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38 | 浏览:162264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架空古风] 《君归矣》作者:闲听落花(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本帖最后由 tchsin1014 于 2017-9-2 18:01 编辑

第十四章 出山
  几乎同时,裴清进了客栈对面一家商行,站在阁楼里,居高临下看着对面两间屋亮起灯,又熄了灯。
  “你怎么来了?”裴清后退半步,转身看着垂手而立的管事闵大问道。
  “扬州那边有点儿事,虽说不大,可小的觉得,还是小的当面跟爷禀报一声才好。”闵大一边侧身让过裴清,一边低低答道:“淮南王府四爷偷袭咱们这事,山下是让二爷去的扬州,二爷到的时候,邵四爷还没回到扬州,说是路上遇袭,小的还没来得及查明真假。”
  “是真的。”裴清下了楼,在椅子上坐了,答了一句。
  “是,咱们二爷到了扬州,头一天去得意楼吃灌汤包子,可巧,就遇上了淮南王府邵二爷,一顿包子,吃了大半个时辰。”
  闵大一边说,一边看着裴清的脸色,裴清垂着眼皮啜茶,面无表情。
  “小的留了点儿心,悄悄查了查,邵二爷极少出来吃饭,好象也不大爱吃包子,得意楼,今年到现在,这是头一回去。”
  “嗯。”裴清嗯了一声。
  “隔天邵四爷回到扬州,咱们二爷就去了王府,当天下午,就听说邵四爷跪了祠堂,世子爷要去京城,说是世子爷自请入京。”
  裴清神情微滞,随即蹙起了眉头,“已经定下来了?”
  “是,当天晚上,入京的折子就快马递出去了。说是这两天就启程,邵四爷也跟着一起入京,还有邵四爷嫡亲的妹妹,七姑娘邵明珰。”
  闵大看着裴清蹙起的眉头,暗暗舒了口气,这一趟走对了。
  “下去歇一歇,立刻赶回去,我这就启程去扬州,见邵琮一面,你回去做好安排。”沉默片刻,裴清吩咐闵大,闵大急忙答应,垂手退出。
  裴清来回踱了几趟,吩咐垂手侍立在屋角的金豆,“你回去,请孙叔过来一趟。”
  金豆答应一声,垂手退出。
  离天亮还有一阵子,金豆和管事孙容,就牵着马,悄声进了商行。
  商行里,裴清一身短打,已经在院子里练功了,金豆牵了马下去,孙容站到玉粟旁边,等着回话。
  裴清收了功,孙容从玉粟手里接过热热的湿棉帕子递上去,裴清接过,“一会儿我要启程去一趟扬州,邵琮自请入京,他走前,我得见他一面。”
  孙容一愣,“因为偷袭多云尖的事?”
  “嗯,老二到扬州之后,先见的邵琦。”裴清声音里透着冷意。
  孙容脸色变了,“大爷怎么能……”
  “嗯,有什么不能的?还有六叔,只怕已经合在一起联手了。”裴清声音冷洌,“翁翁临走前几年,就料到了今天这样的事,翁翁说过,规矩再好,也架不住人心不足,不说这个了,这不是咱们能管得了的事。”
  孙容长叹了口气。
  “我得见一见邵琮,还有邵瑜,这里,”裴清指了指对面客栈,“你替我盯着,这也是大事。”
  “是。”孙容垂手答应。
  “从今天起,你跟在我身边,不用担心山上,山上有庆伯,可以放心。”裴清边说边坐下吃饭,玉粟在旁边的小桌上摆了饭菜,孙容坐下,一边吃饭,一边听吩咐,听说到山上,迟疑道:“那林忠?”
  林忠是山上的副总管事,早先是六老爷裴震川的心腹小厮。
  “不用担心,一来,有庆伯,二来,山上刚出事那天,我让林忠下山报信,小喜的事,他没跟六叔说。”裴清嘴角露出丝笑意,“六叔的儿子今年只有十二岁。”
  “已经十二岁了。”孙容意味深长的接了句。
  裴清微笑,“是,不大不小,六叔这一支,再想接管后山,三代之内,是不用想了,大堂兄这二十多年,一心一意只重用他们拙安堂这一支,林忠真想投靠他,肯定要掂量掂量,投靠过去能不能得受重用,只怕越掂量,越不敢,山上,暂时不用担心。”
  “是。”孙容声调轻松了许多。
  “客栈里那位,到了豫章城,必定再要往京城去,正好,我也想去京城看看了。”裴清几口喝完了一碗汤。
  “爷是打算?”孙容神色微变。
  “嗯,裴家避世百余年,现在,”裴清顿了顿,“阵眼被毁,石屋倒塌,她又活着下了山。”
  孙容神情茫然,这几句话他听不懂。裴清也没打算他能听懂,沉默片刻,接着刚才的话,“再说,大堂兄和六叔已经伸了手,我不能袖手旁观,邵琮入京,扬州这里,再要动手脚就太难了,而且,拘于扬州,就是裴家人内斗,没什么意思,不如到京城看看。多云山庄,从来都是放眼天下,不拘一地,这是老山主的话。”
  “确实应该如此,小的也这么想。”孙容紧拧的眉渐渐舒开。
  “我这就启程,陈炎枫随性幼稚,那位,你一定要用心看好。”裴清站起来。孙容急忙跟着站起来,垂手答应:“是,爷放心。”
  第二天,陈炎枫真没打扰李岩,李岩一觉睡到自然醒,躺在床上又翻了一会儿,才爬起来,洗了个澡,换了衣服,舒舒服服、清清爽爽的出来,出门转个弯,就看到陈炎枫不知道从哪儿找了把破摇椅坐在院子里,翘着脚,三根手指捏着个只杯子,一幅无聊相。
  “你找好船了?”李岩站到他身后,踢了踢椅子。
  “找好了,吃了中午饭再走吧,你看看,太阳在头顶上呢,午时都过了,能睡到这个时候,啧!”陈炎枫啧啧有声。
  “中午吃什么?”李岩不理陈炎枫的啧啧,转头打量着这间客栈。
  “厨房在那儿,自己去看。”陈炎枫用脚指了指。
  李岩顺着他脚指的方向,进了厨房院子,院子里洗菜打杂的婆子,和站在露天灶台边的厨子,齐齐看向她。
  李岩目光扫过油污肮脏到看不出原色的灶台,再看看旁边一大块肉上飞舞的苍蝇群,一阵恶心,转身就走。
  眼不见为净,再多看就什么也吃不下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本帖最后由 tchsin1014 于 2017-9-2 18:02 编辑

第十五章 裴家那座山
  陈炎枫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强忍着恶心的李岩,看起来十分愉快,也不着急了,吃了午饭,和李岩两个,溜溜跶跶在几条街上逛了一遍,李岩什么都看,看的特别仔细,却不买,逛完一遍,调回头,将看到的调料,各样都买了一包,又将看到的酒,各样买了两斤,玉树抱着调料,陈炎枫提着酒,上了船。
  夕阳已经西下了,陈炎枫却一挥手,吩咐开船启程。
  这是只专门载人的客船,船头前面用栏杆围了一块,放着圆桌和两把椅子,桌子上摆着茶具,隔一步就是宽大的船舱,船舱隔成前后三间,椅榻柜桌一应俱全。
  李岩从最前喝茶看景的地方看到船舱,再往后,探头进了比船舱矮了不少的后舱,后舱一半在船舷下,中间窗户开的很低,稍稍俯身,就能够到河水。
  李岩在正和着面的婆子惊愕的目光中,将后舱仔仔细细查看了一遍,出来穿过船舱,站到站在船头昂头吹风的陈炎枫旁边,“后面那个厨房太脏了,得彻底擦洗打扫干净。”
  “你说一声不就行了,这事不用找我。”陈炎枫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管这些。
  “钱。”李岩简单的说了一个字,“因为,其实不算脏,也不是不脏。”顿了顿,李岩想了想再解释道:“比如今天中午吃的那条鱼,照我看就是没做好,可并不是没做好……”
  “我懂。”陈炎枫打断了李岩的话,“不就是……你这个大家闺秀,对自己不挑剔,对别人挺挑剔么?讲究倒是挺讲究。行,想给多少都行,你随意。”陈炎枫大方极了。
  李岩不客气的从陈炎枫的包袱里拿了半片银叶子,递到婆子面前,只要她把这厨房里里外外擦洗到让她满意,这半片银叶子就是她的了。
  婆子盯着那半片银叶子不停的答应,照玉树的指挥,一遍一遍一直擦到李岩满意的叹了口气,这样干干净净,总算能吃口舒心饭了。
  舒舒服服吃了顿晚饭,李岩坐到洗涮的干净无比的船头,吩咐玉树把今天买的酒都拿过来,挨个尝了一遍,留了一瓶,吹着河风,慢慢的喝。
  陈炎枫从船舱里看了半天,踱出来,坐到李岩旁边,吩咐玉树给他拿个杯子,倒了杯抿了口,“这酒一般,你喜欢喝什么酒?扬州的离人醉不错。”
  “你家在哪里?为什么一个人到处跑?”李岩抿着酒,看着陈炎枫问道。
  “我俗家在京城,现在住在云梦泽边上。”陈炎枫曲着条腿,适意自在。
  李岩一愣,“你是出家人?”
  “算是吧,避世修行之人。打坐闷了,就到处走走。”陈炎枫转头看着李岩,“你这个样子,有点象世外高人。”
  “你到处走,肯定遇到过很多有意思的事,说说。”李岩一下下咬着杯沿。
  “没什么有意思的事,我去过的地方不多,要是出来,也就是从云梦泽到多云尖,再从多云尖到云梦泽,也就是今年碰到你,算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陈炎枫懒散的往后靠到栏杆上。
  “那……”李岩顿了顿,“说说多云尖?”
  “嗯?多云尖啊,也是,多云尖,还有裴家,是挺有意思,你想听什么?”
  “都想听,你随便说。”李岩笑意融融。
  “裴家占据多云尖,也就是这一两百年的事,建了多云山庄的那位裴家先祖,是个厉害人物,据说在他之前,裴家别说在天下,就是在庐江郡,都排不上号,裴家是在这位先祖手里,才有了今天这份气象。”
  陈炎枫说的随意,李岩凝神细听。
  “裴家现在的规矩,也是这位先祖定下的,裴家的规矩你听说过没有?”
  李岩摇头,陈炎枫给自己倒了杯酒,“裴家分山上和山下,山上就是多云山庄,可多云山庄里的裴家人,就山主一个,裴家其它的人,全在山下。山上虽然只有山主这一个裴家人,可据说,裴家七成的实力,都在多云山庄。裴家的当家人,是多云尖山主,而不是裴氏族长。”
  “实力说话。”李岩接了一句,陈炎枫冲她竖了竖拇指,接着道:“你不是问裴清是谁吗?这一代的山主,就叫裴清。裴清是第五代山主,第一代就是裴家那位先祖,那位先祖一辈子没成亲,当然也没孩子,八十三岁坐化,把山主的位置,传给了他的曾侄孙,就是裴清的祖父裴怀云,裴怀云之后是裴震川,裴震川之后是裴明,现在是裴清。
  裴家这山主,从第二代裴怀云起,是这么传的:一任山主只能做二十年,卸任歇五年,然后接任裴氏族长,这族长也是只能做二十年。”
  “呃!”李岩听的直眨眼,挺有意思。
  “有意思吧?还有呢,这都是那位先祖定下的规矩,接任多云山庄的裴家子弟,第一,必须是嫡系五支的嫡出子弟;第二,接任时年龄在十八到二十二岁之间;第三,接任前不能定亲,接任山主的二十年里,也不许定亲,不许亲近暗恋女色,一旦亲近暗恋了女色,不但不能再任山主,还得在裴家祠堂关一辈子。”
  “啊?”李岩听傻了,这是什么规矩?
  陈炎枫嘿嘿的笑的意味深长,“有意思吧?其实吧,这里头有大智慧。还有第四条呢,父子两代不得连任山主,父亲做过山主,儿子就不能做了,孙子倒是可以。”
  “防止一家专权?”李岩脱口说了句。
  “谁知道。”陈炎枫随意的甩了甩衣袖,“我知道的规矩就这些,听说那位先祖定下的规矩还多的很呢,光怎么选拔山主,说是就写了一本书,总之,我师父说过,象裴清这样,祖父是山主,他又做了山主的,是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占全了才行。”
  “可不是。”李岩盘算这个天时地利人和,“十八到二十二岁接任,就算十八岁好了,二十年后三十八了,赶紧成亲赶紧生儿子,四十年里头得养出一个十八岁的孙子,慢一慢就赶不上了,真是不容易。”

点评

nqw7474110  谜团越来越多……  发表于 2017-6-17 01:49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1135686  
精华
帖子
383 
财富
7314  
积分
2943  
在线时间
257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7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五章 一片废墟

    一定是这样!
谜团越来越多……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爱与梦想的田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本帖最后由 tchsin1014 于 2017-9-2 18:02 编辑

第十六章 码头的好
  陈炎枫听的哈哈大笑,“对啊!光生出来还不行,还得养好,听说裴家选这个山主,一关一关哪一关都不容易,这一两百年,裴家嫡系五支,已经上千的人了,啧,这个裴清,实在是不容易啊。”
  “那个裴震川呢?有孙子没有?还有裴明?有儿子没有?”李岩关心上了另两位山主的子嗣问题。
  “裴震川的儿子今年只有十二岁,不上不下,裴明运气不错,儿子今年两岁了,到时候儿子儿媳妇争争气,一举得男生个孙子出来,还有希望。”陈炎枫乐不可支。
  “两岁……裴清做了几年山主了?”李岩好奇打听。
  “六年。裴清一生下来,就被他祖父裴怀云带在身边教养,十九岁那年接任的山主。我告诉你,裴清这个人,精明狠辣,四代山主,个个不简单,可裴清是这四个山主里,最精明厉害的那个,你以后要是碰到他,能躲赶紧躲,躲不开也别跟他对着来,他可不是我。”
  陈炎枫一脸严肃的警告李岩。
  “你怕他?”李岩敏感的问了句。
  “怕倒不怕。”陈炎枫叹了口气,“我们云梦泽跟他们多云尖还算有点交情,裴清那样的精明人,他犯不着得罪我。我就是不喜欢他。他那个人,你没见过,太阴沉,老气横秋,让人喜欢不起来。这也不能怪他,裴清一生下来,就跟在他祖父身边,一落地就被当成山主教养,他跟一般人不一样,这个人天资又好,七八岁的时候,就心思深沉的你根本不知道往哪儿猜。我这个人,随心随性,修行的就是个随心顺意,实在不喜欢这样的人。”
  陈炎枫又喝了一杯酒,微微有几分酒意,微微仰头,晃着腿,看起来自由自在的仿佛一缕风。
  李岩歪头看着一条腿曲起,一条腿搭在船外,迎着风,自在的仿佛要迎风飞扬的陈炎枫,只看的生出一肚皮羡慕。
  “你们修行,真有神通吗?”李岩不错眼的看着陈炎枫问道。
  “什么叫神通?也许有吧,我修的是长生之道,不修神通。”
  “能长生不就是神通了,你修的怎么样了?你今年多大了?什么时候能长生?”李岩抬着腿,原地转了半圈,面对陈炎枫。
  “不知道,不死的时候就是长生,但修行不问结果。”陈炎枫打了个呵欠,“酒喝完了?这酒不错,你一点也不象个女人!”陈炎枫伸手在李岩肩膀上拍了拍,按着李岩的肩膀站起来,弯腰再把李岩拉起来,“回去睡觉。“
  这一场饮酒夜谈,让李岩对陈炎枫的观感改变不少,他确实是随心顺意,而不是成心害人,一个无意,一个有心,大不相同。
  陈炎枫也发觉李岩居然是个很能谈得来的人,船上无聊,有个可以说话的人,真是太让人愉快了。
  船行了两三天,李岩从陈炎枫那里,就大体知道了现在的天下是怎么回事,以及,一百多年来走马灯一般的皇朝更替,和战乱流离。
  …………
  扬州城外,夕阳下,裴清端坐在车里,看着逶迤远行的长长队伍,好一会儿,敲了敲车厢,吩咐回去。
  车子不急不缓的围着扬州城转了大半圈,到了一间茶棚前,裴清下了车,闵大急忙迎上去,跟在后面低低禀报:“爷,刚刚送来的信儿,朝廷来的钦差,明天就进淮南地界儿了,说是,周家,定的是满门抄斩。”
  闵大焦急而忧虑的看着裴清,裴清嗯了一声,又叹了口气,“我已经知道了。你暂时留在扬州,该做些什么,留意什么,你都知道,听听就行,不必多做。”
  “是,爷放心。”闵大忙恭敬答应,躬身看着裴清上了马,纵马而去,直到看不见了,才慢慢直起上身,背起手,轻轻吁了口气,悠闲自在的往回走。
  留他在扬州,这是要重用了。
  裴清纵马,一口气跑出几十里,天色落黑,进了一家客栈。
  客栈里一切都已收拾停当,裴清沐浴洗漱,坐下慢慢喝了两杯茶,叫过金豆吩咐,“传个信到京城,豫章太守一职,不能落在邵琦手里,其它不拘。”
  “是。”金豆垂手应诺。
  “递个信给陈炎枫,把周家的事告诉他,让他走一趟吧,这事,他去最好。”裴清嘴角带着丝笑意,吩咐完,片刻,又长叹了口气。
  周家,还是留一条血脉比较好,这条血脉,经陈炎枫的手留下,就更好了。
  从桃根码头到柴桑不算远,不紧不慢走了四五天,船就到了柴桑码头。
  下了船,李岩不停的瞄着神情怔忡的玉树。
  陈炎枫说,柴桑是豫章城的门户,进来豫章城,水路必经柴桑,陆路,大部分也要经过柴桑,那这里,玉树应该很熟悉才对。
  “怎么样?这码头还算象样吧?豫章有两样东西最给豫章人长脸面,一是豫章城外那棵大樟树,第二件,就是这柴桑码头。”陈炎枫一幅东道主姿态,颇有几分骄傲的介绍着柴桑码头和豫章城。
  “还好。”李岩随口应付了句。一来,她正专注的看着玉树,二来,作为在她那个时代都算见多识广的人,眼前的码头,实在没什么好惊叹的。
  “这码头好不好,你哪里看得懂?我这是对牛弹琴。”李岩的态度让陈炎枫十分扫兴。
  李岩的注意力都在玉树身上,没理会陈炎枫的扫兴。
  玉树怔怔忡忡,神情恍惚,左看右看,指点着码头,呓语一般含糊道:“这里……好象不是这样,那里……是那样……大小姐的船呢,三层……楼船……”
  “楼船?”陈炎枫离的远了些,只听到最后两个字,立刻竖起大拇指夸奖玉树,“你这个丫头比你强多了,你看看,她就知道这码头的好处,这码头好就好在够深,能泊最大的楼船,你看那边,楼船能紧贴靠到这里,怎么样?不简单吧?除了京城,也就豫章有这样的码头!”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本帖最后由 tchsin1014 于 2017-9-2 18:03 编辑

第十七章 废墟
  李岩心头猛的一阵乱跳,陈炎枫没听清,她可听的清清楚楚,大小姐的船,三层的楼船!拥有三层楼船的大小姐!
  这样的大小姐,被那样的裴家拘在多云尖那样的地方……
  李岩只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
  弃船上车,这回是辆真正坐人的骡车了,李岩和一直恍恍惚惚的玉树上了车,伸手将四面帘子全部掀起来,伸出头,看着外面的景致人情。
  从柴桑到豫章城,一路上,村庄连着村庄,没断过人烟,这是她们一路走来,眼睛所及,看起来最富裕繁华的地方了。
  一派富足喜乐的田园气息扑面而来,让人看着看着,就愉快起来。
  “都快到地方了,说说,你家到底在哪里?我总得把你送到家门口。”陈炎枫目光亮闪,浑身抖落着八卦的气息。
  “我跟你说,就你做的那些事……我没说你那么做不好,我这个人从来不讲那些规矩不规矩的,可是确实太丢人了,你家里能一点不罚就算了?肯定不能,真要是罚重了,我也能帮你说说话。”
  陈炎枫后面这一段话,真心实意,相处这些天,他现在真拿李岩当朋友看。
  “用不着。”李岩简洁的回绝了他,直觉中,她总觉得她将要面临的问题,不是怎么让陈炎枫帮她,而是怎么让陈炎枫看不到……
  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多,远远的,一片苍翠遮天蔽日。
  玉树呼的窜起来,在她喊出来之前,李岩一把拉住她,眼神严厉的瞪着她,玉树抬手指着前面,张了张嘴,李岩一巴掌打在玉树手上。
  陈炎枫看着李岩和玉树,哈哈大笑,“吓着了吧?那就是豫章人最骄傲的香樟树了,我头一回看到,也吓了一跳,太大了。”
  “镇静!”李岩在玉树肩上用力按了下,低低嘱咐道。
  “是。”玉树声音哽咽,“是咱们……”
  “回头再说。”李岩截回了玉树的话,眯眼看着越来越近的巨大香樟树。
  车子离香樟树的阴影七八步,停下了,陈炎枫示意看呆了的李岩,和眼睛红红的玉树,“下来,步行过去看看,这样的香樟树,虽然是树,也要尊重。”
  李岩跳下车,玉树紧跟下来,陈炎枫在前,进了香樟树浓密的树荫里,树荫下星罗棋布,排满了小吃摊子,每一家生意都很好,树下香味四溢,笑语喧哗。
  陈炎枫仿佛没看到那些小吃摊子和食客,李岩没有心情多看,玉树恍恍惚惚,眼里只有香樟树。
  三个人,从小吃摊子和食客中间穿过去,直奔中间巨大到令人敬畏的香樟树。
  离了几十步,香樟树根暴起,人就不好再往前了,李岩围着这棵十几二十个人手拉手,都未必围得过来的香樟树转了半圈,目瞪口呆。
  香樟树的这一边,树冠一片焦枯,树下一片荒芜,和生机勃勃的另一半相比,活生生的展示了什么叫一半是天堂,一半是地狱。
  “怎么会这样?”李岩失声叫道。
  “唉!是啊。”陈炎枫踱到李岩身边,和她一起仰头看着枯焦的树冠,“我头一回看到,比你还震惊。你看,生,和死,一棵树上。”
  “怎么会这样?”李岩打断了陈炎枫的大发感慨。
  “听说是火烧的,那里原来有一大片宅子……你那丫头怎么了?”陈炎枫指着枯树前面一大片废墟,话没说完,就看到玉树踉踉跄跄往那一片废墟扑过去。
  “玉树!”李岩提着裙子奔过去。
  “大小姐,这里……这里……”玉树脚下一绊,扑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大小姐……大小姐……”
  “别哭,快起来。”李岩知道这里必定就是玉树所说的李家了,用力想把玉树拖起来,可自己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起不来了,呆看着眼前的废墟,突然也想大哭一场。
  “你这丫头……”陈炎枫蹲在李岩旁边,看看玉树,再看看虽说没哭,可眼泪却流个不停的李岩,“你……你们……”陈炎枫神情变幻不定,“这就是你家?”
  李岩点了下头,说不清为什么,她知道这就是玉树要带她回的那个家。
  “扶我起来。”李岩抓住陈炎枫的手,陈炎枫站起,将李岩拉起来,李岩弯腰,拉起玉树。
  “我想进去看看,你别进来,就在这儿等着。”李岩甩开陈炎枫,脚下有些软,一步一步走近废墟,站在两块大石头之间呆了片刻,穿过大石头,绕过一个土堆,往里进去。
  玉树急急跟上,陈炎枫呆了片刻,原地坐下,看着废墟,和在废墟里时隐时现的李岩。
  李岩仿佛对这片废墟熟悉之极,在嶙峋的乱石之间走的极快,左转右折,一口气奔到废墟中间,穿过一圈高大的白色石头堆,来到一片干净的青砖空地前,青砖空地中间,一个圆圆的圈子里长满了细长柔韧的茅草,一阵风吹来,茅草向着李岩俯倒,仿佛在躬身施礼。
  李岩呆呆站着,神情恍惚,这个地方,她来过……不是,是她梦到过,从小到大,她不知道梦到过多少回,只是,她梦里的这里,不是这样,梦里的这里,青瓦粉墙,红柱绿檐,花木繁盛,人声笑语从远处不停的传来……
  “这是大小姐的院子。”玉树从后面越过李岩,走到那一片在死寂的乱石中显的格外青翠的茅草丛前,蹲下,伸手拂着茅草,“这里有一棵香樟树,圆圆的,大小姐最喜欢这里,常常坐在这里,捧着书,一看大半天……”
  李岩往后退了两步,跌坐在一块白色石头上。
  是的,那里是一棵香樟树,圆圆的,风吹过来,树叶沙沙的响,她的裙袂迎风飞起,花儿清香,天空干净如洗……
  玉树蹲在茅草边低低的哭,李岩坐在石头上,低着头怔怔的发呆。
  太阳往西边坠落,残阳如血,李岩仰头看着艳红的晚霞,突然站起来,走到那一圈茅草旁,伸手拨起一根茅草,再拨一根,一根接一根拨起,扔到身后……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本帖最后由 tchsin1014 于 2017-9-2 18:04 编辑

第十八章 旧物旧情
  玉树呆看着李岩,片刻,站起来,将李岩扔过来的茅草一根一根捡起来,摆整齐。
  李岩一口气拨光了圆圈里的茅草,往后伸手,“刀给我。”
  玉树急忙抽出刀递上去。
  李岩接过刀,开始挖土。玉树蹲在李岩侧后,伸长脖子看她挖土。
  圆圈中间,渐渐被李岩挖出了一个坑,最后一缕霞光、月光洒满废墟时,李岩手里的刀发出咣的一声脆响。
  刀扎到的,是一个巴掌大小、铜锈斑斑的小匣子,李岩用刀撬出匣子,拍拍土,匣子没有锁,随手就掀开了,匣子里面,放着枚暗绿的香樟树叶。
  玉树瞪着那枚香樟树叶,“这是大小姐的东西!这是……”
  李岩将手在衣服上蹭了蹭,伸手拿起树叶,是一片翡翠树叶,李岩将树叶托在手心里,明亮的月光下,躺在李岩手心里的树叶散发着柔柔的光泽。
  李岩握着树叶,蹲下拿起匣子,翻来覆去的看,是一只红铜匣子,外面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铜锈,里面却光亮如新,这匣子做工极其精良。李岩再看一遍,就看不出什么了,她对铜以及工艺什么的,一无所知。
  托了手上掂了掂,李岩突然扬起手,将匣子远远抛出。
  “大小姐?”玉树被李岩这一抛吓了一跳。
  “没事,我们在这儿住一夜再走。”李岩握着翡翠树叶,转身看四周。
  “大小姐,这儿都是石头,夜里太冷……”玉树犹豫着劝道,她很想在这儿多呆一会儿,可夜里实在太冷了。
  “没事。”李岩有几分心不在焉的随口应了句,看到块表面平整的大石头,爬上去,站起来环顾四周。
  一阵凉凉的夜风吹来,李岩举起胳膊,闭上眼睛,感受着夜风拂面的冰凉,这风里,带着已经沉淀在岁月中的无数喧嚣过往,和从那棵大香樟树吹来的浓浓的翠意生机……
  站了好一会儿,李岩放下胳膊,坐在石头上,摊开手,看着手心里的翡翠树叶。
  玉树也爬上石头,将包袱里的衣服都拿出来,能裹在李岩身上的,都裹在李岩身上。
  夜色冰冷,李岩蜷在石头上,做了一夜纷乱喧嚣的梦,第一缕朝阳照在李岩身上,那些纷乱喧嚣化作腾腾的烈火,扑面而来,李岩惊窜起来,被朝阳刺的眼睛一阵酸痛,忍不住泪水长流。
  “你没事吧?”陈炎枫的脸从上面俯下来,关切的问道。
  “没事,这阳光太刺眼了。”李岩用手挡着一出来就亮的刺眼的朝阳,“你怎么进来了?”
  “等到半夜没见着你,怕你被野兽吃了,我只好进来找找,在这种地方,你也能睡得着……也是,这是你家,走吧,我不喜欢这儿,一进来就让人不舒服。你冻了一夜,得赶紧找个地方喝碗热汤水,最好再在热水里泡一泡,不然病了就麻烦了。”陈炎枫站起来,跳下石头,伸出手,示意李岩往他怀里跳。
  陈炎枫接下李岩,玉树自己跳下来,三个人穿过乱石堆出了废墟,直奔豫章城。
  陈炎枫的规矩,不管到哪儿,都是找最好的客栈,豫章城里最好的客栈,确实相当不错,李岩喝了一碗姜汤,泡了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出来,玉树已经将那片翡翠树叶,编了根细细的丝绳系上,给李岩戴在脖子上。
  客栈打杂的婆子敲门,送了一大包衣服进来,还有陈炎枫一句话‘那位陈爷说,请两位姑娘换上这里面的衣服’。
  玉树打开包袱,包袱里都是市井富裕百姓常穿的细布衣服,玉树皱了皱眉,看向李岩,李岩抖开几件衣服看了看,吩咐玉树也挑两件换上,把从多云尖带下来的丝绸衣裙包起来。
  李岩出来,门口站着个婆子,一见她出来,忙曲膝示意:“这位姑娘,那位陈爷说了,要是姑娘收拾好了,请姑娘到甲字雅间,姑娘从这儿往前,到头,下楼往东拐就是。”
  李岩谢了婆子,和玉树一起,顺着婆子的指点,进了甲字雅间。
  雅间里,陈炎枫的神情看起来有几分阴沉,见李岩进来,先上下打量了一遍,“这粗布衣服……还行,坐吧,没事了吧?”
  “我没事了,你好象有什么事?”李岩坐下,往桌子上看了一圈,示意玉树先盛碗汤给她。
  “嗯。”陈炎枫脸色沉下来,“是有点儿事,我得去一趟宜春,一会儿就走。你们两个?”陈炎枫看起来十分为难犹豫。
  “出什么事了?”李岩惊讶。
  “没什么大事。”陈炎枫顿了顿,叹了口气,“豫章太守周豪犯了事,唉!”陈炎枫又叹了口气,“朝廷的钦差已经到宜春了,要抄斩满门,我和周家有旧,他死之前,总得去看上一眼,送一程。”
  李岩愕然,“犯什么事要杀人家满门?”
  “我没细问,周豪那个人……唉,能有什么事儿?你争我抢,就是条池鱼。我一会儿就走,这里有五十两银子,你拿着,多云尖带下来的那些衣服别穿了,太招眼,你们……”陈炎枫关切的交待李岩。
  “我跟你一起去,我也想看看。”李岩打断陈炎枫的话。
  “你看什么?”陈炎枫一怔,又失笑,“你又不认识周豪……也……不是不行,对了,你是京城李家的姑娘吧?京城李家有人在淮南国做官?我怎么不知道?不过这几年我不问世事……你不是从京城跑来的吧?”
  “为什么说我是京城李家的姑娘?”李岩心里一跳,急忙反问了一句。
  “那片地方,是京城李家的旧宅子,看你那样子,平时没少听长辈说豫章老宅怎么怎么样是吧?你们李家还记着豫章老宅,真让人想不到,我以为从上到下全忘光了呢。”一转了话题,陈炎枫又成了平时的陈炎枫。
  玉树听呆了,李岩扫了眼玉树,“那片宅子怎么会变成那样?是在李家人搬到京城前,还是搬到京城后?”
  “咦?你不是京城李家的姑娘?”陈炎枫惊奇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本帖最后由 tchsin1014 于 2017-9-2 18:05 编辑

第十九章 周家旧事
  “不是,不过那片地方,照我听到的,也是我家的老宅子。”李岩心情郁郁,她这个大小姐,十有八九有大问题。
  “那你就是京城李家的姑娘。那片宅子失了火,李家搬进京城,是在失火前,还是失火后,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据我推测,应该是在失火前,要是失火后,那得烧死多少人?不过也说不准。”
  陈炎枫的推测极其不负责任,“豫章城里的传说,那棵大樟树之所以枯了一半,再也返不了青,是因为那是被天火烧的,说是有个妖怪度劫,跑到了香樟树下,天雷天火就把香樟树也劈死了一半,那片宅子,也有传说,差不多,说有个大妖怪化成人形住在那里,后来大妖被雷击死,那片地方也被天火烧成废墟,还说当时死了半座城的人,这事儿……”
  陈炎枫干笑几声,“传说成这样,说起来也难怪,那片地方,你没发现寸草不生?”
  “生的……”李岩刚想反驳,话刚出口又咽了回去,她一路进去,只看到了那一圈茅草……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回家?看来你只能回家了。”陈炎枫问李岩。
  “我想去京城。”李岩看着陈炎枫,“那一片既然是我家的老宅子,也是京城李家的老宅子,我想到京城李家看看,看看能不能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陈炎枫斜着李岩,好一会儿,点了下头,又点了下头,“好,我也想去京城,我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三个人很快吃了饭,陈炎枫雇了辆两头大健骡拉的宽敞大车,李岩和玉树坐车里,陈炎枫一半里一半外坐在车厢门口,两头健骡一路小跑,往宜春赶路。
  这辆车里铺了干净的席子,因为走得快,比起上一次,颠簸的更厉害了,木头轮子的大车,哪有不颠簸的呢?不过也有比上次的骡车好的多的地方,比如有个盖,四周有了围幔,可以挡风挡雨。
  上一次还能坐一会儿车走一会儿路,这一次,因为赶路赶的太急,连陈炎枫都是一路坐在车上,李岩和玉树更不用说了,这一路上,把李岩颠的只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散架成一根一根的了。
  颠簸的太厉害,李岩学着陈炎枫,垂着腿坐到车厢门口,和陈炎枫说话分散心神。
  “你不是说,这里是淮南国,是淮南王的封地,又说这一带实际上是握在裴家手里的,这个豫章太守,是谁的人?来的是朝廷的钦差,那他这条池鱼,是因为碍了谁的事?”
  “我也不清楚。”陈炎枫曲起一条腿,看起来有几分寥落。“周家没有根基,周豪能在豫章这么个富庶地方平平安安做了这十几年太守,一是因为祖上的功劳,二是因为太后,可太后死了,都死了两三年了,太后死那年,我让人捎信给周豪,让他以给太后守孝为由,上折子辞官,归乡养老。唉。”
  李岩和陈炎枫同时叹了口气,
  辞官这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周豪父亲叫周胜,小名叫狗剩,二十几岁之前,大名就叫周狗剩,周胜这名字,是本朝太祖给起的,一来和剩谐音,二来,他打了一辈子仗,几乎打了一辈子胜仗,常胜将军。”
  陈炎枫情绪低落,声音低沉,却比平时悦耳许多。
  “周胜是个孤儿,讨饭长大的,却是个天生的将才,勇猛善战,诡计多端,最擅攻城,太祖的大军经过河北时,他被裹挟,顺势从了军,从此一路青云,长胜无敌。后来太祖称帝,不再亲征,朝廷大军就由他统率,横扫四方,继续长胜无敌。”
  李岩听的啧啧赞叹,简直有些热血上涌了。
  “周胜打了三十年的仗,最后一仗……”陈炎枫顿住话,沉默了好一会儿,“也是大捷,只是他的中军被围,两个儿子救援,也陷了进去,周胜父子三人,都是难得的虎将,一场死战……唉。”
  陈炎枫悠悠叹息,“等副帅孙宁率军赶到时,周胜的中军,和周英周雄的虎威军,已经死的连马都没几匹了,孙宁的大军全歼敌军残部,一场大捷,这份功劳,挂在了周胜名下。”
  李岩听的后背发凉,“孙宁?”
  “孙宁是孙太后的父亲,出了名的礼贤下士,他比周胜大十几岁,和周胜是结拜兄弟,周胜夫人,是孙宁的侄女儿,周胜父子三人的尸首运回周府当天,孙夫人上吊自尽了。”
  李岩双手抱着腿,只觉得周围一片瑟瑟寒意。
  “周胜和孙夫人生了三个儿子,没有女儿,周胜这个常胜将军,从长子一生下来,就立志要让周家成为天下第一的将帅之家,要父父子子都是常胜将军。儿子刚会走路,就被他捆在马背上学骑马,刚能骑稳马,就被带上战场,老二周雄也是这样,到老三周豪,头一回上战场时,马惊了,周豪两条腿被踩的骨头粉碎。周胜夫妻和两个儿子死的时候,周豪只有十岁,被孙太后接到身边教养,都说周太后对他比对皇上还亲,孙太后算高寿了,可还是死了。”
  “周胜的死?”李岩看着陈炎枫,陈炎枫厌恶的摇着头,“我不知道,别问我这些,人心之恶……唉。”
  陈炎枫扭头看着车外,李岩也不说话了,低头喝茶。

点评

nqw7474110  愁死了,古人的书确实看不懂……  发表于 2017-6-20 03:49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1135686  
精华
帖子
383 
财富
7314  
积分
2943  
在线时间
257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7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九章 有宗无族

    一个说的痛快,一个听的有趣,不知不觉,就进了城门,转个弯,一条巷子走过四五户 ...
愁死了,古人的书确实看不懂……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爱与梦想的田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本帖最后由 tchsin1014 于 2017-9-2 18:06 编辑

第二十章 所见
  傍晚,李岩和陈炎枫的车子一路小跑往宜春赶路,豫章城松阳门外,那棵大樟树旁边的废墟边,裴清负手而立,拧眉看着眼前死寂一片嶙峋残石。
  “……也是这个时候到的,陈公子一直陪到这里,就是爷站的地方,小的们不敢靠近,只能远远看着。先是小喜痛哭,翠姑娘坐在小喜身边,一个劲儿的淌眼泪,后来翠姑娘好象是让陈公子在这儿等着,翠姑娘在前,小喜在后,就进了这片……旧址,看翠姑娘那样子,那这片旧址熟悉得很,走的非常快,路线在这里。”
  孙容捧了张描画细致的棉纸递上去,裴清接过,凝神细看。
  “一直走了一刻钟,翠姑娘进了这里。”孙容指着棉纸,“这一片地方小的没进去过,没想到这里有一圈地方,青砖完好,这一圈长满茅草……”
  “进去看看。”裴清皱着眉,抬脚就走,孙容急忙跟上,裴清已经记下了棉纸上记的路线,走的比李岩要快得多,很快就进了那片青砖空地。
  站在圆圈外,先盯着旁边被玉树理的整整齐齐,晒了一天,已经有些干枯的茅草看了一会儿,围着被李岩挖出了坑的圆圈走了两步,仔仔细细的看。
  “翠姑娘扔的东西,小的捡回来了,是个匣子,这里面的东西,爷恕罪,小的没看清楚。”孙容将李岩远远扔出的匣子捧到裴清面前,匣子一角已经摔扁了,铜锈脱落,露出一角花纹。
  裴清接过匣子,转圈看了一会儿,捏着匣子问道:“她们两个神情如何,你仔细说说。”
  “是。”孙容垂手应了声,张了张嘴,先苦笑出声,“回爷,实在不知道怎么说,先是哭,小喜象是哭出了声,翠姑娘象是光淌眼泪,后来进来,看翠姑娘那样子,有点儿怔忡,也不是怔忡,说不上来,又有点儿愣愣呵呵,又不是,爷,实在说不清,有点象做梦的样子,也不是,小的实在说不清楚。”
  “嗯。”半晌,裴清才低低应了一声,心里从未有过的懊恼,他应该赶一赶,换马不换人,昨天就该到了……
  “爷,小喜和翠姑娘……”
  “叫她李姑娘吧,她不是翠姑娘。”裴清纠正了句,低头再看手里的匣子。
  “是,小喜……”孙容顿了顿,“玉树和李姑娘,和陈公子一起,今天一早启程去了宜春,已经派了妥当人暗中保护,到明天早上,就该到宜春了。”
  “嗯。”裴清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用手指沿着摔出来的花纹,又捏掉了几块铜锈,看着半片婉转精细的花纹,这花纹很眼熟,在哪儿看到过?“找个匠人,把这匣子上面铜锈清掉,小心,不要弄坏了匣子。”
  裴清吩咐道,孙容忙答应了接过匣子,“不如送回山上,山上老赵……”
  “不必。”裴清截断了孙容的话。“去宜春。传令,调癸部三十人跟上来。”
  孙容和金豆等人答应了,各自办差,裴清上马,直奔宜春。
  废墟前重归寂静,片刻,一个灰暗的人影从树上飘下来,很快就又没入了夜色中。
  …………
  一路颠簸,李岩一来不算娇气,二来这些天的风餐露宿,这具身体也差不多适应了,可这会儿趴在大车里,还是被颠的睡不安稳,睡着了,一个颠簸,从车这边滚过去,不是撞着车厢板,就是撞着玉树,立刻就醒了,李岩睡觉极其容易惊醒这一条,和之前一模一样。
  “到了?”车子总算慢下来,李岩急忙探头出来往外看。
  “瞧你这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车的陈炎枫,两只手从两边扯着李岩蓬乱的头发,嘴撇成了个八字。李岩拍开陈炎枫的手,“到宜春了?”
  “到城外了,有间客栈,还算干净,进去洗一洗,换身干净衣服,咱们是去给人家送行的,总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唉。”一提到周豪一家,陈炎枫脸上的轻松褪去,长一声短一声的连声叹气。
  玉树也颠簸的看起来不怎么好,可还是急忙上前给李岩拢了拢头发,两人相互搀扶着下了车,李岩站到客栈门口,眯眼看着远处雾霭中显得有几分有气无力朝阳,再转眼看向不远处雾影绰绰的宜春城。心里一阵沉郁难过,叹了口气,转身进了客栈。
  三个人洗漱梳理,重新换了衣服出来,李岩挑了件石青长裙,一件松花绿短夹衣,陈炎枫给的一包袱衣服,除了靛青靛蓝,也就这两件了。
  玉树蓝衣青裙,标准的侍女打扮,两人出来,陈炎枫一身月白长衫,已经收拾好等在客栈外了。
  大车已经被陈炎枫打发回去了,三个人安步当车,往宜春城进去。
  太阳已经升到了头顶,雾却没怎么散去,深秋的寒意从四面八方涌上来。
  李岩和陈炎枫都没心思说话,陈炎枫低着头只管往前走,李岩一边走一边到处看,和前几回逛街到处看不同,那时候看什么都觉得新鲜有意思,这一次,看什么都好象看到了人生的苦难,世事的艰难。
  客栈离宜春城门很近,相比于豫章城,宜春城矮小简陋了许多,不过进进出出的人却不比豫章城少,李岩紧走几步,跟上陈炎枫。
  陈炎枫看起来很熟悉这里,沿着正对着城门的大街走了一会儿,拐进条小巷子,从小巷子里出来,又是一条宽敞的大街,走没多远,到了一座油漆鲜亮,门头上缠满红绿绸的两层楼前。
  陈炎枫径直往里进,李岩站在缠满红绿绸的门头下,仰头打量。
  “进来,咱们得吃点东西,再订两桌席面带上。”陈炎枫一脚踏进门槛,回身招呼李岩。
  他是来饯行的,当然要有酒有菜,有一桌两桌席面,那就更好了。
  两桌席面准备的很快,听说陈炎枫和李岩是要去给太守周豪一家饯行,酒楼掌柜一脸不忍,连声叹着气,叫了两个伙计提着席面,自己奔进去,抱了只不大的酒坛子出来,“周太守最爱喝我们铺子里的女儿红,这是三十年的陈年女儿红,您带给周太守,唉,可怜哪。”
  玉树接过抱着,陈炎枫沉着脸,走在最前,往官衙过去。

点评

nqw7474110  一步步摸索……  发表于 2017-6-21 01:47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1135686  
精华
帖子
383 
财富
7314  
积分
2943  
在线时间
257小时 
注册时间
2017-5-27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十九章 五年一个皇帝
    玉树点头,“看得懂。”
一步步摸索……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爱与梦想的田野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