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24 | 浏览:21557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以嫡为贵》作者:木嬴(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百四十八章 患难
    那人苦笑一声,带着对朝堂的失望道,“官字两张口,有理说不清。”

    那也就是被冤枉了,不过方才当着王爷的面说王爷没良心,不懂知恩图报,关他三年五载也不算太冤了。

    见王妃不理王爷,那些人笑道,“都沦落到这份上了,还有什么可别扭的,患难夫妻,最为可贵,你看他对你多好,怕你弄脏了衣裳,还给你垫着。”

    王妃一脸郁结,“我就是被他给害的!我和他现在也不是夫妻!”

    犯人,“……。”

    这女人,脾气还挺大。

    大牢外,一驾奢华马车停下,守门狱卒面面相觑,不知道是哪位大人物要来探监。

    楚离下了马车后,把明澜扶了下来。

    明澜一脸兴奋,上回去过刑部大牢,大理寺的监牢,她还没来过呢,不知道是不是长一样。

    楚离上前,碧珠和褚风他们跟在后面,手里拎着食盒走过来。

    狱卒见到楚离,心头一震,这……好像是离王世子?

    这是来探监么?

    把世子妃一起带来,方才抓进去关的不会真的是离王和离王妃吧。

    大人是吃错了药,还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抓离王?

    狱卒站着没敢动,褚风拿出令牌,上前一步道,“探监。”

    狱卒连忙给楚离和明澜见礼,然后把路让开。

    刑部关的都是重犯,死刑犯,里面用刑较多,大理寺案子稍微轻一点,大牢环境也稍微好一点儿。

    跟着楚离身后往前,很快就看到王爷和王妃了。

    看到儿子来,王妃喜不自胜,当即起了身,道,“桓儿,你怎么来了?”

    不止楚离和明澜,那边楚大将军也过来了,一脸冷肃和不快。

    不让离王进楚家,他居然把王妃给弄到大理寺监牢来了,他皮糙肉厚住十年八年,随他高兴,这地方是王妃能住的吗?!

    楚大将军身后,吴大人小心的跟着,楚大将军道,“把舍妹放了。”

    吴大人不敢放啊,人是王爷要他关的,他应了楚大将军,就是得罪王爷。

    他谁也得罪不起啊。

    楚大将军执意要吴大人放人,他就看着王爷了,“王爷,您看……。”

    王爷瞥了楚大将军道,“后天,你再来接王妃回楚家。”

    楚大将军不同意。

    王爷则道,“这一次,一半是公事。”

    他不否认有私心。

    楚大将军犹豫了一片刻,就看着王妃了,她道,“我要换个监牢。”

    这么点要求,吴大人看了王爷一眼,见他没说话,就应了。

    然后,牢门被打开,王妃走了出去,狱卒把最好的一间牢房腾出来给王妃,然后一堆人就都跟着王妃走了。

    王爷这边瞬间清冷了下来。

    而且还不止如此,王妃那边狱卒清扫干净,那些木板床啊草啊都清扫干净了,搬了小床来,还有桌子柜子和梳妆台,铜盆和清水,饭菜摆出来,热气腾腾。

    王爷这边没人说话就算了,楚离和明澜,甚至楚大将军都坐下来陪王妃用饭,王爷一碗白米饭都没有,只有远远看着的份,那叫一个凄凄惨惨戚戚。

    王妃问道,“出什么事了,你父王对赵家态度大变?”

    楚离暗撇了明澜一眼。

    明澜闷头扒饭。

    不用猜,也知道她告诉王爷,赵家逼王妃拿楚离和小郡主发毒誓的事,王爷听进去了,记在心上,对赵家没有了好感,自然态度就没以前好了。

    可就算是这样,也不至于误会他是假的吧?

    她答应过王妃不告诉楚离,就更不能告诉王爷了,不然以后,王妃该不信任她了。

    楚离淡淡道,“尚不清楚,不过父王被关进大理寺大牢,这事惊动满朝文武了,大理寺卿肯定要换人了。”

    大理寺卿是赵家的人。

    迁出萝卜带出泥,大理寺卿一入狱,从他开始查,不知道有多少大臣要遭殃,这一回,赵家一脚踢到了父王这块铁板,不断左膀右臂,怎么也要断几根肋骨的。

    楚离不知道,王妃也就没问了,她和王爷吵闹这么多年,深知他的为人,根本就摸不透他想做什么。

    而且赵家……

    野心大了,总有瞒不住的时候。

    离王府对皇上忠心耿耿,又岂会坐视不理。

    就是这大牢里,再美味的饭菜,她也食难下咽。

    王妃吃了几口,就不想吃了,其他人也吃不下,见明澜一碗饭扒了一半,都佩服她好胃口,明澜让丫鬟带了不少香包来,里面放了驱虫药,那些蟑螂虫鼠离近了就直接绕道了。

    大牢不便久待,出门时,楚离看着狱卒道,“这几天,不要给王爷吃的,恐有人下毒。”

    狱卒连连点头,“小的一定谨记,那水呢……。”

    “渴一两天,不会死的。”

    狱卒默然,连水都不给,这是不是有点狠了。

    王爷心口一堵。

    什么怕下毒,不就是给狱卒借口饿他几天吗!

    这是他亲儿子吗?!

    等人走后,王爷一掌把牢房大门给打断,直接出去了,走到王妃牢房前,道,“把门打开。”

    狱卒不敢动,王爷一个冷眼望过来,狱卒就怂了。

    王爷钻了进去,王妃拿眼神轰他。

    王爷就是渴了过来倒茶喝的,他从小锦衣玉食长大,只有坠崖那一回,渴了许久,他可以忍饥挨饿,但是他忍不了口渴。

    再说了,他把王妃捎带进大理寺大牢为的什么,还不是为了能好好聊会儿天吗,离的那么远,被披风一党,看都看不清了。

    王爷喝了一盏茶,然后才望着王妃,道,“明澜或许就是找到昭宁的关键。”

    昭宁和老王爷失踪一事,是王妃心底的刺,也是她最在乎的事。

    不论她生多大的气,只要王爷和她说昭宁,什么事她都会抛诸脑后,她问道,“明澜,怎么会?”

    当年那只凭空出现的大手,是她这辈子的噩梦,离王府找了这么多年,一点音讯也无,明澜一个女儿家,怎么能将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

    王爷则道,“老王爷留下的东西,本就不多,碎玉阙、仙鹤,再就是练武场了,无一不和她有关,这绝非巧合。”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百四十九章 赔罪
    赵家。

    赵老太傅勃然震怒,气的赵大老爷都怕他一口没提上来,人会晕过去。

    赵大太太跪在地上,头低着,眼眶赤红。

    赵老夫人坐在一旁,手里捏了一串珊瑚佛珠,脸色铁青,她劝赵老太傅道,“你先消消气……。”

    赵老太傅桌子拍的砰砰响,“消气?还是想想怎么消离王的气吧!”

    整个京都谁人不知大理寺卿是他的人,她让大理寺把离王和王妃一起抓进了大牢,他不反抗,不辩驳,听之任之,这其中必有问题。

    之前,离王对他还算恭敬有加,今天却一反常态,举手投足甚至是眉间找不到半点恭敬的影子。

    赵大太太事后告诉他那不是离王,是离王世子,他方才释然。

    可他没想到,她居然背后动小动作,要将离王世子易容成离王的事闹的人尽皆知。

    一边希望离王世子帮忙找神医,一边又在背后闹幺蛾子,人家离王世子欠她的了吗?!

    赵老太傅儒雅一生,这会儿也忍不住骂赵大太太是猪脑子了。

    赵老太傅极少动怒,一旦他都生气了,他绝非是小事,赵大太太一句话都不敢反驳,虽然她也觉得委屈的很。

    她女儿这些天遭了多大的罪,她心疼,求离王和离王妃帮忙,他们推三阻四,一句准话都没有!

    赵家养育了王妃这么多年,她帮赵家一点小忙算的了什么!

    离王世子,她更是从小就不喜欢,好不容易才抓到他一点把柄,错过这村就没有这店了,谁知道竟然不是他,真的是离王。

    这块铁板,踢的赵大太太觉得脚趾头都折了几根。

    大理寺卿肯定是保不住了。

    赵老太傅这些天有些焦头烂额,脾气也见长,外面赵翌走进来道,“祖父消气,赵家这些天晦气事不少,该办件喜事冲冲晦气了。”

    赵老太傅听了,眸露赞赏,但对赵大太太,他依旧没什么好脸色,“还杵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去沐阳侯府,把吉日定下来!”

    赵大太太跪了好一会儿,膝盖酸痛,赵翌将她扶起来,吩咐丫鬟道,“小心扶稳了。”

    赵大太太转身离开,走之前,赵老太傅又道,“再去离王府一趟,说服他们把王爷接回去。”

    赵大太太点点头。

    她也是该去离王府一趟了,那小丫鬟下落不明,程妈妈也没有只言片语传回来,她心不安。

    等赵大太太走后,赵老太傅又吩咐赵大老爷道,“让吴大人写了告罪书,为错抓离王一事,去御书房向皇上请罪。”

    虽然有可能于事无补,但也要尽量弥补。

    赵大老爷叹息一声,就转身走了。

    再说赵大太太,她先去了沐阳侯府,找丁氏商议沐婧华出嫁之期,赵家没有别的要求,自有一个字:快。

    毕竟和赵家结亲的是沐阳侯府,手里有兵权,赵家添这样一份助理,也能震震朝堂上那些蠢蠢欲动的墙头草。

    丁氏知道赵家现在日子不好过,但她对赵大太太是一点好感也无,之前不是拿亲事威胁她吗,又是退亲,又是做妾,现在赵家有难了,又想起她女儿来了?

    赵家这是拿她女儿当成什么了?!

    丁氏拨弄着茶盏,都懒得看赵大太太,只道,“婧华年纪还小,嫁衣都还没有绣好,那些陪嫁我也还没有准备齐全,嫁人是一辈子的大事,马虎不得,慢工才能出细活。”

    赵大太太能不知道丁氏在拿乔吗,可现在她只能求着沐婧华早些出嫁了,她回头,丫鬟就把锦盒送上,她笑道,“这是之前那间首饰铺子,我物归原主。”

    物归原主?

    这本就是她的东西,要不是赵家被三皇子一党打压的喘不过气来,会把房契地契还回来吗?

    把她的东西还给她,还要她感恩戴德不成?!

    丁氏没有接锦盒,把茶盏放下,道,“那间铺子赵大太太喜欢就留着吧,再还给我,我去一次就会想起自己曾经有多么的愚蠢,想一次,都能少活一年。”

    这是真心话,那间铺子被霸占了,丁氏气的三天三夜都没能合眼,现在想起来,还是一肚子邪火。

    风水轮流转,之前一直是赵大太太占上风,现在轮到丁氏了,之前欠的,要连本带利一起还回来。

    而且,赵大太太本性恶毒,这样的人心眼小爱记仇,今天场子找回来了,女儿嫁进了赵家,她一定会变本加厉的从她女儿身上讨回来的。

    她对着赵大太太诸多容忍,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女儿能过的轻松快乐吗?

    丁氏不说话,赵大太太只能退让了,丫鬟又拿了几张纸给她。

    自然是房契和地契了。

    赵大太太把抢去的铺子还了回来,还补了一间半大的铺子。

    丁氏眼皮动了一下,笑了一声,继续喝茶。

    赵大太太拳头紧了紧,斜了丫鬟一眼,丫鬟这回放银票了。

    一张。

    两张。

    三张。

    足足三万两。

    这份诚意,还算真诚。

    丁氏根本就没喝茶,赵大太太有些忍无可忍了,丁氏看出她的底线了,慢悠悠道,“明人不说暗话,这一桩亲事横生了多少枝节,多少的不愉快,赵大太太和我应该都没有忘记,你我也都知道彼此是什么样的人,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赵大太太敛紧眉头,道,“你我都是不甘平庸的人,如今沐阳侯世子已经立了,是府上大少爷,我赵家可以帮你得到你想要的。”

    “空口无凭,”丁氏笑道。

    赵大太太额头一抹青筋跳了下。

    丁氏这是什么意思?

    要她将承诺用白纸黑字写下来吗?

    这东西是能随便写的吗?!

    到时候落入她人之手,她还有名声可言吗?

    赵大太太咬牙道,“我承诺与你,就不会……。”

    丁氏笑了一声,手轻轻在桌子上扣了下。

    不要说什么不会是食言的话,这房契地契就是她过河拆桥的证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论手段和心机,她远不及她,只能用在这样微薄的伎俩护着自己不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

    赵大太太一口银牙险些没咬碎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百五十章 劝说
    丁氏淡淡道,“赵大太太不写也无妨,婧华年纪小,不急着嫁,如果赵家看不上我沐阳侯府,将亲事退了也行。”

    现在朝堂上,敢和赵家作对的不止一个护国公府了,现在还多了一个肃宁侯府。

    女儿就算嫁低一点,也比嫁进赵家强。

    丁氏可不只是说说,她直接把沐婧华和赵二少爷的定亲玉佩掏了出来,放在桌子上。

    只要赵大太太同意,将玉佩带回,这桩亲事就算是作罢了。

    回头再将聘礼送还,就彻底断了缘分,从此桥归桥,路过路,沐阳侯府和赵家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当初,赵大太太就是拿亲事逼丁氏的,现在丁氏又反过来逼赵大太太,这桩亲事邪门的很啊。

    赵大太太知道丁氏是故意的,她咬牙道,“我写!”

    丁氏勾了勾唇,丫鬟就将笔墨纸砚端来了。

    赵大太太写了帮丁氏夺爵位的承诺之外,丁氏还要她承诺善待沐婧华。

    连那份不能写的都写了,这一份善待,赵大太太还有不写之理吗?

    她提笔就写,丁氏可不依,她一字一顿,赵大太太只能照着记下,里面写的沐婧华脾气不好,赵家早已深知,承诺会包容于她,当做女儿疼爱,如果将来休妻或者和离,赵家会赔偿沐婧华十万两,如果小女在赵家出了什么意外,赵二少爷终身不得再娶续弦。”

    至于通房和姨娘,那些抬不上台面的东西,赵家就是娶一院子,她也不管。

    如此丧权辱国的承诺,赵大太太火冒三丈,“你不要得寸进尺!”

    沐氏把另外一张纸放下,道,“那就请便吧,赵家,我沐阳侯府高攀不起。”

    现在赵家风雨飘摇,要是这时候沐阳侯府和赵家退亲,对赵家而已,无疑是雪上加霜。

    丁氏笃定赵大太太不敢不依,这才有恃无恐。

    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好机会,她岂能错过了?

    屋子里,寂静半晌,仅留的两个丫鬟大气都不敢粗喘。

    半天之后,赵大太太连叫了两声好好,“我写!”

    不休妻、不合理、不能死。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生不如死!

    笔走龙蛇,赵大太太将承诺写下,再摁了手印。

    这一份,是给沐阳侯看的,否则他不会同意沐婧华提前出嫁,另外一份,不能见白,当然要放在箱子底下好好收着。

    商议妥协,丁氏这才道,“本来一桩英雄救美,天作之合的亲事,却闹到了需要白纸黑字才能放心的地步,这是何必,婧华嫁进赵家,我自然希望赵皇后和太子青松长存。”

    这话还算中听,赵大太太的脸色好了不少。

    但是她可没有时间久留,只道,“六天后,我赵家前来迎亲。”

    丁氏笑着点点头,送赵大太太出府。

    一路上有说有笑,谁又能想到方才在屋子里两人经过怎样的厮杀,才换来这样的和平相处。

    离了沐阳侯后,赵大太太就直奔离王府了。

    彼时,明澜刚回锦华轩,坐下来,给自己倒茶,四儿就进来道,“世子妃,赵大太太进府了。”

    明澜轻笑一声。

    也真是难为她作妖的本事了。

    一边把王爷往大理寺大牢里送,一边又急着找人把王爷再请出来。

    这时候来离王府,看来老王妃她们和赵家的关系很不错啊。

    明澜没打算管这事,只要程妈妈不和赵大太太接触就成了。

    跑了一圈,有些乏了,明澜打算趴小榻上歇会儿。

    只是刚迷糊上,外面青杏就进来传话,老王妃让她去长晖院一趟。

    一点都不想去,明澜臭着张脸出了屋子,走了没几步,就见一丫鬟扶着程妈妈进来,明澜见了就道,“这是怎么了?”

    程妈妈脸色青白,道,“王妃不在,我只怕和王府犯冲,方才走的好好的,三姑娘放在手里玩的珍珠项链,突然断了,我又正好路过,结结实实的摔了一跤。”

    她稍稍直起身子,就一阵闷疼。

    丫鬟道,“程妈妈把腰给摔伤了。”

    明澜叹息道,“那快扶程妈妈回屋躺着,再请个大夫进府,老王妃找我去,也不知道所为何事,我待会儿回来再去看你。”

    丫鬟扶的艰难,但进了锦华轩,婆子就过来帮忙了。

    出了锦华轩,明澜嘴角的笑就越来越灿烂了。

    她还未走到长晖院,就见魏妈妈送赵大太太出来,明澜走上前去。

    她脸上挂着恬淡浅笑,迎着阳光,肤如凝脂,如娇花般鲜嫩,仿佛能掐出水来。

    那笑容,赵大太太看的心堵的慌。

    王爷和王妃都在大牢里,她还笑的出来!

    近前,明澜稍稍福身,就错开了。

    长晖院,正堂。

    老王妃坐在松鹤延年的罗汉榻上,正在吃燕窝粥,二太太和三太太分别坐在左右下首。

    进屋前,明澜将脸上的笑意收敛了几分,带了几分茫然走上前。

    见礼过后,她问道,“不知道老王妃找我来是……?”

    老王妃神情淡漠,道,“王爷打算在大理寺大牢住到几时?”

    明澜摇头,“父王没说。”

    老王爷额心一皱。

    三太太就道,“你们就没劝王爷回府?”

    明澜摇头,“父王不让劝,既然大理寺将他入狱,说明父王真的犯了事,等事情查清楚了,他自然就回府了,母妃还在大牢里头陪着呢。”

    这像是王爷父子说的出来的话,三太太道,“我怎么听赵大太太说王爷是被大理寺误抓的,他自己不愿意走?”

    明澜轻笑一声,“赵大姑娘重伤不治,赵大太太不陪着女儿,反倒有闲情逸致来王府管父王的事,也真是奇了怪了。”

    不说实话,看来是没那么容易说服明澜帮忙了,三太太道,“赵大太太是觉得王爷今儿不大对劲,行为反常,这才让大理寺查个清楚,谁想到小厮传错了话,大理寺竟然把王爷和王妃一并给抓了,赵大太太是登门来赔不是的。”

    明澜一脸懵懂,“父王还在大理寺监牢,赵大太太来跟谁赔不是?”

    三太太从来没觉得明澜这么伶牙俐齿过,做女人,还是蠢一点比较好,她道,“赵大太太惹恼了王爷,不敢去大牢,这才来王府向老王妃告罪,让我王府出面把王爷接回来。”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百五十一章 烧鸡

    总算说到正题了,直接开门见山不好么,明澜扭着绣帕道,“赵大太太未免太过分了些,她觉得父王是假的,就让人把父王抓到大理寺大牢了,还觉得父王难说话,不敢去请罪,就来王府找老王妃,老王妃一把年纪了,还要亲自去大理寺说服王爷吗?”

    老王妃眼神冷凝。

    要是她去大理寺,还叫她来做什么?!

    “你和世子再去一趟,务必把王爷劝回来,”老王妃懒得多说废话,直接使唤人了。

    但是,明澜不接招,她道,“我和相公都是小辈,只有听父王话的份上,要是能劝的动,我们也不忍心父王在大理寺大牢里受苦,里面阴冷潮湿,老鼠蟑螂成群结队的跑,多看两眼,早上吃的饭都要吐了……。”

    说着,明澜身子颤抖了几下,搓着胳膊上起的鸡皮疙瘩。

    本来大牢就不是什么好地方,她这一形容,大家一脑补,就都觉得胃里有些翻江倒海了。

    三太太暗气,“那老王妃的话,你就不听了?”

    明澜无语,没有这样听话的好么,要是老王妃叫她去死,她也要听吗?

    还讲不讲道理了?

    “不是不听,我只是有些纳闷想不通,既然王府里没人愿意去大理寺大牢,又为何要应承赵大太太,赵家闯的祸,赵家负责收拾,怎么最后反倒成了我和相公的事了,赵家把父王都弄进大理寺大牢了,我们王府没去找赵家算账就不错了,还要帮赵家,怎么看都有些胳膊肘往外拐……。”

    说着,明澜声音越来越小,因为老王妃的脸越来越冷,被小辈说胳膊肘往外拐,能有好脸色才怪了,明澜连忙道,“老王妃让我去,我不敢不应,但这事我不敢替相公答应,我让丫鬟回去问问,没有相公的令牌,我连大理寺大牢都进不去。”

    明澜瞥了雪梨一眼,她就福身退下了。

    明澜在一旁坐下,很快,雪梨就跑回来了,道,“世子妃,世子爷说了,谁答应赵家的,谁去找父王说,让你不要瞎掺和。”

    明澜拍胸口道,“还好我多问了一句,不然回去该挨骂了,没其他事了,我就先回去了。”

    没人说话,明澜就福身退下了。

    老王妃摆摆手,道,“都退下吧。”

    二太太就起身走了,三太太走到屏风处,又转身回去了。

    老王妃脸色冷肃,道,“王爷怎么对赵家态度突变,甚至让赵家误以为他是假冒的?”

    三太太摇头,她也不知道。

    老王妃眼神晦暗不明,屋子里安静下来,半晌之后,她道,“之前王爷在宫宴上说,他和王妃和离,不出半年,就会没命,你怎么看?”

    三太太眸光一动,她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我想不是真的,王爷也不会说。”

    没有发生的事,都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可要确确实实的发生,那就是深信不疑了。

    老王妃看了三太太一眼,三太太就福身告退了。

    第二天,二老爷和三老爷去大理寺探监,但是连大牢都没能进去,狱卒很无奈,王爷发话了,只要是来探望他的,一律不见,他们能有什么办法了。

    可怜他们这些大理寺狱卒,却要被一个阶下囚使唤……

    离王就不能回去使唤小厮么?

    二老爷和三老爷见不到人,只好把带来的吃食留下,托狱卒转交。

    方才周旋了半天,狱卒知道两位老爷固执,便接了食盒。

    至于那些吃的,大理寺狱卒自然没有送给王爷了,嗯,离王世子也发话了,未免有人给离王下毒,什么吃的都不要给他,这话是离王亲耳听见的,不能怪他们。

    香喷喷的饭菜,闻着香味就叫人食欲大动了,狱卒们饱腹一顿,为了菜,甚至大打出手。

    这边正吃着呢,外面有狱卒笑道,“昨儿给离王妃送饭菜的多,今儿给离王送饭菜的多了,这不,又送了两食盒来,可是便宜了咱们了。”

    “这是谁送来的?”有狱卒问道。

    那拎着食盒的狱卒道,“也是离王府,说是方才急着探监,给落在了马车上,都走远了,还给送了回来,里面有烧鸡,你们闻闻。”

    “真香!”

    既然是离王府送来的吃的,那肯定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了。

    王爷坐在一旁看书,闻言,眉头几不可察的皱了下。

    二老爷和三老爷来看他的事,王爷知道,但是他们出行一直是骑马,一点饭菜而已,以他们的性子,肯定就随手拎了,恨不得大家都知道他们来探监了,怎么会坐马车来?

    他撇头望过去,见那些狱卒抓着鸡腿就往嘴里塞,想到什么,王爷脸色一变,喊道,“别吃!”

    那些狱卒都懵了。

    他们是不是不应该吃离王的烧鸡,他从昨晚起就没吃饭了,这么香的饭菜,还是离王府特意送来的,他们却吃了,王爷是不是不高兴了?

    可他们都啃过了啊,不让王爷吃的是世子爷,不是他们……

    刚这样想,就觉得胸口一阵疼。

    然后,王爷就看到那几个吃了菜的狱卒接二连三的倒下。

    王妃都惊站了起来。

    那些犯人也都吓住了,这是饭菜里有毒啊。

    真的被离王世子说中了,有人会趁着离王入狱的机会毒杀离王。

    是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

    方才还抢饭菜吃的狱卒,转眼就死了七八个,还留了两个狱卒吓的三魂去了六魄,脸白的跟纸似的。

    大牢里遭此巨变,大理寺吓的,直接就上报皇上了。

    皇上听后,龙颜大怒,“天子脚下,竟然有人敢毒杀离王,速去给朕查!”

    再然后,本来打算在大理寺大牢多待几天的王爷就被迫提前出关了,皇上派了福公公亲自来传他进宫,他推脱不去,福公公就道,“皇上说了,您要不进宫,他会下旨让你在大理寺大牢待够一年。”

    “开玩笑的?”王爷淡淡道。

    福公公轻咳一声,道,“虽然皇上是开玩笑的,但这里是大理寺大牢,王爷和王妃尊贵之躯,怎么能待在这里呢,大理寺卿和大理寺少卿都已经革职查办了,您要还有什么委屈,皇上会给您做主的。”

    这话,福公公说的很无力。

    连皇上都给不了王爷委屈受,试问大周还有谁能让他受委屈?

    算来算去,也就只有王妃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百五十二章 配合

    当众闹和离,追妻追到大牢来的,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这大牢是铁定待不下去了,王爷让狱卒开了锁,和王妃一起出了大理寺监牢。

    一出来,就看到楚大将军骑马过来,身后还有一辆马车。

    王妃径直就走到马车边,丫鬟扶着她上了马车,楚大将军斜了王爷一眼,就骑马走了。

    兄妹两,从头到尾把王爷无视了个彻底。

    王爷神情淡淡,他和楚大将军的关系就没好过,把王妃都带大牢来了,能对他有好脸色,他该怀疑楚大将军是不是被人给假冒,关他进大理寺了。

    暗卫牵了匹马过来,王爷翻身上马,便直奔皇宫。

    虽然皇上有事没事就损王爷两句,但满朝文武那么多兄弟堂兄弟中,皇上最信任的只有王爷,他进大牢,险些被人毒誓,皇上雷霆震怒,越想越来气。

    这不,大理寺卿就倒霉了,皇上把他拎到御书房,亲自审问。

    大理寺卿背后是赵家,嘴还挺硬,死都不招,皇上一怒之下,就命人杖责。

    王爷赶到的时候,大理寺卿勉强只剩一口气了,后背和屁股差点没被打烂。

    王爷走到他身边,一股子血腥味都有些熏人了,他冷冷一笑,道,“从吴大人被革职起,可有人来替你求过半句情?”

    吴大人趴在长凳上,进气多出气少。

    他也一直等,等赵老太傅来帮他说两句好话,现在看来,只怕他被活活打死,也等不到赵家来人了。

    赵家一句话,他为之卖命,现在出了事,就要他一肩扛下……

    吴大人对赵家寒心了。

    “皇上!罪臣招认!”吴大人手举的艰难。

    刑杖的公公把刑棍放下,将吴大人拖进御书房,身后他脚像是一滩烂泥划过,留下两条血迹。

    福公公道,“快拿水来擦干净,要一点血迹都不留!不然皇上瞧见了,小心你们的脑袋!”

    进了御书房后,公公把吴大人放下,他趴在地上,一身的血,看的人胃里直泛酸水。

    皇上瞥了吴大人一眼,眸光落到王爷身上,仿佛在说,待会儿朕再收拾你!

    吴大人被打的只剩一口气,就是让他说,他也没力气,让他缓了会儿,他才道,“是赵老太傅府赵大太太派人给罪臣传的话,说离王爷是人假冒的,让我当众揭穿,罪臣这才派人当众缉拿王爷回大理寺问案的……。”

    吴大人每一个字都透着悔意。

    离王爷是真是假,关他什么事吗,当官的本来就是民不报官不究,是赵大太太派人告诉他,他才惹祸上身。

    吴大人的话,没人诧异,大理寺卿本来就是赵家的人,但皇上没想到赵大太太一个女流之辈就能使唤吴大人对上离王了,要是哪一天他走在街上,她一句皇上是假的,他是不是也要去大理寺吃牢饭,被人毒死?!

    “把赵大人和赵大太太给朕叫来!”皇上声音冰冷道。

    公公赶紧去传话。

    至于吴大人,据实告知后,就求皇上饶命了,皇上摆摆手,叫人把他拖下去,王爷道,“这样惩罚也够了,革了职,轰出宫去吧,永不录用。”

    吴大人还感激涕零的道谢,侍卫将他拖出去,然后有公公赶紧端了铜盆来把地上的血迹擦的干干净净。

    这时候,皇上才把矛头对着王爷,问道,“大理寺的监牢待的很舒服?”

    “一般般。”

    皇上脸一黑,“你要存心气死朕是吧?!”

    王爷看着他,道,“从大理寺卿开始,我会一步步整垮赵家。”

    皇上神情一怔,眉头打了个死结,“不是和朕开玩笑?”

    “臣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

    皇上眉头皱成麻花了,“赵家怎么惹到你了?”

    王爷摇头,“私人恩怨,皇上只要配合我就够了。”

    皇上刚压下去几分的火气又腾的一下涌上来了,什么态度,居然让他配合他整垮赵家?他是皇帝!

    赵家是皇后的母家,是国丈,是国舅,是太子的左膀右臂。

    赵家一倒,太子就如同风雨中飘摇的柳絮了,这是小事吗?

    他一句私事就把他给打发了!

    他不是昏君!

    皇上气的心肝肺都疼了,“你要不给朕一个解释,别怪朕拖你后腿!”

    赤果果的威胁。

    皇上和王爷互相威胁也不是一回两回了,福公公面无表情,安静的看热闹。

    看着皇上气的眼睛都冒火了,王爷淡淡来了一句,“赵家可能和老王爷失踪一事有关。”

    “这怎么可能?!”皇上惊站起来。

    王爷看着他,皇上震惊过后,又坐下道,“赵家哪有本事伤得了老王爷?”

    王爷轻笑一声,“皇上对赵家又了解多少?”

    如果不是明澜告诉他,他永远都不会知道赵家内里竟然那么不堪。

    逼外孙女代嫁,还要她赌咒发誓,关于赵皇后当年不嫁的原因,至今不明,再加上她如今贵为皇后,是皇上的枕边人,王爷不想皇上知道那么多,以免打草惊蛇。

    这才拿老太爷做挡箭牌,因为王爷知道,为了找到老王爷,他和皇上都会不惜一切代价。

    皇上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当年老王爷怎么失踪的,他是有幸目睹人之一,那种震撼,即便他身处皇宫,他也寝食难安。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不会有一只大手伸出来,将你抓走。

    有和王爷一样迫切的想将老王爷找回来。

    御书房内,陷入静谧。

    很快,赵大老爷和赵大太太就进宫了,与他们一起来的还有赵老太傅。

    赵大太太还是第一次进御书房,看着皇上铁青的脸色,赵大太太扑通一声跪下认错,“皇上息怒,臣妇知错了……。”

    “知错?”皇上冷冽一笑。

    那笑声,叫赵老太傅毛骨悚然。

    外面,赵皇后闻讯赶来,替赵大太太说好话,只是还没开口,就被皇上给打断了。

    “朕还记得桓儿将随身玉佩送给世子妃,被蒋家姑娘给偷去,召集权臣求情,当初皇后说朕给离王府的权利太大了,一块小小玉佩,就能使唤几位大臣,朕罚桓儿看守皇陵。“

    “没想到赵大太太一个女流之辈,只一句话,就能让大理寺卿把离王抓到大理寺监牢,险些让离王和王妃命丧黄泉,依朕看,赵家的权利比离王府有过之无不及!”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百五十三章 添乱

    说到最后,皇上的声音徒然凌厉了起来。

    这世上,有几个人能承受的住皇上的雷霆之怒?

    赵皇后脸一白,膝盖一软,扑通一声跪下,求皇上息怒。

    历朝历代,皇家就没有不忌讳外戚干政的,赵家这回确实做得太过分了,连皇上都没把离王怎么样过,赵家却把离王下了狱。

    本来后宫之事,就够她焦头烂额了,赵家不能帮她分忧,还尽给她添乱!

    赵大太太磕头认错,脑袋磕在青石地面上,听的人觉得脑袋生疼。

    如果王爷没直说他要整垮赵家,皇上肯定呵斥几句小惩大诫一番就算了,但现在,他要配合王爷啊,皇上冷了脸道,“夺去赵大太太诰命封号,罚赵大人一年俸禄,以示惩戒。”

    赵大太太脸白如纸,赵大老爷的脸隐隐泛青。

    赵老太傅帮赵大太太求情,皇上没给他开口的机会,他最怕文人的嘴,引经据典,滔滔不绝,说的你没错也觉得自己是昏君,皇上没心情听他说历朝历代,有这么大本事,好好管教儿媳妇吧!

    皇上摆手道,“不重重惩处,哪一天朕都不敢微服出宫了,退下吧。”

    皇上发了话,赵家人再觉得冤,也不敢再吭一个字。

    出了御书房,王爷打算走了,被赵老太傅叫住,王爷回头,眸光淡然,语气也冷淡,“赵老太傅叫住本王有事?”

    赵老太傅望着王爷,仿佛想从他脸上看出点究竟来,可惜一无所获,他道,“如果王爷不想进大理寺监牢,有一千一万种办法。”

    “所以呢?”王爷语气轻淡。

    赵老太傅隐隐有些控制不住脾气了,语气也重了几分,“王爷对我赵家有何不满不妨直说。”

    王爷笑了,将方才赵老太傅的话还给他,“赵家当年不想嫁女儿,有一千一万种办法。”

    丢下这一句,王爷龙行虎步的走了。

    很显然,他因为王妃迁怒赵家了。

    赵大太太站在一旁,赵老太傅瞥了她一眼,随着甩袖,丢出四个字来,“愚不可及!”

    赵大太太一口银牙没差点咬碎。

    她怎么知道王爷发哪股邪风,突然针对赵家!

    赵老太傅望着赵皇后道,“皇上一边扶持柳家,一边打压赵家,这些天,朝堂动荡不小,你在内宫,行事更要小心谨慎。”

    赵皇后点头,这后宫,只要她在一天,谁也别想在她眼皮子底下翻出花来,柳贤妃……她是大意了。

    她更不放心的是前朝,赵皇后脸色不善道,“好好查查,到底是谁给离王灌了**汤,突然针对我赵家!”

    赵大太太在一旁憋不住道,“还能有谁,自打赵家惹上离王世子妃,倒霉事一桩接一桩,别忘了,她可是会梦到没有发生的事!”

    离王世子妃就是悬在头上的一把利刃,掉下来,赵家会粉身碎骨。

    赵老太傅眸底寒芒闪烁。

    提起这事,赵皇后就一肚子气,“大嫂该好好管教嫣儿了!“

    就因为一只纸鸢,赵家和离王世子妃结了仇怨,而且是谁都解不开的仇!

    要是因为离王世子妃,赵家到手的太子之位没了,她就是死也不会瞑目的。

    锦华轩内,丫鬟在禀告赵大太太被皇上夺了诰命封号的事,明澜正乐呢,突然一个喷嚏打了,鼻子痒的厉害。

    她揉着鼻子,一脸无辜。

    好像说无辜也不对,无辜中又带了几分自豪,清澈明净的眸子如剔透的琉璃,泛着璀璨的光芒。

    赵大太太倒霉,她高兴啊。

    还好她够机灵,把赵家逼王妃发毒誓的事告诉了王爷,不然王爷铁定不会对赵家的态度这么差,差到赵家都怀疑王爷是楚离假扮的。

    不愧是亲父子,都这么的嫉恶如仇。

    只是赵大太太受的惩罚有些出乎她意料,比她想象的要重的多,她望着楚离道,“难道给王爷下毒的是赵大太太?”

    楚离正喝茶呢,闻言,抬头看了明澜一眼,笑道,“如果是她下的毒,就不是夺去封号这么简单了。”

    说的也是,毒杀亲王,就算没有成功,那也是诛九族的死罪。

    赵大太太不至于蠢到把王爷算计入狱了,就破罐子破摔的地步,那会是谁给王爷下的毒呢?

    谁又有这么大的胆量?

    明澜陷入沉思。

    前世,王妃虽然是被毒死的,可她是死在王府里的,能在王府里下毒,胆量绝不小,会不会这一世给王爷下毒的人就是前世毒杀王妃的人?

    明澜在心底琢磨,楚离也在想这事。

    想到什么,他眸光一冷,那突然迸射而出的寒芒,明澜见了都心惊胆战,她还没来得及问怎么了,楚离已经起身出去了。

    明澜没有追出去,她继续发呆想事情。

    过了一会儿,青杏打了珠帘进来,道,“世子妃,世子爷让你明儿去楚家看看王妃。”

    这一点,明澜早有打算,虽然王妃在大理寺有王爷陪着,可毕竟是在坐牢,她身为儿媳妇去陪陪她,是本分之内的事。

    陈妈妈从外面进来,道,“世子妃明儿去楚家,估计要耽误大半天,程妈妈心急如焚,世子妃晚间若是没事,就多看会儿账册吧,程妈妈急着回王妃身边的心情,世子妃多体谅她一点儿。”

    明澜点点头,喝了杯茶,就去找程妈妈了。

    她崴了脚,还在卧床歇养,明澜见了,道,“程妈妈脚腕可好些了?”

    程妈妈点头,“赵大夫的药很管用,涂了之后,好很多了,世子妃怎么过来了?”

    知道程妈妈心急,最不喜欢她没学会管家之前到处跑了,碧珠代替明澜道,“世子爷让世子妃明儿去见王妃,怕回来很晚,所以今儿多学一些。”

    程妈妈眸光闪了闪,点点头道,“世子妃这样安排,奴婢也就不心急了。”

    明澜耐着性子学管家,直到丫鬟请她去吃饭,她才出去。

    只是明澜前脚走,后脚一丫鬟端了饭菜进来。

    程妈妈端起碗,就看到碗下面压了一张纸条,丫鬟正好转身,她忙将碗放下,道,“你先出去吧。”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百五十四章 祸害
    第二天,明澜和往常一样,吃了早饭后,就去长晖院给老王妃请安。

    得知明澜要去见王妃,老王妃神情淡淡,道,“你去楚家见王妃,我不阻拦你,但管家你学了多少了?”

    “学了一半了,”明澜恭敬道。

    老王妃看了明澜几眼,三太太坐在一旁,嘴角划过一抹讥笑。

    年纪轻轻,吹牛皮的本事倒是不小,程妈妈才教了她几天,就敢说自己学了一半,她拿管家当什么了,儿戏吗?

    心中不屑,但没人当面指责明澜,都在等她牛皮吹破的那一天呢。

    出了长晖院,明澜没回锦华轩,直接坐马车去了王妃住的小院。

    进了内院,明澜才知道她来的不凑巧,王妃人不在。

    王妃吃了早饭后,遛食去了楚家大宅,半天没回来,丫鬟去找过,说是出府了。

    没人知道王妃去了哪里,也不知道去做什么,更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明澜纳闷,王妃才从大理寺大牢放出来,虽然没吃什么苦头,也谈不上受惊,但昨儿出大牢,今天就有闲情雅致逛街,就有点不对劲了。

    明澜怕王妃出事,赶紧吩咐丫鬟道,“再去问问,王妃出府,可有人陪着?”

    丫鬟点点头,就赶紧去楚家大宅了。

    明澜在凉亭待着,一边喝茶,一边等丫鬟回来。

    差不多一刻钟,丫鬟就回来了,与她一起的还有楚夫人,端庄雍容,气质脱俗。

    见到她,明澜忙将茶盏放下,起身迎上去,道,“见过楚夫人。”

    楚夫人将明澜扶起,笑容温和道,“你该随桓儿一样喊我一声舅母,叫楚夫人太生分了。”

    明澜脸微红,又喊了一声,“舅母。”

    楚夫人应了一声,和明澜往凉亭走。

    明澜道,“舅母可知母妃去哪儿了?”

    楚夫人怔了下,望着明澜道,“是桓儿来接王妃走的,你不知道?”

    明澜眼珠子都瞪圆了几分,“相公来接母妃走的?”

    这怎么可能呢?!

    楚夫人点头,“的确是桓儿来接走王妃的,我还纳闷他把王妃接走了,你还来做什么。”

    明澜烟眉拢了拢,道,“是相公让我来陪母妃的啊。”

    知道她来会扑空,还让她跑一趟做什么,还有他接王妃走,他能把王妃接哪里去?

    明澜心提紧了,不会是有人冒充楚离吧?

    他戴着面具,冒充起来容易,可王妃是他亲娘啊,难道会认错儿子吗?

    想到王妃能把王爷当成楚离,明澜还真不敢保证。

    明澜心急如焚,楚夫人宽慰道,“你先别担心,桓儿来的时候,衡儿就在府里,他们两从小一起长大,比亲兄弟还要亲,他和王妃不可能都认错。”

    想同时蒙过楚三少爷和王妃的确不容易,难道真的是楚离来接王妃走的?

    明澜心松了几分,心里怒气也大了不少。

    他们是夫妻,她连重生这么大的秘密,爹爹娘亲,舅舅表哥都不知道的事都告诉他了,他却忽悠她!

    太过分了!

    没有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别想她原谅他!

    就这样干坐着,明澜坐不下去,她道,“不知道相公把母妃接走是去做什么,我先回王府吧。”

    楚夫人笑道,“桓儿一边让你来,一边又将王妃接走,肯定有深意,如果王府没有要紧事,你就在这多待会儿,多陪我说说话也好。”

    天知道他想做什么,一个字都没和她透露过。

    明澜狠狠的在心里骂了楚离几句,脸上带了几分笑意和楚夫人闲聊。

    在凉亭喝一盏茶,明澜就陪楚夫人散步,在小院逛了一圈,就穿过月形拱门进了大宅。

    楚夫人言语间都是对楚离的赞赏,对楚三少爷的不满,比楚离只小一岁,性子却浮躁的多,不知道让他娶妻能不能定定性。

    明澜这才想起来,她让楚离问楚三少爷喜不喜欢凝郡主的事,他都还没有给她答复呢。

    楚夫人说楚三少爷的不是,明澜当然不能跟着一起数落了,笑道,“三少爷性子开朗,有他在的地方,笑声都格外的多,楚家肯定充满了欢声笑语。”

    明澜说完,不止楚夫人,丫鬟都捂嘴笑了。

    笑的明澜一头雾水,“我说的不对吗?”

    楚夫人失笑,“欢声笑语有,但更多的还是上蹿下跳鬼哭狼嚎。”

    丫鬟忍笑道,“这些天,三少爷进王府练武,大将军知道他勤奋,没再对三少爷不满了。”

    楚大将军刚正不阿,不苟言笑,能养出楚三少爷那么性子跳脱的儿子,本来就是件稀奇事,两人凑到一起,一个不笑,一个憋不住搞笑,没有矛盾才怪了。

    明澜忍俊不禁。

    那边,一丫鬟快步过来,道,“世子妃,王妃回来了,世子爷也在。”

    明澜臭了张脸,看了楚夫人一眼,她笑道,“快去吧,我就不陪你去了。”

    明澜轻点了下头,脚步飞快的朝小院走去。

    月形拱门开在花园处,她穿过去,走了没一会儿,就看到了怒气冲冲的王妃,还有……

    “世子妃,那是程妈妈!”雪梨惊讶道。

    明澜眉头拧着,那是程妈妈没错,可她是被绑着过来的,脸色苍白,和她身上的素朴裙裳对比鲜明。

    先前还打定主意楚离不解释,她就不搭理他的,现在看到程妈妈被抓了,她走过去,瞥了程妈妈一眼,问道,“怎么回事?”

    这和计划的完全不一样啊。

    楚离很自然的牵过明澜的手,道,“留着她迟早是祸害,为了你和母妃的安全,我还是决定先除掉她。”

    明澜没好气道,“你要除掉她,我又不会反对,你为什么都不和我说一声,我都在小院等了一个时辰了!”

    楚离摩挲着明澜的手背,道,“我知道,但你不离开王府,程妈妈没有理由出来。”

    这姑且算她来楚家的一个理由,可她的时间也不是多的没处用啊。

    要打发她走,让程妈妈出府,她可以去沐阳侯府给沐婧华送添妆啊,没几天她就要出嫁了,她身为表姐,这一份添妆是无论如何都省不掉的。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百五十五章 收买
    楚离见她清润的眸子闪着点点火光,说不上愤怒,倒觉得有几分可爱,他笑道,“你要还生气,就捶为夫几下消消气。”

    明澜呲牙,“谁要捶你了,你不怕疼,我还怕手疼呢。”

    身后,雪梨捂嘴笑。

    笑声有些大,明澜忍不住回头瞪了她一眼,雪梨默默的走开了。

    明澜也不是喜欢无理取闹的人,王妃气成那样,她好奇道,“你是怎么让母妃知道程妈妈早被赵家收买的事的?”

    楚离就和明澜说起这事来。

    昨天,楚离突然离开,是因为他觉得毒杀王爷这事非比寻常,王府几位老爷的嫌弃最大。

    他不是凭空猜测。

    王爷入狱,还是因为赵家入狱的,一般大臣压根就不敢来探监,怕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三老爷他们给王爷送食盒,他们前脚走,后脚就有人借他们名义把下了毒的饭菜送进大牢给王爷吃,时间掐的未免太准了一点儿。

    赵大太太之前进王府找过老王妃,希望王府出面劝王爷不要蹲大牢了,老王妃把这事推给明澜没有成功,自然就落到了二老爷和三老爷头上。

    他们既然是去劝王爷的,又怎么会准备食盒,这到底是希望王爷出来呢,还是希望他多在里面待一段时间?

    送食盒不正常,补送食盒就更不正常了。

    再加上王爷在宫宴上说过,他和王妃和离,不出半年,一定会死。

    有这话在前,半年内,王爷真死了,大家最多感慨一下算命算的真准,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应该和离之类的话,而不是过多的诧异。

    三老爷他们送了食盒在前,还是正大光明送的,饭菜并没有毒,后面再借他们的名义送,明显是栽赃嫁祸,王爷就算真中毒死了,也没人会怀疑是他们。

    他昨天离开,就是去证实猜测,只是三老爷他们做的滴水不漏,他没有找到证据。

    三老爷存了谋害王爷的心,再加上老王妃偏帮赵家,甚至知道明澜“怀孕”一事,十有八九早和赵家联手了,而且知道程妈妈就是赵家安插在王妃身边的眼线。

    程妈妈心思缜密,她接连崴脚,难保不会猜到点什么,保不齐什么时候她就把明澜百毒不侵的事泄露给老王妃知道了,楚离赌不起。

    他决定先灭了程妈妈再说。

    另外,也想让王妃知道,这么多年赵家对她有多么的不放心,而这样的不放心,只凭嘴说没有多少可信度的,只有让王妃亲耳听到,她才会信,才会警惕,不会让人钻了空子。

    昨天,恰好赵大太太诰命封号被夺,在气头上。

    她两次派人找程妈妈,都无疾而终。

    她肯定会愤怒,而人在愤怒的情况下,做事就容易失去理智,没有以前那么谨慎小心。

    程妈妈手里有好几本书,楚离根本就找不到她们传信的规律,就直接依照上次的来。

    程妈妈就算觉得不对劲,也只会往赵大太太气头上想,何况楚离在信里写了,明天见不得,后果自负这样的话,程妈妈就更不会起疑了。

    早上,明澜前脚出了王府,她后脚就从二门出去了。

    依照信上写的,找到了一间破旧小院,里面一丫鬟等在那里。

    丫鬟穿的很素朴,衣裳洗的都有些发白了,但是看到程妈妈,丫鬟脾气不好,她道,“上回你到底传了些什么,为什么春巧姐姐失踪了,太太派人去找你,也不见你有只言片语,一个月传一次信,你忘了吗,还是你对王妃比对太太更忠心?!”

    程妈妈也不是好惹的,冷了脸色道,“注意你和我说话的态度!”

    丫鬟气道,“什么态度?太太都被离王和离王妃害的没了诰命封号,你以为太太心情会很好呢,都是离王世子妃那个**,害的赵家没有好日子过,我们这些做丫鬟都跟着遭殃!”

    丫鬟巴拉巴拉骂了一通,把程妈妈一点疑心都给骂没了,她不耐烦道,“我不能出来太久,你告诉太太,世子妃的血能解百毒,速找机会除掉她。”

    丫鬟愣住,拔高了声音道,“你是说离王世子妃的血能解百毒?”

    程妈妈骂了,“你那么大声做什么,世子妃的血不仅能解毒,还能压制世子爷体内的毒,她死了,世子爷活不了多久,没有了世子爷羁绊,王妃永远都不会回王府了。”

    说完,她叮嘱道,“世子妃聪慧,可能已经怀疑我了,以后没事不要派人去找我。”

    丫鬟轻点头。

    程妈妈能说的都说了,转身要走。

    只是走了没几步,身后就有声音传来,“程妈妈不是急着回楚家伺候王妃吗,你也有段时间没见王妃了,见到了,都不叙叙主仆之情吗?”

    程妈妈脚步顿住,她转身回头就看到王妃。

    她脸色一白,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王妃一句话都没说,眼眶通红的从程妈妈身边走过。

    程妈妈抓着王妃的裙摆认错,王妃抹掉眼泪,一脚将她踹翻在地,忍着失望和痛心出了小院。

    方才下马车的时候程妈妈想逃,车夫将她摁住给绑了进府,再后面的事,楚离也不知道,他想听听程妈妈为什么要背叛王妃。

    正堂内,王妃坐在酸枝木椅子上,眼眶红着,鼻子酸的说不出来话。

    程妈妈是她最信任的人。

    她从未想过她会背叛她。

    程妈妈进屋后,暗卫一脚踢过去,她扑通一声双膝砸地,听声音就知道有多疼了。

    屋子里,很安静,没人说话。

    看着王妃哽咽和失望,明澜心疼,她望着程妈妈,问道,“我想知道赵家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要你背叛母妃?”

    程妈妈脸色苍白,看着明澜的眼神却格外的冰冷,恨不得扑过来咬死明澜了,大概知道自己没有好下场,所以没有一味的求饶,反而态度强韧,“背叛?真是可笑!我本来就是赵家人,吃赵家的饭长大,何来的背叛?!”

    明澜脸色一沉,嘲笑道,“你的**在母妃手里,你却说自己是赵家人,没有背叛母妃,在你眼里,什么才叫背叛?!”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百五十六章 忠心
    对程妈妈,明澜知道的并不多,怀疑她有二心后,怕打草惊蛇,更没有多问。

    现在看来,程妈妈应该是早些年随楚老夫人陪嫁进的将军府,这也就符合她说的吃赵家饭长大,她的主子是楚老夫人,将她给了王妃,她就应该忠诚于王妃,没想到她骨子里对赵家这么忠心。

    王妃双眸红着,这世上最痛的莫过于被最信任和最爱的人背叛,能让程妈妈全权掌管王府,这是何等的信任,程妈妈要想做点什么,王妃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只能庆幸赵家心大,他们盯着的是皇位,而非离王府。

    现在听程妈妈辩诉,王妃看着她,平静的问道,“你告诉过我,你还有一弟弟,在你十二岁那年夭折了,他现在是不是在赵家?”

    程妈妈望着王妃,眼泪横流,大概是感动了,王妃身份尊贵,要和王爷吵架,思念女儿,担忧儿子,却还把一奴婢的家事记在心上,这话她告诉王妃已有二十余年了,她都忘记了,王妃还记得。

    程妈妈心底涌起几分希望,王妃是她带大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赵家拿弟弟一家老小的命威胁她,她做不到坐视不理,她并非有意泄密,更没有因为泄密而伤害王妃……

    程妈妈黯淡的眸底恢复了几缕光芒,王妃见了,脸色更平淡也更冷了,她语气淡漠而疏离,“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可以接他们进王府与你一家团圆。”

    程妈妈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王妃,赵家有多狠心,你比谁都清楚,我怎么敢……。”

    她话还没有说完,一旁喝茶的楚离笑了,“程妈妈不是吃赵家饭长大的,是赵家人吗?”

    明澜不厚道的笑了,认真道,“大概程妈妈想起来她吃王妃的饭时间更久些吧。”

    先说忠于赵家,不曾背叛过,现在王妃问她有没有苦衷,给了她几分希望,让她觉得王妃心软,念着她的旧情,或许会网开一面,什么赵家,什么弟弟,哪有自己活命更重要?

    可她越是这样,就越叫王妃失望和心痛,她既然知道赵家有多狠心,也知道赵家是怎么对待她了,却还是选择帮赵家,这么多年她对待王妃只有虚情假意,从来就不相信她,和赵家人一样。

    她手里捏着赵家那么大的秘密,被逼着发下毒誓,她要一两个丫鬟小厮很难吗?

    她的信任,到最后不过是一场笑话。

    王妃不愿意再多看程妈妈一眼,望着楚离道,“这么多年,她都做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楚离摇头,“程妈妈是母妃信任的人,我也不曾怀疑过他,明澜和她接触不多,才能看出她的异心和不对劲,当初明澜怀‘身孕’,老王妃下药,赵皇后让太医把脉,应该都是她泄的密,明澜百毒不侵的事,如果不是察觉及时,早传回赵家了。”

    楚离说完,明澜就收到一记恨不得将她剥皮抽筋卸骨的眼神,明澜报之一笑,道,“陈妈妈跟我的时间并不多,对我并没有多少了解,程妈妈从她那里旁敲侧击是问不出来什么的,原本我对你的疑心都打消了,但你对母妃的话阳奉阴违,教我管家,教一半留一半,陈妈妈没有察觉,但我心知肚明。”

    程妈妈脸色唰白,“你,你会管家?!”

    明澜轻笑,“明知道三太太对管家权虎视眈眈,我若真不会,敢一天天拖着吗?”

    程妈妈一直觉得明澜不喜管家,怕管家,拖着不学管家,她就要待在王府帮她,却从来没想过她是不想她离开王府,怕她和赵家接触……

    以前那些不明白的地方,程妈妈也恍然了悟了,她两次崴脚,连御赐的药都用了都迟迟不好,不都是阻止她出府,亦或者和赵家人接触吗?!

    她活在她们眼皮子底下!

    程妈妈惨笑一声,她谨言慎行这么多年,没想到却栽在了三太太和明澜的手里,她不甘心。

    三太太早发现她的异心了,知道王妃要她教明澜管教,让她教的马虎一点,回头明澜接管王府中馈,处置不周,老王妃就能以她管家不利为由,要她交出管家权。

    程妈妈受制于人,只能教一半留一半,却没想到她那些小动作明澜都看在眼里,对她起了疑心。

    程妈妈在心底把三太太咒骂个半死,眼睛却望着王妃。

    她不想死。

    她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

    王妃把眸光收回来,起身走了。

    没有说处置她,更没有说放了她,但程妈妈却面如死灰,跪着扑到王妃的脚边,求王妃原谅她,和之前说自己是赵家人,没有背叛时判若两人,也更叫人鄙夷了。

    她抱着王妃的脚不撒手,这屋子里,只有王妃的心最软,把她教给世子爷和世子妃处置,她只有死路一条啊。

    楚离摆摆手,褚风就过去把程妈妈拉开了,直接拎出了院子。

    很快,板子声就传来了,没有堵住程妈妈的嘴,板子声混着惨叫声,听的人背脊发寒。

    院子内外的丫鬟婆子都围过来,窃窃私语,都在猜程妈妈是犯了什么错,怎么会被打的这么惨。

    不到半刻钟,褚风就进屋了,道,“爷,已将程妈妈杖毙了。”

    “埋了。”

    赵家,赵嫣床前,赵大太太一声震惊溢出口来,“你是说程妈妈被押着回楚家了?”

    丫鬟站在她跟前,轻点头,道,“奴婢确认过了,是程妈妈没错,押她的人动作粗暴,而且程妈妈进去没多久,后门两小厮抬着一竹席丢上了马车……。”

    小厮不敢靠近,所以不确定竹席裹着的是不是程妈妈,但马车路过的时候,能闻到一股子厚重的血腥味。

    赵大太太心慌了,道,“给我去查!”

    丫鬟点点头,就赶紧下去了。

    一个半时辰后,丫鬟又回来了,面色沉重道,“太太,程管事去看了,是程妈妈没错……。”

    当时,赵大太太手里还端着茶盏,丫鬟一句程妈妈是被活活杖毙的,她手里的茶盏啪嗒一下摔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五百五十七章 警惕
    再说程妈妈被杖毙后,明澜知道王妃心情不好,想去宽慰她几句,再顺带劝她回王府,为了赵家和王爷闹别扭,实在是不值得,她和楚离在门外站了会儿,王妃谁也不见,楚离便道,“这两天,让母妃清净下,回头再来陪母妃说话。”

    然后,就带明澜走了。

    刚走到大门,就有小厮禀告说程妈妈的坟被人给刨开了。

    这事,楚离和明澜都不诧异,当众杖毙程妈妈,那么多丫鬟婆子都看见了,根本就瞒不住,而且楚离也没打算隐瞒。

    多好的添堵机会,他就是要让赵家人心口堵的慌,想知道程妈妈做了什么惹怒他和王妃,沦落到被活活杖毙的下场,前些天程妈妈传信,赵家丫鬟失踪,赵大太太亲自登门也没见到赵妈妈,足见赵妈妈要传的消息很重要。

    那种想知道又无从得知的感觉,会折磨的人发狂,做起事来就更容易出纰漏。

    坐上马车后,楚离打算带明澜上街上逛一圈,明澜想到王妃,没有那心情,而且她眼皮子也在跳,有些惶惶不安。

    一般她很少出现这种不安的时候,尤其楚离还在她身边,她觉得还是回王府更好一些,万一遇到刺客怎么办?

    可回了王府,还没下马车呢,那边楚总管走出来道,“世子妃怎么回来了?我派去楚家的小厮没和您碰上吗?”

    明澜一头雾水道,“怎么了?”

    看来是真没碰上,楚总管忙道,“方才靖宁伯府派人来传话,说是二太太要生了。”

    总算是要生了!

    她都等的心急如焚了,明澜本打算喊车夫赶紧回伯府,可是一见楚离在,就推他下马车道,“你先回去吧,我回伯府看看。”

    看着明澜推过来的手,楚离脸都黑了两分,虽然他也没打算陪着,但也不至于急到恨不得踹他下马车的地步吧?

    楚离下了马车,雪梨坐上来,然后褚风就赶着马车朝靖宁伯府奔去了。

    知道明澜高兴又紧张,雪梨知道她在想什么,道,“太太都生了三个女儿了,这一个肯定是小少爷了。”

    是不是小少爷,得生了才知道,要是这一胎还是女儿,明澜都不敢相信她娘会面临什么用的压力,希望老天爷保佑吧。

    生孩子一般都是头胎凶险,再生的时候有经验,会容易的多,沐氏这是第四胎了,明澜只担心会不会又是个女儿,其他的倒没有多紧张。

    她靠着马车,心底替苏氏祈祷,可一算日子,她娘生产好像晚了半个多月?

    越靠近靖宁伯府,心就越不安,总担心会出什么事。

    下了马车后,明澜就直奔幽兰苑。

    还没进院子,就听到她娘在叫疼,院子里丫鬟婆子挤了一堆,见到明澜来,珍珠迎上来道,“世子妃可算是来了。”

    这话听的明澜觉得不大对劲,她是出嫁女儿,她娘生孩子虽然是大事,但一般都是生了后向她报喜,这才刚发动,就派人去告诉她,珍珠也着急,明澜怕出了什么事,问道,“怎么了?”

    珍珠没说话,只朝正堂看了一眼。

    明澜就迈步去正堂了,进门就看到屋内跪着两人,老太爷和老夫人坐在首座上,脸色都很难看。

    那跪着的,明澜看背影就知道是顾如澜,身边跪着的穿戴是丫鬟,明澜以为是她的丫鬟香兰。

    心里纳闷她犯了什么错,三太太不在,她们主仆反倒跪在地上。

    她往前走,正要问话呢,多看了一眼,然后眉头就拧的死死的了。

    那丫鬟根本就不是香兰,有些眼熟,她一时间想不起来。

    雪梨见了,道,“是表姑娘的贴身丫鬟春儿。”

    明澜恍然,难怪觉得眼熟了,原来是蒋嘉贞的丫鬟。

    可她的丫鬟怎么会在伯府里,还和六妹妹跪到一起?

    连蒋嘉贞都不许她回伯府了,怎么还允许她的丫鬟进来,明澜心中隐隐有些猜测,令她不快,问道,“这是怎么了?”

    顾如澜咬唇唇瓣,倔强的不让眼泪掉下来,可是明澜询问和关切的眼神,她就控制不住两行清泪了,“二姐姐,我不是故意撞到二伯母的……。”

    明澜眉头拢紧了几分,“怎么回事?”

    顾如澜不敢再说,怕被误会她是在告状。

    其他人都没有开口,沐氏叫声太惨,不绝于耳。

    明澜就转身出去了,问珍珠道,“你告诉我,到底出什么事了?蒋表妹是不是回伯府了?”

    她说的声音很大,不怕老夫人听见。

    珍珠叹息,还能是怎么回事,老夫人疼二姑奶奶和表姑娘呗。

    珍珠把知道的都告诉明澜,明澜气的想掀桌子了,又是她们母女!

    昨天,静心庵派人来传话,说是二姑奶奶病重,临死前想再见老夫人一面,老夫人火急火燎的就赶去静心庵了,沐氏怀了身孕,没有跟去,珍珠她们也没有,所以二姑奶奶是不是真的病重要咽气了谁也不知道。

    但老夫人回来时,把蒋嘉贞带了回来,说是二姑奶奶托付她好好照顾蒋嘉贞,给她挑一桩好亲事。

    可蒋嘉贞做的事,谁敢娶她?何况蒋家败落,没脸没皮,硬塞都没人要,这不,老夫人就把主意打到自家人身上了。

    三房二少爷,也就是顾如澜的亲哥哥顾邵清,再过一两个月就十七了,年龄正合适,再加上三房和二房走的近,老夫人就相中他了。

    老夫人和三太太提了一下,三太太是一口回绝,一点余地都没有留。

    可这边提,那边蒋嘉贞就开始弄小动作了,打算效仿顾音澜,来个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就由不得三太太同不同意都得娶了。

    她不想低嫁,更不想远嫁,顾邵清是她最好的选择了。

    昨天,老夫人带她回来,多看了顾绍清一眼,三太太就心不安,和三老爷商议万一老夫人真开口提,她该怎么办?

    这事碰巧让顾如澜听见了,想着老夫人想把顾雪澜塞给沐礼,那把蒋嘉贞塞给她二哥那是再可能不过的事了,决不能掉以轻心。

    这不,蒋嘉贞约她赏花,她就警惕起来。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