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48 | 浏览:1489836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穿越八零之军妻养成计划》作者:阿窝(正文完) ...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29章:计划
  秦小雨点点头:“我就是好奇,让我去,我也拿不动啊。”心里却盘算着怎么能去,肯定不能跟村里这帮人一起去,估计人家也不让她这么个孩子跟着。
  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她可以跟两只小松鼠商量一下,让它俩带她去,而且小松鼠的警惕性更高,穿越边境线,肯定容易很多。
  秦小雨又想问秦小霞具体日子,又怕问多了露馅,不如找小松鼠打听算了。
  秦小霞看低头专心挖野菜的秦小雨,不甘心的说道:“小雨,你说虎子哥能看上马娟吗?”
  秦小雨抬头看着秦小霞脸上的表情,有满满的不甘,还有一些失落,难道秦小霞喜欢刘家卫?
  “那个马娟脾气也不好,又不会做家务,就是长的白点,她那是没下地干活啊,要是也像咱们这样,出来挖野菜,一个下午都能给她吹黑了。”秦小霞不满的嘟囔着,抬头看了一眼秦小雨,惊讶的说道:“小雨,你最近好像又白了,太阳一晒,粉白粉白的,怎么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最近没怎么晒太阳吧。”秦小雨也发现了,最近手上的冻疮也慢慢好了,别人手上的冻疮好了,会有暗红的硬疤,好久下不去,她的却自愈的很好,只剩淡淡的红疤。
  秦小雨觉得可能是因为穿越带来的一系列反常变化。
  秦小霞也觉得是这么回事:“以后你再出来挖野菜,戴个草帽,千万别晒黑了。”
  秦小雨心里惦记着要去挖药材,晚上等家里吃过饭,她就偷偷出门,看看两只小松鼠来不来,找了一圈,没看见小松鼠,却看见马娟和马军在路边说话。
  再想自己一头虱子的事,会不会是这俩人联合起来干的好事,突然小心眼上来了,眼珠子转了又转,看看能怎么报复一下这两个人,最好能来一次狠的,偷偷躲在大树后面听两个人说话。
  马军和马娟是堂姐弟,马军家住在隔壁村,今天是马娟去堂叔家走亲戚,不知道为啥突然晕倒了,马军送马娟回来。
  马娟看快到家门口了,跟马军说道:“马军,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回家就行了,我现在没事了。”
  “还是我送你回去吧,你下午咋会晕倒了?”
  马娟摇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要考试了,我紧张的吧?”
  “不就是一个小测验吗?你紧张什么啊?”
  马娟撇着嘴说道:“我怕我考不过秦小雨,那就丢人了,村里人得笑话死,一个笨蛋学习都比我好了,让我怎么活?”
  马军笑着说道:“你在意这个干吗,说不定她是打小抄呢,你看就她那么笨,怎么可能成绩一下进步那么快。”
  “行了,你赶紧回去吧,我也要赶紧回家了,明天还要上课了,对了,秦小雨现在可真丑,笑死我了。”马娟说着,咯咯的笑起来。
  秦小雨在大树后努努嘴,笑吧,笑吧,总有你哭的一天!
  马娟和马军两人又聊了两句,才道别分开。
  秦小雨靠在大树后,等两人走了,心里还碎碎念的骂着:自己是不是平时太好欺负了?怎么还没完了呢?太小瞧人了,看回头怎么报复他们,一定揍你们满地找牙,不分南北。
  “你在这干嘛呢?”大树上,一只小松鼠好奇的趴在树杈上,看着秦小雨叽叽说着。
  “我正好找你们呢?”秦小雨惊喜的看着两只小松鼠说道。
  另一只小松鼠懒懒的说道:“什么呀,你明明是在这里偷听呢。”
  秦小雨挠挠耳朵,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只是顺道听了一点,我真的是想找你们的。”
  “找我们干嘛?”两只小松鼠异口同声的问道。
  “我叫秦小雨,你们俩呢?”秦小雨觉得有必要先互相介绍一下。
  两只松鼠对看了一眼,一只毛色有些灰白的说道:“我叫大松,它叫小翠。”
  秦小雨一副了然的样子说道:“哦,原来你们是两口子啊?”
  “什么两口子?我们是亲兄弟!”大松不满意的抗议,难怪村里人都说这小姑娘傻呢,看着是不精明。
  秦小雨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指着毛色发黄的小松鼠说道:“它叫小翠?这不是个姑娘的名字吗?”
  小翠小眼珠转了几圈,很是不满意的看着秦小雨说道:“你们人类才会用名字来分别公母,我们松鼠才不会呢!”
  秦小雨有些无语了:“那好吧,我找你们是有正事的,你知道他们每年去苏国那边挖药材,是去的哪吗?怎么走的吗?”
  小翠在树杈上跳跃了两下说道:“你想干嘛?也去挖药材啊?”
  秦小雨点头。
  大松是只比较沉稳的小松鼠,打量着秦小雨说道:“被苏国人抓住,可是往死的打,打个半死再给送回国,你这小身板,一枪托下去,怕是连小命都没有了。‘
  秦小雨咋舌:“这么凶啊?”
  “对啊,那些大老爷们都受不了,你还想去啊。”小翠附和的说道。
  秦小雨犹豫了下,心一横说道:“我不怕,再说你们可以帮我带路啊,你们肯定知道那里有人,哪里没人。”
  大松在树杈上来回跳跃了几下,像是在思考问题,好半天才说:“就是你过去了,你也背不动,我们也帮不了你啊。”
  “不怕,我能背动,你们只要帮我领路就好了。”秦小雨挥挥细细的小胳膊说道。
  大松看看小翠,迟疑了会说:“等五月份,我们来找你,你要是没改变主意,我们就带你去。”
  秦小雨坚定的点头:“好,你们不能食言,一定要来啊。”
  小翠摇晃了几下大尾巴说道:“放心吧,我们是松鼠,我们说话算数。”
  秦小雨满意的笑笑,看看天色都朦朦胧胧的黑起来,冲小松鼠说道:“你俩先回去,我要回家写作业了,不要忘记五月来找我啊。”
  大松晃着小脑袋:“放心吧,我们五月还要回来吃杏呢,不过你们人类太坏了,给杏树打药,毒死我们好多同胞。”
  说完和小翠蹦跳着离开。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30章:丑8怪
  秦小雨看着两只小松鼠没了踪影,才慢慢往家走去,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要去捡鹿角,挖药材,因为如果靠做小买卖挣钱,挣了钱就必须要交给秦振华,毕竟自己还是孩子,回头问秦振华要钱去京城,也不现实,首先都找不到合适的借口。
  所以谁有都不如自己口袋有钱,等偷摸攒够钱了,就可以先去找妈妈了。
  冯玉珍看着秦小雨最近总是爱愣神,表情也不是忧伤,反而是一种期待和喜悦的感觉。
  晚上睡觉的时候,忍不住跟秦振华说道:“你说小雨最近有什么心事没有?”
  “那么小的小孩子,能有什么心事,别瞎想了。”秦振华嘴里说着,心里也犯嘀咕。
  冯玉珍叹口气说道:“你说是不是她那天听了你三姐的话,心里有什么想法啊?觉得咱们不是亲爹娘,想去找亲爹娘?”
  秦振华闷声不说话,半晌重重的叹了口气:“不管咋样,咱都不能对不起恩人,一定要把小雨好好养大,要不咱们死了,怎么有脸去见恩人?”
  冯玉珍被说的眼圈都红了,哽咽的说道:“你放心,我一直都把小雨当自己的孩子呢,我就是怕小雨心里有想法,别听了你三姐的话,觉得咱们害死了她亲爹妈。”
  秦振华突然从床上起来,烦躁的在屋里来回走,又从桌子抽屉里掏出莫合烟,撕了张废纸,卷了个纸烟抽起来。
  莫合烟的烟味很冲,秦振华很久不吸烟,吸了一口一下呛进肺里,咳咳咳的咳起来。
  冯玉珍忍不住唠叨:“不会抽就别抽了,这么十几年不都没事吗?我就纳闷你三姐是从哪听来的消息,连小雨活不过十八岁都知道,你看小雨,现在就是长得慢点,身体挺健康的,我瞅着肯定没事。”
  “行了,别说了,赶紧睡吧。”秦振华抽了根烟,不但没有缓解心理的憋闷,反而胸口更压抑了,披了件棉袄开门出去。
  冯玉珍叹口气,拉开被褥躺下,却也怎么都睡不着。
  四月初,西部的春天才算真正的来了,抬眼看到满满的绿色,心情都会跟着好很多。
  秦振华一家也开始忙着春种了,家里一共十亩地,种了五亩的冬小麦,剩下的五亩准备种玉米。
  整个村里,都没有一辆拖拉机,还是用马拉牛耕的。
  秦振华家没有喂养牲口,只能租邻居家的牛来犁地。
  租牛耕地,是按天算钱,秦振华他们为了一天能把地犁出来,天不亮就带着干粮去地里干活,中午也在地里凑合一顿。
  秦小霞还请了一天假,中午做好饭,烧好开水送地里去。
  秦小雨也想请假,可是家里都觉得她请假在家也没什么用,不如去上学,要不功课该落下了。
  这是这么久以来,秦小雨第一次独自上学去,走到村口就碰见了背着书包的马娟。
  现在天暖和,穿的也少,秦小雨觉得马娟一冬天胖了不少,腰都粗了,还有胸部更加壮观了,再看看自己,好像连个A都没有吧?撇撇嘴,自己这就是正反面都不用分啊。
  马娟看了一眼秦小雨,把书包抱在胸前匆匆的往学校跑,最近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天天跟吃不饱一样,人都吃胖一大圈,现在看到依旧干瘪瘪的秦小雨,可是脸蛋却越来越好看了,皮肤是少见的粉嫩莹白。
  秦小雨看着没有怼自己,就匆匆跑走的马娟,有些不解,摸摸自己依旧跟狗啃一样的西瓜皮头,叹口气,这头发也是营养不良,长得特别慢,好在最近都没有碰见罗叔叔,要不多丢人!
  江蕊每天都在部队大门口等秦小雨路过,然后一起做伴去学校,今天见秦小雨一个人,左右看看:“你姐姐呢?”
  “家里今天忙,她请假在家做饭呢?”
  江蕊眼睛亮起来:“那你中午去我家吃饭吧?”
  秦小雨卡巴一下大眼睛,看着江蕊摇头:“我不去,我妈今天给我一块钱,让我在外面吃呢?”
  江蕊高兴了:“真的啊?那我中午也不回去,咱俩一起在外面吃。”
  秦小雨真想给自己个大嘴巴,干嘛要说在外面吃啊,就说要回家帮忙多好?怎么撒谎这么没有水平?江蕊要是真跟自己在外面吃饭,不得真损失一块钱啊?
  江蕊依旧高兴的说:“中午我请你吃拉面,你请我吃烧饼,好不好?”
  秦小雨很想说不好,买四个烧饼也得八毛钱呢?有些肉疼的跟江蕊笑着说:“好,好啊!”
  江蕊晃着头,高兴的说:“我就觉得外面的饭比我妈做的好吃,我妈做饭真是太难吃了。”
  秦小雨心疼她的几毛钱,心想下次在遇见这样的事,一定要找个不花钱的借口。
  中午放学钟一敲响,江蕊就拉着秦小雨去吃饭。
  秦小雨想想自己钱还在小背心口袋呢,要先去厕所拿出一块钱,跟江蕊说道:“我先去个厕所,你在教室等我啊。”
  “我也去,咱俩一起去。”江蕊背着书包,也不等秦小雨拒绝,率先往厕所走去。
  秦小雨挠挠耳朵,叹口气跟着江蕊往厕所走去。
  什么是冤家路窄,就是秦小雨在厕所门口看见马军的时候,最近一直找不到报复马军的机会,只要一想到现在自己衰样,就在心里把马军一家骂个遍。
  马军看着秦小雨一头乱糟糟的短发,忍不住嘿嘿乐起来,这可是他的杰作啊。
  恐怕没有一个女孩能忍受自己顶着这么丑的发型满校园跑吧,偏偏这个秦小雨丑成这样,还每天笑眯眯的来上学,让他更加认定这个秦小雨就是个傻子,连美丑都不分的傻子。
  秦小雨看着嘲笑自己的马军,心里小邪恶基因有汩汩的往外冒,看着马军的眼神也不屑起来,小脸仰着,鄙夷的看着马军。
  马军看着一向胆小的秦小雨,竟然会用鄙夷的眼神看着自己,嗤笑的说道:“丑八怪!”
  江蕊立马把秦小雨拉到一边,瞪着马军说道:“你说谁丑八怪呢?”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31章:伤人
  江大勇接到门口哨兵打来的电话时,正在开会,说江蕊同学来通知,江蕊在学校打架了,还把同学打的挺严重,感觉脑门一阵阵的跳着疼,这闺女平日里就像个猛张飞,一点闺女样没有,还爱多管闲事。
  江大勇看看办公室的几个人,最后把目光放在罗湛身上:“蕊蕊在学校出了点事,你过去帮我看看,我这儿一会儿还要接待军区过来的领导。”而且这事还不能让刘桂香知道,要不江蕊肯定得挨打。
  罗湛只当江蕊在学校和同学吵架或者怎么了,起身去了学校。
  等到了教务处,看见江蕊和秦小雨并排站在墙边,还有个男同学一脸血的坐在椅子上哭。有些吃惊,这是俩姑娘把男同学打了?瞅着秦小雨也不像惹事的孩子啊?肯定是江蕊给拐带的,罗湛偏心的想着。
  秦小雨一见罗湛,就先想到自己狗啃的发型,伸手又摸了摸脑袋,低下了头。
  吕主任一见罗湛,头疼的说道:“你是哪个孩子家长?赶紧看看吧,两个小姑娘,把人打成这样。”
  罗湛视线落在垂着小脑袋,顶着一头乱糟糟短发的秦小雨身上,冲吕主任说道:“我是这两个孩子的家长,怎么回事?”
  吕主任虽说纳闷秦小雨怎么成部队子女了,不过有人承担责任,他也不计较了,说道:“据同学反应,江蕊和秦小雨在厕所门口把马军同学打了,你看看头都打破了?”
  罗湛走到马军身边,微弯下腰身,看着马军额前的伤口,起身说道:“这明显是擦伤。”他还是不相信两个小姑娘能把马军的头打破了。
  马军用袖子一抹脸上的鼻涕眼泪哭着说道:“她俩打我,还推我,不知道她俩谁,使那么大劲推我,我才一头撞墙上的。”
  秦小雨把背在身后的右手攥成了小拳头,她打算矢口否认是自己干的,要不她就是个怪物了。
  罗湛问江蕊和秦小雨:“你俩谁推的他?”
  江蕊抬头很认真的看着罗湛:“罗叔叔,是他自己站不稳磕的,我俩能有多大劲,把他撞成那样?”
  罗湛又看向始终低头的秦小雨,问道:“秦小雨,你推了吗?”
  秦小雨低着头摇头,声音小小的,细细的还带着点颤抖的说:“我也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她声音颤抖是因为觉得心虚,对罗湛撒谎是不对的。
  可听在罗湛耳朵里,就是秦小雨在害怕,这个丫头一直像个小兔子一样,又瘦又小,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力气。
  罗湛转身跟吕主任说道:“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你看要怎么解决?”
  吕主任看着马军说道:“行了,你也别哭了,你想怎么办?”
  马军一听,吸吸鼻子说道:“给我五块钱就行。”反正在农村磕磕碰碰根本就不是个事,能讹五块钱是五块钱。
  罗湛目光深邃的看着马军,盯得马军不自在的别开脸,才说道:“你要是这样回家,让你家人知道是被两个小姑娘打了,恐怕挨骂的还是你吧?连个小姑娘都打不过!”
  马军被说的脸上有些挂不住,倔强的扭着头说道:“我是让着她们,要不她们能打到我吗?”
  罗湛微微移动了下脚步,依旧盯着马军的眼睛说道:“你如果回家这么说,家人肯定会说,都把你脑袋打破了,你都不知道还手,是不是怂蛋一个?”
  马军一下被刺激到了,十五六岁的男孩子,正是自尊爆棚的时候,怎么愿意被人说成怂蛋,立马反驳说:“是我没站稳,要不她们俩能推动我吗?”
  罗湛满意的看着马军轻笑一下,然后冲吕主任说道:“他都说了是他自己没站稳,跟江蕊她们没什么关系。”
  吕主任赶紧说道:“马军,赶紧去洗一下你脸上的血,到卫生院包扎一下去。”
  罗湛掏出五毛钱递给马军:“去吧,要不小心额头留疤。”
  马军看看吕主任,又看看罗湛,伸手拿过五毛钱,磕这么小个口子去什么卫生院,五毛钱倒是可以买很多东西呢。
  罗湛领着秦小雨和江蕊从学校出来,看着一直低着头的秦小雨,声音柔和的说道:“好了,没事了,以后有事找老师,打架总归是不好的。”
  秦小雨心里腹诽,这事老师管的过来吗?再说刚才打架,真不怨她和江蕊,江蕊愤怒的斥责马军,不该嘲笑同学。
  马军还贱兮兮的笑着说:“我就嘲笑她怎么了?她本来就又丑又笨的。”
  江蕊的小暴脾气上来了,抡着书包就打马军,马军潜意识的用手抱着头躲了一下。
  江蕊又攥着拳头上去,往马军身上抡,马军一手抱头,一手就要去扇江蕊。
  秦小雨怕江蕊吃亏,赶紧过去使劲拽了一下马军,又使劲往前一推,她也没有想到她的力气大一把就把马军推这么远。
  马军就感觉被一股很大的力道推得一头撞墙上,问题还不知道是谁推的?
  周围看热闹的同学也看不出来,到底是秦小雨推的,还是江蕊推的,还是马军没站稳自己撞墙上的。
  不过这会儿秦小雨心里催着罗湛赶紧走,最好能忘记她丑丑的头发,结果罗湛又开口说道:“蕊蕊,你们吃午饭了吗?”
  “没有啊?我们就说上个厕所,然后上街吃饭的,结果就遇见那个男生骂人秦小雨丑八怪,我才打他的,秦小雨只是过去拉架,谁知道那个怂蛋就撞墙上去了。”江蕊说着还不屑的直撇嘴。
  罗湛看看秦小雨的发型,暗想:确实挺丑的,想了想说道:“咱们先去吃饭,吃了饭,你俩去我哪儿一趟,我那有几本书,你们拿去看吧。”
  “是保尔柯察金吗?”江蕊兴奋的问道。
  “恩,还有从森林里来的孩子,一会儿你们拿去看吧。”罗湛说道。
  江蕊高兴的直点头,跟秦小雨说道:“从森林里来的孩子,我让我爸去市里买了好几次,都没有买到,听说特别好看。”
  秦小雨原本不想去,现在看江蕊这么高兴,只能点点头,心里直叹气,这不争气的头发!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32章:理发
  罗湛领着两个丫头去吃拉面,秦小雨别别扭扭的坐在罗湛对面,眼神都不敢往罗湛身上瞄,没办法,形象决定她的底气啊。
  罗湛好笑的看着眼神不知道该放哪的秦小雨,说道:“以后遇事要冷静,要多动脑少动手。”
  江蕊不服气的说道:“罗叔叔,人家都那样说了,难道还要忍吗?”
  罗湛点头:“首先你在动手前,能保证自己不受伤吗?如果不能,为什么不想别的办法解决呢?”
  秦小雨一听罗湛的观点和原萍的很像啊,忍不住说道:“我妈妈就说,勇者动手,智者动脑……”说完突然觉得不对,赶紧闭嘴看着罗湛弯眼笑起来。
  罗湛垂下眼皮,掩住眼里的疑惑,秦小雨的母亲应该是附近的农民,能说出这么有哲理性的话?
  吃完拉面,江蕊又拽着秦小雨跟她一起去罗湛的宿舍。
  罗湛在营房门口跟文书小声说了几句,领着秦小雨两人进宿舍。
  江蕊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说道:“罗叔叔,小说呢?快给我,还有一会儿你跟我爸说一声,今天的事,别跟我妈说啊。”
  罗湛从柜子里拿出三本书,有钢铁是怎么炼成,从森林里来的孩子和弦上的梦。
  江蕊接过书,稀罕的把钢铁是怎么炼成的拿在手里,剩下两本递给秦小雨。
  秦小雨接过书,随便翻了翻,好像两本都是写那个人妖颠倒的岁月,她对这段历史只是听说了一点点,并不是很熟悉,而且也不太喜欢看这种类型的书,却被弦上的梦封面上的一句话给吸引了:人的梦,一定会实现!
  “我看这本好了。”秦小雨拿着弦上的梦跟江蕊说道。
  罗湛看着两个小丫头看见书时,眼睛里亮晶晶的样子,不由微笑起来。
  文书喊报告进来,送来一块白布,一把推子和梳子,剪刀。
  秦小雨有些吃惊,一手抱着书,一只手又忍不住摸了摸自己乱翘的短发。
  “你坐下,我给你把头发修理一下,这样就不会有人说丑了。”罗湛拉过一个放凳子说道。
  江蕊吃惊的看着秦小雨,又看看罗湛:“罗叔叔,你要给秦小雨理发啊?真是太好了,秦小雨,你快坐下。”
  秦小雨瞪着圆眼睛,看着罗湛手里的工具,心里起嘀咕,万一越剪越丑,是不是就要成小光头了?心一横,反正光头都当过,还在乎更丑吗?
  秦小雨老实的在凳子上坐下,罗湛把白布单子围好,又用湿毛巾一点点打湿秦小雨的头发,用梳子梳理整齐,开始弯腰细心的理起来。
  江蕊凑在一边,看着罗湛手里的剪刀上下飞舞,动作利落娴熟。
  “罗叔叔,你真是厉害了啊,竟然会理发,这里,这里再剪一下。”江蕊边看,边叨叨。
  秦小雨却坐立不安,罗湛微凉的手指时不时刮过她的耳尖,让她忍不住耳红心跳起来。
  秦小雨虽说身体只有十五岁,灵魂却是个十九岁的大姑娘了,平时没有近距离接触,也没有觉得什么,这会儿呼吸间都是罗湛身上谈谈的烟草味,和衣服上残留的淡淡的洗衣粉和阳光的味道,这一切都让秦小雨忍不住脸红,一直红到耳尖。
  这哪是理发啊,简直是受刑,秦小雨恨不得时间过快点,她觉得再坐一会儿,她的脸能烤肉了。
  罗湛用推子修了秦小雨后脑勺的发尾,看见秦小雨红红的耳尖,心中莞尔,小丫头原来别扭半天是害羞。
  最让秦小雨难熬的是,罗湛给她剪刘海时,因为怕剪秃了,罗湛弓着腰,剪的很小心,动作也慢了很多。
  秦小雨觉得罗湛微凉如风的鼻息都吹到她额头上了,小脸蛋又开始新的一波发烧,更是大气也不敢呼一下,屏气瞪眼的看着罗湛军装上的扣子,真的离的好近啊。
  “把眼睛闭上,要不碎头发会掉进眼睛里。”罗湛看秦小雨瞪圆眼睛,眨也不眨,轻轻说道。
  秦小雨赶紧闭上眼睛,弯弯的睫毛因为紧张微微颤抖着,罗湛只能手下加快动作,要不这小丫头得把自己憋死。
  “秦小雨,这下你变得好看多了,真的。”江蕊等罗湛剪完,左右看了一圈,兴奋的说道。
  秦小雨偷偷长长的呼了口气,真是差点憋死。
  因为怕下午上学迟到,江蕊让秦小雨胡乱的擦了下脖子上的发茬,跟罗湛道别,拉着秦小雨就跑。
  出了部队大门,秦小雨才想起,忘了把十块钱还给罗湛了,光顾着脸红了。
  江蕊边退着走,边看着秦小雨说道:“你的新发型真好看,回头我让罗叔叔也把头发修成你这样的。”
  秦小雨摸摸脑后齐刷刷的头发,抿嘴直乐,确实平整了不少。
  罗湛等秦小雨走后,拿扫把扫着地上的头发,孙新民进来又退出去,看看门上的木牌,喃喃的说道:“没走错屋啊,怎么还有心情跟人理发了呢?”
  罗湛懒得理孙新民的调侃,把地上的头发扫进垃圾铲里。
  “你嫂子让我叫你晚上去家里吃饭。”孙新民拉个凳子坐下,看着罗湛说道,他自己也纳闷,自家媳妇什么时候这么喜欢当媒人了呢。
  “不去,我最近忙。”罗湛把垃圾铲放在门后说道。
  “都在一个院里,你就去一趟吧,要不你嫂子得唠叨我好几天。”孙新民一个大男人脸上慢慢的哀求之色。
  罗湛摇头:“你跟嫂子说一声,我对相亲实在不敢兴趣,而且我也不可能在这里成家的。”
  孙新民瞪大眼睛:“为什么?就算结婚,以后转业复员都可以带回去的啊。”
  “不用了,我现在真不想考虑这个。”罗湛拒绝。
  孙新民仔细的看着罗湛,突然说道:“你是不是在老家有人,所以才看不上这儿的姑娘?要不就你这岁数,你家人会不催你?”
  罗湛无所谓的耸耸肩,坐在掏出一根烟点上,缓缓的吐着烟圈,半天才淡淡的说道:“你说是就是吧,以后让嫂子别再费心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33章:习惯
  孙新民啧啧叹道:“我就说嘛,你家里的女朋友咋不来看你?是不是嫌弃咱们这里条件艰苦?边防上都这样,但是这里民风淳朴,水果丰盛,让她来转一圈,保证能喜欢上这里……”
  罗湛很佩服的看着孙新民,三姑六婆的本事不知道从哪学来的。
  “那个啥,不相亲,晚上也去我家吃顿饭,怎么样?你放心我保证跟你嫂子说,以后再也不给你介绍对象了,对了今晚宋长河也去,他刚探家回来,都一起坐坐吧。”孙新民极力说服罗湛跟去家里吃饭。
  罗湛无奈只能点头:“行,下午训练完我过去,可能会晚点。”
  “不急不急,等你啊!”孙新民一身轻松的离开。
  等罗湛跟宋长河从训练场下来,到了孙新民家,看见屋里坐着的庄爱芹,罗湛只是轻皱了下眉头,在窗边坐下,不再说话。
  宋长河跟话唠一样,跟夏绣红说道:“嫂子,我从家里来也没带什么,带了十几斤腊肉,明天我给你送过来啊。”
  “这么远,你怎么背那么多腊肉,我家就我自己,你们孙营长又不常在家吃饭,你就别拿来了。”夏绣红客气的说道。
  宋长河贼精的一个人,看了眼坐在床边的庄爱芹,笑眯眯的说道:“嫂子,家里现在条件好,过年宰了两头猪,一头都做成腊肉了,我这是拿不了,要不背半扇来给你们尝尝。”
  庄爱芹一听,心里直咋舌,一下宰两头猪过年,她家过年一共都没割十斤肉。
  这么一来,庄爱芹又偷偷的打量了几眼宋长河,干净整齐的军装,脚上的解放鞋也八成新,再看看罗湛,脚上的鞋都洗的发白了,心里的天平立马就偏宋长河这边,长相又不能当饭吃。
  宋长河又会来事的从上衣口袋掏出一包烟,给孙新民和罗湛分烟。
  罗湛接过烟,只是轻轻捏在指间,而没有点着。
  孙新民嘿嘿笑着接过烟说道:“好家伙,这雪莲烟要八毛一盒呢吧?都可以吃一斤肉了。”
  “钱不是这么算的,生活不就是要好好享受嘛。”宋长河语气中有点小得意。
  庄爱芹觉得这个宋长河家里条件肯定不错,不由又多看了几眼,细看觉得除了个头矮,长得也不赖。
  夏绣红为了表妹的终身大事真是费劲了心,晚饭还特意炒了两个肉菜,一盘大葱炒鸡蛋。
  宋长河刻意装作不经意的坐在了庄爱芹的身边,笑着说道:“小时候读书不好,现在看见老师,还有些打怵呢。”
  庄爱芹一副温婉的模样,笑着说道:“老师又不是吃人的魔鬼,有什么好怕的。”
  一顿饭下来,宋长河和庄爱芹相谈甚欢,罗湛坐一边默默的吃饭。
  等吃完饭,孙新民跟罗湛和宋长河回营部后,夏绣红看着脸蛋上还有红晕的庄爱芹,疑惑的问道:“你觉得这个小宋不错?”
  庄爱芹点头:“人会说,会来事,家里条件也不错。”
  “你姐夫说他家是山里农村的,你可要想好了。”夏绣红好心提醒。
  庄爱芹不以为意的说道:“山里就没有富人了?那京城还有穷人呢,你看那个罗湛,给他根好烟,都舍不得抽,一直拿手里摩挲着。”
  夏绣红摇头:“我看罗湛是为了尊重女性,不在屋里吸烟。”
  庄爱芹撇撇嘴,她可不这么认为,而且她相信自己的眼光也不会错的。
  夏绣红见庄爱芹不听劝的样子,心里也有气,每次搭着肉,搭着菜给做媒,这个表妹还嫌东嫌西的,索性她也不管了,爱咋样咋样吧。
  再说孙新民出了家门,就对宋长河说道:“不地道了,谈对象可以,但是欺骗就不好了,你家过年真杀了两头猪啊?”
  宋长河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道:“我家过年确实杀了两头猪啊。”心里加了一句,只不过两只猪都得了病,不得不杀而已。
  罗湛点上烟,别有深意的看了宋长河一眼,缓缓吐着眼圈。
  孙新民还是摇头:“你要真想和你嫂子表妹好,别玩那些虚的啊?”
  宋长河求他说媒的时候,他觉得宋长河结婚的目的性太强,回家跟媳妇夏绣红商量,没想到夏绣红一拍巴掌,让孙新民把罗湛和宋长河都喊来,这样庄爱芹有个比较,就会觉得罗湛的好了,没有想到事情偏不往他们想的方向发展。
  宋长河嘿嘿笑着说道:“孙营长,你放心我可是踏实过日子的主,这事要是能成了,我给你包个大大的谢媒礼。”
  孙新民叹口气:“等成了再说吧,你嫂子表妹家要的彩礼可是重啊,自行车手表缝纫机都得有,还要五百块钱。”他希望宋长河能知难而退。
  却没有想到宋长河很自信的笑笑,说道:“这都是应该的,人家养大个闺女,要多少也不多。”
  孙新民吃惊的看着宋长河,难道他平时看走眼了?这小子平日都抽莫合烟的,更多的时候是到处蹭烟,难道都偷偷把钱攒下了?
  罗湛对两人的谈话完全不感兴趣,看着白杨树上随着微风婆娑起舞的细嫩树叶,被落日的余晖渡了一层黄色的光晕,心里却想着来边境三年了,该回家看看了。
  秦小雨傍晚放学到家,秦小霞正在抱祡禾准备做晚饭,秦振华他们还没有回来。
  秦小雨放下书包,跑进厨房跟秦小霞笑着说道:“姐,我来帮你烧火吧?”
  “你会烧火吗?去年秋天让你烧火,你差点把厨房烧了。”秦小霞笑着看着秦小雨,又注意到秦小雨的头发变整齐好看了,惊喜的说道:“小雨,你去理发了?真好看。”
  秦小雨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发笑着说:“是罗叔叔给我理的。”
  “罗叔叔?你今天碰见罗叔叔了?理的比理发店都好看,罗叔叔今天给你钱没有?”秦小霞最后一句像是无意的问道。
  秦小雨愣了一下,不太明白的看着秦小霞:“罗叔叔为啥要给我钱呢?”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34章:准备
  秦小霞利落的刷锅,蹲下点柴火,听了秦小雨的话,头没抬手没停的说道:“我就是看罗叔叔人挺好的,每次都给那么多钱还有东西啥的,今天你碰见了,还好心给你理发,会不会给你点零花钱。”
  秦小雨看着秦小霞蹲下的身子,有时候人被帮助,太过于心安理得接受,是件非常可怕的事,小声说道:“罗叔叔也不欠咱们,不给钱和东西才是正常的。”
  秦小霞愣了一下,赶紧划着火柴,点着祡禾,又往炉膛里填了几根木柴,才站起来,笑着跟秦小雨说道:“对,我就是想说,如果罗叔叔给你钱或者啥东西,你也不能要,听见了吗?咱们人穷,志气可不能再穷了!”
  秦小雨默默的点了点头,心里还有另外一桩心事,去挖药材的事先不能跟家里说,只不过自己一走好几天不见人影,该怎么跟家里说呢?
  秦小雨搬个小凳子坐在炉灶前,帮着往里填柴火,活了两世,也没烧过火,总想着使劲往里多填些祡禾,火苗才能旺起来。
  一根接一根的往里填,一会儿工夫,灶膛里就塞的满满当当的,原本还呼呼上蹿的火苗,立马熄灭了,冒着黑色的烟。
  秦小雨又赶紧弯下身子,使劲往灶膛里吹气,吹的头晕眼花,脑袋缺氧,火苗也没起来,反而呛的她咳咳直咳嗽。
  秦小霞出去拔两根羊角葱的工夫,进来就见一厨房的烟,赶紧过去从秦小雨手里拿过炉钩子,使劲刨着灶膛里的木柴,又退出几根,嘴里跟秦小雨唠叨着:“烧火不能一下塞这么多柴禾,人心实,火心虚,烧火的时候,柴禾之间一定要有空隙才行,要不就不通风,也没法着。”
  秦小雨不吱声的看着秦小霞在捅炉子,心里直叹气,自己这算不算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烧火煮饭都不会,看来有机会还是要学一下。
  秦小霞麻利的给锅里抹点油,葱花爆锅,点了点酱油放了点盐,又倒进几瓢水,然后盖上锅盖,去擀面条,面条是白面和玉米面两掺的,微微发黄,也不经煮。
  秦小雨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秦小霞有条不紊的动作,觉得这个也不是特别难。
  秦小霞把面条刚煮进锅里,秦振华他们就回来了。
  “你去把暖壶拎出去,让他们洗洗就可以吃饭了。”秦小霞指挥道。
  “哦。”秦小雨应了一声,拎着暖水瓶跑了出去。
  秦朗惊喜的看着秦小雨,跟冯玉珍说道:“妈,妈,你看小雨的头发变好看了。”
  秦小雨笑着把暖水瓶递给冯玉珍:“今天碰见罗叔叔,他给我理的。’
  秦振华听了秦小雨的话,看看秦朗,又看看秦小雨说道:“秦朗,哪天去请罗营长来家里吃个饭吧。”
  冯玉珍纳闷:“请啥客?来家里吃啥啊?还得花钱买肉。”家里从过了年到现在,可是一次肉都没有吃过。
  秦小雨也好奇,怎么会突然想起请罗湛吃饭,再说请了,罗湛也不一定能来啊。
  秦朗却兴奋的点头:“行,爸你说哪天?说话间就到秋季征兵了,早拉好关系,挺好的。”
  秦振华没有否认的秦朗的话,也没有赞同,只是接过冯玉珍兑好的温水,胡噜胡噜洗起脸来。
  秦小雨愣愣的看着秦振华,有些反应不过来,在她短短几个月的相处中,觉得秦振华为人还算正直的,就算为了秦朗的事,也不该这么明显的拉关系啊。
  冯玉珍又去拿了毛巾过来,站在秦振华身边,等着递毛巾,嘴里也没闲着:“怎么就想着请客吃饭了,再说咱们这穷家破户的,人家愿意来吗?”
  秦振华闭着眼伸手向冯玉珍接过毛巾,在脸上胡乱一抹,脸色不善的冲冯玉珍说道:“回头罗营长要是来,把家里那只母鸡宰了。”
  秦朗高兴了,洗脸的时候都哼着歌。
  晚饭过后,秦振华和冯玉珍因为干了一天活,早早就歇下了。
  秦小雨趴在炕桌上写作业,秦朗还沉浸在兴奋中,拉着秦小霞说话:“你说我要是冬天去当兵了,家里的活就靠你了,小雨小,你别指使她干活啊。”
  秦小霞瞪着秦朗,不满的说道:“好像说的你明天就去当兵一样,再说我怎么可能指使小雨干活啊。”
  “我这不是提前给你嘱咐一下吗,省得到时候忘了,不行,我明天要拿个本子,想起什么就给你记下来,到时候你多看看。”秦朗一拍脑门说道。
  秦小雨边写作业边乐,这个哥哥有的时候是特别的可爱啊。
  接下里的日子,秦小雨在每天努力学习的同时,开始琢磨怎么去挖药材,首先要有个大筐子,还要背干粮和水,最起码要准备一个星期的干粮,最后怎么请假去挖药材。
  也正如秦小雨想的一样,等春种完了,秦朗去部队找罗湛来家里吃饭,被罗湛婉拒了,以马上要去哨所换防没有时间为由。
  秦朗失望的从部队回来,他觉得罗湛这次对待他的态度很冷淡,可是又说不上为什么,挠挠头,也没觉得自己哪儿做错了啊?
  秦振华听了,似乎比秦朗还失望,蹲在院里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
  秦朗反过来安慰秦振华:“爸,没事的,罗营长没说不来,是他最近太忙了,等过段时间,他从哨所回来,我再去请他。”
  秦振华重重的叹口气,看着葡萄架上稀稀疏疏的叶子,喃喃的说道:“咱们这样做,是不是目的性太强了?等有空我去看看吧。”说完又把视线落在趴在葡萄架下的凳子上写作业的秦小雨,心里又是重重的叹了口气。
  秦朗挠着头,想不通秦振华担心什么。
  秦小雨也愁,苦巴着一张小脸在写作业,她都听说村里已经有人出发去挖药材了,她再不准备,都要错过最好的时机了。
  就在秦小雨不知道怎么跟家里说要出门一个星期的时候,学校要放一个星期的春忙假,让学生回家帮家里除草拔苗,打理农田。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35章:借口
  秦小雨皱眉,用钢笔在本子上乱画着,这要是在家一个星期,岂不是更出不了门了?
  江蕊偷偷捅了捅秦小雨,小声说道:“你怎么了?想什么呢?”
  秦小雨回过神,看着本子上的鬼画符,叹口气:“没事,我就想放假一个星期该怎么过?”
  “你跟我去市里我姑妈家吧?”江蕊凑秦小雨跟前,热情的邀请道。
  秦小雨眼珠骨碌碌的转了一圈,问道:“你去你姑妈家几天啊?”
  “一个星期吧,我每次去,我姑妈都舍不得让我回来,给我做好多好吃的,你陪我一起去吧。”江蕊抓着秦小雨的胳膊,轻轻的摇着。
  秦小雨小脸上出现了惊喜:“那个你哪天走?怎么去?”
  “下周一放假的时候,我坐我爸的车去,他每周一要去军分区开会。”江蕊小声的说道。
  秦小雨有些激动,眼睛也亮起来,嘴上却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
  江蕊有些着急:“你哦什么,是去还是不去啊?”
  秦小雨抿嘴笑着摇头:“不去,我去多不好,不过你能不能跟我姐说,我要跟你去玩几天啊?”
  江蕊有些蒙圈:“你都说不去,我还跟你姐说什么啊?”
  秦小雨眼角一弯,眼里满满的祈求:“我有事,你就帮我吧。”
  江蕊狐疑的看着秦小雨:“你是不是搞对象了?好几天不回家,你去哪儿啊?”
  秦小雨在心里都打好腹稿了,眯眼笑着说道:“我也想看我大姑,但是我妈和她关系不好,所以这事得偷着。”
  江蕊了然的点头:“我妈也和我姑妈关系不好,我去我妈都要念叨我好几天,行,回头我跟你姐说啊。”
  “谢谢你啊。”秦小雨心情大好,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眼睛眯起来,仿佛看见无数的钞票长着翅膀向她飞来。
  江蕊看着秦小雨,她觉得这会儿的秦小雨不一样,笑起来的眼神有着一种魔力,而且亮闪闪的晃眼,不禁手撑着下巴,仔细的看着秦小雨的笑容。
  “你看我干吗?”秦小雨做完美梦,回头看着江蕊的眼神,摸摸脸问道。
  “我在想,你到底想到什么美事了,能笑的这么灿烂。”江蕊撑着下巴,喃喃的说道。
  秦小雨嘿嘿笑两下,假模假式的翻开代数课本做起数学题,不能再笑了,要不江蕊该瞅出端倪了。
  放学时,江蕊拉着秦小雨跟秦小霞说,秦小雨要跟她去市里姑妈家住几天,秦小霞愣了一下,有些犹豫的说道:“去住好几天,太给你姑妈家添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我姑妈最喜欢闺女了!我两个表哥都在内地,我姑妈就特别希望多几个孩子呢!”江蕊极力的劝说道。
  秦小雨在一边表情很到位的配合着,秦小霞看着秦小雨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满的期待,点头说道:“回去跟爸妈说一声,他们要是同意就好了。”
  秦小雨趁秦小霞不注意,跟江蕊眨了眨眼,只要秦小霞回去能跟秦振华两口子证明她就是跟江蕊一起的就好。
  秦振华听秦小雨要跟同学去市里玩几天,又听说是和部队江团长的闺女一起去,很痛快的点头,还给了秦小雨十块钱:“市里的衣裳鞋子好看,要是遇见喜欢的,自己买一套啊,还有去人家家里做客,要买点东西,记得买点罐头啥的,不要失了礼数。”
  秦小雨原本不想要这十块钱,可是想想自己的干粮还没有着落,伸手从秦振华粗糙的大手里接过十块钱时,觉得压在手里沉甸甸的,想想自己自私的小心思,心里感到无比的羞愧。
  秦朗从裤子口袋掏啊掏,掏出皱巴巴的两块钱,递给秦小雨说道:“小雨,给你拿着,去市里买冰棍吃。”
  秦小雨赶紧摆手:“不要了,不要了,十块钱就够了。”
  秦朗却不由分说的塞在秦小雨的手里,嘟囔的说道:“拿着,拿着,对了,小霞,你不是还有两块钱吗?也给小雨。”
  秦小霞愣了下,小声说道:“我买钢笔和墨水了,只剩几毛钱了。”说着就要从口袋里掏钱。
  “我够了,不用了,这么多哪花得完啊。”秦小雨赶紧说道。
  冯玉珍却不怎么赞成:“这不认不识的,去人家家里住好几天,不好吧,小雨,要不你就去玩个一两天,再坐班车回来。”
  秦小雨心里愧疚,小声说道:“妈,我会早点回来的。”
  秦振华在一边说道:“小雨出去见见世面也好,来这些年,孩子们都没去过市里呢。”
  秦小雨看着秦朗和秦小霞有些羡慕和憧憬的眼神,心里暗暗决定,争取多挣钱,不但要存够找妈妈的钱,还要带秦振华夫妇和秦朗,秦小霞去京城,去看紫禁城!
  一切准备好了,秦小雨就等两只小松鼠来找她了,然后就开始她的冒险挣钱之旅。
  五月的天气温暖舒适,秦小雨不知道一路上会遇见什么,偷偷把秦朗的匕首装进书包里,装了一把铁蒺藜,又装了一把小铲子,还装了两盒火柴,怕下雨淋湿火柴,用一块塑料布把火柴包的严严实实的。
  两只小松鼠也如约而来,在大门口的树杈上蹦来蹦去的,等秦小雨出门。
  冯玉珍和秦小霞把秦小雨送到村口,冯玉珍不住的叮嘱:“你爸和你哥一早去地里了,就不送你呢了,你去人家家里,要有眼力见,吃菜要夹眼前的,如果饭不多,吃个七分饱。”
  秦小雨笑着应着,心里却突突的打鼓,这要是被秦振华他们发现她是要去挖药材,会不会对她很失望啊。
  等冯玉珍和秦小霞转身回了家,两只小松鼠才蹦跳着从树上下来。
  大松看着秦小雨的打扮说道:“你就这样,用什么背药材啊?”
  秦小雨拍拍书包,神秘的说道:“我书包里有大布口袋和细麻绳。”
  小翠翻翻小眼珠,叽叽说道:“幼稚,你知道一个鹿角多大个吗?我看你怎么背得动!”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36章:顺利
  秦小雨拍拍小胸脯,认真的说道:“放心,只要你能帮我找到,我就能背回来。”
  大松在秦小雨脚前蹦跶了一圈说道:“去边境有两条路,一是走大路,很远的,一条是山路,我们都要走大半天。”
  秦小雨想了想说:“我先去镇上买几个馕做干粮,然后咱们走山路,对了山里有水吗?我没带水壶。”
  “有啊,实在口渴,你可以挖老鸹蒜吃,也能解渴的。”小翠很热情的说道。
  秦小雨在镇上买十个馕,装在布口袋里背在身上,又买了几斤生瓜子背着。
  小松鼠躲在大树上,看着秦小雨背着鼓鼓囊囊的大口袋,吃惊的对视一眼:“这个丫头背的什么?”
  “她竟然不觉得累!”
  山路比秦小雨想象的好走,都是缓缓的上坡路,大半天时间,跟两只小松鼠走了一半的山路,秦小雨靠着大松树坐下,抹着额上的汗水,小脸也因为走的太久,累的红扑扑的:“你俩说,我们天黑的时候能不能到边境啊?”
  小翠蹦到秦小雨脚前,瞪着圆溜溜的小眼睛说道:“如果我和我哥走,肯定能到,不过你你就不好说了,你走的太慢了。”
  秦小雨翻个白眼:“我要是会跳跃蹦的话,肯定也能快,你说为啥我能听懂你俩说话,我家大黄狗,老母鸡还有树上小鸟的话,我听不懂呢?”她一直很疑惑这个问题。
  大松两只小爪子很可爱的交握在胸前,审视的看了秦小雨一会儿,说道:“我想可能是我们松鼠家族比较有灵性吧,你想鸡啊狗啊的,都被人类训化了,早就没了灵性。”
  秦小雨给这个自大骄傲的小松鼠一个大大的白眼:“你可拉倒吧,我还能听懂马的语言呢。”
  大松忽略这个笨丫头质疑的眼神,一副老学究的样子说道:“我觉得吧,马也有灵性,要不你说你为啥不是任何动物的话都能听懂?”
  秦小雨瘪瘪嘴:“我哪知道啊,我这不是问你呢吗。”
  小翠很认同哥哥的话,蹦到秦小雨的肩膀上,仔细端详着秦小雨说道:“我觉得我哥哥说的有道理,我俩是这个山里最聪明的小松鼠。”
  秦小雨扑哧乐,小松鼠的脸皮竟然这么厚。
  休息了会儿,秦小雨又掏出馕吃了半个,这个馕有个好处就是再热的天,放十天半个月都不会坏。
  两只小松鼠高兴的蹲坐在一边自在的磕着瓜子,秦小雨看着小松鼠用两个小爪子捧着瓜子,小嘴迅速蠕动,也不由跟着学,咬了口干馕,抿着嘴迅速的蠕动嘴巴。
  两只小松鼠非常不满意的等秦小雨一眼:“干嘛要学我们!”
  秦小雨顽皮的笑着:“因为你俩很可爱啊?”
  大松捧着颗瓜子,瞪着秦小雨:“你好像和在家里有点不一样哎?”
  秦小雨咯咯乐,肯定不一样啊,在这里她不用伪装成乖巧的模样啊,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吃完东西,又休息了会儿,秦小雨背着干粮继续赶路,两只小松鼠赖皮的蹲在她左右肩头,美其名曰要给她指路。
  到了天黑,山上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森林里的灌木丛这会儿也影影幢幢的,显得阴森恐怖,偶尔还有夜猫子的叫声,在寂静的山林里格外恐怖。
  秦小雨牙齿有些打架的说道:“那个山里有没有狼啊,蛇啊啥的?”
  大松嗤笑:“你不是应该更怕鬼吗?没有蛇,但是好像有狼,我们也没看见过,就是听见过叫声。”
  秦小雨心里腹诽,她就是个鬼,还怕什么鬼啊,她最怕狼,打不过啊,怕蛇,是觉得蛇长得太瘆人。
  小翠提议:“我们现在摸过边境线最好,没人能发现,要是白天遇见巡逻的就麻烦了,那边都能给你一枪。”
  秦小雨也觉得有道理,后悔的说道:“哎呀,忘了整个手电筒带上。”
  大松直叹气,这姑娘脑子就是笨:“手电筒的光不得把人吸引来啊。”
  边境延绵几百公里长,有很长一段无人区,两边巡防的也会有疏漏的时候,很多人就是趁这个功夫偷越过境的。
  就这么深一脚浅一脚,摸摸索索的听着两只小松鼠的指挥,偷偷爬过了边境线。
  每年的五月到七月正是野贝母和野鹿鹿角脱落的时候,在西部和苏国边境处,分布着野生的马鹿,马鹿的鹿角全长最长可大一米二,又从鹿角根部坐地分枝出很多分叉,马鹿角还是很值钱的,所以每年五月到七月,边境边上的居民就会大批的在边境附近捡鹿角,更有甚者穿越边境,去苏国境内就捡鹿角。
  秦小雨一脚踏进苏国境内,就觉得心突突直跳,两只小松鼠先跳跃着在大树上围观了一下周围的情况,才招呼秦小雨继续匍匐着往野马鹿常出没的地方去。
  在路上,两只小松鼠就跟秦小雨分析了鹿角和贝母的价值,鹿角不好找,但是找到一个就比挖十斤贝母都强,挖贝母要去山那边的平地上,危险性更大,所以不如先在丛林里找两天鹿角,如果找不到再去挖贝母。
  秦小雨觉得两只小松鼠说的很有道理,跟从两只小松鼠进了茂密的松林里。
  秦小雨觉得这一趟是非常幸运,在两只小松鼠的带领下,用两天的时间找到了两大只鹿角,加起来有六七十斤重。
  秦小雨用麻绳把鹿角捆好,背在身后。
  两只小松鼠惊的嘴里的瓜子都掉出来了:“哇,你的力气好大啊?你会不会背不动啊?”
  秦小雨耸耸肩,眯眼笑着说道:“如果你们要是能帮我再找两个大鹿角,我还能背动!”
  大松蹦到秦小雨身后的鹿角上,啧啧叹道:“这个长的都快跟你一样高了,小心你会被压的长不高!”
  “你还懂这个啊?你们是不是没少听人们的窗户根啊?”秦小雨扭头看着大松,笑着打趣。
  大松两只小爪子不满意的乱摆:“我们是有原则的松鼠,怎么可能去听别人家的窗户根,我们都是蹲树上,正大光明听的!”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37章:收入
  秦小雨咯咯乐起来:“你和小翠是我见过脸皮最厚的小松鼠!”
  正在吃瓜子的小翠一听,非常不满意的蹦上秦小雨的肩头:“说的好像你见过很多小松鼠一样!”
  秦小雨抿嘴笑着不说话,在上一世,妈妈原萍怕她寂寞,给她买了两只小松鼠陪她。秦小雨每天看着在小笼子里上蹿下跳的小松鼠,觉得它们很可怜,就像她一样,困在病房里,没有自由也没有欢乐,偷偷打开笼子,放走了两只小松鼠。
  后来很久,她都会想念它们,羡慕它们。
  “咱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下,等天黑了,咱们再过边境线,然后再找个地方睡觉,好不好!”大松像个指挥官一样,站在鹿角上跟秦小雨商量。
  秦小雨点头,这两天来,每次睡觉的地方都是大松选的,除了有点冷,但是很踏实。
  依旧是大松和小翠先去侦查地形,然后让秦小雨匍匐着爬过边境线。
  秦小雨一爬过边境线,心里立马踏实起来,爬起来抱起两只小松鼠手舞足蹈的跳起来:“嘿嘿,我们成功了!等我们把鹿角卖出去,就有钱了!太棒了!哈哈!”
  大松和小翠被秦小雨晃的脑袋发晕,差点口吐白沫,小翠尖叫:“快松手,你要掐死我俩了!”
  秦小雨赶紧松手,放下两只小松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啊,我太高兴了,忘了你俩的小身板太弱了!”
  小翠直翻白眼:“你才弱呢,你咋这么喜欢钱啊?”
  秦小雨把身上的鹿角解下来,靠着松树坐下,笑眯眯的说道:“钱是个好东西啊,可以买很多东西,还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事情,没有人是不喜欢钱的,你们松鼠怎么会懂呢?”
  大松蹦跶的坐到秦小雨腿上,过了春天,它的大尾巴也毛绒蓬松起来,这会儿晃着大尾巴,不屑的说道:“你们人类太累了,你看我和小翠,每天吃饱了,就可以在整个林间嬉戏玩耍,多幸福啊!”
  “那是你们松鼠的人生,我们人类生活更丰富啊,可以去更远的地方,看全世界的模样,你们就天天在这一片森林里,多无趣。”秦小雨不服气的反驳。
  小翠在跳跃在大树间放哨,突然跑回来说道:“快走,好像有一对巡逻兵骑着马过来了。”
  秦小雨赶紧背起鹿角,跟两只小松鼠朝丛林深处跑去。
  交易鹿角的地方在县药材公司后面,秦小雨怕天亮背着两个大鹿角出现,引起围观,所以等天黑以后,才背着两只鹿角偷偷跑到药材公司后面找了地方等着,好在这时候没有路灯,一到天黑,整个街上都不见一个人影。
  秦小雨在药材公司后面找了个角落,把鹿角放下,才小声问书包里的小松鼠:“你们说我两个鹿角卖多少钱合适?”
  大松打着呵欠,睡眼惺忪的从书包口探出小脑袋的说:“这个我俩可不懂了,你自己看着卖吧,”
  药材市场天一亮就热闹起来,卖贝母鹿角的人家陆续而来。
  秦小雨看到一个背着鹿角的中年大叔,忍不住上前问道:“大叔,你这鹿角能卖多少钱?”
  大叔看着秦小雨身后大大的两只鹿角,眼里闪过羡慕,说道:“不值钱的,我这个也就卖七八块钱。”
  秦小雨狐疑的看着中年大叔,怎么可能,费几天劲才卖二三十块钱?
  “真的,你看现在市场上这么多卖鹿角的,都卖不上什么价钱,一会儿还要排队,哎,钱不好挣啊。”中年大叔摇头叹道。
  秦小雨失望的“哦”了一声,又退回自己的鹿角边,等一会儿人家上班了再说吧。
  中年大叔热心的跟了过去,问道:“你怎么一个人来卖鹿角,你家大人呢?”
  秦小雨眨眨眼睛:“我爸和我哥天不亮送我过来的,家里农活忙,他们又赶回去了。”
  “你家大人怎么这么放心呢?要是让人骗了咋整?这样吧,大叔给你三十块钱,这样你就不用排队了。”中年大叔忠厚诚恳的说道。
  秦小雨小人精的蹲着往后挪了挪,钱上的事情,她可不迷糊,这明显就是坑吗?真当她年纪小好欺骗啊,眼一弯笑着说道:“大叔,不用了,我反正也没啥事,就在这儿排队吧。”
  中年大叔又羡慕的看了看大鹿角,不是很甘心的离开。
  药材公司对于送上门的贝母和鹿角是从来不问来处的,只要送来就收,这也纵容了很多人冒险去挖药材捡鹿角。
  药材公司在收购鹿角的价格上还算公开透明,家养鹿角两块钱一斤,野生鹿角三块钱一斤,因为野生的稀少,所以价格上要贵一些。
  秦小雨两个大鹿角六十八斤,一共卖了二百零四块钱。
  收购员赞赏的跟秦小雨说道:“你这鹿角好,你看上面好多珍珠盘,今天多给你一块钱,以后就照这样的捡啊。”说着把二十张十块,一张五块递给秦小雨。
  周围卖药材的人都有些红眼,大多数人才卖了几十或者一百多,这个小姑娘一下就卖了两百块钱,顶农村一家一年的收入了。
  秦小雨看着周围艳羡的惊呼声,赶紧把钱卷成一团,攥在手心里跑着去厕所,她要把钱装进背心的小口袋里,心里才能踏实。
  两只小松鼠一直躲在书包里,这会儿见没人,才偷偷冒出个小脑袋,看着秦小雨因为兴奋而涨红的小脸蛋,摇头:“你都快钻进钱眼里了。”
  秦小雨高兴的嘿嘿笑,手里摸着小背心口袋里鼓鼓囊囊的一沓钱,再攒攒就可以去找妈妈了,想着想着,因为高兴和激动,眼睛都泛了红。
  秦小雨揣着二百块钱很谨慎小心的回家,她觉得路过看她一眼的人,都是在打她口袋里二百块钱的主意,马车到了镇子上,秦小雨才放下心来,背着两只小松鼠,一路小跑着回家。
  到了家门口,两只小松鼠才从书包里跑出来,跳跃上大树,跟秦小雨道别:“过几天我们来吃杏,你要看好谁家的树没有打农药啊。”说完跳跃在枝丫间,很快消失不见。
  秦小雨看着不见踪影的小松鼠,嘟囔一句:“我怎么知道谁家杏树没打药啊!”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38章:发现
  秦小雨临进家门前,先把身上的土拍干净,鞋子上的泥块也用小书棍刮干净,低头看了看全身,还好昨天下午在河边洗了手和脸,这会儿应该不是特别脏,抻展身上的衣服才进家门。
  家里只有秦小霞在锄院里菜地的草,看见秦小雨进门,惊喜的说道:“我们早上还说你明天就能回来了呢,咋今天就回来了?”
  秦小雨笑着说:“我想你们了,就央求江蕊早一天回来了,我先进屋放书包啊。”说着钻进屋里,把秦朗的匕首和铁蒺藜放回原处,又换了身衣服,换衣服时又忍不住摸了摸鼓囊囊的小钱袋,高兴之余又有些担心,这么多钱放这里也不保险啊。
  秦小霞在院里喊着:“小雨,你在屋里干嘛?快出来跟我说说,市里都有啥好玩的?”
  秦小雨赶紧扣好衬衣的扣子,跑着出来笑着说道:“我去都忘带换洗衣服了,穿五六天都臭了,我就先换一件。”秦小雨觉得她现在要不停的用一个谎言,去圆另一个谎言。
  “市里是不是有很多楼房?听说上厕所都是在屋里?真的吗?”秦小霞握着锄头,下巴撑在锄把上问道。
  秦小雨心里着急,她哪知道现在的市里啥样啊?心急脑子就转的快,眼珠一转谎话又来了:“姐,那叫卫生间,可以冲水的,市里有楼房,不过还是很多平房,江蕊她姑妈家和咱们家住的房子一样,就是新一点。”
  秦小霞有些失望:“我以为她姑妈家住的楼房呢,你在市里没转转?没买件新衣服啥的?”
  秦小雨笑着摇头:“我有衣服呢,就啥也没买,十块钱我都带回来了。”说着赶紧蹲下,拿起地埂上的小铲子,挖菜苗边上的草。撒谎让她觉得有些心虚,万一眼神出卖了自己呢?所以还是低下头干活吧。
  秦小霞笑着挥起锄头给大蒜除草,很欣慰妹妹这么懂事。
  “爸妈他们呢?这两天干啥活呢?”秦小雨边挖着草边问。
  “苞米地除草间苗呢,这两天也快干完了。”
  姐妹俩边铲草,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边防哨所上,排长吴庆生跟罗湛汇报,在离哨所一百多公里处的一三三边境处,有人越境的痕迹。
  吴庆生有些纳闷的说道:“看留在地上的脚印,像个小孩子,年龄应该很小,而且就一个人的,奇怪!怎么会有人从那么偏僻的大山里过境呢?一般人进森林都容易迷路,很少有人选择从那边走。”
  罗湛坐下椅子上,眉头微微皱起,手指轻轻叩着桌面,最近越境的人是屡抓不完,就这样还有疏漏的,跑过边境的,会有一部分被苏国军队抓住,往往打成重伤再送回来。
  每天光忙着处理这些事情,就让他头疼不止,他就不明白为什么每次抓住这些人,批评教育一番放回去,过些日子又卷土重来。
  “副营长,你说是咱们国家的人偷跑过去,还是对方的人跑了过来?”吴庆生有些纳闷,一般越境都是成**结队,这样一个人单干,而且还是个孩子的,真是少见。
  罗湛一拍桌子起身说道:“走,咱们骑马过去看看。”
  罗湛看着地上留下的乱七八糟的脚印,显然是出自同一个人,这个人越境后没有急着走,似乎在原地蹦跳打转了许久。
  罗湛蹲下身子,用树枝轻扒开地上的草丛,草丛里还散落着零星的瓜子壳。
  罗湛有些纳闷了,这还有心情在边境线上嗑瓜子,心是多大啊?
  吴庆生也跟着蹲下,指着地上的脚印说道:“是不是一个孩子?真是奇怪,一个孩子怎么这么大的胆子,敢穿越这莽莽丛林?”
  罗湛直起身子,看着脚印消失在森林深处,沉思了一下道:“是个孩子,身高一米四左右,体重七十斤,而且很可能是个女孩子。”
  吴庆生瞪大眼睛,吃惊的说道:“女孩子?这得多大胆子,敢在森林里穿梭,不说别的,就是晚上我们从这里过,都觉得瘆人。”
  罗湛眯眼看着脚印消失的方向,跟着走了几步,森林里常年不见阳光,地皮比较湿润,所以这个孩子才会留下了很轻很浅的脚印,否则都能做到来去了无痕了吧。
  “最近你们对这一片的巡防时间拉近一点。”罗湛命令道。
  吴庆生点头,心里却叹气,几百公里的防线,再怎么拉近时间也是会有疏漏的。
  秦小雨因为有了两百块钱,晚上睡觉躺在被窝里都忍不住攥着小口袋,连睡着了,脸上都是甜甜的笑意。
  农忙假后,第一天上学,秦小雨心情很好的跟秦小霞一起去上学,走到村口的时候,又碰见了马娟。
  秦小雨有些吃惊,这个马娟怎么都胖的变形了,腰和胸部都大出一圈去,脸也变得圆起来。
  马娟看着秦小雨两姐妹,赶紧低头抱着书包掩在胸口,匆匆往学校跑去。
  马娟也不知道为啥最近自己的肚子越来越大,有时候还会乱动,后来看邻居家儿媳妇挺个大肚子,笑着和人说快生了,才明白自己这也是怀孕了吧?
  怕家里人发现,她每天用布带紧紧的勒住肚子,晚上躺床上解开布带,摸着鼓起的小肚子,恐惧害怕不安搅的她睡不安稳。
  马娟的家人都觉得马娟最近胖了,却没有人往怀孕上想,而且也没人会想到这一点。
  秦小霞看着马娟匆匆跑走的背影,狠狠地啐了一口说道:“最近她可真老实,你看看吃成什么样了,丑死了。”
  秦小雨也奇怪,怎么会胖这么多,她家伙食也太好了吧?她每顿饭喝两大碗糊涂面,也没见长一两肉。
  到了部队大门口,江蕊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看见秦小雨兴奋的迎上去:“秦小雨,秦小雨,你今天又晚了。”
  秦小雨突然想起忘跟江蕊说哪天回来了,赶紧拉着江蕊的手,急急的说道:“咱们前天回来的时候,不是说好了今天晚一点吗?”说着还冲江蕊使劲眨眼睛。
  江蕊有些蒙圈,愣了一下,才木讷的点头:“说了吗?我忘了吧。”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