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32 | 浏览:153880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架空古风] 《君归矣》作者:闲听落花(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本帖最后由 tchsin1014 于 2017-9-2 18:13 编辑

第二十九章 脉象
  陶大夫比鱼嘴码头那个大夫谨慎的太多了,翻来覆去诊了三四遍,又紧拧眉头,捋着胡须思考了一会儿,欠了欠身,“姑娘这脉象十分怪异,容在下好好想想。”
  “不是怀孕?怎么怪异?你先说说怎么怪异!”李岩接问的极快,是怪异,还是不敢直接对她说,要进去先给那个什么裴清汇报,问清楚裴清的意思再说话?
  陶大夫微微蹙眉,没理李岩,只看着陈炎枫,陈炎枫点头,“你先说说是不是孕脉,再说怎么怪异,你只管说,别担心她,她跟一般女子不一样,胆子大着呢。”
  李岩失笑,眼前的陈炎枫跟刚大学毕业的她极其相似,都是这么天真无邪。
  “是。”陶大夫倒没再多推辞,“姑娘脉滑如珠……”
  “我不懂脉象,先生只说怀没怀孕,病情如何。”李岩有些急切的打断陶大夫的话,废话太多,很容易混淆掉关键的话。
  “病情不大好说。”陶大夫再次扫了眼陈炎枫,“姑娘这脉象,初一诊上,确实极似孕脉,脉滑如珠滚玉盘,可滑中却有涩……姑娘不懂脉象,在下诊过的脉,和医书中,都是这样,象姑娘这样的滑脉,可兼浮脉,兼沉脉,兼数脉,可姑娘这脉,滑而涩兼具,在下就实在想不通了,涩脉主血少精伤,血少精伤,姑娘就会惧寒怕冷,可姑娘这滑脉又滑而冲和,流利充沛,尺脉不跳而过,不象孕脉,当主血气方刚,身强力壮,实在是……”
  陶大夫眉头紧拧,看起来困惑极了。
  “不是怀孕是吧?”李岩先抓最关键的那句,陈炎枫也紧张的看着陶大夫,陶大夫犹豫了片刻,“照在下的经验,不象是孕脉,不过,姑娘这脉象过于怪异,在下不敢断论。”
  “那照你的经验,是孕脉的可能性是几成?不是孕脉的可能性又是几成?”李岩紧追一句。
  “这个……”陶大夫被李岩这一句追问的有几分闷气,哪有这么问的?什么叫几成又几成?“这个……怎么说呢……”陶大夫又瞟了陈炎枫一眼,见他也看着他等他回话,只好接着答这个几成的问题,“这不好说,哪怕一成,也不能说不是孕脉,姑娘非问不可,照在下看来,这个成数……至少这会儿,在下不能当姑娘有孕,就算有孕,只怕也保不住……”
  “你的意思就是说,怀孕的可能性非常小,就算怀孕也保不住,所以你要给我开药治病,至少这会儿,你不会考虑对胎儿有没有影响。”李岩照自己的理解总结道。
  “也不能这么说,”陶大夫看起来很是为难,“姑娘这脉象,在下还没想清楚,实在不敢多说……”
  “那你就说,现在她要不要吃药保胎吧。”陈炎枫极其干脆的问了一句,陶大夫摇头,“在下以为,不必,是药三分毒……”
  “那就行了。”陈炎枫干脆直接的打断了陶大夫的话,李岩看看陈炎枫,再看看陶大夫,还想再问,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这位大夫看样子也是打马虎眼习惯了的,她再怎么问,估计他也不会直截了当的回答她。
  三人沉默片刻,李岩不再追问怀孕有几分可能,这让陶大夫暗暗松了口气。
  陈炎枫上身微微前倾,“陶先生,我读过几本医书,照先生的说法,李姑娘这脉象岂不是成了两条,一条这样跳,一条那样跳,两条还正好相反?”
  “不是一条两条,而是一会儿顺滑冲和,一会儿凝涩蹇滞,实在是……容在下好好想想。”陶大夫一边说,一边仔细打量着李岩的脸色,“看姑娘气色……也看不出什么不对。”顿了顿,陶大夫接着道:“姑娘要是不介意,在下想明天一早再诊一诊,明天早上,姑娘醒了,不要吃喝,少动,最好躺着,这样诊脉最准不过。”
  陈炎枫看向李岩,李岩急忙点头,虽然这位陶大夫每句话都留有余地,可她还是听的非常明白了,就是她的脉象一会儿气血方刚,一会儿血少精伤,正好相反,这确实很不应该,明天早起时再诊一次,确实非常必要。
  见李岩应了,陶大夫站起来,“容在下回去好好想想。”
  陈炎枫忙站起来,和陶大夫拱手客气,李岩也跟着站起来,微微欠身,看着陶大夫掀帘进了后舱。
  一直垂手侍立在船舱一角的金豆上前将茶水点心全部换过,陈炎枫端起茶,心不在焉的抿着,李岩也端起杯子,双手捧着,一小口接一小口的喝,这间船舱里温暖宜人,这茶温淳平和,多坐一会儿再走。
  通往后舱的帘子掀起,玉粟进来,长揖见礼,“李姑娘,陈公子,我们爷说:明天一早要诊脉,既然少动为佳,就请李姑娘和陈公子今天晚上在这里歇一晚,省得再来回奔波。”
  “嗯!”陈炎枫点头应到一半,急忙顿住,转头看向李岩,“你看呢?”
  李岩眉头微蹙,说不上来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件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事,有那么点儿不正常的感觉,可哪儿不对,她又实在想不出来,照理来说,这种直觉出不正常,又想不出原因的时候,她都是跟着直觉,这会儿应该立刻走,而不是留……
  可这儿实在太温暖太舒服,她实在不想回到自己那间阴冷刺骨的船舱里,李岩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
  裴清这只船有李岩和陈炎枫那只船两三倍长,当然也宽出很多,李岩诊脉的,是最前面当做客厅的一间,金豆在前,引着李岩和玉树,进了后面一个套间,套间外间内间净房一应俱全,比起多云山庄那个小院,小巧了些而已。
  套间甚至比外面客厅还要温暖干爽,李岩转了一圈,却没看到炭盆什么的,不知道用的什么方法。
  玉树看起来比李岩还要兴奋几分,掂着脚尖轻巧飞快的将里里外外看了一遍,“大小姐,这条船还象个样子。这暖窠里……咦,是一钵莲子银耳,我盛一碗给大小姐!”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本帖最后由 tchsin1014 于 2017-9-2 18:13 编辑

第三十章 得养
  李岩先喝了碗银耳莲子汤,又舒舒服服泡了个热水澡,只泡的脸上身上一层粉红,一脚踩出来,屋子里干爽温暖,只披件衣服就行,实在是太舒服自在了。
  李岩松松裹着衣服,坐着让玉树绞干头发,外面小厮送了换洗衣服过来,玉树出去拿进来,先搭在熏笼上烘热了,李岩换上,挽了头发,舒服的坐在床榻上。
  哎呀,阴寒刺骨的冬天,空调房是最舒服的地方啊!
  没多大会儿,金豆在外面提高声音招呼玉树,玉树出去,来回几趟,提进送出几个大食盒,在桌子上摆了清炒虾仁、芙蓉蟹粉、白灼菜心和葱爆羊肉丝,以及一钵鲜鱼汤和两碗米饭。
  李岩和玉树对坐,这一顿饭吃的满口余香。
  吃好饭,玉树将碗碟收拾进提盒,出了一道门,再出一道,再开门,金豆已经等在外面了,接过提盒,很快就又送进茶叶茶具和一只精致玲珑的红泥小炉。
  玉树提进来,用小小的银壶放在红泥小炉上烧开水,沏了茶,李岩将旁边窗户开了四指宽一条缝,冷风吹进来,没有寒意,带着河水的微微腥味,冲散了屋里春末夏初般的温暖,带来的是一股子令人舒服愉快的清爽凉气。
  李岩抿着茶,透过窗户缝看着外面已经漆黑的夜色,和遥远夜色中的点点渔火,下山头一回,她有了点儿从前度假享受生活的感觉。是不是怀孕,以及她那诡异的脉象,都遥远而迟钝的象远处天空的闷雷,并不是那么紧迫可怕了。
  第二天一早,李岩一觉醒来,玉树已经起来了,听到动静,忙掀起帘子,“大小姐别乱动。金豆已经候在外面了,是现在就去请陶大夫,还是先去一趟净房?*
  李岩犹豫了下,起来先去了趟净房,回来重新躺下,很快,玉树就引着陶大夫进来,隔了一道纱帘,李岩将手腕伸出去。
  陈炎枫也跟进来,紧挨门槛站着,有几分紧张的看着调整气息的陶大夫。
  陶大夫这一回诊的比昨天晚上还要慢,还要谨慎。
  诊了又诊,陶大夫总算点了下头示意好了,接着就是一声长叹,“唉,都不是好信儿,头一个,姑娘这孕脉,以在下看来,当是误诊。”
  “谢天谢地!”李岩一口气呼出来,真是谢天谢地,陈炎枫也长长松了口气,笑容还没露全,僵了片刻,眉头蹙了起来,没有身孕,这脉相,就是大病……
  “姑娘这份豁达真是难得。”陶大夫味同嚼蜡的夸了一口,“第二件,姑娘的脉相,这滑脉和涩脉,比昨天晚上还有明白,实在是让人想不通。”
  “照先生的想法,这样的脉相,李姑娘这病……有病还是没病?”陈炎枫接问的很快。
  “在下自幼随父行医,至今四十余年,这样的脉相,还是头一回见到,滑而冲和,当主气血两旺,血气方刚,年青人,当时如此,可凝涩蹇滞,又主气亏血少,病重老弱,唉!”
  陶大夫又叹了口气,“李姑娘既然不同于寻常女子,在下就直说了,以在下看来,李姑娘这样的脉相,若是滑脉渐盛,涩脉渐退,那当然最好不过,可若是涩脉渐盛,滑脉渐退,气亏血少……”陶大夫叹气摇头,不往下说了。
  陈炎枫脸色变了,“那照你看来,李姑娘这脉相,是滑脉生机旺,还是涩脉生机好?”
  “要是我一辈子就是这样呢?天下之大,什么样的事,什么样的人没有?*李岩也隔着纱帘紧接问道。
  “姑娘这话也有道理,要是往后一直象这样,不增不减,那确实象姑娘说的,一辈子就是这样了。可……“陶大夫顿住话,片刻,叹了口气,“人的血脉,哪能一直不变呢?姑娘若是今年不过十岁,甚至两三岁,三四岁,如同春天里生机无穷的新芽,那在下以为,十有八九,滑脉要强过涩脉。可现在,姑娘已经是成人,生机渐衰,唉,就难说了。”
  李岩脸色微微有些泛白,呆呆发愣,时间缝隙有哪些影响,没人知道,也许毁坏身体……也许还有灵魂,是影响之一呢……
  玉树听的明明白白,神情有些悲伤,却比李岩淡定得多了。
  陈炎枫听明白了,往后靠到门框上,一脸怜悯痛惜的看着李岩。
  “若是能平心静气,养尊处优,常年以燕窝,最好是血燕窝,还有参汤,最好是百年以上的老参,每天一碗,再辅以银耳。红枣、莲子等等日常滋补,作养元气,姑娘毕竟还只十七八岁,照在下看来,若能如此,姑娘这身体,即便不能滑脉胜于涩脉,也能延缓许多。”
  陈炎枫听的皱起了眉头,李岩的心莫名一跳,说不清为什么,她觉得陶大夫这些话,藏着别的人,和别的目的……
  “在下先告辞了,姑娘的病,容在下再好好想想。“陶大夫站起来,退了几步,到陈炎枫身边,先冲陈炎枫长揖,再冲纱帐里拱了拱手,
  李岩正想的出神,陈炎枫靠着门框发呆,陶大夫也不等两人答话,垂手退出。
  “你等着,我去找裴清。”陈炎枫突然喊了句,转身就冲了出去。
  “哎你回来……”李岩一句话没喊完,陈炎枫已经冲没影儿了,“穿衣服。”李岩急忙吩咐玉树,玉树手脚极快,很快侍候李岩洗漱换了衣服,刚刚收拾停当,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是我,我进来了!”
  话音刚落,门被推开,陈炎枫一头冲进来,门外,裴清微微蹙眉,面无表情的站在船舱门外。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本帖最后由 tchsin1014 于 2017-9-2 18:14 编辑

第三十一章 任性
  陈炎枫犹豫了下,回身关上了舱门。
  “刚才我急躁了。”陈炎枫坐到李岩对面,“不过没事,现在和你说也来得及。陶大夫的话,你都听到了,象他这样当大夫的,说话都委婉,你这脉象,凶多吉少,你跟着我奔波,只怕活不了几年。”
  顿了顿,陈炎枫叹了口气,“说不定只能活几个月,你得有个地方好好养着,象陶大夫说的那样,每天血燕、参汤的养着,最好再让陶大夫开几个方子换着吃,富贵静养,也好多活几年。这样的地方,多云山庄最合适,一来咱们能赖得上他,二来,多云山庄有的是银子和闲功夫,养得起,一会儿你跟裴清好好说话,我再帮你说几句,这事指定能成。”
  陈炎枫说着站起来,李岩听的愣神,让她回多云山庄静养,那她当初干嘛还拼着小命爬下山?
  李岩一个愣神的功夫,陈炎枫已经一步窜到门口,一边伸手拉门,一边回头交待李岩,“你好好跟他说。”
  “哎!等……”李岩一个等字刚说了一半,陈炎枫已经拉开门,示意裴清进来。
  李岩站起来,打量着裴清,久闻大名,头一次看到。
  裴清比她想象的年青很多,年青到简直就是她在高校里常见的那些阳光大男孩。依陈炎枫对他的描述,他在她的印象里,要比眼前年长老成很多很多才对。
  和陈炎枫相比,裴清看起来讲究得多。淡墨灰长衫,腰间系着的那条缀着白玉块的腰带齐整的没有一丝皱折,一块同色的羊脂玉蝉坠在身侧,脚上鞋子黑色无光,边上包着和衣服同色的边。
  裴清仿佛对李岩的打量全无觉察,或者说毫不在意,背着手,稳步进来,在离船舱门最近,离李岩最远的椅子上坐下,目光落在陈炎枫身上,“有什么话,现在总能说了吧?”
  “她是你们多云山庄的人……”
  “我不是。”
  陈炎枫的话刚说了一句,就被李岩打断,陈炎枫被李岩这三个字噎的差点要伸脖子,裴清脸色不变,眼皮微垂,掩饰着眼神里的那丝意外和不快。
  “她这病肯定是因为你们多云山庄才得上的,你们多云山庄那么个怪地方,谁沾上谁得病。我跟你说,这事你不能不管……”陈炎枫咽了口气,接着往下说。
  李岩站起来,走到陈炎枫面前,连拱手带曲膝,“多谢你替我着想,不过,我不想去多云山庄。”
  “嗯?那你的病!”陈炎枫有点着急,裴清微微侧头,带着说不清的意味斜着李岩。
  “就是照陶大夫说的那样,每天血燕参汤好吃好喝静养,也不见得有用,这是一,第二,要是那样,就是个静养等死,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李岩低落的声音中透着平和,“既然快死了,临死前,我想到处走走看看,还有,如果能在死之前,知道那些自己想知道的事,就最好不过了。”
  “也是。”沉默片刻,陈炎枫长长呼了口气,甩了甩袖子,“是我穿凿了,怎么?照样去京城?”
  “对。”陈炎枫的转变之快,让李岩有几分意外,又有几分惊喜。
  裴清轻轻咳了一声,“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让我看这一出?”
  “我叫你来,是想把李姑娘托付到你们多云山庄,什么叫让你看这一出?”陈炎枫不高兴了,“你这心眼别多到我身上。我们走。”陈炎枫回头招呼一声李岩,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我有几句话跟李姑娘说。”裴清看样子根本不在意陈炎枫的脾气。
  陈炎枫回头看向李岩,李岩犹豫了下,点了点头。
  她其实有更多的问题,早就想问问裴清,可直觉告诉她,这会儿不管她问什么,裴清都不一定回答她,或者说不一定诚实告诉她,反倒他会从她的问题里,推出一些她不知道是对她有利还是不利的事。不过,虽说不能问,可能跟裴清多说几句话,总没有坏处。
  “我在外面等你。”陈炎枫丢了句话,爽快的出了舱门。
  李岩坐在船舱最里的榻上,裴清坐在船舱最外的椅子上,彼此打量。
  “李姑娘,陈公子的安排,是为了你好。”裴清语气诚恳,听起来十分悦耳,“多云山庄不光有的是银子和闲功夫,还有不少名医,姑娘的病,在下不敢说能好,可要让姑娘活到平常人的寿数,还是有点小把握的。”
  “平常人能活到多少岁?”李岩问了句。
  裴清答的非常干脆直接,“平常人不遇大祸,多数能活到四五十岁。”
  李岩以为他会打个马虎眼,听他答的这么明确,有些愣神。照她这一个来月的观察,这样的时空,平常人活到四五十岁,确实很不错了。
  “多谢你。”李岩站起来,他直接,她也不犯着再绕来转去,“我还是想到处走走,你和陈炎枫的安排,在我看来,和坐牢没什么分别,坐一辈子牢,那是生不如死。”
  “姑娘三思。”李岩的干脆,让裴清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三思了也是这样,多谢你。”李岩冲裴清欠身颌首,越过他出了舱门,玉树紧跟在李岩身后,经过裴清时,一脸困惑的打量了好几眼,她怎么总觉得他有点面熟的感觉呢?
  周睿等在小船上,提心吊胆,望眼欲穿。见木板从大船上搭过来,一个箭步从船舱中窜出来,看着陈炎枫和李岩,以及玉树从木板上下来,回到他们的小船上。
  “松开缆绳,去京城。”玉树刚从木板上下来,陈炎枫就挥着手吩咐船老大,“正好有风,扯帆,赶紧走,越快越好。”
  周睿听到陈炎枫的吩咐,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大船,大船船舷边上,裴清负手而立,正低头看着紧裹着斗蓬,往船舱进去的李岩。
  小船很快升足了帆,借着风力,往北而行。
  周睿看着玉树出来,急忙迎上去低声问道:“你家大小姐没什么事吧?”

点评

nqw7474110  不知道作者肿么了,这么长时间不更文……  发表于 2017-7-28 23:11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1135686  
精华
帖子
372 
财富
7103  
积分
2891  
在线时间
241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7 
最后登录
2017-10-18 
第三十一章 同一条船

    鱼嘴码头比李岩想象的还要近,没多大会儿,就看到了一片虽然不算多,却显的分外 ...
不知道作者肿么了,这么长时间不更文……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爱与梦想的田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回复 nqw7474110 的帖子

闲大说了,8月中恢复更新,目前在更改大纲及存稿中……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1135686  
精华
帖子
372 
财富
7103  
积分
2891  
在线时间
241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7 
最后登录
2017-10-18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爱与梦想的田野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1135686  
精华
帖子
372 
财富
7103  
积分
2891  
在线时间
241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7 
最后登录
2017-10-18 
回复 tchsin1014 的帖子

好像作者大大开始更文了,亲爱的能否贴文呢,好想知道后面的情节是怎样的……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爱与梦想的田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回复 nqw7474110 的帖子

謝謝提醒!!前面的章節(31章之前),閑大有更改,我有重新更新,記得重頭看喔!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三十二章 池鱼
  “现在没什么事。”玉树神情阴郁。
  “那以后呢?“周睿追问道。玉树没答话,绕过他进了后舱。周睿刚要追上去,身后传来陈炎枫凉凉的声音:“以后也没什么,就是早死而已。”
  周睿急忙转身,陈炎枫背着手,微微侧头看着他,“我是来问问你以后的打算。李姑娘打算先到京城看看,之后再随意到各处走走看看,我打算陪着她到处走走看看,等她死的时候,把她埋了。我们这一路想停就停,想走就走,全无目的。你是有仇有恨有抱负的人,再跟着我们不合适。”
  “李姑娘得了什么病?”周睿被陈炎枫这几句话说的,心揪成了一团。
  “我也不知道,将死之症吧。”陈炎枫话答的随意,脸色却很阴沉,“人都有一死,她自己看得很开,你不用担心。今天傍晚赶到周家村码头,你就下船吧,我带的银子也不多,这十两银子给你,往后,你好自为之。”
  “我也去京城。”周睿决定的极快。
  “我们不一定直接去京城,要是李姑娘心意变了,那就不去京城了。你跟我们不一样,想想你大哥。“陈炎枫微微蹙眉,有几分嫌弃的看着周睿,周家人都是一样的毛病,冲动不识实务。
  “等李姑娘心意变的时候,我就自己去京城。”周睿眼皮微垂,态度恭顺。
  陈炎枫眉头蹙的更紧,斜斜的盯着周睿看了片刻,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转身进了船舱。
  周睿慢慢抬起头,仰头看着头顶上变幻不定的云朵,心里的悲伤从里往外,漫透了全身。
  李岩寒瑟瑟缩在榻上,和陈炎枫商量,“就算没裴清船上那么暖和,也不能冷成这样?生个炉子吧,太冷了。”
  “生炉子烧什么?要是烧木头,一天不停的烧,得多少木头?就咱们这船,空地方全装木头,也不一定够你敞开了烧一天,再说,木头烧起来就有烟,有烟就得开窗户,这窗户一开,不就白烧了?”
  陈炎枫的话让李岩有些泄气,“裴清船上烧的也是木头?”
  “不是木头,是炭,银骨炭,咱们烧不起。”
  “瞧你用钱那么大方,连炭都烧不起?”李岩愕然,陈炎枫从眼角斜着李岩,“一,我这个人就是个大方性子,有钱没钱一样大方。第二,我这趟出门,带的银子不算少,可我只带了我一个人的用度,现在加上你和你那个丫头,还有个周睿,足足多了三个,一个人和四个人,能一样吗?其三,平时我一个人在外面,几乎没住过客栈,夜里找个景色好的地方打坐,比睡觉强多了,你行吗?你肯定不行,肯定得住客栈,这一住……唉!”陈炎枫长长一声叹气,“我就说吧,你去多云山庄养着多好,别的不说,至少银骨炭随便烧。”
  “算了,当我没说。”李岩打断陈炎枫的感慨,享受和自由不能两全,舍享受而取自由真是件受罪无比的事。
  “要不,”陈炎枫怜悯的看着又往里缩了缩的李岩,“咱们不走水路,陆路进京吧。走陆路的话,给你雇一辆车就行……雇了不划算,还是买一辆吧,再买头骡子,不用车夫,我替你赶车,这样,我算算……能省不少,至少能把你的炭钱省出来。”
  李岩一边听一边不停的点头,她也觉得走陆路好,至少可以见识见识沿途的风土人情。现在在船上,一眼望去,除了水还是水,实在无聊极了。
  “就到柳亭码头。柳亭码头是个大码头,南下北上的人多,咱们上了岸,他们再找生意也容易。就这么定了,我去跟船老大说一声。”陈炎枫三言两语拿定了主意,转身出舱去找船老大。
  到柳亭码头又走了两三天。
  柳亭码头确实是个大码头,临河节次鳞比、密密麻麻盖满了房子,从码头上去,走上几十步,街道就岔开了,一分二,二分四,一大片几乎望不到边的客栈、货栈呈扇形铺开。
  这是李岩见到的头一个有点城镇样子的城镇。
  陈炎枫和船老大结了帐,一行四人先找车马行,买辆车是大事,;因为这一行四人,连玉树在内,没一个肯背行李的。
  陈炎枫顺手抓了个卖糖瓜的小贩,问清楚镇子上最大的车马行在哪里,四个人直奔过去。
  车马行在镇子边上,往外漫伸出一大片地方,空地上,一排排的柱子上栓着牛驴骡马,旁边的棚子里,胡乱放着独轮车,牛车,还有几辆看起来相当不错的大车。
  陈炎枫看着人头攒动的车马行,皱起了眉,周睿也有点愣神,李岩虽然不懂世情行事,可看两个人都皱着眉不往里进了,就知道有哪儿不对,“怎么了?”
  “船老大说过,柳亭码头三天一小集,十天一大集,照常理,牛马行都是大集做生意。今天连小集都不是,照理说,车马行里人应该很少。”周睿解释道。
  李岩喔了一声,她对大集小集,以及有些东西一定要逢集才买这件事,不是太理解。
  “进去瞧瞧。”陈炎枫说了一句,大步进去,周睿急忙跟上,李岩紧盯着脚下,掂着脚尖,躲过满地干的湿的牛马大便,尽可能跟上陈炎枫和周睿。
  车马行最里面,栓着七八头毛色油亮、健壮年青的骡子和马,陈炎枫直奔这几头骡马。
  站在健骡和马后面的屋子门口,手里捏着只小茶壶,掌柜打扮的人,见陈炎枫直奔健骡和马,急忙将小茶壶放到桌子上,堆起满脸笑容,迎着陈炎枫上来几步,一边哈腰一边笑道:“这位爷一看就是贵人,您眼光真好,您看看这几头骡子,都是马骡,这几只都是四六口,这只小点,也过了三口了,这两匹马更好,原是养了要送给扬州那边的贵人们用的,从小起就是黑豆拌细草,一天至少喂四遍,壮得很……”
  掌柜热情无比的挨匹介绍,掌柜说的越好,陈炎枫眉头皱的越紧,越好越贵不是,就是拉车的马,车上就两个小丫头,不用那么好,老驴都能拉得动。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三十三章 乱相
  周睿忖度着陈炎枫的意思,和掌柜笑道:“我们兄妹几个就是随便买辆车用用,等了到家……”周睿一脸嫌弃的扫了眼大车和骡马,“再怎么也不合用,倒犯不着太好。”
  “这位爷说的极是。”掌柜先奉承一句,“小的因为家里有点事儿,生意没法做了,这院子里的牛马骡子,还有车,都是半卖半送。这几头大青走骡,您随便挑,六十两银子一头,我再送您辆车,那几辆车,您也随便挑。”
  周睿愕然,陈炎枫也惊讶的高挑着眉头,只有李岩一脸淡定,她不领行情,这六十两银子一头外送车是什么价儿,根本不懂。
  “家里出什么事了?要便宜成这样甩卖?”陈炎枫忍不住问道。
  掌柜一张脸苦的能拧出一碗黄连汁,“也没什么事,年纪大了,想换个地方,两位爷,这两匹马虽说牙口轻点,可你看看这身架,这毛色,原本是给扬州的贵人们用的,两位爷要是要,两百两银子,两匹马!我再送辆车给你们,要不两辆车也行。”
  “你在世子爷手下领过生意?”周睿突然问了句。
  掌柜脸色变了,瞪着周睿,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我们是从宜春过来的,在宜春的时候,见过几家象你这样,着急甩货盘铺子要搬走的商号。”周睿急忙解释道。
  掌柜明显松了口气,苦笑连连,“这位爷过奖了,小的这样的,和世子爷差了不知道几百层,哪有在世子爷手下领生意的脸面?小的也就是在韩府尊治下这几年,出了几回头,领过几回往扬州送骡马的差使,韩府尊……”
  掌柜的长叹一声,喉咙里有点哽,“犯了事儿,说是能杀头的罪,小的胆子小,实在……唉,这生意做的好好儿的,可也不能为了钱不要命,赶紧把这些货卖一卖,钦差来前,走了算了。要不然,万一……这脑袋掉了,可再长不回去了。”
  “你很识实务。”陈炎枫瞟了眼周睿,“就这两匹马骡吧,车子你去挑。”陈炎枫回头和李岩说话,李岩答应一声,和玉树一起去挑大车。
  “两位爷不如买这两匹马,您看这两匹马,多精神,一起牵走,您给一百七十两银子就行……”掌柜极力推销他那两匹确实相当不错的马。
  “马太招摇了。”陈炎枫打量着自己挑中的两匹走骡,答了句,掌柜的脸色一僵,随即连声叹气,“这位爷……唉,可不是,这乱世,唉。一百二十两,多谢两位爷,就这几头大青走骡,寻常一点的都不敢用,怕招了贼眼,唉,这世道。”
  李岩挑好车,掌柜的叫了两个伙计过来,拎了几桶水,里里外外冲刷了几遍,套上骡子出来,又找了家布庄换了帘子,买了铺垫褥子等,收拾妥当,几个人连饭都没好好吃,就赶着车出了柳亭镇,沿着官道北上。
  两匹走骡,陈炎枫骑了一匹,另一匹套在车上,周睿赶车,李岩裹的厚厚的,抱着刚买的大铜手炉,坐在周睿旁边,晒着太阳,和周睿、陈炎枫说着话,玉树在车厢里忙着收拾来收拾去。
  “你为什么问那个掌柜在世子手下领不领生意的?”这个问题,从听到周睿那一句问话时,李岩就想问问了。
  “他说那两匹马是给扬州的贵人准备的,现在用不上了,扬州的贵人,只有世子和四爷离开扬州去京城了,这是一,二是这柳亭镇隶属彭泽,彭泽的韩府尊出自世子门下,世子北上……唉。”周睿低低叹了口气。
  “这个掌柜倒是明智得很。”李岩想着宜春那间院子里的情形,干巴巴的岔开了话题。
  “嗯。大哥早就劝过阿爹。”周睿声音低沉,“说时局混乱,只宜安份守已,阿爹听不进去,总想着再进一步,总是说,要是祖父活着,周家封个王位都不过份。”
  陈炎枫一声嗤笑。李岩没理他,周睿看了他一眼,低下头不说话了。
  “你家的事,我听陈炎枫说过,功高震主啊,功劳太大的,多数活不了。”李岩接着刚才的话,周睿嗯了一声,“大哥也说过,祖父和大伯他们的死……死在战场上,总强过以后犯了什么事被满族诛杀,阿爹很固执,陈公子递信到家里时,我也在,阿爹说没事,大哥头都磕出血了。”
  “你大哥可惜了。”陈炎枫接了一句,“以后,你有什么打算?报仇?”
  “仇人是谁?”周睿看着陈炎枫问道,陈炎枫双手一摊,“你觉得是谁就是谁。”
  李岩看看陈炎枫,再看看周睿,再看看陈炎枫,“不是说,是朝廷下的诏书,仇人在朝廷?”
  “有句话,叫雷霆雨露皆恩泽,听说过没有?”陈炎枫呵呵了两声。
  “总有个原因吧,就是皇帝,也不能无缘无故的杀人,要是无缘无故就杀了人家全家,那就找他报仇。”李岩倒真是头一回听说这句雷霆雨露的话,不过她可不认同。
  “阿爹一向自视甚高,常常和人说祖父的事,每年祖父生辰和忌日,除了家里祭祀,还让人写了文章……”
  “作死!”陈炎枫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周睿不往下说了,李岩叹了口气,这确实,有那么点儿作死的意思。
  “不是说你阿爹是太后亲自教养大的?听说太后可英明了,陈炎枫说的。”李岩有点纳闷,正常来说,周家这样的基因,再加上是由连陈炎枫都说英明的孙太后亲自教养大的,照理说,不该这么蠢啊。
  周睿没答李岩的话,陈炎枫失笑,“人要是蠢了,谁教都没用。再说,孙太后……那可是真正的聪明人。”陈炎枫意味深长的说了句,立刻岔开话题,“得快一点了,不然今天夜里就得露宿。”
  陈炎枫说着,回手一巴掌拍在骡子屁股上,周睿也急忙抖动缰绳,催骡子小跑起来。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