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718 | 浏览:619981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六十年代白富美》作者:凤轻轻(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50章 上门
    郑向红没说话,但心里腹诽着,也不知道女婿怎么升职的,她虽然只是一个乡下妇人,但也知道城里的工作并不这么容易升职,更不说自己的女婿这么年轻,才工作没多久,现在就已经升了两回了。

    再想着入赘的事,郑向红就担心女儿女婿用不正道的手段了,自己的这小女儿自从嫁人后都变的不像以前的样了。

    郑向红还有一事没说,就是高永芳说那老师看上了高稼植了,说不提入赘的事,想和高稼植处对象。

    郑向红也不乐意,不说那女的比儿子大三岁,又离了婚,还想儿子入赘的,当娘的心里都是自己的儿子好,郑向红是不愿意委屈高稼植的,即使那老师家的条件好。

    而夏晓想到了自己卖两只山鸡给冯志光的事情,心里想的是莫不是高永芳的男人把那两只山鸡讨好领导了吧,毕竟现在是肉贵粮贵的时候,两只山鸡可是难得的。

    不过冯志光这种例子在后世是极为的常见的,而且这样的人,能讨好领导,还是个技术骨干,升职的机会大着呢。

    而等到郑向红收工回到家,就看到了高永芳和一位二十出头的女子,哪里还不明白什么回事,郑向红心里那个气啊,恨不得把人赶走了,但远来都是客,她还不至于人家第一次上门就把人赶出去。

    但郑向红狠狠掐了一把女儿,高永芳吃痛的很,可想到副厂长的女儿看上了自己的弟弟,自己让它个媒人做成了,好处大着呢,也不抱怨了,甚至还冲着郑向红讨好的笑。

    “你把她带来做什么?”郑向红给气坏了。

    “妈,我不是跟你说了吗,那天稼植到我家来,刚好王老师住附近,经过的时候看见了。她看上嫁植了,人家也不要入赘的,只是先处对象,这多好啊,你看看人家的气质,身段,家财,配嫁植绝对没差的。”

    “可她离过婚的,还比你弟大三岁,又不是娶不到女人了,也不能为了钱就把你弟给卖了,你们俩的心是怎么做的,志光不是升职了吗,你们怎么还想卖弟弟。”郑向红真的是拿小女儿没办法。

    “妈,你说的太难听了,什么卖弟弟,我这是为稼植好。我从小跟嫁植的关系最好,这么大的好处,我能忘了稼植吗。”高永芳打着一副为高稼植好的样子。

    郑向红道:“那你也不能把她带到家里来了,上次你奶就发火了,你这是想妈把命赔给你吧,我生你出来是讨债的吗。”

    “妈你别说了,人家都到家里来了,快倒一杯水去吧,这是礼貌,一会让稼植看一下呗,反正成不成是他们俩的事。”高永芳只告诉郑向红她男人升官了,却没有说只是暂代的。

    一个代领导和一个暂代的领导,那可差远了,所以高永芳自然想努力一把。娘家的人意愿她当然知道,但比起男人的利益,并不被高永芳当一回事。

    没嫁人之前,高永芳自然以娘家人为主,但嫁了人了,高永芳更以自己的小家为重。

    毕竟丈夫是要跟自己过一辈子的,高永芳并不觉得自己错了,对于娘家人的埋怨,她心里也很委屈,觉得娘家人不理自己。

    甚至自己妈郑向红,不也向着婆家吗,高永芳一个村姑能嫁进城,凭的就是自己的美貌,能被丈夫看上了。只是她生了女儿,肚子又没有动静,在婆家还得看着婆婆的脸色,娘家又给不了她支持,高永芳也没法怪,但如今娘家人能帮的上她的时候,却不愿意支持她,高永芳心里就怨了。

    若是这次她能说成王老师和稼植这对媒,丈夫就能真正的升职,自己在婆家的地位也能提升,这也是高永芳最积极的原因。

    所以这会高永芳跟着郑向红哭诉着因为没有生儿子,婆婆对她不满,总给她脸色看,在家里做牛做马,婆婆都不满意等等。

    郑向红听了小女儿这些抱怨,很是心酸,可却不能答应高永芳的请求。

    王秀梅坐在高家的客厅里,打量着高家的环境,满意地点了点头,高家整洁干净,看出了女主人的勤快,不像一些农村人家那么的脏乱。

    本来听父母说起了高永芳的娘家兄弟,王秀梅是不乐意的,她才离婚没有多久,不愿意这么快就再婚,而且还是个乡下人。

    不过父母如今就她一个女儿,想她招婿,王秀梅也没有排斥,但却不愿意再随便找。而那日经过冯家门外,正好见到一个清俊的男青年找高永芳,王秀梅就留心了。

    后来听了两姐弟在冯家门外吵架,本来对这事不乐意的王秀梅注意到高稼植,打听之下也上了心了。

    这不刚好从学校回来遇到了高永芳,高永芳说要带她来,王秀梅也就跟来了。

    很快,王秀梅见着郑向红端着水从厨房出来了,忙站了起来接着。

    “谢谢婶子。”

    “坐吧。”郑向红这会都不知道怎么和王秀梅说话。

    如果没有女儿女婿这一层关系,要是有个女子看上她儿子,郑向红还能坦然,可有了之前入赘的话,还有女儿女婿拿儿子得好处的心思,郑向红就打心底排斥王秀梅了。

    “妈,稼植呢?”高永芳问道。

    要不是她妈一直跟她在一起,她都怀疑着她妈是不是让稼植不用回来,怎么这个时候了,除了她妈,她爸和两个弟弟都不在。

    “我哪知道,上工还没有回来吧。”郑向红道。

    “妈可吃饭了?”高永芳道。

    郑向红点头,“刚吃过。”

    “我和王老师都没吃呢。”高永芳道。

    郑向红哦了一声,道:“那你们快回去吧,现在生产队虽然有大食堂,可你们不是生产队的,也不好留你们吃饭。”

    “妈”高永芳不满地看着郑向红,觉得自己妈让自己丢脸了,她们又不是饿着吃不上饭,“你陪我和王老师到处在生产队转转呗,王老师第一次来,还不了解光明生产队呢。”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51章 跪求
郑向红没接高永芳的话,只是道:“我还有事呢,趁着天黑把你爸和你两个弟弟的破衣服缝缝补补,省的你爸和你两个弟弟没衣服穿。”

    郑向红不傻,带着王秀梅到生产队里转,那不就是在告诉别人这是她看好的媳妇,所以这会郑向红很想给小女儿甩脸,但还是忍住了。

    “妈,谁来了。”高稼兴背着个书包从家门口进来了。

    “稼兴。”高永芳喊了一声,对王秀梅道:“这是我最小的弟弟。”

    王秀梅眼睛一亮,只觉得高稼兴比高稼植更为的高大英俊,便问道:“你弟弟多大了,在读书吧,哪个学校?”

    “他呀,十七了,在光明中学读高二。”高永芳道。

    王秀梅眼里闪过一丝的失望,没想到高稼兴年纪这么小,她比高稼植还大三岁,比高稼兴就大了五岁,而且高稼兴还在读书,年纪小了些。

    “你过来做什么,还不赶紧走?”高稼兴一看到高永芳便摆出不欢迎的表情。

    “稼兴,怎么说话的你,我是你姐,这是我娘家,我还不能回来吗?”高永芳不满道。

    “有客人来,你也不叫一声,你的礼貌呢,这是王老师,还不叫人。”高永芳又道。

    高稼兴一眼进来就看到了陌生的女子了,而且看到高永芳有什么不明白的,所以这会是打心底就排斥了,当即撇嘴道:“又不是我老师。”

    “没礼貌。”高永芳已经喝斥出声了。

    郑向红不高兴了:“好了,有你这么说弟弟的吗,一回来就跟你弟弟过不去,还怪稼兴不喜欢你,你这是当姐姐的样吗。”

    “妈,你每次都偏心他。”高永芳很是委屈。

    高稼兴没有出世的时候,她是家里最受宠的,连大弟高稼植都不如她,几个孩子里,父亲最喜欢的是她,每次有了好东西也是她先吃,才轮到稼植。

    但自高稼兴出生后,高永芳就靠边站了,高稼兴成了全家的宝贝,不止是两个姐姐包括稼植都让着他,爸妈也是有什么好的都是第一个给稼兴,高永芳从小就不满了。

    而且从小到大,高永芳都和高稼兴争宠,姐弟俩的关系也越来越差。高永芳小时候因为抢了高稼兴嘴里的糖果吃,抓伤了高稼兴的嘴,还被父亲打了一顿,从那以后父亲就再不像以前那样对她好了。

    高永芳心里一直耿耿于怀,这也是她亲近高稼植,不喜欢高稼兴的原因。看到牛高马大的高稼兴更讨厌,觉得高稼兴就是吃了家里的好东西,才长这么高大。

    郑向红没再理会高永芳,再争执只是让外人看笑话,当即对高稼兴道:“嫁兴,去看看你爸和你哥回来没有,家里有客人呢?”

    王秀梅这会有些不好意思了,心里也觉得高永芳太不会做事了,带她到这里,却跟自己的妈和弟弟争执,便扯了扯高永芳的袖子。

    高永芳朝着王秀梅笑了笑,也不说话了。

    这边高稼兴已经离开了,很快就回来了,“我爸和我哥去了红星生产队了。”

    “你不会骗我们吧。”高永芳怀疑地看着高稼兴,觉得高稼兴说谎。

    “爱信不信。”高稼兴直接拿着一边的书包走进了自己的屋子。

    郑向红道:“好了,你赶紧和王老师回去吧,天晚了,一会路上就不好走了。”

    “妈,我和王老师好不容易过来,怎么也要见见稼植啊。”高永芳这会不愿意走,她的目的还没有达到,要是就这样带王秀梅回去,没有让王秀梅见到稼植,到时候王秀梅心里肯定怪她。

    而且今日本来就是高永芳主动问王秀梅,带王秀梅过来的,所以这会高永芳用哀求地眼神看着郑向红。

    郑向红看到高永芳的眼神,狠狠地瞪了一眼,她朝着厨房走去,高永芳忙让王秀梅坐着,自己跟上去,还不待郑向红开口就哀求道:

    “妈,我要是没让王老师见到稼植就带回去,到时候志光的工作受了影响,我在婆家还能活吗。若是我被志光休了回来,一辈子赖到娘家也给妈添负担,我已经嫁给了志光了,若是志光不好,我也不能好啊。妈,求求你了,这次就你帮帮我吧,妈,我是你的女儿啊,难道因为我嫁了你不喜欢的,你就不疼了我吗,我要是在婆家受欺负了,你心里能好受吗?”

    “妈,我给你跪下了。”高永芳直接朝着郑向红跪了下来。

    郑向红大惊,“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倒不是受不了女儿这一跪,只是看着高永芳这样子,郑向红如何不心疼。

    “妈,你不知道那个家,我在那里过的一点也不好,可我不敢跟妈说,他们虽不会打我骂我,但却让我难受的很。现在志光也怪我没用,我即没有给他生儿子,又不能帮到他,要是得了副厂长的好感,说不定我也能进厂工作了,也不会在家里受婆婆的气。”

    郑向红心酸又心疼,手也使劲地打了高永芳几下,“你这是作孽啊。”

    “妈,你若是不愿意我跟志光过了,我今晚回去跟志光离婚,带着小眉回娘家。”高永芳道。

    郑向红没好气地看了高永芳一眼,“你就威胁你妈我,我生你出来讨债的,哪天就要我的命了。”

    王秀梅心里已经不耐烦了,后悔这样莽撞地和高永芳来,本来以为高家会是上赶着把她和高稼植凑一对的,毕竟自己虽然离过婚,但条件摆在这里,高家虽是生产队的队长,但到底是乡下人。

    没有想到高家看起来并没有高永芳这样的爽快,王秀梅对高永芳也有些意见,表示想回去了,但高永芳哪里愿意这样带王秀梅回去,还哄着王秀梅。

    郑向红看着女儿这样,也避到外面去烧水了,实在是不想见女儿这样。

    而高稼兴拿着书本作业到院子里写,高永芳和王秀梅凑了上来,让高稼兴凭凭皱眉。

    王秀梅是县一中的老师,教初一语文的,县一中是整个县里最好的学校,高稼兴在读的光明中学是比不上县一中的。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52章 送走
  这会高稼兴正写语文作业,高永芳就多了几句嘴,让王秀梅指导高稼兴写作业,高稼兴立马不高兴地写数学作业。

    王秀梅有些尴尬,高稼兴不欢迎的态度非常明显,高永芳直接道:“别理他,这小子成绩差的很呢,不然怎么老留级。稼植自小就成绩好,可惜他想当兵,我妈不愿意,所以就赌气弃学了,不然现在稼植都考上大学了。”

    “走开。”高稼兴吼了一声,不客气地赶人。现在高稼兴对高永芳是越来越厌恶了,根本就不客气。

    高永芳见高稼兴态度恶劣,在王秀梅的面前也不给她面子,更是气的很。

    “永芳你过来,别打扰着稼兴写作业,一会天就黑了。”郑向红忙道,现在小儿子学习用功了,郑向红最是乐见的了,所以忙把高永芳和王秀梅招呼过去。

    等高国强和高稼植回来,天都有些黑了,高稼兴并不说假,高国强和高稼植真的去红星生产队了。

    如今两个生产队挨的近,红星生产队的队长刘解放又是个豪爽的人,自有了上次的上门做客之后,两个生产队来往的更密了。

    “爸,稼植。”高永芳立马迎了出去。

    “你怎么来了?”高国强看到高永芳有些诧异,小女儿自从嫁了之后,几乎都不回娘家,现在又来了,这会高国强都不知道高永芳今天已经来了两次了呢。

    “我带王老师过来生产队看看。”高永芳这话一落,高国强先是皱眉,而高稼植则是黑了脸了。

    “胡闹”高国强道:“怎么能随便就把王老师带过来,永芳,你也太不像话了。”

    高稼植直接就转身走人,高永芳直接就追了出去,“稼植,你听我说。”

    姐弟俩走了很远,高稼植才停下来,高永芳道:“稼植,王老师说不用入赘,只是先处处对象,你不用急着拒绝,王老师这人不错的,我也是觉得她真的好才给你介绍的。她家条件好,但她不靠家里,自己也是有本事的,还是学校里的模范教师呢。”

    “高永芳,你能不能这么让人讨厌。”高稼植对着高永芳说道。

    “我是你姐。”高永芳瞪了高稼植一眼,“我们是亲姐弟,若不是为你好,我能介绍给你么,你看看这乡下的,有哪个女的能比的上王老师,她除了离过婚,哪一条都不差,就是这些队里的女知青都不如王老师。”

    “反正我不会听你的。”高稼植道,“你都已经出嫁了,爸妈都不管我,你也别管我。”

    “稼植,我们是关系最好的姐弟不是吗,姐什么时候对你不好了,我有什么都是先考虑到你,就是稼兴我都不给他。”高永芳把以前的事情翻出来,反正把以前她对高稼植多好多好的事情说出来,想打动高稼植。

    “你和稼兴同时生病,你还是我和大姐二姐照顾的,爸和妈都顾着稼兴……。”

    “够了,你不用说了,你带着王老师的离开。”高稼植道。

    “稼植,你就跟我去看看吧,若是你看了,还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高永芳道:“稼植,算姐求你了不成。”

    说着,高永芳又把之前跟郑向红说的那些话又对高稼植说一遍,最后两姐弟一起回去了。

    姐弟俩一走,夏晓几个就走出来了。

    这个时候夏晓宿舍几个在大食堂用过饭后,便到这边来转转,看到天快黑了也不在外面多待了,正想回宿舍的,哪里想到听到了高稼植姐弟的话。

    而且听到高永芳形容的王老师,她们知青点这么多的女知青,不宵如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几个女知青都不服气了。

    也不是真要跟王秀梅计较,只是高永芳这话让几个女知青不服了,不说王爱华和杨雪华是首都来的,就是夏晓和孙玉华的城市也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冯英和董美华的城市虽会不如首都和s市,但那也比这偏远的小县城强多了。

    本来她们心里多少有些优越感,不说生产队,就是小县城里对她们来说都是乡下,所以几个女知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走,我们上队长家去看看王老师。”这一次竟是孙玉华先出声,大家都意外,但也都同意的。

    夏晓也好奇,那个被高永芳一心要塞给高稼植,甚至还想自己弟弟高稼植入赘的女人。

    当下夏晓一个宿舍六人,就朝着高家走去。

    “夏晓,你上。”董美华道。

    “这,我们就这样一**人过来有些奇怪吧。”夏晓道。

    “没什么好奇怪的,我们正好转到这里来,你不是和郑向红熟吗,我们正好来看看,对啊,我们也来看看队长,了解一些这些天的工作。”王爱华道。

    夏晓无语,当即在门口喊了一声,“婶子在家吗?”

    “夏晓啊,在家啊,进来呗。”院子里郑向红应了声。

    夏晓一**人就进院子了,还听到高永芳不乐意的一声妈,不过夏晓几人没有当一回事。

    郑向红介绍道:“这是队里的几个女知青。”

    王秀梅一扫夏晓几个,目光在孙玉华和杨雪华两人的身上顿了顿,身体也不自觉地板直了些。

    “队长家有客人啊,那我们不打扰了。”王爱华立马道。

    这会郑向红也不好留夏晓她们,所以夏晓她们也识趣地离开了。

    “你们觉得那个王老师怎么样?”冯英问道。

    “还行。”杨雪华道。

    “我觉得不如玉华姐和雪华姐漂亮。”董美华先是道。

    夏晓点头,王秀梅不说和孙玉华没得比,就是和杨雪华比,也比不上,但外貌和气质相对来说在这小县城里也是不错的,只是没有高永芳形容的那么出众。

    而这边高国强亲自赶着牛车送王秀梅和高永芳回去,郑向红是让高稼兴送的,但高国强不让,高永芳倒是想让高稼植送,但被高国强的眼睛给瞪回了。

    “那几个女知青倒是漂亮。”王秀梅对着高永芳说了一句。

    高永芳撇嘴,“漂亮有什么用,以后也是乡下人,能不能回城还是个事呢。”

    王秀梅一想也是,大城市来的又怎么样,如今落户在乡下,以后也是个村妇罢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53章 教子
    高永芳和王秀梅一走,郑向红便问着高稼植道:“稼植,你觉得王老师怎么样?”

    “妈觉得怎么样?”高稼植问道。

    郑向红摇头,“我哪知道,关键是你怎么想,若是你中意,妈也随你,若是你不中意,以后别理你三姐,妈现在看她那样都好心痛,好好的人到了城里几年就变这样了。”

    “我不知道。”高稼植也摇头,“反正妈要是看上了,我就好好考虑,主要是顾家能孝顺妈就行。”高稼植也不知道自己要找个什么样的妻子,但至少要找个脾气好的,孝顺的。

    她妈性格好,而且被奶奶欺负这么多年了,高稼植也不愿意找个厉害又闹腾的媳妇,到时候欺负她妈。

    郑向红瞪眼,“瞧你说的,又不是你妈我娶媳妇,这媳妇得跟你过一辈子的,还得你自己挑才是,不然妈就是看上了,你不喜欢,或者勉强过日子有什么意思。”

    “妈,我还年轻呢,急啥。”高稼植摇头。

    “哪年轻了,你都要二十了,现在得好好考虑媳妇的事了,不然好媳妇都被挑走了。”村里的姑娘都是早早定亲也早出嫁的,郑向红希望儿子能找个好媳妇好好过日子。

    “你可以看看生产队的姑娘,不过知青的还是算了,城里的姑娘在乡下待不住。”郑向红是不看好知青媳妇的,这些城里的姑娘不是不好,而是乡下的地方本来就没有城里好,城里的姑娘哪里能在这里待的住。

    以后要是有机会回城了,到时候谁知道她们会怎么选择,万一丢下了自己儿子孙子回城,这些都是郑向红不乐意看到的。

    “知青怎么就不行。”高稼兴应了一句。

    “是啊。”高稼植也应道,要是没有这些女知青对比,村里的姑娘自然好的,但这些知青对比,村里的姑娘就不够看了。

    一也是村里普遍重男轻女,基本很少会花钱送女儿去读书的,所以村里的姑娘有文化的很少,而且气质上也不如城里的姑娘,不过相比城里姑娘,村里的姑娘朴实也踏实一些。

    郑向红道:“城里什么样,乡下什么样,不说其它的,你看看夏晓那个宿舍的,王知青和杨知青是首都来的,夏晓和孙知青是s市的,那可是全国除了首都外最繁华的城市,还有冯知青、董知青,她们全是大城市来的,以后要是有机会回城,她们怎么可能留的住。”

    高稼植和高稼兴沉默,半晌高稼兴道:“也许国家政策会变,到那个时候知青能回城,我们也不可能一辈子都在村里待着。”

    高稼植也点头,兄弟俩都是心里有抱负的人,都想出人头地,自不甘心一辈子都在村里种地。

    “以后的事谁知道呢,妈只看眼前。”郑向红说到这里,见两个儿子沉默,便又道:“唉,反正也不管你们,毕竟你们娶妻也是和你们过一辈子的,妈也不拦着你们,你们要真找知青,妈也不拦着,但你们好好对人家就行了,别到时候人家跑了,看你们怎么办?”

    “也没见爸对你多好,你还不是死心踏地地跟爸过。”高稼植说了一句。

    郑向红道:“你们看看村里的男人,你爸对我已经很不错的了。”

    “男人要对自己的妻子好才行,这样女人才愿意跟他过。”郑向红又道。

    高稼兴撇嘴,“红军表舅对李胜美不好,那可是当祖宗供这么多年,看把李胜美纵成什么样,在家里啥活都不干,就差没有把饭送到嘴边了,一副在生产队里天老大,地老二的样。”

    “就是,没看红军表舅一收拾,李胜美就老实了,有些女人就是欠收拾的。”高稼植道。

    郑向红一顿,道:“你红军表舅当年也不容易,当年参军打仗,在战场上凭着本事拼出功劳,当了军官,却又受伤毁了脸,定亲的姑娘毁婚。李胜美当年是村里一枝花,你表舅那样,很多女的都不愿嫁给他,李胜美愿意嫁,又为你表舅生了三个儿子,自然被供起来。”

    “妈让你们好好对妻子,尽一个丈夫的责任,不是让你们以后把妻子供起来,夫妻以后都是要过一辈子的,不是牲口,就算是牲口也得爱护,不然伤了死了,损失的还是自己。而且妻子是人,是你孩子的娘,陪伴你一辈子的。将心比心,你对她好,她才能对你好。但做人也是有底限的,做丈夫的心里也要有杆称,知道可不可为。

    你若是把妻子给惯坏了,那是你的事了。人前教子,背后教妻,妻子不好,那是你没教好。但不能随意打骂,这是不对的,有些女人怯懦会认命,但有的女人未必。特别是城里的女人,她们自小就生长在城市里,接受着城市的教育,若是男人打骂,终有一天留不住她们的。而不管乡下姑娘还是城市的姑娘,妻子也是不能随意打骂的,不然若有更好的奔头,她们怎么可能留的住,怎么可能还会踏踏实实地跟你过日子。”

    郑向红说了好长一段话,又语重心长地叹了口气,“妈读书少,也没有多少文化,但活了大半辈子了,做人的道理还是知道的。”

    高稼植和高稼兴点了点头,一副受教的样子。

    “妈,你放心吧,我会娶个好媳妇孝顺你的。”高稼植道。

    郑向红微微一笑,“孝不孝顺我不重要,只要对你好就行。”

    说到这里,郑向红不放心地看着高稼植道:“稼植,妈知道你自小和永芳关系好,但永芳的无理要求你不必理会她,日子是她选的,过的好过不好,也怪不了别人。”

    郑向红是不看好这门亲事的,但高稼植和高永芳关系好,郑向红怕高永芳求到高稼植这里,高稼植心软会答应。

    “妈,你放心吧,那个王老师我不喜欢。”高稼植道。

    郑向红道:“人还是不错,就是离了婚,年纪还比你大几岁。”

    高稼植摇头,“王老师看着精明会算计,小心思也多,我不喜欢。”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54章 我的媳妇我自己讨
  郑向红没觉得精明会算计的女子不好,反而觉得这样的女人精打细算会过日子,但小心思多的人,郑向红想到了林雪碧,小心思特多总是盯着这个算计那个,歪主意鬼点子没少用到郑向红这一房身上,让郑向红特反感。

    再加上王老师离婚的原因是不是如高永芳说的那样,还不知道,而且人家有权有势,自家也惹不起,这样的亲事还是不要的好。

    “嗯,反正你自己大了,也有自己的主见,妈也不多说了。”郑向红没打算干涉自己儿子的婚事,给自己的儿子塞人。

    高稼兴站了起来道:“你们在家,我去村口等爸回来。”

    郑向红一听也埋怨着小女儿折腾了,天都黑了也不知道自家男人回来路上能不能看到路,郑向红还想说什么,高稼兴已经走了。

    晚上七点多这样,高稼兴终于等到高国强赶着牛车回来。

    “爸”高稼兴叫了声。

    高国强一听到儿子的声音,忙道:“稼兴怎么到这里来,快上车。”

    “等你呗,下次三姐要是这样折腾,爸你也别理她。”高稼兴上了牛车,坐到高国强的身边道。

    “唉,你三姐确实太不像话了。”高国强如今对小女儿也埋怨的很,“我送她们回城,到了你三姐的家,她不让我进去坐也就算了,水也没给喝一口,也没说声就直接进屋关门了,这样的女儿不知养来有什么用。”

    高稼兴见怪不怪了:“我去她上都还没有进过她家门呢,爸你和妈就是对三姐太好了,要是不理她,你看看她还会这样不。”

    “你妈老说我重男轻女,可这女生外向,养了也是别人家的,看看你三姐就是这样。你没出生前,我可是对她最好的,也没短过她吃喝,没让她饿着,还出钱给她读书,看看村里有几个女娃像你几个姐姐这样还有书读的。”这会高国强也是赶车又累又渴,又还是天黑,渴了还没开口跟女儿讨口水喝,女儿一进家门就把门给关上了,高国强的心情可想而知。

    “大姐和二姐是好的。”高稼兴道。

    “你大姐、二姐就是嫁太远了,你妈当时也固执,偏要把你大姐和二姐嫁那么远,幸好你两个姐夫都是老实人。”

    “还不是奶奶,你看看她给大姐二姐找的什么对象,我姐又不是嫁不出去,为了礼金就要把孙女给卖了。那两家是什么人,一个才死了老婆就要娶的,一个就是老光棍,还是个酒鬼,一喝了酒就不成人样了,我姐怎么能嫁这样的人。”

    一听到儿子抱怨他老娘,高国强也讪讪的,“你奶吃了很多苦,当年我们小的时候,日本鬼子进村都是你奶带我们东躲西藏的,那个时候你爷爷还在外面打仗呢。若不是你奶厉害一些,哪里能护住你爸和你叔伯几个,当年你奶还是村里抗日女英雄呢,只是你大伯和二伯在战场上牺牲了,你奶才性情大变的。”

    “是觉得我妈克的。”高稼兴嘟嚷了句。

    “你奶迷信也没有办法,如今她也一把年纪了,该让就让吧。”高国强对高老太还是有感情的,只是高老太就认定了郑向红是丧门星,找郑向红的麻烦,高国强也无奈。

    “她不对我妈好,别想我以后孝顺她。”

    高稼兴话一落,高国强便道:“稼兴,你这是不对的,她是你奶奶,平时对你也好,你要孝顺她。”

    “她是你娘,你孝顺她,我孝顺我妈。而且她哪里对我好啦,她对两个堂哥才真好,我和大哥不过是她偶尔想起的时候才拿半个番薯来哄,现在也是这样,当我们小孩子。”高稼兴道,他实在对高老太喜欢不来。

    小儿子大孙子,爷爷奶奶命根子。

    高稼兴的小叔高国富和长子高建民,那才是高老太的心头肉。

    而高稼兴的小婶林雪碧生了两个儿子,高老太的心都偏向高国富和两个大孙子,才到高稼植和高稼兴这边。

    自小高稼兴就没少听高老太骂郑向红,咒郑向红死,听多了对高老太很不喜,而高稼兴一旦对高老太的话表示不满,高老太就会找郑向红麻烦,说郑向红教坏她的孙子。

    后来高稼兴也学乖了,不再跟高老太对上,免得自己妈吃亏。

    “哎,长辈的事情与你们小辈的无关。”高国强道。

    “反正我见不得我奶打我妈。”高稼兴说着,见高国强有些难过的样子,便道:“爸你放心,你是我爸,再不好,我也会孝顺你的。”

    “你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哄我,我若真对你妈不好,你看你还会说这话不。”高国强被高稼兴的话逗出了笑容,听到儿子说这样的话,他还是很高兴的。

    “自然会,你可是我爸,而且我爸最好。”高稼兴的话让高国强脸上的笑意深了深。

    父子俩坐着牛车很快到了牛棚,卸下了马车,把牛赶回牛棚,父子俩喂了水和草,父子俩便朝家里走。

    “你好好读书,以后爸给你讨个好媳妇。”高国强拍了拍高稼兴的肩膀。

    高稼兴摇头,“我要自己讨。”

    “你看上谁了?”高国强问道。

    “没看上谁,反正我的媳妇我自己讨。”高稼兴道。

    “好,你自己讨。”高国强顺着高稼兴。

    郑向红正好在家门口,也是等着父子俩回来,一听到父子俩的对话,立马道:“你就惯着他吧,你看把他惯成什么样了,这性子会有女孩子喜欢才怪。”

    高国强立马不赞同道:“我儿子生的英俊高大,会打猎会读书,种田干活样样行,怎么可能讨不到媳妇,多的是女子喜欢。”

    郑向红无语地看着高国强,到底没再说什么。

    一家人进了屋里,高稼植洗好澡出来,喊了一声,“爸回来了。”

    高国强应了一声,问道:“那个王老师,你可看中?”

    “没有。”高稼植道。

    高国强点头,“没有就行,生产队里不少好姑娘,村里的姑娘适合过日子,那几个未婚的知青也不错,你可以留意一下。”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55章 遇见
高国强这话显然也是不赞同高稼植和王老师在一起的,估计对王老师的印象并不怎么好。

    “稼植,你可还要读书,你可以回学校去读高二明年高三,后年就考大学了。”郑向红立马道。

    高国强也点头,“你妈说的不错,你还是得回学校读书。”

    高稼植摇头,“不了,我不想读书了,这么久没有碰课本,早就忘了,我现在也没有心思读书。”

    “那你想干啥?”郑向红看着高稼植。

    “在生产队种地。”高稼植话一落,高国强就说一句,“出息。”

    “反正我不读书了,读了也是浪费钱,也考不上大学。”这会高稼植是真不想读了,他自己的水平他知道,早就荒废学业了,要捡起来谈何容易,而且家里供稼兴一个都难了,现在稼兴读书好,就让稼兴读,高稼植如今的心思也不在读书上了。

    高稼兴回了房,点了煤油灯,从床底拿出一个生锈的铁盒,打开把里面的钱和票子拿出来数了数。

    这些都是高稼兴平时和葛赖子他们一起打猎,然后让葛赖子拿去黑市卖,几人分的钱。

    而高稼兴的这些钱,高国强和郑向红都不知道的,高稼兴也不会拿出来,家里有一两分钱,高老太那边都盯着,总是以各种理由借走。

    高稼兴了解家里的情况,是不会傻的把钱拿出来的。

    晚上高稼植已经睡熟了,高稼兴扯了扯他,“哥,醒醒。”

    “稼兴,干嘛?”高稼植道。

    “明天葛赖子他们要去南华山打猎,哥去不?”

    高稼植一听,立马就惊醒了,从床上坐了起来道:“什么,去南华山,不许去。”

    “哥,我们又不是没有去过。”高稼兴道。

    高稼植不赞同地看着高稼兴,“你忘了你上次被熊打到内伤了,你如今好了,就忘了痛了。”

    “那不是没有注意么,我们小心一点就成了。”高稼兴不以为然。

    “不行,要是让爸妈知道了,肯定不会同意的。”高稼植还是不同意。

    “那就别让爸妈知道啊,家里这么困难,都没几个钱,如今黑市上的肉卖的可贵了,我听说一块萝卜都卖一块钱了。”高稼兴道,上次捉了两条蛇,一条交了生产队,一条高稼兴留着让郑向红泡蛇酒,若不然高稼兴都要弄到黑市里去卖钱了。

    “什么你们还去黑市了,胆子真大。”高稼植都被高稼兴给惊了。

    “这有什么?”高稼兴不以为然。

    “你不知道黑市乱着呢,万一有人抢呢,这可是出人命的事。”高稼植道。

    “谁敢抢我们,而且葛赖子在县里也有人熟人的,让他去卖就行了,给他一份——我们又不用出面,我们只要打到猎物就行。”高稼兴还是想赚钱。

    “南华山还是太危险了,多少人送命在那里啊。”高稼植摇头。

    高稼兴见此也不再继续劝了,“那哥不去,我去,你别跟爸妈说。”

    说着,高稼兴又加了一句,“我得了钱分你一点。”

    高稼植看着高稼兴不听劝,又一意要去南华山的样子,只好道:“好吧,我跟你们一起去。”

    高稼兴本来想叫上高稼植,然后两兄弟一起打猎一起赚钱的,可是见高稼植终于同意了,又不放心了,当即道:“哥,要不你留在家里吧。”

    “做什么?”高稼植不满地看着高稼兴。

    “南华山这么危险,要是我出事了,还有你守着爸妈啊,我们要都出事了,谁来照顾爸妈。”

    高稼兴话一落,得了高稼植一个白眼外加一锤,“你也知道危险啊。”

    “是啊,富贵险中求,谁不想过好日子,种地只能混口饭吃,但养家糊口是个问题,我们家这样,爸是生产队的大队长,日子过的还紧巴巴的,以后我们还要娶妻养娃,难不成还要让妻子孩子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

    高稼兴这话打动了高稼植,是啊,种地一年辛苦到头来,也勉强糊口,手里没几个钱,现在黑市买卖这么贵,虽然危险,但确实能赚钱。

    第二天,天一亮,高家兄弟就早早出门了。

    夏晓一早便着跟着王爱华她们到田里下肥,到了中午下完肥回了知青点后,夏晓借口去找郑向红,便溜进空间里。

    和往常一样,和第一站,夏晓去了南华山熊洞,却发现黑熊一家都警惕地注意门口,夏晓一来见到他们的表情和往常不一样,也不敢朝里走。

    不过一见到夏晓,黑熊夫妇仿佛松了口气,提了一只野兔给夏晓。

    夏晓忙拿个笼子装着,放进了空间里,没想到黑熊还给她一个蜜罐子。

    “近来可能会有很多人进山打猎,你们要小心一些。”夏晓提醒完,就进了空间里了。

    到了城里,她装扮之后,照例去了年轻的妇人家里,可敲了半天的门都没人。

    夏晓原本想问那年轻的妇人要不要兔子呢,现在她不在家,夏晓也只能去黑市转转了。

    只是这一到黑市,夏晓就碰到了葛赖子,当即一惊,不敢多待便离开了,哪知道才离开黑市就见迎面走来的则是高兄弟俩。

    我的妈呀,夏晓赶紧找地方躲了,今天出门不利啊,怎么不是葛赖子,就是高家兄弟,这也太危险了。

    很快夏晓就见到高家兄弟停住了,葛赖子和洪星走了出来,他们好像在分钱,一会就离开了。

    他们这是到黑市卖东西,夏晓一顿,应该是卖猎物,他们今早上进山了,所以黑熊夫妇看到她来才这么警惕。

    这么一想,夏晓哪里不明白。

    因着葛赖子和高家兄弟,夏晓这会不敢在县城里待着了,进了空间之后就立马回了生产队。

    这太吓人了,看来黑市还是才去吧,看葛赖子和洪星那两人也不是第一二次了,万一真撞见就麻烦了。

    一连着几天,夏晓都见不到高家兄弟,问郑向红也也说不知道两小子跑哪里去了。

    夏晓更加确定高家兄弟跟葛赖子他们去打猎了,不过倒是没有见过刘海国,可能上一次之后,葛赖子觉得刘海国靠不住了吧。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56章 同乡知青
   夏晓想着空间里的野兔和山鸡,她养倒是没有问题,母山鸡可以生蛋出来给她吃,但野兔却生小兔子的。

    夏晓不知道怎么吃兔子,让她杀兔子,她下不了手,这可跟杀鸡不一样。前世在家都是她下厨,所以杀鸡杀鱼都习以为常了,但兔子夏晓却没有杀过,也不敢。

    所以她并不想养兔子,只想把兔子卖钱,夏晓想到了高稼兴,但还得解释着兔子的来例啊。

    而自己那水平,也没法让人信。

    于是乎,夏晓每天就对郑向红说进山去放陷阱,山里还有一向危险就是很多人都在山里放陷阱,夏晓要不是被石头提醒着,没准都得踩到陷阱了。

    郑向红每天看夏晓说去放陷阱,每天空手而归,安慰了几句。

    夏晓也不在意,她确实是去放陷阱了,但对于猎不猎到猎物还真不抱希望。

    在生产队里,每天除了下地干活,就是上山开荒,农忙时,夏晓都累成狗了。不过一个月里也有一天半天休息的时候,这个时候大家干活还是勤奋的,偷懒的很少。

    毕竟不干就没有收成,不干就可能吃不上饭,所以大家都非常的勤劳。

    一有活的时候,只要高稼兴不上学,夏晓总能看到高稼兴,但一闲的时候,或者干完活了,就看不到高家兄弟俩了。

    夏晓也知道高家兄弟最近的活动,除了南华山打猎也没有别的了,但没有想到这天,高家兄弟回来,竟带了海鱼回来。

    夏晓正好在高家,和郑向红一起学着编织草席,看到高家兄弟带鱼回来,郑向红道:“你们去哪了?”

    “去二姐家了。”

    “你二姐给你们弄了鱼回来?你怎么能要你二姐的东西呢,她家这么多张口,日子也不好过。”郑向红立马道。

    “哪里,这是我们跟着二姐夫去网的。”高稼兴道。

    “那就留给你二姐家吃呗,我们生产队条件算好,还有的吃,他们不出海就得饿着了。”

    郑向红的二女婿是渔村的,靠近海,每天都出海打鱼,危险性很高。

    重生到这里,夏晓还没有去过海边,光明生产队和红星生产队靠山,但离海边并不近,走去海边至少都得两个小时,比去县城远多了。

    高稼兴没说的是他们还拿了部分到黑市里卖了,才带几条回来的。

    “二姐家留着呢,这是我们烤熟的,带几条给爸妈尝尝。”高稼植道。

    郑向红脸上带着笑容,忙招呼夏晓,“来夏晓尝尝,唉,也不知道多久没有吃过鱼了。”

    “我不吃了,婶子,那我先回去了。”夏晓忙道别,这个时候哪好意思吃别人家的东西。

    她空间里的东西她都没跟人家分享呢,除了高稼兴受伤那会,夏晓每天都上高家门在高稼兴的水杯里放一两滴泉水,就没有了。

    “你就是太跟婶子客气了。”郑向红留住了夏晓。

    高稼植道:“夏知青,有多的呢。”

    “叫你吃就吃,哆嗦什么。”高稼兴也说了话。

    夏晓吃着郑向红塞过来的一条烤鱼,趁着郑向红和高稼植进了房里,便悄悄问着高稼兴道:“高二哥,你知道黑市吗?”

    高稼兴顿时一凛,目光锐利地看着夏晓,夏晓在这样的眼神下差点说不出话。

    “干嘛。”高稼兴道。

    “没有,就是想了解一下黑市,我这几天都进山去放陷阱,要是套到了猎物,我想去黑市里卖钱,所以想了解一下黑市,高二哥可知道?”

    “不知道。”高稼兴道。

    夏晓撇嘴,没有想到高稼兴这么警惕,口这么严实,见他的态度,夏晓也知道从高稼兴的嘴里问不出什么来了,也打消了心思。

    不过夏晓每天还是进山放陷阱,除了下雨天,天天都坚持着,生产队不少人都去,也是知道夏晓的。

    很快高国强回来了,高稼兴喊一声,“爸,你回来了。”

    夏晓也喊了一声队长,却发现随着高国强回来的不只他的个,还有几个年轻人。而且一看就是城市来的,夏晓也知道这是新来的知青了,生产队里成天风吹日晒雨淋地干活,除了晒不黑的,还有夏晓这样特殊的,不然很少有这么白白净净的。

    “夏晓也在啊,正好,这几位是刚分到我们生产队的知青。顾卫国、姚望春、许梅都是跟你一个城市的,都是这一届的高中毕业生。”

    “这是夏晓,去年来的知青,就由夏晓带你们到知青点安顿吧,明天一早到队里报道。”高国强对着带来的几个知青道。

    夏晓有些犯难道:“队长,可是知青点要是没有空床怎么办?”

    知青点并不大,印象中,好似都满了,而且夏晓这一个宿舍是最后一个,现在新来的许梅挤到哪去?

    高国强明显明白夏晓的意思,便道:“没事,就让许梅知青住杨婳那张床。”

    “杨婳呢?”夏晓一听是杨婳便多了一句嘴,这个可不是好惹的。而且杨婳并不住在知青点,而是李胜美那个妇女办公室的隔间,杨婳也是李胜美的助理来的。

    “她现在住我侄子那里,过两日就要领证了。”

    高国强这话一落,夏晓乍舌,杨婳竟要嫁人了,而且嫁的是林雪碧的儿子。

    这也太快了吧,杨婳才二十一岁就这么急着嫁人了?

    “队长,我带许梅去不好吧?李主任不一定会同意啊。”那可是李胜美和杨婳的地盘啊,夏晓觉得她出面对李胜美绝对不会同意。

    “没事,贺**已经同意了。稼植、稼兴也过去帮忙,顺便到知青点给顾知青和姚知青搭个床。”高国强对着两个儿子道:“稼植、稼兴,你们也去帮忙。”

    夏晓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贺**,就是贺红军,上面本来是安排贺红军当生产队的**的,但贺红军拒绝了,但上面也没有再任命**下来,全都是由高国强这边一手管理的。

    这会夏晓也只能友好地对许梅几个新知青笑了笑道:“好吧,那你们跟我来吧,几步路就到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57章 珠胎暗结
  夏晓还是领着姚望春和顾卫国、许梅离开高家,朝着知青点而去,高稼植和高稼兴则跟在后边,帮着顾卫国几人提行李。

    一路上许梅问道:“夏知青,你多大了,看起来好小,你是s市哪里的?”

    夏晓微微一笑,“17,杨浦的。”

    “哦,那离我们很近,我是和姚望春是嘉定的,顾卫国是宝山的。”许梅跟夏晓聊了起来。

    宝山,夏晓顿了顿,记得原主的外婆家就在宝山的,所以朝顾卫国点了点头,说了句,“我外婆家就在宝山呢。”

    “哦,那看起来很近,我们也是老乡了。”顾卫国笑道。

    姚望春也笑着,“我也是老乡,我和顾卫国、许梅三人是同学。”

    在外乡能遇上老乡,那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夏晓脸上的笑容也深了些,跟他们也聊开了,“我们宿舍还有一个孙知青,她是市区的,现在真是巧了,到时候大家回家也有伴了。”

    夏晓本来想说到时候好好认识一下,但想到孙玉华那高冷的性子,没有说出来。

    孙玉华平时很少说话,性子一向高冷,但最近偶尔会冒出话来,她那人一开始并不好相处的。

    “好啊,大家好好认识认识。”顾卫国一说完,大家也高兴了。

    高稼兴突然煞风景地来了一句,“生产队里不搞地域形式。”

    夏晓接了一句,“那自然,我们都是*接班人,我们是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为祖国建设贡献一份力量的。”

    “夏知青思想觉悟高。”顾卫国赞了句。

    夏晓带着许梅到杨婳住的地方,果然杨婳的位置空着了,这么快就住到高国富家里去了?

    安顿了许梅,夏晓就回了宿舍了,至于顾卫国和姚望春两人就是高家两兄弟的事了。

    “夏晓,又来新知青了?”王爱华突然问道。

    “是啊,爱华姐,我正准备跟你说呢,我刚好在队长家,他们几个正好是我同乡,我就领他们过来了。”

    “你把她安排在哪?”王爱华道:“好像没空床了吧?”

    “杨婳那里。”夏晓道。

    “杨婳呢?”王爱华道。

    “队长说杨婳在高建民那里,过两天领证了。”

    夏晓这话一落,可是在宿舍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孙玉华首先就道:“杨婳是得多恨嫁啊,这么急就把自己给嫁了。”

    冯英撇嘴,“她那性子,整个知青点都知道,有些男知青瞧不上她,瞧上她的,她又瞧不上。高家两兄弟和贺家两兄弟年龄不匹配,而且还是定过婚的,李胜美肯定瞧不上,高建民是队长的侄子,杨婳选择他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还是生产队里第一个选择嫁了乡下人的知青。”

    孙玉华话一落,王爱华道:“错了,梁丽丽才是。”

    “梁丽丽那是嫁了当兵的,随军的不算。”孙玉华反驳道。

    王爱华无话可说,对着大家道:“我过去看看新知青。”

    王爱华做为女知青这边的小队长,还是亲自过去一趟,但很快王爱华回来道:“夏晓,你快过去,杨婳在那里吵着了,把许梅的东西都丢到外边来了。”

    夏晓一惊,赶忙跑了过去,宿舍的人都跟上了。

    这一到,夏晓就听着杨婳正在骂着,“这是我的床,你凭什么占了。”

    许梅在那里红了眼眶,还被杨婳推了一把,夏晓一过来,许梅就喊了一声,“夏晓,她把我行李给丢出来了。”

    夏晓对着杨婳道:“这是队长同意的,你若有疑问,你就去找队长。”

    “夏晓,你算个什么东西,别以为跟队长家走的近,就自以为是了。”杨婳怒瞪着夏晓。

    夏晓无语了,“杨知青,你已经去了高建民家了,过两天也领证了,如今新知青过来,队长这般安排,你若不满,你可以找队长,又何必这般闹腾。”

    以前夏晓或许还忍着杨婳,但现在杨婳态度恶劣,夏晓也不会忍着。

    “呵呵,你以为你是谁,你即不是队长,也不是小队长,又不是小组长,你凭什么说我,臭不要脸的,上赶着给队长的儿子做小媳妇的,整个知青点最不要脸的就是你,不说你还不是队长的儿媳妇,就算是你,你也没有这个资格找人占我的床位。”

    杨婳骂的难听,夏晓更加无语了,她都说了两次这是高国强安排的,而且杨婳都不在这里住了,已经搬到高家住去了,就没有资格再霸着床位了。

    如果没有新知青,这里空着,倒无所谓,但有新知青来了,队长也安排了,杨婳才是没有资格霸着床位的人。

    夏晓也是觉得自己倒霉了,本来杨婳的事也不愿意沾的,但和许梅算是老乡又有高国强的吩咐便带许梅来了,没有想到杨婳这疯子竟然听消息跑回来。

    而且杨婳的话,说的那样难听,夏晓很生气。

    石头说一句道:“晓晓,你离她远一点,她肚子里好像有崽了。”

    石头的话一落,夏晓一顿目光扫过杨婳的肚子道:“臭不要脸的还不知道是谁呢,说这话也不脸红,真是马不知脸长,人不知廉耻。”原来早珠胎暗结了,这也不关她的事,但杨婳骂她骂的这么难听,夏晓也非常的不高兴。

    哪里想着,她一说完,杨婳就张牙舞爪的扑过来了。

    夏晓吓了一大跳,没有想到杨婳会动手,王爱华他们忙拦着,“杨婳,你这是做什么,夏晓说的也没有错,这是队长安排的,她不过是队长要求带新知青过来的,你拿夏晓出什么气。”

    夏晓也道:“杨婳,你以前见天找我的事就算了,我也不跟你计较,但可不代表我就是好欺负的,你今天要是找我麻烦,我也不怕你,到时候看丢脸的是谁。”

    从石头这里知道杨婳的把柄,夏晓还真不怕杨婳闹了,到时候出丑的可是不她。

    夏晓那一眼让杨婳有所顾忌了,她不知道夏晓指的是什么,是她住进了高建民家,还是她怀了孩子的事情,所以这会倒不敢动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58章 别惹高稼兴
这个年代,未婚怀孕的人是让人不耻的,一旦被爆出来名声就得扫地了,杨婳现在根本不拿冒险。

    愤怒的杨婳只能瞪着夏晓道:“李主任不会答应的。”

    “那就让李主任跟队长说,而且这事贺**已经答应了。”夏晓说完。

    杨婳一顿,“贺**?”

    “就是李主任的丈夫。”夏晓道,也知道杨婳想到了。

    未婚怀孕,杨婳真有胆,若是高家不看重孙子,或者高建民不是个好的,事情一旦被捅出来,不说杨婳的结果如何,女知青这里的名誉也会受损。

    高稼兴走了过来,对着杨婳皱眉道:“你才来第一天吗,不知道生产队的规矩,既然已经搬出去了,这床位就不是你的。”

    “可我还是知青。”杨婳道,她从没有想过,她一嫁了床就不是她的了,所以心里非常不情愿。

    “没人说你不是知青,但你搬出去了,这床位就不属于你的,你要是不满,你就不用嫁。”

    高稼兴朝着杨婳皱眉,这就是他大堂哥要娶的女人?真是没有眼光。

    不过一想到林雪碧的性子,还有看到现在杨婳这样,高稼兴突然觉得兴味起来了,这下老宅有好戏看了。

    “你欺负我,我要告诉建民去。”杨婳这话一出,围观的知青都无语了。

    高稼兴嗤笑,“你是猪吗,没长脑子,告我的状,这生产队里,我还没怕过谁呢,你有本事叫高建民来找我算帐。”

    他们堂兄弟的,自小打到大,高建民和高建华虽然比高稼植和高稼兴大一些,但还真没有一次打过的高稼植和高稼兴两兄弟。

    高稼植和高稼兴两兄弟自小是跟着高国强学武的,武力值上可是村里的小霸王,特别是高稼兴,那可是高国强都捧在手心的眼珠子,这村里还真没怕过谁。

    要不然也不会有着冲到贺家找贺红军理论的事,就是贺家两兄弟都是高稼兴的手下败将,就足见高稼兄弟的战斗力了。

    高建民和高建华见了高稼兴就绕道走的,在高稼兴的手上不知道吃了多少亏了,明亏暗亏都有,就是告状也没用的。

    所以杨婳的话,直接戳中高稼兴的笑点了,竟拿高建民来威胁他,他真好怕啊。

    高稼兴这一笑,可把杨婳给气着了。

    “建民”杨婳一看到高建民过来,便娇声娇气道。

    “你跑过来做什么。”高建民扶好杨婳,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显然是怕杨婳碰着肚子了。

    高建民今年二十五了,像他这样的农村小伙子应该早结婚了,但高建民眼光高,一般人看不上,自杨婳来生产队之后,就相中了杨婳了。

    但那个时候杨婳不理他,如今杨婳回不了城,家里的亲事也退了,面对高建民的追求也不那么排斥了。

    而且未婚男女间在一起,暧昧着的,若是克制不住,很容易就来事了。

    高建民和杨婳就是一个典型,所以如今杨婳怀上了,高老太和林雪碧非常的重视,就让杨婳住到高家去安胎。

    而杨婳一听到有新来知青,立马感觉到自己的床位要被占了,所以就冲回来闹了。

    “建民,他们欺负我。”杨婳指了夏晓和许梅还有高稼兴。

    高稼兴嘴角扯了扯,高建民看了高稼兴,打招呼道:“稼兴,你怎么在这里?”

    “新来了知青,我爸让我和我哥来安顿他们,你媳妇有意见了,你看把新知青的行李都扔出来了。”

    “杨婳,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也不该把新知青的行李扔出来。”高建民对着杨婳道。

    杨婳委屈地看着高建民,红了眼眶,“你怪我?你竟然怪我?”

    高建民看了杨婳这表情,仿佛就要扯开嗓子哭了,忙对着高稼兴道:“她最近几天情绪有些躁,你别跟她计较。”

    说到这里,高建民又对着许梅道歉,“这位知青,真不好意思,杨婳这回给你添麻烦了,我代她向你赔不是。”

    说完,高建民就扯着杨婳离开了。

    “高建民,你太过份了,凭什么就是我错的,那明明就是我的床位,我睡了几年的,我还没有嫁给你,床就被占了,这是什么理,这不是欺负人吗?”杨婳直接哭出来了。

    “你说你爱我,我还被你感动到了,现在占了我身子,就原形毕露了是吧。”杨婳直接就给自己一巴掌,后悔自己当初一时被高建民迷惑了,竟然跟高建民越了界,现在自己怀了孩子,进退两难。

    “婳婳,你怎么打你自己,疼了吧,你打我也行,骂我也行,不该这么对自己。”高建民一脸的心疼。

    “我不生了,不嫁了。我现在还没有嫁,你就这样对我了,到时候我嫁了,那不是更惨。”杨婳摇头,就朝外走,“我去把孩子给流了。”

    “婳婳,别任性。”高建民忙拉着杨婳,哄道:“这生产队里,最惹不得的就是高稼兴了,你以后离他远点,他可不是善茬,又狠又毒。”

    “你不是他堂哥吗?”杨婳不满道。

    “堂哥,又不是亲哥,我在他手上都吃了不少亏,你觉得你能讨好吗?”说着高建民道:“他可不是不打女人的性子,我奶我妈这么厉害,都拿他没有办法。”

    杨婳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道:“他有这么厉害吗,你们怎么都怕他。”

    “打架厉害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我三伯护着他,谁骂高稼兴,我三伯都不乐意。”高建民道。

    杨婳泄气道:“怎么办,我的床位没有了,被人给占了。那个夏晓,真可恶,建民,你帮我收拾她。”

    杨婳这话一落,高建民摇头,“这个夏知青我也了解,跟高稼兴走的近,又得我伯母喜欢,还是不要惹的好。”

    “你怎么谁都不能惹,我嫁给你有什么用,你都保护不了我。”杨婳生气了,没有想到高建民什么用都没有。

    高建民珉紧嘴,不开心了。

    杨婳生气地哼了一声,直接回朝着高家老宅走去,高建民默默地跟在后面。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59章 争执
  “咋啦,怎么出去一趟灰着脸回来。”林雪碧问道。

    杨婳说了一句,“我床位被占了。”

    林雪碧无所谓道:“被占了就被占了呗,你都要嫁进来了,还要那床位做什么,你现在肚子里可怀的是建民的孩子,你得注意一下,前三个月都得小心,不然以后伤了身子可难怀上。”

    林雪碧对杨婳这个媳妇是不满意的,尽管杨婳怀了她孙子,可一个女人未婚就跟男人怀孩子了,怎么都不检点。

    高老太和林雪碧的看法不同,大孙子如今好不容易有女人了,还准备要有重孙了,高老太高兴的不行,对杨婳那叫一个好。

    也许这就是隔代亲,高老太对林雪碧好也是因为憎恨郑向红,如今有了杨婳,高老太可喜欢了,怎么瞧杨婳,怎么顺眼。

    “说什么不吉利的话,你怎么当婆婆的,孙媳妇怀孕了,你说话别这么冲。”说着高老太对杨婳道,“婳儿,到奶奶这边来。”

    “奶奶”杨婳脆声地应了一下,朝着高老太走去,很是亲密的样子,看的林雪碧不阵不喜。

    在生产队也待了几年了,杨婳自然知道高老太是个厉害的,在她的认知里,整个生产队都不能得罪高老太,而且杨婳也见识过高老太打郑向红的彪悍的。

    但杨婳亲近高老太,就立马惹林雪碧不满了,本来就对杨婳不是很满意,现在就更不满意了。

    “若不是挑好了吉日,你们早就去领证了。”高老太惋惜道,又握了杨婳的手,轻拍道:“你安心住在这里,这里就是你的家,你是我认可的媳妇,你只管为我们高家生孙子,有我这个老太太活着的一天,谁也不能为难你。”

    高老太霸气的话让杨婳的心立即回暖了,不过对于高建民还是有些生气,觉得高建民保护不了她,看错了高建民了。

    这一天,高建民低声下气地哄回了杨婳,杨婳心里总算平气了。

    而这边高建民和杨婳一离开,夏晓她们安抚好许梅,也回了宿舍议论开来了。

    “这么看着杨婳倒嫁的不错,你看高建民这么紧张她。”冯英道。

    孙玉华不以为然,“高建民在高稼兴的面前就是个怂的。”

    “夏晓,别把杨婳的话放在心上,她这人有病的。”杨雪华道。

    夏晓点了点头,“可不就是有病吗,看到我就咬。”

    董美华看向夏晓,道:“夏晓,我觉得你现在说话有些锋利了。”

    “谁也不是泥捏成的,泥还有三分土性呢,我要迁就她了,她还以为我好欺负呢,之前不跟她计较,是不想跟她一般见识。”夏晓道。

    “你是跟郑向红关系好,心里有底气了吧,今日高稼兴都向着你呢。”董美华说道。

    夏晓特意地看了一眼董美华道:“我觉得你也很有底气啊,你可是李胜美认定的媳妇人选呢。”

    “夏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董美华不乐意地看着夏晓。

    “你觉得什么意思就什么意思,美华,我就奇怪了,我到底哪里得罪到你了,你可以说出来,别整天酸来刺去的,你不觉得别扭吗。”

    “你”董美华瞪着夏晓。

    夏晓继续道:“李胜美说你最有福气,我以前也觉得你挺好的,圆润可爱,可是你现在对着镜子照照,是不是一脸的尖酸样。”

    夏晓都怀疑着董美华是不是跟李胜美接触多了,变成这样的,明明就是一个好面相,看着舒舒服服的,挺顺眼的,但现在董美华身上就多了股酸味似的。

    “美华,夏晓说的也没错,你自己没有发觉,你最近总是阴阳怪气的,也不知道你学了谁。”王爱华出声道。

    “你们就偏心夏晓,她才是虚伪的很,成天一脸假腥腥的样。”董美华突然大声道。

    夏晓鼓掌,“对嘛,你不满就说出来,别一副跟我好的样子,又阴阳怪气的酸言剌语,你不嫌虚伪,我嫌做作。”

    “果然是巴上了郑向红的大腿,底气十足了,要是以前的夏晓哪会有这个胆子,小家子气的很。”

    董美华这么一说,夏晓就有些生气了,虽然原主不在了,但自己到底占了原主的身体,夏晓对原主是怜惜的,听到董美华这么瞧不起原主,夏晓也剌道:“你不小家子气,那你能不到处借东西用吗,借蛤蜊油,借针借线,甚至还借衣服,借鞋子。你也不小了,又读过那么多书,有时候要口下留德,谁也不是好欺负的,我脾气并不好,只是不想计较而已,但人都是有底限的,狗急了都会咬人,何况是人呢。”

    原主户口上是和董美华同年,可到底比董美华小三岁,一个十三岁的女孩离开家乡来到了偏远又陌生的地方生存,胆小怯懦,谨慎小心那也正常啊。但看在董美华的眼里就小家子气了,认为原主从大城市来的,跟乡下人一样上不得台面。

    夏晓本来也不想说这些的,但今日因着杨婳坏了心情,再加上董美华的酸言剌语,让夏晓忍不住了。

    “夏晓,你太欺负人了。”董美华红了眼眶。

    “我欺负你,美华,你扪心自问,你什么时候借东西,我也拒绝过的。我蛤蜊油没怎么用过,你要用我也借给你,我们是一个集体,大家都是从各个城市聚集到这里的,我很珍惜大家之间的友谊和感情,所以平时对那些酸话,我都忍下来了。我还是很怀念我被毒蛇咬后,你的关心,那个时候你还是个很可爱的人,我也很喜欢你。但是现在,你却变的老是跟我过不去,也许你自己没有意识到,你确实变了许多了。”

    “美华,这我也说一句,夏晓还是很关心你的,你也别怨她这么说你。最近我们几个都感觉到了你的变化,你有什么心事可以和大家说说,我们宿舍里大家都相处的不错的,夏晓也不是个爱计较的性子,你有什么困难可以说出来,我们大家帮你解决。”杨雪华出声道。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