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758 | 浏览:204309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末世好孕》作者:包包紫(正文完)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883 
财富
3388220  
积分
1131748  
在线时间
402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1 
040 好像是苏酥
   苏酥眯起眼睛,坐在车里不动,看着打开的钢门外面,驶进来一辆沃尔沃,车速很快,车灯上还挂着黑红的血迹与内脏,从苏酥的车子旁边一飙,便进了别墅区。

    能让别墅区的大门自动打开的,一定是小区里的业主,这个别墅区也不是苏酥一个人的,人家能从重重丧尸包围中逃出来,那是人家的本事,想找个栖身之地稍作休息,苏酥也不能将人赶出去啊。

    她只是扫了那辆沃尔沃的车牌一眼,总觉得这车牌号码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怎么想都想不起来了,苏酥便不去想了,她一脚油门踩下去,径自出了别墅区大门,与那辆沃尔沃背道而驰。

    “开车的人,好像是苏酥!”

    沃尔沃里,副驾驶座上的谢清衍,扯了扯身上脏兮兮的白色羽绒服,偏头对正在开车的谢肴世说话,他的羽绒服上有着不少的血迹,脖子上也被包扎了一圈儿,发丝凌乱中,还带了点油腻,看样子也是狼狈的很。

    谢肴世眉目一凛,车速慢了一些,扫了谢清衍一眼,似乎刻意在等谢清衍说些什么,但让谢肴世有些失望了,谢清衍除了说那么一句话后,并没有再开口了,更没说让他倒车回去追上那辆军用吉普看个究竟之类的。

    整个世界都疯了,他们好不容易历经艰难,才跑到郊区的别墅区来,看着周围的丧尸少了些,现在又出去,谢清衍是绝然不肯的。

    “我先送你去我的别墅,再开车出去找苏酥。”

    谢肴世猛的一脚油门踩下去,这会儿只想快些将谢清衍送到别墅门口了,因为他刚才不经意间扫了吉普车内坐着的人一眼,那模样儿真的好像是苏酥的。

    副驾驶座上的谢清衍,嘴唇张了张,没有说话,他偏过头去,当做没听见谢肴世说了些什么。

    急速将车开进了车库,谢肴世紧抿着唇,一句话都没说,领着谢清衍下了车,进别墅,他匆匆走着,上了楼,换上一套平时锻炼健身穿的运动装,黑色的加绒面料,质量考究,穿着他这样出类拔萃的人身上,显得格外精神。

    换完衣服,谢肴世深吸口气,冷硬的脸上若有所思的想了想,打开卧室衣橱下的保险柜,扫开里面的成堆的现金,自里面拿出了一把枪,一盒子弹,再找了个运动背包,将剩下的几盒子弹全装进了背包里。

    然后谢肴世才跑下了楼,他走到大门边,打开鞋柜,找了双适合跑跳的运动鞋,一边穿鞋一边回头望去,皱了皱眉头,他看到谢清衍正坐在沙发里,脸上的表情还像是没有回过神来般,呆呆的,他这个堂弟,什么都好,就是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了。

    谢肴世不管他,手里拿着枪,背着黑色的运动背包,径自来到车库,倒车出了车库,去找苏酥。

    军用吉普上的苏酥,并不知道,就在她精心布置的窝边,来了谢家这么两个人,一个是她必杀的仇人,一个是未来的末世第一高手,此刻她全副心思,都只放在尽快找到浊世佳的身上。

    她一路出了苹果别墅区的大门,看着路边明亮的路灯下,依稀晃着几只丧尸,苏酥手痒,开着车就冲了上去,撞啊撞,碾呀碾,都不用她用异能,也不用亲自动手,几只丧尸就给她折磨成了肉饼。

    然后苏酥才下车捡晶核,又在原地等了会儿,看着再远一些地方的那几只丧尸,慢慢悠悠的往她这边挪,苏酥好不耐烦的回到车上,拿了把西瓜刀,冲上去,一刀一只,像切西瓜一样,将这些丧尸的脑袋对半劈开,刀刃一翻,他们脑子里的那颗晶核就被她挑了出来,抓在了手心里。

    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苏酥又展望了一番这段路面,基本上这段路上游荡着的几只丧尸都被她干掉了,前后不过十分钟的时间,再远一些的地方她不想去了,因为时间不够,她怕自己出来的太久,父母会发现她不在房间睡觉,转而跑出来找她。

    再看一眼位于派出所边上的加油站,苏酥走回自己的吉普车,发车往加油站去,她要给自己的吉普车加满油,然后再找几个小点儿的油壶,可以放进后备箱里的那种,顺便洗劫一番加油站里的超市。

    加油站里有几只丧尸在游荡,但是没有幸存者,估计幸存者不是变成丧尸了,就是跑到什么别的地方去了,油壶就放在超市边上的仓库里,有很多,铁皮做的桶子,大小规格不一,这些都是专程提供给有需要的客户用的。

    苏酥拿了10只大约十升规格的油壶,将吉普车的后座放平,先把自己的吉普车加满油,再将加满了油的油壶给一只只提进车里,之后才回到超市,扫荡起物资来。

    她拿物资的时候很小心,需要的才拿,不需要的就不拿,就他们一家四口,根本就用不了多少东西,苏酥尽量将生活用品都拿齐,有些生活用品没有了,以后还能出来抢。

    拿不了的物资,苏酥也并不觉得可惜,就让它们躺在这里吧,今后或许还会有幸存者来,一包薯片,一包熟食,或者一厅罐头,说不定就能让一名幸存者有活下去的勇气,所以何必大包大揽,将所有能看见的东西都搜罗起来?自己又用不完。

    忙活了个把小时,苏酥这才满载物资往派出所门口开去,车上就留下一个副驾驶座给浊世佳。

    就在她的车离开没多久,谢肴世的沃尔沃就跟了上来,车内的谢肴世原本以为出了苹果别墅区的大门,会碰上丧尸,结果一路过来,丧尸是有,但都躺在了地上,有的成了肉饼,有的脑子被劈开,脑浆撒了一地。

    他紧拧着眉头,压抑着内心那股恶心的感受,顺着丧尸尸体散布的方向一路找了过去,最后终于在苹果别墅区附近的派出所门口,发现了那辆吉普车。

    四周看了看,谢肴世发现吉普车周围的几只丧尸已经被干掉了,死状相当凄惨,只剩下派出所的两警亭内,被关着两只丧尸,那两只丧尸似乎已经失去了智商,正在撞着玻璃门,想要出来,但是却出不来,还不懂得自己开锁。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883 
财富
3388220  
积分
1131748  
在线时间
402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1 
041 你怎么在这儿
   谢肴世放心的下车,慢慢走到吉普车边上,靠近驾驶座一看,编着两条麻花辫的苏酥,正趴在方向盘上,也不知是怎么了,一动不动的,那后脖子白皙如玉,玲珑有致,看着就想让人拎一拎。

    谢肴世抬手,轻轻叩了下车窗,趴在方向盘上的苏酥,猛的抬起头来,一脸警惕的偏头,看向谢肴世睁大了眼睛。

    “是我。”

    见着苏酥这副模样,谢肴世板起的脸上,有了一丝松动,这个女孩儿末世前就像只兔子似的,末世后依然如此,但兔子居然也有这样坚强警惕的眼神,那眼睛里流露的不是对末世的惶恐与无法接受,而是对于他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有一种惊诧。

    苏酥打开车窗,微微昂起脖子,吐出胃里的酸气,看着谢肴世,问道:“都这么晚了,你出来遛弯儿?”

    她的话,让谢肴世笑了,都什么时候了,整颗地球上的人,都活在惊慌失措里,苏酥居然还有心情开他的玩笑?她让谢肴世一直紧紧绷起的心,突然就轻松了下来,问道:

    “你怎么了?不舒服。”

    “嗯。”

    苏酥点头,揉了揉自己胃,她的妊娠反应越来越大了,就开了这一会儿的车,一直想吐,胃里还觉得特别空。

    “回去吧,这么晚了,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看着苏酥因为周遭那些死相凄惨的丧尸,一直憋着想吐又不敢吐的样子,谢肴世的口吻缓和了些,苏酥却是摇头,打开车门,手里提出一把西瓜刀,往派出所里面走。

    “我有个朋友在里面。”

    “什么朋友?”谢肴世伸手,一把抓住苏酥的胳膊,紧紧拧着眉头,“值得你冒这么大的险?......还单枪匹马的跑来救人?”

    谢肴世不想说的是,苏酥的那个朋友,这会儿说不定早就变成了丧尸,她一个小女孩儿,不知天高地厚的跑来救人,就不怕也变成丧尸?

    “很重要的!”

    甩开谢肴世的手,苏酥提着西瓜刀,快走两步,拉开派出所大门外警亭的门,一只身穿警服的丧尸留扑了出来,谢肴世一见,哪里料到苏酥居然去拉那警亭的门,大喊一声,还没来得及冲到苏酥的身边救她,苏酥便扬起西瓜刀,在丧尸扑出来的时候,一刀将丧尸的脑袋给砍了下来。

    黑红色的血,从那个圆圆的窟窿里缓缓流了下来,因为丧尸的血液已经不流动了,所以很粘稠,只是像黑红色的酸奶一样,流了一点儿,就凝固在了窟窿边缘,血肉沫子倒是喷了苏酥和谢肴世一身,这会儿不仅苏酥吐了,谢肴世也弯腰吐了起来。

    苏酥吐,是因为她的妊娠反应太大,闻着这股血腥味儿就不舒服,谢肴世吐,纯粹是被恶心的,只是他刚刚吐完,就看见苏酥那只小白兔,一蹦一跳的去追那颗滚远了的丧尸头,又是一刀劈下去,像切西瓜一样,劈开了丧尸的脑袋,从里面挑出一颗弹珠一样的晶核。

    谢肴世又吐了。

    “哇哦,这颗晶核能量很足。”苏酥手指上染着黑红的血迹,将手里的晶核捻起,对着路灯看了一下,自言自语,“还好被我干掉了,不然就要升级了。”

    丧尸也会升级的,并不是所有的丧尸都是这样好杀,但也并不是所有的丧尸都会升级,丧尸升级就跟人类出现异能者一样,看几率!

    收起手里的晶核,苏酥转身又去拉另一个警亭的门,同样在里面的丧尸扑出来之际,一刀切头,收晶核,而谢肴世就在苏酥背后一直看着,看着看着,他的眼眸就渐渐深邃了起来,像苏酥这样的小白兔,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急速适应这个骤然而来的末世,他有什么不可以?

    昨日凌晨,谢肴世还在医院,处理苏酥杀了白落落一事,还有谢清衍被白落落咬伤的事情,不知怎么的,他的身边突然就晕了一大片的人,再站起来的时候,这些人就成了丧尸,还是他们俩跑得快,那些没跑出医院的人,最后再也没跑出来。

    但凡一个正常人,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地狱,没有不感觉到恐惧害怕的,区别只是在于,谁能更快的从这样的打击中回过神来,人类不能一味的逃亡,身为万物灵长,如果不能拿起武器来反击,迟早只有死路一条。

    急速做好心理建设,谢肴世举起枪来,跟在苏酥的背后走进了派出所,在大门进入派出所的这一段短短的路程上,还是没有丧尸的,苏酥回过头来,看到谢肴世居然跟了上来,便皱眉问道:

    “我还没问你,你怎么在这儿?”

    “我和清衍进小区的时候,看到你开着车出来,我怕你还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变了,会有危险,就出来找你。”

    闻言,苏酥朝着谢肴世的背后望了几眼,谢清衍和谢肴世在一起?刚才进苹果别墅区的那辆沃尔沃就是谢肴世的??难怪她觉得车牌好眼熟,因为那是谢肴世的车,那谢清衍被白落落咬了,没有变成丧尸,而是已经进化成了异能者?谢清衍现在会不会跟在后面,正好,找个机会干掉谢清衍!

    但是展目看了看,谢肴世身后并没有谢清衍的踪迹,甚至连个人影儿都没有,苏酥的脸上不禁有些失望。

    “清衍没来,他在家等你。”

    看着苏酥脸上失望的表情,谢肴世微微拢起眉头,但还是解释了一番谢清衍的行踪,他以为这样说,苏酥会稍感安慰些,没想到苏酥却是冷笑一声,啐了一口,

    “等我?我以为他是害怕没敢出来,你就别替谢清衍美化形象了,就他那德性,我还不知道?!”

    阴影中,谢肴世身姿笔挺器宇轩昂的站住了脚步,他微微一顿,看着苏酥的脸,有些不赞同的问道:“苏酥,你与清衍怎么闹成了这样?”

    苏酥不说话,看了谢肴世一眼,回过头去,继续往前走,走了两步,她又回过头来,看着身后跟了上来的谢肴世,

    “我不用你找,你也不要继续跟着我,回去保护谢清衍吧。”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883 
财富
3388220  
积分
1131748  
在线时间
402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1 
042 你居然有枪
    “苏酥!”这两个字,谢肴世用了一些强硬的口吻,带了一些怒气,“不要对我用这副态度说话,我没惹你。”

    末世啊,现在是末世啊,这个世上,有几个人会在末世,冒着生命危险出来找一个人?谢肴世不欠苏酥的!

    什么叫做不用他找,让他回去保护谢清衍?这尖酸讥讽的口吻,以前从来都不会出现在苏酥的语气中。

    苏酥嗤了一声,扭过头去不想再和谢肴世说话了,在谢肴世的心目中,苏酥还是末世前那个没什么生活常识的菟丝花,他是第一个知道苏酥与谢清衍在恋爱的谢家长辈,同时也是她和谢清衍最坚定的支持者。

    然而在苏酥的心目中,那些帮助,那些支持,那些善意,那些就像哥哥一般的关心与爱护,已经变得很久远很久远了,久远到,苏酥现在看谢肴世,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只要谢肴世不伤害她,她也不想与这个未来末世第一高手结怨。

    苏酥背后,谢肴世一身傲骨,真想掉头就这么走了,他这个人从不看人脸色,末世之前,也没有人敢给他脸色看,更何况是这么个一直对他尊敬有加的小白兔。

    “小心!”

    眼见着苏酥即将拐弯,前方却是突然扑了出来两只丧尸,谢肴世心里一跳,也顾不得什么傲气不傲气的了,提着枪便往其中一只丧尸的头上开了一枪,这枪声极大,几乎震响了他们头顶上的整片天空,苏酥一刀劈开面前另一只丧尸的脑袋,挑出晶核,回头看了一眼谢肴世,笑了,

    “你居然有枪?!”

    枪是个好东西啊,末世之后,那些普通人没有异能,体力也不行的话,就只能靠热兵器来保护自己了,当初苏酥也想搞一把枪,为此还琢磨着要不要从叶昱那里想想办法,但叶昱对他的枪是严防死守,苏酥想下手也没得下。

    现在还才末世第二天,谢肴世就搞到了一把枪,可见谢肴世这个人,在末日前就不是个普通生意人了。

    随着她的话落音,派出所深处,摇摇晃晃从不同方位走出来n只丧尸,这都是听到了枪声响起,循着声音跑过来的丧尸,派出所里都这样了,更不要提派出所外面了,附近几条街区的丧尸估计这会儿都在往这里赶呢。

    枪很好,但也有个缺点,动静儿太大了,丧尸都是听着声音、闻着气味儿动的,眼神倒是差得很,所以如果要用枪,又不想引来远处的丧尸,最好的办法就是给枪上装消音器。

    苏酥提了提手里的西瓜刀,深吸口气,加快了速度,率先跑到距离最近的几名丧尸前,一刀一个,一个一晶核,那行云流水的身姿,不慌不忙的就像是在跳舞般,而她身后的谢肴世,也是一枪接着一枪的放着,他的枪法不错,很少有没打中丧尸的时候。

    不一会儿,派出所里自己走出来的丧尸,就被苏酥和谢肴世清干净了,她抬头望了望前面两层楼的三栋房子,有些房子里发出了明显的撞击声,还有丧尸标准的“嗬嗬”声,一听那声音,苏酥就知道有些丧尸还被关在里面。

    “浊世佳?!没死的话就支个声儿!”

    嗬嗬乱叫的黑夜里,苏酥扬声喊了一句,除了丧尸更为激烈的回应她,就只有身后谢肴世的喘息声,苏酥清秀的眉头微拧,原地转了个圈,心里头不太好的预感渐渐升起,她提着血淋淋,还沾着肉沫子的西瓜刀,走到一间房门前,抬脚一踹,里面的三只丧尸鱼贯扑了出来。

    苏酥旋身一让,顺便一刀解决一只丧尸,连续三刀下去后,苏酥瞧了眼地上三只脑袋被削掉了半边的丧尸,没有一只是浊世佳!

    而院子里的谢肴世,这会儿正做着心理建设,只见他弯腰吐了几口,再蹲下来,拿起某只丧尸身上的狗腿刀,将一只丧尸的脑子劈开,谢肴世又吐了几口,便伸出十指,在那些脑浆肉沫碎骨里,翻了起来,良久后,他翻出了一颗石榴大的晶核,对正踹门杀丧尸的苏酥不耻下问道:

    “苏酥,这是什么,你知道嘛?”

    “不知道。”

    苏酥挑起一只丧尸脑子里的晶核,头也没回的继续砍下一只丧尸,心里却是对谢肴世的所作所为有些叹服,作为一个才经历过末世一天的新人,谢肴世有着常人难以启及的胆识,难怪他今后会成为末世第一高手,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迅速认清现实,不是高手才怪。

    “可我刚刚看你一直在收集这个。”

    天空一轮明亮惨白的圆月,地上却是没有银辉照耀,谢肴世板着一张线条俊美的脸,目光紧紧的盯着苏酥,他摆明了不信苏酥说的话。

    前方,苏酥走到一扇紧闭着的门前,叹了口气,转头看向院子里站着的谢肴世,略带讥讽的说道:“我的确不知道,丧尸脑子里有这个,我比你先知道不久,每只丧尸的脑子里都有,我想一定是某种有用的东西,所以给收集起来了,要不我先回去研究研究,等知道这东西的具体用途后,我再告诉你?”

    晶核的作用,就算是苏酥隐瞒着不说,也迟早会被谢肴世知道的,幸存者那么多,他们只是在短时间内无法适应身边的亲朋好友全都变成了丧尸,等他们回过神来,迟早会对丧尸进行反扑,到时候晶核的存在,根本就不是个秘密。

    能说的人苏酥自然会说,但谢肴世不是属于那种能说的人,在苏酥的心目中,谢肴世可是站在谢清衍那边的,谢清衍是她的必杀名单上排名第一的那位,所以谢肴世是敌是友尚未分明,她干嘛要把晶核的作用说出来助长谢肴世的威风?

    而且谢肴世不是个愚笨的人,他不像叶昱那样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苏酥如果说是从电影里知道,这个东西叫晶核,异能者能吸收里面的能量,这种话话骗骗叶昱可以,骗谢肴世就行不通。

    并且苏酥说的也是真话,丧尸的脑子里确实都有晶核,她没说谎。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883 
财富
3388220  
积分
1131748  
在线时间
402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1 
043 被热醒了
谢肴世站在原地与苏酥对视了许久,最终他什么话都没再说,收起了那颗被他从丧尸脑子里扒拉出来的晶核,提着枪开始帮苏酥踹门杀丧尸。

    一开始,谢肴世也没法儿掌握到丧尸的节奏,后来他轰了几只丧尸的头后,还是总结出了一点经验,那就是一只丧尸最快的奔跑速度,也就相当于一个成年人正常快步行走的速度,它们也只有一种攻击方式,就是挪到你面前,往前扑!

    而且只会从正面扑,其余的不会!

    这样一总结,谢肴世便觉得丧尸实在太好杀了,稍微有些运动能力的人,都比这些丧尸的反应快,前提是,自己的内心不要太过恐惧,现在的幸存人类之所以会被丧尸咬到,全都是被恐惧吓得没有行动能力了的。

    一旁暗中关注着谢肴世的苏酥,心里一阵自叹不如,高手就是高手,在所有人都需要变成狗熊的这个阶段,谢肴世用了最短的速度,迅速脱离了狗熊行列,她要是能有谢肴世一半这样的心理素质就好了。

    正感叹着,谢肴世已经踹开了最后一间房门,他的身子迅速往门边一躲,等了会儿,不见有丧尸扑出来,再仔细一听,没有丧尸的嗬嗬声,便往黑黢黢的房门内一看,回头冲站在身后的苏酥摇头,

    “里面没人了。”

    没人,浊世佳没有被关在这间派出所的任何一个小房子里,也没有变成丧尸,那就是趁乱跑了?跑哪儿去了?!

    苏酥不禁扼腕,她怎么就这么蠢,没想到末世来了,浊世佳身为一个大活人,也长了两条腿,会自己寻求逃生?!那她现在应该要去哪里找浊世佳?找不到浊世佳,谁来给她接生小爱?!

    “你要找的是什么人?浊世佳到底是谁/”谢肴世站在苏酥的面前,低头,威严十足,又一次开口询问。

    苏酥沉默的摇了摇头,转身走进其中一间屋子,拉开房间里的灯,看了眼墙上挂着的各种警棍刀具,她随手拿了几把狗腿刀,回头见谢肴世走了进来,便指了指剩下的狗腿刀,开始分赃,

    “我就只要这几把,剩下的给你吧,我要回去睡觉了。”

    本来,苏酥想着能不能在接回浊世佳的同时,顺道在派出所里搞几把枪,但是很显然,枪库的位置非常隐蔽,就苏酥肉眼所能瞧见的这几间房子,没有一间是放枪的,末世之前的法制社会,对**的管理也非常的严格,像是电视中警察人人一把枪,拿着和歹徒在街上枪战,那是电影电视剧里才有的情节。

    现实中,警察要用枪,都是要打申请报告的,一**人出去执行任务,可能也就一两个人配枪,其余人拿着的都是警棍,就墙上这种狗腿刀,也只是警察们收缴上来的民间管制刀具。

    所以苏酥没时间细细去找这家派出所的枪库藏在哪儿了,她再不回去,丧尸就该把派出所给围起来了,围了派出所事小,耽误了时间,父母醒来不见她,跑出来找她事大。

    她不玩儿了,谢肴世也没意见,实际上这次出来,他本来的目的就是找到苏酥,把她给带回苹果别墅区,只是中途路线有点儿歪,让他居然杀丧尸杀出了点儿乐趣来,这会儿杀了这么多丧尸,谢肴世也觉得有些累了,随意拿了一把墙上的狗腿刀,跟着苏酥就出了派出所。

    因为丧尸的速度很慢,整条街又被苏酥清得差不多了,他们在派出所里总共也没耽误多少时间,所以走出派出所大门的时候,大批丧尸正赶到街头街尾,谢肴世的枪声消失了,丧尸也就失去了追踪的目标,正在街头街尾徘徊着。

    苏酥和谢肴世各自上车开门,一路回了苹果别墅区,都没有再遇上半只丧尸。

    回到别墅区的时候,正好是早上5点,苏酥将车开进车库,摸黑进了暖烘烘的别墅,刚一走进客厅,“哗!”整个世界突然明亮了,苏母正板着一张脸,站在二楼的楼梯边,而苏父站在她的身边,手还保持着打开客厅水晶灯的姿势。

    苏酥有些尴尬的抬头看着二老,鼻子被冻得通红通红的,她浑身都是黑红的血和肉沫骨头碎屑,染血的双手还提着一把西瓜刀和狗腿刀,西瓜刀上血迹斑斑,苏酥这模样,不用猜就知道这大晚上的是干嘛去了。

    “爸妈,你们怎么起这么早?”

    “被热醒了!”

    苏母没什么好气的走下楼梯,身上只是穿着一件保暖衣,但额头依旧能看到密密麻麻的细汗,她走到苏酥面前,一脸责备的表情,但是张了张口,还是说道:

    “去洗一洗,把脏衣服换了,然后下来,我和你爸爸有话对你说!”

    哎哟,被热醒了,她不该开暖气啊,弄巧成拙啊!苏酥吐了吐舌头,将狗腿刀和西瓜刀往茶几上一放,赶紧溜上楼去,路过苏父的时候,还讨好的笑了笑,但不敢做过多的逗留,马上进卧室梳洗换衣服。

    再下来的时候,苏父和苏母已经坐到了沙发上,苏父的手里正握着一把狗腿刀,试了试了重量,苏酥赶紧说道:

    “这种刀非常利于劈砍,砍头如割草,爸,我一把,你一把!”

    “你想得美!”一边的苏母一听苏酥这样说,气就不打一处来,她弯腰,狠狠拍了一巴掌苏酥伸向狗腿刀的手,“外面这么危险,你一个女孩子,乖乖待在家里,父母就是拼了命都会保护你,跑出去冒什么险???”

    “没有冒险啊,挺好的。”

    苏酥实话实说,她今晚还没过瘾呢,完全能hold住这种小场面,哪里能算是冒险?!

    一听苏酥这样轻描淡写的,苏母不禁有些怀疑,苏酥弄得浑身血糊糊的回来,难道只是去外面滚了一圈?没与丧尸正面对上?又见苏酥冲她笑了下,还打了个呵欠,但依旧不忘拿起茶几上的一个苹果啃,苏母那吊着的心,刚放下,又生起气来,

    “那你说说今晚干什么去了?”

    “没干什么,我去派出所了,本来想找一个朋友,但是她可能跑了,明天我再出去找找。”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883 
财富
3388220  
积分
1131748  
在线时间
402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1 
044 你这个化生子
    “苏酥,明天别出去了,爸爸和你说个事儿。”

    苏父及时阻止了苏母要说的话,他没有苏母那么情绪夸张,是因为苏父还是从苏酥今晚的表现上,看出了点儿这个孩子今晚的确没做什么危险的事儿,当然,在父母眼里觉得危险的事,在苏酥面前或许一点儿也不危险。

    他将手里的狗腿刀放在茶几上,一副商量的表情看着苏酥,“爸爸现在有了那个什么土系异能,想把咱们这个院子,用石头加高一下。”

    “好啊,爸,不如你研究一下,怎么才能弄些干净的土,让我妈多整点儿大棚蔬菜,外面世道已经这样了,我觉得我们很快就会没菜吃了!”

    苏酥可怜兮兮的看着苏父,正愁找不着什么正当理由,将父母留在别墅里,苏父就自己给自己找了个活儿干,加高院子好啊,现在整栋别墅,就只是用一米高的艺术铁栅栏当围墙,随便围了一下,丧尸要进来绝对没有任何难度,把围墙加得高高的,现在这种普通丧尸就进不来了。

    “好,那就这么办吧,今晚上...哎,你也累了,去睡会儿吧。”

    坐在沙发上,苏父无力的摆摆手,看着苏酥兴高采烈的起身,赶紧上了楼,跑得比兔子还快。苏母见状,扭头冲苏父埋怨道:

    “你怎么就把她这么放走了?”

    “不然你还想怎么样?”苏父扫了苏母一眼,“你没发现她现在主意大了,当着你一套,背着你又是另一套?由她吧,咱们都老了,从外面转一圈儿回来,命都快去了半条,她呢?还有心情跟你说谎,陪你坐在这里聊天,知女莫若母,她是你肚子里蹦出来的,你别说没发现她最近都有哪些变化。”

    发现了啊,身为一个母亲,即便苏酥隐瞒得再好,苏母又怎么可能没发现那些值得怀疑斟酌的细枝末节?

    苏母眼中泛着晶莹的泪花,捂着脸,窝进了沙发里,只是在她的心目中,无论苏酥是真变了还是假变了,苏酥一直就只是一个孩子,一个她觉得尚未长大,永远也不会长大的孩子。

    “你啊,你再这样多愁善感,不改变一下你那僵化的思想,当心拖孩子后腿!”

    望着这个样子的苏母,苏父叹了口气,也不多说了,放苏母一人坐在沙发里,好好想一想,自己拿了一把桌面上放的狗腿刀,披了件外套,径自出了客厅,进了院子,然后满院子的转悠,开始想着从何处着手,开始把围墙加高。

    卧室里,苏酥再睁开眼的时候,是被自己的胃饿醒的,她趴在床沿边,干呕了好大一会儿,才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已经到了下午三点半,难怪会饿了。

    有气无力的爬出卧室,苏酥站在二楼,往客厅里一瞧,苏父苏母不在,她便下了楼梯,披着一头凌乱的长发,揉着酸水直冒的胃,一脸惨白的四处转了转,终于在院子里找到了正在捯饬蔬菜大棚的父母。

    “妈,有吃的嘛?我好饿!”

    苏母闻言回头,被这鬼一样形象的苏酥给吓了一跳,捂着胸口,蹲在地上骂道:“你这个化生子哟,我还以为有丧尸跑进来了。”

    “再不给我吃的,我就要变丧尸吃人肉了!”

    急得在原地跺了跺脚,苏酥催着苏母就进了厨房,苏母还没脱下手上干活时戴着的白手套,苏酥就已经开始自动自发的找出了碗筷,然后坐在餐桌边,一双大眼睛湿漉漉的盯着苏母,摆明了饭来张口的姿态。

    苏母气得笑了,笑着笑着,转过身去,一边开火炒菜,一边揉着眼睛哭,她的苏酥,她的乖女儿,无论有多少事瞒着她,生活上还是需要她这个妈妈的,如果没有她这个妈妈在,一口热饭都吃不上啊!

    “妈,您上哪儿弄的上海青?”

    趴在餐桌上等吃食的苏酥,一脸要死不活的看着苏母的背影,眼尖的看到苏母身边放着一盆青翠欲滴的鲜嫩上海青,这时节,这世道,有的人水都喝不上一口了,她妈居然还给弄出一盆新鲜十足的上海青,难道是昨天上别墅里翻的?被翻了的那家人冰箱保鲜效果杠杠的?

    “种的,今天早上,我发现咱们那个蔬菜大棚里的蔬菜,全都长出来了,这速度可真快,我五六天前才播的种子呢。”

    苏母往锅子里放了些油,又开始炒肉,肉里放了些青椒,那香味儿,惹得苏酥口水都滴下来了,别说了,青椒也是苏母种的。

    现在来看,苏母觉醒的木系异能,虽然没法儿攻击,但种菜倒是一把能手,苏酥末世之后,也不是没见过这样的木系异能者,他们就是在基地里专攻如何快速种植蔬菜的,异能的发展方向,也是往提高粮食蔬菜的产量方面发展。

    这样挺好的,苏酥咬着筷子想着,从近期看,他们一家四口是不愁菜吃了,她出去抢劫的物资名单上,可以划去蔬菜这一项了,从远期看,今后苏母的种菜等级高了,粮食蔬菜什么的产量也会提高,他们一家四口吃不完的,还可以拿出去换晶核,嗯...如此甚好,甚好!

    “妈,您下回在种菜的时候啊,就在心里默念着,让这些菜长高长大,说不定您也觉醒了异能?所以这些菜才长得那么快。”

    “呵呵呵...”苏母回过头来,一边炒菜,一边对着苏酥笑,“你以为异能者就像大街上的蔬菜啊?想觉醒就觉醒?哦,咱们家已经有了一个你,水系异能,你爸,土系异能,你妈我再觉醒一个木系异能,一家三口都是异能者,这符合常理嘛?”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883 
财富
3388220  
积分
1131748  
在线时间
402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1 
045 天生异能相克的夫妻
    “那有什么?异能觉醒又不是什么很新鲜的事。”

    苏酥对苏母的说法不以为然,的确,在末世之初,幸存下来的人类里,觉醒了异能的异能者,不足1%,这1%都是靠着大环境的自然进化而来,但是十年后,着力于研究人类异能进化的青龙基地,却推出了一款末日疫苗。

    每个在青龙基地里出生的六月龄婴儿,都会被推荐打这种末日疫苗,注射过末日疫苗的婴儿,会有80%进化成为异能者,当然,也会有20%的几率进化失败,然后直接感染成为丧尸。

    80%的几率,可比自然进化的这个1%大多了,只是区别在于作为父母,愿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去赌剩下的那20%。当时,大部分的普通人父母都是愿意的,因为青龙基地同时也推出了一款福利政策,只要进化成了异能者的婴儿,青龙基地负责养,负责教,同时还为婴儿的父母每月发放一袋大米,15斤蔬菜。

    这福利足够诱人的了,至少对末世之后的普通人来说,是相当优渥的条件了,原先一度不敢生孩子的普通男人,那会儿据说争相找女人怀孕生孩子,为的就是去博那80%的几率。

    实际上,从大局上来说,这只是青龙基地控制异能者的一种手段,第一代自然进化的异能者,在末世十年后都还能活下来的,大多都到了4阶,甚至还有5阶往上走的,能力越大,越不想被轻易的约束,当局者想要控制异能者,就想了个办法,从娃娃抓起。

    什么叫做“负责养,负责教”?无非就是统一管理,统一学习,灌输“青龙基地是我家,我们人人热爱她”,“基地首领万岁万岁万万岁”这一类的思想。最后这个项目成功没有,苏酥是不得而知了,因为末世十二年她就死了,反正死的那一年,据说白虎、玄武、朱雀三大基地,都在效仿青龙基地,搞异能者娃娃兵。

    所以一家三口都是异能者,这在别人眼里或者比较稀奇,但在苏酥的眼里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异能者生下的孩子,也绝大多数是异能者,这个就叫做遗传!两种同样异能类型的异能者,生下的孩子觉醒后的异能也是同一种,同时也会很早觉醒异能,早到或许出生的第二天就觉醒了。

    比如两个水系异能者,受孕的几率会很大,生下的孩子就有很大可能是水系异能者,而且从新生儿时期就是水系异能者了。

    但若是两种天生相克的异能类型,会比较不容易生出孩子来,生出的孩子也比较容易夭折,但是,但凡能活下来的孩子,又觉醒了异能的,那能力就比较吓人了。

    有研究表明,天生异能相克的夫妻,只有10%能够成功怀孕生产,生出的孩子存活率只有5%,这5%的孩子,能活下来,就能觉醒异能,但是他们觉醒异能的时间很漫长,有的几年,有的或许十几二十年都不会觉醒,觉醒的异能种类也是千奇百怪的,不一定就随父母亲属,但百分之百都是能力惊人的。

    当然,这都是研究表明,具体是否真的如此,还得需要时间去验证。

    想到这里,苏酥不禁想起了叶昱,她已经好久没接到叶昱的电话了,是不是该主动给叶昱打个电话,问问看他觉醒了异能没有,是什么异能?想来小爱在两岁的时候,都还没有觉醒异能,叶昱的异能类型是不是和她的水系异能相克了?

    相克一点点没关系,但千万不要是火系异能,水火最不能相容了,她可不想小爱长到二三十岁了,还觉醒不了异能!然一旦异能觉醒了,只怕整个基地都管不住那只皮猴子,能让水火相容的人,想想都不会是个普通人。

    “对了,我爸昨晚上不是说,要把围墙加固一下?”

    苏酥扭头,被自己想象中的未来吓得不敢在想下去,伸长了脖子从厨房的玻璃窗望了出去,围墙还是那么的矮,苏父却是蹲在大棚边上,正不知在研究些什么,苏母回身给苏酥盛上一碗电饭煲里的饭,解释道:

    “你爸爸发现他现在只能变出哈密瓜那么大的石头,所以咱们没有水泥,无法把围墙加高。”

    石头搁置在围墙上,得用钢筋混泥土什么的给固定下来,不然丧尸一推就会倒,苏父如今能弄出最大的石头,也就哈密瓜大小,并不能弄出整块整块的大石板,所以他有些气馁,干脆转身去帮苏母弄大棚了。

    大棚弄好了,一样也有成就感!

    苏酥波澜不惊的笑了,一边扒着碗里的饭菜,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没事儿,不就是水泥嘛,我回去睡一觉,醒了给你们弄点儿去。”

    瞧她那意思,昨晚出去还没疯够,今晚上还打算再出去?!苏母坐在苏酥的对面,张嘴就要吐出阻止苏酥的话来,然,此时,他们家的门铃突然响了起来,苏母抬头,与苏酥对望了一眼,不知现在这种世道,会有谁来?

    难道是叶昱来救他们了?

    苏父也听到了门铃声,起身放下手里的一撮土,拍着手掌就进了厨房,又从厨房穿进了客厅,打开大门进了前院。

    前院那扇又小又矮,仅供一辆车出入的铁门外,站着一名身穿白色羽绒服,蓝色牛仔裤,踩着一双骆驼色登山鞋的青年,他见苏父从别墅里出来,扬了扬下颚,抬手拂开一些盖住了眼帘的发丝,潇洒俊逸,很有礼貌的问道:

    “您好,请问苏酥住在这里嘛?”

    “苏酥?你是谁?找苏酥什么事?”

    “我是她男朋友,我叫谢清衍,伯父,您应该认识我的,我是苏酥的高中同学,以前还见过几次面。”

    随着谢清衍的话,苏父的眉头不自觉的皱起,苏酥则端了饭碗,一边吃一边从别墅里走了出来,她站在别墅大门口,看着院子外面的谢清衍,对苏父扬声道:

    “爸,别给他开门,他不是个好人!”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883 
财富
3388220  
积分
1131748  
在线时间
402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1 
046 五识
  苏父也没准备给谢清衍开门,他斜着眼睛看了眼谢清衍,嘴里怪里怪气道:“哦,闻名不如见面,就这样吧,没别的事了你走吧。”

    说起谢清衍这个人,苏父苏母其实都是有点儿印象的,苏酥高中的时候,的确被传过与这个男生的绯闻,但苏酥每天按时回家,成绩保持优良,手机话费没让苏父苏母操过心,心情也没有不好的影响,他们作为父母的,也不是不开通的人,便没去管那绯闻。

    后来苏酥上了大学,听说谢清衍与苏酥同一所大学,苏父苏母偶尔还会私下里聊起这个男生,两人一致的意思,是苏酥现在还才大一,什么事都得等到苏酥毕业之后再说,便没有去见一见谢清衍的想法。

    后来为什么会对谢清衍这个人印象差起来呢?还是因为苏酥被白落落下药一事儿,根据苏父苏母的调查走访,白落落是因为喜欢上了谢清衍,转而憎恨嫉妒起了苏酥,而在他们大学里,喜欢谢清衍的女生还不止白落落一个。

    但是谢清衍呢,从来就没有对任何一个心怀不轨的女生严词拒绝过,他给任何一个人的印象,都是温柔宽厚乐于助人的,即便他和苏酥在一起了,也从不吝啬给别的女生提供一些帮助,比如给她们修电脑啦,她们生病了替她们打饭送水啦......

    苏父苏母虽然是两位市井小民,但正是因为他们活得并不富裕,所以很多事情看得比较现实也比较直白,像是只要一听苏酥的同班同学,对谢清衍众口一词的赞美与好感,他们就觉得苏酥并不适合与这样的男神在一起。

    如果非要在一起,就会像被白落落下药那次一般,苏酥的人生会被女人无尽的嫉妒和陷害包围,而且非常显然的,谢清衍没有保护苏酥的能力,否则白落落下药就无法成功了。

    眼见着苏父要调头回屋子,站在铁门外面的谢清衍急了,他忙自脚边提起一袋子矿泉水来,冲苏父和苏酥邀功道:

    “伯父,苏酥,我是来给你们送水的,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原来你们也逃进了这片别墅区,你们看,我一早冒着危险过来......”

    “哟,一小袋矿泉水!”

    苏酥吃完了最后一口饭,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谢清衍手掌里提着的那袋矿泉水,那种大小的矿泉水瓶子,在末日前大概也就卖个1块钱,瞧这塑料袋里也就大概三四瓶的样子,其中一瓶水线晃荡着,那还是一瓶被喝了一半的矿泉水,谢清衍拿着这么点水,来送人?!

    苏父回头也是瞧了一眼谢清衍手里的水,或许别人家非常需要这么一口水,可是他们家的水多得用都用不完,还能用来洗澡......苏父突然想了起来,他得给这栋别墅弄个水库,让苏酥直接往水库里放干净的水,水库的管子就和别墅的水管连接起来,这样他们一家三口吃饭洗菜洗澡就不用搬矿泉水桶,可以直接从水龙头里放水了。

    说动苏父就动起来了,这会儿也不管谢清衍站在门口那望穿秋水的目光了,径自跑进了别墅,和苏母商量起弄水库的可行性。

    而苏酥则一脸讥诮的看着谢清衍,双手抱臂,披着一件羽绒外套,走出了别墅大门。

    “苏酥,你们弄了个蔬菜大棚,是在种蔬菜嘛?”

    站在铁门外的谢清衍,一脸好奇的看着别墅旁边的那块蔬菜大棚,他见苏酥走近,忙将手里的塑料矿泉水递了过去,不等苏酥回话,便深情款款道:

    “给,苏酥,这段时间我们之间的误会太多了,你让我进去,我们好好谈一谈吧。”

    苏酥不接谢清衍递过来的水,站定在谢清衍面前,一双眼睛黑幽幽的看着他,想要看穿这个家伙是觉醒了什么异能?半响,苏酥了然,谢清衍周身有着微弱的水能量在浮动,这也是觉醒了水系异能,只是那能量的波动实在是太弱了,弱到谢清衍可能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地步。

    异能的提升,会带动五识的精进,异能等阶越高,五识就越敏锐,这个不用人类特意去修炼,觉醒了异能,五识就自然会得到提升。

    所以在末世后十年,很多人都可以不用借助异能等级检测仪器,只通过五识去看,去感觉,就能在心中大概明了谁是异能者,是什么类型的异能,及异能等级的高低,那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奇妙境界。

    可能因为是重生者的关系,苏酥如今虽然才2阶水系异能,但五识却是超越了这个级别的敏锐,这并不稀奇,她是带着记忆重生的,记忆里她可是位五阶冰异能者了,五识稍微比常人强些,非常正常。

    苏酥不准备提醒谢清衍已经觉醒了水系异能这件事,她异常冷淡的张口,“我是不是说过,再见到你,就是你的死期?!”

    “苏酥......别闹了,我错了!”

    “滚回去!”

    想了想,苏酥还是没有动手,把谢清衍弄死容易,可在苹果别墅区里弄死了谢清衍,她懒得处理谢清衍的尸体,且谢清衍今日来找她,谢肴世不会不知道,回头谢肴世肯定要查,苏酥如果没记错的话,谢清衍和谢肴世的关系其实还挺好的,无缘无故的杀了谢清衍,谢肴世铁定不会放过她。

    如今这个谢肴世,能力还算是一般般的,苏酥连同谢肴世一起杀了也可以,可是她向来有仇寻仇,有恩报恩,如果仅仅是因为害怕谢肴世替谢清衍报仇,她便先下手为强,将谢肴世这个末世第一高手扼杀在摇篮里,这行事多少有些不符合她的作风。

    然而谢清衍绝对要死,不能不死!只有做了母亲的人,才能体会出身为人母的那种心情,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在谢清衍的心目中,小爱就是他人生中的奇耻大辱,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苏酥给他戴了顶巨大的绿帽子,生为男人,怎么可能放任小爱的存在?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883 
财富
3388220  
积分
1131748  
在线时间
402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1 
047 苏酥不是我的女朋友
   谢清衍对小爱是个危险,苏酥不可能放任这个隐患不管,尤其是现在,谢清衍已经激发出了水异能,未来能力有多大暂且不明,若是将来谢清衍这种人可以只手遮天了,还能给小爱半条活路?

    反正这个人如今就在苹果别墅区里,找个谢清衍走出苹果别墅区的机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能把这人给解决掉。

    打定了主意,任凭谢清衍在背后如何嚎叫,苏酥都没再搭理这人一句,她走回别墅里,上楼关门,拿出昨天晚上收获的晶核,专心致志的吸收能量,修炼起精魄来。

    而被她留在了铁门外的谢清衍,叫了好大一会儿苏酥的名字,不光苏酥没再出来见他,就连苏父苏母都不稀得搭理他了,半响后,谢清衍有些觉得没意思了,提着那一塑料袋矿泉水,又慢慢的往谢肴世住的别墅走。

    他是真的很爱很爱苏酥,爱到无论苏酥的身体完美不完美,他一点儿都不在乎的程度,可是为什么苏酥自和叶昱睡了一觉醒来,就跟完全变了个人似的,不光仇视白落落,连带着他也仇视上了呢?

    谢清衍的心有点儿钝痛,沿途的落雪在他的脚下,被踩得“嘎吱嘎吱”作响,谢清衍回头,看向松木后面的苏家别墅,摸了摸自己的心口,怎么办?即便苏酥如此待他,他还是想要和苏酥在一起。

    走了一半的路程,谢清衍的手机响起,他低头自羽绒服口袋里拿出手机来,一看是一个叫“菲菲”的女孩儿,便接起,还不等他开口,菲菲就在手机那头哭道:

    “班长,你在哪儿?我们遇到了好可怕好可怕的事情,全都是怪物,老师、同学,全都变成了怪物,从昨天开始,我们就一直跑啊跑,一直逃啊逃的,你在哪儿啊???呜呜呜`~~~”

    “别哭,别哭,菲菲,你们现在在哪儿?我在苹果别墅区,我堂哥这里,这里很安全,没有丧尸,你们能过来嘛?”

    “真的嘛?你那里很安全嘛?我...我们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连水都没喝上一口。”

    “水??”谢清衍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塑料袋,“没事,我这里有水,虽然不多,吃的东西我们再想办法,你先过来吧,还有谁幸存下来,你都可以带过来。”

    菲菲是谢清衍班级上的一名女生,也是他的真爱粉一枚,平时娇俏可人活泼可爱的,对谢清衍也是言听计从,而且从不掩饰自己对谢清衍的爱慕之心。

    所以谢清衍觉得既然自己已经安全了,这个苹果别墅区里一只丧尸都没有,他没有理由不将这片安全的避难所提供给他的同学,这个一个疯狂的时代,人类需要抱团才能取暖。

    那头的菲菲,自然对谢清衍的话喜出望外,另外还充满了感激之情,谢清衍内心很是受用,听着菲菲的千恩万谢,心里头因为苏酥一家给他的郁气与感受到的羞辱心情,也缓缓散释而去,

    他怀着轻快的心情,仿若又找回了一些末世前的自信,挂断了菲菲的手机,慢慢走回了谢肴世的别墅,进门的时候,刚好瞧见谢肴世满脸疲倦的从楼上下来,在冰箱里找水喝。

    谢清衍说不出是什么心态,将手里提着的塑料袋放入了鞋柜里,上前关心的问道:“大哥,你还没休息好?”

    昨晚回来后,谢肴世像是用尽了浑身的力气般,说话都提不起精神来,但还是告诉了谢清衍,苏酥找到了,就住在多少多少栋,然后爬上楼就睡了,一直睡到现在才醒,而谢清衍从昨天进了别墅就开始睡,睡到今天早上,起来后把谢肴世冰箱里的面包吃了一大半,这才抖着心肝走出别墅区,带走了别墅里所有的水,准备去博苏酥一个笑脸。

    “我记得冰箱里不是还有几瓶水?”

    谢肴世的喉咙干得厉害,头也有些晕,他隐约觉得自己好像在发烧,就想从床上爬起来喝几口水,但冰箱里的水呢?哪儿去了?

    “哦,我今天去见了苏酥,把水给她了,大哥,他们一家三口,其中还有两个老人,苏酥的身体又一直不好,我...对不起!”

    这会儿谢清衍见谢肴世那干裂的嘴唇,有点儿后悔将水给塞进鞋柜了,但现在拿出来,又怎么跟谢肴世解释他进门时的行为?所以一个谎言撒下后,就要用n个谎言来圆,这话真是一点儿都没说错。

    谢肴世回头,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谢清衍,什么话都没说,拿了车钥匙就准备出门,他的身后,谢清衍忍不住满怀愧疚的问道:

    “大哥,你要出去?可是外面很危险。”

    “我出去找点儿物资,不然我们俩都要饿死渴死在这里面。”

    “那...大哥,你能多带些物资回来嘛?”谢清衍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见谢肴世回过头来,满是狐疑的看着他,谢清衍立即说道:“是这样的,苏酥他们也需要物资,对吧。”

    “清衍!”谢肴世闭了闭眼睛,抿着开裂的嘴唇,转过头去,蹲在地上穿鞋,他本来不想说什么,但现在实在是忍不住了,“苏酥不是我的女朋友!”

    苏酥不是他的女朋友,不是他的责任,昨晚上谢肴世肯冒险出去找苏酥,那是因为他还当苏酥是他认识的那个小妹妹,可是自昨晚发生的事之后,谢肴世明显感受到苏酥变了,变得不再依赖任何人,也超乎想象的勇敢与...更加让人觉得美好了。

    当然谢肴世不是觉得苏酥变了,他今后就不想再与苏酥打交道了,他说这样的话,只是单纯的针对谢清衍,在充满了危机的末世里,谢清衍放着自己的女朋友不找,让他这么个当大哥的去找,自己的女朋友没有物资生活下去了,却让他这个做大哥的出去找物资。

    他出去找物资,不仅要养活自己,还要养活谢清衍,现在居然还有苏酥,及苏酥的父母也包括在内了。

    他谢肴世也不是个铁打的人啊!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883 
财富
3388220  
积分
1131748  
在线时间
402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1 
048 别墅攻防
  说完话,谢肴世起身,拖着晕晕沉沉的脑袋进了车库,他上车,整理了一番车里放着的背包,背包里有他的枪和子弹,但是子弹已经不多了,枪与子弹都是他偶然得来的收藏,他并不是一个惯常用枪的人,子弹用完后,也不知该从什么途径获取。

    正烦恼之际,偶尔偏头,便看见了自己昨晚从派出所里拿出来的那把狗腿刀,此刻躺在他的副驾驶座上,在车顶灯的照耀下,刀刃有着不可忽视的锋芒。

    谢肴世不自觉的笑了一下,想起了苏酥在拿西瓜刀砍丧尸时的身影,抬手丢开背包,拿起了那把狗腿刀,喃喃自语道:

    “真有的你的......”

    说完,谢肴世一路将车开了出去,而就在他离开后不久,夜便暗了下来,又是一个白天过去了。

    这一天,苏酥一直待在房间里吸收晶核,凝结精魄,因为她现在的精魄能承载的能量有限,每吸收一颗晶核,苏酥便要驱着精魄释放一次能量,能量的有效释放途径便是放水,家里的大小瓶瓶罐罐,几个房间的浴缸,全都给她放满了水。

    但这完全不够苏酥释放的,她又难得精神好,没有那么想要嗜睡,所以想要珍惜时间,多修炼一会儿精魄,所以苏酥被逼得没办法,便只能窝在卧室里,凭空捏着自己的水镜玩儿。

    以她现在的能力,加上末世12年的打怪经验,玩一片水镜而已,完全能驾驭过来,区别在于,曾经自己用的是冰镜,固态的,而水镜却是液态的。

    既然是液态的水,苏酥想让她变成什么模样就变成什么模样,她盘腿坐在床上,一只手握着一把石榴籽那么大的晶核,另一只手盖在晶核上,眼睛看着漂浮在半空中的那片透明的水镜,慢慢让那清澈的水质开始流动起来。

    然后越来越快,渐渐,那片水镜变成了一个漩涡,漩涡里走出一个水做的两岁小孩儿,小孩儿脑袋上还扎着两根羊角辫,一蹦一蹦的,踩着水坐的阶梯,跑到了苏酥的面前。

    她笑了一下,抬起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又低头亲了亲面前那个水做的小爱,上辈子小爱丢了,苏酥受不了那思念的苦楚,总是会自己跟自己玩这样的游戏,用冰做一个小爱,然后假装骗一下自己,小爱还在她的身边。

    只是冰做的小爱不会动,水做的小爱跑跳移动起来,就简单多了!

    与水做的小爱腻歪了一会儿,苏酥心灵一动,眼睛扫了扫放在床头柜上那串车钥匙,坐在她膝盖上的水人儿,便跳下了床,跑到床头拿起了车钥匙!

    这都可以?!

    苏酥有些惊讶于自己的这精细化操作,她想了想,驱着水人儿长高了些,走到另一只床头柜边,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把还包着白纸的西瓜刀来!这西瓜刀是崭新的,还没用过的。

    看着面前大约一米高的水人,左手拿着车钥匙,右手拿着一把西瓜刀,苏酥便在脑海里刻画出一个轨迹,让那水人儿展开了一个“劈、砍、挑”的动作,很好,那西瓜刀在水人的手上,被舞得虎虎生威,力道比一个成年男人不差。

    只是...苏酥低头看着自己手掌上的那堆晶核,不知什么时候,这些晶核都成了一捧碎末,这样精细化的操作很是消耗能量,而苏酥体内的精魄,不知不觉能承载的能量又多了很多。

    这会儿夜已经深了,苏酥散开水人,起床换好了衣服,提着西瓜刀和车钥匙,准备出去打点儿晶核,顺便到外面给苏父找些水泥来。

    她刚一走出卧室的门,就见苏父和苏母两人趴在客厅的茶几上,拿着纸笔画画,苏酥晒然一笑,走下楼梯打趣道:

    “爸,妈,你俩看看现在几点了,还画画儿呢?”

    “啊,苏酥啊,你还没睡?”

    苏父揉了揉疲惫酸疼的眼睛,直起腰来,苏母也打了个呵欠,直接丢下了手里的笔,站起来,刚要说她去睡觉了,又看向苏酥,突然警惕的问道:

    “都快12点了,你穿这么整齐,是做什么去?”

    “我给我爸弄水泥去啊!”

    直接走到茶几边,苏酥回答得轻描淡写的,仿佛压根儿就没看到苏母那警惕的小眼神儿,她站定在茶几边上,目光刚放在父母的画上,就忍不住仔细的看起了苏父苏母刚才画的画儿。

    那不是小孩子的随意涂鸦,而是一张画在草稿纸上的别墅攻防图,图上有围墙,围墙外面有壕沟,别墅顶上还有个大大的水库!而园子里也被规划好了两块用来种植蔬菜和粮食的大棚。

    “哟,爸,您这是打算把这房子,弄成个碉堡呢?!”苏酥坐在了沙发上,拿着那张草稿纸仔细的看了起来,“三米的围墙,240包水泥,8桶建筑胶水......爸,咱们得开个货车出去抢水泥啊。”

    “我们前几天看到小区对面,有一条卖建筑材料的商店,里面应该会有点儿水泥吧。”

    苏父回应着,因为这些别墅区都是整装好了的别墅,卖给的都是有钱人,有钱人就是爱折腾,明明别墅都已经装得很好了,但他们不满意啊,不满意就得重新拆了装修再按照自己的心意装修。

    再加上附近有几个新修好的楼盘,即将开盘了,再远一点的地方,又有几个工地开工,仔细搜罗一番,应该是能找到水泥的,甚至想要货车也有可能找得到。

    本来苏父拉着苏母,想着画好防御图了就去睡觉,然后明天一早,两老便出去找水泥,可苏酥居然在这个时候穿戴整齐,手里还拿着一把西瓜刀的走了出来,苏母心里头揪着那颗心啊,是无论如何都睡不着的了。

    “这些事,我和你爸去做得了,你不睡觉了?都12点了,再去睡一觉,明天早上妈给你做好吃的。”

    俗话说得好,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苏母此刻看苏酥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无论怎么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苏母都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苏酥出去冒险,她这个做母亲的还坐在家里挥着小手绢欢送嘛?

    自然第一反应是想办法把苏酥给留在家里的。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883 
财富
3388220  
积分
1131748  
在线时间
4024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21 
049 我们是她的累赘
   “我睡饱了啊。”苏酥嘻嘻笑着,伸手勾住苏母的脖子,“反正你和爸爸把这别墅的防御图都弄好了,咱们一家四口开车出去浪一回呗。”

    “我......”

    苏母张了张口,她是打算要和苏父一起出去弄水泥的,可是这计划里并没有带上苏酥,但如果他们不带苏酥,这熊孩子肯定得自己跑出去!那现在究竟是带着苏酥出去冒险,还是让熊孩子自己跑出去冒险?

    “好,那就现在出去弄水泥!”苏父犹豫了一下,点头,“但是前提条件,苏酥啊,你不能冒险,有危险父母在前面顶着,你只需要在车里坐着就行。”

    “ok!”

    面对苏父苏母的让步,苏酥自然乖乖应下,她满脸堆笑的拿着车钥匙就去车库开车去了,顺便将昨天晚上塞了整车的物资给搬回房,就在苏父苏母两人,回到卧室穿衣服做准备的这会儿功夫,苏酥已经将物资全都搬完了。

    而这期间,苏父苏母两人谁都没有注意到,苏酥话里的语句有什么问题,一家四口,她说的是一家四口!

    待得苏父苏母换好了衣服,从别墅里出来,苏酥已经将车停在了铁门外,别墅区里一盏盏路灯明明灭灭,明显一副供电不足的模样,这是高档别墅区,里面的路灯都是采用的太阳能电板供电,但或许是最近的天气持续阴沉,日照不足?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反正明一盏暗一盏的,烘托得周围的环境,跟拍鬼片差不多。

    苏酥开车带着父母,就是在这样的黑夜里前行,一路往别墅区外面行去。

    因为昨天谢肴世开了枪的缘故,本来已经被苏酥清理干净了的街面,又从邻近街区游荡了过来几只丧尸,但是数量很少,地上还有许多新添的丧尸尸体,苏酥坐在驾驶座上,随意看了一眼,大约明白了,这是有人在这条街上杀过丧尸了。

    苹果别墅区的对面,就有好几家卖建筑材料的店,苏酥在苏父的指引下,将车开到一家建筑材料店面前,附近的几只丧尸就纷纷围拢了过来,还不等苏父指示,苏酥就解开安全带,提着西瓜刀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苏酥!!回来!!!”

    苏母吓得大叫一声,刚要开车门去救苏酥,就只见苏酥那行云流水般的身姿,舒缓而惬意的张开手脚,不一会儿,将围过来的几只丧尸消灭了个干干净净。

    这么短的时间,苏父还没来得及下车!

    他就坐在车里,透过玻璃窗看着自己的女儿,在丧尸的包围下跳舞,苏父抿了抿唇,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自己花白的头发,回头看了眼目瞪口呆的苏母,张口道:

    “你看,我说了我们不用担心,这次出来,我们是她的累赘!”

    “爸妈,出来吧,没事儿了!”

    车外的苏酥,提着刀,手里攒着晶核,走进了一家敞开的建筑材料店,她抬手打开门边的开关,整个小店便瞬间明亮了起来,苏酥抬眼一望,这店里的东西还是挺多的,但到处都是血迹斑斑的,没有人也没有丧尸,门口的柜面上,还放着一支笔一个账本,估计老板正在算账的时候,被丧尸攻击?或者自己变成了丧尸攻击客人......

    苏父下了车,扶着战战兢兢的苏母一同走进建筑材料店,他俩忍着恶心,四处翻了翻,在店铺二楼,找到了十包水泥,和一桶建筑胶水。

    像是这种小店,都是做的小生意,一般上这种店子里买建筑材料的,都是些正在装修的人家里,临时短缺了什么建筑材料,可能几颗钉子,可能一点点水泥,所以这些店子里都囤不了什么货。

    苏父抱着一袋水泥下了楼,苏母则在店铺里搜寻些吃食,苏酥随意看了一眼老板的柜台,从里面拿出一串车钥匙,又忘了一眼店门外的皮卡车,她走到皮卡车前面,随意试了试,皮卡车的车门被打开了。

    “爸,妈,咱们有车拖水泥了!”

    苏酥坐在驾驶座上,高兴的冲店子里的父母喊了一句,想来每个建筑用材店的老板,都会配备这么一辆用来运货的皮卡车,不然平日里上门送个货,极其不方便!

    只是她这一喊,又是几只丧尸闻声而动,丧尸在夜间的活性比在白天好一些,听觉和嗅觉也比在白天的时候灵敏,只是那几只从远处而来的丧尸,动作实在是太慢了,苏酥等不及,跳下皮卡车,就去迎接那几只姗姗而来的丧尸了。

    分把两分钟的时间,苏酥干掉了那几只丧尸,手里拿着新到手的,血糊糊的晶核,揉了揉不合作的胃,撑在树杆上干呕了几声,忽然耳际一阵细碎的响动,让苏酥警觉了起来。

    她直起腰身,仔细听着那声响,仿佛是从对面一家小超市里传出来的,没有丧尸的“嗬嗬”声,应该不是丧尸才对,但也不像是正常人类活动的声音。

    苏酥抬起穿了平底靴的脚,往开着门的小超市走了两步,那阵细碎的声音便愈发明显了起来,空气中还有淡淡的血腥味儿,不过被掩盖在了一股榴莲味里。

    她轻轻走进超市,打开墙壁上的照明灯开关,顺着那道细碎的声音,提刀找了过去,绕过一层货架,看见一双男人的脚,穿着运动鞋,再往上去,便看见谢肴世正捂着脖子,脸色惨白的靠坐在货架上,身边就是几个被破开的榴莲,看来他受了伤,为了避免自己的血被丧尸闻到,而故意破开了几个榴莲,放在身边。

    他的头微微动了动,身后就有一些薯片袋子,发出细碎的声响,而谢肴世的眼睛,就那么黑沉沉的看着苏酥走近,他昂起头来,一言不发的看向苏酥走过来,面部线条坚毅,眼神里却又隐藏着不为人知的脆弱。

    苏酥站在他的面前,波澜不惊的脸上,让人根本看不穿她心里在想着什么,只见她抬起手上的西瓜刀,慢慢靠近谢肴世,锋利的刀刃就在谢肴世的皮下动脉上,她内心有种奇异的感觉,未来的末世第一高手,现在就在她的刀下,只需要她微微用力,谢肴世的一条命就没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