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958 | 浏览:22200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穿越八零之军妻养成计划》作者:阿窝(连载中) ...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10章:发怒
  罗湛因为后天要换防去哨所,一去好几个月不下山,他烟瘾很大,准备去县城买几条烟带上。
  看见秦朗兄妹和一个陌生的大男孩过来,微微点头打招呼。
  秦小雨微笑着喊了声:“罗叔叔好。”
  秦朗和秦小霞也跟着喊:“罗叔叔好。”
  罗湛有些尴尬,秦小雨喊他叔叔,他没觉得什么,让秦朗这么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大小伙子喊叔叔,还是挺别扭的,忍不住想难道自己真的老了?
  一起上了马车,秦朗赶紧挨着罗湛坐下,一路上不停的问部队上的事,参军应该怎么做。
  罗湛看看了坐在车尾的秦小雨,微微皱了下眉头,耐心的一点点给秦朗解答。
  因为天冷,秦小雨把整个脸都埋在大围巾了,总觉得能隐约听见一个抱怨的声音
  “这么冷的天,还让我出来拉人挣钱,真是累死了。这几个人还这么重,太倒霉了。”
  秦小雨吃惊的抬头,看着跑的速度很慢的大黑马,是不是发出两声嘶鸣,全是抱怨的话。
  能听懂马的语言?
  秦小雨又把脸埋在围巾里,仔细琢磨到底怎么回事。
  到了县城,罗湛和四人分开,去烟草商店买香烟去。
  秦小雨四人到了百货大楼,秦朗建议分开逛,一会再大门集合,他俩要去楼后面看花炮,让秦小霞两人去看女孩家喜欢的东西。
  秦小雨看着这里县城的百货大楼,一共就两层,二楼买衣服布料百货,一楼卖食品和日用品。老旧的柜台后面坐着趾高气昂的售货员。
  秦小雨撇撇嘴,好在她一分钱也不想花,也不用看这些人的脸色。
  秦小霞想先看看钢笔,秦小雨欣然同意,两人趴钢笔柜台前挑选了一番,秦小霞觉得有点贵,最便宜的都要一块钱,最后有点舍不得的放下钢笔,跟秦小雨说:“走吧,镇上有家才要八毛钱。”
  两人刚转身,柜台的售货员却从柜台后面出来,拦住她们:“等一下,钢笔少了一支,是不是你俩偷了?”
  秦小霞气的发抖:“你胡说什么,我们看完都给你放那了。”
  因为快过年了,来采购的人多,售货员大嗓门这么一喊,瞬间就围上了一**人。
  秦小雨愤怒的扬着小脸:“你说话最好有证据,不要乱污蔑人。”
  售货员尖着嗓子说:“怎么会是污蔑你们,明明就你俩看完钢笔后,钢笔不见了,你说钢笔去哪了?”
  秦小雨冷笑一声:“只怕你自己藏起来,好赖在我们身上吧?”
  售货员脸色一僵说:“你胡说八道什么,把你衣服脱了,检查检查。”
  “你敢!”秦小雨双眼怒睁,跟个小老虎一样瞪着售货员,把秦小霞拉在身后。
  售货员竟有些被镇住,后退了一步。很快又扬起声音:“没偷,怎么不敢让我检查!”
  秦小雨气的小拳头紧紧攥了起来,如果对方再敢说一句,她一定要一拳打过去,哪怕打不过。因为妈妈原萍说过,不惹事,但是一定不能怕事!
  人**中起了议论声:“对啊,是不是你不记得放哪了,怎么好好的诬赖两个孩子呢?”
  “对啊,看这俩孩子也像老实本分人,你再找找。”
  售货员听的有些恼羞成怒,扑过去说:“你不拿出来,我就帮你拿出来。”伸手就去扯秦小雨的衣服。
  “你敢!”一声怒喝,罗湛一身冷冽的从人**中出来,抓住售货员伸向秦小雨的手。
  售货员吃疼,转头要骂,看罗湛浑身气息森冷,立马没了气焰。而旁边刚还像个小老虎一样的秦小雨,突然变得跟只猫一样,轻轻扯了扯罗湛的袖子,红着眼圈,瘪着嘴说:“叔叔,她说我们偷钢笔,我们没有。”
  小模样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罗湛心里不禁失笑,这小丫头倒是会见风使陀,狐假虎威的很。
  售货员揉着被罗湛捏的发红的手腕,不甘的说:“既然没偷,为什么不敢让我搜身?”
  罗湛森冷的瞪着售货员:“她们一共看了几支钢笔?”
  “五支。”售货员不疑有他,如实说道。
  “五支钢笔看完,还给你几支,你难道当时数不过来?非等两个小姑娘走了,你才能数完?”罗湛冰冷的眼神的让售货员不住打哆嗦。
  围观人**也附和:“是啊,是啊,五支一目了然,还用数半天啊。”
  “对啊,又不是拿出一大盒子,要不是这位解放军同志,就赖上两个小姑娘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臊的售货员没脸了,讪讪的准备回柜台。秦小雨却不干了,板着小脸,梗着小脖子说:“你站住,你污蔑了我们,得跟我们道歉。”
  秦小霞拉拉她的袖子:“算了,已经证明咱们没偷。”
  秦小雨小脸绷着,坚持的说:“不行,她必须道歉,她今天敢污蔑我们,不就因为我们穿的不好,我们穷买不起而低看我们吗?认为我们穷人好欺负?既然开店做生意,凭什么看人下菜碟?我们穷,但是我们也有人格,有自尊心,所以你今天必须道歉,要不我就找你们领导。”
  罗湛赞赏的看着这个小丫头,这番话说的不卑不亢,很有气势。
  现在生活条件都差不多,日子也都不宽裕,这番话也深得围观**众的心,纷纷说道:“对,道歉!”
  “就是,道歉!快道歉!每次来买东西,都要看他们拉个脸。”
  “张小花,给这个小同学道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赶紧过来,为了不让事情闹大,严肃的对售货员说道。
  张小花为了饭碗考虑,不情不愿的说了句:“对不起,今天错怪你们了。”
  秦小雨扬着头说:“你的道歉我们收了,希望以后戴着有色眼光看人。”然后拉着秦小霞傲娇的出了百货大楼。
  罗湛静静的跟在后面。一出大门,秦小雨想到罗湛还在身后,刚利用了人家,立马瘪了气焰,垂着头,站那不吱声。
  罗湛看着这个丫头给自己个脑袋顶,心里不由叹口气,这个丫头倒是多变的很,胆小,爱笑,勇敢,还有刚刚的牙尖嘴利,这会儿像个小受气包一样了。
  “怎么就你们两个?你哥哥呢?”每次面对秦小雨,罗湛总是不由的把声音尽量放温和,生怕吓到她了。
  秦小雨抬头指指后面市场说道:“他们去后面市场看炮仗去了。”
  正说着,秦朗和刘家卫一人抱着几串挂鞭过来。秦朗看见罗湛,兴奋的说:“罗叔叔,又见面了……”
  罗湛眼角猛抽抽,每次秦朗喊他“叔叔”,他都很尴尬。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11196302  
精华
帖子
115 
财富
965  
积分
195  
在线时间
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7-7-14 
看文案很好奇,看了一些也确实不错哈哈哈楼主加油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11章:孤鹰
  罗湛看着四个大孩子,想了想说:“快中午了,一起去吃个饭吧。”
  秦小雨赶紧摇头:“罗叔叔,不用了,我们带的有干粮。”她想着可不能再占罗湛的便宜了,而且欠人人情,总是要还的,还人情就得花钱啊!这样可不行。
  秦朗却在一边点头:“好,一起去吃饭,罗叔叔,今天我请客啊。”秦朗自有自己的小算计,今天请罗湛吃饭,这样来年去当兵,万一有个差错,可以找罗湛走个后门。
  罗湛看了眼秦朗,小伙子把算计都写在眼里,心里轻笑,也没做争辩,领着四个孩子去吃饭。
  秦小雨这是第一次来县城,记忆里原主好像也没有来过,一路走,一路好奇的四处看,简陋的泥坯房,低矮的土打墙,心里不停的感叹,这里怎么这么穷和落后呢。
  罗湛领着他们去了一家维族小饭馆,要了五碗奶茶,四个馕和五十串烤肉。
  秦小雨看着饭馆门口半人高的泥台,泥台中间有个大坑,有些好奇,这个是干什么用的。
  想了下,原主也没有关于这个的记忆,想问又怕露馅儿,直到有个戴着皮帽子的维族小伙子出来,爬上泥台,跪在坑口,用铁钩子,从坑里钩出一个个金黄的馕饼,秦小雨才明白,原来馕是这么出来。
  新出坑的馕饼,焦脆咸香中还有股浓浓的洋葱香味。
  秦小雨忍不住吃了大半个才停下,端起碗喝了口热乎乎的奶茶,浓郁的奶腥味中夹着一丝丝咸咸的味道,感觉味道怪怪的,忍不住脱口而出:“咦,奶茶不是甜的吗?这咋是咸的。”她的直觉是老板会不会把盐当糖放了。
  秦朗大口嚼着馕,笑着说:“小雨,你啥时候喝过甜奶茶啊?”
  秦小霞也跟着说:“对啊,对啊,哪有奶茶放糖的。”
  坐在秦小雨身边的罗湛侧目看了眼她,眼神里多了一丝探究。
  烤肉上来时,四个孩子因为罗湛在,有些不好意思拿,罗湛拿起一串烤肉,掏出手绢,把烤肉铁钎头上的炭灰擦干净,递给身边的秦小雨,又擦了一串,递给对面的秦小霞,然后对秦朗和刘家卫说道:“吃吧,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
  秦小雨接过烤肉,心里直感叹,这个罗叔叔真是太细心了,当他女朋友一定很幸福吧。
  秦朗和刘家卫也不客气了,拿起肉串大口吃起来。
  吃完饭秦朗去结账,才知道罗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结完账了。
  出了饭馆,秦朗嘿嘿笑着对罗湛说:“叔叔,下次,下次一定让我请客。”
  罗湛轻拍了下秦朗的肩头,轻声说道:“有些事靠请客吃饭是不好使的,实力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秦朗尴尬的挠挠头,扣上皮帽子,笑着说:“罗叔叔你放心,我有实力?”
  罗湛轻轻颔首,满意的看着这个一点就透的大男孩,走到一边掏出一根烟点上。
  秦小雨忍不住偷偷看了几眼正在抽烟的罗湛,抽烟时的罗湛,目视远方,浑身散发着孤寂落寞,让秦小雨想到了在动物世界里看到的鹰,高飞时可以盘旋九天,称霸天空。落在悬崖峭壁上时,却显得绝世独立,孤寂落寞。
  罗湛抽完烟回来,跟四个大孩子一起,站在路边等马车。
  西部的腊月,滴水成冰。就是午后,太阳也只像个装饰品一般悬挂在天空,让人感觉不到半丝温度。
  秦小雨把围巾裹的严严实实的,就露双大眼睛在外面,还是觉得冷的,呼吸出来的热气,瞬间变成白色的哈气,围巾外面形成一层白色霜花,连长长的睫毛上,都挂满了霜花,跟涂了白色的睫毛膏一样。
  秦小雨觉得好玩极了,使劲的眨炸眼睛,霜花掉进眼睛里,冰凉的刺激让她不禁缩缩脖子,眼睛弯弯,无声的笑起来。
  罗湛用余光看着秦小雨孩子气的动作,不由唇角微扬。
  马车来的时候,秦朗和刘家卫先爬上车尾,这样马车跑起来时,卷起的雪沫不会扬到秦小雨和秦小霞身上,早上看见两个妹妹被撒的一身雪沫,让秦朗小小的内疚了一下。
  秦小雨爬上马车,挨着秦朗坐下,秦小霞坐刘家卫和马夫中间。
  罗湛看了一眼,坐在秦小雨身边,不像大家一样都是侧身坐着,而是脸朝前,给了秦小雨一个宽阔的后背。
  马车跑起来时,秦小雨竟然没有感觉到一点冷风钻来。
  从县城到镇子上,就一条三四米宽的小路,汽车是个稀罕物,路上跑的都是马车,驴车,牛车的。
  马儿尥着蹶子和同类竞争着跑,看到迎面赶来的同类还会欢快的打招呼。
  秦小雨垂着头,听着马儿之间的对话。
  “今天拉几趟活了?”
  “快看,前面的小母马多漂亮。”
  秦小雨从不停的打招呼中,分析出,拉车这匹马,是一匹公马, 而且还是一匹色色的公马。
  秦小雨低着头,又听对面过来的马嘶鸣着:“不要往前跑,前面的马疯掉了,过去危险。”
  秦小雨吃惊的抬起头,就听拉车的马一声嘶鸣,马车停住了。
  马夫非常扬起鞭子,嘴里骂道:“阿囊死给(维语骂人的话),快跑,看见个母马就跑不动。”边骂着边使劲扬起鞭子,狠狠的在马屁股上抽了几下,马吃痛,叫唤着往前跑着。
  秦小雨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说刚听到的对话,紧张的小拳头紧紧握在一样,使劲伸头往前看,无奈罗湛挡的严严实实的,什么也看不见。
  罗湛察觉身后坐立不安的小丫头,回头说道:“坐好,前面路不平,小心甩下去。”
  罗湛再回头看前面时,就见岔路口突然蹿出两匹马,横冲直撞的狂奔而来。
  罗湛非常了解马的习性,知道这是驯马时,马受了惊吓,赶紧喊马夫停车。
  马夫也看苗头不对,使劲拉着缰绳,嘴里不停的“吁~吁~”喊着,想让马停下来,马也犯起了倔,刚停的时候,你不让还挨打,这会儿偏不停,不但不停,还仰脖嘶鸣着往前冲。
  马惊了后,速度是惊人的快。
  罗湛看见两匹马之间,竟然绑着一根长长的绳子,一左一右朝他们跑来。
  马夫和几个孩子都吓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罗湛眉头微皱,喊道:“快,跳马车,到树林里去,快!”说完转身夹起秦小雨,跃下马车,翻滚进了树林里。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12章:驯马
  秦朗赶紧跟着跳下马车,跟着滚进树林。
  刘家卫和马夫扯着吓软的秦小霞也跳下车,翻滚进对面的树林。
  就在几人跳下马车后,马车突然斜着疯跑,冲进了树林,卡在两棵大树中间。
  罗湛起身扶秦小雨坐起来,回头见两匹马已经并排冲到他们身边,后面很远处,有好几个人骑着快马追过来。
  罗湛没做多的思量,把身上的军大衣一脱,往地上一扔,人已如箭一般跑了出去。
  秦小雨傻呆呆的坐在雪窝里,都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见罗湛已经斜跑到马匹侧面,身手敏捷的翻身上马。
  惊了的枣红马,怎么可能让背上多出个人,仰首尥蹶子,左右腾挪,想把罗湛摔下去。
  罗湛放低身子,紧紧贴在马背上,伸手去够马的缰绳,因为两匹马在一起,互相较着劲,罗湛必须让一匹马停下来,另一匹才会跟着停下来。
  枣红马见有人拽住了缰绳,更加烦躁起来,两条前腿抬起,身子直立,左右乱甩,想把罗湛甩下去。
  罗湛双腿紧紧的夹住马的腹部,屁股微微抬起,伸手抓住缰绳,上身微微后仰,双手使劲往后拽马缰绳,马嘴吃疼,只能嘶鸣尖叫着停下动作,原地打着转,口喘着粗气。
  另一匹黑马见了,也跟着停了下来,好在两匹都是家养了很长时间的马,要不哪能这么轻易驯服了。
  后面骑马的人也跟了来,不住的说着:“热合买提(谢谢的意思),巴郎子(男孩子)淘气的很,偷偷骑马出来,还把两匹马绑在一起,这两匹马还没有训好,不听话的很。”
  罗湛只是微微点头,转身去秦小雨身边拿军大衣。
  秦小雨眼睛睁的大大的,天啊,罗叔叔刚才骑在马背上的身姿太帅了。
  同时目瞪口呆的还有秦朗,刘家卫和秦小霞。四人顿时化身迷弟迷妹,钦佩的看着罗湛。
  秦小雨积极的把军大衣递给罗湛,忘了要掩饰本性,兴奋激动的成了话唠:“罗叔叔,你好厉害啊,怎么做到的,那个马就乖乖听话了。那个马使那么大的劲都没有甩下来你,罗叔叔真是太厉害了!”
  因为兴奋和激动,秦小雨的眼睛更黑更亮,罗湛握拳接过大衣时,深深的看了一眼秦小雨。
  秦朗和刘家卫,秦小霞也兴奋的跑过来。
  “罗叔叔,你教我骑马吧。”秦朗说。
  “罗叔叔你太厉害了。”秦小霞说
  “罗叔叔,你会功夫啊?”刘家卫说。
  罗湛微微一笑:“这只是部队训练科目之一。”
  秦小雨突然又把视线转向枣红马,几个牧民正牵着枣红马和黑马离开,就听黑马对枣红马说:“你怎么突然停下了,太怂了。”
  “那个人身上的气味太可怕了,他肯定杀过人,宰匹马又算什么。”
  秦小雨愣愣的看着两匹聊天的马走远,才回过头,带着探究的看着罗湛,杀人了?她怎么感觉不出来?
  罗湛看了眼傻呆呆的秦小雨,跟秦朗和刘家卫说道:“你俩跟我来,我们去把马车推出来。”
  接下来的一路,都很顺利。
  秦小雨小脑袋缩在大围巾里,连眼睛都藏进去,想着自己的小心思:她能听懂松鼠和马的语言,却听不懂狗的语言,还有罗叔叔像个好人啊,怎么会杀人呢?
  罗湛到了部队大门口就下了马车,顺便把几个孩子的车费也掏了,让马夫把几个孩子送到村里。
  秦朗等罗湛离开后,兴奋的说道:“罗叔叔会武功,你们看出来没有。”
  秦小霞嗤笑:“骗人,你当跟你看的武侠小说一样啊。”
  秦朗不服气的轻推了一下秦小霞:“你不信啊,你说要是不会武功,咋能嗖的一下飞身上马,你知道这叫啥不?这叫轻功,能飞檐走壁的那种,说了你也不懂。”
  秦小霞翻了个白眼,不搭理这个幼稚的哥哥。
  秦小雨却觉得从罗湛下了马车后,风呼呼的往身上刮,棉衣都打透了,冻的忍不住的打寒战,把手抄进袖子里,整个脸都缩进围巾里。
  到了家刚进院,就听屋里传来尖利的声音。
  “振华,你说爹看病的钱,是不是该你当儿子的出,那会儿你没钱,我给你垫上,现在你是不是该还我了。”
  秦朗和秦小雨还有秦小霞听见屋里的声音,都愣在了原地。
  就听秦振华说道:“三姐,这钱我去年就给了,你怎么还能再来,要你这一年一要,搁谁家能受得了啊?”
  秦振华的三姐秦玉娥不依不饶的说道:“这是你当儿子该出的,什么叫我一年一要啊。是你没给完,你说你家搬来这些年,要不是我和你姐夫帮衬着,你们能落户吗?”
  秦振华见三姐这样说,闷头不吱声了。
  冯玉珍有些不满意:“三姐,我家也没钱,三个孩子过年连件新衣裳都没买,眼瞅开春还要种地,真是没钱啊。”
  秦玉娥一摆手:“我不管这个,我可是听说了,小霞和小雨他们在街上卖春联,可没少挣钱呢,怎么连十块钱都不还。”
  秦小雨摸着兜里的两块钱,攥的死死的,她是听出来了,秦玉娥是来讹钱的,她真希望秦振华一分钱都不要给,要不秦玉娥来年还能再来要。
  却没想到,屋里半晌不说话,过了会儿秦玉娥挑着帘子出来,黄瘦的脸上是掩不住的笑容,手里还捏着两张五块钱。
  秦小雨吃惊,为什么秦振华要给啊,这一分一毛钱来的多不容易。
  秦玉娥个头高挑,人很瘦,脸上颧骨很高,一看就是个心机深重的人。
  秦玉娥看见三个孩子站在外面,笑着说:“小雨,现在有能耐了啊,还会写大字挣钱,不错不错,这闺女没白养”
  秦小雨低着头不吱声,手却紧紧的攥着口袋里的两块钱,她去县上一分钱都没舍得花,没想到秦振华这么大方就给了秦玉娥十块钱,心里有些小怨言。
  秦朗和秦小霞都气愤的看着秦玉娥,每年过年前,这个三姑都会上门来要钱,每次秦振华都会给。
  秦玉娥也不在乎两个孩子瞪着她,反正钱要到手了,瞪她又不会少块肉,想着手里的十块钱,脚下生风的往回走。
  秦朗见秦玉娥走了,不满意的挑开门帘进屋,对秦振华嚷嚷道:“爸,你怎么又给钱,我爷爷就住了一次院,能花多少钱,还年年给。”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13章:相亲
  秦振华难得的扳起脸,训斥道:“大人的事,小孩子家的别管。”
  冯玉珍脸色难看,但是没有吱声。
  秦小雨最后进的屋,挨着炕边站着,手还伸在口袋里捏着钱。
  秦朗气呼呼的往床上一坐,说道:“爸,你为啥那么怕我三姑,我三姑说两句就给钱,还有妈,你怎么也不管管我爸呢?挣那几块钱,小雨的手磨的都是泡,你看看,现在都烂了。”
  冯玉珍瞪了秦朗一眼,回过头心疼的看着秦小雨说道:“小雨,妈一会儿给你擀个药片敷上啊。”
  秦小雨赶紧把手从兜里拿出来,伸到冯玉珍面前,摇头笑着说:“妈,我手都好了,你看,都没什么大事了。”皴裂红肿的小手虎口处,一块硬币大的黑痂,周围泛着红。
  冯玉珍叹口气,心疼的说道:“瞅着周围都发炎了,我去拿白酒给你洗洗,就是洗的时候,疼的慌,你忍忍啊。”说完又看了眼闷头坐在炕上的秦振华,叹口气出屋,去厨房拿白酒。
  白酒抹在伤口上,疼的秦小雨直咧嘴,却没有吱声,比起上一世生病时做化疗受的罪,这都不叫事。
  秦朗突然跑到秦小雨面前,吃惊的打量妹妹的脸,惊讶的说道:“小雨竟然没有疼的哭,连眼圈都没红。”要知道这个妹妹,以前可是爱哭的很,手上剌个小口子,都能哭半天。
  秦小霞看了眼秦小雨,说道:“小雨手上磨那么大个血泡都没哭过,你才发现啊!”
  秦朗嘿嘿傻乐着挠头:“光看见钱高兴了,都忘了这事了,不过小雨,你现在才像我妹妹,你看那些武林高手,胳膊砍掉一个,眉头都不皱一下。”
  冯玉珍给秦小雨擦完白酒,推了一下站在旁边的秦朗:“站一边去,别搁这儿碍事,你妹妹是你书里那些武林高手吗?”孩子爱哭时她着急,现在突然懂事了,她又开始心疼,心里只怪当父母的没有能力。
  秦振华看着低着头不吱声的秦小雨,眼底发热心里也难受。
  。。。。。。
  罗湛回到宿舍拉开椅子坐下,才觉得双手手掌心火烧火燎的疼。
  枣红马的缰绳是粗糙的麻绳,他使劲拽绳子时,麻绳从手掌心剌过,蹭掉皮肉,现在血液凝固在掌心,显得惨不忍睹。
  罗湛用清水冲了冲手掌,从柜子里拿出碘酒和红霉素药膏,准备简单的处理下。
  营长孙新民敲门进来,见罗湛手心这样,惊讶的问道:“这是怎么弄的?”
  “从县上回来时遇见一匹受惊的马。‘罗湛淡淡的说道。
  ”我来帮你弄吧。“孙新民上前帮着用碘酒冲洗了下伤口,又把药膏涂上,说道:“晚上去我家吃饭吧,你嫂子今天回娘家,拿了只鸡回来。”
  罗湛看了看手心,嘴角带着上扬的弧度,语气依旧很平淡的说道:“我就不去了,一会儿我还得看看新兵的训练情况呢。”
  “新兵晚饭时候又不训练,走吧,家属院又不远,你别跟个大姑娘一样,天天请你都请不动。”孙新民假装生气的说道,今天他可是带着任务来的,媳妇说了,怎么也要把罗湛带家里去吃饭。
  罗湛微笑着点头:“那好吧,就要麻烦嫂子了。”
  孙新民是青省人,有着西北汉子的粗狂和豪气,见人没三分钟,就能和人打的火热一团,唯独罗湛,他觉得罗湛,看着年龄比自己小,城府却很深,平日里,人前也是一副笑模样,可是他却清楚的感受到,罗湛的微笑永远带着客气的疏离,似乎在身上带着隐形的屏障,谁都靠近不了。
  “客气的话少说,咱们共事也一年多了,你说咱当兵的有几个像你这样客气的?你这分明是拿兄弟当外人。”孙新民忍不住唠叨起来。
  罗湛依旧微微一笑,没有做任何解释。
  傍晚到了孙新民家,看着屋里还坐着个女人,罗湛瞬间明白,这是让自己来相亲的。
  家属院的房子都是一排排的平房,每家两间,是里外套间。外屋会被从中间打一道隔断,再隔出一间小屋子,里面放些零散的东西,隔断外的一小间就成了冬天的厨房。
  吃饭和睡觉都在里屋。
  罗湛看了眼坐在床边的庄爱芹,搬了个凳子坐在窗户边,看着窗外。
  孙新民的媳妇夏绣红围着围裙笑着进来说道:“小罗,总叫你来家吃饭,你也不来,今天正好我妈给了我一只母鸡,我说叫你过来吃点,对了,这是我表妹庄爱芹,和我一样,都是镇初中的老师。”
  罗湛微笑的跟夏绣红打了个招呼,对庄爱芹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庄爱芹忍不住害羞的低着头,刚才她偷瞄了几眼罗湛,还是很满意的,身材颀长伟岸,俊朗的脸上虽说带着淡淡的清冷,但是她觉得就是这样,才令她心动的。
  夏绣红见表妹的态度,觉得这事有门。
  吃饭的时候,孙新民拉着罗湛要喝两杯,罗湛婉拒,不是他没有酒量,而是对酒,他是十分厌恶的,总觉得醉后的人,丑态百出,让人喜欢不起来。
  夏绣红笑着说道:“看看小罗多好,不喝酒好啊。”
  庄爱芹却看着穿着绒衣的罗湛,眼神一下暗了下来,罗湛绒衣的两个胳膊肘处,都打着补丁,这样说来罗湛的家庭条件很差啊,她可不想找个家庭条件差的,她不想再过农民的生活。
  罗湛目光清扫过庄爱芹时,将她眼中的轻蔑和不屑尽收眼底,不动声色的一边唇角微微上扬。
  夏绣红还不知情的一个劲儿的说道:“我这妹妹啊,人贤惠着呢,家里家外那可是一把好手。”
  庄爱芹敷衍的笑了笑,她认定了罗湛的家世不好,连应付的心情都没有,跟夏绣红说道:“姐,你带的毕业班,成绩怎么样?”
  夏绣红一说工作,还是很热情的,夸赞的说:“我们班的孩子,别看有的年龄大,学习还都挺刻苦的。”
  庄爱芹叹口气说:“我们班的学生学习一点自觉性都没有,有个叫秦小雨的女生,笨的要死,还上什么学,简直白浪费钱,不如回家帮家里种地,等年龄一到嫁人得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14章:厌恶
  罗湛听了庄爱芹的话,刚才只是不喜,现在顿生厌恶,为人师表,竟然在背后这么诋毁一个学生,而这个学生又恰好是秦小雨。
  庄爱芹还依旧挑着眉毛,嫌弃的说道:“那个女生家里,穷的要命,又不是个读书的料,也不知道大人怎么想的,估计是想多读点书,将来找婆家的时候,起步高一点吧。”
  夏绣红有些不认同的说道:“你别这样说,学习好坏,有时候也是有天赋的,我瞅着那个姑娘平时挺用功的,就是胆子小,不爱说话,你要是老这么说她,会让她越来越自卑的。教育学生,不能一概而论,要有耐心。更不能轻易给孩子们打上标签,会让他们自卑一辈子的。”
  罗湛听着两人的对话,垂着眼皮,端起桌上的水杯轻抿着茶水。
  夏绣红偷偷瞪了一眼庄爱芹,这个妹妹怎么回事,平时在学校对学生都是划分等级的,现在给她相对象,怎么还满嘴胡说,一点也不注意。
  庄爱芹说完,还大咧咧的夹个鸡腿吃。
  罗湛饭后,一分钟都没有多待,推说要回去看战士们饭后的政治教育课情况。
  等罗湛走后,庄爱芹还坐在饭桌前啃鸡爪子。
  夏绣红瞪着不争气的庄爱芹说道:“你怎么回事,你都二十五了,还挑什么啊,人家罗湛也二十五,长得也不差,你又作什么妖。”
  庄爱芹不满的说:“二十五怎么了,反正我不会嫁给一个穷小子的。”
  孙新民诧异的说:“谁说罗湛是穷小子?他家好像是京城的,条件应该不会太差吧?”
  “啊~!”庄爱芹惊的鸡爪子掉在桌上,京城,那里有只在课本上看见过的天安门紫禁城,她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去京城看看天安门。
  孙新民摇头:“我也看你俩不合适。”
  庄爱芹心里不舒服起来,她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不舒服,觉得嘴里的鸡肉也索然无味起来,干巴巴的说了句:“皇城根儿底下也不一定都是有钱人。”
  。。。。。。。
  农村的夜晚,静谧的连风轻轻吹过树梢的声音都能听到,偶尔还有不知谁家的狗传来的几声狂吠声。
  秦小雨缩在被窝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松鼠,马的对话她都能听懂,家里大黄狗的声音,她却听不懂,这是为什么?这里面有什么关系呢?
  想着想着,准备起身上个厕所,再回来继续睡。
  轻手轻脚的下炕,摸黑穿上鞋,轻轻的拉开门,就听对门屋里的秦振华和冯玉珍还没睡,正在小声的说着话。
  只听冯玉珍说道:“下次三姐再来要钱,说啥也不能给了,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她还指望拿这个把柄,拿捏咱们一辈子?”说完哀怨的连连叹气。
  秦振华瓮声瓮气的说:“行了,你小声点,别让小雨听见了,孩子知道了心里会不得劲的。”
  接着又是冯玉珍的一声长叹,含着无尽的无奈。
  秦小雨听的一头雾水,摸黑去开外屋的门。
  冯玉珍在屋里听见动静喊道:“谁啊?是小雨?还是小霞啊?”
  “妈,是我,我要去上厕所。”秦小雨小声的回答。
  “哦,你等会儿啊,妈给你作伴,要不你害怕。”冯玉珍说着,就听悉悉索索穿衣服下地的声音。
  秦小雨忙说:“妈,我不害怕,外面冷你别出来了。”
  冯玉珍已经开门出来,手里还端着煤油灯,说道:“走吧,你打小就怕黑,这快过年了,别吓着了。”
  秦小雨拉开外间屋门,一股寒气袭来,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冯玉珍唠叨道:“出来也不带个帽子,别把头冻着了,老了以后容易头疼。”
  秦小雨抿嘴笑着,飞快的往厕所跑。
  冯玉珍看着秦小雨的背影,心里有些酸楚难受,这个孩子什么时候能不让人操心。
  。。。。。
  年三十,是秦小雨在这个新世界过的第一个新年,早上起来,秦振华开始分配活儿,吃了早饭,他和秦朗去上坟,秦小霞和秦小雨扫院子,再把门窗擦擦,等他们回来贴春联。
  冯玉珍准备午饭,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年三十中午的午饭,勉强凑了四个菜,一盘凉拌粉条,一盘煮鸡蛋,一盘萝卜烧肉,萝卜比肉块多。还有一盘白菜粉条炒肉片。
  冯玉珍把肉片切的很薄,透亮那种薄,腊月二十三那天吃了顿红烧肉,让她心疼好几天。
  秦小霞边扫着院子,边兴奋的说:“小雨,明天咱俩一起去拜年啊。”
  秦小雨擦玻璃的手顿了下,犹豫的说道:“姐,我可以不去吗?”
  秦小霞拿着扫把走过来,诧异的说:“为啥不去啊?你放心,要是三丫她们敢欺负你,我收拾她们。”
  秦小雨胡乱的擦着玻璃,从记忆里搜索,张三丫她们是怎么欺负原主的。
  原主胆子小,人不爱说话,每次过年去别人家拜年,也不敢吱声,人家塞给她一块糖,刚出门就会被张三丫她们抢去,有时候亲戚给几毛钱的压岁钱,也会让张三丫姐妹三抢去。
  原主只敢站在墙根儿哭,回家还不敢说,每次都是事后好多天了,秦小霞从别人那听说来的。
  秦小霞要去找张三丫她们理论,总会被原主哭着拉住,怕找了过后,被整的更惨,每次秦小霞都气个半死,恨妹妹不争气。
  秦小雨暗暗的想,既然占了原主的身子,那么也要替原主出口气,把这仇给报了。
  想到这儿,秦小雨点头说:“行,姐,我明天跟你一起。”
  秦小霞笑着点头:“这样就对了,你越怕她们,她们越跟你来劲。”
  午饭前,秦朗气哼哼的跟着秦振华回来。
  冯玉珍看着儿子黑着一张脸,问秦振华:“小朗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秦振华无奈的摇头:“碰见三姐家的两个儿子也去上坟,在坟前吵了一架。”
  冯玉珍看着儿子,安慰的说:“你跟你表哥吵什么啊,不喜欢不搭理就好了。”
  秦朗梗着脖子,生气的说:“咱们家不就是后搬来的吗,干嘛说妹妹不是亲的。”
  冯玉珍一听慌了神,过去拍着秦朗的胳膊说道:“作死啊,妹妹怎么不是亲的,小霞和小雨都是从妈肚子里爬出来的,是不是亲的,妈能不知道?下次他们再这么说,我去跟他们吵,真是闲吃萝卜淡操心。”
  秦朗直点头:“就是,就是,你看我们兄妹三个长的多像,怎么就不是亲的了呢?小雨现在是还没长开呢,等长大一些,就更像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15章:秘密
  秦小雨站在一边,听了秦朗的话,,也没有太大的反应,是不是亲生的,和她都没有太大的关系,反正她的芯子早就换了。而且秦振华和冯玉珍就算真的是养父母,能对她做到这样,已经非常不错了,比她前世的爸爸强多了。
  冯玉珍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秦小雨,见她脸上没什么表情的擦着窗户,心里松了口气,又有些担忧,这孩子是不是真的像劳尔教授说的,因为受过辐射,身体和脑子都发育的很慢,想到这儿,眼睛一热,赶紧转身撩起围裙擦着了下眼睛进了厨房。
  秦小霞却跳脚不乐意了:“哥,下次他们再说,你就说他们才不是亲生的呢,要是亲哥俩儿,怎么一个长的那么矮,像个三寸丁,一个长的那么高,像个大骆驼。”
  秦朗拍着脑门说:“哎呀,我怎么忘了,下次我一定这么怼他们。”
  秦振华在一边说道:“行了,秦朗赶紧把春联贴上,放了鞭炮该吃中午饭了。”
  秦朗瞬间心情又变好了,跑着去拿冯玉珍打好的浆糊,准备去贴春联,嘴里还招呼着:“小雨,你过来帮我看着,我怕贴歪了。”
  秦小雨笑着跟秦朗去大门外贴春联。
  大红的春联贴在有点朽了的木板上,立马让破旧的大门有了焕然一新的感觉。
  秦朗不停的问:“福倒了没有?”
  秦小雨东看西看,很实在的说:“贴的很好,没有倒。”
  秦朗气的要跳脚了,大声喊着:“小雨,你要说福倒了,福倒了。”
  秦小雨这才迟钝的反应过来,赶紧点头不停的说:“福倒了,福倒了……”
  秦朗这才满意的把福字捋平粘好。
  “人类好奇怪,年年贴这个。”
  “不要管这么多,咱们是来找吃的,他们过年,会有瓜子花生什么的,要是能搞一些,就好了。”
  秦小雨听见背后突然传来的对话声,吃惊的回头仰望,一顿搜寻后,在一棵高大的青杨树杈上,看见两只松鼠正在窃窃私语。
  秦小雨笃定的相信,这就是她在山里看见的那两只松鼠,听它们的对话,是出来找吃的。
  秦小雨看秦朗拿着浆糊和春联进了院子,把口袋里的一把生瓜子抓出来撒在地上。
  这是昨天秦小霞给她装的,让没事的时候磕着打发时间。
  两只小松鼠见地上的瓜子,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她为啥撒一把瓜子?”
  “估计是不小心的吧?”
  “哎呀,她怎么还不进院里去,这样我们就可以下去吃瓜子了。”
  秦小雨笑着转身进院,她要一点点引诱这两只小松鼠,搞清楚自己为啥能听懂它们说话这事。
  两只小松鼠见秦小雨进院,又等了一会儿,见没有动静了,才灵敏的从树上滑下来,蹦跳着去捡瓜子,开心的两个小前爪捧着瓜子,咔咔咔的磕起来。
  一把瓜子没有几分钟,两只小松鼠就磕完了,意犹未尽的说道:“明天咱们还来,咱们存的松子都不多了。”
  “干脆咱们就在这儿找个地方住下来,最近好吃的肯定多。”
  “好,就听你的!”
  两只松鼠边说,边高兴的爬上树,跳跃在各个大树间,瞬间就不见了身影。
  秦小雨屏气趴在大门后,看两只松鼠离开,心想着要慢慢喂这两只松鼠,最好能养成自己的宠物,能帮不少忙呢。
  “小雨,吃饭了,趴门上干啥?”冯玉珍看着弓腰趴门口的秦小雨,大声喊道。
  秦小雨被吓了一个激灵,赶紧站起身子,笑嘻嘻的跑去洗手吃饭。
  年三十的午饭,虽然菜式寒酸,但是一家人吃的很温馨,很满足。
  吃了午饭,冯玉珍就张罗着包饺子,让秦朗去菜窖捞一棵白菜上来,准备包猪肉白菜馅的饺子,有过年吃白菜馅饺子招百财的意思。
  秦小雨不会做饭,只能帮着把饺子剂按成圆的,让秦小霞擀饺子皮。
  冯玉珍也没指望三个孩子学做饭,现在米面油都精贵,孩子们学做饭,糟蹋一点,都让她心疼。
  秦振华和冯玉珍包饺子,秦小霞擀皮,秦小雨就默默的坐一边看着。
  秦朗把挂鞭拆成一个一个的,放在口袋里,点根卫生香,站院里放炮,时不时的“啪”的一声,倒也有几分年的味道。
  秦振华边包着饺子边说:“等再开学,小霞就要毕业了,想好了没,考啥学校?”
  “爸,我想考二师范,听说管学费,还有奖学金,毕业就能当老师挣钱了。”秦小霞早就打算好了,这会儿听秦振华问,又细细的说了一下。
  秦振华点头:“当老师也好,啥时候也是铁饭碗,还有寒暑假。小雨,你呢?”
  秦小雨想了想说:“我想考高中。”秦小雨默算了下时间,如果她能考上京城的大学,就能赶在妈妈原萍认识秦风前,阻止他们的婚姻了。
  冯玉珍不懂这个,忍不住问道:“高中是不是要花不少钱呢?还要住校啥的。”
  秦振华倒是不介意:“好,只要好好学,爸妈砸锅卖铁都供你读书。”
  “爸,我二姑来了。”院里的秦朗突然喊了一声。
  话音刚落,厨房的门帘儿被撩开,秦振华的二姐秦玉姣进来。
  秦玉姣和秦玉娥长的七分像,只是脸盘要圆一些,眼神里也没有精明算计,多了几分老实巴交相。
  秦振华屁股没动,眼皮没抬的说道:“二姐,你大三十的来干啥?”
  秦玉姣不太自然的笑了下,走过去在秦朗的床上坐下,才小声说道:“老四,我家里来要账的,我出来躲一躲。”
  冯玉珍立马警惕的看着秦玉姣,说道:“你是不是刚从三姐那儿来?”
  秦玉姣也不会撒谎,老实点头:“嗯,我听你三姐说,小雨过年挣了不少钱呢,就过来看看。”
  冯玉珍用筷子使劲搅和着盆里的饺子馅,碰到搪瓷盆沿上,当当的响。心里有气,看什么看,就不能见她家有一点好日子过。
  秦振华低头,包着饺子,也不吱声。
  秦小雨安静的看了几眼秦玉姣,开始努力从原主的记忆里扒拉这一家有用信息。
  秦振华有姐弟四个,大姐秦玉香在老家H省,二姐秦玉姣和三姐秦玉娥和秦振华都在一个村里。
  他们不是本地的原住居民,而是因为秦玉姣嫁到了新省,写信说新省比老家的地多,讨生活要容易,秦家老爷子带着老三闺女也扑奔了过来。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16章:因缘
  秦振华是秦老爷子的老来子,大姐的儿子和他同岁,连三姐秦玉娥也比他大十岁。
  秦振华原本在卡伊托海的矿上工作,五年前,带着三个孩子来到了这个叫胜利牧场的村,当时秦玉娥也帮了点忙,帮着秦振华家找大队,给批了块地皮,盖了三间房子。
  边疆原本就支持内地人口来落户,所以秦振华他们搬过来,完全没有费多大的曲折,户口也都顺利的迁了过来。
  秦振华不在胜利牧场这些年,秦老爷子都是跟老三秦玉娥生活在一起,老爷子最后生了场病撒手人寰,留下了几十块钱的帐。
  秦玉娥是精明的,她接秦老爷子去家里住,也不是为了孝顺,而是为了算计,算计亲弟弟每月寄来的粮票和五块钱,父亲生病住院,也有她一部分功劳,住院的钱,她告诉秦振华都是借的,其实是她偷偷从老爷子的衣服兜里摸到的钱,这事她连二姐秦玉姣也瞒着。
  秦老爷子之所以会生病,也是拜秦玉娥所赐。
  秦老爷子的大女儿秦玉香有六个孩子,自己养不活,看秦老爷子带着小女儿到新省讨生活,让他领着十岁的小女儿春花一起来,谁知道春花长到十六岁时,突然有一天跟人跑了。
  秦老爷子几乎走遍附近的村镇,都没有找到春花。
  秦玉娥知道了这事,偷偷写信给大姐,说是秦老爷子把春花给卖了。
  秦玉香一听,气的借钱买火车票,跑来跟秦老爷子理论,不管秦老爷子怎么解释,秦玉香就一口咬定,是秦老爷子卖掉了自己闺女,在村口大骂秦老爷子不是东西,畜生不如。
  秦老爷子要强了一辈子,现在被亲闺女这么指着鼻子骂,气血攻心一头栽过去,送医院抢救过来后,瘫痪在床上,秦玉香依旧不依不饶的骂。
  秦老爷子每天靠床上刚端起碗,就能听见大闺女在窗外的骂声,什么难听骂什么,气的秦老爷子最终活活饿死自己。
  秦玉香这边看老爹咽气,那边踏上了回家的列车。
  秦玉娥给秦振华发电报,说老爹得了急病,不治而亡,然后串通二姐秦玉姣,一定不能跟弟弟说实话。
  秦玉姣老实懦弱,看着这样,有些胆小的说:“我不说,邻居也会说啊。”
  秦玉娥算计的一笑:“放心,振华就算知道了真相,也不能把咱们怎么样,毕竟是大姐气死的老爹,到时候,他恨也是恨大姐。”
  就这样,等秦振华要来胜利牧场落户时,秦玉娥跑前跑后的帮忙,她一是为了表现出自己姐弟情深,一方面是为了秦振华手里那点儿矿上给的安家费。
  秦振华不傻,来了胜利牧场没有几个月,就把老爹死的真相弄明白了,他开始对两个姐姐态度疏离,直到秦玉娥不知道从哪儿知道了他们家的秘密,跟掐住了他的咽喉一样,总是要挟着要钱。
  现在看见二姐秦玉姣唯唯诺诺的样子,就知道又是受秦玉娥的指使,来要钱的,心里有气语气也不好起来:“二姐,马上要吃年夜饭了,你也回去给四个孩子做饭吧。”
  秦玉姣扫了眼他们饭桌上的饺子馅,抽抽鼻子说:“家里啥也没有,还吃啥年夜饭啊。”
  秦振华冷哼一声:“就算炖一锅萝卜,你也要给孩子们炖上吧。”
  秦玉姣期期艾艾的说道:“那啥……振华,你们家过年买肉,有没有多的给我匀一斤,回头我还你们。”
  秦小霞气的擀饺子皮的声音也大了起来,弄的案板哐哐响。
  冯玉珍长出一口气,才压下心里的怒火,今天好歹是大年三十,不能发火,语气尽量平静的说道:“二姐,你看我家小雨挣钱了,可你知道小雨挣那几块钱多不容易吗?你看看孩子手成啥样了?这过年,我家一共就割了二斤肉,你知道为啥不?我舍不得吃啊,我闺女受那么大罪挣来的钱,我得多大的心才能吃下去?”
  秦小雨很配合的把右手伸到秦玉姣面前看,瘦巴巴的小手,起水泡的地方已经黑了一大片,手指的冻疮依旧很严重,像几根小萝卜一样肿着。
  秦玉姣看了看,吧嗒两下嘴,不知道该说啥。
  冯玉珍越说越来气,又努力的平复了下心情,接着说道:“二姐,按说你家三个儿子,都比小霞大,都算是壮劳力了,你家分的地又多,怎么就能揭不开锅呢?平时省着点,不是啥都有了?”
  秦玉姣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不满的说了句:“我家三个儿子,一个闺女,再怎么也是我亲生的,不像……”
  “你滚!!”秦振华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摔,厉声吼道。他是看出来了,他步步相退,只是不想闺女难受,没有想到,却换来两姐妹不松口的算计。
  秦玉姣被弟弟突然来的一声,吓的一下从床上站起了,有些摸不着头脑,三妹秦玉娥明明说过,如果弟弟不给钱,只要提小雨不是亲生的,肯定会给钱的,怎么到她这儿不一样了?
  “快走,以后咱们两家也不用来往了,就算我庄稼烂在地里,也不用你家帮忙,你家把天捅个窟窿,也和我没关系!还有如果你管不住你的嘴,小心我也会翻脸无情,你也转告秦玉娥,我只是看在都是亲姐弟的份上,才一次次让步的,把我惹急了,谁都别想好过。”秦振华说的时候,眼睛都气红了,他是真寒心了,什么一奶同胞,什么亲兄弟姐妹,在利益面前,简直想吸干他的骨血。
  秦玉姣吓的也不敢吱声,退着到厨房门口,撩帘子就跑了出去,还被门槛绊的一个踉跄。
  冯玉珍看看两个闺女,气愤的跟秦振华说道:“我真想去撕了你三姐的嘴,不行咱们回内地吧。”
  秦振华叹口气:“现在土地都分完了,咱们回去,都连块地都分不到啊。”
  冯玉珍忍不住埋怨:“你说当初咱们怎么就鬼迷心窍,非要往这跑呢,你看看沾上什么样的亲戚,还不如个邻居呢。”
  秦小雨默默的按着饺子剂,心里却对原主的身世有些好奇。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17章: 新年
  晚上吃了饺子,没有电视,没有电灯,秦家一家坐在小炕桌前,围着煤油灯开始守岁。
  冯玉珍拿出罗湛送的花生和糖,又盛了一盘子炒瓜子,一家人边吃边聊。
  秦小雨坐在一边,安静的剥着瓜子,心里却一直惦记两只松鼠的事,怎么才能和松鼠进行沟通,松鼠能听懂人类的语言吗?不知不觉剥了一小堆的瓜子仁。
  秦朗轻轻推了下秦小雨:“小雨,你想什么呢,剥这么一堆瓜子也不吃,你快吃啊,你要是爱吃这种剥好的瓜子仁,给哥说,哥给你剥。”
  秦小雨这才回过神,看着面前的一堆瓜子仁,突然觉得眼睛涩涩的疼,妈妈原萍每次都是把剥好的瓜子仁放在她的手心里,温柔的笑着说道:“我们家小雨每天吃九十九颗瓜子仁,等吃够九百九十九天,小雨就能出院了……漂亮的头发也长出来了,又变成了漂亮的小公主。”
  秦小雨使劲眨了眨眼睛,让眼泪珠在眼睛里打了个转,又生生憋了回去,低着头拿起一个瓜子仁,放进嘴里慢慢的咀嚼,瓜子的香味从舌尖充斥到口腔里的每个角落,却少了妈妈的味道。刚憋回去的眼泪又要出来了,大年三十,妈妈在那个世界还好吗?
  “小雨,吃这个糖,这个可甜了。”秦小霞见妹妹低着头,剥了个椰子糖递了过去。
  秦小雨赶紧又眨了几下眼睛,才抬头笑着从秦小霞手里接过糖,放进嘴里,轻抿着糖块:“真甜。”
  冯玉珍看着感情很好的兄妹三人,也笑着说:“等开学了,我去扯点布,给小雨缝个新书包,小霞,你再有半年就毕业了,就不要新书包了啊。”
  “我不要,我的还能用呢,给小雨缝个红色的吧,喜庆。”秦小霞笑着点头说。
  “妈,我也不要了,我旧书包还能用,洗洗跟新的一样。”秦小雨在这里生活两个月,也知道买布要布票,而每年每人才分十一米的布票,被面子里子,衣服鞋的布都在这十一米布里。像在西部这里,冬天冷,做棉衣棉裤就特别费布,所以这点布平均下来,一人一年连两身衣服都不够做的。
  在当时很多人家,弟弟妹妹只能捡哥哥姐姐穿小了的衣服,衣服裤子短了,再在袖口,裤腿处接一块颜色相近的布。
  冯玉珍不管多困难,没让秦小雨穿过秦小霞剩下的衣服,只要做衣服,姐妹俩一人一身,不偏不向。
  秦振华看着秦小雨,笑着说道:“小雨,听你妈的话,开学做个新书包,到时候好好学习,考个第一名就行。”
  秦朗往嘴里丢了颗花生,嘎嘣嘎嘣吃着说道:“爸,小雨肯定行的,小雨多聪明啊,准能考第一名。”
  秦小雨笑着看着这一家人,她一定会尽最大努力报答他们的。
  过了午夜十二点,秦朗高兴的跑着去,放了几个二踢脚,又放了一挂鞭炮,算是辞旧迎新接财神了。
  冯玉珍让秦小霞和秦小雨先去睡觉,她和秦振华,秦朗三人守岁就行。
  凌晨五六点,外面还漆黑一片,就有孩子们三五成**的开始拜年了。
  冯玉珍一听院里有动静,赶紧把桌子上罗湛给的糖收起来,拿出自己买的几毛一斤的水果糖。
  院里孩子们已经嘻嘻哈哈笑着进门,刘家卫领着一大帮男孩来拜年。
  热热闹闹的聊天声,把正在熟睡的秦小雨吵醒,听着外面的动静,有些惊讶,怎么拜年的来这么早啊。
  刘家卫和一帮大男孩离开时,秦朗也跟着一起去拜年。
  冯玉珍才过来喊秦小雨姐妹起床吃饺子。
  秦小雨洗了脸,刚在炕桌前坐下,张家三姐妹就来拜年了。
  张三丫和秦小雨同岁,看着吃饺子的秦小雨,穿的还是旧衣裳,心里顿时平衡起来,她可是很多年都没有穿过新衣服了,都是穿张大丫和张二丫的,现在看秦小雨穿的也是旧衣服,心里舒服了,脸上的笑也深了:“小雨,你快吃,吃完饭,咱们一起去拜年吧。”
  秦小雨抿嘴笑着点头,她也正好想跟她们一起呢。
  秦小霞三两口吞下嘴里含着的饺子,冲张三丫说道:“你们姐三先走,我们一会儿自己走。”
  张大丫比秦小霞还大两岁,笑着说道:“每年咱们都是一起的,今年也一起走吧,小雨每次都胆小不敢喊人,有我们在,谁也不怕。”
  秦小霞哼了一声,嘟囔了句:“小雨最怕的是你们了。”
  秦小雨趁张家三姐妹还没回过神,赶紧说道:“姐,我跟她们一起去拜年,你不是还要找你同学一起吗?你就放心找你同学去吧。”
  秦小霞纳闷的看着秦小雨:“你不是答应跟我一起的吗?怎么又不去了,我同学都挺好的啊。”
  秦小雨穿上棉衣外套,笑着说:“姐,我跟她们走了啊,你踏实吃饭,然后去拜年。”说完跟张三丫说道:“走吧,我们赶紧去,一会儿别人都跑咱们前面了。”
  张三丫有些吃惊,这个秦小雨平时见了她们,头都恨不得扎脖子里,今天怎么还笑眯眯的跟着她们一起拜年了。
  张二丫不管这么多,也跟着催促道:“快走吧,别啰嗦了。”
  秦小雨跟着张家三姐妹出了门,秦小霞还抓着筷子指着几人的背影,吃惊的说不出话:“哎,你,你……”
  冯玉珍端着面汤进来,也有些惊讶:“小雨怎么跟着她们走了,你赶紧吃完去看看,别让她们又给欺负了。”
  秦小霞皱着眉头想了想摇头说:“放心吧,小雨这次肯定不能让欺负了。”秦小雨刚在临出门前,还扭头给了她一个让她放心,自己没事的眼神。
  “你还是去看看吧,那三个姐妹有时候不讲理着呢,都随了她们那个妈。”冯玉珍催促道。
  秦小霞点头,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面汤,赶紧穿鞋穿棉衣跟了出去。
  张三丫出了大门,就假装很好奇的问秦小雨:“小雨,你爸妈过年给你压岁钱了吗?‘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18章:还击
  秦小雨一听这也太迫不及待了吧,眨着大眼睛,装无辜的说道:“没有啊,我爸妈今年没有给我钱。”
  张三丫明显不信的说道:“怎么会呢?你爸不是最疼你吗?而且每年过年都会给你压岁钱的,去年还给了你一块钱呢。”张三丫有些羡慕的说道,这么多年,她们的父亲别说给她们压岁钱了,就是平时买个草纸的钱,都让张老三骂半天,说她们几个赔钱货,就会糟蹋钱,一点用处都没有。
  秦小雨摇头:“真没给,我爸说怕我拿着钱老丢,今年就不给了。”
  张大丫年龄大,要有心眼很多,旁敲侧击的问道:“小雨,你年前在镇上卖春联,是不是没少挣钱啊?我听人说一天就能挣十几块钱,是不是真的啊?”
  秦小雨也没隐瞒,说道:“恩,有的时候能卖十块钱,有的时候卖不到。”
  “那你口袋里就没有留一点吗?那么多钱都给你爸了啊?”张大丫继续问道。
  秦小雨知道这姐三是平日里也没有个零花钱,也就能从原主秦小雨这里敲诈点钱去,有的时候偷偷卖家里的鸡蛋,挣个几分钱的零花钱,原主竟然记得这个!
  张家姐妹互相对看了一眼,见秦小雨不说话,觉得今天的秦小雨真的不太一样了,以前每次问,秦小雨都会一脸幸福的说:“我爸爸今天给我了一块钱。”脸上那种幸福,让人嫉妒的发狂。
  张三丫不甘心的说道:“小雨,咱们关系都挺好的,你有钱了也要给我们花,等我们有钱了也会给你花的。”
  秦小雨侧头看着张三丫,脚步没停的往前走着,心里却忍不住怀疑,原主的脑子以前是不是不太好使,为什么会在三姐妹面前说实话,原主没注意过三姐妹姐妹脸上的表情吗?比如现在张三丫脸上的嫉妒和羡慕,张二丫脸上的落寞,张大丫脸上的不屑,原主以前都没有注意过!
  “我没有钱,身上一分钱都没有。”秦小雨突然停下脚步,看着张三丫,很认真的说道。
  张三丫看看大姐二姐,见大姐点头,往秦小雨面前走近了一步,喃喃的说道:“那让我们搜你口袋啊,不过你回头不能跟你姐说,我们欺负你。”说着把手伸进秦小雨的棉衣口袋里,使劲往里一掏,脸突然变色的一白,等手出来的时候,几个指尖都冒着血珠。
  “你……你口袋里装的什么?我手都流血了!”张三丫疼的带着哭腔的说道。
  张大丫和张二丫也围了过来。
  张大丫瞪着秦小雨说道:“你拿什么扎的三丫,快掏出来让我们看看,你怎么这么阴损呢?”说着就去推秦小雨。
  秦小雨个头比张大丫矮半头多,这么近只能微微抬头才能看清张大丫的表情。
  看着张大丫发狠的样子,秦小雨也瞪大眼睛,双目里像有两个燃烧的小宇宙一样,盯着张大丫说道:“是她自己伸手进我口袋,怎么还赖我了,再说我口袋放什么是我的自由!”
  张三丫吮吸着指头上的血,听了秦小雨这话,伸手要去扇秦小雨的耳光,被秦小雨一把抓住手腕。
  秦小雨紧紧捏住张三丫的手腕,愤怒的说道:“我不会让你们再欺负我的!”
  张三丫脸都变了色,哭跳着说:“你捏疼我了,快松手,快松手啊。”这个秦小雨怎么这么大的手劲,她感觉自己的手腕快被捏断了。
  秦小雨松手同时使劲的往后推了一把张三丫,张三丫竟然倒退好几步,跌坐在雪窝里。
  张大丫姐们儿三个也不是说坏到骨子里的孩子,平时也就是自私一些,加上张老三的长期打骂,让姐妹三个活的自卑又可怜,平日里也就敢欺负欺负老实的秦小雨,现在看见秦小雨凶巴巴的模样,有些吃惊,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了,不过也不敢上手去打秦小雨,怕张老三知道了,会狠狠地揍她们。
  秦小雨看了一眼坐在雪窝里的张三丫,又看了看张大丫和张二丫,小脸上跟挂了层冰渣子一样,声音也清冷起来:“以后你们最好不要再惹我,泥人还有三分性,把我惹急了,谁也别想好。”
  秦小雨一直记得妈妈原萍说过,做人遇事要先讲理,我们不惹事,但是遇事一定不能怕事,不能委屈了自己。
  张大丫过去扶起张三丫,看着秦小雨,半天发了句狠话:“有本事你一直这么厉害!”说完拽着张三丫离开。
  秦小雨看着这么轻易离开的姐妹三人,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心里暗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手劲,她都做好了和姐妹三个狠狠打一架的准备,大不了就是打输了,但是也要让她们知道,她不怕她们三个人的,可是怎么突然有这么大的力量。
  秦小霞站在不远处的玉米杆堆后,静静的看着这一幕,这样的秦小雨变化实在太大了,还有秦小雨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轻轻一推就把张三丫推到雪窝里。
  秦小霞看着张大丫她们走远了,才跑过来,握着秦小雨的手说道:“小雨,你怎么这么大的劲儿啊?”
  秦小雨摇头:“我不知道,我就是轻轻推了她一下,根本就没用劲。”不是秦小雨不信任秦小霞,而是经过爸爸秦风的事,妈妈告诉她,要学会感恩,但是一定一定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一个人,哪怕是你的至亲,这样就不会在背叛的时候,感到伤心。
  秦小霞觉得秦小雨是不会说假话的,估计是张三丫想要赖上秦小雨,故意摔倒的。
  “好了,赶紧跟我一起去拜年吧,你口袋装什么了,张三丫摸一下就鬼叫唤。”秦小霞边拉着秦小雨往前走,边问道。
  秦小雨小心的从口袋里掏出几个铁蒺藜,是她从秦朗那偷偷摸来的。
  秦朗爱看武侠小说,总是弄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这铁蒺藜是他做的暗器,秦小雨原本还发愁,没有工具治张家三姐妹,看见秦朗做的铁蒺藜,就偷偷的装了几个。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