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741 | 浏览:377179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重生落魄農村媳》作者:八匹(連載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七百六十三章:反驳

    王伟一直也没有开口,梅红以为自己说的对了,神情上也越发的激烈。

    一直到感觉口干舌燥这才停下来。

    “你说完了?”王伟问。

    梅红点点头,愣愣的看着他。

    王伟就继续道,“你只是听了别人的议论就过来说了这么多,又肯定了别人的人品不行,是你自己认证过的?从你的语气里我听得出来,你只是听别人说了,对吧?”

    “可是高月亲口说的,她和高排长处过,怎么说的能是假的?”梅红反驳。

    “那你知道他们俩处半年只见过两次面吗?对于一个见过两次面的人要说能是了解,我可不相信,就是咱们认识这么些年,我也可以负责任的说我对你不并了解,就像这一刻你不经过调查就去否定一个人,这是我从前没有发现的,那你说以前我对你算是了解吗?”王伟反问回去。

    梅红的脸变了,“你的指责是对的,这事我没有去做调查,就这样直接否定一个人是我的错,可事实也摆在那里,他们分手是因为你爱人,而高排长现在的女朋友,也是你爱人介绍的。这个不假吧?或许你爱人有你爱人的想法,不过我也希望你能给高月一个交代,问问你爱人为什么要这样做?真的不是针对高月吗?”

    “她不在部队,也没有来过部队几次,没有和高月接触过,她为什么要针对高月?她活的简单,也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更没有必要给高月交代,处对象就是让双方看看彼此合不合适,既然在一起不合适,那硬绑在一起,也不会幸福,还是在你看来,只要是处了就得结婚?”王伟不客气的反问过去。

    一点犹豫也没有,更是没有给梅红面子。

    梅红的眼圈都红了,“王伟,你就这么独断吗?就认为你爱人没有错吗?”

    “不是独断,也不是认为她没有错,而是本来就没有错。”王伟犀利的回道,抬手看了一眼手表,“我还有文件要看,你要是没有别的事就出去吧。”

    梅红却再也忍不住,泪落下来了,却又不肯认输,用力的吸了吸鼻子,又擦掉脸上的泪,“王伟,我会去证明你错了。”

    丢下话,大步的走了。

    王伟一个人却紧皱起眉头来。

    他不怕梅红,就怕梅红做出什么事情来。

    烦燥的捏了捏鼻骨,他拿起电话给朱青打了过去,半个小时之后,朱青出现在了王伟的面前,“什么事这么着急啊?”

    朱青也跟着一起训练,人就是从训练场上回来的,还带着一身的汗,“你的决定不错,得让他们训练一下,这回知道平时过的日子也有舒坦了。”

    王伟给他倒了水,坐下之后才开口,“高月的事你听说了吗?”

    “高月?什么事?”

    “她和高柱分手的事,还扯到了秀英的身上。”王伟提醒他。

    朱青更是一头的雾水,“我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没有人和我说啊。”

    王伟眉头拧的就更紧了,随后耐心的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了他,“这事你看看现在怎么办?”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你这么担心,这事我看你就是想多了,感情的人外人也强迫不了,不合适就不在一起,别人就是在去折腾又能怎么样?这种事上面知道了也不会对高柱有什么看法,毕竟传出来的东西做不得真。”朱青也知道他的担心在哪里,“梅红那里我会去找她谈,她对秀英一直有意见,也就是因为你和张建平的事,这个你也知道,所以现在这事扯到了秀英,她自然没有好态度。”

    王伟点头,“那你抽空问问她是怎么想的,要是她还执意要做什么,就让她去做,我看看她到底要闹成什么样。”

    王伟的语气带着不快。

    朱青就劝他,“咱们都这么些年了,你也别太较真,梅红就是没有扭过这个弯,她又强势惯了,什么事都想管一管,你也不是知道她这个毛病,放心吧,我去劝劝她。”

    王伟没有多说,送走了朱青之后,这事也就放到了一旁。

    朱青找到梅红的时候,梅红正在找下面的小战士寻问高柱的事,朱青看了就想笑,不过也没有打断她,看着梅红打听完了,小战士走了,这才拉过她说话。

    “我说你这爱管闲事的毛病还没有改啊?差不多就可以了,别人感情的人你也跟着掺合,到时弄的越来越乱,可不好。”

    梅红一脸的气愤,“你也知道这是在部队,可是这人就做这样的事,我可看不下去,不像你们能心安理德。”

    “为什么不能心安理德?”朱青被她的话给逗笑了,“是他们自己处对象,又不是咱们处,再说也不是咱们的儿女,有必要操那个心吗?人家喜不喜欢也不是咱们能决定的吧?还是你觉得咱们只要觉得谁和谁合适,两个人就得必段在一起?你要是这样想,我可不认同。”

    “高月可是你们文工团的,你做为团长也不护着,我这可是在帮你,小心让团员寒了心。”梅红被说的不高兴。

    “我又没有责任帮她们处理感情的事,要是感情也是别人能管的,那也就不叫感情了。所以我说你还是算了吧,你和王伟这么多年的朋友,现在在一处共事,又这样紧抓着他媳妇的事不放,让他怎么想?让别人又怎么想?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喜欢王伟呢,所以才会去针对他爱人。”朱青随口一说,梅红的脸却变了。

    “你瞎说什么?我是那种人吗?我也不会干那种事,行行行,我也不管了,我就是想正一下风气,现在让你们这么一说,弄的到像我怎么样一般,果然好人没好办。”梅红丢下话,生气的走了。

    朱青听了她的承诺,却是放心了。

    知道梅红不会再管,这样王伟那边也有了交待,主要也不用看着王伟和梅红之间闹僵了。

    不过朱青还是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有的时候世上的事就是这么巧,想躲都躲不过去。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七百六十四章:下舌
    巧的是梅红生气的从团里出来,又不想回家,就去街里逛,巧的就是遇到了梅刚,两人是亲戚,见了面难免不打招呼。

    梅刚的事,梅红也听说了,面了人难免要训斥几句,“你说你是怎么想的?身体有毛病不和女方提前说好了,让人知道了能不悔婚吗?我也是部队里忙,所以也没有去你家,不然非得找你妈好好说说这事。”

    梅刚眼里闪过阴鸷之色,“大姐,我现在已经走到哪里都被人笑了,你就别骂我了,这事我一个男的哪里说得出口,我也想着等婚事再告诉她,没有孩子也可以收养一个,再说她和前夫还有一个女儿,到时我们也可以收养过来,谁能想到最后被有人人使坏,就闹成了这样。”

    “你们结你们的婚,谁能使坏啊?”梅红不相信。

    “说了你也不认识,不过她丈夫你该认识,就是现在你们团的团长王伟。”

    “你是说李秀英?她使坏?她为什么使坏啊?”梅好一听到又关系到李秀英,声音也提高了。

    两个人是在商场里,人来人往的都往他们身上看,梅好也知道这里不好说话,就叫着他,“你跟我来。”

    最后两个人就在跟前的一家饺子馆坐了下来,点了两份饺子,四周没有旁人,梅红才追问道,“你和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先前因为李秀英的事,王伟说的话让梅红伤心,睹着一口气出来调查,又被朱青给气到了,最后想着也是,她管那个闲事做什么,心里又憋的慌,这才出来透口气,结果没想到遇到了梅刚,更是听到又扯到了李秀英。

    她觉得是冥冥之中自己有定数,老天爷也不让她就这样把事情放心。

    梅刚自然不会说自己做的那些事,只是说他去乡下支教时有个女的喜欢她,可女的又是结了婚的,他拒绝了,结果哪里想到这人是王伟的养父家里的妹妹,到城里之后遇到了,那女的一直纠缠着他,又赖着非说孩子是他的,可他不认,这才来破坏他的结婚。

    “那你和她发生关系了?”梅红问道。

    梅刚低着头不作声,就是默认了。

    梅红拧着眉,“你也是胡闹,你看看你干的事,和一个结了婚的人在一起,自己作风就不好,难怪对方会赖上你,不过我也没有想到王伟的妹妹会是这样的人,这李秀英的脑子也够厉害的,竟然查到这事还坏了你的事。”

    “大姐,你可小心点,不然这事就算了,那个李秀英可认识梅好。”梅刚故意提到梅好,他知道大姐和梅好不对付。

    “梅好?他们认识?”梅红一听,就更不能不管了,“和梅好认识又能怎么样?她可是姓梅,还能帮着外人欺自己家里人?”

    “她现在处的对象,是李秀英的朋友,我听我妈说梅好可看重那个王为光了,王父还是市长呢。”梅刚‘好意’的提醒。

    梅红想到王为光,眸子闪了闪,“行了,这事我心里有数了,你也不要多想,不过你也要注意一下你自己,看看你做的那几件事,哪有一个能说得出口的,以后再让我知道你做这事,我第一个就不同意。”

    梅刚听话的应下。

    两个人吃完了饺子这才分开。

    梅红站在街道上想了一会儿,这才往郊区的厂子去。

    王为光看到梅红来了,挑眉,“大姐怎么过来了?”

    “没事过来看看,你和梅好还好吧?”梅红一本正经的像个长辈。

    王为光也不能不招待人,就放下手里的工作,带人进了办公室,“挺好的,她这几天去她姥姥家了,下个月才能回来。”

    那就四月了?

    梅红心里有数了,“梅好从小就是被宠着长大的,到现在性子都像个孩子,你和你前妻离婚,家里还有个女儿,这要是她嫁过去,你就得照顾两个孩子了,日后你也要多费心了。”

    “大姐放心吧,既然选择和梅好在一起,我就会照顾她一辈子,何况梅好虽然性子活泼,不过却很懂事,我相信她会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王为光的话说的滴水不漏。

    王为光是从什么样家庭出来的?

    梅红也不是梅好的亲姐姐,两次为了梅好的事找到他,他可不相信这是关心,到是有别的目地,不管是什么目地,王为光不相信对方,态度客气又带着疏远。

    梅红也感觉得到,“原本是家里收到了老家那边邮过来的红枣,是梅好喜欢吃的,她和婶子又走了,我今天又是顺路路过这里,也没有带过来,不然这样吧,你晚上有空到我家里去取一趟,东西就放在你那里吧,等人回来了你再给梅好拿过去。”

    “也不急着吃,等梅好回来,我和梅好一起过去拿吧。”王为光怎么可能上她家的门。

    不说要现在他和梅好还没有结婚呢,就是真的结婚了,也不可能他自己去和梅红单独接触啊。

    原本王为光就一直防着梅红,现在看到她这样做,就更抵触她了。

    梅红到是没有强求,“那也行,我也没有什么事,就顺路过来看看,打小我就担心梅好,现在看到你们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王为光就送她。

    到了外面时,梅红似无意的问道,“听说你和李秀英关系很好?”

    “我们是朋友,关系不好又怎么可能合伙做生意呢。”王为光笑道。

    “哎,前阵子我一个弟弟结婚当日被悔婚了,是李秀英告诉女方我弟弟身子有毛病的,这事你要是见到李秀英就告诉她一声,她是好心,可要真告诉女方也该提前告诉,怎么能在结婚前一天说呢。”梅红一副感楚颇深的样子。

    王为光从梅好那里就知道这事了,语气淡淡道,“大姐放心,这话我一定带到。”

    却是不与梅红并不多说半句。

    梅红只觉得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愣是使不出力来,这才走了。

    但也正是这样的接触,她发现王为光这人还真不错,斯文又不失男子气,难怪梅好会看中。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七百六十六章:反应

    李秀英也不知道她就是过来拜个年,巧遇了梅红,彻底把梅红人激怒了,梅红想着刚刚在王家受到的挑衅,回到家里之后就开始准备反应李秀英的文件。

    三天之后,李秀英还在家里勤哄孩子呢,向来晚上才回来的王伟竟然中午就回来了,李秀英还挺意外的。

    “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东西落家里了?”

    “下午没事,就早点回来了。”王伟脸色不好看。

    李秀英可不相信他的话,“到底怎么回事?”

    “梅红往上面递了材料反应了你的事情,上面给我打了电话说会派别人过来调查,让我避嫌。”王伟气愤梅红这样做。

    李秀英笑了,“我一没偷二没抢,调查我做什么?再说我又不是部队的人,是不是管的太宽了?”

    “说你鼓动军人往歪路上走。”这个理由王伟听了都觉得可笑。

    “怎么会这样说呢?因为小高的事?”李秀英也马上想到了,“那也该是高月去举报啊,怎么换成了梅红?她和你不是战友吗?这点面子都不给?”

    李秀英不是嘲弄王伟,只是照实说实话。

    “先前她就对你有意见,她又是一个爱多管闲事的,看到什么事都喜欢报打不平。”王伟不是夸人,而是反话也说的带着狠劲。

    可见被气成了什么样。

    李秀英笑了,“那就让上面来调查,如果查清楚了还了我清白,我也要去举报梅红污蔑我,梅红一定是羞恼我在王家那天没给她留面前才这样做的,身正不怕影子斜,你生这个气做什么,她想闹就让她闹,我到要看看怎么查我。”

    李秀英已经不是从农村刚出来那个任人可欺负的她了,现在又是三个孩子的母亲,生意又做这么大,在他们这里大小也算是个人物了,只是她一向很低调,让很多人说起简单牌的服饰时,都对那背后的大老板很好奇,又觉得神秘。

    “就这么挺着?”王伟心疼的是媳妇。

    气的也是媳妇受了委屈。

    “挺着,最后挺不住的是他们。”李秀英可不怕。

    王伟的脸上这才有了笑意。

    李秀英也不会就这样坐视不管,次日就去了店里,服装店这边换了二妮之后,李秀英就很少过来,毕竟二妮也算是和服装厂一起起来的,对这些业务也熟悉,所以也不用李秀英担心。

    李秀英虽然不过来,但是也知道黄喜梅没事的时候就喜欢过来,李秀英今天到店里来就是想和黄喜梅来一个巧遇的,然后借黄喜梅的嘴也把消息放出去。

    也不算是利用黄喜梅,她只是说了,至于黄喜梅要是传出去和别人说,那也怪不得她。

    果然在店里坐着不到中午的时候,黄喜梅就来了,看到李秀英在也是一愣,不过马上就笑着过来了,“妹子今天咋过来了?”

    “顺路过来看看。”李秀英随口说了一句,又继续刚刚和二妮的聊天,“那个梅红既然敢这样做,那就不要怪我找律师,到时直接就告她诽谤。”

    “什么梅红?这是在说啥呢?”黄喜梅一脸的好奇。

    李秀英到没有不耐烦,就简单说了被梅红举报到上面首长那里的事,黄喜梅惊呀道,“这女的是不是有毛病啊?你就是个军嫂,她管的也太宽了。”

    李秀英自然也表现出一副气愤的样子,甚至又重复了一次要请律师的事,而正如她料到的那样,黄喜梅当天晚上就把这事和丈夫高排长说了。

    高铁柱对高柱一向看不顺眼,因为什么呢?

    第一是两个的名子只差一个字,高柱也是后来才回部队的,但是直接就是正排长,而他才升为正排长,在部队里努力这么些年,才升上来,同样是农村出来的,高柱却这么轻松的就得到了一切,不就是给首长当警卫员了吗?凭什么就可以不劳而获?

    黄喜梅在家里的时候也常听丈夫说起那个高柱,现在听到这事了,就和丈夫说了起来,“听说是因为那个高柱的事,秀英还要找律师呢,到时一定能还自己一个清白。”

    “清白?我看高柱就是那样的人,不然怎么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排长?”因为这阵子部队里的流言,高铁柱心里可着实舒服了很多。

    总觉得天老爷开眼,终于让人们能看清楚那个高柱是什么样的人了。

    现在竟然有人要为高柱辩解,高铁柱怎么会愿意,如果可以,他恨不得上去也踩一脚,这才能让心里舒服了。

    所以听到媳妇说了这些话之后,高铁柱直接瞪了眼睛,“找什么律师,这样一来让团里的人怎么看王团长?女人就是心眼小,这么点小事还要弄到外面人尽皆知,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那也是人家的事,咱们也管不着。”黄喜梅到也为小高报不平,“以前在大院的时候,和小高也相处过几个月,人也不错,我看他不是那样的人,两个人处对象,合适就在一起,不合适就分,还要她赖上了不成?”

    高铁柱一听就不高兴了,“知人知面不知心,分开这么久,又当上了排长,你怎么知道人有没有变?”

    “都这么大的人,再变能变成什么样。”黄喜梅没有眼色,也看不出来丈夫不高兴。

    高铁柱知道找了一个这样没有眼色的媳妇怨不得旁人,干脆就不再多说,心里却想着要怎么办,转念就有了主意,“这事你都和谁说了?”

    “我能和谁说啊,就是回家和你说了。”

    “这事我也说不明白,毕竟我对小高不了解,不过你可以和大姐说一下,她对小高还是了解的,应该能知道之事李秀英办的对不对。”

    肖燕和李秀英有仇,当初他也看到过肖燕看小高不顺眼,要是肖燕知道了,一定会拦着李秀英不找律师,这事也就不能便宜了小高。

    想到这,他还特意叮嘱了一声,“明天有空你就去和大姐说说这事,这事最好越快越好,毕竟看和小高也挺好的,也该看看怎么做对他有好处。”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七百六十七章:内因
    高铁柱在这边算计小高的时候,而另一边在部队里的宋梅和高月也听到了这个消息,或者说这个消息部队里私下里已经传开了。

    只是大家没有胆量当面议论这事,只能在私下里传。

    这事其中主要是因为高月的事才扯出来的,但高月并没有高兴,反而是一脸的担心,看着宋梅紧张的也不知道怎么办,宋梅也被她弄的心烦。

    “上次我去过李秀英那里,她并没有提当年的事,但是对我也就像面对不认识的人一样,当年的事情到底是咱们做的不对。”宋梅低下头。

    原本一,切好好的,甚至和李秀英也成了朋友,结果最后却变成了现在的样子,一切又回到了重前,现在又经历了高月的事,宋梅不相信李秀英什么也没有做,更知道李秀英对高月还有她的人品彻底的失望了。

    “当年的事也不怪咱们,咱们也没有瞎说。”高月不肯承认当年是她做错了事。

    宋梅更是心虚,“好了,这事虽然是因为你的起因,可也不是你闹起来的,是梅干事弄的,你现在什么也不要做,也低调点,也不要再外人面前再说什么,特别是你与小高的事。”

    高月点点头。

    而另一边,陈灿这天没有去厂子,到了李秀英的家里,看到李秀英在蒸包子,也跟着帮忙,“怎么包上包子了?”

    “是小宝小学那边,要有什么活动,好像是野餐,所以我就多弄些让他带过去,同学们分着吃。”李秀英手里干着活,“你怎么来了?”

    “厂子那边没有什么事就过来看看你。”

    “少在这里瞎说,是听说了我的事吧?”李秀英笑了,“这事都过去多久了,你还怕我听了会心里难受?”

    “当年你在文工团那边和宋梅她们又交好,原本也好好的,甚至还送她们衣服,到底怎么回事现在弄的你都不愿提起她们?”陈灿也好奇这事。

    李秀英回来过几次,可从来都没有提起过宋梅和高月,更没有和她们来往过,陈灿注意到了,不过秀英这边没有提起,她也没有多问。

    现在因为高月的事闹成了这事,陈灿也不得不问问了。

    “朱青是文工团的团长,他的爱人黄医生也在王伟当初所去的部队,平时不怎么来往,后来因为同住一个大院里的家属,我和她也有了矛盾,后来有一次我从她的话里无意间听到了她说我和朱团长暧昧,还说是宋梅说的,高月做证,当时我就给宋梅和高月写了信过去,她们没有回信,我不相信信没有收到,但她们的沉默也证实了一件事情。”李秀英再提起这事,一点气愤也没有,就是当年知道这事之后,她也没有多气愤,“文工团里的人一直都觉得宋梅与朱青走的近,一定会有什么流言,宋梅却把我和朱青扯到一起,高月又做证,显然是两个人商量好了,把黄医生的注意力拉到我的身上来。”

    “原本这件事情我是没有放在心上的,不过回来之后,因为高月的事我提醒了小高一句,后来又有这些流言传了来,我才确认了,正月的时候朱青和宋梅也来了,宋梅看我的样子明显是心虚,却又是来说高月的事的,话里话外点我。”

    “你怎么回她的?”陈灿听了就觉得气愤。

    “我当然是反驳回去了,还给她添了点堵。”李秀英笑里带着坏。

    陈灿也笑了,“要是我就把当年的是事挑出来,看她还有没有脸上门,自己与朱团长不清不楚的,还把这事扯到别人的身上去,这人的心怎么就这么坏呢。”

    “算了,都是过去的事,再说当时我和黄医生也没有解释,心里也是藏着个坏意,我就是不去挑出来朱团长与宋梅走的近,黄医生自己有眼睛,有一天也会看清楚,到时候你说最难堪和气愤的又是谁?”李秀英觉得这样放长线吊大鱼最好,自己又不是在天面对黄医生,所以也不会难受。

    陈灿到是很佩服李秀英的忍耐力,“可这些年那个黄医生在背后指不定怎么说你呢,别人又怎么看你?”

    “可当事实真相摆在人面前的那天,我不用解释,大家又怎么看她?她的难堪是收不回去的,你说换做是你你心里是什么滋味?”

    “当然是难堪跟着一辈子了啊。”陈灿的眼睛都亮了。

    李秀英语气带着几分的调皮,“黄医生你没有见过,她是个目中无人的人。”

    越是这样的人,当有一日面对这些时,反而比平常人更尴尬吧?

    陈灿的眼睛更亮了,对李秀英竖起了大拇指,要不然真就这样的受气,那也太让人气愤了,现在好了,听了是这样,陈灿心里也痛快了。

    而梅红往上面举报的事,一周之后,上面也派了人下来,并没有找到李秀英,而是把王伟和梅红叫到一起谈话,甚至高月和高柱也叫过去了。

    高柱心里早就憋着气呢。

    先是因为自己的事把嫂子也扯进去了,后来又是因为肖燕嫂子找到他的事,小高虽然是在老首长身边做警卫员,可是他一切都是靠着自己的努力上来的,结果肖燕嫂子找到他说的那些话,他一直到现在都忘记不了。

    那天他在部队,肖燕就找了过去。

    “小高,你在我们家也当了多年的警卫员,现在在虽然不在了,可是你也代表着我们家,现在部队里有人往上面反应问题,你应该认真检讨自己的错误,而不是让李秀英那边还要找什么律师,你最好自己分清黑白。”

    “肖燕嫂子,这事你放心,我自己做的事我自己负责。”哪怕肖燕已经不是东家的儿媳妇,小高也没有反驳回去。

    哪怕这一刻不想低头,他也得低头。

    “那等上面的人下来的时候,你就主动的承认错误听董了吗?要是让李秀英为你找律师,真把她扯进来,你心里过意得去吗?这事可不是小事,你自己掂量一下轻重吧。”

    如今听到上面让他到团里来,说调查的人来了,小高心里就一阵的烦燥,而肖燕的那些话也一直在耳边转来转去的。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七百六十八章:算计

    小高不想给嫂子添麻烦,可是心里也明白不能按肖燕说的那样去做,到了团里的时候,小高还在想着这件事情,不过待看到王伟的时候,一稳心却莫名的平静下来。

    “照实说,其他的不用担心。”王伟拍拍他的肩。

    小高用力的点点头,这样一来,心里就更有底了。

    王伟的办公室里坐了十多个人,其中有四五个领导是上面派来的,其他的都是团里的,包括高月还有梅红在内,而梅红的父亲今天也来了。

    现在小高也到了,也可以开始了。

    这事又扯到了王伟的家人,不过因为才下来人,所以李秀英并没有被叫来。

    “现在三方的人都在,就把事情说一说吧。”一个中年男子先开了口,原本就安静的办公室内就更安静了,“主月先说吧。”

    被点到名,高月身子一紧,应了一声是,迈着正步走到了中间,在各位首长的注视下,把和小高的事情说了,“......事情就是这样,过年的时候团长派我去他们那边,也是有意创造机会让我们见见面,却没有想到高排长提出了分手,至于团里的流言,我不知道是怎么传出去的,当天去那边的时候不指我一个人,战友们知道我和高排长分手,也有些气不平,至于是谁传出去的我不知道。”

    高月既没有愤怒,也没有偏向自己,磨言两可的把怎么传出去的事情扔到别人身上去了。

    屋里坐着的各位首长心里都清楚,此时重要的不是两个人分手的事,而是现在团里传的这些流言,还有高柱品行问题。

    而高月的陈述,把自己摘出来了。

    落在梅红的眼里,只觉得高月是个胆小的,看她时眼里也多了抹不屑。

    一个巴掌拍不响,问过了高月,自然就是小高了,小高说的就更简单了,也是从过年那天开始说的,“那天联欢过后,高月找到我,说她是文工团的,平时很少在家,问我对这个有没有意见,要是有意见可以和平分手,我是个军人,报效祖国的同时,我希望能在我回家的时候,家里也有个人在等我,高月又主动提出来,我想着既然这样就同意了分手。”

    小高目视前方,“军人在家的时候不多,夫妻两个都是军人,我也没有信心能处理好家里的事情。”

    大家都是军人,再明白不过这苦衷,到也能理解小高的想法。

    “是你提出分手的?”其中一个首长更是直接问向高月。

    高月愣了愣,在首长的注视下还是点点头。

    “既然是你提出来分手,为什么你还心中愤愤不平?还指责高柱是因为忌讳什么而和你分手?你这样可就不对了,你是一名军人,听到外面的流言之后就要想着去把事情解释清楚,而不是让事情闹到现在这样,在团里影响很不好,纵然做不成夫妻,你们还是战友。”这首长立马就不赞同了。

    高月红着脸,“首长,我......我不知道私下里大家是这样传的。”

    “报告首长,这件事情并不是表面看的这样,高排长和高月分手之后,就又在李秀英的介绍下与别人谈恋爱,他们分手和他现在处对象都与李秀英有关。”梅红忍不住站出来。

    要是这事再让首长说下去,那就是什么事也没有了。

    梅父看到女儿这样子,眉头都拧了起来,要不是这事是女儿往上面举报的,今天他是不会过来的。

    此时看到女儿的作派,首长还没有让她站出来,她就站出来,就凭着这一点,梅父心里就已经升起了反感来。

    “梅红同志,现在我们问的是高柱和高月,你先站到一旁去。”首长不客气的开口道。

    梅红的脸一红,应了一声是,退到了一旁。

    “你不知道团里私下传的?”首长追问的是高月。

    高月心虚,“开始不知道,后来传的大了,我才听说,可是和身边的人解释,他们也不听。”

    首长点点头,心里已经有数了,就又问向小高,“你和李秀英是怎么认识的?”

    “报告首长,李秀英是我当警卫员时认识的,她是东老首长的小儿媳妇。”

    “团里的流言你也听说了,你是怎么想的?还是那些就是事实?”

    “首长,我是个军人,我以一名军人的荣誉起誓,我和高月分手并不是因为外人。”小高回答的义正言辞。

    首长问完了,没有再开口,而是回身和身边的几个人议论这事。

    梅红在一旁看着着急,抬眼见到父亲瞪过来,不敢再站出来,只能在一旁忍着,王伟也站出来,“报告,我有事要说。”

    首长们还在讨论这事,见王伟站出来,点点头示他说,王伟看向梅红,“梅干事关心团里战士友的作风问题我不反对,不过她听到流言扑风捉影的就收拾这些东西向上面举报,请首长们还我爱人一个公道,她只是一名军嫂,部队极少过来,如果部队里的风气因为一个女人就能被影响,那咱们这样的军队拉出去面对敌人我不知道又会是什么样子。”

    首长们的神情也严肃起来。

    这件事情当事人受害的一方都没有追究的样子,更是受害方提出来的分手,那么也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受伤害了,到是高柱是个受害者,因为没有事实的事情现在被人议论。

    这也是他们这些人讨论之后一致的想法,现在王伟也站出来报委屈,他们也能理解,人家好好的媳妇在家里呆着,就因为是老首长家里的儿媳妇,让大家一多想,现在就要背上这样的名声,得多冤枉啊。

    “首长,我也要举报一件事情。”王伟更是义正言辞道,“我爱人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想找律师咨询这件事情,不过她并没有去,不过有人知道后在市里的每个律师那里都交代过了,不让接受我爱人的案子。”

    王伟的话一抛出来,原本安静的屋子里瞬间就像炸开了一般,怎么还有这么霸道的事情?现在可是民主的社会,社会主义社会,有人竟然这样做,那这算什么?

    而梅红站在那,脸也白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七百六十九章:反击
    梅红看着王伟,眼里慢慢的聚满了水意。

    “我承认我是去过那些律师那里,我这样做也是不想事情扩大,对你影响不好,不然我为什么这样做?我做这些哪有私心?你现在升到团长这个位置,付出了多少又努力了多少?我不想因为一个女人而你被毁掉。”梅红全然一副为别人考虑的样子。

    “这件事情现在已经很清楚了,下面的议论是虚假的,而梅干事不调查清楚,就将事情扩大,组织也该给她一定的处理,这才能还别人公平。”梅父开了口。

    梅父是王伟的上级,现在这么一说,也算是把这事给做了决断,虽然说要上面处理梅红,不过也算是在最后保住了梅红的颜面。

    一直到人都走了,办公室里只有王伟及梅红和梅父三人,梅红还一脸的呆愣样子。

    “王伟,是我这个老首长没有做好,让你和你媳妇受委屈了,这样过几天我有空,带着梅红一起上门给你媳妇赔礼道歉,还有梅红这里,想着她在部队里这些年连这些都分不清楚,也是我这个做父亲的把她宠坏了。”

    “老首长。”王伟面对老首长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梅父拍拍他的肩,没有在多说,反而是看向一旁的女儿,“梅红,还不过来给王伟道歉,你看看你做的糊涂事,我不在这边几个月,你就闹成这样,你还是个合格的军人吗?做事不调查清楚,只凭个人直觉就乱下决断,还闹到上面去,你想过后果吗?”

    如果一切是真的,那么王伟要怎么面对这一切?

    说什么为了王伟,按他看,就是她的一已之私,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就对上王伟的爱人,这事现在当面梅红也不好多问,只好等回家再说。

    梅红抿着唇,红着眼圈跑出去了。

    梅父看到女儿这样,就更生气了,“这事必须得处理,梅红这边你来处理。”

    梅父也不是不懂道理,女儿现在这副样子,这回要是不好好治一治她的毛病,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等到晚上,李秀英看王伟回来了,就忙着问他怎么样了。

    王伟把人搂在怀里,“你是怎么知道梅红一定会私下里行动的?”

    其实这件事情被印证,王伟的心里没有反击的轻松,反而有些沉重。

    “很简单,梅红是针对人不是针对事,不然这种事情没有脑子的才会那样做。”李秀英看出来王伟脸上的沉闷,“你心里不好受也要想开,肖燕那边一直不待见我,知道这事之后一定不会就这样什么也不做,黄喜梅又是个嘴里满不住事的,最后能传到梅红耳里很正常。”

    梅红可一直关注着他们这边呢,只要有一点动静,就会马上会行动阻拦,李秀英敢这么肯定,那也是看出梅红是个小心眼的人。

    “我心里失望的是高铁柱没想到在中间也掺合了一脚。”王伟是对战友的失望,“下面的人来告诉我,是高铁柱给梅红送的消息,当天这事过去之后,梅红找到高铁柱问他是不是陷害她,这事才闹开。”

    李秀英听到这个没有意外,“当初高铁柱会娶黄喜梅,是因为什么,咱们大家心里都有数,现在高铁柱做出这样的事,也没有什么想不到的,反正这事也过去了,你就别多想了。”

    王伟点了点,“首长那边我也和他说过了,不让他过来。”

    李秀英没有计较这个,让梅红吃到亏就行了,以后梅红也不敢在做什么。

    而另一边梅父回到家里之后自然是和女儿发了脾气,梅父是个军人,平时就严肃,更不要说女儿做出这样的事来,隔了一周,梅父带着梅好上门道歉了,王伟没有料到,李秀英到是荣宠不惊。

    梅父看到年岁比女儿小,却又持稳的李秀英,相者一比较,对女儿也越发的失望。

    而他们来过的第二天,梅好就回来了,当天就来了李秀英这里,说过话之后李秀英才知道这人是早上才下的火车,“那怎么不在家里休息一下?”

    “我听说梅红去王家的事了,是我妈和王阿姨通电话时说的,当时我就急着要回来,我妈拦着我,梅红趁着我不在想抢我的东西,这回我非得让她知道一下我的厉害。”

    “就是给王家送点东西,又什么也没有做,你能说什么?”李秀英看着她义愤填膺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你要真担心这个,就和王为光早点把事办了,这样你也有底气。”

    梅好说到这个,到没有害羞,“我妈这次回来和我爸已经商量过了说到时去王家一起商量一下我们的婚事。”

    “真的?王为光同意了?”李秀英看梅好点头,这个时候才有点害羞的样子,忍不住为他们高兴,“那可好了。不过你们要是结婚了,孩子还能再要一个吧?”

    “嗯,这个可以,因为我们是二婚。”梅好不担心这个,“丫丫也挺可爱的,要是再生一个女儿,就有两个女儿多好。”

    “怎么不想生个男孩?”

    “现在的人就是老思想,男孩女孩还不是一样。”梅好不以为意。

    李秀英见梅好想的通透,也笑了。

    晚上王为光到李秀英这边来,吃过饭接了梅好走了。

    同来的还有陈灿,陈灿说董浩要来接她,所以没有急着走,让王为光两个人先走,和李秀英在厨房里收拾的时候,陈灿说起了陆霞的事。

    “事情是陈母闹出来的,陈母现在知道陈鹤知道了,就干脆不要脸的不同意陆霞进门,陆霞这才知道被利用了,听说现在天天去陈家闹呢,有两次还闹到了陈鹤的单独,最后陈鹤看着孩子可怜,到是现在总去陆霞那里,两个人在一起过,也没有说复婚。”

    “董浩和你说的?”李秀英看陈灿脸上的不高兴,也猜出来呢。

    “他说不和陆霞来往了,他怎么知道这些?”陈灿撇嘴,“你说是不是一个人总说谎,最后不管这个人怎么做,都让人不相信他说的话?都觉得他在说谎?”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七百七十章:经年
    李秀英认同的点点头,狼来了就是这个道理吧。

    陈灿也知道她现在和董浩想好好过日子就不该想这些,可是现在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做不到,总会去想这些。

    李秀英劝了她几句,也知道没有用,这事还是要她自己想开才行,等董浩来的时候,李秀英还抽空交代了董浩几句,董浩到是态度好,也知道错了,没有多说就走了。

    时间过的很快,等孩子们可以自己扶着东西站着的时候,梅好和王为光也结婚了,李秀英一家都去了,也发现了过来喝喜酒的梅红,至于梅红私下里想抢走王为光的事李秀英不知道梅好是怎么处理的,不过听说梅父已经安排梅红相亲好几次了。

    想来这也是梅好对付梅红的办法,只要让梅红那边忙不过来,梅红哪里还有别的心思,特别是经了小高一事,梅红现在为人也低沉了许多。

    冬天的时候,孩子们可以自己走了,小高和吴艺也结婚了。

    这个时候梅好已经怀孕了,三个月的肚子就已经大了起来,人也胖了一圈,脸也圆圆的,跟着李秀英一起参加的婚礼,马上就要过年了,参加完婚礼两个人往回走的时候,在街道上碰到了孙艳红,这可是从孙艳红毁婚之后,李秀英头一次知道她的消息。

    梅好现在已经是王为光的妻子,看到王为光的前妻,自然也留了个心眼,到是孙艳红没有看到他们,直接进了一条胡同,转了几个弯就不见了身影。

    “这人不是一直找不到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找不到?从上次毁婚之后吗?”李秀英到没有听说这个。

    “嗯,孙家也找不到人,去我二叔家闹了好几次,最后我二叔家找中间人说情,连礼金都没有要回来,这事才算是完,这阵子孙家的人不闹了,我还以为是礼金不退了他们才不闹的,原来是孙艳红回来了。”梅好小声的八卦。

    李秀英笑了,“人回来了孙家也不能大张旗鼓的张罗,这事原本就丢人,不过丫丫现在还在家里,孙艳红到时要去看孩子,你最好让你婆婆在跟前,不然弄点什么事出来,还以为你怎么样。”

    “放心吧,这事我不用我说我婆婆就这和以说过了。”梅好笑的开心。

    李秀英把人送回了王家,这才自顾的往家里走,路过服装店,想了一下,就进去看看,自从王念去南方之后,只说过年回来,这还没有回来了,店里有二妮照看着,李秀英也就放心的没有再来过几次,家里的三个孩子现在会走了,王家父母两个也弄不住,李秀英多数的时候也是在家里看孩子。

    推门进到屋里,看到家里没有人,李秀英还觉得奇怪,想着二妮可能是去后院了,就直奔后院,后屋的门从里面挂着,李秀英推了两次都没有推开,到是里面的人听到动静了,悉悉索索的声音过后,然后二妮才慌乱的过来开门。

    李秀英看着二妮红着脸,一副心慌的样子,又拦在门口不让进,李秀英心里就有了计较,“我过来看看,你一个人在店里还忙的过来吧。”

    并没有执意要进屋,而是转身往前院走。

    二妮忙带上门跟着到了前面的店铺,“店里挺好的,回头客特别的多,刚刚看着没有人,我就回后屋歇了一会儿。”

    前面的店铺柜台里也有长条椅子,累的时候也可以躺着,二妮明显是在说谎,李秀英也没有戳破,“行,我这也没有什么事,就先回去了。”

    二妮一脸心虚的把人送到门外,直到看着人走了,这才心不在焉的回了店铺,站在前面发了会儿呆,想到后面还有人,这才忙去了后院。

    “今天差点撞到,以后白天你还是不要过来了。”

    “怕什么?她又不会总来店里。”梅刚不以为意,又把二妮拉回到怀里。

    二妮的脸一红,“咱们俩的事还没有和我姐说,现在就这样,要是让我姐知道了一定会不高兴。”

    “反正你要嫁的人是我,早晚都会在一起,放心吧。”梅刚眼里闪过一抹阴鸷,手在二妮的身上乱动着。

    后屋里不多时就又传出阵阵的低喘声。

    一直到天快黑了,梅刚这才晃着身子走了。

    一边连三天,二妮发现大姐那边也没有什么动静,想着秀英姐一定是也没有多想,心这才慢慢的放了下来,结果在第四天的早上,李秀英和陈灿就到店里来了,二妮吓了一跳,明显有些心虚。

    “咱们厂子的业务越来越多,你也是从一开始就跟着的,让别人出去跑我们也不放心,最后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是你出去最好。”是陈灿开的口。

    “出去?”二妮愣了。

    “是啊,你王念姐在外面跑了一年了,总不能下一年还让她在外面呆一年吧?小宝都上小学了,也不能一年年见不到母亲啊,所以你先出去跑半年,等找到合适的人再换你回来,不过你还年轻又没有结婚,正好在外面多锻炼一下,这也是个机会。”仍上是陈灿开的口。

    二妮听了这些话无法反驳,大姐说的话在理,让她在店里一直呆着,也不会有什么发展,去外面见世面才会成长,可是她要是走了,她和梅刚怎么办?

    “怎么了?看你的样子还不愿意?是不是有什么事?以前不是自己一个人也出去过吗?不敢了?”陈灿笑着问道。

    “哪有,就是突然听到这个,吓了一跳。”二妮强扯出抹笑来。

    “你这孩子,这还能吓到你?行了,那这事就这么定了,这几天你也先回厂子吧,把这几年咱们在外面的那些商家信息先了解一下,店里这边让三妮过来。”陈灿就直接把事定下来了。

    李秀英见二妮想反驳,才开了口,“这几年你们姐妹都能挣钱了,在城里也给你爸妈买了房子,年前就能搬过来了吧?趁着还没有出去,你也抽时间多陪陪你爸妈。不然到了外地,一年也见不上一次面。”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七百七十一章:处理
    二妮听了这话,还能说什么。

    等陈灿和李秀英从店里出来,陈灿脸上的笑才退了下去,一脸的阴沉,“梅刚一定是在报复,二妮一定是不知道他就是王念的那个,所以才会和他在一起。”

    李秀英握着她的手,“二妮有多孝心,刚刚你也看到了,只要一听你爸妈,她马上就不说什么了,你也看得出来吧?再说二妮平时是什么样的人咱们也知道,她要是知道梅刚就是那个梅刚,她怎么会与这样的人在一起。”

    李秀英那天虽然从店里出去了,不过并没有走太远,而是一直守在外面,直到看着梅刚一脸得意的出来,惊骇的脸色都变了,只轻轻一想她就明白梅刚定是隐了身份而骗二妮,就是这样在报复他们。

    所以现在面对陈灿时,李秀英的心里是愧疚的,没有想到把二妮给害了,想到那天二妮慌乱的从后屋里出来,两个人在屋里做什么,李秀英也是个成年人,自然是猜到了。

    感情这种事情外人干涉不了,李秀英也怕二妮犯了倔,所以想过之后找陈灿商量,最后就是不挑破,而是不动声色的把二妮弄走。

    前几天梅刚白天能在店里是因为是周末,所以今天也不怕梅刚过来,不过却也要在梅刚下班之前把二妮接回到厂子里去,这样也就隔绝了两个人见面。

    “我就怕二妮那死丫头到外面还忘不了。”陈灿咬了咬唇,“她的胆子也大,怎么就和人这样在一起了呢,也太糊涂了。”

    好好的女孩,就这样让人给糟蹋了,还是梅刚那个畜生,陈灿怎么能不恨。

    “这事都怪我,我没有想到这些。”李秀英是真的心里最愧疚。

    “怎么能怪你呢,要不是她不想,男的还能强了她?是她自己不争气。”陈灿说起这些,眼圈都红了,“这事我看也不能瞒着她,等晚上回去我就和她说,也让她死了心,不然这样看也看不住。”

    李秀英也是这么想的,可是怕二妮接受不了。

    “放心吧,我们陈家的女孩子,还没有那么软弱。”陈灿对李秀英点点头。

    李秀英也没有再多说,和陈灿在街里转了一圈,就又回了店里,陈灿就带着二妮去了厂子,店铺先是李秀英看着,等四点多下班点,这才锁上门走了,在往家走的路上,碰到了往这边来的梅刚。

    仇人相见然是愤然的眼红。

    两人擦肩而过,没有说话,不过李秀英却看到了梅刚唇角边的嘲弄的笑,还有眸子里阴冷的目光,梅刚在嘲弄的笑什么李秀英心里明白,无非是在梅刚看来他报复成功了。

    对李秀英他们来说,也确实是被梅刚给报复了。

    这事可不能就这么过去,梅刚的人品和做法,也激怒了李秀英,李秀英当天并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到了王家,梅好看到她来了,拉着她说话。

    “心情不好?”梅好看婆婆去哄丫丫了,这才小声的问。

    李秀英点点头,也没有瞒着,把梅刚的事说了,“我也不想闹到他家里去,他是个公职人员,你问问你爸这事要怎么处理。”

    李秀英虽然没有直接说,可是态度已经很明确了,梅刚要么从工作岗位上下来,要么就她闹到梅刚的单位去,到时这事闹大了,梅刚一辈子也别想再抬起头来。

    梅好不傻,马上就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不要脸,这种事他也干得出来,二妮是什么样的人我可知道,要不是他没有说实话,二妮可能和他在一起吗?一定是他为了报复,这种事谁都能想得出来,他一个大男人干这种事,我看了都恶心。”

    “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她拉过李秀英的手,“秀英姐,你说吧,你是怎么想的?”

    “梅刚恨我,那也是因为我和孙艳红说了他的事,害得他丢人。梅刚不知道反醒,还想着报复,总得让他长记性才是。”李秀英想做的,就是好好收拾梅刚,具体要怎么做,还真没有想出来。

    不过知道得做点什么,不然梅刚跟本不知道害怕。

    “这事好办啊。”梅好的眸子转了转,“我有办法,你就别管了。”

    李秀英看她一脸的坏笑,知道一定不是好主意,便笑了也没有多问。

    当天晚上,陈灿就和二妮把事说了,二妮当场就傻眼了,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大哭一场,连年都不在家里过了,直意要先去南方。

    当初王念遇到一个怎么样极品的男人她们是都知道的,当时二妮听到梅刚的名子后还特意问过他认不认识王念,二妮又细问了几次确定只是同名不同人之后才相信了,不然就那种男人,她怎么会喜欢上?

    二妮伤心,陈灿也没有劝着,到是交代其他三个妹妹好好看着人,不管谁来找都不让她出去。

    梅刚那边,遇到李秀英之后去了铺里,看到店锁着门,还心里觉得奇怪,这人怎么不在店里,又想到李秀英看到他冰冷的眼神,就直觉又是因为李秀英。

    但又觉得是自己多想,想着二妮一定是有什么事了,这才回了家。

    不过第二天到了单位,梅刚先是被大伯叫过去了,什么也没有说一巴掌就打了过去,随后就被说拿着东西以后不用来了,梅刚这才傻眼了。

    “大伯,我做错什么了?我现在是正式工作,也不是你说让走就走的。”梅刚现在见自己被赶了,才敢开口。

    “做了什么?你诱骗少女,这还不够吗?还是你想被抓进去?滚回家去。”声音透着专愤怒,目光也带着寒意。

    梅刚心里就明白了,毕竟是自己做的事,愣是没敢再多问一句,悻悻的拿着自己的东西回家了,家里梅母看到儿子回不,还问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梅刚只说不想上班以后不去了就把自己关在了屋里,梅母一听就急了,手用力的拍着儿子卧室的门,“你不上班要干什么?”

    连工作都丢了,又不能生育,将来更没有人愿意嫁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七百七十二章:无赖
    梅母在外央一直拍门,可儿子跟本就不给她开,气的她又用力的锤了两下门,这才生气的转身走了,结果等丈夫回来,一直等到晚上九点多,梅母原本就心情不好,看到丈夫回来的这么晚就更生气了。

    “一个个的没有让人省心的,大晚上的你这是去哪了?”

    “你问你的好儿子都干了什么吧。”丢下话,梅父起身回卧室了。

    梅母愣住了,一听说和儿子有关,也没敢再追着丈夫问这事。

    一直到第二天早,梅父走了,梅刚从屋里出来,梅母才拦下他问怎么回事,这回梅刚说了,反正已经算是破罐子破摔了,也没有更坏的结果了。

    梅母听了之后就傻眼了,狠狠的打了儿子一巴掌,坐在那里抹泪,最后等自己平静下来了,才咬牙切齿道,“人既然和你在一起了,那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得嫁到咱们家来,我今天就去。”

    梅母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就知道去了也没有用,李秀英那么厉害,几句话就能堵的她说不出话来,更何况还是他们这边没理。

    但是想着到那边闹腾一下也好,丢人的也中指有自己家。

    不过到了厂子,梅母还没有等说了,三妮几个就拿着棒子追了出来,梅母一看哪里还敢多呆,吓的慌乱跑了,回到家里病了一场,连年都没有过好。

    等进了五月的时候,梅好生了,生了个男孩,对梅家和王家来说,这都是一个好消息,加上先前孙艳红留下来丫丫,也算是有儿有女了。

    李秀英这一年来日子过的很顺,没有了李美龄在暗下里掺合,一切都顺心意,老家那边李老汉身子说现在能做些轻活,家里的重活也都落在了王翠花的身上,王翠花虽然没脑子,不过农村的妇女多是能干活的,所以家里的重活都落在了她的身上,这样一来也让王翠花累的每天回家倒头就睡,哪里还有多余的心思去想旁的事情。

    于是张建平的母亲去了,听说张建平也没有空回去,只有李美龄带着孩子回去了,那次李秀英往大院那边送吃的,在路上远远的看到了李美龄拉着个四五岁的孩子走,一定也是看到了李秀英,就躲了起来,李秀英也只当没有看到,后来再加上从王伟那里听说张建平的母亲没了,就知道一定是在老家那边忙完,李美龄就又回了大院这边来看东守安。

    不过想着李美龄看到她就躲了,李秀英忍不住想笑,李美龄躲起来可不是怕她,不过隔了两天李秀英再去大院时,并没有看到李美龄,公公也没有提起李美龄,李秀英一度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从阿姨那里一打听才知道人确实回来了,只不过住了一晚就走了。

    李秀英也在阿姨的话里听出了一些信息,张德饿的很瘦,东守安看着可怜,张美龄临走的时候,东守安给拿了钱又拿了很多的东西带着。

    西北那边偏远,张建平又是为了将来能往上升,自然是先苦后甜,再想轻松也没有那么容易,现在这点事也算不得什么。

    春去秋天,李秀英家里的三个孩子已经上三年级了,就在部队附属的小学,老大能带着老二和老三,就像个小大人一般,平时再去大院那边,也不用李秀英带着过去。

    都是他们三个一起过去,而与芳芳那边相触的也很好,芳芳现在也常呆在东守安的身边,东守安也不觉得孤单了,最让他头疼的是大儿子现在还是一个人的事。

    “你说说你,处了这么多年的对象,到底什么时候结婚?还是那些话就是骗我的?跟本就没有处对象?”周末李秀英和王伟回大院吃饭,家里的人聚全了,孩子们在那边玩,东守安这才忍不住问东进生。

    东进生也不说话,任由着被训着。

    李秀英坐着也觉得尴尬,就起身给自己倒水做借口避开了,留下他们父子三人说话,到了客厅里的时候,看到芳芳担心的往书房里看,李秀英摸摸她的头。

    “不用担心,没事的。”李秀英到是有些心疼芳芳这么懂事。

    “二婶,我爸不肯结婚是因为我。”芳芳一脸的愧疚。

    李秀英愣了愣,“是怕你受委屈?”

    芳芳摇头,“是我妈来找过我爸,说只要我我爸结婚,她就把我带回去,我不想回我妈那里去我爸知道,所以他才一直不结婚。”

    李秀英是真不知道还有这回事。

    看着自己家那边三个孩子往过看,李秀英摆手让他们去玩,明明还是上三年级的孩子,可看着就像大人一样,李秀英只觉得头疼,三个孩子身上没有孩子样,让她这个当妈的想尽到一个当妈该做的事都不多。

    三个孩子笑了笑,老大起身,其他两个都跟着一起起身了,看着三个上楼了,李秀英这才坐到芳芳的身边,“大人的事你不用担心,你爸爸能为你这么做,说明他很爱你,再说两个人如果喜欢彼此,也不差几年。”

    她就不相信肖燕能一辈子不嫁。

    现在肖燕也四十多岁的人了,要是再不嫁以后找个条件好的就更不容易了。

    东守安现在是有人,两个人只要守住了,早晚靠的肖燕先败退。

    不过这些话,李秀英也不会和芳芳说,毕竟芳芳才是个初中生。

    “二婶,我爸和我妈真的不能再在一起了吗?”芳芳突然开口问。

    “你妈和你说过?”不然芳芳怎么会问这个。

    芳芳犹豫半响才点点头,“我姥姥和我说我妈后悔了,可是我爸不原谅她,让我劝劝我爸。”

    “那你和你爸说过了吗?”李秀英看着芳芳。

    随着年岁的增长,芳芳越来越像肖燕了,好在性子不像肖家的人,不然还真是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心态面对这个孩子。

    芳芳点头,便不说话了。

    显然是说过之后东进生并没有听进去,甚至也不赞同,不然芳芳也不会一脸苦恼的样子了。

    李秀英看着芳芳失落的样子,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七百七十三章:孩子

    同时,李秀英的心里也升起隐忧来。

    芳芳以前是开朗乐观的,可是现在在她的脸上极少能看到笑,李秀英只以为孩子大了,到了青春期,现在看来并不是她想象的那样,芳芳这孩子是被影响了,而肖家那边一直在耳边和芳芳说这些,孩子心里怎么可能没有压力?

    面上李秀英不动声色,让芳芳到楼上和弟弟妹妹玩,等东进生和王伟出来的时候,李秀英借着机会把这事说了,东进生紧绷着脸。

    “大哥,你一直不肯结婚,你就真的以为是退让了?你一日不结婚,肖家一天就不会死心,芳芳也要受着心里压力,你自己看看到底怎么做才是真正的对芳芳好吧。”王伟一脸的不赞同。

    刚刚在书房里的时候,大哥一直不肯开口,他也没有说什么,但是现在听到芳芳的事,他不能再不过问,芳芳这孩子错,可不能因为肖家给毁掉。

    “这事我以前不知道。”东进生也没有想到这些。

    特别是肖家的做法,此时让他只觉得恶心。

    李秀英只把事说了,至于要怎么做还是得东进生自己做决定。

    “你能知道什么?”东守安从书房里被推了出来,一脸的冷色,显色也是听到了他们在客厅里说的话,“你马上结婚,肖家要是想把芳芳要回去,那也得看看法律上允不允许,芳芳是咱们东家的孩子,现在她也大了,能自己选择呆在哪里。你也是在政府部门上班的,脑子一天天都在想什么呢?”

    东进生红了脸,“爸,任谁都看得出来我现在处着,怎么可能还和肖燕复合,这跟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我哪里会想到肖家还抱着这种侥幸心理。”

    过去这么多年了,这一年里他也一直避开见肖燕,一年也见不上三次面,就是碰面了他都不会打招呼就走,谁能想到肖燕还不死心呢。

    他也想不明白肖燕,在一起不开心,又分开这么久,何必还一直不松手呢。

    “你现在不就是和马家的家丫处着呢吗?离婚的又怎么样?以前是老朱家的儿媳妇又怎么样?明天就带人到家里来,也和她家里打声招呼,看看是怎么个想法,把你们俩人个人的事都定下来。”东守安见儿子还不应下,干脆就做了决定。

    东进生看着这也是没有办法了,最后才应下,“那明天我和马林说说。”

    马林正是当初和朱家儿子离婚的朱家儿媳妇,因为朱家儿子与陆霞纠缠不清的,有一次马林回来了,撞到陆霞和朱家的儿子在那里打闹,当时就提了离婚,其他的什么也不多说。

    朱家自然是不同意,一边又说两人跟本就没有什么事,可马林就是下了决心,也不听朱家的解释,然后就离了,孩子也归了朱家。

    马林更是狠心,打离婚之后就一面也没有看过孩子,这也让朱家明白马林是真的不能回朱家了,特别是后来朱家又知道马林和东进生谈上了,朱家也就死心了。

    马林人品不错,在部队在朋友之间也让人挑不出毛病来,朱家就是想说点什么,可是想了很多也没有找到,足以见得马林的为人和人品。

    东守安对这样的人是满意的,和肖燕一比,那得甩肖燕一条街去。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第二天马林来,李秀英和王伟那也得回来,毕竟也算是马林以东进生的女朋友身份,第一次上门。

    李秀英和阿姨在厨房里负责做饭,王伟陪着东守安在书房里下棋,算着东进生他们该到家了,菜都上桌了,可是迟迟也没有等人来,到是小李慌乱的从外面回来。

    李秀英从厨房走出来的时候,王伟已经从书房里出来,大步的往外走,小李紧随其后,李秀英也跟了上去,不用她问,小李就把事情说了。

    东进生带着人进了大院,就遇到了肖燕,肖燕一看到两个人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当时就冲上去打人,在大院门口那里闹了起来。

    以前大家私下里是知道东进生与马林在一起的,不过那个时候都没有看到两个人在一起过,肖燕还能一直忍着,想着指不定哪天两人就分了,结果现在她看到了什么?

    东进生带着人回来了,这又代表着什么?

    肖燕一想到这个,就冲了上去,让一点准备也没有的马林,虽然避开了她的巴掌,头发却是被她给抓到了,东进生在一旁怎么拉都没有拉开,肖燕就像疯了一般对四下大嚷着叫大家过来看,一边骂马林不要脸。

    马林那也是个军人,哪里受过这个,不用东进生,自己三两下就把人的手给劈开了,肖燕受了疼,骂声就更大了,大院里的人听到吵闹,也都出来了,肖燕的话就更多了。

    “这两个人狼狈为奸,早就勾搭在一起,难怪前后脚的离婚,这是他们早就算计好的。”

    “肖主任,请注意你的言词。”马林可不怕她,两人以前就不对付,更不要说现在一个是东进生前位一个是后位了,看彼此更没有好脸色,“我和东进生彼此也是在别人介绍下才处的,男未婚女未嫁,不知道怎么在你的嘴里说出来我们就不是正经人了,我现在是名军人,你也是一个军医,你要为自己学的话负责任,你敢和我现在就找上级去吗?”

    “还不回来。”肖燕不等开口,那边肖母听到动静过来了,一把扯过女儿,“在这里胡闹什么?还不跟我回家,还怕家里的热闹少啊。”

    一边又和马林道歉,“马林,肖燕现在的情绪不好,你别和她计较,阿姨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

    肖母虽然在认错,不过脸色却不好看,就像谁欠了她多少钱一样。

    大家心里都有数,肖燕闹的没有理,马林要是把这事闹到上面去,最后没有好果子吃的还是肖燕,肖燕现在被怒火冲晕了头,什么痛快说什么,可是肖母的脑子可没有糊涂,知道再闹下去,女儿少不得要受处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