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48 | 浏览:1489836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穿越八零之军妻养成计划》作者:阿窝(正文完) ...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49章:学坏
  秦小雨等秦小霞走了后,先烧好水,又洒水把院子扫了扫,准备去菜园子里摘茄子时,就见秦玉娥风风火火的跑进来,看见秦小雨一个人在家,急切的说道:“小雨,快把你家的叉子拿来我用用。”
  “我爸拿地里了……”秦小雨话音没落,就见秦玉娥往屋里走,心里有些奇怪,农用工具怎么可能放屋里呢?赶紧跟着秦玉娥进屋。
  秦玉娥急冲冲的进了秦振华夫妇的卧室,眼睛还四处踅摸,看了一圈扭头问随后进来的秦小雨:“小雨,你家叉子真没在啊?”
  秦小雨戒备的看着秦玉娥,生怕她进屋乱翻,听了秦玉娥的话,摇摇头,眼睛却盯着秦玉娥。
  秦玉娥挑了挑稀疏的眉毛,在屋里转了一圈,还往床下看了几眼,眉头拧成一团,转身又嫌弃的看了秦小雨一眼,用鼻子哼了一声,转身又急匆匆的离开。
  秦小雨有些摸不着头脑,秦玉娥这唱的是哪儿一出,就是来参观一下?皱皱小鼻子,跟着秦玉娥出了屋。
  秦玉娥到院子也没有立马离开,而是熟门熟路的跑菜园子里,摘了几根大黄瓜,又连根薅了一捆芹菜,才准备离开。
  秦小雨忍不住出声:“三姑,你摘的黄瓜,是我妈留的种子,你摘走了,明年我家就没有种子了。”
  秦玉娥瞅都不瞅秦小雨一眼,语气里满满的不屑:“我可是亲的,吃几根黄瓜咋了?”
  秦小雨努努嘴,不吱声,等秦玉娥快到自己身边的时候,用脚尖偷偷踢了下脚边的一根枝杈横生的小棍子,小棍子正好横到秦玉娥脚前。
  秦玉娥只顾抱着一抱菜往外走,也没注意脚下,被突然横出来的棍子跘了个跟头,抱着菜直接扑到了地上。
  “哎呦,疼死我了!”秦玉娥滚坐起来,抱着膝盖闷哼起来,心里纳闷,小小的一根木棍怎么能把自己跘倒?斜眼瞅着秦小雨离自己还有点距离,又揉着膝盖骂骂咧咧的嚎起来。
  秦小雨眨着大眼睛,上前一步,眼睛里还有满满的关心:“三姑,你没摔着吧?我扶你起来。”
  秦玉娥摆手气哼哼的说:“你个丧门星离我远点,我就是瞅见你才摔倒的。真是个丧门星!”嘟嘟囔囔的说着,边七手八脚把地上的菜捡起来,一瘸一拐的匆匆离开。
  秦小雨耸耸肩,努努小嘴,丧门星就丧门星,最好以后见到自己都绕着走。
  “秦小雨,你学坏了!”
  秦小雨听到葡萄架上的声音,抬头一看,就见两只小松鼠分别捧着一个黄灿灿的大杏子,蹲在葡萄藤上,佯怒道:“你俩又来偷杏了!”
  小翠叽叽笑着说道:“嘿嘿,这次摘的可不是你家的杏,是你家隔壁的杏,上次偷了她家苹果,她每次见我们,就拿石子砸我们,多亏我们跑的快,要不肯定就玩完了。”
  大松点着小脑袋,附和道:“对啊对啊,我们松鼠可是有仇必报的,我们发誓一定偷光她家的杏。”
  秦小雨嘿嘿乐起来:“还有仇必报呢,你们就是贪吃吧。”
  小翠飞快的把杏肉啃掉,咔咔磕开杏核,吃着里面香喷喷的杏仁,小圆眼睛满足的眨了又眨,吞咽完嘴里的杏仁才说道:“我们昨天听说三台山的山坡上,有人挖药材时,被雷劈死了,还有一个吓的都尿裤子了,你可要小心点啊。”
  秦小雨吃惊的张大嘴巴:“他们肯定是下雨打雷时,跑到大树下了。”
  大松摇着小脑袋:“不是,长药材那片山坡,是没有大树的,反正最近山上雷雨多,没事还是不要上山了。”
  秦小雨点头,对这些自然常识,还是要多注意,不要钱没挣到,小命没了。
  ………………
  边防哨所
  吴庆生跟罗湛汇报:“副营长,上次偷越边境的人抓到了,果然是个小姑娘。”
  罗湛合上文件夹,眉头皱了下,问道:“还是在一三三界碑附近?”
  “不是,是离咱们哨所附近。”
  罗湛想了下,起身跟吴庆生去了关押室。
  马娟瑟瑟发抖的抱着腿坐在屋子的角落,心里又怕又后悔,她哪知道还没过边境,就被抓了回来。
  罗湛进屋,只是轻轻扫视了一眼马娟,就知道这根本不是上次留下脚印的小姑娘,拉开椅子轻轻坐下,挥手示意吴庆生询问。
  吴庆生坐下后,因为马娟是个小姑娘,尽量用温和的语气说道:“姓名,住址,家长姓名!”
  马娟害怕马彪要是知道她干的事, 回去肯定又是一顿毒打,忍不住埋头嘤嘤哭泣来。
  吴庆生有些无措了,看着罗湛,意思这好歹是个孩子,可咋整?
  罗湛一双眼眸清冷的看着马娟蜷缩的身子,没有半丝同情。
  吴庆生无奈,只能轻咳一声,继续问道:“小姑娘,你先不要哭,我们必须要通知你的家人,来领你回去啊。”
  马娟因为害怕,哭的声音更大起来,抬起头,可怜兮兮的说道:“能不告诉我家人吗?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吴庆生心又软了,扭头看依旧不为所动的罗湛,叹口气说道:“孩子,你年龄这么小,根本认识不到你这么做的后果还严重性,所以一定要通知你的家人!”
  马娟一听,哭的更凶了,摇着头,哽咽的说:“我真的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你们不要告诉我家人,好吗?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
  罗湛冷硬的开口:“你可以不开口,但是我想你还是一名学生吧,如果你选择让你的学校知道这件事,那么我们只能先通知校方了。”
  马娟顿时吓得忘记哭了,她千辛万苦从哥哥嘴里套出来的路线,怎么一下就被抓了,还要通知学校,她还能继续上学吗?
  吴庆生看着罗湛,心里感叹,这人有没有同情心啊!
  罗湛起身迈开长腿,走到窗边,看着窗外婆娑起舞的杨树叶,对马娟的哭声充耳不闻。
  吴庆生无奈了,也只能干看着缩成一团的马娟,一点办法也没有。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50章:寻人
  马娟在心里反复想了半天,这事还是告诉家里,影响小一些,要是告诉学校,以后就没脸去上学了。怯懦小声的说出了家庭地址,眼神看都不敢看罗湛一眼。
  吴庆生看着被送走的马娟,叹口气说道:“这都是穷和没文化闹的,而且在边疆地方,处理很多问题,牵扯的方方面面太多了。”
  罗湛拧眉,他知道吴庆生说的都是实情,所以每次对这些越境人员都是宽大处理,只是口头教育一下,根本起不了震慑作用,所以才会屡禁不止。
  吴庆生看着身姿挺拔的站在窗前的罗湛,心里直叹气,这个副营长,年龄比自己小几岁,可是心机城府却很深,从来让人看不透他每天在想什么,甚至想不通,这么优秀的人才,为什么愿意窝在这个小小的哨所。
  “你们最近在一三三边境点有什么发现吗?”罗湛突然回头问道。
  “最近没有再发现有人越境,而且那里一向人迹罕至,一般人进去,都会迷路的,我想上次是个巧合?”吴庆生回过神正色说道。
  罗湛点点头,心里却有种预感,那个越境的神秘小姑娘还会出现。
  马娟偷偷越境去挖药的事,不用一天时间,整个村的人都知道。
  村里因为很多人都有去挖药的经历,倒也没人多说什么,只是赞叹马娟这小丫头胆子倒是真大,敢一个人去偷越边境,像他们每次去挖药材,都是三五一伙的去,好相互做个伴。
  秦振华夫妇傍晚割麦子回家的路上,碰见村里的人,难免又说起了这事。
  秦振华听了后,一路沉默的回家,洗漱完准备吃饭的时候,才开口对三个孩子说的:“以后你们记住,咱家就算穷死,你们也不能去干越境偷挖药材的事,否则别怪我不认你们。”
  秦小雨咬着筷子不敢吱声问为啥,倒是秦朗直爽的问道:“爸,为啥啊,那钱就跟捡的一样,为啥就不能去?”
  “以后你们会明白的。”秦振华闷声说完一句,低头吃饭。
  秦朗看看两个妹妹,挠挠头,捧起碗吃饭。
  秦小雨心不在焉的吃着饭,她固执的觉得只要自己不越境,就往深山里去,找找脱落的马鹿角好了。
  没有钱,她只能困在这个遥远的边境,如果等她长大考上大学,再走出去就晚了,妈妈原萍就会遇见秦风,所有的悲剧又会上演一遍,妈妈又会为了爱,放弃她最爱的雕刻事业,她一定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秦小雨想到这儿,心思又坚定起来。
  冯玉珍沉默的吃了几口饭,忍不住开口:“你爸的话,你们要放在心上,以后也不要跟马家的孩子来往,我看那个娟子不是个稳当的孩子,一个姑娘家,敢这么大胆,还有上次那个孩子……”
  “行了,说那么多干嘛,赶紧吃饭!”秦振华不满的打断冯玉珍的话。
  冯玉珍白了一眼秦振华,依旧跟秦小霞和秦小雨说道:“以后你们放学赶紧回家,天黑前不许出门。”
  秦小雨心里一沉,晚上不许出门,她是哪也去不了了,心里着急起来。
  因为没有电,吃了饭时间还早,大家都会聚到村口磨坊门口,闲聊会儿天。
  秦振华吃了饭,看天色还早,趿拉着鞋子去磨坊门口,找人聊天去。
  聊今年的收成,聊麦子割了后,在谁家的地里做场,用谁家的碾子谁家的牛。
  秦振华家的地离村子近,主动提出在自家地里做场,就是打场时,自家第二家打。
  场就是铲平一大块地,用碾子轱辘不停的把地砸瓷实了,很多人家不愿这样做,觉得这样伤地,场整瓷实了,把带着麦穗的麦秆铺成一个大圈,驴或马拉着轱辘来回转圈,麦粒就会自动脱落下来。
  吴汉民吸着旱烟说道:“我家头一家打吧,到时候让虎子几个哥哥都过来给你们帮忙。”
  王老五也积极的说着:“对,回头我家也都过来帮忙,王东和他姐夫都过来帮忙。”
  几人聊得正热闹呢,村会计李玉和夹着份抱着笑眯眯的过来:“哥几个都吃过了啊?”
  吴汉民指指李玉和胳肢窝下的报纸说道:“最近都有什么新闻啊,给我们也说说。”
  “没啥,都是国家大事,跟咱们远着呢,就这天气预报还能看看,不过也不准。”李玉和拿着报纸,抖了抖说道。
  “国家大事,我们也可以听听嘛,我家女婿咋也是部队上的人,我这点政治觉悟还是有的。”王老五得意的说道。
  李玉和无奈的指指天色:“这黑漆马虎的,啥也看不见啊,不过这报纸上有个寻人启事倒是有趣。”
  “啥寻人启事?”村民有些不解的问。
  李玉和清清嗓子说道:“说是有个科学家的孩子丢了,现在等报纸要找回呢,如果能找到,给一大笔酬金。”
  秦振华听了心里一咯噔,假装很好奇的问道:“啥科学家?”
  李玉和摇头:“说是个什么地质科学家,两口子遇难了,孩子也不知去向,科学家的家人发的寻人启事,说是能找到,给一万块钱呢。”
  “哇,这么多?男孩,女孩啊?这么值钱!”
  “妈呀,光找到这个孩子,以后就啥也不用干了,一万块,够吃半辈子了。”
  秦振华的心却提到了嗓子眼,看着李玉和,语气尽量平稳的说道:“报纸能借我看看吗?我明天给你。”
  李玉和把报纸递给秦振华,打趣的说道:“这是咋了?也想找到这个孩子?报纸上可是连男孩女孩都没说,天知道到哪儿去找啊。”
  秦振华接过报纸,好在夜色已浓,人们看不见他有些颤抖的手。
  秦振华拿了报纸,又装着样子,跟大家胡乱聊了几句,等人都散了,才拿着报纸急匆匆回家。
  一进大门,就迫不及待的进了自己屋,就着昏黄的煤油灯,翻看着报纸,急切的找寻人启事栏,当看到报纸夹缝中的寻人启事时,整个人彻底震惊了,连报纸被煤油灯燎着都没有发现。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51章:秘密
  冯玉珍在一边看着失态的秦振华,赶紧用手打灭火苗,急切的问道:“你这是咋的了?出啥事了?”
  秦振华指着报纸,声音有些颤抖的说:“秦教授家人在找孩子!”
  “啥?”冯玉珍退了两步,惊呼起来,意识到自己声音有点大,赶紧捂住嘴,瞪着眼睛看着秦振华,眼睛里有不信,还有害怕。
  秦振华皱着眉头,喃喃的说道:“怎么会这样呢?秦教授不是没有家人吗?”
  “那,那会不会是秦教授媳妇安洛的家人?安洛老师有没有家人,咱们也不知道啊?这,这要是真找小雨的,咱们怎么办啊?”冯玉珍有些着急的说道。
  秦振华面色沉重的说道:“不,不对,安老师死的时候,叮嘱过咱们,不能把小雨交给任何人,这就说明安老师也没有家人。”
  冯玉珍有些坐立不安,在屋里来回转了几圈,爬上炕,把炕头矮柜上的被子挪开,从炕席底下摸出一把钥匙,打开柜子上的锁头,掀开从里面拿出一包东西,放在炕上,抹着眼泪跟秦振华说道:“这些东西,咱们烧了吧,要不迟早都是祸害啊。”
  “你翻出它们干什么吗?放好了,要不以后小雨知道了真相,会恨咱们的。”秦振华压低声音急急的说道。
  冯玉珍摩挲着布包,因为突然的惊恐,有些口不择言的说道:“她不能恨咱们,她的命可是咱们亲闺女的命换回来的,就算咱们做错了一件事,也该扯平了吧?”说着眼泪流了下来。
  秦振华快步走到炕前,动作有些慌乱的把布包塞进箱子,赶紧压上箱盖,心里好像才踏实了一点,脑门上已经有细细密密的汗溢出:“以后不要再胡说了,错了就是错了,记住咱们发过的誓,小雨就是咱们的亲闺女,就是要了咱们的命,咱们也要保住她。”
  冯玉珍用手捂住嘴,忍不住呜呜哭起来。
  秦振华叹口气,拍拍冯玉珍的肩膀说道:“行了,别哭了,只要我们不说,没人知道的。”
  “你三姐不就知道啊,你说你三姐是怎么知道的,回头会不会把这事捅出去?”冯玉珍突然想起来,赶紧问道。
  秦振华皱皱眉头,心里也没底,他也好奇秦玉娥是从哪儿听说的,不过从秦玉娥说的信息来看,显然还不知道秦小雨是秦教授的女儿,这样他就放心了,反正那几年,乱的厉害,丢孩子,出事的人家多了,秦玉娥应该打听不出来秦小雨的亲生父母是谁?
  冯玉珍呆坐在炕上,嘴里还喃喃自语着:“我真怕啊,再出事会不会连累秦朗他们啊?”
  “不会,现在是啥年代,可不是那些年,现在太平着呢,只要咱们窝在这个小地方,把孩子们平平安安养大,肯定啥事没有,还有这个报纸是自治区日报,离咱们这里好几百公里远呢,说明登报的人不知道秦教授的孩子倒底是男孩,还是女孩,咱们就不要自己吓自己了。”秦振华更像是在安慰自己一样,安慰着冯玉珍。
  冯玉珍长出一口气,开始扫炕铺床:“但愿不要再出事了,我这心可受不了折磨了。”
  秦振华不出声的静静躺下,看着黑乎乎的屋顶发呆,割了一天的麦子,这会儿也不觉得乏累,往事像过电影一样,一幕幕的在眼前闪过,尤其是秦小雨的亲生母亲安洛死在自己面前的一幕,不觉红了眼圈。
  秦小雨一早起来,竟然看见冯玉珍在厨房做早饭,有些惊讶:“妈,你今天没有去地里啊?”
  冯玉珍因为没有睡好,眼睛里不满了红血丝,声音也有些嘶哑:“今天你爸和你哥去,我在家做饭,你没事就去写暑假作业。”
  秦小雨赶紧过去帮着烧火:“暑假作业不急的,也没多少,我几天就能做完了。”
  冯玉珍看着秦小雨,欲言又止,最终长叹了一声,转身去切菜。
  秦小雨有些摸不着头脑,挠挠头,低头烧火。
  秦小霞高兴的从大门外跑进来,兴奋的喊着:“我刚去我同学那儿,听说成绩下来了,我考了我们班第二名,这下上师范肯定没有问题了。”
  “姐,你真是太厉害了,太棒了!”秦小雨由衷的说道。
  秦小霞脸上的笑容止也止不住,冲冯玉珍说道:“妈,我考上了,等我毕业了,就能挣钱了,以后你和我爸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冯玉珍脸上总算有了笑模样:“考上了好,考上了好,以后不用像我和你爸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种地了。”
  秦小霞高兴地哼着歌,帮着冯玉珍去拿盆子盛菜。
  秦振华因为有心事,在地里割麦子时有些心不在焉,一手抓麦子,一手挥镰刀,一走神,一镰刀直接割在手上,顿时血流如注。
  秦朗在旁边正好抬头看见,吓得扔掉镰刀,跑过来吓得脸都白了:“爸,快让我看看,伤的重不重?”说着把身上的汗衫脱下来往秦振华手上捂。
  割麦子时的镰刀,磨的又快又光,这一镰刀下去,直接把秦振华虎口处的一块肉割的翻了起来,深的都见了骨。
  秦振华疼的额头的汗立马大滴大滴的掉下来,另一只手使劲按住伤口处。
  “爸,咱们赶紧去医院包扎一下吧,这样不止血啊?”秦朗急的眼圈都红了,有些着急的说道。
  秦振华看着手上的衣服立马被血水渗透,点点头:“行,咱们直接去吧。”
  秦朗要背着秦振华,被秦振华拒绝了,自己捂着手,紧抿着唇角快步如飞的往医院走去。
  镇上有一家医院,边防部队的卫生队也是对**众开放的。
  秦朗一路小跑着跟着秦振华,一边建议道:“爸,咱们去卫生队吧,那儿的大夫医术好,咱们医院的医生连个感冒都治不好……”
  秦振华捂着手,疼的一脑门的汗,也不搭腔,闷头往卫生队方向走。
  “罗叔叔!”秦朗一进卫生队的小院,就看见罗湛跟着几名军官,声音有些惊喜的喊道。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52章:疑惑
  罗湛回头,有些诧异的看着秦朗,又看着秦朗身后的秦振华,想着这应该就是秦朗的父亲了,注意到秦振华捂着的手血淋淋的,问道:“你父亲这是怎么了?赶紧进去看看吧!”
  秦朗憨憨的点头:“那行,罗叔叔,我先带我爸进屋瞧手啊。”说着搀着秦振华进卫生队的门诊室。
  秦振华在秦朗打招呼的时候,就偷偷的打量了几眼罗湛,他一直以为秦朗他们口中的罗湛是个中年人,没想到是个这么年轻的小伙子,冲罗湛微微点了点头,跟着秦朗离开。
  哨所上一名战士在骑马时,不慎从马上摔下来,跌断了腿,罗湛开车送战士过来住院,刚办完住院手续,遇见九连和十连的连长,停住脚步聊了几句,就遇见秦朗父子。
  九连连长曹志强看着秦朗他们离开,笑着说道:“副营长,咱们可真是解放军叔叔啊,这些孩子也不看看年纪,就叔叔长叔叔短的叫,真给咱们叫老了。”
  十连连长张见洲笑了笑却聊起了另外一件事:“听说宋指导员要结婚了,我说咱们这些大龄的,也要该想想办法,解决一下个人问题了。”
  “宋长河跟谁结婚啊?我咋没听说呢?”曹志强有些吃惊的问道。
  “你天天就忙着训练了吧,宋长河和那个女老师都热乎成啥样了,还领咱们部队来好几次呢,你都不知道啊,我瞧着啊,没准宋长河都已经当爹了。”张见洲乐着打趣。
  “这就给办了?可以啊,没想到这小子先开了荤啊,我说最近宋长河怎么走路都带风呢,这是有立正敬礼的对象了啊?”曹志强说着荤段子,善意的笑道。
  张见洲点头:“可不是啊,以后啊,人家再不用偷偷洗床单了,我们啥时候才能正规的打出第一枪啊?”
  罗湛看着说着荤段子的二人,只是微笑着听着,没有开口接话。
  曹志强见罗湛站一边不吱声,矛头调转:“副营长,你现在还是原装的不?”
  罗湛看着曹志强八卦的小眼神,从口袋里掏出烟,给两人一人丢了一根,自己不紧不慢的点上,才开口:“行了,没事赶紧回去吧,你们可以找政委反应反应,你们粮仓过满,急需开仓放粮,政委会帮你们解决的!”
  张见洲坏笑着说道:“看来你的粮仓放过粮啊,好,我们找政委要装粮食的口袋去!”
  曹志强也一副我懂了的表情,啧啧啧叹道:“没想到啊,副营长,竟然是尝过肉味的人。”说着推着张见洲,嬉笑着离开。
  罗湛眉眼间难得的一派轻松,叼着烟头看着两人离开。
  秦振华的手上缝了七八针,包扎好出来,看见罗湛还站在卫生队院里的小花园边上抽着烟,抬步走了过去。
  秦朗也兴冲冲的跟着过去。
  秦振华声音略带紧张的说道:“罗营长,谢谢你!”
  罗湛只当秦振华是说他年前买几个孩子春联的事,碾灭烟头,客气的说道:“不必这么客气的。”
  秦振华看看秦朗,叹口气说道:“家里条件不好,拖累了几个孩子,这次小雨从你这儿借的二百块钱,等秋天卖了粮食,我们就还。”
  罗湛心里纳闷,什么时候借给秦小雨二百块钱了,显然这小丫头撒了谎,脸上依旧客气的说道:“不急的,家里是出了什么事吗?”
  秦振华头微抬,看着比自己高半头的罗湛,罗湛英气俊朗的面容上,透着刚毅正直和善良,心里突然有了主意,苦笑着说:“也没什么大事,庄稼人,一年收成不了几个钱,稍有点小灾难,都没有富余的钱,”
  罗湛点点头:“那就好,你这手回去也好好养着,我看流了不少血,没上到筋腱吧?”
  “没事,没事,干农活的粗人,这点伤,没有大碍的。”秦振华说完,扭头看着一直憨笑的秦朗说道:“秦朗,你去问问医生,要不要回去吃点消炎药。”
  秦朗很实在的点头,转身跑着进门诊室。
  秦振华才回头,声音似乎带着祈求的说道:“罗营长,我有事想拜托你……”
  等秦振华和秦朗离开,罗湛还拧眉站在花园边,花园里的串串红正开的如火如荼,就像年轻的生命一样旺盛有朝气。
  罗湛不明白秦振华为什么会突然说,秦小雨是个听话的好孩子,如果有一天,希望他能帮秦小雨离开胜利牧场。
  罗湛忍不住又掏出一根烟点上,秦振华还说了很多奇怪的话,让他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此刻最让罗湛放在心上的是,秦小雨为什么撒谎,还有秦小雨手里的二百块钱是哪儿来的?
  二百块钱相当于他四个月的工资了,一个小姑娘从哪儿弄来二百块钱?还要回家打着他的旗号。
  秦振华手受了伤,直接跟着秦朗回了家。
  冯玉珍已经在大门口急的团团转了,看着秦振华手上包着的白纱布,声音都变了调:“这是出啥事了?我去送饭,地里看不见你们,担心死我了。”
  “没事,镰刀不小心划了一下手。”秦振华不在意的说道。
  “咋还让镰刀划伤了,严重不严重啊?肯定严重,要不能医院包扎啊。”冯玉珍嘀嘀咕咕的说个不停。
  秦振华打断说道:“行了,先回家再说吧。”
  因为秦振华的受伤,一时没法去割麦子,而收麦子这事,是等不得人的,要抢收抢种,万一变了天,一年的庄稼就毁了。
  冯玉珍让秦小雨在家陪着秦振华,她带秦朗和秦小霞去割麦子。
  秦小雨想想自己也不会做饭,在家也是干待着,执意的说:“妈,让我也去地里割麦子吧,我不会使镰刀,但是我可以学着捆麦子,也能帮忙的。”
  冯玉珍想想,她和秦小霞两个人都赶不上一个劳力,秦小雨去帮着捆麦子,也能加快点速度,点点头:“行吧,你去换个长袖的衣裳,要不麦草扎胳膊。”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53章:农活
  捆麦子也是个技术活,抓两把麦秆,麦穗处打结,做成一根绳状,再把一捆麦子放中间,用膝盖压实了,拦腰捆住。
  秦小雨看冯玉珍干了几遍,慢慢的实验了几次,倒也能把一捆麦子捆结实了,她技术不行但是有力气,又不敢一下太用力,让冯玉珍他们看出破绽,所以动作上就慢了不少。
  刘家卫在自家地里割麦子,远远的看着秦小雨瘦瘦小小的蹲在地里捆麦子,扔下镰刀跟李秀芝说道:“妈,咱家麦子剩的不多了,你跟我爸慢慢割,我去给秦朗家帮忙啊。”说着往秦小雨家地里跑去。
  李秀芝直起腰,哎哎的喊了好几声,也没见刘家卫回头,有些生气的说道:“你看看你这儿子,自家活不干,跑着给秦朗家帮忙。”
  刘汉民笑呵呵的说道:“咱家也没剩多少了,你没瞅见老秦没来地里,估计身体不舒服,虎子去帮忙也没错。”
  李秀芝摇头:“帮忙我倒是不怕,我就怕咱们那傻儿子看上人家的闺女了。”
  “那不正好啊,我瞅着秦家两个姑娘都不赖,娶哪个都行。”刘汉民用脖子上的毛巾擦着汗,很开通的说道。
  李秀芝却有些顾虑:“要是小霞,我也同意,能干模样也好,要是小雨啊,咱们可不能同意,你看看小雨这都十五了,还没张开,瞅着以后都不好生养,体质也不能好了,不能让虎子娶媳妇娶个拖累不是?”
  刘汉民不以为意:“小雨才多大,不是还没长开吗?我看小雨的性格要比小霞好,见人都是笑眯眯的,不笑不说话,不像小霞,一看就带着倔劲。”
  李秀芝看着刘家卫跑到秦家地里,直直跑到秦小雨身边蹲下,紧张的说道:“快看,快看,咱家这傻小子还真是冲小雨去的,这可不行,这事我可不答应,回头我得说说虎子。”
  刘汉民摇摇头,低头继续割着麦子,两孩子还小呢,想这些还有些早。
  刘家卫满头大汗的跑到秦小雨跟前,蹲下身子帮着打着一旁的麦捆:“小雨,你咋来地里了?咋没带个草帽啊?”看着秦小雨被太阳晒的通红的小脸,刘家卫忍不住心疼的说。
  秦小雨微微一笑:“没事,我没觉得晒,戴上草帽,我觉得闷的慌。”家里就两顶草帽,冯玉珍和秦小霞一人戴了一顶,原本冯玉珍的要给她戴,秦小雨心疼冯玉珍,执意说自己戴着草帽觉得憋闷。
  刘家卫把自己头顶的草帽摘下来,不由分说的扣在秦小雨头上:“咋会闷呢,一会儿中午的太阳可毒了,容易把脸晒坏了。”
  秦小雨闻着草帽上刘家卫的汗味,直皱鼻子,强忍了半天,还是摘下帽子说道:“虎子哥,我戴帽子干活觉得碍事。”
  刘家卫尴尬的挠挠头,接过帽子扣自己脑袋上:“行,热了,你就去树荫里歇着,这点我来捆。”
  秦小霞回头看着刘家卫跟秦小雨有说有笑的,忍不住插话道:“虎子哥,你家麦子割完了啊,你跑来帮忙。”
  “我家快完了,昨天我哥和我姐夫过来帮了一天忙,都割的差不离了。”
  秦朗见刘家卫帮忙,很义气的说道:“虎子,等你家拉麦子时,我去帮你家装车啊?”
  “行,我爸说咱们两家今年在一个场上打麦子,到时候岔开帮忙呗。”刘家卫说着手下也没停,由于常年干农活,捆起麦子来,自然麻利迅速,一会儿就把秦小雨落后面。
  秦小雨也不急,慢悠悠的偷偷使劲的捆着麦子,心里还胡思乱想的怎么挣钱,秦振华的手受伤了,怎么才能搞点有营养的给他补补?现在收麦子这么累的时候,家里都没舍得买过肉,只是每天中午吃一顿白面面条。
  身上现在仅有十块钱,是留着还给罗湛的,不用花钱就能买到肉,好像有点难!
  对了可以找大松和小翠,让它们带着自己进山里去找点野味!
  秦小雨午休的时候,偷摸溜出去,找大松和小翠在村里的临时落脚点,村尾一棵大杨树上。
  大松一听秦小雨的要求,翻着跟斗的从树上出溜下来,让小翠在树上望风,生气跟秦小雨说道:“你竟然让我俩带你进山打野味?你这不是让我俩当叛徒吗?再说山里那些野鸡啊野兔啊,都是我们的朋友,我们怎么能出卖朋友呢?”
  秦小雨默了,自己怎么忘了山里的小动物都是一家呢?
  大松觉得站地上仰望秦小雨有些太累,嗖嗖的爬上秦小雨的肩头,小眼睛眼溜溜的冒着火的瞪着秦小雨:“你不会真的又蠢又笨还没良心吧?回头是不是饿急眼了,把我俩也烤吃了?”
  “不是,不是,我只是一时忘了,我爸爸受伤了,我一急就没想太多。”秦小雨涨红了脸,羞愧的辩解道。
  大松小圆眼狐疑的看着秦小雨,审视了半天,才挥着小前爪说道:“好吧,就信你这一次,不过你想吃肉,可以去市场买肉啊。”
  “我没有钱啊?”秦小雨苦恼的说。
  “钱呢?上次不是有好多好多的钱吗?你怎么这么败家?这才几天就没了?”大松一副村妇骂街的泼妇相,教训着秦小雨。
  秦小雨瘪瘪嘴,没有吱声,大松突然一拍脑门:“我差点忘了,你家还搞了匹大红马,那我也没办法了。”
  秦小雨长长叹一口气,可怜怜巴巴的歪着头看着大松:“我想去挖药材,有没有近点的地方,能尽快的挖到药材。”
  大松摇摇小脑袋:“没有,最近的也在三台山里面,来回也得四五天。”
  秦小雨苦巴着一张小脸,准备自己去市场看看有没有什么挣钱的门路。
  第二天一早,冯玉珍怕秦小雨跟着下地受罪,给了秦小雨三块钱说道:“小雨,你今天别去地里了,去镇上买一块豆腐,在买半斤肉,中午妈回来,给你们做肉臊子面吃。”
  秦小雨接过三块钱,等冯玉珍他们离开,帮着秦振华烧好开水,就背着个背篓去镇上买东西。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54章:失望
  秦小雨背着背篓慢悠悠的往镇上走,不是她故意磨蹭,而是两只小松鼠非要跟着去镇上的市场里见见世面,还不许她走快了,说是晃的它们头晕。
  秦小雨只能小心的慢慢走,遇见热闹的地方,还得听指挥停下来,让两只好奇的小松鼠透过背篓的缝隙往外看个够。
  罗湛开车从部队出来,准备去军分区送文件,路过街中心市场时,不得不放慢车速,平时的市场都直接摆在街道的两边,人来人往,赶着驴车马车的很多,每次路过也不敢按喇叭,怕惊了牲口。
  罗湛不经意的扫视了车窗外,就见秦小雨背着个背篓慢慢的走在人**中,瘦小的身影,轻盈的迈着小碎步,让罗湛瞳孔微缩,忍不住把秦小雨瘦小的背影放在莽莽深林中。这个影像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惊了罗湛一跳,方向盘往右一打,将车靠在了路边,下车轻轻的跟上了秦小雨。
  罗湛离秦小雨几步远时,目光已经将秦小雨周身牢牢锁在视线内,脑海里再一次将秦小雨和边境上神秘的脚印重合在一起,不由蹲下看秦小雨留下的脚印,罗湛笃定秦小雨就是越境的小姑娘。
  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怒气,这个小丫头知不知道越境的后果有多严重,如果夜间被发现,直接会一枪毙命。
  罗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他见了太多的越境的老百姓,都能平静的对待,可是知道秦小雨也冒这个险时,心里抑制不住的生气和失望。
  秦小雨浑然不觉罗湛跟在身后,左右看着摊位上卖的小玩意,背篓里大松小声的提醒:“秦小雨,有个人很凶的看着你呢。”
  可惜秦小雨被沿街的叫卖声吵的,根本没听见大松的声音。
  因为赶上农忙,街上摆摊的也不是特别多,秦小雨没一会儿就走到了头,笑眯眯的自言自语:“好了,前面啥也没有了,我现在要去买豆腐了。”说着还顽皮的跳着转身,震的背篓里大松和小翠一个屁股墩,坐在了筐底。
  “罗叔叔?”秦小雨转身时就见罗湛离开的背影,小声的喊了句。
  罗湛已经走到了吉普车跟前,开车门上车,发动汽车缓缓的离开。
  车子经过秦小雨身边时,罗湛轻皱着眉头,深深的看了眼秦小雨,慢慢驱车离去。
  秦小雨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罗湛开车走远,罗湛经过自己身边时,深深看自己那一眼里,好像有疑问,也有失望,为什么啊?罗湛为什么没有像以前一样,很温暖的跟自己打招呼呢?
  秦小雨心里惴惴不安起来,是不是罗湛发现了什么?对,江蕊说过,罗湛只要通过脚印,就能看出一个人的身高,体重,是不是看出自己偷越过边境?
  越想心里越难受,越想心里越不安,忍不住眼圈红了起来,罗湛是她来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陌生人之一,给过她温暖,如果自己让他失望了,该怎么办啊?
  “快走啊?怎么不走了?”小翠在背篓里催促道。
  秦小雨吸吸鼻子,生生把眼泪又憋了回去,心里跟压了块大石头一样,沉甸甸的,闷着头去买豆腐。
  大松和小翠在背篓里也感受到了秦小雨突然低落的情绪,大松忍不住说道:“秦小雨,你怎么了?刚才看见什么了?你为啥难过呢?”
  秦小雨走到没人的墙边,把背篓卸下来,挨着背篓席地而坐,声音小小的说道:“如果我做错事,让对我很好的人知道,该怎么办啊?”
  大松机灵的说道:“是不是你偷越边境的事,被你爸妈知道了?”
  “不是,是一个对我很好的陌生人,他给过我很多帮助。”秦小雨郁闷的说道,说着说着就想哭,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怕秦振华他们知道这事,更怕罗湛知道,怕看见罗湛今天失望的眼神。
  大松晃着小耳朵,苦恼的说道:“你们人类太复杂了,怎么这么多的事啊?”
  秦小雨抱着膝盖不吱声,她也不知道人类为什么这么复杂啊,可是妈妈原萍说过,不管什么时候,一定不能让爱你的人和关心你的人失望和伤心。
  小翠小爪子挠了挠脑袋,出主意说道:“我看啊,你可以去道歉,你们人类不是爱说对不起嘛,你去多说几个对不起就好了。”
  秦小雨努努嘴,把脸埋在膝盖了,红着眼圈后悔起来。
  罗湛开车边往市里赶,边想着秦小雨越境的可能性,他第一次想否认自己的能力,因为他无法解释秦小雨这么瘦小一个丫头,是怎么有胆量穿过莽莽的大森林,越过边境线的。
  如果是秦小雨穿越了边境线,那么二百块钱很有可能是这小丫头卖鹿角或者药材挣的,可是看起来那么瘦小的她,是怎么把鹿角和药材背回来的?
  罗湛脑子飞速转着,突然又想起秦小雨和江蕊跟同学打架的事件,当时那名男同学说是有人推他,而秦小雨当时的表现是害怕,现在看来倒更像是心虚了,也就是说秦小雨真的有很大的力气,能轻易的推倒一个男同学。
  罗湛越想,越觉得这个秦小雨身上还有更多的秘密,空出一只手摸出一根烟点上……
  罗湛去军分区办完事,又去邮局给京城的家里打了个电话。
  夏虹一接电话,就忍不住抱怨起来:“你怎么又这么长时间不打电话啊,写信你也不给我们回,你是不是打算忘了我们啊?”
  罗湛嘴角不由上扬,这个母亲有时候就像个孩子一样,在自己儿女面前也爱撒娇:“妈,我在哨所呢,有时候打电话不方便啊。每月我都有给你写信的,你没有收到吗?”
  “啊!你写信了?你那叫信吗?就一张纸,我都能背下来了,阿湛啊,你什么时候回来,你看你妹妹的儿子都快三岁了,你什么给妈妈找个媳妇,生个孙子啊?孙女也行,你要再不回来,我就做主给你找个媳妇,领去找你了啊!”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55章:琐事
  “妈,你不会来真的吧?”罗湛有些无奈的说道。
  “真的啊,对了,你知道吗?你叶叔叔家的闺女,就是那个素华,一笑有两个酒窝,你记得不?你们小时候上过一个幼儿园。”夏虹兴奋的说着。
  罗湛眼角直抽抽,幼儿园的同学,他哪里记得:“妈,你就别乱点鸳鸯了,对了,罗森最近咋样?工作还好吧?”
  罗湛很成功的将夏虹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弟弟身上。
  夏虹一听罗森的名字,立马炸了毛:“别跟我说他,我决定以后再也不管他了,都好几天不回家了,人影都找不着。还有罗丹,非闹着要去当文艺兵,你说说她哪有当文艺兵的细胞?天天在家都闹的鸡飞狗跳,去了文工团两天也得被退回来,学了几天舞蹈,就觉得自己是舞蹈家了,你说说,你们一个个,没有一个让我省心的,你说我命咋这么苦呢?老了老了,我还这么不省心,哎呀气的我啊,这心一天扑腾扑腾的乱跳,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看到我孙子了……”
  罗湛静静的听着夏虹毫无章法的抱怨,眉眼间也染上了笑意,母亲最爱唠叨,却也最疼他们兄妹几个。
  夏虹抱怨完,心情也好起来,跟罗湛又絮叨着家长里短,谁家的儿子娶媳妇了,谁家的闺女嫁了个外国人,谁家的猫生了几个猫崽子也说了遍。
  “哎呀,阿湛,不能再说了,长途电话费贵,赶紧挂了啊,你钱够不够花啊?我抽空再给你织几件毛衣毛裤给你寄去啊。还有啊,你从小胃不好,不要吃辣的啊,也不要饿肚子,准备点干粮啥的,饿了啃两口。”夏虹说不说了,又叨叨咕咕叮嘱半天,才恋恋不舍的挂了电话。
  罗湛挂了电话,心里温暖起来,他从小就是父母放心的孩子,只有这一次,他执意的远离父母,来到边防哨所,为了能让自己走出自己心里的枷锁。
  秦小雨买了一块豆腐,又买了半斤羊肉,卖羊肉的维族大叔还热情的把一截羊肠送给秦小雨。
  秦小雨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跟维族大叔道谢,背着背篓慢悠悠往家走。
  “秦小雨,你挺直背,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好像天塌下来一样。”大松趁路上没人,爬到背篓沿上,用小爪子挠着秦小雨的耳朵说道。
  秦小雨吸吸鼻子,点点头:“我就难过这一下下,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做呢。”
  小翠也爬了上来,闲聊天的说道:“秦小雨,你最想干什么啊?”
  秦小雨愣住了,她最想挣钱找妈妈,可是找到妈妈呢?还有万一现在这个世界,一切都发生了变化,根本没有妈妈的存在呢?她该怎么办?她也不知道!她对自己的人生完全没有规划,也没有想过未来干什么?
  “那你俩想干什么?”秦小雨反问道。
  大松抖抖小耳朵,摇头晃脑的说道:“我最想找一棵大大的松树,上面结着吃不完的松果,我每天就躺在松枝上晒晒太阳。”
  小翠嗤笑一声:“哥哥,你的愿望好低啊,我想娶那只背上有三道白的松鼠姑娘,生一堆的孩子,然后找一棵大大的松树,上面结着我们一家都吃不完的松果,我们每天吃的饱饱的,然后躺在松枝上晒太阳。”
  秦小雨被逗乐了,笑着说道:“那我就想挣好多好多的钱,带着我的爸爸妈妈,每天躺在钱上晒太阳。”
  两只小松鼠齐齐的鄙视秦小雨,异口同声说道:“没出息!”
  秦小雨哈哈乐着,背着背篓小跑起来,颠的背篓沿上的两只小松鼠一起跌坐进背篓里。
  气的两只小松鼠叽叽大叫的抗议着。
  秦小雨到家时,秦振华正坐在葡萄架下愣神,脸上有些沧桑和忧虑。
  秦小雨轻轻走到秦振华跟前,关心的问道:“爸,你怎么了?”
  秦振华才像惊醒般,回过神慈爱的看着秦小雨:“热了吧,厨房里凉的有茶,你去喝点。”
  “爸,你是不是发愁手上的伤,收不了麦子啊?你放心,还有我呢,我也能干活的。”秦小雨安慰着说道。
  秦振华勉强的笑了笑:“小雨,以后长大了,不管干什么,都不要忘了咱们这个家啊?”
  秦小雨被秦振华这突然的一句话,弄的有些摸不着头脑,诧异的看着秦振华。
  秦振华知道自己这是私心作祟,叹口气说道:“好了,你放下背篓,去抱点柴进来,我去做饭。”
  “爸,我做饭吧,你可以在一边教我,我先切菜。”秦小雨看着秦振华包着纱布的左手,自告奋勇的说道。
  秦振华挥挥手:“我这手,不碍事,一会儿我和面饧着,等你妈回来擀面条就行。‘
  秦小雨跑进厨房放下背篓,两只小松鼠早在进门前就离开了,从里面拿出肉和一大截羊肠,朝外面的秦振华喊道:“爸,今天我买肉的时候,那个维族大叔还给我了一段肠子,咱们怎么吃啊?”
  “洗洗,用盐腌着,再泡一把大米,晚上让你妈给你们灌米肠子吃。”
  秦小雨把羊肠放心里漂洗了几遍,用小刀把肠子里的脏东西刮干净,收拾好用大粒盐腌上,才拿着小菜篮去菜园子里摘菜。
  秦振华起身去洗手,用右手和面,看着像小蜜蜂一样走进走出的秦小雨,眼睛酸涩难受,人这一辈子,良心债最难还。
  秦小雨边择着芹菜叶,边注意观察秦振华是怎么和面的,水里放盐,用力揣面,好像也不是太难。
  中午冯玉珍跟秦朗和秦小霞一起回来,身后还跟着刘家卫。
  秦小霞一进门就喊着:“小雨,中午菜多摘一些,虎子哥也在咱家吃,多亏虎子哥帮忙,估计明天一上午,咱家的麦子就能割完了。”
  “哦。”秦小雨应着,又小跑着给冯玉珍他们端水洗漱。
  刘家卫看见秦小雨,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忙着接过秦小雨手里的暖壶,笑着说道:“小雨,我自己打水,你歇着吧。”
  秦小雨抿嘴笑笑,又去地里摘几根茄子回来。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56章:战事
  中午冯玉珍擀了面条,又打了肉沫哨子卤,还拌了个蒜泥茄子。
  秦朗和刘家卫是十八九的大小伙子,正是能吃的时候,肚子像个无底洞,一人两大盘子面条下肚,还觉得胃里空荡荡的。
  秦小雨挑着面条小口吃着,看着秦朗唏哩呼噜就扒拉完两盘子面条,赶紧端起自己的盘子,拨给秦朗一半,嘴里说道:“我吃饭前,吃了两个大西红柿,现在也不饿。”
  秦朗连连推让:“小雨,你要多吃,吃肉才能长胖,能收完麦子,我和虎子哥就下河给你抓鱼吃。”
  秦小雨执着的把面条拨给秦朗,笑着说:“好啊,回头我们一起去抓鱼。”
  秦小霞看着秦小雨的举动,咬咬筷子,看看自己盘子里的面,笑着跟刘家卫说道:“虎子哥,我这边的面条没动呢,给你吧!”
  刘家卫慌忙捂着盘子:“小霞,你自己吃,我都吃饱了!”又笑着跟秦小雨说道:“对呢,等收完麦子,河坝里的鱼正是肥的时候,咱们拿网去捞鱼。”
  秦小霞眼中闪过失望,低着头不再说话,默默的吃着饭。
  秦小雨敏感的感觉到秦小霞情绪一下低落,看看刘家卫,又看看低头吃饭的秦小霞,简单的认为是因为刘家卫拒绝了秦小霞的好意,让秦小霞有些难过吧。
  吃了饭,秦小霞利落的收拾碗筷准备去洗碗。
  秦小雨赶紧端着盆子说道:“姐,我去洗吧。”
  “不用,你要是洗碗,一会儿虎子哥看见,又该心疼了。”秦小霞低头闷声说道。
  秦小雨觉得秦小霞这话说的不阴不阳,看着秦小霞似乎赌气一样,洗碗的动作幅度有些大,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难道秦小霞是喜欢刘家卫?
  对于感情,秦小雨没有经历过,也没有接触过,所以才后知后觉到现在才反应过来,秦小霞喜欢刘家卫,笑眯眯的看着洗碗的秦小霞,小声说道:“姐,你是不是喜欢虎子哥?‘
  秦小霞平时再泼辣爽快,这会儿脸也一下爆红起来,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你胡说什么呢!”
  秦小雨小脸凑到秦小霞脸跟前,眨着大眼睛说道:“我觉得虎子哥挺好的,当我姐夫,我没意见!”
  “你胡说什么呢?你不喜欢虎子哥啊?”秦小霞还是忍不住问道。
  秦小雨摇头坚定的说道:“不喜欢啊!”
  秦小霞脸上表情缓和了,带着羞涩的笑容:“你可不能跟爸妈说啊。”
  秦小雨点头:“放心,我肯定不说。”
  刘家卫和秦朗在葡萄架下乘凉,两人讨论着武侠小说里的内容,秦朗说到兴奋处,还起身比划起来。
  在这个丰收喜悦的午后,人们劳作一天,都躲在家里准备纳凉歇息时,苏国边境却不太平起来,罗湛和哨所官兵持枪站在边境线内,目光冰冷如剑一般,看着苏国军队集结几百辆坦克在边境处,轰隆隆的开到边境线几十米处,戛然而止!再退回去,然后再耀武扬威的开过来,坦克的炮筒直指我方。
  罗湛紧握**的手指都泛了白,子弹已压进枪膛,直指着对方叫嚣的坦克部队,知道苏国这是在找事,边境战争很可能会一触即发。
  一夜间,边陲小镇驻扎进了数万人的军队,骑兵营驻守在第一道防线,人迹罕至的省道上,鱼贯而行着送弹药的大卡车。
  地方上的民兵组织也集结起来,部分年轻力壮的年轻人被安排去在重要路段埋反坦克雷,每个村的民兵配发**,日夜巡逻,出村的道路也实行了宵禁。
  庄稼也顾不上收了,全民挖地道防空洞。
  秦朗和刘家卫被安排去埋反坦克雷,秦小雨她们在村委会挖地道,一时间人心惶惶,很多人开始收拾行李,打算回内地。
  冯玉珍也慌了神,跟秦振华说道:“不行咱们也带着孩子回内地吧?这万一打起来,咱们村就是第一个遭殃的啊!”
  秦振华坐在院里就着月光,磨着杀猪刀,听了冯玉珍的话,说道:“怕什么?只要有一口气在,我们就不能让他们给欺负了!”
  秦小雨靠在门口,揉着胳膊,白天跟着大人们一起挖地道,用筐子抬土,现在胳膊疼的抬不起来,静静的听着秦振华的话,她没有学过这段历史,也不知道这个年代,这里到底有没有发生过战争。
  秦小霞害怕的看着秦振华,小声说道:“咱们村潘叔家,都开始找人迁户口了,说是过两天就都回内地呢。”
  秦振华看看门口站着两个闺女,皱着眉头想了会儿,说道:“要不,你带着小雨和小霞回老家,我和秦朗留下!”
  冯玉珍急眼了:“那哪儿行?要回咱们一家人都回,打仗是当兵的事,咱们就是平头老百姓,留下能有什么用!”
  秦振华不再搭理冯玉珍,埋头继续嚯嚯的磨着刀。
  罗湛骑马带着骑兵营一字排开,子弹上膛,毫无惧色的盯着敌国叫嚣的嘴脸!
  身后是我军的坦克旅,和对方僵持着,连身下的马都热血沸腾的不停喷着粗重的鼻息,昂首盯着对方。
  罗湛身姿如松塔般稳稳的骑坐在战马上,俊郎的脸上如覆着一层寒冰,凌厉的目光如利剑,在出征前,全体官兵就对着军旗发过誓,愿以血肉之躯筑钢铁长城,抵挡对方千军万马,誓死不让敌人踏进我疆土半步!
  秦小雨此刻也挥汗如雨的跟着大人们挖地道,争取村村相通,每个人脸上都是表情凝重,也不顾天气炎热,挥舞着铁锹。
  秦小雨这会儿也忘了隐瞒自己大力士的秘密,拎着一筐筐土,拼命跑着往外倒土,好在大家都在赶时间,没人注意到秦小雨这么能干。
  两只小松鼠蹲在大树杈上,看着蚂蚁挖洞一样挖地道的人们,也哀叹起来:“要打仗了吗?”
  大松扭扭吃了一夏天,肥嘟嘟的大身子说道:“估计是要打仗了,咱们也不能帮着秦小雨干点什么?”
  小翠也忧伤起来:“要不咱们带秦小雨躲进大山里吧,这样就不会有事了。”
  大松摇头:“她是个倔强的丫头,肯定不会走的,咱们只能这么看着他们遭殃了,哎!”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57章:宵禁
  秦朗和刘家卫每天扛着小缸一样的反坦克雷,热血沸腾的埋着雷。
  刘家卫情绪高涨的说:“秦朗,我要是考不上大学,我也去当兵!”
  “好啊,我在部队等你,我以后要当坦克兵,轰死对面那些狗……日的。”秦朗激愤的说道。
  这一场战争最终以对方的默默退兵而告终,但是边境关系却一下紧张起来,巡逻和宵禁也更严了。
  人的恢复能力也十分强大,一下从紧张的备战状态,进入到积极的抢收中。
  秦振华的手也恢复的差不多,跟着冯玉珍他们去地里压场。
  秦小雨扫完院子,又抱了一大抱青草去给大红马,撅着嘴说的:“小红啊,过两天打场,你可不能偷懒啊,天天我去给你割这么多青草,你看看都是嫩嫩的草,你可要有良心啊。”
  大红马傲娇仰头,抖着马鬃:“不要叫我小红,难听死了!再说我可不想干转圈那种无聊的事,我不去!”
  秦小雨调皮的用稗子草的穗子挠着大红马的鼻孔,嘿嘿的说道:“你要不去,我就天天挠你,挠的你一直打喷嚏。”
  大红马摇头,瞪着幼稚的秦小雨:“你们人类真是够了,老想控制我们,逼我们做一下不愿意做的事,还想驯服我们,都把我们身上的热血训练没了。”
  “切~”秦小雨不屑:“那些天,大路上路过的骑兵,他们骑的战马,可比你威风多了,我想你要是去打仗,肯定怂。”
  大红马使劲晃着脑袋,表示不满:“要是我,肯定比他们厉害,我可是天山马,你根本不懂!”
  “好,好,好,我不懂,反正你要去拉轱辘,要不我就再也不给你割嫩草了,你就嚼点干草吧。”秦小雨瞪眼威胁。
  “秦小雨,你威胁它肯本没用,它就是个胆小鬼,啥也不会!”大松和小翠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来,蹲在马棚对面的果树上。
  大红马不乐意了,甩着缰绳:“你们两个肥老鼠,不懂别瞎说!”
  小翠火了,扭头看看自己肥嘟嘟的大屁股,大喊:“我们是不是老鼠,我们是松鼠,松鼠,你看我们美丽的大尾巴,你瞎啊!”说着还扭扭屁股,舞动着身后蓬松的大尾巴。
  大松小身子一扭,也不乐意的说:“自大的家伙,早晚有你吃亏的时候,秦小雨,你要狠狠使唤它!”
  秦小雨看着三个斗嘴的动物,有些哭笑不得:“你们三慢慢斗吧,我要去摘菜了,小红,你记住我说的话啊!”说着扭头去菜园子。
  “我不要叫小红!”大红马抗议!
  “小红挺好的,小红,小红,一看就是个小心眼的马。”小翠幸灾乐祸的说道。
  大松看着大红马,心里突然有了主意,兴奋的跃下树枝,朝秦小雨追去:“秦小雨,秦小雨,我有个好主意。”
  秦小雨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大松:“啥好主意?”
  大松觉得自己该减肥了,跳这么几步,都有些气喘吁吁,到秦小雨脚前,倒了口气,说道:“你下次再去挣钱,可以带着小红,骑着它,咱们会快很多,还省力!”
  秦小雨早就这么想过,摇头:“好是好,可是目标太大,不是让所有人都知道了啊。”
  大松摇着尾巴,晃着小八字步来回走着说:“你好好想想,是挣钱重要,还是怕人发现重要,再说有人发现,还以为你放马呢,也没啥事。”
  秦小雨心动了:“行吧,我好好想想,你们先回去吧,一会儿我姐就送饭回来了。”
  大松和小翠刚从消失在林稍,就听院墙那边的张三丫喊道:“秦小雨,你干嘛呢?”
  秦小雨心里吓的一激灵,自己怎么这么大意,刚才和大红马还有小松鼠的谈话都让张三丫听到了吧。
  张三丫见秦小雨不搭理自己,又喊道:“秦小雨,你是不是真傻啊,对着一匹马自言自语说半天,我跟你说人话,你倒是听不懂了。”
  秦小雨抬头看着张三丫,装傻的说道:“我没有说话啊。”
  张三丫撇撇嘴:“得了吧,我都听见你嘀嘀咕咕的声音了,还有那两只毛老鼠,你见了,干嘛不拿砖头砸它们,它们专门来祸害果树的,上次我家果树都是它们祸害的。”
  秦小雨懒得理她,蹲地里拔小白菜苗。
  张三丫声音大起来:“秦小雨,你拔菜苗啊,给我也拔一些吧,中午我家正好吃菜盒子。”
  秦小雨有些纳闷,从过年之后,张家三姐妹就算见面,也不打招呼,也没有再找过她的麻烦,今天张三丫怎么有兴趣又来找她的事呢。
  张三丫见秦小雨低着头不吱声,有些生气,这秦小雨果然是个傻子,想想刚在家里受的气。
  张老三被打伤之后,一直在家养伤,重活也干不了,钱没挣到,还搭进去不少医药费,现在收麦子,看着家家都热火朝天的割麦子准备打场,他去村口聊天,听着人家都三五一家的搭伙打场,没有一个人搭理他。
  张老三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家没有壮劳力,没有儿子,所以人家才不愿跟他家搭伙的,回来越想越憋气,每天把火发在三个闺女身上。
  今天上午,贾春梅带着大丫和二丫去地里收麦子,张老三让在家做饭的三丫给自己倒水喝,张三丫倒了一碗开水端过去,递给张老三时,手没拿稳,洒了一些在他手上。
  张老三一下火了起来,把碗摔地上,怒骂张三丫是个赔钱货,是想烫死他,养她不如养头猪,猪养大了还能卖钱,她养大了,是给别人家养的,怎么难听怎么骂!
  张三丫哭着从屋里跑出来,在院里转圈的时候,看见秦小雨笑眯眯给大红马喂草,心里有些不平衡,都是丫头,为啥秦家对两个丫头那么好,秦小雨和秦小霞穿的吃的都比她们姐妹三好,还从来没听见秦振华夫妇打骂她们的声音。
  越想越不服气,忍不住找起秦小雨的麻烦,却没想到秦小雨根本不搭理自己,一咬牙,不讲理的说道:“秦小雨,你赶紧给我拔点菜苗,要不我跟你没完啊!”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58章:冲动
  秦小雨缓缓直起身,小脸上凝着一层寒霜,眼神倔强又冰冷的看着张三丫,也不开口说话,就这么冷冷的看着。
  张三丫看着秦小雨冷冰冰的小脸,心里有些没底,她怎么忘了,这个傻子不像以前那么好欺负了,嘴里嘟囔道:“不给就不给,你瞪我干嘛?谁不知道你在部队找了个靠山。”
  秦小雨心里一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谣言?她也没做什么啊?不过心里就是有再多的疑问,她也没有去问张三丫,这些谣言哪来的,谁说的。
  她在这里生活半年多,深知这些人们在没有电没有任何娱乐下,唯一的乐趣就是倒是弄非,无中生有。
  张三丫见秦小雨根本没当回事,也不质问她,又说道:“秦小雨,你不吱声就是承认了呗。”
  “你羡慕吧?”秦小雨突然弯眼笑起来,看着张三丫语气得意的说。
  张三丫气的一跺脚,她是羡慕嫉妒,谁不想有个靠山,谁家过的好了,眼红了就想办法说点坏话,掩饰自己内心的嫉妒。
  “秦小雨,我跟你说,你最好防备点,小心唾沫星子最后淹死你。”张三丫赌气的说完,转身走了。
  秦小雨挑了挑秀气的眉毛,心里却诧异,村里人怎么知道她认识部队的人?或者说认识罗湛这事呢?
  麦场打完,麦子交完了公粮,一年的劳作也算忙完了大半。
  西部天冷的早,庄稼也就种一季,第二季只能种点产量低的油葵,黄豆,或者种储冬菜。
  秦振华打算把五亩的麦子地,一亩种萝卜白菜,剩下的四亩种秋油葵。
  大红马因为在打场和犁地时,表现不错,秦振华决定先养着,二百块钱买匹好马,也是值了。
  秦小雨跟着一起去地里撒油葵种,秦小霞因为拿到了师范学校的通知书,心情格外高兴起来,干活的时候,也忍不住哼着小调。
  秦朗取笑道:“小霞,现在吹口气,你都能飘起来。”
  秦小霞得意的仰着脸:“那是,再过两年,我就是一名老师了,每月也能挣工资了,到时候你要是对我好了,我可以给你点零花钱。”
  秦朗撇嘴:“我才不稀罕呢,等我当兵了,每月的津贴攒下来,到时候留着给小雨当嫁妆,就不给你,气死你!”
  秦小霞也不恼,笑着说:“那好啊,到时候我监督啊。”
  秦小雨在一边抿嘴笑着不说话,看着斗嘴的哥哥姐姐。
  秦振华看着三个孩子,跟冯玉珍说的:“小霞下个月底走,你赶紧给孩子扯布做两身新衣服,小霞走的时候,先让她带一个月的生活费和粮票,剩下的前,等油葵收了,再按月给她寄。”
  现在上学的好处就是不掏学费,只要带些生活费和粮票就行。
  冯玉珍点头:“萝卜,白菜卖卖,到时候也够还罗营长的钱了。”
  眼看着七月就要过完,秦小雨又急起来,再晚怕是真的没鹿角可以捡了。
  “秦小雨,秦小雨,你过来。”大松两只小前爪搭在胸前,立着小肥身子在厕所边的树上,使劲喊着。
  秦小雨看看家人都在午睡,小跑着进厕所,大松和小翠也跟着闪进厕所。
  “找我干嘛?”秦小雨蹲下身子,戳戳小翠的肥肚子,小声问道。
  “我们前两天进山,看见一大**马鹿,头上的角都脱落了,估计就落在那山里呢,你要不要去看看啊?”大松说道。
  “那么多马鹿,鹿角肯定也多,你说是不是都被人捡走了?”秦小雨不信这种好事会等着自己去捡。
  小翠挥着小爪子:“是在咱们上次去边境的那个山里,很少有人去的,你要是想去,咱们要抓紧时间啊。”
  秦小雨心动了,为难的说:“我出不去啊,而且现在宵禁这么严,晚上到处都是巡逻的。”
  大松出主意:“你骑着小红去啊,这样就能省不少力了。”
  秦小雨摸着大松背上光滑的毛:“我再想想啊,骑着小红,目标太大啊。”
  小翠转转小耳朵:“你可以说小红跑了,你是去找它的。”
  秦小雨瞪圆眼睛:“哎呀,我要是变坏了,就是跟你们学的。”说完抿嘴笑起来。
  秦小雨听了大松和小翠的话,心思又动了起来。
  种完秋油葵,秦振华领着秦朗跟着村里的人去皮儿清煤矿拉煤,因为宵禁,每天只能白天赶路,所以这一走,来回要十几天。
  秦小雨送秦振华他们出了门,心里转着主意,跟冯玉珍说的:“妈,我想去江蕊家写暑假作业。”
  冯玉珍想也没想,点头同意:“行,下午早点回来啊,现在宵禁的早,回来晚了,盘问的多,麻烦。”
  秦小雨小声说:“我想去住几天,反正也没啥事。”
  “那哪儿成,你天天住人家家里,像什么样?晚上一定要回来。”冯玉珍的语气里不带一丝商量。
  秦小雨涉世浅,也想不出别的主意,只能低着头坐那不说话。
  秦小霞却匆匆跑回来,慌张喊着:“妈,妈,大红马跑了,我拉它去河边饮水,它挣脱缰绳跑了。”
  冯玉珍惊慌失措:“咋会跑了呢?你怎么牵的啊?走,快去找找。”说着拽着秦小霞慌慌张张的往外跑。
  秦小雨也准备跟着去,就听大松在葡萄架上喊:“秦小雨,秦小雨,你等等。”
  “小红跑了,我得去找它啊。”秦小雨转身。
  大松神秘的说:“我知道小红在哪儿,我们商量好的。”
  秦小雨差点被自己口水呛着:“你们商量好的?”
  “哎呀,等你做决定,鹿角都被人捡跑了,你做事太墨迹了,快收拾下,跟我走。”大松催促道。
  秦小雨心里还有些犹豫:“我要是走了,我妈找不到我,又该着急了。”
  “你到底去不去,要是不去,今年就没有机会捡鹿角了,这可是最后一次。”大松实在不懂人类,磨磨唧唧的。
  秦小雨一听是最后一次机会,心一横说:“你等我给家里留个字条。”
  秦小雨匆匆写了张纸条留在家里,装了匕首,工具在书包,顺手又拿了件棉衣,上次在山里过夜,晚上还是挺冷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