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765 | 浏览:2304627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末世好孕》作者:包包紫(正文完)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50 末世第一高手
  看现在这种状况,谢肴世明显是被丧尸咬了,他要么会变成丧尸,要么会变成一个异能者,而后者的可能性极大,再看谢肴世那副等着受死的表情,明明心有不甘,不甘心就这么死了,却保持着逆来顺受的姿态,悲情得很。

    “动手吧,不要犹豫了。”

    许久之后,谢肴世闭上了眼睛,声音沙哑的开口,他以为苏酥迟迟不下刀,是因为苏酥念着他是熟人,不忍心动手?

    苏酥笑了,迷一样的笑,收回手里的刀,轻轻松松道:“我看你还有力气说话,思维也挺清晰的,不一定就会变成丧尸吧,那我现在不杀你,一个小时后我再来,你若变成丧尸了,我自然不会手下留情,若是没变...记得,你欠我一条命!往后有什么事儿招你惹你了,记着今日我的不杀之恩便是。”

    说罢,苏酥转身,走出了超市,顺手拿了货架上的一袋瓜子,站在了超市与建筑材料店之间,一边磕着瓜子,一边保护着苏父苏母,见着往超市游荡了过去的丧尸,也一并上前顺手给解决了。

    她这样两头跑着杀丧尸,不时进隔壁几家服装店里淘几身儿衣服,进超市里搬了些粮油,间或还停了下来嗑瓜子的闲适姿态,看得正忙忙碌碌往皮卡车上搬水泥的苏父苏母瞪圆了眼睛,而让超市里面,回头就能透过货架看到苏酥的谢肴世,那一向坚毅的面庞,也微微有些动容。

    虽然这是一个嘴巴很坏的姑娘,表面说不管他的死活,可是依然替他驻守在超市外面,但凡闻到血腥味,靠了过来的丧尸,全都被苏酥挡在了外面,那一瞬间,谢肴世觉得苏酥的背影,柔和了许多。

    这条街上的丧尸,来了又来,陆陆续续络绎不绝,苏酥瞅着手表上的时间,早就过了一个小时,苏父苏母又上隔壁建材店里捣鼓去了,她回去看了眼谢肴世,还是没有变成丧尸的迹象,便蹲下来问道:

    “我们要走了,你是跟我们一起走,还是留在这里?”

    自然是要跟着苏酥他们一起走的,不走的话,难道留在这里喂丧尸嘛?谢肴世没好气的冲苏酥笑了一下,因为对苏酥心态的改变,这笑容里竟有了些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宠溺意味,他摁着脖子的手掌松开一些,低头看了看,歪了歪脖子,除了有些酸疼之外,那被丧尸咬了一口的伤口,也没觉得有多疼。

    撑着货架,谢肴世勉强爬了起来,苏酥见他动作太慢,忍不住往他的胳膊伸手,准备扶他一把,却是突然觉得触手一阵发麻,她大骇,急速缩回了手,后退一步,看着谢肴世,“你......”

    谢肴世满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变了副脸色苏酥,似乎也觉得自己的身体有哪里不对劲,他站直了脚,双手摊开一看,一道紫色的电花便这么不其然的蹦了出来。

    猛然之间,在苏酥惊讶的眼神中,谢肴世双手握拳,手掌上飘着的紫色电花边收进了拳头里,他又将手松开,连续几次之后,似乎终于找到了某种可以控制手掌上电花的方式,抬头冲苏酥笑了一声,

    “这是什么?”

    他问苏酥,但见苏酥那副惊讶的样子,也就没指望着苏酥回答,而是定了定神,走出超市的门,对着不远处游荡过来的丧尸,将手掌上的电花甩了过去,就只见那丧尸的脑袋被一团紫色的电花包围着,而他挪步过来的身子,明显顿在了原地。

    站在谢肴世身后看着的苏酥,越看越惊讶,谢肴世让丧尸站在了原地,那是因为他的电花还没有那么强的攻击力,只能暂时把丧尸的脑神经给电麻痹掉,假以时日,谢肴世越来越强后,那丧尸就是灰飞烟灭的下场了。

    这末世第一高手,不亏为末世第一高手,别人都是先觉醒五系基础异能,他直接觉醒的便是雷电异能......

    然后苏酥就看到谢肴世走到了停步不动的丧尸身边,抬手拿着一把狗腿刀,一刀就把丧尸的脑袋给砍了下来,他如法炮制,跟着又对付了后续几只丧尸,才慢慢蹲下身来,劈开丧尸的脑袋,捡起里面的晶核。

    这个男人的成长速度,比苏酥这个重生者还要快!

    “苏酥,在看什么呢?我们走吧。”

    苏父开着皮卡车,来到了苏酥的身边,他的副驾驶座上坐着苏母,而皮卡车后面的车斗里,堆满了水泥和建筑胶水,以及一些常用的用来建房子的材料。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苏母,脑袋伸出车窗,忍住干呕,扫了一眼蹲在地上从一堆脑子里挖晶核的谢肴世,又看向苏酥,苏酥也干呕了几声,苏母便催道:

    “快点儿,苏酥,你去开自己的车,一会儿丧尸又要过来了。”

    “好。”

    苏酥点头,转身就慢跑到自己的吉普车边上,开门上车,将车驶到了谢肴世身边,皱眉问他,“你是走呢,还是再玩会儿?”

    她见谢肴世这会儿,似乎比在超市里有了些精神,可能刚刚发现自己觉醒了异能,杀丧尸有些杀到忘我的程度了,但是苏酥累了困了想睡觉了,肚子还非常的饿,她现在是个孕妇,身体上的妊娠反应日渐加重了起来,出来活动几个小时,就得回去养上一天。

    “我一会儿自己开车回去。”谢肴世走近苏酥的吉普车,看着苏酥打了个呵欠,冷硬的脸上便是微微一笑,“你回去休息吧,需要带些什么物资,我明天给你送过来。”

    “不用,我们家物资够吃的。”就是不够吃的,也不要你的!

    苏酥挑眉,扫了谢肴世一眼,一脚油门踩下去,直接跟着父母的皮卡车进了别墅区大门,回了别墅后,天色已经有些蒙蒙亮了,苏酥和父母回房换掉脏衣服,又被苏母催着吃了一碗面,她便去睡觉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51 菲菲来是来了
    这一觉又是睡到下午三点,苏酥被饿醒了,起床后却抓着马桶吐了个昏天暗地,连胃里的酸水都尽数吐了出来,这太难受了,愈发难受了!

    她瘦削的爪子,抓着洗漱台手脚无力的站了起来,往洗漱盆里放了些清水,一边洗着嘴角的秽物,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凌乱的长发,精神萎靡的很是明显,脸色更是惨白惨白的一片,整张脸上唯一的优点,就是她的皮肤肤质变好了,细腻光滑有弹性,跟煮熟的鸡蛋似的,看着看着,苏酥又趴在洗漱盆上吐了起来。

    待得她好不容易捯饬捯饰好自己,都已经过去了个把小时,苏酥走出卧室,来到厨房,见厨房的电饭煲还插着电,打开一看,满满一锅的饭,肯定是苏母体谅她昨晚杀丧尸杀得太累,留了饭给她起来吃。

    苏酥摸着虚饿的胃,拿出干净的碗筷来,盛了满满一碗饭给自己,独自坐在了餐桌边,也没配个菜什么的,一口一口的吃着饭。

    吃完一碗,苏酥觉得意犹未尽,又起身盛了一碗,第二碗才吃了一半,苏母满手都是泥,手臂上还戴了两只袖套,从后面的院子走进厨房,她一进厨房,就看见苏酥拿着碗白米饭使劲儿的吃,便气得笑了,

    “睡到下午才醒,醒了也不吱个声儿,自己一个人在这儿吃白米饭,好吃嘛?”

    “好吃!”

    苏酥鼓着腮帮子,认真的点了点头,她饿得发慌,一饿就愈发的想吐,所以现在吃什么都觉得是人间美味。

    厨房的门边,苏母没好气的回身,“嘭”一声关掉了通往后院的门,这天气实在是太冷了,尽管已经不下雨了,可在外头只待了一会儿,就会觉得整个人像掉进了冰窟窿一样,还是别墅里面暖和些,这栋别墅的地暖和暖气,自末日之后就一直没断过,自然是暖的。

    苏母转身脱下手臂上脏兮兮的袖套,开始择菜炒肉,准备给苏酥弄个茭瓜炒肉,也不知是不是苏母的错觉,她总觉得苏酥这几日的食量有点儿变大了,只要苏酥醒着,就能见她那张嘴没停过,不是在吐就是在吃。

    外头那些丧尸的确是很恶心人的,不光苏酥会吐,苏母和苏父也是见一次吐一次,把胃里的东西吐光了,总是还要找些东西填满的吧,如此苏酥这几日的表现,苏父苏母也想得通。

    “对了,苏酥,你睡着的时候,那个叫谢清衍的又来了,这次还给我们带了很多饼干和矿泉水,我和你爸没要。”

    一边炒菜,苏母一边跟苏酥闲话家常,苏酥听了,不自觉的冷笑了一声,谢清衍哪儿来的饼干和水?铁定是昨天谢肴世在超市里拼死拼活弄回来的,这个谢清衍还真的是懂得借花献佛,就是不知道谢肴世这样养着谢清衍,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

    其实谢肴世倒没有像苏酥想的那样,心疼谢清衍拿出去的那点儿饼干和矿泉水,他早就有给苏酥一家三口带物资的想法,所以一直将他的沃尔沃后座及后备箱塞得满满当当的,才开车回了别墅。

    面对这些够吃好多天的食物,谢清衍喜极而泣,央求着谢肴世让他拿一些送给苏酥,谢肴世也没意见,虽然心里想着苏酥的话,想着她说他们一家的物资够吃的,但是谢清衍说得很是情真意切,于是谢肴世也就很大方的点头同意了,接着他便回房睡觉,任凭谢清衍处置那一车的物资。

    当时谢清衍还特意捡了一些平时苏酥爱吃的夹心饼干给她送了过去,却是又被苏父苏母阻拦在外,碰了一鼻子的灰。

    而就在苏酥窝在浴室里吐得天昏地暗时,谢清衍满心挫败的从苏酥家掉头往回走,还没走出几步,他就接到了菲菲的电话,说她已经到了苹果别墅区门口,但是周围好多的丧尸,让他赶紧到大门口来给他们开门。

    谢清衍提着饼干和水,拔腿就往谢肴世的别墅跑,找到了谢肴世开别墅区大门的电子钥匙,又开着谢肴世的那辆沃尔沃往大门方向开,到了大门口,谢清衍隔了老远打开了苹果社区的门,一看,呵呵,菲菲来是来了,但是是开着一辆公交车来的。

    公交车上全都是幸存者,这些幸存者里大部分都是他们的同班同学,还有湘大的不少校友,另外也有一些不知从哪儿捡的社会人士。

    紧接着谢清衍有些傻眼了,这公交车上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下车清理丧尸,全都躲在车上来等着谢清衍来救,车窗车门什么的都给关的死死的,任凭丧尸围在公交车边上拍门吼叫,就是没人敢动它们一下,以至于有些丧尸都爬到公交车车顶上了。

    他们这辆公交车一路开过来,本来后面就跟着一串的丧尸,到了苹果别墅区的街头,丧尸数量猛然暴增,他们好不容易到了别墅区门口,又等了谢清衍这么久,丧尸围得就越来越多,等谢清衍开门的时候,那丧尸的数量就已经达到了一个密密麻麻十分恐怖的程度。

    谢清衍的第一反应,自然是将苹果别墅区的大门给关上,但是为时已晚,菲菲他们那辆公交车已经冲了进来,围在周围的丧尸早就跑了进来n只,更不要提跟在公交车后面的那些了,还有巴在公交车身上的那些丧尸。

    公交车挤了进来,别墅区的大门就在公交车刚进来的那一瞬间关闭了,但是跟在公交车后面的饿丧尸数量实在太多,挤得苹果别墅区的大门都“咔咔”有些难以关上了,最后卡住了数只丧尸,留下好大一个口子,可供丧尸自由爬进爬出。

    本来这片别墅区里面居住的人就少,末世第一天的时候,那些在外面游荡着的丧尸,又被苏父苏母和暗中保护他们的苏酥给清理得一干二净了,剩下一些还关在别墅里面的丧尸,只要没人闲着没事儿去开别墅门,基本是没有跑出来的可能。

    所以谢清衍才对菲菲许诺,能给她提供一个安全的地方,然而现在再看,这地方安全嘛?即便以前是安全的,现在也不安全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52 长了前手没长后手
    望着面前汹涌而来的丧尸,谢清衍也无暇去管别墅的门有没有关上,他胡乱摁了好几下电子钥匙上的关闭键,开车掉头就往谢肴世的别墅跑,进了别墅总比待在外面强吧,而那辆载满了幸存者的公交车,就跟在谢肴世的后面,没命的狂奔了起来。

    苏酥还在吃肉,苏母给苏酥炒了个菜,又开始准备晚饭了,苏父依旧在院子里,和他昨晚弄回来的水泥奋战,打算今天就开始动工加固围墙了。

    突然之间,这片平静的天地,就被一**大呼小叫着救命救命的人,还有一**进了别墅区,到处“嗬嗬”乱叫的丧尸给打破了,苏母停下了炒菜的动作,苏父跑进了屋,而苏酥...不慌不忙的还在吃饭!

    “苏酥,你听见什么声音了嘛?”

    综合昨晚苏酥的表现,苏母对苏酥彻底放下了心来,遇到这种紧急事件,也不再询问苏父了,而是转而寻求苏酥的庇护,苏父也一样,看着苏酥还在吃饭,问道:

    “苏酥,为什么突然这么吵?”

    “简单!”苏酥吃饱了,放下碗筷,“有幸存者进来了,还把丧尸给放了进来!”

    这种事末世经常见!

    “谁这么缺德?!”苏母大怒了起来,嘴里骂着那个放丧尸进来的人,心里又有些焦急的原地转了转,转头看向苏酥,“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不怎么办,妈,你继续炒菜,爸,把门窗都关紧,我出去看看。”

    苏酥有条不紊的指挥着父母,径自上楼拿了件黑色的短款羽绒服穿上,手里提着把西瓜刀走下了楼,刚站在玄关处准备换鞋,苏父苏母双双站定在了客厅里,两人脸上忧心忡忡的看着她,仿佛看着自己的女儿要去赴死,他俩却无能为力一般。

    这般的悲壮与凄情,让苏酥不禁抬头莞尔一笑,“放心吧,就这点儿阵仗,没事儿的,你们好好在家待着,门窗紧闭不要出去,不要拖累我!”

    这话苏酥绝对不虚言,末世12年,她待过大小不下8个基地,经历了数百场尸潮围城,不过就是几只丧尸跑进别墅区来了而已,能有多少?成百上千?上万???呵呵哒,苏酥完全不放在眼里好嘛。

    “好!”

    “嗯嗯!”

    生怕苏酥惦记着他们,苏父苏母赶紧点头,他们不能拖累苏酥,此时此刻顾全好自己,就是对苏酥最大的支持。

    苏酥对于他俩的听话,相当满意,穿好了平底靴,提着西瓜刀,顺手拿了张椅子,打开大门,踩着薄雪走了出去,这一出门,冷气就灌了过来,苏酥缩了缩脖子,拖着椅子走出院子,找了个视野较好的地方,坐了下来,等着丧尸走过来。

    因为谢肴世的别墅,和苏酥的别墅并没有相隔多远,大约中间只是隔了五六栋别墅的样子,可是谢清衍开车逃跑的方向,正是往谢肴世那边去的,而吸引了绝大部分丧尸的公交车,也是跟着谢清衍跑的,所以苏酥坐在椅子上等了许久,还没一只丧尸游荡到她这里来。

    苏酥有些无聊,站起身来,就主动往前走了,转过一栋别墅,终于看见了丧尸的影子,她很高兴的提着刀冲了过去,一刀一只,一只一颗晶核,心里头不禁有些感谢那位将丧尸放了进来的人,这是给她把晶核送到家门口啊。

    但是被苏酥感谢的谢清衍,就没有苏酥那么高兴了,他惊慌失措的打开谢肴世的别墅铁门,将车子开进了别墅车库,也没想着回身关下门,只顾着落下了车库的门后,就哆哆嗦嗦的躲在了车里,也不敢下车,任凭身后那辆公交车在别墅区离乱窜。

    本来那辆公交车,也是想跟着谢清衍一起进入谢肴世的别墅,可是开车的司机还算是有些脑子,他发现谢肴世的别墅周围,也就一圈铁栅栏,且院子没有足够大的地方可以容纳他们这辆公交车,如果将公交车开进院子里,丧尸还是一样会围攻上来,那他们在这别墅区里面,和外面有什么区别?

    所以那辆公交车,就只能错开谢肴世的别墅,开着在别墅区里到处乱跑,借此想要甩掉车顶车壁上挂着的一串丧尸,那些丧尸也不负所望,公交车开了一路,丧尸就散了一路,而后续延绵不断挪了上来的丧尸,开始有了包围谢肴世别墅的架势。

    都这程度了,谢肴世还能不醒?他恼火至极的掀开卧室的窗帘,看了眼自己的别墅周围,零零碎碎已经有不少丧尸进了院子,谢清衍这人是长了前手没长后手的,别墅院子的铁门都没关上,有些丧尸都已经爬到大门台阶上了。

    谢肴世匆匆下楼,抄起玄关处的狗腿刀,拉开大门一阵电花丢了出去,三两下就给解决了大门口的丧尸,再闪身进门,将其余听见了响动的丧尸阻绝在了门外,等他调整好呼吸,继续刚才的动作,开门,丢电花,杀丧尸,关门...谢肴世依靠着这样的防守方式,正乱中有序的开始清理起自己别墅周围的丧尸。

    而不远处的苏酥,动作就比谢肴世快多了,她杀着杀着丧尸,就杀到了谢肴世的别墅前面,根据丧尸的分布数量,越往谢肴世的别墅走,丧尸就越多。

    而屋内的谢肴世偶尔透过窗子观察外面的丧尸时,看见苏酥杀了过来,那一抹纤细的身影,在丧尸的队伍里优美的舒展着,谢肴世略微浮动的内心,突然就像吃了颗定心丸,他也不躲着拘着了,拉开了大门,同苏酥一左一右的开始大刀阔斧的杀起丧尸来,两人颇有些所向披靡之势,渐渐汇合在了一起。

    从苏酥的角度来看,谢肴世的别墅周围,总共也没围几只丧尸,算一算大约也就十几只,不过后面陆陆续续的又有丧尸补充过来,它们走得很慢,要从小区大门口走到谢肴世的别墅前来,路上还要往别的地方游荡过去几只,颇有些络绎不绝的感觉。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53 你这个疯女人
    苏酥看了看谢肴世的别墅区,到处都没找到谢清衍的影子,那家伙一向贪生怕死,这会儿肯定是躲在谢肴世的别墅里不敢出来,她想了下,干脆想个办法支开谢肴世,自己再趁乱回来杀了谢清衍。

    于是苏酥便有计划的往另一条有着几只丧尸散步的小路上走,谢肴世一见,跟在苏酥的后面,皱眉问道:

    “你不去大门口嘛?那边的丧尸肯定比这里面多。”

    “不去了,你去吧,我先去找找我父母,确定他们是不是安全。”

    苏酥找了个借口,谢肴世点头,与苏酥在小路的口子上分别,转身往大门口杀去,可能因为谢清衍还是摁了一下关闭苹果别墅区大门的电子钥匙,也可能因为这苹果别墅区果真是个高档社区,开发商给那大门做得还是挺牢固的。

    谢肴世一路杀到大门口的时候,苹果别墅区的大门已经关上了一大半,只剩下一个小口子,上面卡着几只丧尸正在手脚扑腾,而一只只的丧尸,就从那个小口子里鱼贯爬了进来,跟排队一般。

    见到这副光景,谢肴世冷笑一声,抬手,手里握着一把晶核,也不知他是怎么研究到的,反正他这种天才总是会想到一些别人想不到的地方,随着他手心捏着的那把晶核,猛然碎裂成为粉末,一股能量贯入他的身体,谢肴世丢掉另一只手里的狗腿刀,手心紫色的电花织成了一张大网,往卡在大门口子上的那几只丧尸网了过去。

    片刻之后,卡在大门口子上扑腾的那几只丧尸,就在这样强劲的电网笼罩下,灰飞烟灭了,那原本关不拢的大门,也瞬间闭拢,而谢肴世仿若累极了一般,单膝跪在了地上,口中吐出一口鲜血,有些悲凉的笑了。

    是他弟弟的错,放了丧尸进来,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他谢肴世都得给谢清衍把这个篓子给补上,如今篓子是补上了,可他的身体却因为超负荷吸收释放能量,浑身经脉就像扯断成了一小截一小截般,疼得令人发指。

    然而就是这样,谢肴世还不得休息,他勉强捡起地上的狗腿刀,一把擦干嘴角的血迹,抬手便朝着扑了过来的丧尸杀过去,别墅区的大门是关上了,可里面也被放了进来不少的丧尸。

    他原本也是想用雷电技能的,但是这会儿一催动体内的异能,那浑身就像被无数只蚂蚁在咬着,疼得他是撕心裂肺的。

    于是谢肴世就这样一直在别墅区的大门口死撑,而别墅区的里面,苏酥杀丧尸杀得好嗨,她还真的一路杀回了自家别墅,清理掉几只快要摸到她家别墅边的丧尸后,又转身去了谢肴世的家。

    大约清理了几只谢肴世院子里新晃进来的丧尸,苏酥一脚踹开谢肴世的别墅大门,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找了一圈,愣是没找着谢清衍在哪儿,她有些气恼,这紧要关头,谢肴世随时都会回来,谢清衍躲在哪儿了?

    “谢清衍?!!!谢清衍,你给我出来,我来救你了!”

    外头的丧尸渐渐被苏酥吸引了过来,她一边喊着谢清衍的名字,一边清理着主动靠了过来的丧尸,一直等到没有丧尸可杀了,那谢清衍居然还没出来,苏酥有些泄气,莫非这小子改性子了,也跑出去杀丧尸了???

    “哐哐哐......”

    就在苏酥纳闷儿之际,车库的门慢慢卷了上来,露出里面一辆银色的沃尔沃,那是谢肴世的座驾,车库的门开了好一会儿,车上的谢清衍观察了下院子里的情况,似乎真的没有丧尸了,这才小心翼翼的打开车门下了车。

    原来他躲在车库里!苏酥看着谢清衍下了车,双眼放光,提刀上前,不等谢清衍说话,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就把谢清衍往外面拖,苏酥计划的很好,先把谢清衍拖出去,找几只丧尸吃了这人渣。

    “苏酥,苏酥,你干什么?外面好危险!”

    谢清衍正大叫着,那辆开远了的公交车又开了回来,许是甩掉了丧尸,车窗也有人敢开了,就听到一女人趴在车窗边,冲苏酥尖叫道:

    “苏酥,你做什么?快放开班长!”

    偏头,循着这叫声,苏酥回头望去,压根儿就不认识这喊话的女生,或许曾经是同学?或者校友,不然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的?她不管那女生如何喊,拖着谢清衍就往小区大门的方向一直走,目光不断的在搜索沿途有没有丧尸,刚才那么多丧尸,这会儿一只都不见了,全被她给杀完了,苏酥暗骂自己手贱,杀那么快做什么?

    这会儿谢肴世回来了,一套黑色的运动服,脸上、手上、身上全都是血和肉沫子,他的脸有些苍白,但到底没表现出什么异样,提着狗腿刀,亦步亦趋的往苏酥和谢清衍走了过来,苏酥一愣,哪儿料到谢肴世回来的这么快,于是停住了前行的脚步,手里还抓着不断挣扎的谢清衍。

    他们身后,菲菲背着个大包,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抱住谢清衍的手臂,冲苏酥咆哮道:“你这个疯女人,简直就是个疯子,你杀了白落落,现在又想杀班长?”

    “菲菲,大哥......”

    谢清衍的另一只手,被苏酥死死的拽着,但这并不妨碍他向众人展示那委屈愧疚的表情,这时候谢肴世已经走到了三人身前,听见了菲菲了话,一脸沉默的看向苏酥。

    只见苏酥冷笑一声,嫌脏一般甩开了谢清衍的手,看着谢肴世,又回头看向身后已经停了下来的公交车,公交车上陆陆续续走下来不少的幸存者,皆一副难民模样,背着提着大包小包,等在原地。

    “谢肴世,别墅区的大门是怎么开的?”

    根本就不用谢肴世回答,看菲菲这姿态,就知道大门是谢清衍开的,苏酥用脚趾头想,就知道谢清衍这又是在扮好人了,他这个人,末世前就惯会到处释放善意,有事儿没事儿还拉着苏酥去做义工什么的,现在都末世了,谢清衍不就是想多救几个人,树立点威信,多忽悠几个幸存者养他嘛?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54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别以为谢清衍是人蠢,他精明得很,不然上辈子,都还只是个普通人,更加没有谢肴世在身边保护着他的谢清衍,是怎么在末世里活了两年的?还不是忽悠苏酥,忽悠白落落,忽悠这个那个?

    如果不是苏酥杀了他,他能活到天荒地老!

    当谢肴世那双黑潭般的双眸,一眼不发的看向谢清衍时,谢清衍脸上的表情更加愧疚了,他低下了头,真心实意的道歉,“对不起大哥,我以为外面已经没有丧尸了,你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不是说门外的丧尸全被你和苏酥杀掉了嘛?对不起,他们都是我的同学,我实在做不到见死不救。”

    “你用不着道歉。”菲菲拽了一下谢清衍的胳膊,看向苏酥,就像是在看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讽刺道:“苏酥,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三观不正,冷酷无情,冷血狠心,心狠手辣?班长这么做一点儿错都没有,他救了很多人,救了我们所有人!”

    他救了很多人,救了我们所有人!这句话让苏酥笑了,她紧了紧手里握着的刀,刀锋上还沾着丧尸的骨头沫子,看向面色有些白,但依然看不出任何表情的谢肴世,再回头看看那些站在公交车边上的幸存者,究竟是谁救了这些人啊?是谁?!

    “好,谢肴世,你就把这么个胆小鬼护着吧,拼死拼活的护着吧,你在外面杀丧尸,他在做什么?他躲在车库里!我不过就是想拉着他一起出去杀个丧尸而已,都末世了,这有什么错?!”

    “你胡说,你胡说,你曾经对班长说过,一定会杀了他的,白落落都被你杀死了,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是你苏酥不敢的?!你根本就不是要拉班长去杀丧尸,你是要拉班长去被丧尸杀。”

    菲菲一语道中真相,拽着谢清衍的手臂,往后退了一步,一脸指控的看着苏酥,而谢清衍闻言,神情明显有些震惊,显得非常受伤,嗫嚅着嘴唇,没什么说服力的低声解释道:

    “菲菲,苏酥不会这么对我。”

    实际上所有湘大的人都知道,自苏酥被白落落陷害之后,就恨上了白落落,后来还差点儿勒死白落落,就在末世前一天,苏酥还跑到医院去把白落落给杀了,这事儿白落落的父母也知道,他们这帮同学还准备去医院见白落落最后一面,只是可惜后来末世来了,这个计划也就没有成行。

    “白落落当时已经变成丧尸了。”一直没有开口的谢肴世,看谢清衍一言不发,开口替苏酥说话了,“清衍,你当时还被白落落咬了一口,不记得了?”

    如果说谢肴世一开始无法理解苏酥,为什么一个小白兔一般性格的人,会真的愤起杀人,那现在谢肴世也想得通了,白落落咬了谢清衍一口,当时看谢清衍脖子上的那伤,肉都给咬下来一小块了。

    一个正常人,谁会无缘无故去咬人脖子?

    所以谢肴世稍微一想,就知道苏酥为什么一定要杀白落落了,因为当时的白落落已经变成了丧尸。

    “我...”这边,感受到手臂上的重量,忽然间没有了,谢清衍有些埋怨的看了眼谢肴世,转头对菲菲解释道:“没有,我没事的,我没有变成丧尸,你看我的伤口,都好得差不多了。”

    菲菲忍不住离得谢清衍远了些,但还是看了看谢清衍脖子上的咬伤,确实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她想着谢肴世的话,究竟有多少可信度,便有些倔强道:

    “即便如此,那也该让我们大家都搞清楚了再杀人也不迟啊,也是末世来了,如果末世没来,苏酥就变成杀人犯了。”

    “哟,我杀只丧尸,还先叫你们过来围观?!”斜着眼睛看了一眼菲菲,苏酥也不跟谢清衍的这个粉丝胡搅蛮缠,她只是看向谢肴世,点头,“行,你要愿意养着谢清衍也没关系,后面那些也一起养了吧。”

    有些幸灾乐祸的指了指身后,那公交车上也不知挤了多少人,陆陆续续的一直有人在下车,就他们讲了这么多话的功夫,公交车上的幸存者还没下完,不一会儿便站满了谢肴世别墅前的那块坪。

    苏酥笑着看了眼谢肴世微微一变的脸色,转身,抬手冲谢肴世做了个“拜拜”的手势,独善其身的走远,这会儿再看谢清衍,苏酥觉得也不着急让他去死了,就谢清衍这个性格,谢肴世也是个明白人,不知能忍到几时。

    她看戏!

    “大哥。”谢清衍犹不自知自己都做了些什么,他拉着菲菲的手走到谢肴世面前,“既然救同学是救,救校友是救,那再救些社会人士,也一样是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对不对?”

    “谢谢谢大哥,谢谢谢大哥!”

    菲菲这姑娘也有点儿聪明劲儿,自苏酥说出那种暗含讽刺的话后,她也回头看了眼公交车上下来的幸存者,确实是有点儿多了哦,但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他们除了寻求谢清衍和谢肴世的庇护,再无别的路可以走了。

    看着这一切的谢肴世,面上的表情莫测,紧抿的唇一直没有再开口,眼中有些光彩,正一点点的逝去,他就这么看着,看着谢清衍千恩万谢后,便将那**幸存者全给带回了他的别墅

    瞧瞧那些幸存者的样子,一个个灰头土脸的,果真就像是从难民营走出来的难民,一进入到谢肴世的别墅里,疯了一样的到处找东西吃,也没经过谢肴世的允许,甚至连招呼都没跟谢肴世打个。

    “谢谢班长,我们一路过来,都已经好几天没吃过东西了,谢谢班长!”

    拿着一块面包,一边啃着一边感谢谢清衍的,是谢清衍的同学,名叫王凡,他的身边站着一名身材娇小的女孩儿,也是喝着矿泉水瓶子里的水,满眼都是感激的泪看着谢清衍,这女孩儿就是李安心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55 能留谢清衍一命嘛
李安心的不远处,坐着李小雨,李小雨倒是没有像别人那样,一进门就到处翻东西吃,她有些腼腆,不好意思占了人家地方,又吃人家的东西,便跟李安心寻了个借口,跑出了谢肴世的别墅。

    跟着李小雨后面,也走出了两名身穿警服的幸存者,一个身材壮实,有点儿发福的迹象,一个身材高瘦,皆是不愿意接受谢清衍馈赠的人。

    谢肴世就站在厨房的流离台边,双手抱臂,目光渐冷渐厉的看着这**人,看着那个被众人包围着说感谢话的谢清衍,谢清衍脸上的笑,就有如末世前那般,郎朗受用,他摸了摸头上的短发,极力安抚着那些狼吞虎咽的人们,

    “别急,慢慢吃,我这里还有!”

    当他说这样的话时,并没回头看谢肴世一眼,也不曾想过这些物资,是谢肴世差点儿拼上了性命给拿回来的,而每个人感谢的,却只有谢清衍一人。

    看了一会儿,谢肴世转身从厨房里走上了楼,回到卧室找了个背包,里面装上几件方便舒展的运动衣,这会儿也不想跟谢清衍说半句话了,拿上车子的备用钥匙,便开车出了门。

    只是谢肴世并没有出苹果别墅区,而是最先开车到了苏酥家的别墅门口,他坐在车里,刚好瞧见有个身穿背带裤戴着黑框眼镜儿的女孩儿,身后跟着两名警察,正站在苏酥家的别墅外面,与苏酥说着话。

    于是谢肴世没急着走过去,只是下了车,靠在沃尔沃边上,等着苏酥注意到他。

    苏酥很快就注意到了谢肴世,她笑着同李小雨还有李小雨身后的那两名警察说了一声,便抬手同谢肴世打了个招呼,谢肴世双手抱臂,挑眉点了下头,示意苏酥走出院子说话。

    待得她打开铁门走了出去,穿着一身黑色的长款羽绒服,脚上居然相当闲适的穿了双拖鞋,走到谢肴世面前来,问道:

    “干嘛?”

    “他们找你做什么?”

    一脸冷意的看着包括李小雨在内的那三名幸存者,谢肴世眼中闪过一抹连自己都没发觉的杀意,他没忘这三人也是谢清衍放进来的,他以为他们三在他的别墅里抢不到吃的了,所以跑到苏酥这里来抢吃的。

    苏酥回头看了李小雨三人一眼,对谢肴世解释道:“李小雨他们看我爸爸在砌围墙,所以来问问看有没有可以帮忙的,只需要给他们一顿吃的当工钱便行,我答应了,让他们帮我爸爸砌围墙,管一日三餐。”

    “哦。”

    闻言,谢肴世点点头,略放下了心来,在他的心目中,这**幸存者骚扰了他就算了,若是骚扰到苏酥,谢肴世便没有对自己房里那**人那般客气了,顿了一下,谢肴世低下头,目光锁住苏酥的脸,

    “我出去几天,一起嘛?”

    “去做什么?和你一起找物资回去养谢清衍?!”

    苏酥笑了,脸上有着明显的讥讽神色,谢肴世抿紧了唇,一言不发的看着苏酥,那眼神中因为苏酥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这样直白的话,有些明显的恼怒了。

    不过苏酥不怕,她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这几天不行,看到没,那个警察,据说是湘城的散打冠军,叫彭宇中,我想跟着他学几招,你自己一个人去吧。”

    苏酥指了指身后那名身材壮实的警察,他正走入了院子,站在苏父的身边,看着苏父如何砌围墙,谢肴世顺着苏酥手指的方向望过去,那警察身材的确有些壮,接近于肥胖了,但是那也掩饰不了彭宇中身上的那股练家子感觉,谢肴世便点点头,想了会儿,又对苏酥说道:

    “好,那我一个人去了。”

    说罢,谢肴世转身打开了车门,又回头,看向一脸好整似暇的苏酥,突然说道:“苏酥,无论如何,能留谢清衍一命嘛?”

    “呵呵~~”

    苏酥一愣,旋即觉得很有意思的笑了,就在刚才,她还真以为谢肴世开车跑到这里来,是为了和她组队一起出去杀丧尸找物资呢,原来最关键,最真实的意图,是谢肴世怕自己走了后,苏酥对谢清衍痛下杀手。

    她的确是这么想的。

    这个谢肴世,看起来表面上什么都不说,实际上心里比什么都明白,很是聪明的一个人。

    “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我和清衍从小长大,他父母对我有养育之恩,从小到大,无论他闯了多大的祸,都是我摆平的,苏酥...我自认识你的那天起,就一直把你当妹妹,你和清衍曾经怎么样,我也是看在眼里,只是我希望下次你要动手杀他之前,看我三分薄面......”

    “好了,行了,你不要再说了。”苏酥板起了脸,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冷嗤了一声,神情是从不曾展现出来过的强硬,“既然大家都这么坦白了,那我也就干脆一点,在苹果别墅区里,他不来我面前主动找死,我不会动谢清衍一根汗毛,这是看你的面子,至于今后的事,各见真章吧。”

    谢肴世这个人还是不错的,末世第一天,肯冒着危险跑出来救她,就这一点,当谢肴世请求了,苏酥怎么着都要卖谢肴世这个面子了,苹果别墅区里,她不动谢清衍,可谢清衍也不会在苹果别墅区里待一辈子不出去啊。

    她如此说,也就是告诉了谢肴世,苏酥永远都不可能放弃杀谢清衍,顶多就是让谢清衍多活一阵子,谢肴世有本事就庇护着谢清衍一辈子吧,而她苏酥只是不想和谢肴世为敌,并不是惧怕与谢肴世做敌人,若是今后真为了谢清衍打起来,她苏酥也并不一定比谢肴世差。

    与苏酥对视了半响,谢肴世满脸都是沉重,再也无话的点了点头,转身钻进了沃尔沃,如今谢家很可能就只剩下他与谢清衍两人,无论谢清衍如何作死,谢肴世得把谢清衍的这条命给叔叔留着。

    至于以后,苏酥实在一意孤行,真的杀了谢清衍......谢肴世当然希望能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苏酥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好说话了,他如今也身受重伤,要阻止苏酥,必须等他身上的伤好,所以当务之急,谢肴世得先找个不会被谢清衍给气死的地方,好好养伤!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56 苏母很自私
    灌木丛和常青树上,积了一层灰蒙蒙的雪,天色又要暗了下来,天空中纷纷扬扬的雪花花瓣更大更密集了些,银色的沃尔沃渐渐驶远,拐了个弯,彻底消失在了苏酥的视野里,她望着空荡荡的小路,仿佛还能听到远处的欢声笑语,那些笑声是从谢肴世别墅的方向传过来的。

    苏酥眼神清冷,转身进了别墅的铁栅栏,“呯”一声将铁门关紧,进了暖烘烘的屋子。

    这时苏母的饭菜早就已经弄好了,洗了把手,穿上做工的那套脏衣服,也跑到了院子里,冒着风雪砌起了围墙,她和苏父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快点儿将围墙砌好,刚才别墅外面冲过去一辆公交车,从上面掉下了几只丧尸,虽然被苏酥跑回来干掉了,但那危险程度,也及时给苏父苏母提了个醒。

    砌围墙的事不可再拖,就是在这样安全的别墅区里,都会发生这样危险的事情,难保今后不会有丧尸来个围攻什么的,所以什么事情都可以不做,连夜都要把围墙砌好。

    苏酥已经坐进厨房吃饭了,她一边吃,一边看着外头工作的李小雨,和那两名警察,这三人一开始不怎么会砌墙,后来苏父教了几次后,三人便卖力的砌起来,没有浑水摸鱼,也没有开小差,该他们做的事他们做得也很认真。

    过了一会儿,苏母许是感觉到饿了,转身打开玻璃门,瞪了已经开始吃起来的苏酥一眼,一边往餐桌上摆着碗筷,一边状似不经意的说道:

    “苏酥,我看那三个孩子不错,帮咱们砌围墙,咱们供应他们几顿饭可以,但是咱们家物资有限,睡的房间也就只有那么几间,还是别让他们睡咱们家了吧。”

    请原谅,圣母玛利亚!苏母在心中有些愧疚的祷告,现在是末世,她也不过一个普通的女人,有老公有女儿,虽然以前她也是居委会大妈中的一员,但都这时节了,她若不自私一点,就是对老公对女儿的不公平了。

    那些吃食虽然还够,但迟早有一天会吃完,他们收容了一个幸存者,就会有无数个幸存者挤进他们的房子,苏母很自私,她看着自己的女儿,那么辛苦的杀丧尸,却没有一个人愿意跳下公交车帮她一把,苏母就觉得,怎么都不愿意让自己女儿辛苦守护的这个家,挤进一些陌生人来。

    “谁说让他们睡咱们家?”苏酥奇怪的扭头看着苏母,筷子指了指对面树影婆娑处的一栋别墅,“那栋别墅没人住,让他们过去睡呀。”

    顺着苏酥筷子指着的方向,苏母伸长脖子,从厨房的窗户望过去,那枝叶摇曳的几棵树后面,确实有一栋别墅,苏母立即放下心来,抚了抚胸口,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收留他们呢,担心了我几个小时。”

    “妈,我还以为你会发挥你那居委会大妈的良善,收留这几个人呢,白担心了我。”

    苏酥望着苏母,说的可是真话,她在雇佣李小雨那仨的时候,就想过这个问题,就怕她妈会一个忍不住,张口就热情招待李小雨三人住他们家!但苏酥之所以还是决定要雇佣这三人,一是觉得李小雨三人还不错,没想过要不劳而获,二是也刻意打算让事情发酵,好借此教育教育苏母。

    末世里,最不缺的就是幸存者,他们就像是落入了大海里一般,一旦抓住一根可以救命的浮木,所有人都会汹涌而来,直到把浮木也拖入深海之中。

    这样的事现在正在谢肴世的身边上演,若是不让苏酥的父母也经历一番,苏酥担心今后父母会因为善意而引发出什么无法收拾的灾难来。

    现在看来,苏酥完全是在杞人忧天了,苏父苏母并非不知这其中的利害关系,面对天灾*,他们想得很明白。

    温暖明亮的别墅外面,李小雨呵了呵冻得通红的双手,旁边那位说他自己曾经是湘城散打冠军彭宇中的警察见了,有些不忍心道:

    “小雨,你在旁边歇一歇吧,我帮你砌完你那一部分。”

    彭宇中旁边,个子有些高瘦的警察也是点头,“是啊,没事儿,咱们俩动作快一些,很快就能弄完这部分。”

    “不用了,你们也几天没吃过东西了,大家都一样,别帮来帮去的了,赶紧弄吧,弄完了就有吃的了。”

    李小雨摇头,将冻僵的手搓热乎一些,提起地上装满了水泥的塑料桶,又开始卖力的砌了起来,苏父则坐在屋檐下的一把椅子上,一边观察着这三人,一边抽烟,他也是刚忙累着了,坐下来歇一歇。

    “咔嚓”一声,苏父后面的厨房玻璃门打开,苏母端了三大海碗饭,并三双筷子走了出来,那饭上还盖着青红椒炒肉,肉下面有两个煎鸡蛋,她很是热情的招呼着李小雨三人,

    “你们也别忙了,先吃饭吧,隔壁那栋别墅很安全,没有人也没有丧尸,你们过去吃,吃完了就歇着,明天再来。”

    “哎,谢谢阿姨!”

    被那饭菜的香味,刺激得差点儿痛哭流涕的李小雨,丢下手里正在干着的活儿,双手接过苏母递过来的那个大海碗,就这么一海碗的饭,足见苏家心诚,他们其实总共工作也没两个小时,苏家就拿了饭出来,一碗这都够两三个人吃的了。

    彭宇中和瘦高个儿,也是被感动了,他们低着头,一言不发的接过海碗,与李小雨三人对着苏父苏母千恩万谢后,便有些迫不及待的离开了苏酥家的别墅,跑到隔壁去撬那栋别墅的锁,进去吃饭去了。

    没办法,被饿了好几天了,虽然那辆公交车上,大部分幸存者都背了背包,背包里放了吃食,但李小雨、彭宇中和瘦高个儿,就是属于那种没带吃食的,所以只能看着别人吃,这种物资紧缺的时刻,也没人有那个好心肠,会分一点吃食给他们。

    所以陡然间有这么一碗饭出现,他们能不急嘛?

    只是不过一会儿,李小雨又拿了海碗跑出了别墅,趁着夜色跑到谢肴世的别墅前,她留了个心眼,将海碗留在了别墅外面,这才敲响了别墅的大门,进门去寻李安心。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57 你不要再做梦了
    谢肴世的别墅虽然很大,但一下子挤进了这么多的幸存者,还是显得有些拥挤,末日才过了几天,这栋别墅区又属于高配置小区,有自己的发电系统,所以尽管外面已经闹翻了天,这片别墅区居然还有供电,不光有供电,还有供暖。

    李小雨进去的时候,谢清衍正在给幸存者们发被子和衣物,这么多的幸存者全都睡床是不可能的,大家头挨着头脚挨着脚的打个地铺,都已经将别墅上下两层楼给挤满了。

    而李安心和菲菲正跟在谢清衍的身后,帮着给那些幸存者发放被子和物资。

    “安心,你来一下。”

    脚下已经没有了可以进别墅的路了,李小雨便站在玄关处,冲前方的李安心招手,那李安心一见,回头对谢清衍和菲菲交代了一声,便踩着地上的空隙,走到李小雨的面前,还不等李小雨说话,李安心便压低了声音开口道:

    “你刚才跑到哪里去了,我找了你半天,这里已经没有东西给你吃了,班长说他大哥不见了,应该是出去找物资去了,你忍忍吧,等班长的大哥回来,我想办法给你留一些。”

    “不是,安心,我跟你说....”李小雨将李安心拉出了门,站在寒风瑟瑟的门外,以防止自己要说的话,被更多的人听到,“安心,我们不应该把希望放在班长大哥一个人的身上,那些吃的喝的,全都是班长的大哥拿命换来的,我已经找到了一份......”

    “小雨,你不要再做梦了好不好,现在我们不靠班长和他大哥,还能靠谁?外面是什么世界,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以为现在还是末世前,还打算出去找工作领薪水嘛?”

    不等李小雨说完,李安心就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李小雨的话,又许是觉得自己说话的口吻太严厉了些,李安心看着李小雨垂下的头,缓和了一下情绪,安慰道:

    “放心吧,小雨,现在我们安全了,刚才班长还说了,咱们众人拾柴火焰高,总会谋出一条生路来的。”

    “你们打算怎么谋生路?”

    “这个...先等班长的大哥回来,我们再合计吧。”

    “好吧。”

    李小雨有些失望的点了下头,她原本是想给李安心拿些饭菜来,顺便告诉李安心,可以去帮苏酥家砌围墙换吃的,但是还不等她把话说完,李安心就打断了她的话,话里话外都是在等着谢肴世这根救命稻草拿物资回来。

    如果这里只有李安心一个人,李小雨肯定就会接着把话说完了,可是门内就是一屋子的幸存者,李安心又是铁了心的要跟着谢清衍一条道走到黑,李小雨要是把苏酥家砌围墙的事一说,指不定就会给苏酥他们家带来什么麻烦。

    所以还是不说了吧,等到什么时候李安心饿得不行了,自然会来找她想办法,她再带着李安心去苏酥家砌围墙去。

    “咦?小雨,你要去哪儿?”见李小雨转身就往外走,李安心有些担心,跟着李小雨走了几步,喊道:“你还是进来吧,这里面有电有暖气,外面很冷。”

    “不用了,我见很多别墅都空着,随便找了栋闲置的,不想跟你们挤在一起打地铺。”

    李小雨没好气的说着,头都没回,快走了几步出院子去拿自己留在外面的海碗,而身后的李安心听了李小雨的话,顿时站住了脚步,伸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儿,悟道:

    “我怎么没想到呢,还有那么多的别墅空着,干嘛一定要挤在班长家?”

    而后,李安心急忙转身,想要同谢清衍商量这件事,空置的别墅这么多,大家分散分散,住得也舒服些,人只有在休息好了,才能有精神谋划今后的事啊。

    而谢清衍和菲菲一听李安心的提议,只是犹豫了一瞬,便开始组织已经躺下了的幸存者,去那些空置的别墅,然,这些幸存者们这几日又怕又慌的折腾了好久,饿倒不至于饿,他们的行李中大多都藏着物资,之所以会出现哄抢谢肴世物资的行为,是因为每个人都想留着自己的吃食,先吃掉别人的,自己的可以留在最后最关键的时刻。

    这会儿吃饱了又有暖气又安心,很多幸存者就是宁愿打地铺,都赖在谢肴世家不想走了。

    对于这样的人,谢清衍三人也只能由着他们,毕竟大家这几日过得都不容易,能体谅一些的,还是体谅一些吧。

    “现在咱们这里多少也有70多名幸存者了,人一多就容易乱,在谢大哥回来之前,咱们得保证他们不会起哄闹事才行。”

    二楼,一间房里还亮着灯,菲菲的话从房门内传来出来,一看他们就是经常性组织班会活动的,等大部分嘟嘟囔囔的幸存者们都出去找空别墅后,三人连夜开了个长会,会议的内容,便是如何管理这些幸存者。

    一张办公桌边上,李安心像模像样的拿出一个本子,一支笔,将菲菲说的话记录了下来,然后她和菲菲看向谢清衍,这时候谢清衍坐在了办公桌的后面,原先是谢肴世的那张老板椅上,他点头,十分认同菲菲的话,

    “明天我大哥应该就会带物资回来了,我们明天吃饱了之后,将幸存者的名字、年龄、性别登记了下来,哪些人住在哪几栋别墅里,这些都要登记好,末日了,谁也不能私藏吃的和喝的,得把自己藏的物资全都交出来充公,这样才能保证我们每一个人都能生存下去。”

    菲菲立即附和:“对,没错!班长说的这话在理。”

    “我想起刚才在公交车上,看到一户人家的院子里,好似还弄了个蔬菜大棚,这个也要他们交嘛?”

    李安心拿着笔,一脸询问模样的问着谢清衍,只见谢清衍那清隽帅气的脸上,神情明显一顿,抬眼看着菲菲和李安心,解释道:

    “那是苏酥他们家。”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58 幸存者们的心态
    本来谢清衍今日被苏酥强行拖着往外走,心里有些虚,可能是人类趋利避害的本能,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些害怕起苏酥来,又听菲菲说得那么笃定,心里不禁有些怀疑,难不成苏酥真要杀他?但一想到他现在可是肩负着那么多幸存者的生存福祉,而且苏酥以前那么爱他,胆儿便肥了肥,接着又说道:

    “如果苏酥他们要在这片别墅区里生存下来,他们的蔬菜自然也要交出来的,没有人可以例外,苏酥也不行。”

    现在的谢清衍,还把自己当成末日之前的那个班长,俨然一副班级领头人的架势,而他面前的李安心和菲菲,则同谢清衍一样,不愿意从安逸的梦中醒来,她俩神情严肃而认真的点了点头,心中对未来竟然慢慢升起了一股希望。

    世界毁了,家园没了,没有关系,他们躲在这世外桃源一般的安全地方,可以慢慢重塑出一个小型的人类社会,危险会渐渐离他们远去,曾经那犹如噩梦一般的经历,终究会成为过去......

    因为之前谢清衍就说过,这片别墅区里几乎没有别的人住了,曾经有的人都变成了丧尸被他大哥干掉了,所以幸存者们可以想住哪栋就住哪栋。

    飘着风雪的黑夜里,不少幸存者从谢肴世家里出来,去撬那些空置别墅的锁,而苏酥家外面,也是来了好几拨的幸存者,不过见着里面有灯,大家也都保持着克制,只是巴在围墙上朝里面看了又看,倒没有出现过硬闯的现象。

    温暖的光线,整洁的厨房,别墅前面还有两块新开垦的蔬菜大棚,这样的人家,又怎不教经受了天灾*的幸存者们向往,他们没硬闯进来,只是今天没硬闯而已,难保明天不会,后天不会,只要一个人起了个头,所有的人都会不要命的往里面闯。

    苏酥深知这类幸存者们的心态,但她对他们从上辈子起就只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要她出手向谢清衍那样带领这些人,组织这些人,苏酥做不到,没有那个心力,更没有那个善意,所以她才同谢肴世说,她这几天不出门活动,跟着散打冠军彭宇中学两招是假,守着外面那些幸存者不来她家造反才是真。

    “苏酥,我看得出事儿。”

    沙发上,苏父砌了一天的围墙,正在泡脚,冰凉的脚伸进热烫的水里虽然很舒服,但掩饰不了脸上浮现出的一抹忧心神色,而坐在单人小沙发上的苏酥,闻言冷笑一声,擦着她的刀,

    “不用担心,连丧尸都不敢杀的这**人,咱们来个杀一儆百以儆效尤就行。”

    她说杀人,眼神中没有丝毫的犹豫,仿若经常性做这样的事,手起刀落就是一条人命,跟杀丧尸没什么区别,看得一旁坐着的苏父,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心中又不禁叹了叹,末世真是催人成长,那个曾经连蚂蚁都不敢踩死的苏酥,竟在不知不觉中,成长了这么多。

    可是谁又能说苏酥这样做有错呢?面对着生存如此严峻的形势,苏家的几平大棚蔬菜,就跟末世前的金山银山一样,若没有个强而有力的保护措施,他们苏家三口,就会成为众人讨伐的对象,届时被饿死的可能就是他们一家三口了。

    所以苏父最后到底没说什么,泡在热水里的脚动了动,点点头,嘴里只是“嗯”了一声。

    苏母却是比苏父想得多,她在厨房与客厅之间,来来回回的跑,心里那个担忧劲儿就别提了,苏酥刚擦完一把狗腿刀,就听苏母急道:

    “杀一儆百有什么用,咱们的物资也不多了,除了蔬菜够吃,冰箱里的那些冻肉能吃多久?还有米呢,米能吃多久?过不了几天,我怕就要断电断气了,咱们迟早得出去寻物资,我们出去了,谁来看着这栋房子?”

    “哎呀,妈,没事儿的没事儿的。”苏酥受不了苏母走来走去,站起身来,“我们要出去的时候,就把别墅区的大门打开,让丧尸进来,那些胆小鬼保证不敢出来晃荡。”

    “但是也会有胆子大的......”

    “真有胆子大的,嘿嘿,那我倒想认识认识,送这样的人几颗蔬菜一些冻肉和大米,又有什么所谓?”

    不是苏酥小气,也不是苏酥没有人性,冰箱里她买了几千块的冻肉,把那个三门冰箱给塞得满满当当的,很多塞不下的肉,只能放冷藏自个儿使劲吃,大米囤了够一家四口吃两年的份量,全锁在仓库里了。

    这些苏酥拿出一点来送人,完全可以,可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她送了一次就会送第二次,送了一个人就会有第二个人出来问她要。

    苏酥觉得,那些幸存者没胆子出去杀丧尸,等外部环境安全了,倒是有胆子出来讨要东西了,对于这样的人,她永远都不会退让,永远都非常吝啬手里的物资,绝对不给这样的人一粒米,但有人肯冒着生命危险,杀着丧尸跑到她家来抢吃的,这样的人苏酥看得起,也看得顺眼。

    苏酥这样一说,苏父和苏母都不再说什么了,如今的苏酥已经俨然有了一家之主的气势,曾经带着她在末日前行走的父母,如今被她带着在末日后横冲直撞,即便这样苏父苏母也心甘情愿,一家人只要在一起,过什么样的日子无所谓,听谁主导大局也无所谓,只要他们在一起,只要他们三能一起活下去,缺一不可。

    第二日,苏父早早起床开始砌他的围墙,隔壁那栋的两个警察和李小雨,也在不久之后过来帮忙,苏母给四人特意做了些带荤肉的早饭,送到了院子里。

    那李小雨接过苏母递来的大海碗,面带感激的拿着筷子,坐在了屋檐下开始大口大口的吃着,边吃边问苏母,

    “伯母,苏酥呢?她不下来吃早饭嘛?”

    “她还在睡觉。”苏母将海碗递给两个警察和苏父,脸上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李小雨,“我们家苏酥懒得很,可没你这么勤快。”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3650 
财富
3426301  
积分
1138943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0 
059 不走寻常路的医生
   “呵呵,苏酥这是术业有专攻,能杀丧尸就行,用不着她做这些苦力活儿。”

    李小雨脸上笑着,说的倒也不是客气话,那日她在公交车上,看着车外的苏酥一刀劈了一只丧尸的头,心里也是羡慕得紧,其实李小雨也想像苏酥那样,只要她会杀丧尸,只要她敢杀丧尸,街边那些装满了物资的超市,还那么的遥不可及嘛?

    “伯父,昨天晚上我和二虎商量了一宿,今天下午我就不来了。”散打冠军彭宇中一边吃饭,一边看着苏父,又指了指身边那位叫二虎的廋高个儿警察,“这个小区对面,就是咱们以前上班的派出所,我想到那里面去整点枪。”

    这散打冠军彭宇中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的模样,比那个叫二虎的瘦高个儿警察看起来稳重扎实很多,他吃着碗里的饭,显得有些味同爵蜡,对苏父解释道:

    “身上有枪,人就不慌,拿了枪后,我想去找我老婆孩子......”

    说这话的时候,彭宇中的脸上,有着明显的落寞,末世来的太过骤然,过去的这几日,他就只顾着跑啊逃啊的,根本就没回过神来,也没时间来回这个神,昨日是他这几日吃得最饱睡得最好的一晚,然后彭宇中就回过神来了,他觉着不行,自己安全了,那他老婆孩子呢?他得去找她们娘俩。

    “你们以前在对面的派出所上班???”

    苏酥的话,忽然飘然而至,带着一丝丝的喜悦与意外。众人抬头,只见二楼的阳台上,苏酥正穿着一双毛拖鞋,身上披着一件黑色的长款羽绒服,趴在栏杆上同他们说话,彭宇中不禁点了点头,楼上的苏酥就笑道:

    “那之前,你们那里不是收了个来自首的杀人犯,叫浊世佳的,你们知道去哪儿了嘛?”

    “浊世佳?这名字好熟啊。”二虎抬头,皱了皱眉头仔细想了下,恍然大悟的问道:“她是不是个医生?和她丈夫吵架,失手把她丈夫推下楼了的那个?”

    “嗯嗯嗯。”苏酥点头,就像小鸡啄米般,脸上的笑意更甚了,“她在哪儿?死了吗?还是变成丧尸了?”

    “没死,也没变成丧尸。”二虎摇头,叹了口气,继续说道:“那个女人轴得很,我们带着她逃了出来,本来已经在一中的图书馆里落脚了,可她说什么医院里还有很多新生儿待在保温箱里,要回去救那些婴儿,怎么都不肯留下,和一个叫皮哥的人一起跑了。”

    我靠!苏酥忍不住在心里爆了句粗口,浊世佳居然往医院跑了,跑去哪家医院也不用苏酥猜,肯定是末日前浊世佳就职的那家医院,这果然是个不走寻常路的医生啊!

    她沉默的将目光放到远处,远处有树,有水,有灰暗的天空,还有无穷无尽的丧尸,浊世佳就职的那家大医院,如今就是一个丧尸集中营,她去救那些保温箱里的婴儿?...婴儿啊。

    苏酥有些动心了,人不疯狂枉少年啊,她虽然已经是个孩子妈了,但是也想疯狂一把怎么办???那些嗷嗷待哺的婴儿,如今已经被饿了好多天了吧,没变成小丧尸的有几只?没被饿死的有几只?即便只剩下一只小婴儿,都是值得被救的!

    可是这苹果别墅区里又是这么一摊子事儿,去医院那个丧尸集中营不是短短几个小时就能来回的,苏酥若是把父母留在苹果别墅区,担心她的父母给那**幸存者给“吃”了,但是若将父母一起带走,再回这栋别墅,恐怕这里早就被那些幸存者扫荡n个轮回了。

    要不就只能再等一段时间,等她父母的异能更强一些再说,但是浊世佳未必等得起,那些在保温箱里的婴儿未必等得起。

    “你容我处理点事,明后天我跟你一起出去!”苏酥低头,对彭宇中说,“当然,如果你实在很急,可以先走”

    这时候,正当苏酥低头对彭宇中说话之际,远处的小路,一片树林拐角处,走出来李安心和菲菲俩人,俩人手中拿着一份表格,身后还跟着一大**面带着菜色的幸存者。

    苏酥,及一楼院子里正在吃早饭的苏父、苏母、李小雨、二虎、彭宇中几人,皆是不约而同的抬起头,看着李安心和菲菲带着那一大**的幸存者走了过来。

    “李小雨!”

    似是看见李小雨正坐在一堆石头上吃着香喷喷的早饭,李安心有些生气的大叫了一声,他们这些人可是把自己的吃食省了又省,从昨晚就一直在等谢大哥弄物资回来,结果等到今天早上,谢大哥还没回来,一个个肚子饿得咕咕叫,这李小雨倒是好,在大家都快要被饿死的时候,她居然一个人躲在这边吃饭?!

    不,不止李小雨一个人,除了趴在二楼的阳台上,一脸似笑非笑的苏酥,院子里所有人,个个手里都端着一个海碗,海碗!!!一个那么大的海碗,都够两三个人吃撑的了!

    李小雨听见了李安心这满含怒气的一声呼唤,拿着筷子的手指抖了一抖,旋即放下手里的海碗,站起了身来,走到已经砌到膝盖的围墙边上,看着走了过来的李安心,问道:

    “安心,你来了。”

    “李小雨,亏我一直把你当成我最好的姐妹最好的朋友,没想到,没想到你......”你居然有吃的,不给我吃,害我饿了一早上的肚子!

    后面那句话,李安心自持有点儿骄傲,没有直白的说出口,她就是想着做了李小雨这么多年的姐妹,李小雨会理解她的意思的。

    哪里知道李小雨侧头看了看她身后跟着的菲菲和那一**幸存者,眼神躲闪了一下,更没主动说要请李安心吃饭,只低下头选择了沉默,她是不想给苏酥惹麻烦,现在这种情况,自己多说一句,少说一句,反正都是错,那还不如让所有人都觉得她就是那种有好吃的,躲起来偷吃的小人算了。

    不得不说李小雨胆识是有,但是缺少磨炼,人也有些天真,像现在这种情况,苏家明显已经被幸存者给围了起来,李小雨又坐在苏家的院子里吃饭,不仅李小雨一人在吃,坐在院子里的每个人都端了只碗在那儿大快朵颐。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