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65 | 浏览:202875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以嫡为贵》作者:木嬴(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十九章 惹不起

    明澜额心一皱,心底闪过一抹不耐烦,都是一群招惹不起的人,知道舅舅请的动王老太医,就要麻烦舅舅一趟又一趟吗?

    也不看看求的是什么药方,男子开口,合不合适,上下嘴唇一掀,张口就来,敢情麻烦的不是她们!

    但是老夫人疼宋媛,舍不得她受罪,她要明着拒绝肯定得罪人,刚刚才将老夫人哄高兴了,岂能因为她们付之一炬,明澜便嗡了声音道,“你们又不早说,我求两张是求,三张也是求,现在表哥都和我闹掰了,我可不敢再开口了,等过些时日吧,等表哥高兴了,我再求他,或许能应我。”

    明澜并没把话说满,宋媛却起身,要向明澜道谢,“那大嫂就先行谢过……。”

    她话还没说完,明澜就又将位置抢了回来,摇着老夫人的胳膊,撒娇道,“祖母,你看大嫂,我都还没有讨到药方呢,她就谢我,我要是拿不到,岂不是失信于人了?等表哥应了我,大嫂再谢我也不迟,也省的我心里积着事翻来覆去睡不安稳。”

    宋媛转了身,笑道,“我是高兴,今儿先谢了,改日拿到秘方了,我一定要好好谢你,每月都疼几日,我实在是受够了,你可一定要帮大嫂啊。”

    明澜只笑着,始终不点头。

    她始终记得祖父死后,在灵堂前,大房要父亲手里的店铺时,她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说话,明里暗里指责父亲弄虚作假,不顾念兄弟之情,还有父亲死后,她在花园里大笑,丫鬟奉承她,叫她世子夫人的话。

    她心里巴不得父亲出事,没人跟大房争爵位,她凭什么为了她去为难舅舅和表哥,她哪来那么大的脸?

    丫鬟端了糕点上来,老夫人让大家都尝尝,明澜拿了一块,熟悉的糕点味道,齿颊留香。

    刚吃了半块,丫鬟就跑进来,道,“老夫人,不好了,方姨娘要自尽了!”

    老夫人脸一沉,脸上的慈蔼瞬间冰冷,“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她为什么要自尽?”

    丫鬟忙道,“方姨娘也不知道听谁说二老爷要将她生的儿子抱到二太太膝下养,她不忍骨肉分离,就寻死觅活了。”

    “胡闹!”老夫人脸色沉冷,“捕风捉影的事,也要寻死觅活!”

    明澜坐在一旁,摇了摇老夫人的胳膊道,“祖母,父亲真说过,等方姨娘生了儿子,就抱给娘亲养的话。”

    老夫人怔住,明澜继续道,“方姨娘假装动胎气,父亲急坏了,责怪娘亲没把我教好,结果方姨娘是装病的,她拿腹中胎儿算计我,父亲觉得她不配做个好母亲,唯一的儿子让方姨娘教,好苗也给养歪了,这才动了让母亲养的心思,父亲说这话的时候,我就在屋子里上药,听得真切,虽然不知道是谁碎了嘴,但确实不是捕风捉影。”

    明澜双眸明亮如星,语气轻柔仿佛三月里的风,吹绿了青山,吹暖了河水。

    方姨娘上吊,不就是要老夫人逼父亲把说过的话收回去吗?

    老夫人那么紧张她腹中胎儿,肯定会去劝她的,她肯定会许诺孩子让她自己养,到时候她可以说不知情,都答应了,总不能反口吧,父亲许诺娘亲的话,她又不知道,一切应该以方姨娘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为重。

    娘亲膝下无子,为了父亲好,就应该委屈求全。

    她现在明确告诉她,父亲承诺了,看她待会儿怎么处置,如果她还心向着方姨娘,她以后绝对不会再捧着她,极力讨她欢心了,她有顾玉澜和方姨娘就够了,不缺她一个。

    老夫人还真不知道顾涉说过这话,只当是府里丫鬟碎嘴胡说八道的,现在明澜告知她,她就为难了。

    方姨娘不想母子分离,是人之常情,可顾涉的安排也在情在理,可方姨娘现在要自尽啊。

    老夫人抬了手,王妈妈就扶她起来了。

    老夫人要去芙蓉苑看看,明澜自然要跟去的,还有一群闲来无事看热闹的。

    芙蓉苑,内屋。

    方姨娘坐在贵妃榻上,手里一把锋利的剪刀,抵着自己的颈脖子,双眼通红,丫鬟一边劝她别冲动,一边催道,“还不赶紧去请老夫人和老爷来!”

    丫鬟正要转身,就见老夫人进屋来,忙道,“老夫人来了!”

    方姨娘眼泪唰的一下流了出来,哭的分外伤心,那眼泪明澜相信是真的,母子分离的痛处,在顾音澜她们说话时,她深有体会,但方姨娘自尽,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就是为达目的使出来的手段罢了,可偏偏有一堆人吃这一套。

    方姨娘哭的泪眼婆娑,一只手摸着快九个月大的肚子,望着老夫人道,“表姨母,您和老爷当真狠心,让我腹中胎儿一出生就离了我身边?”

    一般时候,方姨娘都喊老夫人,现在为了让老夫人向着她,就喊表姨母了。

    方姨娘是老夫人表妹的女儿,自小就与人定了婚约,未婚夫还不到十岁就夭折了,后来及笄,又许了一门亲事,才定亲不久,那男子就丧父了,这事只能算凑巧,可有心之人偏要乱扣名声,说方姨娘不吉利,克夫家,亲事就给退了。

    名声毁了后,再上门提亲的人就少了,不说歪瓜裂枣吧,总或多或少有些毛病,方姨娘不愿意嫁。

    再加上那时候顾涉娶了沐氏,迟迟没有生儿子,老夫人动了纳妾的心思,刚好方姨娘的娘来府里,知道了这事后,当时没说什么,她偷偷拿了方姨娘和顾涉的八字找人算了,说是天作之合,而且将来方姨娘绝对能生儿子,而且还不止一个。

    老夫人就动了心思,一来表妹苦苦相求,她不好驳了,二来当时沐氏和沐振都不许顾涉纳妾,老夫人怒了,像是存心作对似的,不但要纳妾,她还要给顾涉纳贵妾,然后方姨娘就进门了。

    也正是因为相信方姨娘能生儿子,所以对她腹中胎儿格外的紧张。

    老夫人头疼,她道,“孩子出生,记名在嫡母膝下,就有了嫡出的身份,芙蓉苑离幽兰苑又近,天天都能见着,怎么叫离了你身边,又不是抱出府养。”

    方姨娘眼泪流的更凶了,她道,“孩子是我怀胎十月,含辛茹苦生出来的,凭什么要给别人养,她想养儿子,自己生就是了,生不出来就来抢我的,我宁肯抱着孩子一起死,我也不愿意看到他在别人怀里头笑,叫别人娘!”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二十章 抱养

    明澜气的不行,庆幸娘亲不在,否则还不得被她气的不轻啊。

    明澜刚这样想,就听沐氏的脚步声传了来,她转身,果真就看到了沐氏。

    沐氏上前,老夫人看着她道,“这事,你说该怎么办?”

    老夫人还念着沐氏给她讨药方,一番孝心,不好太向着方姨娘,伤她的心。

    沐氏瞥了方姨娘一眼,又望着老夫人,道,“方姨娘都快临盆了,还这样折腾,万一出了什么事,只怕我还得担责任,老爷是许诺把方姨娘腹中胎儿抱给我养,我也动了心,但我没想到方姨娘竟然如此舍不得,既然这般不舍,当初又为何拿孩子做算计,就不怕真出什么万一?”

    老夫人嘴唇动了动,没有说话。

    沐氏继续道,“老爷在乎子嗣,方氏这般要死要活,也算是掐住了他七寸了,他要真在这里,只怕也是左右为难,老爷把孩子抱给我养,我便待他如亲生,我不想他为难。

    我可以放弃抱养这个孩子,但若有哪一天,谁又想借着这孩子生了抬平妻的念头,亦或者要我给他一个嫡出的身份,我沐氏也没有那么好说话,给我一封休书,我离开顾家,等我走了,老爷就是抬十个八个的平妻,我也管不着。”

    沐氏面容温和,甚至还带了些笑容,这些话,她早就想说了,如今总算是说出口了,只觉得浑身都痛快了。

    说完,沐氏就转身走了。

    明澜紧随其后,她清晰的听到方姨娘把手中剪刀丢在地上的声音。

    出了芙蓉苑,明澜握紧沐氏的手,道,“娘,你不用为了父亲委屈自己……。”

    沐氏笑道,“倒也不全是为了你父亲,娘压根就没想过抱养方姨娘生的儿子,终究不是自己生的,何苦落下一个抢人孩子的名声,况且,娘打定主意把茂哥儿接回府了。”

    明澜听了,眼前一亮。

    方姨娘这么一闹正好,倒省了娘亲的麻烦了,她不可能一边照顾茂哥儿,还有心思帮方姨娘养儿子,那时候,即便方姨娘不闹腾,老夫人也会把孩子抱回给方姨娘养。

    娘亲如此宽厚,不愿父亲为难,只怕父亲知道了,会很心酸吧,就是老夫人都心里不是滋味儿了,她方才见到她眸底的愧疚之色了,比她拿到药方时还要愧疚。

    四下无人,明澜嘴角的笑越弯越大,靠着沐氏的胳膊,笑成一团。

    沐氏摸着她的脸,叹息,“要是云澜也在,那该多好……。”

    自己的孩子都还在庄子上见不着,她懂那种骨肉分别,想见见不着的痛苦。

    明澜咬着唇瓣,嘴角的笑容敛住了,她也想云澜,可是她是被老夫人送走的,老夫人不点头,没人敢将她接回来。

    她得好好想想这事了,不过还有件事要先办,那日,父亲说把方姨娘生的孩子给娘亲养,这事知道的人不多,也没人外传,方姨娘怎么会知道?

    她肯定是在幽兰苑里收买了人!

    “胆敢把娘亲和父亲的谈话传给方姨娘听,绝不能轻饶了,”明澜眼神微冷道。

    沐氏顿住脚步看着明澜,那复杂带着探究的眼神,看的明澜直眨眼睛,“娘,你怎么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脏东西?”

    沐氏摸着她的脑袋道,“总觉的这两日你不同了。”

    明澜再眨眼,倒也没有心虚,她始终是她,她特地转了个圈,才道,“哪里不同了?”

    沐氏笑道,“变聪明了。”

    “……我以前不聪明吗?”明澜掐了嗓子问。

    “以前天真些,不会考虑这么多,也就没有这么多的忧虑。”

    沐氏声音里带了些惆怅,女儿是她看着长大的,她一点点的变化,她都看在眼里,她喜欢现在明澜的聪慧,凡事做之前先动脑子,也喜欢她的天真无忧无虑。

    明澜只笑着,没人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前世,她够天真,也够无忧无虑,娘亲和父亲先后过世,赵翌答应过她,会成为她永远的依靠,不会让她孤单,会好好照顾好她,可结果呢,所有的甜言蜜语都是谎言,是血淋漓的欺骗。

    骨肉分离,葬身火海,这样的教训,还不够她反省吗?

    她能靠的只有至亲,只有她自己,她要学着思考,学着质疑,学着一个人往前走,学着守护家人,学着报复……她要学的还有很多。

    两人往前头走,那边一穿着青碧色裙裳的丫鬟,一阵风似的从远处刮过来,到她们身边的时候,飞快的福了下身子,就往芙蓉苑里跑了。

    明澜认得她,她是大太太院子里的二等丫鬟彩菊,方才那一脸喜色,像是有什么大好事似的,可大太太并不在芙蓉苑里,难道是禀告老夫人的?

    最近,府里有喜事吗?

    明澜努力回想都没想到,便吩咐碧珠道,“去看看,有什么好事发生了。”

    碧珠就转身回芙蓉苑了。

    明澜送沐氏回幽兰苑,刚坐下呢,碧珠就回来了,明澜问道,“打听到什么了?”

    碧珠轻点头,回道,“工部左侍郎刘府老夫人病逝了。”

    “刘老夫人过世了?怎么这么突然?”沐氏一脸惊讶。

    她是真惊讶,两个月前,刘老夫人过寿宴,沐氏还带着明澜去贺寿了,刘老夫人气色红润,看着比老夫人还要好一两分,大家都祝贺她福寿绵长活百岁,身体康健行如风,怎么才过了两个月就突然过世了?

    明澜虽然也惊讶,但她知道刘老夫人也就这段时间过世,但不知道到底是哪一天,乍一听到,有些震惊是在所难免的。

    刘老夫人死了,大房丫鬟这么高兴,是因为刘大人是大老爷的顶头上司。

    刘大人是工部侍郎,下面管着工部司、屯田司、虞部司、水部司。

    大老爷是虞部郎中,掌山川水泽之利,是正五品官。

    刘老夫人病逝,刘大人是文官,肯定要守孝三年,他一丁忧,工部左侍郎的位置就空缺了,那可是正四品官衔,工部各司郎中都盯着呢,都想往上面挤。

    大老爷在工部虞部郎中的位置上也待了两年多了,大有希望,只要有人拉他一把,就往上升了,三年一过,刘大人官复原职,大老爷也不会再退回来,肯定就平级跳了,没准儿他能力强,比刘大人更胜任这个位置,皇上把刘大人派到别部去顶职,也不是不可能。

    也正因为机会难得,所以老太爷舍不得用的端砚给了他,送去贿赂工部尚书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二十一章 舍不得

    丫鬟高高兴兴去告诉老夫人,应该是找她一起商议怎么让大老爷稳稳的坐上工部侍郎的位置。

    如明澜所料,老夫人得知这消息后,就丢了抱着她哭诉的方姨娘,火急火燎的回了长松院。

    方姨娘暗气,虽然沐氏答应不会再抱养她的孩子了,但她的话说的也很重,几乎可以说是绝了她抬平妻的希望,甚至连给她儿子一个嫡出的身份都不可能了。

    沐振手握兵权,和顾涉的关系极好,就算沐氏一辈子生不出儿子,他也不可能休妻的。

    一旦休妻,势必会和沐阳侯府交恶,静宁伯府可得罪不起沐阳侯,抬她为平妻,给顾涉唯一的儿子一个嫡出的身份,沐阳侯管不着,可休妻,那就是大事了。

    方姨娘不甘心,儿子她要,平妻之位,她也要。

    老夫人虽然疼她,但她还远没有靖宁伯府重要。

    明澜陪沐氏坐了会儿,听她吩咐赵妈妈准备吊唁礼,她要去刘府凭吊,明澜不感兴趣,就起身回流霜苑了。

    走到花园里,明澜停下来欣赏了会儿花,站在一株开的清丽素雅的山茶花前走神。

    碧珠看着她,道,“姑娘还在想锦盒的事?”

    明澜葱白如玉的指尖从含苞待放的山茶花骨朵上拂过,幽远的声音仿佛来自天边,“表哥知道我心急如焚,如果锦盒找到了,肯定给我送来了。”

    没有送来,就意味着没有找到,她怎能不着急?

    碧珠宽慰道,“指不定表少爷就在来的路上呢。”

    “但愿吧。”

    沐婧华的镇定,根本不惧搜查,只怕藏的严实。

    走走逛逛,就回到幽兰苑了。

    只是她还没有进院子,在院门口处,一清秀的身影跑过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她的脚边,抓着她的裙摆,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姑娘,你救救奴婢的姐姐吧……。”

    明澜秀眉微陇,丫鬟虽然看着面熟,但时隔多年,她真的想不起来她叫什么了,还有什么姐姐,天知道她姐姐是谁。

    碧珠呵斥声,让明澜知道这丫鬟叫采儿,碧珠怒道,“采儿!你快把手松开,有什么话好好说!”

    采儿哭的伤心,断断续续把原委道来,明澜听了,脸色微沉。

    她姐姐叫怜儿,是幽兰苑的二等丫鬟。

    先前她提醒沐氏好好查查幽兰苑谁和方姨娘走的近,敢把内屋主子们的谈话禀告方姨娘知道,做娘的肯定舍不得孩子,她一禀告,方姨娘势必会闹起来,横生事端。

    没想到赵妈妈一查,就查到了怜儿身上,那日他们在屋内说话,怜儿就在屋外擦栏杆,屋子里隔音效果不好,她又正对着窗户,不说全听到了吧,八九成是有的。

    听采儿的意思,怜儿并非故意把这事捅给方姨娘知道,是被人旁敲侧击,一时没留神说漏了嘴,这才惹祸上身。

    具体如何,明澜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她既然想救她姐姐,自然要百般替她开脱了,就算是被人引诱了说的,难道她一个二等丫鬟还能不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能说吗?

    方姨娘有心做大,谋平妻之位,肯定要想办法盯着幽兰苑,幽兰苑内绝对有她的内应,不管是不是怜儿,这时候她凑上来,正好杀鸡儆猴了。

    况且,沐氏也没把怜儿怎么样,只不过是把她贬到庄子上去做丫鬟,没卖了她,更没有杖毙她,何谈一个救字?

    采儿给明澜磕头,求明澜找沐氏说情,饶了她姐姐这一回。

    明澜听的不耐烦,明净的眸子看着采儿,一字一顿的问道,“你当真那么舍不得你姐姐?”

    采儿仰着一张泪痕斑斑的小脸,重重的点头,“这府里,奴婢和姐姐相依为命,她一去庄子上,我们就再难见面了……。”

    明澜嘴角缓缓上扬,就在采儿觉得明澜会帮忙的时候,一声轻笑入耳,“既然真那么舍不得,你就陪她一起去庄子上吧。”

    说完,她迈步进了院子。

    身后,采儿脸色惨白,瘫软在地,她大概没想到帮姐姐求情,最后会把自己搭上。

    她反应过来,又扑过来要求明澜收回成命,她不想去庄子上。

    府里的大小丫鬟就没愿意去庄子的,去了庄子上,可就要下地干活了,日晒雨淋,哪有在府里做丫鬟舒坦,每天只要扫地擦桌子,幽兰苑就那么点大,还有其他丫鬟分担,闲时和丫鬟们闲聊八卦,偶尔还能做做针线活,卖了钱给自己添些小物件,可比在庄子上舒坦百倍不止。

    她再怎么哭,明澜都不为所动,前世在赵家,也是一对姐妹花,其中一个被她罚到庄子上了,也不知道怎么了,在庄子上死了,做妹妹的以为是她害死了她姐姐,怀恨在心,被赵嫣收买,栽赃陷害她。

    现在又来一个相依为命,要是怜儿真在庄子上出了什么事,采儿能不恨她?

    况且,怜儿能被方姨娘收买,有姐姐在前头开路,做妹妹的能不追随她的脚步?

    不过,听采儿说不想去庄子上,看来对她姐姐也没那么真心,姐妹之情比不得舒坦日子,对至亲都这样了,何况对她这个主子了?

    这样的奴婢,不要也罢。

    明澜吩咐了,碧珠就让人去帮采儿收拾包袱,她的东西,准许她都带走,然后送她去幽兰苑和怜儿一起出发。

    采儿走后,严妈妈就被两丫鬟扶着进了院子,跪了两天,又累又疼,严妈妈脸色苍白,嘴唇干裂,比明澜罚跪时惨多了。

    明澜虽然没有吃东西,但是茶水还是有的喝的,再加上碧珠把刘婆子支开,她偶尔也能活动一下筋骨,再加上她本身恢复力强,之前醒来时趴在蒲团上睡了会儿,有精神的多。

    她一进院子,雪梨就进屋禀告明澜,道,“姑娘,严妈妈罚跪回来了。”

    明澜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然后道,“把药膏送去给她,让她好好养伤。”

    雪梨有些舍不得,那么好的药膏啊,用一晚上,膝盖就好的七七八八了,虽然严妈妈是姑娘的奶娘,但终究是下人,一般药膏就行了啊。

    但这话,她只敢在心里想想,姑娘大方舍得,她一个二等小丫鬟,犯不着得罪严妈妈,姑娘可是很听严妈妈的话的,万一叫她知道了,回头肯定给她穿小鞋。

    雪梨拿了药膏离开,刚出大门,就退后两步,福身道,“奴婢见过老爷。”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二十二章 琢磨

    明澜手撑着腮帮子,正走神呢,听到这一句,她忙下了小榻,把绣花鞋穿好,外面,顾涉已经打了珠帘进来了。

    明澜迎上去,满面笑容,“爹爹怎么来了?”

    顾涉见她脸都撑出了红印子,就知道看着窗外发呆半天了,他过来,她都没看见,便好奇道,“方才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

    明澜拉着顾涉请他坐,然后道,“想的事可多了,但说出来都没人信。”

    顾涉挑眉,“什么事,没人信?”

    明澜一边给顾涉倒茶一边道,“大家都说今年是暖冬,我说会下大雪就没人信。”

    说着,她抬头看顾涉。

    顾涉一笑,明澜撇撇嘴,“显然,爹爹也不信。”

    顾涉轻咳一声,他的确不信,他道,“那为什么要别人相信会下大雪呢?”

    明澜哑然,她不知道怎么解释,她总不能看着外面的大太阳说下暴雪会死很多人吧,父亲肯定会当她魔怔了,乱说胡话,指不定还会给她请大夫。

    顾涉只当她无话可说,笑道,“自己认为的事,没有必要强求别人也认同,别人不相信,又兀自苦恼。”

    “万一这件事很重要呢,别人都不知道,只有我一人知道,”明澜问的认真。

    这一问,还真把顾涉难住了,他道,“尽本分,听天命。”

    这样的回答,等于没有回答。

    她就是想尽本分,可是没人给她机会,听天命,那就还和前世是一样的结果,她也就不用挣扎了。

    这话题,没法继续了,明澜望着顾涉道,“爹爹来找我,可是有事?”

    顾涉点点头,道,“前儿,老太爷是不是给了你一方端砚?”

    明澜挑眉,“是啊。”

    顾涉便道,“那方端砚能不能给爹爹?”

    明澜再挑眉,“是爹爹自己用吗?”

    顾涉望着明澜,“怎么这么问?”

    明澜在跟前的雨后初晴的茶盏上画着圈圈,道,“我猜,肯定不是爹爹自己用,端砚是祖父冤枉了我,弥补我的,爹爹就算再喜欢,也不会开口向我要,而大伯父急着升迁,工部尚书是出了明的喜欢端砚,那端砚是大伯父要拿去送给工部尚书的吧?”

    顾涉眸露吃惊,没想到女儿竟然想的这么通透,无一丝错处。

    她既然知道,那就好办了。

    顾涉正要开口呢,就见明澜耸肩道,“晚了,那方端砚我今天刚送给表哥了……。”

    顾涉的神情凝滞住,明澜见了,嗡了声音道,“端砚贵重,我用着浪费,我能洗刷冤屈,全靠舅舅请来的王老太医,祖父自己都舍不得用端砚,却把端砚给了我,我琢磨,肯定是让我送去给舅舅做谢礼的……爹爹不会怪我不应该把端砚送给表哥吧?”

    顾涉摇头失笑,“你舅舅和你表哥素来疼你,送给你的东西又岂止一方端砚。”

    沐振疼明澜,一点都不比他这个亲爹少,明澜得了好东西想着他也是应该的,只是怎么就送的那么巧了,今天刚送走,偏大哥又指望着端砚,万一找不到另一方端砚,大哥升迁失败……顾涉头疼。

    顾涉没坐一会儿就走了,他得赶紧去告知老太爷和大老爷,免得他们把希望寄托在端砚上,送出去的东西,怎么好意思开口要回来?

    大老爷在明澜心目中,可远没有她舅舅沐振重要。

    不过顾涉不好意思,不代表没人脸皮厚。

    明澜乏了,打算睡会儿,顾音澜和大嫂宋媛就来了。

    明澜外裳都脱了,听丫鬟禀告,只好又穿上,然后笑道,“你们怎么来了?”

    顾音澜和宋媛坐下,明澜吩咐丫鬟上茶。

    顾音澜就看着明澜,道,“方才我听二叔说了,你把端砚送给了你表哥,你也知道我爹好不容易才盼到这么好的升迁机会,是无论如何都不能错过的,工部的事,工部尚书的话又最管用,只要他保举爹爹,爹爹升迁就十拿九稳了,他又是最喜欢端砚的,你找你表哥把端砚要回来吧。”

    顾音澜说完,宋媛又道,“我们也知道送出去的东西不好要回来,可你不是常说你舅舅待你如亲女儿,表哥就是亲哥哥,和自己的亲哥哥哪有那么见外的,咱们长房好,伯府就好,你表哥又不是缺那一方端砚就不可的。”

    的确,不是缺那一方端砚就不可的,但她凭什么为了长房去把送出去的东西要回来?

    还有长房好,伯府就好,父亲跟在后面也沾光的话,她听着恶心,大伯父升官了,抢爵位的野心就更大,她帮大伯父就是再坑自己的亲爹,虽然她爹也没少帮着兄长坑自己。

    父亲是注重手足之情,可这样的手足之情在她眼里就是个笑话。

    但这些话,她肯定是不能说的,只怕要真说了,她绝对不止被罚跪三天佛堂反省,只怕家规要抄到她想自断双手。

    明澜嗡了声音道,“的确,我和表哥不见外,但这一次又不同,原本那一方端砚,我是打算送给舅舅的,只是舅舅出府的急,我没来得及送,后来央求表哥给你讨秘方。

    他生气了,我就改主意把端砚送给表哥了,他这才不生我气了,他知道端砚贵重,还说送给他了,可不许反悔了再要回去,我当时恼了,觉得他看不起我,我还不至于一方端砚都送不起,就举手发誓了……。”

    但凡发誓,那肯定是些恶毒的话,明澜就望着顾音澜和宋媛了,“我可不敢把端砚要回来,不过端砚虽然贵重,却也不是就买不到了,多花些钱,肯定能买到更好的,大伯父升迁难得,不能因小失大。”

    顾音澜暗气,没想到端砚要不回来,但她发誓和她有关系吗,谁要她一有好东西就往沐阳侯府送的,连自己亲爹都还要排在后头,要是送给了二叔,哪来这么多事,她道,“虽然端砚是能买到,可一时间上哪里买去,况且,就算有,也不能就保证一定比祖父给你的那块好。

    父亲和祖父又心急的很,这事要尽早定下才好,不然回头工部尚书收了别人的礼,父亲再送他就不会收了,你表哥那儿,回头买到更好的,再送给他就是了,他没那么急。”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二十三章 退让

    “怎么不急,表哥拿到端砚就屁颠颠回书房用上了,”明澜回道,她望着顾音澜道,“用过的端砚,再送给工部尚书也不好吧。”

    宋媛笑道,“用一两次是看不出来的。”

    明澜低头把玩绣帕,“我可是发了誓的,你们不怕,我怕。”

    顾音澜直觉得手痒痒,想掐人,她努力维持笑脸,道,“这不是暂时要回来,回头再送一方给你表哥吗,不算食言。”

    明澜抬头看着顾音澜,笑道,“说是回头送,你也知道端砚难得,什么时候送,谁送?我可不敢保证还能弄到一方端砚,大伯父送吗?”

    随便给她画大饼,回头把端砚哄到手,大伯父升了官,就没他表哥什么事了,这些人,她太了解了。

    顾音澜脸上努力带笑,但是眸底暗沉,她还从来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变的这么难缠了,便道,“二姐姐,难道父亲升官在你心里就这么无所谓吗?”

    明澜也恼了,她起身,道,“三妹妹慎言!大伯父升官,我自然替他高兴,但事情就是这么不凑巧,如果我知道大伯父需要端砚,我不会送给舅舅,如果祖父知道,也不会把端砚送给我,端砚给了我,难道我要一直放在库房里,等着大伯父升迁需要吗?!”

    说罢,明澜径直就往外头走,碧珠连忙跟上,道,“姑娘,你要去哪儿?”

    明澜冷笑一声,道,“还能去哪儿,当然是去找祖父祖母说清楚,万一大伯父升迁失败,没得是因为我的缘故,这罪责,我担待不起!”

    明澜快步出了幽兰苑,碧珠亦步亦趋跟上。

    正主都走了,顾音澜和宋媛哪还能坐的下去,也一并跟着去了长松院。

    因为端砚没了,所以老太爷和大老爷大太太正坐在一起商议送别的,只是送礼,讲究的就是心意,不需多么贵重,重要的是要送到人心坎里头去,最好还是要拿到端砚才好。

    明澜快步进屋,脸上带了委屈,眸底盛满了泪花,仿佛一眨眼,就会清河决堤似的,看的人心疼。

    顾涉见了,心疼道,“怎么了?”

    明澜走到顾涉身边,声音带了几分哭音,“父亲,三妹妹和大嫂希望我能找表哥把端砚要回来,我向表哥发了誓,我开不了口……。”

    顾涉脸隐隐难看。

    明澜继续道,“她们口口声声大伯父的升迁重要,是,大伯父要端砚是为了升官,表哥要端砚只是用,的确不能比,可我把端砚先给了表哥了,我能怎么办,我又不知道大伯父就需要端砚了,端砚送到表哥手里才不过几个时辰!”

    “好了,好了,别哭。”

    顾涉劝道,这事他也不知道怎么办好,谁让事情就是这么凑巧。

    外面,顾音澜和宋媛进来,巴拉巴拉就是一阵倒豆子,不过她们说的话,明澜刚才都说了。

    她抹着眼泪,道,“行,我可以找表哥把端砚要回来,但我不会凭白去要,表哥和舅舅素来疼我,有好东西给我时,眼睛都不眨一下,换我送一块端砚,到他们手里头都还没捂暖和,就开口要回来,我丢不起那个脸,那块端砚,祖父您给估个价,大伯父把钱给我,回头我再用那钱给表哥再买一块端砚,这总行了吧?!”

    她已经委屈自己退让一步了,要这样还不行,就太过分了。

    老太爷和老夫人互望一眼,觉得这办法可行。

    但是大老爷大太太不大情愿,他们不愿意往外掏钱,那端砚在他们眼里是老太爷的东西,现在却要他们花钱买了。

    老太爷道,“那方端砚我看价值在五千两左右。”

    这价格,不低了。

    明澜觉得大老爷能掏四千两就不错了,不过老太爷给这个高价格,也是愧疚,毕竟送出去的东西再要回来,太过丢脸了。

    往后要赔,肯定要赔一块更好的才行。

    明澜嗡了声音道,“那行吧,大伯父把钱给我,我就是死皮赖脸,我也把端砚给您要回来。”

    虽然说得肯定,但是那带着委屈的哭泣声也没有掩住。

    老夫人见了心疼,招呼明澜近前,将她搂在怀里头,替她擦眼泪,道,“事出突然,谁也没料到会这样,只能委屈你了,但是你大伯父升官是好事,别哭了。”

    明澜飞快的把眼泪擦干净,道,“那快些吧,不然真叫其他人抢了先,大伯父升官无望,我可赔不了大伯父的官。”

    老太爷见大太太还坐在那里,脸色一沉,道,“还不快去拿五千两来!”

    嘴上说急,真到急头上,反倒身子比谁都沉了。

    大太太压根就不乐意,可是老太爷发了话,她也只能照做了。

    很快,五千两银票就拿来了,明澜接了银票,见时辰尚早,便道,“我现在就去沐阳侯府。”

    说着,抬脚就往外走。

    那清瘦挺拔的背影,不复以往从容悠闲的急切脚步,看的老夫人心疼,再见一旁顾音澜一脸的老大不情愿,眸底就带了失望之色。

    出了长松院,碧珠忍不住道,“姑娘怎么答应要回端砚啊?”

    明澜叹息,她也不愿意要回端砚,但是仔细想想,还是要回来吧。

    不然大伯父升官失败了,父亲肯定会愧疚,老夫人失望之下,要是被人挑拨,肯定怪她,怪娘亲,怪舅舅……

    为了一方端砚,实在没有那个必要。

    况且,她是要回端砚了,但是她也没有吃亏啊,这不是让大房付出了代价吗?

    她就是要让他们知道,她可以为了长房委屈自己,将来长房要是做的过分,就不信祖父不失望。

    再者,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不论是锦盒找到找不到,表哥都会来府里告知她一声,那时候,要是顾音澜和宋媛委婉的说一声,府里需要端砚谋官,以表哥的为人,他肯定会把端砚送回来给她的。

    与其最后的结果一样,她为什么不主动把端砚拿回来,争取把损失降到最低呢?

    而且,未必就损失了。

    到了伯府前,明澜上了马车,行到街头的时候,她吩咐道,“去安盛斋。”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二十四章 败家

    车夫愣了下,只好调转方向去安盛斋了。

    安盛斋是京都卖石头的地方,里面有各种奇形怪状的石头,要想花园雅致,怪石是少不了的,所以安盛斋的生意很好,不过来往进出极少看到女子,大多是男子。

    下马车时,明澜罩了一方纱巾,然后才进安盛斋。

    铺子里的小伙计看有姑娘来,而且穿戴还很奢华,先是一愣,然后才上前,道,“姑娘,里面请,不知道姑娘喜好什么样的石头?”

    碧珠望着明澜,根本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买砚台应该去文房四宝的铺子,来这里只是买石头的啊。

    明澜四下扫了一圈,笑道,“我喜欢有颜色的石头,最好是偏红色的,不用太大。”

    果然是姑娘,喜欢红色的。

    一般男子来,红色石头都不会多看几眼了,小伙计笑道,“我们安盛斋的石头种类多,肯定有姑娘要的石头,外面铺子里摆不下,院子里还有不少,姑娘是要自己去选,还是我找人搬来给您过目?”

    石头不比其他东西,不怕日晒雨淋,就丢在院子里随便摆着,也不怕人偷去。

    明澜赶时间,便道,“我自己去吧。”

    碧珠想阻拦,内院谁知道有些什么人在,还是在铺子里安全些,可明澜执意要去,丫鬟能有什么办法呢,只能跟着了。

    小伙计领着明澜去后院,一堆堆的石头靠着墙根铺开,有些很大,有些小的不过巴掌大小,精致的很。

    小伙计知道哪里有明澜需要的石头,领着她往最里头走,很快,明澜就看到了红色石头了,不多,只有七八块。

    明澜蹲下,翻看了几眼,笑道,“这些,我都要了,多少钱?”

    碧珠咋舌,“姑娘,你买这么多石头做什么?”

    “我喜欢啊。”

    碧珠,“……。”

    小伙计嘴角一抽,果然是富贵人家的小姐,说话做事随性,花钱更是爽快,全凭喜好,这么任性,那他就不客气,要多收些钱了。

    小伙计眼珠子一转,道,“五十两!”

    碧珠跳脚,“就一堆破石头就要五十两?!”

    小伙计被骂的心虚,“怎么就是破石头了,挺漂亮的啊,不然姑娘也看不上不是,你们是新客,咱们铺子讲究常远,那四十两,不能再便宜了!”

    明澜扑哧一笑,道,“难得能买到心头好,给他五十两吧。”

    碧珠,“……。”

    姑娘,你不能这么败家子啊!

    人家都自己降价了,你还原价给人家,咱们又不是冤大头。

    不远处,一身着暗锦,俊朗出尘的男子走过来,听到这一段对话,稍稍侧目,只见明澜蹲在地上摸石头,声音里透着满意和喜悦,“这石头可真好看。”

    “姑娘眼光真好,这些石头遇到姑娘,那就是千里马碰上了伯乐了,”小伙计奉承道。

    他嘴角勾了勾,一抹笑意忽闪而逝。

    “楚三少爷,这边请。”

    小厮伸手作揖,男子就进了屋。

    摆在屋外的都是便宜石头,屋内的才是精致的,一墙之隔,价格可就天差地别了。

    外面的石头,卖五十两的的确少,小伙计就喜欢明澜这样痛快不差钱的,但也没有因为明澜好说话,就坐地涨价的,这石头摆在这角落里许久了,看都没人看一眼,难得有人买,当然要卖了。

    小伙计好奇,“姑娘买这样的石头做什么?”

    明澜笑道,“砸人。”

    小伙计,“……。”

    碧珠惊恐,“姑娘,你可别吓唬奴婢啊,这么大的石头,会砸死……不对,这么大的石头,姑娘你都搬不动。”

    明澜嘴角抽搐,小伙计憋笑。

    碧珠咬牙道,“还傻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把我家姑娘喜欢的石头搬到马车里头去!小心我扣你十两银子!”

    碧珠一脸凶残。

    小伙计也不生气,屁颠颠招呼人过来把石头搬走。

    碧珠掏钱,掏的心肝肺疼,十两啊,那可是她半年的月钱了,能买多少好东西啊,姑娘你钱多了,你可以给奴婢啊啊啊!

    仿佛知道碧珠在想什么,明澜拍拍她的小脸道,“好了,别噘嘴了,我也给你十两银子。”

    碧珠这才痛快了,笑的合不拢嘴,笑的小伙计一脸羡慕,呢能跟在这样出手大方好说话的主子身边伺候,这丫鬟上辈子肯定是烧了高香了。

    姑娘今儿心情好像很好的样子呢,碧珠心想。

    的确,明澜心情很好,可以说是特别好,也不枉费她坐在窗户旁发了半天呆,才想到这么好的解决办法。

    这些可不是普通石头,是一年后风靡京都,千金难求的红丝石。

    她不过花了五十两就买到了,她觉得晚上做梦都会笑醒的。

    明澜就带着六块石头去了沐阳侯府,买的八块石头里,只有六块是她想要的。

    今天,算是明澜第三次把马车赶到沐阳侯府了,沐阳侯府的小厮都傻眼了,表姑娘怎么又来了啊。

    好吧,这话听着像是嫌弃似的,但小厮可没这意思,只是好奇纳闷,明澜虽然常来沐阳侯府,一个月也不过来三四回,今儿一天都两回了。

    小厮过来帮忙搬凳子,然后道,“表姑娘是找大少爷的?”

    明澜嗯了一声,道,“表哥在府里?”

    “在的。”

    明澜就进府了,那边,早有小厮去禀告沐礼了。

    沐礼听了小厮禀告,火急火燎就来见明澜,见小厮搬了石头过来,沐礼见了就道,“怎么带这么多石头来?”

    明澜笑道,“表哥,你可别小看了这些石头,有大用处呢。”

    沐礼不以为意,再有用处,不也就是石头吗?

    他看着明澜道,“你是来拿锦盒的?”

    明澜摇头,“不是啊,我是来找表哥要回端砚的。”

    沐礼,“……。”

    不是吧?

    要端砚的?

    还这么理直气壮,嘴角带笑的要回去,心好痛!

    明澜的确不心虚,她道,“我可不是白要的,我拿这些石头跟表哥你换。”

    沐礼,“……。”

    表妹,这样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好么,他能不能不换?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二十五章 听话
    见沐礼一脸生无可恋,明澜扑哧一笑,道,“表哥,你别苦着脸了,端砚要回去,不是我要用,是我大伯父他要拿端砚去送礼,好升官,要是没了端砚,升官失败了,肯定怪我了,当然了,我也不会让表哥你吃亏,我找大伯父要了五千两银子,算是把端砚买下来的。”

    沐礼叹息,看着那些石头,道,“那这些石头呢。”

    明澜摸着石头道,“这些是红丝石,是做砚台用的,不是我吹牛,红丝砚比端砚有过之无不及。”

    沐礼扶额,“我可从来没听过什么红丝砚,真的能跟端砚比,不是忽悠表哥?”

    其实他想说,你就是不忽悠我,端砚我也让你带回去的。

    明澜笑着举了三根手指,道,“如果不比端砚好,我这辈子都不再踏进沐阳侯府半步。”

    “别……。”

    沐礼怕了她了,忙道,“不就是块端砚,还发誓言了,一会儿我就把端砚让你带回去,至于这些石头……。”

    明澜先一步笑道,“都雕刻成砚台,越精致越好。”

    沐礼挑眉,正要说话呢,那边沐阳侯过来道,“照做就是了,哪来那么多废话。”

    沐礼郁闷,自家亲爹还真是听话,要是哪一天能这么听他的话就好了,他望着明澜道,“我保证把这些石头都雕刻成最精美的砚台,这么多,能雕刻不少呢。”

    端砚要回来了,明澜又问锦盒了,道,“锦盒找到了吗?”

    沐礼瞅了沐振一眼,然后才摇头道,“还没有找到。”

    明澜脸上的光芒一瞬间黯淡了,就像是夜明珠被装进了铁盒中,明珠蒙尘。

    沐振则道,“舅舅一定尽快帮你把锦盒找回来。”

    明澜点头,没有催要,免得让舅舅为难,见时辰不早了,便道,“那我先回府了。”

    沐礼的小厮把端砚用锦盒装了送来,沐礼依依不舍的递给明澜,明澜笑道,“表哥,你要真不喜欢红丝砚,我一定给你再买一方端砚,反正钱还在我手里头,我难得送你好东西,绝对不能送的这么不痛不快的。”

    沐礼失笑,送明澜出府。

    一边走,一边道,“锦盒谁偷的,已经查出来了,是沐婧华让丫鬟拿的,只是锦盒上了锁,她开不了,一时妒忌你,就把锦盒抛出侯府外了,等我们去找的时候,锦盒已经不知去向了。”

    明澜的脸冰冷的仿佛凝结了一层寒霜了,沐礼就道,“父亲罚她在佛堂罚跪,直到找到锦盒为止。”

    她要的不是沐婧华罚跪,她要的是把锦盒找回来,明澜想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深呼了好几口气,才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生气。

    坐上马车,明澜又回府了。

    碧珠抱着端砚,小心翼翼的跟在后头,在马车内,明澜检查过了,端砚完好无损,看不出来用过的痕迹。

    她直奔长松院,老太爷和大老爷都在,明澜上前道,“祖父,我把端砚要回来了。”

    她把端砚递到老太爷手里,老太爷叹了一声,把锦盒打开,确认端砚没有问题,就交给大老爷了。

    五千两银子买的,大老爷肉疼的很。

    怕被人捷足先登了,大老爷就带着端砚和其他厚礼,屁颠颠去工部尚书府送礼去了。

    再回来时,一脸笑容,因为工部尚书收了。

    第二天,明澜去长松院给老夫人请安的时候,正堂内,济济一堂。

    四房太太都到齐了,包括沐氏。

    工部尚书收了大老爷送的礼,工部左侍郎的位置就算成了一大半了,这是喜事,自然要好好道贺一番了。

    大太太高兴的合不拢嘴,要知道正五品和正四品,那是连跳了两级,这是最难的,而且最重要的是,正五品官,不能进议政殿议事,正四品虽然排在后面,但也在殿前了,能和皇上说的上话,万一捧的得了高兴,从此平步青云,指日可待。

    所以说,正四品是一道坎,一般人终其一生都迈不过去。

    大太太很高兴,但是看到明澜,她脸上的笑容湮灭了三分,看明澜的眼神,就仿佛在看她那打了水漂的五千两银子。

    知道她心疼,明澜装不知道,上前挨个的请安,然后道,“工部尚书收了大伯父送的礼,我就安心了,昨天我连走带跑,一瘸一拐的,表哥都打趣我说我没大家闺秀的形象,快成野丫头了。”

    她跪了两天,膝盖还没有好全,为了顾音澜的秘方,巴巴跑沐阳侯府一趟,后来又专程去拿端砚,为了他们大房,她可是吃了不少苦头呢,还用那样的眼神看她,应该吗?

    大太太暗气,老夫人瞥眼过来,她连忙换了副笑脸,起身拉着明澜的手道,“大伯母知道,这一次是辛苦你了。”

    说着,把手腕上的白玉镯褪到明澜手上,算是给她的谢礼。

    明澜见了欢喜,一脸笑容的道谢,“谢大伯母了。”

    镯子很不错,但她并不稀罕,她喜欢的是大太太明明不乐意,却不得不送她的礼物的那份憋屈感觉。

    屋子里,大家笑过后,就商议正事了,大老爷的顶头上司的亲娘过世,大老爷和大太太肯定要去吊唁送礼,而且要送的重重的。

    大太太把礼单拿给老夫人过目,老夫人又添了两件,等大老爷回来,就去刘府。

    沐氏没有一起去,大太太算是代表伯府去吊唁的,她和顾涉去算是私交,明后儿去都可以。

    坐了会儿,沐氏便回幽兰苑,明澜陪她一起。

    母女两在花园逛了逛,见四下无人,沐氏笑道,“你给老夫人讨了调养身子的秘方,怎么把功劳算娘身上了?”

    明澜挨着她,伸手去摸跟前的牡丹花,笑道,“我的不就是娘的吗?”

    “贫嘴!”

    沐氏笑道,她知道明澜是为了她好,从生下云澜后,老夫人极少露出今日这般好脸色,如果不是老夫人说了秘方之事,她真要以为是在做梦了。

    想到老夫人,沐氏心底一叹,她没能给顾涉生下嫡子,是她对不起顾家,老夫人这般待她,也无可厚非。

    就算秘方能让老夫人一时欢喜,迟早也还是要嫌弃她的,不如让她多疼明澜些。

    沐氏看着明澜,道,“还有一个多月就是老夫人寿宴了,去年就说今年会大办,你可准备寿礼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二十六章 怪癖
    明澜摇头。

    沐氏就道,“这一次,可要用心准备了。”

    明澜撇撇嘴,很想说,根本就不用特别准备。

    老夫人办寿宴之前,就开始下大雪了,寿宴压根就办不成,再者,她前世被送到静心庵,用心准备寿礼,就盼着老夫人办寿宴能把她接回府,但是,并没有。

    不过沐氏再三叮嘱,明澜点头道,“我一定用心准备。”

    既然都打定主意讨祖母欢心,寿礼这样的好机会,怎么能错过?

    就算寿宴不大办,她们这些小辈的寿礼也省不掉。

    在花园逛了会儿,明澜就和沐氏回幽兰苑了,见小榻上沐氏做的针线,就知道是给云澜的。

    因为见不到云澜,沐氏把对小女儿的想念都放在了针线上,做好衣裳,派人送庄子上去,全她做娘的一番心意。

    沐氏做针线,明澜就在一旁看书。

    外面,赵妈妈进来,脸色有些难看,她上前,道,“太太,翠蕊死了。”

    翠蕊是顾容澜的陪嫁大丫鬟。

    沐氏头一抬,眸底闪过一抹阴霾,她双手颤抖,问道,“什么时候死的?”

    “有一个多月了,”赵妈妈叹道。

    沐氏气的把手里的绣绷子丢在一旁,双眸通红。

    之前她去吊唁,还问了义安侯夫人翠蕊在哪里,顾容澜身子不好她知道,但死的也算很突然了,她都没有见到她最后一面,想着翠蕊跟在顾容澜身边,或许有话带给她,可义安侯夫人说翠蕊病了,早几天就打发出府养病了,等身子好些了,就让她来顾家找她。

    她等了又等,沉浸在女儿过世的悲伤中,如果不是昨天明澜提醒她,她压根就不会怀疑顾容澜的死可能另有蹊跷。

    她派人去找翠蕊,谁想到翠蕊早就死了!

    “可还查到别的什么?”明澜追问道。

    赵妈妈摇头道,“义安侯府丫鬟嘴严的很,套不出来什么话,不过大姑爷的表妹倒是三天两头的往义安侯府跑。”

    “另外一件事呢,查到什么了没有?”沐氏问道。

    赵妈妈摇摇头,“还没有寻到机会。”

    如果义安侯世子的表妹真的有了身孕,这事可不好查,那些过诊的大夫,不可能做惹祸上身的事,只能另外想办法了。

    明澜想了想,望着沐氏道,“娘,我明天去看看茂哥儿吧。”

    沐氏看着明澜,眸底似有犹豫,毕竟明澜和义安侯世子有了口头婚约,虽然外人还不知道,但婚约未解除,就还存在,成亲之前,是不能登门的。

    明澜摇着沐氏的胳膊道,“娘,我是去看茂哥儿,哪有那么多顾忌啊。”

    沐氏迟疑再三,还是点头答应了,不知道为何,她觉得现在的明澜做事格外的叫她放心。

    外面,丫鬟站在珠帘外道,“太太,六姑娘来了。”

    明澜听了,就道,“快请进来。”

    很快,顾如澜就进来了,甜甜的唤着二伯母,然后挨着沐氏坐下,笑道,“二伯母气色好多了。”

    “是比以前好多了,”沐氏笑道,“是来找明澜的吧?”

    顾如澜点头如捣蒜,“是啊,我去流霜苑,二姐姐不在,我就猜到肯定是在这儿了。”

    说着,她望着明澜道,“二姐姐膝盖好全了吗?”

    “好全了,”明澜点头。

    顾如澜一喜,凑到明澜身边,央求道,“二姐姐,你陪我去逛街吧。”

    明澜听得一笑,“怎么想起来让我陪你去?”

    顾如澜扭着绣帕道,“我也不想麻烦二姐姐的,可是八妹妹不知道怎么吃坏了肚子,出不了门,我一个人去多无趣啊,三姐姐被祖母罚抄家规,今儿都不一定抄的完……。”

    顾音澜挨罚了?

    明澜怔住,这事她还真不知道呢,“难怪今儿去给祖母请安,她不在了,原来是挨罚了,祖母为什么罚她?”

    顾如澜捂嘴笑道,“还不是昨儿端砚的事,端砚你送给沐大少爷了,她和大嫂去找你拿,虽然是一番孝心,总归做的不应该,祖母就罚她们各抄五十篇家规了。”

    虽然拿到端砚了,老夫人心底很高兴,但这样的先例可不能开,没道理所有人都应该为了长房前程委屈自己。

    但五十篇家规,很轻的惩罚了,明澜挨罚,从来都是一百篇起的。

    “二姐姐,你陪不陪我去嘛?”顾如澜摇着明澜的胳膊道。

    她胆子很小,一般上街都要人陪着。

    明澜笑道,“当然陪了,正好,我明天去看茂哥儿,给他带些好玩的。”

    沐氏就吩咐赵妈妈给明澜拿一百两银子。

    明澜没要,她道,“娘,我有银子呢,我和六妹妹先走了。”

    顾如澜迫不及待的拉着明澜往外头走,见状,明澜笑道,“这么急做什么?”

    顾如澜还没说话,她的丫鬟香兰就先笑了,“前些天,姑娘看中了一支玉簪,手头紧,没买,回来之后,心里就跟长了杂草似的,求了太太好多天,太太被她磨烦了,方才答应她了。”

    香兰顶着自家姑娘的瞪眼,硬是把话说完了。

    明澜嗤笑一声,其实不用香兰说,顾如澜的爱好,她还能不知道,她看着顾如澜道,“我看你惯常戴的簪子也就那几支,怎么偏就喜欢买一堆呢?”

    顾如澜脸红如霞,嗡了声音道,“我也不知道,我买了可以不戴,但就是想要,夜里翻来覆去,满眼都是那簪子,放在梳妆盒里,偶尔拿出来看看,心情就好了,万幸我只是偏爱簪子,要是镯子耳坠我都喜欢,我娘估计真不要我了。”

    明澜捂嘴笑道,“我看你这么买下去,等你出嫁,三婶都不用给你准备陪嫁头饰了。”

    顾如澜脸大红,要不是她还想要买簪子,明澜这么打趣她,她肯定闪人了。

    不过,她买的簪子的确不少了,足足有七八十支了,而且越买越昂贵。

    以前二十多两,她就满足了,现在这一支要二百两。

    她每个月的月钱才十两,三太太不给她钱,她得攒两年才能买,就算她能攒,人家店铺可不会把簪子留着,等她攒了钱再卖给她。

    她这怪癖,明澜实在是没法理解。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二十七章 伤心

    府里的姐妹买头饰,哪个不是心急如焚的戴出来给人看,偏就她买,不是为了戴,是为了看,在小几上摆满了簪子,一支支欣赏,老实说,她好几次动心想把那一堆簪子给抢了。

    再买下去,一个小几都快放不下了。

    顾如澜出门的事,早禀告老夫人了,所以就没再去了,直奔伯府大门。

    上了马车,顾如澜就吩咐车夫道,“去沁玉坊。”

    因着明澜陪她,顾如澜格外的殷勤,给明澜倒茶,甜甜道,“二姐姐喝茶。”

    明澜也不客气,捧着茶盏,轻啜了两口。

    小半个时辰后,马车才到沁玉坊。

    顾如澜先下马车,然后扶明澜下来,两人进了铺子,小伙计迎上来,道,“不知道两位姑娘要买些什么?”

    顾如澜拉着明澜往一旁走,一边道,“我买玉簪,就是那支红玉孔雀的簪子。”

    小伙计愣了下,道,“姑娘来晚了,那支簪子昨儿被人买走了。”

    小伙计说着,明澜朝顾如澜望去,就见她一脸的喜悦之色凝固,眼眶一红,快哭出来了。

    小伙计就道,“我们店铺还有不少别的簪子,姑娘要不要看看?”

    “那簪子被谁买走了?”顾如澜问的艰难。

    她想了好久,求了好久,总算能如愿以偿了,结果簪子昨天就卖出去了,她前天还派丫鬟来看过啊。

    小伙计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

    就算知道,他也不能说啊。

    明澜没法理解顾如澜对发簪的执着,她就随意多了,买不了这个,还有一堆可以挑选的呢。

    顾如澜不说话,小伙计想她大概对那支簪子是喜欢极了,便道,“其实我们店里还有一支孔雀簪,样式还要精美些,但是价格要贵一倍。”

    沁玉坊在京都那么多首饰铺子中只能算中等,一般来他们铺子里买头饰的,价格多在二十两到一百二十两之间,二百两的都是极少的了,太贵的,就去街头的漱玉阁了。

    不是说沁玉坊的首饰就一定比不得漱玉阁的漂亮,但是人家铺子大,有两层,名气也大些,旁人一听是漱玉坊的头饰,就在心底给簪子打上昂贵两个字了。

    靖宁伯府在京都一众权贵中只能算末流,漱玉阁的头饰也买,但是少,大部分还是在寻常铺子里买,沁玉坊的头饰就很合顾如澜的胃口。

    明澜见她还放不下那支簪子,便吩咐小伙计道,“把另外一支孔雀簪拿出来我看看。”

    顾如澜看了她一眼,看做什么呢,万一太漂亮了,她想要又买不起,回头她会吃不下睡不着的。

    小伙计只是那么一说,一进铺子就点名要买红玉孔雀簪,说明以前来看过,而且心心念念,到现在没买说明手头紧,价格贵一倍,就更买不起了啊。

    不过,看明澜和顾如澜的穿戴,要是真喜欢,肯定还是能买的,不过就是回去和爹娘撒娇而已。

    小伙计忙把簪子拿出来,因为贵重,所以单独用锦盒装的。

    锦盒一打开,明澜就看到顾如澜眼睛雪亮了起来。

    她看了好几眼,又望着小伙计道,“这簪子是碧玉的,看起来和红玉孔雀簪就颜色不同而已,怎么价格却差了一倍?”

    小伙计笑道,“姑娘有所不知,这簪子虽然瞧着是碧玉,实则这一圈小碧玉是夜明珠打造而成,白日里平平无奇,到了夜间,就大放异彩了。”

    怕明澜她们不信,小伙计拿了块黑绸缎把簪子蒙起来,就看到点点的光芒了。

    真的是夜明珠。

    明澜惊讶,“怎么会有人把夜明珠打造成玉簪,不是太暴殄天物了吗?”

    小伙计笑道,“可不是暴殄天物,只是一颗小夜明珠被打碎了也就没什么价值了,就磨成小粒镶嵌在了玉簪上,这簪子四百两不算贵了。”

    明澜笑道,“是不算贵,但发簪戴出去是给人看的,大白天,这簪子也显不出奇特之处来。”

    小伙计哑然,无从反驳。

    顾如澜摸着玉簪,显然,这玉簪入了她的眼,拔不出来了。

    明澜见了摇头,她能猜到顾如澜已经在琢磨怎么再弄二百两把簪子买下来,便吩咐小伙计道,“包起来吧。”

    顾如澜扭头看着明澜,讶异道,“二姐姐要买它?”

    明澜点头,让碧珠掏银票。

    碧珠就掏出银票要递给小伙计,小伙计一脸笑容的伸了手,碧珠却把银票拿了回来,让小伙计扑了一空。

    小伙计皱眉,碧珠则指着一对银耳坠,道,“我家姑娘买这么贵的头饰,都没还价,添这对耳坠总可以吧?”

    小伙计犹豫了一瞬间,就把银耳坠拿给了碧珠。

    能带出门的都是大丫鬟,备受信任的,这样的丫鬟说的话,能影响主子,回头姑娘要进来,丫鬟说前面铺子更好,岂不是错失了生意?

    这些丫鬟也是得罪不起的啊。

    接了银耳坠,碧珠这才爽快的把银票递给了小伙计。

    铺子里没外人,碧珠朝明澜摇了摇耳坠,明澜笑道,“你凭本事要的,就给你了。”

    香兰见了,眼珠子都睁圆了,“这也行?”

    碧珠昂了脖子道,“当然可以了,买东西还价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只是姑娘嫌还价丢脸,她一个丫鬟,又没有脸可以丢,当然要实惠了。

    几个月前,碧珠逛街,看到街头大娘买菜,还价失败了,但大娘付钱时,要小贩给她点别的菜,小贩同意了,后来,明澜买东西的时候,碧珠就试探的要了个小银戒指。

    然后,明澜买东西,她就养成了要赠品的习惯,当然不是每次都成功,但大部分掌柜的都还算慷慨,她最差也有一朵珠花……

    香兰毁的肠子都青了,她怎么就不知道在姑娘买头饰的时候还价呢,看着碧珠手里的银耳坠,香兰觉得自己损失惨重。

    小伙计把玉簪用锦盒装好,碧珠递给明澜看。

    明澜拿了,随手就给顾如澜了,笑道,“送你的。”

    顾如澜怔住,指着自己道,“送我的?”

    明澜点头。

    顾如澜摇头如拨浪鼓,“我不能要,这簪子太贵重了……。”

    明澜就塞她怀里了,道,“你就拿着吧,回头等你筹集四百两,这簪子估计又卖了,你又得伤心了。”

    这句话,算是说到顾如澜心坎里去了,她犹豫了一瞬,伸手接了锦盒,然后道,“那算我借你四百两,等我攒了钱,我再还你。”

    明澜温和一笑,“不用你还,一会儿你陪我去义安侯府一趟就行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二十八章 狗洞
    要换做以前,她肯定舍不得,毕竟她一个月也才那么多月钱,她也喜欢这些首饰华裳。

    但是重活一次,这些东西远比不上至亲重要。

    顾如澜心底暖洋洋的,她还是觉得四百两太多了,她不能收,回头攒钱还明澜。

    她握紧锦盒,望着明澜道,“不是明儿再去义安侯府吗?”

    明澜笑道,“今天明天都一样,这不是都出来了,这里距离义安侯府就两条街了,又有你陪着。”

    顾如澜点头,然后两人又去给茂哥儿挑礼物。

    不但明澜买了,顾如澜也挑了两件小玩意,打算送给茂哥儿。

    买完了,两人就坐上马车,直奔义安侯府。

    顾容澜病重的时候,明澜常来探望,义安侯府的小厮都认得她。

    见她下马车,一小厮迎上来,另外一个小厮则去禀告义安侯夫人。

    虽然来之前没有让丫鬟先来禀告一声,但义安侯府也没有将她们拦在门外,直接就让她们进府了。

    小厮前头带路,快到二门处,丫鬟才来道,“夫人身子不适,不便见客。”

    明澜也没多想,只道,“我去见茂哥儿。”

    说完,就往前走。

    丫鬟愣了下,伸手阻拦,明澜微恼,“怎么,我连茂哥儿都不能见了?”

    丫鬟摇头,“倒也不是,只是……。”

    明澜轻哼一声,“只是什么?忘记你家夫人昨儿去靖宁伯府是去做什么的了?”

    担心茂哥儿无人照顾,义安侯夫人登门希望求娶她来照顾茂哥儿。

    她虽然没有嫁过来,但人来了,却拦着不让她见茂哥儿,难道义安侯夫人并非真心求娶,只是嘴上说说?

    明澜也不为难她,只道,“我来只是看看茂哥儿,又不是带他回府,侯夫人急什么?不让我看茂哥儿,是不是茂哥儿出什么事了?”

    丫鬟连连摇头,“没有,没有,小少爷好的很。”

    明澜继续往前走,“既然好的很,有什么不能看的?”

    丫鬟想想也是,就没再阻拦了,夫人只说不见她,倒没说不让她见小少爷。

    丫鬟就领着明澜和顾如澜去见茂哥儿。

    到了他住的院子,结果丫鬟告知,表姑娘带茂哥儿出去逛花园了。

    表姑娘三个字叫明澜蹙眉,她不想义安侯世子的表妹和茂哥儿走的太近。

    她就又去花园找茂哥儿,转了一圈也没见到人。

    “去哪儿了?”顾如澜东张西望道。

    明澜往前走了几十步,依稀听到有笑声从那边竹林传来,便迈步走了过去。

    刚走到假山处,就听到有银铃般悦耳之声传来,“爬过来,这个就给你吃。”

    绕过假山,明澜就看到一妙龄女子把一块糕点丢在地上。

    糕点落处,不到一米处,一个不到两岁的小孩在地上爬。

    那小孩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小外甥茂哥儿。

    那一瞬间,明澜气的浑身颤抖。

    丫鬟见了,脸也白了,张嘴要喊,明澜把她的嘴死死的捂着,不让她发出声来。

    只见茂哥儿往前爬,把沾了泥巴的糕点塞嘴里,那女子欢快的笑起来,嘴里还笑骂**生的贱种果然配的上一个贱字,遂又拿了一块丢在地上。

    明澜这才把丫鬟推开,因为愤怒,用力很大,丫鬟摔倒在地。

    那女子见有人过来,脸色大变,方才的笑容收敛的干干净净。

    可是晚了。

    她方才做的一切,明澜看的真切。

    一股愤怒从心底涌上来,她朝女子走过来,手一抬,猛然扇了过去。

    她是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一巴掌把那女子扇懵了,要不是丫鬟扶着,一准要摔倒在地。

    她撇过头来,白皙的脸上赫然五个指印。

    明澜气不过,抬起左手,又在她左边补了一巴掌,“你再说一遍,谁是贱种?!”

    那边,顾如澜把茂哥儿扶起来,把他手里的糕点扔了,拿帕子帮他擦掉脸上和身上的灰土,心疼的眼睛都红了。

    明澜揪着那女子的衣领子,巴掌一下下扇过去,她实在是忍不可忍了,她只想泄愤。

    至于打人的后果,她没有想,她只知道一巴掌打了,十巴掌也还是打!

    两辈子加起来,这是她第一次动手打人。

    那女子的丫鬟过来拉架,明澜也赏了她一巴掌。

    最后还是顾如澜过来拉住明澜,道,“别打了……。”

    明澜泪流满面,双眸赤红。

    如果不是她临时起意,担心明天跑一趟,会错过表哥给她送锦盒,所以就先来了,她又怎么会看到这样一幕。

    她怎么也没想到,大姐才过世不到两个月,茂哥儿在义安侯府就被人如此作贱!

    难怪最后会没命!

    “抱着茂哥儿,我们回府!”

    明澜转身便走。

    顾如澜抱不动茂哥儿,碧珠把茂哥儿抱在怀里,紧跟明澜身后。

    义安侯府她很熟,直奔前院。

    顾如澜见她走的急,提醒她道,“二姐姐,这里是义安侯府,没有义安侯夫人的同意,我们带不走茂哥儿的!”

    明澜脚步顿住。

    她望着顾如澜,她是急糊涂了,可是今天不带走茂哥儿,估计以后就更难了。

    只要她回去把看到的和父亲一说,靖宁伯府和义安侯府就算是掰了,义安侯府不可能让茂哥儿回外祖家长大。

    大门出不去是肯定的。

    明澜咬了咬牙,道,“从这边走。”

    顾如澜只好跟着明澜了。

    往前走了半刻钟,明澜就看到一狗洞了,道,“爬出去。”

    顾如澜只觉得明澜疯了,这是狗洞啊。

    可是明澜把杂草扒拉开,先钻出去了,有她带头,碧珠肯定不带犹豫的啊。

    说来这狗洞,还是她发现的呢,她当时还和明澜偷笑,没想到侯府也有狗洞,明澜没许她说,免得人家侯府以为她们在笑话她们。

    没想到,当初没说,这么久了都没人发现,要是把狗洞补上了,她们今天可就逃不掉了。

    几人从狗洞出去,外面杂草丛生,隔着一堵墙,她还听到有人在喊,“他们钻狗洞出去了,快追!”

    “我们快走!”

    明澜扶着茂哥儿,连忙往前头跑。

    她是不管不顾了,可是顾如澜就惨了,不小心踩了裙摆,往前摔了,明澜要过来扶她。

    顾如澜忙道,“你快走啊,义安侯府不会抓我的。”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