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6 | 浏览:2779377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末世好孕》作者:包包紫(正文完)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4476767  
精华
帖子
财富
1865  
积分
373  
在线时间
7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1 
最后登录
2018-9-13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288727  
精华
帖子
120 
财富
2117  
积分
253  
在线时间
448小时 
注册时间
2009-8-30 
最后登录
2018-9-21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11363  
精华
帖子
1033 
财富
13560  
积分
2318  
在线时间
1373小时 
注册时间
2010-5-12 
最后登录
2018-9-12 
番外.恰末世少年时(二十九)
    方月儿的那张嘴,也是继承了她妈妈梅胜男,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是气死人不偿命的毒舌。

    那一边被撞倒了的老太太,一见情形不对,赶紧一把抢过了方月儿手里的晶核,说道:“谢谢小姑娘,谢谢小姑娘,我没事儿了。”然后转身飞快的跑了。

    不就被撞了一下吗,能赚这么大一把晶核,一那阻止方月儿拿晶核“侮辱”人的姑娘,也忒不懂事了点儿,不知道老奶奶缺晶核吗?

    被抢了晶核的方月儿,也没起身去追,她正好此时心情不好,而那方小十的新女朋友,又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方月儿就留在了原地,同新女朋友吵了起来。

    “难怪你妈妈只能当你爸爸的情妇,没想到你小小年纪,这么没教养!”

    新女朋友吵不过方月儿的那张毒嘴,心中一横,反正她现在有方小十做靠山,怕什么?便扯出了梅胜男的身份来说事儿。

    这件事儿,是方月儿一直以来最最在意的事情,她小小年纪,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她妈妈,是不被方家承认的情妇了。

    于是方月儿怒了,举起手里的马鞭,便抽了那新女朋友一鞭子,“啪!”响亮的马鞭声响起,在新女朋友的一声尖叫声中,新女朋友倒了地,姣好的面容上,一条紫红色的鞭痕。

    现场顿时就乱了起来,眼看着巡逻队往这边张望着,准备过来了,方月儿正待再接再厉,又是要抽那新朋友一鞭,手里扬起的皮鞭,就被人一把抓住了。

    她回头,正要怒斥是谁多管闲事,却是瞧见了小爱那张笑嘻嘻的脸,和她在微风中微微翘起的短发。

    “小爱!”方月儿当即高兴的笑了,小爱比她高出一个头来,她看着小爱得仰视,“啊~~~你怎么在这儿?”

    “无聊呗,我妈的队伍走得太慢了,我和天赐磊爷就先进了城。”

    小爱放下了手里抓着的马鞭,解释着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她嫌弃跟着大部队走,实在是太折腾了,便带着天赐和徐磊,一路打怪一路前行,结果也没比她妈她爸早进城多少。

    然后,小爱,扫了一眼坐在地上,捂着脸一脸惊恐的新女朋友,对方月儿说道:

    “这女的再受你一鞭,就离死不远了,你在这儿杀了她,怎么处理尸体?”

    “不知道。”方月儿耸耸肩,“会有人帮我处理的。”

    “算了,别给梅姨惹麻烦了,走,我们去玩儿。”

    后面的天赐走了上来,文文静静的一看就是一副读书人的气质,只是那普通的运动衫下,小小的肌肉不太明显罢了,这样一劝,方月儿也不跟方小十的新女朋友计较了,拉着小爱,转身就走,嘴里还在笑着,

    “我还以为你们会被我爷爷带走呢,小爱我跟你说,我爷爷就想让你跟方小十结婚,这下可好了,我带你们藏起来,藏到我的秘密基地里去。”

    徐磊吊儿郎当一副痞子样儿,跟在了天赐的身后,天赐跟在小爱的后面,几个孩子一起往僻静的巷子里走,只是徐磊在路过新女朋友身边时,见新女朋友还捂着脸,一脸惧怕又愤怒的模样。

    他好歹还算是有些恻隐之心,蹲下身来,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拿了一大把三级晶核,丢到了新女朋友的怀里,斜着眼睛,讥讽的笑道:

    “美女,拿着这些晶核,去整个容吧,月儿手重,你受累了,下回见着我们了,赶紧绕道走,小命儿要紧。”

    “谁稀罕......”那新女朋友,原本要怒斥徐磊对她的侮辱,却是低头一看,怀里竟然是一大把的三级晶核,那可不是一级或者二级,而是三级,三级啊!!!

    她低下了头,默默的不再言语了。

    于是徐磊脸上露着嘲弄,轻视的笑了笑,站起身来,追上了天赐。

    前头的小爱还在跟方月儿说道:“我这回来,可不是准备跟方小十结婚的,我们是来解决天赐的问题的。”

    “天赐?”方月儿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天赐,又看了看小爱,奇怪的问道:“你们是说,有实验室盯上了天赐的事情吗?酥姨来京城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解决这件事?为什么还要你们亲自去解决?”

    “自己的事,劳烦那些老家伙们干吗?”

    小爱说得轻描淡写,关于天赐身上的麻烦,她妈妈说了,会帮忙解决,但是干吗要上一辈来替他们这一辈操心?来之前,小爱就跟天赐和徐磊说好了,不将京城的实验室,杀个血流成河,不让那些瞄上了天赐的人惧怕,他们是不会回蛹镇的。

    至于苏酥叶昱那些老家伙们,只当来京城旅游吧。

    一听小爱那意思,好像是要在京城大干一场的样子,方月儿就高兴的拍起了手来,宛若银铃一般的笑声,回荡在空寂的巷子里,

    “好,我帮你们找情报,我妈妈早已经锁定了好几家实验室,情报我知道放在哪里,那些都是对天赐感兴趣的机构,我们今晚就可以开始血洗这些实验室!”

    关于天赐身上的秘密,现在也不知道该不该说是秘密了,大概不知道的人,一直不知道,但该知道的人,也知道的不少了,毕竟苏酥这回来京城基地,是要有大动作的,总得让一些人,知道他们来京城基地杀人,是为什么要杀人吧。

    所以现在不光徐磊知道了天赐的事,方月儿也知道,梅胜男也知道,18名特种兵都知道。

    而这边,苏酥正拉着叶昱,和京城基地的领导们一一握手,她和叶昱都是那种不善外交辞令的人,在这样的场合下,她和叶昱就只是笑,只管笑就可以了,剩下的所有,都是沐阳帮忙在回答。

    一只一只的手握过去,握到了方有礼的时候,苏酥只是虚握了一下,便直接撒手,正打算跳过乔思,直接和方小十握手的时候,方有礼便一副倚老卖老的样子,对苏酥说道:

    “苏酥,一直久仰你的大名,今日终于得见了,我已经在方家给你们和小爱安排了住处,稍后这番排场完了,你们直接跟我走吧。”
可爱多多

Rank: 2Rank: 2

91UID
66401048  
精华
帖子
财富
70  
积分
1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24 
最后登录
2017-9-29 

Rank: 2Rank: 2

91UID
66401048  
精华
帖子
财富
70  
积分
1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24 
最后登录
2017-9-29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319431  
精华
帖子
1558 
财富
12891  
积分
6126  
在线时间
2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0-6-25 
最后登录
2018-8-19 

番外.恰末世少年时(三十五)


说罢,睿睿手一招,领着一堆叫好的平民党兄弟,气呼呼的下了车,今儿血洗实验室,也是睿睿念着天赐是蛹镇上的人,所以勉为其难的帮着洗了洗,结果回来的路上,两人不知怎么又没看对眼,在公交车上就打了起来。

    这真刀真枪的血洗实验室的时候,睿睿都没受什么伤,最后在回来的路上,却被天赐给打成了个猪头,他哪儿能咽下这口气???

    不过别看睿睿被天赐揍得青鼻脸肿的,留在车上的天赐也没好到哪儿去,一等睿睿头也不回的走了,他就龇牙咧嘴的捂着被睿睿踢断了的肋骨,坐到了小爱的边上,整个人累瘫了般,都靠在了小爱的身上。

    小爱还在闭目养神,摇晃的车子继续前行,过了一个桥洞,光线暗了下来,她只觉得天赐呼在她脖颈间的气,让她极痒,便伸手,将靠在她肩膀上的天赐给推开了。

    天赐痛哼了一声,把身子摆正,车子过了桥洞,小爱半睁开眼睛,偏头看向身边的天赐,漫不经心的挑眉问道:“痛啊?”

    “一会儿就好了。”

    天赐揉了揉肋骨,腰坐直了一些,他的异能等级越来越高,自愈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往常被睿睿打断了一根肋骨,怎么着都得养那么一两天的,现在睿睿才下车没多久,他的肋骨就自己接上了。

    而后路灯的灯光一晃,天赐转头,看徐磊正在和方月儿坐在车子另一个角落里说话,两人也不知道聊到了什么,方月儿笑得乐不可支的,他便又转过来,看着小爱的侧脸,小爱听他说一会儿就好,便没在意,又去闭目养神了。

    天赐却是眼尖,看她抱臂的那只手背上,有些擦伤,他便抓过了小爱的手,皱了皱眉,低声问道:“怎么受伤的?”

    “不知道。”

    小爱连眼睛都没睁开,她也不知道方才那么乱,上哪儿就刮了一下,反正她经常大小伤不断,这点儿擦伤,不介意的。

    过了一会儿,车子依旧在前行,小爱只觉得被天赐握住的那只手,手背一会儿热,一会儿凉的,她奇怪的睁眼偏头望过去,就看见天赐靠在椅背上,懒懒的抓着她的手背,将她的手扯过去,擦伤的手背正贴着他的唇,在往上面吹仙气。

    可不就是仙气吗?他吹一口气,那气就裹在小爱的手背上,让她觉得一会儿热一会儿冷,凉意过了之后,她手背上的擦伤,就完全好了。

    “咦???”小爱抽回自己的手,就着路灯透进车窗的光,反复看了看自己的手背,奇怪的问道:“我的伤呢?”

    “治好了。”天赐气有些虚,刚才被睿睿揍断了一根肋骨,接着又调度异能替小爱疗伤,这会儿他是真的蓝槽空了,又见小爱一脸疑惑的望过来,天赐撑起精神同小爱解释道:“昨儿新晋的等级,然后就发现自己可以替别人治疗了,不过替别人治疗,比替自己治疗要耗更多的能量。”

    所以小爱的一个擦伤,同天赐修复自己的一根肋骨,所需要用到的能量是一样的,现阶段来说,天赐的异能只怕还起不到什么作用,但如果等级提升之后,就不一定了,说不定今后,还能在团队战中,用自己的治疗异能,起个助攻辅助的作用,更甚者,说不定今后还能发展出个群疗之类的。

    “那太好了。”小爱听着这个好消息,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比自己的异能晋级了都还要高兴,她兴奋的抬起手肘,捅了捅天赐,“往后,你能用异能给人治疗了,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想要吃你的血和肉了。”

    一盏盏高耸的路灯,投射出明亮的灯光,照在天赐的脸上,一条一条的车窗影子,在他清隽的脸上晃着,他弯唇笑了一下,看着小爱的眼中,有着如水一般的温柔。

    他想,这就是他的小爱,无论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小爱从来都只关注到他的安危,因为谁都知道,一个能替别人治疗的辅助异能,将决定整个团队乃至整个基地,在战斗时候的安危,天赐不用过多猜测,便知道从此后,自己的未来,将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小爱看不到这些,她只想着,从此后,天赐能替别人用异能治疗了,别人就不会再想着要吃天赐的血和肉了。

    她看不见的是,从此后,天赐尽可以挑战一番人类的底线,看看是需要他辅助团战的团队多,还是要拿他做试验的实验室多?

    他再也不会是一个只能隐藏自己异能的弱者,他将运用自己的异能,主宰旁人的命运,只要有人想要求生,他就能让他们为奴为仆。

    到了方月儿给找的大别墅前,徐磊和方月儿先下了车,天赐没动,小爱便用膝盖碰了一下天赐,他站起身来,低头看着小爱,嘴唇动了动,似有什么话要跟小爱说,欲言又止。

    小爱半分没察觉到气氛有什么怪异的,只当天赐站那儿当电线杆子,她便随他,自己站起了身来,擦着天赐的身子下了车。

    随着两人年龄的增长,原本早产瘦弱的天赐,到底还是个男孩儿,这会儿竟也比小爱高出半个头了,天赐见小爱下了车,他便抬步,紧跟在小爱的身后,与她一起下了公交车。

    公交车司机,是梅胜男的人,平时也听方月儿差遣,将四个孩子送到了大别墅里,公交车司机就将车子开走了。

    这栋别墅不是梅胜男的产业,只是方月儿用了一些晶核,从基地里租来的,想来这京城基地在末世之前便是很大的,末世之后,幸存下来的人口兑减,很多房子都空置了下来,想租这么一套别墅,有晶核就可以了。

    别墅里,放置着方月儿从梅胜男办公室里偷出来的京城各大实验室的资料,关于天赐的事情,其实在业界很多实验室里都知道了,今日他们血洗的,便是这些实验室里,胆子最大的那一家,已经胆大包天到派人到蛹镇去绑架天赐的地步了。

    所以当然要第一个被血洗,达到个杀鸡儆猴的目的。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319431  
精华
帖子
1558 
财富
12891  
积分
6126  
在线时间
2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0-6-25 
最后登录
2018-8-19 

番外.恰末世少年时(三十六)

剩下那几个,也有一些实验室虽然没有对天赐出手绑架,但做法挺不人道的,经常会抓些活人做**实验,所以接下来,小爱等人,便打算着手清理这些黑心实验室。

    再晚一些时候,到了午夜12点多,方月儿又联系人送了一大批**弹药过来,徐磊原想偷懒,却被方月儿抓了壮丁,去核对**弹药去了,小爱打了个呵欠,拍拍坐在沙发上的天赐,跑到二楼洗了个澡,准备去睡觉了。

    躺在方月儿给她准备的豪华欧式大床上,小爱眼睛刚要阖上,手腕上的手表便亮了,只有她、天赐以及那18名老特种兵们才看得懂的摩斯密码,通过私人频道,发到了她的手表上。

    这种摩斯密码,是小爱和天赐小的时候,叶昱无聊了给教的,小孩子记东西快,不知事的时候,就已经能看懂这些密码了,后来小爱又心血来潮,献宝一样教给了沐阳,原本是想让沐阳心理受挫,证明一下自己比沐阳聪明,这世上也会有沐阳学不会的东西,岂知沐阳跟天赐一样,一学就会,他还让人开发了一下,弄了三块新的手表,给小爱、天赐和他自己戴上了。

    手表的所有功能,都跟那18名特种兵的是一样的,就是沐阳与小爱的手表之间,还增加了个私人频道,意思是他和小爱用摩斯密码对话,其余人是看不见的。

    黑暗中,小爱睁着迷蒙的眼睛,抬起手腕来,看了下表盘上浮出的几个绿点,

    沐阳:事办完了?

    她打了个呵欠,摁了几下表盘上的按键:办完了。

    沐阳:顺利吗?

    小爱:当然,也不看是谁下的手。

    沐阳:饿了吗?

    小爱:有点儿,但更想睡觉。

    沐阳:你出来,我在你们院子外面,带了宵夜给你,吃完了再去睡。

    本来小爱躺在床上,眼皮一搭一搭的,马上就要睡着了,那几个绿点一闪,她猛的睁开了眼睛,掀开被子,赤脚穿着白色的四角短裤,吊带小背心,打开落地窗,走到了阳台上,往黑黢黢的夜色中一望,果然看见院子外面停着一辆黑色的越野车。

    她便从二楼的阳台上跳了下去,踩着石子铺的小路,从墙头一跃飞过,刚落在了越野车的车顶上,副驾驶座的车门就被打开,小爱一个翻身,钻进了车子里。

    “哇,好香啊,烤鱼!”她偏头冲沐阳笑,一头短发张牙舞爪,没有亮灯的车厢里,就到处寻起了她的宵夜来。

    沐阳坐在驾驶座上,嗤笑了一声,伸手揉了揉小爱的发顶,姿态间极尽宠溺与纵容,他还穿着从宴会上下来的西服,没来得及换,就直奔小爱的住处来了,此时侧着身子,往车后一探,长臂袖口的西服后缩,露出了白色的衬衫,一颗银色的袖扣,制作考究。

    他从后车座上拿过一个白色的塑料盒子,里面装的便是又香又辣的烤鱼、烤肠、烤肉串儿、烤香干、烤白菜,食材都是从蛹镇上带过来的,厨师就是他自己。

    “沐阳你真好,你怎么知道我饿了?”

    吞着口水,小爱迫不及待的抢过了沐阳手里的塑料盒子,打开来,用手抓着就开吃,一条薄毯却在此时,及时从天而降,裹住了她只穿吊带和四角短裤的身子,沐阳一边替她整理着毯子,一边不满的说道:

    “京城不比我们南方,早晚天气凉,你现在是大姑娘了,穿着这么少就往外跑,也不害臊。”

    “害什么臊?”小爱艰难的从裹着她的毯子里抓食物,动作困难的往自己的嘴里送,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沐阳,不耻下问,“我又不是没穿衣服,露着胸脯在外面逛,我怕什么?”

    对她来说,沐阳和天赐一样,她就是光着身子在两人面前跳舞,也不觉得有啥好害臊的,只不过现在大家都大了,这两人不稀得看她跳**而已。

    沐阳抿着唇,深吸了口气,一张脸变得好严肃,一点儿都不为小爱的嬉皮笑脸动容般,拿出两根手指头来,扯了扯小爱的耳朵,用力拧了拧,突然充满了不耐的催道:

    “你什么时候才能懂事?什么时候才能开窍?嗯?什么时候?快说!!!”

    那是不稀得看她吗?那是根本就没敢看她!

    “哎呀,你怎么越老越啰嗦了,瞎担心个啥?”小爱被这不轻不重的力道扯得烦了,挥手打开沐阳的手指,“别打扰我吃宵夜,沐阳你吃烤鱼吗?给你吃一块。”

    说着,就给沐阳的嘴里塞了一块烤鱼,把沐阳的嘴给堵住了,也不知道别人,为什么总说沐阳的话少,还什么言简意赅雷霆手段?他跟她在一起,若能让她耳朵清静片刻,那都是好的了。

    吃完了沐阳送的宵夜,小爱将手里的塑料盒子,往沐阳手上一丢,蹭着他的西服袖子,抹了一把油滋滋还残留好多孜然的嘴,打开车门,裹着沐阳的毯子就翻墙回去睡觉了。

    当然沐阳都能找到她的地方,她爸她妈自然也能找到,更何况方月儿连夜还调了那么多的武器到别墅里,梅胜男不顺藤摸瓜的查出小爱这几个孩子行踪,简直枉为情报贩子了。

    只是所有的大人,好像都很有默契一般,任凭几个孩子在别墅里捣鼓,他们该吃吃该喝喝,该会见京城基地领导的时候,就会见领导,摆明了就是这几个孩子就算是把京城的天给捅破了,他们也不管的态度。

    在沐阳的上下周旋作用下,京城基地里的人,没有人奇怪少年团里怎么没有小爱和天赐,甚至小爱、天赐、徐磊、方月儿还有睿睿等,在京城里犯下的事,通过沐阳和梅胜男的联手,也将这事儿给瞒了下来。

    苏酥叶昱此行,平淡得宛若来京城旅游一般,明明带了重火力过来,却整日不是陪京城领导唠嗑,就是在酒店打蚊子,要多无聊就有多无聊,要多荒废光阴,就有多荒废光阴。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319431  
精华
帖子
1558 
财富
12891  
积分
6126  
在线时间
2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0-6-25 
最后登录
2018-8-19 
本帖最后由 楚紫旋 于 2017-9-28 14:08 编辑

番外.恰末世少年时(三十七)
方家却是没有苏酥叶昱几个这么潇洒太平,自美秀被睿睿派人,打包送到方家大宅里的那一刻开始,方家大宅,从此就没消停过了。

    她整日不是哭,就是砸东西,方有礼打又不能打,骂了美秀几顿,也解不了气,杀了美秀吧,人家好歹是从蛹镇出来的人,也算是在苏酥那儿领了三分颜色的,所以方有礼无法,只得派人将美秀关了起来,待得这个事情,理出了个头绪来之后,再想办法看看拿美秀怎么办?

    月余之后,苏酥叶昱几个的京城“旅行观光团”,终于有了要回程的消息,方有礼见这几日,美秀哭得也差不多了,便让人将美秀放了出来,召集了方家一家大小所有人,共同商议美秀的来去问题。

    既然是方家一家大小所有人,方叔翳、梅胜男和方月儿自然也要参加了,大家齐齐坐在方家大宅的大厅里面,看着一脸沉默,低头默默啜泣不语的美秀。

    “事情呢,便是这么个事情,现在我们方家骑虎难下,大家都给出出主意,看这件事,还能有个什么转圜的余地。”

    方有礼的话说了出来,看着的是梅胜男和美秀两个人,按照方有礼的意思,他其实还没放弃让方小十和小爱联姻的意思,不过现在方小十上错了人,跟蛹镇校花美秀上了床,蛹镇上的睿睿,又是一副方家不能玷污蛹镇校花不管的态度,硬是要把美秀强塞给方家,所以方有礼是想让梅胜男,帮着说和说和,看看此事还有没有转圜的余地。

    按照方有礼的意思,男人嘛,有朵家花养几朵野花也是正常的,既然方小十和美秀的错误已经铸成,方家也不是养不起美秀,方小十今后完全可以将美秀当成情妇,而方小十的原配,还是小爱。

    梅胜男和方叔翳,对方有礼的打算已经完全无语了,这方有礼就作吧,苏酥若不是瞧着梅胜男、方叔翳和方月儿的面子,那日早在酒店里,就会让方有礼和乔思死无葬身之地。

    “爸,您就消停了这点儿心思吧,我看小十娶了美秀也挺好的,美秀长得漂亮,又多才多艺,没事儿了还能在家给您唱个小曲儿,至于小爱,小十降不住她的,不光您降不住,咱们整个方家都降不住。”

    方叔翳开口了,他说话还是比梅胜男委婉一些,只是这些话,在过去的那么多年里,方有礼听得多了,无论方叔翳还是梅胜男,怎么跟他说,他都听不进去,一门心思的只想让方小十把小爱给娶回来。

    梅胜男无聊的朝天翻了翻白眼,方月儿却是冷笑了一声,小小的身子坐的极为标正,眼睛瞪着美秀,眼神中透着极为浓郁的讽刺来,看方月儿那表情,只差没明明白白的说了,就美秀这么个德性,还想跟小爱共侍一夫,别搞笑了行吗?

    而这个美秀呢,整个房里,就只负责低头哭泣,她被方有礼关了月余,也是在今天,才被允许出了房门,来参加这方家的家庭会议。

    按照方有礼的意思,应该是有心让她冷静下来后,自己提出来要回去蛹镇那边儿,或者联系个蛹镇访问团里的熟人,哭诉一番,说不想嫁给方小十,想要回蛹镇,这样方家便无任何责任,就能把方小十与美秀的婚事给推掉了。

    只是梅胜男还未说话,一直沉默,容颜憔悴的方小十,却是突然走到了低头啜泣的美秀身前,蹲下来,看着美秀的眼睛,问道:

    “美秀,蛹镇的访问团,马上就要回去了,你能不能告诉所有人实话,那天晚上,欺负了你的人,不是我?只要你说一句实话,我马上送你回去,马上。”

    美秀摇头,闭着眼睛摇头,两串眼泪滑了下来,她那美丽的容颜上,憔悴的神色并不比方小十差,她那晚,只是被人下了催qing药,却并不有丧失记忆,所以那晚到底是不是方小十,她最清楚。

    可是她能说吗?在方家的这一个月,蛹镇上没有一个人来看过她,来救救她,仿若她就是一个垃圾般,被随意丢在了方家,便对她不闻不问了,眼看着她已经被破了身子,还当众丢了这么大的人,便是再无嫁给沐阳的可能了。

    那么唯今之计,美秀权衡了一个月的利弊,她不傻,她回了蛹镇,除了被人嘲笑被人奚落外,她哪儿还能再找到方家这样一个好婆家?

    所以现在对美秀来说,嫁给方小十,反而是她现在唯一的出路。

    她像是突然悟了很多的事情,她记得那个男人的容貌,她知道那个男人在他们上床的时候,给录下了视频,就算是她嫁给了方小十,美秀也知道,这段视频将是一个定时**,让她终其一生都会惴惴不安提心吊胆,这是一个定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将她的人生,给炸得支离破碎。

    但是她想要荣华富贵,想要锦衣玉食,想要过上好点儿的日子,只有选择隐瞒下真相,将错就错,把自己嫁进方家大宅里,成为第二个乔思。

    “小十!”方叔翳充满了严厉的唤了方小十一声,“这件事今天不用议了,做男人,就不能逃避属于你的责任,自己犯了错,就要勇于承担错误。”

    方小十蹲在美秀面前,默默的回头,充满了失望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然后低头,看着地板,突然笑了,苍凉而孤寂,他站起了身,不顾所有人那不赞同的目光,走到了大门边,大步向前,背影充满了一股决绝的味道。

    门外阳光茂盛,他跨过门槛,尔后回头,看着一屋子的方家人,突然开口,郎朗道:“我知道我不学无术,毫无信用可言,也不值得被人相信,可这次,你们真的错了,你们所有人,都错了!”

    然后转身,背影渐渐消失进了金色的光芒中,只等方家人将这场会议开完,方小十都没有再出现过,一直没有再出现过了.....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319431  
精华
帖子
1558 
财富
12891  
积分
6126  
在线时间
2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0-6-25 
最后登录
2018-8-19 
番外.恰末世少年时(三十八)
启程在即,梅胜男拒绝了方有礼要登门拜访苏酥的要求,很直接的甩了个脸子给方有礼,便带着方月儿离开了方家,方叔翳望着自己老婆女儿的背影,叹了口气,同气得面色铁青方有礼叮嘱了一句,

    “爸,我回去了,您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然后,方叔翳也起身走了出去,门外阳光大盛,他站在阳光中,顿住脚步,转身望了一眼身后,方有礼、乔思和美秀,三人坐在阴暗的屋内,三个人,三种表情,交织出了一种异常压抑的气氛。

    隐隐中,空气中有一股陈年木头一般的腐朽气味,让方叔翳闻进了鼻翼里,让他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来。

    然后他转身,快走两步,追上了梅胜男和方月儿。

    行进的车中,梅胜男一只手拦着方月儿,两人坐在后车厢里没有说话,方叔翳开车,副驾驶座上坐着个保镖,前后还跟了两辆车,方叔翳仔细着点儿开车,一时之间,车子里便陷入了沉默中。

    一条街走完,到了十字路口,方月儿突然喊了声,“爸,停车,我在这儿下。”

    “不回家?”梅胜男转头看向方月儿,见方月儿点点头,便叮嘱道:“你们最近闹得也别太厉害了,酥姨马上就要走了,要不要跟你酥姨去蛹镇玩儿几天?”

    “到时候再说吧,我怕我离开了京城,你们俩会被我爷爷生吞活剥了。”

    方月儿最近受小爱的影响有些大,总觉得方叔翳和梅胜男这辈的人,虽然容颜依旧,但已经到了要享福的年纪,而他们这辈孩子,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老一辈赶去退休了。

    所以他们对于上一辈也算是颇多爱护,能自己扛起的责任,就不让上一辈操心,有担当又有责任,关键是能力还相当的不错。

    梅胜男笑笑,乐于见到方月儿这个样子,便也不多说什么,虽然她一点儿也觉得自己会被方有礼欺负到。

    关于方月儿这月余来,从兵工厂里偷运出来的那些武器,梅胜男和方叔翳都很有默契的没有追问方月儿,这根本就不用问,方月儿之所以是从兵工厂把那些武器“偷”出去,摆明将梅胜男和方叔翳从此事摘出去。

    想来也是方月儿的好打算,他们这些半大的孩子,想得很是周全,不光是方月儿将自己的父母摘了出来,小爱、天赐和徐磊,在京城里做的事情,全都没知会过自己的父母,他们有着破釜沉舟的勇气,想着万一在京城里搞不定了,事迹败露了,最后也不至于连累到各自的父母。

    只是最近京城的研究实验室,频繁遭遇袭击,有关基地**,早已经起了疑心,他们会想到是不是苏酥等人的到来,导致了京城一家又一家的实验室被灭,但绝对想不到,做这些事情的,会是一群半大的孩子。

    下了车,方月儿走得飞快,两三下就拐了个弯,不见了人影,梅胜男坐在车窗里,看着她的月儿那矫健的身影,不自觉的嘴角弯起,流露出一抹颇为自豪的微笑,虽然她知道这人跟人,最好不要拿来相比。

    可是看看她的月儿,再看看方才那个美秀,梅胜男心中就会不自觉的升腾起一抹优越感来,怎么办?

    车子缓缓离开,她一路带着轻快的心情,和方叔翳回了家,此时,在梅胜男和方叔翳的别墅里,苏酥正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喝茶,茶香缭缭中,苏酥将手中的茶杯,放在了茶案上,看着走了进来的梅胜男和方叔翳,叹道:

    “还是你们有钱人会享受,我几百年没喝过茶了,现在整这玩意儿,我也品不出什么好坏来。”

    “快别跟我哭穷。”梅胜男嗔了苏酥一眼,走到了苏酥的对面坐下,“我知道你手里五六级的晶核多的是,随便拿出一颗来,我这里再好的茶叶都能买几吨回去了。”

    苏酥便抿着唇笑,不再在梅胜男面前哭穷了,实际上,没有人到达过她的这个异能等阶,很难想象她若尽一次全力,需要吸收多少颗普通晶核,她又不是小爱,不可能带着成山成堆的晶核到处跑。

    所以那些五级六级,甚至更高等级的晶核,对苏酥来说,不是钱财,而是必要时,可以拿出来填满蓝槽的能量。

    转而,苏酥抬手,替梅胜男斟了一杯茶,方叔翳见两个女人聊上了,他便直接去了后院,后院外面,原本也是数栋别墅,不过自从新能源兵工厂开始盈利之后,方叔翳便将后面的那几栋别墅都买了下来,扩建成了一个私人马场,叶昱几个特种兵,这会儿正在方叔翳的私人马场里骑马。

    “你今日领着月儿回方家了,怎么也没把她带回来?我来了京城基地少说也有月余了,至今都还没见过月儿的。”

    客厅里,苏酥歪在梅胜男家的沙发上,这不都要走了,好不容易来一趟京城基地,方月儿一面都没见着,未免有些遗憾。

    今日方家大小都被方有礼拖回去开会,开的是个什么内容,苏酥大约也知道,关于方有礼一直以来的打算,梅胜男也同她说起过,而方小十呢,苏酥也不讨厌。

    但是先不说方小十如今沾了美秀,苏酥一点儿不想自己的小爱,和美秀这样的女孩儿,在未来扯上半点关系,就单单只说方小十和小爱之间的这个事吧,苏酥一贯来,就是这样主张的,小爱的未来,由小爱自己来走,她希望小爱,能找一个自己喜欢的。

    所以方有礼一直说要找苏酥谈婚事,把方小十和小爱的婚订下来,苏酥不是不知道,而是不回应。

    她的小爱吧,可以这么说,十年前,小爱是个什么心性,十年后的今天,仿佛一点儿都没变,小爱依旧是什么心性,就是现在有人对她有意思,小爱估计都看不出来,苏酥头疼,估计再过十年,看看小爱能不能在男女之事上开个窍吧,哎,操心得很。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91UID
319431  
精华
帖子
1558 
财富
12891  
积分
6126  
在线时间
2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0-6-25 
最后登录
2018-8-19 

番外.恰末世少年时(三十九)
胜男此行回到方家的细则,苏酥没问,她只是满心以为梅胜男回来的时候,会把方月儿带回来,结果梅胜男和方叔翳倒是回来了,方月儿却是没跟着一起回来。

    闻言,梅胜男叹了口气,嗔了苏酥一眼,“一个月了,我也就今天才见着我这闺女,孩子们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我找了她一天才找到她,她倒好,跑回老宅里跟我开了个会,半路就溜了。”

    别说梅胜男一个月没见着方月儿了,苏酥也是两个月没见着小爱了,这群孩子,陡然之间,说飞就这么飞了,让无所事事的在京城里,当了一个月幌子的苏酥,心中不知怎么就有些失落。

    “世界是我们的,明天是他们的。”

    坐在沙发上的苏酥,感慨了一声,站起来,走到了落地窗前,笔直的身影,站在窗帘边,宛若一根青竹般,俏然挺立着。\r

    这些年,她的模样没怎么变,不是了解她的人,压根就看不出来她的年龄,也瞧不出她是生过一个孩子的人,不光她的容貌没变,叶昱的容貌也没什么变化,异能者随着异能等级的提升,寿命自然拉长,容\r

    梅胜男望着苏酥站在窗边的模样,就好像回到了十几年前的时光,无端觉得岁月太过匆匆,那些仓惶逃命,朝不保夕的日子,仿若就在昨天一样。

    她笑了一声,对苏酥说道:“我以为我这次回去,美秀会哭着求着要我带她来见你,没想到你猜怎么着,小十说要送她回去,老爷子也有意思让她自己主动提出要回蛹镇去,这姑娘却是不肯,看样子,打算赖在方家不走了。”

    “可能方家对她来说,已经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了。”

    苏酥轻蹙了下眉头,想起当时方有礼和乔思闯入酒店房间里的情形,当时她并没有走进房间里去,只是站在门外,听了几句里头的人在吵闹,然后乔思就冲出来,要她证明美秀就是小爱。

    现在想想,这真的就是一出妥妥的闹剧,如果方小十和美秀身上的药,真是乔思和方有礼两个人下的,这俩人即便没有找错人下药,下对给了小爱,也就是一出闹剧罢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可能在苏酥没注意到的某个时刻,毛毛给小爱吃了什么蛇毒精华之类的东西,总之小爱本就身中剧毒,她与剧毒共生,任何人对她下药都没什么用,包括毛毛自己,没事儿咬小爱一口,小爱照样活蹦乱跳的,换别人早死得没影儿了。

    关于这一点,苏酥一点儿都不用担心,小爱会步她的后尘。

    至于美秀,她是蛹镇上的人,苏酥本来想等美秀的药醒后,再问问她要不要嫁到方家去,但沐阳仿若对美秀及周晓琳厌恶至极,这厌恶的感觉,就跟睿睿和天赐见面必打是一样的,从小就有。

    所以沐阳没等美秀清醒,就将美秀直接送到了方家去。

    但是苏酥还给了美秀一条退路,如果美秀不想待在方家,她只要开口,苏酥还是会带着美秀一起回蛹镇,然而,美秀在方家,就跟苏酥预料的一样,她在方家的生活,与她之前比起来,好上不止千倍万倍,美秀会想要离开方家?才怪!

    此时,门铃上的可视对讲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有保镖从门外走进来,对梅胜男汇报道,是京城基地里的几个领导,提了礼物来拜访苏酥。

    苏酥有些烦,站在落地窗前回头,看着梅胜男,问道:“怎么找到你这儿来了?”

    平日里这些基地领导之间的拜会,都是由沐阳负责的,那些领导们要送礼,要与苏酥寒暄拉关系,都会要先过了沐阳那一关,让沐阳安排苏酥叶昱同这些领导会面,会面之时,沐阳也必然要到场,苏酥和叶昱就负责吃,沐阳负责斡旋。

    现在这会儿,这几个领导明显是绕过了沐阳,直接找到了梅胜男的私宅来。

    梅胜男抬了抬手,示意苏酥,她来解决,然后仔细盘问了一番保镖,这才点了点头,让保镖把人带进来,又笑着对苏酥说道:\r

    “估计这回来的几个人,还是同那帮孩子闹的事儿有关,其中有个叫连简的,京城基地里主管医疗研究这块儿,最近京城基地里的实验室频频被袭,连简只怕是上我这儿来,打探虚实了。”

    “让他探吧,我一天到晚去哪儿没在他们的监控之下,哪儿有空出去袭击实验室?而且......”

    而且苏酥若是要袭击一个实验室,用得着大费周章的用武器吗?还要牵制巡逻队什么的?她一招手,把整个京城基地都冻起来,岂不是更省心?!

    苏酥有些不耐烦陪同这些领导们虚于应酬,但现在为了小爱他们几个小屁孩儿做的事,她又不得不坐在这里跟那些领导们故弄玄虚,明明对这个游戏兴致缺缺,又不得不耐心的等着梅胜男的保镖将人带进来。

    领导们进来,梅胜男自然要起身热忱欢迎,大家就好像多年未见的朋友般,个个脸上都是笑意,苏酥没说话,也没理那些刻意跟她打招呼的领导,她径自坐在沙发上,喝茶!

    几名领导面上略有些尴尬,但这就是苏酥,历来就是这么一副阴晴不定的脸色,大家了解了也就习惯了,还好梅胜男非常擅长营造气氛,一会儿一个“李处长”,一会儿一个“张科长”的,叫得特别勤快,又转身让保镖去给处长科长局长们搬凳子、拿水果,硬生生的将局面给稳了下来。

    连简大约二十多岁,很年轻的样子,估计同沐阳的年纪也差不多,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中规中矩的一副政府公务员的打扮,脸上还带了一副黑框眼镜儿,跟着几名不同系统的领导一起来的,大家手里都提了不少的礼物,都是些京城的名贵特产,装点门面用的,不值一提。

    大家开始侃侃而谈,苏酥坐在沙发上,手里执着茶壶,抬眼瞟了一眼这几个领导,最后将目光定在了连简的身上,连简朝她微微颔首,表情略微有些冷意,带着某种特殊人才的桀骜感,不将苏酥放在眼里的意思很明显。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