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49 | 浏览:290383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以嫡为贵》作者:木嬴(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九章 吓唬
被人欺骗后,她看谁都多了几分警惕和疑心。
她还记得是红缨说湖边风景好,去那边赏风景的。
结果看了没一会儿,顾玉澜就来了,后来方姨娘又来拉架,真的只是巧合吗?
当初她出嫁,红缨是大丫鬟,是要陪嫁去赵家的,但是她没有,她在成亲之前病倒了,都起不来床,出嫁大喜,带病歪歪的丫鬟去肯定不行。
明澜让她在府里养病,回头好了再跟她去赵家,用惯了的人,她离不开。
后来,她就没有见过红缨了。
当时,娘亲病逝,她悲痛不已,根本就想不起来一个丫鬟,只当她的病还没有好,如果好了,肯定会去赵家找她的。
再后来,她回府祭拜,才知道她投井自尽了,有流言说她怀了身孕,她问了方姨娘,她说是得了恶疾,不治身亡,具体如何,她也没细问,赵翌陪在左右,贴身大丫鬟没嫁人就有了身孕,不管是真是假,传出这样的流言蜚语,就是往她脸上抹黑。
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红缨的伤好些了?”到底是她的大丫鬟,就算怀疑,也要关怀两句,免得寒了碧珠她们的心。
碧珠点头道,“好多了,太太给了药,效果很好。”
明澜嗯了一声,拿着铜镜走到床边,细看额间的火焰,越看越欢喜。
雪梨咯咯笑,揶揄明澜道,“先前姑娘还伤心了半天呢,现在不伤心了?”
明澜作势要打她,屋子里笑成一团。
一笑一闹,明澜郁结的心情都舒散开了,她摸着额心道,“这事不要外传。”
“为什么?”雪梨不明白。
额心有火焰,这是件值得得瑟骄傲的事啊,传扬出气,大家肯定惊奇不已,府里的姑娘肯定会羡慕妒忌,多好的事啊,雪梨最喜欢别人羡慕她家姑娘了,换做是她,一准跑去她们跟前挨圈的炫耀,气的她们炸毛。
明澜也说不清楚,直觉告诉她,不要闹得沸沸扬扬比较好,曾外祖母一样疼她们三姐妹,唯独叮嘱舅舅护好她,就因为她有这火焰胎记,总觉得这火焰胎记会给她带来麻烦,需要被保护。
“谁要敢外传,小心我打她板子!”明澜说不清,只能故作凶狠道。
雪梨扑哧一笑,道,“姑娘就会吓唬人,你从来不打奴婢们板子的。”
明澜也笑了,“以前不会,不代表现在不会,总会有第一次的,要不你做第一人?”
雪梨忙往碧珠身后躲,还探了脑袋,道,“姑娘变凶残了!”
碧珠觉得雪梨是真的皮痒想挨板子了,见明澜一直看额心,摸了又摸,还暗搓搓,生怕死没洗干净空欢喜一场,她抿唇笑道,“姑娘该歇息了,你这样看,迟早会被人发现的。”
“就是,到时候怪我们泄密,就太冤枉了,”雪梨撅了嘴道。
明澜一人瞪了一眼,抱着铜镜爬上了床。
也不知看了多久,竟抱着铜镜睡了过去。
早上醒来时,脸都和铜镜粘在了一起,一大块红印子,碧珠见了直扶额,真不知道姑娘是怎么睡着的。
上半夜,明澜睡的很不安稳,总梦到赵翌和轩儿,还有那一场大火,在梦里眼泪湿透了枕巾。
到了下半夜,她又梦到少时绕着曾外祖母双膝玩的情形,还有爹爹和娘亲,那时候,长姐未嫁,小妹云澜也没有去庄子上,一家人其乐融融,天伦叙乐。
云澜要吃糖葫芦,娘亲觉得她年纪小,容易坏了牙,不许她多吃,云澜就拉着她的衣袖,一声声软糯的喊着二姐。
她背过娘亲,偷偷的把糖葫芦给她舔两口,高兴的她一双浓眉大眼都眯成了小月牙。
云澜还要吃,娘亲发现了,嗔怪道,“都不听娘的话了?”
她回过身……
就被碧珠给摇醒了,“姑娘,该起床了。”
她这才发现,天已经大亮,日上三竿了。
入目是她熟悉的闺房,她最喜欢的天蓝色绣蝴蝶锦帐,上面挂着两只白玉镂空幽兰的香薰球,小巧玲珑,清香怡人。
她还在顾家!
方才被碧珠搅了的美梦,颇觉不快,这一高兴,那点不快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雪梨拿了药膏来,道,“姑娘先换药再起床。”
蜀锦做的亵裤被卷起来,露出膝盖上的伤口,一夜过去,伤口已经结了痂,快脱落了。
雪梨惊叹,“这药膏效果可真好,才一夜,姑娘的伤就好的七七八八了,还疼吗?”
明澜摇头,“不疼了。”
她在佛堂就说过伤一夜就能养好,她不是想的太美好,是她对自己太了解了。
曾外祖母将她抱到沐阳侯府养了三年,精心帮她调理身子,她的体质比一般人强太多,尤其是恢复力更是惊人,甚至还能……
只是这么多年,她一直不明白,曾外祖母为什么那么疼她,别说沐婧华了,就是表哥沐礼都很惆怅,摸着自己的胳膊感慨,他才是曾外祖母嫡嫡亲的曾孙儿,怎么没有遗传火焰胎记,怎么不天天帮他泡药浴,强身健体,他比她更需要,他将来要子承父业,要上战场建功立业的。
不过表哥说这话的时候,她都十二岁了,曾外祖母都死了九年了,他只是扭伤了胳膊,羡慕她随口一说,并不像沐婧华那样,因为妒忌,就要夺走和毁掉她的一切。
怕明澜说的是假的,强装坚强,雪梨大着胆子伸了手指去戳明澜的伤口,然后观察她有没有疼的皱眉头。
轻轻戳了一下,明澜没反应,雪梨便用力再戳一下。
明澜哭笑不得,她还用不着骗她一个小丫鬟吧,难道她还不想早点复原吗?
只是现在伤好的这么快,她能走能跳,却不能出门。
但凡在佛堂跪上半天,就会膝盖酸疼走不了路,她一夜就恢复了,在大家看来,她肯定是在佛堂偷懒了,并没有真的跪多久,不然不可能好的这么快。
老夫人冤枉了她,让她跪那么久,正心里头愧疚,要这时候被人告上一状,老夫人的愧疚之心肯定就没了,指不定还会恼她。
姑且忍一天吧,明天她一定去沐阳侯府。
起床洗漱,然后用早饭。
刚坐到桌前,丫鬟青杏就站在珠帘外道,“姑娘,六姑娘来看你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十章 远嫁
明澜抬头看去,青杏退到一旁,随即便瞧见一穿着玉色绣折枝堆花裙裳的姑娘走进来,她肤如凝脂,面若夹桃,仿佛瑞雪出晴,黛眉明亮似青山般清秀,俏丽可人。
来人正是顾六姑娘,庶出三房嫡女,顾如澜。
三房虽然是庶出,但顾涉和三老爷的关系极好,两人前后就隔了一月出生,大老爷启蒙的时候,四老爷还在襁褓里,顾涉和三老爷平常就在一处玩耍,感情一点都不比和大老爷还有四老爷差。
再加上三老爷的胞妹,建安伯夫人,靖宁伯府大姑奶奶的缘故,两房关系更是亲厚。
可以说,在顾家一众姐妹中,除了一母同胞的顾容澜和顾云澜,明澜和顾如澜的关系最亲。
见明澜还在用饭,顾如澜一双灵动眸子扫了眼桌子,就知道明澜才刚吃,便笑道,“我还担心二姐姐膝盖疼,不便出门,待在屋子里烦闷,特来陪你解闷呢,不过好像来的太早了点儿,我要不要出去转一圈再来?”
她虽然说去转圈,可是脚步未停,走到一旁的贵妃榻上坐下了,还随手拿了小几上放着的书,信手翻开。
她是流霜苑的常客,玩得开,就当自己屋子一样了,明澜在她那里也一样。
她翻了两页,然后抬头,见明澜一直看着她,也不说话,眼眶却是比她进屋来是红了三分,她眨巴下眼睛,道,“怎么这么看我?”
明澜瞥过头去,随手抹掉眼角的泪花,然后笑问道,“要不要再吃一点儿?”
顾如澜摇头笑道,“不用了,我早上吃的很饱,这会儿吃,午饭该吃不下了。”
明澜只是寻个话题说,省的她追问她眼眶怎么红了,她道,“那你中午就在流霜苑用饭,我让大厨房做你最喜欢的酱汁鲫鱼送来。”
“好啊,”顾如澜爽快应道。
看着她明媚的笑容,明澜心底泛酸。
上辈子,但凡和她关系好的都倒了霉,顾如澜也不例外。
她如今才刚过十四岁生辰,可谁能料到四年后,她就香消玉殒了。
二姑奶奶保的媒,老夫人将她远嫁忻州望族周家,当时说的时候,周家大少爷才貌双全,德才兼备,有状元之才,又洁身自好,身边连个暖床的都没有,可惜她女儿有婚约在身了,不然她就让女儿嫁了,念着娘家顾如澜没许人,她就巴巴的跑回府,告知老夫人。
当时,他们都信以为真了,三太太舍不得女儿远嫁,但二姑奶奶说那只是暂时的,周大少爷有状元之才,就算传的略微夸张了些,要是没点真本事,也不敢传这样的名声,三甲绝对跑不掉。
他要真的高中了,还能不留在京都,那时候顾如澜不就又回京都了吗,不过就是分别一两年,有什么舍不得的。
就是嫁到别家,也不是就能天天见了,做人眼光要放长远一点。
二姑奶奶巧舌如簧,老夫人又赞同,三太太舍不得,但为了女儿好,最终还是点了头。
可结果呢,周家大少爷别说状元之才了,堪堪考了个举人,还是挂在末尾,就这,还是被周家逼着日日苦读,买通考官走了后门。
二姑奶奶说他洁身自好,身边连暖床丫鬟都没有,可出嫁之后才知道,他不仅有暖床丫鬟,连庶子都生了!
顾如澜觉得自己被骗了,敬茶那天,心中不快没有去,惹的周家不快,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中举之后,周大少爷知道自己进士无望,再不肯读书了,周家也觉得他烂泥扶不上墙,越是逼他,他就越喜欢往**酒肆里头钻。
平常书信往来,这些事,顾如澜绝口不提,从来只报喜不报忧,大家以为她过的很好,谁知道她竟终日郁郁寡欢。
后来,周大少爷赴京秋闱,旁的学子日夜苦读,他却流连花楼酒肆,几次烂醉如泥,后来看到她,知道赵老太傅出题是主考官,还想她念在他是六妹夫的份上,帮忙探探口风,想走后门作弊。
她当时一口回绝,他还不死心,备了礼,直接就去赵家登门拜访了,还说是她答应的,惹的赵老太傅大怒,牵连于她。
如期秋闱,周大少爷落榜,他不用功读书,却把没有考上进士的错算在她和顾如澜头上,觉得一家姐妹,又素来关系好,这么点小忙都不肯帮,算什么好姐妹。
落榜之后,他就带着顾如澜回去了,从那之后,就没再收到她的信了。
半年后,她病逝的消息就传回了京都。
如今,还能看见她坐在这里和她有说有笑,明澜心里暖暖的,鼻子泛酸。
如果这一切不是梦,这一世,她绝对不会让她远嫁,绝对不会让二姑奶奶送她入火坑。
明澜暗暗在心里发誓,顾如澜却听到她呼吸中带了些哭泣,忙放下手中书,坐到她对面,握着她的手,眸露担忧道,“你没事吧,是不是膝盖疼的厉害,药膏不管用,你可一定要请大夫,别强忍着。”
明澜挤出一抹笑容来,反握着她的手道,“我没事,只是昨晚做了噩梦,梦到了大姐姐,梦到了自己,还有你……。”
提到顾容澜,顾如澜面上也带了凄哀之色,她抽了抽鼻子,打断明澜的话道,“没事的,梦都是反的。”
明澜哽咽了声音道,“我也希望是反的,在梦里,我们都有眼无珠,挑错了夫君,嫁错了人。”
顾如澜脸一红,她对嫁人,嫁错人还没有概念,总觉得嫁人还早,可是她先前才说梦都是反的,岂不是说她嫁对郎君了?
她推了明澜一把,嗔道,“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有我们自己挑的啊,就是错,也是她们错,你快吃饭吧,都凉了。”
她腾身而起,又坐回小榻上翻书了,生怕明澜还说嫁人的事。
明澜恍惚,赵翌是她自己挑的,嫁错了,六妹妹是长辈挑的,依然是错。
难道她们想活下去,只有不嫁人,常伴青灯古佛一条路了吗?
她可以,但……六妹妹呢?
她需要好好想想这个问题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十一章 暖冬
用了早饭,两人就在屋子里玩,倒也没那么闷。
吃过午饭后,顾如澜觉得待久了,再加上吃了不少,要去遛食,就起身告辞了。
她前脚刚走,后脚顾音澜就来了。
昨天佛堂见时,还恨不得要剥了明澜的皮,今儿再见,一脸笑容,仿佛昨天叫嚣着不会放过她的不是她一般。
她进屋来,明澜起身往前走了两步,一瘸一拐的,道,“三妹妹怎么来了?”
顾音澜忙道,“你的伤可不比我,你坐着就是了,一府姐妹,又是在屋子里,还讲什么虚礼啊。”
她提到伤,明澜就知道她为什么来了,她问道,“你的伤还疼吗?”
顾音澜点头,“还有点疼呢,不过好多了,我也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又帮我找王老太医要了秘方,就是疼,我也得来向你道一声谢啊,对了,那药方真的管用呢?”
这话,不是真的问药方管不管用,如果不信,就不会来这一趟了,她是在提醒明澜把药方给她,本来昨天就应该送去的,到这会儿都没影儿,她等不及了。
明澜心知肚明,她道,“药方肯定管用,只是我好不容易才说服舅舅请王老太医来府邸帮方姨娘稳胎,谁想到她是弄虚作假的,我伤了膝盖,看到王老太医走,想追又追不上,祖母的平安脉没请,你的秘方……。”
明澜低了头,一脸惭愧。
顾音澜的脸隐隐难看,她巴望了一天了,居然告诉她秘方没拿到?!
她是看在秘方的面子上才原谅她的失手,话都说出去了,现在秘方没了,她话却收不回来了。
顾音澜一生气,又觉得被砸的心口隐隐作疼了,在心里把明澜骂了个半死,还有方姨娘,如果不是她,秘方她铁定拿到手了!
仿佛感受到了顾音澜的怒火,明澜飞快的看了她一眼,惋惜道,“王老太医昨儿走时,怒气冲冲,生了舅舅的气,我也不知道舅舅的话还管不管用了,我也不好明着让舅舅帮我去找王老太医要,明儿我去沐阳侯府看看,如果要不到了,你可不能怪我,我实在没料到会出意外……。”
明澜越说越小声,因为顾音澜的脸越来越难看,手中绣帕扯了又扯,她都心疼那绣帕遭了罪。
明澜膝盖还疼着呢,跪两天,明天肯定还疼着,她却为了她的秘方跑沐阳侯府去,顾音澜脸上挤出一抹笑来,但是不怪罪她的话,她说不出口,万一她说了,她就敷衍她,不尽全力去想法了怎么办?
王老太医的秘方,可不是谁都能要的到的。
顾音澜捂着胸口道,“我心口还有点疼,我先回去了,你好好养伤。”
明澜点点头,没有起身相送。
她走后,明澜就打着哈欠上床了,醒来,天边已经有了几缕晚霞。
她睡着的时候,顾涉来看过她,怕她用的药不够好,给她送了一瓶子药来,本来碧珠要唤她起来的,顾涉没让,把药留下就走了。
下午睡的足,到了晚间,就翻来覆去睡不下了。
后半夜才睡着,第二天又起晚了。
醒来时,太阳升的老高,璀璨阳光从窗柩射进屋来,一室温暖。
早已经入了冬的天气,可是一点都不冷,傻傻的和秋天分不清,大家都说这是个暖冬,就连府里的炭火都较晚年少买了一大半。
但明澜却知道,这一年,比往年都冷。
到了过年间,大雪铺天盖地,厚厚的雪足没她的膝盖,都说瑞雪兆丰年,可有句话叫过犹不及,雪太大,就不是丰年,而是灾年了。
暖冬,买炭的人少,烧炭的人也就少了。
大雪一下,炭火价格翻了十倍不止,她在静心庵里,没有炭火,连门都不敢出,就裹在被子里,冷的直打哆嗦。
那一场雪,冻死牛羊无数,还有熬不过冬的人,雪梨就是那个时候冻伤了身子,吃药不见好,怕传染人,娘亲给了她二十两银子,送她回家了。
那二十两银子,没有救她,却刚好给她兄长娶了媳妇。
想到往事,再看雪梨,明澜想,她没有去静心庵,在府里,怎么也不会少了她一份炭火的,真大雪飘飞,丫鬟们最喜欢的就是围着火炉做针线活打珞子,到了开春,荷包卖了,能做一身新衣裳,买最美的簪花。
不过,她还得提醒娘亲一声,府里多备些炭火才是。
想到这儿,明澜吃了早饭后,就去找沐氏了,她怕回头忘记了,先提醒一声。
幽兰苑内,沐氏正在修剪花枝,赵妈妈陪站在一旁。
明澜快步上前,扶着沐氏,歪着脑袋问,“娘亲身子好些了?”
沐氏抬手戳她脑门,笑道,“在屋子里闷了好些天,见外面阳光明媚,就想出来走走。”
自打知道顾容澜死了,沐氏就一直心情抑郁,谁劝都不见好,这两天,顾涉听信了方姨娘的话冤枉了明澜,错怪了沐氏,心里愧疚,一有时间就来陪沐氏说话,顾涉的安慰,可比赵妈妈和明澜她们管用的多。
心情一好,病就好了大半了。
沐氏脸上有了笑容,气色好转,明澜也高兴,她道,“娘,虽然天气不错,毕竟入了冬,你可得把炭火备的足足的,我最怕冷了,你可不能冻着我。”
明澜依偎着沐氏撒娇。
沐氏失笑,把剪刀放下,然后才道,“都是大姑娘了,还跟娘撒娇,不怕被人瞧见了笑话。”
“谁敢笑话我?”明澜昂着脖子,根本就不怕。
以前,她想撒娇都没有机会了,现在有,她要撒够本,把以前的遗憾都弥补回来。
如果不是她还有许多事要做,她希望寸步不离的守着爹爹和娘亲,哪都不去。
见沐氏没把炭火的事放在心上,明澜又提了一句,“娘,我在说炭火的事呢,你可别忘了。”
赵妈妈忍不住笑道,“姑娘多虑了,这暖冬,阳光明媚的,不费什么炭的,就算真冷了,你是二姑娘,府里还能冻着你了?”
就是因为大家都这样想,最后才会冻死那么多人。
沐氏则道,“娘管绣坊和花园,府里其他事都是你大伯母再管,娘不好插手,你要真怕冷了,娘多给你备二十担炭火,不会冻着你的。”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十二章 执意

    她怎么把这茬给忘记了,明澜轻拍了下脑门,道,“那我跟大伯母说一声,让她多准备些炭好了。”

    赵妈妈笑道,“我看姑娘还是别说了,大太太不喜欢别人插手她管家之事,你说了,她也不会听的。”

    她是没好意思说这天气,没有多备炭火的必要,再加上往年,大太太都把内院打点的妥妥当当,没有出什么纰漏,贸然让她多准备炭火,她肯定不高兴,指不定还觉得明澜在教她怎么管家呢。

    明澜也知道大太太心眼小的很,听不见旁人的话,尤其是二房的,但明知道会下大雪,会很冷,炭火会长价十倍,自然要多备一点了。

    她找机会,委婉的提一下好了。

    明澜打定主意,就不打扰沐氏修剪花枝了,然后道,“娘,我打算一会儿去沐阳侯府,你有什么话要我带给舅舅的?”

    沐氏听得一愣,望着她膝盖道,“你今儿就要出门,你膝盖不还疼着吗?”

    明澜摇头,嗡了声音道,“不疼了,我许久没见舅舅和表哥了,我想他们了。”

    沐氏也就由着她了,她没什么话需要明澜带的,明澜就带着碧珠去长松院了。

    去的也巧,大太太正和老夫人商议过冬的事,“今年看来是暖冬了,炭火照着去年准备就多了,我看准备一半就够了……。”

    明澜上前,福身给老夫人请安。

    老夫人招招手,明澜就坐到她身边去了,老夫人喜欢谁,就让谁坐她身边。

    明澜笑着挨过去,然后道,“祖母,你和大伯母是在商议过冬的事吗?”

    老夫人点头笑着,道,“怎么忽然对这事感兴趣了?”

    明澜就道,“倒不是感兴趣,方才我从幽兰苑过来,娘亲和赵妈妈说别看现在阳光灿烂,就像是秋天,指不定过些日子会下大雪,赵妈妈惯会看天气,方才我听大伯母说炭火只准备往年的一半,一下大雪,就不够用了。”

    她的声音清脆,就像是山间翠鸟悠鸣,婉转清丽的声色仿佛和山石碰撞的溪水,激起朵朵绚丽的水花。

    碧珠眼睛眨了又眨,姑娘怎么执意要准备那么多的炭火啊,和太太说了还不够,还要说服大太太,还借着太太的名义撒谎,她以前可从来不撒谎,说些子虚乌有的事的。

    大太太不喜别人质疑她管家,尤其是二太太,虽然明澜只是随口一提,她望着明澜笑道,“我还真不知道赵妈妈这么会看天,京都高门大户今年都缩减了炭火开支,就连宫里头都少备了,钦天监可是专门负责夜观天象的,府里人多,各项开支都得仔细盘算着来,不是一句觉得会下雪,就要准备一堆用不上的,真等下雪需要了,再买也不迟,你年纪还小,等将来嫁了人管家,你就懂了。”

    的确,真下雪了,再买也行,可那时候的价格却不是现在的了。

    见大太太执意不买,明澜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再加上顾音澜站在一旁,看着她道,“昨儿听你说要去沐阳侯府,你膝盖好了?”

    真的是无时无刻不惦记着她许诺的秘方啊,她答应的事,从来不食言,用不着她一再提醒,明澜摸着膝盖道,“好多了,我一会儿就去沐阳侯府。”

    想到前天沐阳侯出面请王老太医来给方姨娘保胎的事,老夫人就惭愧,虽然人是沐阳侯看在明澜的面子上请的,但顾家承他的情,便吩咐王妈妈准备了礼物,让明澜带沐阳侯府去给沐老夫人。

    明澜摇头道,“祖母不用了,舅舅帮我的忙,我送礼去道谢,他肯定会说我和他见外了,再者,本来这事没几个人知道,一送礼,就瞒不住了。”

    这么丢脸的事,她可没心思传扬开,沐老夫人是继室,并非真心待舅舅和表哥,舅舅帮她的忙,礼却送给沐老夫人,没有这样的道理。

    要送就送舅舅和表哥,别人,她不送。

    老夫人没想那么多,乍一听,觉得明澜说的在理,倒是她疏忽了,便笑道,“那等过年,再一并送吧。”

    明澜点头如捣蒜,等丫鬟传话前院准备马车回来,她才福身退下。

    出了府,坐上马车,过了半个时辰,才到沐阳侯府。

    街上人多,有时候还不如步行快。

    沐阳侯府前,屹立着两座威武的大石狮子,鎏金的匾额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

    守门小厮看到是明澜惯坐的马车,笑脸迎了上来,道,“表姑娘来了?”

    明澜笑意如春,道,“舅舅和表哥都在府里?”

    小厮点头如捣蒜,“都在呢,大少爷不知道怎么惹怒侯爷了,在书房挨训斥呢,侯爷素来疼表姑娘,你来了正好可以帮大少爷说两句好话。”

    明澜听后,拎了裙摆,就迈进沐阳侯府,直奔外院书房了。

    沐阳侯疼她的事,侯府上下都知道,她在侯府翻天,也没哪个丫鬟小厮敢吭半句不是。

    守着书房的小厮,远远的看着明澜过来,就敲门道,“侯爷,表姑娘来了。”

    明澜近前,就听表哥沐礼道,“爹,表妹来了,你好歹给我留两分面子……。”

    然后,就听到沐阳侯愤怒的声音,“你还知道要面子,你爹我就不要了吗?!”

    明澜眨巴眼睛,小厮把门推开,她就迈步进去了。

    沐礼站在一旁,耷拉着脑袋,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其实心里根本不觉得错。

    明澜咯咯一笑,上前,道,“舅舅,表哥怎么惹你生气了,老远就听到你数落他。”

    沐阳侯让明澜上前,指着沐礼道,“你这混表哥居然敢和武安伯世子在背后嘀咕我对他管的太严,还是武安伯好!”

    沐礼一脸我又没有说错,我总不能昧着良心说假话的表情,气的沐阳侯恨不得拿镇纸丢他了。

    这件好笑的事,但明澜笑不出来。

    沐阳侯对沐礼的确很严格,而且是必须严格。

    沐礼是长子嫡孙,将来要继承侯府爵位,可是皇家忌惮沐阳侯府,想把沐阳侯手里的兵权收回去。

    沐家在太祖时是异性王,沐太老爷死后传给沐老太爷,就是沐国公府了,传到明澜的舅舅沐振手里就是沐阳侯了,传一代削一代,而且每回传,皇上都亲笔题字赐匾额,沐家窝囊郁闷的要死,还要高高兴兴的跪谢圣恩。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十三章 多此一举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以前江山不稳,需要沐家保家卫国,现在萧家坐稳了江山,兵权一直没能收回来,皇上心里头不舒服啊,历代兵权高于皇权,一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就是在挑衅君威。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皇上想要至高无上,无人敢反驳的权利,就需要至少一半的兵权。

    万一哪一天有臣子勾结沐家造反,皇上的龙椅可就坐不舒坦了,做上龙椅的,就没几个不生性多疑的,再加上奸臣谗言,皇上恨不得除之后快了。

    沐阳侯谨言慎行,就想护着沐家,他不敢松懈,怕沐礼性子轻浮,遭人算计。

    前世表哥死后,舅舅信任赵翌,因着她的缘故,把赵翌当儿子看待,倾囊相授,军中那些将士们也对赵翌信服。

    可以说,沐家的兵权最后尽归赵翌了。

    她一直以为赵翌是追随舅舅的脚步,保家卫国,可没想到他肖想的是那万人之上的位置。

    赵太傅府是皇后的娘家,皇后亲生儿子死了,不传位给赵翌,皇位就会落到旁人手里,到时候赵家和她都没什么好日子过,所以才铤而走险,弄一份假的传位圣旨瞒天过海。

    她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可赵嫣要嫁给赵翌做皇后,她就在质疑赵翌的身份了,表兄妹结亲很正常,亲兄妹那就是**了,赵家绝不可能为了一个皇后之位做这样的事,何况赵嫣压根就不能怀孕。

    如果仅仅只是享受荣华富贵,赵翌登基之后,大可以封她做公主,赐她黄金万两,良田千亩。

    可是赵嫣要嫁给赵翌,她现在分不清了,难道赵翌真的是明孝帝的儿子?

    当年明孝帝和皇后一起给离王戴了绿帽子?

    顾及离王府,不敢吭声,只能偷偷生下来,倒也不是不可能。

    正想着,就听沐礼道,“别说我了,明澜来,别是有什么急事,因为我给耽搁了。”

    沐阳侯这才看着明澜,问道,“你娘还好吧?”

    明澜点头,“好多了,我是来谢舅舅出面请王老太医去揭穿方姨娘谎言的。”

    提到方姨娘,沐阳侯就叹息一声,惋惜沐氏没能生儿子。

    要是沐氏膝下有子,还有那什么方姨娘兴风作浪的机会?

    顾涉答应过他,会好好待沐氏的,他违背承诺,他一准打的他满地找牙,可顾涉膝下无子,他要纳妾,哪怕他纳十几个,他也管不着,他总不能让人家断后吧,就是说破天,也还是他管的太宽。

    无所出,顾涉休妻都够了,何况再加一条善妒。

    沐家是娘家,是沐氏的倚仗,可也有些事是他管不到的。

    沐阳侯看向明澜,觉察明澜的妆扮有什么不对劲,他细细看了遍,笑道,“你这额妆比以前画的要好。”

    沐礼嘴角一抽,父亲一大粗人,居然还懂额妆?

    不过细看,还真是,就像是真的一般。

    明澜摸着额心,笑容干净清澈道,“舅舅,我这额妆不是画的,是真的。”

    沐阳侯身子一怔,呐呐道,“真的?”

    明澜点头,“是真的啊,火焰胎记莫名其妙的就从胳膊上跑额心去了。”

    对舅舅和表哥,明澜全身心信任,不会隐瞒他们。

    沐阳侯仿佛不信似的,伸手在她额心搓了搓,他虽是男子,却也知道朱砂画出来的额妆是一抹就掉色的。

    是真的没错。

    沐阳侯起身,走到博古架处,把一幅画挪开,从里面拿出一锦盒,递给明澜道,“这是你曾外祖母留给你的,在舅舅这里放了十几年了,说是等你胎记跑到额心了再给你看。”

    世上还有到处跑的胎记,不是亲眼见到,他还真不信。

    明澜一脸呆滞,任是谁收到死了十几年的亲人准备的礼物都会怔住,她缓缓伸手接了锦盒。

    锦盒上了锁,沐礼看了看,问沐阳侯道,“父亲,钥匙呢?”

    沐阳侯就道,“你曾祖母给我的时候就没有钥匙。”

    不过要真想打开,也不是就开不了了,一把小锁还难不住他,只是这是沐太夫人的遗物,又是给明澜的,他不好破坏。

    在他这里搁了十几年了,他都差点忘记了,上回想起来,还问了沐氏,现在总算是交出去了,了了一桩心事。

    明澜看着锦盒上的如意锁,小巧玲珑,上面雕刻了火焰,和沐太夫人还有她额心的一模一样,明澜摩挲了两下,发现这锁芯和寻常的不一样,似乎在哪里见过。

    想到什么,她眸光一亮,忙从脖子处掏出来一吊坠,紫金镶嵌红宝石,是曾外祖母过世那年送她的生辰礼物,上面也雕刻了火焰,因为喜欢,日日不离身的佩戴着。

    明澜把吊坠取下来,正是锦盒锁的钥匙。

    见明澜把锦盒打开了,沐礼别有深意的看了沐振一眼,曾祖母把锦盒让父亲收着,钥匙却给了表妹,莫不是防备着父亲偷看吧?

    觉察到儿子质疑的眼神,沐振脸隐隐发青,先前消散的怒气腾的一下又冒了出来,比之前更甚。

    正要让他出去,别杵在跟前碍事,就听明澜传来咦的一声,“舅舅,信是给你的啊。”

    沐振看过来,就见明澜把一封泛黄的信递给他,上面赫然四个字:沐振亲启。

    沐礼一脸无语了,“太夫人这是做什么,锦盒是给表妹的,里面装的东西却是给父亲的,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信的确是给沐振的,但是锦盒里却不止一封信,还有厚厚一沓。

    明澜把第一封信打开,才扫了一眼,眼珠子没差点瞪出来,浑身涌着一股狂喜之色。

    那种喜悦,溢于言表,看的沐礼忍不住凑过来,想看看太夫人写了什么让她这么高兴的。

    只是他一凑近,明澜就把信靠在了胸前,显然不让他看。

    那边沐振看了信,却是一脸的皱眉,不敢置信,见锦盒里还有不少信,他伸手要拿,结果被明澜快一步抱在了怀里,并把信放锦盒中,把锁合上了。

    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可怜沐振手还悬在半空中,怎么看怎么尴尬。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十四章 惦记

    看到自家亲爹尴尬,身为儿子的沐礼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结果惹回来一记大瞪眼。

    明澜也觉得自己反应过激了些,她望着沐振,不好意思道,“曾外祖母在信开头写了,她写给我的信,不能给第二个人看……。”

    “舅舅也不行?”沐振敛眉。

    明澜摇头。

    不行。

    谁都不行。

    她现在心情激动的都快说不出来话了,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竟这般的好运气,能够重活一世。

    这一切,不是她在做梦,是真的!

    因为激动,明澜一张脸红扑扑的,如新月姣姣,明珠生晕,一双清澈干净的眸子,像是清晨荷叶上的露珠,在阳光下闪耀着璀璨光芒。

    明澜不把信给沐振看,眼睛却瞟着他手里的信,想看一眼。

    她凑过去,沐振迅速的把抽屉打开,把信放了进去,不给明澜看。

    明澜,“……。”

    不就是没把信给舅舅看吧,至于跟她一样使小性吗?

    沐礼侧目,方才自家亲爹那动作,简直不忍直视啊,但为什么他们都有信,却没有他一份?

    见明澜和沐礼都盯着自己,沐振轻咳一声,掩去尴尬,瞪了沐礼道,“还杵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带你表妹去内院给老夫人请安。”

    沐礼就只好带明澜出书房了。

    只是他们走了没一会儿,管家就进了书苑,很快,就看到沐振出来了。

    沐礼眼珠子一转,就对明澜道,“表哥有东西落在了书房里,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话音未落,人已经走远了,只余一挺拔可靠的背影。

    那样子,明澜用脚趾头都猜的到他是对那封信好奇,老实说,她也想去瞅一眼。

    正要转身追去,那边传来一阵环佩叮铃之声。

    最不想见到的人又出现了。

    沐婧华眸光落在明澜怀中锦盒上,锦盒是铁的,但外面是紫檀木,雕刻精美,还镶嵌了不少宝石,阳光下,分外惹眼。

    沐婧华最妒忌她得宠,现在又盯上了锦盒,明澜不想多事,就把锦盒递给了碧珠,道,“放马车里去,对了,带的东西别忘了拿来。”

    碧珠轻吐了下舌头,抱着锦盒,就转身跑远了。

    沐婧华款步走来,见锦盒送走了,眸底闪过一抹妒忌,她笑道,“父亲又送什么好东西给表姐了?”

    明澜把玩着手中绣帕道,“不是舅舅给我的,是曾外祖母留给我的遗物。”

    她实话实说,可惜没人信。

    遗物?

    骗谁呢!

    太夫人都死了十二年了,遗物到现在才给她,不过就是怕她找父亲闹,信口拈来骗她的,要真是太夫人给的,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东西,为什么一见她来,就让丫鬟带走了?

    沐婧华暗气,但是脸上不动声色,“表姐是要去给祖母请安吗,我陪你去。”

    她转了身,瞥了丫鬟一眼,眸底有光芒一闪而逝。

    她要陪着,明澜也不好说不用,两人就往前走,走到十几步,丫鬟就悄悄离开了。

    书房内,沐振不在,沐礼大摇大摆的走进去,进屋之后,迅速把门关了,像是做贼似的把抽屉打开。

    沐振走的急,信没有来得及藏起来,还在。

    沐礼拿起来一看,嘴角就猛抽不止了,也明白他爹为什么不把信给明澜看了。

    信上,沐太夫人要沐振听明澜的话,明澜说什么都一律照办。

    父亲是长辈,又手握重兵,有时候连皇上的话都选择性听的,现在太夫人却要他听明澜的,这让他还怎么维持一个做长辈的尊严啊?

    哪怕明澜有所求,父亲能帮都尽量帮忙,但那是出于对明澜的疼爱,不是府里的小厮和下属,听吩咐办事啊。

    沐礼偷笑,把信原封不动的放回去,然后想到什么脸上的笑就僵硬住了。

    试问,连亲爹都要听表妹的了,他这个做儿子的还能不听?

    沐礼笑不出来了,完全不明白太夫人想做什么。

    退出屋外,将门带上,他就去追明澜去了。

    没瞧见明澜,倒看见了碧珠,手里拿着一锦盒,也不知道是什么,他只当是明澜给老夫人带的礼物,也没多问。

    两人快步往前,追上明澜时,她都进了内院了。

    看到沐礼过来,沐婧华笑道,“大哥过来了,我就不留下来碍你们说话了。”

    她迈步朝右边走去。

    她不在正好,明澜从小就和她说不到一处去,从碧珠手里接了锦盒,递给沐礼道,“新得了一件好东西,我用太浪费,送给表哥你了。”

    沐礼惊讶,“是给我的?我还以为是送给老夫人的呢。”

    不过有礼物收,他自然不客气了,他自小就当明澜是亲妹妹疼的,有什么好东西都想着她,亲兄妹自然不会客套见外扭捏了。

    接了锦盒,他打开一看,然后就激动了,看着明澜道,“这可是端砚,你真舍得送给表哥?”

    明澜耸肩一笑,“都到表哥手里了,还有什么舍得舍不得的,表哥不是惦记舅舅那块端砚许久了吗?”

    沐礼摸着端砚,俊朗的面庞笑起来,清俊如竹,他道,“你这方端砚比父亲那块还要好,该换他惦记我的了,方才在书房没给我,是不是担心父亲知道了抢我的?”

    明澜哭笑不得,难怪舅舅总想揍他了,哪有这样说自己亲爹的。

    碧珠在一旁,两眼望天,表少爷想太多了,端砚是她偷偷放到马车里的,姑娘不想伯府其他人知道,方才下马车,姑娘急着下马车,她火急火燎的跟下来,一时忘了拿。

    沐礼得了端砚,高兴坏了,望着明澜道,“收你这么贵重的礼物,表哥心里过意不去啊,你想要什么,只要表哥有的,你尽管开口。”

    明澜摇头,她很清楚,哪怕没有端砚,她要什么,表哥也不会吝啬的,她笑道,“我暂时没有想要的,等想到了,我一定不会跟表哥你客气的。”

    沐礼重重点头,看他把玩端砚,恨不得立刻马上就试一试,明澜笑道,“侯府我熟着呢,表哥忙自己的去吧,不用陪我。”

    沐礼是真忍不住了,他没少偷他爹的端砚用,现在有自己的了,他想立刻回书房书字作画,他现在觉得自己文如泉涌,才思敏捷。

    沐礼也不客套了,“那我就先走了,有什么事,让丫鬟叫我。”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十五章 稀罕
    他走后,明澜就带着碧珠去给沐老夫人请安。

    沐老夫人并非沐老太爷原配,原配嫡妻难产过世后,先皇觉得沐振年纪小,那一段时间老太爷魂不守舍,先皇就做主把老夫人赐婚给了他。

    老夫人进门之后,太夫人把沐振和沐氏抱到身边养,根本没她什么事,老夫人过门后,就只生了一女儿,多年调养,却一直没能再怀上,怕将来没依靠,这才对沐振上心起来,嘘寒问暖,做衣裳给他,俨然是一个慈母。

    在外人看来老夫人这个继母做的很好了,绝不比亲娘差,但是明澜知道,她并非真心实意,她是别无选择。

    以前太夫人在世,沐家她说一不二,没人会反驳她的话,老夫人即便是圣旨赐婚,也不敢拿乔。

    她伏小做低,但沐振的亲事,她也插不上手,太夫人让沐振娶了周氏,生了沐礼。

    但是古代女人生孩子是一道鬼门关,当年明澜生产也几经生死,周氏虽然当时熬了过去,可是耗尽心神,扛了不到半年就病逝了。

    有了嫡子,再想娶高门大户嫡女做填房就难了,嫡子不死,她生下儿子承爵无望,嫡子要是死了,就是她照顾不周,指不定还会认为是她害的,所以一般人都不嫁嫡女。

    太夫人想退而求其次娶个庶女回来,老夫人巧舌如簧,再加上太夫人年事已高,没心思也没能力再管那么多了,最终让自己的表侄女丁氏嫁了过来。

    丁氏进门就生了儿子沐横,后又添了女儿沐婧华,再加上太夫人过世,老夫人是她表姨母,一下子就在侯府站稳了脚跟。

    这时候的沐横有舅舅震着,虽然读书和武功都不及沐礼,也还算过的去,可是后来沐礼出事后,没人跟他争侯府爵位了,他就是蠢成猪,爵位也还是他的,就开始混日子了。

    再加上一群狐朋狗友曲意奉承,竟然沾了**恶习,赔进去了好几个庄子和店铺,要不是赵翌发现的及时,偌大一个沐阳侯府都要被他葬送,那一回,沐横差点没被舅舅打死。

    舅舅对他失望至极,这才全心培养赵翌。

    后来,兵权到了赵翌手里,爵位还是沐横的,当日偷听,沐婧华说过沐阳侯府会进爵成沐国公府,虽然不掌兵权了,但荣宠不衰。

    沐婧华妒忌她,恼沐振对她比对她这个亲生女儿还要好,沐阳侯夫人丁氏和老夫人又何尝不是。

    只要沐振有,只要明澜开口要,他就会给,沐婧华撒娇,丁氏嘘寒问暖都得不到,能对明澜有好脸色才怪了。

    两人把对明澜的不喜挂在明面上,当然了,所有的不喜和不满都是背对着沐振的,当着沐振的面,她们是最疼她的舅母和外祖母。

    明澜也知道她们不喜欢她,但又有什么关系呢,她们的喜欢亦或者不喜欢,对她来说无足轻重。

    她只要做好一个小辈的本分就够了。

    这一世,是老天爷怜惜她送的,上辈子那些噩梦,她绝对不会让它们重演!

    沐阳侯府和兵权都是表哥的!

    她要舅舅和表哥好好的活下去,长命百岁!

    明澜去宁院给沐老夫人请安,结果被告知老夫人乏了,有些打盹,暂时不会见她,让她在偏屋稍后。

    明澜也不知道她是真打盹,还是不愿意见她,故意晾她半天,左右她也没有真想见她,便道,“既然外祖母歇下了,那我就不打扰了,改日我再来给外祖母请安。”

    说着,她还恭敬的朝沐老夫人睡的上房福了福身,然后才转身。

    迈步出宁院时,有丫鬟有说有笑的从她身旁路过。

    “周管家的外甥又来了,什么都不带,走的时候大包小包带一堆,气的周妈妈脸都青了,你说怎么就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呢,又不是日子过不下去了,有事没事就借着探望舅舅的名头来打秋风,也不嫌丢人……。”

    “只要有好处,丢人算什么?”

    两丫鬟笑咯咯的议论着。

    碧珠暗抬头看了明澜一眼,却见她在笑,阳光下,那精致的面庞仿佛三春里的桃花,明艳动人。

    “姑娘?”

    碧珠很确定,她家姑娘听懂了丫鬟们的含沙射影指桑骂槐。

    明澜自然听懂了,而且她听了不止一次了,上辈子生气,足足两个月没来,舅舅还来伯府看她了。

    这一世,这样的激将法,她不可能再上当,为了一些不喜欢的人去疏远那些疼爱她的亲人,愚不可及。

    沐阳侯府没有了舅舅和表哥,就是用八抬大轿请她来,她都不稀罕。

    轻笑一声,明澜迈步出府。

    坐上马车,车夫一甩马鞭子,就朝前走去了。

    马车内,明澜迫不及待道,“锦盒呢,快拿出来。”

    碧珠知道明澜心急,那么多封信都没来的急看呢,她忙把手边的暖枕挪开,从惯常放包袱处拿锦盒,结果抽屉一打开,空荡荡的,碧珠就慌了,“锦盒呢?!”

    明澜心一沉,碧珠就道,“奴婢把端砚拿出来,就把锦盒塞里面的,现在没了……。”

    碧珠说着,掀开车帘问车夫,“谁动马车里的东西了?”

    车夫勒紧缰绳,回道,“没人动马车里的东西啊。”

    “不可能!没人动,那锦盒还能自己长脚飞了不成?!”碧珠急道。

    明澜双手攒紧了,她问车夫道,“你一直守着马车,寸步未离?”

    车夫忙回道,“我中途离开了小会儿,去喝了杯茶……。”

    他不可能一直傻坐在车辕上等姑娘回来啊,他在马厩处走了走,同沐阳侯府的小厮说了会儿话,这是一般小厮都会做的事,不算他不称职。

    碧珠就看着明澜了,急红了眼,“姑娘……。”

    明澜暗握拳,“回沐阳侯府!”

    车夫不敢耽搁,忙又把马车往回赶。

    明澜去而复返,沐阳侯府的小厮都愣住了,还是迎了上来,试探的问道,“表姑娘可是落什么东西了?”

    明澜嗯了一声,道,“快去禀告大少爷一声,就说我有急事找他。”

    小厮没敢耽搁,飞奔就去传话了。

    明澜则迈步往内院走,很快,她又遇到沐婧华了。

    看到明澜神色匆匆,她心情颇好,笑道,“表姐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十六章 亏待
    明澜没有说话,她怕忍不住直接指认是她偷拿了她的锦盒,没有证据的话,她不能乱说,只能忍了。

    很快,沐礼就跑过来了,急道,“出什么事了?”

    明澜就道,“方才曾外祖母托舅舅转交给我的锦盒,碧珠就放在马车里的,可是不见了。”

    明澜心急如焚。

    那锦盒里的东西,曾外祖母都写了,不能给第二个人看,连舅舅她都没给,万一被别人看了去,她该怎么办?

    沐礼额心一紧,见明澜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他忙道,“你别急,锦盒肯定能找到的。”

    真的是太夫人给她的?

    沐婧华有些心慌了,但是做都做了,万不能被人发现了,她镇定的看着明澜道,“表姐这是怀疑府里下人手脚不干净,偷拿你东西了?这要传扬出去,往后谁还敢来咱们侯府了?”

    但凡来侯府的,不是坐马车就是坐软轿,马车和软轿不可能都停在街上,要是停进府里会丢东西,大家肯定会笑话沐阳侯府治家不严。

    明澜眸底微冷,碧珠则道,“锦盒是我放的,在哪里丢的我家姑娘不知道,但谁从马车里偷走了我家姑娘的锦盒,肯定烂手烂脚烂全身!”

    碧珠性子急,一着急,就会口没遮拦,什么话都敢说。

    沐婧华气的想掐死碧珠了,她甩了手里的绣帕道,“大哥要怎么查锦盒,要把侯府翻个底朝天吗,我看分明就是怀疑我偷的,不让你们查我的明月苑,这黑锅我还不指定背定了,要搜就搜吧!”

    说完,她负气转身,一副受人冤枉的模样。

    沐礼头大,老实说,他怀疑的就是她,可是看她这样子,锦盒肯定不在明月苑了。

    他望着明澜道,“要不,你先回靖宁伯府吧,锦盒找到了,我给你送去。”

    也只能这么办了,明澜小心的看了沐礼一眼,“你可不能偷看。”

    “……我是那种人吗?”

    “那曾外祖母给舅舅的信上写了些什么?”明澜挑眉道。

    沐礼嘴角一抽,就不能给他这可怜表哥留两分薄面,非得要戳破么,沐礼呐声道,“还不是叮嘱父亲多疼你,你有什么难处,让父亲尽量帮你,对了,你有什么事就尽管告诉表哥,表哥先走了啊,你放心,你的锦盒没有钥匙,我开不了。”

    这算是承诺他不偷看了。

    明澜摸着颈脖上挂的钥匙,但愿那锦盒没有钥匙真的打不开。

    碧珠见明澜还不放心,劝道,“有表少爷出马,锦盒肯定很快就找到了,姑娘就放心吧。”

    明澜一步三回头的出了沐阳侯府,坐马车回靖宁伯府。

    锦盒丢失,她心情不快,下马车时脸上都没有什么笑容,但更叫她不快的还在后头呢。

    她刚进伯府,走了没几步,雪梨火急火燎的奔过来,道,“姑娘,不好了!”

    碧珠见了,忙问道,“又有什么不好的事了?”

    雪梨敏锐的捕捉到一个又字,歪了脑袋道,“出什么事了?”

    碧珠想敲她脑门了,“我在问你话呢。”

    雪梨反应过来,忙道,“义安侯夫人来了!”

    “她来了,有什么不好的?”碧珠不明白,随即又拔高了声音,“难道是茂哥儿出事了?”

    雪梨呸呸两口,正要说话呢,却见明澜快步往前走,她连忙跟上。

    义安侯府,正是顾容澜的婆家。

    雪梨见明澜火急火燎往前走,怕她误以为是顾容澜生的儿子出了事,连忙追上道,“姑娘别着急,茂哥儿没事,是义安侯夫人觉得茂哥儿年纪小,虽然有奶娘照看,怕不够尽心,想再给茂哥儿找个娘,她想娶姑娘过门……。”

    这样姐死妹续的事,不是没有,甚至很常见,但是雪梨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毕竟是做填房,京都世家少爷那么多,怎么也轮不着给人做填房,再说了,姑娘才多大啊,让她出嫁照顾茂哥儿,最后不还是奶娘在照顾?

    明澜走的很快,可以说是小跑了,她一口气赶到幽兰苑,然后才放缓了脚步,平稳了呼吸,才迈步进院子。

    快到正堂,她从一侧小门过去,趴在门边偷听,正好听到沐氏道,“这事,我要和明澜她爹好好商议一番才能决定。”

    义安侯夫人笑着,“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了明澜的。”

    沐氏陪笑。

    见珍珠端茶进屋,明澜招手把她叫过来,道,“告诉我娘一声,我在偏屋等她,一定要过来,我有急事。”

    珍珠点点头,然后进屋,把明澜的话转告沐氏。

    沐氏朝门外看了一眼,然后对义安侯夫人道,“你先坐会儿,我失陪一下。”

    义安侯夫人点点头,沐氏这才出门。

    她到偏屋,就看到明澜在屋子里来回走,很着急的样子,沐氏就道,“这么急找娘有事?”

    明澜忙走过来,将沐氏扶坐下,道,“娘,义安侯夫人是不是想娶我过门照顾茂哥儿?”

    沐氏一听,眉头几不可察的皱了下,道,“娘知道你不愿意……。”

    明澜摇头,“不,娘,你答应下吧。”

    沐氏抬头看着明澜,眸光有些复杂,“你真的答应?”

    碧珠和雪梨都觉得明澜疯了,那可是给人做填房啊,姑娘居然答应?

    明澜重重的点头,“娘,我愿意。”

    沐氏抬头摸明澜的额头,想看看她是不是烧糊涂了,明澜是她亲生的,她会不会同意这样的事,她比谁都清楚,虽然她也有些心动,但是她不会因为容澜和茂哥儿就委屈明澜。

    明澜握着沐氏的手,道,“娘,我没糊涂,你听我的,爽快的答应义安侯夫人,我愿意嫁,但有两个条件,她不是担心茂哥儿没人照顾吗,你把茂哥儿接回府来,等大姐夫给姐姐守孝一年,不说一年,至少八个月总要吧,等过四五个月,再来伯府下聘,八个月满,我正好出嫁,娘,这两个条件,一个都不能松口。”

    明澜说的干脆,但是沐氏心里还打鼓,明澜的婚事,她不好一口允诺啊,她得问过顾涉和老夫人他们的意思才行,还有沐阳侯,他那么疼明澜,早前就说了,明澜将来要嫁的夫婿,一定要能过他的眼才行。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十七章 求亲
    沐氏犹豫不决,明澜摇着她的胳膊道,“娘,你就听我的吧,我不是意气用事,出了什么事,我自己承担。”

    沐氏不忍心,她道,“你真的不用再考虑考虑?”

    明澜摇头,“不用了,娘,你快去吧。”

    沐氏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她总担心下一刻明澜会叫住她反悔,有些话,一旦说出去就难反口了啊。

    明澜摆手,催她快点去答应义安侯夫人。

    沐氏叹息一声,就回正堂了,看着义安侯夫人,道,“方才你和我说的事,我考虑了下,茂哥儿年纪小,需要人照顾,让旁人来,我是不大放心。

    明澜也快及笄,到了要许人的年纪,她和容澜是亲姐妹,关系最好,让她照顾茂哥儿,容澜九泉之下也可安心,义安侯府求娶明澜的事,我答应了,不过我有两个条件。”

    义安侯夫人听得一怔,仿佛自己听错了,她下意识的问道,“答应了?”

    她的惊讶,叫沐氏蹙眉,不是她来求娶明澜的吗,她答应了,她不应该狂喜吗,怎么这么诧异?

    沐氏点头,“我是答应了,但两个条件,还希望义安侯府能做到,明澜虽然快及笄了,但到底并未及笄,我也想留她在身边多些日子,容澜是她长姐,我希望世子能守身一段时间。

    不说一年吧,至少八个月总要的,五个月后,义安侯府再下聘迎娶明澜过门,这段时间,义安侯府担心茂哥儿照顾不好,待会儿我就派人去把茂哥儿接来,有我和明澜在,你放心,绝对不会让茂哥儿有事。”

    义安侯夫人脸色僵硬,她没想到沐氏同意明澜出嫁,还要把茂哥儿接回来照顾,这完全出乎她意料啊。

    她真舍得再嫁一个女儿进义安侯府?

    可是求娶明澜的是她,沐氏答应了,她再反口,铁定不行了。

    “茂哥儿是我亲孙儿,你带回顾家,我不就不能时常看到他了?”义安侯夫人道。

    沐氏温和一笑,道,“不过八个月时间,义安侯夫人都舍不得吗,你要真想看,来伯府一样,或者我把茂哥儿送回去,都不是什么难事,明澜总叫世子几年姐夫,乍一下出嫁,也太尴尬了些,给他们些时间缓缓,也免得落人口舌。”

    义安侯夫人还欲说话,沐氏却没给她机会,而是吩咐赵妈妈道,“一会儿你和义安侯夫人一起回去,把茂哥儿带来,对了,把跨院收拾干净,让茂哥儿住的离我近些。”

    义安侯夫人则道,“不用这么急吧,过几日送来也行啊。”

    说着,她站起身来,道,“等过几日再送来,府上还有事,我就先回去了。”

    不等沐氏挽留,义安侯夫人快步离开了。

    赵妈妈见了就道,“怎么太太答应她了,她反倒不高兴了?”

    沐氏摇头,她觉察出来了,但是想不通。

    她要去偏屋好好问问明澜,外面,顾涉大步进来,望着沐氏道,“你答应让明澜做填房了?”

    那语气,明显就是责怪之意。

    沐氏倒也没生气,正好屋子里没外人,她便道,“是明澜自己个同意的,她心疼茂哥儿,我也心疼……。”

    外面,明澜见义安侯夫人走了,迈步进来,一脸笑容。

    顾涉都急死了,她还笑的出来,他皱眉道,“你真愿意嫁?”

    明澜摇头,“不愿意啊。”

    回答的干脆利落,一点都不犹豫。

    沐氏快跳脚了,“你不愿意?娘都答应了!”

    见沐氏急红了眼,明澜扶着她,道,“娘,你别急啊,你就没感觉出来义安侯夫人并非真心想娶我回去照顾茂哥儿?”

    沐氏看着明澜,眸底带着迷茫。

    明澜想和盘托出,但有些事她不能说。

    义安侯府压根就不是真心想娶她,只是顾容澜过世了,义安侯世子身边无人照顾了,才以茂哥儿需要人照顾为幌子想给世子娶填房。

    前世,这时候她才刚到静心庵,这些事,她都不知道。

    义安侯世子迎娶他表妹过门的事,还是她在静心庵听人闲聊说的,她还诧异,后来回府后问了娘亲才知道,义安侯夫人来求娶过她,她和父亲没答应,义安侯世子要娶别人,伯府不好再说什么。

    的确,茂哥儿的外祖家舍不得再嫁一个女儿来照顾他,义安侯府疼孙儿,给他再找一个娘,而且还娶的那么急,可见对他的疼爱了。

    可结果呢?!

    义安侯世子的表妹还没过门,茂哥儿就发起了高烧,在她过门前一夜夭折了!

    而他的表妹,过门不到七个月就生了一儿子!

    对外宣称是七星子,她起初也这么认为,后来过了两年,才知道那孩子是足月生的。

    也就是说,现在义安侯世子的表妹已经怀有身孕了,义安侯府急着娶她过门,不然大着肚子待在娘家,被御史台知道了,就名声扫地了。

    现在,明澜都怀疑她大姐的死,是不是真的只是病逝那么简单了。

    明澜默不吭声,沐氏就催了,“到底怎么回事?”

    明澜给碧珠使眼色,碧珠就上前,道,“方才,奴婢和姑娘回府的时候,无意间听义安侯府的小厮碎嘴,说义安侯夫人不是打算给大姑爷迎娶表姑娘过门,大姑爷和表姑娘青梅竹马,怎么又来靖宁伯府求亲。

    小厮想不通,另外一小厮则说这是他们家夫人聪明,先下手为强,她晾准了咱们伯府不会让姑娘做填房,先求娶了不应,咱们伯府就不好意思再阻拦大姑爷不满一年之期就娶填房,甚至塞人过去了。”

    碧珠说的心虚。

    她还是第一次睁着眼睛说瞎话骗老爷太太呢,紧张的她后背都湿透了,她现在越来越弄不明白姑娘在想什么了。

    雪梨不知情,歪着头看着她,难怪姑娘那么着急的跑来了,可是一想,又觉得不对劲,不都听到义安侯府的小厮谈话了吗,先前碧珠还那么诧异以为是茂哥儿出了什么事?

    顾涉的脸隐隐泛青,沐氏气的脸都白了,任是谁知道自己女儿死了,女婿非但不伤感,还有心思和表妹双宿双飞会高兴的,尤其他们为了得偿所愿,还来算计他们,让他们愧疚左右为难。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第十八章 含糊其辞
    明澜嗡了声音道,“我就是气不过,明明他们义安侯府都有想娶的人了,还故意来求娶我,爹爹和娘亲不答应,就是不疼茂哥儿,这么虚情假意的疼爱,我真担心义安侯世子娶了表妹,将来生了儿子,还有咱们茂哥儿的地位吗?”

    沐氏气的心口疼,明澜忙让她别气坏了身子,沐氏咬牙道,“我决不能让茂儿再待在义安侯府了!”

    顾涉看着她,叹道,“茂儿虽是你我外孙儿,可他姓杨,是义安侯府的长子嫡孙,若真不放人,我也不能去抢。”

    明澜帮沐氏顺气,道,“娘,你放心吧,义安侯世子如果执意要娶什么表妹,咱们肯定拦不住,但他不是和我有婚约了吗,虽然是口头婚约,但义安侯夫人也不能当不存在,咱们就拿婚约换茂哥儿。”

    明澜说的轻松,顾涉看着她道,“你太意气用事了,这事你可以先告诉我,万一义安侯世子不娶表妹,真要娶你怎么办?再说,退亲也不是什么好名声。”

    沐氏赞同顾涉的话,道,“这么大的事,就不能先与我说了,我还真当你愿意嫁……。”

    明澜摇着沐氏,打断她的话,又望着顾涉道,“据我所知,义安侯世子的表妹和我差不多大,估计也还没有及笄,义安侯夫人这么急着要她过门做什么,都不惜借着茂哥儿来算计咱们了,我想这其中肯定有非娶不可的原因在,那我就拖着呗,看谁熬的过谁。”

    说人家怀了身孕的话,明澜说不出口,再者这样的事,小厮也不敢碎嘴,估计知情的,都被封口了,她根本没机会知道,只能说的含糊其辞,让沐氏和顾涉自己去猜了。

    显然,沐氏猜到了,不然她脸色不会那么难看。

    然后,明澜就被打发走了。

    明澜撅了撅嘴,依依不舍的走了,这事她肯定是没法出面的,能从中作梗一番已经是难得了。

    这一世,她占据了先机,要还过不好,被人耍的团团转,她真的可以一头撞死了。

    出了幽兰苑,明澜就抬手揉太阳穴了,先前一直不敢想,现在知道自己是重新活一世,往事她要好好想想了,不能出现任何遗憾。

    她往流霜苑走,碧珠提醒她道,“姑娘,三姑娘还等着你的秘方呢。”

    明澜还真把秘方的事给忘记了,便迈步去长松院。

    她这么用心的赔不是,自然要让老夫人知道了。

    她刚走到长松院门口,顾音澜就出来了,笑道,“你怎么来了,我正要去找你呢,方才丫鬟说你急着去幽兰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明澜笑着往里走,一边道,“没事儿,我听丫鬟说义安侯夫人来了,还以为茂哥儿也来了,心急看他。”

    顾音澜没多想,婚约的事,暂时就几个人知道,还没有传开,沐氏也不会让它传开的。

    正屋内,老夫人正喝茶,明澜上前福身,挨着老夫人坐下。

    顾音澜暗气,那是她的位置!

    但是现在有求于人,且忍了,她道,“你拿到秘方了吗?”

    明澜嗯了一声,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纸来,递给顾音澜。

    顾音澜迫不及待的接过,打开一看,见是明澜的字迹,眉头就拧了起来,“怎么是你写的?”

    明澜挨着老夫人,望着她道,“当然是我写的了,我都来不及和舅舅开口,他就有事出府了,知道你心急如焚,我只好写了信,央求了表哥去找王老太爷要的。

    王老太医写了秘方,随口打趣了表哥两句,表哥一恼,就把秘方卷成了纸团丢给我,说以后这样的事不要让他帮忙了,他脸皮薄,秘方皱巴巴的,我就誊抄了一份,你放心,我对了好几遍,没有问题。”

    原来如此,想到是男子替她讨的秘方,顾音澜脸红如霞。

    倒也没怀疑秘方有问题,她要是用了出了什么问题,明澜得担责任。

    明澜又拿出一张纸,递给老夫人道,“出门前,我和娘亲提起找王老太医要秘方,娘亲叮嘱我帮祖母要一份,可惜被表哥一起给卷的皱巴巴的,我就一并誊抄了,让人照着药方捏成药丸,祖母日日服用,定能长命百岁。”

    这两张药方,都不是王老太医写的。

    顾音澜的那份,她之前也用过,记得牢。

    给老夫人的,则是以前赵家老夫人用的,她每日服用,无一日间断,气色极好。

    明澜希望老夫人喜欢沐氏,对她有几分好脸色,沐氏心情好了,就不会抑郁,不会怀了身子保不住胎儿。

    听沐氏还想着自己,老夫人脸上闪过一抹愧色,把秘方递给王妈妈,道,“制成药丸,先服一个月。”

    然后又问明澜,沐氏身子可好些了。

    一般,老夫人是不会主动提沐氏的。

    不过明澜想,只要老夫人服了药丸,气色越来越好,就会越来越喜欢娘亲的,她有信心。

    正陪老夫人闲聊着呢,屏风处走进来一女子,肌肤胜雪,环姿艳逸,仪静体闲,年纪比明澜只长半岁,但娇媚无比,容色绝丽,叫人不可逼视。

    来人正是长房新过门不到三个月的长媳宋媛。

    宋媛出身礼部尚书府,是宋家嫡出三房嫡女,嘴很甜,很得老夫人宠爱,虽然是孙媳妇,进门也不久,但一点都不比她们这些孙女儿差,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看到她,老夫人一脸笑容,这不,趁着明澜给她见礼之际,她就把明澜坐了半天的位置给占了,挨着老夫人道,“不过才几日没来见老夫人,怎瞧着老夫人的气色比之前好了许多?”

    被夸气色好,老夫人脸上的笑容又深了几分,捏着她的脸道,“我瞧你倒是清瘦了不少,大夫开的药,当真一点用处也没有?”

    这几日,宋媛身子不舒服,疼的死去活来的,都是待在屋子里,闭门不出的。

    她摇摇头,想到那种疼痛,还心有余悸,老夫人心疼她,宽慰道,“等生了孩子就好了。”

    宋媛脸上腾起一抹红晕,羞不自胜。

    顾音澜坐在一旁,拍了自己的脑门,惋惜道,“我怎么把大嫂给忘记了,王老太医医术高超,应该让他也给大嫂开一张药方,肯定管用。”

    说着,顾音澜往明澜身上瞟,显然,是要明澜再帮忙了。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