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24 | 浏览:21557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以嫡为贵》作者:木嬴(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九章 借钱

    赵翌容貌俊朗,无人可出其右,她不止一次说过,见惯了他那张脸,旁人的容貌很难惊艳到她了。

    但是方才,楚离的容貌,如同天上之巅,终年不化的积雪沐浴在阳光之下,美的绚烂,可再细看,又惭愧不应该用美字来形容他,他脸庞俊肃,看着就像是站在城墙上,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他的美不在俊逸,再于厚重、沉稳、内敛,莫名的叫人信任他。

    她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喊住他了,明澜低着头,兀自懊恼。

    “姑娘还有事?”他问道。

    明澜没有说话。

    男子看着她的手,抓紧裙摆,显然是有事,但是不好张口,这可不像昨天欢快的说还救他的顾二姑娘。

    她不说话,男子就盯着她,也不催她。

    碧珠性子急,忍不住拽明澜的云袖了,喊道,“姑娘,楚少爷还等你说话呢。”

    明澜红着脸,心恼碧珠了,她不说话,他可以走啊。

    “姑娘有话不妨直说,”男子声音淳烈。

    明澜抬头,飞快的看了他一眼,道,“我,我能不能向你借点银子?”

    碧珠,“……。”

    碧珠眼珠子没差点瞪出来,姑娘方才说借什么?借钱?

    她肯定是听错了!

    她怎么开得了口啊,她是大家闺秀啊,这里又是靖宁伯府,借钱这样的事,不是亲近之人,谁会借给她啊,这话说出来,人家楚少爷都会看轻她几分了,肯定会觉得她在府里是个不受宠的姑娘,缺衣少食……

    不对啊,姑娘有钱的啊,有六千多两呢。

    男子也被明澜开口借钱给震的不轻,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人跟他借过钱,之前就觉得明澜莫名的信任他,看来还真是。

    明澜开口后,就后悔的肠子一寸寸变青,可是话都说了,收不回来了,她正要说不借就算了,就听他好听的声音传来,“你要借多少?”

    这么问,显然是打算借她了。

    明澜抬头看他,只一眼,又把眼睛往下落,落在他束腰上,道,“借……借三万两。”

    男子敛眉,碧珠震惊的回过神来,“姑娘,你借那么多银子做什么?”

    “你不要问那么多,”明澜恼道。

    她能不问吗?

    碧珠心中腹诽,她在想,这么大的事,一定要禀告太太知道,可是一说,楚少爷闯姑娘书房的事就瞒不住了。

    明澜恼了碧珠,又觉得这话会被男子误会,借他的银子,还不许他多问,便大着胆子望着他,到嘴边的话,偏就说不出来。

    男子看她的眼神带着诧异,就在明澜觉得希望渺茫的事,他点头了,“我今天有事,没时间再来了,明天给你送来。”

    “你相信我?”明澜抑制不住的狂喜,眸底流转着璀璨光华。

    男子站在窗边,阳光打在他身上,周身晕染了一层暖暖的光晕,他笑道,“姑娘相信我,我为什么不相信姑娘?”

    只是在梦里见过,她就那般信任他,将一个不到两岁的孩童交给他,又用自己的血帮他解毒,告知她的血能解百毒,他没道理不信她。

    不过,他更好奇,她梦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事,让她如此信任他?

    明澜高兴不已,她转身把红丝砚拿来,递给男子道,“给你。”

    男子错愕,没有接砚台,而是望着明澜,“你要嫁给我?”

    这红丝砚,丫鬟说了给未来姑爷的。

    明澜脸红的能滴血了,差点没把红丝砚摔了,她连忙道,“你,你别误会,你借我三万两银子,我身边最值钱的就是红丝砚了,给你做抵押的。”

    她只是抵押,没有别的意思啊。

    因为误会,男子耳根微红,“抵押就不用了,我先走了。”

    话音未落,人已经不见了。

    明澜连忙把红丝砚放下,双手捂着脸,只觉得打个鸡蛋放上头都能烤熟了,她两辈子加起来,还没今天这么尴尬过呢!

    等人走了,碧珠忍不住道,“姑娘,你怎么能随便问人借银子呢,还借那么多。”

    明澜捂着脸,道,“你以为我想呢,娘都不借我,她还不如一个外人信任我呢。”

    看到他,她当时就闪过借钱的念头了,只是还没有下定决心开口,就先把人喊住了,没想到他都不问一句就借了。

    这一点,碧珠不否认,“楚少爷是真大方,三万两银子啊,说借姑娘就借了,他也不怕姑娘没钱还他。”

    “我是借钱不还的人吗?”明澜恼道。

    碧珠,“……。”

    她可没有这样想!

    见明澜一直捂脸,脸上的红晕始终不消,碧珠再问道,“姑娘借那么多钱做什么?”

    明澜看了碧珠一眼,没回答,而是叮嘱道,“这事不要告诉娘亲。”

    碧珠犹豫了下,还是点头了。

    楚少爷绝不是坏人,不说也没事。

    “明天,把城西庄子上的刘管事叫来,我找他有事。”

    碧珠点头如捣蒜。

    等脸色恢复了,碧珠把红丝砚藏好,明澜方才把楚离给她的信拆开来看。

    看过信后,明澜脸色绽放出一抹春花秋月般的笑容。

    笑容干净清澈,如天上皎月,宁静无瑕,如五月的杨柳,婀娜多姿,轻舞飞扬,看的碧珠错不开眼,她从来没见姑娘这样高兴过,那信上写的是什么,总不至于是情书吧?

    她凑上来要瞄一眼,明澜瞪了她一眼,连忙把信装好。

    碧珠噘嘴,要说姑娘不信任她吧,楚少爷来书房的事,她都知道,要说信任她吧,为什么信不给她瞄一眼呢,她又不是碎嘴的丫鬟。

    这时候,丫鬟青梅敲门,道,“姑娘,二姑奶奶去吏部尚书府又回来了,太太提的条件,义安侯府答应了。”

    答应了?

    明澜眉头皱紧,娘亲的条件是周表姑娘进门半年不能有孕,答应的话,不能不算数的,难道他们要将周表姑娘腹中胎儿打掉?如此,未免也太心狠了点儿。

    沐氏提这条件,只是不喜二姑奶奶擅自应承,故意为难她,让她以后长点记性,免得有一再有二,再者,她也不喜义安侯府信口雌黄,弄虚作假,她就是要逼的义安侯府承认周表姑娘有了身孕才不得不嫁的。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十章 屯炭

    现在义安侯府答应了,那靖宁伯府也无话可说了,这事松口了,但顾容澜的死还得继续查,不能松懈。

    “知道了。”

    明澜的注意力还在信上,只要把信送出去,就能接云澜回府了,她怎么能不高兴。

    今儿时辰太晚了,明天再禀告祖母。

    这一夜,明澜激动的睡不着,几次伸手摸藏在枕头底下的信,放在别处,她不放心。

    重活一世,欠楚少爷的越来越多了,她实在不知道怎么回报他才好,只希望他能听进去他的话,这一世别再中毒了,他是好人,她希望他能长命百岁。

    一夜迷迷糊糊,也不知道睡着没有,天就亮了。

    浑浑噩噩的被红缨扶起来,伺候她穿衣裳,碧珠则帮着铺床,将枕头拿起来,碧珠眼珠子瞪眼了,忙把枕头放下,望着红缨道,“这套衣裳没洗干净,你去给姑娘拿那套水蓝色绣栀子花的裙裳来。”

    红缨看着裙裳,微恼道,“哪里没洗干净了?”

    这裙裳可是她洗的!

    以前在她背后碎嘴就算了,现在当着她的面,也敢说她的不是了!

    明澜回头看着碧珠,碧珠朝她眨眼,明澜就道,“去拿吧。”

    红缨狠狠的瞪了碧珠一眼,方才转身离开。

    等她一走,碧珠就把枕头下一堆银票拿了出来,递给明澜看。

    明澜嘴巴张大,正要问哪来的银票,就想起来自己找楚离借钱的事,他什么时候来的?!

    明澜脸又火烧火燎了,他居然撩她的帐帘,将银票塞她枕头底下,他见过她睡觉的样子,他,他,他……太过分了!

    碧珠也觉得楚少爷这样做不应该,好歹姑娘也是大家闺秀,他去书房就罢了,怎么还能闯姑娘闺房呢,这要被外人知道了,姑娘的清白名声还要不要了?

    那边红缨将裙裳找出来,碧珠忙把银票塞回枕头底下,将被子铺好。

    穿好衣裳后,再洗脸,然后梳妆,用早饭。

    等红缨和雪梨把饭菜端下去,明澜才坐回床边把银票拿出来数,一沓银票,最大面额是一万两,最少的是一千两,厚厚一沓。

    明澜数了一遍,觉得不对劲,又再数了一遍。

    碧珠在一旁,道,“好像是四万两?”

    明澜数第三遍,确定是四万两没错了。

    “姑娘只借三万两,他为什么送四万两来?”碧珠不解。

    明澜握紧银票,揣测道,“他是担心我不好意思开口,怕三万两不够用,多借一万两给我。”

    碧珠嘴角抽抽,都开口借三万两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开口的,不过楚少爷这样大方,她快忍不住怂恿姑娘嫁给他了。

    不过,他是楚大将军府上的少爷,娶的不是公主郡主,最差也是国公府嫡女了吧。

    有了钱,明澜心里就有底了。

    把银票藏好,碧珠留下看着,她带着红缨去长松院给老夫人请安。

    没待一会儿,就有小丫鬟禀告她,说是城西庄子上的刘管事来了。

    城西的庄子,前世就是明澜的陪嫁,刘管事是她最信任的管事,更重要的是他是海棠的爹。

    买几万两的炭火,交给别人去办,她不放心。

    明澜回流霜苑的时候,刘管事已经在正堂候着了,见了明澜,忙起身见礼。

    明澜笑道,“刘管事,不必多礼。”

    刘管事的笑道,“方才我去见了太太,已经知道太太把庄子给姑娘的事了,我来的急,也没有带账册……。”

    明澜请他坐,然后道,“我找刘管事来,不是为了看账册,刘管事为人,娘亲和我自是信得过的,我是有件事想拜托刘管事帮忙。”

    刘管事的忙起身道,“姑娘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不敢言帮忙。”

    明澜摆摆手,让丫鬟退出去,只留下碧珠一人。

    碧珠抱着一锦盒,递到刘管事跟前,刘管事打开,见全是银票,顿时抬头看着明澜,“这么多银票,姑娘是要做什么?”

    银票的确是多了些,前世,她也是出嫁,才见到这么多银票过,她道,“这些银票,麻烦刘管事帮我全部买成炭火,就堆在庄子上。”

    刘管事的一愣,仿佛听岔了似的,“买炭火?”

    明澜重重的点头,“全部买炭火,一万八千两买银霜炭,余下的买普通炭火,全部堆在庄子上,另外,这事不要告诉我娘。”

    刘管事的为难,他不明白,望着明澜,问道,“姑娘囤这么多炭火做什么?”

    炭火不是什么稀罕东西,要买随时可以,买几万两的炭火,要是旁人,刘管事估计会直接问是不是吃错药了。

    明澜不隐瞒他,道,“今年会下雪,而且会下大雪。”

    “就算下雪,也不用那么多炭啊,”刘管事劝明澜三思。

    明澜知道他尽职尽责,她笑道,“刘管事就照我说的办吧,我能拿到这么多银票,说明有人信我。”

    的确,这么多银票,不是一笔小数目了,会借钱给姑娘的不是太太那就只有舅老爷了。

    看姑娘瞒着太太,这钱肯定就是舅老爷借她的了,舅老爷都放心,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想通了,刘管事就点头应了。

    没什么事了,刘管事的就告退,明澜叮嘱他道,“如果有人好奇问为什么买这么多炭,你就告诉他会下大雪。”

    她买炭不是为了挣钱,只是不希望大雪纷飞时,有钱买不了炭,生生给冻坏,她这么大手笔的买炭,总会有人相信的。

    刘管事叹息,只怕这大太阳的天气,他说会下雪,不会有人信。

    刘管事应下,又道,“姑娘还有什么吩咐?”

    明澜笑了一声,“别的吩咐没有了,将来我身边大丫鬟的位置有一个是海棠的,我喜欢吃面,你记得让海棠学做面,等炭火的事了了,你就送她进府。”

    前世,她吃的最后一顿饭,那比小拇指还粗的面,现在想想,还是挺嫌弃的。

    刘管事先是一怔,诧异明澜怎么知道他女儿叫海棠,随即又大喜,高兴明澜许诺把大丫鬟的位置给海棠,还叮嘱他让海棠学煮面,这是高看他女儿啊。

    刘管事连连应下,笑的合不拢嘴。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十一章 惭愧

    看着刘管事的抱着锦盒离开,碧珠恨不得扑过去把锦盒抢回来才好,借的四万两银子全买炭火就算了,姑娘还自己搭进去五千两,这么多钱买炭,一个五进院子都不一定够用。

    的确不够用,但可以搭棚啊,炭火又不是什么珍贵东西,浸点水也不妨事,只希望娘亲别去庄子上,否则非得心疼死不可。

    炭火的事交给刘管事去帮,明澜放一百二十个心,外头天气正好,她要去堵老太爷了。

    明澜溜达着碎步,在花园转了一圈,然后往二门挪,算着老太爷下早朝的时辰,就出了二门去前院。

    她手里拿着一封信,脸上带着犹豫为难迟疑的神情,老太爷迈步进府,正好瞧见了,问道,“这是怎么了?”

    明澜转着手里头没有拆封的信,道,“祖父,有人给我送了一封信,没有署名,也不知道是谁送来的。”

    明澜把信递给老太爷,纯真的脸上写满了我可没偷看,一切当凭祖父做主的神情。

    老太爷翻看着信封,看着信封后背隐约可见一个禅字,这不是大禅寺专用的信封吗?

    大禅寺好端端的怎么给明澜送信起来了,老太爷敛紧了神情,看了明澜一眼,把信拆开了。

    明澜站在一旁,努力惦记脚尖往上看,等看清信上的内容,她唰的把信抢了过来,高兴的不知道怎么办好。

    胆敢从老太爷手里头抢东西的,明澜还是头一份,直接把老太爷抢懵了。

    他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这信上头的两个八字,其中一个是老夫人,另外一个像是云澜。

    “大禅寺怎么会帮老夫人和云澜算命?”老太爷不解。

    明澜早想好说辞了,她欢快道,“之前我听人说在大禅寺许愿牌上写上愿望,大禅寺隔几天就会清理,有些人的愿望,大禅寺能帮忙,都会尽量帮,碧珠就怂恿我给老夫人和九妹妹算算,没准儿大禅寺会帮忙呢,我一时动心,就在许愿牌上写了,没想到真收到回信了。”

    明澜抱着信不撒手。

    碧珠在一旁,心都颤抖,她发现姑娘撒谎的本事越来越高超了,如火纯青啊,还说是她怂恿的,她是好丫鬟,从不做怂恿姑娘的事,这黑锅白锅她都不想背啊啊啊!

    老太爷也觉得这事新奇的很,还从来没听过呢,便道,“我再看看。”

    明澜就把信递给老太爷了,老太爷看的认真,上面帮老夫人和顾云澜单独算了命,又放在一起对了八字,什么相克,于老夫人不利,上头一个字也没有,顾云澜非但不克老夫人,反倒有利。

    明澜见了,就道,“九妹妹不克祖母,祖父,能把九妹妹接回府吗?”

    老太爷点头,“自然可以。”

    说着,他迈步朝内院走,大禅寺给老夫人算命的事,得跟老夫人说一声啊。

    明澜跟在后头进屋,一句话没说,全是老太爷说的,老夫人听了惊讶,“大禅寺真给我算命了?”

    大太太坐在一旁,别有深意的看了云澜一眼,显然,她不信这信是大禅寺送来的,分明就是二房为了接回九姑娘耍的手段。

    但不得不说,这手段耍的高明,想要戳破还真不容易。

    她端茶轻啜,氤氲雾气掩盖了她眸底冰冷寒芒。

    老夫人从老太爷手里接了信,看了几眼后,就吩咐王妈妈道,“快去把我那本《无量寿经》拿来。”

    老夫人语速有点快,是个人都听出她很激动,王妈妈没敢耽搁,赶紧回屋把经书取来。

    老夫人接了经书,迅速翻开,比对着信,越看越激动,又给老太爷道,“你看看这信上的字和这本经书是不是一样。”

    老太爷比对了下,道,“是出自一人之手,怎么了?”

    老夫人高兴坏了,“这经书是无垢大师亲笔写的。”

    无垢大师,是大禅寺得道高僧。

    这本经书是他亲自抄写的,老夫人花了一千两请回府的,每日诵读一遍,一日不落。

    这信是大禅寺送来的,又和无垢大师的笔迹一模一样,那给她算命的是无垢大师啊。

    如果是旁人,她心里还会怀疑是二房捣鬼,但现在她知道是她多疑了。

    “快,快派人去把九姑娘接回来!”

    大太太有些坐不住了,她望着老夫人道,“真的是无垢大师亲笔?”

    “错不了,”老夫人语气笃定。

    再说沐氏,老夫人一吩咐人把顾云澜接回府,就有丫鬟飞奔跑去告知她了。

    沐氏听了,先是一愣,随即眼眶就通红了,鼻子泛酸。

    没有耽搁,她就起了身,一路往长松院走,一边问丫鬟到底怎么回事。

    丫鬟知道的不多,但那一二就能让沐氏猜到,这一切都是明澜做的,她之前就说了,她在想办法把云澜接回来。

    她真的做到了。

    沐氏许久没有就见到小女儿了,想念的紧,现在老夫人要接回女儿,沐氏道,“娘,我去接云澜吧。”

    那一声娘,喊的老夫人愣住了。

    沐氏已经好多年不喊她娘了,这一声娘,喊的她惭愧。

    如果不是她信了道士的话,云澜怎么会被送去庄子上住三年?

    老夫人点头道,“你去吧。”

    沐氏高兴的抹掉眼角的泪珠,转身就走了。

    她一走,大太太也没待了,她起身回了院子。

    屋内,冯妈妈迎上来,道,“老夫人真同意把九姑娘接回府了?”

    大太太一口银牙险些咬碎。

    冯妈妈就道,“太太可得想办法阻止啊。”

    大太太烦躁不安,“你以为我不想吗?那是无垢大师算的命!”

    她连质疑那信是假的话都没有说出口,老夫人就深信不疑了,她要再说,那就是见不得老夫人和顾云澜好了。

    冯妈妈叹息,九姑娘是不克老夫人,但九姑娘克长房啊!

    当年大太太替长房算官运福气,那道士说九姑娘克长房的福运,只有送出府,而且是送到西南方向,才能保证长房顺风顺水。

    虽然道士的话不足取信,但这些玄而又玄的事,从来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左右是二房女儿,让她们母女分离,二太太郁郁寡欢是好事。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十二章 无垢

    当年二太太要把顾云澜送到沐阳侯府长大,是大太太费尽唇舌才说服老夫人送去庄子上的。

    没想到长房顺风顺水了三年,现在大老爷谋官失败,顾涉高升,克长房的顾云澜也要回府了!

    大太太拳头攒紧,眼神冰冷,像是淬了寒毒似的。

    关于这封算命的书信,明澜想出来的说词,没人质疑,毕竟她和靖宁伯府,甚至沐阳侯在内,都没法请动无垢大师替老夫人和顾云澜算命,若是可以,也不用等到今日了,唯一的解释,那就只有无垢大师心血来潮了。

    老夫人高兴坏了,这不一高兴,赏了明澜两匹锦缎,一对金镯子,着实把顾音澜几个眼红坏了,从佛堂罚跪起,这才几天啊,她都得老夫人赏赐几回了!

    实在扛不住顾玉澜她们羡慕妒忌恨的眼神,明澜没待一会儿,就带着赏赐准备回流霜苑了。

    出了长松院,见四下无人,碧珠忍不住低声问道,“姑娘,楚少爷怎么那么有本事,能请的动无垢大师帮你算命?”

    明澜只笑不语,虽然碧珠是她的心腹,但有些事,还是不便让她知道。

    离王世子是无垢大师的记名弟子,楚少爷是离王世子的表兄弟,当年她救了楚少爷,不止楚大将军登门道谢,后来遇到离王世子,他也谢过她,足见兄弟情深。

    她找楚少爷帮忙,等于是找了离王世子帮忙,还有不成之理?

    楚少爷帮她这么大的忙,说来,她都没有好好谢过他,就因红丝砚闹了笑话,最后非但没谢,还又找人家帮忙了。

    都怪碧珠多嘴,人家帮她大忙,她把红丝砚送给他也应当,结果偏说什么未来姑爷,她手里头可没有什么东西合适送给男子做谢礼的。

    正想着呢,碧珠就道,“姑娘,义安侯夫人来了。”

    明澜瞥头看去,就见义安侯夫人走过来,远远的看到她,义安侯夫人眸底一团火苗跳动着,恨不得将她烧成灰烬。

    明澜精致如玉的脸庞上扬起一抹愉悦的笑容,看向身后捧着绸缎的丫鬟道,“把锦缎送流霜苑去。”

    丫鬟点点头,就抱着锦缎和锦盒先走了。

    很快,义安侯夫人就上前了,领路丫鬟福了福身子,就转身走了。

    义安侯夫人皮笑肉不笑道,“顾二姑娘要茂哥儿十五岁才回侯府,我也答应你了,你还要弄幺蛾子?!”

    “幺蛾子?”这形容词叫明澜不喜,“如果不是义安侯夫人把手伸到二姑奶奶那儿,我靖宁伯府也不会提要求。”

    义安侯夫人气绝,既然知道表姑娘怀了身孕,她就得尽快出嫁,不然显怀了,周家和义安侯府都会成为笑柄,再加上靖宁伯府把茂哥儿接回来,还不知道会传出什么样的流言蜚语来,靖宁伯府却在这关头提半年不得怀身孕的要求,不是存心刁难她又是什么?!

    “小小年纪,手上就沾了血,顾二姑娘的心就这么狠?”义安侯夫人眸光冷冽。

    明澜最怕的就是手上沾血四个字了,义安侯夫人这回是碰到她逆鳞了,“我手上沾血?义安侯夫人难道不懂什么叫闺训女诫吗,就周表姑娘的行为,大家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她了,还是义安侯夫人觉得她做的是对的?!”

    义安侯夫人是长辈,今天居然被明澜责问不懂闺训女诫,她一张脸青红紫轮换了变,像是被人打翻了颜料盒,气的胸口直起伏,但是她毕竟比明澜年长,两世为人,明澜年纪加起来都不及她大,义安侯夫人可不是软角色,“顾二姑娘的闺训女诫就是动手打人钻狗洞吗?!”

    明澜冷笑一声,“和懂礼仪的人讲道理就够了,和野蛮人才需要动粗,若不是气不过,我还嫌打她脏了我的手,至于钻狗洞……为了茂哥儿,我下油锅都行,何况只是区区狗洞!”

    话到这份上,明澜算是看出来了,茂哥儿这个嫡亲的孙儿在义安侯夫人心底是一点地位也没有的,难怪前世他会在周表姑娘进门就夭折了。

    填房进门,嫡妻留下的孩子死了,无论如何,她名声都会有所损伤,可是她还没有过门,茂哥儿就夭折了,那就和她没什么关系了,只能是茂哥儿福薄,谁能料到有嫡亲祖母会狠心要他的命呢?

    话不投机半句多,明澜不愿多说,义安侯夫人也不想多说了,迈步就往长松院走。

    明澜自然要跟去了,沐氏不在,老夫人什么都不知道,她还指望顾家和义安侯府交好,将来亲家之间能互相帮衬,要明澜说,不在背后拖顾家的后退,顾家就是烧了高香了。

    义安侯夫人进门,脸上带了笑容,和之前明澜争吵时的铁青脸色全然不见。

    老夫人不冷不热,但还算客气,拨弄了佛珠道,“义安侯夫人来我伯府是有事?”

    义安侯夫人点头,道,“周表姑娘的事,让我义安侯府和伯府生了些嫌隙,我已经严加管教了,将来她要敢对茂哥儿不好,我决不饶她,我相信顾二姑娘也不会放过她,府上的要求,我答应了,特地来说一声,另外,就是容澜留下的陪嫁,这些天我让人整理了,列了单子送来,将来茂哥儿回侯府,这礼单上的我保证一件不少。”

    念夏从义安侯夫人手里接了礼单,递给老夫人过目。

    老夫人给王妈妈使了个眼色,王妈妈就派人去幽兰苑拿顾容澜当初的陪嫁礼单。

    沐氏不在,但是赵妈妈还在,礼单很快就取了来。

    老夫人对着礼单看着,脸色倒没什么变化,顾容澜毕竟嫁了三年了,陪嫁用掉一成很正常,主要陪嫁铺子和庄子都还在。

    而且,义安侯府做的很好,这礼单还去衙门报备了,盖了章。

    义安侯府的诚意,老夫人很满意,脸上的冷色去了几分,带了些慈蔼,毕竟顾容澜已经死了,这些陪嫁,义安侯府就是扣下一两成,说是先前顾容澜拿来孝敬她了,谁又能怎么着?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十三章 体谅
    闲聊了几句,义安侯夫人要去看茂哥儿,赵妈妈说他睡着了,义安侯夫人眉头拧了一瞬,随即松开,道,“我还得去大禅寺一趟,就先告辞了。”

    语气略生硬,仿佛有些生气,她都做到这份上了,想见见孙儿都不行,但是她生她的气,没人接茬,老夫人让念夏送她出府。

    礼单老夫人又看了一遍,就让赵妈妈带回幽兰苑了,之后,便吩咐王妈妈道,“让厨房多备几个菜,九姑娘回府,晚上一家人在一起热闹热闹。”

    “我记得九妹妹喜欢吃香菇蒸蛋,”顾音澜笑道。

    老夫人笑道,“云澜去庄子上住了三年,难得你还记得她的喜好。”

    顾音澜挨着老夫人坐下道,“哪里是我记得的,是娘亲方才提起来的,她自责不已呢,说不该听信道士的话,怕祖母有闪失,和四婶执意将九妹妹送庄子上去,现在九妹妹回来,娘觉得对不住她。”

    明澜听了嘴角闪过一抹冷笑,她可不信大太太有这样的觉悟。

    但顾音澜这么说,老夫人叹道,“你娘也是孝顺我,伯府没人会责怪她的。”

    “二姐姐呢,也不怪我娘吗?”顾音澜望向明澜。

    明澜嘴角的冷色化开一抹春水,清澈的眸子如窗外蓝天,干净无瑕,她笑道,“怎么会呢,大伯母如此孝顺祖母,她会有好福报的。”

    福报两个字,明澜咬的格外清晰,顾音澜的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瞬。

    老夫人有些乏了,露了疲色,顾音澜就起了身,道,“祖母累了,我们就先回去了。”

    出了长松院,顾玉澜就道,“我们去花园玩吧。”

    顾雪澜则道,“我想去逛街,三姐姐,你陪我去吧。”

    顾音澜扭着绣帕,道,“最近一段时间,谁也别叫我去逛街。”

    “为什么啊?”顾雪澜不解道。

    她们这些姐妹,就没有不喜欢逛街的,只要提到逛街两个字,脸上就刻上了兴奋二字,就跟打了鸡血似的。

    顾音澜暗撇了明澜一眼,才道,“为了父亲谋工部侍郎的位置,除了公中送出去的礼,还往外掏了几千两,娘说接下来几个月,都不会给我格外做新衣裳买头饰了。”

    顾雪澜自然看到顾音澜那一瞥了,她望着明澜道,“二姐姐,大伯父升官,是为了咱们伯府好,你把端砚要回来,也没有把五千两给你表哥,那五千两,你没还给大伯母吗?”

    理所应当的语气,叫明澜皱眉,偏顾玉澜还附和道,“的确该还,咱们伯府各房应该和睦相处,二姐姐那天说的话实在是与人生分。”

    话说的这么直白,明澜想装听不懂都不行,她也不生气,“让我把五千两还给大伯母也行啊,把端砚还回来,我一个铜板都不会少的。”

    “你表哥有红丝砚,又不缺一方端砚,”顾雪澜就道。

    明澜脸色冷漠了两分,“我表哥是不缺那一方端砚用,难道靖宁伯府大房就缺那五千两银子了?”

    四房要捧着大房,她管不着,但别拿她来讨好顾音澜!

    顾雪澜嗓子一噎,狠狠的绞了下手里的绣帕,不着痕迹的瞥了顾音澜一眼,二姐姐油盐不进,她是爱莫能助了。

    顾音澜又看向顾玉澜,眸底有光芒流转。

    顾玉澜就看着明澜了,“大伯父没能升官,心里头正不痛快,那些送出去的礼都不会再还回来了,他既没了银子,还没能升官,你就不能体谅一二?”

    明澜气笑了,“又让我体谅?当初端砚送给表哥,让我体谅大伯父难得碰到这么好的升官机会,我体谅了!去把端砚要了回来!现在又要我体谅大伯父没能升官,把买端砚的钱还回去,我只是一个小辈,让我体谅一次又一次,谁来体谅我?!”

    说完,明澜转了身,要回长松院。

    只是走了没两步,就被顾音澜抓住了胳膊,道,“你要去哪儿?”

    明澜回头,冷笑一声,将顾音澜的手甩开,“我能去哪儿?我去找祖母!你们我惹不起,只要祖母说那五千两银子我该还给大房,我还!”

    明澜快步朝长松院走去,顾音澜几个急了,连忙追上来,一人拉着明澜一只胳膊,道,“别生气啊,我们只是开玩笑的,哪能真让你把五千两还给大伯母啊?”

    讨好的语气,哪里还有方才咄咄逼人的样子,她们也知道怕呢,怕她跟老夫人告状。

    把送出去的东西再要回来,已经不应该了,何况舅舅还送了两方红丝砚来,那是比端砚还要好的砚台,皇上都赞不绝口,只要她敢告状,她们几个绝对讨不了一顿责罚!

    被拦住了去路,明澜难往前半步,她崩紧了脸,神情陌生的叫人仿佛从来没有认识过她一般,只见她朱唇亲启,唇畔勾起一抹冷笑,“开玩笑的?你们觉得这样的玩笑很好笑吗!”

    她们这是有枣没枣打三竿,万一她是个傻的,听她们一说,真的傻乎乎的把到手的五千两拱手让出去呢!

    前世,她都没有这么傻,何况在世为人了!

    顾玉澜没好气道,“这只是我们随口一说,姐妹之间说笑打闹而已,你闹到祖母跟前,你是存心羞死大伯父是吗?”

    明澜讥笑一声,“你们说是说笑打闹,我说就是存心羞死大伯父了,什么时候起伯府已经没我说话的份了?”

    顾玉澜瞪着明澜,明澜拳头攒紧了,她道,“自打上回打了周表姑娘巴掌之后,我觉得有时候气不顺,用拳头比讲道理管用,这一次我且算了,再有下一次,再让我委屈自己体谅别人,别怪我翻脸无情!”

    说完,明澜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等走远了些,碧珠小声道,“姑娘,你怎么就这样算了?”

    算了?

    明澜嘴角划过一抹冷笑,可能吗?

    她走后,顾音澜几个气的不轻,三人你一句我一句数落明澜的不是。

    骂了一通后,气顺了些,就去逛花园消气了。

    她们走后,一旁的树后面走出来一抹青碧色身影,正是先前送义安侯夫人出府的念夏。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十四章 告状
    念夏是王妈妈的心腹,府里的事,只要她知道的,觉得应该要禀告的,她从来不替人遮掩,至于告不告诉老夫人,那全看王妈妈说不说了,她尽自己的本分。

    是以长松院四个大丫鬟,怜春、念夏、敛秋、拂冬中,王妈妈最喜欢念夏,因为她够聪明,够听话。

    回正堂之后,念夏凑到王妈妈耳边嘀咕,正巧老夫人心情好,笑道,“有什么话,说大点声,我也听听。”

    念夏看了王妈妈一眼,王妈妈点点头,她才道,“方才在长松院前的岔路上,三姑娘、四姑娘还有七姑娘她们和二姑娘吵了起来,奴婢没敢上前,就悄悄躲开了,她们要二姑娘把先前大房买端砚的钱还给大太太,二姑娘生气了要老夫人给她做主,被她们拦下了,二姑娘说这次就算了,下次再这样,她忍不住要打人了……。”

    老夫人脸上的笑容缓缓僵住,最后变的铁青。

    王妈妈劝老夫人息怒,老夫人怎么能不生气,沐阳侯那般大度,伯府还要不要脸了?!

    “让她们三个去佛堂跪着,抄不好五十篇家规,晚上的家宴别参加了!”

    老夫人发了话,就有丫鬟去传话。

    顾音澜几个听老夫人罚她,顿时来了气,觉得是明澜告状的,才说这一次算了,转过脸就去告状,无耻小人!

    几人不想跪,去找老夫人求情,刚进院子,顾雪澜的丫鬟春兰就拉住了她,道,“姑娘,奴婢想起来了,先前奴婢回头,看到一穿着青碧色裙裳的丫鬟,是念夏姐姐啊……。”

    一般丫鬟,听到姑娘争嘴,也不敢乱说,她也没在意,但是念夏不同,她会告诉王妈妈,念夏的行事作风,她们早领教过了。

    顾音澜气的狠狠的扭着绣帕,再不敢进屋了,免得老夫人一生气,惩罚更重。

    几人灰溜溜的去了佛堂,跪在那里抄家规,一边抄一边骂明澜。

    而明澜,去幽兰苑转了一圈,就回流霜苑了。

    回屋之后,严妈妈给她倒茶,道,“先前有丫鬟瞧见姑娘和二姑娘她们拉扯,是因为买端砚的五千两起了争执吗?”

    明澜捧着茶盏,茶香扑鼻,她没有说话,碧珠道,“可不是因为这事,她们太气人了!”

    严妈妈叹息一声,望着明澜道,“要我说,姑娘也不是非要那五千两不可,大老爷没能升官,咱们老爷高升了,心里总不是滋味儿,老爷素来宽厚,那五千两姑娘不还给大老爷,老爷迟早还是会补上的。”

    明澜斜了严妈妈一眼,扭了眉头道,“那严妈妈的意思是,为了不让父亲为难,我把五千两还回去?”

    严妈妈见明澜眉间似有犹豫,已经在动摇了,便加把劲道,“姑娘懂事,老爷最疼你了。”

    明澜笑了,“严妈妈怕是还不知道呢,方才三妹妹她们挨罚了,就是因为要我把五千两还给大伯母,惹祖母不快了,你又来劝我,难道祖母罚她们罚错了,是我做的不对?”

    严妈妈愣了一下,忙道,“姑娘没错……。”

    明澜把茶盏重重的放下,道,语气冷硬道,“我自然是没错,她们口口声声二房和大房关系亲厚,不应该这么生分了,那我们二房和谁生分,和舅舅吗?一个端砚而已,送出去了还要我拿回来,她们不嫌丢人,我嫌丢人!那五千两我最后如果还回去了,那我当初还要做什么?我宁可撕碎了,也不会还的!

    父亲怎么做,我做女儿的管不着,我想父亲也不会让我委屈自己,怎么从严妈妈嘴里说出来,倒成了我不把五千两还给长房,父亲就不疼我了似的,待会儿家宴上,我要好好问问父亲了!”

    明澜声音微恼,那清脆如珠如玉的声音击打在严妈妈心头,却像是重锤,捶打的她一瞬间窒息了。

    她不是那意思啊!

    严妈妈忙道,“姑娘误会我了,我没有那意思……。”

    明澜歪着头看着她,“不是这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

    轻飘如湖畔柳絮的声音,严妈妈却听出咄咄逼人的意味来,她忙道,“奴婢是姑娘的奶娘,说话做事都是为了姑娘好,只是觉得一府姐妹,没必要为了钱起争执生分了,再亲不过骨肉啊。”

    明澜忽而一笑,笑的严妈妈毛骨悚然,后背发凉,只听明澜道,“如果三妹妹她们的奶娘有严妈妈你一半尽职尽责,今儿她们也就不会找我要银子,更不会为了点银子起争执了,赶明儿让祖母给她们换奶娘,府里多几个严妈妈你这样的奶娘,伯府上下一定和睦。”

    严妈妈嗓子像是被掐住了似的,半天说不出来话。

    碧珠见了,道,“姑娘不说,我还没发现呢,三姑娘她们的奶娘都尽量帮着她们弄银子,怎么严妈妈你却总是劝姑娘把银子往外掏,那可是五千两,能买好多的衣裳和头饰了,又不是抢来的,是老太爷让大房给姑娘的,就这样还回去了,肯定有不少人背后说姑娘脑子进水了。”

    再说了,真要还,姑娘也没钱可还了,都让刘管事拿去买炭了。

    碧珠巴拉巴拉一阵倒豆子,严妈妈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她和姑娘说话,要她插嘴,坏她好事!

    这边,明澜不耐烦了,摆手道,“你出去吧,这里不用你伺候。”

    严妈妈只好退下了,转身时,脸黑的有点可怕。

    明澜托着下颚,在想事情,方才在长松院,灵光一闪之间,她想到给老夫人准备什么寿礼了,只是难度大了点……

    琢磨了两刻钟,明澜就起身去书房,提笔作画了。

    画一张,丢一张。

    很快,地上就有一堆的废纸了。

    好在半个时辰后,总算把画画好了,等墨迹干了,又小心卷起来。

    碧珠在一旁站在,惊叹明澜的想法,又道,“姑娘这份寿礼,老夫人一定喜欢,只是绣起来麻烦,一个月的时间铁定是不够的。”

    明澜笑道,“我又没说自己绣。”

    “啊……?”

    “明儿出府一趟。”

    她可不想熬夜做针线,把眼睛熬坏了,这一世不在乎钱,能用钱办到的事,她绝不委屈自己!

    忙完了,明澜伸了个懒腰,迈步出了书房。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十五章 心肝

    站在回廊下,看着丫鬟们扫落叶,明澜笑道,“回头跟李总管说一声,让他派人来在那边架个秋千。”

    碧珠连连点头应下。

    外面,一丫鬟跑进来,气喘吁吁道,“二姑娘,九姑娘回来了。”

    明澜一听,脸上就带了喜悦,拎了裙摆,飞快的往前走,碧珠小跑跟上,“姑娘走慢些,九姑娘回府住了,想什么时候见都行的,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

    碧珠说她的,明澜根本不听,没人能体会她的迫切心情。

    她赶到长松院的时候,大太太正搂着顾云澜,道,“大伯母的心肝,都怪大伯母,让你在庄子上吃了那么多的苦头……。”

    顾云澜很瘦,在搬出府之前,粉雕玉琢,一双眼睛像是葡萄似的,舅舅说过,她们三姐妹就数云澜小时候最漂亮,可是现在,她瘦巴巴的,眼神也没有小时候灵活了,如果不是依稀还能辨别出小时候的样子,只怕真的要怀疑她还是不是靖宁伯府九姑娘了。

    她还有些怕生,被大太太搂在怀里,动都不敢动。

    这样子,一屋子丫鬟都唏嘘不已,老夫人更是心疼。

    但明澜却只有高兴,她见过顾云澜最后一面,比现在还要消瘦,现在已经回府了,静心调养一段时间,气色就会好起来的,只是大太太的话,听得人胃里头翻滚。

    谁是她的心肝宝贝?

    顾音澜才是!

    她舍得把她送去庄子上住三年吗?

    想到这里,明澜脑子里一念头忽闪而逝,她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大太太执意要把云澜送去庄子上,那时候她才三岁大,真是懵懂可爱的时候,根本就不妨碍她什么事,她为什么要算计她?

    如果说怕她得老夫人宠爱,抢了顾音澜的位置,那是不可能的,娘怀顾云澜的时候,老夫人一心就盼着是个儿子,结果一生下来,还是个女儿。

    老夫人在幽兰苑守了三个时辰,听到是女儿,王妈妈就扶她走了。

    她一定要想办法弄明白原因,如果可以,一定要她尝尝把心肝宝贝送出府,百般思念却不能接回府的滋味儿!

    看到明澜,顾云澜努力推开大太太,扑到明澜身边,她还记得明澜,明澜几个月前去见过她,给她带了糖人和糖葫芦,还有她最喜欢的桂花糖。

    怕见到太多的人呢,她躲在明澜身边,怯生生的挨个望过去。

    老夫人眼眶都红了,招手道,“乖,到祖母这里来。”

    顾云澜紧紧的抓着明澜的衣服,明澜看着老夫人道,“祖母,云澜在庄子上没见过这么多人,她走的时候才三岁,不记得您了,等过些日子就好了。”

    听孙女儿把自己忘记了,老夫人也没有生气,只是很不是滋味儿,“这一次真是多亏了无垢大师了,否则我老婆子还不知道让你们姐妹分别多久。”

    说完,又吩咐王妈妈道,“明儿再去大禅寺添三百两香油钱。”

    “能回来就好,”大太太抹着眼角不存在的眼泪道。

    家宴是晚上,这会儿时辰还早,沐氏见顾云澜怕的厉害,就说坐马车累了,要带她下去歇息了。

    老夫人赏了顾云澜十匹锦缎,六百两银子,另外还有一些簪花头饰之类,多是小女孩喜欢的东西。

    看到那些东西,顾云澜明显高兴了许多。

    除了老夫人,大太太也送了四匹锦缎,还有一对金镯子。

    她送了,四太太就得跟着送,然后三太太也派人送了来。

    沐氏见了就道,“大太太和四太太是为了弥补云澜,你怎么也送东西来了?”

    三太太笑道,“我也许久没见云澜了,就当是我做三婶的一番心意吧。”

    沐氏招呼顾云澜过来,道,“这是三婶,快给三婶请安。”

    顾云澜看了三太太两眼,往沐氏身边缩了两步,才脆生生唤道,“三婶。”

    三太太心疼,府里的姑娘都是她看着长大的,还没有哪个姑娘叫人都胆怯的,幸亏接回来的早,再晚个几年,性子就难扭回来了。

    知道三太太在想什么,沐氏哽咽道,“已经好多了,在庄子上,她见到我都怕。”

    那躲避害怕的神情,对沐氏来说,比尖刀还要凌厉三分。

    三太太扶着沐氏坐下,道,“二嫂别担心,云澜年纪小,学什么都快。”

    那边,顾云澜正拿拨浪鼓逗茂哥儿玩,她怕大人,但是不怕茂哥儿,她先前试着抱茂哥儿,结果抱不稳,两个人一起滚在了地毯上,笑成一团。

    “喊我姐姐,我就给你,”云澜把拨浪鼓举的高高的。

    “姐姐,姐姐。”茂哥儿伸手往上爬。

    明澜在一旁笑道,“不能喊姐姐,要喊九姨。”

    “九姨,九姨。”

    屋子里,欢声笑语,沐氏笑的泪花闪烁,如果容澜还在,那该多好。

    明澜就一直在幽兰苑陪顾云澜和茂哥儿玩,直到丫鬟来请她们去参加家宴。

    夕阳渐落,晚霞徐徐在天际展开一幅美丽的画卷。

    因为家宴,伯府上下包括姨娘在内都齐聚长松院。

    明澜几个进正堂的时候,老夫人正看着方姨娘道,“你肚子大了,今儿家宴人多,别磕着碰着了,回芙蓉苑吃吧。”

    方姨娘一脸委屈,上回的事她已经知道错了,家宴这么重要的宴会,都不许她参加了吗?

    明澜嘴角微勾,闪过一抹冷笑,九妹妹和老夫人八字并不相克,却被送到庄子上待了三年,老夫人心里头正愧疚,她先前又假借落水动胎气,老夫人冤枉了她,她们姐妹团聚,正是高兴的时候,老夫人怎么可能让她过来扰她们的兴致?

    她厌恶方姨娘,老夫人又不是不知道。

    方姨娘露了委屈之色,但是老夫人没有心软,让丫鬟小心扶她下去。

    她一走,顾音澜几个一瘸一拐的由丫鬟扶着进来,跪了几个时辰,膝盖疼的厉害。

    几人把抄好的家规递给老夫人过目,老夫人随手翻看了几眼,脸上没什么笑容,见她们快站不住了,才道,“都坐下吧。”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十六章 浪费

    大太太知道顾音澜是什么事惹恼了老夫人,被罚去佛堂抄家规,见老夫人怒气还未消,便寻了话题道,“还有一个月就是老夫人寿宴了,往年都没怎么大办,今年二老爷又升了官,九姑娘也回府了,三喜临门,这寿宴一定要办的隆重喜庆。”

    四太太赞同,然后屋子里就聊开了。

    老夫人脸上渐渐有了笑容。

    外面,丫鬟进来禀告道,“老太爷和大老爷他们回府了,说是换了衣裳就来。”

    老太爷龙行虎步的进来,老当益壮,大老爷随后,三老爷次之,最后是四老爷。

    没瞧见顾涉,老夫人问道,“老二呢,还没回来?”

    老太爷笑道,“他刚接手兵部侍郎的位置,手里头事情多,应酬也多,兵部尚书设宴,要他一定去,昨儿就答应了,不好推脱,家宴就不参加了。”

    “可惜了,他是最不应该缺席的,”老夫人叹道。

    大太太就笑道,“二老爷应酬也是为了在兵部扎稳脚跟,将来步步高升,云澜是他嫡亲的女儿,往后天天陪他吃饭都可以,不差这一顿。”

    一句步步高升,是说到老夫人心坎里去了,她笑道,“既然有应酬,我们就上桌吃饭吧。”

    丫鬟们赶紧上菜,沐氏则领着顾云澜上前给老太爷请安。

    老太爷看到孙女儿消瘦,和其他姑娘站在一起显得格格不入,有些叹息,赏了她一长命锁,叮嘱沐氏好好照顾顾云澜。

    正堂内,摆了四桌。

    老夫人和几位老爷、太太一桌,明澜她们姑娘一桌,还有少爷一桌,府里姨娘一桌。

    一桌子十八个菜,有荤有素,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一样不少,色香味俱全,看着就叫人食欲大振。

    虽然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但家宴讲究的就是一家和睦,一桌吃饭,话都不说一句,还有什么感情可言,憋都憋死了。

    先前料到老夫人寿宴,顾雪澜忍不住问道,“祖母寿宴,你们准备给祖母送什么寿礼?”

    顾玉澜夹了菜,道,“送什么寿礼,当然要保密了。”

    “万一送重了呢?”顾雪澜咯咯笑道。

    顾音澜拿帕子擦嘴角,道,“重了,送的好的自然得祖母夸赞了,送的不好的,那可是很丢脸的。”

    说着,瞥见顾云澜吃菜,菜掉在了桌子上,她伸手捡起来,放嘴里。

    顾音澜见了,忙道,“掉桌子上的菜,不能吃!”

    她拿了筷子要把顾云澜手上的菜打落,结果顾云澜手一甩,那菜丢到了顾音澜脸上去了。

    事情发生的太快,猝不及防啊。

    那一瞬间,顾音澜想杀人的心都有了,顾雪澜几个憋笑,憋的难受。

    加上顾音澜喊的大声,大家都望了过来,正好看到她狼狈的样子。

    那菜从她脸上掉下来,正好掉到她裙裳上,她新做的裙裳,就这样被弄脏了,她几乎是跳了起来。

    屋子里,瞬间安静的可怕,落针可闻。

    明澜坐在顾音澜的右手边,她本来是要坐顾云澜身边的,但是府里坐位有规定,不能乱坐,顾音澜年纪最小,转了一圈,正好在顾音澜左手边。

    明澜离了桌,拿帕子帮顾云澜擦手,教她道,“菜掉在了桌子上,就不能吃了。”

    顾云澜也知道自己犯了错,但是她觉得委屈,她憋了嘴,声音都带了哭腔了,“不能浪费,喜儿说过糟蹋粮食会被雷劈。”

    “喜儿说的不对。”

    “喜儿她娘也这样说的。”

    “……。”

    喜儿说的不对吗?

    她说的是对的啊。

    本就不应该浪费粮食,但云澜理解的不对。

    明澜换了位置,教云澜什么是浪费,什么是脏了不能吃,但好像说不通,云澜有自己的理解,“喜儿都吃的,我见她馒头掉地上,还捡起来吃。”桌子上怎么也比地干净吧。

    顾如澜则道,“桌子上不干净,吃了会肚子疼。”

    “喜儿没有肚子疼啊,我以前也吃了,也没有肚子疼,”顾云澜歪了脑袋道。

    顾如澜败下阵来。

    顾云澜说的大声,她没觉得有错,只觉得委屈,手背挨了一筷子,都泛红了,好疼。

    那边沐氏眼眶通红,老夫人叹息,没人责怪顾云澜,这不是她的错,在庄子上,还能指望奶娘和丫鬟把她教成大家闺秀吗?

    明澜也不知道怎么教,只道,“饭菜掉在了桌子上和地上,我们都不吃的,你要觉得喜儿做的对,跟着她学,以后都不会有糖人吃了。”

    云澜憋了憋嘴,“我不吃就是了。”

    “这才乖。”

    “好了,好了,继续吃饭吧,”那边,老夫人发话。

    顾音澜再不愿坐顾云澜旁边了,正好和明澜换了位置,她狠狠的擦衣裳的汤汁,恼怒之余,瞪了明澜道,“你得代她赔我一身新衣裳!”

    明澜斜了她一眼,“你不说,我也会赔你。”

    顾音澜哼了一声,瞥过脸去,兀自吃饭。

    半个时辰后,家宴才用完,又坐了片刻,方才各回各院。

    回了流霜苑,明澜坐下来,就吩咐碧珠道,“把老夫人新赏我的紫曲水蜀锦给三姑娘送去。”

    碧珠听了就道,“那匹蜀锦漂亮,能做好几套裙裳了,都送去?”

    “送去吧。”

    一套裙裳而已,她还不至于那么小家子气。

    碧珠就把锁在箱子里的蜀锦翻了出来,特地给明澜过目,希望她改主意,但明澜在走神。

    今儿顾云澜说糟蹋粮食,她才知道自己想的太简单了,这一场大雪,只是买炭火是不够的。

    大雪封路,京都外的粮食运不进来,街上的粮食价格也翻了三倍,那些穷苦百姓,平常就勉强裹腹了,粮价一涨,只能忍饥挨饿,再加上天寒地冻,这才病倒了一片。

    虽然朝廷也赈灾了,但大雪纷飞时,一碗粥根本无济于事。

    要想控制粮价,就得在下雪之前,把供应京都一个月的粮食提前运进京来。

    炭火她能买,还是靠借钱的,她要怎么说服那些粮商屯粮呢?

    被这个问题困扰,明澜一夜没能睡好。

    想来想去,除了借钱买粮的办法之外,没有更好的主意了,可是钱呢,难道要继续问楚离借钱?

    这一回,她是无论如何都张不开口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本帖最后由 tchsin1014 于 2017-6-5 23:49 编辑

第五十七章 出府
    夜里没能睡好,早上醒来,哈欠连天,洗过脸后,方才清醒了些。

    碧珠见她精神不好,问道,“姑娘还出门吗?”

    明澜轻点头。

    老夫人寿宴在即,寿礼又复杂的很,她没有时间耽搁。

    红缨在一旁铺床,听明澜要出门,她巴巴的望过来,希望明澜带她出去。

    明澜吃了早饭后,就带着碧珠去长松院了。

    出了长松院,碧珠忍不住问道,“姑娘怎么不带红缨出门?”

    “你希望我带她出去?”明澜问道。

    碧珠咬唇瓣。

    说心里话,她自然是不愿意的,能跟着姑娘出去逛街,多好的事,她傻了才不愿意跟去呢,可是她和红缨都是大丫鬟,但凡出门这样的事,都是轮着来的,就算加一个雪梨,这一次也轮到红缨了。

    这些天,姑娘亲厚她和雪梨,疏远红缨,她都感觉到了,何况是红缨自己了,她们两住一个屋,这几天,红缨都不跟她说话了,她憋的慌。

    碧珠想知道为什么明澜罚跪佛堂后,就没之前那么喜欢红缨了,正要问出声,就听明澜道,“盯着她点,看她都和流霜苑外什么人有密切往来。”

    碧珠呆傻的应了一声,“是。”

    去长松院给老夫人请安之后,明澜借口要去丝线铺挑些上等丝线要出府一趟,老夫人同意了。

    上回明澜陪顾如澜逛街,还送了她玉簪,她要陪明澜一起,明澜笑道,“昨儿不是说要抓紧时间给祖母准备寿礼,连出门的时间都挤不出来了吗,还敢耽搁呢?”

    顾如澜就道,“我回来抓紧绣不碍事的。”

    明澜捂嘴笑道,“你我还不知道,一着急,准会出错,我只是上街买些丝线,再给云澜和茂哥儿买些小玩意,有碧珠陪着就成了,你好好绣,我给你带九芝斋的糕点。”

    “二姐姐,我也要九芝斋的糕点,”顾雪澜生怕明澜忘了她,大声道。

    “不敢少了你那份。”

    顾雪澜脸一红,淬道,“说的我跟小霸王似的!”

    明澜轻笑一声,心道难道不是吗?

    给了顾如澜,没有她们的,就是她这个做二姐姐的偏心,厚此薄彼,何况三房是庶出,在老夫人心里,她更应该和长房和四房亲厚,况且真明着向着顾如澜,对她并不好,顾音澜几个会针对她的。

    一府姐妹,她还能不知道。

    “我多带个小厮出府,买了糕点,就让他送回来。”

    “二姐姐真好。”

    “还没吃糕点呢,嘴就这么甜了,”顾音澜冷哼一声,目露不快。

    在她看来,明澜是拿大房的钱大方收买人心!

    出了伯府,明澜就直奔九芝斋了。

    九芝斋的糕点是京都一绝,位于洒金街街尾,名曰洒金,也是名副其实的洒金。

    京都有八条闹街,除了朱雀街之外,就数洒金街繁华了,街道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更绫罗绸缎、珠宝香料,此外还有药铺,小摊铺更是不胜枚举,街市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

    离九芝斋还有半条街,就闻到飘来的香味了,九芝斋的糕点种类多,足有百来种,而且还依据时令,推出特色糕点,有“春饼夏糕,秋酥冬糖”的说法。

    在闹街,马车走的格外的慢,老远就看到九芝堂前有人在排队。

    车夫把马车赶到一旁,碧珠先下了马车,后将明澜扶下来。

    小厮等候在一旁,碧珠拿了张纸递给他,道,“照着纸上的买,送回去之后,让李总管依照纸上写的给各房送去,不要弄错了。”

    既然要送,除了老夫人,其他各房都不能少。

    明澜也不多送,每房三样糕点,当然,她买了五种让顾云澜和茂哥儿尝味道。

    买这么多的糕点,小厮都惊讶了,九芝斋的糕点价格都一样,一份八钱银子,不同种类分量略有不同,但差别不是很大。

    是以,给小厮的钱都是定数的,另外打赏了他二钱银子,乐的小厮合不拢嘴。

    赏了小厮,也没少车夫那份,道,“就在这里守着,我陪姑娘去前头转转,一会儿去朱雀街。”

    车夫更是高兴,一般他们很少得到打赏的,二姑娘就是大方。

    没人跟着,明澜就和碧珠往前走,一边走一边逛,倒没有买什么,直奔锦绣坊,这才是明澜出门的目的。

    锦绣坊内,摆放着各种绣品,栩栩如生,来挑选的客人赞不绝口。

    看到明澜进来,有小伙计迎上来道,“姑娘要挑什么样的绣品?”

    明澜在看百花图,碧珠就道,“我家姑娘不买绣品,要找绣娘定制。”

    小伙计见了,忙道,“那姑娘里面请。”

    明澜就随小伙计进了内堂。

    很快,过来一女子,年约二十七八,风流蕴藉,打扮的干净利落,见了明澜,上下打量了一番,笑道,“好贵气的姑娘,不知道要定制什么样的绣品?”

    这女子是陈绣娘,也是锦绣坊的老板娘。

    碧珠把画递给她,陈绣娘打开看了一眼,就眸露赞赏了,“好玲珑的心思!”

    明澜淡笑,“能在一个月内绣完吗?”

    陈绣娘就露了难色了,“双面绣本就难绣,姑娘这幅画又这么大,一个月时间紧的很。”

    “钱不是问题。”

    一听这话,陈绣娘笑意更深,“这幅画要绣好,没有五百两绝对不行,又是这种特制的绣品,要付七成定金。”

    一般的绣品,如果最后顾客不要了,也能卖的出去。

    明澜这种特制的,如果她不要了,锦绣坊就砸手里头了,会损失惨重,所以定金收的高一些。

    这一点,明澜很理解,没有讨价还价,吩咐碧珠道,“给她四百两。”

    碧珠把银票递给陈绣娘,陈绣娘接了银票,请明澜喝茶,去开了单子来,道,“下个月的今天,姑娘凭票来取绣品。”

    从锦绣坊出来,明澜继续往前,这一次,看中什么就买了,很快,碧珠就抱了一堆,都快看不见路,她道,“姑娘,不能再买了,咱们的钱不多了。”

    本来就只留了一千多两,为了给老夫人准备寿礼就花了五百两,要碧珠说,这钱花的实在不值得。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十八章 打劫
    虽然是能哄的老夫人高兴,但她再高兴,也就那么几天,其实只要嘴巴甜点,就能把老夫人哄的飘飘然了,这一点,姑娘还得和表姑娘学,表姑娘的嘴就跟抹了蜜似的,别说孝敬老夫人了,从来都是老夫人赏赐她,几乎就没让她空着手走过。

    逛完了洒金街,就去朱雀街了,直接在锦丝坊停下。

    锦丝坊是专门做针线生意的,各色丝线,如果锦丝坊没有,在别处找到的可能微乎其微。

    只是明澜还未下马车,站在车辕上,就看到远处有一队伍过来,吹吹打打,热热闹闹,瞧样子像是送聘礼。

    明澜也没在意,她下马车后,就听一旁的人议论了。

    “这是谁家送纳采礼啊,好阵仗,足有四十八抬呢,瞧样子都是好东西。”

    “听说是义安侯府送纳采礼去周家……。”

    “义安侯府?哪位少爷啊?”

    “你糊涂了啊,义安侯府能有几位少爷,这阵仗,能是庶出的娶媳妇吗,自然是刚死了世子夫人的那位了,不过世子夫人尾七刚过没几天,怎么就送纳采礼了?”

    “谁知道呢,不过人都死了,还指望世子替她守身多久啊……。”

    看热闹的,议论纷纷。

    明澜脸沉如霜。

    碧珠见她不动,脸色冷的可怕,唤道,“姑娘?”

    明澜握着马车门的手攒的紧紧的,她知道义安侯府急着娶表姑娘过门,可也没有这么急的吧,三个月都不满!

    碧珠扶她下来,那些议论声传过来,有知情人道,“听说义安侯府最近几天一直不安宁,义安侯夫人昨儿特地去了大禅寺秋千,说是要尽快迎娶填房过门,否则有血光之灾,这才火急火燎的送纳采礼去周家,义安侯世子对过世的夫人情深意重,百般不肯,可是父命难为……。”

    狗屁的父命难为!

    明澜忍不住爆粗口了。

    不过是给无情无义找的堂皇借口罢了,明明薄情寡义,外人还得感叹他一声身不由己!

    明澜气的双眼通红,碧珠生怕她气坏了,道,“姑娘,为了那样的人气坏了身子不值得,咱们还是进去买丝线吧。”

    碧珠几乎是把明澜拉着进了锦丝坊。

    可是一进去,明澜就又转身出来了,她快步朝一爆竹铺子走去。

    丢下银子,抱起管事的抱好的爆竹就出了门。

    碧珠都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姑娘为什么总浪费钱啊,这点爆竹哪里用得着五两银子啊!

    明澜拉着碧珠七拐八转到了前街,拿了火折子给她,道,“待会儿义安侯府的人路过,你就把爆竹点了丢出去!”

    这么大喜的日子,只吹吹打打哪里够啊,要爆竹才够喜庆!

    碧珠有些害怕,“奴婢不敢放啊。”

    明澜看着她,“你行的。”

    碧珠,“……。”

    好吧,就她们两个,她不放,难道要姑娘动手不成。

    深呼一口气,碧珠严阵以待。

    很快,义安侯府的队伍就过来了,明澜一声令下,碧珠点了爆竹就丢了出去。

    爆竹炸开,噼里啪啦的,把义安侯府的小厮都炸懵了,忘记自己还抬着纳采礼,一蹦一跳的躲开,顿时整齐有序的队伍就乱成了一团。

    那些抬着的纳采礼摔在了地上,珍珠滚了一地,大家轰抢起来。

    “别抢,别抢!”

    义安侯府的小厮叫着。

    可惜,没人搭理他们。

    “还要再点吗?”碧珠问道。

    明澜见场面够乱了,笑道,“不用了。”

    碧珠麻溜的把爆竹丢开,挤进人堆里。

    明澜站在一旁,直接傻眼了。

    很快,碧珠就回来了,她眼疾手快,抢了两颗珍珠,两支金簪,一玉镯……

    明澜,“……。”

    碧珠把东西藏怀里头,道,“姑娘,咱们快走吧。”

    两人沿着原路返回。

    谁也没注意到,一旁的酒楼上开了一扇正对小道的窗户,窗户处,站在一穿着天蓝色锦袍的男子,丰神俊朗,气度不凡。

    看到明澜和丫鬟疾走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审度的笑来。

    见一旁的墙角处有只荷包,男子纵身一跃,就下了楼。

    握着荷包,若有所思。

    再说明澜,走远了些,还听到街上的热闹,嘴角的笑越弯越大。

    前世,她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疯狂的事,凡事能忍则忍,温和宽厚,这一世从打周表姑娘起,她做事就随心多了,想就去做,不计后果在,只求恣意痛快。

    再说了,她可不怕义安侯夫人!

    明澜笑着往前走,刚转弯呢,就看到一男子倚墙而立,摆了个自以为很好看,也的确很好看的造型。

    但只有背影,不知道是谁。

    明澜没打算理会,可是男子手臂一动,他指尖勾着一荷包,在阳光下晃荡着,甚是眼熟的很。

    明澜一看腰间,荷包不见了!

    男子另一只手把鞭炮放在荷包上,明澜的脸色就隐隐难看了。

    她自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可是还是有人看见了,碧珠怕了,“姑娘……。”

    明澜稳住心神,迈步上前,“有话就直说,我既然敢做,就不怕被人发现。”

    “好胆识!”男子笑了一声。

    他缓缓转过身来,露出那张俊朗容颜。

    明澜嘴巴微张,“是你!”

    男子一愣,“你认得我?”

    “楚三少爷,谁不认识?”明澜笑道。

    那笑容灿烂的有些晃人眼睛,楚君衡嘴角一抽,“我在打劫,你还笑的出来?”

    碧珠吓的往明澜身后头躲。

    明澜笑道,“楚大将军府要什么没有,楚三少爷用得着打劫我吗?”

    “错,”楚三少爷把鞭炮丢了,握着荷包道,“我还真有东西是没有的,需要打劫你。”

    “什么东西?”明澜问道。

    楚三少爷笑道,“红丝砚啊。”

    “你确定我有?”明澜笑问道。

    楚三少爷走过来,绕着明澜转圈,“虽然那日在安盛斋没看清楚你的脸,但你的声音我记的很清楚。”

    当时以为她人傻钱多,小厮三两句漂亮话就捧的她飘飘然,没想到她才是最精明的那个。

    五十两银子买走了价值千金的石头,安盛斋的小伙计还乐的屁颠屁颠的,巴不得这样的姑娘再多来几个,现在又用几串鞭炮,搅合了义安侯府的纳采礼。

    这么有意思的姑娘,和他认识的大家闺秀都不一样,当然要结识一番了。

    只是临时想出来的认识办法,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损他潇洒不羁的形象,至少印象很深刻吧?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