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01 | 浏览:1543395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六十年代小店主》作者:湖涂(完结+番外)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70  
积分
314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12-2 
第4章
  在许家,许老太最喜欢的儿媳妇是老三媳妇刘巧,最喜欢的儿子,绝对是二儿子许建海了。
  老太太觉得许建海像他,聪明,脑子活。老太太常说,自家这是好锅配了破锅盖,配错了。
  可谁让许建海就喜欢张翠琴这样的女人呢。许建海觉得找女人还是得找个蠢一点的,才能显示出他作为一个男人的能耐。
  所以眼下,张翠琴干了傻事了,许建海也很是有耐心的解释。
  “你看刘巧咋就没找机会让二丫和四丫不好过,不也是为了她孩子想?”
  张翠琴本来还在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听到许建海说刘巧的好话后,这醋坛子顿时就打翻了,“你是觉得刘巧比我好是不是?老太太喜欢她,你也喜欢她。当初你咋不找她,来找我呢?我告诉你,我就看不惯二丫,我就不让她好过。哼,凭啥都是老太太的儿子,他许建生和李静就能在城里过好日子,咱们就得在老家过的苦哈哈的。”
  她就是看不惯李静那一副城里人的样子。算起来,她娘家比李静娘家还体面一些呢,就李静娘家那个破落样子,凭啥李静还比她过的好呢。
  “我说你这婆娘,咋就说不通呢,回头让妈不痛快了,有你受的。”见媳妇不听话,许建海心里也不爽了,伸手点了点张翠琴的脑袋瓜子。
  张翠琴哼的一声,挥开他的手,“妈可不会护着她。你就走着瞧吧,以后这二丫还有大用处呢。”
  没有张翠琴在旁边搅和,许南南一上午也过的轻松多了。桂花婶也很照顾她,专门让她干一些轻省的活计。
  “我说南南,你这整天和咱们下地也不是一回事啊,好好的一个小姑娘,这样下去,得折腾成啥样了?”要收工的时候,宋桂花小声道。
  许南南揉了揉酸软的肩膀,“桂花婶,我也不想啊,可我要是不干活,我奶一口糊糊都不会给我喝呢。就早上,我就喝了一碗米汤。”
  “这老太太……”宋桂花听了也有些鸣不平,可这老太太在村里还是有些威望的,没人愿意得罪她。自己一个外人,也不能管老许家的事情。
  她皱着眉头想了想,突然道,“要不这样,你爸妈要是这次回来,你和他们说说,看能不能拿点稀罕东西。到时候让队长给你弄个好差事。”
  许南南眼睛一睁,“咱村里还有好差事?”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咱除了要下地,还得去放牛啊,去养殖场那边做工呢。这可都是工作啊。只是比起这些,下地的工分要多一些。不过你一个孩子,下地也挣不了多少工分,还不如去养殖场那边,做完了还能歇歇。”
  许南南还真不知道有这些弯弯道道呢。原主是个老实人,平时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不会想太多。所以除了许家让她下地干活,别的什么都不关心。所以留给许南南的信息没多少有用的。
  她对这个时代也了解的不多呢。
  “桂花婶,这能有用吗,根生叔看着也不大管事啊。”她早就看出来了,许根生这人性子有些软和,之前张翠琴把老太太一抬出来,他就立马退了。看着不可靠。万一收东西不办事咋办?
  宋桂花笑了笑,偷偷的看了旁边,见没人注意,便凑过来道,“你别找许根生,你找他媳妇。许根生怕他婆娘。”说到后面,宋桂花都忍不住捂嘴笑了。
  许根生在村里是个老好人,可他媳妇那就是只母老虎呢。
  许南南眼睛亮了亮,心里终于找到了一点方向,“桂花婶,这事情要是成了,我,我肯定记着你的大恩。”
  “啥恩不恩的,我就多句嘴的事情。还得看你爸妈能拿啥好东西呢。你好好说道,到底是做爹妈的,肯定也想你过多好。”
  宋桂花还是把事情往好的想,不相信许建生夫妻真的会一点也不管孩子。不过许南南却一点也不看好这夫妻两。不过不管怎么样还是得试一试。要是实在不给她,她就自己在淘宝里面买。只是后面还得拿这两口子做借口,心里有些不甘心。
  中午大家回去吃饭,许南南跟着进了屋子。家里却是冷清清的,啥也没有。
  张翠琴饿着肚子去了厨房里一看,灶里都没火。老太太这是没做饭啊。她赶紧怕跑到院子里朝着屋里喊,“妈,没吃的啊,待会还得上工呢。”
  “吃啥吃,心里都没个老人了,我还伺候你们干啥。想吃自己做。”
  老太太在屋里回了一句。
  大家顿时大眼瞪小眼,不敢吭声了。老太太让做饭,可这粮食在她老人家屋里呢,这没粮食咋做饭啊?
  得了,老太太这是生气了,连累了一家人不能吃饭了。
  许建海青着脸看着许南南,“二丫,还不去给你奶认错去,你奶气坏了咋办?”
  刘巧也劝道,“二丫,听话。你奶好歹是长辈,你认错不亏。你不吃,四丫也不吃?”
  “死丫头,都怪你,害得一家人饿肚子。你妈咋就生了你这么个丧门星的东西。”张翠琴一屁股坐在门槛上,手还捂着肚子。
  许南南听着几人又劝又数落的,心里呵呵两声。老太太这招可真是高明,现在全家人都攻击她了。
  要真是原主一个小姑娘,早就吓得去给老太太下跪磕头了。一家人都欺负一个孩子,这些人脸怎么这么大啊。
  许南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奶不想做就算了,你们自己做呗,我去看小满了。”
  让她认错,没门!她就不信老太太真舍得让她宝贝儿子饿肚子去上工。
  进了屋里,许小满已经从床上坐起来了。吃了两顿饱饭之后,她的身体似乎开始恢复了。
  见许南南进来,许小满害怕道,“姐,我刚听外面在吵,二婶好像在骂人。”
  许南南将门关好,完全当做没听到外面的吵闹声。
  “没事,二婶哪天没吵,她就这么个德性。”
  见许小满已经坐起来了,她高兴走过去,“你有力气了?”
  许小满点头,“吃了姐给我的东西,我就有力气了。估摸着明天就能干活了。”
  这老实孩子。
  许南南捏了捏她的小脸蛋,压根就没多少肉,“好了也别下床,就在房间里待着。”
  “那哪行,不干活,奶要骂人。”
  “你病都没好呢,有本事让她送你去卫生所去。”
  “可我……”
  “小满,你要是去干活了,奶肯定要奇怪你咋好的这么快,到时候不就知道咱们偷吃东西的事情啦?你知道奶的脾气的,到时候得打死我了。你想看我挨打?”
  “不想!”许小满使劲的摇头,瘦黄的小脸皱成一团。
  “所以你应该怎么做?”
  “病没好,继续睡觉。”
  “真聪明。”许南南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这孩子可塑性很强,继续努力,争取让小满变成芝麻汤圆。
  许小满吃了许南南留下来的半个饼,现在还不饿,不过许南南自己有些饿了,现在大白天,小满又醒着,她不方便在淘宝店里买东西,只能等着。
  过了一会儿,许奶奶终于骂骂咧咧的进了厨房里。
  许南南也不出去触霉头,就在房间里和许小满说话,蘸水在桌上写字,教许小满识字。
  许小满已经九岁了,还没上过学,不识字。这年头不读书的人很多,就是以后条件好了,也是有文盲的,可是许南南不认命。她以前是孤儿,也争出头来了,现在既然成为小满的姐姐,她就不能让小满就这么糊里糊涂的长大。
  许小满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教她认字。以前姐总是很忙,干不完的活,都没时间休息。更别说教她认字了。她学的很认真,恨不得一下子就把所有的字给记住。
  不过可能是营养不良的关系,她记忆力并不好,许南南教了好多遍了,她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住。
  许小满颓然的耸着肩膀。
  许南南看她一副郁闷的样子,笑着揉她的脑袋,“小满已经很聪明了,别人家的孩子上学 ,都没认几个字呢,咱们慢慢来。等以后我去给你买文具回来。”
  “就像是大丫姐他们那样的文具吗?”许小满眼睛亮晶晶的。“大丫姐说,那是爸单位里的同事在大城市带回来的。”
  许南南鼻子酸了酸,“比他们更好的。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70  
积分
314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12-2 
”她决定了,以后少吃两袋饼干,也得在淘宝里面给小满买一套文具。
  许南南一直关注着外面的动静,老太太那边饭做好了,她就让许小满休息,自己跑外面吃饭。
  老太太正指挥着儿媳妇往堂屋里端菜,见她出来了,气不打一处来,“你个白眼狼,还敢出来吃饭,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打,等我爹妈回来了,我就让他们看看我在村里过的啥日子。”许南南瞪眼道。
  老太太气的脸色都变了,抄起拐杖就冲着许南南跑过来。这老太太平时一副走不动路的样子,这会子健步如飞。
  许南南立马往外冲,“救命啊,老太太要杀亲孙女啦,队长,村长,**,救命啊。”
  “南南她奶,这是要干啥呢,大中午的不吃饭,追孩子干啥?”宋桂花第一个跑了过来,后面陆陆续续的跟着其他人。这时候大家都在家里吃饭,村子也不大,听到动静,都跑过来了。
  许南南见到宋桂花了,立马跑过去,哭道,“桂花婶,救命啊,我奶要打死我。她不让我吃饭,说我吃饭就要打我——”
  许奶奶没想到许南南竟然直接跑外面来了,而且还在外人面前坏她的名声,气的差点站不稳了。“你,你给我过来!”
  看着许奶奶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其他人也有些看不过去。
  许南南姐妹两在家里过的啥日子,大家都清楚。只是人家家务事不好管。可这闹到外面来了,就不像话了。
  让孩子干活就算了,这连口饭都不给吃,这不是要孩子的命吗?
  “大娘,南南平时干活挺勤的,咋就不给饭吃呢?”
  “是啊,建生两口子在外面养孩子也挺辛苦的,咋能让他自己的孩子遭这罪啊。”
  “这闹的大家都吃不好饭,下午得耽误干活了。”
  老太太听着大伙的指责,心口一阵阵的闷得慌。她在许家村这些年,哪里被人说过啥子不好的话。就是村里的干部干事们见着她了,都得喊一声大娘。
  老太太觉得自己这辈子的脸在今天丢干净了。
  看着老太太那模样,许南南心里一点儿也不同情她,反而觉得很痛快。她不是真正的许南南,心里自然一点也不怕老太太。老太太看重名声地位,她就越要把许家的丑事拿到外面说。
  虽然大家对老许家这档子破事都是门儿清的,可这青天白日的闹开了,谁也不能装作不知道了。
  等她以后想带着小满出来顶门立户了,也会得到更多的支持了。
  “这,这是怎么了?”
  人群后传来一声略带诧异的声音。乡亲们听着声音都让开了路,还有人道,“建生啊,你可回来了,看看你闺女这过的啥日子。”
  许建生从人群后走过来的时候,许南南也看到他了。和原主记忆中的一样,是个十分高大硬朗的男人,给人一种硬汉的感觉。
  许南南却抿着唇,心里嗤笑。连自己闺女都保护不了的人,别说男子汉了,那就不配做人!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70  
积分
314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12-2 
第5章
  老太太看到儿子回来了,底气也足了,咬牙切齿的拿着棍子敲打地面,“建生,你今天要是不给我狠狠打击教训这个死丫头,以后就别认我这个妈!”
  许建生原本是要过几天才回来的,不过昨天有个村里去城里办事的老乡去他那边喝了杯水,顺便提了一下家里的情况。他从这老乡嘴里知道了小闺女小满病了,而闺女许南南在地里干活晕倒的事情,所以就提前回来了。因为回来的太过匆忙,这次她媳妇李静和其他的侄子侄女们都没回来。
  只是他没想到,回来竟然看到这样混乱的一幕。
  “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许建生看着气的脸色青白的老太太,又看向躲在宋桂花身后的许南南,“南南,怎么回事,把你奶给气成这样。”
  许南南扁着嘴,“我也不知道咋回事,我中午出来吃饭,奶就打我。早上也是的,不让我吃饭,我和小满就喝了一碗米汤。我每天都干活,我奶咋就不给我吃饭呢,还要打我,我这日子比人家地主家的佣人都不如了。”
  这是谴责老太太比那剥削老百姓的地主还要狠心了。
  老太太一听许南南竟然把她和地主那种坏分子相比,气的鼻孔冒粗气,“建生,你还不给我赶紧教训这个死丫头,往死里打!”
  “大娘,你这也太狠心了。”宋桂花看不过去了。
  “就是,南南这孩子可怜啊。”
  “建生可别犯糊涂。”
  旁边乡亲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劝着。没办法,许南南的情况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平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也就算了,今天发生在眼皮子底下,不说帮忙撑腰,至少要也要帮着说几句话。可不能真的让这孩子被家里人往死里打了。
  许建生脸色也不是很好看,绷着紧紧的,握着拳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太太在一边催着,他也没动。过了一会儿才道,“妈,我才刚回来呢,连口水都没喝,孩子的事情待会再说吧。”
  又对着其他乡亲邻居道,“大家都回去吃饭吧,下午还得上工呢,别耽误了。”
  这是不想外人在场了。
  许建生开口了,大家也就没啥好留在这里的了。人家亲爹都不让管,他们总不能赖在这里吧。
  宋桂花不想走,不过她男人不让她管这事情。毕竟是人家家里的事情,人家亲爹也回来了,没必要掺和了。
  宋桂花觉得不甘心,看着南南委屈的样子,走的时候往还是忍不住劝许建生,“许建生,不管咋样,南南还是你亲闺女,你这当爸的,平时不养孩子也就算了,可别真的太狠心了。”
  见许建生没反应,她摇了摇头,摸了摸许南南的脑袋,小声道,“别忘了和你爸说那事儿。”
  许南南知道她说的是给许根生老婆送礼,换个好工作岗位的事情,立马点头,“嗯。”
  老太太一直憋着气呢,等宋桂花和其他人都走了,老太太就拿着棍子朝着许南南冲过来了,许南南见状立马往许建生后面躲。
  许建生皱眉看着老太太,“妈,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闺女当着自己的面被自己老娘追着打,这心里总是不舒服的。
  这要是个外人,他早就一脚踹过去了。可偏偏是自己的老娘。
  老太太打了几下没打到,反而打到许建生身上去了,一股子力气也用完了,站着瞪眼喘气。
  刘巧见老太太没力气了,立马从院子里走出来了,“妈,现在大哥回来了,你就先消消火,和大哥说说吧。这老在外面,人家看着不好看。”
  不愧是老太太最喜欢的儿媳妇,一下子就说到了老太太的心坎上了。在门口打架确实不好看。
  老太太瞪着许南南,要不是这死丫头往外跑,她可不会在外人面前发火。面子都被丢尽了!
  好说歹说,老太太终于进了屋里。许建生跟在后面,见许南南没动,过来拉着她一起进去。许南南别扭的甩开他的手,自己进了屋里。
  屋里,刘巧热情的给许建生倒了开水,“大哥,嫂子咋没回来啊?”
  张翠琴坐在饭桌上边吃饭,边道,“就是,我们家红红和磊子可都没回来呢,我都想他们了。”
  许建生有些尴尬,“我听说二丫和四丫都生病了,所以先回来了。”
  “咋了,你是怕我亏待你闺女,才急着回来吧。”老太太顿时怒了,狠狠的拍了一下饭桌。
  “妈,我没这意思。”许建生头疼的看着老太太。他娘就是这要强的性子,谁也不能不顺着她。
  许南南挑了挑嘴,看原主亲爹这样子,绝对是指望不上的。至于亲娘……连亲闺女都生病了,都没回来看看,更别提了。
  她顿时对许建生夫妻两失去了仅有的一点兴趣,一点也不想了解他们了,自己坐在饭桌上端着碗大口的吃着粥。
  许建生回来还是有点好处的,总算能吃上口饱饭了。趁着有机会,得多吃点。
  这边许南南吃的津津有味的,老太太和许建生却对上了。
  老太太觉得儿子一听闺女生病就往家里跑,是不信任她这个做娘的。得不到信任,那就是没有权威,这是老太太绝对不允许的。
  “我真是作孽了,辛苦给你带孩子,你还担心我对你闺女不好。你刚也看到了,你这闺女整天气我,我早晚有一天要让她给气死了!”老太太边说,边抹眼泪。
  许爷爷已经吃饱了,看到老太太哭了,就把碗筷往桌上一放,看着许建生道,“建生,咋和你妈说话的,你妈辛苦一辈子,老了还得受你的气!”
  许建生也慌了,搓了搓手掌,“妈,我错了还不成吗,我错了,你就别生气了。”
  张翠琴哼哼两声,“大哥,也不是我们说你。你可真是对不住爸妈。你当初十几岁就去当兵了,十几年没回家,还不是建海帮着照顾爸妈的。你现在在城里过好日子了,就瞧不起咱家里这些穷亲戚了,回来就气爸妈。”
  许建生脸都憋红了,十几年不在家,这是他对家里的亏欠。
  老太太看到儿子这表情,也不哭了,指着许南南道,“你要是还孝顺我,今天就好好教训这个死丫头,我这把年纪了,还让一个孙子辈给闹腾了,我这辈子都没受这气!”
  许南南正吃饱了摸着肚子,听老太太这话,顿时看向许建生,“爸,你打吧,打死了最好。我这日子过够了。每天干活累的像牛,连口吃的都没有。你知不知道小满咋病了,那是饿的。奶看她小,不能挣工分,每天就一勺子糊糊,愣是给饿病了……”
  说着说着自己也哭了,“我前几天也饿晕了,要不是桂花婶子给我口吃的,你今天都看不见我了。红红和磊子他们去城里过好日子了,我都没怨言,可也不能不给我们吃饭啊。”
  “南南,我……”许建生满脸亏欠的看着自己的大闺女。这么多年了,每次回来,这孩子都不说话,不吭声。现在却说出这些委屈的话。可他一句也回答不了。
  他亏欠爸妈,亏欠弟弟,所以要养侄子侄女,把自己的孩子放在农村。他只是想着,家里好歹能有口吃的,总比在城里挨饿强。怎么知道孩子在农村会饿成这样。
  老太太见大儿子似乎被说动了,心里顿时急了。这要是老大改变主意,把孙子孙女从城里给放回来了咋办,她喊道,“建生,你别听这丫头胡说八道的,家里大人勒紧裤腰带,都没少她一口吃的,她们自己身体不好,生病了,咋能说是饿成这样的。”
  一个丫头片子,就没见过这么娇惯的。以前她那会儿,哪天吃过饱饭了,不照样活的好好的。几顿不吃咋了。
  “建生,这事情你打算咋办,这丫头我是管不了,我看找个婆家嫁出去算了。”挣工分挣不了几个,还得吃饭,现在还会气人了,早点嫁出去省事。这样老大家里以后也不能把她接回城里去了。
  嫁人?!许南南瞪眼看着老太太,这死老太太,心眼太坏了!
  许建生也道,“妈,南南还小呢,再等几年吧。”
  “不小了,都十五了,马上就要十六了。去人家家里住两年就正好了。”
  这是要许南南去给人家做童养媳了。
  许南南神情冷漠的看向许建生。
  好在许建生似乎还有几分良知,他脸色为难的挣扎了几下,“妈,这事情还是算了了,这孩子还小,现在是新社会了,不能养童养媳了。让南南再留几年吧,我在城里省点,以后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70  
积分
314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12-2 
多给家里寄粮食回来。”
  没错,许建生两口子不止要养四个侄子侄女,每个月还得给老家这边寄粮食回来。
  连许南南都想不通,这两口子到底图啥了,难道就图个好名声?
  老太太似乎对许建生这个提议很满意,板着脸点了点头,“哼,这也是现在的孩子娇惯,这要是你们那会儿,我肯定打断她的腿!”
  老太太这气话说完,这事情算是揭过去了。
  张翠琴有些失望,还想说啥,被许建海狠狠的拉了一下,这才不甘愿的住了嘴。
  许建海担心她又说啥不体面的话,连忙向许建生问起了闺女和儿子的事情。
  听许建生说孩子读书好,都很懂事,张翠琴这脸上才露出了高兴的笑容。“我们家红红大小就聪明,磊子更是像他爸。以后肯定都有出息。他大伯,以后他们肯定孝顺你,你就放心吧。”
  许老太也点头,“磊子是咱家的长孙,你和你媳妇都没儿子,以后让磊子给你摔盆子。”
  许南南发现许建生的嘴角僵硬了,心里暗自哼笑。瞧瞧,这就是你的老娘和兄弟。你还没死呢,就惦记着让他们儿子孙子给你摔盆子,以后好名正言顺的继承你的家产。
  许建生肯定是没啥家产的,不过现在工人的工作都是可以让家里的子女顶替的。这年头,一个工人的位置,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笔享用不尽的财富。
  许南南对许建生死后的家产不感兴趣,用碗筷给许小满装了点吃的,进屋去看许小满。
  许小满正坐在床上,眼睛盯着门口。许南南一进屋,她眼睛就亮了。
  刚刚她就听到动静了,想出去救姐,可是想到姐说的,不能让人知道她好了,要不然大家都知道她们偷吃东西了,会打死她们的,所以只能忍着出去,在屋里干着急。
  “姐,奶刚是不是打你了?”
  许南南将碗筷递给她,“吃点东西。”
  “姐,你到底挨打没有?”许小满担心道。
  “没。奶跑不过我的,她都快累死了,都没打到我。”许南南笑了笑,“快吃,吃饱了有力气了,以后奶也跑不过你,就不能打你了。”
  “你吃了吗?”许小满看着她。她知道,家里粮食不够,平时姐都饿着肚子去上工的。
  这心疼人的孩子哟。许南南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瓜,“吃啦,吃的饱饱的,你看看我的肚子,圆鼓鼓的呢。”
  许小满还真的伸手摸了她的肚子,一摸还真是圆咕隆咚的,顿时笑了,“姐真的吃饱了。”这才端着碗筷往嘴里大口的吃着。虽然只是野菜玉米糊糊,却吃的像是什么美食一样。
  看着这孩子狼吞虎咽的样子,讯南南就知道她是饿了,刚刚竟然还骗自己说不饿。
  想到屋外的许建生,她觉得还是有必要告诉许小满一声的。
  “小满,爸回来了。”
  许小满吞下嘴里的食物,然后愣愣的看着许南南,“咋了?”
  “我说爸回来了。你高兴吗?”
  “爸,不是每个月都回来吗,给家里送粮食。”许小满疑惑道。
  许南南没想到许小满是这个反应,正常情况下,知道爸妈回来了,孩子不都是很高兴的吗。当然,她这个假孩子除外。
  不过仔细回忆一下记忆,似乎许小满和许建生两口子接触的是挺少的。
  应该说,许南南和许小满姐妹两都和他们两口子接触少。从小离开父母,又在长辈的长期压迫之下,两孩子的性子是一个比一个内向,都不大爱说话。每次许建生夫妻回来了,两孩子都是在房里躲着,或者在大人们身后默默的看着。
  看来不止是性格内向,小满对许建生两口子感情似乎不大深。许南南心里顿时也轻松了。她不是许建生两口子的孩子,所以可以毫无负担的不把这两人当爸妈,甚至在未来都没有赡养这两人的想法。可是小满是他们亲孩子呢,她就担心以后小满惦记爹妈,让这两口子伤了心。现在终于不用担心了。
  “小满,姐以后让你过好日子。”这辈子咱总算不是孤儿了,咱有个妹妹。
  许南南觉得自己穿越还是有点儿福利的。
  吃完后,姐妹两又在桌上用水写字。写的正欢,敲门声响了,“南南,开门。”
  是许建生的声音。




第6章
  许建生竟然单独来看两孩子,这在以前可是没有的事情。以前都是一大家子人一起吃个饭,然后夫妻两就带着孩子们走了。
  所以这些年下来,许南南姐妹两和许建生夫妻压根就没有什么交流。这也是两孩子对许建生夫妻感情淡薄的原因。
  许南南起身开了门,果然看到许建生站在外面。
  “爸。”
  许南南心不甘情不愿的叫了一声。
  许建生看出她不是很想见到自己,眉头皱了皱,背着手往里面走。许建生在单位大小是个干部,身上还有点儿官威,许小满见到他进门,头都恨不得缩到衣服里去了。
  “小满身体怎么样了?”许建生到底是在城里待的时间长,在家里从来不喊闺女的小名,觉得太俗气。
  许小满白着脸看着许南南。
  许南南走过来,将许小满搂着,“床上躺了大半个月了,现在身上都没劲儿。每天吃的又少,奶也不让去卫生所看。”
  许建生听出她这话里的埋怨,叹了口气,“你奶也不容易,现在年景不好,家里也不宽裕。”
  听到这话,许南南乐了,“是不宽裕,毕竟还有四个孩子要上学呢。”
  “南南!你这是在怨我们?”许建生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是对孩子有亏欠,但是却不希望孩子这么小就心存怨恨。这样的孩子,以后性子会变坏。
  许南南冷哼一声,“我没有资格怨恨你。”她又不是原主,没资格怨恨,顶多是看不惯罢了。
  许建生看了她许久,长叹一口气,“我和你妈妈实在是养不起你们了,在城里,吃的是供应粮,粮食不够,你们就得挨饿。乡下的生活虽然辛苦,可到底能吃一口饭。爸当年一走了之去参军,没帮家里多少忙,也没养你爷奶。现在有能耐了,只能尽可能的回报他们。这个你以后长大了,就能体会了。”
  许建生觉得自己挺难的。当兵不容易,那么多年来了,也没能继续留在部队,只能转业回乡。回到老家在矿上当了个科长,但是又要养几个孩子,平时他和媳妇李静也过的很拮据。为了回报父母兄弟,他觉得这些事情是值得的。
  欠儿女的,总比欠老人的好。欠儿女总有机会还,可老人还有几个年头?
  他说的为难,许南南却半个字都听不进去。她就算是个女人,也知道就算是自己饿死了,也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受苦的。更不用说像许建生这样为了养侄子侄女,而不管亲闺女了。
  许南南不大想理他,不过宋桂花说的那件事情,她还得靠许建生。
  所以等许建生说完后,她道,“我不想下地干活了,我想换个工。”
  许建生没想到闺女突然换了个话题。不过……“这事情你和你奶说了没?”
  许南南歪嘴,“我奶都要让我去做童养媳了,我还敢和她说这事儿?”
  “姐不要做童养媳!”许小满一听吓到了,她以前老听奶说,旧社会的童养媳很多都被婆家给折磨死了。奶说要是她不乖,就送去给人做童养媳。
  许南南感觉到她的害怕,也猜到是什么原因了,摸了摸她的脑袋,“没事,姐不会的。”
  许建生尴尬道,“你奶那话是说的气话,吓唬你的。”
  “谁知道呢,”许南南讽刺的笑了一下,“这事情我就和你说。到时候我要去给根生叔家里说说好话,总要送点东西过去。我手里啥也没有,你要是还心疼我和小满是你闺女,就帮我这次。”
  说完这话,许南南也不开口了,就等许建生抉择。
  许建生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我待会去供销社买点东西回来。你给根生家里送去吧。”
  听到许建生这话,许南南心里也松了松。不管咋样,总算不用自己掏钱了。许建生能拿东西出来,她可以省点钱,也能避免以后被人发现不对劲。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70  
积分
314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12-2 
  父女两似乎无话可说,许建生在房间里坐了一小会儿,就出去了。
  许建生一出门,就被老太太给叫堂屋里了。
  “刚刚那丫头是不是让你给她买东西送根生家去?”老太太直接开门见山道。
  许建生愣了愣,显然没想到这事情怎么被老太太知道了。
  “妈,南南还小,去地里干活不行……”
  “没啥不行的,我当初掩护红军的时候,也就她这个年纪,咋她干点活就不行了?建生,你可不能太偏心了。你挣钱容易吗,要养几个孩子,现在为了一个那个丫头就去买东西送礼,咱家有多少钱够送的。有这钱,还不如给磊子和龙龙他们做两套衣裳。农村娃去城里念书,人家看不起,你得让他们体面点。”
  这话许建生听过不少次了,也是按着这么做的。不管他和李静过的多拮据,几个孩子过的也不比别的城里人差。但是这次听了这话,心里莫名的有些不舒服。眼前就想起刚刚在屋里看到的南南和小满。
  两孩子面黄肌瘦,穿的破破烂烂的,可他以前竟然没发现。
  心里有了愧疚,许建生没答应老太太的话,“妈,也用不了多少,就这一次,好歹让南南换个轻松点的活。”
  “好啊,你这心里就没我这个妈了,就只你闺女了,是不是?许建生,你这个没良心的白眼狼,你当年一走了之,要不是你两个兄弟,我和你爸现在还不知道过的啥日子呢,你现在有能耐了,就不把家里人放眼里了是不是?我咋就生了你这个不孝子!”
  老太太一边说着,一边敲打着桌子。
  张翠琴在门外偷听这,听到这里,终于捂着嘴笑。
  刚她看到许建生跑二丫那丫头屋里,担心二丫说啥子话让许建生改了主意,把他们带城里去了,所以就在门外偷听。没想到竟然听到二丫真的让许建生买东西给她送礼,想去换个工作。心里惊讶这丫头晕了一次之后,脑子都变活了,还知道这些门门道道的,又担心许建生真的答应帮她买东西,毕竟许建生的钱就是她儿子和闺女的,二丫多用一些,她儿子和闺女不就少用一些吗,所以赶紧去和老太太说了这事儿。
  老太太刚和二丫闹了那么大的动静,咋可能为了那丫头花冤枉钱呢,果然立马就把许建生给叫去了。
  “二嫂,干啥呢?”刘巧在背后拍了她一下。
  张翠琴吓了一跳,转过身摸了摸心口,“你干啥呢,吓唬人呢。”
  “咱要去上工了,爸让我来喊你呢。”刘巧说着,还顺道看了眼堂屋里面。看到老太太和许建生在里面,老太太还在边抹泪,边拍桌子,就猜到是因为二丫的什么事情了。“二嫂,走吧,妈这边明白着呢。”
  说完笑着走了。
  张翠琴哼了一声,“整天就会装,以为谁不知道你那点心思呢。”
  刘巧又去喊许南南,许南南不乐意去。她本来就不想下地,现在许建生回来了,她当然得趁着这个机会休息。最重要的是,许建生说要去供销社给她买东西呢,她得在家里等着。刘巧似乎也有些顾忌,见她不乐意去,也没说啥,就直接拿着工具走了。
  张翠琴一听许南南不乐意去下地,下意识的就要去找老太太告状,许建海看不下去了,扯着她就往外走,“大哥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让他们多处处。”
  这婆娘咋就这儿傻呢。今天才闹了那么一出,大哥心里肯定不痛快,现在又逼着他闺女去下地,到时候肯定要怨上张翠琴这弟媳妇的。连带着他两孩子在城里能过好日子?毕竟城里可不止他的两个孩子呢,还有老三的两孩子,要是大哥偏心,到时候谁也不能说啥。
  看看人家老三媳妇多聪明。许建海突然觉得,找个聪明媳妇,确实很省事。
  许南南一直在屋里等着许建生的消息。许小满睡午觉之后,她又闭眼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淘宝店。
  资金还是那么多,就算以后只买最便宜的饼干什么的,都用不了多长时间。唉,还以为可以靠着这个在这个年代过好日子呢,没想到这淘宝店就快变成鸡肋了。
  她郁闷的操作着淘宝界面,突然看到什么,眼前顿时惊讶的瞪大眼睛。
  淘宝上的钱竟然多了……多了三百多!!
  许南南觉得自己肯定是眼花了,不对啊,她是用意识查看的。许南南集中精力看着那几个数字,果然看到上面一千二百多的金额。
  真的多了!
  这钱哪里来的?许南南惊喜之余,又忍不住疑惑。难道这钱会自己变多?规律是什么?总不能就这么等着,凭运气来等待吧。
  许南南仔细的浏览者自己的淘宝店,细细的寻找蛛丝马迹。最后终于发现,自己店里的货物不见了一个。
  那是一本旧版《红楼梦》,许南南还记得,这本书的书页已经很残破了,甚至里面都缺少内容了。挂了许久没人买,许南南以为没人会买呢,没想到竟然卖出去了。而且是在她来到这六十年代之后卖出去的。这书怎么卖的,最起码卖家要收到货之后,才会付款吧。她翻找出货记录,果然发现一条,上面的地址是她在二十一世纪生活的那个城市,是同城快递。难怪这么快,不过这货是谁寄的,怎么寄出的?
  许南南一脸懵逼。
  愣了好一会儿之后,许南南才欣喜的笑了起来,双手捂着脸,弯着嘴笑的十分乐呵。
  不管是怎么回事,总算是有机会增加收入了。她淘宝店里还有一些货,如果陆陆续续的全都卖出去了,少说也能挣个万把块钱了。
  一万块钱,能买多少粮食啊。
  许南南扁了扁嘴,都忍不住给自己买点好吃的庆祝一下了。
  许南南心情好,连带着再次看到许建生的时候,都带着一副笑脸。
  许建生却露出一丝尴尬和愧疚的笑容。
  看到他这样子,许南南脸上的笑容也挂不住了,慢慢的冷了下来,“爸,你不是说去供销社买东西吗,东西呢?”
  “南南,家里现在太困难了,到处都要用钱。你这事儿,再等一阵子吧,下个月爸发工资了,再想办法……”这话说的一点底气也没有,许建生的声音听着都很虚。
  许南南彻底的冷着脸了。
  她是知道许建生不疼闺女,只是没想到,许建生答应她的事情,都还能反悔。之前说看着他像硬汉,还真是抬举他了。只要是个男人,就不会失信于人!
  看许建生低着头,许南南也没有继续问他为啥不买了。不用说就知道是老太太那边做了什么事情。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许建生既然这么说了,她再说什么也是白费事。
  “行了,我知道了。”许南南进屋,关上门。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70  
积分
314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12-2 
第7章
  兴许是丢脸,许建生没在家里过夜,下午就回城里了。估摸着临走的时候给老太太留了钱,晚上老太太也没在为难许南南姐妹两,只是在饭桌上讽刺了许南南几句。
  “一个丫头片子,就是个贱命,就别想再往上爬。”
  “你也别怪我,你妈当初就是个贱命,才生了你这么个贱命丫头。”
  许南南的母亲李静,是在地主家里出生的。不过李静不是地主家的小姐,而是仆人的女儿。那时候仆人通买卖,许南南的外婆和外公都是在灾荒年里自卖到地主家做下人的,连带着李静也是地主家的下人。解放前,李静还伺候过地主家的小姐几年。所以老太太一直看不上李家。当初也是因为许建生在外面打仗,生死不知,老太太才同意两人的婚事的。
  但是谁也没想到,李静运气好,许建生不止活着,而且还成了个小干部。李静一下子就成了军官夫人。
  老太太这下子不平衡了,想磋磨儿媳妇,结果儿子分配到市里工作,儿媳妇跟着走了。后来许南南姐妹两回来了。老太太这才逮着机会了。
  一条贱命,当了官夫人,却生不出儿子,老太太咽不下这口气。
  老太太骂李静,许南南是一点意见都没有的。两个闺女病成这样了,当妈的都没回来看看一眼,比许建生还不如。她这个假女儿也没必要为了她这样的母亲和老太太两拼命了。
  吃完饭之后,两姐妹在房间里又吃了点饼干。肚子吃饱了,许南南给许小满擦洗了身体,然后给许小满讲故事。
  黑暗里,慢慢的只剩下呼吸声。
  良久,许南南喊了一句,“小满?”
  小满没应,小呼噜声显然她睡的正香。
  许南南这才闭着眼睛进入了淘宝店里面。
  这次许建生没帮她,她也只能靠自己了。不管咋样,下地干活肯定不是长久之计。桂花婶说的那个工作怎么样也比下地干活好,而且桂花婶也给她指了条明路,只要和根生叔家里处好了关系,以后总有机会改变一点现状的。
  许南南不想一直待在农村,她想进城里去。有了目标,她就会毫不犹豫的行动。
  在淘宝店里找了一大圈,许南南终于找到了袋装的奶粉,为了不让人怀疑,她特意找的是那种包装上没日期的奶粉,而且包装风格也很符合这个年代的审美,不容易让人怀疑。
  感谢万能的大淘宝,什么都能找到。
  看到两袋奶粉,许南南长舒一口气。正好一袋给小满补身体,另外一袋给根生叔家里送去。
  根生叔家里刚添了孙子,又是长孙,根生叔的媳妇当着宝贝一样的含在嘴里怕化了。不过现在灾年刚过,各家各户都很困难,根生叔家里的情况也不好,孩子平时也只能跟着喝点米汤和糊糊,严重营养不良,上次许南南见着的时候,这孩子小胳膊瘦的都像小竹竿一样的。有了这袋奶粉,根生叔家里肯定很高兴。
  趁着夜色,许南南怀里揣着一袋奶粉,钻出了自己的小屋,往许根生家里猫着腰走去。
  这年代村里还没通电,家里都是点油灯。谁家也舍不得把油花在点灯上面,一到夜里就都睡下了。
  许根生家里也早就睡下了,不过家里的小孙子夜里总是吵闹,一家人也睡不安生。
  没办法,孩子晚上就喝了点米汤,他妈整天也只能喝点糊糊,奶水早就快没了,孩子不够吃,晚上只能哭闹。许根生的媳妇刘大红早就愁的头发都白了,怨许根生这个男人没用,没办法给孩子淘点救命的米粉回来。不说米粉了,葛根粉总能弄点回来吧,可这年头,葛根粉那也是城里人才能吃到的,有票都买不到。
  “叩叩叩”
  “根生叔,睡了吗?”
  几声轻轻的敲门声后,响起了许南南的声音。村里人都熟悉,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许家的二丫头许南南了。
  许根生两口子奇怪的看了一眼。刘大红道,“她这时候来干啥?”
  “我咋知道。”许根生也觉得奇怪,不过还是去开了门。总不能让人家孩子一直在外面等着。
  许南南一进屋,就道,“根生叔,我听见虎头在哭。”
  虎头是许根生大孙子的小名。
  许根生愁眉道,“孩子饿了。”
  “我就猜到是这样,所以给虎头送吃的来了。”许南南从怀里拿出一袋奶粉,“叔,这个是奶粉,我听说大城市的孩子都吃这个,孩子吃了之后就不止顶饿,还能长个儿,脑子也聪明。”
  反正不知道有没有效果,好处一个劲儿的往外说就是了。
  许根生一听,眼睛果然亮了,心动不已。只是他也清楚,这东西可是不好拿的。这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更何况是这样的好东西,他多少关系也买不上这个啊。
  见许根生一直没说话,里面的刘大红等不及了,抱着孩子从里面走出来了,“南南啊,这可怎么好意思呢。这么好的东西,肯定花不少钱吧。这是你爸带回来的,你奶知道不?”
  许南南摇头,“我奶不知道。”至于是不是许建生买回来的,她就没明说了。
  刘大红看着那袋,眼热的不得了。孙子就在怀里抱着,饿的连哭都哭不出声了,这要是能吃几口奶粉,孩子就舒服了。
  “南南,你这孩子,这么好的东西,咋不自己留着,还给咱送来,婶子都不好意思拿了。不过虎头这真是饿的不成了,咱也没啥好东西给你的,不过你要是有用得着咱的,就和咱说。婶子记着你的好。”
  这是默认了许南南后面提出的一切要求了。
  许南南要的就是她这句话,也不管许根生是不是还在为难,便将这牛奶递给许根生,“根生叔,先给虎头吃点东西吧,看他饿的都没力气了。”
  许根生看着孙子那样,心里也心疼,叹着气接过了奶粉,又为难道,“这东西咋弄,有讲究不?”
  许南南笑着道,“我看还是我来弄吧,根生叔你看着,以后照着弄。”
  许根生家里好歹还有个热水瓶,里面的水还热乎的。许南南弄了温水,又弄了两勺子奶粉,“这次也没弄奶瓶儿,下次有机会,给孩子弄个奶瓶。那可是个好东西,虎头肯定喜欢。”
  “根生叔,这奶粉不要弄多了,两勺子就够了,要用温水冲,要不然就没营养了。”
  许南南仔细的将要注意的事情和许根生说。
  刘大红在边上看着,问道一股香甜的问道了,觉得有点儿像是奶味,心里也确信这奶粉肯定是个好东西。
  奶粉冲好了,刘大红赶紧用勺子给孩子喂。
  勺子到了孩子的嘴边,孩子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那小嘴巴吧唧吧唧的,吃的不知道多香甜了。
  刘大红和许根生看着,这心头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下了。
  等孩子吃饱了,睡得香香的之后,刘大红更是感激的不得了。“南南,你这孩子,我都不知道说啥了。”
  许南南眼睛一红,“婶儿,你别这么说。我就是看不得虎头饿肚子。我和小满就是从小饿着长大的,知道这样的苦,不想让虎头和咱一样。”
  刘大红也抹眼泪。“你和小满都是苦命孩子。”倒是有好命,就是没福气。好命也成了苦命了。
  “婶儿,我也没法子了。前阵子我在地里倒了,醒来之后就一直害怕,担心我要是哪天走了,小满谁照顾啊。我就想着,我要是能不下地就好了。可我奶肯定不同意。她不会让我吃白饭的。我就想着,要是能换个合适的活,我吃得消的,我也愿意干。”
  许南南声情并茂,泪如雨下。
  许根生和刘大红也听出许南南的想法了,但是也没觉得许南南心眼多,只觉得这孩子可怜。
  “南南,别哭了,我和你根生叔好好看看,要是有合适的活,就让你去做。你年纪小,本来就不该下地的。”
  许南南抿着嘴,红着眼睛点点头,“那叔婶,我就不吵你们睡觉了,我先回去。”
  她抹了抹眼泪,又看了眼小虎头,这才离开了许根生家里。
  许南南一走,许根生就直叹气,脸上也是愁眉苦脸的。“这事儿,咋办啊?”他是个老实人,当初也就是因为他人好,大家选他当队长。现在让他这收人家东西,替人家办事,他总觉得有些别扭。
  刘大红一巴掌拍他脑门上,“你个老东西,没啥不好办的。南南还是个孩子,村里人都知道她苦。你这个队长,又是长辈,咋就不能帮衬一点了。今天就是没这奶粉,你也得帮忙。更何况她这奶粉救了你孙子,你要是再不帮衬点,小心被人戳脊梁骨。”
  刘大红气势十足,许根生被她说的哑口无言。
  “养殖场那边缺个割草的,就让南南这孩子去吧。”
  “那老头不就在那边吗,让南南和他接触能行?别把南南给带坏了。”刘大红有些不同意。养殖场那可是有一个坏分子呢。
  “他挑大粪的,和南南又不在一块儿,担心啥呢。村里也就这工作轻省点了。”
  “那行,先就这样吧。”刘大红还是觉得,一个割猪草的工作,实在是比不上奶粉这种珍贵的东西。而且南南还说要给他们弄奶瓶呢。
  以后要是有好机会了,还是得看着南南这边呢。
  第二天天没亮,许小满也被许南南叫起来喝了一碗牛奶,“啥都别问,也别别人说,要不然奶要打死咱们。”
  许小满听到这话,顿时闭着嘴,狠狠的点头。
  反正姐说的话都没错。她心里猜测,可能是昨天爸偷偷留下的。所以不能和奶说。要不然奶要闹,而且还要把好东西拿走。
  许南南不知道许小满的想法,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乖,以后咱每天早上都喝一碗,以后你就会变得很聪明,就能认更多的字了。”
  许南南自己也喝了一碗,觉得嘴里甜甜的,幸福的想叹气。谁能想到,有一天竟然连喝口奶粉都有幸福感。
  第二天上工前,许根生就把许南南叫走了,说是另外安排工作。
  张翠琴一听,不乐意了,“干啥另外安排啊,这不是干的好好的吗?”
  许根生横了她一眼,“组织上有安排,你有啥意见?南南年纪小,下地干不了多少活,让她干别的活,更附和咱大生产的思想。你要是有意见,就和组织上反应去。”
  张建海狠狠的掐了她一把,“干活。”这傻婆娘,二丫干啥不都一样吗,反正又没闲着,还是一样挣工分,你这婆娘管那么多干啥。
  张翠琴这才委委屈屈的低着头干活,心里想不通,许根生干啥要给二丫换个活儿。


第8章
  许南南可不管张翠琴心里痛不痛快。许根生这次效率这么高的给她安排了工作,虽然是看在那袋奶粉的份上,她还是挺感激许根生的。
  倒是许根生觉得有些不自在,总觉得自己这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70  
积分
314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12-2 
本帖最后由 生活如此多乔 于 2017-7-22 14:12 编辑

是拿了人家东西。所以一路上,许根生都没和许南南说点什么,到了养殖场之后,给许南南安排了工作,就直接走了。不过走了几步又回头来和许南南嘱咐了两句,“南南,这里事情不多,比在地里自在。你要是干完了,自己也能歇着。就是有一点要记住,别和挑粪的那人接触,他成分不好。”
  许南南了然的点头。
  现在虽然还没到后来那十年,但是打土豪分田地之后,曾经的某些地主和富农,也被定义为成分不好的一类人。
  在十年运动之前,这些人的地位也是不高的。
  许根生见许南南点头了,也就放心了。南南这孩子胆子小,肯定不会惹事的。
  许根生觉得自己算是对得起那袋奶粉了,也能给自己媳妇交差了,立马转身就走了。
  看着许根生那样子,许南南暗道幸亏桂花婶让她去找根生婶子,要不然这事情肯定成不了的。说起来找机会还得好好感谢一下桂花婶呢。
  养殖场的事情不多,而且也没啥人盯着。许南南自觉的背着背篓去附近打猪草。等弄好了之后,终于就将猪草倒进猪圈里。
  忙活了一会儿,许南南就觉得累了,擦着汗坐在一边歇息。
  这里就有这点好,没人盯着,干完了能稍微歇一会儿。而且不用忍受张翠琴那个炮竹在旁边打扰,自在多了。
  当然,唯一一点让她郁闷的是,养殖场好臭,连吹的风都带着一股臭味。
  看来下次得带个口罩了。
  许南南正坐在石头上面吹风,一个男人跳着扁担过来了。
  那男人五六十岁的样子,身材佝偻,低着头往猪圈这边走。看到许南南了,似乎还有些诧异。
  许南南猜测,这估计就是根生叔说的那个坏分子。
  别看都是在养殖场工作。许南南只是去弄猪草喂猪,平时轻松着呢。可这位就不一样了,除了挑猪粪之外,还得打扫养殖场。而且猪粪是要挑到地里去做肥料的,那么多地,够他忙活的。
  许南南也不知道,这人到底成分有多坏,竟然分了这么一份工作。
  不过她也入乡随俗,并不打算和这人接触。毕竟这个年代特殊,她自己处境也不咋样,还要照顾小满,可不能再节外生枝了。
  两人都很有默契的不打招呼。那人就在那埋头干活。
  猪粪被挑动了,味道更臭了。许南南有些想吐,捂着鼻子躲到休息室里面去。
  说是休息室,其实就搭的一个简易的茅草棚,遮风挡雨用的。许南南怀疑,要真是下大雨了,这茅草屋估计不顶事。
  唉,看来这工作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好啊。
  也是,在村里不管怎么样都逃脱不了体力活的。还是得离开村里啊,她可不想一辈子真的在这地方待着了。
  “咦,这是什么书?”许南南正琢磨以后的事情,突然发现桌上放着一本书,封面很陈旧,应该有些年头了。许南南仔细一看,发现竟然是一本外文书。
  这时候的村里竟然还有人认识外文。显然这本书是外面那位‘坏分子’的。
  只是这时候老百姓能看外文书吗?许南南有些奇怪,她以前看过这个年代的电视,似乎建国初那些年,国内一直很敏感,说是连在海外有亲戚的都要省查,就担心是敌特份子。
  许南南好奇归好奇,还是没碰触那本书的。只是对外那位的身份有些好奇了。
  还没等许南南出去,外面那位就进来了。似乎是紧张桌上的书,进门后看都没看许南南一眼,就直接将桌上的书给包好了,放到了自己怀里揣着。
  许南南顿时有些尴尬,“我没动你的书。没经人允许,我不会动的。”不管咋样,她也不能让人怀疑她的品质啊。
  “我知道你没动。”这人总算说话了,“你也最好别动,要不然会有麻烦。”这人用的还是普通话。许南南就更惊讶了。
  而且她听出他话里的自嘲,显然他也知道,自己也是躲避他的人群中的一员。
  许南南觉得有些尴尬。虽然是入乡随俗,可她内心深处,对什么成分不成分的,还真是没那种觉悟。
  所以她忍不住道,“大叔,我怎么称呼您?”用的也是普通话。
  兴许是因为这个,这人回头看着她,带着几分打量,“和我接触,不担心被人定义为坏分子”
  “咱这在一块工作,总要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不能连称呼都不知道吧。再说了,谁也不能因为一句称呼就把我定义成别的份子了。”
  这人看了看许南南,似乎是觉得挺新鲜的,脸上笑了一下,“小姑娘,我叫贺秋生。”
  “贺大叔,我叫许南南。南边的南。”
  贺秋生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还是不要和这小姑娘多接触了,要不然以后给人添麻烦。这年头好人太少了,不能祸害好人。
  许南南没有再主动叫住贺秋生,在她看来,知道对方怎么称呼,只是一种礼貌习惯而已。至于更多的,她也不敢了。
  一上午的工作很快就过去了。
  许南南觉得,这份工作臭是臭了一点儿,但是相对来说,确实轻松不少,连时间都过的快了一些。她把淘宝店的货物盘店了几遍,就到了下工的时间了。
  许南南赶紧回去吃午饭。
  一回到家里,许南南就觉得整个家的气氛不大好。
  全家人都下工回来了,没像往常一样在院子里聊天,而是都跑堂屋里坐着了。老太太坐在堂屋正上方,脸色发青的看着大门口。见到许南南进屋了,手里的棍子狠狠的敲打了一下地面,“你个败家玩意儿,还不赶紧把自己做的事情交代清楚。赔钱货,不给家里挣钱,还让家里倒贴,你胆子啥时候这么大了?”
  许南南压根就没想到会有这么一遭。明明昨天许建生走了之后,到今天早上,老太太还是挺平静的啊,这又是抽风了?
  一出一出的,老太太累不累啊。
  “咋了,我又咋了,奶你要是不满意,直接说,别打哑谜。”许南南不耐烦道。
  见她这个态度,老太太气的鼻孔都要冒烟了,“你还敢顶嘴呢,你这个败家玩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肯定给许根生家里好处了,要不然人家能给你换个工,说,你爸给你多少好东西了,今天不说明白,我非得打死你这个死丫头。”
  老太太说着,心里一边肉疼啊。今天要不是老三媳妇回来和她说了二丫这死丫头换工的事情,她都不知道老大竟然给了好东西给这丫头。
  真是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啊。家里啥光景啊,自家吃都不够的,还给人家送好东西。这不是祸害全家吗。
  “我爸能给我啥子好东西,我爸不是把东西都给奶了吗。家里的情况奶是最清楚的,我爸哪儿还有多余的东西给我。再说了,根生叔给我安排工作,那是人家看我可怜,年纪太小,不想让我跟着大人一起干活。要是奶不信,就去问根生叔和我爸爸去。”
  反正许根生是不会承认这事儿的,至于许建生,呵呵呵,那是真的没给东西她。
  老太太被她这么一说,心里也有些不确定了。
  老大身上的钱,确实是被她掏干净了。
  可这没好处,许根生能这么照顾着死丫头?
  张翠琴见老太太没说话,眼珠子转了转,“妈,咱这村子这么大,谁家不可怜,咋许根生就没给被人安排工作,就给二丫安排了。这也太奇怪了。”
  许建海听自己媳妇又添油加醋的,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倒不是心疼许南南这个侄女,只是觉得自己媳妇这样冲在前面,以后招人恨。没看人家刘巧回来只是在妈面前不经意的提了一嘴,后面就啥事也不管了吗。以后二丫就是恨,也不是恨刘巧,而是恨老太太了。
  要是二丫在外面瞎说,自己媳妇这名声还要不要了。
  张翠琴可不知道许建海心里的想法,只要是能让许南南不好过的事情,她就乐意做。谁让她是李静的女儿的,哼!
  老太太本来觉得没证据,被张翠琴这么一说,也觉得肯定是送东西了,只是没给她发现而已。
  这个家里跟外人送礼了,她这个一家之主竟然不知道,这简直是无视她的权威。
  “你这个死丫头,我就看你今天嘴到底多硬。”老太太起身就要打。
  许南南可不犯傻,直接往外跑。
  还不忘了喊,“你打,你敢打,我就敢闹。咱还像上次那样闹,让村里看看,你这做奶的人天天磋磨孙女。”
  老太太一听,一口气顿时憋着,不上不下的。
  “好,你翅膀硬了,敢和我叫板了。你这么硬气,以后就一口饭都别吃,小满也不许吃!”
  许南南冷笑了一下,吃不吃那就由不得老太太说了算了。
  经过几次交锋,许南南也发现老太太其实也没啥厉害的地方。她所作为底气的无疑就是曾经帮助过红军,在村里的威望,已经作为许家老太太的辈分。
  而这两点,在许南南眼里,啥都不是。
  帮助红军的人多着了,别的不说,许建生还参军打过仗呢。你帮红军,人家红军那时候就不是在为了老百姓打仗?用得着拿出来炫耀,甚至作威作福?
  至于辈分高,为老不尊,也没什么值得别人尊敬的。
  毕竟长辈和老人还是有区别的。
  长辈是值得尊敬的长者。老人只是纯粹人变老了罢了。
  老太太这显然是后者。
  对老太太的威胁充耳不闻,许南南又去房间里交许小满写字,期间还趁着许小满没注意,从柜子里‘拿’出了卤鸡蛋和蛋糕,和许小满吃的津津有味的。
  等老太太做好了饭菜之后,她就跑出去趁着老太太没注意,在锅里弄了一大碗糊糊,拿了两个窝窝头就跑房间里关门了。
  吃了蛋糕和卤蛋,许小满已经饱了。许南南自己喝掉了糊糊,把窝窝头和许小满一人一个。
  “待会下午饿了再吃。”这是她干活应得的,可不会便宜那些人。
  老太太很快就发现了许南南的行为,在外面发火,还气的使劲的敲打小屋的门。
  这屋子以前是放柴火的屋子,土培的,破破烂烂的,小门更是摇摇欲坠,被老太太这么一敲打,像是随时都要倒了一样。
  许小满吓得直哭。
  许南南抱着她,心里想着,一定要离开,离开这里!
  老太太到底没舍得把自家的门给敲坏了,发泄了一下之后,就回堂屋吃饭。
  不过因为许南南这一遭,老太太心情一直很不好。张翠琴道,“妈,这还是得让大哥来管,大哥是她老子,打死了也不碍事。要不找个机会,让大哥带着孩子们回来一趟?”
  张翠琴这是想孩子了。这个月许建生回家,没带孩子回来,她心里有些不得劲。一直惦记着呢,正好趁着这机会让许建生再回来一次。
  老太太是个明白人,没好气道,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70  
积分
314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12-2 
本帖最后由 生活如此多乔 于 2017-7-22 14:13 编辑

“回来一趟,路上不花钱呢,你给掏钱啊!”
  张翠琴连忙低着头不敢吭声。
  屋里静悄悄的,只有吃饭的声音,和老太太生气的哼哼声。
  这死丫头,是得好好治治了。
  许南南不知道老太太心里的想法,只是奇怪,几天下来,家里竟然很平静,似乎对她换工作的事情也没有再追究了。
  许南南觉得奇怪,但是也找不出哪里不对劲。
  不过日子能这么平静也是一件好事,特别是她现在在山上养殖场这边工作,平时比较自由,干完活之后,还能在山里转悠。偶尔也会和贺秋生聊聊天。
  虽然贺秋生避免和她接触,不过通过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许南南发现,贺秋生竟然很博学。
  她怀疑贺秋生在挑大粪之前,应该是从事教育类的工作。而且应该是教外文的。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70  
积分
314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12-2 
第9章
  许南南很好奇贺秋生以前到底是干啥的,不过贺秋生什么都不说,连说话都是避着外人的。
  许南南也不是那种不懂事的人,知道贺秋生是为了避嫌,不愿意连累她,所以她在外人面前也没和贺秋生说话。
  “南南,在养殖场干的咋样?”
  下工的路上,许南南碰到了从地里下工的大人们。宋桂花看到她了,立马跑过来问道。
  看到宋桂花,许南南还是很感激的,如果不是宋桂花提醒她,她现在还在地里干活呢。本来也想拿点东西给宋桂花的,可是宋桂花很清楚她家里的情况,她也不敢随便的拿东西,免得到时候又闹腾。
  “婶儿,我挺好呢。这事情还得谢谢你。”
  “谢啥,就动了个嘴皮子罢了,还是靠你自己。南南,你可得好好干,以后机会就多了。”
  “哼,二丫,还说是呢,还不回家吃饭呢。”张翠琴凑了过来。
  自从许南南去山上上工之后,张翠琴就没机会磋磨她了,而且老太太最近也很奇怪,竟然也没再生气了,还整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这死丫头。也不知道老太太在想什么。
  看到张翠琴过来了,宋桂花的脸一冷,“谁没往家走呢,就你事多。我和南南说话咋了,碍着你了?”
  宋桂花可不怕张翠琴,在她眼里,这娘们就是个没事找事的。
  张翠琴被下了脸子,心里很不得劲。狠狠的瞪了眼许南南,“死丫头,有你好看的。”
  说完就气匆匆的走了。她打算回家和老太太再唠叨几句,给二丫好看。
  “南南,你瞧见没,对付这种人,就不能软着来。你现在就很好,她都不敢惹你了。你以前啊,太顺着了。”宋桂花教导着许南南。她觉得做人就不能太软了,要不然谁都要叮一口。现在又不是过去那年代了,她可不信老许家还真能把南南姐妹两咋样了。只要南南硬气点就行。
  许南南深以为然。
  到家门口,许南南还以为中午又要闹的吃饭不安生了,结果张翠琴竟然老老实实的帮着老太太端饭碗,竟然什么都没说的样子。老太太也是一脸平静,看到她之后,就让她吃饭。
  张翠琴得意的哼哼两声。
  现在先让这死丫头得意几天,等到时候嫁出去了,有她受的。
  许南南觉得奇怪,皱了皱眉头,端着碗筷想进屋。老太太抬了抬眼皮,“小满啥时候能下床干活了,这总躺着也不是个事儿啊。”
  “就是,谁家的娃也没这么好的命,天天趟床上。”张翠琴在边上道。
  刘巧看了眼两人,示意自己男人别掺和。这几天老太太看着就奇奇怪怪的,总像是憋着坏呢。
  许南南歪了歪嘴角,“我还想和奶说呢,小满这么久还没好,我看着是不是要去卫生所看看。上次我爸回来了,也说让去看呢。”
  许建生是没说这话,不过现在人不在,老太太也没人问,正好拿出来用。
  听到这话,老太太冷哼一声,“丫头片子,有什么好看的,有口饭就就行了。咱家可没千金小姐的命,让她躺着吧。”
  许南南也没顶嘴,端着碗筷就回了自己的小屋。
  现在她工作清闲了,陪着许小满的时间也更多了。她都想着找机会带许小满去山上,干活的时候就让许小满在小棚子里坐着,歇着的时候能教小满学习。
  中午家里只有咸菜和菜叶糊糊,许南南自己在淘宝店里买了一些肉干和卤蛋。姐妹两吃的香喷喷的。
  “姐,真好吃。”许小满吃的肚子圆鼓鼓的。这孩子挺好养的,这段时间吃的稍微好点,脸上起色好多了,眼看着就长肉了。
  “小满,奶白天来看你没?”许南南担心老太太跑来查看许小满,到时候看出什么来了。
  许小满摇头,“奶从来不进屋里。有事也是在外面吆喝一声。”
  许南南知道,老太太可不是遵守什么个人隐私,而是压根懒得进屋。这屋子以前是放杂物的,阴暗潮湿,平时别人而已懒得进来。
  “今天奶问起你了,我说你没好,奶让你躺着。小满,你要是不想躺着,我就带你去山上,到时候我还能教你算术呢。”
  “真的?”许小满眼睛都亮了。
  她最近学的很认真,已经会写几个字了。可是她知道比起红红姐他们还差得远呢,听说红红姐都上中学了。她不知道什么是中学,但应该是很有文化的那种。
  “当然行,只要你想,姐就带你去。”
  “想去想去,姐你不在屋里的时候,我一个人老害怕。”屋里暗暗的,奶在外面的一个咳嗦声,都能吓得她打哆嗦。
  许南南笑眯眯道,“那行,待会吃完饭了,等他们都走了,我就带你去山上。出门的时候我背着你,等别人看不到了,你就自己下来走。”
  没办法,不能让别人知道小满病好了,要不然又要被抓拉壮劳力了。她不在家的时候根本就看顾不上。
  中午大伙吃完饭之后,大伙都没歇息,被许根生喊着上工去了。许南南的养殖场那边相对来说没这么严格,上午猪草已经割完了,回来的时候还喂了一次,不用去这么早。
  等大家都走了,许南南才让许小满穿好衣服,一起去外面。
  许南南等半天,许小满都在床上别扭的没动。
  “咋了?”
  许小满脸色通红道,“姐,没,没裤子。”
  “裤子?”许南南皱了皱眉,突然眼睛一瞪。她才想起来,她和许小满竟然就两条长裤子,许小满平时都捡她的穿,裤腿一挽,就套着穿。之前还好,反正一个月换一条穿。不上工的时候,洗完之后就在被窝里躺着,等着裤子干了就能穿了。可她这人比较爱干净,又是在养殖场上工的,所以两条天天换着穿。昨天的裤子今早才洗干净呢。
  “……”比挨饿更让人尴尬的是,没裤子穿。这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没事,家里还有裤子呢。本来准备留着给你过年穿的。”许南南转身去角落的破箱子里翻找起来。借着这个机会,在淘宝里面买了一条怀旧的裤子。灰扑扑的颜色,料子也不算好,很粗糙。许小满看到了,眼睛亮的放光,“新裤子。姐,是新裤子!”
  这孩子,穿条新裤子都能这么高兴。
  许南南忍住没叹气,给她穿上。稍微长了点,卷起一截裤腿。许小满眼睛亮晶晶,一个劲儿的低头看着裤腿。
  “姐,哪来的新裤子,是爸妈给的吗?”
  怎么可能!许南南想呵呵两声,到底没这么干。她现在没法解释着裤子的来历,只能默认了。
  穿戴好了,许南南就背着许小满准备出门。
  姐妹两刚准备打开小屋的门呢,突然听到老太太在外面说话的声音,许小满一个哆嗦,“姐,是奶在外面。”
  许南南是不怕老太太的,不过也不想吓到许小满。这孩子被压榨了这么多年了,一下子没法摆脱老太太的阴影。
  她将许小满放下来,从门缝里看着外面,准备看老太太进屋没有。
  外面,老太太正笑眯眯的接待着两个女人。确切的说,是两个之中年女人。其中一个个头有些大,脸还很黑。
  “大娘,这亲事我可帮着说好了,人家柳大姐也挺愿意的,你看啥时候把人送过去?这几年年景不好,我看那些虚礼就算了吧。”说话的是跟着那个黑脸女人一起来的女人,这人眯眯眼,大嗓门。
  许南南看着觉得眼熟,再一想,就想起来了。这大嗓门的女人也是许家村的媳妇,她男人是木匠,有点手艺,家里的日子过的不错,所以她不用下地干活。这女人也是能说会道的,就做起了给人保媒拉纤的事情。因为娘家姓邱,所以人称邱大媒人。
  这人来干啥,家里可没要娶媳妇嫁人的啊。许南南心里没来由的沉了一下。连忙贴上门自己听外面。
  黑脸女人道,“大娘,咱家的情况你也听说了,你的要求我也同意了。五十斤大麦,二十斤面粉,,再加三十斤红薯,这个咱家拿得出来,另外还能给拿三十块钱。”
  “瞧瞧,这多好的聘礼啊。咱村里就是那些大姑娘出嫁,都很少能拿这么多给娘家的。你们家南南这才十五岁呢,真是个有出息的孩子。”邱大媒人笑的合不拢嘴。这给的聘礼越多,她这媒人越有面子,得的好处也自然更多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1410551  
精华
帖子
274 
财富
1870  
积分
314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2 
最后登录
2017-12-2 
 许南南在屋里听的心惊肉跳的。马丹,这老太太是要上天啊,竟然真的给她说亲了!
  难怪这几天老老实实的,风平浪静呢,原来在这里憋着坏呢。
  “不嫁不嫁,谁要嫁人谁去!”许南南没忍住,从里面直接冲了出来,对着几个人吼道。
  三人没想到许南南还在家里,都楞了一下。老太太的脸更是气的发青,“干啥呢,在外人面前是啥态度,让人说咱们家没教养。”
  “咱家本来就没教养。我爸都说让我等几年了,你现在给我婆家,这是啥道理?”许南南故意大声道。
  黑脸女人本来被人这么一闹就不高兴,听到许南南的话,问道,“你就是南南?咋和他们说的不一样。”
  邱大媒人赶紧道,“这孩子这几天不舒服呢,性子有些压不住,平时挺好的。”
  “好啥呢,反正我不乐意,你们要是真让我嫁过去,我就把人家家里闹的鸡犬不宁。”许南南知道,和这些人讲道理没用,得来硬的。
  黑脸女人脸更黑了。“这看着可不大好。”
  “柳大姐,不管咋样,好歹是个没缺胳膊断腿的,模样也不差。再说了……不管咋样,回去好好管管不就行了?你还管不住个儿媳妇?”邱大媒人在边上嘀咕道。
  不管怎么样,这婚事肯定要成的。要不然少拿多少好处啊。至于许家二丫头,反正迟早都是要嫁人的,嫁谁家不是嫁呢?
  老太太也道,“去了你们家,那就是你们家的人,你们想咋管都行。”
  黑脸女人也开始犹豫起来。又打量了几下许南南,看的许南南浑身发毛,“看啥看,反正我不同意。”
  这女人没理她,只是看着老太太点头,“行是行,不过三十块钱就不给了,这孩子不好管。”
  老太太狠狠的瞪了眼许南南,似乎是在责怪她这么一闹,把价钱给弄低了。“钱就不要了,粮食不能少。”家里这大半年都吃的糊糊的,多长时间都没吃顿饱饭了。
  “我们同意,你们谈啥呢?”许南南瞪眼道。
  几人当她不存在一样,谈好了价钱。老太太就送两人离开。等人走了,老太太才回头看着一脸愤怒的许南南,“这事情由不得你。就是你爸妈回来了,他们也管不着这事儿。”
  “现在是新社会了,你这么做是犯法的。”
  老太太不以为意,“啥犯法不犯法的,咱家养不活个孩子,放人家家里养几年咋了。谁要是不同意,就让人家养着你。”说完又苦口婆心,“二丫,奶这也是没办法了,你这孩子脾气越来越不好了,奶管不了你。你爸妈也不在家。咱得找个管得住你的人,不能让你这性子越来越坏了。再说了,铁匠家里是有手艺,家里有钱有粮,你去了有吃有喝的,以后享福呢。”
  许南南紧紧的握着手指头,“我不同意,谁也不能让我去嫁人。你们管不着我。”
  “那我还就不信了,咱们家这么多人,还送不走你。”老太太冷哼一声,转身进了屋里。反正这孩子要离开家里了。
  老太太一走,许南南气的原地发抖。没有身份证,户口在许家村,除了这里,她哪里也去不了。老太太如果铁了心的要送走她,许建海和许建平随便一个都能制住她。
  许小满躲在门后哭道,“姐,咱们咋办啊?”




第10章
  咋办,许南南也不知道咋办。她知道,老太太这是要整她,动真格的。
  这狠心的老太太,不止虐待亲孙女,而且还为了点粮食想毁了她的一辈子。许南南不认命,回头对许小满喊了一句,“小满,你先回屋里带着,把门关好,我出去一趟。”
  “嗯,”许小满乖巧的应了,小脸上的大眼睛满是担忧。
  许南南发现,自己之前真的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她对待老太太的办法,依然停留在二十一世纪熊孩子对付家长的办法,不听话,反抗。她忽略了,许家人和那些家长是不一样的。
  家长不舍得害自家的熊孩子,可许家人,是真的能狠心要了孩子的命的。
  “真是太傻了。”许南南心里骂道。
  这时候各家各户已经上工了,许南南没去上工,而是直接往许根生家里去了。
  在路上找了个隐秘的地方,从淘宝里面买了一罐米粉出来,玻璃瓶装的,味道没有牛奶香,但是顶饿。
  “大红婶子。”许南南一走到许根生家院子门口就看到刘大红抱着孩子在哄着。立马哽咽的叫了一声。
  刘大红见是她来了,高兴的招呼道,“南南啊,快进来,咋这些日子都没来家里坐坐呢。”
  自从上次许南南拿了奶粉救了她大孙子的命之后,刘大红对许南南的印象就别提多好了。
  “婶子,你可要帮帮我啊。”许南南拿出怀里的奶粉,放到刘大红的手里,“婶子,我啥都不要了,我就求你帮我这次。”
  一路上,许南南也想过了,这整个村子里,能够帮得上她的,也就是许根生家里了。
  刘大红被她这举动给弄懵了,拿着米粉道,“这,这是咋了?”
  “婶子,我奶要把我嫁出去,说的是啥子铁匠家的儿子,婶子,你看我这年纪,让我出嫁,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啥,让你这年纪就嫁人?你奶吓唬你的吧。”刘大红满脸不信道。
  许南南摇头。“婶子,人家都上门来看了,是个皮肤黑的女人,媒婆喊她柳大姐,说是家里做铁匠的呢。连聘礼都谈好了。”
  “姓柳的,铁匠?”刘大红皱眉细细的想了一下,眼睛突然瞪的大大的。
  都是在这十里八村生活的人,各家各户的情况都清清楚楚的,许南南提供的这点信息,刘大红就知道是谁家。
  这是东山村的胡铁匠家里。胡铁匠确实是个人才,前些年大炼钢的时候,还去跟着炼骨钢。后来没炼钢了,各家各户的开始用铁锅了,这胡铁匠又开始了老本行,日子过的比别人家都要好。
  而且他家婆娘一肚子生两个儿子,双胞胎,当年多少人羡慕呢。
  可问题是,孩子才满月的时候,两孩子一起病了。一个孩子没了,另外一个因为发烧,烧坏了脑子,听说不止脑袋不好了,而且手脚都变形了。
  这,老许家不会是给南南说了这样的人家吧,这不是害了孩子一辈子吗!
  “婶子,你是不是知道啥?”许南南也看出刘大红是知道这家人的情况了,而且情况很不好,立马追问道。
  这家人不好就行,她就能有更大的把握来逃掉这门婚事了。
  刘大红沉着脸点头,“要真是这家人,那你们家老太太也正是够狠的心了。”
  刘大红将这胡铁匠家里的情况给许南南说了一通,许南南越听越觉得这老太太真是禽兽不如。
  等刘大红一说完,她立马哭道,“婶,你可一定要帮我啊,要不然我这一辈子可就完了啊。”
  刘大红为难道,“南南,我也可怜你,可这事情我管不着啊,你根生叔也管不着。别说是你根生叔了,就是村里和乡里的干部,也管不着啊。毕竟谁家也管不着人家的家务事。你奶也说了,不是让你嫁人,是去人家家里养着。这上面挑不出个错来。”
  这姜还是老的辣,老太婆这招确实够狠,谁也不能说她这是犯法了。
  许南南也猜到刘大红肯定会这么说的。眼珠子转了转,抹了一下眼睛,“我也知道这事情肯定不好管,所以我想去城里找我爸妈,婶,你能不能让根生叔给我开张去城里的介绍信啊。我得去城里找我爸妈,要不然……婶子……”
  话没说完,她就先开口哭了起来。
  刘大红见状,心也软了。拿着米粉的手也软了。
  反正也就一张介绍信的事情,好像也没啥大碍。还是开吧。
  “行,你别慌,我这就去找你根生叔去,让他给你开介绍信。”
  为了米粉,刘大红决定伸张正义,帮助这可怜的小姑娘,将怀里的大孙子往许南南怀里一塞,她就立马往地里跑去了。
  看到刘大红出去了,许南南勾了勾唇角。
  这回她非得想办法,让许建生夫妻和老太太知道,她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许根生还是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