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868 | 浏览:2401438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大帝姬》作者:希行(正文完)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最后的秘密        第九十八章 不需

    相比于长安城的喧嚣,京城反而显得平静,薛青在这里生活的时间短,因为状元身份她人尽皆知,但接触的人并不多,相比起来,这条街上的人们对知知堂更熟悉。

    哗啦声响,门头的匾额摘下来,匾额并不重,官兵一个人就举起来,然后轻松的往一旁的车上一扔。

    哐当一声,让旁边围观的人们颤了颤,有两个孩童忍不住要迈步上前,被大人们及时的揽住,紧紧箍在身边。

    官兵进出,另有一群年轻人背着包袱走出来,包袱有大有小,有个最夸张的堆的高高如同一座山....

    “看什么看,这些都是搜过的,没问题的。”张双桐道,“我的衣服饰品多。”

    门口的官兵收回视线不理会他。

    “张大人。”一旁的将官道,“还请多多谅解啊。”

    张莲塘并没有收拾大包小包,他另有住处,这是张家的房产此次封用必然要过来。

    “这是好事。”张莲塘道,指着站在门外的年轻人们,“我们在这里是为了读书,如今朝廷破格允许大家去国子监读书,这是天大的好事。”

    “是啊,国子监可比我们这知知堂好多了。”楚明辉道,“我楚明辉能进国子监真是光宗耀祖。”

    “只是不知道进了国子监还用不用天天搜检?”一个年轻人轻声细语道。

    “当然用啊,薛青跟我们一起读过书,也在国子监读过书。”又一个年轻人认真道,“国子监可是有几千人的,一天两天可查不完。”

    这些年轻人或者似笑非笑或者阴阳怪气吹捧道谢,将官只当听不到不理会。

    张莲塘待他们说完了,道:“不要说笑,快去读书吧,能读书总是好事。”

    年轻人们便转身迈步上马车,看到街边围着的民众尤其是大大小小的孩童们又停下来。

    大人们知道轻重藏起了情绪,孩子们忍不住流露不舍悲愤惊惧。

    “虽然知知堂关了。”楚明辉看着他们,板着脸道,“你们这些小家伙们也要继续读书,我有空会回来查你们的。”

    几个小童便哇的哭了。

    “我们去哪里读书。”他们哭道。

    知知堂虽然没有说让别人一起读书,但白日门窗不闭,又重金请京城名儒来讲课,任何人都可以旁听借阅书籍,尤其是夜间灯火不熄灭,多少穷人家来此借光读书,

    虽然知知堂在这里不到一年的时间,四邻街坊已经熟悉的离不开了一般。

    就如张莲塘方才说的能读书总是好事,现在这好事没了。

    年轻人们坐车离开官兵散去,街边的民众们看着上了锁没了门匾的屋宅再忍不住喧哗。

    “为什么封了知知堂啊?”

    “他们都在京城,咱们天天看着,没有作乱啊。”

    “因为他们是薛青的同学。”

    “那也太过分了...”

    “你们听说了吗?外边闹起来了。”

    “啊我也听说了,说薛青不是逆贼,是真帝姬,宋元取代了秦潭公窃国...”

    “我的亲娘啊....”

    “快别乱说,小心把你也当同党抓起来。”

    虽然不让乱说,但这种骇人听闻的消息还是席卷了京城。

    通往宫殿的路上官员们面色沉沉,没有任何交头接耳,只听得脚步声踏踏。

    “这些绝不是随意盖上的印章。”殿内宋元看着几案上摆着的兵书,“这分明就是传递的信息。”

    围着的官员们已经看过了,纷纷点头。

    “这个知字,一定跟知知堂有关。”一个官员说道,“那郭子安也承认。”

    “他说那是他自己刻的,因为那时候想要去知知堂读书,但因为跟薛青的过节而没有去。”另一个官员看着审讯的文书道,“长安府京城以及曾经与薛青同学的那些人所在都没有再发现这种印章。”

    “郭大老爷已经在来京城的路上了。”一个官员道,“郭家以及其亲族都搜查看管起来了,也没有发现印章,他们都表示不知道此事。”

    “没有发现并不表示就没有。”宋元道。

    宋婴的声音响起。

    “既然他们不知道,也没有发现有印章,就不要惊扰他们了。”她道,放下手里的奏章。

    众人看着宋婴。

    “解铃还须系铃人。”宋婴道,“把郭子安带京城来,他的事问他一人便可以了。”

    “殿下这事非同小可。”宋元道。

    宋婴道:“这事没有什么,不用让民心惊乱,知道她有同党这件事以及同党可能是什么人,就可以了。”

    就可以了吗?不要证据,不需要查出一个个具体的人。

    “有首才为党,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宋婴道,再次拿起奏章。

    ......

    ......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啊。”

    郭怀春一声喃喃,看着面前的碗筷叹气。

    亲随推门进来,昏昏室内忙点亮了灯,看着桌上未动的饭菜,再看坐在那边的郭怀春,劝道:“老爷,饭还是要吃的,如不然没有力气。”

    郭怀春道:“有力气又有什么用。”

    亲随道:“至少得去看一看子安少爷吧,更何况还不只是子安少爷,一大家子人都指望着老爷呢。”

    郭怀春忽的笑了,道:“其实吧,他们不知道,我其实并不能护着他们,本就是给大家招来祸患的。”

    以前不明白,现在亲随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当初郭怀春收留五蠹军带着的薛青,一旦被秦潭公发现,郭家必然族灭,这是郭怀春一个人的选择,郭家的其他人并不知道。

    “至于宝儿啊子安啊子谦啊,也是要在必要的时候推出去挡祸送死。”郭怀春道,“我早就准备好了。”

    这一天终于来了。

    他们正在赶往京城的路上,由官兵押解,不,应该说是护送,郭怀春现在尚未定罪也不是嫌犯,朝廷的态度很亲和,但要被押解进京的郭子安就不同了。

    这一次郭子安是不可能活着出牢房了。

    “这一天终于来了,只是跟我原本预想的不太一样。”郭怀春说道,嘿嘿笑起来,笑着笑着伸手掩住脸。

    从指缝里钻出的怪异的笑声在室内回荡。

    亲随跪下拉着他的衣袖,声音哽咽。

    “老爷,子安少爷是没救了,但其他人还得想办法啊,老爷,你得想办法啊。”

    郭怀春手掩着脸摇头。

    没办法了,没救了,认命吧,这就是命啊。

    .....

    .....

    明媚的日光穿透窗户落在室内,一只手抬起晃动,手里的一张纸条便随之舞动,明暗交汇中可以看到其上两个字。

    “切断。”

    薛青仰头看着字条。

    “小家伙们还挺厉害。”

    有人推门进来:“铁梅啊,吃饭了。”

    薛青应声是,将手中的纸条一团一搓,人也从临窗的床上起身,拍了拍衣裙,纸屑散落。

    “今天吃扁食啊。”她说道,看着老妇端出的一大碗,欢喜的眼睛弯弯,伸手捏起一只扁食扔进嘴里,“好吃。”

    老妇也是笑的眼睛弯弯:“好吃就多吃点。”

    一碗扁食薛青很快吃完走出来,院门外马儿发出喷嚏声甩动尾巴,男人们在树荫下或者站或者蹲着说笑,见她出来便停下看过来。

    薛青将手展开头晃了晃活动下,接过一旁老妇递来的披风,道:“好了,启程。”

已有 1 人评分财富 收起 理由
yftd0723 + 1

总评分: 财富 + 1   查看全部评分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最后的秘密        第九十九章 临门

    绿荫围绕黄沙道城,这是黄沙道最舒服的时节,春风沙退,炎夏未到,站在城墙上值守的兵士环视四周,紧绷的面容也忍不住变得柔和,直到看到黄沙道遗址。

    荒芜的黄沙道遗址在一片浓绿中格外的扎眼,远处更有一片刺目的凹陷,那是塌陷的皇后陵。

    兵士的面容重新紧绷,手中的腰刀也握紧,身后的城内传来嘈杂。

    “....已经这么久不下雨了...”

    “....这是皇后娘娘发怒了啊...”

    “....小容姑娘还被关着呢...”

    “....这是要怎么样啊,这么大的事,官府怎么不管...”

    兵士没有回头,这是城里的民众又惶惶不安了,片刻之后身后传来脚步声铠甲哗啦声。

    “不许聚众,都散开。”

    “神迹秘事不得妄议!”

    兵士的呵斥声让嘈杂更甚,但在官府以及兵器的威压下民众很快散去,街上恢复了安静,一旁的车马店里大黄牙探头看。

    虽然不许聚众以及四面城门紧闭,但城里的生活还保持着日常,并没有禁止人们走动,商铺也都开门,只不过人们都无心逛街吃喝买卖。

    “城外兵马好几层呢,不知道要闭城多久。”车马店老板在大黄牙身后低声道,“生意没法做了。”神情忧虑回头看空荡荡的客栈。

    大黄牙却没有半点忧虑,道:“眼光别这么短,以后生意可就大了。”虽然已经过去很多天,想起来神情依旧激动,“亲眼看到皇后娘娘显灵啊,我这一辈子的生意不愁了,我们黄沙道的生意不愁了。”

    客店老板看他一眼道:“生意?要是没有了黄沙道呢?”

    没有了黄沙道?大黄牙回头看他。

    客店老板看向街上战战兢兢走过的人们,不远处紧闭的城门,以及铠甲森严的兵士,轻叹一声。

    “能让一个黄沙道变成遗址,就能让第二个黄沙道也变成遗址。”他道,抬头看日光明媚,“天,翻云覆雨啊。”

    大黄牙嗤声:“你少来学那些文人悲春伤秋,黄沙道可是天显灵之地,谁也灭不了它。”转头扶着门框看着外边。

    他知道客店老板的担忧,这也是黄沙道民众的担忧,不是因为这次皇后陵又塌陷,官府应对产生的担忧,事实上,他们黄沙道民众一直都担忧,从那场大火之后,看着这眼前的遗址,日日夜夜时时刻刻战战兢兢.....

    他们会不会是下一个恶灵?

    这个黄沙道会不会也变成一个遗址?

    没有人知道,只有天知道,神明知道。

    所以他们只能信天,只能紧紧的抓住神明。

    皇后娘娘显灵了,皇后娘娘守着黄沙道呢!

    大黄牙咬牙狠狠:“它,灭不了。”

    城门前一阵跑动,紧闭的城门打开了,要开门了吗?大黄牙和客店老板都瞪眼站直身子向外迈了一步,跑动的官兵们已经将城门关上,一队风尘仆仆的传令兵纵马疾驰而过。

    ......

    ......

    黄沙道的大牢里没有喧嚣嘈杂,不论时节内里始终是阴冷,没有其他牢房里的哀嚎泣怨,这里一片死静。

    脚步声打破了死静,狱卒们跑动,锁链哗啦响,牢门被他们恭敬的推开,黄沙道驻军将官沉着脸走进来。

    牢房深处郭子安已经不再被绑在刑架上,守着的也换成了狱卒们。

    皮靴在牢房内停下,将官居高临下看着躺在枯草上的郭子安,年轻人面色惨白闭目,一片片黑红的污迹的囚衣紧紧粘连在肌肤上,似乎嵌入皮肉中。

    “我让你休息这两日,免得你还没进京就死了。”将官冷冷说道,“郭子安,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是不是薛青的同党,谁给你们传递的消息,还有谁参与其中。”

    枯草上的郭子安一动不动恍若昏死。

    将官看了眼身后,探头探脑的狱卒们立刻退了出去,牢房里只剩下将官,他屈膝蹲下来,看着郭子安。

    “郭子安,其他的你不说也罢,只要你承认你是薛青的同党。”他的声音低沉,“我给你一个痛快。”

    面前的年轻人依旧没有反应。

    “你要知道进了京城可不是皮肉之苦,进了那里的牢房你求死不能求生不得。”将官道,“刑部牢狱的手段你也听过,当初段山....”

    说到这里,昏死的郭子安忽的嘿的笑了,将官不由怔了怔。

    “你笑什么。”他皱眉道。

    郭子安睁开眼,惨白的面容映衬下,一双眼满是红丝,看着将官没有说话。

    “段山是死了,但他的手段可没有死。”将官道,“郭子安,你跟着我这么久,我....”

    郭子安干裂的嘴唇动了,打断了将官的话。

    “我不是同党,我什么都不知道。”

    声音虚弱无力,但将官听得清晰,这些日子反复都是这句话,就算不出声,看着嘴唇蠕动他都能知道,将官神情冷冷看着面前的年轻人一刻。

    “好,京城的命令已经来了,今日我就送你进京。”他说道,站起身皮靴重重的向外走去,身后始终再无声息。

    走出阴暗的牢房将官看着满目的绿荫,道:“我不知道该佩服他还是....”

    这种宁死不屈的年轻人在军中是最优良的品质,但奈何为贼....

    明明有大好的前途,为什么非要自毁?现在的年轻人他真是看不懂。

    “将他押解进京。”他道。

    门外守着的兵丁们应声是,这边刚要动作,空中突然传来尖利的号角,虽然黄沙道城紧张的气氛已经很久了,但陡然响起这号角,将官还是忍不住打个战栗。

    “什么?”他道,神情惊讶。

    他并不是不知道这号角声是什么,任何一个兵丁都知道,更不用说身为将官。

    这是敌袭的警报。

    不过西凉无战事,境内无叛乱,又不是边境,除了练兵的时候很少听到。

    现在没有练兵,为什么....有敌袭?

    号角还在持续,刺耳,将官一个激灵,看向身边呆住的兵丁们,怒吼,“发什么呆!你们都傻了吗?”

    兵丁们被这顿喝回过神,纷纷快速的跑动起来。

    黄沙道城的大街上已经到处都是兵马奔走。

    ......

    ......

    “胡将军,胡将军。”

    黄沙道知府在一众官员的拥簇下急匆匆的走上城头。

    “是西凉人吗?”

    将官道:“西凉人要是能打到我们这里才被发现,半个大周就亡了。”

    也是,黄沙道不是边境,重重兵马之下西凉人不可能悄无声息的杀到了这里,知府松口气,又提气:“那是什么人?”

    凝目望去越过荒芜的黄沙道遗址,再远处四五里隐隐可见一队人马,人数并不多,三四百人。

    因为皇后陵再次塌陷,黄沙道城外增布了兵马,设了三个堡寨,这三百多人,是怎么避过来到这里的?他们又要干什么?

    “我们上前喝问,但不待近前就被他们打下马了。”一个官将说道,将一只箭举起来,“用的是这个。”

    打下就打下了,还管用什么兵器吗?知府皱眉看过去,神情微微惊讶,这是一只很常见的箭,但没有箭头。

    “不伤人?”知府很快明白了,更加惊讶道,“那这些人要干什么?”

    这官将道:“他们要我们.....投降。”

    投降?为什么?因为这三百人?

    众人的视线再次看向远处,见那三百多人开始逼近黄沙道城,他们的速度并不快,看上去轻松随意闲庭碎步,但慢慢的移动却气势逼人,恍若捕食的野兽,他们散开,聚拢,如剑慢慢举起,又如大网徐徐拉开......

    他们明明只有三百多人,马蹄踏动如同前千人奔驰,步调齐整,气定神闲,威武逼人....

    城头上的官兵们身子绷紧,城门下的兵阵微微的躁动。

    “他们是兵。”胡将军道,神情肃重,“他们是训练有素的兵,不是乌合之众的匪贼。”

    知府的视线落在那三百人身上,他们统一的黑色的布袍恍若变成了铠甲,他们的马匹比黄沙道驻军的马匹还要雄峻。

    他们是什么兵?

    不管他们是什么兵,都不能让他们这么耀武扬威下去了,乱了军心,前方的军阵说不定真的要投降了。

    “拿下他们!”胡将军道。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城墙上号令启动,城墙下早就列阵的骑兵奔驰而出,马蹄激烈,踏地震动,这是足有千人的骑兵,对阵根本就不需要讲什么公平,就要用碾压的兵力将敌人尽快解决。

    站在城墙上可以看到千人的骑兵扇形散开宛如一只手掌,铁蹄踏起沙土尘烟滚滚,要将迎面来的三百骑一巴掌拍死。

    与此同时城墙上狼烟点燃号令堡寨出兵,这是要前后夹击。

    “无声无息的到了城门,必须雷霆之势把他们歼灭,否则军心不稳。”胡将军道,他的面色很难看,大约是行军打仗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这种丢人的事。

    军心如何知府并没有多想,他自己的心的确不稳了,感受着大军出击的震动,视线牢牢的落在那三百骑,在滚滚如雷扑来的骑兵面前,他们竟然还保持着先前的步调,闲庭信步,居高临下......

    他们的速度加快了,就像终于出手的狮豹,迎向比自己多出两倍的猎物.....

    马蹄如雷,呼啸如狂风,尘土飞扬如烟。

    知府不由扶住城墙瞪大眼,看到交汇在一起的双方,那三百骑如小溪入海,但却并没有瞬时被吞没,而是在大海中陡然击荡分成无数细流,搅动,所过之处瞬时倒下一片,然后像巴掌缝隙中渗出的泥沙.....

    “他们穿过军阵了。”知府喊道,伸手指着前方,声音拔高颤抖,“他们过来了!”

    根本不用他提醒,城墙上每个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胡将军上前一步,扶着城墙的手重重的一拍,战鼓响起,被甩在身后的黄沙道守军在一片混乱中重整军阵追击,留守在城门前的军兵则随着战鼓迎向,两面夹击.....

    但那三百骑兵分散如溪流,在阵前蜿蜒,将涌涌而来的兵马分割如同水田....

    看着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不断落马的兵士,胡将军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这些人不仅军阵,马术厉害,他们个人战力也极其的厉害。”他说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大人,他们逼近城门了!”身边亲随们喊道。

    那些溪流蜿蜒,不知什么时候又汇集到一起,越过了两层军阵,城门前只余下一层军阵了。

    “拦不住他们了。”知府喊道,适才一场冲击过后,在他看来不管城门前还有多少人的军阵都比不过三百人。

    “拦不住,他们也攻不破城门!”胡将军喊道,又转头喊亲随,“堡寨的兵马怎么还不来!”

    是啊,狼烟已经放了,按理说即可就要出兵前来,怎么远处半点动静也无?

    话音未落城墙上有官兵们跑来。

    “大人,大人西城门那边也有三百人袭来。”他们喊道。

    竟然!对方先前后夹击了!

    胡将军一拍城墙,刚要喊号兵,城墙上的兵士们先喊起来。

    “他们停下了!”

    停下了?胡将军一怔看去,知府也扑到了城墙边,果然见那三百人的队伍停下来,前方军阵待动,身后军阵追击,他们却如同凝固一般,马儿稳稳站在原地。

    站在城墙上俯视,在两面乱动的军马中这三百人如同一块孤岛。

    这孤岛让待冲过来的前后军阵放慢了速度,似乎畏惧又似乎犹豫不知所措。

    “干什么?”胡将军道,然后看到那静止的三百骑中一匹马得得走出来。

    此骑走向城门前千人军阵,抬起头看向城墙。

    距离已经很近了,站在城墙上能看到他的样子,或者说,她的样子。

    那是,女子。

    她的装束很简单,一身黑衫,乌发束扎,如果不走出来根本就分辨不出。

    “喂。”

    她的声音也清脆响亮的传来。

    “我是薛青。”

    薛...青!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64867  
精华
帖子
156 
财富
8407  
积分
1606  
在线时间
4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30 
最后登录
2018-6-21 
记号一下。。。。。。。。。。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最后的秘密                第一百章 闯阵

    薛青。

    果然在黄沙道。

    城墙上一片死静。

    这个名字他们不陌生,自从皇后陵再次塌陷,他们排兵布阵安寨设卡,城里城外挖地三尺,就是在寻找薛青,他们相信皇后陵塌陷肯定跟薛青有关。

    但当薛青真的出现在眼前的时候,竟然觉得,不相信,甚至一瞬间不知该做什么怎么做。

    拿...拿下!逆贼!

    知府和胡将军在一瞬间的呆滞后,声音从胸口上涌到了喉咙....

    但有声音比他们早一步。

    城门外马儿打着喷嚏刨蹄,马上的薛青握着缰绳再次扬声。

    “或者说,我是宝璋帝姬。”

    知府和胡将军到了嘴边的话被砸了回去,神情再次凝滞。

    这句话他们也不陌生,在朝廷邸报上,在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传单上写着的话,这话他们不多看也不多想,就听命行事便是。

    但当这句话在耳边响起的时候,却又觉得不知道该怎么想,怎么看,再次不知道该怎么做。

    有声音给出了答案。

    “所以请打开城门,迎接我吧。”

    打开城门....胡将军一个激灵醒过来。

    “不,不行。”他道,随着声音出口,身子挣脱僵硬的束缚,看着城门前马上的女孩子。

    她如同身后的三百众男人那般,只穿着简单的布衫,但又不同,那群男人虽然布衫却拿着各种兵器,而她手中空无一物,一双手握着缰绳,似乎第一次骑马怕掉下来。

    所以那些人是护送她冲过军阵临近城下,然后让她喊出这句话来蛊惑军心。

    “宝璋帝姬在朝堂。”知府的声音已经响起,“你休要胡言乱语!快快束手就擒....”

    他的话说到这里,胡将军打断了。

    “拿下!”他喝道,指着城门前的女孩子。

    拿下!厮杀之中刀枪无眼,不是劝降,而是拿下,朝廷的命令是搜捕,但军中接到的命令是,逆贼当诛杀无赦。

    号令兵举起了令旗,身后又有喧哗传来....

    “大人大人..”

    是西城门那边的传令兵,失守了吗?

    “大人,他们冲阵逼近了城墙。”

    逼近城墙又如何?黄沙道的城墙高深厚,没有几千人休想谈攻城,更何况几千人也不一定能攻下来,黄沙道驻军也有万人呢。

    “不是,大人,他们没有攻城。”

    那干什么?胡将军忍不住回头,也像这边这样站定不动了吗?

    “他们。”传令兵抬起头,手中握着一只竹箭,竹箭上绑缚着一张纸,此时已经裂开摇摇欲坠....“往城里射了这个。”

    这个是什么?胡将军伸手将纸从箭上扯下来。

    .....

    .....

    张弓搭箭,这三百骑的动作很快,搭箭快,箭矢飞的快,但这对于城墙上守兵没有太大的威胁,他们矮身用城垛用盾甲防护看着头顶上一道道白光闪过.....

    有些箭矢落在城墙上,大多数都越过城墙飞入城中。

    一个举着盾甲奔走的兵丁被一支箭矢射中,发出一声嚎叫,人也跌跪在地上,但疼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厉害,他不由看向自己的胳膊,这只箭有些奇怪....

    “他们退了!”

    外墙这边的兵丁们忽的喊道。

    退了?

    躲在盾甲后的兵丁们起身看去,果然见那群人如来时般快速的退去。

    他们不是来攻城的?是来吓唬人的吗?

    噗的一声,受伤的兵丁将胳膊上的箭矢拔了出来,伤口血涌,但...这是一只竹箭,而且没有箭头,箭身上裹着一张纸,随着箭矢飞出力度将纸张展开,半悬在箭上,血染红了一片。

    “这是什么?”他停下痛呼,问道。

    围来本要救助他的兵丁们停下动作,没有铁箭头的箭杀伤力小了很多,被射伤胳膊的兵丁自己都不再痛呼,大家的视线都落在纸上。

    哗啦一声,有人扯下这张纸。

    ......

    ......

    三百多只箭矢越过城墙飞入城中,街上随着先前的号角声已经清空,所以并不会伤到人,竹箭乱乱的跌落,但其上携带的纸也有很多没有落在地上,而是在半空中撕裂,薄薄的纸张解开了束缚,呼啦啦的乱飞,飘过街道,屋檐,向城中散去。

    “这是什么?”

    有人在窗户探头,看着院落上空翻飞的纸张,关门闭户能阻止人从外边冲进来,但却不能隔绝天上,看着纸张撞到院中的树枝上哗啦啦的飘动,此人忍不住好奇的向门边走去。

    屋内的妇人抱住他的胳膊:“他爹,不能出去啊。”

    当敌袭的号角吹响的时候,满城惊乱,躲避在家中,感受着地面的颤抖以及厮杀的喊声,不知道敌人是谁,战况如何,更不知道城是否守得住,年轻的人惶惶没有具体,年老的却能描述真切的恐慌。

    “二十几年前,西凉人杀入大周境地深处,我见过一个城池被攻破后的场景。”

    “城破就屠城,连牲畜都不放过啊。”

    屠城吗?就像先前黄沙道城被大火焚烧那样吗?那其实也是屠城。

    所以说,黄沙道城又要变成一个遗址了吗?

    “真要城破了,咱们这屋门又有什么用。”男人叹气说道,“不如临死前无憾吧。”

    无憾当然是不可能的,但对于眼前来说,最大的疑问从空中跌落进来的纸是什么,倒是能够解决这个心愿。

    男人推开妇人走出门,伸手踮脚从树枝上扯下这张纸。

    .....

    .....

    城门附近的大黄牙则跑出了门,从街上捡了一只箭,在车马店老板紧张的注视下快速的跑回来,门被砰的关上。

    “你个眼尖的,这上面有什么?”老板喘着气紧张的问道,“非要跑出去,射死你怎么办?”

    大黄牙看着手里的竹箭,道:“死不了,连箭头都没有。”

    的确是没有,老板看着大黄牙手中的箭,奇怪,那是做什么用....

    这只箭上卷着纸还没来得及撕裂就跌落在地上,随着晃动哗啦响,大黄牙伸手扯下纸。

    “做这个用的。”他说道,“大概就跟贴告示差不多。”

    贴什么告示?老板还没问,大黄牙的声音已经响起。

    “我是薛青,我是真宝璋帝姬,我来黄沙道城了。”

    纸上短短一句话,话音落,然后是一片凝滞。

    一阵风吹过,握在大黄牙手里的纸飘动,模糊了视线,发出声响打破了凝滞。

    “我是,薛青,我是真,宝璋帝姬,我来,黄沙道城,了。”

    大黄牙干涩的声音再次响起,一字一顿,手中的纸再次剧烈的抖动起来,响声沙沙。

    “我,我。”他的声音颤颤,似乎喘不上气来再也念不出其上的话,我我了很久,“我,就知道,它,灭不了。”

    伴着这一句话他猛地转身将门咣当拉开。

    车马店老板吓了一跳回过神,你疯了你要干什么还没说出来,大黄牙已经冲了出去。

    招揽了七八年生意,讲解了无数遍黄沙道传奇的声音,在这一刻前所未有的高亢尖利响彻街道,冲开了城内无数紧闭的宅门。

    “皇后娘娘显灵啦!真帝姬来了!”

    “蒙难的真帝姬来了!真帝姬来了!”

    “快出来啊!快出来迎接宝璋帝姬啊!”

    .....

    .....

    城内的喧嚣一阵阵传来,越来越浓烈,握着这张纸的胡将军抬头看去。

    “大人,那些人射出这些箭后就退了。”传令兵的声音也继续响起。

    他们当然退了,他们根本就不是来攻城的,而是蛊惑民众的。

    “来人,来人。”知府从胡将军手里夺过纸,看着上面的话面色惊怒,大声的喊道,“将城里的这些东西都收起来!不许传播!”

    外边被人围城,虽然人数不多,但很厉害,哪里还顾得上调遣兵力去城中搜查,这件事最关键的是……胡将军将竹箭在手中咔吱折断,转头看向城外。

    “拿下他们!”他再次喝道。

    号令兵挥动令旗,城门外原本踌躇的兵马齐动,掀起尘烟滚滚向夹在中间的三百骑围攻而来,如同海水涌涌扑向孤岛,但那三百骑却依旧未动,只有那薛青…..

    薛青催马原地转了一圈,看着前后围来的兵马,再抬头看城墙。

    “喂,你们不给我开城门吗?”她喊道,“那我自己进城吧。”

    自己进城是什么意思?城墙上胡将军和知府神情紧张的看着这女孩子,见她说完那句话,松开手里的缰绳,将手向后一抬。

    “枪来。”她道。

    伴着这一声喊,身后有男人将自己手里的长枪一抛。

    薛青接住长枪催马原地半转,面向城门前的军阵。

    她想干什么?胡将军和知府扶着城墙的手不由攥紧,看着这个女孩子举起了长枪横在身前,薛青会功夫,而且功夫不低他们听说过了,所以她是想……

    啪的一声,耳边似乎有声音传来,胡将军和知府以及看到的人都瞪大眼,那薛青把枪头折断了!

    所以,好大力气?吓唬人?

    “尔等都是我大周的好男儿,好男儿不应该死在自己人手里,我只是要进城,我不伤你们性命。”

    女声清朗送出,枪头一扔,无头的长枪一挥。

    “我来了。”

    原本安静的马儿扬蹄嘶鸣,马背上薛青手握长枪,一人一马迎向军阵,而在她身后那三百骑依旧不动。

    “她要,一人闯阵!”知府扑在墙头喊道。

    这还用你说!谁也不是瞎子!胡将军心里喊道,视线紧紧盯着奔驰的女子,不可能,不,可能!

    双方奔驰,速度很快,几乎是一眨眼一骑就冲入了军阵,马匹带着人如同鱼儿跃入海中。

    军阵中的兵丁虽然惊骇,但军令让他们毫不留情的迎战。

    三柄大刀砍向薛青,薛青半点没有躲避,手中长枪或者说长棍直直的迎向长刀….长棍速度很快,在长刀未到身前点在兵丁的胸口。

    叮叮叮叮,如雨打铁盘。

    不是一点,而是万点。

    随着长枪在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身前挥动弧圈,身前的兵丁们纷纷翻倒,马儿嘶鸣,落地没来得及躲避被踩中的兵丁发出痛呼。

    薛青的长棍未停,借着最后一点,人已经穿过,同时手臂一甩,长棍斜劈向又迎来的兵丁,长棍落在兵丁的肩头,那兵丁发出一声喊叫,人打个旋栽下马。

    这依旧不是一棍,而是万棍。

    薛青长棍啪啪啪的左右挥动,看似毫无章法的挥打,但棍棍不落空,一个个兵丁如同豆子被从簸箕中颠起一般从马上栽下。

    怎么可能!

    太快了!

    太厉害了!

    站在城墙上俯瞰这一幕更为骇人,那黑衣女子恍若一道黑色的光,几乎在一眨眼间冲过了二十丈,所过之处如乱拳砸下一拳一个坑。

    势不可挡!

    而且,她真没有伤人。

    她的长棍点在兵丁的身上,没有穿透,只是将他们戳下马匹,她的长棍劈下来,不是落在兵丁的头上,而是肩头,只是将他们砸的失衡栽下马。

    至于落地后被摔伤被马匹踏伤,那真是神仙也管不了了。

    这比伤人还难!同时她还是在避开自己被伤的情况下。

    身在军阵中的兵丁都是军令控制下麻木的厮杀,可不会手下留情。

    她的速度快,但马匹终究是马匹,受阻,四面围住,伴着呼和一片长枪压下来,如蒲扇顿时遮住了马上人的身形。

    好,拿下她!胡将军在城墙上手攥成了拳头,但下一刻,压下的长枪如花绽开,有人从中跃起,双手横托长棍,脚踩马背…..

    长棍甩起,掀飞了长枪,人在半空中抬脚…..又是一片倒下。

    军阵变得摇晃,癫狂乱跑的马匹,滚落一地哀嚎的兵丁,让远处的兵将们终于从对战的惯性中醒过来,惊骇,不可置信,又畏惧的看着那女孩子。

    那女孩子正踩着一个兵丁的肩头掠动,她没有了马匹,但人却依旧在军阵中奔驰。

    似乎下一刻就冲到他们的面前。

    “大人,放箭啊!”一个亲随喊道。

    这根本就挡不住!

    但放箭也来不及了!胡将军心里也在狂喊,那女孩子已经冲过了军阵。

    远处的军阵也终于冲过来,但却停在了那三百骑前。

    三百骑似乎没有看到他们的到来,只安静的看着这边冲杀的女孩子,他们手中握着长枪已经收起,根本就没有半点迎战的姿态…..

    那他们还战吗?

    军阵踌躇,将官不知所措,马蹄踏踏,没有厮杀….他们的视线也落在了城墙前。

    军阵与城墙还有十丈,没有兵丁的肩头,薛青落地,脚尖轻点,如燕子一般飞速的掠过。

    “放箭!放箭!”城墙上传来喊道。

    弓箭上弦的声音也似乎在耳边响起,薛青已经到了城墙下,城墙高厚重,墙体平整….

    “两辈子的功夫都在此时此刻了。”她喊道,发出一声低吼,手从身后一抽,一根裹着布的铁条叮的点向城墙,同时人也贴上,伴着锵锵锵的身影,城墙的女孩子沿着城墙向上而去。

    似乎攀爬,又似乎平地狂奔…..

    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让城墙下混乱的军阵似乎停下喧嚣,城墙上握着弓弩的兵丁也陷入呆滞。

    一眨眼间那女孩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攀爬上了城墙,伴着一声吼铁条撞城墙人翻身跃起,越过握着弓弩的张大嘴的兵丁,在半空中翻滚,落在了城墙的另一边。

    锵的一声,铁条插入垛墙上,

    “我是宝璋帝姬。”薛青喊道,站立在城墙上撑住铁条,同时手一甩,哗啦一声,缠绕在铁条上的布展开。

    那不是布,是一面旗。

    白底黑字,别无装饰。

    “宝璋帝姬!”

    城门内正从街巷涌出一群群民众,男女老少,跑在最前边的是大黄牙,他恰好听到这喊声,然后抬起头,明媚的日光下,看到站在城门上方女孩子的身影以及随风飘动的旗子。

    他看清了上面的字,他噗通一声跪下来,他嘶声裂肺喊出来。

    “宝璋帝姬来了!”

    在他身后,民众们哗啦一声随之跪到,所有人都抬着头看着城墙。

    “宝璋帝姬!”

    “宝璋帝姬!”

    喊声如雷,响彻城门。

    ……

    …….

    “现在,我是做梦吗?”

    胡将军站在城墙上,看着眼前的一幕,喃喃道。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64867  
精华
帖子
156 
财富
8407  
积分
1606  
在线时间
4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30 
最后登录
2018-6-21 
插旗子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啊,哎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最后的秘密                第一百零一章 霸城
    胡将军记得适才接到了京城的命令,要将郭子安押解进京,让他头疼许久的这件事就算是交接出去了,黄沙道城就能恢复正常了,但他站在大牢外抬头看了眼天,然后就....

    胡将军忍不住抬头再次看天,天色还跟先前一样,但城头却变了样子。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

    胡将军看着城头站着的女孩子,这就是薛青啊,从她出现到近在眼前,不过是一盏茶的时间。

    一切又不仅是快,还有谋还有勇。

    三百骑悄无声息越过了城外几道寨卡,冲过军阵,与此同时另有三百骑从其他城门用箭往城中送了宣告,让民众知道来者是谁,安抚了民心,也鼓动的民心....

    他们的人数不止这六百,胡将军看向远处,狼烟燃起,外边堡寨的驻军始终没有前来,他们当然不可能有令不遵,而是被人阻挡了。

    至于薛青更是如此,胡将军视线再次落在那女孩子身上,单人匹马闯阵入城比起三百骑闯阵要快,当然能做到不容易,更不用说单靠一根铁条这么快的爬上城墙,这世间几人能做到如此?

    秦潭公肯定可以,胡将军毫不怀疑,虽然从未亲眼见过,秦潭公年纪多大了,这个小姑娘.....

    胡将军看着她,那姑娘也看向他,微微一笑,她的相貌清丽,一笑又变得娇俏。

    原来薛青是长这个样子的。

    现在大家都知道通缉告示上的薛青相貌不是真实的相貌....通缉!

    胡将军一瞬间清醒过来,握住腰刀跨步,铠甲撞响。

    “拿下逆贼!”他喝道。

    声音在城墙上回荡,惊醒了震惊中的兵士,盖过了城门下民众的喧嚣。

    知府等官员也发出呼喝。

    城墙上的守兵们举着刀枪盾甲涌涌,弓弩手也将弓弩对准了站在最高处最显眼的薛青。

    “我不是逆贼,我是宝璋帝姬。”薛青道,“你们是大周的官兵,是保护我,保护大周百姓的勇士,你们不能把刀枪对准我。”

    不知道是被先前这女孩子闯阵爬城墙吓到了,还是因为她自称的身份,兵丁们脚步变得缓慢,神情踌躇无措,而城门下跪地的民众们也响起了更大的喧嚣。

    “是宝璋帝姬!”

    “不要伤害宝璋帝姬!”

    所有人都仰着头看着城墙上的女孩子,他们看不清她的模样,但那无关紧要,一个能越过层层驻军从天降临在城墙上的女孩子,只能是宝璋帝姬!是大周天子血脉!是天之子!

    “她不是宝璋帝姬!”知府喊道,“她是薛青。”

    “是,我是薛青。”薛青的声音接过他的话,视线也看向城门前的民众,“我是来过黄沙道的薛青,我是参加君子试的薛青,君子六艺皆榜首的薛青!你们这不是第一次见我,宝璋帝姬一年前就已经在你们身边!”

    她抬手声音更拔高。

    “在黄沙道!”

    大黄牙蹭的从地上跳起来,将手高高的举起:“是的!上一次!一年前,薛青在黄沙道!皇后娘娘就显灵了!”

    薛青在君子试上的风采,大家都看到了,那皇后娘娘是见到了自己的女儿,看到了宝璋帝姬在君子试的风采所以才显灵的。

    榜首,六艺的榜首,这只有天子血脉天之子的宝璋帝姬才能做到!就像今日她这样从天而降一样,这一次皇后陵又塌了,皇后娘娘又显灵了,她又来了,宝璋帝姬又来了。

    “宝璋帝姬!”

    民众们发出喊声,有的哭有的狂喜很多人也都站起来,对着城墙上的女孩子举起手。

    “开城门迎接帝姬殿下!”大黄牙喊道,举着手第一个向城门冲去。

    “开城门!”

    “开城门!”

    在他身后民众们跟着起身向前奔去。

    城门前的兵丁们如临大敌,城墙上的将官们也色变。

    “拦住他们!”知府喊道。

    民众如潮,而且潮水还源源不断,胡将军看向城内,四面八方的街巷里有更多的民众涌涌而出向这边汇集。

    拦不住他们!

    怎么拦?杀了吗?民不匪,杀他们很麻烦!胡将军头大,这件事最关键的不是拦住这些民众,而是拦住她!

    “薛青!休得谎言惑众!”胡将军吼道,自己握刀上前,“逆贼,束手就擒!”

    他跨步跃起,身上的铠甲发出撞击的响声,身材高大看起来笨重的将官竟然一步跨到了薛青近前,腰刀在日光下闪着寒光横斩过来......

    锵啷一声,大刀到了薛青身前,但并没有再近一步,薛青手里握着铁条按住了大刀。

    窄瘦的铁条在胡将军的大刀前就像一根筷子,但这筷子轻轻松松的让大刀无法动弹。

    “不要动。”薛青说道,然后拔高声音,“不要动!”

    第一句是对胡将军以及紧随胡将军围拢来的兵丁们说的,第二句则是看向城门下。

    城门下大黄牙带着民众已经跟兵丁们冲到了一起,呵斥声叫喊声还有被推搡倒下的痛呼声,饶是如此混乱,薛青的声音还是第一时间传入耳中,涌动的民众们下意识的停下来,仰头看城门上.....

    “胡将军,知府大人。”薛青道,视线扫过将官官员们以及兵丁,“还有你们,你们是听从帝姬的命令才这样待我,你们都是大周的忠臣勇士,不知者无罪,我不会伤害你们,你们也不要自伤,这件事很好办,我只要证明我是真的宝璋帝姬就可以了。”

    证明她是真的宝璋帝姬?

    握着刀的胡将军微怔:“怎么证明?”

    日光下握着筷子,不是,握着铁条的女孩子再次微微一笑。

    “当然是,打开地宫。”她道,又补充一句,“用我的血。”

    .....

    .....

    地宫啊。

    是啊,黄沙道有皇后娘娘的地宫啊,皇后娘娘的棺椁迁走了,但地宫还在,而作为皇陵必备的封门黑石也还在。

    皇陵地宫的封门黑石只有大周天子的血才能打开,先帝已经故去,现在这世上能打开皇陵黑石的只有先帝唯一的子嗣宝璋帝姬。

    锵啷一声轻响,薛青将铁条收起背在身后,写着宝璋帝姬的旗子在她身后随风哗啦啦的飘动。

    胡将军握着手里的刀,没有了阻挡,只要再送一步,大刀就能斩断眼前的女孩子,他握着刀,刀有千斤重,手开始颤抖,然后落下....

    “好。”他道,“请验证。”

    ......

    ......

    外边的喧嚣似乎一瞬间停了,躺在枯草上的郭子安睁开眼。

    不动也疼一动更是腐骨的身子忍不住晃动,人要挣扎着起来,敌袭号角响起的时候他们紧张的守在牢房里,后来有人跑进来说了一句什么,所有人都跑出去了....

    再然后在深深的牢房里也能听到外边的嘈杂。

    怎么突然就消失了?结束了吗?

    是她来了吗?

    怎么样了?有没有事啊?这可是一座有万众兵马的城池啊!

    郭子安跌回地上,事实上先前的挣扎起身也不过是他的想象,他只能手动了动,将手指捶在地上。

    黄居呢?

    这个家伙,平时总蹲在这里看他挨打受刑看他被审问昏死,嘲讽驱赶都不走,现在用着他了,又不见了!

    可气!

    夜色降临,黄沙道城内灯火通明空无一人,而黄沙道城外也是灯火通明,整个荒野如同着了火。

    整个黄沙道的人都围在皇后陵,当然被官兵拦在外边,只能踮着脚越过前方重重头顶看去。

    “他们多少人?”胡将军看着面前站着的三个将官,声音哑涩的问道。

    这三个将官形容有些狼狈,这并不是因为清理皇后陵,他们是黄沙道城外的三个堡寨的将领。

    当同意让薛青来地宫验证之后,城门外的对峙便结束了,不久之后三个堡寨的兵马也过来了,来的人马不足一半。

    正如胡将军所料,他们被偷袭缠住了。

    “六百人吧。”三个将官低声道。

    胡将军骂了一声废物,神情复杂的看向另一边,那边亦是火把然然,照着一片军阵,军阵的人们没有铠甲,兵器也并不多,此时被四周的兵马戒备警惕围拢,但他们的神情没有丝毫的不安,也没有先前冲阵的凶悍。

    他们或者低声交谈或者闭目养神,轻松随意,不是不惧而是不怕,或者说把四周的兵马当做自己人,信任。

    “死伤多少?”胡将军收回视线哑声道,又补充一句,“怎么死伤的?”

    “死者有八十人,伤者多一些,四百人左右。”一个将官道,看了眼胡将军又垂下视线,“是迷烟起的时候惊马踏乱,以及冲阵出寨时跌下马被踩.....”

    “不用说了。”胡将军没好气的打断他,甩袖转过身,但又无处可去。

    那边军阵中看不到薛青,但薛青就在其中,现在他不能过去。

    另一边知府等一众文官在聚集低声说什么,现在大家都没心情说话,自己理自己的头绪吧。

    胡将军站定看向前方的皇后陵。

    去年皇后陵塌陷后决定迁棺,朝廷可以正大光明的挖皇后陵,所以避开了入口从两边挖开进入地宫,所以地宫入口一直完好。

    这一次他们只需要清理出入口就可以,凹陷的大坑中无数的兵丁匠人在忙碌,灯火的照耀下恍若一群群蚂蚁。

    一夜无人入眠,伴着夜色褪去天光大亮,地宫入口清理出来了。

    ......

    .......

    薛青看着面前这块大黑石神情有些复杂。

    在她身后除了康年神情轻松,其他人都紧张,知府更是握住了手,然后听到那女孩子叹口气。

    “革命就是要流血啊。”

    什么意思?诸人微微一怔,下一刻就见那女孩子将身后的铁条拔出,举起左手握住铁条然后滑落.....

    血从手缝中流出来,不待众人身子绷紧,那只手便贴上黑石....

    啪的声音响起。

    不是黑石打开了,而是那女孩子跳起来,将手拍在黑石上方一处....

    哎?

    她的人滑落,手贴在黑石上滑动,弯曲,游走,如果站的近的话,可以看到她一根手指在手掌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665 
财富
3622960  
积分
1175078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1 
之下划出一道线.....

    没有人注意这个,在她身后,众人只看着她的背影,晃动,摇摆,衣袖飞扬,恍若起舞.....

    又啪的一声响,手掌再次拍在黑石上,人随之向后退去站定。

    她将血手负在身后,另一只手将铁条举起,

    “芝麻开门。”她声音平静的说道。

    咔吱一声,原本平整一体的黑石如同被雷劈开,这一次没有光亮从内涌出,内里只有黑暗一片。

    薛青安静的看着黑暗。

    身后啪嗒一声,有兵器掉在地上的声音,然后噗通声起铠甲哗啦。

    “臣,见过帝姬殿下。”胡将军跪在地上。

    比他慢一步的是知府,但动作声音比他热闹。

    “帝姬殿下啊。”他跪地高声,声音哽咽,“臣有罪啊。”

    跪地声喊声瞬时四起,官员们兵丁们然后是民众们,整个荒野一片一片的跪地声如浪。

    天地间只有薛青一人站立着,依旧负手背对,手上的血还在慢慢的滴落,沾染了昨日冲阵凌乱满是灰尘的衣衫。

    ......

    ......

    “这不可能!”

    宋元的喊声在朝堂响起,这一次御史中丞没有呵斥他喧哗,大殿里一片安静,所有人都神情惊骇。

    龙椅前的宋婴神情平静看着跌跪在地上的令兵。

    “黄沙道城,失守了吗?”她道。

已有 1 人评分财富 收起 理由
zjxuyq + 2 地宫的设计者是谁?还芝麻开门.

总评分: 财富 + 2   查看全部评分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364867  
精华
帖子
156 
财富
8407  
积分
1606  
在线时间
4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3-30 
最后登录
2018-6-21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