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2 | 浏览:59592|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奕奕清芳》作者:顺妞(原创首发已完结21万字) ... [复制链接]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43 
财富
9612  
积分
2911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9-1-22 


《奕奕清芳》
第三十七章反常即为妖
  “姐们,你这是咋了?”刘清芳头发凌乱,眼睛红肿,半天脸肿的老高。张淼淼一进病房就看见,刘清芳如此狼狈的躺在病床上。
  刘清芳红着眼睛,不知道怎么回答。
  秦沁生气的拉开床边的张淼淼,居高临下的问,“遇上**犯了?这么狼狈。”
  张淼淼看了一眼,面带笑意的秦沁:“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不知道关心关心一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还有心情说笑?”
  秦沁看都不看张淼淼一眼,只盯着刘清芳,恨铁不成钢的说:“你也是时候到头了,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做事之前多想想,你是有两个孩子的人。你要是有点什么事,谁他妈管你那两孩子,让你爸把孩子送到那渣男家里去?
  明知道高远有问题,还敢以身犯险,你以为你是超级飞侠变身,身后随时有救援队吗?”
  “你们说什么呢?我怎么云里雾里的听不懂啊?”张淼淼的脑容量有限,实在不知道秦沁说的些什么。
  刘清芳把被子捂在头上,嚎啕大哭,她巴不得把天都哭下来,这样大家都没有明天,该多好。
  世间事,反常即为妖。
  高远递给她水,却魂不守舍的样子让她起了疑心,她假装大口大口的喝水,一半吞到了肚子里,另一半吐到了手纸上。
  进了电梯,他一动不动的样子,他拆礼物时候的神情,她面前镜子里的重影,她还有什么不明白。
  上了车,她假装晕倒了,高远那一声一声略带哭泣的叫喊,发了疯似的开车,鸣笛,闯红灯,如若不是这样,她到了房间的时候还能清醒着吗?
  庆幸的是她遇到了小七哥,这个像疯子一样的男人,肯定是不会啃她这种老白菜的,她开口叫出了他的名字。
  张昀先傻了眼:“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谁他妈让你变成这样的?”
  刘清芳没有想到张昀先开口的第一句话,会是质问她怎么变成了这样?但是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她有气无力的说:“你不是说要好几年才回吗?怎么今天来这里了?”
  张昀先打量了一下靠在床头的刘清芳,然后坐在了床边的沙发上,斜躺着,岔开腿,懒洋洋的说:“我姐让我回来过个中秋,我还给你带礼物了,准备明天给你带过去呢。”
  张昀先不像是这种会被家庭聚会所束缚的人,那他会回来,必定还是有其他的原因,她直奔主题:“你为什么会回来?”
  张昀先有些奇怪,别的女人一听到有礼物,就高兴得投怀送抱,这个刘清芳怎么老是奇怪他为什么会回来?他漫不经心的说:“出去闯了闯才发现,哪个圈子里都有裙带关系。以前还瞧不起我爸,成天沾我小叔的光,现在总算弄明白了,白手起家它就是个传说!”
  按照张昀先说的,那就是在外面受挫了。“你小叔是谁?”
  张昀先大笑,“我小叔全市场人都知道,你居然还问我是谁?”
  难怪大家都那么害怕他,原来惧怕的是他背后的人。“那你还出去闯什么?跟着你爸做多好。”一天纯收入7万,多少人羡慕不来。
  张昀先孩子气的说:“我才不要做那个。”然后又叹了一口气,“我小叔上次帮我看了一间小酒吧,谁知道被别人撬走了。这次回来,我就不打算走了,再找找看,有没有合适的。”
  刘清芳把修眉刀从鞋底抠下来,放在了手心里:“你怎么会认识徐琳?”
  徐琳多年就不在市场了,张昀先这小一辈的,她不可能认识。
  “你说琳姨吗?今天她两口子约我们全家一起吃个饭,我爸没同意。琳姨就让我过来,说有个项目可以一起合作。我就来了。哎~你怎么会来?难怪琳姨说我会喜欢,我还真是挺想见你的。”
  刘清芳有些讽刺的笑了笑,年少不经事,果然说的就是这样的人。“你没有发现我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张昀先笑了笑,还是不在意:“不对劲啊,当然有啊,你看你今天这打扮,你要是不吭声,我根本不会认出来是你。说实话,我还是喜欢你那以前素面朝天的模样。”
  刘清芳今天只是稍稍画了一下眉毛,打了一下唇彩,穿的是高远高升那日的那条白底羽毛欧根纱裙,并没有做什么惊艳打扮。
  “张昀先,你看着我。”刘清芳把血肉模糊的手举起来,下又放了下去,她实在没有力气了。
  白皙的胳膊上,那血就像蚯蚓一样,爬就下去。张昀先气愤的站起来,“刘清芳你有毛病是吧,居然喜欢玩自残,我他妈今天不打你,我就不姓张。”说着走到床边去拉刘清芳的胳膊。
  刘清芳本就体力不支,被他这样一拉,直接就从床上趴下来了。
  张昀先还没本就是吓唬刘清芳的,没想到这样轻轻一拉,刘清芳就倒下来了:“你怎么回事啊?你身上怎么这么烫啊,你发烧了吗?”边说边把刘清芳拖到沙发上,还给她倒了一杯水。
  刘清芳实在没有力气了,“张昀先,你被人算计了,我被人下了药。”
  “什么,谁他妈敢算计我?”张昀先拍了一下沙发。“胆敢算计我,我他妈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刘清芳的眼皮都睁不开了,“谁让你来的,就是谁。”
  张昀先掏出手机,要打电话,刘清芳赶紧拦住了他,“要收拾一个人,不一定非要当面翻脸。”
  “那你说怎么做?”当局者迷,从来都是他去算计别人,没想到长这么大,头次被一个女人算计了,简直太小看他了。“你的手,你的手,都怪我,光想着生气了。”
  刘清芳把手里的修眉刀又往旁边压了一下。“没事,先不要管我。你以前在外面无法无天,算计别人时,是怎么躲过你爸爸的。徐琳这个人唯利是图,她找你不一定是看得上你,但是她找你肯定有她的目的。往往一个人最在乎什么,那便是最怕失去什么。”说完便彻底昏过去了。
  张昀先看着刘清芳昏过去了,着急的掏出手机,电话刚接通,便破口大骂,“高远,你这个王八蛋,这个女的自杀了,都要死了,你让我怎么逃出去啊?”他假装很害怕。
  刘清芳说要收拾一个人,不一定要当面翻脸,那他总可以骂骂高远。他把刘清芳的头发轻轻的抓的稀巴烂,又拿她手里的小刀把胳膊上,身上划得面目狰狞。后来,又看了一下,觉得不太真实,于是对着刘清芳的耳朵,小声的说了声,“小芳,对不起。”也不管她是否听得到。那一巴掌将刘清芳从沙发上直接扇到了地毯上。
  高远将刘清芳送到了医院,交了住院费,又打了电话给张淼淼。
  张淼淼听完刘清芳说的话,冷冷的说:“那个张昀先可靠吗?可别又像这个高远一样,人模狗样的,居然骨子里这么坏。”
  “别的我不敢肯定,但是小打小闹的,他不在话下。”徐琳的洗浴中心,恐怕光是小打都受不了吧,张昀先整人的方法多得是。
  “你怎么总是那么相信别人?你还要以身试险多少次?我不想下次来见你,就是给你收尸。”秦沁有些不耐烦,刘清芳貌似单纯,实则很有思想。可是她们那些人,我们这些小人物怎么斗得过。
  “错就错在,你认识了杨浩宇。原来你一个人的时候,日子过得单纯,没事的时候我们喝喝小酒。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还能见人吗?”张淼淼见秦沁那么生气,也开始开导刘清芳。
  刘清芳陷入深思,是不是认识杨浩宇后,她的生活就发生了变化,她原来一个人的时候忙着店铺,忙着给徐琳家做饭。脑子里想的只有怎么做菜,怎么满足客户的要求。如果是认识其他人呢,她会不会躲过这次徐琳的算计。或许徐琳从一开始就算计过她,只不过她的主动出击,加速了她入局的时间,那么徐琳最先是要把她送给谁当做礼物呢?她刻意和自己翻脸,却不敢给杨浩宇脸色看,难道她上次说的杨浩宇有人脉,是真实的,并不是自己猜测的。那么杨浩宇为什么要故意疏远自己,为什么要和那个女孩在一起?凭着杨浩宇的心计,如果他想要脚踩两只船,根本不会让自己那么轻易就发现?难道是那个视频的事情曝光了?
  秦沁看着刘清芳心不在焉的样子,烦躁不已:“你要是想要过安生的日子,以后就把心收起来,不管他们闹个你死我活也好,还是皆大欢喜也好。都已经不关你的事了,张昀先已经一巴掌把你打出局了。”
  张淼淼害怕秦沁甩手走了,就此不管刘清芳了,赶紧拦住要开口说话的刘清芳,“你以后再也不要整那些乱七八遭的了,还是每天该干啥就干啥。是你的跑不了,不是你的你白忙活了,也捞不着好。秦沁说得对,你已经出局了。”然后使劲朝刘清芳眨眼,“你安心休息,秦沁就留在这里照顾你,我得回去酒吧了,有些事得和黄军先通个气,免得被人算计了,也不知道。”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43 
财富
9612  
积分
2911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9-1-22 


《奕奕清芳》
第三十八章不成器
  星期五晚上,两个孩子回到家的时候,看见看见刘清芳淤青的脸,大吃一惊:“妈妈,你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
  刘清芳知道孩子们会害怕,早已想好了说辞,“妈妈在库房整理货的时候,那个架子不小心倒了。”
  瑶瑶有些不高兴的说,“怎么小鹃阿姨不去?”
  刘清芳用手指点了点瑶瑶撅起的嘴,“你可是大姑娘了,再像这样噘嘴就不漂亮了。小鹃阿姨有小宝宝了,妈妈这次是不小心,以后都不会了。”
  睿睿在一旁说:“要是浩宇叔叔在就好了。”
  瑶瑶听见睿睿这样说,立马抬头看刘清芳,刘清芳这会正一动不动的看着电视,里面放的是一则旧新闻。
  “妈妈,今年过年我们回去看姥姥吧!”瑶瑶试探着跟刘清芳说。
  刘清芳转过头来,“你想姥姥了?”
  瑶瑶点点头,这都三年了,姥爷不可能还在生妈妈的气呀,张雪说过,父母与孩子是没有隔夜仇的。
  “睿睿,你想回去吗?”刘清芳又问睿睿。
  睿睿看着电视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男孩子大了,就是不好管了。
  刘清芳又问了一遍,睿睿没好气的说:“我不喜欢姥爷。姥爷爱骂人。”
  刘清芳笑了笑,知道睿睿还是记着以前的事,可是那会他才多大,真是人小鬼大。“那是妈妈做错了事,所以姥爷才会生气骂妈妈的。”
  “那我们回去了,姥爷还会像以前那样骂人吗?”
  “妈妈回去了,认个错,姥爷就不会生气了。”
  睿睿坐到刘清芳的身边,看着她说:“妈妈,那浩宇叔叔做错了什么呀?你让他回来认个错好不好?”
  刘清芳挑了眉,怎么又扯到杨浩宇了。“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管。”
  睿睿一听就哭起来了,“为什么你认错,姥爷就不骂你了,那浩宇叔叔认个错,你也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谁跟你说的妈妈生浩宇叔叔的气了?”睿睿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在她面前提过杨浩宇,怎么会知道什么什么生气之类的。
  睿睿一听妈妈这样问,就有些心虚,钰莹说送给他一个变形金刚的玩具,但是是要问清楚浩宇叔叔什么时候会回来。
  瑶瑶这才觉得不对,“妈妈,我最近常看见睿睿和钰莹在一起。”又对睿睿说:“睿睿,你快点告诉妈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清芳尽量心平气和的,“睿睿,钰莹给你说什么话了?你告诉妈妈,妈妈保证不生气。”
  睿睿看着刘清芳确实不像要发火的样子,才告诉刘清芳,钰莹这几天老是给他说杨浩宇的事情,说杨浩宇和妈妈生气了,让他回来务必要让妈妈和杨浩宇和好。还说了玩具的事情。
  瑶瑶听完有些生气,“就为了一个玩具,你就当了别人的狗腿子。你怎么这么不成器啊。”
  睿睿有些害怕妈妈会骂他,低着头不敢做声。
  刘清芳实在想不通,徐琳为什么会支使她的孩子,来让自己和杨浩宇和好。按理说,她上次那么鄙视过自己,是不想再和自己扯上关系的。自己和杨浩宇闹掰了,连高远都那么清楚,她不可能会不知道,那么这个时候出手,是为了弥补之前的过错吗?还是另有所图?
  刘清芳到店铺的时候,小鹃高兴的跳过来,拉住刘清芳的胳膊,“芳姐,我是真的有了?你看。”说着还递过来一张B超单。这几天太热了,胃口不好,吃了点凉的就吐了。幸好芳姐说去医院检查检查,要不然自己胡乱买点药,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刘清芳结果B超单看了一下,高兴的说:“你还真是个有福的。”
  “芳姐,咋了?”怀了孩子就有福了,能生孩子不就是女人的责任吗?要不然祥子的妈妈非要让自己过来照顾祥子干啥。
  刘清芳把小鹃扶到凳子上坐好,“你呀,以后不要这样大大咧咧的了,你肚子里这个和睿睿一样。”
  小鹃高兴的站起来,“芳姐,你咋知道啊?”
  刘清芳扯了一下脸上的口罩,“我当然知道,为了生出个男孩,你不知道李子栋一家人,每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到处找关系做检查。”
  小鹃不以为意,“我们那里的人,从来不做检查,要生了才会到医院去。”
  “那你们那里的人不重男轻女吗?”
  小鹃神秘一笑,“我们那里有草药,要是第一胎怀男孩,还想要个女孩,就吃一副药怀女孩的药。”
  “真的,还是假的?”要是真的有,那万千女人都要解放了。
  小鹃笑了笑,刚想说话,就看见小刘回来了,“芳姐,祥子回来了。”
  小刘推开玻璃门进来,“芳姐,你过来了。”
  刘清芳看着小刘满头大汗的,“快坐会,这天太热了,什么时候下下雨就好了。”
  刘清芳把位置让给小刘,就去楼上把货整理一下,要是小鹃回去了,自己还得重新招个人,小刘现在主着装修铺子的事,早就分身乏术了。
  把口罩摘下来,刘清芳从包里拿出镜子,脸上的淤青只有下颚那里还很严重,要全消退估计要一个月的时间。张昀先这个小王八蛋下的手也太重了,为什么平日里那么机灵的人,那日表现会那么差,莫非张昀先事先也是知情的。那日的自己在今日看来,就是个大傻帽而已。自己以为自己是聪明的,呵,谁都是在演戏而已。凭着自己的智商,怎么能掌控全局,他们都帮自己出局了,那就安心的出局吧!
  刘清芳又掏出手机,犹豫了半天,还是拨了出去。
  “喂,找谁?”那人不耐烦。
  刘清芳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爸,是我,小芳啊。”
  “什么事?”
  刘清芳听见爸爸有些想跟自己说话了,赶紧抹了眼泪。“爸,我打算过年的时候,带着孩子回来,你看…”电话那头传来刘妈妈的声音,“老头子,谁给我打电话哪?”然后刘清芳就听见刘爸爸焦躁的说,谁谁谁,你不会问一下哪,我也不知道是谁。
  “喂,谁呀?。”刘妈妈在电话那头问。
  刘清芳高兴的说:“妈,是我呀。”
  “噢,小芳啊,你怎么这么长时间不打个电话回家,你爸都念叨好几回了?”
  刘妈妈刚一说完,就听见刘爸爸在那头发牢骚,你好好说你的话,瞎扯我做什么?
  呵呵,看来爸爸是消气了,这会正碍着面子呢。
  刘妈妈爽朗的笑声,感染了刘清芳,“妈,你们在家里都好吧?”
  “好啊,我们都好着,你们今年回来过年吧,到时候我给你们多做点腊肠,腊肉。”
  “瑶瑶今天早上都还问起我,过年的时候要不要回去看看你们呢?睿睿说害怕姥爷骂人,有些不敢回去。妈,爸消气了?”刘爸爸虽然在一旁发牢骚,但是心里肯定是喜滋滋的,刘妈妈能笑得这么开心,那么有一半原因肯定是爸爸不生自己的气了。
  “你爸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刀子嘴豆腐心,唉,现在事情过了就好了,你专心把两个孩子领好就行了,我们在家里也不要你担心。”
  怎么突然这么说,上次刘妈妈打电话来,话不是这样说呀,肯定是家里有什么事是自己不知道的。“妈,你咋这么高兴呢?”
  刘妈妈大笑几声,才说:“这老天开眼哪,让李家要断子绝孙了。”
  刘妈妈这一生要恨的人除了李子栋在就没有其他人,她这会这么高兴,肯定是李家不安生了。“妈,发生什么事了?”
  “李家那娶回来的小狐狸精,经常三更半夜偷偷跑出去和人约会呢,听说玩的是个摸摸还是个什么东西,我也不清楚,反正不是个好东西,后来被李子栋那杂碎捉奸在床啊。你说我是不是要高兴死。”
  “妈,再不要关心别人的事了,不要他过得好,你就不高兴,他过得不好,你就哈哈大笑。不要让别人觉得觉得你还在肖想他当女婿呢?”刘清芳有些无奈的说。
  刘妈妈呸了一声,“不是我看不起他,就那五十几万块,当时拿回来还觉得占了大便宜,现在我看哪,那日子都要过不下去了。他那一对双胞胎越长越不像他了,别人都说李子栋是被人带了绿帽子。唉,有的时候不是我要那么关心他,是我实在咽不下那口气呀,他们现在吃的喝的都是从你的牙口你省出来的呀。”
  刘清芳觉得这些都没有什么,如果不是李子栋和她离婚了,她怎么能发现自己这么有潜力呢。装修公司虽然刚开始,但是没有亏本,能正常运转,店里的销售额日益增长,这些事她以前想都没有想过的。
  “妈,你不要生气了,我又来了一间装修公司,请了十几个工人…”
  刘妈妈一听高兴的打断她的话,“请了十几个工人吗?那一天得要出去多少钱哪?我就说了我闺女是个富贵命。好啊好啊。老头子,老头子我告诉你,姑娘开了一间装修公司,请了十几个人哪,哈哈哈。”
  “妈,妈…”刘清芳大喊。
  “咋了,闺女?”
  “妈,我这才刚开始干呢,你不要大声嚷嚷,又没挣多少钱的,让别人知道了,好笑话咱们的。”正好小鹃在楼下叫她,“妈,不说了,我要忙去了。”
  “好好好。”刘妈妈有些舍不得,“你把孩子照顾好,我们不用你担心的。那你忙去吧。”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10862441  
精华
帖子
649 
财富
5238  
积分
1045  
在线时间
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20 
最后登录
2018-5-31 
好久没来看啦。嘻嘻多了好多文,果然养肥了再看很爽啊~~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43 
财富
9612  
积分
2911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9-1-22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43 
财富
9612  
积分
2911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9-1-22 


《奕奕清芳》
第三十九章诗词大会
  月底的时候,杨娇生了一个胖小子。并没有叫她们一起去,刘清芳也没有在意,张淼淼一脸的气愤,“好歹咱们也一起好过那么长时间,结了婚了,就是别人家的人了。”
  秦沁没好气的说:“你跟那么多人好过,难道人大小事都要叫你吗?”
  刘清芳捂着嘴偷偷笑,秦沁这话是在接张淼淼的短呢。
  “我说的好和你说的好,本质意义不同,我的好,是和女性朋友的好,你的好是和男性朋友的好,幸亏咱们都是知根知底的人,要不然别人还会以为我男女通吃。”
  刘清芳听不得张淼淼说绕口令,只好支使她:”快点,那小肥牛就要被人家抢完了。”
  果然,张淼淼拿起餐盘就赶紧跑到自助区去了。
  “你上次,就杨娇领证那回,你给了她多少钱?”秦沁吸了一口烟,漂亮的样子,自成一体。
  刘清芳挑了挑眉,“世界上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吗?”
  “有啊,例如我的另一半为什么还不来,再不来我就要老了。”
  “你给她钱了吗?”刘清芳问秦沁。
  秦沁点头,竖起了一根手指。
  刘清芳点头,“我跟你一样,王婷我也给了这么多,你给王婷了吗?”
  “和你一样,好歹认识这么长时间。”
  这是,张淼淼走了过来,不高兴的把餐盘往桌上一扔,“都被别人抢完了。”
  刘清芳看了那盘子里,三两块碎掉的小肥羊,“怎么回事?我不是跟你说了让你快点,你怎么没抢到?”
  张淼淼用手往前一指,不高兴的说:“你看就是那女的,说他男朋友喜欢吃这个,都抢了两盘了,还在那里抢。”
  刘清芳回头看了一下,那个女的正在往锅里倒菜,旁边有个男的正埋头大吃,忽然她就想起了崔岩,他也是这样埋头大吃还让女生拿菜的。看来世间还是有相同性格的人。“那小姑娘长的还不错啊。”
  张淼淼把小肥羊烫在锅里,然后丢进刘清芳的碗里,“我跟你说的是小肥羊,你说那姑娘怎么回事啊,长得不错,还不是抢得厉害。下次还有你在叫我啊。”
  刘清芳只好点点头,这家店上次和崔岩来过一趟,味道确实不错,这次便带着她俩来了,秦沁不管你吃到什么时候,只要你看她了,她就是在吃,张淼淼则是个肉食动物,吃火锅只盯着牛羊肉。所以刘清芳每次都很有口福。
  没过多久,有服务员又端出了小肥羊,张淼淼赶紧端起餐盘跑过去,兴冲冲的又回来拿了一个餐盘又跑过去。
  “好了,这次可以美美的吃了。”
  秦沁说:“怎么这次这么厉害?”
  张淼淼连吃两口才说:“这次没人抢了,我当然厉害呀,你看咱们这邻桌的也走了。这都没多少人了,你们尽管把肚子放开了来吃,我给你们管饱。”
  “那好,你去给我拿点豆油皮过来。”秦沁戏弄张淼淼。
  张淼淼点点头,“好嘞,马上来。”
  隔壁桌一走,大厅里说话的声音都断断续续的能听的清了。
  “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多少游春意。日高烟敛,更看今日晴未?”
  “哇,你好厉害呀,连我的名字都在诗里面呢。”那女生一股崇拜之意,隔着桌子都能感觉得到。
  “李清照的念奴娇。”秦沁说。
  “你怎么知道?”刘清芳学着那个女孩的声音又说:“哇,你好厉害呀。”
  张淼淼走过来,听到刘清芳装模作样的,“我都要吐了,你俩不会有什么情况吧。”
  秦沁把手指放到嘴上面,示意张淼淼闭嘴。
  张淼淼不情不愿的坐下,竖起耳朵,眼珠左右转。
  “我这个人,惯喜欢李清照的诗词,他是我敬重的唯一一位女诗人。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饱受相思之苦,人竟然比黄花瘦,多么的令人感到惋惜,你说是不是,女孩子就该自爱,才能得到别人的怜爱才对?”略带低沉的嗓音,听起来非常顺耳。
  “对,我们女孩子就要自强不息,做个女汉子,事事不依靠他人。对了,你还有什么爱好啊?”
  “嗯,除了看书之外,吃饭还算不算爱好?”
  张淼淼小声说:“那个女的都要扑倒在那男的怀里去了。唉~居然是文艺范,我要是多读一点书,钓一个这么样的,天天给你讲情诗多好。”
  秦沁冷哼了一声,“估计等一会儿就讲不起来了。”
  却听那个男的还在说,“我原来有一个朋友,自己做生意的,有两小孩,头一次和我出来吃饭,居然一个人喝了六瓶酒,原因竟然是这家店的自酿葡萄酒。”
  “啊。”那女孩惊呼,“不会是看上你了吧。呵呵,像你这样多才多艺的人,当然是更吸引人。那你比较喜欢什么样的人啊?什么类型的。”
  那男的轻笑,“我喜欢温柔,有内涵的女孩子,当然是那种喜欢什么,能非常有底气买上的那种人。你会是这样的人吗?”
  刘清芳忽然想起来,第一次在温泉水边见崔岩的时候,他温文尔雅的气质也让自己害羞过,后来他直爽的跟自己要小票,说非常喜欢吃烤全羊,第二次,直接等着自己去吃烤羊肉,中间只说过自己有一个很棒的朋友,第三次,也是在这里,吃完后,跟自己飙诗,那天是自己喝多了,没了后续。原来他是这样一个人,挑选的人都是有经济实力的,为什么跟自己没了后续,估计是自己的某些表现不和他的眼?
  那个女孩说的什么话,刘清芳没有听清楚。
  “有些女孩子,自以为经济状况良好,愿意选择更深层次的人生,我并不阻拦,我的前女友,在世界五百强企业,摸爬滚打近五年,结果,为了竞选一个更高的职位,爬上了领导的床。她不走,我便和她海誓山盟,她要走,我便放了她。世间所有事,都可以强求,唯有爱情不可以!
  “前段时间,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女孩子,太过于粘人,每天都要我发定位,发视频。有的时候,我还在开会,她都吵着闹着要我发一下开会人数有哪些。”
  张淼淼捂着嘴偷笑:“麻蛋,这人到底是个什么级别的大神啊,又要女孩子有钱,又要不勉强的爱情,还要不粘人的,那这样还要男朋友做什么?不如养只狗。”
  秦沁笑了笑,看着刘清芳,“你是这几年的哪一个?”
  张淼淼瞪眼,“芳姐,这种级别的大神,你都玩过,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刘清芳撇撇嘴,将秦沁最不喜欢的豆油皮扔进她的碗里,“明知故问。”
  秦沁将豆油皮又扔进张淼淼的碗里。“看,好戏来了。”
  “哇,你干什么啊?你怎么这么无理取闹啊?”身后有高背椅拖动的刺耳声,和那个女孩的尖叫声。
  张淼淼一下就站起来了,“果然好戏来了。”
  刘清芳紧紧的靠着椅背,一动也不动。
  秦沁看着她的样子,“怎么了,害怕了?”
  “避嫌,避嫌。”
  “崔岩,我可是孩子都跟你生了,你居然还跑到外面来暧昧这些小女生。你是不是连工作都不想要了?”
  崔岩哀求道:“媳妇,不是我要出来啊,是这个女的非要说请我吃饭,向我讨教讨教一下诗词啊,你不要被人蒙骗了。”
  那小姑娘一看崔岩这么个怂样,心下明白了,“噢,原来是个吃软饭的呀,有本事吃软饭,怎么没本事承认啊,还想要人姑娘有经济能力,还要不粘人,还要爱情。算我瞎了眼。”
  这小姑娘准备走了,可是原配却不依了。“什么经济能力,还不粘人,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不然我到处嚷嚷了,年纪轻轻做什么不好,偏要学人做小三,你妈没教你怎么做人吗?”
  那姑娘把凳子往地上一推,到旁边桌上拿起一空酒瓶,往桌子上一敲,瓶子便破了。“你妈才没教你好好做人,你妈光把你生出来没有教育好你,你像疯狗一样逮谁咬谁?”她拿着啤酒瓶往崔岩的脖子上一放,“把钱还给我,你今天不把刚才吃饭的钱还给我,我就要了你的命。”
  那女的才慌了,“你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多少钱,多少钱,我给你,你不要伤害他。”
  秦沁坐在一边抽着烟,看着窗外,眼神没了焦距。
  张淼淼看了一会儿,就坐下了,“这有什么意思吗?我还以为会来个大战三百回合呢。”
  刘清芳小声的说:“人家愿意息事宁人的,你却还嫌不过瘾。”
  秦沁没头脑的说:“多少家庭的悲剧其实都是女人自己造成的,这种男人有多高明,惯犯而已,这次回去认错了,下次还会再犯,最傻的只有女人,一次又一次的给足信任,却总相信浪子回头金不换。好了,戏也看足了,咱们也该各回各家了。”
  刘清芳这才发现,秦沁似乎没有告诉过她们,关于她的故事。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43 
财富
9612  
积分
2911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9-1-22 


《奕奕清芳》
第四十章逛超市
  小鹃已经有两个月了,小刘的妈妈打电话过来,非常高兴,言语里明示暗示的感谢刘清芳,还说家里已经决定元旦的时候办酒席,希望刘清芳也可以一起去。
  刘清芳已经决定回家过年了,所以婉言推脱了。小刘的妈妈最后说,能不能让小鹃这个月底,或者下个月头就回来,好准备一下嫁妆。
  刘清芳一口就答应了,小刘的妈妈还有些不好意思,连连说了好些感谢的话。
  刘清芳挂了电话后,小鹃走到边上坐下,欲言又止。“怎么了,还有你说不出口的话?”
  小鹃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芳姐,你别打趣我了,我本来不同意我婆婆打电话来,可是我妈说这头一胎的谨慎点,以后好生。我这是架不住了,我们那的人,都要生了还是在地里刨地呢,我也没那么娇气。”
  刘清芳转过来抓住她的手,“小鹃,你也不要这样说,本来你一怀孕了,我就该让你回去的,可是我又不小心发生一点事,就让你拖延了这么长时间,是我的不对,反正这还有一两个月就过年了,也没有多少事了,我稍微勤快一点就行了。”
  小鹃听刘清芳这么自责,越发难为情:“芳姐,要不我…”
  刘清芳板着脸:“不用商量了,就小刘这趟活干完了,你俩都回去,装修公司那边让浩子看着接一点小活,其他的等过完年后再说吧。”
  “你俩在说啥呢?这么高兴的。”门口进来一个穿红裙的女人。
  刘清芳和小鹃俩低着头说话,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听到声音才抬头看,居然是上次那个女人。刘清芳站起来,笑着说:“是你呀,家里又有啥东西坏了?”
  那女人搬个凳子坐到刘清芳面前,“你这个没良心的,怎么说我们也是朋友了,难道我来找你,非得要家里的东西坏了才行吗?”
  刘清芳被她这样一说,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拿出态度:“当然不是啊,来找我玩,我当然欢迎啊。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刘清芳。”
  那女人也介绍自己:“我叫曹小梅,不过呢听着就像是小美一样,所以大家都叫我小美。”
   “噢,小美。”刘清芳看着她这次过来与上次的唉声叹气不同,这次来好像是刻意打扮过。“怎么有喜事啊,打扮得这么漂亮。”
  小美高兴的说:“这不是我那前夫回来,我想去买一套床单被罩的,就想约你一起去。”
  要是搁平时刘清芳不一定会去,但是她说去买床罩,刚好小鹃的东西也没有买,那正好可以做个伴。
  “去哪?”刘清芳问。
  “隆昌百货吧,这几天正搞双十一呢,看有没有合适的。”
  “这还没到双十一呢,怎么就做上活动了?”
  “谁知道,只要有实惠就行。”
  刘清芳看了一下时间快六点了,就起身关了灯,让小鹃小心点回去。
  小美看刘清芳对小鹃这么关心,“这是你妹子还是你雇的?”
  刘清芳随意的说:“雇的啊,她老公在我这里都干三年多了。”
  “雇的啊,我还以为是你妹子呢,对人这样好。”
  “做人不就图个将心比心吗?要不然有啥意思。”
  小美尴尬的说:“嗯,是的。”
  到了隆昌百货,果然有很重的节日氛围,商家都打着条幅,双十一,全场八八折!进了大厅,到处都挂满了红色的小灯笼。刘清芳往里走了走,大多数都是观看,直接下手的人少之又少。
  “床上用品在几楼啊,我还没有来过呢?”刘清芳站在指示牌前看。
  小美说:“四楼,五楼吧,六楼是游乐城,我带孩子来玩过的。”
  “那走吧。”
  小美又打开了她的话匣子,“你说周腾奇怪吧。”见刘清芳看着她,又说:“就是我那前夫,跟人家小姑娘搅来搅去的,去了人家那里发现别人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回来就死心了,向我爸妈忏悔,跪地求饶的,我妈说为了孩子好,又让我们复婚了。幸好我都没有找人,要不然谁还会和他在一起呢。”
  刘清芳见小美口是心非的样子,“他要是不好,你就不会同意。他肯定是有让你念想的地方呗。”
  “那是,他这人除了床上功夫好,其他的一无是处。只要我和他一上床了,我就不想下来。”
  刘清芳咋舌,“你小声点,这种事也敢这么大声说出来,不怕别人笑话。”
  小美一脸不在意,“谁家两口子,不都是这样的。这年头多少人为了面子都在守活寡,就拿我那头婚那个,你说我要是没发现他不行,我还能遇到周腾吗?这女人再婚,一定要过瘾了,再谈结不结婚的事。要不然,等你的绿本本又换成绿本本,得要多么大勇气。”
  刘清芳不愿和她说这些,她看中了一套大红色底花开富贵刺绣款的八件套,想让导购员拿下来看一下。叫了几遍,那个人躲在角落里,不知道在干什么。
  刘清芳走近:“你好,我想看一下那个。”
  角落里的那个导购员还沉浸在手机里,刘清芳走近一看,是上次在新闻里播过的一个女孩跳楼的新闻。她又开口叫了一声,那导购员才抬起头来,“不好意思,我想看一下那个。”刘清芳说着指了一下那个八件套。
  “那个2800,你要是想买了,我就给你看看。”导购员干巴巴的说。
  小美一听这么贵,“这么贵,你买上干什么,随便用用,买个四五百的都行了。”
  刘清芳说:“小鹃嫁人,我这个老板总得送点拿得出手的吧。”
  导购员一听刘清芳是要买的意思,赶紧推销,“对,送人的,送便宜了别人会笑话的,你们看这花开富贵寓意多好,大红色又喜庆又祥和,送人哪,你选这个保准不会错。”
  刘清芳大致看了一下,没有漏线的,没有破口的,就让导购员装了起来。又在她的推荐下买了一床羊毛被,和两套五百左右的样式简单的四件套。
  导购员的嘴都笑得合不拢了,“今天刚好有活动,您要是原价购买,我们可以给您送一床价值398的四件套。您要是不愿意,我们给您打9折。”
  刘清芳一听,打9折还不如送一个四件套,刚好小美看到现在,还没有选到合适。“我也不要你打折了你送一套我选的这样的。”
  那导购员连说不行不行,“这样的话,我们老板会扣工资的。”
  刘清芳示意了一下小美,小美知意。“你要是不愿意,那我们就到楼下超市里买吧,还可以和超市里的东西一起做活动。”说完还拉着刘清芳的胳膊。
  导购员还是不愿意,“这不合我们的政策呀。”
  小美威胁:“你躲在那里面玩手机合政策吗?要不然我去和你们老板说一说。”
  “好好好,我送我送,你看行了吧。”
  小美去那边挑喜欢的颜色花型去了,刘清芳就在这边上坐下休息。那导购员见没人,又把手机拿出来看,视频很短,只有那女孩跳下到落地的一瞬间。剩余的都是吃瓜群众的剖析。
  导购员见刘清芳也在看,就跟她聊了起来:“这姑娘冤得狠,明明是被人**被逼得跳了楼,硬是被人说成得了抑郁症想不开死的。”
  网上的八卦,刘清芳一律不评判,不是自己经历过得永远不能感同身受。“你还知道得挺清楚嘛。”
  “当然啊,我姑姑家就是晨光小区的,事情发生第二天后,她们全家都搬家了,当时我姑还纳闷怎么搬得这么突然,现在想来还真是得搬家,听说晨光小区风水不好还是怎么的,她弟弟的腿也是突然就断了,你说这种事摊在谁的身上,谁家不得塌天了,这全都落他们家了,你说说看……”
  “刘姐,这床怎么样?”小美举着一床淡蓝色的印有小花的床单让刘清芳看看。
  “还不错。”她不关注那些,所以也没注意听这导购员说的些什么。又转身对导购员说:“你把票给我,我去交钱。”
  待下楼后,小美高兴的说:“芳姐,我说让你陪我来买床单,反倒还占你便宜了。这多不好意思呀。”
  刘清芳也不在意,“没事,要是你今天不叫我,这优惠我也沾不上。不用老是谢来谢去的,多不好意思!”
  “唉,你在哪上班呢?怎么这么闲?”
  小美把被子都提在手上有些吃力,“我没有上班,到处打零工着,有的时候给别人发发传单。”
  “不如,你来给我帮忙!帮到元旦,我就回老家了,你看怎么样?”
  小美一听高兴得不得了,刘清芳对小鹃这么大方,那对自己还能差到哪里去呢。“好啊,刘姐!”
  刘清芳看小美说话都开始断断续续的,“来,我帮你提一个。”
  小美这会作为员工,当然得有为老板分忧的自知之明。于是,她连连拒绝,“刘姐,我力气大,你不用帮忙,不用帮忙。”
  刘清芳见小美坚持,也乐得轻松!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62 
财富
5502  
积分
1291  
在线时间
18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1-1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43 
财富
9612  
积分
2911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9-1-22 


《奕奕清芳》
第四十一章满城风雨
  愈演愈烈的跳楼内幕,已经充实了刘清芳的生活,早上在公交车上,旁边的小姑娘,前排的大姐都拿着手机在观看,两人甚至还一起讨论,“你说这个姑娘冤不冤,年纪轻轻就被别人逼得跳楼了。”
  小姑娘一脸惋惜:“嗯,听说死的时候才26岁,刚大学毕业。”
  大姐感叹:“现在的世道就这样,不把事情闹大,上面的那些人,怎么能看得到。”
  旁边座位的一位大叔也加入讨论,“她是有抑郁症,头脑出现幻觉,才掉下去的,不是被人逼的。我孙子还把那女孩口袋里的药瓶的照片给我看了,药都吃了一半了,我看不像有假。”
  旁边的小姑娘不依了,“谁知道那药瓶是不是被人放进去的,网上连别人的医学检验报告都放出来了,难道还能有假?你们这种人就是偏听偏信。”
  大姐也加入战斗,“除了没有本人的照片在,其他的事情,包括人家一天上几趟厕所都有,吃的什么饭都有,难道会有抑郁症。”
  大叔激动的说:“你们看的那个没有本人图片的,肯定是水军造的谣,现在家属都用舆论来压倒被受害的那一方,让那些真正的受害者,有怨无处申,你们才是偏听偏信。”
  大姐和小姑娘一起攻击,“什么水军,明明是这个姑娘被人逼死了,要不然人家家属会过了十年还让舆论,还让你这样的人来攻击她,让她在地下也不安宁吗?人家就是为了寻找真相,还她一个清白。”
  刘清芳听着有些头疼,“既然你们知道会伤害她,那你们就安静一些,谣言止于智者,不听不传,邪总是不胜正!”
  那小姑娘还沉浸在悲痛中,欲开口反驳。刘清芳就站起来了,准备下车。
  旁边有个大妈也跟着站起来,“姑娘,这永平路市场在哪一站下啊?”
  刘清芳把位置让开,让大妈站在后门抓手栏杆那里,“您跟着我下车就行,我也是去市场的。”
  下车后,刘清芳看着那大妈东张西望的,好像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于是,走到跟前,“阿姨,您要去买菜呀,还是去买水果呀?
  大妈说:“我都要买。”
  “那您过了天桥,往东走,那里菜买多了便宜。买水果就往西走,走到最上头,买水果的一般都是八两称的,您多问问。”
  大妈听着刘清芳说完,也没有做声,不知道听没听见,刘清芳看她很谨慎的样子,发现自己有些烂好心。于是一个人上了天桥,去了店里。
  小鹃正在教小美怎么分辨大小和好坏,然后告诉她怎么看人下菜。
  小美一听就笑了,“敢情这是吃火锅呢,还要看人下菜。是不是长得肥头大耳的就是小肥羊,长得又高又瘦的就是豆芽菜。”
  小美嬉皮笑脸的,小鹃有些恼火,“你态度能端正一些吗?”
  小美还是那个样子,越笑越起劲。“只有吃火锅才需要下菜,谁告诉你,买东西的还分小肥羊和豆芽菜呀?”
  小鹃看着小美还是不配合,反而还哈哈大笑,就来气了:“当然需要看人下菜,你看你这样胖,你说你是是小肥羊吗?啊,你头次来我就不喜欢你,买个几十块钱的东西,还要我们包安装,你以为芳姐是开慈善堂的,居然还转了好几圈才过来买。”
  小美一下子被小鹃接了短,不高兴,就开始攻击小鹃:“谁叫你当时高傲得像个白天鹅的,要是早知道你是个癞蛤蟆,我才不会再你这里买。”
  “你别口是心非了,我再怎么是个癞蛤蟆了,你不还是在我这里买的,你这会不还得要我告诉你,这是干什么的,这是干什么的?你有种就别问我呀。”
  小美不甘示弱:“我那是不想麻烦刘姐,要是还有一个人,你看我会不会问你,我连话都懒得跟你说。”
  “那你现在别给我说呀,你为什么还是要跟我说话……”
  刚才在公交车上被那几个人吵的头疼,这会到了店里,没想到小鹃和小美,居然为了这点小事就吵起来了,看着她们的架势,如果不阻止,估计会吵到天黑。“好了,好了,再吵一会天就黑了。”
  两人听见刘清芳的声音,吓得不得了。
  小鹃赶紧走过来,“芳姐,你来了。”
  小美则假装在那边认标签。
  刘清芳招呼小美过来,“小娟怀孕了,你少跟她吵,她教你你就听着,先熟悉一下。”
  小美点点头,“我不是要跟她吵,她说话难听,你不知道她说啥了,她居然说我胖,像我这样的是胖吗?”只不过小肚子上有点肉而已。
  小鹃也不依:“芳姐,她说我是癞蛤蟆,要不是你让我教她,我连话都懒得和她说。”
  刘清芳看着她俩又快要吵起来,连忙阻止上:“你们俩都好了,不要在争执了,吵来吵去有什么意思,争赢了又怎么样。”
  刘清芳这样一说,两人又低下头不做声。
  刘清芳对着小鹃说:“你怀孕了,要少动气,她爱说什么,你就由着她,有什么关系。”
  小美一看刘清芳说小鹃了,抬起头来又开始嬉皮笑脸的。刘清芳瞪了她一眼,“你也是,让她说说怎么啦,又不会掉块肉,她怀孕了,要是被你气得有个万一,我看你怎么给小刘交代。”
  两人点点头,一个去左边查货,一个去右边看标签,互不打扰。
  中午吃饭的时候,两人又挨在一起吃饭。刘清芳看着她们那亲密劲,撇撇嘴,“你俩吃饭就好好吃饭啊,再吵起来,我把你俩都赶走。”
  小美边点头边把碗里的肉,全夹到小鹃的碗里,“你怀孕了,要营养均衡,多吃肉才行。”
  小鹃一手吃饭,一手拿着手机刷屏。
  “哎,小美,你看,怎么到处都是这个新闻哪?你看过没有?”
  小美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早看了,这个人家有冤屈,不像这样造势怎么能行?”
  “你怎么知道有冤屈呢?我看着这新闻两边都有写,都差不多。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的。”
  小美慢条斯理的说:“我们看事情呢,不能片面的看,当一件事情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要看两方争执的是些什么东西,主导这件事的,肯定会围着这件事,不断提供证据,非主导的,只会空造舆论,博取同情,或者大量雇佣水军洗白,扭曲事实。”
  小鹃看着小美说出这么一番有道理的话来,顿时肃然起敬。“小美,我还不知道,你居然能这么有学问。太令人佩服了。”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告诉你,我还会的本事多着,你要不要学学。”
  小鹃惊讶的说:“你还有什么本事啊,快告诉我听听。”
  小美眨眨眼,“你真的要听?”
  小娟点点头。
  小美示意小鹃把耳朵凑过来,小美小声的在她耳边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
  小鹃一气之下站起来,涨红了脸,“我就知道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小美朝她翻白眼:“是你非要我说的,我也不想告诉你呀。”
  刘清芳见她们又闹起来,“你俩怎么回事?吃个饭都不安宁。赶紧吃,吃完了小娟去把碗洗了,小美把桌子收拾了。”
  小鹃这次却不依了,“芳姐,我说让她看个新闻的,谁知道她跟我说些乱七八糟的话。”
  “人家跳楼了,关你什么事,又不是你家亲戚,你那么关心干什么?”小美满不在乎的说。
  小鹃气的不得了:“我只是吃饭无聊,随便看看,难道不行吗?你这个就是心肠坏,别人跳楼的时候才二十多岁,难道我感叹一下都不行吗?要是没个什么大事,谁会这么想不开?你说你会吗?”
  “我当然不会,我是什么人啊,当年周腾那么气我,我都没跳楼。啊,你咒我,你居然咒我。”小美开始发疯。
  刘清芳一听到吵吵闹闹的心烦不已。“你们能不能不要吵了,别人孰是孰非自有法律来决断,你们为了这点小事吵来吵去有什么意思。再说,都已经快十年了,别人家属要是没有准确的证据,谁会把已经安息的家人推到风口浪尖。”
  小美高兴的说:“刘姐,你和我是站到一边的对不对?”
  刘清芳看着小美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颇有些头疼,“我哪一边都不站,自己的生活没过好,还有心情来关心别人的,你们是太闲了,是吧。小美,你赶紧把桌子收拾了,就把货架上的货盘点一遍,要是有了差池,明天不要来了。小鹃,你赶紧把碗洗了,回去睡个午觉再过来。”
  小美一听小鹃还有午觉可以睡,立马说:“小鹃还可以回去睡觉啊,刘姐,我们不吵了,不吵了,你让小鹃在这里陪我吧!”
  刘清芳扶着头:“你要是现在立马就怀孕,我让你也回去睡个午觉。”
  小美哈哈哈大笑,“刘姐,原来你喜欢真人版的呀,好闷骚哦!”
  小鹃看着小美笑得猥琐,赶紧到门口洗碗去了。
  刘清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曹小梅,你立刻马上闭嘴,要不然就给我滚出去!”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43 
财富
9612  
积分
2911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9-1-22 
回复 熊孔_ 的帖子

谢谢!这是本完结小说,不会断更的!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43 
财富
9612  
积分
2911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9-1-22 


《奕奕清芳》
第四十二章告别
  小鹃看见刘清芳拿着那么多东西来送自己,心里感动不已。
  “芳姐,这怎么好意思?”
  小刘站在一边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芳姐,你的礼太贵重了。”
  刘清芳看他俩人不好意思的劲,只好说:“你们过完年过来的时候,多给我带一点土猪肉,还有那个咸鸭蛋,要油多的才行。那个咸菜,最好带个两大罐子,我喜欢用那个炒鸡蛋,可香了。”
  小刘听刘清芳这样说了,才勉强把东西收下。“芳姐,你要的东西我一定给你带过来。”
  “好了,赶紧走吧,把小鹃照顾好,她现在有孩子可不能像以前那样那么马虎了。”
  小鹃还要说什么,刘清芳摆了摆手,“你们还不走,等会小美又要打电话来了。”
  小美比小鹃更风风火火,一言不合就说,“我给老板请示一下,你等一会儿。”刘清芳只能让她做一些不动脑筋的活。
  话没落音,电话果然就响起来了。
  “怎么啦,小美美女。”刘清芳有些害怕听到小美的声音了。
  小美在那边笑嘻嘻的,“刘姐,有一位大帅哥,风扑尘尘的来找你,你赶紧回来吧。”
  刘清芳听不得小美恶心的笑,“知道了,我马上回来。”这个时候哪还有什么大帅哥来,肯定是小美胡乱瞎编的。
  刘清芳眼看到车就要到永康路了,连忙让司机停了一下,还去买了一只烤鸭。
  到了店里,正好赶上饭点。刘清芳哼着小曲走了进去,“小美,你说的大帅哥呢,要是没有我就让你老公陪我去…”话还没说完,刘清芳就看见高远从凳子上面站起来了。
  高远看见刘清芳回来了,就走出来,“芳姐。”
  刘清芳不知道见到高远会有怎么样的心情。她事先不知道真的有人来,还以为是小美瞎编的,这会真的看到有人在,她头一件事居然是想的她那唱走调的歌声,会不会让高远嘲笑她?
  刘清芳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怒,脸上的肌肉抖动了一下,又放平了。“嗯,你来了。”
  “芳姐,你要是没什么事,我们谈谈吧。”高远一脸的真诚的说。
  刘清芳心里不愿意答应他的要求,却还是和他来了对面的小炒店。
  高远给刘清芳倒了一杯水,问刘清芳要吃些什么,然后把菜单递了过去。
  刘清芳接过的一瞬间清楚的看见了高远手腕上的手表,她的心里五味陈杂,“大鱼头汤,放一点辣椒,微辣的,清吵油麦菜,不放蒜子,番茄炒鸡蛋,多放两个鸡蛋,五香鸡翅,多炸一会儿,但是不要炸胡了。好了就这几个吧,速度快一些。”
  刘清芳一面说,高远一面抹眼睛,“芳姐,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没有想害你呀。”
  刘清芳用手扣了扣桌子,“你有事说事,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了,店里还忙着呢。”
  高远用手使劲抹了一把脸,“芳姐,这几天网上的那个女大学生跳楼的事情,你看过了吗?”
  刘清芳皱着眉,怎么每见一个人都会说这件事。“没看,那是别人的事,与我何干。”
  “那个学生死了都十年了,你说这会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是为什么?”高远问,语气逐渐平静。
  刘清芳不想回答,讨论这些无谓的事情,还不如回去看店。
  高远见刘清芳不想说,知她是心里有抵触,她曾经也做过这样的事,只不过被人救下来了。“芳姐,我们就事论事讨论一下,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刘清芳清了清嗓子,“能闹得这么大,无非是害人那方权势过大,要么就是受害方当时的真正死亡原因被隐瞒了。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原因。”
  高远又问:“假如这个人是你的亲属,你会让一个已近死了近十年的人闹至风口浪尖吗?”
  刘清芳认真的想了想,“如果她是我的亲人,我首要的就是让她安宁。但是她有苦不能诉,害人者还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那我们活着的人,心里都不能安宁,如何来保一个已逝者的安宁。”
  高远叹了一口气,“你们两个果然很像。”
  这时服务员端了鱼汤进来。
  刘清芳拿起碗,给高远先舀了一碗。“你尝尝看,是你喜欢的那个味道吗?”
  高远感动不已。“芳姐,那个女学生是杨浩宇的同胞姐姐。”
  “什么?”刘清芳听见高远说的话,不小心将鱼汤舀到了手上,她不耐烦的将碗丢到一边。“你瞎说什么?”杨浩宇从来没有说过他有个姐姐,她也没有问过她们家里的情况。
  “杨浩宇的姐姐跳楼那天,杨浩宇也出了车祸,双胞胎之间心有灵犀,这大家都知道的。”
  刘清芳忽然想起来,那天买床单的时候,那个导购员说全被他们一家摊上了,秦沁也说过,当天晚上他们家里就传来哭声,原来是这件事。
  “说吧,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刘清芳平静的说,虽然她的心里有万匹马在奔腾。
  “杨浩宇在徐琳身边多年,一直兢兢业业,我们都感叹他的用心,发誓要向他学习。可是今日却看来很可笑,谁身上背负着这样的深仇大恨不用心,我早就知道,他太过于危险。一个人无欲无求的生活这么多年,像是卖给了徐琳,却在走得时候给了徐琳这么致命的一击。徐琳在兴水镇的书吧,火爆得空前绝后,没有大肆宣扬,到现在都是爆满,你见过谁的生意做得这么牛没有?”
  刘清芳低头不做声,小心的在挑鱼刺。
  “这段视频是他姐姐跳楼的那一瞬间,但是前面还有一段视频,录的正是他姐姐被人强暴的全过程。我不知道他这么多年为什么会隐忍不发?”
  “上次张淼淼那件事,是他用类似他姐姐的那样的视频换来的,视频里有那个官员的正脸,所以一击即中。”
  “徐琳算计你的事,她事先就给我明说了,我犹犹豫豫的不敢答应,但是她说…她说,事成之后会劝你嫁给我。所以…所以我答应了。徐琳至今还不知道,张昀先什么时候和他联盟了。”
  刘清芳还是没有做声,低着头在吃米饭。
  “芳姐,今日来,我是来跟你告别的,我一直不敢告诉你,我挺喜欢你的,所以我手机里一直存着那张和你的合影。我喜欢看你做饭的样子,你说话的声音总是那么温柔,我一直很自卑,觉得配不上你,所以我悄悄的努力,可是你为什么变化得那么快,我每隔一段时间见你,你就有变化,我越来越赶不上你的脚步,后来杨浩宇出现在你的身边,我开始后悔没有早点跟你告白。后来徐琳说我还有机会,我既恨自己无能,又想和你在一起,是我太喜欢你了。芳姐,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这样做的。”
  “芳姐,杨浩宇太过于危险,他真的应验了那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哪。不是太过于轻松的让徐琳爬上人生巅峰,又这样像降落伞似的让她落下来,徐琳一面被网络的搜索忧心,一面被书吧的生意高兴得合不拢嘴,可是她的那些洗浴中心成天有少女的哭声,那些KTV里面,别人一点歌,那个电视上面就会有骷颅头出现。她是罪有应得,可是这些惩罚会不会太过于沉重。”
  刘清芳吃完饭,然后喝了一碗汤,拿出纸巾搽了一下嘴。“高远,你声讨的对象未免错了,我和杨浩宇早就分手了,你们之间的孰是孰非与我何干。不管他什么时候报仇,用何种方式报仇,都是他喜欢的。如果这个人是你的姐姐,你会不会选择在仇人最高兴的时候,给他最沉痛的一击呢?
  至于你的喜欢,和你喜欢的方式,我不敢雷同,如果张昀先和杨浩宇先前没有串通,那么事后,我也不会嫁给你。你凭什么以为徐琳给了你允诺,我就一定会听,很多时候,我只不过是懒得计较,并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徐琳爱算计,唯利是图我都当她是商人的天性,我跟杨浩宇早就不可能,不管你今天来是真的跟我告别,还是假的跟我告别,徐琳是什么样的人,恐怕你早已深知,你愿意助纣为虐,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今天我点的菜,全都是你喜欢的,但是此次后,我们再无关系,如果你有点良心,请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高远说话有一个特点,他总是先扬后抑,如果不是心里有事,谁愿意将他人的生活总挂在嘴边。如果他是真的来告别,为什么会嫌徐琳得到的报应太过沉重?
  至于杨浩宇的姐姐,那就等着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吧,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有关注过,那就一直不要关注吧。她的心太小,已经装不进太多东西了。
  高远见刘清芳这么决绝,有点心酸。从今以后,恐怕真的会分道扬镳了。
  “芳姐,小心张昀先。”徐琳最近常常约张昀先,他想提醒她一下。
  刘清芳只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了。
  高远知道,刘清芳已不会再相信他了。
  
  



‹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