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宠婚万万岁
go 回复: 200 | 浏览:13986707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她的小梨涡》作者:唧唧的猫(完结) [复制链接]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3357303  
精华
帖子
502 
财富
5789  
积分
888  
在线时间
1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6-2 
最后登录
2018-3-9 

  “你这张嘴那么能说,怎么不去说相声。”
  ---
  上学的日子就这么过,平平淡淡又枯燥。
  谢辞那件事情曝到贴吧上以后,过了几个小时就被删帖。后续也有澄清贴出来,总之没有掀起什么大风浪,这件事情就那么过去了。
  倒是那个学妹没过多久,就转了学。
  班上又调了一次位置,许呦还在第一排没动。
  她现在从住宿生变成了走读生。租的房子在学校附近的街区,不是很远,平时有母亲照料着。
  星期五下午一般没什么课,一节体育课两节自习课,上完就放双休。
  许呦昨晚被楼下小孩的哭闹声弄得失眠,中午没来得及睡午觉,此时眼皮直打架。
  她在教室强撑着写完一套模拟试卷,便把书丢到一旁,趴在课桌上沉沉睡过去,连放学铃声都没听到。
  等醒过来,教室里只有零零落落几个人,静悄悄地。
  许呦打了个哈欠,收拾桌面上的书本,背好书包离开学校。
  学校门口人流量很大,人头攒动。
  她过马路的时候,脑海里还在想刚刚做的一道函数题。
  走过几条街,许呦停在一家卖糕点的店门口。
  她进去排了快半个小时的队。冬天黑的早,走出来时,路边的街灯都已经亮起来。
  许呦手里拎着塑料袋,低着头,慢慢走过一盏盏路灯。
  这条街人很少,几乎不见人影。
  走过一个坡,她下了两级台阶。身子顿了顿。
  “你别跟着我了。”许呦回头。
  不远处,晃出一道黑影。
  谢辞两手插兜,离她不远不近。
  已经快一个星期了,谢辞自从知道许呦在校外住,天天放学都跟着她一直到家。
  他每次都在后面默默跟着,也不打扰。
  许呦本来想一直装作不知道,可是渐渐地,他那副样子,像个流浪猫一样跟着她。
  看起来又有点可怜。
  原地呆了一会。
  许呦于心不忍,紧了紧手里的袋子。她折回去,走到谢辞面前仰头问。
  “你家在哪?”
  谢辞脑子有点空。
  她被磨地没了性子,扯了扯他的外套,“大冬天你跟着我你不冷吗?”
  “不冷啊。”他回答地很快。
  许呦又问:“那你跟着我干什么?”
  又回到这个问题。
  她声音轻轻地,挺软。
  谢辞不说,啧了一声,眼睛看向别处。
  凉风吹过,两个人都冷得缩了缩肩膀。
  许呦厚外套外面还披着一件校服,一看就是个学生。
  他们站在路边上,偶尔有经过的人,好奇的目光投向他们。
  气氛怪怪的。
  许呦觉得不自在,转身迈开步子。
  身后的人反应很快,追上来和她并肩走着。
  两人也没什么话说,刚刚走了几步,他的电话就响起来。
  谢辞接通,那边宋一帆大嗓门大大咧咧传来:“我说你送嫂子到家没啊,几点了都,这里人都等着你来呢阿辞。”
  声音很大,很清晰,传到许呦耳朵里,她听得一清二楚。
  谢辞旁边走了几步,不耐烦地拧起眉,“我今天不去了,别烦我。”
  宋一帆怕他挂电话,忙“诶诶”两声,“别不来啊!!!我们....”
  然后被人直接挂断电话。
  他表情还挺严肃地,把电话收起来,一抬头就撞上许呦的目光。
  “看帅哥用得着这么专注么?”谢辞又开始逗贫。
  许呦低头,从塑料袋里捞出一个还有点热乎的青团递给他,“给你吃,快点回去吧。”
  谢辞一声不吭接过去,人依旧赖着不走。
  无赖本性。
  “谢辞,你到底想干嘛啊。”许呦拿他没办法,甩也甩不掉,劝也劝不走。
  她又憋了半天,说:“你别老跟着我回家了。”
  “你站着别动先。”
  谢辞的表情隐在月光下,低头看着离自己很近的她,薄唇抿紧。
  “许呦,我忍很久了。”
  许呦听他说完这句话,尚未反应过来,只感觉自己双肩被人扶住。
  他飞快凑过来,嘴对嘴,啄了她一下。
  谢辞气息很重,热气呵出来在她耳边,“给我亲一下就走。”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3357303  
精华
帖子
502 
财富
5789  
积分
888  
在线时间
1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6-2 
最后登录
2018-3-9 
第27章 真知棒
  谢辞擦过她杏红的唇, 转瞬即逝, 不敢久留。
  那点温热,却一路酥麻到心底。
  许呦肩膀被他固定住,动弹不了。
  就那么一下,让两个人都僵住。
  路边的灯散发着昏黄温暖的光晕, 街边人很少。
  寒夜里的冷风轻轻一吹,指尖发凉,颈边也凉。
  “能不能再亲一次?”他的语音转低, 有点喑哑。似乎是在忍耐, 呼吸声很重。
  许呦没来得及出声,刚偏过头,双肩被人握住,拉近。
  谢辞低下头, 又重新凑上来。这次不是浅尝辄止,而是重重堵住她的唇舌,动作激烈。
  她手里的东西掉在地上。
  许呦眼睛睁大, 呜咽几声。她仰头, 拼命扭动着身子, 想脱离谢辞的禁锢。
  可是他早已经失去控制, 像个暴躁的囚徒, 一手托住她的后脑勺, 濡湿的舌尖不断扫过她的唇缝,碰到牙齿。
  很用力的亲吻。
  唾液来不及吞咽,神经都在颤栗。
  谢辞的手, 慢慢滑到她的纤颈,就离不开了。
  指腹贴着那块细嫩的地方,反复摩挲。
  到最后,完全没法停下来。
  他不管她的挣扎,头低地更下,轻轻嗅她身上的味。
  一点又一点。
  忍耐只是暂时的。
  理智根本不在,因为欲望永远无法熄灭。
  ---
  许呦回了家,一打开门,发现爸爸坐在沙发上。
  陈秀云坐在旁边织毛衣,一抬头看到许呦,嘴里怪了一句:“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我去买了点东西。”许呦低下头,一边换鞋子一边答。
  饭桌上,饭吃到一半,又说起文理分科的事情。
  许爸爸停下筷,“阿拆,你今天怎么老走神,我一个事情要问你几遍了。”
  “啊、啊、什么...”许呦抬头,一副刚刚回神的模样。
  许爸爸皱眉,“你最近在想什么,别到学校也是这个样子,还怎么学习。”
  客厅里的电视机没关,晚间新闻的女主持人声音传来。
  “关于xxx,于全市xxx全面停产....”
  许呦分了心去听。
  “你爸问你填好那个表没有。”陈秀云往许呦碗里夹了块肉,出来打圆场,“这种东西应该要给我们签字的吧。”
  许呦点点头,半晌又低头,看着碗里的米饭,小声说:“我知道。”
  晚上洗完澡,许呦拧亮台灯,打开一本物理习题。
  这本物理资料还是高一买的,厚厚一摞,里面每一页的题都有满满当当的笔记和标注。
  她坐在桌前发了几秒的呆,把书翻到上次没做完的地方,抽出一张草稿纸继续算。
  途中陈秀云进来房间过一次,她把一杯牛奶放到许呦手边,叮嘱道:“趁热喝了,明天休息,今天就早点睡。”
  许呦点点头,“我知道了妈妈。”
  “别怪你爸爸对你严一点,他也是盼着你好。”
  “嗯,我知道。”
  “在新学校还适应吗,和同学关系处理的怎么样,和以前的朋友还有联系吗?”
  “适应的,很少联系了。”
  中间的问题许呦跳了,陈秀云也没再问。
  许爸爸在客厅里看电视,声音调地很小。
  陈秀云看着她桌上被写的密密麻麻的草稿纸,心里叹口气,带上房门出去了。
  下个周又要月考。
  许呦单手托腮,转转手里的笔,打算继续算刚刚没算完的题。
  这是一道物理大题,结合电磁场和动能定理。她算了半天总是发现不对,思路被卡在一个地方前进不了。
  她列了好几个算式,排列在一起。
  看着那些堆挤在一起的数字和字母,许呦第一次有点走神。
  她丢了笔,趴在桌上,侧着脸盯着雪白的墙壁发呆。
  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许呦脑子有点乱,眼睫慢慢忽闪。
  放在床上的手机响起来。
  许呦推开椅子站起身,走到床边捞过手机看来电显示。
  联系人‘谢辞’不断跳跃在屏幕上。
  许呦怔了两秒,手指停在挂断键上一顿。
  她手机玩的少,不知道怎么把人加入黑名单。
  手机不间断响了几次,陈秀云听到动静,在客厅里喊:“阿拆,你手机怎么一直在响。”
  许呦正坐在床边,听到母亲的喊声,她回头急急应了一声:“没事,我同学的电话!”
  手忙脚乱之中,她不知道怎么就按了接通键。
  犹豫了几秒,她还是把手机放耳边,“喂”了一声。
  那边没人说话,只有背景音有点吵。
  门突然被叩响,许呦吓一跳,电话还举在耳边。
  许爸爸打开房门,探头进来,“谁的电话?”
  “我同学。”许呦暗暗捏紧手心,强装镇定,“他在问我题目。”
  许爸爸怀疑,“你同学怎么这时候跟你打电话,男生还是女生?”
  “是我同桌,一个女生。”
  “不写作业就去休息,别浪费时间。”
  “知道了爸爸,我写完物理题就睡觉。”
  许爸爸眉目间依旧有疑惑,但也没多说什么,把房门带上。
  许呦暗暗松口气。
  那边传来一阵调侃的声音,谢辞忍俊不禁:“你刚刚叽里咕噜讲什么呢?”
  许呦和爸爸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3357303  
精华
帖子
502 
财富
5789  
积分
888  
在线时间
1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6-2 
最后登录
2018-3-9 
交谈用的江南那边的方言,在外人听起来就像天书一样。
  他在那边笑,也不知道在笑什么。许呦就默默听着。
  “你跟我打电话干什么。”
  她等他笑完,很平静地问。
  谢辞蹲在路边,仰头看黑幕幕的天。他拿着手机,把指尖夹着的烟摁灭在地上。
  冷风吹过脸颊,灌进脖子。
  “没什么,想你啊,行不行。”
  ---
  一圈好友还在桌上吃吃喝喝,饮酒欢笑,互相碰杯。食物的香气,酒气,烟味缭绕在一起。
  他却越来越觉得这种活动无聊。
  酒喝了几瓶,烟抽了几根。谢辞干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忽然想听许呦的声音。
  普通话不是很好的她,有时候气急了,还是用那么软的嗓音结结巴巴骂人。
  他从外套里拿出自己的手机,单手放在桌上,眼睛看着手机屏幕一遍遍地拨。
  那边一直不接,也没掐断。
  宋一帆就坐他旁边,随意一瞟就能看到联系人的名字。
  他想起谢辞之前的无数任,心里不由一阵感叹。
  之前从来都是他们出来玩,那些女的动不动就一个电话打来给谢辞,查勤或者腻歪几句。
  电话每次一来。
  谢辞就把手机放桌上,任它响着,也懒得接。
  他不加掩饰的敷衍直接激怒了当时还没对象的宋一帆。
  就这人这种狗态度,居然还有女朋友。
  宋一帆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地恨道:“电话这么多,把女朋友一起带出来玩算了。”
  “有什么好带的。”谢辞毫不在意。
  “我靠,谈恋爱不黏人,你走心么兄弟。”
  在谢辞面无表情拨出第四遍的时候,宋一帆终于忍不住,嘲了一句:“哥们,你还记不记得我以前跟你说的话。”
  谢辞心不在焉。
  “什么话。”
  “走心了?”宋一帆试探性地问。
  还没等他继续说完,就看到谢辞就起身离开了座位,推开包厢的门出去。
  不明情况的人互相看了两眼。
  有人问:“小黑,阿辞干什么走了?”
  宋一帆慢悠悠地,翘着二郎腿,装腔作势地叹口气:“都是因果报应啊,你们辞哥他还债去了。”
  ---
  许呦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地,不发一言。
  那边风声有点大,偶尔还能听到呼啸而过的摩托车声音。
  “我要挂电话了。”许呦说完,又停顿两秒。
  谢辞:“恩?”
  “没什么.....”
  他笑了一声,“睡这么早啊。”
  许呦攥着手机,忍不住说:“现在一点都不早了,谁像你还在外面,玩到那么晚。”
  她说完,又好像意识到有点不妥,停住了话头。
  “好好好,行行行,您是乖宝宝。”他咳嗽了一声,语气有点哄。
  又是一阵安静。
  许呦没吭声。
  他忽然说:“我能不能来找你啊,我想看你了。”
  也想亲亲你。
  许呦猜谢辞可能喝了点酒。这时候脑子不太清醒。
  她淡淡地说:“你是不是有毛病。”
  谢辞‘呵’了一声,被她骂了不怒反笑:“你下次再骂我一次,我就亲你十次。”
  “信不信?”
  门外父母在催。
  许呦应了一声,想把电话挂断,手机离开耳畔时又听到他说:“你怎么才能跟我到一起?”
  她一愣。
  “就给我一次机会成不成?”
  “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以后真的不缠着你了,保证。”
  许呦脑海里想着一件事,有点出神。
  过了许久。
  她轻声问:“你要是做不到,真的不会缠着我了吗?”
  “.........”
  “谢辞?”
  “大概吧。”
  谢辞没料到她这么快松口,反应慢了半拍,“也别太为难我啊。”
  手指关节都被拧地发白。许呦眼睛看着窗户,那儿有一块小小的光影。
  她听到自己说:“我要一盒真知棒,你今天能买到我就答应你。”
  他挂电话前最后一句是。
  别睡,等我来找你。
  ---
  许呦关了灯,掀开棉被爬到床上。
  她手里握着的手机还亮着。
  想到晚间吃饭时候,听到的新闻。
  许呦打开网页,输入真知棒三个字。
  相关搜索蹦出来,第一条:
  20xx年,真知棒全城停产。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3357303  
精华
帖子
502 
财富
5789  
积分
888  
在线时间
1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6-2 
最后登录
2018-3-9 
第28章 雨夜
  夜晚似乎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
  外面的冷风拍打着窗户, 枝桠被刮断在路中央。
  许呦把身体蜷缩起来, 睡得一直不太安稳。
  半夜时分,她被惊醒,脚猛地一蹬。
  不知道为什么,迷迷糊糊之间, 许呦总觉得心里有事。
  也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就是身体很乏力,喘不上气。
  她翻了个身, 鬼使神差地, 把放在枕边的手机拿起来。
  凌晨三点,有一条未读短信。
  许呦没反应过来,盯着手机,眼睛的焦距却散开。她手指下意识点开短信。
  一行字蹦出来。
  【醒了就下楼。】
  两个小时之前发的。
  天啊....
  许呦有点乱, 脑子还有点迷糊,没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情况。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心电感应这种东西,就在她刚刚看完短信, 准备放下手机的时候, 谢辞的电话就突然打进来。
  许呦被吓了一跳, 意识瞬间就清醒过来。
  寂静的漆黑里, 手机光亮不停跳跃。
  她一个激灵钻进被窝里, 接通后低低地喂了一身。
  “接这么快。”
  那边像是低笑了一声。
  许呦不敢大声说话, 闷声道:“这都几点啦,你干嘛要跟我打电话。”
  她怕声音太大吵醒父母,于是换了个姿势, 跪趴在床上,头埋在臂弯里。
  不过这样,能进的氧气更少了。
  谢辞若有似无地笑了一声:“操,老子冷死了,能不能快点下来。”
  许呦以为他在说玩笑话。
  “现在?”
  “嗯。”
  “现在?!”她不敢置信,又问了一遍。
  “嗯。”
  “.........”
  等了几秒,谢辞语气认真地说:“真的,等两个小时了姐姐,还要不要你糖了,海枯石烂了都。”
  许呦先是一愣,讷讷道:“我开玩笑的。”
  “我当真了。”他声音很淡,也不恼。
  “对不起,你快点回家吧,我要睡觉了,再见。”
  许呦没敢等他出声,急忙说完,迅速挂了电话。
  心口砰砰直跳。
  等钻出被窝,她才发觉自己有点缺氧。许呦张开口,急促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
  许呦抱着被子坐在床上,愣愣地盯着眼前漆黑的空气发了会呆,睡不着。
  雨点有点沉重地打在地上,像敲进她心里。
  小区里的流浪犬又吠了几声。
  她终于还是下床去,披上衣服,按亮玄关墙壁上的灯,悄悄推开门。
  下起雨的凌晨,寒气逼人。
  许呦脚步轻轻地下楼梯,也不敢喊亮声控灯,一只手举着手机,微弱的光亮照路。
  她精神紧绷,头一次体会到做坏事的紧张感。
  许呦家在四楼。
  她下了一层,又转弯,再下一层。
  停在二楼的楼梯上,她的手紧紧抓着旁边的扶手,探出脑袋透过缝隙想看一楼有没有人。
  外面下着倾盆大雨,一楼的楼道口只有一盏灯。
  黯淡的昏黄灯光。谢辞靠着墙,蹲在地上点了根烟在抽。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尼古丁的味道。
  许呦单手捂住嘴。
  他头仰着,吐出一口雾。就这么转过来,直直对上她的视线,黑发全部被打湿,水珠从眼睛上滚落。
  就这么对视了一会,也不说话。
  许呦是真没辙了。
  这么冷的天,这么晚的夜。他身上都湿透了,外套上还有水迹未干。
  脚边零零散散的烟头,谢辞在楼道风口不知道吹了多久。
  “你.....”
  她内心斗争了一会,犹豫着走下去,到他面前。
  “我不是让你回去吗...”许呦紧紧捏着手机,低下眼,避开他的注视。
  她下来的匆忙,头发披散着,只来得及披上一件外套,拉链都没拉上。里面睡衣上的白色小兔子露出来,两只耳朵耷拉着,和主人一样,有点垂头丧气地可爱。
  夜里寒气浓重。
  谢辞侧头,咳嗽了两声站起来。
  他手背到身后,歪了歪头看许呦,忽然笑出来:“猜你的棒棒糖在哪只手。”
  那副样子,就像是做对了事情,想得到大人表扬的小朋友。
  在那一瞬间,许呦忽然觉得内疚了。
  她说不出话。
  谢辞就继续说,“你挺坏的啊许呦,害我找遍全城,求了好多人,还淋了雨。”
  “对不起.....”
  许呦茫然地看着他,“我没想到你真的去买了.....”
  “我不管啊。”
  他神情有点疲倦,看着她,“左手右手?”
  她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
  “算了,别猜了。”
  谢辞等了一会,主动伸出右手,把真知棒递到她面前。
  苹果口味的。
  深秋的雨夜,漆黑寒冷。
  楼道里有风吹过细碎的声音,两个人都很冷。
  许呦终于伸出手去接,碰到他的指尖,冰凉凉。
  “对不起...”这是她第二次道歉。
  谢辞靠近她,光线只照出他小半部分侧脸,鼻梁秀挺。
  “嗳,我不想听对不起。”
  他在她耳边低语,“你说到做到啊,糖给你,人就是我的了。”
  “不行!”
  许呦想也不想就反驳,有点急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3357303  
精华
帖子
502 
财富
5789  
积分
888  
在线时间
1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6-2 
最后登录
2018-3-9 

  他动作一顿。
  她不知道说什么好,踌躇半天,指甲抠着棒棒糖的糖纸。
  “因为..因为....”
  “因为?”
  “就是......我....”
  “你说啊。”
  “我说的是一盒,你只买到一个。”
  许呦找不到理由了,随便瞎掰扯。
  “非要一盒,不能一个?”他轻轻问。
  “嗯...”
  “能不能通融通融啊?”
  “不行的,我们说好的是一盒......”
  许呦喃喃地解释,声音因为愧疚变得很小很小。
  “呿。”谢辞反而贴地更近。
  他身上潮湿的雨水味,和清淡的烟草味,窜进许呦鼻子。
  “你早点说啊。”
  谢辞薄唇掀起一点弧度,冰凉的指尖碰了碰她温热的脸颊。
  许呦后退半步,看到他伸出一直背在身后的左手。
  昏暗光线下,他的中指上挂着满满一桶的真知棒。
  许呦目瞪口呆,大脑当机。
  怎么藏了这么久的...这个人....
  “行了吧,别再折腾老子了。”谢辞说。
  他拉过她的手,掌心拢住她的指尖,随即又笑了,“你能不能给我乖一点,恩?”
  从小时候一直到现在,16年里,许呦没和哪一个男生这样频繁地,亲密接触过。
  她自己都没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现在已经很能容忍谢辞的许多出格的举动。
  月光很淡,许呦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过了许久,她猛地回了神,想抽出自己的手。
  谢辞没让。她低头,咬着唇,挣扎着使了点劲。
  他也执拗起来,死死捏着许呦的手不放。
  “我现在...没有考虑这种事情。”
  许呦低下头,不敢看谢辞的眼睛。
  “能不能以后再说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们太小了,而且认识的时间也太短了,其实你并不了解我,这样太突然了,真的很突然...这样不合适......真的...学习才是最重要的.....”
  静静的深夜夜,她声音刻意地压低,絮絮叨叨。话语却颠三倒四地。
  谢辞倚着墙,拉着她一只手,时不时侧头咳嗽几声,也不知道听进去多少。
  看那样子应该是没有怎么听。
  折腾到这么晚,许呦说完一大串话,也身心疲惫。
  她默默接过他那手里一桶真知棒,抱在胸前,另一只手拿着手机。
  “早点回去把吧,吃点感冒药,我要上去了。”
  “你不想当我女朋友.....”
  谢辞视线停在她身上,顿了一会,慢慢地说,“也没用。反正我耐心不好,你现在可以不接受我,我能等一段时间让你适应,其他免谈,反正你是我的。”
  明明说起来也没认识多久,他却不知道哪来的对许呦那么强的占有欲,甚至无时无刻不想亲近她。
  喜欢她,就很直接,毫不拐弯抹角,连掩饰都懒得。
  许呦知道和他讲不好道理,也自知今晚理亏。
  她悄悄叹口气,劝道:“你先回去吧,松手,我真的要上去了。”
  谢辞刚想说话,又偏过头咳嗽两声。
  咳完了,他才慢悠悠地道:“给我抱一下就走。”
  他的脸皮已经越来越厚了,提这种要求已经非常的坦然:“真的就抱一下,不搞别的。”
  许呦沉默不语。
  “保证不亲你。”他笑了一声。
  “我手里抱着东西。”她说。
  谢辞不想废话,长臂一捞,把她从后背搂进怀里。
  两人贴得很近看,几乎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许呦一动不动地静默着。
  她很瘦,他一只手就能完全箍紧她的腰。
  谢辞下巴抵在她的肩胛骨上,鼻尖扫过她耳边柔软的发丝,轻轻嗅她纤颈上那点味。
  在这种深夜里,时间都好像过得特别缓慢又寂静。
  良久,他满足地叹一声。
  “好香哟。”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3357303  
精华
帖子
502 
财富
5789  
积分
888  
在线时间
1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6-2 
最后登录
2018-3-9 
第29章 圣诞节
  周一就是考试。这次考三天, 星期一到星期三。
  星期三是圣诞节, 许呦考完最后一场英语回教室,看到黑板上用彩色粉笔写着一个巨大的Merry Christmas。
  班里吵吵闹闹,由于节日到来,考试又刚刚过去, 大家心情都比较愉悦。
  因为教室要当考场,班上桌椅板凳被打乱顺序,许呦的课桌在倒数第一排。
  她走回自己位置上, 突然有人叫道:“许呦。”
  许呦回头, 发现是班上一个不太眼熟的男生。
  那个男生似乎有点羞涩。站在许呦身后,比她高了半个头。
  教室里人不算很多,三五个聚在一个位置上对答案。
  许呦莫名,小声问:“怎么了吗?”
  男生挠挠头, 把手里提着的一个小礼盒递给许呦,嘿嘿笑了一声,“圣诞快乐。”
  她措手不及, 往后退了两步摆摆手:“不行不行, 我不能要。”
  “没事, 一个苹果而已。”那个男生想把东西直接塞进许呦怀里。
  班上有的人看到这一幕, 好事地吹了一声口哨:“哎哟, 学委春心荡漾啊, 大庭广众调戏人妹子呢啊。”
  许呦正推拒着,听到教室外面闹哄哄的。
  是班上一群去打篮球的男生回来了。
  她没在意,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篮球猛地砸在教室后门的声音。
  这么大的动静, 把大多人都吓了一跳。
  许呦回望,一眼就看到谢辞。他大冬天的,身上就穿着个黑色的运动短袖,没什么表情,盯着这边看。
  两人视线不偏不倚撞上。
  许呦怔怔地看着他,心底莫名心虚。
  在他身后跟着的那群打篮球的男生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面面相觑。
  不知道谁又惹到他了。
  学委自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脸懵逼,就看到谢辞一脸似笑非笑,冲这边问:“你们在干嘛呢?”
  在他旁边站着的宋一帆暗暗叫糟。
  这学委是不是书读傻了....全班都知道谢辞看上许呦了,他还敢去招惹...
  “别激动,别冲动,冲动是魔鬼。”
  宋一帆赶忙上前一步,拉住谢辞的胳膊,“哥们儿,冷静冷静,来跟我深吸一口气。”
  谢辞甩开他的手,轻骂了一句:“滚。”
  许呦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像干了什么亏心事被发现了一样。
  她低下头,匆匆走回自己座位上。
  晚上是英语晚自习,因为圣诞节,老师提前批准今天晚上在班上放电影。
  考完试大家都去吃饭了,座位也就没换回去。
  冬天总是黑的特别快。
  刚刚到六点,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教室里灯关掉了,一片漆黑。英语课代表把电脑搬到讲台上,打开投影仪,蹲在那捣腾。
  英语老师中途来过一次,简单交待了几句,大致就是让他们看电影的时候安静一点,不要吵到其他班的学生。
  然而并没有谁把老师话放在心上。
  不知道黑暗是不是更能让年轻人兴奋,电影一边放,班里就跟菜市场一样吵闹,气氛挺躁动。
  许呦本来想去前排坐着一心一意看电影,结果付雪梨跑来找她玩。
  她坐在许呦前面人的位置上,一边啃苹果一边和许呦闲聊。
  今天晚上大家的情绪都分外高涨,某个角落不时响起几声欢笑。
  付雪梨低头看着手机,突然想起分科的事情,就随口问了一句,“小可爱,你以后文理科打算选什么啊。”
  “理科吧,你呢。”许呦单手托腮。
  付雪梨放下手机,想了一会,“许星纯要读理科,但是我打算读文科。”
  “哦....”
  别人的私事或者八卦,许呦很少过问,她点点头,
  付雪梨继续说,神色略有些复杂,“但是...谢辞估计也要选文科...”
  “...........”
  突然提到他。
  安静两秒,许呦点点头,“嗯。”
  手里的大苹果一点点被啃干净,付雪梨踌躇了半天,还是问:“呦呦啊,你和谢辞他....就是....”
  她语言组织了半天,还是不知道怎么说。
  “嗯....就是.....你会不会觉得很耽误时间?”
  “啊?”
  许呦有些尴尬。
  付雪梨身子往她那边一侧,还欲再说,眼角余光就看到教室后门打开。她话头止住。
  一群浩浩荡荡的男生陆陆续续走进来。
  他们应该刚在外面吃完饭,身上有味道。
  过了一会,付雪梨就被人喊走。
  一出去,是一个外班的朋友给她送苹果来。
  付雪梨举着手里果核示意,“刚刚吃饱了。”
  陈晶倚笑着:“再吃一个嘛,留着也行。”
  她把小礼盒塞到付雪梨怀里,状似无意地问:“宋一帆他们在不在?”
  付雪梨知道她醉翁之意不在酒,懒洋洋打个哈欠,说:“谢辞他们刚刚出去了,你等会再来吧。”
  前边没了人讲话。许呦就继续专心看电影。
  只是她的位置实在太靠后,身边的男生很闹,不知谁还带了手电筒,一圈人围在那打牌。
  各种吆喝的声音。
  许呦考虑着,要不要把板凳搬到前面一点。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3357303  
精华
帖子
502 
财富
5789  
积分
888  
在线时间
1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6-2 
最后登录
2018-3-9 
因为教室座位还没换过来,依旧是考试时候的单人单座。她还坐在后面。
  她眼神正逡巡着,看有没有合适的位置,就感觉旁边站了一道黑影。
  “找什么呢。”谢辞沉沉的嗓音从上方传来。
  许呦不敢抬头,也没说话。
  谢辞脚随便勾了一个板凳过来,大大咧咧在她旁边坐下,两条长腿就这么放在过道上。
  “你干嘛啊?”许呦忍不住小声问。
  反正黑暗里她也看不太清他的表情,胆子就稍微大了一点。
  谢辞看着她,却不说话。
  许呦被他这种目光看得背后有些发毛。
  还好这个时候有人喊他。
  “阿辞,快一起来看啊。”宋一帆就坐在他们旁边的位置上。周围还有好几个男生。
  “看什么?”
  “啧,当然是看好东西啊!”宋一帆贱贱地笑。
  见谢辞不动,有些人急了,“快点快点,一起来,辞哥,绝对好东西。”
  “不看。”
  宋一帆二话不说,拿着亮光的手机,三两步跨过来,横举到谢辞面前。
  他牵着一只耳机,塞到谢辞耳朵里。
  音量开的有点大了,许呦和谢辞隔得近,隐隐约约听到有奇奇怪怪的尖叫声音。
  许呦没多想,略一转头。
  一对赤.裸的人在床上疯狂纠缠的画面赫然映入眼帘.....
  就算她再单纯,也瞬间反应过来这是什么。
  许呦霎时整个人僵住,脸从耳朵根处红透。
  脑海里只剩下震撼。
  他们...他们居然在教室....看这种东西.....
  这种...
  宋一帆注意到了她,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小朋友不能看,快转过去。”他举着手机,坏坏地对许呦笑了一声。
  谢辞靠在椅背上,面无表情看了一会,摘了耳机丢给宋一帆。
  “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宋一帆看着好友,一脸揶揄,“跟我装就没意思了啊。”
  “不怎么样。”
  “骚不骚?”
  “这个女的叫的有点浮夸。”谢辞淡淡点评。
  宋一帆笑骂一声,“操。”
  许呦脸一直埋到胳膊里,这会压根羞得抬不起头来。
  他们倆兄弟还在旁边对这种东西评头论足,一个比一个下流。
  又说了几句,宋一帆就拿着手机回到原位,和一拨人凑到一起津津有味地看起来。
  重点是他们边看还边讨论,猥琐的笑声周围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许呦听到谢辞叫她,“嗳,你害羞了?”
  她飞速捂住耳朵,撇过身子,不听他说话。
  谢辞看她那样子,喉咙里闷闷笑了一声。
  他依旧不罢休,用脚碰了碰许呦的小腿。
  许呦被骚扰地不胜其烦。她脸颊红红,低头拍自己裤脚,“你别碰我!”
  谢辞挨近了点,“碰都不能碰了?”
  “你也别靠那么近....”
  她脸上滚烫的热度仍在,后倾身子。
  谢辞外套敞着,呼吸之间带点酒气。他的手懒散地搭在许呦椅子上,食指曲起,轻点她的背。
  她怕痒,就躲。
  正玩得兴起,一组后面突然有人叫,“谢辞!”
  他转头。
  坐在后面的男生打开门,摇了摇头示意外面,“有女生给你送苹果。”
  过了会,看谢辞坐在位置上没动静,那男生又扯着嗓子催,“速度啊辞哥,人等半天了。”
  许呦的目光不由自主往外看。
  教室的走廊声控灯没亮。只旁边班上的白炽灯投过来一点光影,影影绰绰的两三个女生站在那里。
  徐晓成看足球比赛看得正嗨,烦后面男生没一点眼力见。
  他冲那边吼了一句:“我日,李小强你他妈快点把门关上,冷死了。”
  真是蠢。
  谢辞连眼皮都没抬。
  许呦趴在桌上,背上的手指还在有一下没一下地弹。
  她直起身,‘啪’地一声,打掉他的手,往旁边躲了一点,“你别弄我,好烦的呀。”
  “哟呵。”他挑眉,吊儿郎当地笑,“火气不小啊你倒是。”
  许呦盯着他,嘴唇咬紧,也不搭腔。
  谢辞被她看得好笑,想了想,不咸不淡地问:“你气什么呢?有人给我送东西?还是我看片?”
  看片....
  这种东西就这么被他从口中直白地说出来,仿佛是无所谓的事情一样。
  许呦有那么一瞬的呆滞。
  “男生不都看么,这么正常的事,你别扭个什么。”
  她下意识出口反驳:“那也不能在教室看....而且..”
  “而且什么。”
  谢辞笑得更厉害了,“别吃醋啊,那些女的叫得我一点反应都没有。”
  许呦后知后觉他又在调戏她。
  “反正,我以前同学都不看这种东西。”她有点赌气。
  谢辞说:“我和你同学又不一样。”
  “男朋友和男同学有区别的知道吗?”他继续口无遮拦。
  班上其实挺吵的,没有几个人在看好好电影,都在做自己的事。
  有人吃东西,有人打牌聊天,有人玩手机看视频。
  宋一帆片子越看越无聊,倒是偶尔侧眼,看谢辞还在那调情。自觉只能默默咽下无数狗粮。
  许呦双手在桌子上放好,眼睛看着荧幕,样子是在认真看电影。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3357303  
精华
帖子
502 
财富
5789  
积分
888  
在线时间
1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6-2 
最后登录
2018-3-9 
 身边的人就一个劲逗贫。
  谢辞叹口气,顺着杆往上爬:“你男朋友我太招人喜欢了,每天都有那么多人想泡我,真是可怕。”
  许呦听他语气说的还挺认真。她忍不住回了一句:“你又不是人民币。”
  话刚落音。
  谢辞突然指着许呦脚底下说:“诶,有老鼠跑过去了。”
  “——呀啊啊!”
  许呦身体一弹,尖叫了一声,脚抬起来。
  底下乌漆墨黑的,她不敢仔细看,闭着眼脚翘得高高地,声音颤着问:“还有吗,它还在底下吗,老鼠....”
  谢辞本来开始还没笑,后来绷不住,哈哈哈哈地弯腰笑出声。
  越笑越停不下来。
  许呦这才后知后觉过来,被人耍了。
  她有点恼羞成怒,但是又不懂骂人的那些话,只能坐在座位上生闷气。
  等谢辞笑够,他清了清嗓子,身子凑过来。
  “真的,还是你叫起来最好听。”
  他很不正经,拖着长长的尾音,“我刚刚听着就要爽翻天了。”
  这种程度的荤话,逗得许呦拳头握紧。
  她忍无可忍,踢了谢辞一脚。
  “哟,还家暴了?”
  “谢辞!”
  “啊?”
  许呦:“你以后能不能少看点那种东西,下流不下流!”
  “不能不下流啊。”
  他懒懒地笑着,连废话都懒得讲,“我要看。”
  “而且。”
  谢辞喉结动了动,蓦地低声笑咳,在黑暗里停顿了有几秒。
  他一字一句地跟她说:“以后这种东西,要么你跟我一起看,要么你的给我看。”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3357303  
精华
帖子
502 
财富
5789  
积分
888  
在线时间
1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6-2 
最后登录
2018-3-9 
第30章 玩雪
  最近天气变得越来越冷。
  许呦从小在南方长大, 冬天的气候一般都比较温和湿润。这几天临城温度陡降, 直直逼近零下,让她稍微有点不适应。
  一到换季的时候就特别容易感冒。早上出门之前陈秀云给她围上一圈宽毛线织的绿色围巾,嘱咐道:“中午就到食堂吃,天气预报说今天雨夹雪,路上小心一点。”
  许呦蹲在玄关处换上小靴子, 她听话地点点头,“晓得啦, 妈妈。”
  南方那边很少见雪。反正在许呦从小到大的记忆中,她几乎没看过像书中‘雪晴云淡日光寒’这般的场景。
  走到街上,房顶上和地上已经铺了一小层白色的碎雪。鞋踩上去有咯吱咯吱的轻响。
  许呦觉得新奇。她带着毛绒绒的手套,捧了一把雪, 手撑着伞, 一路上都在研究雪花的形状。
  一路走过去,她觉得隐约有点奇怪, 又说不上哪里奇怪。
  等到了学校,才发现今天校门口有红**执勤。
  红**是一群高一学生会的, 管学校风纪。
  他们手里拿着小本子, 偶尔拦住经过的学生。
  许呦把伞用肩膀顶着,卸下一边书包, 低头在一堆书里翻找自己的校牌。
  翻了一会没找到。
  她觉得手套碍事,摘了之后继续摸索。
  底朝天翻了个遍,还是没有。
  许呦抬头想了一会,心里暗叫糟糕。昨天肯定是没把校牌装进书包里, 落到教室里面了。
  此时距离上课还有十几分钟。
  她又怕被记名字扣班级的分。于是只好在原地徘徊着,进退两难。
  正纠结着,不远处传来一道熟悉的调侃声音:
  “哟,您这全副武装站校门口,准备炸学校呢?”
  许呦猛然抬头,看向声音来源。
  谢辞朝她这边走过来。
  他旁边还跟着两个她不认识的男生。
  “谢辞!”
  她眼睛一亮。总算看到一个同班同学,也顾不上什么了,跑上前两步说:“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谢辞后退两步,双手插在兜里,低头打量伞底下的她。
  也不说话。
  许呦被看地不自在,不禁后退两步,“你在看什么....?”
  “我说你...”他歪着头,玩味道,“怎么裹得跟个熊似得。”
  许呦:.......
  旁边两个男生噗嗤一声笑出来。
  谢辞淡淡看了他们一眼。
  一个男生努了努嘴,“辞哥,你女朋友啊?”
  “不然呢。”
  另外一个人说:“还举把伞,嫂子也挺逗的哈。”
  谢辞也笑出声,他骂了一句:“滚走。”
  许呦头上戴着帽子,围着巨大的毛线围巾,把半张脸都遮了去。乌发软趴趴地垂在脸颊边,只留下一双黑漉漉的眼睛。
  就这么一点雪,还撑着一把伞,远远看过去真的巨他妈搞笑。
  “我怎么了?”许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弱弱的声音从围巾里传出来,有些郁闷地瞪着眼前的人。
  她自己没发觉,自己现在的这个样子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小猫咪。
  在外人面前就哑了火,只敢对着主人发脾气,喵喵呜呜,张牙舞爪吓唬人。
  谢辞貌似正经地说:“你一路过来,看到除了你,还有谁打伞吗”
  许呦愣了三秒钟。
  怪不得今天总感觉别人老看她.....
  许呦忙忙收起伞,有点尴尬,“这样很奇怪吗.....我以为下雪都会打伞的。”
  她正儿八经不好意思的样子实在有点可爱,让人忍不住一逗再逗。
  于是谢辞原本要说的话,到嘴边就变成了:“你这样真是太奇怪了媳妇儿,幸好你提前碰见我了,不然被别人等会进学校还要被人嘲笑。”
  “你能不能别瞎喊。”
  眼见着时间也不多了,许呦突然想起来她还没校牌,不由急急地说:“对了,你能不能去教室把我桌上校牌给我送过来,我这会进不去了,门口有人在记名字.....”
  听了这句话,谢辞不由笑了,“要校牌干嘛?”
  他略一伸手,勾过她的脖子,低声在耳边说:“叫声哥哥就把你带进去。”
  “嗲一点。”他顿了顿补充。
  这个时间,校门口已经没剩多少学生。
  许呦急了,这个人真是.....
  她后退进步,用伞抽了他胳膊一下,很严肃地说:“我没心思跟你开玩笑,要迟到了,快点快点,真的要迟到了。”
  语气很焦急,一下重复了两遍。
  谢辞终于不再继续逗她,转身往前走,丢下一句,“谁跟你开玩笑。”
  许呦跟在谢辞后面,做贼心虚地低下头,脚步匆匆走过校门。
  也不知道是不是学校里每个人都认识他。
  值日的人果然没敢拦住他们。
  许呦进校门后,一个转角走过喷水池。她就拔足狂奔,朝教学楼那边跑。
  谢辞被远远抛在身后,连句话都没来得及喊出来,她就已经跑远。
  ---
  上午时间过半,外面的雪越下越疾。
  远远看着,天地都白了一片。
  教学楼通了暖气,教室里面热乎乎地,玻璃窗上都有一层水汽。
  大课间休息有四十分钟,加上下一节课是体育课,班里很多人跑去下面打雪仗。
  许呦趴在桌子上睡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3357303  
精华
帖子
502 
财富
5789  
积分
888  
在线时间
1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6-2 
最后登录
2018-3-9 
了一会,醒了之后揉了揉眼睛,发现周围都没了人。
  郑晓琳重感冒,人不太舒服。她就坐在座位上写作业,也没下去。
  看许呦醒了,郑晓琳对着她说,“你睡了好久哦,都快上下一节课了。”
  许呦拿出上节课刚讲完的卷子和改错本。她打了个哈欠,翻开本子,“外面太冷了,我感觉我自己要冬眠了,然后变成一只小动物缩起来...”
  “噗。”
  郑晓琳笑出声来,“你怎么这么可爱啊,那种时不时给我一种冷幽默的感觉....”
  和许呦相处地越久,她越发现这个姑娘,有一种一本正经的萌感。
  有时候冷不丁说出一两句话来,能让人笑得停不下来。
  “为什么你们冬天不用空调呀。”许呦一边抄题目,一边和郑晓琳聊天,“我觉得好奇怪,还有暖气片这种东西...真是太神奇啊..”
  “你们那没有嘛。”郑晓琳正在看手里的杂志,侧头问:“你们那边到冬天没暖气?”
  许呦摇摇头,“我以前听别人说暖气,一直以为是空调的意思.....”
  “噗....”
  “然后到了这里,才知道暖气是用热水烧的,可以通全楼。”
  两人又东扯西拉聊了一会。
  “对了!”郑晓琳想起一件事,“听说我们年级的0班学生名单好像出来了听说.....”
  “你肯定在里面。”
  “啊?”
  “你之前是不是填过一个表格,就是问你志愿之类的?”郑晓琳问。
  许呦点头。
  “那就对了,你绝对以后要进0班的。”
  随着12月份月考成绩出来,按照一中以往的惯例,理科重点班的学生基本上已经尘埃落定。这个班是按学生9月份到12月份的年级排名平均计算出来的。
  今年学校特别隆重,还请了个道士来做法,算卦算了半天,最后敲定今年理科火箭班班级号数是零。
  这件事被人不知道暗地里吐槽了多久。
  许呦12月份月考成绩出来,依旧是年级前几,如果选理科,毫无悬念肯定进火箭班。
  郑晓琳自言自语道:“唉....以后就看不到你了,你是我见过讲题最仔细,耐心最好的学霸了......”
  她说着又咳嗽两声。
  “不行了,我嗓子好痛,我得去找老班请个假....”郑晓琳收拾书本。
  许呦仰头看她,“要不要我陪你去医务室?”
  郑晓琳摆手:“不用了,我没什么事,就是想回去放松放松。”
  ---
  教室里面就剩下两三个人。许呦试卷错的题目不多,她把错题改完,又到资料上找了同类型的题目练了几道。
  越写手心里的汗越多。教室里太热了,许呦穿着厚厚的羽绒服,由于怕冷她还穿了两件毛衣,这个时候真是被闷死了。
  真是大冬天的还能把自己热出汗来....
  她又不敢脱了外套,怕感冒,就只把拉链敞开。
  写着写着,她渐渐停笔,侧头看向窗户。
  许呦摘了围巾下位,趴到窗台上,开了一点缝隙。
  凉丝丝的空气钻进来,吸进肺很凉爽。
  她指尖从窗沿上沾了一小撮雪,凑到鼻子底下闻,又放到指腹上看。就这么自娱自乐着,玩得不亦乐乎。
  在那玩了不知道多久,突然有声笑响起来。
  许呦不明就里,先是抬头,往后面看。
  谢辞坐在桌子上,腿伸直,不知道看了多久。
  外套被丢在一边,他身上就个灰色的低领毛衣。下巴到锁骨的曲线凌冽分明。
  她脸被热得很红。看着他,两人安静对视了一会。
  谢辞笑着问:“没玩过雪啊?”
  许呦摇头,绕过他走回自己的座位上。
  走到位置前,她一愣。
  一个缩小版的雪人正立在她课桌上。
  像个葫芦的形状,插了两根小树枝做手脚,小雪人脸上被划出来一道潦草的笑脸。
  许呦看了这个丑不拉几的小雪人几秒钟。
  “你捏的啊?”她转过头来,问谢辞。
  他没做声。伸出手,趁她不备放到她温热的脖颈处。
  冷热猝然相贴。
  谢辞的指尖像冰块。
  他懒洋洋地说:“不然呢,老子手都要冻死了。”
‹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