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24 | 浏览:21557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以嫡为贵》作者:木嬴(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三十九章 腻味

    碧珠帮明澜梳头发,墨发浓密柔顺如绸缎,碧珠一边梳一边道,“姑娘喜欢火焰额妆,嫌每天重画麻烦,就用一种特殊的颜料给画上了,一年半载都不会消退。”

    红缨一脸失望神情。

    梳妆完,就吃早饭。

    老夫人重礼佛,初一十五都吃斋,今儿又去大禅寺还愿,更是吃素,一桌子全是素的。

    用了一碗粥,两个小馒头,明澜就起身去长松院。

    红缨跟着她出门,明澜就道,“你伤还没好全,待在府里养伤吧。”

    红缨眼眶一红,她的伤养了这么多天,早就好全了,姑娘是不喜欢她了吗,还是这些天她不在跟前伺候,被碧珠挤的没了位置?

    碧珠就高兴了,要转身回屋拿些钱,指不定在大禅寺看中了什么要买的。

    只是她一转身,明澜就把雪梨叫了过来,“你跟我去大禅寺。”

    天上突然掉馅饼,把雪梨砸的晕乎乎的,高兴的合不拢嘴,明亮双眼弯成了小月牙,生怕明澜反悔似的,那头点的就跟小鸡啄米似的。

    碧珠脸上也写满了失望,姑娘不让红缨跟去,是怕她伤未好全,她又没病没痛,姑娘为什么不让她跟去大禅寺,反而让雪梨跟着?

    红缨还以为碧珠抢了她位置,心里头不顺,这会儿见明澜也没让碧珠跟着,心里好受多了。

    明澜很想碧珠跟她去大禅寺,但前世碧珠就是在大禅寺出的事,她心里头忌讳,如果可以,她这辈子都不想碧珠去大禅寺了。

    明澜迈步往前走,雪梨屁颠屁颠的跟着后头。

    在长松院门口,明澜碰到了顾音澜她们,一个个都打扮的耳目一新,倒不像是去祈福,更像是去参加宴会。

    明澜将她们的打扮看在眼里,她们也将明澜从头到脚审度了一遍,顾音澜笑道,“二姐姐的火焰额妆画的可真漂亮,但你这些日子都是这装扮,我们都看腻味了,难得去大禅寺,你都不换个打扮?”

    明澜摸着额心,笑道,“这火焰额妆不是用朱砂画的,一年半载的都难消退,我想换都换不了。”

    顾如澜诧异,“二姐姐用什么画的,这么难洗掉?”

    明澜耸肩,故作轻松,“现在后悔也晚了,都画上去了,好在是我最喜欢的额妆,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她这样说,顾音澜偷笑,火焰额妆是美,可什么东西看久都腻味,估计过个一年半载,火焰额妆该是她最讨厌的额妆之一了。

    几人有说有笑的进屋,屋子里,四房太太都在了。

    但是大太太不去,她得留在府里,万一来个客什么的,也有人招呼。

    前院丫鬟来禀告说马车准备妥当了,四太太就扶着老夫人起了身。

    明澜跟在沐氏身边,问道,“娘,怎么赵妈妈没跟去?”

    沐氏拍着明澜扶着她的手,道,“赵妈妈去庄子上给你九妹妹送东西去了。”

    本来沐氏也要去的,只是老夫人临时起意要去大禅寺,又是因为顾涉升官去还愿,她脱不开身,只能让赵妈妈跑一趟了。

    原本都是月初派人给顾云澜送东西去,这一次去,是沐氏不放心,临时决定去的,明澜突然去义安侯府探望茂哥儿,无意间发现他被人作贱,顾云澜在庄子上,沐氏当心那些丫鬟婆子趁机欺负她,让赵妈妈悄无声息的去,打一个措手不及。

    明澜没说什么,赵妈妈就是隔三差五跑,也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她还在想办法怎么把顾云澜从庄子上接回来呢,只是想了几天,都没有什么好主意。

    几位太太坐软轿,明澜她们则坐马车,朝大禅寺出发。

    一个多时辰后,马车才到大禅寺所在的望龙山山脚,之所以称之为望龙山,是因为站在大禅寺往远处看,烟雨朦胧之际,远山仿佛一条巨龙,气势恢宏,望龙山三个字,还是太祖皇帝赐的名。

    大禅寺香火鼎盛,来往的香客络绎不绝,如今早已入冬,虽然天气不冷,但别的山上树叶凋零,望龙山却一片浓郁,万年长青。

    大禅寺就掩映在苍天古树之间,千年古刹,庄严肃穆,空谷梵音,洗涤人的心灵。

    刚到半山腰,明澜就闻到从寺内飘出来的檀香了,极少好闻。

    不远的空旷处则是一个集市,平常人就不少,逢初一、十五人就更多了。

    下了马车,大家徒步往前,爬着长长的台阶,就到大雄宝殿前了。

    空旷的地上,一三人合抱的大铜炉,花纹古朴,里面燃着香客人插的香,熏香袅袅,重冲云霄。

    靖宁伯府要来上香,大太太早派人来打了招呼,提前备好斋饭。

    老夫人进了殿,跪在几丈高的佛像前,诚心念经,老夫人之后是沐氏她们,再后面才是明澜几个。

    老夫人每天起来,要跪拜一刻钟,睡前再拜,经常跪着,姿态是最虔诚的。

    明澜等小辈,哪跪过那么久啊,除非是罚跪不得已,跪不了一会儿,就觉得膝盖酸疼了,忍不住想揉膝盖了,偏还不敢乱动。

    一刻钟后,等老夫人起身了,她们才能起来。

    不能跪太久,外面还有别的香客要进来祈福呢,除非是皇上皇后,还有一些身份尊贵的王妃,否则大禅寺是不会不允许其他香客来的。

    在大殿跪拜了,捐了香火钱,大禅寺还安排了师父给老夫人讲经,这是最枯燥的,好在老夫人只要沐氏她们陪着,不拘束明澜她们,让她们自己去玩,大半个时辰后用了斋饭,然后就启程回顾家。

    大禅寺风景秀美,大小景点,足有十八处之多,一天都逛不过来,何况她们只有不到一个时辰了。

    顾音澜她们对风景兴致缺缺,对下面的集市更感兴趣,和顾雪澜还有顾玉澜去集市逛去了。

    顾如澜则和明澜一处,打算四处走走,大禅寺除了大雄宝殿之外,还有偏殿、后殿,还有供香客歇脚的禅房,论大小,足有靖宁伯府那么大。

    大禅寺,不说每个月都来吧,一年总要来个七八回,是以那些姻缘树,投铜板许愿,抛彩带,写愿望……她们都玩过,甚至玩过好几回。

    看到别人玩时,明澜提不起什么兴致来,倒是雪梨,还是第一回来,看什么都新奇。

    两人往前走,一边看风景,一边聊着天。

    顾如澜见明澜去的方向,就道,“二姐姐这是要去看铁桥?”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章 中毒

    明澜笑道,“这一次不看,我打算过铁桥。”

    顾如澜睁大眼睛,“你真敢过去啊,我可不敢,太危险了,咱们还是别去了吧。”

    明澜则道,“别的地方,咱们都玩过了,就铁桥没走了……。”

    顾如澜撅了嘴,有些胆怯。

    明澜笑道,“要不你带丫鬟去集市玩,我带雪梨去看看?”

    “就这样撇下你,多不好啊,”顾如澜摇头。

    明澜嫣然一笑,皓齿明眸,“有什么不好的,我几次想过铁桥都没敢迈步,这一次,我想试着走一走,那边风景据说极美,你在铁桥处等我,还不知道要等多久呢。”

    顾如澜想了想,道,“那你小心些儿。”

    明澜点头,顾如澜招招手,就带着香兰回头了,还几次回头身来张望,正好明澜也看她,摆手道,“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等顾如澜走了,雪梨就忍不住道,“姑娘真的要走铁桥吗?”

    她虽然还是第一次来大禅寺,但是那铁桥她是知道的,红缨和碧珠都提过,铁桥是横过一条溪的,那溪水很深,很湍急,上面据说是一条大瀑布,只是山路崎岖,明澜她们没有上去。

    那铁桥有七八米长,就两条铁链,中间搭了木板,人走上去,铁链摇摇晃晃,胆小的都会吓哭。

    她不会那么倒霉,第一次跟姑娘来大禅寺,就要过铁桥吧,她胆子也很小啊啊啊!

    往前走百来步,就听到水声了,又走了会儿,才看到铁桥。

    看到那铁桥,雪梨双腿就打摆子了。

    偏明澜一脸兴奋,她早想过铁桥了,只是始终下不了决心,这一次,她说什么也要走一趟。

    她把绣帕塞怀里,握着铁链,脚迈向木板。

    “姑娘,你真的要过去啊?”雪梨心急道。

    明澜回头笑道,“你不敢?”

    雪梨撅了嘴,她当然不敢了,这下面不仅有水,还有大石头呢,一不小心摔下去,不被淹死也会砸的不轻啊,可她是丫鬟,姑娘都大着胆子往前走了,她能不跟着么?

    死就死吧!

    十四年后,又是一个活泼俏丽的好丫鬟!

    呸呸!

    下辈子她才不要做丫鬟了呢。

    深呼一口气,雪梨紧跟明澜身后。

    两主仆脚步蹒跚的往前头走,开始还好一些,等走到中间的时候,心都提了起来,再往前走,离岸边越近,心就越雀跃。

    她们真的过铁桥了!

    回去,她一定要跟碧珠姐姐得瑟,她就说她胆子比她大吧,她现在怀疑姑娘不要碧珠姐姐跟着,却把她叫上,没准儿就是看中了她胆大的缘故。

    到了铁桥这一边,明澜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只觉得阳光明媚,心情格外的爽快。

    这是她一直想做而没有做的事,如果这么一点小困难她都克服不了,前路还怎么走下去?

    欢快着脚步,明澜往前走,欣赏这一处的风景。

    见远处有凉亭,明澜走了许久,腿有些酸了,就过去歇会儿,眺目远望,被眼前的景象震撼。

    雪梨四下张望,见远处有野梨,虽然只有几个,但她两眼顿时放了光,只觉得口舌生津,脚就迈了过去。

    梨树有些大,雪梨跳起来都够不着,但生为一个吃货,梨子就在跟前挂着却吃不着,那是不能容忍的。

    雪梨撸起云袖,抓着树爬了上去,半天没成功,倒把她裙裳给刮破了,气的她大叫。

    明澜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就见她和那棵树杠上了,爬了上去,在树上朝明澜招手,摇着手里的梨道,“姑娘,这梨子可甜了。”

    明澜失笑,她想起雪梨初到流霜苑,跪在地上给她见礼,眼睛瞄着她身边小几上的一旁雪梨,眼睛都亮了起来的模样。

    她就给她起名叫雪梨,还赏了她一个雪梨,高兴的她神采飞扬。

    不过,那雪梨她没舍得吃,放在屋子里闻香味,生生给搁坏了。

    “你小心些,”明澜怕她摔了,叮嘱道。

    雪梨忙道,“没事的,我给姑娘摘个大的。”

    她往上爬,要明澜说,爬树可比过铁桥难多了,好歹过铁桥她还敢试一试,爬树她想都不敢想,方才她说有吃的,雪梨估计走的会更胆大些。

    雪梨好不容易才够着雪梨,堪堪抓在手里,却无意眼睛一撇,瞧见远处躺了个人。

    她一时愣神,差点没从树上摔下来,她回头看着明澜,道,“姑娘,那边有人晕了!”

    明澜一怔,迈步过来,雪梨把野梨拿好,从着树滑下来,这一滑,身上新做的衣裳不但脏还破了,雪梨心疼的心都抽抽了。

    这可是她前不久才做好的新衣裳啊,这一身衣裳都能换好多果子了,她怎么竟干些蠢事啊!

    雪梨恨不得把野梨摔了,但没舍得,衣裳都破了,在把果子丢了,她就更得不偿失了,这时候还能有野梨,是她们运气好了。

    “就在那边,”雪梨追上来,给明澜指路。

    这边杂草有些深,但往前走了十几步,就看到一抹人影倒在地上。

    明澜上前一看,然后就愣住了。

    怎么又是他?!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帮明澜送茂哥儿回府的楚少爷,前世明澜救过他,没想到这一次出来,又看到他倒在地上了。

    而且唇瓣发紫,和前世症状一样,显然是中毒了。

    他怎么那么容易中毒啊,明澜觉得他有些命苦。

    “这男子长的可真好看,”雪梨羡慕道,又有些担忧,“他不会死了吧?”

    怎么可能会死呢,几个月后他还要中毒一回呢,哪那么容易就死的,不过前世楚大将军登门道谢之后,还曾见过他两回,后来她就没再见过他了,估计是中毒太深,没能救活过来。

    想到先前他帮了她的忙,明澜还想着再见到他,好好跟他道谢,再委婉的提醒他哪一天会中毒,那一天最好别出门,避开些,谁想到,再见他,他已经中毒了。

    深呼一口气,明澜蹲了下来。

    雪梨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她们肯定是没办法救男子的,只能叫人来救他了。

    她正要说话,却见明澜将男子的头微抬,将他的嘴掰开,又将自己的手指咬破,把血滴到他嘴里去。

    那样子,雪梨脸都扭曲了,姑娘这是要做什么啊?

    明澜挤了不少血出来,指尖疼的她头冒冷汗。

    见差不多了,她用绣帕将指尖血擦掉,又从荷包里拿了点药粉抹上。

    雪梨呆呆的看着她,再见男子时,觉得男子发紫的唇瓣红润了些,颇觉诧异,“姑娘,你的血……。”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一章 信物

    “我的血能解毒,这事不要告诉别人。”

    雪梨连连点头,惊讶道,“为什么姑娘的血能解毒?”

    不怪雪梨惊讶,这事的确叫人诧异,但她的血之所以能解毒,并非是天生,皆因她出生便被沐太夫人抱回府,泡了三年药浴,百毒不侵,是以,她的血能解百毒。

    以前不明白为什么太夫人唯独厚爱她,那封信,让她明白一二了。

    因为她能重活一世,内宅阴私,下毒是最常见的伎俩了,她百毒不侵,才不会中计,也不会因为别人害她,而心生怨恨报复,让自己手上沾满鲜血。

    曾外祖母做这么多,就是希望她熬过上一世,活的长久,因为知道的越多,这一世敌明我暗,才会活的更好。

    可惜,她前世只活了二十二岁,她肯定叫曾外祖母失望了。

    能帮的忙都帮了,明澜起身欲离开。

    可是走远了些,她想起什么事来,眼前一亮,复又转了身朝男子走去。

    她蹲下,把男子腰间佩戴的玉佩摘了下来,暖玉触手生温,雕刻精致,玲珑剔透,看不到一丝瑕疵。

    雪梨呆呆的看着明澜,嘴巴张大的合不拢了,“姑娘,你……。”

    明澜就知道雪梨在想什么,她道,“不是偷他东西,我好歹救他一命,正好我有事相求,这玉佩权当是信物了。”

    她正愁不知道怎么让云澜从庄子上搬回府,这不机会来了么?

    明澜把玉佩贴身藏好,见雪梨看着她,她脸上腾起一抹红晕来,只觉得玉佩贴着亵衣,烫的皮肤一片火热。

    “姑娘认得他?”雪梨敏锐的捕捉到这一点,杏眼圆瞪。

    明澜轻点头,道,“他就是楚少爷,上回帮我送茂哥儿回府的。”

    “……姑娘,你不厚道。”

    雪梨大着胆子道。

    人家楚少爷帮她忙在前,楚大将军又在老爷升官时帮了大忙,报答都不够呢,她救人是本分,还拿人玉佩要人报恩,委实不应该。

    明澜瞪了她一眼,这丫鬟说的她没良心似的,她不是走投无路,不得已而为之吗!

    往后有机会,她多救他几次就是了,他那么倒霉,她有的是机会还他恩情!

    见明澜恼羞成怒,雪梨觉得自己一个丫鬟不应该质疑主子,忙把野梨递给明澜,当什么不愉快都没发生似的,道,“这野梨可甜了,姑娘尝一个。”

    明澜接了,雪梨见还有几个,就把野梨放一个在男子身边。

    明澜两眼望天,人家是楚大将军府上的少爷,平常吃的都是贡梨,会稀罕一个野梨么?

    见时辰不早了,明澜就啃着果子往前走。

    雪梨紧随其后,但走了几步,见草蔓里有什么东西,就弯腰捡了起来。

    那是一块碎玉阙,看大小,约莫四分之一,上面雕刻着纹理,古朴大气,“可惜碎了,不然肯定很值钱。”

    明澜瞥了一眼,只觉得那玉阙有些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便接了仔细看了几眼,确定想不起来,又还给雪梨了。

    雪梨就塞荷包里了,然后眼睛又瞄到梨树上了,上头还有几个果子,方才应该全摘了再救人的,太性急了些……

    主仆两往回走,离铁桥不远了,就听到有说话声传来。

    “方才还信誓旦旦说有胆量过铁桥,这都半天了,你还过不过去了?”

    “不要催她,这铁桥看着就害怕了,如果不会点武功,男子都胆怯,何况是女子了……。”

    说这话的是个男子,他话还没说完,脸就哏红了,因为明澜带着雪梨就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中。

    大家看着她们,眸底有震惊。

    显然,明澜和丫鬟在桥那一边,是从铁桥过去的,震惊她们的胆大啊。

    明澜见一姑娘扶着铁桥,像是要过来,便停下来,打算等她过来了,她再走。

    那姑娘看见她仿佛像是看到了救星似的,连忙退后一步道,“你们先过来吧。”

    明澜朝她一笑,就扶着铁链往这边走,雪梨紧随其后。

    之前走,有些害怕,现在往回走,没先前那么怕了,但偏偏出了问题。

    最中间一块木板,也不知道怎么了,她一脚踩上去,吧嗒一声碎了,幸好她紧紧的抓着铁链,否则真要摔下去不可,她堪堪稳住身子,小心翼翼的往前走,那边看热闹的都替她捏了一把冷汗。

    但更叫人无语的还是雪梨,方才明澜脚踏空,她身子跟着一晃,一个梨掉水里去了,她大叫,“我的梨……。”

    肉疼完梨子,才发觉明澜怎么身子晃的,赶紧道,“姑娘,你小心点走。”

    一句话,就彰显出她吃货的本性了,生命诚可贵,梨子价更高啊。

    之后,明澜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等到岸边了,她觉得身子都虚弱了,吓死她了。

    那准备过铁桥的姑娘看着明澜,眸底带了三分害怕和七分感激道,“方才吓死我了,幸好你反应快,我要是先走,肯定就掉水里去了。”

    明澜回头看着断木板,道,“先前我走的时候,两只脚踩木板上都没事,这才过了一会儿,木板就有问题了,实在是奇怪。”

    幸好她是回来,没有两只脚一起踩,否则她真的会吓死的。

    先前说话的男子朝明澜作揖,“姑娘胆子可真大,实在叫人佩服。”

    明澜脸微红,道,“我想走铁桥想了很久了,今天才下定决心过去的,方才那一吓,我以后肯定不敢再走了。”

    那姑娘则笑道,“我也想了很久啊,但都不敢走,你好歹过去了,我想那边的风景肯定美极了。”

    明澜要往回走,他们不过铁桥了,就一起转了身。

    那姑娘对那边的风景感兴趣极了,让明澜说与她听,不然她总是念念不忘,想过去又不敢,挠心挠肺。

    这姑娘,明澜认识,她是护国公府李家三房嫡女,李佩瑶。

    但这身份还不是最显赫的,她的姨母是容王妃,姑母是李贵妃,表哥是三皇子。

    她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估计和她抬杠的,只有一家姐妹了。

    李贵妃的身份很特殊,她在明孝帝做三皇子和太子的时候是嫡妻,当今皇后是侧妃,可明孝帝登基之后,她本该顺理成章做皇后的,谁想明孝帝竟然立了侧妃为后,她屈居贵妃之位。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二章 相克
    当时立后的名头是母凭子贵,皇后生下长子,皇上登基就立为了太子,她就坐上了皇后之位。

    但,这么多年,虽然太子立下了,但三皇子和太子之间的斗争可没一日消停过,两人旗鼓相当,难分伯仲。

    可谁想到,三皇子被斗死了不久,太子也薨了,连着死了两个儿子,明孝帝受不了打击,一病不起,最后让赵翌登基了。

    这一世,明澜是打算豁出去一身骨头,也要坏赵翌的好事的,所以对和赵皇后作对的李贵妃一党莫名的有好感,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吧。

    其他人,明澜有认识,也有不认识的,前世都没有什么交集,也没有关注过,但不妨碍大家有说有笑。

    往前走了一刻钟,顾如澜的丫鬟香兰快步上前,道,“二姑娘,斋饭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了。”

    明澜一听,便朝李佩瑶等人抱歉,“只顾闲聊,忘了时辰了,我先走了。”

    李佩瑶咯咯笑,觉得明澜擅谈,为人和善,未说话先笑,双眸明亮就像是她最喜欢的星星似的,竟生出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来,她道,“改日,我去靖宁伯府找你玩。”

    明澜表示欢迎,但是李佩瑶一旁站着的姑娘就老大不情愿了,靖宁伯府门第不高,李佩瑶去找她玩是纡尊降贵了。

    明澜福了福身,就快步往前走了。

    禅房处,顾如澜翘首以盼,见明澜过来,快步迎上来,阳光下,俏丽的脸上一双眼睛明亮如雪。

    “二姐姐,你真过铁桥了?”她问道。

    明澜点头,“过去了。”

    顾如澜一脸佩服,“你胆子可真大,我们快进屋吧,斋菜都上了,就等你了。”

    明澜进屋,顾音澜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二姐姐去哪儿玩了,让我们好等。”

    明澜上前,朝老夫人福身,道,“祖母,我不是故意晚回来的,方才碰到护国公府四姑娘他们,就聊了几句,一时高兴,忘了时辰。”

    一点小事,老夫人怎么会放在心上,她还诧异明澜认识的人多呢,先前托楚少爷帮忙,现在又和护国公府四姑娘相谈甚欢,她几时认得那么多人了?

    “好了,先用斋饭吧,”老夫人一脸慈蔼,还给明澜夹了一筷子青菜。

    桌子前,摆满了素斋,有素三丝、糖醋藕排、五宝鲜蔬、翡翠玉卷、如意节节高、醋溜白菜、鼎湖上素、一品百灵菇、罗汉全斋……足足有十八道。

    大禅寺的斋菜是一绝,色香味俱全,据说大禅寺的掌勺师傅是前朝御膳出身,看破红尘,落发为僧,但是依然爱做菜,就在大禅寺钻研了一百零八道素食,远近闻名。

    老夫人很爱吃大禅寺的斋菜,只要她亲自来,就一定会用斋饭,而罗汉全斋必点,咸鲜味,健脾开胃,也是明澜的最爱。

    一顿饭,用了半个时辰,吃完后,又品了香茗,四下转了一圈,疲乏了,方才打道回府。

    老夫人疲乏了,回府之后,大家就都散了。

    明澜扶着沐氏回幽兰苑,彼时,赵妈妈已经从庄子上回来了,正在屋子里逗茂哥儿玩呢。

    听到脚步声传来,赵妈妈就把茂哥儿抱给了奶娘,道,“先下去。”

    她这样,显然是有话和沐氏单独说了,明澜没有走,而是问道,“九妹妹还好吗?”

    赵妈妈眼眶一红,沐氏心一提,急道,“是不是云澜出什么事了?”

    赵妈妈摇头,“九姑娘没事,只是……。”

    有些话,她难以启齿,她怕沐氏会发飙,跑去长松院和老夫人吵起来,要把六姑娘接回府来住。

    赵妈妈吞吞吐吐,明澜也心急的很,便道,“赵妈妈,庄子上的事,你就直说吧。”

    赵妈妈叹息,叫她怎么开的了口,她能说她今儿去庄子上,看到九姑娘一身粗布衣裳和庄子里的小丫鬟在田里头玩泥巴,浑身脏兮兮,没点伯府姑娘的样子,全然就是一个乡下野丫头吗,说出来,就是拿刀子捅太太的心啊。

    她知道那是庄子上,不比在府里,就是府里的丫鬟也惯会踩高捧低,可没想到,竟然让九姑娘就这样不顾身份的玩泥巴,赵妈妈当时就怒极了,要找顾云澜的奶娘和丫鬟。

    这两人,一个都不见人影。

    丫鬟逛街去了,一大清早就出了庄子,玩没了影儿,奶娘倒是没出庄子,可她比丫鬟更过分,正在偷汉子,她正好捉奸在床!

    那庄子不是沐氏的陪嫁庄子,是公中的,沐氏心疼女儿,奶娘和丫鬟都是她信任的,可没想到到庄子上才三年,丫鬟懒散了,奶娘竟如此寡廉无耻!

    亏得太太希望她们好好照顾九姑娘,每月的月钱都加倍了送去,还有九姑娘的月钱,一并送去,太太不怕她们贪银子,只希望她们照顾好九姑娘,钱不是问题。

    可结果呢,沐氏管着绣坊,顾云澜的四季衣裳,一套不少,平常老夫人赏明澜她们衣裳,从不少顾云澜那一份。

    一个月少说也有三套新衣裳送去,可赵妈妈翻了顾云澜的衣橱,除了两套七八成新的,一套崭新的,其他的通通不见了。

    逼问之下才知道,那些新衣裳全被奶娘和丫鬟拿去当了,留一套新的,月初的时候给顾云澜穿,糊弄沐氏派去的人。

    也正因为这样,三年来,竟然不知道顾云澜在庄子上穿的都是粗布衣裳。

    赵妈妈一怒之下,将奶娘活活杖毙了,等着丫鬟逛街回来,打了四十大板,要了她半条命,然后找了人牙子来,把丫鬟卖了。

    沐氏听后,气的嘴皮都哆嗦,要去找老夫人把顾云澜接回来,被赵妈妈和明澜死死的拦下了。

    “娘,父亲升了官,大伯母正不高兴,你这时候闹着要把九妹妹接回府,她知道了,肯定说你巴不得祖母早点死了,好不容易祖母对你有了好脸色,你一去,正中她下怀。

    九妹妹和祖母八字相克的问题解决不了,伯府是没人赞同把九妹妹接回府来的,你去了也是白去,”明澜哽咽了声音道。

    沐氏一脸颓败坐在小榻上,痛心疾首。

    赵妈妈也知道明澜说的在理,她道,“可也不能让九姑娘一直在庄子上养着。”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三章 耳熟

    再养个几年,可就真成野丫头了,这话赵妈妈没敢说出口。

    明澜劝沐氏道,“娘,你别急,我正想办法让云澜回来呢。”

    沐氏红了眼,道,“能有办法吗?当初我也请了道士给云澜和老夫人算命,根本就不克,可你四婶一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大伯母明里暗里怀疑道士是我收买的,倒成了我只顾着云澜,不顾老夫人了……。”

    但凡有办法将云澜接回府,她怎么可能拖到今日。

    明澜也知道沐氏尽力了,没有人比她更希望接女儿回府的了,便握着她的手道,“娘,你相信我。”

    沐氏眸底有绝望,但看到明澜清澈干净的眸子,她不自主的点了下头。

    明澜没有多说什么,她起身回了流霜苑,一头扎进了书房。

    她把怀里的玉佩掏出来,本来想过两日再拿玉佩求他帮忙的,才救了他,就要人帮他奔前跑后,实在说不过去。

    可现在,她顾不得那么多了。

    提笔沾墨,明澜写了封信,然后把玉佩塞信里,交给雪梨道,“送到楚大将军府去。”

    雪梨呆呆的看着明澜,试探道,“姑娘,这样做真的好吗?”

    “快去。”

    雪梨只好把信接了,然后出了门,可怜她连楚大将军府门朝哪里开都不知道,只能找人问了。

    等雪梨回来,天边晚霞绚烂如锦。

    屋内,明澜正喝茶,雪梨打了帘子进来,将一封信放在小几上。

    明澜看着信,又看着她,皱眉,“没找到楚大将军府?”

    雪梨噘嘴,“当然找到了,可是楚大将军府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明澜敛眉,“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啊!

    雪梨巴拉巴拉一阵倒豆子,她一路到了楚大将军府,怕弄错了,还问了楚大将军府门前的护卫,这里是不是战功赫赫的楚大将军府。

    等确定无误了,她才把信递给护卫,让他转交给楚少爷,可是卫护看了信之后,问她名字有没有写错。

    她一个丫鬟,又不识字,她哪里知道名字有没有写错啊,她相信姑娘不会弄错,所以就说没弄错。

    然后护卫就把信还给她了,“府上没有叫这名的少爷。”

    “真的没有吗?”她问道。

    护卫很肯定的告诉她,“没有。”

    明澜看着信,又看看雪梨,“不可能啊,他就叫楚君瑞。”

    这名字,是楚大将军府三少爷告诉她的,楚三少爷叫楚君衡,他叫楚君瑞,是他的大哥。

    后来,楚大将军还登门,感谢她救了楚君瑞一命,她记得真切,就是这个名字。

    “肯定是你送错门了,”明澜笃定道。

    雪梨腮帮子鼓的圆圆的,眸底都带了泪花了,她确认了,那就是楚大将军府,她没有送错,这么点事都能办砸,她又不是傻丫鬟!

    明澜还是觉得雪梨不靠谱,打算明天让碧珠再跑一趟。

    而此时,楚大将军府门口,楚君衡和男子翻身下马,迈步进府。

    迈过门槛的时候,护卫问道,“三少爷,咱们府上没有一位少爷叫楚君瑞的吧?”

    男子敛眉,问道,“怎么了?”

    护卫忙道,“先前,一丫鬟送了封信来,上面写着楚君瑞亲启,我越想越不对劲,这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但是想不起来了……。”

    “这名字的确有些耳熟,”楚三少爷想到什么,望向男子道,“我想起来了,这不是你以前的名字吗?”

    的确是他以前的名字,但是他已经有六年不用了,府里知道的人都不多,外人怎么会知道?

    “知道是谁送信给我?”男子问道。

    蓦的,他脑海中闪过一张明媚的脸,眼神干净如清泉潺潺流动。

    会是她吗?

    护卫摇头,有些心虚,“没问……。”

    他不会坏了大少爷的事吧?

    楚三少爷笑的一脸古怪,看着男子,道,“大哥,你跟人家姑娘自报家门,报以前的名字,害的人家想找你都找不到,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我今晚回小院住。”

    男子说了一句,便翻身上马,一夹马肚子就跑远了。

    楚三少爷摸着下颚,吩咐护卫道,“再有丫鬟送信来给大哥,一定把是谁送的信给我查清楚了。”

    “是。”

    护卫连连点头。

    流霜苑内,用了晚饭后,明澜闲来无事,就在莲池旁喂鱼。

    夕阳余晖照耀,池水仿佛由无数的碎金填成,晃的人睁不开眼,桃红色的云霞倒映,仿佛三月枝头绽放的娇艳桃花。

    一把鱼食丢进去,引来数百只锦鲤争相而食,鱼鳞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眼前锦鲤游的欢快,然而明澜想到的却是那一日,一池锦鲤翻白的场景。

    正想的入神,突然脚腕一疼,她还没反应过来,碧珠就叫了起来,“姑娘的荷包!”

    明澜转过脸来,碧珠已经弯腰把荷包捡起来了,打开一看,顿时喜不自胜,从里面把银票掏出来,“姑娘,这是你那日丢的荷包!”

    她数了数,银票一张都没少。

    丢了的银票还能找回来,那简直是意外之喜了,碧珠高兴,明澜自然也高兴,但她不会高兴就昏了头,丢了的荷包能回来固然是好,可它又是怎么回来的?

    如果是府里的丫鬟小厮捡到了,有一成可能是来找她邀功请赏,另外九成则是据为己有,这样不吭不声的丢还给她,那是不可能的。

    这荷包虽小,里面却也有四千多两银票,能原封不动的还回来,可见捡到之人品性高远。

    她站起身来,四下张望,什么人影也没发现,想到什么,她就回流霜苑了。

    她推门进书房,见无人在,烟眉微皱,是她猜错了?

    方才在花园里,四下有人不便露面,这里是她的书房,该出来一见了吧?

    明澜也不知道为什么失望,她刚要退出门来,只听见窗户嘎吱一声被推开,一道身影闪了进来。

    如果不是早有心理准备,准得被他吓一跳。

    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明澜先前让雪梨送信却没能送出去的楚少爷。

    明澜眸底一喜,碧珠在身后,差点没叫出来,她拽了明澜的云袖道,“姑娘……。”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四章 玉阙

    明澜小声叮嘱她,道,“别出声,守好房门,不许人进来。”

    说完,她进了书房,顺手把门关上了。

    碧珠心跳如雷鼓。

    男子见明澜双眼比第一次见到还要明亮,甚至带了抹喜悦,显然是盼着见到他,他果然没猜错,就是她在找他。

    “你找我有事?”男子问道。

    明澜挑眉,“你怎么知道我找你?”

    “丫鬟给我送了信。”

    信不是没有送出去吗,明澜都糊涂了,“我是让丫鬟送了信去楚大将军府,但是信并没有送出去,你不是叫楚君瑞吗,为什么楚大将军府护卫说没有少爷叫这个名字?”

    如果只是一般人,应该劳不动楚大将军大驾为他亲自登门道谢吧?

    男子看着明澜,深邃的眸底闪着光泽,仿佛要将她看穿,他的声音也好听,醇厚如酒,“你怎么知道我叫楚君瑞的,谁告诉你的?”

    这一句,倒是把明澜给问难住了,她怎么知道的?自然是前世楚三少爷告诉她的,可是她又不能说,回头他找楚三少爷一问就露馅了。

    他能来,说明名字她没有记错,不能说实话,只能撒谎了,“我就是知道啊,我梦到过你,在梦里,你就是叫这个名字,是楚三少爷告诉我的。”

    这个解释,让男子眉头微挑,似乎并不相信。

    但明澜眼神镇定,虽然她撒谎了,但她是打心眼里将前世当成一场梦,一场她经历了七年的噩梦。

    男子知道她不会说实话,也就没有追问,只道,“楚君瑞是我以前的名字,知道的人不多,我现在叫楚离。”

    明澜,“……。”

    早改名字了?

    那为什么前世楚三少爷骗她?

    楚三少爷欺骗她就算了,楚大将军也骗她,这就太过分了!

    明澜心底微恼,但又恼的没有道理,她当初救人,又不是图人回报的,那一股子气又消散开了。

    男子看着她神情变化,只觉得她什么表情都写在了脸色,便问道,“信呢?”

    她一个大家闺秀专程给他一个男子送信,应该是有要事,不然不会如此唐突,这也是他为什么跑一趟的原因。

    明澜回过神来,忙走到书桌抽屉处,把信拿给男子。

    男子伸手接了,就感觉到信封里有块玉佩,他倒出来一看,正是他的那块。

    他拿着玉佩,眸底带了惊讶,“真是你救的我?”

    明澜修长的睫毛颤抖了两下,这话怎么听着像是知道是她救了他似的,他当时不是昏迷着吗,他是怎么知道的?

    明澜哪里知道她擦了指尖血的绣帕随手丢在了地上,绣帕和荷包都是碧珠绣的,如出一辙,只要一对比就知道了。

    男子打开信,飞快的看了两眼,然后望着明澜,只见她精致白皙的脸上腾起一抹红晕来,有些局促不安,虽然信上是请他帮忙,言之恳切,但这玉佩夹在其中,挟恩以报的意味很重。

    她在大禅寺后山帮他解毒,这份恩情,但有所求,他没有理由不帮忙,而且这对他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

    他把信塞回去,道,“这忙,我帮了。”

    明澜还担心他笑话她挟恩以报,或者轻易不肯帮忙,正不知道怎么说服他好呢,就听他答应帮忙了,顿时脸上又染了笑意,欢快道,“下次,我还救你。”

    “……还?”男子哭笑不得。

    明澜也知道这样说突兀了,便道,“在梦里,我是在静心庵救你的。”

    “梦里的事也能当真?”男子失笑。

    那不是梦,那都是真的!

    “在梦里,我虽然只知道你叫楚君瑞,但这的确是你的名字不是吗?”

    男子怔看着明澜,这一点,他不可否认。

    不过这一世,她应该不会去静心庵了,尤其大雪纷飞时,娘亲和祖母都不会许她出府乱跑的,明澜决定提醒他一声,“下个月十五会下雪,你出门记得带上小厮,我不一定会赶去救你,我见到你时,你都快冻僵了。”

    下个月十五?

    男子眉头狠狠的皱了下,再看向明澜时,眸底带了些探究,“你是用自己的血救我的?”

    明澜点头,“我的血能解百毒,要不,十五之前,你来找我拿几滴血也行。”

    她向来有恩必报,几滴血她不会吝啬的,前世就是楚大将军登门,她的血能解毒的事大家才知道,这一世,她让他私下来拿,应该能瞒的住。

    对于明澜的血能解毒,男子颇诧异,但也没有多问,他把玉佩递给明澜道,“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信上署名楚离,送到将军府或者你先前躲避的小院都可以。”

    明澜没有接玉佩,她的脸红的能滴血了。

    她和碧珠抱着茂哥儿躲进小院里,开门就见到他,当时四目相对,他诧异,她故作镇定,还当着他的面把门关上了,却怎么也没料到,那小院就是他的。

    她都没法想象人家当时是怎么想她的,只觉得整个人都火烧火燎起来了,好想钻地缝。

    看着明澜脸颊、耳朵、脖子全都红了,男子低笑一声,那声音传入耳,明澜只觉得自己的血液都沸腾了。

    这人怎么这么讨厌,明知道她够尴尬的了,他怎么还笑,他怎么还不走!

    还在求人帮忙,明澜又不好意思轰他离开,想转身出去,偏脚像是被沾在了地上似的,根本走不了。

    男子觉得自己是该走了,他也的确转了身,但是想到一件事,他复又把身子转了回来,然后他就看到明澜张牙舞爪的对着他……

    明澜想死的心都有了,你为什么要回头啊!

    生硬的,明澜抬手挠额头,把眼睛遮住,不敢看他。

    男子还从未见过明澜这般的姑娘,一时间愣住了,只听明澜嗡了声音问,“你还有事吗?”

    声音有些抖,不是害怕,纯粹是尴尬的。

    男子掩嘴轻咳一声,道,“你在大禅寺后山,有没有看到一块碎玉阙?”

    明澜抬起头来,“你是问那块墨色玉阙,约莫四分之一大小的那块?”

    男子点头,“正是那块。”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五章 吃货
    那玉阙碎了,但是他问起来,想必很重要,明澜就开了门,喊雪梨过来。

    雪梨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双眼明亮,“姑娘,你找我有事啊?”

    明澜轻点头,“之前在大禅寺后山捡到的碎玉阙呢?”

    雪梨眨眼,“姑娘怎么想起来问玉阙?”

    “先别问,去拿来给我。”

    雪梨摇头道,“拿不了了……。”

    明澜看着她,“为什么?”

    雪梨抿着唇瓣,小声道,“我拿那块碎玉阙和大禅寺集市上卖糖葫芦的换了两串糖葫芦……。”

    明澜,“……。”

    这个吃货!

    明澜把门关上,回头就看到一张颇无奈的脸,她讪笑一声,指着门外道,“你也听到了,玉阙换糖葫芦了……。”

    门外,雪梨以为明澜恼了,要推门进来解释,被碧珠拦住了,但是拦得住她的人,捂不住她的嘴,“姑娘,那卖糖葫芦的天天都在,你要的话,我明天拿铜板去把玉阙换回来给你,你别生奴婢的气啊,我不知道你要,我能换回来的,那卖糖葫芦的根本就不想要,我费了好大的劲才说服他的。”

    男子浑身无力,他拼了命抢回来的玉阙,就换了两串糖葫芦,价值几个铜板,人家还不乐意换?

    “我去拿吧。”

    丢下这一句,男子身子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桌子上,摆着他那块暖玉。

    明澜拿着手里,不懂他为什么将玉佩留下,这是他随身之物,他既然答应帮忙了,她要了也没有用啊。

    把玉佩收好,明澜开了门,听到开门声,碧珠如释重负,别看雪梨比她小半岁,可力气一点都不比她小,再不出来,她真的拦不住了。

    雪梨一脸忐忑的看着明澜,后悔不应该为了两串糖葫芦就把玉阙卖了,姑娘当时就说玉阙眼熟,只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会儿肯定是想起来了。

    她今天是临时跟出门的,身上没带银子,她可是难得出门一趟,没有钱只能看,那种滋味实在不好受,她没办法,只能拿玉阙换啊……

    雪梨张口要解释,就听明澜道,“没事了。”

    雪梨嘴张大着,眼睛眨巴两下,“真的不用把玉阙换回来吗?”

    “不用了,”明澜摇头道。

    楚离走的那么急,可见玉阙很重要了,现在知道在卖糖葫芦的手里,找到不是难事。

    回屋之后,明澜就坐在贵妃榻上数银票,碧珠将她装银子的紫檀木匣子抱来,有一两算一两,不过六千一百五十七两。

    这么多银子,看的碧珠和雪梨两眼泛光,但是明澜却叹气,钱太少了!

    碧珠抬头看着她,道,“姑娘叹气做什么,这府里,肯定没有哪位姑娘有姑娘私房钱这么多的了。”

    的确,府里没有哪个姐妹的私房钱有她这么多,她们的月钱不过十二两,还得买这买那,平常都是求着娘亲贴补才够用的,不然顾如澜买簪子也不用求那么久,这么多钱,她用尽够了。

    可是她要买的不是衣裳头饰啊,她要买炭火。

    她告诉娘亲,告诉大伯母和祖母,告诉父亲,没人相信过不多久会下暴雪,还觉得她是在无理取闹,危言耸听,都懒得搭理她,她能怎么办?

    曾外祖母告诉过她,人应该尽力去行善事,种善因,结善果,她能重活一世,更心怀感激,明知道会下暴雪,冻死不少人,她能坐视不理吗?

    她改变不了别人,她能改变的只有她自己。

    先前,在屋子里,她告诉楚离他会在静心庵附近晕倒,浑身冻僵,她提到了下雪两个字,而且还特地提高了音调,不知道他会不会放在心上?

    明澜觉得自己可笑,连父亲都不相信她,她却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外人身上。

    要不,去找舅舅借钱?

    明澜托着下颚,看着窗外天际走神。

    她要借几万两银子啊,舅舅借她这么一大笔钱,肯定会问原因,而且沐阳侯府和靖宁伯府还不同,他们不用分什么公中,左右都是舅舅的。

    几万两银子的数目,不可能不惊动老夫人和丁氏,她们本来就嫌弃她了,舅舅借钱给她,且不说她们怀疑舅舅是不是给她了,至少绝对会担心她还不还,没得惹的舅舅一家不睦。

    娘亲倒是有钱,但是她借钱,娘亲肯定会问为什么,不论她说不说原因,最后的结果都一样,那就是不借,而且还会担心她怎么了。

    明澜脑壳涨疼。

    翻来覆去想了一夜,明澜也没想到好主意,倒是因为想得太久,睡的太晚,早上起来眼睑下有淡淡的青色。

    早上去给老夫人请安的时候,老夫人见了,问道,“昨晚没睡好?”

    明澜趁机道,“昨晚做梦,梦到曾外祖母了,她告诉我会下大雪,后半夜我果然就梦到了下大雪,冻死了好多人……。”

    她是想借沐太夫人的名义再一次提醒老夫人,结果老夫人笑道,“梦都是反的。”

    一句话,把明澜堵的哑口无言,在再加上顾音澜挨着老夫人说话,这话题就没继续了。

    从长松院出来,明澜就去找沐氏了,去的时候,沐氏正在喂茂哥儿吃粥,明澜就在一旁坐着,摸着茂哥儿的小脑袋。

    一碗粥吃完,沐氏把碗放下,帮茂哥儿擦了嘴角,然后望着明澜,眸露担忧,“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明澜进屋,只喊了一声娘,就没说话了,这一点都不像她的性子,叫沐氏觉得不寻常。

    明澜巴巴的望着沐氏,道,“娘,你能借三万两银子给我吗?”

    沐氏听得一愣,“你要这么多银子做什么?”

    明澜咧嘴一笑,挨着沐氏道,“和娘开玩笑的。”

    “吓娘一大跳,”沐氏摸着明澜的脸,笑道。

    “娘,你能借我一个五进的院子吗?”明澜问道。

    “这也是开玩笑?”

    “……是真借。”

    “你要五进院子做什么?”沐氏看着明澜。

    能不能不要问那么多,明澜鼓了腮帮子,不回答,只抱着沐氏的胳膊,撒娇道,“娘,你就借我吧。”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六章 折腾
    “借,借。”

    茂哥儿在一旁摇着拨浪鼓道。

    “茂哥儿真乖,”明澜捏了下茂哥儿的小鼻子,又看着沐氏道,“娘,你看茂哥儿都这么大方了,你可不能小气了,你要不借我,我只能去找舅舅帮忙了。”

    沐氏忍不住戳明澜的脑门了,嗔道,“娘能不借吗?”

    听沐氏答应了,明澜赶紧道,“我要借城西的那个五进院子,两个月后还娘亲,我在那里做什么,娘亲都不能过问。”

    沐氏摇头好笑,吩咐赵妈妈道,“去把地契房契拿来。”

    明澜眨眼,摇头道,“不需要地契房契。”

    赵妈妈把东西拿来,沐氏递给明澜道,“左右是给你准备的陪嫁院子,你爱怎么折腾都随你,折腾没了,回头陪嫁可就少一个大院子了,你可得的掂量着来。”

    沐氏把锦盒递给明澜,那锦盒里不仅有地契和房契,还有庄子上的丫鬟婆子小厮们的卖身契,足足一匣子。

    明澜抱着锦盒,笑的双眼明亮,“我保证不把院子折腾没了。”

    沐氏看着明澜,心里有些后悔了,明澜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她能说这话,说明绝对要把庄子折腾够呛啊,她这是要做什么?

    沐氏欲问一句,这时候,外面进来一丫鬟道,“太太,舅夫人来了。”

    “快请。”

    说着,沐氏起了身,去迎接沐阳侯夫人丁氏。

    明澜摸了茂哥儿小脸一下,也起身跟了出去。

    她出门,丫鬟就领着丁氏进来了,沐氏笑迎道,“大嫂怎么来了?”

    丁氏云袖下的手攒紧了,等沐氏请她进正堂,她才道,“我是不得不来,我怕再耽搁下去,婧华就没命了!”

    沐氏不知情,听了一怔,“婧华她出什么事了?”

    丁氏瞥了明澜一眼,然后道,“明澜没告诉你出什么事了吗?”

    沐氏就看着明澜,眸底带了询问,赵妈妈则摆手,让屋子里的丫鬟都退出去。

    明澜上前,福身请安,然后道,“娘,婧华表妹把曾外祖母留给我的遗物扔了,舅舅为此动怒,罚她跪佛堂。”

    丁氏听了暗气,拿帕子擦眼角的泪珠,握着沐氏的手道,“婧华不知道那是太夫人留给明澜的,只当是侯爷疼明澜,又给了她礼物,心里头不快,一时钻了死胡同,觉得侯爷不疼她,气头上失了分寸。

    侯爷罚她在佛堂跪了几天了,先前晕了过去,老夫人要给她请大夫,侯爷都没许她出佛堂,这会儿婧华病的开始说胡话了……。”

    要是她能劝的动沐振,就不会来靖宁伯府找沐氏回去说好话了,她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明澜一脸不快,她倒是会找救星,别人劝不动舅舅,娘亲回去一准可以。

    沐氏一直知道沐婧华和明澜关系不好,但没想到太夫人留给明澜的遗物,她也敢扔,受罚是应该的,但丁氏都求上门来了,还说的这么严重,帮不帮忙先不说,总要回去看看。

    沐氏看了明澜一眼,见她撅了嘴,就道,“我也有段时间没回去了,明澜,你陪我回沐阳侯府一趟。”

    明澜不甘不愿的点头应了。

    沐氏叮嘱赵妈妈照顾好茂哥儿,就带着丁氏去给老夫人请安,她回门得老夫人点头才行。

    只是她刚走到长松院前,念夏就出来了,高兴道,“二太太来了,老夫人正让奴婢去幽兰苑请您来呢。”

    “怎么了?”沐氏随口问道。

    念夏笑道,“二姑奶奶来了。”

    丁氏一听,就担忧了,怕沐氏脱不开身跟她回沐阳侯府。

    沐氏朝丁氏一笑,让她安心,她和二姑奶奶说不了两句话的。

    正堂内,老夫人坐在罗汉塌上,一穿着五色锦盘金彩绣长裙的姑娘挨着她坐着,年约十五,模样俏丽,梳着流云髻,上面插着一支碧玉莲花簪,更添了几分雅致。

    这便是老夫人最疼爱的外孙女蒋嘉贞。

    明澜多看了那碧玉簪几眼,她知道这簪子是老夫人刚赏给她的,前世这玉簪赏给了她。

    二姑奶奶顾淑敏坐在老夫人左手边,正给老夫人剥橘子。

    见到沐氏进来,二姑奶奶眸底有一抹暗芒一闪而逝,快的叫人来不及捕捉。

    沐氏,是二姑奶奶最讨厌的两个人之一,另外一个是大姑奶奶顾淑悦。

    二姑奶奶是靖宁伯府嫡女,嫁给文昌侯蒋家,这桩亲事本不错,可惜,她出嫁没半年,蒋家爵位就被贬了。

    再加上她子嗣艰难,第一胎倒是生了儿子,可惜不到一岁夭折了,后来只生了女儿蒋嘉贞,如今膝下抱养了一庶子,今年八岁,过的不好不差。

    大姑奶奶是靖宁伯府庶女,和三老爷是同胞所出,因为三老爷和顾涉关系不错,沐氏嫁进来后,两人走的很近。

    后来因沐氏牵线,大姑奶奶嫁给建安伯府世子做了填房,虽然是继室,但前建安伯世子夫人病故,膝下只有一女,她过门就生下了嫡子,站稳了脚跟,得建安伯夫人看重。

    后来老伯爷病故,世子承爵,她就顺利成章的成了建安伯夫人,身份比二姑奶奶还要尊贵三分。

    被庶姐爬到了头上,二姑奶奶怎么咽的下这口气,说出去都觉得丢人,然后就把沐氏这个保媒拉线的给恨上了,这也是老夫人不喜沐氏的原因之一。

    虽然二姑奶奶过的不好不是沐氏的错,但大姑奶奶有今日风光,全是沐氏的功劳,大姑奶奶有多感激沐氏,二姑奶奶就有多恨她。

    平常二姑奶奶见了沐氏,都没什么好脸色,今儿却一脸笑容,不仅明澜奇怪,沐氏也诧异。

    她望着老夫人,道,“不知老夫人找我来是有什么吩咐?”

    老夫人拨弄着佛珠,二姑奶奶先一步笑道,“是我有事找你。”

    “什么事?”沐氏淡问。

    二姑奶奶笑道,“二嫂也知道,先前我们老爷谋差事,吏部尚书帮了不小的忙,昨儿尚书夫人登门,托我帮件小忙,我没法拒绝,就应了。”

    明澜额心一皱,隐约猜到二姑奶奶登门所为何事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七章 应承

    果然,只听二姑奶奶道,“听尚书夫人说是周表姑娘受了伤,在义安侯府住了几日,前儿拉着世子的袖子赔礼道歉,恰好被外人瞧见了,周表姑娘寻死觅活,义安侯夫人没辄,只能逼世子娶她,这不是容澜刚过世,世子就娶新人显得寡情了些,不好登门,托我来说好话。”

    沐氏的脸青了,就连老夫人的脸都隐隐难看。

    二姑奶奶见屋子里气氛凝固了,不明白道,“怎么了?”

    老夫人就道,“周表姑娘作贱茂哥儿被明澜看见了,明澜就打了她几巴掌……。”

    二姑奶奶一脸震惊,不敢置信。

    明澜见了直在心底翻白眼,她就不信吏部尚书夫人找来她说好话,这些瞒不住的事,会不先告诉她,让她想好应对之策再来。

    都是一群只顾自己的人!

    吏部管着官员考核和升迁,手里头有实权,吏部尚书夫人亲自登门找二姑奶奶帮忙,她会不帮忙吗?

    只要帮了忙,那就是大人情了,往后有好差事要升迁,吏部尚书肯定帮忙说好话,平常巴结都来不及,送上门的人情怎么会不接着?

    二姑奶奶一脸为难,不知所措,“这些事,我都不知道,吏部尚书夫人也没跟我说,我只当是件小事,咱们伯府把茂哥儿接回府养着,就不会再送个女儿去给世子做填房,世子总会再娶的,就一口应承了,现在怎么办?”

    老夫人瞪了二姑奶奶一眼,“都不知道原委,就胡乱应承,现在又急了。”

    二姑奶奶低了头,没有接话。

    老夫人就看着沐氏了,道,“义安侯夫人请了吏部尚书夫人出面说话,她不应承就是得罪人,她也没辄,左右茂哥儿得在府里养到十五岁再回义安侯府,世子总会再娶,明澜也打了周表姑娘一顿出气了,我看就退一步吧。”

    沐氏心中不忿,这一步,她压根就不想让,二姑奶奶帮着说情可以,她一个出嫁的姑奶奶凭什么替伯府应承?她随口一应,反倒让她左右为难了!

    “我可以让世子娶周表姑娘,但容澜才刚过世,新世子夫人进门半年之内不能有孕,这一点,义安侯府不答应,我说什么也不让世子娶什么表姑娘进门!”

    二姑奶奶笑道,“只是半年之内不怀身孕而已,义安侯府肯定会答应的。”

    什么都不知道,话说的就格外轻松。

    沐氏也没有多说,她起了身,将要回沐阳侯府的事告知老夫人。

    老夫人一脸笑容,顾涉能升官,沐阳侯府功不可没。

    闲聊了几句,沐氏就和丁氏告辞了,两人坐上马车,车帘还未放下,便看到二姑奶奶出门来,满脸笑容,显然,她劝动了顾家,迫不及待的要将这好消息告诉吏部尚书夫人了。

    马车汩汩朝前,半个时辰后,才到沐阳侯府。

    明澜掀开车帘,就看到舅舅沐振了,他正送客出门呢,送的还是北定侯,几乎是将北定侯推出来的,“下次,下次有了,我一定送你一份。”

    北定侯一脸的老大不高兴,“沐阳侯,我话就撂这儿了,你要心里头没我,咱两就算是掰了。”

    “我记得,我记得,我就不送你了,路上慢点走。”

    北定侯甩了袖子,翻身上马离开。

    见北定侯走了,沐阳侯大松一口气,见到丁氏和沐氏下马车,他脸色就有些难看。

    丁氏眸光有些躲闪,但说客都请回来了,还能怎么着,便寻了话题道,“怎么把北定侯推出来了?”

    沐阳侯没有理会她,只看着沐氏道,“你身子还没好,怎么回来了。”

    沐氏笑道,“大哥,我身子没那么娇弱。”

    见丁氏被晾在一旁,沐氏觉得兄长太不给丁氏脸了,便道,“大哥和北定侯闹上了?”

    沐振笑了一声,“进府再说。”

    等进了府,沐振把丁氏支开,方才就看着明澜,问道,“那红丝石你从哪里买来的?”

    “安盛斋买的,”明澜回道。

    沐振一听,连忙吩咐管事的道,“赶紧去安盛斋,有多少红丝石,都赶紧买回来。”

    明澜听得一笑,“舅舅要那么多红丝石做什么?”

    砚台而已,有一两块能用好久了。

    沐振头疼道,“舅舅一时犯糊涂,早朝时把一块红丝砚献给了皇上,皇上用过后,大为夸赞,兴国公和兵部尚书高兴,向我道谢,然后不少大臣就知道我手里头还有,都是来找我要的,北定侯更干脆,直接就来抢了……。”

    直接张嘴的都是有交情的,直接来抢的,那就是过命的交情了,越熟越没那么多规矩礼仪。

    明澜听了直笑,道,“安盛斋的红丝石都让我买来了,红丝石难得,往后就算有,也不多见。”

    要是多了,红丝石也就没那么稀罕了,前世可是一砚难求,她算是占了重生的大便宜了。

    沐氏听的稀里糊涂的,望着明澜道,“怎么红丝砚是你的?”

    明澜扶着沐氏道,“娘,大伯父为了升官,让我把送给表哥的端砚再要回去,虽然给了银子,可表哥哪就缺那几千两银子了,我想起红丝石珍贵,就拿一堆石头和表哥做了交换。”

    虽然明澜把红丝石全给了沐礼,但沐振和沐礼都是厚道的人,一块红丝砚换一方端砚尽够了,送两块给老太爷和顾涉后,还有剩的,又碰巧兵部侍郎的位置有了空缺,沐振就把红丝石拿去做人情。

    太夫人生前叮嘱他照顾好明澜,可他毕竟是舅舅,她人在靖宁伯府,还得顾涉护着她才行。

    人都是看菜下碟的,大家对待明澜的态度,都是看顾涉的身份和地位,他地位高,明澜才不会被人欺负。

    再说了,沐氏一直没能生养,沐振希望靖宁伯府看在他的面子上善待沐氏,所以能帮忙,他都尽量帮着,只是后面出了岔子,但好在最后峰回路转了。

    沐振笑道,“这一次兴国公和兵部尚书收了礼没帮忙是好事,往后顾涉在兵部,兵部尚书肯定会照顾一二,有好差事也会尽量想着他的。”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7083 
财富
3389285  
积分
1131961  
在线时间
40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3 
第四十八章 偷听
    这话,是今天兵部尚书给的承诺。

    这一切,比他计划的还要好,仿佛冥冥之中,如有天助,顾涉的仕途不顺畅都没天理了。

    沐振高兴,沐氏心里高兴,脸却崩着,看着明澜道,“我才是你娘啊,怎么有话和你舅舅和表哥说,却瞒着我?”

    明澜吐舌头,往沐振身边站。

    沐振哈哈大笑,看着沐氏道,“我可不比你少疼明澜,她多向着我点怎么了?”

    沐氏嗔了两人一眼,见丁氏过来,便道,“婧华就算做错了,罚她跪了几天也够了,这一次,我想她肯定长了教训了。”

    沐氏说了好话,丁氏又过来求,沐振这才松了口,饶了沐婧华这一次。

    但锦盒丢了,一直没找到,也成了沐振的一块心病,那是太夫人留给明澜的遗物,明澜的话,他还记得,不能给第二个人过目,他这个做舅舅的想看一眼都不行,天知道锦盒里的东西有没有被别人瞧见?

    就是因为想到锦盒重要,沐振才更生气,沐婧华到底是他女儿,他能不心疼吗?

    但是她这一次犯的错太大太离谱了,不重重处罚,将来还不知道会捅出什么大篓子来。

    沐振原想送沐氏去内院给老夫人请安,但是走到二门处,又来客了,他只好去招呼人了。

    沐氏带着明澜去给沐老夫人请安,坐了一刻钟,就起身告辞了。

    两人走到门口,沐振拿了一锦盒过来,递给明澜道,“这是最后一块红丝砚了,你收好。”

    明澜眨眼,摇头道,“我不用。”

    沐振笑道,“舅舅和你表哥人手一块,现在知道红丝砚贵重的人多了,这一块红丝砚舅舅给谁都不合适,舅舅不擅撒谎,留在身边,看着难受。”

    先前说了,要有红丝砚,一定给北定侯,可是第一个向他开口要的却不是他。

    送礼,要么送的有道理,要么就要做到一视同仁。

    沐振这样说,明澜不收都不行了,欢快的拿在手里,打开一看,红丝砚资质润美,如山石尖峰,顿时爱不释手了。

    沐振叮嘱沐氏养好身子,又问了茂哥儿几句,就送她们上马车回府了。

    回府之后,就去长松院给老夫人请安,正巧,老太爷也在,大家聊的正是红丝砚。

    先前,老太爷只觉得红丝砚好,华缛密致,皆极其妍,其声清越,锵若金石,可是今儿皇上夸红丝砚乃诸砚之首,一砚在手如握美玉,当即将红丝砚点为贡砚,每年至少上贡五方。

    贡品,那是一般人能拥有的吗?

    就算能买到,那也是价格昂贵,这一次,沐阳侯可是送了两方红丝砚给顾家,出手何其阔绰大方。

    为了帮顾涉谋官,又送出去两方,这恩情,顾家都不知道怎么回报了。

    大老爷羡慕,大太太则奇怪道,“沐阳侯手里怎么有那么多红丝砚?”

    这一问,就问到了点子上。

    当然大太太的言外之意是,红丝砚对大家来说是稀罕东西,人家沐阳侯不缺,才会这么大方给顾家,要是她也有这么多,她会更大方。

    正巧,沐氏和明澜进屋,大太太的眸光瞥到两人,笑语盈盈。

    明澜都不知道她为什么对红丝砚感兴趣,这在她看来,就是自取其辱,“表哥喜欢怪石,我把端砚讨了回来,他一时兴起就把红丝石雕刻成了砚台,没想到红丝砚会这么好,舅舅送两方给祖父和爹爹再正常不过了,舅舅和爹爹关系本来就好,又素来敬重祖父,再说了,如果不是咱们顾家,这些红丝石最后还不知道被表哥雕刻成什么了呢,十有八九暴殄天物了。”

    明澜说的天真,明亮的眸子满是笑意。

    可一番话却说的大太太如坐针毡,面红耳赤。

    老夫人瞥了大太太一眼,然后问沐氏沐老夫人身子骨可还好,把红丝砚的话题岔开,解了大房的尴尬。

    彼时,已经是吃午饭的时辰了,老夫人留明澜在她那里用午饭,吃完了,明澜才遛食回了流霜苑。

    明澜一回到流霜苑,就直接去书房了,碧珠抱着锦盒紧随其后。

    进了书房后,碧珠就把书架里的暗格打开,把锦盒收进去。

    明澜见了,道,“干嘛收起来?”

    碧珠抬头看着她,道,“太太不是说这一方红丝砚将来给姑娘做嫁妆,给未来姑爷用吗?”

    先前在马车内,明澜把红丝砚给沐氏,沐氏没要,明澜就说她用了浪费,沐氏就笑道,“你用着是浪费,回头收好了,出嫁后给夫婿用。”

    一句话,把明澜羞的想咬沐氏,掀开车帘看马车外,结果无意看到赵翌骑马走过,脸顿时冷成了寒霜,放了珠帘,把玩手中绣帕。

    但碧珠却是把这话记的牢,一回来,就把红丝砚藏好。

    “给什么未来姑爷用,我自己用!”

    说着,明澜从碧珠手里把锦盒抢了过来,放在桌子上欣赏着。

    碧珠只当她害羞了,笑道,“书房里,只有姑娘和奴婢,有什么好害羞的,姑娘总不会不嫁人吧,用过的旧砚台,总不好给姑爷用,还是先收起来吧。”

    明澜不理她。

    窗外,传来一声轻咳,有些熟悉,有些陌生。

    明澜脸一红,狠狠的瞪了碧珠一眼,书房里是没人,书房外有啊!

    她们私下里讨论未来夫婿,想想就觉得丢人。

    明澜红着脸望向窗外,就见一身着暗锦的男子跳窗进来,身姿矫健,俊美肃然,深邃的眼瞳幽若星辰,正是楚离。

    看到他,明澜原就羞红的脸不免又红了三分,如铺山盖岭的映山红,姹紫嫣红,娇艳夺目。

    因为忸怩害臊,明澜早忘了方才进书房时对他的期盼了,他现在来,说明她托他帮的忙有答复了啊。

    楚离知道明澜尴尬,他无意偷听,但就是这么巧了,他还有别的事要忙,不能一直在窗外头等着,他将信掏出来,递给明澜。

    明澜伸手接了,那封信他是从怀里掏出来的,握在手里,还能感觉到他的温热,只觉得双手滚烫,不知所措,连道谢都忘了说。

    男子也没想那么多,把信给了明澜后,就要转身,却在他准备跳窗离开的时候,突然被明澜给喊住了。

    他蓦然回首,那一瞬间,看的明澜心都漏跳了几拍。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