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16 | 浏览:1462161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重生军嫂是影后》作者:冬至的柚子(正文完) ...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本帖最后由 tchsin1014 于 2017-6-28 23:12 编辑

第十章:乖乖等我

    怎么了!

    怎么了?

    叶小溪惊讶的捂住自己的嘴巴。

    25岁!

    大哥哥可不就是在25岁那年的深秋之际出了这样的事情了吗?

    难道说眼前这个杨君皓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可是叶小溪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说呀?

    难道说,我是从古代重生到这里的,你也一样,只不过你没有前世的记忆,所以你想不起我和那些事情。

    但是有一点是相通的,那就是你们身上发生的那些大事情。

    你会在今年秋天快入冬的时候,伤到腿然后瘫痪。

    她能这样说吗?能吗?能吗?

    当然不能了。

    现在杨君皓就不相信她,否则也不会一遍又一遍的强调让她叫他‘叔叔’了。

    “大哥哥,以后我能去找你吗?”叶小溪问道,“我能不能去找你?”

    明天天一亮,杨君皓就要送她回家了,如果现在不求着他答应跟自己见面,以后说不定就再也没机会了。

    而且,她还要保护大哥哥呢。

    不见面怎么保护?

    “我们部队很忙的。”杨君皓摸了摸鼻子说道,就见叶小溪听到这话,原本竖起的耳朵耷拉了下来,眼神中前一刻还是浓浓的希冀,结果等他话音一落就是满满的失望。

    就像前些天他放生的那只刺猬一样,将自己缩成一个球形躲在里面。

    杨君皓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给揪了一下。

    “不过我们周末都会放一天假,到时候你可以来找我玩。”

    到底还是不忍心她难受,杨君皓又添了一句话。

    “大哥哥,你真好。”小丫头立刻很高兴的笑了起来。

    她的笑容很纯真灿烂,似乎一瞬间就将杨君皓之前的那点怪异给一扫而空。

    “睡觉吧。”杨君皓揉了揉小卷毛的头,不得不说似乎手感还不错。

    “嗯。”

    这次小丫头没有再跟他犟嘴,反而很高兴的裹着他的军装躺下了。

    而杨君皓则是转过身对着火堆看向漆黑的外面。

    “大哥哥……”

    “嗯?”杨君皓转过头,对上小丫头黝黑闪亮的眸子,“怎么了?”

    “没什么。”

    “睡吧。”杨君皓笑着说道,“不怕。”

    “大哥哥。”小丫头又喊了一句,接着又说道,“我就是想喊喊。”

    前世后来她们一家都去了西北,她再也没有见过大哥哥,所以就再也没有喊过了。

    “要叫叔叔。”

    这一次杨君皓没有转身,而是用树枝戳了戳火堆,纠正的说道。

    “就不叫。”小丫头生气的转过身背对着他嘟囔了一句。

    杨君皓无奈的笑了笑。

    罢了,她喜欢叫就叫吧,估计等明天见到她家人了,应该会纠正他吧。

    此刻的杨君皓恐怕是怎么也想不到。

    几年后,他会为自己有这样的一个想法而懊悔不堪。

    第二天一大早,等到叶小溪醒来的时候,发现火还在,但是已经没有了杨君皓的身影。

    “大哥哥。”

    叶小溪急忙从地上爬起来就往外跑。

    “唔……”

    刚跑到洞口就撞上了什么东西,硬硬的撞的她鼻子疼。

    “怎么?有没有撞疼?”杨君皓关切的问道,然后拉开叶小溪的手仔细的看了看,“还好没有流血,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大哥哥……”

    下一秒,杨君皓的身体僵硬了。

    因为对面的女孩子一下子就扑到他的怀里大哭起来,“我……我以为你丢下我不见了。”

    杨君皓心里一软,手抬起来在小丫头的小卷毛上拍了两下,“我这不是去找吃的了吗?吃饱了我们才有力气走出去。”

    “哦。”叶小溪有些脸红的松开抓着杨君皓腰的手,挂着泪珠儿乖巧的看着杨君皓,“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杨君皓胸前一轻,一股子莫名的情愫涌入心房,他急忙将其挥开,宠溺的看着叶小溪,“傻妞,过来吃东西吧。”

    摘了一些野果子,还抓了一只野鸡。

    “你先吃点果子,今天叔叔给你做烤野鸡吃。”

    野鸡是昨天傍晚下的坑捉到了,刚才进来的迟,就是在湖边清洗这东西了。

    “那我帮你。”叶小溪紧紧的跟在杨君皓的身后,生怕自己一眨眼,他又不见了。

    张君皓有些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头。

    不过看到小丫头吃的那么香,杨君皓顿时觉得昨晚上没睡觉也不那么累了。

    要寻找出去的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但幸好他们跟前就有一条湖,沿着湖水流向应该就能走出这座山林。

    两个人说走就走。

    杨子轩还特意的给叶小溪找了一根棍子,自己则在前面为她开路。

    即便是这样,在走了一段路程之后,叶小溪的脚就给打泡了,而且水泡还被磨破了,每走一步就想踩在刀刃上一样的疼。

    “怎么不早说?”脱下叶小溪的鞋子,杨君皓的脸就黑了,“在这里等着。”

    “你要去那儿?”叶小溪抓着杨君皓的胳膊。

    “我去给你找点药材敷上。”杨君皓皱着眉头说道,”你乖乖等我,我就在你视线范围内。”

    刚才他有看见一种止血的药材。

    “嘶……”叶小溪皱了皱眉头。

    “知道疼了?”杨君皓生气的说道,不过手下的劲儿却是很轻柔的,生怕又弄疼了她。

    “上来吧。”

    帮叶小溪敷好药,杨君皓在她前面蹲下来,“我背你出去。”

    叶小溪小眉毛皱了皱,看来看山路又看了看自己的脚,最终牙一咬上了杨君皓的背。

    这孩子可真轻。

    杨君皓心里暗自说道。

    只是在以后的日子里,杨君皓但凡有了什么好吃的东西,都会想着留下来带给叶小溪。

    要好好给她补一补。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此刻的叶小溪趴在杨君皓的背上,仿佛又回到了前世小的时候,他们走失在天桥下躲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大哥哥就是这样背着她回家的。

    那个时候的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后面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她会跟大哥哥从此再也没有见过。

    现在的叶小溪真的很希望,这条路能够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这样她就不用跟大哥哥分开了。

    然而,她的愿望终究是要落空了,因为没过多久,叶小溪就听见惊喜的声音,“小溪,你怎么样了?”

    虽然惊喜,但是却是叶小溪厌恶的声音。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本帖最后由 tchsin1014 于 2017-6-28 23:13 编辑

第十一章:把小溪给我

    “小溪,你怎么啦?”

    乔世刚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特别是看到叶小溪竟然趴在一个男人的背上,那眼神像刀子一样的飞向杨君皓。

    然而,他这点能耐在杨君皓跟前就不够玩的。

    杨君皓只是这么淡淡的一瞥,乔世刚就不敢对他对视了。

    真是怂。

    叶小溪暗自鄙视了一眼,便装着没听见,趴在杨君皓的背上眼睛都不带眨的。

    “你到底把小溪怎么样了?”

    一想到刚才自己竟然不敢与他对视,乔世刚就怒了,生气的说道,“把小溪给我。”

    给他?

    他以为自己是什么?

    叶小溪都要被这个二货给气死了。

    趴在杨君皓的后背上一动不动的不想理会乔世刚。

    而杨君皓见状不知道是担心叶小溪睡着了还是怎么的,直接将乔世刚当成了空气。

    见乔世刚还要说话,他一个冷眼甩了过去,成功的让乔世刚闭嘴。

    乔世刚见状只能无奈的、灰溜溜的跟在杨君皓的身边。

    神色紧张的看着叶小溪。

    叶小溪心里冷冷一笑。

    这个乔世刚根本就没有外表看着这么的无害。

    其实仔细想想,她记忆里的乔世刚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一世,都是披着这样的外衣然后迷惑叶小溪。

    让她以为乔世刚对自己有多么的情深意重。

    其实,不过是他们伪装的好罢了。

    你们且等着吧。

    叶小溪在心里暗自说道。

    等我一步一步慢慢的将你们这一大家子的丑恶嘴脸都揭露出来。

    她现在可是比之前更有信心了。

    刚来到这里,一切都不熟悉,这种无力的状态让叶小溪很颓败,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

    她还有大哥哥。

    大哥哥应该会一直跟她在一起……吧?

    杨君皓脚下的步伐走的很快。

    不知道为什么,当看到乔世刚这样看着叶小溪,并且还要宣夺主权的样子,他就来气。

    再加上小丫头前一刻还在自己背上跟个小鸟一样的叽喳个不听。

    后一秒就直接装睡。

    乔世刚那么大的声音都没有将她‘吵醒’。

    所以,他跟她一样,当这个人是空气。

    但是空气可没有这么不自觉的。

    跟在他身边也就算了,竟然还一副担忧的样子。

    擦……

    他怎么了?

    还是他把小卷毛怎么了?

    杨君皓这样想着,脚下的步子就更快了,而他身后的乔世刚却没有他那么轻松。

    被山里的草藤给勾拌了好几下,还好他手快扶住了树才没有摔倒。

    “喂……我说……噗……”

    乔世刚还没有说完话,结果脚下又是一拌,这下子可没有之前反映那么快,一下子就给摔了个狗吃屎。

    “噗嗤……”

    叶小溪听见身后的动静,便看到乔世刚一头栽了下去,整个人就陷进了右边深深地树蔓草藤当中。

    她不由得高兴的笑了。

    活该!

    而事情却没有就这样结束。

    “哎呀,我的脸好疼呀。”乔世刚一边想要挣脱束缚站起来,却不知道脸撞在什么上面还是怎么的,越是想挣脱越挣脱不开。而脸却火辣辣的疼。

    “你先在这坐着,我去看看。”

    见状杨君皓对着背上的小人儿说道。

    “大哥哥,你小心点。”叶小溪乖巧的点了点头。

    杨君皓心里一暖,走到乔世刚那边的时候,乔世刚还在那里尖叫,杨君皓就这么一提溜,就将乔世刚从那一堆草藤中间拉了出来。

    甚至连缠在他身上很紧密的树蔓也给拉断了。

    这……得多大的劲儿啊!

    乔世刚被这样霸气的杨君皓给吓到了。

    而叶小溪也是冒着星星眼:大哥哥简直太威武了!

    乔世刚见到叶小溪‘醒’过来了,也忘记了刚才的难看,“小溪,小溪你醒啦,我来救你了。”

    草……

    他来救她?

    叶小溪十分不淑女的翻了个白眼。

    “世刚哥哥,”叶小溪甜甜糯糯的声音想起,“你这样也能救人吗?”

    她指着乔世刚狼狈的身子,“刚才掉进去的是我们吗?大哥哥。”

    乔世刚那脸都能开染坊了。

    杨君皓将手放在嘴边装作咳嗽的样子掩饰住了自己的笑意。

    这个小卷毛,挤兑人起来可真有意思。

    “小溪,我听说你掉山坡,我都要吓死了。”乔世刚就想要往叶小溪跟前凑,“小溪,现在看到你没事了,我真是太高兴了。”

    “你的脸……”叶小溪有些害怕的往后挪了挪,“不疼吗?”

    “不……不疼啊。”乔世刚看了一眼杨君皓,坚定的点头说道,虽然他现在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那就好。”叶小溪点了点头,对着杨君皓说道,“大哥哥,我们下山吧。”

    “小溪,世刚哥哥背你吧。”乔世刚装作身潇洒的样子蹲下身子。

    从前叶小溪最喜欢他这个姿势了。

    然而,他忘记了他现在身上到处都是泥巴还有树叶子,尤其是那脸上,如今已经红肿的吓人了。

    “世刚哥哥你身上脏。”叶小溪嫌弃的捂住自己的嘴,“我还是让大哥哥背吧。”

    然后就欣喜的爬上杨君皓的背上。

    身后的乔世刚一闪而过的怒意和恨意,盯着前面的两个人,恨不得在他们身上钻几个眼。

    叶小溪才不会管他呢。

    能有机会跟着大哥哥在一起,她珍惜还来不及呢。

    一会儿将自己送回去大哥哥也要回部队了。

    想想再过一会儿就见不到他了,叶小溪的心情低落了下来。

    不行,一定要找个什么法子能够经常去部队里看看呢。

    况且再过几个月还有那么大的一件事情发生,她不在跟前盯着,心里实在是不安心。

    不过叶家也不太平,旁边住着个虎视眈眈的乔家。

    叶小溪想到这里小刺猬的尖尖刺竖了起来。

    不管是谁,要是敢伤害她的家人和爱人,她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队长……”

    就在这个时候,听见前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是杨君皓的战友找过来了,

    而跟在那些战友身后的,还有一个人。

    叶小溪在见到那人之后,原本还带着微笑的小脸就冷了下来。

    是乔菲菲。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本帖最后由 tchsin1014 于 2017-6-28 23:16 编辑

第十二章:猪呀鬼呀
    “小溪,你没事吧?”

    见叶小溪趴在解放军的背上,乔菲菲眼中一闪而过的快意,随即担忧的问道,“难道是受伤了?”

    这样看她以后还怎么跟她抢东西?

    最好以后都乖乖的听话,要不然……

    “受伤?对啊。”叶小溪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身后不远处狼狈的乔世刚,“世刚哥哥受伤了。”

    “小溪,没事的,你即使受伤了我还是你的好……什么?”原本还装作很懂事的安慰叶小溪的乔菲菲立刻炸毛。

    “哥,你受伤了?伤到哪里……啊……”

    乔菲菲拉开乔世刚挡在脸上的手,紧张的想要再问什么,然而接下来就变成了一阵尖叫,“你……猪啊。”

    可不就是猪吗?

    乔世刚的脸比刚才肿的更厉害了,特别是那张嘴现在已经变成香蕉嘴,而且还往外翻,看着十分的吓人。

    “你……个……死丫头。”乔世刚气的要死,他也知道自己的脸难受,火辣辣的疼了一路了,而且他的眼睛越来越肿了,现在都只能看到一条缝儿了。

    但是他不能认输啊,让那个当兵的小瞧了他。

    原本他是想着偷偷的去村里找张大夫看一下的,所以等看到这一群当兵的,他就立刻果断的将自己的脸给捂住了。

    没想到却坏在自己的妹妹身上。

    这下子叶小溪要看到他的长相,还不得给吓晕过去啊。

    叶小溪却是也是这样想的。

    因为毕竟乔世刚是在找她的路上受伤的,以乔家的尿性,以后叶家身上压着的恩情可就更重了。

    所以叶小溪想要装晕。

    反正她现在失踪了一天,而且是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的,能大难不死已经是万幸。

    受了这么大的罪过,再受到一点刺激,可不就得晕吗?

    从见到乔世刚的那一刻起,叶小溪就装的很虚弱。

    虚弱到要解放军哥哥背才能下山。

    “哥?你真的是我哥呀。”乔菲菲捂着自己的嘴巴哭着说道,“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没事。”乔世刚咬牙说道,“我……要……回去。”

    他要赶紧的去看医生。

    如果乔世刚知道山下聚集了这么多人的话,打死他都不会跟着这群人一起下来了。

    “鬼呀……”

    见到乔世刚这样子,好多原本守在这里的小孩子集体哇哇大哭起来,以至于在多年以后,叶家庄还流传着这样一句止儿夜啼的话,“再哭仔细乔世刚来了。”

    先是被自己的妹妹嫌弃,称之为“猪啊。”

    这会儿又被这些人呼喊成‘鬼啊’,乔世刚那心啊简直都找不到语言来形容了。

    “小溪,你怎么样了?”刘翠翠最关心的当然是自己的女儿了,见她被一个军人背着,心一下子揪起来了,急忙上前问道。

    跟她一起的还有叶卫国和叶秀英。

    “奶……爸、妈……”叶小溪虚弱的喊了一声,然后朝着他们坚强的一笑,“我……没事……”

    然后,就华丽丽的晕倒了。

    真不是她想假装来着,实在是看到这么多人,她眼晕呀。

    这没办法了,只能装晕了。

    “这位同志呀,麻烦您能不能将我孙女送回家啊。”叶秀英急忙说道,“老张?老张呢?”

    老张叫张宏达,是村里的医生,早些年下放到了叶家庄,平反后就一直留在这里。前段时间叶小溪可坏头的时候,他正好没在,才回来听到叶小溪受伤就跑过来看了一趟,后来生气的走了。

    这会见状能不生气吗?一个个的都不听医嘱!

    “在这呢。”老张中气十足的说道,“走,你家离得近,直接去你家。”

    “老张啊,”董小莉却是拉住了老张,“您……您先帮我儿子看看脸吧。”

    “他的脸一时半伙死不了,”老张看了一眼已经成猪头的乔世刚说道,“这丫头现在可都晕过去了,听说她还从那名高的地方摔下来,这是要出人命的。”

    “愣着干啥?还不快点将人背走?”见杨君皓还愣在那里,老张瞪了一眼他说道,“看着是个灵性的,咋这么呆。”

    杨君皓,“……”

    呆?

    好吧,这还是有人第一次这样说他。

    于是,杨君皓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将叶小溪背到了村口。

    老张,“……”这小子是故意的吧?

    将叶小溪放在炕上,杨君皓深深的看了一眼在炕上装晕的小丫头,不知道一会儿她这戏要怎么演下去了。

    老张这边已经在叶家人的殷切希望下,开始坐下来替叶小溪把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老张的神色却是越来越凝重。

    “老张,我孙女到底咋样了?”叶秀英问道,“你这倒是说句话呀。”

    “不好。”老张摇了摇头半天才吐出来两个字。

    然后对着屋子里的一群人说道,“上一次丫头昏迷的时候我是怎么说的?”

    怎么说的?

    “明明告诉过你们,让丫头好好的静养,知道什么是静养吗?”老张一边说一边在屋子里走圈圈,显然他这是非常生气。

    “她现在的身体状况非常不好,要是再继续被你们这样折腾下去,迟早有一天就嗝屁了。”

    “她才多大呀?这都晕过去两次了,我说你们这些当父母当爷奶的这心怎么就这么大呢?”老张继续数落道,“我告诉你们,再有下一次干脆也别找我了。”

    “直接给她准备一副棺材抬到南山去得了。”

    “张叔……”

    刘翠翠听到他这话一下子就给哭起来了,“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答应让她出去,我不应该啊。”

    “是我害了她呀。”

    “好了,翠翠。”叶卫国难过的拍了拍妻子的肩膀。

    从女儿失踪到现在,妻子一直在自责。

    但这是个意外,谁能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

    杨君皓看着这样的一家人,然后又看着炕上躺着的小丫头,这一瞬间竟然有些羡慕她。

    有这么多心疼她的亲人。

    只是她就能这样忍着看着家人因为她伤心吗?

    “妈,“就在这个时候,炕上传来一道弱弱的声音,但是对于叶家人来说却犹如天籁之音。

    “小溪,你……你有没有怎么样?”刘翠翠焦急的问道。

    “妈,我……我没事。”

    “傻孩子,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还没事?”叶秀英摇了摇头说道,“以后可得要在家里好好养养。”

    叶小溪弱弱的看着杨君皓,“大哥哥……”

    她要是在家里将养着不能出门,那以后怎么去见大哥哥呀。

    “大哥哥?咳……”叶卫国尴尬的说道,“小溪,要叫军人叔叔。”

    “不要,”叶小溪可怜兮兮的看着一家人,”就是大哥哥嘛。“

    唉……

    这孩子这是怎么了?

    “老张啊……”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本帖最后由 tchsin1014 于 2017-6-28 23:17 编辑

第十三章:毁容了
    门外传来紧张的脚步声。

    ‘哐哐’一声,来人不等屋子里的人开口一下子就将门给推开了。

    门撞在墙上的声音很大,杨君皓皱着眉头看了来人一眼。

    乔占江倒是一点都没觉得自己刚才的举动有什么不对的。

    他的孙子现在已经在家里嚎叫了半天了,再不赶紧给看看是要死人的。

    “老张啊,赶紧去给世刚看看吧。”乔占江一进门就对着老张说道,“他不知道咋就成这样了?”

    “没看见我正忙着吗?你孙子又死不了。”老张的倔脾气犯了,怼着乔占江开口就说道,“你们家不是跟老叶家关系走的近吗?”

    “咋到关键时刻了就内讧了?”

    平日里三句话不离自家跟叶家有多好,咋一到关键时刻就变样了?

    叶小溪在心底默默的为老张竖起大拇指。

    明白人呐!

    至少比他们家的人看得清。

    “我再开上几服药你们去抓了给她喝,记住了,一定要静养。”老张拿起自己的老花镜写了一个方子递给叶卫国,“再有一次就大罗神仙也难救了。”

    “是是是,我们一定注意。”叶卫国急忙点头。

    等到这边的事情都说好了,老张这才细心的将自己的药箱子收拾起来,跟着乔占江去了对面。

    屋内。

    “小溪,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刘翠翠心疼的说道,“妈去给你下碗面条吃。”

    “还有大哥哥,他也没吃呢。”叶小溪说道,“这次要不是大哥哥,我……我就见不到你们了。”

    叶小溪说完默默的流着眼泪,让人怎么看怎么心疼。

    “这位同志,一直都没有来得及好好谢谢你,你可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呀。“叶卫国说道这里就差点给杨君皓跪下了。

    “这可使不得。”杨君皓急忙将他扶住,“这也是我们应该做的。”

    “一会儿在家里吃饭,”沉默的赵长庚开口说话了,“我们得好好的感谢您。”

    “不用了,大叔。”

    “大哥哥,留下来吃饭好吗?”叶小溪杏大的眸子黑黝黝的看着杨君皓,一时间,他想要拒绝的话却是再也开不了口了。

    而乔家这边,却是吵闹的很。

    “鬼哭狼嚎个啥?”张宏达朝着正哭天喊地的乔世刚吼道,“人家小姑娘家家的都没喊叫啥的,你个大老爷们的哭的跟个鬼一样的,你也好意思?”

    又是鬼!

    乔世刚一听这话哭的更伤心了,“我……我都要破相了,张爷爷你要救我呀。”

    平日里这小子见了自己问都不问候一声,说话也是跟他那个爷爷一个德行,老张老张的。

    老张也是他这毛头小子能叫的?

    这会儿叫起爷爷来了?

    哼……晚了。

    “破个啥相?”张宏达整理自己的药箱不耐烦的说道,“大老爷们怎么这么娘,长相啥的能当饭吃?”

    乔世刚,“……”

    他怎么感觉跟这个老张不在一个频道上?

    难道你作为大夫的不应该救死扶伤吗?

    “你是死了吗?”张宏达说道。

    “……”他是没死,可这不是受伤了吗?

    “张叔啊,您就可怜可怜我吧。”董小莉哭着说道,“我可就守着这么一个儿子呀。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可要我怎么活呀。”

    “死不了。”张宏远说道。

    “……”董小莉一噎,下面的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你这不是伤到了,这是你中毒了。”张宏达看着乔世刚说道,“你仔细想想,你是不是在山里碰什么东西了?”

    “老张啊,那这要怎么解啊?”乔占江问道。

    “不用解。”张宏达背起自己的药箱子站了起来。

    “不用解?”难道连老张都救不了自己要放弃了吗?乔世刚哇的一声就大哭起来。

    “过几天再看看吧。”张宏达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种毒药的毒性应该过几天就下去了。”

    只不过下去之后会在脸上留一些疤痕。

    但是这让他治,他也爱莫能助。

    开点药吧,不过是让毒性去的快那么一点点,起不了什么实质性的作用,还浪费他的药材。

    索性算了吧。

    “等……几天?”乔世刚吓的拉住张宏达的衣服跪在地上就哭,“张爷爷呀,你不能走啊,你要救救我呀,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对你不敬了。”

    “哼……你小子还知道平日里对我不敬?”张宏达冷哼了一声,“不过你这话是在怀疑老头子我的医德吗?”

    张宏达生气的甩开衣袖对着乔占江说道,“你们要是不相信可以去找别人看。”

    “这不行。”董小莉从地上爬起来,“我要去找他们叶家,我儿子被害成这样了,一定要讨个说法。”

    “够了。”乔占江愤怒的吼道,“不要失了分寸。”

    分寸?

    什么分寸?

    凭什么这么多年了,他们乔家就要处处让着叶家?

    就因为她婆婆是叶秀英的婢女吗?

    这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前些年家里多紧张的,叶家被拉出去挨斗,要不是他们家悄悄接济,叶家说不定早就完蛋了,还有现在这日子?

    只是家里有个老爷子十分的霸道,丈夫又听他的话。

    董小莉即便是心里有想法也只能压在心底。

    日积月累的,让她对叶家越来越仇恨。

    如今儿子这一张脸肿成这样,董小莉心里压抑了这么多年的怨恨就全暴露出来了。

    “爸,世刚是不是您孙子?”董小莉擦了一把眼泪,“您怎么就不知道心疼一下他呢?这脸要是毁了容,以后还怎么说媳妇呀?”

    “不是还有叶家那个小溪吗?”乔占江说完这话,将儿子乔长远叫了出去,“我看你媳妇心里是有疙瘩了,你找个时间给她好好解释一下,这个节骨眼上可不能出什么纰漏。”

    “嗯,我知道了。”

    “必要的时候,也可以将我们的计划告诉给她。”乔占江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

    董小莉确实一点都看不上整天跟在女儿乔菲菲屁股后面转的叶小溪。

    唯唯诺诺的没有个主见。怎么能配得上她的宝贝儿子?!

    可偏偏乔世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厌恶叶小溪的紧,却每天还要去哄她。

    前段时间甚至为了叶小溪还将亲妹妹乔菲菲给打了一顿。

    董小莉想想就吐血。

    她是绝对不会让那个女人进家门的。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本帖最后由 tchsin1014 于 2017-6-28 23:19 编辑

第十四章:就叫团子吧

    杨君皓背着叶小溪进村子的时候,就已经让找到他的那几个士兵归队去报告了。

    而叶家也因为救命恩人杨君皓答应留下来吃饭而忙碌起来。

    “娘,咱们菜窖里是不是还有一块熏肉?”刘翠翠问道,“做个扣肉。”

    “成,”叶秀英说道,“老头子,去把咱们家那只鸡杀了吧?”

    “娘,那鸡可是用来下蛋给两个娃补身体的。”刘翠翠红着眼睛说道。

    “鸡没有了可以再养,人家可是救了咱小溪的命。”叶秀英说道。

    “成,那一会儿我去洗个萝卜来,要是有土豆就好了。”刘翠翠咬着下唇点了点头。

    两个人说话的声音都不大,所以在外面西厦说话的叶小溪跟杨君皓自然是没有听到。

    “大哥哥,我以后能去部队找你吗?”叶小溪再次问道,“你能来看我吗?”

    杨君皓揉了揉眉心。

    这孩子怎么就是不改口呢?

    “等我有空就来看你。”杨君皓笑着说道,“医生的话你听到了吗?要好好养着,知道吗?”

    “我会乖乖听话的。”叶小溪认真的说道,“所以只要我听话大哥哥是不是就不会不来看我?”

    杨君皓,“……”

    他怎么有种挖坑埋自己的感觉呢?

    这孩子能不一直纠结这件事情吗?

    “是。”杨君皓第一次非常认真的回答了叶小溪的问题。

    等到吃饭的时候,望着一大桌子丰盛的饭菜,杨君皓就后悔了。

    他当时不应该一时心软答应留下来。

    这一桌子菜明显是将一大家子以后很长一段时间的口粮都用来招待他了,杨君皓心里非常的过意不去。

    可是对上一家人殷切的眼神,他口里原本想要说的话就全部咽下去了。

    罢了,等回到队里自己再买点东西送过来吧。

    但是吃到叶秀英炒的鸡肉里面还有好几个没有下的鸡蛋的时候,杨君皓的筷子是怎么也下不去了。

    这一家人竟然将下蛋的母鸡都用来招待他了。

    “你还在生病,多吃点。”杨君皓低头将黄灿灿的圆形鸡蛋夹到叶小溪的碗里,“这个营养。”

    然后自己迅速的扒拉着碗里的饭。

    “杨同志,”一家人望着他的样子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这是我这些年吃的最好吃的一顿饭了。”杨君皓笑着说道,“有家的味道,特别是您做的这道鸡肉,让我想起我的母亲。”

    只可惜他母亲在他几岁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

    但是留在儿时记忆里的味道却是一直没有忘记。

    “大哥哥多吃点。”叶小溪将鸡腿给杨君皓夹了一个,又给发呆的弟弟叶景涛夹了一块,“你也吃。”

    “啊?”

    叶景桃愣在了那里。

    姐姐似乎从上次昏迷之后就变得不一样了。

    “姐……”

    简单的一个动作,却让叶景涛差点掉下眼泪来。

    叶小溪知道原因,原身叶小溪是个性格比较孤僻的孩子,又因为她小的时候,家里经历了那样一场浩劫,让她的性子更加懦弱和内向了。

    平日里也就跟乔菲菲说话,对于家里的这个弟弟向来都是沉默沉默再沉默。

    再加上乔菲菲经常若有似无的挑拨上几句,长久以来在叶小溪的心里就形成了一个固定模式。

    弟弟是来跟她抢东西的。

    即便是叶景涛再怎么耍宝,叶小溪都当他是空气,更别提是让着他吃东西了。

    “吃吧。”叶小溪傲娇的仰着下巴,“不然不给你了。”

    “那不行。”叶景涛急忙端着碗躲开叶小溪的筷子,“给人的东西就不能再要回去。”

    然后就见叶小溪跟看傻子一样的看了他一眼,叶景涛端着碗愣在那里。

    这个姐姐好坏!

    反正不管了,赶紧将鸡腿咬上一口。

    这样还能要回去?

    这下换成叶小溪傻眼了。

    这谁家的熊孩子呀?一点都不好玩!

    杨君皓:你家的。

    吃完饭,在叶小溪依依不舍的目光下,杨君皓离开了。

    “姐,别睡了,我知道你醒着呢。”叶小溪正在炕上假寐,门被轻轻的推开,叶景涛坐在炕边轻轻的摇了一下她,“你瞧我给你带什么东西了?”

    这熊孩子!

    明明她已经快要睡着了!

    叶小溪睁开眼,就见叶景涛讨好的对着她笑。

    叶景涛今年八岁,正是换牙的时候,两个门牙掉完了,新牙还没有长起来,这么一笑,就跟个没牙的小老太婆一样。

    叶小溪噗嗤一下给笑了。

    然后叶景涛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急忙将自己的嘴捂住,杏大的眼睛水汽朦胧的瞪着叶小溪,“不许笑。”

    “什么好东西呀?”叶小溪抿着嘴,“不笑也是小老头。”

    “哇……姐姐你好坏。”叶景涛气鼓鼓的将头扭到一边,不过却没有走,显然是等叶小溪来哄他。

    “好啦,姐姐错了还不行吗?快点让我看看是什么宝贝。”她喜欢这个弟弟,从她醒过来之后,叶景涛就想着各种法子逗她开心。

    “你瞧这是什么?”

    这么轻飘飘的哄了一句,叶景涛就开心的咧开嘴笑,笑了一半又捂住自己的嘴。从背后提着个竹笼子献宝似的看着叶小溪,“怎么样?好玩吧?”

    叶小溪看着竹笼子里的那个小玩意,有些哭笑不得。

    好玩?

    “你说的是这个小刺猬吗?”叶小溪指着缩成一团两只眼睛亮晶晶的,像黑豆粒似的警惕的看着他们的小东西。

    “嗯啊。”叶景涛激动的点了点头,“姐你看哈。”

    叶景涛手里拿着一个小竹签子,上面扎着一小块肉,“转圈圈。”

    肉应该是中午吃饭剩下的。

    然后就见小刺猬那湿漉漉的鼻子嗅动了几下,朝着竹签上的肉就想吃,叶景涛当然不会让它就这么吃到了。

    可怜的家伙就在叶景涛的挑逗下不停的转圈圈。

    “好玩吧。”

    叶景涛哈哈大笑,将竹签递给叶玲珑,“姐你试试。”

    小刺猬似乎一点都不害怕,小黑豆般的眼睛亮光闪闪的顶着竹签上的肉。

    “这个吃货。”叶景涛哈哈大笑。

    “是挺好玩的。”叶玲珑逗了几下就将肉给它吃了下去,“跟你一样。”

    咦?

    叶景涛吃惊的看着叶小溪,这次没有笑却是急忙将自己的嘴捂住了。

    姐姐怎么知道的?

    难道是自己嘴巴没擦干净?

    “给它起个什么名字呢?”叶小溪笑着岔开话题,“叫团子好不好?”

    团子?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呀?

    “好吧,那就叫团子吧。”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本帖最后由 tchsin1014 于 2017-6-28 23:20 编辑

第十五章:真不要脸

    团子?

    小竹笼里的某吃货正在专心致志的攻坚它面前的这块小鸡肉肉,丝毫不理会姐弟两分分钟就给它确定好了名字。

    叶小溪想了想,从竹席底下拿了一分钱,然后用意念进了玲珑塔里,她迅速的跑到了负一层的超市里,在那里买了几颗糖。

    刚出来就看见叶景涛在推她,“姐,你在发什么愣呢?”

    “你闭上眼睛。”叶小溪说道。

    “怎……怎么了呀?”叶景涛结巴的看着叶小溪,不过还是听话的将眼睛闭上。

    “张开嘴巴。”叶小溪继续说道。

    “姐?”叶景涛捂住自己的嘴巴警惕的看着叶小溪。

    “乖。”叶小溪顺了顺叶景涛的毛说道,“听话。”

    叶景涛认命了。将嘴巴张的大大的。

    “姐?”感觉到有东西放进自己的嘴里,叶景涛疑惑的问道,“你给我……哇撒……好甜啊好好吃呀。”

    吃货叶景涛兴奋的说道,“姐姐!”

    “这个是解放军叔叔给你的吗?”叶景涛问道,“可是你都给我了,怎么办?”

    他倒是想从嘴里拿出来,可是……自己的口水噎,姐姐肯定会很嫌弃的。

    “这个是特意给你留的,吃吧。”叶小溪的眼睛有些湿润了。

    一颗糖果就能让这个小家伙这么开心。

    超市里的糖果她虽然没有吃过,但是每年二叔叶展国都会从省城带回来一点糖果,叶小溪每年都能吃到一些。

    现在想想,恐怕到叶景涛嘴里的根本就没有她那么多。

    好不容易才将激动的叶景涛安抚好,叶小溪这才继续的躺在炕上想事情。

    现在是夏天,等到九月份她就要去上学了。

    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她要想点办法挣钱呀。

    不然自己拥有那么大的一座宝藏却不能用,简直是暴殄天物了。

    叶小溪躺在炕上专注的盯着小刺猬在战斗一颗圆形的糖果。

    或许,自己可以像前世那样做一些糕点来买。

    叶小溪有一个本事,那就是过目不忘。

    前世当郡主的时候,她经常在皇宫里蹭饭吃,遇到什么好吃的点心都会要来配方让自己府里的厨子做。

    然后自然,那些经过她手里的方子都进了她的脑瓜子里。

    后来他们一家到了边陲小镇,叶驸马和舅舅每天出去干活,她在家里就捣鼓一些糕点拿出去卖。

    没想到后来生意还不错。

    只是不知道现在舅舅和父亲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叶小溪叹了一口气耷拉着脑袋,旁边的刺猬小团子终于停下了战斗,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叶小溪。

    然后,将它的糖果超前推了推。

    咦?

    叶小溪的眼睛亮了。

    这小家伙是怎么了?难道它能感受到自己的心情?

    叶小溪想到这里,伸出手摸了摸它,刺并不是尖尖竖起来的,不扎手,而且小团子似乎很享受一般,还朝着她手的方向拱了拱。

    这是在撒娇?还是在讨好?

    叶小溪凌乱了。

    这还是只刺猬吗?

    怎么感觉像是成精了呢?

    “小溪,你在吗?”又是乔菲菲。

    叶小溪皱着眉头不想吭声,然后门就被推开了,“小溪,小溪?”

    声音很大,即便是叶小溪想要装睡都不成。

    “菲菲,有事吗?”叶小溪揉了揉眼睛,“干嘛喊这么大声?张爷爷说要我静养,你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小溪,对不起。”

    当然知道啊,就因为知道所以才要大声喊。

    但是面上却装作愧疚的样子,“我就是想来看看你。”

    “嗯。”叶小溪半靠在墙上,“我知道了。”

    知道?知道什么?

    “那啥……”见叶小溪没有下文,乔菲菲这才领会到叶小溪是知道她是想来看看她,顿时心里有些生气。

    只是她爷爷和爸爸开口让她过来,并且要她一定将叶小溪给哄开心了。

    乔菲菲就算是有一千个胆子也不敢不听。

    “什么?”叶小溪有些不耐烦。

    “我……我来给你还东西。”乔菲菲说完就将手里的袋子递给叶小溪,“你从前给我的东西。”

    见叶小溪没有接,乔菲菲将袋子放在炕边。

    “你怎么样了?”乔菲菲继续关切的问道,“可把我给吓坏了,还好你没事。”

    “嗯,没事。”叶小溪点了点头。

    “小溪?”两个人正数总和话,就听见外面有人来了,叶小溪听出来是张冬妮的声音。

    那天对张冬妮的表现,叶小溪还是有印象的,是个聪明的孩子。

    “我在呢,进来吧。”叶小溪在里面应了一句。

    只是没有想到,跟着张冬妮一起来,除了那天的马燕妮之外,还有几个女孩子。

    她们都没有吃酸果。

    “你还好吧?”张冬妮问道,“我们来看看你。”

    “张爷爷说要静养一段时间,你们也知道,毕竟我前段时间晕倒还没有好利索。”叶小溪说道。

    前段时间怎么晕倒的,虽然叶小溪没有明确说,但是大家可都知道怎么回事,特别是后来叶小溪还顶着那么大的一块伤口。

    这样想着看乔菲菲的眼神就不好了。

    “咦?这是什么呀?”马燕妮看着炕上的袋子问道。

    “别乱……”乔菲菲最后一个字还没吐出来,就见马燕妮已经手快的将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了,“这么多花卡子,真好看呀。”

    叶展国生了两个儿子,他们夫妻又特别喜欢女孩,所以就将叶小溪当成自己家女儿一样,见到好看的卡子什么的都会给她买。

    而这袋子里装着的,都是叶展国买回来被乔菲菲霸占走的。

    “喜欢吗?”叶小溪笑着问道,“谢谢你们看来看我,这里面的卡子你们要是喜欢就拿去戴吧。”

    “真的吗?”马燕妮高兴的说道。

    “咦?”有一个瘦点的小姑娘指着马燕妮手里的发卡说道,“这个我以前好像在哪里见过。”

    然后疑惑的看着乔菲菲。

    她记得很清楚当时乔菲菲带着发卡还在她们跟前显摆来着,说是她家在省城的亲戚给买的。

    她们当时还好羡慕来着。

    没想到竟然是拿人家叶小溪的。

    真是不要脸。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本帖最后由 tchsin1014 于 2017-6-28 23:21 编辑

第十六章:想学吗?
乔菲菲那脸变的那叫一个难看。
耳边就听见叶小溪说道,“那应该是在菲菲那里见到过,这些东西都是她从前从我着借走的,今天才还回来。”
借的?
可这借的时间也太久了吧。
而且看这里面的东西,有好些都已经坏掉了呀。
也就只有叶小溪这么傻的才相信乔菲菲的话并且借给她。
“我不喜欢戴这些东西,你们拿去分了吧。”叶小溪平淡的说道。
说的竟然这么轻松!
乔菲菲要被气炸了。
既然她不喜欢戴,那为什么不送给她?
白白便宜了这些人。
偏偏她现在又不能说,否则她就惹起众怒了。
可是即便她不说,大家也都很生气。
因为好几个漂亮的发卡都坏了。
而且一看都是才弄坏的。
没错,这些都是乔菲菲心里气愤不过,在刚才要还这些东西的时候,故意给损坏的。
她不能用,叶小溪也别想用。
“乔菲菲你怎么能这样?”有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对着她说道,“借别人的东西都不知道好好珍惜。”
“我又没借你的。”乔菲菲原本就生气,现在被人这样一说,立刻还嘴。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
“你怎么说话呢?”
“就是欺负人家小溪好说话。”
“犯了错误一点都不知道承认。”
“小溪让她赔你。”
叽叽喳喳的吵的叶小溪头疼的揉了揉眉心,然后换上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菲菲,我不相信,她们说的不是真的。”
“我对你这么好,这些东西你即便不还我我也不会问你要的,可是你为什么要将它们毁坏?”
“我的玉坠呢?你是不是也给我毁了?”叶小溪说道这里无声的哭泣起来。
此时无声胜有声。
她这样垂着头默默的哭泣,看到小姐妹的眼中,那就是乔菲菲太坏了,瞧把叶小溪欺负的都不能大声哭。
一时间,小姐妹心中的正义之感就被叶小溪给充分的调动起来了。
“什么玉坠?我根本就没有拿你的东西。”乔菲菲尖叫着说道。
“菲菲,”叶小溪黑哟哟的眼珠子上挂着泪珠儿,看得人直心疼,“你若不想还我,那就算了。”
算了?
那怎么可以。
这会儿大家才发现,原来这个叶小溪竟然这么漂亮,特别是那双眼睛,清澈而纯洁。
再看看乔菲菲,她们从前怎么会觉得乔菲菲长的比叶小溪好看呢?
简直是眼瞎了。
“算什么算?”乔菲菲要被气炸了,“叶小溪你不要乱说,我根本就没有拿你什么玉坠。”
“那天我之所以会磕在门槛上晕倒,不是你非要抢我的玉坠吗?我晕倒之后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醒来也没有见我的玉坠。”叶小溪耷拉着脑袋,似乎是被这样的乔菲菲给吓到了。
“你……你拿了就拿了,我……我也没有说什么……干……嘛这么……”凶啊!
乔菲菲都要被叶小溪给折腾疯掉了,再一次喊道,“我真的没有那你的玉坠。”
只是她已经有前科了,而且还拿了人家这么多东西,还回来的时候估计也是不甘心,所以才弄坏的。
小姐妹们怎么会相信她的话?
更何况,乔菲菲竟然!
竟然为了抢叶小溪的玉坠,将人推倒撞在门槛上,而且还见死不救。
这简直太狠毒了吧。
想到这里,有些胆子小的都赶紧离乔菲菲远点,生怕她会对自己不利。
可怜的乔菲菲,这些年忍着性子在叶家庄树立起来的好形象一下子给坍塌了。
“你们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乔菲菲愤怒的说道。
然后看着马燕妮她们手里拿着的发卡,发疯似得将发卡躲过去扔在地上狠狠的踩。
小姐妹,“……”
“啊……”马燕妮最先反应过来,急忙拦住乔菲菲,“你疯了吗?干嘛要踩发卡。”
“我不用你们谁也别想用。”
马菲菲愤恨的发泄了一通之后,捂着脸哭着跑了出去。
一屋子的人,“……”
“小溪,这……这可怎么办呀?”马燕妮要哭了,她好喜欢这个发卡。
“拿过来我看看能补不?”叶小溪叹了一口气说道。
乔菲菲估计回到家就要后悔。
但是她绝对不会给她后悔的机会,这一次一定要让大家看到她的真面目。
“菲菲可能是太生气了,你们……你们能不能不要跟她计较。”叶小溪接过发卡弱弱的说道,“她发脾气也是一阵一阵的,等过了这一阵就好了。”
一阵一阵?
那就是经常这样?
“小溪,你以后多跟我们玩吧。”张冬妮坐在炕边说道,“多认识一些朋友。”
这样也就能看出乔菲菲的本来面目了。
“可是……”叶小溪纠结了一下说道,“菲菲说你们都不喜欢跟我玩。”
叶小溪说道这里受伤的低下头。
她也不算诬陷乔菲菲,她确实是在自己面前说过很多次这样的话了。
“真是可恶。”马燕妮生气的撅着嘴,“她还在我们跟前说你不喜欢跟我们玩呢。”
原来是这样!
“嗯,我现在知道你们不是不喜欢跟我玩,我以后就找你们玩。”叶小溪甜甜一笑对着几个小姐妹说道。
“可是现在这些发卡怎么办呀?”其中一个叫叶倩倩的说道。
“我看看,说不定修补了还能戴呢。”叶小溪将那些坏掉的发卡和头花拿起来仔细的观察了一下。
“怎么样?能成吗?”小姐妹们殷切的看着叶小溪。
“可以的。”
望着这些东西,叶小溪忽然又有了一个想法。
“你们先等一下。”说完从炕上爬起来打开炕柜拿出个竹篮子。
里面放着一些小碎花布还有针线。
“小溪,你手好巧啊。”张冬妮由衷的感慨道。
能不巧吗?
教她刺绣的师父可是京城最有名的绣娘,并且会好几派的刺绣手法呢。
不过估计她是最砸师父招牌的一位吧。
“这……真是太好看了。”马燕妮崇拜的看着叶小溪,怎么都弄不明白,明明就是几针的功夫,怎么一朵花就成了?
而且还这么漂亮,不,比从前的还要好看!
“想学吗?”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本帖最后由 tchsin1014 于 2017-6-28 23:21 编辑

第十七章:擅离职守
想学吗?!
怎么会不想学?
都是十四五岁花儿一般的年纪,谁不爱美?
但是这个年代谁家里的条件都不富裕,有这个闲钱来打扮?
如果她们都学会了自己动手,那以后根本就不需要去花钱买了。
况且这些碎花布她们家里也有呢。
“那个你能教我们吗?”叶倩倩小心翼翼的带着希冀的问道。
“当然可以啦。”叶小溪笑着点了点头,“不过……”
不过什么?
难道还要有条件?
叶小溪说到这里朝着小姐妹们勾了勾手示意她们靠近一点,“我有个想法,不知道你们想不想试一试?”
“什么想法?”张冬妮问道。
“你们也看到了,这花卡子好看吧?我记得县城里有专门卖这些的店,你说我们要是做一些卖给他们,他们会要吗”
“啊?”
大家都愣在了那里,谁也没有想到叶小溪竟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但……似乎貌似听起来很不错。
“小溪,你是说我们能用这个挣钱?”马燕妮疑惑的问道。
“如果我这一个头花买一分钱,你愿意买吗?”叶小溪将自己刚做好的卡子拿起来对着马燕妮说道。
“一分钱吗?当然愿意了。”其实两分钱她也能接受的。
“那就是了。”叶小溪点了点头。
“我舅舅在县上七中门口有个铺子,我可以帮你们问问。”叶倩倩高兴的说道,“我觉得这个主意成。”
七中是县城唯一一所初中,里面学生很多,家里条件也要比农村好。
“那成,你们回去将家里剩下的不用的布条拿过来,我教你们。”叶小溪高兴的说道,如果这生意说成了,以后还能有一笔小收入呢。
“记住了,是不用的。”叶小溪叮嘱道,“还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保密。”
“如果让别人学了我们的东西,以后就没人来买我们了。”叶小溪严肃的说道,“而我们也就挣不钱了。”
“那是当然,谁说出去谁是小狗。”马燕妮说道。
几个小姐妹也跟着郑重的点了带你头。
“只是你需要静养,还要教我们……会不会对你身体不好?”张冬妮犹豫的问道。
“是呀,要不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再学吧。”其他人担忧的看着她。
虽然心里也恨不得快点学会,但是相比较叶小溪的身体重要一些。
“那从明天开始吧。”叶小溪想了想,“今天你们回去先去找一下看有没有什么能利用起来的东西。”
至于她的身体,整天躺在家里也好无聊呀,而且她还想快点挣钱好兑换一下东西出来呢。
不然,有那么好的资源岂不是浪费了。
从叶小溪家出来,几个小姐妹还觉得脚下轻飘飘的。
她们这是就能挣钱了吗?
怎么感觉这么的不可思议呢?
天哪,谁快点来掐一下我,让我知道这不是我在做梦。
“嘶……好疼呀。”马燕妮捂着自己的胳膊,“你怎么那么用力?”
“不用力点你怎么知道疼?”叶倩倩笑着说道。
“小溪的话你们都记住了吗?”张冬妮严肃的说道,“这件事情我们几个知道就成了,要是有人问都知道怎么说吧?”
张冬妮是这群人里最大的也是她们的主心骨,她一出声大家都听。
这也是那天为什么她们几个没有吃酸果的原因了。
“放心吧,一定不会的。”叶倩倩说道。
“谁要是说出去被我知道了,以后咱们这里就不欢迎谁。”张冬妮说道。
有些话叶小溪不能说的,但是她却可以,这个红脸她不介意当。
“丑话说在前头,谁要是不想学现在就可以离开,我们也不会逼着你。”张冬妮并没有因为大家的点头而停止继续说道,“小溪教我们是她心地善良,至于这能不能卖钱,或者说谁的卖钱谁的不行,那就是我们自己的问题了。”
“我们不能恩将仇报。”
叶小溪教了,但是学不学的成还得靠她们自己。
这些话说在前面,要是卖不出去什么,可别怪人家小溪。
“如果让我知道有人说小溪的坏话,我就撕烂她的嘴。”马燕妮握着自己的拳头挥了挥说道。
别看她是个吃货,但是打起架来那是一点都不含糊。
这里面可是有几个人小时候在她手里吃过亏的。
几个人再三保证了之后,就分手回家找布料去了。
而叶小溪自然不知道这些,她此刻也下了炕,去了主屋的厨房。
叶小溪先看了看家里的食材,中午的那顿饭几乎将家里能利用上的都用了。
不过还剩了一些米和面。
小坛子里还存着之前老母鸡下的鸡蛋。
叶小溪转了一圈,看着天色已经差不多了,就坐在灶火前生火将晚上的稀饭做好,然后又在菜笼里拿了些馍馍和中午剩下的炒鸡肉热上。
然后又去园子的菜园子里挖了点小白菜用开水焯熟,一会儿再凉拌一下,就可以吃了。
这里跟他们古代都属于西北,所以在吃食上的口味几乎差不多。
做好饭,叶小溪发现有个东西再碰自己的脚。
她低头一看,发现小刺猬团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竹笼里跑出来,然后跟着她一起来了主屋。
“饿了?”叶小溪摇了摇头,“真是个吃货。”
吃货团子萌萌哒的看着叶小溪,让她心里一软,“等着。”
然后从锅里夹出来一块鸡肉,“想吃吗?”
团子黑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肉肉,然后还没有等叶小溪开口说话,就开始自动的转圈圈了。
这还真的成精了呀!
叶小溪已经说不出来的震惊了。
它竟然能懂自己的意思!
“唉,也不知道大哥哥现在怎么样了?吃上饭了吗?”叶小溪蹲在地上双手撑着头看着小刺猬美美的吃着鸡肉。
却没有发现,当她提到大哥哥三个字的时候,小刺猬团子浑身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并且小尖尖刺也有那么一瞬间硬了起来。
叶小溪不知道的是,部队里的杨君皓却正在接受处分。
处分的名头就是擅离职守。
擅离职守?!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本帖最后由 tchsin1014 于 2017-6-28 23:22 编辑

第十八章:多买点
“为什么要处分我们队长?”
跟杨君皓一起的队友有些气愤不过。
难道看着小丫头在自己面前掉下去而无动于衷吗?
那他们参军的意义何在?
“我们不能让他们这样惩罚队长。”叫宝子的士兵梗着脖子说道。
“行了,都散了吧。”政委赵东强拍了拍宝子的肩膀说道,“回去吧,别让你们队长为难。”
怎么能叫为难呢?
宝子虽然不知道这其中的事情,但依照政教导员跟队长的关系,还是顺从的点了点头。
而赵东强则是进了禁闭室。
上头头对杨君皓的处罚就是关禁闭一周然后写一份书面检讨。
禁闭室的门口,赵东强将藏着的烟顺着窗户递给杨君皓,然后自己站在窗口也抽了一根,“听说这次坚决要这样做的是黄政委。”
黄政委名叫黄世伟,是他们101团的政委。
杨君皓军校毕业之后来到他们团,刚一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跟黄世伟较上劲儿了。
而杨君皓年轻气盛,在比试中大比分的赢了黄世伟,然后两个人就开始各种互相看不对眼。
这一次好不容易抓住了杨君皓的把柄,又偏偏团长出去开会,黄世伟可不得好好的折腾一番杨君皓了。
“早就猜到了。”杨君皓淡淡的说道,“还有谁也同意了?”
关禁闭,他特么的得犯多大的错误才能让常委会通过关他紧闭,而且还是七天。
麻痹,这是算好了团长会在七天以后回来吗?
“还能有谁?赵参谋呗。”赵东强叹了一口气,“我说你这脾气以后能不能改一改……得,当我没说。”
见杨君皓冷刀子眼飞了过来,赵东强急忙打住。
“我的检讨呢?”杨君皓朝着赵东强伸出手。
“真是欠你的。”赵东强狠狠的吸了两口烟,然后在地上踩灭,这才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来一张白纸,“我熬了一晚上才写出来的。”
“就写的这玩意?”杨君皓一边抽烟一边斜眼看着赵东强写的检讨稿,“简直就是扯淡嘛。”
“我说,你照着这个抄一遍会死啊?”赵东强气愤的说道,“现在团长不在,你忍忍这事就过去了。”
“过不去。”杨君皓严肃的说道。
“这个检讨我不能照着这个抄。”杨君皓严肃的说道,“老赵,你想想我要是找这种这个写,那下面的人知道了会怎么想?以后谁还敢上前冲锋陷阵?”
他就不知道了,这救人还救错了?
擅离职守?
亏他们想得出来。
“好吧。”杨君皓原本以为赵东强会准备一大堆的话来说服他,谁知道就这样轻飘飘的答应了。
“其实吧,这检讨你要是真的按照上面写,你也就不是咱侦察队的大队长了,也不是下面兄弟们的神了。”赵东强笑着说道。
他们侦察队是101团特殊独立的存在,有很多事情甚至可以不用通过团长直接上报到军长那里。
这也是为什么黄世伟跟杨君皓摩擦的另一个原因。
杨君皓没有来的时候,侦察队的队长原本就已经选定好了,是黄世伟手下的一员。
却没有想到被杨君皓给截胡了。
黄世伟当然不会心甘就这样将人手交给杨君皓了,于是趁着杨君皓在101团还没有站稳,对真侦察队还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处处使绊子。
明面上却总说杨君皓多辛苦的,团里要大力的支持他。
可笑的是他当他的那些小动作大家都不知道一样的,他当人跟他眼睛一样的瞎了吗?
杨君皓却是个有魄力的,即便是黄世伟这么刁难,却硬是把侦察队给带出来了。
能进侦察队的,那都是一帮兵茬子。
谁当他们头都不服气的那种兵茬子。
却在短短的三个月内,就被杨君皓给征服了,奉之为神一般的敬仰和崇拜。
就这样给你征服!
当然还有他,赵东强。
军校高材生,曾被称之为鬼才的赵东强,却是甘愿给杨君皓当绿叶,与他一起搭档干起了教导员的活。
“回去告诉那帮小子们好好训练,等我出来要检查。”没道理他在这里关禁闭,那帮小子在外面放羊了?
“行,知道了。”赵东强笑着说道,“你带出来的人还能不知道,这帮家伙现在受了大刺激了,比你在的时候训练还要刻苦。”
也不知道杨君皓给他们吃了什么药。
当然,这个他们也包含他赵东强在内。
“还有什么要指示的吗?”
“嗯,有一件事情你先帮我办一下,”不知道怎么的,杨君皓一下子就想到了那个小卷毛。
答应了要去看她的,但是现在自己出不去,也不知道病情怎么样了?
“你帮买点米面油什么的,送到他们家去。”杨君皓叮嘱道,“还有鸡蛋什么的,能补身子的多买点,我的卡在宿舍抽屉里,密码是123456。”
“行,知道了。”
“多买点。”杨君皓不放心想了想又说了一句,“你去外面药店看看有没有什么补身体的,也买点。”
这下原本已经要离开的赵东强停下来看着杨君皓,“给大人还是小孩?”
“女孩。”杨君皓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道,“就是我救的那个女孩。”
太阳落山了,一阵阵晚风,把一天的炎热收去了。夕阳的余辉染红了天角,天光海色浑然相融,熠熠生辉。
叶小溪伸长脖子往门口看了好几次,还让叶景涛去村口看了好多次。
然而却一直没有等到她想要见的人。
“姐,这才第一天,解放军叔叔肯定是在忙,没顾得上。”见叶小溪情绪低落,叶景涛安慰道,“要不我们去玩吧?”
“算了。”叶小溪失望的摇了摇头,“你摘回来的山楂呢?我们做酸果糕吃吧。”
这个酸果却不是上一次乔菲菲吃的那种让人拉肚子的果子。
叶小溪尝过,酸酸甜甜的很好吃。
“姐姐你好厉害呀。”
吃货狗腿子一听说有吃的,急忙献媚的说道。
就连在竹笼子里正慵懒的抱着肚子的小吃货也瞬间又了精神,很快的从炕上掉下来,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然后迅速的跟随主人的脚步,去了厨房。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7978 
财富
3633942  
积分
1177135  
在线时间
41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7-14 
本帖最后由 tchsin1014 于 2017-6-28 23:23 编辑

第十九章:透心凉
叶小溪做的酸果糕,做法跟山楂糕差不多,但是在配料上却加了点其他东西。
“姐,你不是说这树的果子吃了让乔菲菲她们拉肚子吗?怎么却要它的叶子?”难道就不怕吃坏肚子吗?
“一会儿做好了你吃了就知道。”叶小溪一边专注的熬着酸果汁一边说道,“现在先保密。”
这叶子的妙用是前世御膳房的总厨告诉她的。
不过这种树很少见,却让她意外的给撞上了两次。
前世在边陲的时候,她遇到过。
这一世才醒来没多久就找到了一个,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呀。
这叶子被总厨宝贝的跟个什么似的,用他的话说,这就是一片万能叶子,据说长期泡水喝还能美容养颜。
“这几天你再瞧瞧的弄点叶子回来,记住了,千万不能让人看见了。”万一让别人瞧见了摘走了,那她可就没地方哭了。
“放心吧姐姐。”叶景涛拍拍胸膛说道,“不会有人看见的,再说了,又不是所有的叶子都能用?”
他摘回来这么多,结果能用的才几个。
至于这里面有什么讲究,姐姐没说,他就不问,反正有的吃就成。
吃货就是这个样子。
“咦?它怎么也在这儿?”叶景涛这才发现小刺猬已经摆好姿势守在那里,见叶小溪看过来非常狗腿的转了两个圈圈。
叶景涛,“……”
然后看了看自己的姐姐,你家这个团子小刺猬啥时候成精了?
而姐姐压根就没有搭理他,“火不要太大了。”
叶景涛默默的看了一眼小刺猬,也专注的看火了。
很快的,酸果糕就熬好了,叶小溪找来奶奶装糖的方盒子,用这个做模具将熬好的酸果酱倒进去。
“等爷奶他们从地里回来就能吃了。”将盒子放在新压的井水里凉着,叶小溪对两个吃货说道。
“姐,你咋知道的这么多?”叶景涛崇拜的说道。
刚才姐姐做好的时候让他尝了一口,那味道简直太美味了。
他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姐弟两正做饭,家里的长辈们就回来了,见叶小溪已经将菜都弄好了,刘翠翠有些心疼,“以后不要做了,你好好养着,妈回来做。”
“我没事,”叶小溪说道,“这都躺了一天了,您就让我帮帮忙吧。”
“奶奶,姐姐还做的酸果糕,可好吃了,现在在井水里冰着呢,等一会儿就能吃了。”叶景涛邀功一样的说道,“酸果是我在山里摘得呢。”
“我大孙子怎么这么厉害?”叶秀英逗他。
“姐姐才厉害。”
叶秀英看着端菜的孙女,笑了笑。
晚上躺在炕上跟老头子赵长庚感慨,“我看小溪这也是因祸得福了。”
那一次昏迷醒过来之后,似乎是开了心智了。
就说那酸果糕,她小的时候家里也有这样专门做糕点的师傅,但是却从来没有一个做的像叶小溪这么好吃的。
“那小溪说的那个事情你看咋样?”赵长庚问道。
“我想过两天等县上有集的时候,带她去转一圈看看行情。”叶秀英说道。
“那你是支持了?”
“连你这种不爱吃甜的都多吃了一块,我能不支持吗?”叶秀英笑着说道,“这是小溪第一次认真喜欢一件事情,我们做大人的咋也得支持一下。”
否则打击了她的积极性,以后说不定又变回原来的样子呢。
叶秀英从前一直都不赞成叶小溪整天守在家里,要么整天跟着乔菲菲。
她觉得女娃娃家的多出去看看多认识一些人总是好的,这样也不容易受骗。
事情就这样决定了。
第二天,叶小溪家刚吃过早饭,就听见对门吵吵闹闹的。
紧接着远门一下子就给推开了,董小莉慌乱这头发跑了过来,“小溪,你可得救救你世刚哥啊。”
董小莉一上来拉着叶小溪的胳膊就哭,“你世刚哥为了救你,这下可得毁容了啊。”
“小莉,世刚的脸不是说过几天就恢复了吗?”刘翠翠见她这样拉着自己的女儿,心里很生气,拉过她的手说道,“你别担心,张大夫说没事就一定会没事的。”
至于说救人,他们家小溪可是人家解放军给救的,他们家世刚做了什么?
自己走路不小心,现在咋还想赖在她女儿身上?
从叶小溪被乔菲菲推的晕倒,刘翠翠对这一家人就开始有意见了。
特别是这一大清早的就跑到他们家来哭,这不是找他们家晦气吗?大家都是一个村的,这点忌讳难道还不知道?
这是跟他们家有多大的仇恨吗?
刘翠翠能想到的,作为家里的主心骨叶秀英自然也想到了。
不过她是长辈,有些刘翠翠不能说的话,她可以说。
“小莉呀,咋你婆婆从前没有告诉过你,大清早的不能去别人家哭吗?”叶秀英平日里说话总是带着微笑,让人觉得很亲和。
不过要是严肃的教训起人来,那可不是董小莉能承受的。
别忘了,人家可以大家闺秀,接受的都是最好的教育。
只是前些年,看着他们家小溪愿意跟乔家玩,又顾念着两家的情分,叶秀英什么事情都能忍了。
但是自从叶小溪昏迷之后,叶秀英想了许多。
似乎他们的忍耐和退让让对门的乔家忘记了分寸。
即便他们两家有这样一层关系在,该还的恩情他们叶家不会忘记,但是要用这份恩情算计他们家,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所以,董小莉这一番作为是触到了叶秀英的底线了。
这是让叶小溪完全没有想到的。
因为脑子里有叶小溪上一本子的记忆,所以在现在的她的眼中,叶家人太老实了,所以前世才会被欺负的那般惨烈。
她想着要怎么样一步步慢慢引导叶家对乔家提高警惕,却没想到因为自己两次出事,让叶家开始反感乔家。
不作不死,说的就是乔家。
特别是这一大早,原本一家人还很高兴,正商量着怎么样发家致富呢,董小莉闹腾了这么一出。
叶家人原本还憧憬着美好幸福生活呢。
唰的一盆冰凉冰凉的水就从头顶倒了下来,一下子浇的他们透心凉。
透心凉,心更凉!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