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756 | 浏览:388604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重生落魄農村媳》作者:八匹(連載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十六章:关注
    王翠花这边担心着她的算计被大女儿发现了,生怕大女儿在医院这里闹出来,另一边李秀英顶着半张肿着的脸往食堂走,一路上被人用异样的目光打量她也不抬头。

    王伟就大步的在后面跟着,看到人这副样子,慢慢的停一下来,直看着人进了食堂,这才转身往另一条道走了。

    王伟知道他的心里正憋着一股的火气。

    先前就不满意张建平这样处理夫妻之间的关系,与小姨子之间又那样的暧昧的关系弄的不清不楚的,让他觉得做为妻子,对李秀英很不公平。

    现在又看到妻子在自己家是这样的处境,只这两点就已经让李秀英在王伟的心里留下了‘可怜’的印象。

    王伟阴着脸冲进黄医生办公室的时候,黄医生心下一惊,暗以为又是医院里哪个医生的做法惹得这位活阎王不高兴了,直到王伟问了几句话又大步的离开,黄医生这才回过缓过神来。

    这活阎王不是过来说医生毛病的,竟然是问什么药膏可以消肿的。

    黄医生想了想,确认没有错之后,又是惊呀不已,心想不知道是哪个又受了伤到这里了,不过可以肯定又是与他手下的战士脱不了关系。

    李秀英提着饭盒往回走,因为今天人多,饭盒都打了菜,馒头她就用手拿着,神情发木的被人拦下来的时候,她才看清拦着她的人是谁。

    她又本能的低下头,“王营长。”

    “这个药你拿着,每天睡前往脸上抹一抹。”王伟将药膏递过去,这才发现对方跟本没有空余的手来接。

    不过做为军人,他们总是形动要比脑子反应快一些,下一刻他就身子一弯,将药膏塞进了李秀英棉袄侧面的兜里,随后抬起头来看着李秀英。

    他拧着一双剑眉,李秀英也蹙着眉头,两个人看着对方。

    李秀英是想着她和母亲耍无赖的时候被王营长给撞到,所以面对他的时候有些尴尬,刚刚的事情她不想去提起,偏这王营长就送了药膏过来,虽然没有提起,可这样做和提起也没有什么区别。

    只是对方又是好意,她还不能多说,明明很尴尬,还要道谢,她鼓了半天的劲,就是张不开这个口。

    王伟则是想说几句,他这样的身份又不好多说,可是不说他的心里又觉得有些憋闷,想他活了二十七年,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往日里他什么时候不是当机立断的就来。

    王伟也做了有生以来他的第一个动作,摘下了军帽,在那短的抓不起来的的平寸的头发上抓了两把,又将帽子戴上,戴即之后他又重复了一次,李秀英的秀眉已经拧了起来。

    李秀英一脸的婴儿肥,五官长的都小,皮肤还有些黑,就这样秀眉一拧,有点像小孩子心情不好前要哭的征兆,让王伟一理解,却觉得他要把对方给弄哭了。

    “一直隐忍不一定是对的。”王伟点点头,走了。

    标准的军人走路姿式,挺拔笔直的背影,李秀英莫名的,就觉得这抹身影看着比往日里还要挺拔几分。

    一个陌生人,能去在意她的感受,还有送来的药膏,隔着棉袄,李秀英竟也觉得暖暖的,暖了她的身子。

    先前还压抑的心情,瞬间就拨开了云雾,整个天都晴朗起来,晴朗的却是她的心情。

    等李秀英回到病房里的时候,王翠花还在为自己打了人找理由,“我这就说她一句,她就顶嘴,我就和平日里在家一样,想着划拉一下她,平时她都躲,这次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就没有躲......”

    结果李秀英就进来了。

    王翠花心虚的就停了下来,她眼神转乱,这还有什么多解释的。

    张建平再听说丈母娘在医院里把人打了,心里在就不舒服,现在再看丈母娘在说谎,脸直接就甩了出来,也不怕丈母娘那边会尴尬,就直接关心的看向李秀英。

    “秀英,回来了?”张建平欲起身去接东西。

    李美龄心里也怨自己妈这事做的不对,忙着往回挽,“建平,你腿脚不方便,让我妈去帮忙吧。”

    “是啊,我来吧。”王翠花马上也明白了,忙站起身来,只是刚被大女儿撞破在说谎,面上又没觉得没有面子,过去接东西的时候老毛病就又犯了,开始没有理由的指责起来,“你看看你,打点饭还让大家跟着帮忙,在村里的时候天天起早贪黑上地,也没见谁累成啥样。”

    “我进来说啥了吗?”李秀英避开她,直接走到两床之间的床头柜旁,张建平就伸手帮忙把饭盒的盖打开放平,李秀英把馒头放在上面。

    王翠花那边没了面子,就要骂,“死丫头,说一句就甩脸子,也不知道这毛病咋惯出来的......”

    “妈,你姐心里正难受着,你就少说一句吧。”李美龄在一旁嘟囔,“你让建平怎么看你?”

    这句话好使,王翠花住嘴了。

    可脸色不好看,特别是看着姑爷还在那边偏着大女儿,堵气的往床边一坐,“你们现在大了,我这都管不得。”

    李美龄知道自己妈是啥样的脾气,也不理会她的报怨,哄着一旁的李秀英,“大姐,妈是担心我,这脾气才急了点,咱们都是当儿女的,你别记恨妈。”

    “我记恨妈。”李秀英直直的回道,眼睛也扭过去看她。

    李美龄一阵的心虚,强扯出抹笑,“那就好。”

    李秀英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李美龄却觉得她的用意被看穿了,心虚的笑了笑,李秀英才将目光收回来,她只拿了一个馒头就坐到了另一的椅子上,一只手把兜里的药膏掏出来,拿在手里看着。

    张建平心里虽然有气,可也不想在医院里闹开,叫着丈母娘吃饭,王翠花还生气的端着架子,李美龄又说了几句,她这才起身移到了里面坐着。

    张建平看到丈母娘吃上了,暗下才松了口气,李美龄现在只能喝粥,所以自己吃就行,张建平扭头看到只在那里干噎馒头的李秀英,刚想叫人来吃点菜,就看到了她手上的药膏上。

    李美龄也看到了,不过先前刚被李秀英给点过,她没敢再张嘴。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十七章:注意

    张建平盯着药膏看了一会儿,又落到那半张肿起来的脸上,默默的将目光收了回去。

    妻子在家里没有人疼,嫁给他之后,他直接去部队一年多也不回去,就把人晾在那里,甚至还对美龄这么关心,明明美龄比她幸福那么多,现在看到了这些,张建平的心里有些不舒服,他是外旁边者都有些心疼,更不要说妻子心里更不好受吧?

    想到人来到这里后,没有犹豫的提离婚,甚至他说可以试着去生活,她都拒绝了,他现在能明白了她拒绝的理由,也明白了她那样坚定的没有犹豫的原因。

    是怕他也这样的偏心美龄那边吧?

    张建平有心失落,他这些年一直在部队里,也多去在意旁人的感受,却将妻子给忽视了,把人娶回来又不负责任的扔在一旁,他确实错了。

    张建平一顿饭吃的沉默,李美龄在看到药膏之后,也一直在想着这事。

    她知道大姐不会自己买这个东西,那一定是别人给的?

    可是在医院里的这几天有谁会认识她呢?又好的给她买药膏呢?

    饭后,李秀英拿着饭盒躲了出去,李美龄才问起来,“妈,你看我姐心里怪难受的,菜都没有吃一口,等一会儿我姐回来,你和她认个错吧,不管怎么说你打人就不对。”

    “你就想的多,我是她妈,她还能真恨我咋地?”王翠花这还没有把事情被张建平首长撞到的事说了,心里也烦着,并不知道对方是多大的官,万一真给张建平惹了麻烦,回到村里还不得被张家给撕了?

    李美龄见自己妈虽然不同意,却没有像往日那样针扎火燎的厉害,心下奇怪,却觉得一定还有旁的事这是瞒着呢,正好那边张建平看下去,就借口说去厕所躲了出去。

    李美龄知道张建平这是不喜欢这样,此时也没有办法,想着正好借这个机会和自己妈说一说,不然想单独找机会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这期间也不知道自己的妈会做出多少让张建平不喜欢的事。

    王翠花也有话要单独和女儿说,病房的门一被带上,马上就靠到床边小声道,“美龄,你说说这些日子张建平对你大姐咋样?他们两有没有那个?”

    李美龄开始还没有明白自己妈在说什么,不过待明白过来之后,脸都红了,“妈,你说啥呢。建平腿伤着,怎么可能。再说他们是夫妻,就是那样也正常。”

    “还好没有。那你看建平对你大姐咋样?对你好还是对你姐好?”王翠花又追问。

    李美龄想到后来的这些天张建平对大姐态度的改变,面上露出一丝的犹豫来,王翠花马上就发现了,脸色都变了,“她勾引张建平了?”

    “妈,他们是夫妻,以后这样的话你少说,还有在建平的面前,你也收敛一些,让建平看到你那样对大姐,建平又怎么看你?又怎么看我?”李美龄埋怨道。

    “夫妻又咋了?今天是夫妻,指不定明天就不是夫妻了。”王翠花不以为意。

    她这话却是提醒了李美龄,“妈,我正有事要和你说,我大姐这次来就和建平提离婚,还有你说的我姐和人跑了的事,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离婚?她提离婚了?”王翠花高兴的声音都高了几分,“那建平同意了吗?”

    “嗯,我劝了没有劝住,建平把离婚报告都打上去了,不过是军婚,没有那么容易。”李美龄点点头,“这事你......劝劝吧。”

    “劝什么?她和别人跑了又回来,还有脸过下去?我都为她丢人。”王翠花马上底气就足了。

    她努力了这么多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想让他们离婚,现在都报了告了,她也算是没有白忙乎了,想到这里,王翠花就劝着女儿,“美龄,你也想想好好自己的事,你还真打算回老家去?不在城里呆着?”

    “我不想也没有用,现在是哪里来毕业就分回哪里去。”李美龄说起这个也是一阵的烦燥,“妈,你别张口闭口说我大姐和人跑了,跑了咋还回来?这事你没准信就别瞎说,让外人看了自己的亲妈这样说自己的闺女,还不是笑话咱们家?”

    “这事不用你担心,要是没准的事我能说?就是咱们村的那个小学老师周兴泉,我可是亲眼看到他们一起坐客车走又一起回来的,这还能有假?平日你不在村里也不知道,周兴泉可关心着那丫头呢。”王翠花很是得意。

    李美龄的眼珠转了转,“那真是这样,他们咋又回来了?”

    “这还不是那死丫头......这我哪知道。”王翠花差点说漏嘴,虽然及时收住话,李美龄还是看出来了。

    “真不知道?”李美龄明显不信。

    她就奇怪这事自己的妈怎么会知道呢,想来一定是做了什么。

    “好了好了,这事你就别多问了,说出去也丢人,好在她自己知趣,知道配不上建平离婚。”王翠花被女儿看的心虚,挥了挥手不愿多说。

    “既然这样,这事你也不要和建平再提起。”李美龄可知道自己妈的嘴,更不相信自己妈的脑子。

    只怕和张建平说几句就能被套出实情来,到时让张建平知道周兴泉拐着大姐走,可能自己的妈还在一旁掺合了,还不得恨死她们家人?

    王翠花随口应下,见女儿有些低落,以为是自己做的不好,惹了女儿不高兴了,“美龄,是不是妈惹你不高兴了?”

    从小这个闺女就当成宝,王翠花那是把自己的精力都放在了这个女儿身上。

    结果女儿也争气,就考上了大学。

    现在家里虽然穷,可是哪个不高看他们家一眼,那可是家里出了大学生的。

    李美龄摇了摇头,“妈,我姐离婚的事你知道不劝传出去不好吧?你怎么也得劝劝。”

    “劝啥?你看她平日里像个闷葫芦,心眼坏着呢,今天在外面和我顶眼,还说我偏心,之前她一直躲,后来看到建平的首长来了就不躲了,落在外人眼里咋看我?真以为你妈我是从农村里出来的看不她使的那些小心思?那我这些年的粮可不是白吃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十八章:旁引

    李美龄错愕了一下,有些不敢确定的再问了一句,确实自己妈不是胡说,这才惊呀了。

    “你说那人自称是建平的首长?是不是长的很英俊,个子有一米八五?浓眉大眼的?”李美龄想描述一下王营长,可是一着急,却又形容不出来。

    王翠花不以为意道,“就看着冷着脸,哪里注意长眼样,不过到是挺好看的,看着有三十多岁的样子,家里条件该不错吧?看着像城里人。”

    “哪有三十多岁,王营长才二十七,也是从农村出来的,现在是正营长。”李美龄一听把人说的年岁那么大就不高兴了,“人很稳重,这次我和建平生病,他出了不少的力,你得好好感谢一样人家,结果你打我姐还被人撞到,现在王营长心里对咱们家印象一定不好。”

    “好不好能咋地?又不打算来往。”王翠花嘴上不以为意,心里却有些担心,“那个他是营长,官很大吗?”

    “大不大我不清楚,上面还有团长之类的,不过一个营的事都他管。”李美龄对这些也不了解。

    “一个营有多少人?”王翠花追问。

    “有上千吧?”

    王翠花喃喃一句姑奶奶,“管这么多的人,那官还真不小。”

    “现在知道这些有啥用,事你都做了。”李美龄忍不住生气,埋怨道,“你到这才第一天,就弄出这些事,让你没看建平对你都有意见吗?不管你在家里咋对我姐,在这你就不能那样做。”

    “行了行了,她要是不惹我,我也不去招惹她行吧?”王翠花算是应下了,虽然有些不情愿。

    李美龄却是还不放心,又叮嘱了几句,才又道,“那我大姐拿的那个药膏一定是王营长给的了,没有想到王营长这么体贴。”

    “药膏?”王翠花想了一下也想起来了,“一个大老们体贴别人老婆做啥?不会你大姐又到处勾搭人了吧?”

    “你看看,你又这样说。”李美龄生气道,随后就也疑惑了,“我也没有想到,大姐会和王营长这么熟。”

    王翠花马上就觉得她是猜对了,“我就知道她不安分,指不定到这边说离婚,是又看上那个王营长了。”

    李美龄没有再劝。

    想到王营长给大姐买了药膏,就忍不住的嫉妒,到这边之后她这么努力,做的又这么好,也没有见王营长多看她一眼,到是大姐也不知道哪里好,先是建平,现在又是王营长。

    一个从小都不如自己的人,现在却都被两个男人关心,李美龄心里怎么可能会好受。

    而躲出去的李秀英,洗完饭盒后,就拿着饭盒坐在了医院走廊里的长椅子上,张建平寻过来的时候,就见饭盒放在椅子的旁边,她正拿着药膏发呆。

    “我没有想到你妈会那样对你。”张建平在她旁边坐下来。

    大冬天的,人多是呆在病房里,走廊里空荡荡的,又是下午,走廊原本也没有几个窗户,就显得更暗了。

    李秀英把药膏收起来,才抬起头,“没事,打小就这样。”

    张建平淡淡的扫了一眼那被揣在兜里的药膏,才收回视线,“要是你妈知道我和你离婚,会更生气吧?”

    “不会。”不等他说完,李秀英就打断他的话,“你不了解,她不会生气。”

    一定还会很高兴。

    算计了那么多,不就是想让她离婚吗?

    张建平紧着眉头,“一会儿我和你妈说一声,让她晚上留下来照顾美龄,你回招待所休息吧,这几天晚上你一直熬着夜。”

    张建平想说让她回去休养一下,脸的肿消消在来,这样关心的话却说不出口。

    李秀英不愿意和自己妈在一起,这几天她也确实很累,就没有推辞,两个人回到病房的时候,张建平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王翠花一听熬夜,就有些不高兴,眼睛直往李秀英那边瞪。

    李美龄则是第一个反对了,“我现在自己能慢慢的下床,晚上也不用人,让我妈也回去休息吧。”

    “你晚上自己是能下床,去厕所一个人能蹲下?”张建平也不同意,“我可以陪你去厕所,却不能进去。到时你在里面摔倒了怎么办?还是让妈留下来吧,我一会儿和护士说一声,看看隔壁病房有没有空床,让妈过去睡,晚上你要是起夜,我再过去叫妈。”

    李美龄一见张建平是执意这样决定,也知道不能反对,“妈,那就听建平的吧。”

    又生怕自己妈那边说出难听的话,李美龄求助的看过去。

    王翠花的立马软了,“你都做了手术,妈怎么能放心回去睡觉,就是你们让我回去我也不能回去。”

    张建平见丈母娘这么说,也松了口气,才不管丈母娘说这些是不是给他看的,赶紧赶李秀英走,“秀英,那你就回去吧,外面的天马上就黑,你回去也注意安全。明天早上也不用急着过来,妈去打饭就行。这几天我和美龄都要你照顾,我看你都瘦了些。”

    “她还能瘦?”王翠花不信,“家里穷时吃不饱饭,也没有看到她瘦过,心宽的和家里养的猪一样,能有啥事放在心上。”

    “妈说的对,瘦子都是心眼多算计多的,我这是没心没肺的。”李秀英从椅子上站起来,甩了句话,对着张建平点点头,大步就出了病房。

    将门带上了,还能听到病房里的指责声。

    “看看,我就这么一句,她就不乐意了,还说瘦子?那不就是在指美龄吗?对自己的妹妹都这样小心眼,也不知道谁能受得了她的性格。”

    “妈,你就少说句吧。”李美龄气道,“你和我大姐好好说话,我大姐能说那样的话吗?你还怪别人。”

    训了母亲一句,李美龄和一旁的张建平道歉,“建平,你妈就这样,刀子嘴豆腐心。我记得小时候我姐切菜的时候手被切了,我妈一边骂我姐没有用,私下里却躲起来抹泪呢。”

    张建平点点头,“妈,秀英也不容易,你多让让她。”

    当着丈母娘的面,他当然不能说李秀英好,只能劝着息事宁人。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十九章:暖水袋
    李美龄是了解张建平的,现在看到他这样说,还有在那边高兴起来的自己妈,心就沉了沉,张建平是个有点傲气的人,平日里对谁都很客气,也很和蔼,那是对外人。

    对自己家人,他是真的关心。

    现在却用这样对外人一样客套的态度,说明了什么李美龄的心里清楚。

    下午的时候还叮嘱过自己妈不要这样,现在就偏偏出了差错。

    李美龄这边觉得头疼,也后悔让自己妈来了。

    而出了医院的李秀英,则快步的往招待所走,比平日里走的快,到了招待所的时候,她额头也出了小汗,招待所的小姑娘见她回来,叫住了她,“这位女同志,你等一下。”

    李秀英是知道她看着自己叫住人的,知道她没有叫错人。

    转身的功夫那服务员就又从屋里出来了,手里拿了一个绿色的暖水袋,递到李秀英的面前,“这是一位解放军同志说交给你的。”

    “给我?”李秀英接过来,还有些疑惑。

    “你是张建平连长的爱人没有错吧?”见李秀英点头,对方就又道,“那就是你给的,没有错。”

    李秀英道了谢,拿着暖水袋进了屋,没有急着出去打水,坐在床边翻看着暖水袋,是用过的,不过保管的很好,看着有八分新。

    暖水袋灌水口那里的外面水垢已经洗下去了,能猜得出来送过来时是擦过的。

    李秀英回身把被子下放着的画报拿出来,和暖水袋一起,最后又把兜里的药膏也掏出来放过去,蓝格布的床单上,排着这三样东西,格外的显眼。

    李秀英盯着三样的东西,最后露出一抹慧心的笑来,那肿起来看来的半边脸这样一笑,人看着有些好笑,不过她自己没有察觉到,只是她忘记了关门,正好要进来的王营看到了,他伸起来要敲门的手停顿了一下,最后才敲一下去。

    李秀英听到有人敲门,就扭头看,待看到门口站着的人,第一个反应就是把床上摆着的东西忙塞到被子下面,起身后一边扯了扯衣襟才走过去,“王营长。”

    “我忘记了告诉服务员,那个暖水袋你装一些雪,晚上睡觉之后放在肿起来的那边脸,这样敷一晚上,明天就能消肿,白天那个药膏一起用,消肿能更快一些。”他说话的时候语气不快,就与他平日里稳重的作派一样,一字一句,语句清晰的交代了清楚。

    王伟并没有进屋,交代完之后,对着李秀英点点头,转身走了。

    李秀英站在门口,张嘴想道谢,看着人走远了,这才收回话。

    回屋将门带上,她才垂下肩。

    她怎么就做了那样的蠢事,王营长一定看到床上她摆着的东西了,她还那样的慌乱藏起来,明显是做贼心虚,再说她为什么要把这三样东西拿出来摆在床上盯着傻笑?王营长一定会误会什么吧?

    李秀英被弄的心烦,再把被子下面的三样东西拿出来,也没有了先前的欢喜,特别是看到暖水袋和药膏的时候,说不出来的烦燥。

    至于往暖水袋里装雪的提议,李秀英当然也没有听,洗漱的时候直接灌了热水,晚上放在了床上,一晚就她一个人,又在医院里熬了好几晚,李秀英原以为躺下就会睡,结果真躺下之后,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晚上外面也起了风,风刮的很大,东北这边都要刮‘烟炮’,就是风大的吹到人脸上像刀割一样,而且还卷着雪花,让你看不清身体附近五米远的东西,遇到这样的天气是容易迷路的,所以到了冬天的时候,特别是大风天,很少能看到人出门。

    吹的招待所里的窗户‘呜呜’作响,像有人在伤心的哭一样,屋里虽然有烧炉子,可要自己下床去添加木头绊子,大风天抽的屋里炉筒子也有抽力,炉子里的木头绊子就烧的比平时还要快,李秀英没有睡觉的时候,还能下去添几次,下半夜睡觉了就忘记了起来添木头,炉子也就灭了。

    特到是天亮的那功夫,屋里就开始冷了,李秀英睡梦间本能的紧了身上的被子,又寻找着暖和的地方,而被她先前有些嫌弃的放在脚那里的暖水袋则不知不觉就被她抱在了怀里。

    李秀英虽然是从农村出来的,却有些洁癖,那就是别人用过的东西,或者盖过的被子,她都不会贴身碰,心里犯膈应。

    这也是为什么她把暖水袋放到脚下的原因。

    结果早上一醒来,就发现了暖水袋换了地方,到了怀里。

    李秀英有往刻的呆愣,过了一晚暖水袋还温温的,在这么冷的屋子里,是唯一能取暖的东西,李秀英犹豫过后,终是把东西又搂回在怀里。

    外面的天已经亮了,也听得到风不在刮着,因为刮的烟炮带着雪,明明天已经大亮了,却还像刚亮天那个时候,没有了太阳,像阴天一样。

    医院里有人,李秀英干脆就偷懒的没有去,一个人在招待所里躺着近中午了,肚子一直叫,她这才起来抖索的穿上了衣服,先是把炉子点着,烤了会儿火,整个人暖过来了,才有精力去想吃的。

    招待所里没有吃的,外面又刮着烟炮,李秀英屋里也没有吃的,一直挺到下午也不见风小,而且看样子风是越吹越大,她暗想今天怕是要饿一天了。

    不能吃东西,李秀英就裹着被子在床上翻着画报,屋里除了不时的传来炉子里烧木头的声音,还有外面的风声,很安静。

    招待所虽然住满了人,不过都是军人家属,也都知道注意一些影响,所以平时很注意素质,就是有带着孩子来的,也把孩子关在屋里,不让到走廊里玩动。

    医院那里,张建平不时的往窗外看一眼,上午还能挺住,到了下午就忍不住了,“秀英在招待所那边也不知道找没找到点吃的。”

    “饿一天也饿不死,你也别担心这个,咱们农村出来的,饿的时候哪里少,这又不用干活,饿一顿两顿没啥事。”王翠花顺嘴就来。

    说的那叫一个顺溜。

    张建平听了这话,气的愣是没接过话来。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六十章:争论
    张建平这边气的说不出来话了,李美龄那边也急在心上,要不是她做了手术,还有张建平也在当场,她一定会喊出声来。

    “妈,你又说气话,你心里担心我大姐说出来也不丢人,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担心她干啥?你也不用怕建平生气,我说的也是实话,现在条件好也不用挨饿,再说也不是没有饿过,这又不干活,饿一天能咋样?”王翠花那是跟本就觉得自己没有错。

    “妈......”李美龄不知道她还要怎么说她妈才能明白。

    张建平这边已经忍不下去了,“妈,我知道秀英是你闺女,有些话我不该说。可一样是做闺女的,你也不能太偏心。”

    许是知道说这些话会伤到美龄,张建平又补充道,“咱们现在在是外面,让人看到了指指点点的多不好?”

    李美龄心里虽难受张建平给大姐出头,可见他还在顾及自己的感受,也就没有那么难受了,跟着一起劝,“妈,你听建平的,建平说的没有错。”

    王翠花扫了张建平一眼,一本正经的问道,“建平,听说英子和你要离婚?”

    张建平怕丈母娘又怨到妻子的身上,忙解释,“是我提的离婚,我......我觉得我和秀英结婚前就勾通少,在一起也不合适。不过妈你放心,我和秀英即使离了婚,以后她有什么事我都不会不管。”

    虽然刚刚有一瞬间他想让丈母娘劝劝秀英姐,不过这几天接触下来,他也了解了秀英姐的脾气,若是他这样做,秀英姐那边也会对他有意见,两个人刚刚缓和的关系,又要完了。

    犹豫过去,张建平才把那突然升起来的想法压了下去。

    又生怕丈母娘生气,就勉强的寻了个理由。

    “离就离吧,离婚这后也不用管她,你也没有对不起她什么,你现在又提了干,要找一个能配得上你,还要有文化的,不过城里的姑娘可不行,她们都看不起农村人,还是找农村的念过书的才行。”王翠花这样的认同,反而让张建平一愣。

    按张建平的想法,换成哪个当妈的听到自己的闺女被‘休’,都会大发雷霆,即使是有文化的人,也会先劝一劝,毕竟这个时候离婚可不是件小事。

    结果呢?

    丈母娘不担同意了,还建议的他再娶寻什么样的。

    李美龄在一旁耳朵忍不住烫了起来,自己妈说的这个明明就是暗指着他,张建平是个不会多想的,这才没有想到这,抱成了王营长,她丢人就得丢到姥姥家去。

    “妈,我大姐离婚你也不劝劝,你还说这些做什么?”李美龄只想着把话题带开,不让张建平去多想。

    结果偏偏就是丢里西瓜捡芝麻。

    王翠花当时就破声道,“她都跟人私奔了,我干啥还要劝她?自己做出丢脸的事,我要是她我都在外面这辈子别回来。”

    王翠花就像在屯子里的时候一样,盘腿坐在炕上,只是医院里没有炕,身下的是床,她又穿了件灰色的偏襟棉袄,中分的‘连毛英’发型,两边别在耳后,用黑色的别针别的整齐,加上脸上刻薄的神色,标准的农村老太太形象。

    张建平原本一直不好意思问这个,“妈,这事可不能乱说,我看秀英不是那样的人。”

    “建平,不是我这个当亲妈的不好,这事可不是我乱说,不然你想想,你现在都提了干,是正连长了,那丫头咋还会提出离婚?那不是心虚是什么?”王翠花邹邹嘴,做出无奈的样子,“这人嫁到你们家,我就是想管也管不了,村里现在哪个不在传她和周兴泉的事?周兴泉你记得吧?”

    “村里的小学老师?”张建平细想了想,“当年我出来当兵他还在读书吧?”

    “他念到高中毕来,正好村里的小学缺教师,就让他顶上了,教一年级,为人师表的,偏就办这样不底实的事情。”王翠花像土豆子一样说了起来,“英子跟人跑了,也不知道是出了啥事又回来了。我来的时候听说周家和镇上供销社胡家的闺女相亲呢。这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吃亏的还不是女人?这便宜让人占了,现在人家也不要她了。”

    李美龄一直在旁边小心翼翼的看着,见自己妈说这些时,张建平的面上也没有闪过怒色,这才没有拦着,却哪里知道张建平心里早就不平静了。

    现在这来人是谁都提出来了,这两人之间真没有啥事也不可能传这些。

    “妈,那他们一起走,我家就没有发现?”张建平追问。

    王翠花有些底气不足,“他们之间谁知道出了什么事,当天早上坐客车走,下午又坐客车回来了,这才没有被发现。”

    张建平疑惑,“那是不是赶巧都去市里办事啊?妈,这事村里人怎么说咱们管不了,可秀英是你闺女,你要相信她。”

    张建平莫名的松了口气,脸上也有了笑容。

    王翠花被质疑,急了,“建平,你也说那是我闺女,她要真没有干那事我能说吗?你咋就不信呢?要不是看在你和美龄打小感情好,这事我哪里会说?”

    “妈,你就听建平的,别说了。”李美龄知道这事不能再说了。

    “我还不是看建平被当傻子着急?”王翠花抱怨着,“这婚啥时候能离利索?”

    张建平见丈母娘这样,心里在有些不舒服,为秀英姐委屈,语气也冷硬了几分,“要等上面吧,上面不批,这婚也离不成。”

    “那上面要是知道英子与人跑了的事,是不是就能给批了?”王翠花马上追问。

    “妈”

    “妈”

    张建平和李美龄同时出声。

    李美龄是气恼自己妈不长脑子,这事不能再说,她怎么就看不出眼前的事呢,还这样说,让建平怎么看她?

    张建平呢?

    他就像不认识眼前的人一样,这是一个做母亲的吗?

    若是当母亲的,怎么能这样说?

    他现在很想见秀英姐,然后问问她在家里这些年是怎么过的,他现在都为秀英姐松口气,在那样的环境下,能活到这么大,性格上也没有孤僻。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六十一章:撒咬

    王翠花被姑爷盯的浑身也不舒服,可她这辈子做事都是这么过来的,也不觉得哪里有错,又不对的地方,至于对大女儿,打小王翠花就是这样对着过来的。

    王翠花嫁到李家的时候,李家老太太还活着,只是身子不好,就一直盼着临死之前能抱到孙子,结果王翠花就生了个丫头出来,李家老太太看到丫头哪里会高兴,直到王翠花怀上第二胎之前,王翠花天天都要受婆婆的气,王翠花无形中把错也都怪到了大女儿的身上。

    隔了两年王翠花有身孕了,李家老太太对她终于好了,这次王翠花整日里愁生怕是个闺女,可受了两年的气,日子终于好过了,她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也有了期盼。

    最让王翠花觉得幸福的是婆婆没等到她再生产,人就去了。

    这样一来,王翠花在家里的日子终于好过起来,对两个女儿的态度,那也是一个天一个地,就是这么来的。

    所以说这是打小就落下的习惯,王翠花又怎么会觉得哪里有错呢。

    “建平,妈想了想,为了稳妥,你还是要和组织上说一说,要是你张不开口,那我去说,我说出来比人更有信服力。”王翠花语重心长劝道,“这件事情你可不能心软,英子我可了解,她遇到比你好的,还会跟人跑,不信你就等着看,看会不会照着我说的话来。”

    “妈,你这样做让秀英以后在村里怎么呆?”张建平缓了过响,才说出话来。

    “你这孩子,你咋这么好心?她都跟人跑了,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还想着她?“王翠花马上就做了决定,“这事就按我说的办,你们不是有首长总会来看你吗?到时我和你们首长说。”

    “妈。”李美龄在一旁拦着,“你就别在闹了,你这不是让建平为难吗?我大姐是建平的妻子,建平这样做,让外人怎么看他?在说这种事情,即使是真的,那也要瞒着,说出去男人也没有面子,有哪个男人愿意被人传戴了绿帽子?”

    李美龄的话哪里是对王翠花说的,就是为了让张建平明白她妈说那些都是为了他好,也不会让张建平对她妈心里有了排斥和意见。

    张建平确实很不高兴,不过李美龄的话又让他怨不起来丈母娘,哪怕之前那么生气,可做丈母娘的站在他这边,却都不站在自己的这边,即使丈母娘做的不对,他又怎么能去指责丈母娘呢。

    “这件事情就算这样吧,以后再说。”张建平嘴上应付着,实际上心里也没有想去怎么做。

    可王翠花理解来,却是认为张建平这是同意了。

    她就知道男人有哪个能接受这自己的老婆跟着别人跑的,现在她只要把这两人的婚离了,再把他和美龄往一起撮合,也就算完事了。

    原本张建平是担心招待所里的李秀英没有吃东西,现在被这事一搅合,也就忘记了这事。

    招待所里,李秀英不时的往炉子里添柴火,看着烧的旺的炉火,想着要是有个土豆就好了,这样放在炉盖子上烤,一定很香。

    直到外面的天大黑,李秀英也没有吃到东西,更没有等到风停,饿过劲了,她就在床上躺着翻看孙艳红送的画报,这一天虽然是饿着肚子,对于活了两辈子的李秀英来说,却是最自我的一天,她可以过着理想着中的生活,躺在屋子里什么也不干,就是看看书。

    次日,风终于停了,只是一出门,寒风比往日里还要硬,刮在脸上似刀子一般,李秀英裹紧了棉袄,在去医院的路上,看到迎面走来的人,她还有些不确信,等到了跟前才发现竟然是真的。

    “妈,一大早你去哪?”

    王翠花头上围着块绿色的方围巾,两只手交叉的插进对面的灰棉袄袖里,弓着身子埋头往前走,听到李秀英的话才抬起头来,“我去办点事,你抓紧去医院,起来的这么晚,医院那边还没有人。”

    怕没有人可以等她来了再走。

    李秀英张嘴想顶回去,见人就已经顶着风走了。

    又回头盯着背影看了一眼,这才转身继续往医院走,至于自己这个妈要去办什么事,李秀英一点也不好奇,那是因为她明白自己妈也办不了什么大事。

    医院里,张建平正拄拐提着饭盒从病房里出来,李秀英看了就迎上去,一手接过他里的饭盒,“我去吧。”

    “昨天晚一天吧?”张建平看到人来,笑了,“那你今天在食堂那吃完了再打饭回来就行。”

    李秀英明白他的用意,也没有跟他客气,等走了几步她这才想起来,回头问张建平,“我妈干啥去了?我在路上碰到了她。”

    张建平愣了,“妈出去了吗?”

    李秀英疑惑了。

    “妈出去时说上厕所,也没有说出去办事啊......”张建平顿住了,急问着,“你是在哪里碰到的?”

    李秀英看到他这副样子,“你知道?”

    “是不是往部队那方向走的?”张建平急的就欲往外走,只是他拐着一条腿,这样一着急,差点就摔倒在地上。

    李秀英忙上前去扶他,张建平就撞到了李秀英的怀里,张建平只觉得胳膊处一软,待看到撞到哪里之后也愣了,这一瞬间李美龄正巧就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看到两人这样抱在一起,脸色都白了,“你......你们......打扰你们了。”

    说完,人转身就往屋里走。

    张建平被这么一搅合,也回过神来了,站稳身子去,“不行,得去把人拦回来,不能让妈去部队。”

    现在这个时候,张建平哪里会去想李美龄的神色对不对,何况刚刚也不是什么事情。

    “到底是怎么回事?”李秀英问了三次,见张建平都没有说,也急了,“我妈的脾气,现在我就是追得上她也拦不下她,她去部队干什么?”

    “她还能干什么?当然是说你跟别人跑过的事,好让上面批了咱们俩离婚。”张建平恨声道,“昨天我就以为她就是那么一说,谁想到她还真这么做。”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六十二章:心死
    张建平一脸的焦急之色,站稳身子后还欲往外走。

    “算了,我来的时候遇到的,现在人应该已经到了部队,咱们过去拦也没有用。”李秀英拦住他。

    “秀英,我没有想到妈会这样,我真的不知道。”张建平见她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心就是一拧,“我现在就去,到了部队我就说妈和你吵架,才会说那些话。”

    被母亲这样对待,谁的心里会好受?

    张建平看到李秀英失魂的样子,心里越发的愧疚。

    李秀英确实难受,她没有想到自己妈会这样对她,她是已经对这样的家人失望,可他们就不能给她留点面子吗?她就难有点尊严的活下去,难道说也就这么难吗?

    当妈的去部队里让首长批了女儿离婚,部队里的人又会怎么想?只怕会觉得她这个做女儿的一定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吧?才会让自己的亲妈都看不下去了。

    张建平的话让她从伤痛中短暂的回过神来,“说哪些话?”

    张建平却是不忍心说出实情,可是眼前的人又让他难以不开口,土气的装扮,长长的一条辫子搭在身前,小小的眼睛里面透着绝望和无助,以前脸上都是坚定的神色,此时也都不见了身影,呆呆的看着你,就像一只在草原上与母亲走失掉的刚出生的小羊。

    “说......说你与人跑了。”

    “呵呵,是不是还说对方是村里的小学老师周兴泉?”李秀英自嘲的笑了。

    随后低下头,泪却忍不住从眼里流出来,她一边喃喃自语出声,“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都已经不去计较,我也退出来,都让给他们,他们还要把我往绝路上逼。”

    “秀姐,你别急。不管你妈怎么说,我都相信你。”张建平怕人出事,“你别想不开,咱们不离婚了,我现在就去部队上找首长,我就说我后悔了,以后咱们好好过日子,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不信。我也会照顾你一辈子,他们不把你当成家人,你还有我。”

    两个人就是站在走廊里说话,不时的有护士或者家属经过,看到两人这样,又听个一知半解的,特别是‘跑了、‘离婚’这样的话,引得人将目光都会不由自主的将目光往李秀英的身上打量,带着探究和鄙夷。

    张建平正着急,见这些人还这样看,忍不住出声喝道,“看什么看?没看过两口子吵架?想看回家自己吵去。”

    他这么一喊,引来几个说没有素质,不过也都散了。

    等他再看向李秀英的时候,李秀英已经抬起了头,眼睛空洞的看着他,“这不是我的家人对不对?”

    张建平不明白她心里的想法,“对,以后我是你的家人。”

    他的话一回答完,李秀英就笑了,笑容里透着释然和轻松,虽然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张建平却被这笑给晃了眼睛,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惊艳过后剩下的只是担心,“秀英,你没事吧?”

    李秀英摇摇头,“先回病房吧,在这里让人看了笑话。”

    说完,也不等他,转身先回了病房。

    李秀英在绝望的那一刻,恨过甚至想过去争吵,可是也就是在那一瞬间,张建平的回答让她有了决断。

    是的,他们不要她,她也不会去再意,原本她也就是想着离婚之后去城里打工,并没有想留在村里,现在被自己妈这样一闹,她也不会再回村里,就这样离开更好。

    李秀英想开了,张建平却被弄迷糊了,坐在病房里,也没有空去理会他进来后就一直沉默的李美龄,只不时的往椅子上坐着的身影扫一眼,然后也随着对方的视线往窗外看一眼。

    透过窗户,只能看到一墙红色的砖墙,还有几棵树,其他的什么也没有,他不知道她在看什么。

    病房里的气氛就这样持续到王伟着送着王翠花回来,王伟冷着脸,虽然平日里他也给人清冷的印象,可是他进到病房的这一刻,就是能让人感受到他在生气。

    王翠花面上带着笑,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进屋之后还和王伟道谢,“麻烦首长还亲自送我回来,你看看这是在医院,也没有啥能感谢你的,要是在村里,还能你给拿点鸡蛋。”

    “老婶子不必这样,原本我也要过来看建平,正好顺路送你回来。”王伟礼貌的回了一句,转头看向站起来看着他的张建平,“你和弟妹出来一下。”

    张建平像在部队里时一样,立了军姿,应了声‘是’,连他自己都知道自己的紧张。

    王翠花得意的扫了大女儿一眼,直到坐到了小女儿的床上,低头小声的嘀咕了起来。

    李秀英打她进来就没有正眼看过她,跟着张建平一起出了屋。

    走廊里,王伟硬朗的五官带着火气,人在走廊里来回的跺着步子,手里还点了根烟,李秀英虽然和王伟才接触过几天,却知道他是一人上有原则的人,现在在医院里吸烟,显然火气正大着。

    “你是怎么回事?离婚报告帮你递上去,现在还让你丈母娘去部队找领导批准,好在遇到的是我,不然直到领导那里,要怎么收场?你就这么急着离婚?那也不能这样来,脑子被驴踢了吗?”张建平一出来,王伟劈头盖脸的就指着他训了起来,“张建平我可告诉你,你这可刚提上来,现在就闹出这些事,你是不是不想好了?你要是不想再部队呆下去,就趁早给我、滚、{蛋},以后出去走到哪,也别说你是我兄弟。”

    “老大,这事真不怨我,我哪里知道我丈母娘就真去部队了?”张建平也是一脸的委屈,“要不是秀英拦着我,我就这样瘸腿回部队去拉人了。”

    “你现在知道着急,私下里是怎么勾通的?”王伟瞪过去,压的张建平立马收了声,也不敢再解释,他才又道,“今天这事被我拦下,日后不要再发生。你丈母娘也只是说想让你们离婚,怕部队不批,我和她说部队那边的报告这几天就下来,你们到时也和老太太好好说一声,让她放心。”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六十三章:决裂
    张建平呆了呆,先前还像被霜打了的茄子般,此时脸上的神情却激动起来,王伟蹙眉看着他,那眼神明显在怀疑眼前的张建平受刺激了。

    “老大,你......你是说我丈母娘什么也没有说?”张建平可不是真的就差扑到王伟的身上去?

    “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张建平彻底的松了口气,也顾不上一脸疑惑的王伟,就身一旁的李秀英解释,“秀英,听到了吗?没事。”

    张建平就像个大孩子。

    李秀英到是比他冷静很多,点了点头,并没有露出什么轻松的神色来,虽然心里也在暗暗的庆幸,但是这件事情就像王营长说的,要不是王营长拦下,这事就闹开了,劫后之余,也让李秀英越发的坚定了心里的想法。

    “莫名其妙。好了,这事我就和你们说一声,我看离婚报告那事,我还真要和上面说一说。”王伟对两个人点点头,就走了。

    张建平却还在劫后余生的高兴中,回到病房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只是眼前却是一花,还没有看清楚怎么回事,就听到‘啪’的一声,在他的身后想起。

    下一秒就是李美龄的低呼声,“妈,你干啥呢?”

    “我打死这个不要脸的。”

    张建平回头就看到丈母娘就在打身后进来的李秀英,在看看那又红肿起来的脸,刚刚发生了什么,他哪里还有想不明白的。张建平又气又恼,顾不上自己还瘸着一条腿就上前去拉着,王翠花像泼妇一样,张建平上前来拦着,她就用力的推开,这一用力,张建平整个身子控制不住的向一旁倒去。

    李美龄的低呼声紧接着又传出来,这一次终于让王翠花收了手,待看到摔倒在地上的张建平,王翠花张大了嘴,就慌乱的蹲着身子去扶人,“我打她你拦着做啥,摔坏了没有?”

    “是,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张建平也恼了,一把推开扶自己的丈母娘,忍着受伤那条腿的疼,担忧的看向站在门口的李秀英,“秀英,你没事吧?”

    床上的李美龄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已经忘记了再说话,红着眼圈咬着下唇,不敢置信的看着张建平,被推开的王翠花也知道张建平这是生气了,也不敢闹了,嘟囔了一句‘我还不是为你好,好心当作驴肝肺’,乖乖的回到小女儿身旁去了。

    李秀英先看了一眼关心她的张建平,才扭头看向床边的家人,目光里没有一点温度,“我怎么不要脸了?你说说我也想听听。”

    张建平愣了。

    床边的王翠花也是先看了一眼张建平,底气足却不敢大声的回道,“你在村里和周兴泉跑了,现在回来还和建平搂搂抱抱的,你说你要不要脸?”

    “谁看到我和周兴泉跑了?我看全村的人都没有看到,就你看到了吧?还是你诚心算计的?就想让我跟人跑或者背上这样的名声?妈,同样是女儿,一个你恨不得把全世上的好东西给她,一个你恨不得扔进泥里,还要狠狠的撵上几脚,夜深人静的时候,你就不会良心不安吗?”

    “呸,就你做这一件件不要脸的事,还让我把你当女儿待,我还不嫌丢人是不是?”王翠花不承认。

    “打我懂事起,就没有觉得你当我是女儿,到像我是你的仇人冤家一般。”李秀英深呼出一口气,就像这年些年憋在胸口里的气,让她一口呼了出来,整个人的面上也露出轻松的神情来,“妈,你不用再算计了,我知道你弄这些是为了什么,不就是想让我和张建平离婚,让张建平娶美龄吗?这次我过来就是离婚成全他们俩的,你把这些想法都放在了面上,让人看到也不好,这也没有几天了,你就忍一忍吧。”

    李秀英笑了,说完就嘲讽的看向李美龄,李美龄心虚的扭开头,李秀英却没有放过她,“美龄,是你和妈说的吧?我和建平还没有离婚呢,别说我们俩搂搂抱抱的,就是我们俩睡在一张床上,那也不关外人的事。你要是真为建平着急,就是看到我和建平床在一起,那你也该为建平高兴,毕竟男女之间这吃亏的还是女的,所以说是建平占便宜呢,你怎么还能拦着呢。”

    话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再说你的心眼也大些,我这只是和建平抱了一下,就是我们睡了,离后之后你和他在一起,这些你不也得受着吗?现在连个抱一下都受不了,你这样将来和建平在一起生活还能行吗?”

    “大姐,你......你和建平的事我不管,只是我刚刚和妈随口一说,谁知道妈就这样,你心情不好也别冲着我来,你现在还是学生,你说的那些什么占不占便宜的我也不懂。”李美龄委屈的顶回去,眼圈也慢慢的红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就因为妈偏心我,那也不用这样污蔑我,传出去你让我怎么见人?”

    李美龄捂着脸哭了起来。

    张建平听了这些话,在一旁也很难堪,他想解释几句他与美龄没有什么关系,但是眼前这种情况,他若是开口,又怕秀英误会他与美龄他们是一伙的。

    “死丫头,你还欠打是不是?你说的那都是些什么话?你想逼死你妹妹是不是?自己做了不要脸的事,还想把脏水往你妹妹上泼,你说这些昧良心的话,你还是人吗?”王翠花心疼小女儿,还想动手,眼角扫到地上张建平看过来的眼神,忍了下来,只坐在床边骂道,“不要脸,离开男人就不能活,不是美龄告的状,你冲我来,我不怕你。”

    “不是她说的,你又是千里眼看到的?”

    “你是不怕,你就从来没有当过我是你女儿。美龄到底有没有在暗下里搞鬼,她心里清楚,我今年二十三,这二十三年来你们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美龄不要的婚事,为了不把彩礼钱退回去,你们让我嫁,那我就嫁。现在你们又让我离婚,那我也离,这些还不够吗?够了,就是欠你们再多,这些也都还完了。从今以后,我只为我自己活着。”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六十四章:责问

    李秀英落地有声的把决定抛了出来。

    重活过来,她一直想着不与她们闹的太僵,只要把婚离了,然后她找个地方去打工,就可以了,可是现在看来她把一切想的都太简单了。

    纵然心里知道不该对这样的家人抱有幻想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还会伤心,抬手抹掉脸上的泪,“以后就是死在外面,我也不会回你们那个家,我自己是死是活,与你们也没有关系。”

    “还拿死来威胁人,你有能耐现在就去死,你真以为能吓唬到我们?我告诉你你就是你做了鬼,那也欠老娘的,你是从老娘肚子里爬出来的。”

    “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自己是从你肚子里爬出来的。”李秀英面无表情看着她,“你要真要这条命,我现在就还给你。”

    “好啊,那你就给,你现就去死。”王翠花叉腰的站在床边骂,是一点也不怕。

    李秀英冷笑,转身就走。

    张建平却是从地上爬起来,瘸着腿拉着,“秀英,你冷静一下。”

    一边又吼向王翠花,“妈,你真要逼死秀英吗?”

    “你让她去,你看她舍不舍得死。”王翠花跟本就没放在心上,还反劝道,“建平你放开她,这动不动就拿死来威胁人的臭脾气不能惯,不然以后她还不时时拿这个来威胁咱们?”

    “美龄,你就不能管管你妈吗?”张建平奋力的拉着李秀英,失望的看着李美龄,“你真要看着闹出人命才满意吗?”

    还在捂着脸哭的李美龄也觉得不对了,这人明显是不想活了,万一真闹出人命来,她哪里逃得掉?李美龄心里又气又急,可是看到张建平这样吼她,甚至还说‘你妈’,鼻子就忍不住又酸了起来。

    “妈,你这哪里是在逼我姐,这是在逼我啊。”

    “秀英,你别做傻事,就是天塌下来,还有大个的顶着。”张建平也低声的劝着,“我知道你心里委屈,可是你想想为了这样的人去死值得吗?你要过的越来越好才算是最好的反抗。”

    李秀英一边唇角轻轻的翘起,只是也不说话,她当然不会去死,重生回来她还要好好的活着,只是这也得看跟什么样的人办事用什么样的办法,就自己这个妈,不用这招跟本就震不住她。

    就是美龄那,李秀英也得让她后怕一下,总不能让她就这样时时的装可怜博得所有人的同情。

    “她不是要我的命吗?那我就还给她。”李秀英转头瞪着王翠花,也不和张建平说话。

    张建平看了着急,“妈,你就不要逼秀英,秀英说的没错,我们俩怎么样那都正常,哪有夫妻之间在一起抱抱就不要脸的?按这么说大家都要脸,那又怎么能怀上孩子?你不是也生了美龄和秀英两个吗?这些天我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做父母的可以偏心,这也是人之常情,可妈你这样对秀英也太过了些,秀英毕竟也是你的女儿,现在她还嫁了人,你怎么也该给她留情些面,更不要说她还没有做错。”

    “建平,你现在这样帮着她,不是为了她好,是害她,就不说这件事,你看看她的态度,这是对自己父母该有的态度吗?。”王翠花被张建平的话给噎的脸都红了。

    张建平打的例的这个举子,还是这样的事,王翠花那是从农村出来的,就是再没有素质,这样的事也不好意思说出口,这样一来气势明显是弱了下来。

    “不用我还命了?”李秀英不松口。

    “妈,你到是说啊,你真想逼死人啊?”张建平在一旁催。

    李美龄心里恼怒张建平先说的话,却也只能强忍着在一旁低声的埋怨道,“妈,当我求你了,你就不要再闹了,你这是要逼死我。”

    王翠花不甘心啊,这个被她压在下面一辈子的死丫头,现在就这样和她低头,可眼前她也相信要真不开口,但张建平和小女儿都在一旁逼着她退一步,她要再坚持下去,小女儿第一个会生她的气,张建平那也会恼了她,她算计了这么久那也就白算计了。

    最后,王翠花的心横了又横,这才咬牙切齿道,“不要,你瞒意了吧?”

    “满意。”李秀英不吝啬的回了两个字,她侧过身子反手扶了张建平往床边走,一边又道,“建平,这几天我就不到医院这边来,离婚报告的事,你能让王营长抓紧一下吗?我想带着回镇上把离婚办了。”

    张建平点头,看着人走了,良久才回过神来,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点下去的头,只记得那时他很气愤,气愤秀英被这样的对待,只觉得这个时候不论什么事情都要站在秀英的这一边。

    这才坚定的点下头。

    结果等回过神来,张建平却后悔了,现在这个时候,秀英的身边正需要人,他也要和她分开,那她一个人怎么办?

    张建平的沉默被王翠花母女看在眼里,王翠花眼球转了转,“美龄,建平这腿没事吧?你问问他要不要紧。”

    “现在相到建平的腿了?刚刚怎么叫你都没用。”李美龄的心情也不好,现在张建平是被自己的妈彻底的推到大姐那边去了,看看张建平的神色就知道了,想到这她心里也不舒服,扭开头堵气道,“我不管,你要关心你自己问。”

    王翠花舍不得骂小女儿,“你这孩子,咋还不懂事。”

    嘴上念叨了两句,也没有再多说。

    一直到中午,病房里的三个人也没有再开过口。

    直到中午王翠花出去打饭,李美龄犹豫再三,这才试探的劝道,“建平,你别担心,我大姐那边消消气,然后我再劝我妈跟她认个错,就没事了。”

    张建平猛的抬起头来,一双眼睛里满是愤怒,李美龄吓了一跳,张着嘴下面要说的话也不敢再说出来了,下一刻眼圈也红了,豆大的泪往下落。

    “你为什么要那样做?”张建平没有心软。

    李美龄被这样一问,捂着脸就哭出声来,哭的也更伤心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六十五章:發現
    張建平的眼裡有著失望和不理解,更多的是迷茫,難道真的是他做錯了嗎?哪怕美齡變成了他的小姨子,他也一直照顧著她,每個月都把工資一半給美齡,想著她的單純,生怕她在學校被人看不起,可是現在呢?如果不是美齡在背後下舌,剛剛秀英會被打嗎?

    “你現在也怨我,大姐也指責我別有用心,你在你也指責我,我到底做錯了什麼?我也不解釋,你們就都怨我吧,如果怨我能讓你們和好,那我願意背這個黑鍋。”

    “現在我說什麼你都不會相信,你覺得就是我在背後挑撥的,你也不想想我挑撥這個對我有什麼好處?”

    “你們要離婚,我一直勸著,我要是真的像我大姐說的對你有什麼想法,我又怎麼會勸你們?再說你也不想想,當出是我和你提出來咱們倆不合適的,當初你也不同意和我大姐結婚,也是我寫信勸你的,我怎麼可能反過來還有那樣的想法?”

    “就為了勸你們別離婚,我被我大姐說過多少次別有用心?我說什麼了?結果現在你也這樣想我,你怎麼能這樣想我?任何人都可以誤會我,只有你不能,你瞭解這一切,結果現在還和別人一樣的認為我。建平,你太讓我失望。”

    李美齡邊哭邊說,看到自己媽進來,這才收住了聲。

    王翠花臉色不好看,一邊埋怨道,“這食堂打個飯還要排隊,又不是不花錢,還以為是吃大鍋飯的時候要排飯呢?”

    張建平因為李美齡的話,心剛軟下來,現在被丈母娘的一句話弄的又冷下心來。

    李美齡被氣的只差沒有跳起來,什麼叫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她現在總算是明白了,就有這麼個媽在後面拖後腿,她就不要指望張建平現在印象會好了。

    “媽,一會兒你去問問醫生,我什麼時候能出院,我想家了,咱們早點回家吧。”

    王翠花也看出女兒臉色不好,眼睛也紅紅的,當時眼神也厲了起來,尋視的往張建平的身上掃去,張建平老神在在的眼觀鼻鼻觀嘴的吃飯,跟本就沒有看她。

    現在是吃人嘴短,拿人手軟,王翠花雖然沒有文化和素質,可眼前也明白不是再鬧的時候,只能憋下這口氣,等吃過晚飯的時候,就開口道,“一會兒我去問問。”

    隨後又補了一句,“晚上我回招待所睡。”

    “媽。”張建平當時就不炸了,“秀英在招待所,你這是還要去吵?”

    “那是我自己閨女,我和她吵啥?再說母女之間又哪裡有隔夜的仇?”王翠花一臉的不滿。

    “媽,我今天刀口有些不舒服,你就在醫院陪我吧。”李美齡在一旁求著。

    王翠花這下午越想越憋氣,想回去找大女兒吵架,現在見小女兒哀求的看著自己,掙扎了半響,這才勉強的點點頭。

    李美齡見了就笑著裂開嘴,張建平那邊看了一眼,李美齡見他看過來,馬上把視線移開,張建平心裡有些不舒服的垂下眼簾。

    至於回到招待怕裡的李秀英,這一天又是沒有吃飯,卻沒有像上次一樣感到餓,等第二天起來的時候,對著鏡子,發現她臉好像有些小了,她笑著對鏡子拍拍臉,她這嬰兒肥那是打小就胎帶的,這些年少吃多幹的,也不見瘦,就這麼兩天怎麼可能瘦呢。

    洗漱過後,她也沒有去醫院。

    中午的時候見王營長來了,李秀英站在招待所的門口,也沒有要請他進屋,有些困惑的接過他遞來的檔袋,當打開之後看到裡面的東西之後,鼻子也微微的酸了起來。

    經歷了千辛萬苦,終於批下來了。

    “是建平讓我送過來給你的,他讓我問你你要是同意,讓我幫你買明天的火車票,我給你們鎮長那邊打了電話,你一個人回去辦離婚就可以。”王偉看著眼前沉默的女人,一時心中也感慨萬千。

    短短幾天在一旁的觀察,他發現這個女人過的並不好,或者說很壓抑。

    王偉也沒有發現他自己對這個女人的關注麼多。

    他不知道能幫到她,只能在有限的範圍之內幫助她,只是他不知道這樣做到底對不對,不過路是她自己選擇的,希望她不會後悔。

    “謝謝,麻煩王營長幫我買明天的票吧。”李秀英將東西放回檔袋裡,抬起頭來時臉上已經是溫和的笑。

    王偉看著她有些黑的皮膚上,一雙小眼睛亮亮的又有些紅,沒有多說點點頭走了,看來他的擔心是多餘。

    等李秀英帶上門一個人時,又確認了一下檔袋裡的東西就是她要的,放在了被子下面,這才起身出了屋,先去了王老太太那裡道別,說是明天要走,王老太太捨不得,正好王老頭也在家,就留了李秀英在家裡吃飯,王老太太把王老頭打的兔子也燉了,李秀英覺得白吃不好意思,飯後把飯店裡裡外外都收拾了一遍。

    等從飯店出來的時候,以了秀英想了想還是轉身回了掃待所,並沒有去醫院,張建平既然讓王營長幫著買票,想來也知道她是不想去醫院的。

    次日,一大早王偉就送了火車票過來,同時還有十塊錢。

    李秀英把錢推回去,“王營長,這錢我不能要。”

    “這是張建平給你的。”王偉看了一下時間,又抬起頭,“客車還有半個小時,你也收拾一下。”

    李秀英道了謝,她來的時候只帶了一個布包,床單被罩她早上起來時就拿下來疊好了,也沒有什麼收拾的,帶著包裹出來時,李秀英看到王營長竟站在招待所外面沒有走。

    李秀英愣了一下,隨後對著王營長點點頭,“王營長,還有什麼事嗎?”

    “我送你去坐車。”王偉又看了一下時間,“走到那要十分鐘,現在離開車還有二十五分鐘,走吧。”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

    “還有二十四分鐘。”王偉乾脆又不退讓。

    這人還真是倔強。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