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846 | 浏览:475051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重生落魄農村媳》作者:八匹(連載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六十六章:好心

    李秀英不想站在这里让人看,也没有再与他争辩,就由着他送着到了车站,只有一个站牌,写着地名,李秀英对这里也不熟悉,所以也不知道哪是哪,不过上面有写着到市里,而且还在人群里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正是医院里的那个黄医生。

    黄医生也看到了他们,明显是看到他们俩在一起,脸上闪过疑惑之色,不过等看到李秀英胳膊上的包裹之后,眼里有了了然之色,然后也往他们这边走来。

    “这是要走吗?”黄医生一身的军装,站在那里身子笔直,透着抹军人的那种英气。

    “是啊。”李秀英在医院时与黄医生也没有说过几次话,客套又不亲近的打了招呼。

    就是在医院的时候说过几次话,也是与李美龄的病情有关,身旁还站着一个冷硬的王营长,眼前的这两个人,不管是哪一个,让李秀英与他们站在一起都觉得不舒服。

    她承认她是自卑的。

    “王营长,谢谢你这些天的照顾。”李秀英道谢,也有让他走的意思。

    王伟点了点头,从兜里掏出两个鸡蛋,“这是在部队里拿的,在车上吃吧。”

    他的这番举动,跟本就没有在乎旁边有没有人,又会不会被人误会。

    李秀英有点蒙,一旁还有等着的车,再有王营长又举着手在半空,想到这人的霸道,李秀英也没有犹豫,忙接了过来,鸡蛋还有些烫手,她想着放到包裹里再道谢,等做完抬起头王营长已经走远了。

    李秀英看着那抹绿越走越走,一只手还在包裹里握着鸡蛋,寒风刺骨,鸡蛋上带来的温度却让整个人都暖了起来。

    黄医生一直在旁边看着这一幕,和李秀英同时收回目光,“没到有调到这边医院来的时候,我见过王营长几次,那年我记得他还是个排长,我们是在同一家做客的时候遇到的,王营长看着性子清冷,不过与老首长的感情一直很好。其实有些人就是外表冷,内情是热情的,就比如你包里的鸡蛋。”

    是说王营长看着外面不近人情,而实院是个阿谀奉承巴结人的吗?

    李秀英不知道该不该这样去理解黄医生说的话,不然她还真想不出旁的理由能让黄医生说这些话。

    更让她疑惑的是黄医生为什么突然跟她说这个,跟她这个相对于黄医生本人来说是个陌生人的她。

    黄医生说完笑了笑,侧头看了一眼李秀英,“姐妹之间的感情,不要因为一个男人而被破坏,好好珍惜吧。”

    客车来了,黄医生也直接走了。

    李秀英上去之后看到黄医生坐到最后一排,想到黄医生刚刚说的话,李秀英走过去,在黄医生的前一排把包放下,坐下头回头对黄医生道,“黄医生,有些事情并不是听到了就是真的,你是个有文化的人,我相信你比我更明白这个道理。”

    对上黄医生看过来的目光,李秀英点点头坐下。

    她知道黄医生是那次听到她与美龄说的话,误会了她不是一个心思不正的人,也明白了刚刚黄医生为什么会与她提起王伟的事情来,想来是认为她与王伟是同一种人吧?

    李秀英面带讥讽,自以为是的样子,有时与美龄还真是像。

    而身后的黄医生只皱了皱眉头,觉得李秀英是扶不起的阿斗,既然好心提醒她没有用,便算了。

    客车出了镇里,行走在山路上,李秀英才把鸡蛋拿出来,现在这个时候鸡蛋还是奢侈的东西,在村里家家来客了,才能拿出来炒几个,要么都留着卖钱或者到谁家走亲戚做礼品拿着。

    现在的鸡蛋能卖到九分一个,不过家家养的鸡也不是每天都下蛋,多是隔天才下一个,这样一来存下来的也不多,再说鸡蛋这东西又不能久放,在李秀英两辈子的记忆让她也找不到她吃过鸡蛋的记忆。

    她苦笑的扯了扯嘴角,按理说她嫁到张家,张家的条件也不差,可她却连鸡蛋也没有吃过一口,可见地位有多惨,结果第一个让她吃上鸡蛋的却个外人。

    李秀英拿了一个在身旁坐椅上敲打了两下,拨了一个鸡蛋,软而滑的鸡蛋,入口后还有抹说不出来的清香,李秀英昨天饿了一天,今天也没有吃东西,原本都有些习惯了,结果一口鸡蛋下口,把她欠下的这些饥饿都勾了出来,除了第一口,整个鸡蛋都是一口就塞到了嘴里,塞了半响才咽下去。

    等两个鸡蛋下了肚,李秀英突然就有了感悟,人活这一辈子,哪有那么多的不满足,再她看来只要是吃饱了不饿肚子,那就是幸福。

    李秀英包裹里带着离婚报告,心也像长了翅膀一般,只觉得有大好的未来在等着她。

    医院那边,张建平一大早起来就对着窗外发呆,李美龄不敢说话,可是又不想就这样一直僵持下去,“建平,不然下次王营长来的时候,让王营长过去看看大姐吧。”

    “你大姐坐今天的火车回去。”张建平仍旧看着窗外。

    昨天老大过来,张建平也没有把报告批下来的事说出来,在外面就让人直接送到招待所那边,秀英一直也没有过来,张建平知道她一定是走了。

    李美龄愣住了。

    王翠花也蒙了,“走了?回村里?那离婚咋办?”

    张建平回过头看她,“报告批下来了,她带着走的。”

    “可是......一个人回去办离婚行吗?”李美龄刚一说出来就后悔了,不过她马上就改了口,“这样也好,那边不批,也能让大姐冷静冷静。”

    “这怎么行?那不是白折腾了?来回路费四五十,哪有这样败家的?”王翠花听了就着急,“建平,你腿伤着,我看不行你就跟我们一起回家过年,等养好了再回部队,医院那边我问过,这几天美龄也就能出院。”

    “妈。”李美龄在一旁制止。

    “秀英一个人去能办手续。”张建平不想让大家太难堪,也了解了丈母娘的性格,要是不说出来,她会一直说下去,可心里却又忍不住生气,为秀英抱不平,“妈,你就不担心秀英吗?她一个人走的。”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六十七章:不行
    张建平知道他这问问,丈母娘那边也说不出他想听到的话来。

    王翠花笑了,底气也足了,“她是觉得丢人,这才一个人走,那么大的人也不能丢,等婚一离,你们俩也就没有关系,你担心她干啥?建平,妈那天和你说的话,你想了没有?再找你得看清楚了......”

    “妈,我和秀英一离婚,以后我得叫你婶子。”张建平不愿听她说,直接打断她的话。

    “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把你当成自己的儿子也一样。”王翠花不以为意。

    张建平见说不通,也不再开口。

    李美龄在那边却脸发烫,“妈,你就少说一句吧,我姐这都要离婚了,你咋就不拦着呢。”

    医院里这边又吵了起来,三天后李秀英回到了镇里,正好是中午到的,她没有回村,直奔镇政府那边,等到下午民政局的人上班,接过她的报告看了一眼,又递回去,“你一个人过来离婚不行,毕竟夫妻一起来。”

    办事的是个中年妇女,穿着件灰色小西服领的上衣,说完也不搭理李秀英,拿起茶缸子喝着茶水,李秀英愣了,“可他在部队里回不来,那边的领导也说了给你们打过电话,我一个人过来办手续就可以。”

    “那也不行,军人虽然要优秀对待,可也不能破坏纪律。你们可不能利用职务之便,做这些事情。”

    “同志,你看能不能给破个例?”李秀英没有想到折腾了这么多,现在却说不行,怎么能甘心。

    “你看你这位女同志,我都说过了,不能破坏纪律,你这不是让我犯错误吗?在说这离婚也是两个人的事,你一个人过来怎么说?”

    李秀英见她一脸的险恶,没有再说下去,明白现在离婚会被人看不起,对方态度这么恶略,一定是认为她不是一个好女人。

    从民政局出来,李秀英整个身子上的力气都被抽走了,只觉得转了这么一大圈,又回到了原地,一路上这几天对新生活的向往,也被打碎了。

    “嫂子?”张建设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

    李秀英听到有人叫她,才抬起寻去,只见张建设拉住了牛车,人已经从牛车上跳了下来,几个大步到了她的面前,“嫂子,你不是在我哥那吗?啥时候回来的?”

    张建设带了个狗皮的帽子,身上是张建平从部队里把自己穿过的军大衣邮了回来给张建设,张建设长的瘦小,绿色的军大衣穿在他的身上有些肥大,他就用麻绳在腰间绑了一圈,军大衣在身上也紧实了不透风,一双条绒面的大棉鞋,鞋尖那里已经补了几层的布,还是李秀英给补的。

    黑瘦又这样的一身装扮,却没有让李秀英厌恶,反而觉得亲近,特别是他脸上的笑容,那样的真诚。

    大冬天的,镇上的人也不多,李秀英扯出抹笑来,“二弟,你咋来镇上了?”

    “这不是要过年了吗?我和爸在河套那边刨冰打了点鱼,家里留了一些,剩下的爸和我拿到镇上来卖。”张建设憨笑着,他平时话就不多,眼下却有些激动,可见是真心把李秀英当成家人的。

    “那挺好。”李秀英却没有心情。

    离婚的事没有办成,现在又碰到公公和小叔子,这样一来怕是更难了。

    “嫂子,你刚回来的?”张建设性子虽憨厚,却不傻,他往后面的民政局看了一眼,问道,“嫂子,你咋到这里来了?”

    李秀英看着他,见他一双眼睛里满是赤诚,再想到这个小叔子也是一直把他当成家人亲人,却是实在不忍心和他说谎,何况这事等不了几天,自己妈那边一回来,就会知道,也瞒不住,如果能让小叔子站在她这边,那她离婚这事也就多了一份的助力。

    “我是回来办离婚的。”李秀英照实回道。

    张建设张大了嘴,“离婚?”

    “二弟,我知道你一定会不理解,我和你大哥以前在村里就没有说过什么话,嫁过来一年多,你大哥也没有回来过,加上村里的那些流言,还有这次去,我和你大哥都谈过了,离婚对我们两个都好。”

    “可是......可是......”李建设可是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嫂子嫁过来后在自己家过的什么日子,张建设都看在眼里,也知道嫂子有多苦,父母那边他管不了,自己媳妇这也管不住,只能眼睁睁的在一旁看着嫂子一个人抗那么多,每一次看到这些,他的心里都在受着煎熬,现在嫂子和大哥要离婚,他该为嫂子高兴。

    可是一想到,以后这再也不是自己的嫂子,又说不出来的难受。

    “建设,你一定能理解嫂子对不对?”李秀英不免也把心里的失落说了出来,“可惜离婚报告部队那边批了,你大哥不回来,我一个人也办不成。”

    “你们没有领结婚证啊。”张建设疑惑出声,“还用办离婚吗?”

    “没有办结婚证?”这回换成李秀英愣住了。

    “你和大哥照了相之后我和爸来的镇里,那天民政局的人正好没有上班,大哥又急着回部队,爸就说现在不拿证结婚过一辈子的很多,以后再补也没事,告诉我不要说出去,让你们先把婚事办了再说。”张建设把事情原委说了出来。

    李秀英看着他,重活过来,回想起公公对她的态度,她这一刻甚至觉得是公公故意不弄结婚证的,真有一天张建平发达了,他会马上让他儿子再娶一个更好的。

    若不是有这样的目地,又怎么会让张建设瞒着呢,何况这一年多来何时哪一天都能把证给补上,也不用等到现在还瞒着。

    纵然如此,知道张家人对她这样,李秀英这一刻却是感激张家的用意,若不然她这个婚就没有这么好离了。

    “嫂子,你别多想,爸当时也是着急。”张建设怕嫂子误会。

    李秀英笑着摇摇头,“没事,要是没有领证,那就更好了,我也不用再叫你大哥回来办离婚。”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六十八章:反击
    李秀英相信小叔子不会说话,最后还有些不确认,又折回民政局,厚着脸皮求了半天,才让民政局的人帮着查了一下,她和张建平确实没有结婚。

    等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李秀英笑着对等在牛车上的张建设道,“真的没有**。”

    “嫂子,那你真的不打算和大哥过了?”张建设犹豫半响才又问。

    “我和你大哥不合适。”李秀英没有多说,笑着拍拍他的肩,“建设,那你也回村吧,我就不和你回去了,我和你大哥没有领证,也就算没有结婚,村里我就先不回去了。”

    “不回村?那你去哪?”

    “去外面看看。”李秀英对他没有瞒着,“村里以后我也不想再回去,你在家好好的过日子,妈的眼睛不好使,爸到底有时心粗些,你多照顾一下。”

    当时兜里有十五块钱,加上这次回来张建平让王营长捎给她的十块钱,总共二十五块钱,她想先到城里找个工作,定下来之后再慢慢说。

    李秀英也明白她现在不能回村,她和张建下离婚,哪怕现在知道两个人没有领证,村里的人也会指点,公公那边也不会就这样放过她这个免费的劳动力。

    这样一来日子也不会安静,和没有离婚也没有什么区别。

    所以在回来的路上,李秀英就想过了办完手续就离开这。

    天高任鸟飞,她想到外面闯一闯,孙艳红给她的画报,她一直记得里面的各个地方的精彩生活,那也正是她需要的。

    “大嫂,你这样出去怎么能行。”张建设急了,也不同意,他憨厚的黑脸也涨红了,“嫂子,你听我的,先回家,你和我大哥不过,可也不能离家出走啊?你放心,要是村里有人说啥,我去找他们理论。”

    人憨厚,看的也透。

    李秀英就知道在家里他是个心思最通透的,“建设,村里的人讲究是一方面,我想到外面看看才是重点,你就放心吧,你看我这次不也是自己一个人去你大哥那里又回来了?出啥事了没有?”

    张建设张了张嘴,终是败下阵来,“听说美龄姐生病了?现在咋样了?”

    “挺好,这几天该能回来了。”李秀英看了眼天,估摸这个时候该有下午两点了,还能赶上最后一趟去市里的客车,“建设,那我先赶车去,等嫂子有了固定住的地方给你写信。”

    张建设忙叫住人,“嫂子,上车吧,我送你去镇口坐车。”

    说话间,张建设把手伸过去,“我帮你拿吧。”

    “就这一个布包,我能拿得动。”李秀英笑了,可是看到他憨厚的看着自己的样子,还是把布包递了过去。

    张建设笑了,提着布包往牛车那走。

    李秀英也没有客气,反正回村里也要往镇口走,也算是顺路,一路上李建设叮嘱她一个人在外面要注意安全,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眼看快到镇子的十字路口了,看到客车等在那里。

    张建设挣扎了一下,“嫂子,爸在路口那等我呢,一会儿我把牛车停下来,你就往客车那去,我拦着爸。”

    “不用,到时我和爸直接说。”李秀英哪里会让张建设在中间受气。

    在知道公公也在镇里之后,特别是知道公公还说谎,李秀英就已经做好了准备面对公公。

    “嫂子,你就听我的,要是我不拦着爸,你走不成。”张建设想着平日里嫂子闷不作声的样子,哪里能弄得过自己爸。

    李秀英明白他的担心,淡笑道,“好。”

    却是并没有当真。

    牛车离着镇中心路口越来越近,张老汉站在路口的身影也越来越清晰起来,牛车慢下来又停住,张老汉看到李秀英从牛车上下来,面上也露出惊呀来,还没有等开口,张建设跳下牛车就几个大步先赶到前面前,拦住了父亲。

    “爸,我嫂子就是回来办点事,还要赶车回我大哥那。”

    “再赶说几句话的时间难道还没有?”张老汉不满意儿子的举动,绕开儿子,“你到一边去,我正好有件事要问你嫂子。”

    王翠花收到电报去了城里,张老汉可一直惦记着这事,现在儿子只往家里拿一半的津贴,另一半他不用想也猜得到,定是偷偷的给李家的二丫头了。

    这养一个不够,老的也跑到城里去,那花的还不是他儿子的钱?

    张老汉往一旁推儿子,被推开的张建设就又拦上去,还回头催促李秀英,“嫂子,你快走吧,爸这边我和他解释。”

    张老汉被儿子弄的脾气火了,“老二,你这是要干啥?还要反了天不成?”

    李秀英胳膊上垮着布包,没有急着上客车,“二弟,让我自己和爸说吧。”

    “嫂子。”张建设着急的不知道要怎么说,他也是个嘴笨的。

    就这么回头的空档,被张老汉一把给推开,张老汉几个大步就到了李秀英的跟前,“老大媳妇,你这是啥时候回来的?咋没有回村?”

    “爸,你听我说......”张建设保护性的又冲过来。

    “你住口,让你嫂子自己说。”张老汉横眉一竖。

    要说起来,张家两个儿子,张建平长的最像张老汉,只是张建平看着很随和,张老汉却总是一副别人欠了他多少钱的样子。

    “二弟,让我和爸说吧。”李秀英看着有些狼狈的张建设,笑着对他摇摇头,才扭头看向公公,“爸,我这次回来是办离婚手续的,可刚刚去民政局,那边说我和建平没有领过结婚证。”

    “离婚?离啥婚?”张老汉蒙了,可被提到结婚证的事,马上又辩驳道,“没有领证,还离啥婚,出了趟门,你们这一个个是要闹啥,现在跟我回家去,还不嫌在这里丢人现眼?”

    他们几个站在这,除了那边不远处停的大客车,哪里有什么外人。

    张老汉这是没脸了,也想糊弄过去。

    面上张老汉没有什么变化,心里却乱了套,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这好好的就说了离婚,还知道了没有办结婚证的事呢,这事要是在村里传开了,还不得说他们老张家在骗婚?

    现在儿子这个职位,万一影响到儿子咋办?

    张老汉一想到这,只觉得头都要炸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六十九章:厉害
    李秀英又不是上辈子那一棒子打不出个声来的人,哪里会听他的话,先前她就不喜欢公公在村里用下巴看人的高傲劲,不过是有个儿子在部队里,大家都是一个村的,犯得着这样看乡里乡亲的吗?再上加结婚证这件事,李秀英就不待见这个公公了。

    看着公公转身往牛车那走,李秀英声音不高也不低,不会让人觉得她在喊,却也能让前面的张老汉听得清楚,“爸,我这就不回村了,你和二弟回去吧。”

    张老汉双后背在身后,弓着身子,停下来,只扭了头和上半个身子,“有啥话回家说。”

    “爸,我和建平没有领证,那也就不是夫妻,那个家我也不能再回去。当初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你也不能瞒我这个,要不是今天我过来离婚,还不知道这事呢。换句话说要是我今天不过来,那岂不是没名没份的跟建平过一辈子?这婚姻大事,你在村里说话办事那也是有身份的人,咋还能办这事?”李秀英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可说的话却带着冷意,“这一年多来我在你们张家不说做牛做马,家里地里的活那也一样没少过,可是爸你做的这事就太不地道了。”

    “你说的这是啥话?啥叫我一直瞒着你,当时去**的时候,民政局的人不在,这才没有办成,后来你也嫁了进来,这事早一天办晚一天办又不能怎么样?让你这样一说,弄的像我有啥见不得人的目地。”张老汉见圆不住,就开始狡辩,“一口一个离婚,你嫁进来这一年多,我们张家哪里对不起你?你妹妹现在上学花的钱还有我家出的一半,喂不熟的白眼狼,这婚你说离就能离?”

    “我这次去部队,就是和张建平谈离婚的事,他们部队把离婚报告也批了,我带着回来的。”李秀英看他这副嘴脸,也没有意外,“美龄上学花你家的钱,这事我知道,可我嫁进你们家那天起,你们家也没有说过我嫁进去不领证的条件就是供美龄上学,当时要是把这事和我说了,我也不能同意。况且也没有这样办事的,这不成我家卖了我去你们家当苦劳力吗?这都新中国了,张建平又是个军人,家里就敢买劳力,他胆子也不小啊。”李秀英说的语速并不快,可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把刀扎在张老汉最在意的地方。

    张老汉的脸色都变了,怒气的整个身子都扭了过来,眼睛瞪的像牛一样大,张建设在一旁看了直担心,忙上前劝着,“爸,你们一人少说一句,这事慢慢说。”

    “滚一边去。”张老汉眼睛一直狠狠的瞪着李秀英,他到今天才发现自己这个儿媳妇平日里闷不作声的样子是骗人的,好厉害的一张嘴,“秀英,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知道你这是叫啥吗?这叫诽谤,那是要进监狱的。建平还有我们一家,都是清清白白的农民出身,你少往我们身上泼脏水。没有领证又能咋样?婚礼办了,堂也拜了,你就是我们张家的儿媳妇,你走到哪都说不出礼去。老娘们家家的还说什么离婚,你也不嫌弃丢人。”

    “你们张家骗婚就有理了?”李秀英可没有被他吓住,“你说我诽谤,那就去告我吧,到时抓进去的还不知道是谁呢,我尊敬你是老人,先前一直不想和你说这些,可你倚老卖老,那也别怪我说话难听。别说我和张建平还没有领证,就是领证了也可以离婚,你们张家还能想绑我一辈子当苦大力不成?”

    “嫂子,客车要开了,你快走吧。”张建设上前拦着欲冲上去的父亲,一边苦苦的哀求着李秀英。

    李秀英对张建设和气的点点头,才又看向怒气冲冲的公公,“人在作天在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心里明白,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天下可没有这么两全齐美的事。”

    语罢,李秀英也不多说,而且她说的话又快,让张老汉刚想张嘴就被顶了回去,她是一句接一句的说完挎着自己换布包扭身就走了。

    而张老汉那边,见人就这么走了,又气又怒,把火气都发到了拦着他的小儿子身上,一边打一边骂,“吃里扒外的东西,老子怎么就养了你么个废物出来,还不快给你大哥发电报去问问咋回事?”

    好好的听话又能干的便宜儿媳妇就这样跑了,张老汉怎么能不急。

    心里又是一个气,也不知道这在家里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咋这出去一趟回来就变成这样子了呢。

    李秀英说了那些话,她的心里是痛快了。

    上了客车后,也不理会客车上坐着那几个人打量的目光,这几个人显然是坐在车里看到了外面的热闹,客车一开动,随着慢慢出了小镇的公路,李秀英是彻底的松了口气。

    从镇里坐客车到市里要花二块钱,李秀英就在后面把包打开数自己的钱,结果就看在包布的一侧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零碎的钱。

    呆愣片刻,李秀英猛然记起来了,她这布包就是往牛车上上的时候,在民政局门口建设帮她拿了一下,除了他也没有人碰过。

    在看看这零碎又皱皱巴巴握成一团的钱,一定是卖鱼挣来的,结果建设把钱塞给了她。

    看着这些钱,李秀英的鼻子微微一酸,想起上牛车时小叔子憨厚的要帮她拿包的样子,那么笨的一个人,竟也有这样的一份心思,怎么能不让她心里发暖呢。其中还有一张折的整齐的十块钱,应该是他平日里一直存着的,也一起拿了出来,算了算有十七块钱,加上她现在手里的二十五,兜里也就四十二块钱,去掉坐客车的钱,正好是四十块整。

    一个人到外面人生地不熟,兜里能有点钱,那也能有点仰仗,李秀英把钱放好,想着日后有一日,这些欠下的人情一定要加倍的还回去。

    再说张建设回到家里之后,当张老汉要卖鱼的钱时,他说丢了被张老汉骂了两天这火气才消,这时候王翠花母女才回到了村里,而李秀英已经到了S市。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七十章:寻求
    李秀英当然不在意她从离开之后,村里那边会闹成什么样,不过不用想她也知道一定不会安宁了,她一路坐火车到了S市,当天下火车的时候是中午,李秀英在火车站走出来之后,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有些迷茫。

    她上辈子是走过,不过去的却是南方,也是周兴泉带着她一路坐车跑的,等到了地方她都是稀里糊涂的,工作也是周兴泉找的,当时她是在出租的房里做饭,每日等周兴泉回来,直到周兴泉在这边工作是临时的,又被人顶下来,没有了收入,她才开始出去找地方打工,没有文化又什么也不会,好在有一家大酒饭招后厨打杂的女工,每天早上九点到晚上十一二点把后厨房收拾干净才能回家。

    这样的日子当时也让李秀英有了动力,只觉得这样努力下去,周兴泉再找到工作,日子一定会好起来的,可是她做女工挣的钱到底不多,周兴泉受不了这样的苦,有一天她回去时发现出租房里空空的,她紧存下的那点钱也都被周兴泉带走了。

    李秀英在外面工作了也有小半年,知道那代表了什么,可是想到周兴泉的背叛,仍旧让她跟耿于怀,以至于她的身子慢慢的垮下来,就这样孤苦的在外面死掉。

    李秀英紧了紧身上的棉袄,深吸一口气,提着手里的包裹大步的往前走,现在工作都是接班的,不过上辈子在大市城里呆着的时候听后厨的人聊天,她是知道有些分散的人才市场,多是在菜市那旁边,有些有条件的人家,都会找保姆。

    李秀英没有文化,又懂的不多,可她当年在后厨打工的那些日子里,她学了不少的东西,除了做菜还有听他们聊天说的那些,她觉得自己做个保姆还是可以的。

    李秀英寻了一个离她这边最近的S市落脚,主要也是兜里的钱不够,她去掉坐车的钱,还要给自己留点过河的钱,万一工作没有那么顺利,她的吃住怎么办?

    现在一算,去掉火车票二十五,她手里还有十五块钱。

    这也是她紧剩下的一点钱,在这些钱用没的时候,她知道一定要找到工作,不然这样冷的天,没吃没地方住,那只能等死。

    李秀英在路边卖茶味蛋的老太太那打听了附近也没有大的菜市场,老太太告诉了她有两个,一个是在东街,一个是在西街,等打听完后,李秀英对S市也大体有了一个了解,这里也只是个县级市,整个市也只有四道街,并不大,不过这好处就是这市离省会很近,所以说条件到是优越一些。

    李秀英心里有了底,走起路来底气也足了,她虽不迷信却知道在村里时,家里德高望重的人多是住在东屋,想着给自己一个好彩头,她就先去了东街那边的菜市场。

    大冬天的,又要过年了,街道上的人很多。

    李秀英从火车站走到菜市场,足足用了半个小时,等到了简易大棚搭起来的菜市场,李秀英没有觉得冷,还出了一身的汗,等进了菜市场,寻了地方停下来,这才慢慢的觉得冷了。

    菜市场是用简易的大棚搭成的,里面是一家一个小摊子,上面都盖着大棉被,卖菜的也都身上裹着厚厚的大衣,李秀英眼睛扫了一周,看到有几个妇女蹲在那里,还有个城里的中年男子在那跟她们讨价还价的,她犹豫了一下走了过去。

    这边几个人正在说话,看到有个人过来都齐齐的看过来,李秀英穿着件红棉袄,和在场的其他几个妇女比,她年岁虽然小,可是穿着却是有些土气,几个妇女这样一看,也没有正眼看她,接着扭过头和那个中年男子还价。

    “腿脚不好使,还要做全部的家务,一个月就给十块钱也太少了。”有些胖的妇女摇头。

    旁边的几个就跟着点头应和。

    李秀英打眼这么一眼,就知道这有些胖的妇女是个带头的。

    中年男子有一米七五左右,这样的个子在男子中不算是太高,也不怎么显个子,放眼一看到有些矮的样子,身子又圆润,脸也圆圆的,年岁该没有到四十,不过已经有些秃顶了,但是人应该是爱笑的,两只眼睛看人的时候,都是笑眯眯的。

    李秀英打量了一眼,就先有了一个初步的印象,至于这些妇女不把她放在眼里,她到觉得更好,若真是招人注意,她要在这边寻工作的,怕也会受到排挤。

    到不如先在一旁看看,这样也学些经验。

    她这边思量的时候,中年男子已经又开了口,“包吃住,虽然老人腿脚不好,要人伺候,不过家里只有老人一个,活也就少一些,你们要好好算一下这点,去别人家做保姆,那是伺候一家老小,一个月也才十五,两者比较一下,哪个更合适,你们心里也该清楚。”

    果然一开口,脸上就带着笑意,两只眼睛也眯的更小了,就像那大肚弥勒佛一样。

    而且听说话的语气,该是个有文化的,或者是在单位里是个领导。

    “当保姆就要整天不离家,一个人一家人还不都是一样做饭,也就是多煮把米,你们家里老人腿脚不好,就得人身后伺候,正常人家只做做饭收拾屋子,还比你给的多五块钱决,你这同志可别诓骗我们。”胖妇女又开口了,“十五块钱,不能少,要不你就去别的地方看看,可这位同志你要想好了,眼下就要过年,现在可没多少人像我们这样在外面还打工呢。”

    李秀英心里忍不住偷笑。

    明明是想让加钱,可又不想把对方给真赶人,做的又这么明显,怕是这妇女还没有察觉到她这样一弄,反而会让对方就假意离开而让她们退一步吧?

    李秀英这边想着,那边中年男子和气的笑道,“那行,我去旁处再看看。”

    这一听,李秀英就更忍不住笑了。

    在看那几个妇女,显然是舍不得这活就这样丢了,可刚刚话又撩在那里,她们又落下不脸来把人再叫回来,李秀英看着中年男人转身走,自己也慢慢的退了几步,这才转身往外走。

    刚到城里,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找个供吃供住的地方,现在又有工资开,还只照顾一位老人,对她来说正是她需要的。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七十一章:自荐
    李秀英眼角扫着那中年男子的身影,一边不引人注意的慢慢的往外走,她也藏了个心眼,万一一会儿自荐不成,她还可以回菜市场里再等新的雇主,也不用被那些人排挤。

    要不是上辈子在大酒店里吃了那么多的亏,李秀英哪里会注意这些,这些经验也算是她吃了不少的亏慢慢摸索出来的,如今现在都用上了,心里也忍不住有点小小的得意。

    出了菜市场,再走出二百多米,眼见着那中年男子推着凤凰牌的二八大杠自行车要走,李秀英这才加快了脚步,嘴上一边喊道,“那位同志,等一等。”

    东进生停下来,回头看着叫他的人,先是拧眉疑惑,显然是不认识对方,不过马上就又想起来在菜市场里有过一面之缘,“小同志,你找我有事?”

    李秀英到了他的身前,“这位同志,刚刚在里面我都听到了,你们是找保姆吧?你看我行吗?”

    东进生把自行车停下,正过身子打量着她,“你家是哪的?你做过多久保姆?”

    “我家是农村的,我没有做过保姆,可我在家里照顾过眼睛不好的老人。”李秀英想说‘婆婆’,开口的时候本能的憋了回去。

    她虽然和张建平办了婚宴,村里人也见证了,可结婚当天张建平走了,现在又知道没有领证过,李秀英觉得她就是未婚,再说现在这个年代只要一说她离婚的,她相信不管走到哪里,都马上会被人拒绝,而且会怀疑她的人品有问题。

    东进生又问道,“你刚刚听到我们的谈话,我给的钱比别人少五块钱,大家都不同意,你怎么不和大家一样?还有看着你也不大,怎么跑到城里来打工了?”

    “每个人的饭量不一样,他们吃两碗饭才能饱,我吃一碗饭就饱了,所以他们少了十五不同意,我十块供吃供住就行。”李秀英打了个比方,自己的事她就随口说了两句。

    只说家里条件不好,现在地里又干不了活,所以才出来找个活干,挣点钱填补家里。

    东进生笑了,“你这小同志说话到是有趣,你念过书?”

    “只读过小学。”李秀英尴尬的低下头。

    东进生没有再多说,笑道,“那好,你先跟我回家吧,试两天看看。”

    东进生现在是急着寻个保姆,家里老爷子是个脾气爆的,腿脚不好使之后,脾气越发的火爆,家里一个月已经让他赶走了三个保姆,他和妻子又有自己的工作,就是这几天抽时间出来照顾老爷子已经让他筋疲力尽了,今日他到这边来找人,给出十块,一直不肯多加五块钱,也是想试探一下这几个人,他家的条件到不差这五块钱,可老爷子那样的脾气,最不喜欢华而不实的人,现在五块钱就能这样计较算计,人品这边第一点就不过关,就是请到家里去,也呆不了几天。

    东进生已经放弃今天能找到人,只想着明天去西街看看,竟没有料到会来了个意外,人看着干净,听着说话人品也过得去,年岁不大又是个老实的,这点很让东进生满意。

    东进生是个随和的人,做什么事情都追求舒服,刚刚在菜市场里的几个妇人就为了五块钱还这样耍心眼,就让东进生很不喜欢这样的人品,他觉得做人要随和也要老实,那样太滑不好。

    不过从这件小事情上来看,也能看得出来东进生又是个做事有些拖拉的一面,哪怕家里现在急缺人,他工作那边也一直在催,换成任何人该先找个人顶上来,然后再慢慢寻,可东进生呢,再急也会推到明天,特别是这个时候天才近下午,去西街那边完全有足够的时候。

    东进生推着自行车,这才带着人往家里去了。

    李秀英怀里抱着布包裹,坐在自行车的后面,刚开始只想着一会儿就要到了,可是发现他们穿过了整个市区,还在往市区的南边走,李秀英就有些担心了,又觉得先前太冲动,也没有问家里住在哪,先前只想找着工作,也没有注意安全。

    “叔,咱们啥时候到?”

    “快了。”东进生回道。

    带着个人骑自行车,还能说话不气喘吁吁的,李秀英没有想到他这圆滑的身体还挺有劲的,看得出来平日里该是干体力活的。

    许是问了这话的缘故,林攸宁也没有先前那样担心,又过了几分钟,听到前面说‘到了’,李秀英才从自行车上跳下来。

    只见前面大门有两个小战士站岗,隔着大门能看到里面的住宅都是二层的小楼。

    李秀英愣了,她虽然没有见过,可也听说过,难不成这就是那种部队家属院?

    东进生推着自行车走在前面,李秀英愣愣的跟在后面,就见站港的小战士敬礼叫‘首长’好,这样一个看着有些矮,又笑眯眯像弥勒佛的人,竟然是个军人。

    李秀英是彻底的震惊到了,在她的认知里军人不是该像王营长他们那样冷硬,走路的时候也是正八经的军姿军步吗?

    可是在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身上,李秀英是完全没有看出来。

    军区大院,都是每家一栋二层的小楼,小楼的四周种着白桦树和松树,家属院并不大,红砖的围墙里面只有两排的小楼房,每排有八栋二层的小楼。

    李秀英他们是走在中间的红砖铺的路上,一直到最后一栋靠西北角的小楼前才停下来。

    还没有等进院,就见隔壁小楼里出来个穿绿色尼子大衣的女子,女人看着也是三十多,带着军帽子,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长的原本就很好看,端正的脸颊上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子还有一张性感厚唇的嘴,要不是穿着军装在身,会让人觉得她是个女明星。

    而且还是那种让女人看了都不会讨厌的。

    “这又新找来的保姆?”马林走到两人身前,打量了李秀英一眼,才看向东进生,“东叔的脾气,年岁这么小的行吗?”

    “你家的小保姆不也干了两年?我家的怎么就不行?”东进行笑了。

    马林笑起来的时候,让人觉得天气都睛了,“那就希望这小姑娘能坚持住吧。”

    打过了招呼,马林走了。

    东进生怕吓到一旁的李秀英,停自行车时就跟她解释,“别担心,老爷子脾气是大了点,可心好不坏,接触之后你就知道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七十二章:面试
    李秀英微笑着点点头。

    到城里来打工时她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不怕雇主家难伺候,现在做什么事能那么容易的。

    不过相对来说,这样脾气火爆的虽然脾气大一些,可是按理来说该更好伺候一下,起码什么事情都直来直去的,相比那些什么都放在心里的更容易弄。

    东进生见这小保姆穿的虽然土气,可人笑起来很暖,就像冬日里晒阳光的一只小猫,说什么都笑呵呵的,这样的脾气好。

    东进生带着人进了屋,门口放着脚架,上面排着塑料拖鞋,看着都有八分新,李秀英看着对方在换脚,也跟着换上了拖鞋,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举动,可是这点落落大方,从农村里出来又不拘束又不小家子气,让东进生又满意了几分。

    一楼有三个房间,客厅也很大,除了靠在落地窗那里有个大大的花架,客厅里就是一大套黑色的皮沙发,相对的一面是长条的沙发,最后能坐四五个人,另外相对的两边是单人沙发,中间是一个大大的茶几上,上面还放着一套茶具,李秀英眼里闪过差异,难不成这家人是南方人?

    上辈子李秀英跑到的地方就是南方,她是知道南方人有用茶具喝茶的习惯,什么洗茶泡茶,而北方人喝茶就简单些,都是用茶缸子直接泡茶的。

    李秀英快速的把整个客厅打量了一眼,一边跟着到了沙发的旁,这才注意到有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年人,中国军人特有的一张脸,刚毅又透着一抹锐利,看样子有六十多岁了,不过眼神还是很清明,看人的时候如一把刀,能直射到人的心底。

    虽然坐在轮椅上,可是身子也笔直,像军人的坐姿一样坐在轮椅上,腿上盖着一件薄薄的毯子,脚上是一双棉布做的拖鞋,脚尖的地方已经顶出了洞,穿着有些年头了,上面还打着补丁。

    “爸,这是新找到的小保姆,农村出来的,家里穷,这都要过年还出来打工。”东进生先使上苦肉计了,生怕父亲这边再赶人。

    这些天他已经寻了四五个人过来,不是第一面就被父亲赶人,就是干了没有几天,就被父亲骂走。

    东进生对这个新找来的小保姆却很满意,不说旁的,就从他刚刚观察的那几样,就很让他满意,先前找的那几个,人品过的去,可不是做事懒就是嘴太碎,要么就是小家小气,你问十句话她才回一句,更有的是眼里没有活,不指使跟本就不知道去干。

    东守安紧张着一张脸,像领导审查一般打量着眼前的小姑娘,从穿着上就看得出来是农村出来的,一双眼睛清明又干净,五官明明小巧,可是凑在一起让你说不出她长的丑来,加上点婴儿肥,笑起来应该会挺可爱的,最后眼睛落在她的一条大辫子上。

    “你结婚了?”

    李秀英摇头,“没结。”

    东进生也奇怪父亲怎么会这样认为。

    “你梳一条辫子。”

    这么肯定的答案。

    李秀英暗松口气,“在家里干活省事,梳头也不用太多时间。”

    还以为是什么暴漏了自己,原来是这个。

    现在多是没有结婚的梳两条长长的辫子,结婚的妇女才会梳一条辫子还搭在肩头,李秀英到是把这一点给忘记了。

    东进生明白了后,笑了,走过去推父亲的轮椅,往窗口那边走,“爸,你这可就不对了,哪能用一条辫子就说人家小姑娘嫁了人,这不是让人家小姑娘难堪吗?你看这小姑娘挺老实,又是从农村出来的,那就先试用几天,你看行不行?”

    李秀英也跟在身后慢慢的走,一边听他们父子说话。

    “你都把人带来了,我还能说什么?哼,不过要是做不好,就是小姑娘我也不留情面。”东守安不满的回道。

    东进生高兴的笑着应下,“你放心,要是这小保姆做不好,就是你不赶人我也赶人。”

    生怕父亲会反悔,东进生回头佯装一脸严肃的叫过李秀英,“小姑娘,你也听到了,以后可以好好表现。”

    “首长放心,我一定照顾好老首长。”李秀英应忙道,脸上也露出笑来。

    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有地方吃住了,她也松了口气。

    东守安回头瞪儿子,“什么小姑娘,你不会连这小丫头叫什么还不知道吧?”

    东进生干笑两声。

    东守安就知道猜对了,又怒视的横了儿子一眼,才重新看向李秀英,“小丫头,这是在家里,不要首长首长的叫着,我这老头子现在坐在轮椅上,就是个黄土埋到脖的老头,你以后就叫我大爷就行。”

    李秀英清脆的叫了一声‘大爷’,又介绍到自己,“我叫李秀英,今年二十三,家里还有一个妹妹,正在上大学。”

    “秀英,这名子不错,有英气。”东守进听到这一声‘大爷’,语气也缓和下来,“家里还有大学生,好啊,现在国家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你父母为国这有陪养了人才。”

    又问了人是在哪里上大学,听李秀英回答也在S市上大学后很高兴,只说着等放假了可以让人到家里来做客。

    看着父亲和小保姆聊的投入,东进生也暗松了口气。

    他还真怕这小保姆没有眼色,进了这样的大院,还有看看家里这样的住宅就死鱼眼睛的非要叫首长,而不上道呢,没有想到到是个机灵的,这也不用他费什么劲,就这份爽利的劲父亲也喜欢。

    东进生这任务也算是先告一段落,适时的打断两人的交谈,“爸,部队那边还有事,这眼看着年底要下部队,那你看看我就先走了,有事你让小警卫员给我打电话,或者让秀英给我打电话也行。”

    “去吧,部队里的事是大事,我腿虽然不顶用,可真要打起仗来,照样能打死几个鬼{子,家里你就放心吧。”东守安让儿子走,还不忘记教导他,“部队里的事情一定要放在第一位,要记住了你是一名军人,军人的守要任务就是为国家为人服务。”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七十三章:欺生
    东进生走了。

    这二层的小别墅就剩下了李秀英和东守进两个人。

    “楼下是我的书房和卧室,楼上有空房,你去挑一间自己喜欢的,小高出去买菜,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让他告诉你。”东守安话不多,交待一句就自己滑着轮椅进了书房。

    李秀英也没有客气,一楼她都打量过,就提着布包上了楼,楼梯靠着西边,西边也正是厨房,二楼也有三个房间,每是的格局差不多,不过靠最后面窗的屋子李秀英一眼就喜欢上了。

    秀过窗房能看到房子后面的景色,因为是冬天只能看到光秃秃的树,不过能想到夏天会有多美,然后就是树后面的红砖围墙,也很安静,夏天若是坐在窗台上看本书,那样的惬意,李秀英似乎现在就感受到了。

    她没有发现,才刚刚到这个新‘家’的第一天她就盼着夏天到来了。

    房间里的格局也简单,一张木床有一米八大小,床头靠着门口那边的墙,床在窗上正好面对着窗户,窗户正对着门口的那一边墙是一个书架,窗户下面是个写字台,上面还有一个小小的台灯。

    整个屋子都透着文艺的气息,李秀英做梦也没有想过做保姆会住上这样屋子,对她来说就像公主一般。

    整理下心里的激动,李秀英把布包打开,里面就是她用过的床单和她自己做的被罩,在招待所那边用过,她打算今天晚上洗一下再换上,除了这个也就是一套外面换洗的衣服和两件小背蕊和*******谁让你进这个屋的?”李秀英刚要把内衣叠好,就被一道声音给吓的小**也掉在了地上。

    她先本能的往门口看,见是个十六七岁穿着军装的小伙子,这才忙着蹲身去捡地上的小***耳朵也烫了起来,这样的东西被一小伙子看到,怎么能不尴尬。

    “你就是新来的小保姆吧?”小高也红着脸,他也没有想到会这样,眼珠乱转,转了话题。

    李秀英把东西三两下放回布包里包好,才抬起头看他,“你是小高吧?我听大爷说过你,我今年二十三,看你没有我大,以后你就叫我李姐吧。”

    “谁要叫你姐,你不要把农村套关系那一套拿到城里来,叫我小高同志,我以后叫你小李同志,同志间不分大小。”小高一被说年岁小,马上就不同意了。

    刚买菜回来,听首长说来了个小保姆,小高当时就高兴了,以前家里找的保姆都比他大,现在来了个小的,他怎么能不得意,这还没有等把作派表出现,就被又把辈份给排下去了,怎么可能会同意。

    眼睛又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小保姆,穿的土气,长的又黑又胖,还敢让他叫姐,想得美。

    李秀英可不会因为自己第一天来就被这个小警卫员给压下去,有句话怎么说的?东风不压倒西风,那只能等着自己被压倒,以后她在这个家里能不能压住这个小警卫员那也就全靠第一次的印象。

    所以,她当然不会退让。

    “同志间是不分大小,可人与人在一起要相互尊重。”对方眼里的看不起李秀英自然是看到了,也不在意,以后她有的是时间收拾这小孩子,“你是一个军人,首长就这样教导你这样对比自己年长的人说话的吗?”

    小高被问住了,傻傻的眼着眼睛。

    李秀英满意的点点头,“知道错就好,好了,我现在跟你下楼看看,你也帮我介绍一下首长喜欢吃什么。”

    小高急了,“我说不过你,可这间屋子你不能住。”

    “首长说让我挑间自己喜欢的。”李秀英不理他,就往外走。

    “你真的没有骗你,这屋子是留给别人的,其外两间你选哪个都行,总之就这个不行。”小高跟在她的身后焦急的劝着。

    李秀英大步不停,已经下了楼梯。

    小高看到这样气的跺跺脚,眼看着新来的小保姆进了厨房,只能冲着她的背影响道,“你不听我的,我现在就去报告首长。”

    李秀英从厨房里探出头来,“打小报道可不是男人干的事,不过我看你也就是个小孩子,那你就去吧,还有告诉首长大一声,菜是你买回来的,我就按你买回一菜做饭了,要是首长想吃什么告诉我,明天我去买菜。”

    说完,人就缩回了厨房。

    小高傻眼了。

    明明是个小保姆,现在竟然嘲笑他,还指使他。

    偏偏他就一句也反驳不回去。

    东守安手里拿着本军事理论书,抬眼看了一下进来的小高,目光又落回到书,“怎么一副被人打了的样子?新来的小保姆见到了?”

    “首长,她哪里小,都二十三了。”小高不满的嘀咕,只觉得首长骗了他。

    “臭小子,二十三还大?”东守安笑了。

    “她住在北窗的那间房,我和她说不能住,她还说是首长让她选自己喜欢的,刚来就知道拿首长来压我。”

    东守安愣了一下,随后笑了,他的笑声很爽朗,一边放下手里的书,“那丫头真这么说?”

    小高马上用力的点点头,他是圆脸又是大大的眼睛双眼睛,虎头虎脑的很可爱又精神,现在加上这么一副表情,就更多了几分的灵气。

    东守安笑道,“那看来这丫头是个厉害的。”

    自己身边的小警卫员是个什么样的心思,东守安岂会不知道,到觉得日后小高一定会被那小丫头给压的死死的,到也有热闹可笑了。

    东守安看着是个脾气火爆又严肃的人,其实平日里很好相处,只你这人入了他的眼,不管你怎么不好又被人怎么说,他就认定你是好的,所以不管你怎么做,他也都会觉得对。

    小高一听到首长这么说,苦着一张脸,他是被首长的话给害了,先前他还想给新来的小保姆一个下马威,结果现在好了,新来小保姆是个厉害的,看样子首长也觉得这小保姆不错,那以后他还不要被小保姆吃的死死的?

    想到这个,小高急的直抓头。

    东守安看着他笑,“咱们去厨房看看。”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七十四章:露一手

    李秀英和小警卫员过了最后一招之后,就钻进了厨房。

    厨房虽然摆放的整齐,可是细看之下边角并不干净,她随手在摸了一下,到处是油渍,厨房这个地方交给男的还真是这样。

    李秀英把堆放在一旁的围裙拿起来穿上,回手绮好带子之后,先看了一下编织的篮子里的菜,有一条鱼,嘴边用草绳窜着,轻轻一碰还能在乱动,旁边还放着几个土豆,土豆也被鱼给粘湿了。

    李秀英拧着眉,看来以后她得好好说一下,让小警卫员明白鱼是不能和任何东西放在一起的,在说这是炖鱼还是炖土豆?

    这两样菜买的根本就不搭。

    李秀英先把鱼提了出来,开膛破肚去掉鱼鳞,菜刀拍鱼的身子把鱼腥线抽了出来,翻了一下发现在厨柜的最底层有一坛子的白酒,盛出一勺散在鱼的身上把鱼淹好,这才转身找抹布开始擦厨房,东守安就由着小高推了进来。

    “秀英,今天晚上吃什么?”

    看着在奋力擦锅的小身板,东守安又寻了一眼已经处理好的鱼,眼里透出满意之色来,看那鱼处理的手法,就能看得出来是个会做饭的,再看看干活的利落劲,可见平日里也不是个偷懒的。

    “大爷,我这第一天刚来,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啥口味的?”李秀英忙放下手里的活,过来回话。

    东守安摆手,“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在部队里呆一辈子,吃的不上挑。”

    李秀英轻快的应下。

    小高看首长对小保姆这么和蔼,就有些吃醋,“首长喜欢吃红烧的,还有别一口一个大爷的,叫首长,果然是农村里出来的。”

    李秀英就低下头乖乖的应了一声‘是’。

    小高错愕。

    正奇怪先前还挺厉害的人,怎么现在就突然之间这么听话又老实了?

    正对上李秀英偷偷抬起头看过来的挑衅目光。

    下一刻就听到首长的喝声,“胡闹,你这是什么思想?什么农村出来的?农村怎么了?老子也是农村出来的?你不也是农村出来的?农村出来的看不起农村出来的,你不就是在看不起自己的出身吗?自己去领罚。”

    小高当时脸色就白了,立了个标准的军姿,敬礼应是,转身就正步的跑了出去。

    “你做你的饭。”东守安冷脸交代看过来的李秀英一眼,自己滑着轮椅出了厨房。

    李秀英刚刚是故意的,她知道以这位老首长的脾气,定不会喜欢小高这样的话,不过看到他也挺和蔼的,所以才敢这样算计小高,结果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首长说翻脸就翻脸,生气的时候还真挺吓人的。

    李秀英手上的活不停,可心里却也开始后悔,刚刚不该那样做,现在也不知道这位首长是不是对她的印象也不好了。

    擦干净厨房,李秀英又找了米出来,把饭蒸上,鱼也红烧的炖到了锅里,因为都是用煤气,这饭也好做,李秀英这才用围裙擦擦手,摘下围裙出了厨房,看到首长在落地窗那里往外看,走了过去。

    到了窗口旁,透过窗户能看到外面在绕着围墙里面跑过的小高,李秀英的心里就更愧疚了,“大爷,小高为事我也有错。”

    “你有什么错?”东守安没有回头,声音却没有下午李秀英来时那样热情。

    “我知道他年岁小,还和他争高低,在大爷面前装弱。”李秀英面上也露出窘迫之色来。

    活了两辈子,她这是头一次认错。

    甚至还生出几丝的难堪来。

    刚刚到一个新地方,她就跟本自己的认知,就得意忘形起来。

    现在出了这事,在雇主那里刚建起来的好印象就这样没了,那也是她的错。

    “嗯,能认识到自己的错就好,这件事情你们俩都有错,那就算过去了。”东守安没有再多说。

    李秀英就下,才转身回了厨房。

    她低落的回了厨房,却没有看到会在轮椅上的东守安严肃的脸上早就被满意之色取代,刚刚这小丫头的举动自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他也想通过这件事情看看这丫头的品行怎么样,结果看到小高受罚就马上心软,这丫头到是个心软的。

    心软的人都不坏。

    这是东守安对一个人评价的标准。

    今天第一天,这小丫头也算是通过了吧,日后还要再观察。

    通过这件事情看得出来东守安是个做事严谨又有条有理的人,哪怕是家里请一个小小的保姆,却也要经过一交次的考核才通过。

    晚饭的时候,李秀英想在厨房吃,却被叫到了桌子上。

    “以前家里的保姆也都是一起吃饭。”东守安还板着一张脸,没有笑模样。

    李秀英误以为是首长还在生气,所以也不敢多说,一旁的小高则是埋头吃,在外面围着围墙跑了五圈回来之后,一身厚厚的军装也被汗水都打透了,洗过了脸就过来吃饭。

    这些日子家里一直也没有保姆,饭都是小高做的,小高哪里会做饭,能做熟能吃就不错了,味道就不要指也望了,今天一口鱼进嘴,小高就捧着饭碗头也不抬的埋头吃。

    东守安抿了口酒,慢条斯理的吃着,又是板着一张脸,李秀英也不知道这老首长到底满不满意她做的菜,直到一条鱼眼看着只剩下四分之后,东守安才用自己的筷子打了一下小高还要下去的筷子。

    “你一个人吃了四分之二,还吃?”

    李秀英是第一个吃完的,看到一条鱼只剩下一小块,也没有解释,今天小高就买了这点东西,不够吃也怨不得她,她扫了一眼桌子上的情景,见小高不满的嘟囔了一句,大口的扒了几口饭,才放下筷子,这才收回头来继续打客厅里的边边角角。

    李秀英是个爱干净的,在农村的时候家家屋里虽然都是泥土地,可是她也会把泥土地扫的没有浮土,就是白天上地里干活,晚上回到家熬夜她也会把家里的边边角角收拾干净。

    东家住的是别墅,地面都是理石的,要是不擦出来,李秀英就更觉得浑身不舒服了。

    等收拾完桌子,李秀英打断熬夜收拾屋子,被东守安拦了下来,“回去歇着,明天再干,我这看出听不得动静。”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七十五章:示好
    李秀英面上神色不变的轻快应下,等人回到了楼上的房间,脸上的笑才退下去,心下隐隐有些担心,看来她下午确实做的有些过了,让新东家都不高兴了,现在还冷着脸。

    这样的难堪,李秀英是不放在心上,反正她现在需要的是一个能让她吃住又给工钱的地方,先站稳了脚再慢慢的想别的出路。

    重新再进这个卧室,李秀英坐在书桌前把孙艳红送给她的画报拿子同来,虽然一路上只要有时间她就在看,可小学毕业的她对画报上的定还有些认不全,要自己一点点的琢磨,每每这个时候李秀英总会想着有机会一定要去上学,上夜大就行,只有学了知识有了文化,才能有更好的发展。

    ‘叩叩’的敲门声响起,李秀英猜到是小高,站起身去开门。

    门外果然站着小高,小高见门开了之后,先探头往里面打量一眼,看到写字台上放着的书,再看向李秀英的目光也带着打量,那意思显然不相信李秀英一个从农村出来的还会看书。

    李秀英最不喜欢他这样,“小高同志,你有什么事吗?”

    一板一眼的拦住了他的视线,门也只开了一脚的缝隙,态度中也透着疏远。

    小高面上闪过一抹不自然,“明天早饭我出去买豆浆油条,后天起早饭你也要起来做,首长每天早上五点出去散步,六点用早饭,这个时间你记下,别晚了。”

    李秀英应下,“菜是你买,还是我买?要是你买以后每天你出去买菜前我把要买的菜告诉你......”

    小高打断她的话,“你去买,每天买菜花多少钱记帐,月底一起报帐就行。”

    “好的。”李秀英没有再多说,也有送客的意思。

    小高站着不动,李秀英就看他。

    他大大的眼球转来转去的,脸上还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李秀英就以为还是下午的事情,想着她到底是比眼前这小高大,总不能还一直和他计较,便开了口,“下午的事我也有错。”

    小高一愣,不敢置信的看着突然认错的李秀英,不过等反应过来后,慌乱的摆双手,“是我的错,这件事情首长已经训了我,确实是我的错,你不必和我道歉。我......我是想说你要是喜欢看书的话,楼下首长的书房里有很多的书。”

    这回换成李秀英愣住了。

    想到刚刚她还在误会小高是在为下午的事情耿耿于怀,现在才知道小高是看到了她在看书,又有两个人先前的事,所以才不好意思开口吧?

    想到这些,李秀英心生出一抹惭愧来,“小高,谢谢你。”

    “没事,你喜欢看什么样的?我找给你。”

    “嗯,有初中课本吗?”李秀英想了一下,也没有跟他客气。

    小高愣了一下,随后拍拍胸口,“有,明天我找给你。”

    他裂开嘴角笑,笑的干净又单纯。

    这就是一个孩子。

    李秀英道了谢,两人明明先前还在别着劲,看谁能压过谁,现在却是一笑抿恩仇的感觉。

    李秀英突然之间也觉得她先前的想法还真是错了,想着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怎么能去跟一个孩子去较这个真呢。

    再坐回到写字台前,李秀英却看不下去手里的画报了,刚刚她知道她不是突然之间就问有没有初中的课本,而是在她和心底一直就有这样的一个欲望,想自学想参加成人高考。

    在心底压了这么些年,在被人问起的那一刻,才会毫不犹豫的说出这个来。

    李秀英看着手蕊里微微的汗意,翘起唇角笑了,只说了这个就把她紧张成这样,可见能上学对她来说有多重要,竟然让她紧张如此。

    那边下楼的小高却有些头疼了,首长书房里是有书,可却没有初中的课本啊,一时又后悔刚刚太想着示好,这才应下,现在好了,他要到哪里去找课本啊。

    又想着就答案明天就给,小高犹豫再三决定先去书房找几本别的书拿过去顶几天,用这几天时间再到外面弄了初中课本回来。

    当天晚上,李秀英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便沉沉的睡了过去,并没有因为新换一个地方失眠,次日一大早把换下来的衣服和床单被罩放在一起,打算白天洗了。

    另一身换洗的衣服是个蓝白小碎花的棉袄,一条青色的劳动布的裤子,还是李美龄上高中时穿的,破了之后给她的,她就把破的地方用颜色靠近的线透了个花在上面,这样让人打眼一看也不会觉得是破了。

    李秀英也是个女人,虽然她不是一个爱慕虚荣的人,却也有一点点的爱面子,又有如个女孩子愿意穿补丁的衣服呢。

    楼上也有洗手间,里面的东西很简单,一块双塔牌的药皂,现在家家的肥皂都是自己家用咸和猪身体里的胰脏一起做成的,像这样的香皂只有城里人才会用得起,李秀英没有结婚前,记得每年过年的时候美龄都会把学校里用的香皂拿回家里来,听说这一小块最少也要一块钱。

    当时李秀英就想这东西越用越小,还要一块钱,每洗一次手和脸那都是在用钱洗,可是偷偷的用过一次妹妹的香皂洗脸,脸上滑滑的,李秀英才明白大家为什么都花钱买这个,洗完脸脸上还带着点香味呢。

    可也就那么偷偷的用了一次,就被美龄发现了,美龄那个时候什么也没有说,她却被自己那个偏心的妈拿着笤帚打了一顿,让李秀英现在还记忆深刻。

    药皂洗了脸,李秀英用自己的小手帕擦了脸,白色的确良手帕四个斜对角是蓝色的兰花,这还是结婚的时候张建平给她的,李秀英有点洁癖,一直用这手帕当毛巾擦脸,用了一年多手帕已经有些犯黄了,现在到了城里李秀英觉得该再换一条了。

    对着墙上挂着的镜子,李秀英看着自己肩前搭过来看这条长长辫子,再想到昨天的事,她扭身就下了楼,昨天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屋子,记得在靠墙的一处五抽柜里看到过剪刀,翻出来剪刀李秀英就又回了楼上,等小高带着首长散步回来,李秀英把头发剪的只过肩一手掌的长短,在后面低梳盘了起来。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