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48 | 浏览:148964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穿越八零之军妻养成计划》作者:阿窝(正文完) ...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39章:异样
  秦小雨也不等江蕊回神,拉着急急往前走:“快走,要不该迟到了。”
  秦小霞有些纳闷,怎么会迟到呢?
  秦小雨心虚啊,拉着江蕊小跑着往学校去,边跑边回头喊:“姐,你也快点啊。”
  到了座位上,秦小雨才抹了把汗,长出一口气看着江蕊,突然弯眼笑起来。
  江蕊有些摸不着头脑:“你笑什么?刚才为啥跑啊?”
  “我前天就回家了,我怕你说漏了,所以拉着你跑啊。”秦小雨笑着说道。
  江蕊看着秦小雨直摇头:“你根本不用跑啊,我这么聪明,怎么会说漏嘴呢。”
  秦小雨抿嘴直乐,她自己做贼心虚啊,上课的时候,秦小雨看着黑板上龙飞凤舞的板书,心里想着什么时候能再去背一次鹿角,能捡到一个也好啊,要是去晚了,会不会都被人捡完了。
  已经尝到甜头的秦小雨,觉得自己有种完全停不下来的感觉,做梦都想着捡鹿角换钱,然后去京城找妈妈。
  江蕊看着总走神的秦小雨,写了个小纸条偷偷推给秦小雨看。
  你在想什么?不好好听课?
  秦小雨看着字条上话,伸手捶捶自己的脑袋,怎么老想些没用的,她的只要任务还是学习啊,万一十八岁没死,不还得考大学才能有出路。
  江蕊见秦小雨没回纸条,又写了一张,趁老师不注意,偷偷推了过去:星期天咱们一起去洗澡吧!
  秦小雨看完纸条,扭头跟江蕊笑着点点头,是该好好洗一次澡了,用盆子怎么也觉得洗不干净。
  江蕊这才消停下来,安心听课。
  五月底,杏花桃花落尽,小小嫩嫩的果实挂满枝头,张老三的媳妇又开始重复着每一年的数苹果行动。
  秦小雨坐在葡萄架边上,看着贾春梅仰着脖子站在苹果树下,盯着指甲盖大小的苹果数来数去,有些啼笑皆非。
  贾春梅数到一百,就开始数不明白了,只能再从头开始数。
  冯玉珍站一边皱着眉头说道:“你拿根绳,把这一枝子苹果拉回你们院,你看看都歇的我家菜不长。”
  贾春梅看着苹果树下一小畦的菜苗,不自在的说道:“这果树要这样长,我有什么办法?”
  “那你天天来我家数,是什么意思?怕我们偷吃啊?”冯玉珍有气的说道。
  贾春梅辩解:“你看你多想了不是,我就是看看苹果能结多少,到时候能卖多少钱。”
  冯玉珍撇嘴:“你每年都是这么说的,其实就是怕我们摘吃了,不过这么小一点,你数它做什么?吃又不能吃,还有啊,回头来场雨,得打下去不少呢。”
  贾春梅也不数了,走到葡萄架下,看着秦小雨说的:“这过个年,小雨也没见长啊?长不高,可是连婆家都不好说的啊。”
  “你说话怎么这么不招人待见呢?赶紧回去给你们张老三做饭去,小心饭晚了,张老三用鞋底子抽你。”冯玉珍拉下脸,不满的说道。
  贾春梅撇撇嘴,边往外走边嘟囔的说道:“真话还不让人说了。”
  冯玉珍气的看着贾春梅的背影恶狠狠的说:“难怪绝户呢,嘴太阴损了。”
  秦小雨却没有多大感觉,她觉得她还是长了一点,去年的裤子,裤腿都到脚脖子上了,还有胸部好像也开始发育了,这些日子涨涨的疼,鼓出半个鸡蛋大的包,所以还是有希望长大的。
  不过这个希望在和江蕊一起洗澡的时候,又被打击了。
  秦小雨看着脱光衣服的江蕊,胸部得有B了吧?再想想自己的小鸡蛋,有些不想脱衣服了,这也太打击人了。
  江蕊看着秦小雨攥着衣服角,站拿不动,催促道:“你快脱衣服啊,一会儿人该多起来了,你快脱啊,我进去占位置。”
  秦小雨等江蕊进去,把小背心脱下来,小心叠好放衣服里面,才抱着胸冲进洗澡间。
  一大排皮管子做的喷头下,已经七七八八站满了人,白花花的身体让秦小雨脸红耳赤的不敢抬头。
  “秦小雨,这里,这里,快过来。”江蕊看着含着胸抱着膀低着头乱跑的秦小雨,赶紧大声喊道。
  这一喊,大家的视线一下都投在秦小雨身上,有些吃惊,甚至有人小声议论道:“这个姑娘真白啊。”
  “天啊,怎么这么白,比刷的大白还白。”
  秦小雨红着脸跑到江蕊跟前,这些人的话让她更加的难为情,特别后悔跟江蕊来洗澡了。
  江蕊也吃惊:“秦小雨,你身上怎么比脸还白,我的天啊,还有这么白的人呢。”
  秦小雨低头看着身子,她前世生过病,现在隐约觉得自己白的并不健康,甚至有些反常。
  “哎呀,快洗澡吧,你要再看,我就不洗了啊。”秦小雨急急催促江蕊。
  秦小雨迅速的洗完澡,草草的擦了身子就跑了出去,告诉江蕊她在外面等她,再洗一会儿,她觉得要被大家好奇的眼神穿出个洞来。
  端着盆子从澡堂出来,站在澡堂门前的空地上,仰着头大口的呼着气,以后说啥也不能在公共场合脱光衣服了,太尴尬了。
  “秦小雨,秦小雨,你洗干净了吗?就急着出来?”江蕊急匆匆的从澡堂跑出来。
  秦小雨恨不得用毛巾捂住江蕊的嘴,这来来往往那么多的男兵,她还吼这么大的声。
  江蕊抱着盆子,用肩膀轻轻怼了秦小雨一下:“一会儿去我家吃饭吧,我妈今天做苞米面漏鱼。”
  秦小雨摇头:“我不去,我还要回去写作业呢,再说我也不饿。”
  江蕊一手抱着盆子,一手伸手抓住秦小雨的胳膊,霸道的说道:“那点作业又没多少,吃完饭再回去写好了,走吧,一定去!”
  秦小雨也坚持的摇头:“我不去了,我要回家了,我跟我妈说了,要回去吃饭的。”
  江蕊有些无奈有些失望,说道:“那你跟我去看打靶去吧。”
  秦小雨更坚定的摇头:“我不去。”
  江蕊利诱:“他们打完靶,会留很多弹壳的,很多男生都去捡弹壳,回来做坦克啥的,咱们也去捡吧。”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40章:心虚
  秦小雨依旧坚持:“我不去了,我要回家了,改天好不好?”
  江蕊叹口气:“好吧,那我送你到部队大门口吧。”
  两个小姑娘端着盆子,迎着初夏徐徐的微风,走在部队的小道上,道路两边都是高大挺拔的白杨树,枝叶繁茂迎风微舞。
  部队里是很少看见女孩子的地方,秦小雨和江蕊走过,引的训练场的战士频频投来关注的目光。
  罗湛皱眉看着眼神乱瞟的战士,余光扫去,见是秦小雨和江蕊,眉头皱的更紧了,声音也严厉起来:“全体都有,原地俯卧撑一百个!”
  秦小雨是听到罗湛的声音,忍不住扭头看去,见罗湛身姿挺拔,表情严肃的站在训练场上,这样冷峻严肃的罗湛,是秦小雨没有见过的。
  不由想起罗湛给自己理发的情景,脸一下红起来,心里却偷偷暗骂自己,钱攒够了吗?妈妈找到了吗?在这儿瞎想什么呢?
  江蕊也跟着看过去,赞叹道:“罗叔叔真帅啊,听我爸说,罗叔叔的搏击很厉害,一个人能打十几个呢。”
  秦小雨注意力立马被转移了过去,好奇的问:“真这么厉害啊?看着也不像啊?”她记得她看的电视上,搏击术比赛那些人,肌肉发达,看上去很壮的,罗湛怎么看也不像啊!
  “我爸说的,而且罗叔叔马术也厉害,还有罗叔叔的侦查能力也很厉害,据我爸爸说,罗叔叔只要通过脚印就能分辨出身高体重性别。”江蕊很崇拜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秦小雨听了江蕊最后一句话,莫名的心虚起来,低头盯着自己的脚丫看了半天。
  “我就送你到这儿,你赶紧回去吧,明天我还在门口等你啊!”江蕊在部队大门口跟秦小雨道别。
  秦小雨点头:“好,你赶紧回去吧。”说着大步往家走,刚走两步,摸摸小肚子前的钱,还是没机会把十块钱还给罗湛,只能等下次了。
  秦小雨走到自家房后,被从大树上突然蹿出来的小松鼠吓一跳,拍着胸口说道:“你吓死我了。”
  大松左右看看,蹦跳到秦小雨面前,仰着小脑袋晃着大尾巴说道:“我给你说件大事,你听了准高兴。”
  “啥事?”秦小雨好奇的问道。
  “我和小翠趁中午时间,把你家邻居家的苹果都咬下来了。”大松得意的说道。
  秦小雨拍脑门:“我的天,你是嫌她骂街还不够难听吗?怎么可以这么干?”
  大松鄙夷的看了眼秦小雨:“你们人类真麻烦,有仇就报,还顾忌这个顾忌那个,啰嗦!”
  秦小雨无奈:“你想大家都在一个村,又不可能老死不相往来吧,差不多都睁只眼闭只眼了。”
  大松很不屑的蹦回大树上:“人类好虚伪。”
  秦小雨也不跟它解释,而是看着前面岔路口一闪而过的人影,跟大松说道:“你看到刚那个姑娘了吗?就在前面,你帮我去看看她干啥去了?”她觉得马娟最近太怪了。
  大松和小翠很义气的跳跃着,跟上马娟的脚步。
  马娟是心里实在害怕了,准备偷偷去找张晓刚,商量一下该咋办,刚才看着张晓刚赶着几只羊去河坝喝水,就偷摸的跟了上去。
  张晓刚听了马娟的话,吓得手里的鞭子差点掉到地上,有些结巴的说道:“不会是真的吧?咱俩就一次,怎么会呢?”
  马娟看看左右没人,气的一撩衣服,指着绑着布带的肚子说道:“你看看,都这样了,还能骗你啊?”
  张晓刚退了几步,慌张的说道:“你肚子里是不是长东西了,我姥姥以前得过大肚子病,就是这样。”
  马娟一听,张晓刚这是耍赖,气的眼泪下来了:“你快想办法吧,要不我就找你家去。”
  张晓刚害怕了,他才十六岁,怎么可能结婚啊?过年的时候跟父母商量要去姐姐那儿,父母没有同意,理由是家里没有路费钱。现在看马娟这样,心里更加想跑了,一定要跑!
  ………………
  秦小雨听了小松鼠的话,惊的嘴里能塞个鸡蛋,妈呀,怀孕了,打死她也不敢想啊,她们现在才十五六岁的年纪,就怀孕了,这也太可怕了。
  “他们还说什么了?”秦小雨好奇的瞪大眼睛问道。
  “没了,因为怕有人来,他们就走了。”大松抱着自己的大尾巴说道,它觉得它现在有点变了,变得太是非了。
  秦小雨“哦”了一声,这个时代,未婚先孕是件非常可怕的事情,马娟这次是自己把自己玩死了啊。
  秦小雨非常同情的叹口气,想着这是马娟的隐私,回家也没跟秦小霞说。
  进了六月中,秦小雨看着葡萄架上一串串的绿豆大的葡萄,心里着急,再不去捡鹿角,怕都被人捡完了,没等她想着怎么跟家里说出去几天,就听隔壁贾春梅在家院里嚎丧的哭声。
  秦小雨跟着家人一起出屋到院墙边看怎么回事,只见张老三家院里已经聚满了人,张老子被几人抬着躺在一个简易的担架上,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
  贾春梅摊坐在地上,拍着大腿的哭喊:“我的天爷啊,你要走了,让我们娘几个怎么活啊……”
  刘家卫的父亲刘汉民训斥道:“行了,别急着嚎丧了,老三还有口气呢。”
  贾春梅一听,一骨碌爬起来,也不顾一屁股的土,扑到担架跟前急切的说:“快,快,抬屋里去。”
  秦振华隔着院墙问院里站着的邻居老潘:“老三这是咋了?”
  “挖贝母的时候被发现了,被老毛子打的。”老潘摇头叹道。
  秦振华直感叹:“这老毛子真不是东西,下这么重的手。”
  老潘走了过来,摇头说:“也是老三点背,几枪托都砸在胸口上,剩下几个人都没啥事。”
  秦振华似乎对苏国人格外反感,冷哼一声:“都是忘恩负义的东西。”
  秦小雨在一边听的胆战心惊,自己是多命大,才没有被抓住,否则的话,就自己这小身板,一枪托下去,估计小命就玩完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41章:出事
  秦小雨想再去越边境捡鹿角的念头瞬间熄灭了,偷偷摸了摸小背心里的钱,心里庆幸的同时,想着还是想其他方法挣钱吧。
  回头看看院里长势很好的莴笋,青菜,脑子一转,不如卖菜得了。
  秦小雨想等暑假去卖菜,也能挣几块钱吧,转而一想,这样挣的钱都得给秦振华,自己也攒不下啊。
  秦小雨苦恼完了,才想起镇上并没菜市场,只有一个市场也是过年才开,平时只有一两家买肉的。
  “爸,咱们院里的菜吃不了,不如拿镇山摆摊卖了吧。”
  吃晚饭的时候,秦小雨咬着筷子跟秦振华提议。
  冯玉珍摇头:“根本就没人买,咱们整个镇子上家家都种着菜呢,前些日子村东头老王家弄了几捆韭菜去卖,怎么拿去的又怎么拿回来,连问的人都没有。”
  秦小雨顿时又蔫了,那怎么挣钱啊,二百块钱根本不够去京城找妈妈啊。
  秦振华也跟着说:“咱们这边疆地区,做小生意还是不行,很多人都还是以物换物,非常麻烦的,有时候语言也不通,不过今年咱们家里的玉米长势不多,应该能有个好收成,等收了秋,给你们兄妹三一人扯身新衣裳。”
  秦朗抹抹嘴,大咧咧的说道:“我不要啥新衣服,我都要当兵走了,部队给发衣服呢,给小雨做吧,我看小雨的裤子都短了呢。”说完跑水缸边上,舀起一大瓢凉水,咕咚咕咚灌下肚。
  秦振华听了秦朗的话,点点头:“也行,就给小雨和小霞一人做两身衣裳。”
  秦小霞高兴的眉眼都止不住笑意,突然想起什么:“爸,我要是考上师范了,还要钱呢。”
  “放心,你尽管考,能考上,爸砸锅卖铁也供你的。”秦振华欣慰的鼓励道。
  秦小雨心里直叹气,她不仅仅想要几件衣裳,她还想要很多钱啊。
  秦小雨因为隔壁张老三的事,挣钱的心思也压了下来,还是好好读书吧,每天长吁短叹的背着书包去上学,秦小霞因为要中考了,每天早上要早去半个小时,老师给加餐补课。
  秦小雨自己晃悠着去上学,在村口又遇见马娟,肚子好像又大了一圈,这么热的天,还穿着一件厚外套,为了遮掩怀孕的事实。
  秦小雨又狠狠同情了马娟一把,也不明白,马娟这是打算把孩子生下来?也不怕家里人发现了。
  马娟回头看了一眼秦小雨,又匆匆的跑走了,她用了很多方法,这肚子里的孩子也没折腾掉,张晓刚人也不知去哪了,完全找不到了,她不知孩子几个月生,但是现在离大年初一,已经过去整整半年了,所以每天她都活在极度惶恐不安中,怕家里人发现,她除了吃饭上厕所,基本都不出屋。
  秦小雨不紧不慢的跟着马娟,在部队大门口和江蕊汇合。
  江蕊是看着马娟从她眼前走过的,见到秦小雨时,吃惊的说:“那个一班的马娟,怎么胖成那样了?她家给她吃化肥了啊?”
  秦小雨直乐:“你当庄稼呢,还吃化肥,估计她家伙食好吧。”
  江蕊撇撇嘴:“今年暑假你干嘛啊?我暑假要跟我妈会老家,去看我姥姥。”
  秦小雨没见过这时候的火车啥样,一脸羡慕的说:“等你回来跟我说说火车长啥样呗,你姥姥家哪儿的啊?”
  “我姥姥家在陕省,我妈说要先坐三四天的汽车去迪化,再坐三天的火车才能到。”江蕊长这么大,也没有坐过火车,还是今年家里条件好点了,刘桂香才说带她回去看看。
  秦小雨听了直咋舌,到陕省就一个星期,到京城不得十多天?怎么这么远啊?想想她都犯愁的想哭。
  江蕊倒退着走路,看着秦小雨说:“哎呀,我要一个暑假不能看见你,想想就好难过。”
  秦小雨乐了:“只是一个暑假,又不是几年,等开学咱们不就能见面了吗?”
  江蕊歪着头看着秦小雨,点头:“你等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啊。”
  两人边走边聊的到了校门口,就见庄爱芹跟推着自行车的宋长河,说笑着走过来。
  秦小雨从来没见过笑的这么温柔的庄爱芹,不禁多看了两眼。
  江蕊冲宋长河笑着打招呼:“宋叔叔好!”
  宋长河推着一辆崭新的二八加重自行车,很和蔼的跟江蕊点头:“蕊蕊早啊。”
  庄爱芹一副小女人姿态的跟宋长河说道:“好了,我进学校了,你赶紧回去训练吧。”
  “好,下午放学我来接你啊。”宋长河体贴的说道。
  秦小雨和江蕊相对看了一眼,很默契的磨磨蹭蹭的走进校门。
  “这个宋叔叔和庄老师在谈对象吧?”江蕊好奇的小声问秦小雨。
  “应该是吧。”秦小雨觉得也像。
  庄爱芹微笑着看宋长河骑自行车离开,才转身心情愉快的进校园,心里的幸福毫不遮掩的挂在脸上。
  这个宋长河家里条件真不错啊,她说上班每天走路太累了,宋长河立马就搞到自行车票,买了辆自行车,只要不忙就接送她上下学的。
  庄爱芹目前来说对这个宋长河满意极了,家庭条件不错,嘴巴又会说,重要的是对她很好,她说什么,宋长河都点头赞同。
  这要是真结了婚,宋长河还不得都听她的,家里的财政大权肯定也是她说的算,想想两个人都挣工资,日子肯定过的好啊。
  庄爱芹越想越美,路过江蕊和秦小雨身边时,不屑的瞥了眼两个黄毛丫头,然后趾高气扬的快步离开。
  江蕊撇撇嘴:“不就谈个对象嘛,好了不起的样子。”
  “行了,快点走吧,你看敲钟的校工都要去敲钟了。”秦小雨拉着江蕊往教室跑。
  上午第三节课,秦小雨正趴桌上画梯形,半截直尺上的刻度磨的也看不清到底几厘米,秦小雨恨不得眼珠子贴直尺上看,虽说买把直尺只要五毛钱,她也舍不得花钱买。
  秦小霞趴教室门口,也不管正在黑板上画图的丁老师,带着哭腔的说道:“小雨,快跟我回家,家里出事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42章:伤马
  秦小雨吓得半截尺子扔到地上,瞪着站在门口快哭的秦小霞,不知道该咋办。
  教室的同学已经开始小声的窃窃私语起来。
  丁老师看看门口的秦小霞,对秦小雨柔和的说道:“秦小雨,赶紧收拾书包回去看看吧。”
  秦小雨有些慌乱的往书包里装着课本和本子,江蕊在一边帮着收拾。
  “姐,家里出什么事了?”秦小雨出了教室门,就急切的问道。
  秦小霞被这么一问,眼泪立马出来了,哽咽的说:“咱哥把马娟家的马腿砍断了,她家现在在咱家闹呢!”
  秦小雨一听,也没觉得是大事啊,马腿受伤了,找兽医看看不就好了。
  秦小霞抹把眼泪接着说道:“刚才咱们村的人来跟我说,马娟家的马祸害咱家的苞米地,咱哥远远看见,一着急把手里的镰刀扔了出去,正好砍在马腿上。”
  秦小雨“哦”了一声,这样说来是马娟家的马不对,秦朗只是误伤而已,应该不会太严重吧。
  然而事情要比秦小雨想的严重很多。
  马娟的父亲马彪带着两个儿子马林和马岩,牵着被砍了马腿的枣红马,站在秦家院子里,不依不饶的要赔偿。
  马彪是队长,为人钻营,这会儿看着秦振华,不急不恼的说道:“老秦啊,咱们都是乡里乡亲的,你看这事咋解决?我家这匹大红马可是纯种的天山马,你家秦朗一镰刀下去,就把马给废了啊。”语气了带着心疼和无奈。
  秦朗红着眼睛站在一边,因为后怕,手指不停的发抖,他知道他这次闯了大祸。
  秦振华皱着眉头,思考了下说道:“马队长,你看要不这样,你赶紧牵着马去医,多少钱我们赔。”
  马彪脸色变了一下:“老秦,你看看,这伤的是马小腿关节处,就算治好了,以后脚力也不如从前啊,我这可是花五百块钱买的。”
  冯玉珍和秦振华一听五百块,脸都白了,家里现在别说五百块,就连一百块钱都没有啊。
  冯玉珍声音都有些颤抖:“那个,马队长,你看马腿一直流血呢,要不先去治治吧,也许没有那么严重呢?”
  马彪冷笑一声:“老秦,咱们都是庄稼汉,说话也就不绕弯弯了,这马我们不要了,只要按当初买马的价格赔给我就行。”
  秦小雨和秦小霞到家门口正好听见这一句,秦小霞使劲擦着眼泪,要是赔了五百块,她秋天上学就没有希望了。
  秦小雨脸上很平静,心里却很忐忑,她知道家里根本就没有五百块钱,没钱可怎么办啊?想着忍不住伸手摸着自己的小肚子处的钱。
  秦振华脸色难看的说道:“马队长,你这样就有点欺负人了。”
  马彪也不说话,往墙根一蹲,掏出莫合烟慢慢卷着,等点着了,才慢悠悠的说道:“那咱们就找警察来说说。你家秦朗冬天还想去当兵?做梦!”
  秦朗吓得脸都白了,不让他去当兵,他该怎么办?一米八个大小伙子,忍不住捂眼睛流起泪来。
  秦振华不示弱的说道:“是你家的马先进了我家地里,踩了我家的庄稼,走哪说理我们也不怕!”
  大红马因为腿疼,来回不停的踱着步,这会儿已经不耐烦了,低着头大鼻孔噗噗喷着粗气。
  马彪的大儿子马林牵着马也不耐烦的说道:“爸,快点啊,他们要是不给钱,咱们就告他们去!”
  秦朗用袖子一擦眼泪,青涩的脸上满满的倔强,说道:“你们去告吧,大不了我不去当兵了,我就不信没有说理的地方。”
  冯玉珍却有些怕事,忍不住拉拉秦振华的袖子:“不行,咱们把钱赔给他们吧?”
  秦振华瞪眼看着冯玉珍:“五百块,你看咱家啥能值五百块?”
  “要不等收了秋……”冯玉珍有些犹豫的说道。
  秦小霞站在大门口一听,要用收了秋的钱赔,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秦振华看着马彪,叹口气说道:“要不这样,你们先回去,我们家合计合计,肯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行不?”
  马彪把烟头往地上一扔,站起来狠狠地碾灭,嘴上很义气的说道:“行,我们也不为难你,这马就留你家,我们爷三儿先走了。”说完招呼两个儿子回家。
  马林听了父亲的话,松开马缰绳,转身就走。
  秦振华只能捡起缰绳,先把马牵到院里绑好。
  秦朗泄气的蹲地上,有些绝望的抱着头,一声不吱。
  秦振华看看秦朗,又看看两个闺女,说道:“行了,不是啥大事,咱们先把马腿给医好,看能卖多少钱,差额咱们再想办法给补上就好。”
  秦小霞上前一步,语气急切的说道:“爸,你还真打算赔他们钱啊?这明明是讹钱啊!”
  “不赔钱能咋地?看着你哥秋天当不了兵啊?你也别怕,你秋天能考上学,也有钱供你!”秦振华说完转身进屋,他要看看家里还有多少钱。
  秦小雨默默的靠着墙站着,咬着嘴唇低着头,她一直在想,在这种情况下,要不要把二百块钱拿出来,帮家里渡过难关,可是那样什么时候能去找妈妈?还有怎么跟家里解释二百块钱的来源。
  冯玉珍叹口气,进屋拿来半瓶白酒,又拿了几片消炎药,准备去马腿包扎一下伤口。
  秦小霞红着眼睛蹲下跟秦朗说道:“哥,你也别难过了,肯定没事的。”
  秦朗抱着头使劲揪着头发,呜咽的说:“都是我看武侠小说,想着扔个飞刀,吓吓大红马,谁知道那么寸,一下就砍马腿上了。”
  午饭大家也都没有心情吃,冯玉珍对付着煮了锅土豆,绊了个莴笋丝。
  秦小雨默默啃着土豆,心里还是没拿定主意,想着再等等看,也许事情能有转机呢?
  马家
  马彪盘腿坐在炕上,悠闲自得的喝着盖碗茶。
  张月莲在一边给添茶倒水,忍不住说道:“你看老秦家也挺困难,能拿出那么多钱?”
  马彪笑着说道:“拿不出来,不是还有两个闺女?马林也快二十了,我瞅着他家小霞不错!”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43章:借口
  张月莲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家男人,没有想到马彪竟然能算计到这一步:“可是,秦家能同意吗?”
  马彪自信的一笑:“他们还有得选择吗?”
  张月莲还是觉得不太合适,可是家里一向男人做主,她就是有意见,也不敢提。
  马彪哼着不成曲的小调,得意的抿着茶水。
  村里的张大栓神秘的跑来,进屋赔笑的跟马彪打招呼:“队长,喝茶呢?”
  张大栓是村里的老光棍,天天好吃懒做,有地也不愿意种。便宜租给村里人,自己夏天在村口大柳树下乘凉,看蚂蚁上树,冬天抄着袖子在村委会的南墙根晒太阳。
  马彪看着衬衣上补丁落补丁的张大栓,无奈的叹口气:“坐吧,今天又有啥事?”
  张大栓拘谨的半个屁股坐在炕沿上,搓着手说道:“队长,我有事汇报。”
  “啥事?”马彪给张月莲使个眼色,让她给张大栓也泡一杯茶。
  张大栓咽了口唾沫,说道:“队长,刚才村口来了两个陌生人,说是要找人,我听形容像秦振华家,可是我看两人不像好人,就说咱们村里没有这个人。”
  马彪有些好奇:“怎么回事?”
  “那两人说要找一家三口,几年前从矿场搬来的,男的长的清秀斯文,还戴着眼镜,女的很小巧秀气,应该还带着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你看这不就是秦振华家吗?他家就是矿场搬来的。”张大栓很得意的说道,村里就秦振华家是从矿场搬来的。
  马彪气的一口血差点出来,人家找的从容貌到人数都不是秦振华家啊,不过还是跟张大栓叮嘱道:“以后再有人找人,你都注意点,别胡说八道。”
  张大栓有些不解:“那个秦振华家就是几年前搬来的啊。”
  马彪横了张大栓一眼,说道:“我的话,你记住就是,一会儿让你嫂子给你舀两碗玉米面。”
  张月莲端着茶碗进来,听见马彪这句话,又气又心疼,家里两个半大小伙子,正是能吃的时候,自己平时都是精打细算的过日子,凭啥说给人两碗面就给两碗面。
  张月莲不太高兴的把茶碗放在张大栓面前。
  张大栓端起茶碗,吹着嗞嗞的喝起来,喝完茶,才高兴的一个劲的点头:“谢谢队长,谢谢队长,我记住你说的话了,以后谁问我啥,我都说不知道。”
  等张大栓端着玉米面走了,张月莲才一肚子牢骚的说道:“怎么给这个二流子面呢?以后吃习惯了,不得常来啊?”
  马彪若有所思的盯着茶碗,半晌才说:“你没听大栓说,不像是好人找人吗?哪有找亲戚的,连个叫啥都不知道,一通乱打听?咱们一个村的人,在村里怎么闹都行,但是外人,谁也别想欺负咱们。”
  秦振华把家里所有的钱数了好几遍,只有九十三块钱,叹口气跟冯玉珍说道:“只有这么多了,不行先给马彪打张欠条,回头等秋收了再还。”
  冯玉珍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说道:“要不咱们把那几块矿石卖了吧?”
  秦振华瞪大眼睛:“你是不想要命了?当年秦教授怎么说的?不管什么时候,这些石头都不能拿出来卖,否则会招来祸事的,还有秦教授不是说了,这些矿石将来可能会救小雨的命!”
  “可是秦朗呢?也不能耽误了秦朗的前途啊。”冯玉珍眼圈一下红了。
  秦振华一拍桌子:“你不要胡说,我告诉你,你忘了你和小霞是怎么能活下来的,咱们却怎么对人家的?如果不是秦教授两口子,咱们家都散了,现在他们两口子就留下这么一条根,就算拼了咱们的命,也要留下,更别说救命的石头。”
  冯玉华嘴巴蠕动了几下,撩起衣角擦了擦眼泪。
  东屋三个孩子坐在炕上,也在商量着办法。
  秦朗看着两个妹妹说道:“小霞,小雨,我想去苏国捡鹿角去,明天早上就动身,你们到时候跟爸妈说一声,别说我去捡鹿角,就说我去山里捡野蘑菇卖钱去。”
  秦小霞张嘴吃惊的看着秦朗:“哥,不能去,那太危险了,你忘了隔壁三丫她爸被打成什么样了?”
  秦小雨抿嘴低着头,想着隔壁张老三血肉模糊的样子,又想着自己穿越以来,这家人对自己的好,秦朗对自己的关心和爱护,咬了咬嘴唇,抬头看着秦朗说道:“哥,我明天出去问罗叔叔借钱吧,要是借上了,你就不用去了。”
  秦朗眼睛一下亮了起来,很快又摇头:“这么多钱,他怎么能愿意呢?我还是明天去吧,不能再耽误了。”
  “哥,如果我明天借不来钱,你再去也不迟,如果我借来钱了,你就别去了,别让爸妈担心。”秦小雨下定决心的说道,她现在需要给自己的钱,找个完美的来处。
  秦小霞也跟着劝道:“对啊,哥,就再等一天吧。”
  秦朗又升起了希望,他不怕捡鹿角辛苦被打,就怕跑一趟,一毛钱也挣不回来。
  第二天秦小雨放学后故意让秦小霞先走,说去借钱,她自己去就行,去人多了,会不好意思的。
  等秦小霞离开,秦小雨才晃悠着往家走,还在皂荚树林里捡了一会儿青皂荚,等太阳快落山了,才往家跑去。
  刚到村口,就见秦朗在村口转圈圈,看见秦小雨,赶紧跑着迎了上去,急切的问道:“小雨,怎么样了?”
  秦小雨有些愧疚的说道:“罗叔叔只有二百块钱,我就借到二百。”
  秦朗一下高兴起来,使劲点头:“够,够,二百应该能够了。”说着伸手去取秦小雨身上的书包。
  秦小雨看着秦朗夕阳下的笑容,有些心酸,只是二百块钱,就能让秦朗这么高兴快乐。
  秦振华和冯玉珍听说罗湛借给了二百块钱,心里不是滋味起来。
  秦振华心酸说道:“等麦子收了,咱们再种一茬油葵,到时候也有钱还给罗营长了。”
  冯玉珍心里又高兴又酸涩:“有这二百,再把马卖了,加上家里的钱,应该差不多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44章:败露
    秦振华让冯玉珍小心护理好马腿,过几天牛羊市场开市的时候,把大红马牵到市场上去卖了,就可以把钱给马彪家了。

    秦小雨自告奋勇的帮冯玉珍去照顾大红马,看着草棚里吃的正欢的大红马,秦小雨忍不住伸手摸摸了马鬃,小声嘀咕:“你为什么要受伤?你不是天山宝马吗?你的灵气的呢?你怎么躲不开一个镰刀?”

    大红马摇着头,鼻子嗤嗤扑着粗气,嘶鸣的说起来:“我是故意受伤的,我是草原上的精灵,竟然让我干拉车犁地的活儿?”

    秦小雨先是惊了一下,差点忘了自己是能听懂兽语的,然后被大红马骄傲的话气到了,一巴掌拍在马脖子上:“你倒是解脱了,你把我们家害苦了,知道吗?”

    冯玉珍拎着白酒和纱布过来,看着喃喃自语的秦小雨说道:“你跟一个畜生有什么好抱怨的,它也怪可怜的,腿又残了,也干不了活,只有被宰着吃肉一条路了。”说着摇头叹气的蹲下,给马腿上的伤口消毒。

    秦小雨很同情的看着大红马,这就是不作不会死。

    大红马没有想过退路,听了冯玉珍的话,有些烦躁的左右腾挪,不让冯玉珍给它消毒,还不时的仰起头嘶鸣两声,全是满满的抱怨:“我的天啊,我堂堂草原精灵,竟然要吃我的肉,人类真是太愚蠢了。”

    秦小雨看着烦躁的大红马,赶紧抚着马脖子说道:“你要乖乖的哦,说不定伤口好了,你就和以前一样了,要是伤口发炎,那就真是神仙难救了。”

    冯玉珍看着嘀咕的秦小雨:“你多摸摸它脖子,这样能好使。”

    大红马听了秦小雨的话,果然安静下来,让冯玉珍给它包扎伤口。

    马腿上的伤口看着很深,好在没有伤到筋腱,只要不要让伤口恶化感染,还是没有大问题的。

    晚上秦小雨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了,现在一下又回到了解放前,要想想怎么才能再挣点钱,不行再去捡一趟鹿角?

    因为心怀侥幸,秦小雨偷越边境的小火苗又熊熊燃烧起来。

    还没等秦振华卖了马去还钱,马家已经乱了套。

    张月莲一早去喊马娟起床吃饭,推门进去,就见马娟正用一截宽布带使劲的缠着小肚子,再看露出的小肚子,惊的手里的锅铲掉到地上,声音都变了掉的喊道:“娟子,你这肚子咋了?你说你是干啥了?”

    马娟没想到母亲会突然进来,被这一声,吓得一哆嗦,赶紧拉下衣服,抱着肚子颤抖的说道:“妈,我不知道,我啥也不知道?”

    张月莲始终不太相信闺女这是怀孕了,尖着嗓子喊道:“你肚子咋了?你倒是说话啊?是不是长瘤子了?对,肯定是长瘤子了!”

    张月莲的声音把马彪也引了进来,有些纳闷的看着张月莲和马娟:“咋了,这是咋了?一早上鬼叫唤啥?”

    张月莲手指颤抖的指着马娟:“娟子的肚子,肚子……”

    马彪顺着张月莲的手指看过去,马娟没来得及勒住的小肚子,现在就像个小盆子一样扣在肚子上,明眼人一看就是怀孕了。

    马彪脑袋一下炸了起来,脱了鞋举着鞋底子就朝马娟劈头盖脸的打过去,嘴里不停的骂着:“你个小**,是缺你吃缺你喝,你干出这么丢人现眼的事,你是要把老马家的人都丢完啊,你是让我和你妈都一头撞死,我今天就打死你个小畜生,省得再出去丢人现眼。”

    马娟也不敢大声哭,抱着脑袋来回闪躲着马彪打下的鞋底。

    “你别打了,你是想打死她啊?你再闹,整个村都知道娟子出事了,以后还有活路啊?”张月莲回过神,上前抱着马彪的胳膊苦苦哀求着。

    马彪嫌打马娟不解气,回过身,抡着鞋底子使劲往张月莲身上抽打,嘴里骂着:“都是你,天天惯着她,你看看现在成什么样了?今天打死你们两个不要脸的。”对闺女他在气头上,也只是使了一半的劲,对媳妇却使了十成十的力气。

    片刻功夫,张月莲嘴脸乌青,鼻子也流着血,马娟见母亲被打成这样,扑通跪下,抱着马彪的腿哭喊起来:“爸,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要打你就打我,别打我妈啊。”

    马彪一脚把马娟踢到墙边去,怒骂:“你个不要脸的东西,谁干的?!说!谁干的!”

    马娟靠墙坐着,也不敢说是张晓刚,只是咬着嘴唇使劲摇头,肚子觉得一阵阵的隐隐作痛,脸色一下成了灰白色。

    马林和马岩一早放羊回来,听到屋里的动静,赶紧冲进来。

    马林过去抱着马彪:“爸,这是出啥事了,有啥事不能坐下来说。”

    马岩看着坐在地上的马娟,脸色灰白,满脸的汗珠,吓得喊道:“妈,妈,娟子这是咋了?”

    张月莲这会儿也顾不上一脸的鼻血,赶紧过去看闺女:“娟子,你这是咋了?”

    “妈,我肚子疼……”马娟疼的小声哼哼,感觉身下有东西往外涌。

    张月莲慌了,冲马彪说道:“快,娟子这是要生了,赶紧去找个接生的来!”

    马彪穿上鞋,啐了一口说道:“还嫌不够丢人,还去请什么人,你给她接生,生下来就给我掐死。”说着趿拉着鞋子领两个儿子出门。

    院里一棵茂盛的杏树上,大松和小翠正在嗑着青杏里的杏仁,边听着屋里的热闹。

    “好像要生,要不要去告诉秦小雨?”

    “咱们再等等,这个人不是说生出来要掐死吗?咱们再看看。”

    “人类真残忍,孩子生出来就掐死,还好我们是松鼠。”

    马彪带着两个儿子到院里的葡萄架下,马彪耷拉着肩膀,蹲在葡萄架下,良久才说道:“这事,你们出去谁也不能说啊,一会儿你俩到大门口看着,别让串门的进来。”说完掏出莫合烟手抖着卷着烟。

    怎么生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45章:扔了
  一声婴儿的啼哭,没等哭出第二声,就被张月莲用小被子捂住了嘴。
  马彪听到孩子哭声,烦躁的起身,用鞋底碾着一地的烟头,这个孩子得赶紧处理了!
  张月莲收拾完,撩门帘出来跟马彪说道:“是个男孩呢!”
  “是个啥也不要,我不是让你掐死?”马彪没好气的说道。
  张月莲手脚都有些哆嗦:“我不敢啊,那咋说也是个活生生的命,而且闺女好像是早产,孩子还没个鞋底子长,胳膊细的跟个树枝一样,瞅着怪可怜的。”
  “你闭嘴,要不是你天天惯着孩子,她能成今天这样?你就妇人之仁吧!”说着就要进屋。
  张月莲一把拉住马彪,看看院里的动静,声音又小又急的说道:“咱们不能害命啊,不行咱们把孩子扔了吧。”
  马彪脚步顿住,肩膀一下松懈下来,半天才说道:“天黑的时候,你把他抱出去扔了,一会儿你去把老母鸡宰了,给小畜生炖了吧。”
  马娟虚弱的躺在床上,眼泪顺着眼角流到头发了,此时心里是又悔又恨!
  大松和小翠听完热闹,跳跃着去找秦小雨。
  张月莲给小孩子洗干净,用小被子包好,找了个筐子,铺了层麦秸秆,让后把孩子放进去,想了想,又在小被子里塞了五块钱。
  等天黑下来,张月莲擓着筐子出门,她在家都想好了,村里就张老三家没有儿子,是个绝户,现在张老三在家养伤,更是渴望要个儿子,她准备把孩子扔张老三家门口。
  因为心虚,张月莲出了大门,就觉得后面有人跟着,步伐也急了起来,路过秦振华家门口时,听对面大门里有咳嗽声,赶紧扔下筐子,折身跑回家。
  小婴儿原本就是早产,哭声也格外的孱弱,小猫一样的哭声,引的秦家院里的大黄狗没命的乱叫。
  秦振华拎着马灯出来,走到大门口才听到大门外若有若无的婴儿哭声,打开大门,看见门口路边扔个筐子,哭声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左右走一圈,也没见半个人影,只能把筐子拎回家。
  冯玉珍看着秦振华拎回个孩子,惊的赶紧下床:“哪来的孩子?”
  “不知道谁扔咱家门口的。”秦振华把筐子放地上。
  冯玉珍凑过去,解开小被子一看:“妈呀,怎么还没个猫娃子大,这还是个男孩呢,谁家舍得扔啊?最近也没听咱们村谁家媳妇要生孩子啊?”
  秦小霞和秦小雨也被吵醒,穿着衣服过来。
  秦小雨看着冯玉珍抱起孩子,想起白天小松鼠说的话,没想到马家把孩子扔到她家门口了,顿时觉得这家人欺负人,真是没玩没了啊!
  “妈,咱们赶紧把这孩子送走。”秦小雨突然出声说道。
  冯玉珍点头:“咱家肯定不能养了,等明天白天再说。”
  “不行,就现在去!现在就把孩子抱队长家去!”秦小雨坚持的说道。
  秦振华有些不解:“这黑灯瞎火的,都歇下了,明天早上也不晚。”
  秦小雨抿着嘴,思索了一下说道:“爸,咱们一定要今天送回去,而且大红马的钱,可能都不用还了。”
  秦振华更不纳闷了,看着秦小雨:“为啥不用还钱?”
  秦小雨也不能说太多,盯着筐子看了会,撒谎说道:“这个筐子我见过,那天去山上挖野菜,马家婶子就拎着这个筐子,你看旁边还有根红绳子。”
  秦振华低头一看,果然在筐沿处,有跟红色的布条。
  “你是说这孩子是马家的?”冯玉珍吃惊的问道。
  秦小雨摇头:“是不是他家的不知道,这个筐子肯定是她家的。”
  秦振华若有所思的看着冯玉珍怀里的孩子,又看看地上的筐子,点头说道:“把孩子放进筐子了,我给他家送去。”
  张月莲跑回家,心还噗通噗通的跳,她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到,现在想想真是后悔,应该把孩子扔河坝去。
  马彪看着惊魂不安的张月莲,锁着眉头问道:“孩子扔哪了?有没有人看到?”
  “扔河坝了,这会儿都睡了,谁能看到啊。”张月莲慌忙低头整理床铺,强压着心里的不安。
  马彪狐疑的看了眼张月莲,一根烟还没卷好,就被砰砰急促的敲门声惊到。
  马彪一拉开大门,就见秦振华拎着筐子,一脸焦急的说道:“队长,我家嫂子咋了?刚才到我家门口,我正插门呢,看嫂子慌张的扔下个筐子就走了。”
  马彪看着秦振华手里的筐子,心里直骂张月莲这个败家娘们,嘴上却说道:“你嫂子吃了晚饭就一直在家呢,没出门啊!”
  秦振华在路上都想好了应答,现在见马彪一个磕巴都不打就拒绝了,看来这孩子还真是马家的,笑着说道:“队长,我眼可不花,看的可是真真的,要不是,那咱们找村里人都来认认,这是谁家的筐子,再说这里面装的可是孩子啊?这事你不能不管啊。”
  马彪看着秦振华,心里盘算了下说道:“你先把筐子和孩子放下,等明天白天咱们开个村民大会再说。”
  秦振华笑着把筐子递了过去,假装无意的说道:“那个大红马的钱,五百我一时半会儿也凑不齐,你看……”
  马彪怎么会不明白秦振华的意思,现在就等于送了个把柄在秦振华手里,咬咬牙说道:“马的事,我家也有责任,这样,你回头给我二百块钱,这事怎么就算清了。”
  秦振华想想以后还要在这个村里待,也不能把事做的太绝,点头说道:“马队长,谢谢你啊,明天我就把钱给你送过来。’
  马彪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也不跟秦振华废话,把大门关上。
  张月莲在屋里听着两人的对话,心突突的快跳到心口了,这秦家两口子不是一向都很心善好欺负吗?怎么捡个孩子这么快就送回来了?难道真的看到自己了?
  马彪拎着筐子进屋,使劲把筐子往炕上一墩,脸黑如墨的说道:“你是真蠢啊,你把孩子扔秦振华家门口,你是怕咱们家的人,丢不完是吧?”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46章:私心
  张月莲靠在墙边也不敢吱声,惊恐的看着马彪,准备迎接马彪的拳打脚踢。
  马彪叹了口气,捶着自己的胸口说道:“我无能啊,养不好闺女,教不好婆娘,你给这孩子弄口吃的,明天再说吧!”
  张月莲赶紧溜着墙边跑去给孩子熬点米汤。
  秦振华回来高兴的说,马家同意大红马只赔二百块钱,语气里满满的兴奋和满足。
  秦小雨心里却有些失望,明明可以不用赔钱的,怎么还要赔二百?是这时候的人太淳朴,还是她太自私了?
  冯玉珍听了也很高兴:“这下好了,等把大红马卖了,就能把罗营长的钱还了。”
  秦振华也满意的点头:“对啊,这个大红马说不定还能多卖几十块钱呢。”
  秦小雨低着头跟秦小霞回屋睡觉,秦小霞也很高兴,不停的说:“太好了,不用担心秋天的学费了。你都不知道,我都快担心死了,如果真的没钱,我就是考上中专,也不能去上啊。”
  秦小雨默默的躺在炕上,把被子拉到下巴,手轻轻抚摸着背心上的小口袋,这会儿空空的,虽说过几天秦振华卖了大红马,钱还能回来,但是她就是难受,不清楚为什么难受,她两世为人,也不过是个孩子,所谓的人情世故她不是很懂。
  第二天一早,秦小雨红着一双眼睛去上学。
  江蕊一见,吓一跳:“你昨晚没睡觉啊?眼睛怎么这么红?”
  秦小雨挠挠头,抿嘴笑笑:“昨晚写作业写的太晚了,就睡不着了。”
  江蕊眨眼,看着秦小雨:“昨天的作业不多啊?你是不是自己偷偷补课了?我给你说啊,咱们将来要一起上高中,一起考大学,你不能偷偷的考中专啊。”
  秦小雨点头:“你放心吧,我肯定不会食言的,咱们一起考京城的大学。”
  江蕊嘿嘿笑着说道:“行,我就怕我考不上。”
  秦小雨不再说话,从书包里掏出课本,翻开要学的那一页出神,她还是要去挣钱,趁活着要去一趟京城,再给秦振华家留点钱。
  放学的时候,秦小雨在校门口又碰见了马娟。
  马娟只请了一个星期的病假,就脸色蜡黄憔悴的来上学,孩子早产太久,没等再送出去,就咽了气,马彪直接拎到河坝里埋了。
  马娟见秦小雨,头低的恨不得埋进领口里,快步离开,张月莲还想让她在家做月子,马彪却不同意,在家养一个月,只怕街坊四邻都得知道了。
  秦小雨只是轻轻扫了一眼马娟,没有鄙夷也没有同情。
  江蕊惊讶的看着马娟走过:“哎呀,她得啥病了?咋一下成这样了?我妈说得肾炎的人,就容易肚子大人胖。”
  秦小雨摇头:“我也不知道,对了,罗叔叔这本书我看完了,你帮我还给他吧。”说着从书包里掏出一本书递给江蕊。
  江蕊没有伸手接过书,而是笑着说道:“罗叔叔好像去哨所了,最近几个月都不会回来,还是等过了暑假吧。”
  秦小雨“哦”了一声,把书又装回了书包,突然又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罗湛去哨所了,自己还能去偷越过境捡鹿角吗?
  秦小雨经过思量,决定不过边境,就在境内的森林深处去捡好了,既然马鹿会在对面边境出现,也会在这边森林里出现,如果是这样,她是不是可以喊秦朗他们一起去?
  …………
  秦振华没有想到,大红马拉到市场转了几圈,人家就给一百块钱,心里有些上火,瞅着马槽里低头吃草的大红马直叹气。
  秦朗也束手无措的站在一边,着急的直挠后脑勺。
  冯玉珍叹口气说:“不行就先不卖了,等秋天再说,估计是现在腿伤没有养好,人家给的价钱低。”
  秦振华只能点头,现在只能这样了。
  晚饭的时候,秦振华跟秦小雨说道:“小雨,你回头跟罗营长说说,那个钱等秋天再还,大红马也卖不掉。”
  秦小雨咬着筷子,半晌说道:“我听我同桌江蕊说,罗营长去哨所了,要秋天才能回来呢,不着急。”
  冯玉珍一听,眼睛亮了起来,语气里都带着喜气:“干脆等小霞上了学后,有富余的就还上,没有了就等卖了粮食再还。”
  秦小雨一愣,有些反应不过来,细想才明白,等秋天秦小霞要去上师范,伙食费学杂费也不少钱呢,冯玉珍怕秦小霞上不了学,才做的这个决定。
  秦振华不满的说道:“你胡说什么呢?欠钱说哪天还,就一定要还。”
  冯玉珍头一次当着三个孩子的面,跟秦振华甩了脸子,碗重重的往桌上一墩,说道:“啥事我都能听你的,但是小霞上学这事,不能耽误,还有秋天小雨也该上初三了,学费比初二贵不少钱呢。”
  “这不是还早?到秋天总会有办法的。”秦振华说完,闷头喝起糊糊。
  秦小雨这一刻心里是翻江倒海的难受,她觉得从穿越来,她表面上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心里却带着一些隔阂,每次家里有什么事,她都觉得事不关己,一次也没有细想过人家凭啥对她这么好。
  就是偷偷攒这儿二百块钱,她从私心里,从来没有想着给秦振华两口子买点东西,哪怕一针一线,她都没有想过,只是一心想去找妈妈。
  秦小雨心酸眨眨泛红的大眼,捧起大海碗,把脸都快埋进碗里,来掩饰自己的心虚和自责。
  冯玉珍回头看秦小雨捧着个大碗,动作缓慢的喝着糊糊,关心的说道:“小雨,你咋不夹菜吃呢?”
  秦小雨赶紧放下碗,用筷子夹了一筷子拌的黄瓜丝,放碗里,接着又捧起碗喝起来。
  秦朗大口吃完饭,把碗一丢,起身跑水缸跟前,先舀了一瓢凉水灌进肚子里,然后才说道:“爸,我想去砖窑上托砖坯去,你看行不?”
  秦振华看着秦朗魁梧的块头,点头:“行是行,不知道砖窑上还要人不,回头我找人问问吧。”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47章:闲话
  秦朗高兴的挥挥胳膊说道:“我有的是力气,一夏天怎么也能挣二三十块钱的。”
  冯玉珍却有些心疼:“砖窑上去倒一夏天的砖坯,脊梁上的皮都得晒掉一层,太遭罪了。”
  “遭罪也不一定能去成呢,村里像秦朗这么半大的小子,都争抢着去呢。”秦振华叹口气说道。
  秦小雨默默的坐在一边听着,准备回头私下里先跟秦朗商量一下,要是他愿意,就一起去,要是秦朗不愿意,她自己怎么也要去的。
  此时的罗湛并没有在边防哨所,而是被急召回市军分区,接受紧急秘密任务。
  罗湛开着破旧的吉普车,晃荡在坑洼不平的省道上,脑子却在不停的想着这次的任务,密切注意偷越过境人员,只是为找一个孩子,年龄不约十五六岁,性别不详,住哪里不详,原因是:这个孩子很重要,具有科学研究价值!
  罗湛有些烦躁的摸出一根烟点上,这次任务之所以动用部队上的人,是为了遮挡别国间谍的耳目,不知道为什么,很多国家都在找这个孩子,不,应该说是抢这个孩子,抢到手,就是一个活标本,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
  想着这些,罗湛有些心冷,找一个孩子的初衷竟然是为了搞科研,对这个孩子来说是多么的残忍?
  罗湛突然急刹车,调转车头,朝市里的邮局开去……
  秦小雨每天放学回家路上,都会顺手拔一大抱子青草回去喂大红马,有空时,还会给大红马刷刷身上的马毛,马鬃。
  每次还不忘自言自语的说道:“我对你这么好,你要有良心啊,下次再去牛羊市场,你不能再装瘸啊。”
  大红马甩着大马尾,赶着身后嗡嗡乱飞的苍蝇,鼻子哼着粗气:“我是草原精灵,我的家在大草原,你们人类把我圈养在这里,天天拉车干活,我不快乐!”
  秦小雨拍拍马脖子:“不快乐,你也得认命,谁让你不是一只小鸟,可以在天空中飞来飞去呢?你看我们家都够穷的了,因为你,秋天我学都快上不起了。”
  大红马摇摇头,咧开大嘴嘶鸣一声,说道:“你们人类都快钻进钱里了,动不动就钱钱钱的!。”
  秦小雨懒得再搭理这匹清高傲气的大红马,闷头拿着铁刷子使劲的刷着马毛。
  冯玉珍在菜地里,给西红柿搭架,直起腰就看着秦小雨摸着马脖子喃喃自语的样子,直摇头,这孩子,和一个畜生有什么好说的。
  贾春梅挑着水桶匆忙进院,看见冯玉珍扔下水桶,兴冲冲的跑进菜园子,笑的很神秘的说道:“老秦嫂子,你猜我刚听到啥了?”
  冯玉珍淡淡的看了眼贾春梅,没接话,继续低头把西红柿的枝蔓绑到棍子上,自从伸进院里的果树枝子上的果子被松鼠祸害后,贾春梅再也没有上门,今天准是又听见什么是非,才连水都顾不上挑,跑来扯老婆舌。
  贾春梅明知是在秦家院子里,还是习惯性的四下看看,小声说道:“我听说马家的闺女生了个孩子,连夜给扔了,我们就说那孩子过了年怎么胖那么多呢?”
  冯玉珍手顿了一下,说道:“没有影儿的事,别胡说,坏了人家姑娘的名声。”
  贾春梅撇撇嘴:“我看十有八九是真的,要不咋不传你家小霞和小雨呢?”
  冯玉珍瞪眼看着贾春梅:“你要是不会说人话,就不要乱说,你咋不拿你家三个闺女打比方?”
  贾春梅一边嘴角不屑的上扬,一副好心肠的说道:“听说你家小雨最近常去部队?你以为当兵的都是啥好人,那是吃干抹净不认账的,一个大丫头,天天去那儿,你说日子久了,能没人说闲话?我可是好心提醒你,别到时候名声不好了,找婆家都不好找。”
  冯玉珍心里一惊,这是村里已经有人开始传闲话了。瞪着贾春梅没好气的说道:“人家说啥你就信啥,人家说屎香,你咋不去尝两口?我闺女啥样我清楚,以后你少嚼舌根子。”
  贾春梅被冯玉珍的话噎的脸一白,急切的说道:“这话可不是我一个人说,村里人都知道,我这是好心给你提个醒,咋说话还这么难听了。”
  “嫌我说话难听,你别听,以后也别让我听到这些嚼舌根子的话。”冯玉珍生气的说完,低头继续绑着西红柿架,手哆嗦的几次都打不上绳子结。
  贾春梅有些无辜的说道:“不说就不说,我还没说完马家的事呢,你要不要听听?”说完也不管冯玉珍不理她,继续说道:“我听说马家娟子生的孩子,送到后山,被野猫叼走了。”
  “你看见了?你赶紧挑水做饭去,免得一会儿张老三又拿拐杖打你!”冯玉珍没好气的说道。
  贾春梅讪讪的回院里,挑起水桶走了。
  秦小雨把贾春梅和冯玉珍的话,一字不差都听了去。
  手下的铁刷子力道又大了几分,疼的大红马吼叫一声,围着马槽直打转,秦小雨才回过神,慌忙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啊!”。
  现在农村没有电,大家的娱乐爱好也仅限于本村发生的一些大事小情,谁家有几只鸡,几只公的几只母的,都会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要是谁家能出个不得了的大事,那够大家说个一年半载的。
  秦小雨叹口气,拎着水桶和铁刷子准备回葡萄架下,冯玉珍想了想喊道:“小雨,你来,妈问你个事。”
  秦小雨放下桶,跨过渠梗到冯玉珍跟前。
  “小雨,你同桌是不是部队上的?”冯玉珍问道。
  秦小雨点头:“是啊。”
  “以后你尽量少去部队找她,这些人传起闲话,黑的都能说成白的,还有那些当兵的小伙子,十七八岁的年纪,正是油嘴滑舌的时候,你也少搭理,将来你总不能找个当兵的对象,跟着他们回老家吧。”冯玉珍说道。
  秦小雨“哦”了一声:“妈,我才十五岁,说这些都早着呢。”
  冯玉珍看了眼秦小雨说道:“你和你姐这也就是在上学,要是不上学了,明年都有媒人上门说媒了,十七八就该嫁人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48章:心思
  秦小雨愣愣的看着冯玉珍,现在都是八十年代了,怎么会结婚这么早呢?
  冯玉珍没再看秦小雨,低着头绑着西红柿架,嘴里没停的说道:“像你姐,今年要是考不上学,明后年就该嫁人了,说着还小,一眨眼,你们也都长大了,妈说这话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你多长点心眼,别让人骗了。”
  秦小雨在一边帮忙递着布条给冯玉珍,一边点头,关于爱情和结婚,她现在可没闲工夫想,她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挣钱攒钱。
  冯玉珍绑完西红柿架,顺便把西红柿顶上多余的枝杈都折了,嘴里还碎碎念的说着:“这一天天也不知道忙什么,就这大红马给闹的,给柿子搭架都晚了,耽误了多少事。这大红马要是过些日子再卖不掉,到入了冬,就宰了做成熏马肉马肠子卖,多少也能卖些钱,要不一冬天的草料,就得不少,养着它,不如养两只羊了。”
  秦小雨一听要宰了大红马,心里担心起来,看看低头吃草料的大红马,如果听不懂它说什么,被杀了也就杀了,可是现在能听懂它的语言,再活生生的死在自己眼前,总觉得有些残忍。
  冯玉珍唠叨完大红马,又开始念叨秦朗:“还有你哥,要是今年不能去当兵,也得托人找个差事干干,不能一辈子窝在咱们这个小村子里种地吧,我和你爸这是没有办法,可不希望你们以后也在这泥坷垃里讨生活,所以啊,小雨,你这心思还得多用在学习上,现在政策好了,能上学一定要上,将来也当个科学家……”
  冯玉珍说到这儿,突然闭口不说了,弯腰把西红柿地埂上的杂草拔了,拔草的手像发泄一样,使劲的薅着,又急又快!
  秦小雨不明白冯玉珍这是怎么了,不过却觉得冯玉珍说的话很对,她从教室后面的地图上研究了自己现在所在的地理位置,读书真是唯一的出路。
  “妈,你放心,我一定好好读书,将来孝敬你和我爸的。”秦小雨坚定的保证着。
  冯玉珍直起腰,慈爱的看着秦小雨说道:“只要你们能过好,我和你爸就放心了,不图将来能跟你们吃香的喝辣的。”
  秦小雨愧疚的心情又加重了几分,这家人对自己这么好,自己却天天打着自己的小九九。
  冯玉珍却把秦小雨脸上的愧疚当成了为难,笑着说道:“只要尽力了,就算考不上也没事,你和你姐去村里当个代课老师,总是还行的。”
  秦小雨机械的点点头,最近她的私心总是在被这份善良拷问,忍不住低下头,她身上太多的秘密,让她只能更加小心。
  眼看着就要放暑假了,秦小雨心里也着急起来,她跟秦朗侧面提过去山里捡鹿角的事,没想到秦朗连连摇头:“不行,不行,爸说过,这种钱不能挣。”
  秦小雨有些不解:“咱们又不是跟他们一样,偷越过境去捡鹿角,咱们就在深山老林里捡,为啥不行?”
  秦朗还是坚持的摇头:“不行,这样做爸知道,肯定会发火的。”
  秦小雨彻底不明白了,这样都不行,难道就这么穷下去?
  没有说通秦朗,秦小雨决定自己去,只是这次不知道该怎么跟家里说她要离家几天。
  马家这几天也是天天活在阴云密布中。
  马彪天天瞅着马娟就生气,村里人虽说不知道,但是捕风捉影无中生有的本领很大,几个妇女坐一起,随便拉拉扯扯就能扯出一个完整的故事出来。
  马彪原本打算让马娟辍学别上了,这学上的有啥用?啥没学会,还干出这么丢人现眼的事,又觉得猛然间不去上学了,反而印证了村里的闲言碎语,只能让马娟继续去上学。
  马彪眯眼做着自己的算计,闺女怎么也要嫁人吧,现在村里能拿捏住的就是秦家了,秦朗不是想去当兵吗?到时候要从他这儿拿批条签字才行,他可以卡秦朗一下,让他和马娟订婚,等复员回来,两人结婚。
  马娟对马彪的如意算盘毫不知情,每天也活的小心翼翼,彻底没了之前的骄傲,吃饭时都不敢出大气。
  张月莲对这个闺女是又气又心疼,看着马娟一天天瘦下去的脸,忍不住跟马彪说道:“他爹,要不再宰只鸡给娟子补补吧,你瞅瞅这孩子都瘦成啥样了?”
  “补啥?这都是她自己作的,我没赶她出门就不错了,以后你也不要惯着她,不许扯布做新衣裳,天天打扮给谁看?”马彪一摔筷子说道。
  张月莲吓得哆嗦了下,也不敢再吱声。
  马娟捧着饭碗,眼泪花直在眼眶里打转转,心里下狠决心,一定要做一番事出来,让马彪不再瞧不上她。
  马娟动了和秦小雨一样的心思,过境去挖药材背鹿角挣大钱,只有挣钱了,才能让马彪对她刮目相看,才能再在这个家直起腰来。
  十五六岁的年龄,总是把一些事情想的很简单,也总会觉得自己是最幸运的那一个。
  西部的夏天来的晚一些,麦子成熟也要比内地晚半个多月。
  放暑假的时候,正好赶上开镰收麦子。
  秦小雨不会割麦子,只能在家帮着烧水择菜,给秦小霞打个下手。
  早晚天亮,地里有潮气,麦芒不会太扎人,所以秦振华和冯玉珍带着秦朗,都是天不亮就下地割麦子,早饭让秦小霞姐妹直接送到地里。
  秦小霞一早起来热好杂面馒头,炒个素炒小白菜,又烧一大壶的茶水,把菜和馒头放筐子里,用扁担一头挑着茶水,一头挑着筐子去地里送饭,临走时不忘交待秦小雨:
  “小雨,一会儿你再烧两壶水灌暖瓶里,爸妈他们回来好洗洗,再摘几个茄子,中午我回来做茄子卷饼吃。”
  秦小雨点头应着:“我知道了,姐,你路上慢点啊。”
  “恩,我没回来,你别出去乱跑啊,要不我回来进不了门了。”秦小霞嘱咐完,才挑着担子离开。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