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4 | 浏览:77400|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奕奕清芳》作者:顺妞(原创首发已完结21万字) ...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79 
财富
9838  
积分
2958  
在线时间
77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9-3-14 


《奕奕清芳》
第三十一章熟人
  第二日,杨浩宇就被徐琳调走了,去了兴利镇。徐琳去了一趟沿海城市,带回来了一个新的项目,酒吧和书店的结合,请歌手在台上唱情歌,客人在台下看书。刘清芳不懂这些,就只嘱咐杨浩宇多带几件衣服。
  她有她的牵挂,不能随他一起去,她时常在想如果没有这个店铺,和杨浩宇一起去了兴利镇,是不是他们之间会有不同的结局。可是,生活通常都会很现实,如果没有这立身之本,彼时在路上遇见,杨浩宇是否会停下来,与她有这一段美好的记忆呢?
  星期六的时候,两个孩子赖在床上迟迟不想起床,刘清芳望着睿睿帅气的脸庞发呆。杨浩宇都走了三个星期了。
  “妈妈,为什么浩宇叔叔的手机总是不在服务区?”睿睿烦躁不安,把手机往旁边一丢,用被子盖住头。
  刘清芳只好来哄瑶瑶,“姑娘,起床了,太阳都晒屁股了。”
  瑶瑶看着妈妈素面朝天的样子说:“妈妈,你原来画着眉毛挺好看的,怎么现在都不画了?”
  女为悦己者容,看的人都没有,画着干嘛。“这天气太热了,等会一流汗,那眉毛都成毛毛虫了。”
  瑶瑶想象妈妈的脸上有两条毛毛虫的样子笑了笑,从床上爬起来,“妈妈,关于你的提议,我和睿睿同学,已经深度探讨过了,我们还是愿意上寄宿制学校。”
  瑶瑶的话让刘清芳很是吃惊,“为什么?”
  “作为一个资深的拖油瓶,我们必须得知道,我们生活水平的好坏,决定于新爸爸的心情,有了后爹就有后妈。新爸爸能一时对妈妈好,能一时容忍我们,但并不代表他能容忍一年,三年,五年,所以我们一个星期回一次家,保持这种不近不远的生活方式对我们平安成长是最重要的。”这是张雪的原话。
  瑶瑶赞同张雪的话,可是她却不敢把这些话告诉刘清芳,只好撒谎,“妈妈,我们喜欢上这样的学校。什么事情都是自己做,不用依靠别人。”说完又推着睿睿,睿睿躺在被窝里,一动也不想动,他正在想杨浩宇,他对自己的爸爸没有印象,突然生活中闯入了一个男性,而且无所不能,他愿意和他亲近,所以瑶瑶这一推成功的扰乱了他想念的思路,“干什么?”
  睿睿突然一大吼,把瑶瑶和刘清芳吓了一大跳。
  “睿睿你怎么了?”刘清芳关心道。
  睿睿看着妈妈关切的样子,眼睛就酸了,“妈妈,我想浩宇叔叔了,我想他了,他怎么还不回来呢?”
  刘清芳看着睿睿哭泣的样子心烦意乱,却也不敢发火,只好慢慢哄他:“你叔叔得要过年才回来呢,等你们拿成绩单回来了,我就领你们去看他好不好。”
  睿睿掀开被子,坐起来,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刘清芳,“妈妈,你说的是真的吗?”
  瑶瑶也在一边哄着他:“还上一个星期学,我们就放假了,你不要再哭了。到时候放暑假了,妈妈一定会带我们去的。”然后使劲朝他眨眼。
  刘清芳想了想,就点了点头。
  杨浩宇去了兴利镇这么长时间,打了一次电话回来,还发过几次短信。那边的信号不好,时常停电,杨浩宇非常自责,还说一定会加快赶工期,争取早日回来。刘清芳就反过来安慰他,照顾好自己就行了,不用惦记这里,我们都在这里等你回来。
  兴利镇正处于开发,政府大肆卖地,旁边的楼盘像雨后春笋一样,因为工地太多,电量超过负荷,电网时常改造。本地的新闻十有八九就是播放兴水镇的崛起,和吐槽那些跟不上节奏的政府服务。这些都是刘清芳从电视里看到的。
  五月到十月正是装修的旺季,刘清芳从三年前的一面展架做到现在人一进铺子就会发出,“哇,这家好全哪”的声音,投入了多少心血,只有她自己知道。所以当她哄完睿睿后,又去厨房炒菜了,时间不早了,这几天过来的都是熟人介绍来的,小刘忙不过来,刘清芳又招了一个人,专门帮小刘装车,搬货。让小鹃在店里招呼来人。
  瑶瑶看着妈妈在厨房里像打架一样的做饭,感叹道:“这要是我们真的回来了,妈妈还有好日子过吗?”
  到了店里,小鹃正在和一个女人不耐烦的说话:“你要是愿意,你就买上,要是不愿意,隔壁也有买的,你可以比比价钱再来,我们不会强买强卖的。”
  那个女的看了两下,又转头走了,嘴里还说:“我看看再来。”
  小鹃懒得理她就过来了。
  刘清芳朝她动了一下眉毛,这小鹃做生意的架势越来越足了,假以时日,自己把店铺全交给她管都行了。
  “芳姐,那个女的从早上转到现在,买个60块的龙头,还要包安装,你说烦不烦?”
  小鹃扎了一个丸子头,身上穿的是一件无袖牛仔裙,长度到膝盖,水灵灵的大眼睛,脸上肉肉的,很是讨刘清芳的欢心。
  “那有什么好烦的,说清楚愿意买就买,不愿意买就别管,只要不顺东西就行。”
  “芳姐,还是你想得开,我看见这样的人就烦。算了,你看看,今天的单子吧,我往电脑里入了记录了,你再帮我检查一下,我害怕又犯错误了。”上次刘清芳不在,小鹃自己入的记录,错输了一个字母,把一个2000的坐便器,输成了200的。幸好祥子问了一下单价,才没有造成损失。现在她输完都会检查两遍,才敢让刘清芳看。
  小鹃和祥子性情一样,做人做事都让人揪不出错处来。刘清芳大致看了一遍,算了一下大概能挣多少钱,才点点头:“不错啊!有进步。”
  “芳姐,你给我和祥子这么多工钱,你还能挣的上钱吗?要不给浩子的工钱减一半算了,等他以后会装了,再给他涨工资。”
  浩子是小鹃的弟弟,辍学在家,上次刘清芳说想要再找个人,小鹃就把他带来了。给的工资是2000,小鹃和祥子都是2500加提成,小鹃看见刘清芳这么大方,干活越发卖力了。
  刘清芳分得清形式,自然不会为了这点蝇头小利,听了小鹃的话。“小刘跟了我三年了,就像一家人一样,下次这样的话,你就不要说了。”
  小鹃听了刘清芳的话,就止了话。转头又发现刚才那个女的又来了,“芳姐,你看就是这女的,我过去看看啊。”
  刘清芳回头看了一眼,那女的也回过头来看了一下,“噢,原来你是卖这个的呀。”那个女的先开了口。
  刘清芳怔了一下,没有想起来是谁。
  那女的从门口走过来,“你不记得我了吗?隆昌百货,别人冤枉我,你出来帮我解的围呀。”
  刘清芳想了想,就记起来了。“哦,我记起来了,是你呀。你们家什么东西坏了?”
  那女的走到刘清芳身边坐下,“我们家的洗脸盆龙头坏了,你看有没有什么好一点,老是换也麻烦。”
  小鹃在一旁撇撇嘴,刚才来的时候,明明说买个随便用用的,不需要好的。
  “嗯,那也是,你需不需要安装?要安装和不安装的价钱是不一样的,你家里要是有人会装,自己装也是可以的,这东西简单着。”
  那女的撇撇嘴,眼眶有些红,“我们家里哪有人呢,就我一个人,还带着孩子。”
  “哦,那等你老公回来了再装也是可以的,要不然我教你也可以,你自己回去装上。”
  “我离婚了,就我一个人,我老公跟人跑了。”说完开始抹眼泪起来。
  刘清芳和小鹃两人面面相觑,这女的也太自来熟了吧。
  待她哭完了,刘清芳才开始劝她,“离婚有什么大不了,我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呢,你看我不是活的好好的。我前夫带着小三上门示威的时候,我还在家里洗高压锅呢。”
  人和人在一起,总是听到比自己惨的,心里才有优越感。
  那女的听到刘清芳这么淡然的告诉自己这样的事情,心里不是不震惊,刚巧她也没有朋友,索性坐下来和刘清芳聊开天了。
  “我20岁的时候,就被我姨妈介绍给别人了。谁知道那个人是个骗婚的,没过半年我就离了,再后来我就认识了现在这个老公,他整天在网上和别人聊天,不着家,我妈看不过眼,就让我把孩子带回来了。现在这家里龙头坏了,洗脸都不方便,你说我有什么办法?”
  小鹃听了她的话感觉很好奇,“骗婚?什么是骗婚的?”
  刘清芳瞪了小鹃一眼,小鹃假装没看见。
  那女的也不在意,“这事我们那小区的人都知道,说你们听也没啥,那男的在娱乐场所上班,我妈本来就不同意,可是我姨说,人家父母退休了,就一个儿子,有什么不好的,我想,人这一生也就那么回事,就同意了。那男的成天上班回来,身上不是有口红印,就是香水味,你说这样也就罢了,谁知道他还不能同房。你们说,这不是骗婚是什么?”
  如此劲爆的消息就从那嘴里出来了,刘清芳觉得人生三观尽毁,小鹃也捂着嘴,不敢相信。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79 
财富
9838  
积分
2958  
在线时间
77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9-3-14 


《奕奕清芳》
第三十二章来电
  晚上回到家里,睿睿就高兴的跑过来,对刘清芳说:“妈妈,叔叔中午打电话过来了,说晚上给咱们视频呢。”
  刘清芳还没有从那女的说的秘闻里缓过神来,便问一下,“什么叔叔?”
  孩子在家的时候,刘清芳就把手机丢在了家里,店里有固定电话,所以她并不知道杨浩宇打过电话来。
  瑶瑶跳过来,高兴的抢着说:“就是浩宇叔叔啊,妈妈。”
  刘清芳换好鞋子,走到餐桌前,倒了一杯水喝下肚,才说:“那你们还不视频去,小心叔叔那里有没有电了,你们又空欢喜了。”
  睿睿得令后,喜滋滋的拿起手机,发了视频过去,刚一发过去,杨浩宇就接通了。
  “叔叔。”睿睿一接通,就高兴的喊了一声。
  “妈妈和姐姐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啊?”这么长时间没见刘清芳了,有点想她。
  “叔叔。”瑶瑶在一旁有些害羞。
  刘清芳把米饭做上,就出来了。视频里的杨浩宇比刚过去的时候,更瘦了一些,眼眶都些凹进去了。
  “怎么这么瘦了?饭菜不个胃口吗?”
  杨浩宇看着刘清芳关心自己,心里高兴,“每天酱油泡饭,吃得我嘴巴都发麻了。”
  果然,刘清芳就皱了眉。“你就只管糟践你自己吧。”说完让睿睿跟他说话,自己进去做饭去了,不管杨浩宇在手机里的大声叫喊声。
  “叔叔,妈妈说我们一放假了,就带我们去看你的,你高兴吗?”
  “高兴啊,你们什么时候放假?你妈妈什么时候说的要来?”
  “还有一个星期就放假了,妈妈今天早上说的,等我们一放假就带我们去呢。”说了一会,好像又想起来,“叔叔,妈妈说暑假给我报个毛笔字,可是我想去学跆拳道,你说学什么好啊?”
  “那你想学什么呢?”男孩子当然学跆拳道好,但是还是要尊重孩子的兴趣爱好。
  “妈妈说毛笔字可以培养性格,可是叔叔,我想像你一样有好多肌肉。”杨浩宇穿短袖的时候,那紧实的胳膊让睿睿好生羡慕。
  “呵呵。”杨浩宇笑了笑,“那你就上午学毛笔字,下午学跆拳道,这样你妈妈不会不同意的。你姐姐呢,打算学什么?”
  “姐姐报的全是补习班,还有英语口语班。没有兴趣爱好班。”
  “瑶瑶。”杨浩宇又大声叫瑶瑶。
  瑶瑶结过手机,“叔叔。”
  “你想学什么,也可以告诉你妈妈,女孩子学个舞蹈,钢琴都可以。”
  瑶瑶笑着说:“叔叔,我只爱学习,那些补习班都是我让妈妈报的。谢谢叔叔。”
  杨浩宇点了点头,“那好,你妈妈呢?”怎么今天的饭做这么久?
  瑶瑶把手机拿着走到厨房,刘清芳正在盛饭。“妈妈,你给叔叔说话吧,我来端菜。”
  杨浩宇看了一会刘清芳没有做声,就那么看着,思念的味道在心里蔓延开。
  “怎么没化妆啊?”他开口问。
  “懒得画,这个月忙得很,大家都是一窝蜂的装房子,我又给小刘找了个帮手。”
  “生意好,就好!你做的什么饭,我都饿了?”
  刘清芳走到餐桌前,把手机转了一圈,一大碗番茄鸡蛋汤,一份凉伴皮蛋豆腐,还有一份卤猪脚,还有一碗青菜。刘清芳在吃的方面从不亏待自己,所以杨浩宇看了这些菜,都快要流口水了。
  “你说带孩子来,什么时候来?”
  刘清芳看了一眼正在吞口水的杨浩宇,想了一下才说:“不忙了我就过来。嗯,对了,那个装修公司,我已经注册了,正在审批呢。”
  杨浩宇正要回答,屏幕就显示对方已关闭视频。刘清芳关了视频,告诉孩子们杨浩宇那边是停电了,两个孩子都没有说什么,她就放了手机,和孩子们一起吃饭。
  每天在店里忙来忙去,刘清芳就淡了要去王浩宇那里的心思。在睿睿的强烈抗议中,刘清芳还是在小区里帮两个孩子报了课外班,就忙着去了店里。
  小鹃收了钱,还要帮着小刘配货,刘清芳觉得做了十年的生意,今年特别过瘾。于是许诺小鹃,到结婚的时候,一定给她包个大礼。
  小鹃说什么也不答应,“芳姐,你该为自己多考虑,你还有两个孩子,上学到以后睿睿娶媳妇,花钱的地方还多着。这个世道,谁都是靠不住,只有自己才最可靠。”
  刘清芳很少见小鹃这么愤世嫉俗的,“怎么,谁又惹你不高兴了?和小刘吵架了?”
  “没有,我们好着呢。”
  “那好着,你还说这些话干嘛。”刘清芳有些奇怪。
  小鹃站起身来,“芳姐,我这是劝你呢。”
  刘清芳更奇怪了,“我有什么是要你劝的,孩子们的规划我都做好了。”
  “芳姐,反正你多为自己想就行了…”小鹃还没说完,刘清芳的电话就想起来了,“王婷,怎么了?”
  “芳姐,我们打算回四川了,你晚上出来,咱们一起吃个饭。”
  刘清芳紧忙慢忙还是到了八点多才到,到的时候桌上已经一大堆啤酒瓶了,赵小明满脸酡红,语无伦次,“来晚了,自罚自罚。”
  刘清芳看了一眼还在倒酒的张淼淼,“你有点分寸,行不?”
  王婷说:“芳姐,没事,不用拦着,总得让他长点记性,不要以为我父母同意了,就没人再拦着了,好歹我还有一群姐妹呢,多喝点,最好把胃喝穿孔。”前一句是对着刘清芳说的,后一句是对着赵小明说。
  刘清芳看着王婷阴阳怪气的样子,用胳膊撞了一下了秦沁,“怎么回事?”
  “赵小明,手有点欠。”
  刘清芳瞪了一下眼,着急的说:“到底怎么回事?”
  秦沁摆了摆头,示意等会说。
  刘清芳看着赵小明喝得实在吞不下去的样子,出声制止:“行了,淼淼,那王婷正赌气着呢?怎么一点眼水都没有?”
  又看向王婷,“这种事不是赌气的事,你把事情摊开说,到底怎么回事?”
  王婷红了眼,“我跟我表弟多说了几句话,他不愿意了,我跟他争了几句,他动手了。”
  刘清芳气得拍了一下桌子,“就这还要动手,那不以后连人都不能见了。”
  赵小明看见刘清芳这么大动静,赶紧道歉:“各位姐姐,是我不对,我就是看他们关在一间房里好长时间都不出来,才这样的,我是太在乎王婷了,不是真的要动手。”
  “我都跟你解释很多趟了,他是我亲表弟,要是真有什么事,还有你屁事啊。”
  “那你当时出来的时候,衣服都没有穿好,就像那……”
  “像什么,像什么,你说啊,你说啊?”
  赵小明看见王婷这么强势,又软下性子:“王婷,你就不能好好跟我说话吗?我是真的喜欢你。”
  王婷还是不依不饶,“我跟你说了没有就是没有,你下次还敢往我身上泼脏水,试试看。”
  王婷性子火爆,一点就着,但是具体什么情况,她们都不在场,谁也不好再说什么。
  刘清芳在桌子底下勾了一下王婷的脚,“去个洗手间吧。”
  到了洗手间,刘清芳从包里拿出早就包好的一千块钱递给了王婷,“你拿上吧。等你去了四川,咱们猴年马月都见不上一面了。”
  王婷推辞了一番,还是没拗过刘清芳,“芳姐,到时候,咱们还是能视频呀,谁说见不上?”
  刘清芳把王婷抱在了怀里,“那终究是不一样的,你知道的。去了外地,就不能像在家里一样了,你的脾气要收敛一下,那些男人会动手,多半是争执不过,你年纪也不小了,吃过一次亏,也该要长点记性了,再不要重蹈覆辙了。”
  王婷哽咽,久久没有出声。
  王婷和刘清芳出去后,赵小明就坐不住了,吵着要回去了,怕赶不上明天的火车。
  王婷就这样走了,刘清芳的心里不是没有触动,再婚的女人不比第一次结婚,大张旗鼓,家喻户晓的。
  刘清芳问秦沁,“王婷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和王婷呆的时间最长,应该知道点什么。
  “王婷在四川和赵小明一个房间。她只是随便玩玩,可是人赵小明是个实心眼的,就要负责,当初只说来这边旅游,结果跟着王婷去了他们家,把事情都跟她父母说了,还给了五万的聘礼,她爸妈就同意了。“
  张淼淼在一旁说:“唉~咱们姐妹一走一个,还剩下我们仨了,咋办?”又问刘清芳,“你啥时候走?你到时候走了,就我跟秦沁了,那多无聊。”
  秦沁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她走,难。”说完还摇了摇头。
  刘清芳笑了笑,“我当然难,人王婷结婚,没两月就离了,杨娇也一样。我这两个拖油瓶,谁有那么强大的心理上赶着喜当爹。”
  张淼淼正准备开口,秦沁就抢先说了,“你有时间多为自己想想,我还是那句话,你有两个孩子,什么事悠着点,凡事多上点心。”
  刘清芳觉得秦沁这一番话,来得太过于蹊跷。由不得她不多想。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76467167  
精华
帖子
财富
295  
积分
65  
在线时间
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26 
最后登录
2018-10-25 
写的很好,养肥再看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79 
财富
9838  
积分
2958  
在线时间
77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9-3-14 


《奕奕清芳》
第三十三章看车
  刘清芳下了班,闲来无事,将包里杨浩宇上次给她的门禁卡拿了出来。
  秦沁三番两次提醒,肯定是知道些什么,她不告诉自己究竟是什么原因,刘清芳心想,问别人不如自己去了解事情的所有。
  铭城居她跟杨浩宇来过一次,当时暗自羡慕这里的学习氛围,杨浩宇还说过,你要是没什么事,就可以开始采买东西,咱们争取早日搬进来。当时她说,先等等,看孩子们要是不愿意上寄宿学校了,我就去看,现在人送货上门,一天就完事。现在她突然很庆幸自己当时的那一丝矜持了。
  到底有什么事,是自己不知道的,杨浩宇能在一个地方工作近十年,证明其为人不眼高手低,那就不会是见异思迁的人。
  直奔停车场,刘清芳在最角落里,找到了那辆车,用防尘罩罩上了。她把防尘罩扯下来,落了一身灰。车里气味重,时隔一年,就像刚出厂的一样,她又趴在地上,仔细观察了轮胎的磨损情况,轮胎毫无驾驶痕迹。她疯了一样爬上去,车像利剑一样冲了出去,围着兴平路,小康路,学府路转了三圈,才从后视镜里发现有一辆蓝色的小车,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松离合器,踩油门,加速,直走到兴平路尽头,蓝色小车很快就追了上来。
  刘清芳坐在车里不动,从后视镜里看到,蓝色小车里下来的是一个女人,嫩黄色长裙,身材纤瘦。
  那女人走到前面来,微笑的看着刘清芳,敲了敲玻璃,刘清芳把车窗降下来,很有礼貌的说:“你好,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那女人看着车窗降下来的一瞬,脸上的笑容随之减少,忽而很气愤的说:“怎么是你?你怎么配开这辆车?”
  刘清芳转了转头,很是随意的说:“我不配,那你告诉我谁配?”
  那女人拧着眉,脸都气红了,嘴里一直在,“你,你…”却始终不说出一句话来。
  “不说吗?不说我就走了。家里还有两个拖油瓶等着回家吃饭呢?”
  她用手指着刘清芳,“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就是故意的。”
  刘清芳无所谓的笑了笑,“我这样的老女人如果不故意,怎么能勾引得住你姨夫的心呢?”
  她的表情绿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天杨浩宇和她视频的时候,她光着脚轻轻的在后面,晃了一下。女人的嫉妒天性强,那一晃而过的身影居然真的让她看见了。
  刘清芳无所谓的说:“就你这样的智商跟我斗,哼,我压根都不稀罕杨浩宇,不就是个蹶子吗?你要是喜欢就尽管抢去。”
  刘清芳一直看着前面的路,丝毫没有注意那女的身旁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如果他一直不出声的话,她甚至都不会知道他今晚出现过。
  “刘清芳,你一直就是这样想我的?”那刻意压制住怒意的声音,从车边传过来。
  刘清芳的心突然间震了一下,转而又开始气愤不已。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不论是何种原因,难道此时都不该给自己一个解释吗?居然还质问自己是不是就是这样想的。
  “对,我心里一直就是这样想的。”她神色淡然的说。
  “那你为何要去注册装修公司?”他似乎是不死心。
  刘清芳淡然的笑了笑,“我无非是要证明一下自己,只不过刚好是拿你做了一下借口。”
  杨浩宇踩上油门,一脚到底,不去看那个人,不想去想他给的美好,只不过是一个月而已,怎么会这样?那个出现在视频里的一声声姨夫,那个出现在视频一角的黄色裙角,她一直都在,只是自己刻意忽略了而已。
  她驱车去了张淼淼那里,失魂落魄的样子,让张淼淼心疼不已,只好打电话叫来了秦沁。
  秦沁走进包间,看见刘清芳一杯一杯的往嘴里倒酒,那斑斓的色彩,像彩虹糖一样,入了嘴,就不见。她在刘清芳面前站了很久,刘清芳还是不改那倒酒的动作,像是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
  她拿起一杯水直接倒在了刘清芳的脸上,恨铁不成钢的说:“走心了?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呢?提醒过你多少次了,你猪脑子吗你?”
  刘清芳瘫坐在沙发上,语无伦次,“幸好我她妈一直让他睡沙发。你说我是不是有毛病,怎么会想起开着那车呢,要是我不开那车,怎么会碰见他们。一个蹶子而已,谁要谁拿去,有什么了不起的…居然是那个女的,他们一早就好上了,我他妈就是个傻子…”
  秦沁看着刘清芳的样子,心疼的对她说:“刘清芳,我现在说话,你能听清你就点头,你要是听不清,我改日再和你说。”有些话不说,不代表就不会被她知道,与其隐瞒,还不如告诉她,让她自己选择。
  刘清芳点点头,有什么一起来就行了,长痛不如短痛。“你说,说快点,趁我还清醒。”
  秦沁又往刘清芳脸上泼了一杯水,“给我坐好了,好好听着。杨浩宇家和我们以前是一个小区的,他原来性格腼腆,不像现在这样傲得不行,刚上大学就交了一个女朋友,据说那女孩家里是当官的,骄傲无比,时常半夜召唤他,有时候只是为了一顿水饺,可他还是甘之如饴,他妈妈经常在楼上骂他,老房子嘛,我们楼下的人都听得很清楚。无非就是那样爱折腾的人,以后总会闹出事。
  那一年,他刚毕业,贷款买了一辆车,他把车开回家去,他们全家大吵一架,家里的东西摔得砰砰响,正好那女的又打电话让他出去,已经晚上了,他妈妈不让,结果他非要去,到了半夜里,他们家就传开了哭声,在那以后他的腿就受伤了。后来,他们就搬了家。”
  “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刘清芳虽然喝多了,但是脑子还清醒着。
  “你不要着急,听我说,再后来他结婚了,我妈妈还去参加了他的婚宴,新娘并不是那个爱作的女生。我妈偷偷问了几句,听说那个女的在他出事后,至今没有出现过。”
  刘清芳坐起来,一本正经的说:“那这些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不过是生气自己过早的,让两个孩子参与了进来。”
  秦沁似乎不太相信,“你真的没有动心?”
  刘清芳有些嘲讽的笑了笑,“我为什么要动心,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拿出过真心来,不管我怎么样对他,他从来没有发过脾气,甚至会允许瑶瑶拿皮筋在他头上扎辫子,睿睿还拿着口红在他脸上画乌龟,泥人都有三分土性,他为什么要对我的孩子那么容忍,他为什么要上赶着喜当爹?”
  秦沁无法回答她的问题,因为她也不知道。
  难怪徐琳说有些事情,哪一日她知道了,就要跳楼。那也未免太小看自己了,她偏要过得好,偏要过得开开心心,偏要证明自己的野心。她刚才和杨浩宇说的话就是真的,有的时候只不过是拿孩子做借口,不敢做决定,她偏要拼一拼。
  第二天,她将关于杨浩宇的所有东西都打包,将柜子里的那些新衣服全都丢到了爱心箱。把门禁卡,汽车钥匙全都丢到了杨浩宇的车里,包括那堆被自己当成小人书的人民币。
  每天晚上回家吃完晚饭后,带着孩子们围着小区的路,开始慢跑,用谎言许诺睿睿,瑶瑶懂事,早已发现刘清芳的不对劲,却也不敢表现出来。
  到了九月孩子们上学后,刘清芳让张淼淼送了一大缸酒过来,“姐们,这度数可不低?你喝了酒可别到处跑。”
  刘清芳无视她的嘲笑,“我每天两点一线的生活,你又不是不知道,只想多喝一点,好练练酒量。怕以后能派上用场。”
  装修公司,小刘和浩子两人过去了,还把村里能干活的人组成了一个小装修队,已半包的形式接过几趟小活,但多数活都是来自店铺的。刚开始能这样,刘清芳都觉得不可思议。
  她在网上报了一个管理的课程开始学习,她以前没有接触过这类,刚开始的新兴劲过了,学起来就有些吃力。
  “芳姐,你说一个女人最大的事情就是相夫教子,还是在外拼搏事业?”
  “你觉得呢?”小鹃的脑袋里总是装着这些稀奇古怪的念头。
  “如果是我,我就想相夫教子,如果是你,则不同。”
  “哦,”刘清芳来了兴趣,“我为什么不同?”
  “像你这样的女人,天生该站在高处,我们村里的人都说,你身上带着光环,就像…像女神一样。”
  “哈哈哈。”刘清芳笑了笑,“我和你一样,最大的希望都是相夫教子。可是我小的时候,算命的先生跟我说过,我是女生男命,所以我想赌一下。”
  小鹃一听到算命就说:“芳姐人家算命的都说我是旺夫相呢,还说我和祥子天生一对呢。姐,你觉得是不是这样啊?”
  “是,你们就是天生一对,地设一双。赶紧干活去,快点点还缺哪些货,我好让人发过来。”
  “知道了,女王!”
  窗外有一辆车,在刘清芳的笑容里一闪而过,就好像其他的过路车一样。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79 
财富
9838  
积分
2958  
在线时间
77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9-3-14 


《奕奕清芳》
第三十三章看车
  刘清芳下了班,闲来无事,将包里杨浩宇上次给她的门禁卡拿了出来。
  秦沁三番两次提醒,肯定是知道些什么,她不告诉自己究竟是什么原因,刘清芳心想,问别人不如自己去了解事情的所有。
  铭城居她跟杨浩宇来过一次,当时暗自羡慕这里的学习氛围,杨浩宇还说过,你要是没什么事,就可以开始采买东西,咱们争取早日搬进来。当时她说,先等等,看孩子们要是不愿意上寄宿学校了,我就去看,现在人送货上门,一天就完事。现在她突然很庆幸自己当时的那一丝矜持了。
  到底有什么事,是自己不知道的,杨浩宇能在一个地方工作近十年,证明其为人不眼高手低,那就不会是见异思迁的人。
  直奔停车场,刘清芳在最角落里,找到了那辆车,用防尘罩罩上了。她把防尘罩扯下来,落了一身灰。车里气味重,时隔一年,就像刚出厂的一样,她又趴在地上,仔细观察了轮胎的磨损情况,轮胎毫无驾驶痕迹。她疯了一样爬上去,车像利剑一样冲了出去,围着兴平路,小康路,学府路转了三圈,才从后视镜里发现有一辆蓝色的小车,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松离合器,踩油门,加速,直走到兴平路尽头,蓝色小车很快就追了上来。
  刘清芳坐在车里不动,从后视镜里看到,蓝色小车里下来的是一个女人,嫩黄色长裙,身材纤瘦。
  那女人走到前面来,微笑的看着刘清芳,敲了敲玻璃,刘清芳把车窗降下来,很有礼貌的说:“你好,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那女人看着车窗降下来的一瞬,脸上的笑容随之减少,忽而很气愤的说:“怎么是你?你怎么配开这辆车?”
  刘清芳转了转头,很是随意的说:“我不配,那你告诉我谁配?”
  那女人拧着眉,脸都气红了,嘴里一直在,“你,你…”却始终不说出一句话来。
  “不说吗?不说我就走了。家里还有两个拖油瓶等着回家吃饭呢?”
  她用手指着刘清芳,“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就是故意的。”
  刘清芳无所谓的笑了笑,“我这样的老女人如果不故意,怎么能勾引得住你姨夫的心呢?”
  她的表情绿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天杨浩宇和她视频的时候,她光着脚轻轻的在后面,晃了一下。女人的嫉妒天性强,那一晃而过的身影居然真的让她看见了。
  刘清芳无所谓的说:“就你这样的智商跟我斗,哼,我压根都不稀罕杨浩宇,不就是个蹶子吗?你要是喜欢就尽管抢去。”
  刘清芳一直看着前面的路,丝毫没有注意那女的身旁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如果他一直不出声的话,她甚至都不会知道他今晚出现过。
  “刘清芳,你一直就是这样想我的?”那刻意压制住怒意的声音,从车边传过来。
  刘清芳的心突然间震了一下,转而又开始气愤不已。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不论是何种原因,难道此时都不该给自己一个解释吗?居然还质问自己是不是就是这样想的。
  “对,我心里一直就是这样想的。”她神色淡然的说。
  “那你为何要去注册装修公司?”他似乎是不死心。
  刘清芳淡然的笑了笑,“我无非是要证明一下自己,只不过刚好是拿你做了一下借口。”
  杨浩宇踩上油门,一脚到底,不去看那个人,不想去想他给的美好,只不过是一个月而已,怎么会这样?那个出现在视频里的一声声姨夫,那个出现在视频一角的黄色裙角,她一直都在,只是自己刻意忽略了而已。
  她驱车去了张淼淼那里,失魂落魄的样子,让张淼淼心疼不已,只好打电话叫来了秦沁。
  秦沁走进包间,看见刘清芳一杯一杯的往嘴里倒酒,那斑斓的色彩,像彩虹糖一样,入了嘴,就不见。她在刘清芳面前站了很久,刘清芳还是不改那倒酒的动作,像是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
  她拿起一杯水直接倒在了刘清芳的脸上,恨铁不成钢的说:“走心了?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呢?提醒过你多少次了,你猪脑子吗你?”
  刘清芳瘫坐在沙发上,语无伦次,“幸好我她妈一直让他睡沙发。你说我是不是有毛病,怎么会想起开着那车呢,要是我不开那车,怎么会碰见他们。一个蹶子而已,谁要谁拿去,有什么了不起的…居然是那个女的,他们一早就好上了,我他妈就是个傻子…”
  秦沁看着刘清芳的样子,心疼的对她说:“刘清芳,我现在说话,你能听清你就点头,你要是听不清,我改日再和你说。”有些话不说,不代表就不会被她知道,与其隐瞒,还不如告诉她,让她自己选择。
  刘清芳点点头,有什么一起来就行了,长痛不如短痛。“你说,说快点,趁我还清醒。”
  秦沁又往刘清芳脸上泼了一杯水,“给我坐好了,好好听着。杨浩宇家和我们以前是一个小区的,他原来性格腼腆,不像现在这样傲得不行,刚上大学就交了一个女朋友,据说那女孩家里是当官的,骄傲无比,时常半夜召唤他,有时候只是为了一顿水饺,可他还是甘之如饴,他妈妈经常在楼上骂他,老房子嘛,我们楼下的人都听得很清楚。无非就是那样爱折腾的人,以后总会闹出事。
  那一年,他刚毕业,贷款买了一辆车,他把车开回家去,他们全家大吵一架,家里的东西摔得砰砰响,正好那女的又打电话让他出去,已经晚上了,他妈妈不让,结果他非要去,到了半夜里,他们家就传开了哭声,在那以后他的腿就受伤了。后来,他们就搬了家。”
  “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刘清芳虽然喝多了,但是脑子还清醒着。
  “你不要着急,听我说,再后来他结婚了,我妈妈还去参加了他的婚宴,新娘并不是那个爱作的女生。我妈偷偷问了几句,听说那个女的在他出事后,至今没有出现过。”
  刘清芳坐起来,一本正经的说:“那这些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不过是生气自己过早的,让两个孩子参与了进来。”
  秦沁似乎不太相信,“你真的没有动心?”
  刘清芳有些嘲讽的笑了笑,“我为什么要动心,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拿出过真心来,不管我怎么样对他,他从来没有发过脾气,甚至会允许瑶瑶拿皮筋在他头上扎辫子,睿睿还拿着口红在他脸上画乌龟,泥人都有三分土性,他为什么要对我的孩子那么容忍,他为什么要上赶着喜当爹?”
  秦沁无法回答她的问题,因为她也不知道。
  难怪徐琳说有些事情,哪一日她知道了,就要跳楼。那也未免太小看自己了,她偏要过得好,偏要过得开开心心,偏要证明自己的野心。她刚才和杨浩宇说的话就是真的,有的时候只不过是拿孩子做借口,不敢做决定,她偏要拼一拼。
  第二天,她将关于杨浩宇的所有东西都打包,将柜子里的那些新衣服全都丢到了爱心箱。把门禁卡,汽车钥匙全都丢到了杨浩宇的车里,包括那堆被自己当成小人书的人民币。
  每天晚上回家吃完晚饭后,带着孩子们围着小区的路,开始慢跑,用谎言许诺睿睿,瑶瑶懂事,早已发现刘清芳的不对劲,却也不敢表现出来。
  到了九月孩子们上学后,刘清芳让张淼淼送了一大缸酒过来,“姐们,这度数可不低?你喝了酒可别到处跑。”
  刘清芳无视她的嘲笑,“我每天两点一线的生活,你又不是不知道,只想多喝一点,好练练酒量。怕以后能派上用场。”
  装修公司,小刘和浩子两人过去了,还把村里能干活的人组成了一个小装修队,已半包的形式接过几趟小活,但多数活都是来自店铺的。刚开始能这样,刘清芳都觉得不可思议。
  她在网上报了一个管理的课程开始学习,她以前没有接触过这类,刚开始的新兴劲过了,学起来就有些吃力。
  “芳姐,你说一个女人最大的事情就是相夫教子,还是在外拼搏事业?”
  “你觉得呢?”小鹃的脑袋里总是装着这些稀奇古怪的念头。
  “如果是我,我就想相夫教子,如果是你,则不同。”
  “哦,”刘清芳来了兴趣,“我为什么不同?”
  “像你这样的女人,天生该站在高处,我们村里的人都说,你身上带着光环,就像…像女神一样。”
  “哈哈哈。”刘清芳笑了笑,“我和你一样,最大的希望都是相夫教子。可是我小的时候,算命的先生跟我说过,我是女生男命,所以我想赌一下。”
  小鹃一听到算命就说:“芳姐人家算命的都说我是旺夫相呢,还说我和祥子天生一对呢。姐,你觉得是不是这样啊?”
  “是,你们就是天生一对,地设一双。赶紧干活去,快点点还缺哪些货,我好让人发过来。”
  “知道了,女王!”
  窗外有一辆车,在刘清芳的笑容里一闪而过,就好像其他的过路车一样。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79 
财富
9838  
积分
2958  
在线时间
77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9-3-14 


《奕奕清芳》
第三十四章高远来了
  九月底的一天,店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芳姐,好久不见!”高远现在店门口毕恭毕敬的叫住了刘清芳。
  刘清芳刚送货回来,身上罩了件灰大褂,头上带着帽子,脸上戴着口罩,全副武装,只露出了一双眼睛。正要进门,忽然听见有人叫她,就止住了脚步,抬头一看,发现是高远。
  她的眼睛弯了弯,“你怎么来了?”她犹豫着叫小高还是高哥,后来索性还是不叫了吧!
  高远的头上有汗流下来,刘清芳说:“要是没事,就进去坐会儿。”
  高远摆摆手,指了指路边的车,“芳姐,我们谈谈。”
  刘清芳笑了笑,“好啊,不过我要先…”说完指了指身上灰扑扑的大褂,“你要等我一会儿。”
  高远点点头,大步的朝车子走过去,外面太热,还是车里凉快。
  刘清芳看着小高朝路边的车走去,身上还是那日所见,西装革履的。小高果然不是小高了。
  刘清芳进了店里,小鹃正对着空调吹冷气。见刘清芳回来了,招手让她过去。
  刘清芳往水壶里倒了点水,快速把身上的灰大褂脱掉放在一边,然后把帽子口罩褪下来放在柜子里。才从抽屉里拿出洁面膏开始洗脸,过后又用清水洗了一遍,然后坐在桌子前,拿出化妆包。爽肤水、乳液、妆前乳、粉底,一系列抹完后,才拿出眉笔。
  刘清芳一拿出眉笔,小鹃就从空调边上走了过来,仔细的看着刘清芳怎么画眉毛,她的眉毛每次都是一边高一边低。
  “芳姐,你的眉毛怎么画得这么好?”其实他是想问刚才门外的那个帅哥是谁,只是祥子告诫过她很多次,芳姐心里苦着,别有事没事的哪壶不开提哪壶。
  “刚才那人是徐琳的侄子,原来我帮他们做饭时,他负责买菜,现在是主事的。”小鹃一脸的八卦相,哪里是要问眉毛的事。
  小鹃一听刘清芳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赶紧往后退,“芳姐,我刚才没来过,我刚才什么都没听见。”
  刘清芳看着她害怕的样子,咧嘴一笑,结果口红画歪了,导致高远在外面多等了十分钟。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去库房里搬了一下货,灰尘实在太大。”
  她的道歉,和她的为人一样温润。高远的心思飘绪起来。面前的刘清芳画着精致的妆容,波浪卷的长发扎在脑后,荷叶肩的粉蓝色连衣裙,样式简单的细高跟凉鞋,与他记忆里的那个相差甚远,那个时候的刘清芳穿着一双黑色运动鞋,一套蓝色的运动服,眼里黯淡无光,只是看到他买着大袋大袋的菜回来时,眼里才会有一丝光彩。
  “没事,等美女等一天也不叫久等,那叫甘之如饴!”风月场所,他也学会了油嘴滑舌。
  “呵呵。”刘清芳暗想,小高果然已不是那个小高了。她有些尴尬的说:“高哥真会说笑。”
  高远以为刘清芳会叫他小高,没想到会是这个称呼,他又心烦又无奈,“芳姐,你还是叫我小高吧,你这样让人感觉好生分。”
  刘清芳笑了笑,没有做声。高远的目光太过灼热,不知道他在看什么,刘清芳也装作不知道。
  半晌后,高远开始忆旧:“芳姐,你好像越长越年轻了,我们刚认识那会你有多少斤?”
  刘清芳想了想,勾起嘴角,“大概130,我好像都忘了。”
  “我这里有一张和你的合影,你要不要看一下?”刘清芳虽然没有叫他小高了,但是说话的语气还是同从前一样。
  刘清芳动了一下眉毛,“真的吗?来看看!”什么时候和他合影过,她都忘记了。
  高远拿出手机,递给刘清芳,“哇,我那会这么胖啊,你看这眼睛都变这么小了,呵呵。”又把手机递给高远,“真难得你还有我的相片。”
  高远踌躇半天,还是开口:“芳姐,我这次来是有事情请你帮忙的?”
  刘清芳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高远现在高升了,没什么事,他当然不会专程开着车过来,“什么事啊,还要专程过来一趟。”
  高远看着刘清芳杏目圆瞪的样子,忽然有点想摸一下刘清芳的脸,但是刘清芳一脸的无设防,让他不忍心。“没什么事,就是我们的聚餐师傅总也做不出和你一样的糯米丸子,还有鸡柳,弟兄们都闹了几次了,所以我想请你去做一下指导。”
  刘清芳微讶,这是什么事,打个电话随便说一下不就行了。
  高远看着刘清芳的样子,以为她是不愿意:“不是白做的,我有消息分享给你。”
  刘清芳不解的看了眼高远,自己有什么消息是需要高远来分享的,除非是……
  “是关于杨浩宇的。”他直接说出口。
  刘清芳怔了一下,时隔快两月听到他的名字,居然是从高远嘴里,她不受控制的点了点头。
  高远拍了一下司机的肩膀,让他去买两瓶水,司机一会就下去了。
  “杨浩宇30岁那年有一段婚姻,婚期半年,当时那件事闹得沸沸扬扬的,她的妻子整天在我们店里去,扬言要捉奸。只要谁用的香水是她在杨浩宇浩宇身上闻过的,她都会逼杨浩宇承认与那人有一腿。别人都劝他让他离婚算了,他也无所谓。最后把他妻子逼急了,闹到了徐琳那里,徐琳调解了几次,后来也不愿再管。他妻子站在办公室门口说他骗婚。后来他给了五万块钱,就了结了这段婚姻。
  他妻子当时在办公室里大骂他不像个男人,这句话被验证过很多次。阿琳是我们店里的头牌,有天晚上,他一个人在办公室睡着了,阿琳进去把门反锁,第二天早上阿琳被绳子反绑着手送了出来。除此外他们偷偷送了很多人,不同类型的女人,还有男人,都没有成功过。
  那次你和他一起出现在我们面前,他看你的眼神,我知道他是认真的,太过温柔,我原以为你们会一起白头,可是没想到是这个结局。
  他上班从来不穿黑色以外的衣服,因为以他的身份,总是有不知深浅的女人扑上来。他的工作时间是晚上八点到夜晚十二点。但是他负责,总是会在监控室里待上一整晚,然后早上去睡觉。办公室里有他的房间,健身器材,他可以一个月两个月都不出办公室的门。
  他除了腿以外,可以说是个八成好男人。我们都羡慕他有极强的控制能力。但是事实是什么样,我们就不得而知。我和他一起在兴利镇监工,有一个姑娘经常跟在身后,因为我与他的责任不同,同在一起时间不长。详情不得而知。
  他有一辆车,是买给一个女人的,当时一起有好几个兄弟,他征询大家的意见,满脸的幸福,我很清楚的记得,他说那个女人很胆小,为什么会喜欢这么粗狂的车?但是他还是买了,到今年十月一就整整一年了。
  他有很多我们不懂的情绪,明明一个高傲的人,却特别小气,他从不讲究什么,这么多年置了那一辆车外,毫无出处。我曾问过他,挣的多用得少,小心钱都被蛀虫咬了。他却很奇怪,假如我以后什么都没有了,全身上下只有钱了,我希望她可以看在钱的面子上收留我。”
  高远一口气说了很多,刘清芳的眼还是清明如镜,“噢,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啊。”
  高远点点头,“杨浩宇做什么事都是有目的,他太过危险,我跟在他身边五年多了都看不清他。”
  高远的劝慰意思明显,可是这和帮助他做糯米丸子有什么关系?刘清芳眨眨眼,有些俏皮的说:“难道你看不清楚他,所以让我帮你做糯米丸子?但是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
  高远扶着头,有些痛心,“芳姐,你聪慧过人,自然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他过去了就过去了,你何苦为了他做出这么大的改变?”
  “什么改变?”刘清芳不信高远能看穿她。
  高远上下打量刘清芳,“你以前素面朝天,头发直直的,每天都是平底鞋牛仔裤,素色的衣服,不像现在这样。”
  “那我现在这样不好吗?”她歪着头,看向高远。
  “好看是好看,可是却像少了什么一样。”说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被刘清芳带弯了道,有些无奈的说:“芳姐,你和他认识后为了讨他欢心,做出了这么大的改变,我都看在眼里。甚至你现在变成这样,也不就是为了让他回心转意吗?”
  高远居然这样想,那代表其他人也都是这样想的,刘清芳失笑:“我原来在书上看见过一句话,现在送给你。”她清了清嗓子,才说:“我们一个人风扑尘尘的活在这个世界上,要为了自己喜欢的自己而活,而不是为了取悦他人,那样的你不是舒心的,不是如意的,不是心甘情愿的。”
  刘清芳笑颜如花的打开车门,“定好时间后,给我打电话!”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686 
财富
15529  
积分
4587  
在线时间
29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3-12 
请努力码字啊,继续看。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79 
财富
9838  
积分
2958  
在线时间
77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9-3-14 
回复 sauciness2017 的帖子

谢谢,一定会的!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79 
财富
9838  
积分
2958  
在线时间
77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9-3-14 


《奕奕清芳》
第三十五章疑惑
  国庆节这天,刘清芳将两个孩子送到了,北京夏令营的旅游团后,约了秦沁一起去张淼淼的酒吧喝酒。
  张淼淼古灵精怪的,黄军是富二代,自然狐朋狗友多,生意也没话说。
  热闹非凡的舞台上,张淼淼一身皮质黑衣,舞姿肆意,气质潇洒,吸引着台下男男女女放声尖叫。
  刘清芳看着张淼淼放开姿势,热情奔放,“你看,真是什么样的性格成就什么样的人生。”
  “怎么突然有感而发?又发生什么事了?”刘清芳很少这样感慨,有什么事都是埋藏在心底。
  刘清芳叹了一口气,“你说一个人事先隐忍,是不是为了厚积薄发?”
  就好比高远,搁在以前大伙对他吆三喝四,如今得势,那些人也是高哥高哥的跟在身后,深怕有半点不如他的意,就会遭殃。
  秦沁喝了一大口酒,“什么厚积薄发,我只知道出来混的,迟早要还。你看王婷,假装玩玩别人,没想到被别人玩了。”
  “呵呵。”刘清芳大笑,“她那是缘分,就好像你我之间总归有一种东西连着。”
  “什么东西,我可不来那套啊?”
  刘清芳用手弹了一下秦沁的额头,“什么跟什么呀。我是想说,如果我们不是臭味相投,都爱喝酒的话,哪里有机会坐在这里呢?”
  秦沁摸着被刘清芳用手指弹过的地方,用手推了一下她,“跟谁学的,这么狠心,把我的头都要弹破了?”
  刘清芳大笑,“来,我看看,要是冤枉我,我可不依啊。”
  “美女,一个人啊?”有一双手搭上了刘清芳的肩膀。
  刘清芳坐直了,转了一下旋转凳子,双手放在身后那人的面前,上下其手,像是再找什么东西。不一会,她就皱了眉:“帅哥,你都没有肌肉,怎么玩嘛?”
  那人看刘清芳一下就上道了,心里高兴:“美女,你说怎么玩就怎么玩。”
  “帅哥,你说话算话吗?想怎么玩都可以吗?”
  那人点点头,“当然啦!”
  刘清芳捂着嘴一笑,“那好,我们两个人,正好缺个放风的人呢,帅哥,谢谢你哦!”说完又要牵秦沁的手,模样妩媚,“走嘛,终于有人同意放风了。”
  那男人这才听清楚刘清芳的意思,一下翻了脸,“神经病。”头也不回的走了。
  刘清芳朝秦沁摊摊手,“人家不愿意呀,我们继续等等吧。”
  秦沁依旧高冷,大口喝酒,对刘清芳的小把戏爱理不理。“穿得这么妖艳,深怕别人不知道你寂寞吗?”
  “逛夜店而已,那么端着干嘛,你看你那飞机场,还要穿个深V,我好歹比你要好得多吧。”她只不过将一个小外搭穿反了而已。
  秦沁看着刘清芳贱贱的样子,直翻白眼。
  “说什么呢,这么热闹?”张淼淼跳了一会舞就下来了,换了领舞的人上去继续热场子。
  “说刘清芳是个心机婊。”
  张淼淼看了一下刘清芳,紧身吊带长裙硬是穿成了齐逼小短裙,银色亮片小外搭,还要反着穿。
  “我们那有一句话,不叫的狗子咬死人。”显然是很赞同秦沁的话。
  刘清芳也学着秦沁高冷的样子,不搭理她们,只是不停的翻白眼。
  进了包间,刘清芳才将小外搭换过来穿好。
  “怎么,离了那谁,就患了失心疯了?”张淼淼哪壶不开提哪壶。
  刘清芳又将鞋子拖了,把脚也放在沙发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上。“什么叫失心疯?老娘没经历过。”
  张淼淼看刘清芳故意装傻,撇撇嘴:“说实话,你这人像这样一糊弄,还真是那么回事呢。”刘清芳今天晚上化了个烟熏妆,配着这个银色小外搭,既妖艳又清纯。
  刘清芳喝了一大口酒,用眼瞪着张淼淼:“什么叫瞎糊弄?我这个是专程上化妆学校学习过的,一个星期七天要了我小五千呢。”
  张淼淼咋舌,“就你这破技术,还要五千。”
  “那不然你以为呢?!
  秦沁看着她们瞎胡闹,在一旁随意的说:“听说徐琳的那书吧今天开张呢?”
  张淼淼也很在一旁凑趣,“今天国庆呢,傻子都会选择今天哪。”然后神秘兮兮的对刘清芳说:“据说今天请的缤纷的十八罗汉过去热场,刚台下好多人都在说这事。”
  刘清芳叹了口气:“十八罗汉到底长什么样子,谁见过没有?”
  两人看刘清芳开口了,才缓下一口气,“你想看,让你那朋友高远,给你发个小视频来不就行了。”
  张淼淼也感叹:“说实话,你这人运气真好,认识的男人个个都是个人物,上回那高远来我们这里玩,刚巧遇上点事,那人二话没说就帮我搞定了。”
  刘清芳拿起手机给高远发了个短信,然后又贱贱的说:“关我什么事?人家说不定是看上你了。”
  张淼淼刚把酒喝到嘴里,听到刘清芳的话,想笑,不小心就呛住了,咳簌了半天才好,“人家帮忙前还问了我,是不是刘清芳的朋友?”
  刘清芳直起身来,“他怎么会认识你?他怎么会知道你是我的朋友?”
  刘清芳这话问的,张淼淼直说:“我怎么知道呢?”
  秦沁看着刘清芳这么紧张,觉得有些不对劲,“怎么回事?”
  刘清芳运气身来,“高远一直在徐琳那里工作,要是需要做饭了,他会事先给我打个电话,备着什么菜。除此之外,我和他的生活没有任何交集。我们几个也就是最近才经常聚在一起的。”
  张淼淼试图分析:“高远在杨浩宇走后试图接近你的生活?或者他在跟踪你?”
  “别扯那些有的没的,赶紧说说那高远是哪天来的?你们当时发生了什么事?”秦沁有些着急。
  张淼淼简单的说了一下那天发生的事情,原来黄军去外地潜水去了,店里有几个人喝多了,一点小事而已,恰巧高远就出现了,帮着解决了。
  刘清芳问了一下具体哪天,张淼淼说了一个日期。那天正好是高远来找刘清芳帮忙的那天。
  想要知道事情的缘由,除了引蛇出洞,还有一招就是当面问个清楚。
  刘清芳打电话约高远,想要见面,高远在电话里拒绝了。“芳姐,你不用怀疑什么,我对你并没有恶意。”
  刘清芳还是往常的态度:“我和张淼淼认识有几年了,除了近期我常下班后去她那里喝酒外,平常我们没有任何联系。”
  刘清芳随意的口吻,却是在质问他,他对她做不到狠心,“芳姐,你还记得你那朋友刚开始那会,消防一直不过关的事吗?”
  她记得,她怎么不记得呢?“我知道啊,淼淼说没多大事。”
  高远笑了声,“芳姐,你怎么还是那么天真。”然后叹了口气才说:“张淼淼看上的那个地方,当时上面也有人看上了,所以才会一直压着不让过。”
  高远的笑声让刘清芳心里有些慌,她总感觉高远是知道点什么。“噢,原来是这样啊。不过现在解决了,淼淼开的也挺好的。”
  他长舒一口气,像是在抽烟样,“我只是有些奇怪杨浩宇是怎么认识那上面那人的,所以跟了张淼淼一段时间。无意中知道,你和张淼淼是朋友。那天,我帮了她,只不过是顺手而已。”
  高远的解释没有让刘清芳放开心来,他会奇怪,那代表徐琳也奇怪。徐琳上次说的杨浩宇有人脉,不会就是在试探自己吧。“淼淼告诉我,是想让我代她感谢你,她托我带了一个礼物,你既然没有时间拿,那就中秋节那天做饭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
  “什么礼物?”
  高远突然一问,刘清芳懵了,“当然是你喜欢的礼物啊。”
  “呵,她怎么知道我会喜欢什么?”
  “因为我会带她去买的。”
  高远将手机换到这边耳朵,“芳姐,你刚才明明说的是礼物已经在你手上了,怎么这会又变成了会带她去买。”
  刘清芳惊呼:“小高,你怎么变狡猾了?”说完后才惊觉失言。
  “芳姐,我就是那个小高,你心里的那个小高,一直都没有变过。”
  刘清芳觉得高远似乎有心事,“小高,你怎么了,是不是工作不顺心?”
  高远捂着眼睛,不让酸涩继续下去,“芳姐,你说其实我们一直生活在原地,是不是很好?为什么人的欲望总是填不满?”
  “你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还是挨骂了?”高远是个实心眼的人,如果不是有什么太过的事,他绝对不会这样。
  “芳姐,你这个人总是喜欢乱好心,你怎么不多想想你自己,多关心一下你自己呢,听说你的装修公司,全权交给你原先那小工了,干得还挺不错。”
  刘祥现在就是她骄傲人生的最大一笔。“那小伙子还不错,挺能吃苦的。想当初他来的时候,我要不是没有点头,就错过了这么一员大将了。人都是这样啊,你对他好,他就会感恩于你。”
  “芳姐,你要是有天发现我变了,变得不像我了,千万不要失望,我没变,只是环境改变了。好了,有人叫我了,我忙去了!有空再聊吧!”说完就挂了电话。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2696653  
精华
帖子
979 
财富
9838  
积分
2958  
在线时间
77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4 
最后登录
2019-3-14 


《奕奕清芳》
第三十六章糯米丸子
  中秋节在国庆节的第八天,狂欢过后人们,开始了正常上下班。
  刘清芳昨天跟高远打过电话,让人事先把糯米像做米饭一样蒸好,然后盛出来,放凉了备用,其他的待她过去了再弄。
  到的时候,客厅里还是乱糟糟的玩闹声,有人见着刘清芳进来,仔细打量了两眼,发现是她后,又没了表情。
  刘清芳直接去了厨房,菜乱七八糟的堆在地上,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案台边上有个胖女人在杀鱼。
  她站在那人身后半天,那人也没有发现,只好出声:“你好,我是来帮忙做糯米丸子的。”
  她突然出声把那个女人吓了一大跳,手上的鱼,一下子就滑到地上去了。那女的一转身,看了一眼刘清芳,不耐烦的问:“你说你是来干啥的?”
  刘清芳只好重复一遍,“我是来帮忙做糯米丸子的。”
  那女人听到糯米丸子就转了笑脸,“高哥说过了,那你过来做吧,我把糯米蒸好了。”
  刘清芳想把包放到边上,看了一眼实在挤得没办法的厨房,又把包挎在了身上。
  “那个,我是来帮忙的。”刘清芳强调了一下帮忙。
  那女人还在取鱼腮,头也没回,“嗯,高哥说了,糯米丸子你做好就行了。”
  刘清芳笑着说:“要不我做的时候,你在旁边看着吧,以后就不用我来帮忙了。”
  那女人还是那副样子,那副语调:“各人有个人的做法,他们要吃我就做,不爱吃,我也懒得麻烦。”
  刘清芳无奈,只好从一堆袋子里分辨出肉馅和鸡脯肉。从水龙头里接过水,把鸡脯肉洗净后,拿出来切成条,放了盐,五香粉,调料,料酒腌起来放在一边。又找出一个干净的大碗,把肉馅倒在里面,又把洗净的香菇胡萝卜全都切成丁,依次放入调料,想去柜子下面找一次性手套,打开后才发现里面全是塞的干货,数量不多,像是刻意留下来。
  “你做什么,不要乱动东西,要不然高哥回来会不高兴的。”那女人见刘清芳乱翻东西有些不高兴。
  刘清芳转过去笑了笑,“大姐,我就是想找个一次性手套。”
  “噢,我给你找。”说完也没有要动一下的意思。
  刘清芳见她半天没有动,只好用手开始搅拌肉馅,拌匀后用虎口挤出一坨肉馅搓圆,然后放在蒸好的糯米饭里裹上糯米,然后放到用塑料袋撕开的袋子上面,待全都做好,放到一边时,那女人看呆了,“你怎么做得这样快?”
  刘清芳不好意思笑笑,“我挺喜欢吃的,经常做,所以就快了些。”
  “那好,再怎么弄?”刚才不应该那样轻视她的。
  刘清芳说先把蒸锅拿出来,把这些蒸上,然后烧一锅热油,把要炸的菜先做出来。
  那女人听着刘清芳这么会安排,越发有些不好意思,“我在家里做还可以,这人多了总是这多那少的,不好安排。要不你来吧。”刘清芳做事快,自己以后也可以学着那样做。
  刘清芳看着那女人表情真实,只好越俎代庖,将青菜用刀快速切出来,肉类,辣椒,生姜,大蒜全部切出来分好类,肉丝肉片清洗好后,分别用碗装好,大致看了一下菜后,又把碟子拿出来摆好。看了一下案台上的小钟,时间差不多了,就打开燃气灶,一边用来蒸糯米丸子,一边用来炒菜,炒的菜都是时间长短依次安排开。
  那女的渐渐就看出了门道,“看着你年纪不大,竟然这样会安排。我都三十了,你有多大了?”
  刘清芳看了一眼那张明显比年纪大的脸,正要回答,便有人把门推开了,客厅的嘈杂声就传了进来,“婶子,快吃饭了吗?高哥过来了。”
  那女人朝客厅看了一下,果然都在和高哥打招呼。快步走到刘清芳身边,“好了,也差不多了,你歇会吧!”
  刘清芳听她那意思也知道该怎么做,于是把调料往锅里一洒,就退了过来。站到水槽边洗了个手,便从包里找了手纸出来搽手。
  高远一进来就看见案台上摆好的菜,那熟悉的气味均来自于刘清芳。“芳姐,辛苦你了。”
  刘清芳笑着说:“说好了来帮忙的,你这么客气干什么。”
  高远把手上的一瓶纯净水递给刘清芳,“你喝点水吧,累坏了吧。”
  刘清芳接过来,高远没有松手,她又夺了一下,才拿过来,“怎么连水都舍不得了?”打开盖子,喝了一大口才缓过来,厨房里太热了,嗓子都冒烟了。
  高远目光直直的看着刘清芳,一动也不动。
  刘清芳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是妆花了,还是衣服被汗水打湿了。“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这里的人都认识她,时间呆长了也不太好。
  高远点点头,又有些迟钝的说:“我送送你,外面的天太热了。”
  高远出去安排大家都坐好吃饭后,才和刘清芳一起出了门。
  站在电梯内,刘清芳觉得有些缺氧,头有些昏沉沉的,太久没有做饭,突然做一会就觉得好像有些体力不支了。高远一直面无表情的站在角落里,他不开口,刘清芳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高远现在的身份摆在那里,以前那些无聊的事情再拿出来说,有些不合时宜。
  忽然,她想到了包里还带着一份礼物,于是打开包,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高远,“送给你的礼物。打开看看,喜欢吗?”
  高远双手接过来,小心翼翼的打开包装盒,盒子里装的是一块手表,黑色蟒皮表带,简单的表盘。确实是他喜欢的。“谢谢你,芳姐,我很喜欢。”
  刘清芳感觉头越来越晕了,怎么今天的电梯这么慢。“你喜欢就好。”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刘清芳快速的走出电梯,迎面过来的也是燥热的空气,她忽然喘不过气来。
  “芳姐,我送你。”高远在身后喊住她。
  刘清芳摇了摇头,然后又点点头。
  高远很快把她扶上车,她开始想睡觉了,反正家没多远,睡一下也没关系。
  高远在旁边小声的叫她:“芳姐,芳姐。”
  刘清芳意识涣散,“别吵我,让我睡会。”
  车很快在一座五星级酒店门口停下来,高远扶着刘清芳下车,然后直接进了房,将刘清芳放在了床上。
  不多时,门口传来敲门声,高远走过去,声音恭敬:“张哥,你来了。”
  那唤作张哥的人有些吊儿郎当,“哟,这是干什么呢?谈点事,随便去哪都行,无缘无故开间房做什么?”
  高远说:“琳姐说了,张哥进去了就知道了。”
  “我不进去,说清楚,你才准走。”
  “张哥,琳姐说了,你会喜欢的。”高远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张哥关好门往里走,床上的刘清芳已泪流满面,难怪他会亲自去请自己去帮忙做饭,难怪他会那么反常的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难怪他今天会把水拿那么紧,不愿松手,他一直都知道,他从始至终一直都知道。
  他就是那个说对自己没有恶意的高远吗?他就是那个自己心中一直没有变的高远吗?他就是那个觉得自己像太阳一样的高远吗?不是了,从今以后都不是了。这样的事情,没有谁会拿刀逼着他做,从他踏出的那一步开始,他就不可能再是那个他了。
  刘清芳从没有想过自己会被人当成礼物送给别人,今天的这个人是什么样的,他有没有病,是不是变态,是大腹便便的还是尖嘴猴腮的?
  她的人生从今天开始就要变得不同了,她那骄傲的人生,她那两个坏蛋一样的孩子,她还有没有资本成为小鹃说的那样的女神?她忽然有些想她的妈妈了,她在忙什么?这会是在吃饭,看电视亦或是在散步?
  又或者是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可是她并没有欺骗过谁,她只过是在酒吧里调戏过一两次爱搭讪的男人,难道这些也是要遭报应的?
  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张哥走过来了,打开了房间的灯,刘清芳挣扎着坐起来,把头靠在床头上,慢慢的把脚挪到了入股下面,鞋底有两片修眉刀,新的,很是锋利。
  “你不要过来,我警告你,玩不好,我和你鱼死网破。”这有气无力的声音连刘清芳自己都好笑,女人这个时候的虚张声势只会助长男人的性致。
  张哥吹了一声口哨,“哟,妹子,哥哥我就要看看你怎么玩个鱼死网破的?
  刘清芳听到这声音怔住了,怎么会这么熟悉?“你是张昀先,小七哥?”
  张哥一听,这女的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不对劲,太不对了。“你是谁?你把头发撩起来。”
  刘清芳听到这话,赶紧把头发全都拔到脑后。
  张昀先一看,居然是刘清芳,怎么会是刘清芳呢?柳叶眉,粉色唇膏,白色欧根纱裙,细高跟凉鞋,他印象里的刘清芳何时这么大胆过?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