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789 | 浏览:93297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军嫂的彪悍时代》作者:四叶荷 (连载中)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10章 又多了一个吃闲饭的
苏麦子这接二连三的彪悍作风自是惊住了所有人,等他们几兄妹和王大妞回到屋里后,所有人都望着她,百思不得其解。
最后,还是王大妞伸手拉过苏麦子,十分忧心的问道,“麦子,你在李家是咋了,到底其中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回来就完全变了个样了呢,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听王大妞说这话,苏麦子想起自己上辈子的遭遇,她讽刺一笑,随后握着王大妞的手,叹息着,“娘,没咋,就是突然觉着人太老实了没啥好,不只是被外人欺负,就是被自家人也不放在眼里,我觉着人一辈子不能活的太憋屈了,所以想换一种活法。”
顿了下,苏麦子看着王大妞说,“就像妈你,你这一辈子够老实吧,但你得到了什么,以前在大队,做活挣工分的时候,就一直被生产队的人欺负的,后来呢,你被儿媳妇欺负的半句话都不敢说,总是一直迁就着,你这一辈子实在太苦了,我不想再走你的老路。”
说起自己一辈子的辛苦,王大妞的确不想女儿和自己一样,她唏嘘着摇摇头,随后冲苏麦子说,“没错,也是这个道理,妈这辈子的确不是个好榜样,所以弄的你们几兄弟姐妹几个一直跟我吃苦。”
苏麦子这样说并不是为了让王大妞内疚,她连忙搂着王大妞,安慰着说,“妈,也不是说你做错了,只是时代不一样了而已。”
“随你吧。”王大妞点点头,过后,她立马想起刚才她问了麦子和李家那边的事情,麦子也没回答,她又追着问了一次,“那李家那边呢,你说要离婚,李家答应吗?”
“算是答应了,不过要将彩礼全部给还回去。”说到彩礼,苏麦子在李家的时候听李家人说是给了家里约莫四百块钱的彩礼,按理这昨儿才结婚,家里的钱不会用的那么快吧,她问王大妞,“家里用了还剩下多少。”
“呃……”说起彩礼,王大妞表情有些尴尬,不知该如何往下说。
见自己母亲是这种表情,苏麦子心里凉了半截,她试探着问道,“都用完了?”
“差不多了。”王大妞点点头,之后立即解释着,“拿了李家的彩礼之后,你大嫂拿走了大头,之后你二嫂又分走了一些,剩下的一些给你四哥交了学费,给了些钱给你三哥做买卖,他都给亏了,没剩下多少了。”
“你们……”苏麦子听后,心里甚是火大,这是她嫁人的彩礼,怎么她没捞到一分钱,就用的差不多了啊。
但转念一想,这个年代就是这样,嫁闺女出去,好些人就是贪心那些彩礼,她也没什么可埋怨的,她立即压住了火气,继续追问王大妞,“那家里还有钱吗?”
王大妞看着苏麦子,犹豫了一会,才好似下定决心一般,冲苏麦子点点头,“钱是还有些的,就是你爸去世的时候,厂里不是给赔了一笔钱,我一直没舍得用,打算攒着应急的,你这要是需要,我给拿出来就是。”
其实王大妞私自攒那些钱攒了好些年,就是在家里最困难的时候,她都没有拿出来,这次肯拿出来,也是王大妞自己觉得这次将苏麦子的彩礼都给用完了,心里觉着内疚,想弥补一二。
苏麦子知道那些钱对王大妞来说有多重要,其实那些钱王大妞一直留着也不单是王大妞说的在需要的时候用来应急的,而是王大妞觉着那是他们父亲用命换来的钱,留着也是分念想。
这些年,不管家里没饭吃也好,甚至是家里有人生病都好,甚至王大妞到处去借去赊,也不曾动过分毫。
如今在自己需要的情形下,王大妞竟然主动提出来给她,可见她也是极其心疼自己的。
那一刹那,苏麦子心中的火气立即消的干干净净,她冲王大妞点点头,“妈,没事,咱再想法子,总有法子的,那些钱你留着,实在实在需要了我再问你要。”
那些钱家里的几兄弟姐妹是都知道的,因此苏麦秋也立即应着苏麦子的话道,“也是,再说就那么点,总共才一百块钱,也不够啊。”
说到钱,苏家一屋子人都沉默了好久,对他们家来说,实在太缺钱了。
过了许久,是苏麦秋提议,“那不如这样,让大嫂和二嫂的把那些钱都给拿出来,她们肯定都没用呢。”
“二嫂那边或许还好说,大嫂怕是不成。”苏麦苗小心翼翼的接话,她今年不过才14岁,还是个半大孩子,加上性子也是胆小怕事的,因此一说到要去周湘莲那拿钱,她就觉着害怕。
不过苏麦苗这虽然是怕事的说法,但也的确是大实话,周湘莲可是把钱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估计到了手的钱要她拿出来肯定没那么容易。
苏麦子想了下,咬牙说了句,“再看,要是家里实在拿不出钱,不成也得成。”
苏麦子答应过李家,这彩礼必须要还,要是还不上,这和李大庆的婚肯定离不成。
反正她不可能再回李家,不可能再重新弄过回上辈子的日子,所以这钱如果硬是凑不上,只得问两个嫂子要,周湘莲他们要是愿意自动拿出来更好,不愿意的话,苏麦子就是用抢的,也会把钱给抢过来。
钱的事情就暂时说到这里,苏麦子打算自己先想想办法,无论如何,总不能让一大家子为了自己的事情弄的愁眉不展。
她招呼着一家人先去吃早饭,反正不管怎样,饭总是要吃饱的。
苏家的日子一直过的不宽裕,日子过的紧巴巴的,即使这个时候一般的人家都不缺吃穿了,但苏家的日子也过的比一般人家差。
这一家子的早饭就是简简单单的,一人一个馒头,一碗稀饭,就着一碟子咸菜,几,连点肉沫星子都看不到。
不过苏麦子实在是饿了,昨儿在李家也没怎么吃东西,回来之后也没吃过一点东西,如今已经是饥肠辘辘,因此尽管没什么好菜,苏麦子还是一人干掉了两个馒头,但肚子还是觉着没怎么饱,但苏麦子又伸手去拿第三个。
但手还没够到馒头,放在桌上的馒头突然被突然进来灶屋的周湘莲给端开了,周湘莲一手端着一瓦钵馒头,同时还一脸讽刺的指着苏麦子,“这是怎么得了啊,家里原本就因为一大堆吃闲饭的,已经不富裕了,这又多了一个吃闲饭的,看这吃相,怕是以后家里吃都会被她吃穷。”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11章 一次给掰扯清楚
原本苏麦子见自己一回来就和周湘莲干了好几场,想着如论如何,这几天先消停着些,不然让人说这小姑子一回来就和嫂子闹成这样,说出去也不好听。
但无奈,这周湘莲一开口就不说人话,让人忍无可忍,苏麦子实在无法再忍,她恼火的一把从周湘莲手里将馒头给抢回来,瞪着她问,“吃你的了?这么多话?”
“当然是吃我的,现在家里就我和你大哥两人挣钱,只有我们两人有活儿干,其他人都吃闲饭,包括你。”周湘莲指着麦子说完,还觉得不解气,手指又往苏麦秋,苏麦冬,以及苏麦苗,甚至王大妞几人跟前一一划去,喊道,“你,你们都是。”
周湘莲这嚣张至极的态度实在惹恼了苏麦子,而且麦子要是没记错的话,上辈子周湘莲也一直以这个为借口压制苏家一家人,而且压了一辈子,实际上,这一大家子真是她养着的吗?
并不是!
苏麦子望着周湘莲,将手中抢来的那瓦钵馒头“砰”的一下放在桌上,表情十分严肃的说道,“周湘莲,不如今儿我们就你说的家里只有你们挣钱这事情,我们就掰扯清楚好了。”
“掰……掰扯什么。”也不知为何,看着这样的苏麦子,周湘莲心里有些打怵,甚至说话都有些结巴。
苏麦子紧盯着她,一字一顿的说,“首先,你老说家里就你和大哥有活儿干,所以我们的吃住都是你的,对不对?”
“没错。”说到这个,周湘莲是十分确定的,她回答之后,还得意的昂了昂头。
苏麦子看着她,讥讽一笑,跟她认真算起来,“我们先不说就我们几兄弟姐妹在乡下也是有田有地的,我们农忙的时候也下地种田,平时也会种些五谷杂粮,能包着着我们各自的嚼用,我们先说你和我大哥有活儿做的事情。”
“你知道你的活儿哪儿来的吗?”苏麦子把话说的十分清楚,“你的活儿是我爸用命换来的,而且原本我爸在厂里的位置已经被大哥顶替了,按理这多出来的一个职位就是我们几兄弟姐妹其中一个的,当初是你自己死缠烂打的要,还以不嫁给我大哥当威胁的筹码硬是将这份工作给要了过去,还记得你要工作的时候,你自己怎么承诺的吗?”
“我……”说起这事儿,周湘莲的脸色变了变,她像耍赖一般,摇着头说,“我不记得了。”
苏麦子冷哼一声,将她当初的承诺一字不落的重复一遍,“你说,要是这份工作归你之后,你保证每个月把所有的工资老老实实的交给我妈,给家里做家用,你们作为大哥大嫂,又顶了我爸在肥料厂的两个职位,无论如何一定会挑起这个家里的一切,会照顾好我们几个弟妹,等我们成家后,不需要你照顾了,你就只要照顾我妈一辈子就行,当时一家人都同意这个说法,所以工作才给了你。”
这承诺的确是周湘莲当初亲口许下的,那当时之所以那样好说话,自然是因为想得到那份工作,如今事过这么多年,她这种人会兑应承诺才怪了。
再说,周湘莲也没想到苏麦子竟然将她当初的话记得这么清楚,她支吾着,“我……”
苏麦子看她说不出话,凉凉一笑,继续道,“这几年来,你的确是每个月交了一些钱到我妈手里去,但是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和我大哥交给我妈的钱还一直停留在你最初去肥料厂做活的死工资,也就是说这些年不管是涨工资也好,还有你们每个月的奖金,额外的钱也好,你是一分钱都没有上交给家里吧。”
“啊?”周湘莲当真是惊讶万分,没想到苏麦子这死丫头竟然是有备而来的,她原以为她不过是一时勇猛,随便说说而已。
而且说到这事的时候,苏麦春也一脸惊讶的看了看麦子,随后又立即愧疚的低下头去。
他原以为这些事情家里人不会对他们厂里的事情知道的这么清楚,所以就信了媳妇的话,自己两口子每月扣下了一部分钱。
如今被麦子捅穿,他自是极其不好意思的。
到底,苏麦春和周湘莲还是有区别的。
至少苏麦春还知道愧疚。
“你当真以为我们都是些死人,什么都不知道吗?”苏麦子看着他们两口子的反应之后,扯了扯唇,又道,“我们是想着你和大哥好歹也结婚这么久了,要照顾多多,以后你们自己也会生孩子,也是一个小家庭,以后有自己的负担,就是自己身边留点钱也不为过,所以一直没说。”
“只是我们没想到你是变本加厉,整日的拿这事情说事,而且还把所有人都当傻子,你们实在太过份了。”
说到这里,苏麦子顿住了,其实要不是周湘莲太过,苏麦春又一直纵容着,她没打算这么早将这话摊开说的。
因为她知道,自家大哥其实不是个坏人,这一辈子做的最错的事情就是娶了周湘莲,因为没有自己那份专属于男人的个性,这才被周湘莲给钳制住了。
所以,苏麦子并不想自己大哥难堪,因此说到这,她就不打算再穷追猛打了。
倒是没想到,苏麦子的话一说完,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苏麦夏的媳妇高春泥,突然跳出来,指着周湘莲和苏麦春两口子嚷起来,“这两人当真是贪心不足,我还真不知道这些年他们还存了那么多私房钱,既然是这样,我觉着他们这些年也差不多赚够了,现在应该撤了他们两口子的工作,让我和老二来接替他们,去肥料厂做事,这样对我们才公平。”
说到这个高春泥,苏麦子很清楚,瞧着表面是没有周湘莲那样尖酸,刻薄,但却是阴险狡诈的主,喜欢在暗地里来阴的,而且这人的品行还真不怎么样。
上辈子她后边跟着村里人进城去打工,去了之后看了城里的花花世界,竟然不愿意回来再跟着苏麦夏,跟着别人跑了,弄的苏麦夏之后一辈子也没再娶。
自然,这样的高春泥,苏麦子也不会喜欢。
而且就事论事,苏麦子觉着就算真将肥料厂的工作给了高春泥,指不定她比周湘莲更厉害。
因此,她看着高春泥,实话实说,“二嫂,不要趁火打劫,我们苏家说话做事也是讲承诺的,既然当初说好了,我们就不能轻易改变。”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12章 左右为难
高春泥是聪明人,她见识了苏麦子从昨儿回来的那股狠劲以及重回这个家之后,在家里占据的位置,她明白枪打出头鸟的道理,她不愿麦子像对付周湘莲那样来对付她。
因此她只是尴尬一笑,不做声了。
苏麦子见状,倒是也没冲高春泥继续说下去,只是又重新望向周湘莲,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警告她,“不过,大嫂,我说最后一次,以后不要再说你养着我们一家人,而且以后你和大哥每个月的工资要按时交给我妈,你们的基本工资都要交给家里,奖金和一些额外的钱你可以留下。”
“我们的工资……”
苏麦子一听周湘莲打算开口,大概知道她想找借口说自己工资不多什么的,她直接打断周湘莲的话,出声说道,“你们现在一个月到底有多少工资,我只要随意去打听一下就可以弄的清清楚楚,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周湘莲听后,气的差点跳起来,她指着苏麦子说,“你想的美,我们辛苦做事,凭什么要听你的安排,你弄的我烦起来,我以后一分钱都不会交给家里”
看周湘莲的模样,是打算硬拼,不过苏麦子既然敢说出这样一番话,自是不会怕硬拼的,她看着周湘莲挑挑眉,学着她的语气回话,“大嫂,你不交钱的话试试看,弄的我烦了我去你单位闹一通,说说你这么多年在我们苏家的恶行,让你厂里的人都看看你的本性,看你还能不能在厂里呆下去,你要知道,现在厂里的领导好些都是我爸当年的好友,怎么他们也会给我妈一些面子,你说他们会怎么待你。”
“你……”周湘莲那个气呀,一口牙都差点咬碎,但她实在奈何不了苏麦子,最后只得咬牙诅咒,“欺负我的人不得好死。”
“是的,爱欺负人的人的确是没有好下场的,你以后要悠着点。”对于这种诅咒,苏麦子是不在意的,她说完,转身打算继续回桌旁吃饭,但突地想起一件事情,她赶忙又转身,冲周湘莲道,“对了,那房子收拾好了没有,我三哥和四哥要搬东西进去了。”
方才才被苏麦子给压的气都没地儿出,周湘莲这会会乖乖交出钥匙才有鬼了,她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没有,钥匙忘记丢哪了,等我找到钥匙,再给你们腾屋子。”
说完,周湘莲白了苏麦子一眼,就打算回屋,压根儿就没想要腾屋子。
笑话,这屋子是好不容易弄回来的,她会腾出来就真是傻子了。
“不用,我有办法。”苏麦子见她的模样,根本就不是要腾屋子的态度,她懒得跟她啰嗦,直接走院子外边,眼睛在院子里扫了一圈,然后随手拿起一把放在院子角落的斧头,走去被周湘莲锁上的那间房子跟前,然后手起斧头落,“咔擦”一声,门上的锁被直接给敲断了。
敲完之后,苏麦子看着愣住了周湘莲,眯眼笑笑,“好了,不用钥匙了,进去收拾你的东西吧。”
周湘莲完全没想到苏麦子竟然会如此彪悍,一时之间呆站着,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
苏麦子见她还不动,一边作势要往屋里走,一边道,“不去是吧,那我就自己处理了。”
周湘莲心里自是害怕苏麦子真会处理她的东西,但面上她还是不肯动,要是她真去收拾东西不是代表她认输了,那以后她在这个家里还有地位吗。
苏麦子可不管他,继续抬脚往那屋里去,她可不是说笑的,要是周湘莲真不肯动,她可就要进去收拾了。
好在苏麦子走到半路的时候,被苏麦春给拦住了。
“等下,麦子。”苏麦春跟苏麦子说完话,又忙转向周湘莲,低声劝道,“去吧,将你的东西收拾一下,。”
“我不。”周湘莲一脸怨恨的看向苏麦子,就是不愿意动。
苏麦春无奈了,一边是自己妻子,平时对家人怎样过份,他是看在眼里的,心里虽然不赞成,但因为害怕媳妇,也不敢多说什么,所以一直由着她欺负自己家人。
这另一边是自己妹子,这从李家回来之后,彪悍的不成样子,而且专门和自己妻子作对,虽然态度恶劣,可是做什么事情都在理,即使作为小姑子,有时候对嫂子过份了些,但站在公道的立场上,他也不能说什么。
他是夹杂在中间,左右为难。
无法,最后他还是站在真理那边,只得又低声劝着周湘莲,“你去收拾吧,你要是不收拾,等会里边的东西都保不住。”
苏麦春这话当真是激怒了周湘莲,原本她受了气就没地儿出,如今都撒在苏麦春身上,她几乎是指着苏麦春的鼻子,丝毫不给他留面子的骂道,“你还敢说,就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媳妇被人这样欺负都不敢出头,嫁给你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周湘莲的嘴皮子极其利索,一顿吧嗒吧嗒的,骂的苏麦春在众人面前简直是脸都绿了,最后脾气再好的苏老大在也受不了了,冲周湘莲嚷起来,“我早就说让你别霸占这屋子了,是你自己不信,现在碰钉子了,你来骂我,当真是无理取闹。”
苏麦春说完,觉着在这里站着不好意思,就拔腿回了自己屋里。
可想而知,周湘莲自是不会放过苏麦春,她也一边跟着往屋里走,一边骂道,“你个该死的,你也想造反了吗?”
见周湘莲走了,苏麦子拍拍手,冲苏麦秋两人喊道,“好了,三哥,四哥,等会周湘莲应该会来搬东西走的,以后你们仍是住这间屋子,要是有人敢将你赶出门,我收拾她。”
苏麦秋和苏麦冬两人见自己的房子就这样要回来,都高兴的不行,苏麦冬立即去王大妞那屋收拾东西去了。
苏麦秋冲苏麦子竖着手指,十分佩服的道,“成咧,我妹子当真是有本事。”
“没有……”
苏麦子被夸的不太好意思,正想推辞几句,没想到已经走远的周湘莲听后,竟然又从屋里探了个头出来,没好气的碎了外边的苏麦子一口,骂道,“我呸,屁个本事,就知道窝里横,到头来还不是被李家人欺负的往自己娘家跑。”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13章 去县城
说到李家,苏麦子想起自己还欠了李家的彩礼钱,还没能完全脱离李家呢,而且这笔钱还不少呢,真想办法才是。
但是对着周湘莲,苏麦子自是也不会认怂,她没好气的冲周湘莲翻了翻眼皮子,做了个看手表的动作,喊道,“上班要迟到了,你们厂里迟到要扣钱的,到时候从你的奖金里边扣啊,不准扣家里的。”
一听说要扣钱,原本打算回去找苏麦春麻烦的周湘莲也立即给忘了,她立即跑回自己屋里,一边慌急慌忙的喊道,“对,对,麦春,快,快,我们不能迟到。”
完了,两口子立即打仗一般的收拾了一番,推着家里自行车上班去了。
两人走后,苏麦子便催着苏麦冬和苏麦苗去上学。
苏麦冬今年十八岁,就在镇上读高中,已经高二了,明年就要考大学了。
麦冬是个听话的孩子,知道家里送他上学不容易,都市十分努力,读书成绩很好,完全有上大学的希望。
他被苏麦子一催,就立即一边催麦苗快些,一边去收拾书包了。
倒是苏麦苗,还在上初中,对读书兴趣缺缺,一听说要上学,她面上先是露出一抹难色,后边突然说,“我学校今儿放假,不用去上学。”
苏麦子觉着苏麦苗的反应有些奇怪,皱眉问道,“学校怎么突然放假了?”
苏麦苗看着苏麦子嘿嘿一笑,“大姐,不是突然放假啊,昨儿放学回来之前就说了,不是大姐你突然回来了吗,我没来得及告诉你们。”
麦子也不疑有他,便点点头,“成吧,放假就在家好好歇息吧。”
“那我走了。”麦冬说完,便急匆匆的往学校跑去。
家里上班的去上班了,上学的去上学了,苏麦子几人继续吃早饭,吃完早饭,苏麦子比带着麦苗在灶屋里帮着王大妞刷碗,其他人,像老二两口子和老三也吃完饭后在灶屋里坐着唠嗑。
现在已经是十月的天气,快要入冬了,也没有太多的农活做,偶尔老二两口子会下地弄弄玉米,高粱啥的。
老三苏麦秋则整日到处游荡,一会一个主意,嚷着要做买卖挣钱,实际上这些年他做买卖挣钱的时候很少,贴钱的时候多。
王大妞趁着苏麦子两姊妹在刷碗的时候,她一边收拾着灶台,一边想起刚才周湘莲的话,十分忧心的问苏麦子,“麦子,这你和李家那边到底咋办啊,那彩礼可不少,我们还不上的。”
还不上也要还上,不然怎么和李家彻底了断啊。
不过暂时苏麦子还没想出啥好主意,就叹了口气说,“想办法吧,既然是我主动提出的离婚,彩礼是肯定要还给人家的。”
“不然我们一家子一起给想想办法。”
这王大妞的话还没落音,只见原本坐在饭桌旁唠嗑的高春泥立即站起身,随后还拉着自己男人苏麦夏,嚷道,“妈,我和老二下地了,昨儿地里还有些活儿没做完。”
说完,两人便迫不及待的走了。
望着老二两口子走出门口的背影,苏麦子冷冷一笑,“这家里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高春泥还不就是生怕这苏麦子和李家那边了断了,需要赔钱,会将她原本分走的那些钱拿出来,这才急着要逃走。
不过这逃也没有意思,真要他们拿出来,躲也躲不住的。
但苏麦子吧,也不是个死脑筋,不会真的一门心思等着家里给凑钱,她还是想自己先想想法子再说。
既是缺钱,唯一的法子就是去挣钱。
苏麦子刷完碗之后,想了想,最后下了决心,突然出声问王大妞,“妈,你昨儿不是说家里还有些钱吗,你给我。”
王大妞听后,以为苏麦子是要将钱赔钱李家,二话没说,直接就回了自己屋里,然后递了一个用手绢包着的小包递给苏麦子说,“给你,这里有一百块钱,就是当初你爸那钱,你拿去用就是用,可是这些也不够啊。”
苏麦子接过钱,想着这钱的来由,不由得犹豫了一下,可想来想去,还是给拿在了手里,也实在是逼不得已,要做买卖就必须需要本钱。
如今家里的情形,这买卖非做不可,先是她欠李家的钱是必须要赔的,再就是这么大一家子人,要想日子过好些,要想不再受周湘莲的气,就必须有个人有能力将这个家给撑起来,不然就是靠着她重生回来的狠劲,也撑不了多久。
因此,她咬咬牙,将王大妞给的那一百块钱放在贴身的袋子,然后出声喊一吃完就无精打采坐在桌前剔牙的苏麦秋,“三哥,打起精神来,我们今儿去县城转转,看能不能找些事儿做做,挣些钱。”
“好叻。”说到进城去挣钱,苏麦秋的倒是十分有热诚,他立即变的精神万分,跳起来笑着说,“妹子,说到挣钱,你找我真是找对人了,我跟你说,你三哥我生下来就是个做买卖的料子,只是家里没本钱给我……”
苏麦秋话多的不行,一直叨叨咕咕的自我表扬,说的苏麦子头晕,她适时截住她的话,“知道了,知道了,我们先去县城转转再说。”
“麦子,你要拿这钱做买卖啊。”王大妞听麦子说要去县城做买卖,心里是不赞成的,但是家里的情形她也知道,最后还是没有阻止,就是道,“那你省着点花,家里可就剩下这么些应急的钱,万一有啥事情我真拿不出一点钱了,你大嫂就一直惦记着这点钱。”
“知道了,保管不会糟蹋这些钱。”苏麦子冲王大妞点点头,示意她放心。
也不知道为何,看到这样的麦子,王大妞心里也没有太多的担心,她笑着道,“嗯,有你在我放心。”
说完,苏麦子便拉着苏麦秋去了县城。
这时候乡下交通还十分不便,苏麦子两兄妹转了好几趟车,早上从家里出发,到县城的时候都差不多是晌午了。
一到县城,苏麦秋就拉着麦子,往一个方向指了指,“麦子,到吃饭的点了,我带你去前边一个饭店吃饭,我每回来做买卖都在那吃饭的,菜式相当不错。”
苏麦子无奈了,她翻了翻白眼,冲苏麦秋道,“三哥,我们才从家里吃完早饭来的,而且我们是来县城挣钱,不是来吃饭的。”
被苏麦子这一说,苏麦秋不好意思了,他抓抓头,“成吧。”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14章 第一桶金
苏麦子看着苏麦秋笑笑,四处看了下,便跟他说,“这样,你先带我去这县城卖便宜东西的地儿看看,我看能不能就这几天的时间,弄些东西回去倒卖,挣多少算多少。”
苏麦子前世也来过这县城,但到底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而且也没来过几次,对这县城她完全分不清楚方向。
“便宜东西?”苏麦秋不愧是做惯了买卖的人,稍微想了会,就冲苏麦子笑笑,然后直接带着她到了这县城专门的批发市场。
这批发市场的东西的确是挺便宜的,而且有些东西要是选的好,质量也不错的,最重要的是,这儿东西还真是应有尽有,让人看花了眼睛。
反正就这样看着,有好些东西他们镇上是没有卖,尽管这县城离镇上并不远,但这时候因为交通不发达,乡下地方的人来县城买东西的并不多。
苏麦子觉着要是能弄些便宜好用,或者是有特色的东西回去,应该能挣些钱。
不过东西多了,苏麦子也挑花了眼睛,一下子拿不定主意,就跟苏麦秋商量,“三哥,你说我们倒卖些什么东西好。”
听苏麦子这么一问,苏麦秋看了看四周,见周围都是卖些姑娘家的橡皮筋,黑夹子之类的小东西,他耷拉了下头,撇着嘴说,“倒卖什么啊,我们就一百块钱,就是倒卖也只能倒卖些小玩意,小玩意能挣多少钱,一件东西挣不到几分钱,一天下来拼死拼活也挣不到一块钱。”
听了苏麦秋的话,苏麦子可是知道为什么苏麦秋老是做买卖亏本了,这就是个眼高手低的货,身上钱又没有,又喜欢充大头鬼。
还什么一天挣不到一块钱,要知道一天能挣到一块钱就顶不错了,一天一块,一个月就是三十块钱,这时候,一般的工人也就是三四十块钱一个月的工资,就周湘莲他们在供销社,一个月要加上所有的奖金才有四十多块钱的工资。
看来,这将苏麦秋带来也就是给自己带个路,要跟他商量做买卖的事情,根本就是话不投机。
因此苏麦子也不问了,就自己在这批发市场到处逛,想着最好是以最少的钱进最多的货,然后去自己那边镇上倒卖,不管怎么样,应该不会亏本。
虽说这一百块钱要在几天之内滚成四百块钱甚至更多的话,希望并不太大,但多少挣点比没有的好,到时候再从周湘莲和高春泥那里逼点出来,怎么都要先解决李家那边。
苏麦子正盘算的时候,脚步也没停歇,一边往前走,打算将这附近都逛上一圈,最后再决定弄些什么回去倒卖。
不过倒是也真巧,苏麦子在闲逛的时候,路边一个摊贩上边的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只见在路边的一个小摊子上,用个板车推着几匹布料,卖布料的是两口子,瞧着两人不像是长期做买卖的。
两人坐在板车上,一直也没叫卖,只是偶尔有人经过问起他们布料是不是卖的,他们才会推销他们板车上的布料。
苏麦子还挺他们跟人说什么城里人都用这布料做衣服穿,他们两口子原本在南方一个大城市的织布厂做事,后来厂里发不出工资,他们没挣到钱,就弄了这些布匹回来抵债。
苏麦子看着他们板车上的布料,眼睛闪了闪,拉着苏麦秋,脚步往那边移去。
见苏麦秋过来了,两口子中的女人连忙热情的拉着苏麦子,表情带着几分讨好的问道,“姑娘,看看这些布料么?”
苏麦子用手摸了他们板车上的布料,唇角浮起一抹笑容,心里在一瞬间已经生了个挣钱的主意,而且她觉得,这匹布料或许可以给她挣上这辈子的第一桶金。
不过当这两口子的面,她没有表现出来,反倒是将原本放在布匹上的手抽回来,神情有些淡淡的道,“看过了,你们在这已经卖了很久,也没卖出一尺布。”
听苏麦子这么一说,两口子神情有些尴尬,不过两人倒是老实的很,那男人当即就十分老实的回道,“是的,我们这几天天天在这卖,就是没人肯买我们的布匹,我们没法子,等着这些钱弄回家里,好歹也得挣些路费。”
“是吗?”苏麦子看了两夫妻一眼,这两口子说话是外地口音,而且看穿着打扮应该不是多富裕的人,猜测他们没有撒谎。
不过主要的是,苏麦子还是觉着这布还不错,买来可以用。
但想着自己手里只有那么些钱,她不的不压压价。
她故意又看了看那些不聊,出声道,“不过瞧着你这布料的确是不咋好,做啥都没用,就是抹布估计都不吸水。”
听苏麦子这一说,那两口子急忙摆着手,那女人冲麦子十分认真的解说,“不是,是这小地方的人不识货,这布料是特殊的,城里人用这布料做一种叫做健美裤的裤子穿,在城里买的可是贵了。。”
苏麦子活了两世,她自是知道健美裤是什么,但为了压价,她只能故作不知,冲两人说,“啥健美裤啊,从来就没听说过,我就是随便问问,看你这布料怎么卖的,”
“真的,我没骗你。”那女人说道,“健美裤就是那种……”
女人生怕苏麦子不相信,解说的很详细,甚至做布料做成健美裤,该怎么搭配穿着都说的很清楚。
完了,才小心翼翼的告诉苏麦子,这些布料,她只要一百二十块钱就成。
说实话,这个价格比苏麦子心中想的还要低上几分,因为这里总共有五匹不,要是都缝制成健美裤的话,大概可以缝制四十条出来,而依着这时候的物价,一条健美裤最少可以买上十块钱一条。
算算,还是可以挣上不少的。
不过,苏麦子身上总共只有一百块钱,她也没办法,就一直坚持说着布料不好,这价格太贵了,要是卖一百二,肯定没人肯买,要是一百块钱,她会考虑考虑。
可能,这两口子确实卖这匹布料也卖了很久,一直卖不动,这好不容易遇上苏麦子肯出一百块钱买,虽然是压了不少价,但比血本无归的好。
最后,使得那两口子一咬牙,答应下来。
苏麦子见两人答应了,也爽快的点头,“成,那你们的这些布料我全都要了,你给我绑好,我给你们钱。”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15章健美裤
两口子听后,立即就动手给苏麦子弄布料。
趁着人弄布料的功夫,在一旁早就急的不行的苏麦秋将苏麦子往一边拉了拉,压低声音道,“麦子,你疯了还是咋的,我刚才仔细看了,这些布料没啥用处的,料子不够结实,做啥衣服都穿不了,看他们两口子这么久没卖出一匹布,也知道这光是卖布卖不出去。”
这会功夫,苏麦子也不好和苏麦秋解释,她也低声道,“你别管,总之买回去总有用的。”
苏麦秋闻言,有些急,但又阻止不了苏麦子,便咬牙道,“你就作吧,到时钱花了,这布匹卖不出去,看你咋办?”
卖布的两口子听了苏麦秋的话,生怕苏麦子会改变主意,忙冲两人道,“大兄弟,这小妹子说得对,买回去总有用的,这么多布料总共才一百块钱,怎么都是划算的。”
“你们别着急,我说要肯定要的。”怕人家担心,苏麦子十分爽快,数清楚有多少布料之后,就立即给了钱。
卖布的两口子拿了钱就走了。
留下苏麦子和苏麦秋两人在原地,对着几大批布料,苏麦子有些发愁,这好歹也有五大匹布料,说轻不轻,说重不重,但要弄回去还是个大工程。
而一旁的苏麦秋见苏麦子最后还是坚持将布匹给买下来,他也没法子阻止,只能瞪着眼埋怨麦子,“妈还说我整日做亏本买卖,我看你才是做亏本买卖,竟然花那么多钱买这么些没用的布匹。”
顿了顿,见苏麦子不回他的话,苏麦秋故意夸张的道,“不,这种东西还不是说没法做衣服,就是做抹布都不吸水。”
“我又不做抹布,要那么吸水做什么。”苏麦子翻着白眼说完,便出声喊苏麦秋,“快些来帮忙,我们两人得将这布给扛回去。”
“扛回去?”苏麦秋不相信的看着地上那一堆的布料,睁大眼睛望着麦子,“你是不是疯了,这么老重?”
麦子当然知道这么些布匹自己两兄妹扛回去绝对会累个半死,但要特意喊个车子从县城将这些东西给装回去,那要花多少钱,她身上的钱都给买布匹买了,现在还剩下五毛钱,两人还得买车票回家呢。
为了激励苏麦秋,苏麦子深吸口气,一举便将那三匹布给扛在肩膀上,还故作轻松的对苏麦秋说,“有多重,可别说你连我的力气都不如。”
虽说苏麦子瞧着不胖,但在这个时候的人,生在农村,谁不是做农活长大的,别的没有,一把子力气是有的。
要是平常,苏麦秋是绝不会扛的,不是扛不扛的动的问题,而是扛着这么些难看的玩意在街上走,实在是太难看了,有损形象。
但是这被苏麦子的话一激,苏麦秋急了,立即就将剩下的二匹布给扛在身上,看了眼苏麦子,还觉得不解气一般,又从苏麦子手里抢过一匹布,自己扛了三匹布在身上。
完了,没好气的瞟了苏麦子一眼,“以后可别说我不如你,你三哥我力气大着呢,只是不想轻易使劲而已。”
苏麦子见状,立即冲苏麦秋嘿嘿一笑,还连带着夸赞他一句,“知道,我三哥是大力士。”
“臭丫头。”
虽然两兄妹也能扛得起这些布匹,但是要扛着一路回去,又是转车,又是追车的,也着实不轻松,等两人将布匹给扛回家的时候,两人都直接给累瘫了,而且两人一路停停歇歇,大早上出去,到半个下午才到家。
两人迫不及待的将布匹给放在院子里,就坐在院子的椅子上直喘气。
王大妞自从两人早上一去县城,到下午时候也没回来有些担心,就一直盼着他们回来,这等了一天,才终于等回两人,终于放了心。
见两人扛回这么多东西,连忙问道,“这是些啥东西,咋买了这么多回来。”
“妈,等我歇歇再跟你说。”苏麦子连连喘了好几口气,喊道,“妈,你先给我倒杯水喝,我要渴死了。”
王大妞一听,立即从屋里端来茶水,给两兄妹一人倒了一杯,“来,喝水,歇会之后去吃饭,给你们留了饭在灶屋。”
“嗯。”
两兄妹歇了一会,去灶屋吃完饭,苏麦子终于缓过来了。
她和苏麦秋将东西给扛回自己娘三个的房子里,然后跟苏麦秋,王大妞,以及在房里看小说的苏麦苗解释着说,“你们可是不知道,这几匹布可是个好东西,现在那些大城市的女人流行穿一种叫做健美裤的玩意儿,要的就是这种布料做的,要别的布料做出来还不好看呢。”
王大妞三人从未听说过这玩意儿,不由的异口同声的问道,“健美裤是啥玩意儿。”
“不知道了吧。”苏麦子嘻嘻一笑,冲他们解释起来,“健美裤吧,说起来也不是多么复杂的玩意,其实就是和一般的裤子差不多,只是裤脚有些不同,健美裤的裤脚是要做的踩在脚底下的。”
“啊,那是啥东西?”几人实在想不透,这裤脚踩在脚底下的裤子该怎么穿。
苏麦子觉得自己光是用嘴巴也形容不出来,干脆点,“不如我给你们做一条看看?”
“成。”说完,苏麦秋还迫不及待的站起身,往苏麦春两口子那屋里走,一边道,“缝纫机在大哥大嫂房里,我去搬来。”
苏麦子听后,立即阻止他,“那就等等,等他们回来了,让他们自己给搬出来好了。”
否则依着这周湘莲那该死的性子,回来又不知道怎么会闹翻天,而且那毕竟是他们两夫妻的房间,他们擅自进出也不合适。
苏麦子虽说性子彪悍,但不是蛮横,该讲理的时候她保证比谁都讲理。
“姐,我们去腊梅嫂子家借缝纫机用吧,你先弄出来给我们看看,等着大嫂他们回来估计得晚上了,而且她还不定会肯借给我们。”苏麦苗觉着今儿苏麦子和周湘莲闹成那样,按着周湘莲那小气的要命的性子,怕是不会肯借,就出主意去别人家里借。
她口中的腊梅是他们二叔苏二顺家的小媳妇,也是他们的小堂嫂。
苏麦子记得这个小堂嫂人不错,而且她也有些想迫不及待想做一条裤子出来给众人看看,忙点点头,“成,那就去腊梅嫂子家里,顺便看看他们家里的小团儿,好久没看着了。”
麦子说的团儿是腊梅的儿子,麦子记得自己上辈子结婚的时候,团儿好像是才二岁多点。
麦子的话倒是让麦苗有些奇怪,她摸着头说,“啥好久,昨儿不才见过的吗,你昨儿早上从家里出嫁的时候,腊梅嫂子带着团儿来送嫁了的。”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16章 最大的天敌
苏麦子这重活了一回,上辈子去世的时候离结婚那时都好些年了,脑海中对当初结婚时候的很多事情当然记得不是很清楚了,被麦苗一提醒,才知道自己差点说漏嘴了,她忙嘿嘿一笑,“忘了。”
麦苗也没多问,看着麦子嘻嘻一笑。
两姊妹边说着边往二叔家里去,没想到的是在半路上的时候,麦子遇见了一个自己非常不想看到的人,严秋明的母亲刘雪花
一看见她,麦子不由自主的便会想起上辈子自己和严秋明之所以最后还是分道扬镳,其中最大的阻力就是来自这刘雪花。
当年,因为苏家和严家离的不远,甚至在麦子他们小的时候,两家就住在隔壁,是后来麦子大概到十岁的时候,严家盖了新房子,搬了家,他们两家才离的远了些。
但苏麦子和严秋明还算是自幼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虽说严秋明比麦子大了三岁,但两人从小就能玩到一块。
小时候,两人是玩伴,长大之后,自然而然就走在了一起,而且他们的感情相比别人来说,自是要亲密许多,稳定许多。
麦子曾以为,上辈子她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和严秋明分开,哪里知道最后却还是因为误会而分开。
而他们之所以有误会,还是因为刘雪花带着一些人从中作梗,再加上苏麦子这边,也因为周湘莲和李大庆两人也做了许多事情,最终弄的苏麦子嫁给了李大庆。
其实,说到刘雪花,在严秋明还没去部队参军的时候,她是很喜欢苏麦子的,因为她觉着苏麦子长的好看,又会做活,而且性子容易被拿捏,这种姑娘做儿媳妇是再好不过,只是刘雪花当时最不满意的是麦子家里的兄弟多了些,家里条件差了些,但是她又想着左右是娶儿媳妇,也不是嫁闺女,差点也不碍事。
因此,在严秋明和苏麦子十几岁的时候,看着两人经常在一起,刘雪花很是喜欢,甚至还打趣着喊苏麦子儿媳妇。
刘雪花之后之所以改变态度,是因为严秋明二十岁的时候在公社争取到了一个参军的名额,去了部队,然后因为严秋明自己本身的努力上进,在部队不过短短三年的时间,立下几次大功,提了干,当上了排长。
苏麦子记得,在严秋明打电话回来跟自己说提干了之后,刘雪花是特意跑去了严秋明当兵的省城一趟,在那还呆了几天,从那回来之后态度就变了。
刘雪花去了城里,看严秋明出息了,觉得儿子在城里站稳脚跟,以后肯定是城里人了,再娶小麦,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既然有得选择了,她为何不选个样样都比别人好的儿媳妇。
甚至,苏麦子记得,刘雪花当时是不顾严秋明的反对,接了一个什么远房的侄女在家里住着,那侄女是在镇上的供销社上班,是个吃商品粮的,侄女的父亲在公社当的什么主任,自是对刘雪花家里有不少的照顾,当然依着刘雪花势利眼的性子必定就看不上麦子了。
反正,当时为了拆散苏麦子和严秋明两人,刘雪花在其中是做了很多事情的。
可以说,刘雪花上辈子算是苏麦子最大的天敌。
如今,重活了一世,虽说苏麦子肯定是不会和李大庆在一起,而严秋明暂时也并没有娶媳妇,但对于自己和严秋明之间,苏麦子也不敢奢望什么,想着感情的事以后再说。
再看到刘雪花,苏麦子也不知道用什么态度对待她的好,因此苏麦子便打算拉着麦苗绕道走,当做没看见刘雪花算了,躲一回是一回。
但是刘雪花却是眼尖的老远就看见麦子两姐妹,她自是也知道苏麦子昨儿才出嫁,因此这看到麦子今儿就在娘家,觉得实在奇怪,大老远就冲这边大声喊起来,“麦子,麦子。”
刘雪花这样一喊,苏麦子也不能当做听不到了,再加上他们是一个村里的,也躲不了一辈子,想了下,苏麦子便喊住麦苗,两人停住了脚步,等刘雪花走到自己跟前,她不热不冷的回了句,“咋了?”
刘雪花上下打量了麦子几眼,皱眉问道,“你昨儿不是嫁去那李家了吗,怎么今儿就回来娘家了,就是要回门,也要三天之后了啊。”
“和李家的婚事没成,我给毁了。”这事儿苏麦子没打算瞒,而且她也知道瞒不住,就李家那些人,迟早会到处宣扬,他们这苏家屯和镇上也没隔多远,干脆就爽快点,自己说出来。
“毁了”刘雪花好似一下子反应不过来,眨了眨眼睛,等反应过来之后,她的眼里闪过一抹害怕,皱眉问道,“好好的你为啥悔婚?”
从刘雪花的眼神里,苏麦子看出了她的不满和害怕,她大抵能猜出刘雪花心中所想,就是怕她是因为严秋明而毁的,怕她回来之后还会找严秋明。
既是这样,苏麦子还就是要让她提心吊胆一回,她故意道,“意思就是我和李大庆没结成婚,以后我可以重新再找人,谁也管不了我。”
“这样怎么可以,你嫁过去才多久啊。”“刘雪花当即就控制不住自己一般的嚷起来,“你就不怕别人说闲话吗?”
苏麦子见她反应这样大,冷冷一笑,故意道,“婶子,这事情好似和你没啥关系吧。”
“咋没关系了,你这和李大庆没成,肯定会再缠着我们家严秋明的。”刘雪花讲话说的很清楚,而且她还指着麦子,当场就警告起来,“苏麦子,我可跟你说,我家秋明最近又被派去外边学习了,回来之后指不定又要往上提了,他现在可当真是前途无量,你要是想他好,你可千万别在缠着她了。”
此时的苏麦子心里其实真没想这辈子和严秋明是不是有发展,但听刘雪花这样说,她实在不服气,瞟了刘雪花一眼,然后故意拍了自己的脑袋一下,好似被刘雪花的话提醒了一般,淡笑着道,“对了,婶子,你这不说我还不记得了,我现在和李大庆散了,我又是自由之身了,我现在想和谁在一起都成,谁都管不了。”
刘雪花闻言,气的话都说不完整了,“你……”
她越是这样,苏麦子越是高兴,她不等刘雪花的话说完,就故意抬头看了看天,气死人不偿命的又接话道,“婶子,我正想着最近天气好似不错,看哪日去省城走走,顺便去看看秋明哥呢。”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17章一个寡妇
麦子这话可是将刘雪花给吓着了,她立即拉着苏麦子,像是威胁又像是恳求一般,“我告你,你别去啊,你别去打扰他啊,而且你这结婚的事情我今儿上午已经打电话去告诉他了,他知道你和大庆两人结婚了,你就是去找他,他肯定也不会理你了。”
苏麦子会被她威胁住才怪呢,她推开刘雪花拉着自己的手,冲她得意的昂了昂头,“他要是不理我就再说吧。”
说完,见刘雪花还想再说,苏麦子没再给她机会,而是抢在前头,拉着麦苗,边走边说,“好了,婶子,我还有事儿呢,先走了。”
“你……”望着苏麦子的背影,刘雪花在原地气的牙痒痒,同时也皱眉看着走远的苏麦子,心里十分讶异,这麦子啥时候变的这样难缠了。
这不过嫁去李家一天,变化这么大?
苏麦子两姊妹走远之后,苏麦子没多说什么,心里却是一番错综复杂,尽管一再说服自己不要再被上辈子的感情所影响,但遇到刘雪花,还是让她想起了上辈子的自己和严秋明在一起的那么些年。
虽说他们一起从小长大,两人之间的感情在外人看来或许不够轰轰烈烈,就像亲人一般,温情有余,激情不足。
但青梅竹马的感情是外人所不能理解的,他们两人是真真正正爱着对方的,甚至可以说那种感情就像是早已在血液中烙下了印记,永远都割舍不下。
而且两人正是因为太爱对方,所以才让刘雪花和周湘莲这两人有机可乘,活活拆散了他们。
但是苏麦子却也无法想象,要是自己上辈子真和严秋明在一起了,依着严秋明有个这样不满意自己的妈,不知道结果会是怎样。
会不会没被李家给打死,却是被刘雪花给气死呢?
正想着,她身边的麦苗见苏麦子一直不做声,以为她是在意方才刘雪花的态度,就拉了拉苏麦子的手,轻声问道,“姐,你真还打算和秋明哥再在一起吗?”
苏麦子一愣,这个问题她自己没有正式想过,或者说她不敢去想,上辈子经历的太多,这辈子的她不敢轻易去触碰感情这东西。
可是,曾经那样深刻的感情,没能在一起,苏麦子实在不太甘心。
愣过之后,她才微微摇头,叹着气说,“不知道。”
“秋明哥以前是挺喜欢你的,可现在……”苏麦苗把话说到一半就打住了,神情极为忧心的看着她。
苏麦子知道她担心什么,不外乎是担心自己到底是和李大庆结过婚,就算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但他们好歹领了结婚证,这和李大庆分开,在法律上就是离婚,要是再找人,也算是二婚了。
她挑眉看着苏麦苗问,“你担心我和李大庆结过婚,所以严秋明会嫌弃我?”
“嗯。”
这点,苏麦子不担心,她相信严秋明,绝不会因为这事嫌弃她。
但对于严秋明,她暂时也没什么想法。
不过为了不让麦子担心,她伸手过去摸摸妹妹的头,反过来安慰她,“不用担心,姐也没说一定要和严秋明在一起,别说他嫌弃我,就是他们一家子的那些破事儿,我没嫌弃他就不错了。”
顿了顿,苏麦子又冲苏麦苗笑笑,一脸轻松道,“再说这世上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不到处都是吗,你姐我真要找人,也不一定就非得巴着严秋明的。”
“大姐,你能想得开是最好不过了。”
“嗯。”
两人嘀咕着说了一路,走了十来分钟,才走到二叔家。
二叔家的人都出去了,正好只有腊梅嫂子在家。
自然,腊梅见麦子今儿就回来了,也是一番询问,麦子也没瞒她,说了和李家毁亲的事情。
腊梅不是个多话的人,听了之后也没多问。
知道她们是来借用缝纫机的,就立即将两人迎进屋里,将自己屋里缝衣机上的东西收拾了一番,给苏麦子用。
苏麦子将布匹铺上,一边裁剪布料,想着只是做个样板给大家瞧瞧,也就没有仔细去量,将就着裁剪着做健美裤的料子。
苏麦子三两下将布料给裁剪好了,便试着用缝纫机。
前世的时候,缝纫机她虽然也用过,但是并不太会,后边科技发达了,用脚踩缝纫机的人很少了,都是用电,因此苏麦子在用缝纫机的时候并不是很熟悉,弄了许久,缝制出来的针脚也并不整齐。
腊梅是个裁缝,对这些东西要求自是比较高,她实在看不下去苏麦子用缝纫机那笨手笨脚的样子,直接就将她手里的布接过来,“麦子,你告诉我你这几块布要咋缝,我给你弄。”
“这样……”苏麦子说着,将健美裤要怎么弄的方法告诉腊梅。
腊梅到底是经常用着缝纫机的,一听懂之后,立即就给苏麦子缝制起来。
趁着腊梅给自己缝健美裤的时候,麦子四处看了看。
上辈子麦子和腊梅的关系也挺好的,所以对她这房间有几分熟悉。
她知道腊梅是个裁缝,经常会给村里的人做衣裳挣些钱,这见她屋子里放着不少的布以及一些缝制好的新衣裳,便随口问道,“嫂子,你还给人接衣裳做呢。”
听麦子这一问,腊梅有些奇怪,这问的怎么好似很久没见她一般,不过倒是也没多想,就淡笑着点头,“嗯,就给附近的人做些衣裳,当是给团儿挣点读书的钱,他眼瞅着就要上学了。”
说到以后,苏麦子看了腊梅一眼,然后搬了条凳子在她缝纫机前坐下,轻声问道,“嫂子,你为自己以后打算没?”
麦苗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腊梅的遭遇和一般人不一样。
腊梅是个寡妇。
腊梅的男人,也就是麦子的堂哥,在半年前因为一次事故去世了,留下腊梅和一个孩子。
原本腊梅能嫁来麦子二叔家是极其幸福的。
麦子二叔原也在镇上的肥料厂做事,算是吃着商品粮的,家里孩子不多,环境一直都不错。
麦子二叔退休之后,将职位让大儿子顶了,大儿子在镇上上班,大儿媳妇就带着两个孩子在镇上做买卖,一直在镇上住着,到厂里放假了,才会回来一趟。
而麦子二叔的退休工资就补贴着小儿子一家,也就是腊梅一家,日子过的顶好的。
再加上腊梅嫁进来没多久又生了个儿子,一家子幸福的很,不料今年初的时候,二叔家的小儿子出去跟人建房子的时候,从房顶上摔下来,不幸摔死,她成了寡妇,如今就带着儿子在二叔家过日子。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61698  
精华
帖子
139 
财富
6782  
积分
1113  
在线时间
142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16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18章 劝说
腊梅听苏麦子这么一问,微微愣了下,之后才叹口气,有些无奈的道,“我这样的还能有什么打算啊,好好的在这个家里将团儿给养大成人就满足了。. ”

    没记错的话,麦子记得腊梅今年也不过才二十五岁,二十五岁是多么好的年纪啊,女人一生中的黄金年华,怎么就能这样想呢。

    她劝着腊梅,“嫂子,你还年轻呢,不能这么过一辈子。”

    “一辈子长着呢,以后的日子以后再说,反正暂时我是没啥想法,就想着在这个家安安份份的,将团儿养大再说。”微微顿了下,腊梅停住手里的活儿,语气带着十分的感激,冲麦子说道,

    “你也知道,你二叔二婶都是厚道人,我要是愿意呆在这个家里,他们自是也不会赶我走,毕竟我为他们苏家还生了团儿。”

    “嗯,这倒是真的,我二叔二婶待你挺好的。”麦子虽是觉着腊梅这样说也是事实,她二叔和二婶人是极其厚道的,绝不会刻薄腊梅。

    只是站在腊梅的立场,她还是多说了一句,“只是嫂子,我觉着你还年轻,有时候还要为自己想想,你也说团儿眼瞅着就长大了,等他长大后就不在你身边,你到时就做啥都是自己一个人了,难免孤单。”

    “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腊梅对自己的未来也是一片茫然,从来也都是想着走一步算一步,也就不愿多说,她选择逃避这个话题,将已缝制好的裤子递给麦子,“呶,裤子按照你说的给弄好了,是这样的吗?”

    麦子拿起来看了看,款式没错,点点头,“没错。”

    听麦子这一说,早在一旁等着的麦苗一脸不相信的接过麦子手里的裤子,惊讶的嚷起来,“这裤子这么小,谁能穿的进去啊?”

    因为这时的人穿的都是那些宽宽大大的衣服,尤其是乡下地方,他们还真是没见过什么紧身衣服。

    这健美裤的料子因为有弹性,瞧着比一般的裤子要小上很多。

    麦子笑笑,将麦苗手里的裤子拿在手里,使劲拉往两边给她看,告诉她,“这布料有弹性的,只要不是顶胖的,都能穿进去。”

    这回不只是麦苗不相信了,就是腊梅都是撇撇嘴,觉着麦子在说大话。

    两人虽是亲眼看见麦子是将那裤子给拉大了些,但还是不相信能穿进去,因为这裤子瞧着实在太小了。

    “不信?”麦子将裤子递给麦苗,让她去一旁换衣服,“麦苗,你把这裤子给换上,我保证你穿了之后会觉着自己比现在瘦十斤。”

    “有这么神吗?”小姑娘总是抵不住美的诱惑,嘴上说着不相信,却还是拿着裤子去换了。

    很快,麦苗就换好裤子过来了,这效果当真是将原本怎么都不相信的腊梅和麦苗自己都给吓了一跳。

    健美裤原本就是修饰腿型的,因为比较贴身,麦苗穿出来之后,腿瞧着比原先那肥肥大大的裤子瘦了许多。

    再加麦苗原本也不胖,个子和麦苗差不多,很是高挑,穿着这紧身的健美裤,显的一双腿更是直修长。

    其实效果真是不错。

    但这样的裤子却也有个特点,便是太贴身,将下半身所有的地方显露出来了,在这个时候,这个乡下地方,一般人都还不能接受。

    就现在的麦苗穿着,将小丫头已经育的还算不错的身材全都给显现出来了。

    麦苗开始自己还是没觉,在镜子面前照了好一会,觉着这裤子还成,后来照久了,就也觉着不对劲了,开始闹着要脱下这裤子,还嘟着嘴冲麦子说,“姐,这裤子太贴身了,要是穿里边差不多,穿外边难看死了,我觉着你这裤子不行。”

    麦子听后,笑着敲了她的头,“啥不行,你是不知道,这裤子在大城市里边卖的可好了,咱们这很快就流行起来了,你觉着不好看,保准有的是人觉着好看。”

    麦子很清楚的记得前世的时候,这种健美裤先是在城里流行,在城里流行几年后,乡下地方就有很多人开始穿了,展到后来,只要是女人,基本都人手一条,甚至大部分人都不只一条,是一年四季都穿着这裤子。

    热天穿一条单裤,到冬天买稍微大一点的码,在里边加裤子就成。

    见麦苗还是不太相信,麦子想着腊梅是做裁缝的,可能对这种东西的触觉性要强一些,便转头问腊梅,“腊梅嫂子,你觉着这裤子好看么?”

    腊梅是个不会乱说话的人,她其实也觉着这裤子不怎么好,但是不好打击麦子,想了想,笑着说,“我肯定不敢穿出去,不过你们姑娘家还是能穿的,样式是挺好的。”

    麦苗好似生怕麦子会逼着她穿一样,她立即摆手说,“我还在念书,我也觉着不合适。”

    “一点审美观都没有,不穿算了。”麦子不打算和这小丫头掰扯下去了,她觉着这裤子挺好的,而且布已经买了,也不能浪费。

    她刚才看了下裤子的缝制,觉着腊梅的手艺很好,而且手工也细致,便冲腊梅说,“腊梅嫂子,有事情要麻烦你了。”

    “什么?”

    麦子道,“我昨儿在县城买了一大批这种布料,按照今儿这种大小的缝制,大概能做出四十条这样的健美裤出来,你这两天能给我赶出来吗?”

    见腊梅还是不太明白的样子,她又接着道,“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先将你手上那些要做的衣服停下,先给我赶这些出来,让我赶着下一集就去镇上卖,当然我会付给你赶工的钱。”

    “说啥钱呢,都是自家人,我能帮忙就帮忙。”腊梅丝毫没推却,不过听麦子说下一集就要卖,她有些担心的道,“我尽量赶,要是我一个人,又要剪裁的话,两天可能赶不出来。”

    麦子想了下,觉着自己在缝制布料这一块还成,便道,“你只管缝制就是,裁剪我会。”

    麦子的话一问,麦苗有些纳闷了,她记得大姐就在前几天,还没有嫁去李家的时候,还一直不会做针线活,偶尔衣服掉了扣子都是要让王大妞或者是她给缝,怎么突然就会裁衣服了。

    她十分不解的拉着麦子问道,“姐,你啥时候会裁衣服的?”
nil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61698  
精华
帖子
139 
财富
6782  
积分
1113  
在线时间
142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16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19章 发了腊肉
麦子会裁剪衣服的技术都是前世在李家的时候跟着李秀红学会的。.

    李秀红缝制衣服的手艺也很好,在那片镇上,也经常给人做衣服。

    那时苏麦子在李家,也只和李秀红说得上话,而且因为长期被李家关着,只能在家里自由活动,苏麦子自然就常和李秀红呆在一起,也就学会了这些东西。

    如今,这些和麦苗解释不清楚,麦子便简单的笑道,“这有啥难的,一理通百里明的事情,只要弄清楚其中的道理,很简单。”

    麦苗不懂这些,也不知道这到底有多复杂,也没追着问,就只是点点头。

    倒是一旁的腊梅觉着有些奇怪,她是内行人,自是知道这裁剪的技术要是没人教,肯定难学得会,就是有人教,还需要时间才能学会的,她可是从没听说过麦子会裁剪东西的。

    不过,她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也没有追问,只是和麦子继续刚才的话题,“麦子,你要是能裁剪,我只管缝制,晚上咱们熬熬夜,应该能弄出来。”

    麦子想起刚才腊梅缝制一条健美裤好似也没多长时间,两人努力些,在下次赶集的时候应该能赶制出来,便冲腊梅点头,说自己可以帮忙。

    麦苗听了,立即自告奋勇的道,“那我晚上也来帮你们好了。”

    麦子闻言,笑着敲了她一下,“你今儿是学校放假,明儿还要上学呢,帮啥帮。”

    说到上学,麦苗的脸拉了下来,她觉着自己就不是个读书的料子,不管如何努力,她的学习成绩也上不去,久而久之,对读书早就失去了兴。

    她早就不想念书了,但是王大妞不肯,说她年纪太小,不读书在家里闲着也不成,就一直逼着她。

    如今,在麦子面前,麦苗立即出声央求,“姐,其实我不喜欢上学,我不想念书了,你帮我跟娘说,别让我读书了。”

    “你这个年纪不念书能干啥,这事儿没得商量,学一定要上,至少你得念完初中毕业才是。”麦子记得上辈子的麦苗也是这样,根本不是读书的料子,读完初中毕业就读不下去了,估计这辈子也是这样,也就没勉强,只要求她读完初中就算了。

    听麦子也说要她读完初中,麦苗扁着嘴,极其不愿意的拉长了声音,“大姐……”

    苏麦子瞧着这小丫头如临大敌的模样,笑着敲了下她的头,硬是没松口答应她立即不读书的事情。

    在苏麦子看来,不管男孩子也好,女孩子也好,多读些书总是没差的,她是没有机会,要是有机会,她还想多念些书呢。

    苏麦苗这就算不是读书的料子,但好歹也要脱离文盲的级别。

    苏麦子两姊妹在腊梅嫂子这里弄完健美裤后,几人又回去麦子家里将那几匹布给弄了来,然后苏麦子让苏麦苗回家了,自己和腊梅开始赶工。

    大概到了傍晚时分,苏麦子二叔和二婶从外边干活回来了。

    苏麦子二叔苏雨和二婶高桂华两人人都很好好,又因为是自家人,平时自是走动的多,两家人也很是随意。

    苏雨和高桂华一听说苏麦子晚上要在腊梅这里赶东西,两人便强行留下麦子在家里吃饭。

    麦子也不客气,立即答应了。

    二叔一家的伙食当真是好的很,四个大人一个小孩子,二婶炒了四盘菜,两荤两素,虽然荤菜里边的也不尽是肉食,但却是放了不少肉。

    吃饭的时候,苏雨一边将那碗莴笋炒腊肉往麦子面前推,一边道,“麦子,这腊肉是你大庄哥单位的,他们单位每个月月末都会些东西,昨儿才送回来的,说是单位一人了三斤,他们两口子留下一半,这些都给我们送来了,我们昨晚上吃了些,这味道可好了,你怕是没吃过这腊肉,多吃些,看你瘦的。”

    高桂华听后,笑起来,“什么没吃过,麦子家大哥大嫂也在肥料厂,肯定也拿了腊肉回来的。”

    苏麦子一听,心里嘀咕了一下,她倒是忘了这一茬,这该死的周湘莲不只是藏私房钱,竟然还将单位的东西都给藏起来,估计要么是将腊肉给卖了,要么就是送去娘家了,然后她自己回去娘家躲着吃。

    也就难怪,上一辈子只要逢年过节或者是到月末的时候,周湘莲总是要回去娘家的,看来就是单位了东西,周湘莲将东西给送回去了。

    见苏麦子愣在那里,二叔和二婶也大抵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两人对看了一眼,二婶立即一脸后悔的道:“是我嘴多了,来,吃菜,吃菜。”

    二叔和二婶是自己人,苏麦子也不瞒他们,就直接说道,“二婶,我家的腊肉估计被我嫂子给处理掉了,我们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二婶是厚道人,尽管知道周湘莲那刻薄的性子,但是也没说她坏话,反倒是劝着麦子说,“那估计是给忘记了,那腊肉大概还放在单位呢。”

    麦子听后,也不多争,就随着二婶的话道,“嗯,大概是的。”

    “麦子,你这好端端的和李家毁亲了,家里可是有什么困难么?”二叔苏雨从外边回来的时候一看到麦子,就问清楚了麦子和李家那边的事情,他知道这里男女订婚的规矩,也知道麦子家的情形。

    原本下午听后就想跟麦子说这些话的,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这趁着没什么外人,苏雨就直言道,

    “要是需要钱,你来找我二叔,二叔家虽不富裕,但是百八十块还是没问题的,你开口就是。”

    “谢谢二叔,需要的话我来找你们借。”苏麦子一脸感激,但为了不让二叔担心,跟二叔说实话,“不过我这让腊梅身子弄的这个买卖或许能挣下一钱,要是真挣钱了,就不愁了。”

    “也是,你们家也要一些来源才是。”苏雨想起这些年麦子一家过的日子,犯愁的道,“农忙那几个月还好,你们自己种的那些稻子和一些五谷杂粮能包着你们的嚼用,但是农闲的时候,或者家里但凡要用些什么钱,一家子就靠着麦春两口子一个月给些钱做生活费啥的也不成。”

    顿了顿,苏雨又有些担心的道,“我听你大哥说,周湘莲日日在厂里抱怨,说被你们一家子拖累着,这辈子都没出身,她迟早要分家的。”
nil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