使用这个年代的货币,在这个年代买东西。
  而且身上没有钱,她也没有什么安全感。就像这次进城,如果没有许根生那边拿的钱,她连路费都没有。
  她现在唯一能够赚钱的方法,也就是倒腾东西了。
  正大光明的倒腾肯定是不行的。这年代管制还是很厉害的。
  许南南想了想,还是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在淘宝里面买了两罐玻璃瓶装的奶粉。撕掉袋子上的包装纸之后,用布袋子装着往医院走去。
  在医院里走了两圈,许南南才锁定了一个从病房里出来的老头。
  她刚看了这老人一会儿,看他一直在照顾一位老太太,桌上放着一罐子像是米粉一样的东西,似乎也是补品。
  这时候能住单人病房的,条件也不会太差,也能吃得起米粉,购买能力应给也行。
  许南南立马就决定找这位试水。等老人走出病房之后,她就跟在后面,“这位爷爷,请等一下。”
  前面的老人听到声音,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见是个小姑娘,问道,“小姑娘,有什么事情吗?”
  许南南脸上露出局促的表情,小声道,“爷爷,你想买奶粉吗,很有营养的。”
  许南南一直在看着老人,所以很清楚的捕捉到了老人眼里亮了一下。
  老人低下头,问道,“小姑娘,你知道哪里有卖的?”
  然后看了看周围,发现有人路过,连忙拉着许南南进了病房里。
  病床上的老人见本来要回家做饭的老伴才出去一会儿就回来了,而且还带着个小姑娘进来了,惊讶的要坐起来。
  老头赶紧去让她躺着,“你别乱动。”又立马转过来看着许南南,“小姑娘,你知道哪里有奶粉吗?”
  不是老人太夸张,实在是这东西太难买了。县城压根就没卖的,连省城那边都难买到。老伴一直住院,也没个什么营养品补补,他可实在是急坏了。
  许南南也没想到老人会这么心急,心里立马知道有门路了。从布袋里拿出奶粉,“我爸是工人,前阵子去大城市出差,给我买了奶粉补身体。我知道这东西好,舍不得吃,就想着拿过来换点钱,让家里日子宽松点。”
  说完这话,许南南自己都差点想吐了。竟然能够睁眼说瞎话的把许建生说成二十四孝老爸。
  不管许南南自己信不信,反正对方是信了。
  “你这孩子可真是懂事。本来我也不该让你辜负你家里人对你的心意,不过我这也确实需要这个。要不这样,以后要是有机会了,我也给你倒腾点好东西。”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对于把人家爹妈买给孩子补身体的东西给买过来,老人心里还是有些内疚的。他也曾经做过爸爸呢,知道爹妈疼孩子的心意。
  许南南立马点头,“爷爷,其实没啥的,我爸爸经常会出差,以后家里日子过好了,我让他给我再买就行了。不过爷爷,这奶粉,你给多少钱啊?”她现在不想谈情啊,只想谈钱啊,爷爷。
  老人尴尬的笑了笑,“我都糊涂了,还没谈这事呢。这样吧,一罐奶粉给你六块钱,怎么样?两罐我都要了。”
  床上的老太太道,“就买一罐吧,”
  “没事,咱留着慢慢吃,平时也不好买。”
  许南南脑袋里算了一下,现在的普通工人工资三十多块钱,按照物价,六块钱能买几十斤细粮了,如果买粗粮,能买大几十斤呢。
  所以就算是用几十块钱买的奶粉转手卖个六块钱,许南南也是赚了。
  “爷爷,那你有票吗,粮票和工业票都行。”
  “有呢,”见许南南同意了,老头笑呵呵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票。按着这时候的物价,许南南拿了二十斤的粮票,其余的全拿的工业票。
  吃东西可以偷偷的从淘宝里面买,主要是以后生活上需要买东西,就要用这些票了。
  拿着十二块钱和一叠票,许南南这才高高兴兴的往离开病房,临走的时候,老头给她留了个地址,让她以后要是还有这些东西,可以去找他。
  许南南这也是才知道,原来老人叫王东来。是个单位的退休工人。
  等许南南走了,老太太道,“你就知道乱花钱,买这些多浪费啊。”
  王东来笑着给她倒热水冲奶粉,“浪费什么,现在家里就咱两,这钱不花留着干什么。什么都比不上你的身体重要。老伴,你好好的养身体,多活几年。可别留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在世上。”
  老太太闻言,眼睛陡然红了,低着头抹了抹眼泪。
  许南南离开医院之后,没有立马回去,而是在县城里逛了一会儿。这时候的县城虽然不如以后的城市漂亮繁华,但是和许家村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难怪这时候的人都想往城里跑呢。
  唉,她也想往城里跑了。可惜现在还没有机会啊。至于靠许建生两口子的路子回城,就别想了。困难重重不说,她也不想喝许建生两口子过日子。
  许南南特意去一些国企的单位问了一下招工的情况。
  这时候招工主要还是招城市户口的工人,而且还要看学历。别以为这时候就不看学历了,想做文职,最起码也要是个中学生,高中生还是要保险一些。大学生进来那妥妥的就是干部了。至于学徒,也可以考虑没啥学历的,但是这个基本山都是工人子弟包干了。只要单位有这个机会的,基本上十二三岁的上岗的也是有可能的。当然,一些特殊的工种,比如技术类的,你有这个能耐的,也可以适当放宽条件,通过考核进入单位。如果是农村户口的,还能把户口转到单位里面。
  可关进是许南南要力气没力气,要学历没学历,而且还是农村户口,基本没可能。
  回家的路上,许南南越想越觉得丧气,恨不得呐喊一声,进城难,难于上青天!




第16章
  许南南回到家里的时候,许家已经开始做饭了。城里已经开始烧煤了,许建生在矿上上班,自然不缺煤炭用。李静平时做饭炒菜都用的煤炭,也不用人帮忙烧柴火,一个人就能烧一大桌子饭菜。不过今天可不一样,许小满乖乖的在旁边洗菜,小小的身子蹲着,袖子挽起来,特别的乖巧。
  按道理,许小满已经九岁了,帮家里干活也是正常的事情。许南南也不觉得惯着孩子是好事。可是看到许小满在边上干活,许红和许梅子他们在一边的板凳上写作业,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小满,过来。”她也不和李静吵,直接喊小满过来。
  许小满一听是许南南回来了,立马乐得跑过去,“姐,你咋才回来啊。”
  “出去溜达了一圈,”
  “姐,城里好玩不?”许小满好奇道。
  “好玩,下次姐进城的时候,再带你好好溜溜。”她现在有钱了,和许根生家里关系也好,以后进城也方便,到时会不用来找许建生两口子了。她自己就可以带着小满在城里玩一圈。
  “小满,干啥呢,还不过来干活!”李静在厨房里吆喝道。
  许小满脸色一变,下意识的就要过去,许南南直接拉着她的胳膊,“别管,又不是没人,走,和姐进屋里去。”说着直接将许小满往屋里拉。
  李静喊了半天没看到人,出来一看,早就不见许小满的人影了。
  许红道,“大伯娘,刚二丫回来了,不让四丫干活呢。也不知道二丫咋想的,自己出去一天不干活,还不让小满干,一点也不体谅大伯娘的辛苦。我要不是要写作业,早就帮大伯娘干活了。”
  听到这话,李静这脸色变的五颜六色的。
  许梅子在一边道,“大伯娘,你也别生气了。我这作业写完了之后,立马就过来帮你干活。”
  “不用你们,你们好好写作业。我就不信了,今天还制不住她们这几个丫头了。”李静将围裙从身上扯下来,直接摔地上,怒气匆匆的往屋里走。
  许红见状,捂着嘴笑,对着许梅子使了使眼色。许梅子当做没看到一样,面无表情的继续写作业。
  李静进了屋里,手里已经拿着一根瘦瘦的木条了。
  许南南和许小满正在堂屋里坐着,看到她进来了,许南南直接将许小满放在身后,冷眼看着李静。
  “给我出来,小兔崽子,真是翻了天了,难怪你奶这么讨厌你,原来你是这样的德性,活该被你奶嫌弃。”
  许南南笑道,“妈,这你可说错了。我奶之所以嫌弃我,是因为我是丫鬟生的。我奶常说,丫鬟生的崽子就是丫鬟的命,活该伺候人。以前我不信,现在来这里一看,还真是信了。红红和梅子他们都能坐着好吃好喝的,我和小满就得干活。这不就是丫鬟命吗?妈,你这丫鬟还没当够呢。”
  她知道这是李静的痛脚,所以就是故意这么说的。李静不让她好过,她当然也不会让李静舒坦。
  “你这个死丫头,我今天非得打死你!”
  李静气的脸红脖子粗,神色狰狞的拿着棍子朝许南南打了过来。许南南直接拉着许小满绕道桌子的另外一边,往门外跑。
  边走还边喊,“朱主任,我妈虐待孩子了。”
  李静反应过来的时候,许南南已经拉着许小满到门外了。
  李静直接气的差点晕倒了。
  这时候大家都在做晚饭,住的又近,听到动静都来看。知道是李静家里在教训孩子,都觉得很稀奇。要知道,这些年来,许建生两口子可是这矿上出了名的模范夫妻。许家也是连续得了几年的五好家庭呢。这一家子人走到哪里都和和气气的,从来没红过脸。李静更是对孩子们好的不得了。今天竟然是在打孩子。
  “这好像不是她们家的侄女吧,怎么以前没见过。”
  有人看到许南南拉着许小满跑出院子,小声议论。
  “应该是她们家的亲闺女吧。听说他们家亲闺女今天跑矿上来了,过的很不好呢。说是孩子连件好衣服都没。”
  “这亲闺女才来就挨打了,李静这是干什么呢?”
  几个人正在议论,许建生也正提着一小提猪肉回来,看到邻居们对自家指指点点的,疑惑的走了过去,等听到李静在里面叫骂,自家两个闺女站在外面让人当猴看之后,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南南,咋了?”
  许南南正和许小满说起自己在外面的见闻呢,听到许建生的声音,这脸上表情立马变的很是伤心,“爸,你可回来了,妈不知道咋了,追着我和小满打。我和小满都不敢回家了。爸,我们明儿个就回老家去,我知道,这里不是咱家。是红红姐他们家。”
  本来还有些生气,听到亲闺女说这话,许建生的心里又有些难过愧疚。这可是他亲闺女啊,竟然说这里不是她家了。
  孩子才来第一天,就闹成这样,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许建生走过去,伸手把两孩子往屋里引,“回家去,你妈不会打你们的。”
  许南南不敢,“我妈还在里面骂呢,手里还拿着藤条。”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50  
积分
310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7-30 

  “我回来了,她不敢!”
  许建生肯定道。
  “爸,我相信你。”许南南感激的笑了笑。
  看着闺女的笑容,许建生心里更不是滋味了。他叹着气让两孩子进去,进了院子就直接关上门,隔开了外面的闲言碎语。
  院子里,许红和许梅子正在给李静捶背顺气。看到两孩子进来了,她立马拿起棍子,“你还敢回来,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这个死丫头!”刚刚要不是担心被外人看到了,她早就冲出去把这两孩子给揍一顿了,特别是南南这死丫头,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看到她这泼妇样,许建生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你这是咋了,发什么神经呢。孩子才来第一天,你就闹的左邻右舍的都看笑话,你这是想干啥?!”
  今天他一天的气都不大顺呢,憋了一整天了,不知道怎么发作,晚上回来还想着给孩子们吃点好的,补偿一下,结果这平时挺和气的媳妇竟然开始泼妇骂街了。这样子像极了家里的那位老太太呢。让他看着就闹心。
  “你不问问她都做了啥事,”李静委屈的指着许南南。
  许建生看着许南南。
  许南南摊了摊手,“我啥也没干啊,我就是让小满陪我说说话呢。妈突然就拿着棍子冲进来要打人了。”
  “说话?”李静冷哼,“一大堆事儿等着做呢,你还在那说闲话,不知道帮忙干活呢。”
  许南南无辜道,“我咋知道啊,我看红红姐他们都没干活,龙龙和磊子还在外面玩呢,我咋知道有事要干。再说了,我和小满第一天来,咋也轮不到我们干活吧。”
  听到是这么回事,许建生觉得这事情是李静小题大做了。不过当着孩子的面,总不好教训李静。他转头看着南南,“南南,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红红他们是客人,咋能让客人干活的。你啊,以后可不能这么想了。”
  他觉得这件事情很简单,家里来客人了,不都是主人招待吗。自家闺女肯定是要招待侄女的。
  许红和许梅子听到这话,脸色都有些不好。特别是许红,咬着唇,脸上有些不甘心的神色。
  许南南倒是气笑了,“爸,你这话可就说的有问题了。我倒是要问问,谁家的客人比主人在家里的时间还多呢。我可一直以为他们是这家里的主人,我和小满是客人呢。”
  “这……”许建生一时噎住了。
  李静本来看在许建生在维护她的份上,就准备看许建生教训这两个丫头呢,结果许建生竟然被问住了,一时间又上火了。“你这孩子,真是没教养,连你爸都顶,咋这么没大没小的。”
  “没人教,哪里来的教养。”许南南理所当然道。
  “二丫,你咋能这么说话,这不是伤大伯和大伯娘的心吗。家里那么多大人照顾你们两个孩子,你还想咋样啊。你知道大伯和大伯娘有多难吗?”许红愤愤不平道。
  许梅子内疚的看着许南南,“二丫姐,你要是心里有气,就朝着我撒,别怨大伯和大伯娘。”
  李静抹了一把眼泪,“瞧瞧,咋她们就这么懂事,我生的怎么是这么个东西。”
  许龙和许磊也听到动静,从外面跑回来了,见到李静在哭,许红和许梅子在指责许南南,立马也加入了战斗,“二丫姐,你咋这么坏啊,一来就闹事。你不来的时候,咱过的挺好的,咋你一来就闹。”许龙怒气匆匆道。
  他还在心疼两个肉包子呢。大伯娘说了留给他和许磊晚上吃的,结果竟然被二丫和四丫给吃了。
  许磊也想骂,又被许梅子给拉住了,“磊子,别吵大伯娘他们了,去屋里做作业去。”
  许磊挺想骂人的,可是他娘说了,要听梅子的话,要不然就要接他回乡下去,所以这会子也不敢上了,只能扁着嘴往屋里去。
  李静有了这么多的帮手,气势立马就上来了,还想吼几句呢,刚刚一直没说话的许建生看不下去了,“行了,别闹了。吃晚饭的时候了,闹腾个啥啊。李静,做饭去!”
  “这事儿还没完呢。”李静有些不服气。
  “我说做饭去,我累了一整天,回来还吃不上口热饭啊。”许建生沉着脸道。
  看许建生脸色都变了,李静这才有些害怕了,咬了咬唇,瞪了眼许南南,这才去厨房做饭去。许红和许梅子也看了眼许建生,心里有些害怕,跟着李静一起去了厨房。
  许建生头疼的揉了揉脑袋,“南南,你先带小满去休息吧,待会吃饭喊你们。”说完自己也进了屋里。
  原地只剩下许小满和许南南,还有院子角落里站着的,被吓得不敢动的许玲。
  许小满委屈的看着许南南,“姐……”她很伤心,为啥妈要对她们这么凶,对红红姐他们那么好。刚刚还一直夸红红姐他们,对她和姐那么讨厌。
  和她不一样,许南南一点也不难过,顶多是有些生气而已。对于她来说,许家人都是不相干的人,他们的态度对她而言都无足轻重。
  当然,对小满来说,还是很重要的。所以许南南轻轻的给她擦眼泪,“小满,看到了吗?爸妈其实都不疼咱了,以前不管咱,现在也只管红红姐他们。以后啊,你就跟着姐好好过日子。别伤心了。”
  听她说完,许小满的眼泪都忍不住往外一直流。嘴巴紧紧的抿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许南南也无可奈何,有些事情总要认清楚,要不然以后会更伤心。
  “大姐二姐,不哭了,吃糖。”
  许玲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了。个子小小的,还不到许南南的腰部,显然也是发育不良。
  她伸出小小的手掌,掌心里放着两块冰糖。
  许南南蹲下身子,“哪儿来的糖?”她可不信李静舍得给家里的孩子吃糖,当然,如果是别人家的孩子那就不一定了。
  许玲眼珠子看了看周围,小声道,“在妈屋里拿的,我知道她放糖的地儿,晚上睡觉的时候看她放的。”
  这糖还是过年的时候,矿上发下来的,用来招呼客人的。李静会持家,自然省下一部分来了。准备平时弄点糖水给孩子们喝的。她虽然疼侄子侄女,可也舍不得把这么好的东西随便的就糟蹋了,所以藏起来,平时按分量的给孩子们吃,也是细水长流。谁知道她晚上放糖的时候,和她一个屋睡觉的许玲竟然没睡着,偷偷的给记住了放糖的地方,没事的时候摸点解馋。
  许南南诧异的看着她,“你没告诉别人吧。”这要是让李静知道了,那还得了。她和小满走了,许玲日子可不好过了。
  许玲得意道,“谁也不知道。不告诉她们。”又伸出手,“吃,不让妈看到。”
  看着这孩子殷切的样子,许南南吸了吸气,伸手将一粒拿起来,塞到还在流泪的许小满嘴里,“吃点甜的,不哭了。”
  许玲手掌心里还有一粒,许南南拿起来,塞到许玲嘴里,“姐不爱吃甜的,你吃。不过以后可要少吃了,别长蛀牙了。”
  许玲吃了糖,笑歪了嘴巴,抬头看着许小满,“二姐,甜不?”
  许小满用袖子擦了擦眼泪,点头道,“甜。”
  这么一闹,晚上吃饭的气氛自然也有些低沉。不过许南南三姐妹倒是吃的听香的。特别是今天许建生还拿了一块肉回来了,李静特意放到许建生的面前。许建生一筷子没吃。见许建生没动,许红他们也不敢动。
  倒是许南南一直给两个妹妹夹菜,自己也大口的吃。
  “就知道吃!”李静恨恨道,看着那肉越来也少,心里肉疼。想说几句,又担心闹起来让许建生生气。好在明天这两孩子就要走了,家里也就太平了。
  一顿饭下来,也就许南南他们吃的比较舒坦。
  吃完饭之后,许建生就给他们安排睡觉的地方。家里只有两个房间,平时侄子侄女睡一间,另外一间是许建生和李静带着许玲睡。现在多了两人,也只能和许红他们挤一床了。
  许南南二话没说,直接躺床上去占据主要位置。“小满,睡觉。”
  许红见状,委屈的看李静。李静气的变了脸色,喊了几句,见许南南没动,又看着晚上了,只能没辙。“先这么睡,明天她们就得走了,委屈一晚上吧。你大伯今天累着了,让他好好休息。”
  听李静这话,许红只能咬了咬牙,不甘不愿的坐床边上。
  心道乡下人脏的很,也不知道身上有没有跳蚤。
  另外一边,李静回房间之后,心里还是气不顺。一直在念叨今天许南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