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718 | 浏览:619986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六十年代白富美》作者:凤轻轻(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40章 蛤蜊油
被大家这样看着,夏晓饶是脸皮厚,这会也有些脸红。她每天也只敢喝一口空间的水,不敢喝多,就怕一下子变的太明显。

    不过现在也许也因为吃了空间种的野菜关系,再加上在空间里炖肉这些也是用了空间的水,所以变化比较大一些。

    夏晓忍不住摸摸脸,她好久没有照镜子了,每天就用清水洗脸,蛤蜊油买了都没有怎么用。现在大家护肤都普遍用蛤蜊油,物美价廉,对滋润皮肤,防止干裂很有作用。

    回到宿舍,夏晓忍不住拿了镜子来看,奇异地发现,镜中的自己竟慢慢有些和长一世的长相重合的样子。

    这个发现,让夏晓心喜,这难道就是相由心生。因为她重生到原主的身上,所以现在这身体也慢慢会长的像以前的自己。

    一时间夏晓对着镜子傻笑了,真是太开心了。

    “夏晓现在变漂亮了呢,我们知青点又多了一朵花。”董美华酸溜溜地看着正照镜子的夏晓。

    这个时候的董美华开始长青春痘了,南方这里天气炎热,但董美华口味偏重,喜吃辣,就开始长痘了。

    之前董美华都没有长,而且今年董美华十七了,现在才开始长痘,可让董美华郁闷了。

    春节一过,贺家兄弟就回部队了,而董美华正好是那个时候开始冒痘的,如今知青点里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董美华虽喜欢贺学兵,但也是希望多一些选择的,所以这会对自己脸上的痘痘非常的懊恼,看到夏晓白净的脸,可不就是羡慕嫉妒上了。

    冯英冲着董美华道:“你这脸上别挤,不然有疤痕,你看我的脸就知道了。还有少吃辣的,我之前也长痘,但只要不吃辣的,不吃热气的,就不会。”

    王爱华也喜欢吃辣,但是属于怎么吃也不长痘,不上火的体质,这才是让人羡慕的。

    而杨雪华口味偏清淡,孙玉华纯綷就是注重修养,注重体形的人,一有空就梳头,一回宿舍就离不开镜子,就是孙玉华。

    如今,宿舍里,除了夏晓,几个女孩都有人追求了。

    夏晓现在虽然长开了些了,而且身高长了这么点,但还不到一米六,再加上还没有来初潮,胸部都没有怎么发育,看着还是个孩子样。

    夏晓默默想着,自己现在十四了,可是还没有来例假,上辈子她是十三岁半就来的,所以应该也是十四五岁的样子,不会太晚。

    “夏晓的皮肤真好。”董美华又说一句,便道:“夏晓,你的蛤蜊油还有吗,借我用用。”

    “有,但你长痘了用的合适吗?”夏晓问道。

    “有用,你借我吧。”董美华道。

    夏晓拿出她的蛤蜊油递给董美华,董美华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打开来抹了。

    杨雪华道:“你竟然没有怎么用。”

    夏晓道:“用啊,只是少,早上起的晚,我动作又摸,你们也是知道的,有时候怕赶不上你们,刷个牙洗把脸就走了。”

    杨雪华一笑,想着也是,夏晓最会赖床了。

    “还是要擦擦,这南方的天气湿热,太阳晒的很,我们有时候还风吹日晒雨淋的,最伤皮肤了。”杨雪华道。

    夏晓点了点头,王爱华就道:“擦这些太麻烦了,你们就爱臭美。”

    孙玉华看了眼王爱华道:“女领导,你再不护你这张脸,你看到时候那些男知青看你不。这些男人可现实着呢,都是看脸的,想找个好对象,想挑对象,还得有张脸。”

    这点夏晓还是认同的,不过这个时候大家干活挣工分的时候,还是有些人看劳动力的,不过很多男人还是很现实的,但也有一些男人是务实的,只不过再怎么务实的男人,也只会找个自己顺眼的。

    “去,我才不看这些,他要是嫌弃我,我也不要他。看脸的男人都是肤浅的,这样的男人我也不稀罕。”王爱华道。

    这话夏晓不知怎么说好,但还是对王爱华道:“爱华姐,大多男人都是肤浅的。”而且现在不肤浅,以后也肤浅,没有男人不喜欢美女的。

    “夏晓说的对,不管如何,你还是要护着你这张脸。”杨雪华道,她们宿舍里,王爱华的体质最好,但却对自己的脸不那么在意,所以皮肤有些干,而且原本的白皮肤也晒黑了。

    冯英是几个里颜值较低的,但冯英都很护着她的脸,所以这一对比,反而是王爱华的皮肤不如大家,浪费了她的好体质。

    “来,爱华姐,给你擦擦。”董美华抹了夏晓的雪华膏之后,挖了一大块粘到王爱华的脸上。

    王爱华道:“美华,你太浪费了,哪用这么多的。”

    大家一看,王爱华脸上这一大块,确实浪费了。

    当下杨雪华道:“美华,你也弄的太多了,这可是夏晓的。”

    董美华歉意道:“夏晓,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弄多了。”

    夏晓道,“没事,大家擦擦。”夏晓说着,上前去把王爱华脸上的雪华膏分了一半涂到杨雪华的脸上,又帮着王爱华沫好,才帮杨雪华按摩了一下脸。

    “没想到夏晓竟有这手艺。”不说杨雪华,就是王爱华都出声赞了,只觉得被夏晓的手按在脸上很舒服。

    “这有什么好称赞的,城里的按摩女郎都有这手艺。”董美华说了句。

    夏晓不由皱眉,王爱华也跟着皱眉,“美华,你最近怎么回事,大家一个宿舍的,你老是说话带刺的,你对夏晓有意见?”

    董美华一讪,“哪有,我只是说话不过脑子,夏晓不好意思,你别放在心上。”

    夏晓对董美华是真无语了,从她重生来之后,董美华就是如此,有时候觉得董美华这人也挺好的,但有时候就让人受不了,主要还是嫉妒心重,爱计较,爱掐尖。

    杨雪华没有说董美华,直接把董美华手里的蛤蜊油合起来,还给了夏晓。

    董美华不高兴地厥了厥嘴,就觉得宿舍的人都偏心夏晓,对夏晓更加不喜了,找了个借口就出去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41章 卖山鸡
夏晓直接蛤蜊油塞到枕头下,杨雪华轻点了夏晓的额头,“你啊就是心大,她自己买的都没有开过呢。”

    “就是董美华这个习惯不好,老是借别人的蛤蜊油用。”冯英也表示着不满,因为她跟董美华走的最近,董美华借她的蛤蜊油用最多。

    孙玉华也着点头,不过董美华是跟她借不到东西的,孙玉华不喜欢自己的东西和别人共用。

    王爱华是根本不会买这样的东西,杨雪华是发现董美华借了还乱用,就不借了。

    夏晓是不想和董美华计较,她们一个宿舍就六个人,整体还是很不错的,董美华虽然有一些小缺点,但不影响宿舍的团结。

    而且小缺点大家都有,就像孙玉华严惩洁癖,冯英不讲卫生,王爱华利落的男生性子,有时候不拘小节。

    杨雪华有时候会丢三拉四,缝补衣服总是忘了把针收好,夏晓发现一次之后,每次杨雪华一动针,她就主动帮杨雪华收好,实在是有一次她差点被扎到,给吓着了。

    不过杨雪华的针线是宿舍里面最好的,而且杨雪华还会绣花,这是夏晓佩服,也做不来的事。

    想着空间里的几只山鸡,夏晓想着找机会去考察一下黑市,把这几只山鸡卖钱,或者换成粮食也行。主要也是她不知道怎么分辩公鸡母鸡,而且这些鸡养在空间里久了,也太老了,估计到时候肉都嚼不动了。

    这天收工早,夏晓找个借口就溜进山了,进了空间后就直奔着县城。

    在黑市了解了一番后,夏晓用刘海盖住了额头遮了一半的眼睛,拿了一个草帽抹把脸压低地戴着,打扮成小男孩的样子,对着镜子照了照,又拿一个鸡笼装了两只山鸡,准备到黑市一角蹲着。

    这个是吃块肉都难的年代,但也不是每个人都吃不上肉,有穷的人,自然也有富的人。

    夏晓也是第一次到黑市贩卖,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的,总觉得自己在做坏事,在违法犯罪一样。

    但她如今有六只山鸡了,也吃不完,留这么多在空间里也没用。要是她回s市,还能给家人带去一些,可问题她不回,还不如拿来换钱换粮。

    “小子,这山鸡怎么卖?你家人呢?”一个男人凑近了夏晓。

    夏晓一看,心中一凛,这不就是高永芳的男人,年初二的时候,夏晓还见过的,竟还是‘熟人’。当下夏晓把头埋的更低了,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到黑市就遇熟人了,幸好自己还打扮了,而且这个时候和高永芳的男人也不熟悉,不然完了。

    但还是故意压低声气弱道:“叔叔,你看着给,我爸打猎的时候扭伤腿了,我要换钱去给我爸看伤。”

    “你家在哪里?”冯志光问道,他和夏晓不熟悉,年初二那天也不会注意到夏晓,而且就算看过一眼,也没有什么印象,所以这个时候夏晓伪装了一下,冯志光也不会想到这是丈母娘那边的人。

    夏晓故作警惕地看着冯志光,把鸡笼抱在怀里,一副拒绝的样子。

    “你别怕,好好,我不问你。”男人一见到夏晓的样子忙道,“给你六块五分,你把鸡笼和鸡一起给我,成不?”

    夏晓一顿,六块五毛比黑市的价便宜了,但夏晓点了点头,冯志光松了口气,直接掏了钱给夏晓。

    夏晓拿了钱就直接跑了,她不想跑,可实在冯志光是见过的,夏晓怕被发现。毕竟她只是抹了一下脸,戴了个草帽遮了额头,不是易容,怕冯志光认出来。

    她刚刚都已经想好了,要是有人的抓她,她就拿石头砸,再捡了石头跑。她曾幻想过被发现,或者遇上市霸之类的,可没有想到这么的顺利,竟然遇上了高永芳的男人,让夏晓有些不真实感。

    拿着到手的六块五毛钱,夏晓不是第一次做买卖了,上辈子她也常做小买卖,但上辈子可以光明正大,现在却不行。

    “gege,要是能变身就好了。”也不用做个小买卖就提心掉胆的,还怕被认出来。

    “得有能量石才行。”石头道。

    夏晓一叹,要是能不被发现,她还可以和冯志光交流交流,看他这么爽快就给钱了,说不定空间里的几只山鸡都能卖出去呢。

    可惜了,不过夏晓可不敢再和冯志光接触了,第一次能侥幸,第二次可未必了。

    她毕竟要在生产队里生活十几年,而且和高家的关系不错,要是接触多了,迟早被认出来。

    而这边冯志光也有些遗憾夏晓跑的太快了,他还想问有没有多的,这两只鸡可不是他要吃的,而是送领导的。

    要是有多的,还能家里吃一只,他也有口福了。

    虽然是花了钱的,可现在有钱也买不到吃的,而且六块五两只山鸡,还带鸡笼,还是在冯志光的接受范围内的。

    这边夏晓又买了几个鸡笼放到空间里备着,把城里逛了一圈,夏晓就停在了供销社附近。

    “哎,有肉票也难买到肉啊。”

    “这年头没法活了,有粮票也买不到粮。”

    “黑市的又贵,一块萝卜都一块钱,真是要命啊。”

    ……

    夏晓听着这些人感慨,失望离开,才真正感受到大家的难。她注意了一个年轻的妇女感觉很虚弱,而且包的严严实实,有点像月子的打扮。

    这个想法让夏晓吓一跳,又觉得不可能,做月子的怎么可能出来买东西。不过想到这年代,大着肚子都得下地干活,还有人洗衣服挑水的呢。

    夏晓跟上了那位年轻的妇女,走到了偏僻之处,那位妇女顿了脚步回头看夏晓,“小子,你跟着我做什么?”

    夏晓被发现了,有些不好意思,她低垂着头上前道:“阿姨,我家有山鸡,您要吗?”

    年轻的妇女一顿,左看右看,怀疑地看着夏晓,“你怎么会有山鸡?”

    “阿姨,是我爸打猎的时候扭伤了脚,我家有两只山鸡,阿姨要吗?”夏晓尽量压低声音,让自己听起来像一个男孩的声音。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42章 郑向红被打
年轻的妇人眼睛一亮,朝着夏晓问道:“你家在哪?”

    夏晓一顿,为难道:“阿姨,这个我不能说,不然到时候有人抓我,阿姨要,我就送到你家。”

    “好,我家就在这里,你可以来这里找我。”年轻的妇人指了指三米处的房门。

    夏晓点了点头,便离去了。

    大约十来分钟,夏晓提着鸡就敲了年轻妇人的门,年轻妇人一开门,就先看看门外,低声道:“进来吧。”

    夏晓看着晾晒的婴儿衣服,也知道自己猜测正确了,这妇人应该在坐月子,而且现在家里除了妇人,还有一个两岁左右的小女孩,还有一个婴儿,竟没有人照顾。

    莫不是妇人生的婴孩是女儿,遭婆家嫌弃了吧,夏晓心里猜测着。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妇人道。

    “我叫石头。”夏晓一时也想不起什么名字,就直接说了,耳边就传来了石头的笑声。

    夏晓没有理会石头,这会专心跟妇人交谈,可不想伪装暴露了。

    “石头,你这两个山鸡怎么卖。”妇人看着夏晓鸡笼里的两只山鸡,眼里有些热切。

    “阿姨看着给吧。”夏晓也是想试试年轻的妇人。

    “阿姨身上只有票,阿姨用粮票和布票、油票跟你换可成?”年轻的妇人道。

    夏晓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妇人很快就拿了两张粮票和一张布票还有一张油票给夏晓。

    竟还是全国通用的?夏晓一顿,觉得今天赚到了。

    “若是还有鸡,可以给阿姨送来。”妇人道。

    “谢谢阿姨。”夏晓点了点就离开了。

    生意的顺利,让夏晓心情飞扬,虽然好奇那个妇人的身份,但夏晓也不会去查根问底的,她们只是一时买卖,现在还没有必要了解这么清楚。

    回了生产队,夏晓就碰到了董美华,“夏晓,你去哪了,雪华姐在找你呢,而且今天出大事了呢。”

    见了董美华神神秘秘的样子,夏晓道:“出了什么事了?”

    “郑向红被她婆婆给打了。”

    夏晓惊讶,“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听说高永芳的男人给高稼植介绍了一个对象,是个老师,家里还有钱的,郑向红推了,高老太生气了呗。”

    夏晓皱眉,难不成高老太也同意高稼植入赘?

    “你不是跟郑向红好吗,还不快去看,这会郑向红应该在家里了。”

    董美华话一落,夏晓说了声谢谢,就朝着高家而去。

    到了高家,就见到郑向红在哭,高稼植在发火,倒没有看到高国强的人,而高稼兴也一脸的怒气。

    夏晓立马觉得自己来的有点不合适了,不过这个时候大家看着她,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当即打了招呼,“婶子,你先去擦药吧。”

    夏晓看到郑向红的脸吓了一跳,想着老太太真狠,这是专朝着脸打的。

    “妈,你先擦药。”高稼兴道。

    郑向红朝着夏晓点了点头,抹了把泪道:“让你看笑话了。”

    夏晓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婶子还是先治伤吧。”

    “怎么不是笑话,整个生产队都知道了。”高稼植高声道,可气怒的不行。

    “妈,你蠢啊,她要打你你就给她打吗,你平时对我们吼声到哪去了。”高稼兴皱眉地看着郑向红。

    “她是你们奶奶,你爸的妈,我能怎么,要是她气了个好歹,出了个啥事,我这辈子还能做人吗?”郑向红道:“当年,我倒不给她打,她一晕倒了,全村人骂我的不是。如今她这么大的岁数了,我委屈就委屈一点,只要你爸对我好就成。”

    “稼兴,你看着家,我去城里问问高永芳怎么把事情传给李胜美的,那挑事的八婆,真想揍她。”高稼植这会是脾气很火爆,这个时候贺家兄弟都不在家,不然高稼植都想找贺家兄弟打架了。

    夏晓一听,这事还是李胜美挑起的。

    “李胜美欺人太甚了,你表舅舅也护着她。”郑向红心里难过的很,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李胜美有人护着,而且高家这边也认为是她抢了李胜美的姻缘都站在李胜美那边。

    大家都心疼李胜美,她郑向红却成了抢李胜美姻缘的人,郑向红心里不是不委屈,但她闹起来,对她没有好处,而且想到了那糟心的娘家人,郑向红心情更差了。

    很快高国强也回来了,看到了夏晓在,脸色有些不自然,夏晓拿药给郑向红擦了伤口,便离开了高家。

    高稼兴站着就要朝外走,高国强和郑向红忙问道:“稼兴,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问问奶,她可把我当孙子看。”

    “稼兴别去。”郑向红忙拦着。

    “回来”高国强也喊了声。

    “爸,你要和我妈过不下去了,那就离了,我陪我妈过。”高稼兴道。

    高国强脸色一黑,“说什么呢,像话吗?”

    “我就想着,我妈嫁给你这么多年了,到现在还受奶奶的欺负,当着生产队这么多的人面,说打就打,也不给我妈一点面子。你是队长,我妈是队长的妻,我妈出丑了,你面子上能好看?还有李胜美,天天这样争对我妈,你却和贺表舅护着她,让她登鼻子上脸,闲着没事挑着奶找妈的麻烦。”

    “谁护着她,你别乱说话。”高国强道。

    “你不护着她,这些年,她争对妈,你可有说过,警告过。她跟你说话,你还应着,还能跟她聊着,你给她好脸色做什么?”

    高稼兴黑着脸,本来大人的事也轮不到他插嘴的,但实在太过份了。高稼兴有时候也对郑向红恨铁不成钢,但到底是自己的老妈,受了欺负了,他这个儿子如何看的过眼。

    但他又不能打高老太和李胜美出气,而自己妈为什么老受这两人欺负,高稼兴还是怪高国强。

    “她是妇女主任。”高国强叹了口气,朝着高稼兴道:“行了,你别说了,我知道了,我就上贺家跟贺红军谈谈去,你奶年纪大了,跟她计较出好歹也不是事,唉。”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43章 为母出头
高国强重重地叹了口气,拿自己的老娘没有办法,他一说高老太,高老太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甚至一副要死要少的样子,高国强还真不知道怎么对高老太。

    打不得,骂不得,光说对高老太也没用。

    “不用你去,我去。”说着高稼兴不顾高国强和郑向红的阻止,就大步地朝着贺家去。

    “稼兴,你过来有什么事?”贺红军坐在家门口抽旱烟,看了高稼兴过来,便问道。

    “表舅,表舅娘今天挑拨我奶打我妈的事,你可知道?”高稼兴看着贺红军。

    以前贺红军装聋作哑,对李胜美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现在面对高稼兴直白的问了,贺红军还真没法装作不知道,更不说这事村里人都传遍了。

    “你好好读书,大人的事,你别管。”贺红军道。

    高稼兴看到贺红军这样就来气,要不是贺红军纵着,生产队怎么会有一个无法无天的李胜红。

    他爸是没有贺红军能耐,以前他小就算了,但现在他长大了,还想欺负他妈,高稼兴不乐意了。

    “表舅娘这么成天记着我爸,逮着我爸就跟我爸说话,看我妈不顺眼,老找我妈的麻烦,是不是我妈和我爸过不下去了,表舅娘就能和我爸在一起了。”

    高稼兴这话绝了,这不变相地说李胜美要给贺红军戴绿帽吗。

    贺红军的脸红一阵青一阵,也不知道是气高稼兴口无遮拦,还是气李胜美和高国强。

    这会李胜美赶了回来,听到高稼兴过来,她就急匆匆回来了,不想正好在家门口也遇上了赶来的高国强。

    “臭小子,你乱说什么话。”李胜美冲了进来怒骂着高稼兴。

    “我才要问你做什么呢,成天挑着我奶找我妈的麻烦,见不得我家好,见不得我妈过的好。看我爸对我妈好一点,你心里不舒服是不是,你都几个孩子的人,说不定明年就能当奶奶了,你能要点脸不。你以为生产队的人是笑话我妈吗,看到我妈被我奶打她们是看戏,是同情我妈,但对你,那绝对是看笑话,你李胜美惦记别人的丈夫多年,不要脸倒贴人家也不要……。”

    “稼兴。”高国强越听越不像话了,忙出声阻止着。

    “臭小子,你妈才不要脸,你妈嫁不出去才跟人抢男人。”李胜美已经尖叫起来了,自己的心思就这么被高稼兴剥白出来,心里的难堪可想而知。

    “你看吧,你就觉得我妈抢了你男人了,在你心里我爸就是你男人?”高稼兴这会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还故意当着贺红军和高国强的面说。

    先不说贺红军什么表情,高国强就已经出声喝止了,“稼兴,你胡说什么?”

    “爸,我妈挨打,你不护着我妈就算了,但我为我妈算帐,你别拦着我。多少年了,我从小到大就看着她在奶面前说妈的坏话,这么多年爸忍了,妈也忍了,可我不能忍。”高稼兴是拿高老太没有办法,但不代表他就能容忍李胜美。

    “国强,带稼兴回去。”贺红军道。

    李胜美却不领贺红军的情,只觉得今日高稼兴欠教训了,还对着高国强道:“高国强,你看看,这就是郑向红给你生的儿子……。”

    “你什么意思,什么我妈给我妈生的儿子,难道你也给我爸生儿子了?”

    高稼兴的话一落,贺红军和高国强的面皮都狠狠地抽了抽,李胜红直接尖叫地朝着高稼兴扑过去了,张牙舞爪一副要撕碎高稼兴的样子。

    “我说中你心事了吧,要是让部队的人知道刚子哥和兵仔有你这样臭不要脸的妈,我看他们怎么在部队做人。”高稼兴威胁出声,也避开了李胜美。

    李胜美一听到事关两个儿子前途的事情,整个人一顿,却不想她这一停,就被一巴掌扇了过来了。

    “你打我。”李胜美不可置信地看向了贺红军,“你竟然打我,我……。”

    这巴掌是李胜美绝对想不到的,贺红军一向对她百依百顺,就算是她挤对郑向红,贺红军也没有说她半句,现在却打她了。

    “这一次,你确实做错了,不管如何,你都不该挑着她们婆媳闹。”贺红军说着,又看向了高国强,“你带稼兴回去吧,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发生。”

    高国强嗯了声,扯着高稼兴出了贺家,这会门外看热闹的就不少人。

    父子俩走出了好远,高稼兴甩开了高国强,不想搭理高国强。

    高国强道:“你表舅当年救过我。”

    高稼兴已经无力说话了,“奶是你妈,表舅当年救过你,李胜美是奶给你安排的媳妇,所以活该我妈受欺负是不是,你有没有看到我妈的脸,都打伤了。”

    唉,高国强叹了口气,“是我对不住你妈。”

    高稼兴直接走人,才不听这些,听了这么多年,也没有意思了。不过今日闹了一场,李胜美被贺红军打了一巴掌,高稼兴也达到目的了。

    要是以前贺红军还当和事佬,还替李胜美说话,今日若不是高稼兴说的直白,说到贺红军心底介意的事,说不定这一巴掌还打不下去。

    贺家这边,李胜美闹开了,她生气地推了贺红军一把,贺红军本来就是拄着拐仗着,被李胜美这么一推就直接摔到地上。

    当下贺红军坐了起来,整个人黑着脸。

    李胜美心一紧,也有些理亏,她没有想到贺红军会站不稳摔倒了,当即更大声道:“贺红军,我不活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贺红军冷冷地看着她,“你要想走,就走,贺家也留不住你。”

    “你什么意思?”李胜美瞪着贺红军。

    贺红军道:“今天的脸都给你丢尽了。”

    “这能怪我吗,我说的是实话,谁知道小婶子会这么冲动,她早就对郑向红不满了,她打媳妇,能怪我吗,是郑向红做不好,不孝顺。”李胜美决不承认是她的问题。

    贺红军听着外面围墙外面的声音,皱了皱眉,柱着拐仗起了身,对李胜美道:“你给我进屋。”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44章 收拾
   李胜美不想听她的,她还在生气,一想到贺红军当着高国强和高稼兴的面扇她巴掌,李胜美就介意的很。

    但这会李胜美也知道外面这么多人看笑话,当即吼了一声,“都在外面做什么,闲的没事干了是吧。”

    外面的人哄笑一声,都散去了。

    李胜美随着贺红军进了屋,贺红军一关了门,打着拐仗就朝着李胜美打去。

    “啊,贺红军,你打我做什么?”李胜美躲着,甚至反抗着。

    可贺红军今日是气怒到了极点了,哪里会这么轻松放过李胜美,以前不是不计较,不是不介意,只是忍着罢了。

    现在贺红军一发火,那可是不可收拾的。

    有一种人就是一直好脾气,也不怎么生气,像个老好人一样,但一发怒起来非常的可怕。贺红军就是这种,李胜美也是见识过贺红军的脾气的,但那个时候她生了儿子,她功劳最大,而且贺红军的娘还活着,也是把李胜美当祖宗这样供起来的。

    可以说,贺红军虽然外相差了些,但李胜美嫁给了贺红军生了儿子后,贺家母子两人都服侍着李胜美一人。

    要是换着别人,那就是掉进了福窝里了,包括现在,家里的饭菜也不用李胜美做的,还是贺红军动手的,可李胜美一直就觉得理所当然,觉得她为贺家生了三个儿子,她功劳最大,贺家把她供起来也是应该的。

    贺红军纵着她,李胜美就越来越无法无天了,甚至也知道贺红军救过高国强的命,没少拿这事来说。

    针对郑向红,挑着高老太找郑向红的麻烦,李胜美毫不觉得自己过份,她就是见不得郑向红好,就是喜欢郑向红受婆婆欺负,所以成天给郑向红找事。

    没有想到今天高稼兴不忍了,捅到贺红军的面前,让李胜美踢了铁板了。

    “老子养你这么多年,什么都不用你干,我老娘没死前侍候着你,为你洗衣做饭,我也不说半句的话,但你呢,这么多年还惦记着高国强。”贺红军直接扯了李胜美的头发,一脸狰狞地质问道:“说,你有没有背叛过老子,给老子戴绿帽。”

    “痛痛痛,你放手。”李胜美哀求着,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要被贺红军扯下来了。

    “说,你是不是给老子戴绿帽。”贺红军想到刚刚李胜美的话,想到了高稼兴的话,面色更加的狰狞了,别的他都可以容忍,但这一点贺红军绝容忍不了。

    而且一想到李胜美当个妇女主任,说不定和高国强眉来眼去的,贺红军的手就抓的更紧了,甚至右手握着拐仗就朝着李胜美的身上招呼着。

    “没有,你冤枉我。”李胜美哀叫着,威胁着:“啊,贺红军,我不活了,你打我,我告诉儿子。”

    “你喊出声,喊大声一些,让整个生产队的都知道,老子在收拾你。”贺红军这话一出,李胜美不敢吭声了。

    这一天,李胜美被贺红军打的可惨了,大半个月都没有出门。

    这一次,李胜美把高稼兴都给恨上了。

    当然高稼兴可不止如此,他还写信给部队的贺学刚和贺学兵,所以李胜美养好了伤之后,还收到了两个儿子的来信,信里都是责怪的话,对李胜美可是双重打击了。

    不过这之后,李胜美倒老实了不少,看到郑向红也哼的一声,避开了。

    若是郑向红闹上贺家门,高老太说不定不乐意,可能还会再打郑向红一次,但高稼兴去闹的,高老太这里倒不出声了。

    而这一次之后,高稼植和高稼兴兄弟都不去看高老太了,以前经常上门给高老太送吃的,特别是高稼兴,每次都是郑向红叫他去的。

    等到两兄弟不上门了,高老太成天在屋子里骂郑向红带坏她的孙子,与她不亲,但那边有什么吃的,高老太也惦记着高稼植和高稼兴两兄弟了。

    这一来,先不满的就是林雪碧,觉得她们这一房的利益被触犯了,想到上一次跟高国强借钱没成,心里还记着呢。

    虽然老太太收拾了郑向红,林雪碧心里也痛快,不过上次高国强上门来母子俩吵架了,高国强对他们夫妻也有了意见。

    李雪碧也后悔,高老太打郑向红的时候,她应该避远一些的,不然也不会被高国强看到了,看来下次要借钱,也得等这一次过去了。

    而这一次郑向红虽挨了老太太打,但李胜美也好不到哪去,贺红军狠狠地发威之后,也觉得不该太纵容李胜美了,甚至勒令李胜美不许和高国强见面。

    高贺两家的事情,被不少人拿来议论,便是夏晓的宿舍里也没少悄悄地说。

    董美华去了几次看李胜美,李胜美都没见,吃了几次的闭门羹,董美华也不过去了,心里对李胜美也有意见。

    董美华心里是瞧不上李胜美的,但谁让贺家在生产队里有地位,再加上李胜美的两个儿子都当了兵,而贺学兵如此优秀,也被董美华看在眼里,无法不心动,所以董美华也想办法跟李胜美走的近一些。

    而夏晓待在生产队半天了,这里东家西家有点事都瞒不住的,今天这个夫妻吵架,明天那个夫妻打架,都是家常便饭的事情,要不就是女人撕架。

    而且男人打女人,还有丈夫打妻子,都成了寻常事。

    夏晓看的心里突突跳的,怎么都觉得这些风气不好,这里的男人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女人欠收拾,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虽然像李胜美这种,夏晓听了也挺解气的,但看到很多男人打女人的,婆家人反而不劝,还在那里说好好收拾她的话,不打不老实,夏晓听了就觉得寒凉。

    还有外地媳妇的,娘家离的远,受欺负也没个人撑腰的。在婆家当牛做马,累死累活,还没得好的,男人稍不如意,稍不顺气就抡拳头,扇巴掌,太平常了。

    “生产队里,哪个男人没打过老婆的?”孙玉华问道。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45章 对象的事
几人一顿,“队长。”原本还有贺红军的,但李胜美终于作到被贺红军收拾了。

    几人想来想去,也只说出了两三个男人,整个生产队这么多人,结婚的不少,竟然只有两三个男人没有打过老婆,其它都对老婆动手的。

    夏晓宿舍几个未婚女孩脸上都绝望了,本来就排斥这里,可看看这里的风气,生了儿子还好,没生儿子的那些更是受气包一个。

    而且她们的户口在这里,又转不出去,将来在这里有了家庭孩子,要是受欺负了,怎么办?

    夏晓道:“玉华姐也别想太多了,也不是每个男人都这么差的,也不能一竿子就打翻一船人。”

    “就是,我觉得贺家父子还是好的,李胜红挨打,那也是她自己找的。队长和他两个儿子也不错,看着也不像会打女人的。”董美华立马附和道。

    “好男人还是有的,我就觉得我爸挺好的,我想找个像我爸那样温文儒雅的。”杨雪华道。

    杨雪华这各方面一落,夏晓莫名地想到了骆明哲,便道:“雪华姐,你爸是好的,但其它的男人未必啊,看人不能看表面,温文儒雅的男人也未必个个都是好的。”

    杨雪华也是想到了骆明哲了,知道夏晓在提醒什么,嘴角抽了抽。

    “要找还是找同乡知青,这样以后就算有机会回城,也能一起回去。不然要是嫁到了乡下,到时候回城了,你怎么办。还有找外乡知青,到时候回城,一东一西的,去哪边好。”孙玉华道。

    王爱华烦躁地爬头,“不找行不行,为什么一定要嫁,最近天天都是这些话题,烦死了。”

    冯英道:“不找也不行,到时候就算你家里不催你,生产队这里也会安排,你还不如自己找个。”

    夏晓一顿,“什么?生产队还会安排?”

    “是啊。”冯英看着夏晓道:“你不知道吗,生产队里的大龄未婚男女青年,生产队会介绍对象的。”

    夏晓乍舌,莫名地想到了组织上安排婚事这样的话,不由问道:“这是谁负责?”

    董美华看了夏晓一眼道:“李胜美呢,夏晓你到时候得赶紧找一个,不然李胜美不知道给你介绍什么样的呢?”

    夏晓一凛,还有李胜美的事,心情顿时不好了。

    “夏晓别担心,这个只是介绍,又不是强制婚配,还要看个人的意愿,看双方愿不愿意的。”杨雪华道。

    夏晓松了口气,“不是强拉配就好。”

    “怎么可能会强拉配。”王爱华也笑了,朝大家摆摆手,“夏晓和美华还小呢,我们这些就要考虑了。”

    “你们才十九、二十岁急什么?”夏晓道:“我要十年后才考虑。”

    “呵,十年后,你都二十六七了,都成了老姑娘了。”董美华立马道。

    “夏晓,那个时候年纪就太大了。”这会杨雪华也不赞成地看着夏晓。

    孙玉华道:“我觉得二十出头正好,二十六七确实太大了。”

    冯英也点头,“像村里十七八,甚至十五六岁就嫁的,太早了,没意思。”

    “反正我十年后再考虑,若是等不了就算。”夏晓表示道,这是她和石头约好的,十年后,户口就二十七六岁但实际才二十三四岁,夏晓觉得这年纪还好啦。

    要是以前,她那会研究生毕业二十三岁,她都没有想过要考虑婚事呢。她妈从她上大学之后,就开始给她务色有钱对象了,若不是夏晓态度强硬,估计没读完大学,就被家人安排嫁人了。

    所以十年后,夏晓觉得时间刚刚好,也是她能接受的范围。

    “十年后,好男人都早被挑了,剩下那些没有结婚的,要么就是讨不到老婆,要么就是太丑,要么就是太穷,要么就是长残的,要么就是离了婚的,或者死了老婆的。”孙玉华道。

    夏晓看向孙玉华,“那玉华姐要趁早了,如今生产队里的男知青还是不少的。”

    “还可以找其它生产队的知青,要是成婚了,可以调离生产队。”王爱华说道,她是小队长,了解的比夏晓她们多一些。

    冯英撇嘴,“调离生产队,去的还是另一个生产队,没啥意思。”

    “是啊,我还是喜欢光明生产队,大家都熟悉了,要是去到别的生产队,人生地不熟的,感觉不好。”董美华说道。

    几人点了点头,习惯了光明生产队了,虽然偶尔有点小矛盾,但大家都熟悉了,关系也还不错,要离开自然舍不得的。

    光明生产队的知青点,共有四批人,每年一批,全是高中毕业生,而夏晓这和董美华这一批就是多半是初中毕业生。

    第一批、第二批人数少,总共加起来不到十人,男五女三,工作中牺牲了一男一女,剩男四女二,而且女的都嫁了,男的有三个未婚的。

    第三批就是王爱华和杨雪华还有孙玉华、冯英、杨婳这些,有的已经二十出头了,男知青有三人,女知青有五人。

    第四批就是夏晓和董美华这些,两女四男。

    所以现在一共有位十位单身的男知青,七位单身的女知青,男人年纪大一些再成家都没事,但女人年龄太大了,就成了劣势了。

    现在很多女知青开始相对象,考察对象的人品,她们大多都从男知青里找,其它男人都不怎么考虑,当然有些城里工作的,但人家城里人还想找城里人呢,哪里愿意找乡下户口的。

    面对这边的县城,城里人找媳妇,生产队里的知青还真没有优势,所以大部分的知青都只找知青,大家都是同一类的。

    知青夫妻最有代表的便是第一对结合的男女,梁文昌和廖小媛,男俊女美,是知青点里的一对壁人。第二个嫁的女知青,就是嫁给老兵的梁丽丽,已经随军去了。

    梁文昌也是s市的,廖小媛则是j市的,他们住在知青点里,有专门的宿舍,两人是因为爱情结合的,如今生下了一个女儿,也恩恩爱爱的,羡煞旁人。

    不少知青都很羡慕他们的爱情,都拿他们来做标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46章 请教
  “美华,你可以考虑贺家兄弟啊,李胜美这么喜欢你,嫁给当兵的不错啊,到时候可以随军部队。”冯英道。

    董美华笑了笑,“这没影的事呢,而且我还小,不考虑这些,怎么也一两年后再看。”

    “也是,真羡慕你们年纪小的。”冯英看着董美华和夏晓,一脸的羡慕,孙玉华几个也是羡慕地看着董美华和夏晓,幸好她们不知道夏晓才十四岁,不然还不知道怎么想呢。

    这话夏晓和董美华都没得说,现在不考虑终身大事,还是轻松一些,没有孙玉华她们那么大的压力。

    毕竟这并不是在父母的身边谈对象,而是自己决定的,这感觉好像自己可以做主挺好的,可毕竟太有限了。

    而且这样的地方,找对象更为的慎重,虽然现在是找个战友,建立革命情感,一起并肩作战,但毕竟是组成一个家庭,要生儿育女当父母的,这绝对是人生一个重要的选择,影响一辈子的事。

    下午,生产队收工,夏晓便去高家,主要是去找高稼兴。

    如今高稼兴的伤已经养好了,恢复迅速,又生龙活虎的。高稼兴也回到了学校里继续读书,听郑向红说高稼兴现在读书认真了,郑向红为此很是高兴。

    而高稼植自从上次郑向红被高老太打之后,高稼植进城里找高永芳,姐弟俩吵了一架回来,就再也没有来往。

    郑向红对这个女儿更加的失望了,李胜美在城里也有熟人朋友,若不是自己的女儿和女婿故意的,能把事情传到李胜美耳朵去。

    而且李胜美也是坏,说给高老太听的时候,就故意漏了入赘的事,反正就是一个好对象,被郑向红给拒绝了。

    高老太都没有听过此事,而且事关孙子的终身大事,郑向红竟然没有跟她提,高国强这边也没有说,高老太的心情可想而知。

    所以被李胜美一挑拔,高老太一肚子火气就冲着郑向红发作了,而郑向红在高老太问的时候,也不敢把入赘的事情说出来,到底也是为了女儿女婿隐瞒,可没有想到郑向红的这一番好心喂了狗,这本来就是女儿女婿故意的,高老太一听和李胜美说的差不多,可不就发作了。

    郑向红挨了婆婆一顿打,离婆家就更远了,有事也不会过去,也再不叫高稼兴过去,就算那边送来东西,郑向红也不接。

    也是和高国强的关系不错,要不然这样的婆家,郑向红是没法待,也没法坚持这么多年的。

    夏晓过来的时候,郑向红正好在,问道:“夏晓,刚收工怎么不去食堂吃饭?”

    “一会去,婶子呢,吃饭了没有?”夏晓问道。

    “还没呢,我也是收工不久,现在给你叔和稼植嫁兴他们几个补补衣裤。”郑向红道。

    “这会也该吃饭了,我们一起去吃饭,一会婶子回来再补。”夏晓道。

    “不用,你先去吧,我补完先,一会天就黑了,我趁着天黑前赶紧补完。”郑向红摇头。

    夏晓道:“那我给婶子带饭吧,不然婶子去晚了,可没有什么好剩下的。”

    “好咧,这也行,麻烦你了。”郑向红点头。

    夏晓见此,知道高稼兴没有回家,所以便先去给郑向红打饭。

    很快夏晓打了两份饭回来,一份是自己的,一份是郑向红的,就在高家吃饭。

    “在食堂没有看到高二哥,只看到队长和高大哥,婶子,要不要给高二哥打饭啊?”这个时候高稼兴应该放学了才是,夏晓却还没有见到人。

    “他啊,你不用理他,你队长会给他备了着。这小子一早就放学了,早不知道混到哪玩去了,或者找那个葛赖子去玩了,现在兵仔不在家,稼兴就喜欢找葛赖子玩。”郑向红说道。

    夏晓点了点头,吃完饭,终于看到高稼兴回来了,不过高稼兴身上带着鱼腥味。

    夏晓自然有了空间之后,对气味就非常的敏感,所以她这话一落,高稼兴瞥了她一眼,“你这是狗鼻子吧,这都能给你闻的出来。”

    “会不会说话啊你。”郑向红骂了声,“鱼腥味本来就冲,你去哪了。”

    高稼兴笑了起来,“今天跟他们去吊鱼了,还真有收获。”

    “鱼呢?”郑向红问道。

    “卖了。”高稼兴道,“让葛赖子拿到黑市去卖。”

    “卖钱啊,怎么不拿一条回来尝尝鲜?”郑向红道。

    “生产队现在不给私自开火,都要到大食堂吃饭,拿回来做什么,还惹人闲话了。”高稼兴耸了耸间,一副无奈的样子。

    郑向红叹了口气,“有大食堂也好啊,至少不会饿了大家,大家有饭一起吃,有汤一起喝,活一起干,到点吃饭。”

    夏晓没说话,现在是集体制,这有这的好处,但平时不给私自开火,抓到要处分的,就有些严格,不过若不这么严格,也起不到效果。

    吃完饭,夏晓就跟着高稼兴进屋了。

    “干嘛?”高稼兴警惕地看着夏晓。

    “高二哥,你教我打猎呗。”夏晓讪笑,她想说好久了,但一直找不到机会。

    “不教。”高稼兴干脆道。

    夏晓:“……”

    没有想到高稼兴这么的干脆,一时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但还是道:“高二哥,你教我打猎了,要是我以后抓到猎物分你一半。”

    “就你。”高稼兴嗤笑,一脸小瞧夏晓的样子。

    夏晓咬牙,“你到底教不教。”

    “不教。”高稼兴坚定道。

    “这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看在我们那么相熟的份上,你至于这么不情愿吗?”夏晓磨着高稼兴,除了高稼兴她也找不到别人教打猎了,其实要的也只是一个掩护。

    夏晓现在一去黑熊洞,就有肉吃,都不需要她去打猎了,但夏晓还是想学学。虽然现在集体制,不让私自开火,抓到还要罚,但学着点技能总没有错。

    “教一个女的打猎,还是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没半点力气的,我脑子又没坏。”高稼兴看着夏晓小胳膊细腿的,说笑吧,打猎。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47章 捉蛇
    “你这是岐视女姓,你别忘了,你妈也是女的,现在妇女能顶半边天……。”夏晓开启了她的说教,想着要把高稼兴的这种瞧不起女姓的观念改一改。

    “我不岐视女性,我是岐视你。”

    高稼兴的话,把夏晓气的个半死,真想干架,可看着牛高马大的高稼兴,打起来吃亏,夏晓咬咬牙,忍了。

    “你不教就算,我总能找到人教,哼。”夏晓也不勉强了,说着就走出去,也不在高稼兴这里多待了。

    “行,我教你。”高稼兴突然道。

    夏晓没吭声了,高稼兴道:“明天我放假,队里也要进山,你跟我进山打猎。”

    夏晓嘟了嘟嘴,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她也听说队里明天要进山。

    第二日一早,高稼兴就和夏晓进山了,她们去的并不是南华山,而是光明生产队附近的山。

    生产队放工,都进山去找食物了。

    采蘑菇,摘木耳,或者野果还有山药人参这些,只要能吃的都可以弄回来。

    “婶子,你扯着草做什么?”夏晓不解地看着郑向红道。

    “这是凤尾草,有清热利湿、凉血止血、消肿解毒等功效。队里也需要很多草药的,夏晓你多采一些,还得记工分。”郑向红道。

    夏晓眼睛一亮,“那我一会跟婶子学学记草药。”

    “好。”郑向红应了声。

    但这会夏晓要去给高稼兴学怎么套山鸡,兔子的,所以先给郑向红告别。

    郑向红摆摆手,“你跟稼兴他们去套兔子,一会再过来也成。”

    郑向红一走,夏晓就和高稼兴一起离开,她朝着高稼兴问道:“现在不能私自开火了,那我们套了兔子和鸡怎么办?”

    “交生产队啊。”高稼兴道,“不能私自开火,前几年就说了,我们这里地方偏远,小旮旯的地方,查的没有那么严。不过现在就不行了,你也可以私自开火,别让人发现就行了,反正我家也不能煮东西了,上一次红星生产队拿肉过来,我爸分了一半给生产队,生产队里才没话说的。”

    夏晓点了点头,觉得自己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竟然到了六十年代来。

    “所以今日大家进山,都是为了集体找食物的。”夏晓明白了。

    “嗯,要是猎到好东西,或者采到食物草药这些都可以交生产队,也同样可以记工分。”高稼兴道。

    “队长说的吗?”她怎么不知道。

    “整个队都知道,你宿舍的人没告诉你吗,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活在生产队里的,什么消息都不知道。”高稼兴看了夏晓一眼。

    夏晓无语,这她还真漏了,至于王爱华她们说没说,她还真不知道。

    进山后,高稼兴就开始教着夏晓怎么设陷阱,怎么套兔子,套野鸡这些。

    夏晓也认真地学着,不过光明生产队附近的山,却没有南华山这么多野兽,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人大批进山了。

    “走啊,你站在这里做什么。”高稼兴走了几步,没看夏晓跟上便道。

    “走?去哪啊?”夏晓糊里糊涂的。

    “去别的地方。”高稼兴道。

    “可是我们在这里设了陷阱,不用守着吗?”夏晓问道。

    “不用,一会下山的时候回来看看就行了。”

    夏晓哦了一声,又涨姿势了。

    “现在去跟我妈采草药,你要是不去,可以跟其它人去采菇子。”

    “去”

    夏晓还是喜欢跟着郑向红,郑向红会一些医术,她可以跟着记一些草药,也有用。

    夏晓倒没有想过要学医,但对草药还是感兴趣的。

    突然,夏晓看到几米处地下的叶子有轻微的滚动迹象,好像是蛇,当下整个人一抖,弱弱道:“高稼兴,你看看那里是不是有蛇,那里在动,你看到没有?”

    之前去南华山,夏晓也没有遇到蛇,而且现在她都是走空间的,到了熊洞又回来,没有去过别的地方。

    她都忘记有蛇这回事了,想到自己重生来的时候被蛇咬,还有吃蛇肉的事,夏晓现在一想起,就有些发毛了。

    “胆小,蛇有什么好怕的,你这样还打猎。”高稼兴就是看死夏晓不行了,和夏晓的害怕不一样,高稼兴是眼睛一亮,一副看到猎物的喜悦。

    “那不一样。”夏晓这会不敢走了,她怕蛇跟着。

    高稼兴丢了个石子过去,树叶动了一下,果然蛇露了出来。

    “啊,是两条。”夏晓尖叫了一声,看到了两条卷在一起的蛇,整个人都发毛了。

    她想立马闪进空间,但高稼兴在这里,她不能进空间,也只能紧紧地扯住高稼兴的衣服了。

    “你放手。”高稼兴道。

    “不放。”夏晓扯的紧紧的。

    “我衣服要撕破了。”高稼兴无语了,“你扯着我,我怎么抓蛇,那是青蛇,没有毒的。”

    “可是有两条蛇啊,你过去了,要是有条蛇过来怎么办。”夏晓这会都有些脚软了。

    “晓晓,没事,要是蛇过来,你拿我砸它,记得砸准点。”石头突然说着话。

    夏晓不自觉松开了高稼兴的衣服,双手握紧着自己脖子上的石头。

    “站着别动。”

    高稼兴说完,扯了身上的布袋整个人朝着两条蛇而去。

    夏晓看到高稼兴身上的布袋时,才明白这人带着是过来套蛇的,这会夏晓紧紧地盯着那两条蛇,它们在高稼兴走过来,却一副要作出攻击的样子。

    石头道:“他骗你的,这两条蛇有毒,而且它们刚刚在交配。”

    夏晓一听,心中一紧,这个时候想喊高嫁兴,又怕他一走神,被两条蛇给咬了。

    “gege,你知道这两条是什么蛇吗?”

    “不知道。”石头表示。

    夏晓也不再问了,突然她声音抖了抖,“gege,另一条蛇是不是在向我们这里来。”

    “好像是。”

    石头话一落,夏晓整个人都绷紧了,喃喃道:“我现在就想进空间了。”

    “你不会。”石头才不信夏晓会在高稼兴的眼前进空间。

    “我怕我会,万一蛇真的攻击过来了,我说不定就本能的进去了。”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48章 恐惧
  夏晓说着,看到高稼兴拿着布袋朝地上一扑,动作迅速敏捷,直接就压着一条蛇了,而且非常的熟练,一看就是老手。另一条蛇本来朝着夏晓这边来的,但可能知道自己的同伴被高稼兴给捉了,所以朝着高稼兴扑去。

    高稼兴套了一条蛇之后,又抓住了另一条要咬他的蛇,但高稼兴对夏晓道:

    “帮我抓这个布袋。”

    夏晓本能地后腿一步,摇头,她不敢,死的蛇她都怕,别说活的,就算装在布袋里,她也不敢碰。

    高稼兴看着夏晓这样,也不指望了,他抓着蛇尾,在蛇头要咬到他的时候,松了手。

    蛇一落地就要逃,高稼兴就追过去。

    夏晓忙道:“它都跑了,你为什么还追。”那可是有毒的蛇啊,万一被咬到了呢,而且不是已经捉到一条了吗,夏晓有些无法理解。

    “既然看见两条就抓两条,这是一公一母,放一条离去,会惹祸的。”高稼兴很快就抓到了另一条蛇了。

    这次高稼兴刚好抓着蛇七寸,他动作快速把蛇头使劲地朝着树杆上甩去,不停地砸着蛇头,直接把蛇头给砸晕了才放到布袋里。

    夏晓不吭声了,怕高稼兴手中的蛇,不敢离高稼兴太远,也不敢离太近。

    高稼兴看夏晓的样子道:“你别学打猎了。”

    夏晓嗯一声,她到底还是天真了,她还是胆小,她怕蛇怕虫怕老鼠,看一眼死的都怕那种,她怎么打猎。

    要是没有空间,她甚至都不敢进山了,夏晓幽幽叹气,心情有些低落,她没办法克服这样的恐惧,像是天生就怕的。

    “高二哥,对不起,我怕蛇,刚刚帮不了你。”夏晓心里歉意道,高稼兴没有被蛇咬还好,可是被蛇咬,她心里过意不去的。

    “没事,你没有对不起我什么,不过你这胆小的样子,还是少进山,山上的蛇多。而且女人逞什么强,回去多吃几块蛇肉,这蛇也没有什么好怕的。”高稼兴抓了两条蛇心情还是不错的,虽然夏晓有些靠不住,但高稼兴也没放在心上,本来就没有多指望夏晓。

    夏晓没说话,心里想,她不可能吃的。上次不知道就算了,但这次知道了,她是怎么也无法下口的。

    “走吧,去我妈那里采草药,看你也是吓坏了。”高稼兴觉得这样也不错,让夏晓知道怕了,下次也不会自己行动。

    夏晓点了点头,跟着高稼兴身后慢慢地走着,但还是左顾右看,就怕哪里钻出条蛇来。

    高稼兴看她那样子,摇了摇头,女生果然就是麻烦。

    一到郑向红的地方,夏晓吓了一跳,“怎么这么多人。”

    “草药不仅能治病痛还能卖钱。”

    高稼兴这么一说,夏晓明白了,同时也有些汗颜,她虽然知道些历史,知道未来发展的优势,可到底生活阅历太少了。

    虽然出来社会工作一年了,但到底缺少锻炼,不经事。

    夏晓以前除了家务就是读书,哪里都没有去过,最多也是同学聚会,旅游更是没有过。读书之外,就是看小说,也没有其它了。

    现在重生到这里,条件虽然艰苦一些,但夏晓却活的非常的充实,比以前还充实。

    “呀,抓到蛇啦。”郑向红很开心地。

    “嗯,运气。”高稼道。

    其它人也是一脸的高兴,甚至还要来看高稼兴布袋里的蛇,高稼兴避开道:“回去再看。”

    “抓了多少条蛇?”有一男的问道。

    高稼兴看了他一眼道:“能多少条,就一条,你以为我专门捕蛇的。”

    夏晓有些奇怪的看了高稼兴一眼,明明就抓了两条,但却说一条。不过想到这是高稼兴抓的,他要留着一条,也很正常。

    谁都有私心,她同样也有,而高稼兴能把一条蛇交给生产队都不错的了。

    “稼兴,你先把蛇带回去呗。”郑向红对着儿子道。

    “不用,我跟你一起采点草药。”高稼兴凑近了郑向红,低声道:“妈,弄点草药泡蛇酒,可以喝,也可以治伤,我看红星生产队那队长家里就有。”

    郑向红眼睛一亮,点了点头,这倒是可以。

    夏晓没有听到母子俩说什么,她看着郑向红采的药草,跟她面前的有些像,当即蹲了下来拔。

    “这是金银花,要采这种。”郑向红给夏晓介绍着,“还有凤尾草,土伏苓能采多少采多少……。”

    夏晓跟着学采草药,而比起夏晓,高稼兴显然熟练一些,都不用郑向红都知道怎么采了。夏晓看到很多男人的也跟着采,每个人背着一个背篓,要是装不下了,就用藤条编织篮子来装。

    大家一起干活的时候,是特别有劲的,而且一**人说说笑笑的,感觉时间过的特别的快。

    到了中午,大家都吃自己带的红薯,有的舍不得吃红薯,就吃山里的野果这些充饥。

    很快到了下午了,很多人就去看他们设的陷阱,夏晓和高稼兴设了好几个陷阱,但他们的陷阱里一个猎物都没有。

    有些人套到了山鼠,还有套到鸟的,高嫁兴的收获就是蛇。

    “夏晓,你怎么了?”郑向红问着夏晓,平时看夏晓跟儿子走的近,今天却离这么远。

    高稼兴瞥了夏晓一眼,道:“她怕蛇。”

    郑向红一笑,“女人怕蛇很正常的,大多的女人都怕蛇,我以前也不爱这些软软的东西,看到就发毛,现在看多了倒是不怕了。在这山沟里住着啊,最能练胆了,以后你看多了,慢慢就不怕了。”

    夏晓讪讪一笑,也许吧,她也希望她不怕,能克服内心对这些生物的恐惧感。

    夏晓望着山中的景色,她喜欢现在空气,只觉得这里的空气都是香甜的,晚上的月亮又圆又大,满天星星一闪一闪的,又亮又好看好。

    不像后世的天空,都是灰霾一片的,反正夏晓长大后,就很少看到月亮和满天星星,很少看到美丽的天空。

    所以现在夏晓是喜欢这里的天空,喜欢这里的水质,但这个年代的农村里,也有太多的不便利。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16376 
财富
3385323  
积分
1131208  
在线时间
40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0-17 
第49章 寄信
这一天的蛇肉,夏晓一块也没吃,高稼兴捧了一碗蛇肉汤到她的面前,她也拒绝地摇头,怎么也不肯吃。

    “我不吃。”夏晓现在也不缺肉吃,而且也不敢吃。

    高稼兴定定地看着夏晓,只说了两个字,“出息。”就走了。

    夏晓沉默不语,杨雪华走了过来道:“怎么,不敢吃蛇肉。”

    夏晓摇头,“不敢。”她现在都怕晚上做梦会梦到蛇,可惜大家一个宿舍,抬头不见低头见,根本没啥秘密,她不能躲到空间里睡觉。

    “我以前也不敢,但现在敢了。”杨雪华坐在夏晓的身边,道:“你是没有经历过苦,不过现在生产队好一些,我们刚来的时候,生产队里有些排外的,哪里都是这样,本地人总是不待见外乡人的。而且城里人也看不起乡下人,所以那个时候有不少矛盾的。生产队的人并不是很喜欢我们这些知青,妇女主任的李胜美可没少挖苦我们,你现在看的都是好的了。听说第一批知青才苦呢。”

    夏晓一直听着点了点头,对乡下人的来说,城里人就是下来跟他们抢吃的,所以知青勤快一些还好,不勤快躲懒那些是不被待见的。

    原主手脚慢,年纪小体力也不行,都被嫌弃了。夏晓重生过来也没好多少,成天被李胜美她们针对着,她们不会打你不会骂你,但说出来的话挺难听的。

    而且身为一个外乡人,被本地人排斥的感觉很不好,所以知青才要努力融入集体里,不然没法生存了。

    “那个时候饿的,我觉得看到虫子都想烧来吃下去那种。”杨雪华说着。

    夏晓光想就有些反胃了,但看着杨雪华的表情,却莫名的心酸。

    “雪华姐,你家人没有寄钱给你吗?”夏晓问道。

    杨雪华看着夏晓,“你以为谁家都像你家这么好啊,我们是出来支持国家建设的,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我们已经是成年人了,家人都不再给帮助了,除了路费。不过来的时候,我妈有给我钱了,但那个时候也没有想到后来那么困难,把钱给用完了。”

    夏晓想到了原主信封里的钱,突然感动起来了,原主家人口这么多,把粮票给了原主,家里是不是很困难。

    毕竟现在是三年自然灾难时期,再想到自己到现在还没有收到家里的信,夏晓有些担心了。

    “怎么了?”杨雪华问道?

    “还没有收到家人的信。”夏晓道,杨雪华她们都已经陆续收到了家里的来信了,但夏晓的还没有。

    “可能迟一些。”杨雪华道。

    夏晓点了点头,心里想的是,家人这么关心她,就算家里真的有什么事,也不会告诉她吧,估计是报喜不报忧的。

    夏晓想到了自己卖了山鸡赚到的钱和粮票,对着杨雪华道:“雪华姐,我先回宿舍了,想给家里写封信。”

    “你吃饱了吗?今天看你吃的很少。”杨雪华问道。

    夏晓点头,“我吃饱了。”现在她根本饿不着。

    跟杨雪华告别后,夏晓就回了宿舍写信,然后把所有的钱和粮票布票还有油票都夹在信里面,告诉家人她在这里过的很好,让家人不要担心了,也不要再给她寄钱了。

    第二日一早,大家同样进山,但夏晓就跟王爱华请假了。

    进了空间后,夏晓先去了熊洞,公黑熊一看到她就给两只山鸡,还有一块肉。

    夏晓照例放了点泉水在瓦罐里,母黑熊提了提瓦罐跟夏晓啊啊啊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夏晓不明白,但石头明白了,当即道:“她是问你还有没有这样的罐子。”

    哦,夏晓点了点头,又从空间里拿了一个瓦罐给母黑熊,就见母黑熊拿着瓦罐进洞,不一会就出来了。

    把瓦罐交给了夏晓,夏晓一看,有些不解,但很快闻到了瓦罐里的味道。

    “是蜂蜜。”夏晓惊喜了。

    “熊本来就喜欢吃蜂蜜。”石头道。

    “真是太谢谢了。”夏晓决定了,一会到县城买多几个罐子给黑熊一家装东西。

    拜别了黑熊一家,夏晓就来到了县城了,上次卖了四只山鸡,空间里还有三只,现在又得了两只,就五只了。

    夏晓拿了两只到年轻少妇家,换了粮票和布票还有油票,想一起给夏家寄去,但想到自己一次拿了太多的东西出来,会引人怀疑,所以夏晓把钱拿了出来,把一部分的粮票,还有油票塞进去了,布票倒自己留着。

    她在信里的借口是,她从救了一个外地的妇人和孩子,这是人家答谢她的。

    希望夏家平平安安的,没有什么事发生,希望哥哥也平平安安的。

    夏晓顺利地把信寄出去之后,又买了几个铁罐瓦罐,送去黑熊洞里,才回了生产队。

    却发现,队里一些人都从山里回来了,她们并没有像昨天一样在山里待一整天。下午,夏晓和郑向红一起干活,就听到有人喊着,“郑向红。”

    “婶子,叫你呢。”夏晓对郑向红道。

    “在这呢,啥事啊。”郑向红问道。

    “你女儿来找你了。”

    郑向红一听,脸上也笑开了,对着夏晓说了两句,便走离开了。

    但没有多久,郑向红又回来了,脸上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夏晓有些奇怪,“婶子,高姐姐不是回来了吗,你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

    “回来显摆的,看的就来气。”郑向红表达了她的不满。

    “高姐姐能显摆也是好事啊,要是回来哭,你还不得担心了。”

    夏晓话一落,郑向红叹口气,“也是啊,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的一块肉,要是过的不好,也心疼。”

    “那就是了。”夏晓知道郑向红虽然对小女儿失望,但到底是自己的女儿,也没法狠心的。

    “郑向红,永芳怎么了?”有人便出声问道。

    郑向红道:“说志光升职了。”

    “呀,这是好事啊。”当下众人都羡慕着郑向红,“你啊,有一个嫁的好的女儿,享福着呢。”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都夸郑向红眼光好,把女儿嫁的好,却不知道郑向红小女婿是高永芳自己看上的。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仍懷著畏懼,但依然做出符合自己價值觀的選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