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756 | 浏览:388604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重生落魄農村媳》作者:八匹(連載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七十六章:有缘
    李秀英原本就有些婴儿肥的黑肥小脸,头发这样一梳,就像个农村小老太太,小高推着首长回来,一看到这翻模样,连一向沉稳的东守安都愣了一下。

    ‘噗嗤’小高先是忍不住笑出声来,又怕李秀英不高兴,忙低下头把笑声憋回去,两个肩膀却是怂的厉害。

    东守安到底是见过世面的,“秀英这样梳显得脸盘大又端正。”

    “我剪了下,这样也好打理,早饭摆好了,大爷吃饭吧。”李秀英也知道她现在的模样什么样,所以也没有生气小高的反应。

    就是把头发梳好之后,她自己看了都适应了半天,她也知道她的婴儿肥是什么样,挨饿也瘦不下去,而且这种婴儿肥让她原本就小巧的五官显的更加小巧,特别是只要一笑,眼睛都会变成一条缝。

    现在她把头都盘在头后,整张脸都露了出来,又不像以前有一条大辫子搭在肩前搭配一下,现在可算是光光的,所以这脸盘就显得更大了,人看着比平时也胖了几分。

    小高推了首长到了饭桌旁,抬头与李秀英的目光撞到时,还会忍不住想笑,因为首长在一旁,小高还是强憋了回去。

    早饭是小高买回来的豆浆和油条,李秀英重生回来之后,肚子里也没有进过太多的油腥,昨天吃鱼的时候她就很小心,没敢多吃,就怕吃多了肠胃受不了会拉肚,油条虽然好吃,她也只控制的吃了一根。

    “多吃点,胖点挺好。”东守安看她放下筷子,还以为她是怕胖。

    小高在一旁痴痴的笑,一口豆浆呛到,猛咳了几声,抬头一看首长,被首长横了一眼再也不敢笑了。

    李秀英一头的黑线,“大爷,我吃饱了,不是减肥。”

    现在有时候都吃不饱饭,她又怎么可能减肥呢。

    东守安点头,“一会儿让小高带你去最近的菜市场看看,每天做什么饭的你看着安排就行。”

    李秀英应下,又说今天要洗衣服,一会儿要去把床单和被罩都换了,话题就这样转开了,饭后李秀英收拾完桌子,见小高不时的探头往厨房看,知道他这是等急了,这才摘下围裙出去了。

    “走吧。”李秀英笑着叫他。

    小高先把几本书递过去,“这几本杂志你先看着,初中课本在库里,晚上我去找,咱们现在先去市场。”

    李秀英道谢接了过来,其中一本是《红旗杂志》十六开的,还有一本是十二开的《中国摄影》,翻了几页见那边小高还在催,李秀英把书放到了茶几上,这才拿过自己的围巾到门口换鞋。

    “大爷这边一个人在家行吗?”李秀英出门还有些担心。

    一个冷风吹来,她一能的紧了紧身上的蓝白花棉袄。

    小高穿了件军大衣,大步的走在前面,高高的扬着下巴,一脸的得意,“咱们首长,那可是英雄,自己在家怎么不行?这话你当我的面说行,可不要当着首长的面说,首长听了会不高兴。”

    眼下小高已经把李秀英当成了自己人。

    把自己知道的一些忌讳的事情都说了,还有家里情况也都介绍了。

    老首长有两个儿子,都在部队里,长子就是东进生,妻子是个女军医,也是出身军人世家,有个七岁的女儿正在上一年级。

    小儿子常年在部队里,大院里的人都没有见过,听说小的时候是养在另人家的,后来才找回来的,所以与老首长的感情一直不怎么亲近,也从来没有回过这个家,一直呆在部队。

    “你说首长的儿媳妇家也住在这个大院?他们是娃娃亲?”

    “肖家是后搬进来的,你们看咱们这个大院只有十六户人家,那可都是革命长辈,老革命过来的,肖家是从嫂子父亲这辈才起来的。”小高扬扬得意道。

    他嘴里叫的嫂子指的自然也就是东家在儿媳妇肖燕。

    李秀英明白了。

    那肖家现在虽然厉害,可是和大院里的其他人家比,那就是个新人,这哪一家拿出来都比肖家的底子厚。

    小高带着李秀英往外走,遇上也碰到几个小保姆,到是都和小高认识,小高打过招呼也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李秀英,其中一个让李秀英的印象最深,就是住在他们东边二层小楼里的小保姆。

    李秀英对她的印象深,是第一天来的时候,她家的女主人就过来和东进生打招呼,所以今天听小高介绍的时候,她格外多打量了那朱家的小保姆,穿的很干净秀气,绿色的军装没有挂牌,梳着两条大辫子搭在身前,笑起来嘴角边还带着两个小酒窝,而且是个爱笑的,看到谁都笑眯着眼睛笑。

    要不是小高介绍是朱家的保姆小陆,李秀英觉得她一定会误会对方是哪家的姑娘。

    “陆霞和大院里的人都认识,人缘好,以后我要是不在,秀英姐有什么急事就去找她,她一定会帮忙。”小高对陆霞的评价也很高。

    李秀英只笑着应着,出了大院往市里走,近半小时才到了市区,到了离他们最近的西街这边的菜市场,李秀英先跟小高去了他常去的几家卖菜的,大体了解了菜的价格,两个人就顺路买了中午和晚上的菜,李秀英买的是大白菜,还买了一斤的肉,外加一块豆腐。

    菜篮子由小高提着,两人往回走的时候,李秀英看到有商场,站着犹豫了一下,小高停了下来,“秀英姐,你有啥要买的吗?”

    李秀英看着叫她‘姐’叫的顺口的小高,笑道,“我想买块手娟。”

    “那进去吧,反正咱们也不着急。”小高在一旁怂涌着。

    李秀英想了想,心一横跟着小高进去了,进去的门口柜台就有卖的,她看上的是一块白色印着熊猫的手帕,上面还有‘友好’两个红色的粗体字。

    结果一问要一块二毛钱,当时李秀英就决了买的心思,拉着小高就出来了。

    她却不知道,在不远处原本该呆在部队里的王伟正好将这一幕看在眼里,或者说在他们进来寻问手帕价钱的时候,王伟就注意到了他们。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七十七章:做客

    能讓王偉一眼在商場裡看到他們倆,主要是因為兩個人王偉都認識。

    相對來說,王偉更熟悉小高,那是父親身邊的警衛員。

    王偉昨天聽大哥來電話說家裡的保姆找到了,找了個小保姆,人看著老實還不小家子氣,主要是很投老爺子的眼,王偉正好今天休假,這才回來看一看,路上孫豔紅說要買些東西上門,在這裡才碰到李秀英和小高。

    由此一來,王偉也猜到了家裡請的小保姆可能就是李秀英。

    “王偉,東西買好了,咱們走吧。”孫豔紅提著兩瓶海棠果的罐頭和兩大盒點心走了過來。

    仍舊是那件紅色的呢子大衣,一條白色的圍脖,燙著的大卷頭髮也披著,看著很年輕時尚,就是站在商場裡也會引來人頻頻的看她。

    對於別人的目光,孫豔紅早就習以為常,她面上微笑並不熱絡也不會太疏遠,舉指間還透著一抹冷傲。

    “剛想起來還要去軍區那邊辦點事,今天再去首長家時間也太趕,還是下次吧。”王偉低頭看了一下手錶,又抬起頭,“我先送你回家再去軍區。”

    一個人直接就把決定給做了。

    很是霸道。

    孫豔紅點點頭,有些為難的把手裡的東西舉了舉,“這東西都買了。”

    “到軍區我讓人帶著捎過去就行地。”王偉伸手接過東西。

    孫豔紅也沒有客氣,由著他提著,兩個人才往外面走,路過賣手帕櫃檯的時候,王偉指了其中的一條,“這個給我拿著。”

    “一塊二。”售貨員一邊將印著熊貓的手帕拿出來一邊說了價錢。

    王偉從褲兜裡掏出錢遞過去。

    孫豔紅在一旁看著,心下奇怪他怎麼賣了條女士用的手帕,難不成是給她的?可是一直到王偉坐著公車送她到家,也不見王偉把手帕拿出來,孫豔紅在王偉的面前又一直保持著冷傲的形象,想多問一句手帕的事,最後還是硬生生的讓她壓了下去,面帶微笑的下了公車,站在路邊對車上的王偉點頭告別。

    王偉提著東西,從公車下來後一直往大院那邊走,眉頭也緊緊的皺著,他將孫豔紅攔下一次不能往後的每一次都攔下,李秀英結婚過的事看來要抽時間和大哥說一下。

    看著大院的門口近在眼前,王偉臉上的清冷之色又重了幾分,當年父母參加革命,他被寄養在老鄉家裡,七歲的時候找被認回來,那個時候親生母親已經去世,尋到他的也就是生父。

    父親嚴厲,他又從小在農村長大,知道真實身世後也排斥著親生父親,所以一直在農村長大,最後到部隊才慢慢的與生父這邊走動,王偉的姓也一直也沒有改,除了家裡人,外人誰也不知道王偉與東家的關係,只以他是過來巴結首長家。

    “首長好。”小高正好出來,就看到了王偉,忙上前來見禮。

    小高在東家當警衛員也有幾年了,也一直不知道王偉的真實身份,可是卻知道老首長在家裡總是盼著這個王營長來,所以看到王偉的時候,小高也格外的熱情。

    王偉回了一個軍禮,“你這是要出去辦事?”

    小高尷尬的抓頭,不過馬上又立定身子,脆聲回道,“報告首長,我出去是私事,想借幾本初中的課本。”

    “初中的課本?”

    “秀英姐想看,我答應了,軍人答應的事情就一定要說到做到。”小高覺得自己這樣才是個真正的軍人。

    王偉點了點頭,“我那邊正好有一套,改天讓人捎過來,你就不要出去四下亂找了。”

    小高聽了立馬笑了,一邊道謝的回了個軍禮,這才上前去接過王偉手裡的東西,套著近乎的和王偉一邊往裡走一邊笑道,“首長,你可有些日子沒有過來了,我們家老首長時常說起你呢。”

    王偉淡淡嗯了一聲,“家裡新來的保姆怎麼樣?”

    小高的話就多了起來,連昨天受罰的事都說了,說的最多的卻是昨天做的魚,“秀英姐做的菜的味道特別像我媽做的,我都好幾年沒有回家了。首長今天留在家裡吃吧,家裡今天包白菜肉的餃子。”

    王偉快到門口的時候,把兜裡的手娟掏出來遞給他,“這是我在路上撿的,我也用不上給你吧。”

    小高看了就高興的接過來,“這可巧了,今天秀英姐就想買個,看中的也是這個,她說太貴就沒有買。那我代秀英姐先謝謝首長。”

    “就說是你撿的吧。”王偉接過話。

    小高不好意思道,“這怎麼好?”

    “就這樣說吧。”王偉直接做了決斷,人也拉到了房門。

    小高應聲‘是’,這才跟在後面進了屋。

    李秀英已經把買回來的白菜切碎在熱水裡燙了一下攥出來,正在剁肉,王偉打開門進來的時候就聽到‘當當當’的聲音。

    他每一次來這個家顯得都太過冷情,這還是他頭一次覺得這個家有了點人情味。

    東守安正在書房裡看書,書房的門也是看著的,抬眼看到進來的人,眼裡閃過一抹喜色,臉卻仍舊緊繃繃的,他放下手裡的書,看著人從由到近進了書房,才淡淡的開口道,“來了。”

    王偉敬了個軍禮說‘首長好’,東守安也沒有攔著,待人敬完了禮才指了對面的椅子讓他坐,看到小高手裡提著的東西,他蹙著眉,語氣也格外的嚴厲,“說過許多次,來就來,不要帶這些東西,這樣影響也不好。”

    “是孫豔紅給你買的。”王偉回道。

    “你們處的怎麼樣?你今年二十七了吧?該成家了。”東守安一副長輩的語氣尋問。

    “我和肖燕不合適。”

    “什麼叫不合適?”東守安的嗓門立馬提了起來。

    小高一看,知趣的退出去順手把門帶上,等進了廚房還不明白道,“秀英姐,你說首長真奇怪,王營長每次來他都要發脾氣,王營長不來他還一直念叨,你說首長這是喜歡還是不喜歡王營長啊?”

    李秀英正在拌餡子,頭也沒有抬,笑道,“當然是喜歡,這叫愛之深責之切,老人們不是長這麼說嗎?對了,哪個王營長?家裡來客人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七十八章:故人
    李秀英刚也听了老首长喊了一声,只是也没有在意,以为是在与谁打电话。

    现在这个时候,住在军区大院,又有小警卫员,家里还住的是二层小楼,家里的摆设也都很好,更有电话,也算是富人家了。

    “是一个常来看老首长的王伟营长,与咱们老首长关系很好。”小高笑着解释。

    李秀英听着他这么说,忍不住又笑了,这样的解释和没有解释又有什么区别,不过也是,真是详细的介绍,她也不会认识。

    “秀英姐,今天的饺子得多包点。”小高的眼睛转了转。

    李秀英笑了,“放心吧,保你吃的撑到。”

    小高这才笑了,这才想起来把兜里的手娟掏了出来,“秀英姐,这个送给你。”

    李秀英抬头看,咦了一声,“你买的?不行不行,我怎么能要你的东西。”

    一块二毛钱,这可不便宜。

    小高直接把手娟往灶台上一放,“我都买了,你就收着吧,我自己留着这个也没用。”

    放下手娟,小高就急急忙忙的走了,生怕身后的李秀英追出来。

    李秀英看着他这副样子,摇了摇头,目光又落回到那白色的手娟上,犹豫了半响才伸过去手,中途又把手收回来,手在围裙上擦了几下,确定干净了这才把手娟拿了起来,正是她看中的那条印着大熊猫的手娟,当时想着买一条回来当毛巾擦脸,最后被这价钱给吓到了。

    没有想到小高这么有心,竟然就买了回来。

    这手娟是还不回去了,李秀英想着要怎么才能变向的把这份人情还回去。

    而把手娟送出去的小高,从厨房出来之后,近了书房门口,听到里面首长还在训人,就站在了外面也没有进去,书房里面,东守安严肃着一张脸,眼神也阴着。

    “你到是说什么叫不合适?又哪里不合适?”

    “感情的事情说不清楚,总之我们两个不合适。”王伟语气仍旧很平淡,并没有被东守安的气势给吓到。

    东守安那可是出了名的一名虎将,就是现在虽然退了下来,可是他的一句话在部队那边也是有影响力的,哪个不尊称他一声‘老首长’,在他面前又哪个不是虚心的听教?偏偏就眼前这个小儿子,东守安就是治不服他,怎么能不让他头疼。

    “当初我们结婚那会,男方女方结婚前都没有见过面,这还不是过一辈子?我看你们就是闲的现在没有仗打,还什么感情不感情的?感情能当日子过?能当饭吃?”东守安气的直拍桌子。

    王伟就笔直着军姿的坐在那,眼观鼻鼻观嘴也不说话,一副认真受教的样子。

    “我现在是让你说话,不是让你老实的坐在这里听训。”

    王伟撩起眼皮,仍旧是淡淡的神色,“报告首长,首长说感情没有用,那我没有什么可以多解释的。”

    东守安被气的差点背过气去,抬起来的都有些颤抖,“好好好。”

    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愣是没有再说出旁的话来。

    “当初我就和孙艳红说过,我们不合适。”王伟垂下眼帘。

    这也算是退了一步吧。

    东守安知道他不该拿眼前这个小儿子与旁人比,这个小儿子的倔犟他也是知道的,当初他要凭着自己的关系让小儿子进部队,可是这个小儿子硬是没有同意,一切都是凭着自己的努力走到了今天,东守安心里是有过气的,觉得这个小儿子眼里没有他这个老子,可又是欣慰的。

    看看这就是他东守安的儿子,就凭着自己也是优秀的。

    如今最让他头疼的就是小儿子的终身大事,就因为这个,每一次小儿子过来,两个人闹的都是不欢而散,东守安把这些都看在眼里,也想过儿子下次来不要再提这事,就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反正他也管不了这个小儿子,偏偏等见到了人就是总不住要问几句,就像眼前这样,两个又闹僵了。

    现在看到小儿子的退让,东守安心里又想到这些,也忍不住愧疚起来,语气也放缓了,“你和小孙说过,可小孙为什么还去部队里探望你?又来这边?据我所知,她还给你老家的父母邮寄过东西,在所有人的眼里,你们都是恋爱关系,不然她一个小姑娘为什么要做这些?”

    “我告诉过她不要这样做,她说她是顺路,并没有旁的意思。”王伟才说出了今日来这里的目地,“我想着这件事能不能麻烦肖燕嫂子和孙艳红说一下,毕竟孙艳红是一个女孩子,我深说了她也没有面子。”

    “一个女孩为你做这么多,你该知道她是喜欢你的。”东守安就差一点又暴跳起来。

    “我知道。可是我们不合适。”

    又是这个回答。

    不合适不合适,东守安就不知道哪里不合适了。

    可知道问到最后,还是吵的两个人僵持的不说话。

    东守安大手一挥,“当初你觉得不合适就该直接回绝她,而不是让一个女孩子总到部队里去探望你,这事是你自己惹下的,你自己和肖燕说。”

    干脆就把事情给推了出去。

    东守安也不给小儿子再解释的机会,直接喊了小王进来,“给肖燕打电话,让她晚上回来一趟。”

    小高正立军姿说‘是’,这才去客厅里打电话。

    王伟看到父亲这样,抬起手揉了揉额角,他最怕嫂子处处为他好的样子,只怕嫂子一来,事情不会解决,反而会越来越乱。

    王伟现在还没有见到人,就已经开始头疼了。

    东守安在一旁看到小儿子这副样子,心下这才舒服了。

    小样,自己的事情还想躲清静,天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老子每期节目期间被气个半死,现在也该换你头疼了。

    东守安心情好了,叫了小完电话的小高推着自己去包饺子,人也对着厨房喊道,“秀英,把东西端到客厅里来,饺子这东西就是大家一起包吃着才香。”

    厨房里传出来一声清脆的应声,将王伟的视线也拉了过去,眼下重要的事情是这个李秀英的问题才是,要寻个机会问一问才行。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七十九章:惊吓
    王伟这边心里有了想法,而客厅里面小高已经把老首长扶到了沙发上坐着,东守安虽然现在腿不好使,可并不是那些残疾人真正的不能动,而是年轻时有一次出任务在野外的雪地里趴了两天两宿,双腿得了风湿,随着年岁越来越大,两条腿也变了形,走起路来就要让人搀扶着这才能走,要是像这样的冬天,两条腿干脆就不能用力,只能坐在轮椅上。

    小高这边把人扶到沙发上,又端了洗脸盆过来,东守安边洗手边叫着书房里的小儿子,“王伟,你也出来一起包饺子,到我家可不能白吃,这得干活。”

    王伟也不多说,起身出了书房,他的身材高大,在部队里这些年早就锻炼的他的身子不管何时都笔直,又是一身的军装,走路的时候双眼又直视前方,看着英气十足。

    东守安在部队里也呆了一辈子,可是在他看来绝对不是夸自己的儿子长的好,那可是从客观上来说儿子还真是他见过最英俊的。

    有个这样的儿子,做父亲的怎么可能不高兴呢,又不骄傲呢。

    李秀英从厨房里端着面盆出来,心里还在想这事上巧事还真多,她认识一个营长姓王,现在这来的客人是营长也姓王,这巧不巧。

    她心里觉得挺好笑的,一边出了厨房。

    结果一抬头撞到了那双深邃又平静的似要把人吸到湖底的眸子里,整个人也愣在了当场,脑子似被雷劈了一般。

    怎么会是他?

    王营长?王伟?

    竟然是同一个人?

    李秀英完全的傻住了,她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王伟就是她认识的那个王营长,明明她已经到市里了,怎么还会在这里遇到他?

    想着她瞒着东家说她未婚,现在王营长又出现在这里,那她的事情是不是就要都被扯出来?东家还会留她吗?离了婚的女人这可是在品质上被人不喜欢的。

    东家在大院里又是这样的地位。

    李秀英在看到王伟之后,脑子就乱了起来,甚至已经看到了她被东家辞退的下场。

    王伟的目光虽然只在李秀英的身上扫了一眼就收了回来,不过这一眼就把李秀英的打扮都收入眼底,不再是那件红色缎子面的棉袄,而是换了一件蓝白花的,头发也盘到了头后,整张婴儿肥的小脸都露了出来,再配上这副呆愣住的神情,就像个迷路的中学生。

    “秀英,我来帮你拿。”小高走了过来接李秀英手里的面盆。

    李秀英这才缓过神来,她的皮肤黑,所以就是脸上的血色退下去了,也看不出她的脸白来,李秀英本能的把手里的面盆递给小高,举指间也有些慌乱,“我去拿面板。”

    人转身卞马上又回到了厨房。

    小高只以为是家里来了客人,秀英姐这是紧张了,随后也没有放在心上,觉得秀英姐在他的面前再成熟稳重,到底也是从农村出来没有见过世面的,这个时候有客人就慌了。

    看在王伟的眼里,却觉得李秀英那是心虚,有点像鸵鸟,以为把头埋住,就没有人看到她了。

    王伟不动声色,起身去卫生间洗了手,再坐回到客厅的时候,李秀英已经把面板和馅子的盆都端了过来,几个人已经开始动手包了。

    感觉到对不方时偷偷看过来的目光,王伟也没有看过去,只动手跟着一起包饺子。

    王伟沉得住气,李秀英却有些沉不住气。

    这一会的功夫,李秀英已经想了很多的办法,最后都行不通,她觉得想要把自己的说的谎瞒住,那还得从王营长这边下手,毕竟是接触过,王营长又很热心,李秀英觉得他不会拒绝自己。

    有了这样的想法,李秀英才慢慢的整个身子放松下来,认真的干活,剂子都按完了,李秀英本能的就去伸手拿擀面杖,结果手刚抓到擀面杖,另一只大手就盖到了她的手上,手很硬,手掌还带着茧子,不过却很温暖。

    一瞬间的感觉,随着手下的擀面杖被抽走,李秀英这才回过神来。

    “我来擀皮。”低哑的声音清透又沉稳。

    李秀英也不动收色的应了一声‘好’,把手收回来,掩饰的转身去把盆里的馅子往盘子里分放到东守安面前,虽然面上没有什么,可是李秀英的耳朵却暴露了她的尴尬,两只耳朵红红的似能滴出血来,王伟的眼尾扫了一眼,低下头擀皮。

    要说李秀英并不是天生的皮肤黑,她只是因为常年下地干活,又不保养,所以脸就晒的很黑,而耳朵是一直藏在头发里的,她现在把头发别到了耳朵,两个耳朵露了出来,耳朵的白皙和脸上的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王伟低着头,没有人注意到他眼里闪过的笑意。

    他是觉得有趣,一个结过婚又离婚过的女人,竟还会害羞成这副样子。

    而坐在一旁的东守安和小高是跟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一幕,东守安正在耐心的教小高包饺子,可是显然他的耐心马上就被小高给弄没了,先前还小声的教,最后就训斥起来,“这包饺子比打仗还难吗?教你你怎么就学不会?你看看你包的这叫啥?农村三岁的孩子都比你包的好。”

    小高苦着脸,看着手里那个被首长指着的饺子,“首长,这就跟拿绣花针一样,要不我排饺子吧。”

    李秀英先前的尴尬被他们这么一闹,也忘记了,笑道,“大爷,就让小高排饺子吧,咱们俩包也快。”

    东守安哼了小高一声,没有再说,却也算是默认了吧。

    小高松了口气,一边感激的对李秀英笑,李秀英也对他笑,感觉到对面有人看自己,本能的看过去,就在这个看过去的瞬间她猛的想起了对面坐着的是谁,想把头收回来也晚了,正对上那双深邃又带着打量的眼神,李秀英猛的低下头,心也砰砰的乱跳起来。

    有种做了坏事被捉到的感觉。

    这一幕正好被小高看到了,小高心下疑惑,不过马上就自己找到了理由,王营长长的是吓人,总是绷着一张脸,也难怪秀英姐会怕。

    看来他得抽空寻秀英姐说说手娟的事,让秀英姐知道王营长看着吓人,人其实很好,也省着她这么害怕。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八十章:暗求
    人多包饺子很快,李秀英早就把锅里的水添好了,把燃气灶点着也不用管,两大帘子的饺子摆在厨房里,李秀英把客厅的茶几擦完就进了厨房。

    小高则是在厨房和客厅进进出出的拿碗快和酱油,东安守则是被王伟扶着坐到轮椅上到了桌子旁边坐在那里剥蒜,一边和王伟聊着部队里的事情。

    一盘盘的饺子端出锅,小高帮着往桌子上端,东守安喜欢吃水饺子,就是饺子煮熟之后放在盆里用饺子汤泡着端到桌上来,这要吃的时候就像饺子一个个刚从锅里捞出来的一样。

    李秀英在包饺子的时候就问小高有喜欢特别喜欢的,听小高说了之后,所以饺子出锅的时候也就没有用东守安多说,水饺就备出来了。

    东守安的眼里也有了笑容,“秀英这小丫头心细又能干,你看看这家让她擦的,就是桌子腿都没有放过,做饭也好吃。”

    “是啊,家里换了这么多的阿姨,我看谁做的饭都不如秀英姐做的好吃。”小高往嘴里塞饺子,烫的他一直往嘴里吸气,还忍不住嚼着,一边说好吃。

    王伟没有接话,夹了一个饺子,一口咬了一半,白色和猪肉馅的,肉放的不多,白菜也吃不吃水腥味来,只给人一种鲜的感觉,特别是饺子皮的面和的时候并没有和的太软,这样擀出来的皮咬着也劲道。

    “怎么样?味道不错吧?”东守安见儿子沉默,有些得意的追问道,一边叫厨房里的李秀英出来吃饭。

    李秀英应了一声,这才端着最后一盘出锅的饺子出来。

    王伟一个饺子下了肚,这才开了口,“小时候过年在家里吃的饺子就是这个味,像我娘做的。”

    李秀英听了这话当然是高兴,只要王营长吃的高兴了,那么一会儿她求王营长王营长一定不忍心拒绝,面上却不动声色的放下盘子,扯了椅子坐下来。

    可东守高听了这话却是不高兴了,要不是这饺子好吃,他就差摔了筷子了,心里嫉妒儿子只惦记那收养他的父母,又后悔儿子七岁的时候才寻回来,也知道他这样吃醋嫉妒没有用,偏偏听到儿子说这样的话,就让他觉得他这边儿子永远不会当成是家,他永远就像一个客人一般,甚至现在连身份都不让对外说。

    小高是埋头往嘴里塞饺子,又是个不知道内情的,当然也不会去注意什么。

    李秀英则是一直想示好巴结王营长,毕竟一会儿还要求他,“王营长和老首长这么好,要是喜欢吃饺子想家了,那就来这里,我给王营长包,老首长也不会介意的。”

    “好。”王伟的剑眉微微一挑,就知道李秀英巴结他的原因了。

    东守安刚刚心情不好,不过听儿子说会常回来,脸上的郁色也减了几分,语气冷淡道,“来吃行,别忘记买菜。”

    “好。”王伟清冷的应了一声,也不多说。

    一顿饭下来,东守安吃的高兴,让王伟推他到外面散步,小高就拿了大衣过来帮着首长穿,三个人这才一起出了屋,李秀英收拾桌子,在厨房里一边洗碗一边想着只能寻王营长走的时候追出去才能找到机会单独和他说说,而且这件事情一定要现在说才行。

    李秀英把厨记收拾完,这才去卫生间里洗换下来的衣服,床单布罩很大,李秀英就在浴缸里放了半下的水,把衣服泡了进去,这才刚泡上,身后就传来一道女人的声音,“你就是请来的小保姆?”

    李秀英本能的回头,她是蹲在地上的,就要仰望着对方,又背着光跟本看不清对方长的什么模样,这才站起身来,“我是,你是?”

    肖燕拧着眉头,一脸嫌弃的打量着眼前的小保姆,她从丈夫那里知道家里又请了个小保姆,听说才二十三,当时她就有些不满意,这也太小了,现在在这么一看,就更不满意了。

    农村现在是啥条件?

    在看看眼前的这个小保姆,却是一身的肉,一看就是个好吃懒做的。

    李秀英站起身来,光线好了一些,也就能看清楚眼前的女人了,长的白胖中等身材,穿的虽然是军装,可是脸上却画着淡淡的妆,能看出画了口红,手里还提着一个黑色的皮包,这包一看就不是装文件的那种,而是现在时尚的女性多会提一包。

    李秀英打量对方的时候,也隐隐的猜到了对方的身影,能进这个家不声不响,还这样一副主人的语气问她是谁,应该就是东家大儿媳妇吧?

    肖燕只打量了一眼对李秀英的印象就不好,何况一个小保姆,她也不会去过多的关注,“你家是哪的?几口人?”

    语气就像审犯人一样。

    李秀英非常不喜欢对方的态度,可是此时她就得低头,谁让她就是打工的那一个呢,平复下心情,刚要回答,就有话插了进来,“嫂子,你回来的正好,我有事要和你说。”

    是王伟。

    肖燕回过头去,脸上已经带起了和蔼的笑,“是小伟啊,有些日子没有见到了,有什么事说说吧,嫂子能帮的一定帮。”

    一边说话一边也跟着王伟走了。

    李秀英最后接到的就是王伟扫过来的目光,然后看着两个人去了书房那边,李秀英紧了紧牙,一边心里安慰自己眼下她只是在这里寻求个过渡,重生回来她不能这样的活下去,她一定要活出个人样来。

    书房那边,王伟将书房的门带上之后,就把和孙艳红的事说了,肖燕一听就急了,“小伟,艳红那可是别人想抢都抢不到的好姑娘,不然嫂子也不会介绍你们两个认识,你看看艳红并不知道你是咱们家的人,她也不嫌弃你是从农村出来的,现在像她这样的城里姑娘到哪里找去?我可知道她经常去你们部队看你,还往你家里邮东西,你们是我介绍的,她还总过来看爸,这样体贴又细心的,哪里你觉得不合适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八十一章:退让
    肖燕一脸的焦急之色,反观王伟很平静也很冷静。

    “嫂子,孙艳红去部队看我,那也是她正好路过,你该知道我的性格,若是知道她过来看我,我一定不会同意。”王伟解释道,“正因为她是城里的,我才更觉得我们俩个不合适,我是在农村长大的,我的生活习惯和她并不同,她是一个适合在暖室里娇养,而不是和我过这种风吹日晒的生活。”

    王伟一直都明白他与孙艳红之间的问题在哪里,孙艳红有品味,活的也是上层社会那种人过的生活,她穿衣讲究生活也讲究,他呢?

    他需要的家不是一进去有多华丽又有多大的品味,而是一个给让他感觉到温暖又与他很近,不会让他觉得就像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让他觉得格格不入。

    他与孙艳红在一起,就是那种格格不入、两个人不是一类人的感觉。

    这些话王伟没有说,也知道说出来旁人也不会理解。

    “小伟,你不能这样想,你要记住你虽然姓王,可是你是东家的人,你是在农村长大,但是以后你注意要在城里生活,难道不找城里的姑娘找一个农村的?没有文化的,这样的在一起你们会有共同语言吧?”肖燕心里着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劝,马上就想到了刚刚看到的那个小保姆,“咱们家新请的小保姆你也看到了,娶个那样的你真的能与她过一辈子?你觉得那样会对你的前途有帮助?”

    “嫂子,我娶的是老婆,只要在家里做饭带孩子就行,我的前途我靠自己就行。”王伟最不喜欢的就是他们这些看不起农村人的举动,“我是从农村出来的,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也就不满嫂子,我确实打算找个农村的。”

    肖燕被他一句话顶的愣了半响,张嘴看了他半天,这嘴才合上,“小伟,嫂子知道刚刚的话你不喜欢听,嫂子的为人你是了解的,我并不是看不起农村人,只是觉得他们的生活习惯与咱们确实容不到一起去。”

    “嫂子,我就是农村人。”王伟打断她的话。

    肖燕拧着眉,退让的求饶,“好好好,嫂子再不说这样的话,这事你看这样吧,你和艳红先处着,你总要给自己一个机会,再说你看艳红一个女孩子都已经这么主动,总不能让一个女孩子没有面子是不是?你就先听嫂子的,两个人先谈谈,最后你真觉得不合适,嫂子再去和艳红说,你看怎么样?”

    “不行,感情的事情不是儿戏。”王伟马上就反对。

    这是欺骗,王伟的人生里也没有这样的两个字,更不会去这样做。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孙家那边一直以为你们在谈对象,还是我介绍你们认识的,你觉得不合适,当初怎么不说?”肖燕被他气笑了。

    “我和孙艳红说过,刚开始相处一下我就发觉我们两个不合适,也跟她说过,她和我也是一样的想法,我看你们现在还误会我们两个在一起,才想着让嫂子去和孙家说一声。”王伟解释道。

    肖燕愣了一下,反问,“艳红也是和你一样的想法?”

    王伟点头。

    肖燕这心里就奇怪了,她前几天遇到孙姐的时候,她还说她家艳红觉得王伟挺好,还说感谢她做的媒呢,更是给了她一盒国外邮回来的饼干,现在听到小叔子这么说,肖燕心里自然是疑惑。

    “家里新来的小保姆爸很喜欢,以后嫂子和大哥也能轻快一些。”王伟把自己说的都说了明白,这才提起这事来。

    刚刚他看到了大嫂对李秀英的为难,这才出声打破。

    “我看不行。”肖燕心里想不明白,想着抽空去找孙艳红谈谈,便也没有再说这事,“人看着有些木,可眼睛转乱,不像个安稳的,前几天医院那边忙,也没有空去找人,这人是你大哥找回来的,你大哥那样的脾气,一辈子没有和人吵过架,他怎么能看准人。过几天我抽空去人材高市场那里看看。”

    “那大嫂换人前先问问爸。”王伟到是不担心这个。

    父亲那边不同意,大嫂想换人也没有用,所以将问题直接推到了父亲那边。

    肖燕笑着应下,公公这边不同意,她自然有办法让公公同意,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不多时东守安回来,肖燕最后要走的时候才说起保姆的事来,“爸,你不是喜欢我妈家王阿姨做的鱼吗?明天我让她过来给你做。”

    “不用,秀英做的也挺好。再说那是你家的保姆,过来给我做谁,谁给你家做饭?”东守安直接就回绝了。

    “那好,您想吃的时候就告诉我,我让人过来。”肖燕试探了一下,心里也有了底。

    看来真像小叔子说的,公公对这个小保姆到是挺满意。

    肖燕就忍不住又打小保姆的身上打量了一眼,又嫌弃的收回来,最后往客厅里扫了一圈,心想着到是比以往干净。

    肖燕这一走,王伟也要走。

    东守安心中不舍,又要面子的淡淡的留人,“家里空房间多,今天也赶不回部队,在家里住也行。”

    “也好。”王伟就轻快的应下了。

    这次却换成东守安愣住了,还狐疑的抬起头打量着他,往次他也是留人,可是这小子没有一次留下来的,这次却应下了,还这么爽快。

    反常即为妖,东守安怎么能不惊呀。

    要说起来,这小儿子认回来之后,这些年在家里住的次数用一只手数都没有用完,可见少的有多可怜。

    东守安这边没有想明白,小高却有些为难了,“首长,王营长住的那个房间现在秀英姐住呢。”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李秀英住那个房时,小高拦着的原因,那可是王营长住过两次,首长就吩咐专门留给王营长,结果这些年王营长也没有来住过几次。

    东守安也恍然,手一拍头,“到是忘记了这一茬,那你就换一个房间吧。”

    心里却觉得坏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八十二章:求助
    东守安和这个小儿子在一直相处的时候不多,可是却知道这小儿子有个洁癖的小毛病,就是他睡过的床别人不能坐,会了他的床单就要换,明明是在农村里长大的,却有这么个毛病,可也正是因为这样,东守安知道儿子在农村过的很好,那收养他的家人要是不真心疼他,哪里会给他惯出来这样的毛病。

    王伟又是痛快的点头,竟然没有一点的排斥。

    东守安被小儿子搞的有些摸不着头脑,就摆手上他先上楼去休息,晚饭前再下楼陪他下棋,小高那边自告奋勇的揽过活说帮着去拿被子。

    王伟路过卫生间时,正巧看到李秀英端了一大盆洗好的床单被罩出来,他停下来,“拿到外面凉?”

    李秀英点头。

    刚刚王营长不管是看到了她被为难还是无意的正好帮她解了围,都让李秀英感激,同时也让她面对王营长的时候有几分的尴尬,她觉得她在这位王营长的面前总是尴尬的时候被他撞到。

    在部队那边探亲她也没少受王营长照扶,今天撞到了她还一直装作不认识,她不知道王营长会怎么想,只能寻机会再解释了,所以现在还没有解释清楚,面对王营长的时候,李秀英也有些心虚。

    “给我吧。”王伟大步的走到了李秀英的面前,抬手接过了盆。

    李秀英就觉得双手一轻,手里的大洗衣盆也被拿走了,“王营长,这怎么好麻烦你,我做就行。”

    王伟没有理她,端着盆往外面走。

    李秀英就在后面追,“这晚的活,怎么好让你帮忙呢,还是我自己来吧。”

    东守安听到动静探头出来的时候,就见两个人一个走一个追已经出了屋,东守安笑了,“臭小子,看着像个冰块,到是挺热心的。”

    这点像他。

    东守安因为小儿子回来心情大好。

    外面李秀英就洗着手追了出来,被寒风一吹,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两只手风被一刮就像无数的刀子刺了过来,她忙搓了搓手,跟着王营长一路到了院里凉衣绳那里,看着弯身拿着床单往凉衣绳上搭的身影,李秀英在心里骂着这人霸道,一边大步的上前去帮忙。

    心里想着借这个机会说一说也好。

    结果一进之间也不好意思直接开始就和对方说保守秘密,不要把她嫁过人的事说出去。

    王伟眼角一直注意着她,见她脸上不时的皱在一起,不时的又摇头,便知道她在想什么,“你没有说你结过婚?”

    李秀英被他突然问的愣住了,又是本能摇头,最后心虚的低下头,“我到这里之后就想找个供吃供住的地方先住下来,要是说离过婚,一定没有人用我。王营长,我知道这样欺负人不对,可是我并没有坏心。你要是不放心,等我过几天再寻一户人家,就离开这。”

    原本想开口求对方帮着保守秘密,可是到时眼前李秀英才发现有多难,她的自尊心让她不要去求任何人,甚至现在这样的低头,都用劲了她全身的力气。

    “老首长既然喜欢你,你眼下没有地方去就在这里吧,只是这样的事情满不久,你心里也要有个准备。

    ”王伟把最后一个被罩拿了起来,打量了几眼这才往凉衣绳上挂去。

    这样农村的被面和被里,做成了被罩,王伟打眼就猜到了是谁的。

    这边李秀英没有想到王营长会这样说,还没有等她开口帮,就说出来帮她,心里自然是高兴的,高兴的应下和他一起把被罩扯开凉好,这被罩正是李秀英自己做的那个‘合成’的。

    把东西都凉好,王伟拿起洗衣服,见她还在那里弄,眼睛又扫了她冻的发红的手一眼,“一会儿就冻住,不用再打结。”

    李秀英怕东西被吹走,所以在把每个被子打结,听到身后王伟的声音,她应了一声,却也没有回头,仍旧在那里打结。

    王伟没有再多说,提着盆先进屋了。

    他的个子高大,大洗衣盆一只手提起来,离地面还有一段的距离,换成李秀英却有些费劲,这样的大洗衣盆,她要在地上拖着才行。

    在东边朱家做保姆的陆霞出来凉衣服,早就在一旁看着一个穿军装的人帮李秀英一起凉衣服,不过等看着人进去了,这才远远的打招呼,“秀英姐,那是谁啊?”

    李秀英听到有人叫她,就扭头看过去,看到是陆霞就笑道,“是家里来的一个客人,看我凉被子就过来帮忙。”

    陆霞就一脸的羡慕,“你家来的客人真好,还能帮你们干活。”

    李秀英笑了笑,“我这边完事了,那我就先进去了。”

    陆霞应了一声好,看着李秀英人进了屋,这才忙把盆里的几件衣服凉完,提着洗脸盆跑进屋了。

    李秀英跟本就没有把这事当回事,她回到屋里后,又把楼下的卫生间擦出来,就被小高给拉到一旁说悄悄话去了,“秀英姐,王营长这人看着吓人,其实人不错,你别害怕他。”

    “我什么时候怕他了?”现在担心的事情解决了,李秀英自然是不怕他了。

    小高这就放心了,“那就好,其实王营长不让我说,今天我给你的手娟就是王营长给我,我说正好你要买一个要给你,王营长不让我说是他给的。”

    李秀英愣了一下,“王营长买的?”

    这事也太巧了,她要一块手娟,结果王营长买了一条一模一样的,他们也没有告诉王营长,那也就是巧合了,没有想到会这么巧。

    “王营长捡的,他说他也不用就给了我,我就说了你要买手娟的事。”小高无心的解释道,一边又叮嘱道,“秀英姐,你就收着吧,反正王营长也是捡的,又不知道还给谁,这事你就当不知道好了。”

    李秀英笑了,“好吧,那我就当这手娟是你给我的。”

    小高就笑了。

    王伟从楼上的房间出来,就看到这一幕,两人不知道在说什么,却笑的很高兴。

    而他的脚步声也打断了两个人,李秀英脸上还带着笑,客套的对他点点头回自己的房间,小高也上前来打招呼,王伟下楼的时候,眼睛不由自主的就落在了李秀英进屋后那一甩而过的小手上。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八十三章:出面
    王偉莫名的就想起了包餃子的時候,他的手無意間就摸到了這只小腳,胖胖的和看到的一樣,摸起來也軟軟的。

    明明只是無意間的一個舉動,王偉也不知道他怎麼就記住了,以前總聽部隊裡的那些人沒事的時候說家裡的婆娘怎麼樣,又有多軟,王偉沒有結過婚,可又是個要面子的,所以大家講這些時他又要面子的裝不在意的在一旁聽著,那時候不明白這有什麼可說的。

    不過無意的一個舉動,他終於明白什麼叫軟了。

    甚至也開始認同那些人說的話,家裡的娘們要肉多一些抱著才舒服。

    王偉一路進了書房,東守安看他進來,放下手裡的書,“有事?”

    雖然冬天的白天要短一些,東守安也習慣了中午要眯一會兒,書房裡就有一張單人床,平時白天休息他都在這裡。

    王偉帶上門,拉了椅子到床邊坐下,“我想和你談談李秀英的事。”

    “你們認識?”東守安就坐起身子來。

    “只接觸過幾天,她是我們營裡張建平的妻子,兩個人是前些天離的婚,離婚報告也是我遞上去的,今天碰到了我才知道大哥說的小保姆是她,這些事你心裡有個數就行,萬一哪天這些事被扯出來,你也別太吃驚。”王偉就怕孫豔紅到這邊來,到時這事就上瞞不住。

    既然已經答應在了李秀英不說出去,幫忙幫到底,王偉這才到父親這邊來先報個備。

    “怎麼離婚了?”東守安嚴肅的問。

    “兩人是家裡介紹,張建平和李秀英的妹妹以前談過戀愛,兩個人現在還聯繫,不過具體的還是兩個人沒有共同語言吧。”王偉解釋了幾句。

    東守安不滿意,“這樣的理由就離婚,對婚姻太不負責任。”

    “一是一,二是二,你什麼時候也把事情混為一談了?”王偉反問。

    “這事怎麼能說是混為一談,我看秀英這丫頭還不錯,這怎麼就把婚姻當兒戲,現在離婚的人你看看有幾個被人看得起的?她還這麼年輕,將來怎麼辦?”東守安喝道。

    他雖然和秀英沒有怎麼接觸,可看得出來那是個老實又實心眼的孩子。

    “這事我在部隊的時候做過他們的思想工作,我也考察過,他們夫妻分開也許對他們彼此更好。”

    “放(屁)。什麼叫分開更好?沒聽說過寧折一座廟不折一因緣嗎?那個張建平是怎麼回事?下次你帶他一起來,我和他談談,即然結了婚就要好好過,怎麼還能和小姨子聯繫?他是個軍人,一點影響都不在乎嗎?”東守安睛眼一瞪,“他們這才離幾天,到時重婚還不晚,這邊我會找機會勸勸秀英,那個張建平那邊你也勸勸。”

    “爸,這事不是你該管的。”王偉不快的擰起眉頭,“你要真為李秀英好,這事就幫著她幫著,我把實話也放在這,她在家裡很受氣,不然大過年的誰不在家過年會跑出來打工?她的脾氣我也瞭解一些,這事你跟她挑明瞭,她馬上就會辭工,再去旁人家。”

    “你想把她逼到無處可去,你就找她談吧。”王偉站起身,“那就不打擾你睡覺了。”

    椅子歸位,人就出了書房。

    東守安眼球瞪圓了,“老子難不成還要害她?”

    嘴裡不滿的罵著,不過瞭解東守安的人都明白,他這就是妥協了。

    王偉把一切交代好,就先出了門,出了大院去了市里的舊貨市場,傍晚的時候回來手裡也多了一摞舊報紙包著的書,直接交給了小高的手裡。

    李秀英在廚房做飯,現在冬天家家都吃兩頓飯,只不過東守安說過晚上家裡也要弄些粥,所以李秀英把中午剩下的餃子熱了,又煮了粥,家裡沒有鹹菜,她就把中午包餃子時切的大白菜中間剩下的根切成了絲用鹽醃了一下,晚上放了點味精和香油拌一下,就成了小鹹菜。

    用過了晚飯,李秀英回到房間裡才看到桌子上放著的舊報紙,打開之後發現裡面是初中課本,從初一到初三的都有。

    李秀英高興的拿起來一本本的翻,原本只是想看看,不過這麼一看李秀英就入了迷,而且也發現了很多字不認識,一邊念一邊猜,夜深了感覺到腿冷,她這才從書裡抬起頭來。

    她想過要改變自己的命運,只能從學習這方向著手,上夜大,只要有了文憑,她可以去南方找工作,而且也容易一些。

    不然像她這樣的,除了做保姆做這些苦工,什麼也做了。

    現在書有了,可是收裡有很多不認識的字,她還得買此筆,算算她兜裡的那點錢,現在在這裡供吃供住,買學生用的東西也可以。

    權衡了一番,李秀英就想著明天去買菜,直接也把這些要用的東西買回來,這才起身前燈上了燈。

    自己帶來的床單和被罩都洗了,被子是東家原來就有了,李秀英就沒有脫衣服上了床,第二天她起來做準備早飯的時候,見王營長已經走了。

    早餐是小高在外面買的豆漿和油條,吃過飯小高才說起書的事,“秀英姐還缺什麼?到時一併告訴我。”

    “有些字不認識,我想買個新華字典,再買點筆和本。”李秀英想了一下,“咱們市里有書店吧?”

    “有時有,不過新華字典很貴的。”小高有些猶豫道。

    一塊二的手娟都捨不得,字典捨得嗎?

    李秀英笑了,“沒事,這是正經事,不怕花錢。”

    現在她還有十五塊錢,怎麼也夠買這些東西,以東家做保姆又供吃供住,也沒有用著錢的地方。

    小高到來了興趣,“秀英姐,你這是要考學嗎?”

    “是啊,小時候家裡窮也讀不起收,現在出來打工,有時間就想試試。”李秀英沒有多說。

    小高點頭,“你妹妹不是念大學嗎?她沒有字典嗎?和她借用就能舍點錢。”

    “她也要用的。”李秀英不願說起家裡的事,就轉了話題,商量和小高出門買菜直接去書店的事。

    兩人這邊還沒有出門,東進生和肖燕就來了。

    東進生仍舊是一臉的見誰都是和氣的笑,“你們這是要出去買菜?”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八十四章:挑刺
    小高正行军礼应是。

    李秀英也笑着问好,“大哥。”

    肖燕正在换拖鞋,听到这一声大哥,立马声音也高了起来,“咱们这样的人家,不能像在农村那样到处攀亲戚,以后还是叫首长吧,不然家里来客人看到了也笑话。用异样的眼光看你你不觉得什么,我们东家可是要头要脸的人。”

    肖燕突然之间就发难,李秀英料到了,昨天她就看出来这个儿媳妇不喜欢她,面上没有表露出不满来,做出听话的样子应下。

    她知道这个时候她要是顶回去或者甩脸子,都会让人觉得她这个当保姆的不知道深浅,毕竟她就是一个保姆,在人家就得听人家的,还想要活的有尊严,那除非不做保姆。

    “还有家里的拖鞋,也不能乱穿,你记住你穿的是哪一双,以后就穿那一双,这些规矩你没有当过保姆也不懂,日后都记在心上。”肖燕边换拖鞋边交代。

    东进生就在一旁打哈哈,“好了好了,又不是什么事。”

    “这怎么行?万一有脚气传给咱们怎么办?”肖燕一边往里面走,一边埋怨,“你也是,再着急也不等我一起去找,就这样随便找回来一个,抽宁让人带着去做个检查,看看有没有传染病,不然万一有什么病传染给咱们怎么办?什么事只要我不盯着你,你就做不好。”

    东进生就在一旁笑着认错,也不为自己辩解。

    李秀英低头换鞋,她是不生气的。

    小高在一旁却是一脸的尴尬,“秀英姐,你别往心里去,嫂子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说话爱命令人,毕竟她在医院里就是个主任,管下面的人管习惯了,免不了回到家里还这样。”

    “我知道。”李秀英抬起头对他笑了笑。

    知道这种人看不起农村人。

    不过人家有看不起农村人的资本,是城里人,家势还这么好。

    李秀英明白这就是命,她不认命不行,可她不会向命运低头,靠不上家里,她可以靠自己。

    小高见秀英姐这般的沉默,知道她心里不好受,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两个人这边穿好鞋没等出去,去卫生间里洗了手出来的肖燕就又开了口,“你叫小李吧?你还有没有别的衣服了?穿这样的衣服可不好,要是有就换一身。你要认识到你现在是在哪里当保姆,也要注意自己的象形。”

    东进生进来后就直接去了书房,这时没有人拦着,肖燕说的也就更多了,“你的出身不好,这个没有办法也不能改变,但是你现在到了我们家,就不能按着你在农村的时候那样来,我们家在大院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按理我的要求那是要找一个有经验做过年头多的保姆,你这样刚从农村出来的跟本不合适。不过既然现在已经找了你,我也不能直接赶人,可你个人作风和象形就不能再随着你自己来,我们家可丢不起那个人,让人出去还指点家里的小保姆穿的有多土。”

    李秀英一直憋着火,可不代表着她就可以让人这样随意的拿捏,她没有自卑也没有小家子气的不敢说话,直反问过去,“我来的时候首长没有说还要带几身好衣服才能来做保姆,我家里穷,不然我也不会出来给人做保姆,在我们农村那一件衣服都是从大的传给小的,一个个传下去,也没有钱买新衣服。”

    “是啊嫂子,我家就是我大哥穿过的旧衣服传给我。”小高在一旁打断李秀英的话,“秀英姐家里条件不好,在这边挣了钱还要供她妹妹念大学呢。”

    “你妹妹在念大学?”听到这个,肖燕还有些不信。

    李秀英知道小高打断她的话是为了她好,心里却憋着气,点了点头也没有张嘴。

    肖燕看到她在堵气,脸色又难看了几分,“要我说你们农村人就是太犟,思想跟不上,说几句就不高兴,你要是这样不虚心接受错误可不会进步。”

    “首长,我没有不虚心接受你的教导,可刚刚我也说了,我不知道出来当保姆还要准备好衣服,就是要准备我也没有那个条件。我虽然是第一次进城,也没有听说做保姆还要穿的好,穿的干净就不行了吗?我们农村人是不如你们城里人有文化,人分工不同,可不代表着低贱,要是没有我们农民种的粮食,城里人吃什么?”李秀英义正言辞的迎视过去,“首长虽然看不起我们农村人,可我却为我们农村人自豪。”

    “秀英说的对,能有现在的生活,那是因为工农商共同的努力下才有今天,农民兄弟的支持,那是功不可没的。”东守安由着东进生从书房里推出来,脸色不好看,“今天这样的话日后再也不要说,我看需要进步的是你,你这样的想法有问题,再这样下去迟早出问题。”

    肖燕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和公公顶嘴,可是当着小保姆的面让她认错,她又拉不下这个脸。

    东进生笑着打哈哈,“一人少说一句,好了,小高你们也去买菜吧,今天买条鱼再买块肉,多做几个菜。”

    低身又和轮椅上的东守安道,“爸,中午我陪你喝一口,我可是许久没有喝酒,今天好好陪陪你。”

    “什么陪我,我看你是馋我的酒了。”东守安也知道儿子这是不想闹的太僵,便也没有再去多说。

    小高也见气氛不对,也顾不上旁的了,拉着李秀英就往外走,“秀英姐,咱们走吧。”

    李秀英被拉出去了,她知道要是再吵下去,她在这里也不用呆了,不过刚刚该说的话也说了,没脸的也不是她,心里憋着的那口气也算是出来,也没有说什么,由着小高拉着出去。

    东进生则推着父亲一走,只留下肖燕尴尬的站在那,肖燕阴着脸直接进上了楼,路过打开北面房间时犹豫了一下推门走了进去,看到床上的被子嫌恶的扭开头,最后目光落在了写字台上的几本书上,大步的走了过去。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八十五章:醋意

    肖燕把初中课本都起来翻了翻,嫌弃也没有遮掩就摆在脸上,一个农村出来的小保姆,还在这里看书,想了想肖燕拿着书就下了楼。

    进了书房就递到东安守的面前,“爸,你看看,是我说那个小保姆吗?她到咱们家是来做保姆的,哪里时间看书?我看她就是偷懒,面上在你们面前又一副老实的样子,这样的人我见的多了,就说我们医院里那些刚分来的小护士,看着都老实,在我面前恭敬的样子,实际上一转身就讲我怎么样,哪里还有那尊敬的样子。”

    东守安正在下棋,被儿媳妇打断,当时就放下手里的棋,抬头往那几本书看去,也不说书的事,直接反问,“人不在你就进房间去翻人的私人物品,这可不是咱们家能做出来的事,就是是个保姆也有隐私权,这事我就不发当不知道,把东西放回去。”

    东进生忙站出来,“爸,你别生气,我去放,肖燕这也是关心你,不过要不是她进去拿这些书拿出来,我还真不知道咱们家的小保姆也是个求进步的呢。”

    东进生一边给自己的妻子使眼色,一边拿起书来翻看,“是初中课本,回去我托朋友再找个高考的资料来,我看小李有意想参加成人高考,这个咱们得支持,人从咱们家真考上了,那说起来咱们家也有面子。肖燕,我记得挨着你妈家的王副师长家,他不是有个侄子也准备参加成人高考吗?你和王副师长家挺熟的,到时你帮着问问他侄子问什么复习资料呢。”

    肖燕不痛不痒的应了声。

    东守安知道儿子是个性子随和,又怕事的。

    纵然见儿子这边给低头了,东守安的心情也没有好起来,这个儿媳妇他就没有相中过,要不是去世的老伴做的主,他怎么也不会让儿子娶个眼价高,整日里看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的。

    “肖燕不穿的衣服也找出几件来给秀英,你不是正好看不起人家穿的不好吗?那你就给几件衣服。”东守安补了一句。

    “行,爸说什么就是什么,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东进生笑着应下,一边拉着妻子,“爸,那我和肖燕把书放回去。”

    夫妻二人从书房里出来,东进生将门带上,才笑呵呵的拉着妻子往楼上走,“爸就是这样的脾气,这都一辈子了,你看看你还和爸去较这个真。”

    “你不是站在你爸那边吗?”肖燕心中有气。

    “这事你们各有各自己的出发点,我也不能说我爸对,也不能说你对,都是一家人因为这些事面红耳赤也不好,你说是不是?也不是什么大事。”东进生只呵呵的笑。

    “你少在这里给我打哈哈,什么不是大事?咱们家是有头有脸的人,弄这么个小保姆进来,做出什么丢人的事到时丢脸的还不是咱们家?我管这些为了谁?操了这么多的心,最后还不是被说?”肖燕余气未消,又被丈夫这副没有主见的样子给气到了,“算了,这是你家的事,你家人都不着急我急什么?到最后真出事也有你们受的。”

    “好好好。”东进生仍旧是一副怎么打都不变的笑脸和气的应着。

    而另一边出了家门的李秀英和小高两个人,出了门了小高也不松手,拉着人往外走,正好隔壁的陆霞也提着菜篮子出来,见两个人拉着就往前走,跟本就没有看到她,忙跑几步追了上去。

    “小高,你和秀英姐这急急忙忙的干什么去?”

    小高听到身后有人叫,这才步子慢下来,看到追上来的人就笑道,“去买菜。”

    “我正好也要去买菜,那就一起吧。”陆霞举了举手中的菜篮子。

    李秀英也趁着小高说话的空把手抽出来,小高这才发现他一直扯着秀英姐的手,不好意思的抓头,“秀英姐,刚刚我就是情急,所以才拉着你出来。”

    到底才只有二十岁,话还没有说完,自己的脸先红了。

    “我知道。”李秀英活了两辈子,对这些到是不怎么在意。

    陆霞却很好奇,“刚刚就看你们急忙忙的往外跑,还以为是有什么急事。”

    明显是在打听事情。

    只是刚刚家里的事情不适合往外说,小高当然不会说,只笑了笑也没有接话,李秀英和陆霞并不熟悉,再说上辈子她在酒店那边打工,刚开始到那里时可把谁都当成好人,掏心窝子的对人好,结果最后背地里不知道怎么说她,所以这辈子重生回来,她对谁都有着防备。

    李秀英刚开始对陆霞的印象就不好,陆霞现在打听的又这么明显,她更是不会多说,两个人都没有接话,按理说会让对方很尴尬,可是陆霞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把话题很自然的带到了今天他们要买什么菜的话题上。

    李秀英在一旁看着小高与陆霞聊的高兴的样子,就觉得这个陆霞不是个简单的小姑娘,不然怎么可能在一家当了两年保姆还被人夸好,就看看眼前的这个有眼色的劲,可不是一般小姑娘能比的。

    这样一来,李秀英心里就更加的排斥陆霞,她自己就是一个活的简单的人,也喜欢与简单的人,更觉得人与人在一起相处,算计来算计去也很累,所以她更习惯找简单的人做朋友。

    三个人到了菜市场,出来的时候东进生交代过买鱼买肉,所以李秀英买这些东西的时候也没有犹豫,陆霞也在挑菜,看到李秀英买的菜,就忍不住在一旁羡慕道,“秀英姐,在东家做保姆好吧?听咱们大院里的人说,东家吃的最好。”

    大院里的人?

    能和一个小保姆说这些的,应该也是保姆吧?

    “我刚来,也不太清楚。”李秀英对陆霞又防备了几分。

    虽然这私下里说东家常西家短很正常,可陆霞一看就是精明白,李秀英可不相信她们才见几次面,陆霞就到了和她说这些事情的地步,谁知道她要是多问一句,会不会传出什么她背后说主人家坏话的话来。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