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7 | 浏览:296|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好佬传(原创首发)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483703  
精华
帖子
1084 
财富
14193  
积分
2528  
在线时间
12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2-8-9 
最后登录
2018-12-7 


好 佬 传
好佬在人世上只活了十五年,没有坟墓,也没有留下任何兹纪念的东西,也没有近枝亲人。可以说如同天上某一晚一滑而过的流星,没有了任何踪影。但是我记得他,总想写点什么昭示他曾经的存在。现在我也垂垂老矣,不忍好佬的歌埋没于滚滚红尘中,为他写几句吧。
那一年黄淮之间又发了大水,黄泛区又一批人逃荒来了。一个大高个子的中年妇女,一手拉着个穿红袄的三四岁的男孩,一手拉着根棍子,棍子那头牵着一个眼不太好使的略显瘦小的男人,跌跌撞撞走到我们村子西头的枣树行里,坐下休息。和一**围拢来看热闹的妇女小孩,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话。有那可怜孩子的从家里端碗南瓜饭来,高个子妇女连声道谢,人**中有人哄笑:“这声音和庙里赵二侉子的口音一样,俺河南归德府的。”于是枣林里一片喧哗。
说者无意,听着用心。这天晚上,这半瞎眼的汉子和老婆孩子一起,在庄东头的火神庙里,和六十多岁的二侉子便认了亲,一个杞县,一个太康的河南老乡在异地他乡,成了至亲的老表。二侉子第二天便找村上问事的甲长,让他们在他去世的老姑的宅基地上搭个茅草庵子,住了下来。
由于侉子的老姑在村里的辈分高,年轻人便象喊二侉子一样,喊男的为瞎老爷,女的吗自然也就是瞎奶奶了,那穿红袄的小小子便被孩子们叫成老妞,或者妞妞了,因为他妈妈喊他好妞、地毛妞。
这瞎老爷面目清癯,鼻隆略高,一只玉石眼,另一只又近视。尽管有力气,干活也很利索,但是得有人指引着才能去做。他很会拉大呱,前朝往代之事,三国隋唐一类,说起来有滋有味,很招乡里好听书的人喜欢。那时又没有电灯,农闲冬天里,草屋里总有不少人听他拉大呱,说瞎话。别人挑他的话眼,抬起杠来,他往往一笑了之:“全当我没说。”
瞎奶奶倒是人高马大,粗活细活都拿得起放得下。两只大脚,毫无顾忌地串门,高声大嗓地说笑,也不掩饰与赵二侉子认亲的功利:“我们逃荒在外,河南人都是亲戚唻,接集姓许的多,我们也姓许,不会吃亏呀!”那时的乡下人虽说贫穷,倒不缺乏义气和包容,这一家人便在这儿落地生根了。
瞎老爷和二侉子都会说些算命的术语,玩点看手相之类的噱头。比如说哄小孩:“你的命不要算,称秤只有三两半,一年只有半年吃好面,说不定娶不上媳妇又跑反。”谁知流年不利,没能算出逼向自己的灾难。
这年头场雪过后,邱疯子的新五军气势汹汹往东开,把正在庙屋里听他二位讲古的十多个青壮年,一股脑抓了伕。两个班的兵押着他们回家拿扁担,给队伍挑子弹箱,只嫌二侉子年岁大,打他一枪托子放了回来。瞎老爷本来也可以说看不清路往后退的,他偏说了句前边有人拉着,我挑得动两个箱子的。那当兵的便把他左手拴条绳子带走了。
他们被吆喝着一直走到徐州以东,枪炮声越发紧了,胆小的吓哭了。瞎老爷说:“没见过世面,也不要哭,对面的单打发声的。”于是大家都蹲在地上不动了。当兵的都被吹哨的人带走了,说:“等会有人送饭来,你们再挑着朝前送。”
大家也没有人吭声。
过了一小会,瞎老爷说:“还不跑,真等着再往前送死呀?”于是大家一下子明白过来,四散逃亡,把瞎老爷眼不好的事忘了。那当兵的回来,只抓住了他自己一个,他说:“给我吃的就行。”真叫人哭笑不得。
也就一二十天的功夫,邱疯子的五军又随着杜长官沿萧永公路开了回来。公路已被八路军和民兵扒得乱七八糟,汽车轮子一天只跑几十里路,挑夫们也跟得上。*师长看地图上标着结义集,离公路里把路,就要把师部安在这里,驻扎休息一夜再走。瞎老爷怕匪兵们糟蹋了村庄,便主动跑去找师长:“那只是个小村庄,王家寨才是大镇子。”等侦察兵证实了消息,瞎子便受到师部的优待,让他跟师队伙房做饭,这下子他更走不掉了。
半夜八路军的小股部队骚扰的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响成一片,这次国军又抓了些年轻人开拔了。第二天就被包围在永城东乡陈官庄一带,几十万人在那几个小村庄里等死。那年雪下得特别大,国民党的兵押着抓来的挑夫和徐州各机关、学校、商号跟着逃难的人**,在冰天雪地里挖战壕、修工事,不少人冻饿而死。每天晚上都有人往外跑,中枪倒地的惨呼声此起彼伏,那一带成了人间活地狱。
终于解放军总攻的大炮发言了,冲锋号声中,国军作鸟兽散。有心机的趁乱逃跑,大部分成了俘虏。稍作甄别,绝大部分被抓去的人都各自回家了。我们庄的几个年轻人都饿脱了形,多数回来了,但瞎老爷却从此没了踪影。各种传说蜂起,有的说可能被打死了,有的说跑回河南老家了,有的说被化妆逃跑的*师长带走了……,赵二侉子去战场找了两回,也失望而归,他说:“掐指一算,天上地上都不见,真见鬼了。”
瞎奶奶带着她的地毛妞,在这结义集还得过日子。这地毛妞本是麦收前后,地里的一种不会飞的,比麻雀还小的小鸟。孩子们发现了就顺着麦棵趟子,一直往前赶,抓住了放在手心里玩耍。赵二侉子说:“这孩子红衣红帽蛮好玩了,不要叫这小得可怜的名字,叫他好好吧。”于是全村孩子们便好了、好佬、大好、小好地叫成一片,闹成一片,笑成一片……,这好好大约是水土不服,一身一头都生了粘水泡泡,后来其他地方都干了,长了疤,只有头上总不见好。于是讨厌的小伙伴们又秃好、瘌好、癞痢好地叫开了。这好好却也不生气,叫他什么他都笑嘻嘻地答应,和大的小的、男孩、女孩都能玩在一起。
天热的时候,我们这儿四条小河环绕,不会凫水出不了庄,男孩女孩都能扑腾几下。这河南小侉子很快也学会了“狗刨”。天寒的时候,大家一起打腊梭,打老贼头,往往打腊梭跑累了,在大路上摆四五块砖石或坷垃头,大家依次拿块砖从几步外划的线扔去,砸倒了算赢,砸不倒的便是老贼头了。我们村原有一家姓翟的,便成了开玩笑的对象。赢了的便抓住输了的人的脚,用鞋子一下下拍打:“打打,迎官来,大官来到徐州府,二官来到永城县,俺问聋子听见没听见?”另外几个答没听见,就再来一遍。有一人说听见了,就第二次再玩,这好佬记性、悟性都很高,这些很快就玩熟了,不久,还会自编新的唱词。
解放后,村里把火神庙改成了小学校,好佬便和大多数孩子一样上学了。他很顽皮,从赵二侉子那儿学了几句三字经,他却编排成这样:“人之初,性本善,先生娘子煮鸡蛋,不给我吃我不干。跑到学校告先生,先生说大羊小羊都不念,赵钱孙李全滚蛋。”(当时小学课本里第一课:大羊跑,小羊跑,跑上跑下吃青草)。老师气得扭他的耳朵,他咧着嘴笑……,还未放下,他又是一套:“结义集,真正好,四圈都被小河绕,庄西一片枣树林,庄东小庙变学校,学校老师喜的笑,学生中有个大好佬。”老师便也由他:“出去玩吧。”
元霄节过后,春耕还未开始,农村有了空闲。多年的战乱结束,百姓们便搭戏台,请戏班子唱三天大戏。村庄里喜好唱戏的也鼓捣着成立结义乡自己的剧团。副乡长邵六是个戏迷,主动辞职组建剧团。于是周宜生兄弟、连成兄弟、朱宪彬、孟昭云等人便来结义集,找罗蛮子乡长组建戏团,由于角色不齐,只能排练《二进宫》和《大排宴斩子》,结集的乡亲们也有捐出白布做戏服的,也有借出木板搭戏台的。
原说请永城来的刘娃班,不知什么原因,几次放车去接戏厢都未接来,只好自己在晚上排练。孩子们高兴了几天,情绪就有点低落了。各家接姑娘来听戏的,也准备送回去了。这天这位好佬不知从哪儿弄的红纸,在脸上贴出两块红胭脂色来,爬上戏台就唱起来:“结义集,不知丑,大车放到平山口。刘娃的戏还没有,姑娘接来又送走。结集的戏不要看,不是二进宫,就是大排宴……”,闹得台上台下一片乱哄哄的,气坏了庄上几个热心办事的大老爷们。
他们自费跑到县里,据说找到县长伍武周,请他主持公道:“我们先定的合同,有明批证据。”县里便要永城来的剧团先到我们这儿唱,不然,萧县其他地方也不叫唱了。总算把戏班子接来了,除了《铡美案》、《严海斗》之外,又点了《地塘板》、《对花枪》、《铁笼山》、《鞭打芦花》,整整唱了三天,孩子们真是乐翻天。
好佬天天唱着“琉璃棚棚搭戏台,锣鼓家伙敲起来,家家姑娘接过来,大人孩子合不上嘴,饿死老牛也不管,三天大戏得听完。”被大人们笑着哄来撵去,他还是到处扯蛋。人们也渐渐习惯了有这样一个一天到晚唱笑闹跳的好佬。
大约我们上四年级的时候,瞎奶奶把我叫到她跟前,让我帮她往老家写封信,寄往太康高贤集老王家。我吓了一跳,涨红脸,吞吞吐吐地说:“我,我才识几个字,信咋写的都不知道呢。”那老妇人果断地说:“我说你写就行了。”结果这毫无格式,还空着几个不会写的字的纸被寄出去了。快过年的时候,一封信送到了学校,老师激动地拆开看,就带着我们一起走向瞎奶奶家。
原来信是好佬的小舅写来的。那年大水他逃到了陈州。全国解放后,他回到了家,想不到能收到姐姐的信。来信还说:有人在通许县见过玉石眼和三个商人打扮的人一起上了火车,不知他回家没有?这是结义集的人多年后知道瞎老爷的唯一传闻。但是好佬母子从此坚信:这人还活着。那,他在哪儿呢?
随着年岁的增长,时代的变迁,好佬虽说还唱着他自编的“我是一个大好佬,庄里庄外到处跑,谁家有活我都到,能干多少干多少,只要有谁说声好,秃头放光嘻嘻笑。”满世界玩,但他谁都敢编排,谁都敢侃笑,渐渐也有点招人不待见了。
比如,生活安定了,小河对岸也有成家三兄弟盖屋居住了,用几根木条在小河上搭了个浮桥,胆大的便从上边走,胆小的还是从水中趟。河南岸几家女孩子多,一时美女如云,笑声喧哗。好佬便唱道:“金荠菜,银荠菜,河南的闺女真厉害,打公公,骂婆婆,小女婿吓得乱哆嗦,小叔子吓得溜河沿,小姑子顶门不出来,不出来,拿脚踹,看你出来不出来。”河南岸的闺女们也不示弱,一顿笑骂:“死小好,穿红袄,地毛妞,不知羞。西北乡的小侉子,丑不丑,不象小猪象獾狗。”
庄西贾敬礼家,长得小奴家样。爱笑爱闹,两口子常常当真不当假地干仗。好佬编唱:“桃花、杏花、李子花,比不上西头敬礼家。头发黑,皮子白,小模样长得怪喜人,脚又小,手又巧,最拿手的擀面条,擀的薄,切的细,两个鸡蛋打锅里,敬礼吃的怪得意,吃过摸搂下肚皮,伸手拉过一张席,两口子睡觉玩耍的,小媳妇骂敬礼你个**的。”气得贾敬礼咬牙:“好佬你个小东西,逮住我不活剥你!”
解放以后,新旧思想冲突和替代可不是一下子完成的。**的运动一波一浪往前涌动。知识分子,乡间各色人等感受当然也各有不同。但农村早期的地方积极份子,多有小痞子之嫌,却是个不争的事实,很让原来老老实实的百姓们吃点小苦头而长点小见识。
比如**对贫穷人的照顾就让不少二流子、懒汉沾了光,更有嘴巧会吹者当了小干部。于是乡间便有了各式民谣:“累死累活,上级看不着;看蚂蚁上树,上级照顾;热天下河洼,上级发小褂;冷天钻草屋,上级发棉裤”之类。乡村干部便追查这些落后话,不久便追到一**十多岁的孩子身上,我们便被叫到村公所训了顿,回家大人还要噼哩叭打一顿。只有好佬无父管教,其母骂的声音特高:“你们不要再学好,学好不得了。”成了全村最搞笑的经典语式。
这一天,好佬在外碰到村里小干部,漫不经心地唱道:“我的儿,我的娇,三天没见,你长这么高;骑着我的马唻,拿着我的刀,十字路口你就断曹操哎。”那人不满地哼哼两声,倒也没有自找骂挨。
那几年,好象时代加快了脚步,让人眼花缭乱,跟不上点子了。先是统购统销卖余粮,接着入社改水田,然后反右派、反右倾,大跃进、人民公社、吃大锅饭、大炼钢铁、放卫星,日夜折腾。天天红旗招展,人欢马叫,其间荒唐时事不知有多少,漫说咱草根小民,那些小干部,乡区县干部也多少跟不上的,瞎忙一阵,于是大家纷纷败下阵来。
人定胜天,原来是空口号一个,大自然一发威,便三月不知肉味,吃不上了。
村上的小学只能上到四年级。一个老师的复式班,五年级就得到圩子去上,好佬便辍学了。个又小,在队里干活不够料,适逢大跃进,便发挥他的特长,仿佛真的文化也一下子跃进成了个大“诗人”。什么“挖抬田,盖盐碱,兴修水利改水田。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什么“麦穗六十,谷三千,豌豆八粒涨满满,红芋个个象炮弹,豆子更象金团团,吃不尽,用不完,社会一步到共产”;什么“亩产八百不算多,千斤也不算高产,你看湖南麻城县,放颗卫星一万三”;什么“河南红芋大丰产,亩产百万不稀罕,广西稻子吃不完,千车万车送越南”。
反正听的唱的,大家全不在意,大人们都去大炼钢铁,妇女老人都在田里干活,孩子们也常常被拉去竖旗画标语,反正顿顿都到食堂,可着肚子吃饭,干部让他唱几句,他就顺口编,倒也过得自在。连人家叫他秃好也不计较。
随着连年的水旱灾害不断,农村干部的五风越刮越不象话,本来丰收年,也因过分强调快而浪费太多,坐吃不增产,大食堂办不下去了,不知哪位先开端的农村兴起“干部社员军事化,大搬家”,一下子全乱了套。结义集来了外村的大小干部和骨干社员,称作掌握的,我村的年轻人也调出去不少到圩子、柿园、枣园、柳园干事。据说这种调动能不讲情面,打开局面。
比如要炼钢铁的原料,就把社员家的门鼻、刀挂、水烟袋、灯台、箱柜折页、锅铲、镢锄,统统弄去了;为找余粮,挖地三尺,家土换野土;为堆绿肥,把长了一两个月的庄稼割下,堆成一个个大包。炼钢办食堂把各庄的树木也差不多伐光了,农村渐渐失去了活力。大饥荒仿佛一下子就来了。
人们还来不及转身,原来的歌颂也变了声调,加上老天爷也不给面子,一场大雨就淹了一大片,接着又旱了三十多天,树都裂多宽的口子,连刘少奇这样的大人物来濉溪视察也没让老天开眼,他走后两天,公路两旁青绿的高粱便干梢叶黄,颗粒无收,个中缘由讳莫如深,都是五风作怪。好佬当时对干部们的做法颇有微词,尽管他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哪里知道人世间的险恶和社会的诡异不羁,厄运正象网一张向他撒下来。
来结义集掌握管事的有几拨,个个都是拔尖的聪明人,做起出格的事不待学的。年代已久,其尊姓大名早为人忘却,但外号留传至今,为首的有点罗锅,四十多岁,山羊胡子,额头宽,下巴仄,当过地主的长工,如今是队首,人称“快刀佝偻腰”;第二个是1938年老蒋扒花园口逃荒,卖给谢姓为后的人,由于当时下沟挖龙骨扎伤了脚,人称“血坏脚”;第三个姓穆的,佝偻腰的亲信,人称“木偶人”;第四个姓朱的人称“猪野人”,还有七八个狠角色,也是队首从他庄上带来的,老的、少的、妇女都有,一时掌握住了结义集的一切。
男女分开住,牲口病累死完吃光,庄稼未收上来,红芋、萝卜坏在地里,酸臭味飘开老远。瓜园菜园全由这伙人败坏,连有名的结义集枣树,树主人也不许摘吃。
星期六我从上初中的学校回到家,立即被“木偶人”叫去:“今晚水稻田缺水,拉水车的人不够,添上你正好。”我据理力争,那人说:“什么是理,庄稼种好才是理。”不由分说就叫上来另外两人架着我就走。好佬不知从哪冒出来,高喊:“怎么又兴抓壮丁了?他可是个学生,干活不会光会吃,还不如我去,我到那儿一喊号子,推水车的就走得快了。”木偶人一松手,我见好佬一挤眼睛,连忙开溜。家也无处回,连夜跑回了学校。不曾想到这竟会是最后一次亲见好佬了。
下面是我后来,陆续听到的关于好佬的歌和传说,真假难辩,我又缺乏归纳整理的才能,只有一会天上,一会地下的乱说一通,敬请懂得那时情况的社会人士原谅了。
一、佝偻腰、四坏脚,来到结集当掌握,猪野人、木偶人,带着一**外庄人,来到俺庄乱整人,打孩儿,骂大人,怎么上级没人问?
二、全庄没有四两铁,一连几天不冒烟,掌握的拿根大铁钎,村前村后到处钻,说有粮食埋下边,挖出来恁看看,原是红芋坏了臭又酸,大块红芋地犁子穿,扯着秧子甩外边,一夜起了三十亩,吃上上饭干劲鼓,明年麦收一万五。
三、又唱那血坏脚谢正玄,咱老家都是在河南,先后逃荒来要饭,这里的人仁义汉,百家有口不饿咱,你现在实能干,硬把粮油折腾完。一九三八年,鬼子来中原,老蒋扒开了花园口,大水淹了西华县,冲走了院,冲走了田,你爹带你逃这边,你换了52斤豌豆团,过继给人家叫谢正玄,如今你就全忘完,专门害人真难缠,有朝一日我回家转,到恁老坟上烧纸钱,问问你老祖先,脸面丢完没丢完?
四、又唱木偶人、猪野人,佝偻腰是提线人,都没长人心,到处祸害人,碰到说书唱唱的,你就是姑子*扣的糟鱼鳞。
正好这年秋后又上了水,结义集的水系下方被堵,成了一片水泽,多少天进出不便。便有人饿得不行了,好佬又唱开了:“结义村,真不巧,一下成了台湾岛,庄稼地全淹掉,高处只有小学校,全庄人都来到,掌握的还在睡大觉,连着几天不冒烟,大人孩子苦连连。上级派人发饼干,大人三,小孩两,掌握的成包拿,还有老头老妈没吃着,木偶人说他未干活,不叫我说也得说,我又不是血坏脚。”
这下可是光屁股戳了马蜂窝,闯了大祸了。先是佝偻腰的队伍炸开了锅,镇不住村民社员的哄闹喧哗,后来成了被大家大胆的呸啐推搡的对象,毕竟他们寡不敌众,斗不过那么多社员,败下阵来。
他们报上去,惊动了公社县里的头头,派工作队下来整顿了。带队的是公社罗**和县里的胡部长,那时正在反右倾,阶级斗争的弦正紧绷。他们听了四大金刚的汇报,便认为有阶级敌人在背后捣乱。不然,这半截茬子哪有这么大能耐,顺口胡柴?但猪野人等一口咬定,这好佬年龄不大,思想落后着呢,统购统销的时候,反右派写大字报的时候,他都有说道。由木偶人写成文字,交给了工作组。有位工作组任副组长说:“十多岁的毛孩子,瞎编胡吣,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又不能送去劳改,抓了也没有地方送。”话还没说完,猪野人等便跳起来反对:“这种人就得斗争,从思想上打垮他和他的家人,让他们今后不敢轻举妄动。”
罗**和胡部长便让任副组长回去反省,又抽调区里的徐家佐等人来办事。这徐某人果然出手不凡,两天后,由他主持召开社员大会。他在会上宣布:“经我们调查核实,好佬的小学老师安先生和金先生都是右派,一个说统购统销时丁在允摔麻绳要捆人逼迫农民卖过头粮,春天政府还得给农民吃返销粮。一个会写鸟头字,反右斗争开始,他卖弄字写得特殊,到处抄写大鸣大放的大字报,这样的右派对他的学生肯定有影响。”
“好佬的爹被国民党抓伕后没有下落,他老家来信说,有人在河南通许见过他,可能跟国民党跑到台湾去了。这就是阶级斗争的根苗呀,他编的词里也有‘结义集是个小台湾’,其用心不是昭然若揭了吗?……”徐家佐讲得口干舌燥,也不管社员们听不听得懂,佝偻腰见有人撑腰,又来了精神,对他的那些徒子徒孙们吆喝:“我们听工作组的,现在就斗争这个小坏蛋,坚决打击阶级敌人。”社员们一片嗡嗡议论声,但谁也不敢大声反对。
徐家佐又说:“我们这些人是干什么来的?就是为基层干部撑腰的,佝偻腰对不起我没记住你的大号,你们这些人要坚决,你们是代表党的政策,反对你们也可以说是反党反社会主义,是坏份子,就要斗争。”
当天晚上,工作队开了个把钟头的会,把搜到的好佬的言行顺了一遍,一条条地找出反动点,错误圈,说来这些人的智力,可为之一叹!
其一、完不成任务不要紧,咱乡出了个丁在允,丁在允摔麻绳,你不卖余粮可不行,水湿麻绳你自紧,买来再卖就不上绳。这是攻击搞统购统销的干部,算一条大错误。
其二、安老师,老实人,就是不该提丁在充,你教你的书,他拿他的绳,多嘴多舌打右派,老婆孩子都受罪,你看倒霉不倒霉?
其三、金先生更是能,梅花篆字写的精,到处抄写大字报,一夜成名全乡轰动,让你传播右派言,把你赶回老家转,看你再敢胡乱传。
这是他受右派老师影响的铁证。
其四、毛河蒋河湘西河,流到结集汇一坨,大水来的快,河堰全垮瘫,水田旱田全冲完。上级救济来的晚,饿的小孩翻白眼,一天发一两,饿不着殷小晌(队长),一天吃一钱,饿不着保管员,看你也翻不了天,别再叫小台湾。
这是反动言论了。
其五、低标准,瓜菜代,没有瓜菜,就用红于秧子、白菜根子、灰灰菜,满地挖茅根,刨附子,棉种壳子捣碎卖,做成糕点有人买,要想活命甭讲究,什么树叶都能采。
这是攻击社会主义…….。
我真不愿再发掘好佬的歌谣了,我对这**无耻的五风制造者们的愤怒也随着时代的改换淡忘了,无须多言,便知荒唐。
“正月十五庙门开,大鬼小鬼两边排”,突然秃好的歌声传来:“今天社屋里唱大戏,一**大人斗小孩,哈哈……”只见佝偻腰和他的喽啰们排成了圆圈,大声宣布:“我们有工作队的支持,今天来哄这个国民党挑伕的后代,右派老师的徒弟,破坏生产、攻击党政领导的小坏蛋,把他拥到谁面前,你要使劲推回来,不给他有立足之地,当然打踢也可以,不打死就行。”
于是吹灭了灯,把这个十几岁的小可怜虫推来拥去,一会就没了歌声和哭声,遍身伤痕,倒地不起。那大脚瞎奶奶象一头老虎闯进人阵,哭号一声,惊天动地:“我的好儿呀!”那**恶瘴便作鸟兽散了,没一个敢吭声。
干**关系已势同水火的对立情绪,吹牛浮夸的后遗症都让老百姓茫然,这是**那个给人民带来安定,让人民生活提高的党吗?好佬摇摇头,怎么也想不明白。从那场大水把他送到这村以来,他已经和这里的人、这里的河、这里的地融为一体,他把心里的歌唱给这里听,可怎么也发不出声来。眼睛艰难地睁开,看到了母亲红肿的眼,才知道是在自己的小屋,自己母亲的怀里。母亲轻轻地拍着他:“皮孩睡,皮孩乖,皮孩不困眼睁开,妈妈等你来吃奶,姐姐等你跟她玩……”他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五天后,他拄根棍子又在村子里晃来晃去了:“我如今是大好佬,一天到晚笑着跑,拄根拐棍我还好,大小鬼怪都吓傻了,四大金刚我不怕,我的歌声顺风飘,能不能飘进北京城,我是**的好百姓。”声音比原先显得凄凉多了。
食堂先是一天一两一钱的还有点饭,面黄肌瘦的老老少少还拿个小罐陶碗的等着打饭,慢慢炊事员们也没什么做,也没什么吃的了,大锅灶熄火了。社员们能走动的就自寻生路,浮肿病走不动的,当时叫非正常死亡,各村庄都有,结义集由于徐家佐、佝偻腰的折腾更是严重。人们的羞耻之心也被饥饿磨消了,只要能弄口吃的,什么不道德、见不得人的事都漫延开了。偷抢拿夺的事出现了,不问家人只管自己的多了。
好佬母子在含泪埋葬了二侉子表亲后,相依为命。凭着在河南老家度饥荒的经验,什么草棵树叶都试着吃,虽是鸠形鹄面,仍在苟延残喘。他居然还能哼哼叽叽地唱他的歌:“萁萁芽、团团子,扎扎萎萎怪好吃,鸡蛋稠、酸菟子,掐一把,揉着吃,茅根附子扒着吃,碰个蘑菇抢着吃,扫帚苗子烫着吃,灰灰菜煮着吃”(注:萁萁芽等都是野草类。)
说来也奇怪,那年春天,淮北大地几乎到处都长满了扫帚苗子、灰灰菜,河里浅水处也长满了水芹菜,都可以弄来充饥的。我有时联想到文革时四人帮的名言“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不禁莞尔一笑:原来我们当年吃的是社会主义的草。
到了谷雨以后,省里和县里的头头们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让各乡村把活着的患浮肿病的男女老少,集中到原来食堂的空房中,由于人口大减,除了逃了的死了的,倒也不再按成份了,让大家选两个信得过的,不扯大牵小的人做饭,把每天上级发的八大两救命面,做给病号们吃。这瞎奶奶和我老娘便被选了出来。她娘俩尽心尽力给病人们配上野菜吃,渐渐地村里又有了生气,好佬也有了精神:“公社干部水上漂,大队干部猫对猫,小队干部大铁桥,社会吸的一毛找” (当时安徽产的香烟东海、玉猫、大铁桥、白纸包四种价格分别为:二毛八、二毛、一毛四、九分),还有:“干部穿蓝的,剥削社员的,社员穿黑的,劳动所得的,小孩穿花的,救济才发的,老人穿白的,上级配给的”。
另有对某有名大人物的不恭:“刘**,大鼻子,领导社员拉犁子,拉一春拉一夏,买个袜头要计划。”随着七千人大会的召开,安徽的盖子揭开了,那些乡村土霸王之类的,在各村轰然垮台了,他们落下长久的骂名。我们那位可尊敬的大人物曾严重估计,农村的基层政权有的被坏人掌控,有三分之一不在我们手里。
我在1964年下乡搞社教时,先学习的就是“桃园经验”,听过文件的传达。经过查帐、建贫下中农协会、扎根串联,对农村的真实情况有切实的了解。为什么这些人会变成这样,越过历史的迷障,其实是“上有所好,上必甚焉”的倒映而已。如同当今的反腐,“老虎”们动辄几千万、上亿的贪,“苍蝇”们什么钱都敢拿,还不是**自己的笼子没扎紧,提拔干部光看光鲜外表造成的吗?看到**天才们令人忍俊不禁的忏悔,我真想把我的好佬从那个时代穿越过来,让他大声唱:“老虎、苍蝇,都是害虫,想个法子,收拾干净。”
该收场了,人世间的幸与不幸、喜怒哀乐、贪嗔,往往不经意间一闪而过,一失足成千古恨者也是有的。就在大家都庆幸1960年麦收后形势会好转的时候,我们结义集的故事又有了转折。
阴历都到四月了,大麦就要黄了,小麦粒也快小满了,一场大雨毫无声息地来了。那时的天气预报也不行的,毫无征兆,既无数天浓云重雾的酝酿,也无电闪雷鸣的轰动,突然大雨瓢泼下来,如水缸倾倒,似黄水决口。半天以后,结义集便被水泡了起来,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村子里凡是能动的都上了河堤,打算严防死守,不让堤破。这天是四月初九,老佛释伽牟尼生日的第二天,村西北角的河堰垮塌了。正唱着:“老天爷,下大雨,庙里有个白毛女,白毛女招招手,老龙王你快点走”的好佬一头栽进了混浊的急流,一会儿就不见了,只留下同伴们不安的哭喊。
村庄里没有船,有人弄来木棒、铁丝扎了个木排,一干人顺着湘西河、洪河漂到口子闸,木排一下子被开闸的洪水吸了进去,冲向濉河下游。人们只得放弃了寻找,好佬就这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不见了,和他瞎了一只眼的老爹一样,没有了下落。有人说濉河流过泗县入了洪泽湖,再顺着里下河就流向长江吴淞口,顺着海峡的洋流就到台湾,好佬是想他老爹了。
是耶非耶?那个邱疯子,淮海战役毙了命,他的杜长官做了俘虏。他手中即使逃亡一些军人,会带着一个瞎了眼的挑伕吗?就算是的,好佬一个没出过远门,不知道地图上北下南的小男孩,能找到哪儿是台湾吗?我倒是真心祝愿他们父子能在那个空间里再见,续添家庭的温暖。
再往后,瞎奶奶被她的弟弟接回太康老家去了。
再往后,我学业结束,参加工作,退休返乡了。
再往后,我有一天在电视里看到“章光101”的广告,突然发觉,我的朋友好佬已走了三个15年了。他的秃疮好了没有?我急忙赶到药店,是喜瑞堂还是百顺堂,记不清了,买了两盒章光101,准备送到他的衣冠冢前,哪知早在文革中平坟,早已痕迹无存了。我又想把它抛洒到湘西河里,让它顺水漂流,哪知学大寨那年,萧县的**当政时,在我们这儿打乱了水系,全按正东正西,正南正北挖了数条河作方格状,原来老庄前的河都成了断头死水,连一段通到濉河的也没有了。我欲哭无泪,想叫无声,想看无影。我的好佬,我默念一下,把那两盒章光撒向远方的地平线,别了,我的跳唱笑闹的小友:好佬!好佬!从此忘掉!
         二0一六年八月七日
(笑以此文祝自己生日快乐。)

好 佬 传.doc

52.5 KB, 下载次数: 0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94917  
精华
帖子
597 
财富
4282  
积分
915  
在线时间
2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0 
最后登录
2019-8-19 
写得很幽默。看到好佬俩字,让我想起了红楼里的“好了歌”。不知道作者构思时是否有联系。文笔不错哟,可以考虑多写写中长篇。哈哈。楼主这个算是短篇小说吧。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40487 
财富
223047  
积分
182665  
在线时间
100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20-1-30 
很少见这么认真写网文的作者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87155230  
精华
帖子
10807 
财富
55896  
积分
11233  
在线时间
54小时 
注册时间
2019-3-15 
最后登录
2020-5-23 
写得很幽默。看到好佬俩字,让我想起了红楼里的“好了歌”。不知道作者构思时是否有联系。文笔不错哟,可以考虑多写写中长篇。哈哈。楼主这个算是短篇小说吧。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87155230  
精华
帖子
10807 
财富
55896  
积分
11233  
在线时间
54小时 
注册时间
2019-3-15 
最后登录
2020-5-23 
写得很幽默。看到好佬俩字,让我想起了红楼里的“好了歌”。不知道作者构思时是否有联系。文笔不错哟,可以考虑多写写中长篇。哈哈。楼主这个算是短篇小说吧。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87155230  
精华
帖子
10807 
财富
55896  
积分
11233  
在线时间
54小时 
注册时间
2019-3-15 
最后登录
2020-5-23 
说爱的是你,说陪我永远的是你,放弃的也是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87155230  
精华
帖子
10807 
财富
55896  
积分
11233  
在线时间
54小时 
注册时间
2019-3-15 
最后登录
2020-5-23 
说爱的是你,说陪我永远的是你,放弃的也是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87155230  
精华
帖子
10807 
财富
55896  
积分
11233  
在线时间
54小时 
注册时间
2019-3-15 
最后登录
2020-5-23 
作者文笔很好呀,幽默风趣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87155230  
精华
帖子
10807 
财富
55896  
积分
11233  
在线时间
54小时 
注册时间
2019-3-15 
最后登录
2020-5-23 
文章写的很有深意啊,耐人寻味,值得深思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87155230  
精华
帖子
10807 
财富
55896  
积分
11233  
在线时间
54小时 
注册时间
2019-3-15 
最后登录
2020-5-23 
找本好小说,看看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