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34 | 浏览:418198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大帝姬》作者:希行(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179 
财富
3428971  
积分
1139480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6 
第40章 手脚
  渭水河边彩旗招展,肩挑手拎推车的小贩或者驻足或者来回走动叫卖,不时有小丫鬟蹬蹬跑来。
  “...来两份米花...装满满的哦。”
  “..梨条...不要梨干啦..不要拿错了..”
  小姑娘们叽叽喳喳捧着各色果子乱钻,有不用伺候的丫头们则聚集在货郎摊前挑拣着珠花丝绢,这里的东西不一定比家里的好,但图的就是个热闹新鲜。
  一些小丫头蹲在荫凉下玩起来,踢毽子抓羊拐你赢了我我赢了你你耍赖莺声燕语,更有不少闲汉聚集四周对着女子们指指点点笑闹,但鉴于各家都有家丁虎视眈眈,并没有太过分的举止。
  如同庙会一般热闹。
  热闹中有呼喝声不时传来,这让人们想起一件事。
  “...蹴鞠赛,输赢如何?”小贩们询问着。
  低着头专注挑拣的女孩子们含糊的应声。
  “...这只绢花还有红色的么,蹴鞠赛?挺好看的...”她们道。
  小贩们知道问错了人,这些丫头们根本就不是来看蹴鞠的,只是来玩乐的,这种对打的蹴鞠原本就不如白打有趣,大家看看少年们看看风景吃吃喝喝,至于蹴鞠,最后知道个谁输谁赢最终结果就好。
  孩子们对这个不感兴趣,那些男人老爷们也没多大兴趣,既然这是一次社交活动,那么对于成年人来说,关注点自然在社交上,男人们按照远近亲疏互相攀谈,家长们则跟知府大人论起府城民事甚至还谈起了诗词文章,妇人们则低语着家事交谈着无关痛痒的但又不可小觑的闲话,只偶尔看一眼场中也并没有看到眼里。
  相比于这些大人们,彩棚下的女孩子们要好的很多,她们都关注着比赛,虽然关注点......
  “..啊啊窦如温!如温少爷踢的真好...”
  “...好什么呀,你眼瞎了啊,明明是孟美少爷拿球呢...”
  “...你才瞎了呢,是如温少爷把蹴鞠传给杜孟美的。”
  这边争执未停,那边又掀起一阵尖阳少爷!”
  原本矜持坐着的柳五儿也站起来,握紧了手里的团扇,几分紧张的看向场中。
  场中白衫绿裤少年正如水一般向一个方向涌去,其中那位柳春阳正带着蹴鞠疾奔,如利箭划破红衫黑裤少年们的屏障势不可挡。
  伴着女孩子们的尖叫声,柳春阳在郭子安撞过来前抬脚,蹴鞠如流星跌入竹门。
  满场飞舞着丝绢鲜花。
  已经冲出彩棚站在前边看的郭宝儿狠狠的将脚在地上踢了下,一把抓下落在头上的花瓣。
  “干什么啊,乱扔什么。”她没好气的回头骂道。
  身后的女孩子们撇撇嘴不予理会。
  “宝儿,看来长乐社这场又要输了。”秦素兰用扇子遮着日光,叹气说道。
  郭宝儿甩着袖子蹬蹬走回位子。
  “真是笨死了,还不如我呢。”她抱怨道。
  “也不能这么说呢。”秦素兰跟上她,一面压低声音,“我听说五陵社特意请了名师来呢。”
  名师?
  随着柳春阳蹴鞠入竹门,站在一旁的两个少年嗨声跺脚,骂出几句脏话。
  薛青依旧坐在长凳上,眯着眼看到正中场边计数数字再一次变化,宽大的黑木板上长乐社红字保持六,而五陵社的白字则增加成八。
  “不用急,能追上来的。”薛青说道,“差距并没有拉大,在逐步接近,而且咱们踢的很稳。”
  少年们看向场中,见已经重新开始跑动的张莲塘等人神情平静,就连一向爱发脾气的郭子安都没有懊恼,只是更精神奕奕的跑动着,大家互相打着手势鼓励。
  一个少年点点头,但另一个少年则微微皱眉。
  “我们是进步不少,但是,我觉得五陵社的玩法不同的。”他说道。
  薛青没有看过他们以前的比赛,所以不明白不同在哪里。
  “他们踢的有些...没章法。”那少年解释道。
  没章法?
  薛青凝神看向场中。
  场中长乐社的少年们控住了皮球,不急不慢的向五陵社的竹门而去,五陵社的少年们围追很紧,但球始终稳稳在长乐社的脚下,楚明辉甚至踢出一个精巧的过肩。
  虽然是对打,不用像白打蹴鞠那般花样百出,但有些技艺大家还是具备的,在这项集体技艺中增添光彩。
  这动作引得彩棚里女子们一阵尖叫欢呼,四周围观的闲汉小贩们也纷纷叫好....难得能看到这些点缀,才有些兴致。
  “宝儿宝儿,这次肯定能进了。”秦素兰用扇子拍着郭宝儿喊道。
  郭宝儿不耐烦的推开她的扇子,视线却没离开场中,带着几分紧张,嘴里念念。
  再进一个球就更接近了...
  楚明辉将制作精良的皮球一脚踢出,前方郭子安穿过一个阻拦自己的五陵社少年接住了球,顿时加速向前疾奔。
  他的个头大身子壮速度也快,一个正面阻拦的少年被撞开无奈的看着他向前而去。
  张莲塘等人忙围护上前跟随。
  “进了进了。”
  站在长凳边一刻也没坐下过的两个替补少年激动的喊道,薛青微微眯眼似乎看着郭子安,但视线却扫过全场,忽的看到那个叫做柳春阳的少年抬手做个手势。
  嗯?
  薛青坐直了身子,就见郭子安身后绿影一闪,旋即郭子安向前栽去,因为速度快以及猝不及防,竟然连翻了两个跟头才趴在地上,球已经滚到一边去了。
  场边发出惊呼,很多人都站起来。
  嗬,薛青心道。
  这变故让场中跑动的少年都停下来,场边替补的少年变了脸色冲上去,彩棚里的女子们也纷纷起身。
  “哥!”郭宝儿也冲了出来。
  秦家两姐妹迟疑片刻跟上来。
  “出什么事了?”
  彩棚里说笑攀谈的男人妇人们也察觉到不对纷纷看过来。
  场中少年们已经围住了郭子安,也将那位五陵社少年围住,但五陵社的少年们也都围上来将自己的人护住,少年们在场中对峙。
  “你绊人!”
  “揍他!”
  长乐社的少年们愤怒的喊道,楚明辉更是掳袖子挥起拳头。
  柳春阳站出来挡住他,视线居高临下。
  “怎么叫绊人了?”他说道,“明明是争抢...是他自己不小心摔倒的。”
  这话让长乐社的少年们哗然。
  郭子安伤的不轻,捂着脚腕不能起身。
  “春阳少爷!”张双桐挑眉道,“太不堪了吧。”
  柳春阳神情依旧高傲不屑。
  “不堪?蹴鞠场上还要讲斯文么?”他说道,“那你们何不去玩白打。”
  张双桐要说什么,张莲塘拦住他。
  “春阳,历来的规矩这可是没有的玩法。”他道。
  柳春阳呵了声。
  “莲塘少爷,你别忘蹴鞠的来历。”他道。
  张莲塘脸色微变。
  .......
  “出什么事了?”
  正中彩棚下李知府问道。
  前去询问的仆从已经进来了,正对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低语几句,那男人便笑了。
  “无妨无妨。”他转头对知府道,“有个少年抢球跌倒了而已。”
  他的话音落,旁边一个穿团锦袍子的男人呵了声。
  “柳三爷,你听错了吧,这可不是抢球跌倒,这是绊人违规吧。”他似笑非笑道,身边也站着一个刚低语完的仆从。
  被唤作柳三爷听这暗讽神情不变。
  “楚明兄。”他和煦道,“不能因为跌倒就说违规,就算是二人有冲撞,那也是在所难免,且应当如此的。”
  说着又看向知府大人。
  “府尊大人想必也知道,这对打蹴鞠原本起源于军中,也是练兵的手段之一,要的就是兵士之间的对抗技艺,既然是对抗,哪有什么该不该的规矩...”
  “虽然不是兵士,但少年相争为赛论输赢,怎么能畏惧跌伤?我关中男儿的血性岂不成了笑话。”
  说到了男人血性上了,那再争执倒是婆婆妈妈,原本要说话的其他人便迟疑一下不再言语。
  李知府看着柳三爷哦了声。
  “如此啊...”他说道。
  .如此就没办法了。
  围在一起愤怒对峙的少年们被场边奔来的几个仆从打断。
  “府尊大人问可还能继续?”他们问道。
  说是询问,其实也可以说是定论了。
  在场的少年们都明白这个意思,长乐社的少年们神情愤愤,五陵社的少年们则带着几分得意。
  “喂还敢不敢比了?”柳春阳扬着视线问道,似乎再看天色,“..现在散场的话,赶得去绿意楼吃饭呢..”
  五陵社的少年们都笑起来。
  “比!”郭子安在地上喊道,一面推开扶着他的同伴,挣扎着起身,“我们马上就要赢了,赢了绿意楼我们请客。”
  他话音落便哎呀一声又跪在地上。
  黑色的裤脚看不出血迹,但地面上有血迹点点滴落...伤的不轻。
  张莲塘皱眉。
  “好了,子安你且下场...”他说道。
  “那我们少一人..”郭子安喊道。
  如此,没有办法了,站在人后的薛青轻轻抚了抚衣衫。
  “我来吧。”她说道。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179 
财富
3428971  
积分
1139480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6 
第41章 上场
  薛青虽然站出来说了话,但比赛并没有立刻进行,毕竟有人受了伤。
  场中的蹴鞠暂停,郭子安被抬下去,两社的少年们各自退回自己的棚子下。
  “打听清楚了。”一个少年跑来低声说道,“他们请了的不是什么名师,而是军中的老兵,说是在军中蹴鞠的好手。”
  兵营中怎么玩蹴鞠少年们也多少听过,闻言都有些愤怒,所谓军中的好手,无非是惯于用不合规矩的手段的家伙….对于他们来说赢球跟杀敌一样,管你什么手段,能杀对方保住自己就是最大的规矩。
  “怪不得我觉得他们这些气势不同了…”一个少年说道,“原来是杀气。”
  “我们可不会这个。”另一个少年皱眉说道,遵从规矩需要训练,不遵从规矩也需要训练,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不要想这个了,继续比赛。”张双桐道,“不就是耍些下作手段,他们也并不敢明目张胆,总不能杀人打人吧,大家机灵一些注意点防范就好。”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那替子安上场…”他接着说道,看向薛青。
  适才在那种场合下薛青主动请缨,勇气可嘉,但是……。
  “…他不行..”郭子安坐在凳子上喊道。
  其他少年们也都看着薛青,神情犹豫不定,薛青蹴鞠的技艺已经得到他们的认可,但那是作为替代,且是第三位的替代。
  “跟五陵社的比赛可不一样…而且他们这次打法也变了。”张双桐道,看了眼薛青…这瘦小的身板,他指了指另一个少年,“富力你替子安吧。”
  和薛青一直在场边等候的两个少年中的一个便挥挥拳头应声好。
  薛青摇摇头。
  “不好。”她道,“我来最合适,你们都不行。”
  咿…这话就有点不太中听了,虽然是自己的队友,但这时憋着一肚子恼火的少年们听到实在是难掩不悦。
  “三次郎,这场上可没机会给你学三次。”楚明辉瞪眼道。
  薛青笑了笑摇头。
  “这个么,不用学。”她道。
  郭子安啐了口。
  这边长乐社的少年们为人选争执,那边五陵社的少年们也在斟酌。
  “技艺好的张远南,杜岱岳游学未归,他们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人。”一个少年说道,看着不远处的红衫黑裤少年们,“我们赢定了。”
  说着又看向台上,站在他们这个位置可以看到知府大人的所在。
  “…没想到知府大人竟然亲自来了…我们这次更要风光。”
  待结束后知府肯定要亲自颁奖见他们。
  “谁让他们找这些穷鬼…”柳春阳杏眼带笑,手指一擦鼻头,“好容易凑足了学费,哪里能为了蹴鞠告假归来..他们以为他们跟云谷一样吗?”
  提到云谷,大家都看向一个少年,那少年笑了笑,他也是在外求学,但三日前快马加鞭赶了回来…..路途吃喝以及马匹的花费是一个不小的数目。
  他抬袖子擦了擦脸上鼻头的汗水,带着几分轻松又倨傲,看似粗鄙的玩乐其实也并不是人人都能玩得起的。
  “…郭子谦怎么也没来?”
  “…富力,玉材更可以忽略不计…”
  “…咿那个新人….”
  说到这里少年们都看向长乐社那边,想到适才那个站出来说话的少年。
  “傻乎乎的…”柳春阳嗤声说道。
  先是被他们嘲讽的时候傻笑,又接着说人好看,土里土气莫名其妙的。
  “是个生面孔。”一个少年道,“不知道张莲塘哪里找来的…莫非真有本事?”
  柳春阳笑了。
  “真有本事还用得着当替代?不过是无可奈何充人手罢。”他道。
  …….
  “不能再冒险。”
  “我们已经落后了。”
  长乐社少年们议论纷纷,基本都是不同意薛青替代郭子安上场。
  “三次郎你这小身板要是被踹一下,可不如子安结实。”楚明辉哼声说道。
  薛青笑了笑。
  “那可不一定。”她说道,看了郭子安一眼。
  郭子安被她这一眼看的如同火燎了下,他知道她的意思,他曾经被她放倒过,但那是他不提防!得意什么!郭子安涨红脸恨恨。
  而张莲塘也看到了这一眼,他的眉头一跳,也许,是的,不一定…..
  “三次郎你上场。”他忽的说道。
  说话的少年们都停下来看向他,张莲塘始终没有说话,一开口就做了决定。
  “莲塘哥。”郭子安不服气的喊道。
  “子安的仇,我们是一定要报。”张莲塘说道,看着郭子安受伤的脚,“待比赛结束后…”
  他的话未说完楚明辉已经嘿嘿一笑。
  “..打闷棍嘛…上次没用完的麻袋我还留着呢。”他道。
  想到适才受到的惊吓和气愤,少年们纷纷摩拳擦掌,就说嘛,他们可不是白吃亏的,虽然对方身家来历不好惹,但张莲塘一向是有办法的...这种事以前也干过下黑手嘛打架嘛。
  张莲塘点点头安抚众人。
  “不过现在我们还是要比赛,不能就此认输。”他道。
  而与此同时那边五陵社少年们不耐烦的喊声也传来。
  “…喂,还比不比啊…”
  “…没人的话就散了吧…”
  “…越来越热了,别耽搁大家嘛…”
  这边喧嚣,场边围观的人也骚动议论指指点点。
  张莲塘抬手制止郭子安,看着薛青。
  “没有时间了。”他道,“你上场,子安的位置给你了。”
  说罢转身向场中跑去,其他人也不好再说什么纷纷跟去,看着跟在身后的薛青,都想着比赛估计很快就要结束了。
  郭子安坐在凳子上看着薛青的背影攥紧了手。
  “丢了人,老子第一个先揍你。”他咬牙道。
  五陵社这边自然看到了跑动来的长乐社少年。
  “咿,果然是那个新人上场了..”有人眼尖看到薛青。
  那少年个子小且瘦混在其中很是不起眼,又左看右看似乎不知道站在哪里。
  柳春阳一擦鼻头。
  “那就让这小子一次上场一辈子不敢再碰蹴鞠。”他道,一挥手,身边的少年们呼喝着向场中而去。
  看着重新跑动起来的少年们,注视这边的人们也停下了议论。
  “就说嘛,我关中男儿纵然是少年也血气方刚,这只是个很正常的小碰撞。”柳三爷捻须含笑,神情一派欣慰。
  “但愿是小碰撞吧。”先前质问的男人哼声说道,虽然不满但也无可奈何,侧头对身边的仆从低语,“…找好的大夫来吧,免得出事…”
  相比大人们的多想担心,场外围观的少年孩子们则保持着轻松,看到新入场的人有人还激动的大叫起来。
  “…是子清是子清..”张撵手舞足蹈的,指着场中喊,“上场了上场了,快鼓掌快鼓掌。”
  旁边的人都不知道子清是什么人。
  “…是咱们社学的同学。”张撵解释道。
  原来是同学啊,但四周的少年们依旧没有什么动作。
  “…长乐社也好五陵社也好,大多数都在社学读书的都是同学。”有人说道,“我们为什么要因为是社学的就要鼓掌啊,给谁鼓不给谁鼓啊,还是谁赢了给谁鼓吧。”
  张撵哼了声。
  “你们爱鼓不鼓。”他说道,一面用力的将手拍的啪啪响,又拢在嘴边,“子清加油!”
  除了同学,彩棚的女子们也注意到场上有个新人….毕竟大家对少年们都熟悉的很。
  “这是谁啊?”
  “没见过呢。”
  “新人么?”
  “谁家的少爷…看起来年纪很小呢。”
  女孩子们纷纷询问。
  坐在位子上的郭宝儿正侧头询问小丫头郭子安伤的如何不知出现了新人,但站在她身前的一直看着场中的另一个小丫头瞪大眼用力眨了眨,啊呀一声转过头。
  “**,是小姑爷!小姑爷上场了。”她脱口喊道。
  郭宝儿大怒,将扇子兜头砸向那丫头。
  “姑你娘的爷。”
  两边的女孩子们已经听到顿时哗然。
  薛青啊。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179 
财富
3428971  
积分
1139480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6 
第42章 成注
  薛青,虽然大家并没有见过这个人,但任何一个超过三个女孩子的聚会上都会提及这个名字,因为被郭怀春许婚郭宝儿。
  对于十二三岁的女孩子,虽然还不太明白婚姻大事男女之情,但也多少有些朦胧的念头....当然是多情公子风姿俊秀。
  薛青,跟女孩子们的憧憬没有丝毫的关系。
  这样的人也能与一个娇贵的**成亲,长安城女孩子们很是震惊,有幸灾乐祸的有嘲笑的同情的以及担忧的......据说长安城无数家长都被自己的女儿缠着追问有没有受人恩惠未报。
  听得这小丫头一声喊,女孩子们都坐不住了,纷纷站起来,更有人走出彩棚。
  “快去看哦,是那个薛青呢。”
  “哪个是呢。”
  询问声笑声更有尖叫声几乎掀翻了彩棚,引得四周的人都看过来,不知道这些女孩子们又出了什么事。
  郭宝儿铁青着脸坐着纹丝不动,两个丫头几乎将头埋在脖子里大气不敢出。
  “那个就是吗?”
  身边的秦家姐妹也都站起来向场中看着,一面指指点点的笑着。
  “看起来还不错嘛。”
  郭宝儿看向她们。
  “不错?送给你们好不好?”她说道。
  秦家两姐妹顿时挤在一起咯咯笑...当然不好啦。
  郭宝儿看向场中,在一众奔跑的少年人中,瘦小的薛青很不起眼,她本来是要来看这癞皮狗的笑话的,只是恼恨这癞皮狗到底累害了她一起丢人。
  “我也觉得这薛少爷不错的呀。”
  一个轻柔的声音传来。
  郭宝儿回头看着走过来的柳五儿等人,说话的正是柳五儿。
  她没有看郭宝儿,而是带着浅笑看向场中。
  “不就是出身低微一些嘛。”她道,视线看向郭宝儿,“想当初你父亲跟人家父亲是一样的出身嘛,其实你们也是门当户对咯。”
  她身边的女孩子们都笑起来。
  郭宝儿冷哼一声。
  “柳五儿,你信不信我打你。”她说道。
  柳五儿摇着扇子没有惧意。
  “靠着拳头打打杀杀有什么意思,我也不会功夫,你打我又有什么得意的。”她道,“不如我们打赌好了。”
  郭宝儿看着她没说话。
  “宝儿别和她玩哦,好坏的。”秦素兰倚着她的肩头贴着耳朵低声道。
  “你放心,不赌别的,还是赌...”柳五儿含笑道,伸手用扇子点了点场中,“..输赢。”
  这输赢有什么好赌的,郭宝儿嗤声,谁都知道五陵社赢的几率大,虽然她的哥哥在长乐社,但郭宝儿也没有被亲情蒙蔽了眼。
  “说不定哦。”柳五儿道,看着场中奔跑的少年们,“我看薛少爷挺好的,人又上进,为宝儿你考状元,现在又来蹴鞠,也是赢了想要给你添彩咯,你怎么就不看好他呢。”
  四周的女孩子们再次笑起来。
  “我要是你我就赌长乐社会赢。”柳五儿接着说道。
  “好。”郭宝儿站起来打断她,“赌咯。”
  她看着柳五儿。
  “我赌长乐社赢。”
  这还用赌吗?郭宝儿气傻了吗?秦素兰伸手拽她衣袖。
  柳五儿抿嘴一笑。
  “好呀。”她道,“你要是输了,你就给我耍功夫看。”
  肯定没有那么简单,到时候说不定叫了全城的女孩子们来看,耍猴一般呢,秦素兰几乎将郭宝儿的衣袖扯下来,但郭宝儿不为所动。
  “好啊。”她也道,抬起下巴,“你要是输了,你就要要了我的小女婿。”
  什么?在场的女孩子们都瞪大眼,这叫什么赌注?
  柳五儿也有些意外没有说话。
  “敢不敢啊?”郭宝儿带着挑衅,“你不是说薛青很好吗?那么好,你要了啊。”
  柳五儿笑了。
  “好啊。”她含笑点头,将扇子伸过来,“赌了。”
  郭宝儿用自己的扇子重重的敲向她的扇子,哼了声向前大步走去。
  “走啊,去前边,看得清楚一些。”她道。
  两个丫头以及秦家姐妹忙跟上。
  “...宝儿宝儿,你傻啊。”秦素兰抓着郭宝儿的胳膊,哎呀哎呀连声,“..长乐社怎么能赢...”
  而另一边柳五儿也被姐妹们围住。
  “..五儿这赌注冒险了啊。”一个女孩子带着几分不安。
  柳五儿笑了。
  “你傻啊。”她道,“冒什么险,长乐社怎么会赢?靠什么?”
  她用扇子指向场中。
  “...靠那位小女婿吗?”
  .......
  薛青并不知道自己这一出场引发了小姑娘们的赌局,而自己也成了赌注。
  跟五陵社的少年们蹴鞠与先前又不同,薛青难免又些许生涩,还没接到球就被风一般的白衫绿裤少年抢走。
  少年还对她打个呼哨嘲讽。
  “你行不行啊。”楚明辉在远处喊道,带着几分焦躁。
  不待薛青说话,张双桐先开口了。
  “算了,能跟着跑就行了。”他说道,抬脚追上去。
  场上的跑动还在继续,但或许是因为先前郭子安的受伤,以及五陵社少年们咄咄逼人的动作,长乐社的少年们有些束手束脚。
  坐在长凳上的郭子安气的不时捶腿。
  “哥,要不你先别看了。”郭子谦在一旁低声说道。
  郭子安扭头看到他顿时瞪眼。
  “都怪你。”他喝道。
  郭子谦有些畏惧的低下头,看着自己还裹着伤布的手,受了伤没落到好,郭子安对他的行径也很不满,他有些不好意思来蹴鞠社,还有些怕见那个薛青....等到开赛了薛青上场了才悄悄的摸过来。
  “拿到球了。”另外两个替代的少年忽的喊道。
  郭子安和郭子谦忙看去,见场上张莲塘抢到了球,长乐社的少年们如水般向五陵社的门洞涌去,动作流畅而快速。
  “这次有戏有戏。”郭子安不由攥住了手。
  球不可能张莲塘一直带着,几番倒转传到了薛青脚下....这当然只是一个过度。
  “这边这边。”
  “传传传...”
  两边都有长乐社的少年疾奔等待接过,但薛青却似乎没有听到,自己带球向前冲去。
  “你个混账东西。”郭子安急的顾不得脚疼站起来,“可不是你出风头的时候。”
  看到薛青这样,场上长乐社的其他人也急了,而五陵社的少年们则笑了。
  柳春阳打个呼哨。
  “可怜的孩子,真是不忍心啊。”他笑,做个了手势,“送他一程吧。”
  随着他这个动作,奔向薛青的人顿时多了起来。
  “你个傻子。”本来在前方等待的楚明辉察觉忙掉头回来,又急又气,“传球,给我给我。”
  薛青依旧充耳未闻,闷头带球前冲。
  原本奔跑的张双桐忽的放慢了脚步。
  “我不管了。”他道,“自己选择自己负责。”
  张莲塘也放慢了脚步,神情有些复杂,白衫少年们越来越多,阻拦者他们的脚步和视线。
  有脚步声以及犀利的风声从后传来,耳边响起惊呼声。
  薛青的脚下一滞,脚步踉跄向前扑去。
  .......
  “日!”郭子安骂道。
  彩棚下女孩子们响起低呼,另一边的彩棚下正在和知府说话的柳三爷被打断,上一刻还专心看他手里把玩的鸡血石印章的知府忽的转头看向场中。
  “嘘。”他抬手在嘴边低语,“看。”
  有什么好看的….柳三爷一顿,也看向场中,就见一个红衫黑裤的小少年在球门前踉跄,他的身后有白衫绿裤的少年倒地滑过。
  很显然是被从后撞绊了。
  小事嘛...已经摔过一个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柳三爷的嘴角浮现笑,但这一次那个踉跄的少年却没有跌滚在地上,而是好巧不巧的和另一个冲来的五陵社少年相撞,脚下的蹴鞠也被一阻拦向后滚去撞向滑到在地上的少年。
  那原本伸脚绊了人要起身的少年顿时踩到了蹴鞠上,一个打滑未起仰到,而那位相撞的少年也脚步一个踉跄,恰好踩到这地上少年腿脚上,人便跌倒下来。
  这一切发生在一眨眼间,站的近的人只看到人影乱撞,还没看清就听到扑通两声响,旋即惨叫声充斥耳边。
  出什么事了?
  奔跑的少年们愕然停下,正骂天的郭子安的张大嘴,彩棚下的少女们伸手掩住制止惊呼,而柳三爷则站了起来。
  “我的腿!”
  “我的腿!”
  哀嚎声响起,惊醒了愣住的少年们。
  不是一个人,两个人,两个五陵社的少年,撞倒一起的两人,都在抱着腿脚痛呼。
  所以,自己把自己人,撞伤了么?
  大家不由看向前方,那位本来要被撞倒的少年踉跄着终于站稳了脚,回过头来。
  他的神情平静,看着地上哀嚎的两个少年。
  ......
  出什么事了?怎么两人都受伤了?柳三爷站起来就要喊人,知府大人忽的转过头来。
  “竟然不惜此身...”他道,“果然关中男儿血性,当赞。”
  赞...个鬼啊,柳三爷面色僵硬。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179 
财富
3428971  
积分
1139480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6 
第43章 意外
  场上的比赛再一次中止了。
  躺在地上捂着腿脚哀嚎的两人,虽然没有血迹渗出,但很反应却比先前郭子安厉害的多。
  围观的人的反应也和先前不同,红衫黑裤的少年没有了愤怒,楚明辉干脆叉腰哈哈大笑。
  “自己把自己人撞成这样…”他大笑着毫不掩饰幸灾乐祸。
  而白衫绿裤的少年们也没有先前的倨傲,神情羞恼。
  “…怎么回事?”
  “…你们两个…”
  他们一面查看两人的伤情一面质问。
  “不知道啊…我被蹴鞠绊倒了…他砸我腿上吧..”
  “…不是啊,是你踹我腿上了…”
  两人一边哀嚎一边互相抱怨。
  动手的人太多撞到一起难免,柳春阳杏眼瞪圆又带着几分不在意挥手。
  “…小心点..扶他们起来。”他道。
  少年们便搀扶着二人,没想到二人却完全不能站立,一动便嗷嗷的叫痛,这让少年们有些更惊讶不安,伤的有这么重吗?难不成腿脚断了吗?
  彩棚下的男人们自然都看到这一幕,柳三爷尚未让仆从前去查案,先前那位被唤作楚盛的男人嘻了声。
  “我让你们请的大夫到了没?”他对身边的仆从道。
  话虽然是对仆从说,但视线却看着柳三爷,仆从明白主人的心思响亮的答请来了。
  “那快去给孩子们看看。”楚盛道,“虽然不畏流血,但还是要防护周全,咱们这毕竟不是战场拼命嘛。”
  仆从响亮应声是而去,四周不少男人笑着称赞。
  “楚盛兄所言极是。”
  “楚盛兄思虑周全。”
  楚盛抬手还礼,连声道哪里哪里,又看向柳三爷。
  “…这是柳三爷提醒我才想到。”他道,对着柳三爷拱手,“要赞就赞柳三爷……”
  果然便有一**人对着柳三爷赞叹,柳三爷当然知道他们的嘲讽,似笑非笑与众人机锋,片刻之后那仆从回来复命了。
  “伤的不轻,大夫已经用了柳枝夹板。”他道。
  那就是断了…彩棚里的人说笑暂停,神情都有些惊讶,竟然撞一下伤的这么重?
  “这对打蹴鞠….”有人神情复杂,“还真是危险呢。”
  ……
  透过被围着的小丫头们,小贩们突然看到很多人向场边涌去。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他们忍不住好奇的询问。
  有甩着手跑的闲汉听到了一脸兴奋的回头。
  “快来看,这蹴鞠可刺激了。”
  刺激?小贩们愣了下,一个没有什么技巧花样你将球踹进我竹门我将球踹进你竹门的对打有什么刺激的?
  “又撞到了两个,先前见血此时断腿了都…”前边有人挥着手大喊,“快点快点…”
  见血?断腿?
  这么刺激?
  顿时好几个小贩背起担子就像场边跑去,有些蹦蹦跳跳来买东西的丫头仆妇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追着跑去,站在远处可以看到这边原本散布的人**齐齐的向场中涌去。
  ….
  彩棚里的女孩子们也看到了这一幕,一开始还没想到这么严重,直到看那两个少年被人抬下去,有些人害怕的捂住眼,有些则带着好奇紧张更向前。
  “…这蹴鞠赛这么吓人啊…”
  “…好危险的…不要玩了吧..”
  议论纷纷大家的注意力第一次放到蹴鞠上。
  ….
  看着被抬走的两个少年,聚集在自己休息的棚下的五陵社少年们神情复杂,没想到这么快他们这边也倒下人,还是两个,而且还被抬走了…….长乐社那个郭子安可还在那边坐着呢。
  “这只是一个意外。”柳春阳杏眼瞪圆道,“老刀也说了,这种手段就是容易出意外,所以要熟练和小心。”
  这当然是意外,两个人恰好碰上,都带着力气又那么寸才互相砸断了腿脚,若不然呢?难道还能是被别人弄断的吗?被谁?那个丢了球的长乐社新人吗?
  太好笑了吧。
  “…要小心些…”
  “下次出脚不要那么多人一起…”
  少年们低声交谈着,那边有两个官差跑来。
  “…大人问可还能比赛?不如算了吧….”他们说道。
  柳春阳顿时脸红,竟然被询问还能不能赛,还是知府大人问,这很明显在知府大人眼里他们已经落了下乘了。
  “喂..还比不比啊…”
  长乐社那边传来少年们嬉笑。
  “…没人的话就散了吧…”
  “…越来越热了,别耽搁你们嘛…”
  这是先前他们取笑对方的话,此时对方全部还了回来,柳春阳等少年们的脸色又羞又恼。
  柳春阳骂了一句脏话。
  “看把他们得意的。”他道,“我们怕他个鬼啊,且不说技艺,就是比人,我们就是多得是,一个比一个的摔,最后赢的也是我们。”
  他说罢抬手随便指了两个少年。
  “陈子、小天,你们上。”
  有两个少年立刻响亮的应声是,活动的手脚跟上少年们向场中聚来,而看到五陵社的少年上场,长乐社这边也不迟疑。
  “走走..这次小心点…”
  他们互相叮嘱着,视线落到薛青身上,又有些复杂。
  “适才算你小子好运。”楚明辉手拍着他的肩头,“那两人自己撞伤自己,要不然被抬下去的就是你….”
  薛青笑而不语。
  “…下次别这样了啊,让你传球你就传球…免得被人盯上抢走了球还要伤了你。”楚明辉接着说道。
  “我会看着的。”薛青点头道。
  看着,是答应了吧,楚明辉想道,也没时间细想加快脚步向前,薛青稳步在后,张莲塘跑过他的身边,看了他一眼。
  薛青察觉也看向他。
  张莲塘若有所思要说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只对他笑了笑跑过去了,薛青也笑了笑跟上去。
  “….少他娘的出风头…”
  郭子安在后骂道,但脸上并没有先前的愤怒,反而有隐隐的笑意,大约是看到对方有两人倒下且比自己伤得重的缘故,尤其是那倒下的一人还是先前踢伤自己的,这真是老天有眼。
  他的脚似乎也不疼,叉腰站在原地恨不得也上场去踢。
  “…算你好运…”他嘀咕道。
  郭子谦在后扯了扯他的衣袖。
  “哥,我觉得,不是好运呢。”他道。
  郭子安回头看他。
  “什么?”他瞪眼道。
  郭子谦看向场中,视线落在混迹少年中并不起眼的薛青身上,但在他眼里这个人很是显眼。
  “那些人是去围攻他才倒下的。”他喃喃道,又低头看自己的手,手上包扎的夸张,但那根钉子造成的伤口倒不是很大,伤的是心神….好多次做梦他都梦到薛青平静的却让人害怕的眼神。
  那个钉子的确是他给宝儿出的主意,要故意伤了薛青的手,然后下一刻他就被薛青按在了钉子上伤了手。
  这一次那五陵社的少年很明显要踢伤薛青,然后他们最后伤到了自己,这也太巧了吧。
  不管别人怎么想,郭子谦认为,这不是巧合,这就是薛青动的手脚,他再次抬头看向场中,薛青已经站住脚在边缘不起眼的位置,神情平静的看着场中。
  这小少年的穿着束扎紧身的衣衫,再加上一通跑动汗水沾粘贴在身上,更显得身材纤瘦,没有像其他少年那样大喊大叫或者挥动手脚做出威胁,但郭子谦莫名的觉得他就像一只猎豹,静静的等待狩猎。
  所有人都注视着场中,包括彩棚下那些老爷们,场中少年们跑动,这是对适才知府大人询问的回答。
  “这些孩子们…果然好血性。”李知府含笑道,将身子向前倾了倾,“来来,吾等好好观看一番。”
  众人皆应是停下了攀谈,专注认真的看向这些蹴鞠的少年们。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179 
财富
3428971  
积分
1139480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6 
第44章 换人
  皮球如同流星一般从两个五陵社少年中间飞过。

张双桐抬脚接住,身边斜刺有白衫少年撞来,四周响起一阵惊呼,但张双桐并没有被撞倒,球也牢牢的在他的脚上....就在少年撞来的时候,他将球挑起人也转身,皮球越过他的头顶稳稳的再次落在脚背上。

“好!”

场边四周响起叫好声。

平心而论这也算不上多精彩,往日看到的蹴鞠白打,球不离足足不离球是最基本的技艺,但在这种四面被人围追堵截紧张的时候,再做出这种动作,就忍不住让人叫好。

叫好声未落,围观的人就又发出惊叫。

“小心啊!”

彩棚里的不少女孩子甚至咬住了扇子,有的瞪圆了眼,有的则干脆伸手捂住眼。

场中的情形并不会因为大家看或者不看就改变,两个少年撞向张双桐,这一次因为距离太近张双桐没有避开,他一个踉跄向前,但在最后一刻球被他高高的踢了出去。

一个早已等候的长乐社少年在奔跑中跃起,用胸口将飞来的球截住,同时带着向前疾奔,他的身后五陵社少年们紧追不舍。

场边叫声雷动。

“快跑!跑快点!”

“这次要进球啊!我下注你们了!”

依旧是带球跑动,踢球入门,但围观的人觉得比以前看起来令人激动兴奋,大约是少年们快速紧张的追赶阻拦,以及凶狠的拼抢。

一个少年人从一旁猛地冲来,人倒地脚刁钻的铲来,四周响起叫声,如今叫声太杂了,已经分不清是围观的**众还是自己的队友,带球的长乐社少年也有些慌神……从没有这种环境下踢球。

“跳..”有人在耳边喊道。

带球的长乐社少年下意识的跳起来,滑倒的五陵社少年扑空,二人旋即撞到一起,长乐社的少年倒地打个滚….虽然摔倒但因为没有直接被铲到脚上,所以并没有受伤。

四周再次喊声齐动,鼓噪的叫好的骂娘不堪入耳。

彩棚里的女孩子们有些皱眉,但也有些小兴奋…这种场面她们也是第一次见呢,忍不住也跟着挥动手尖叫。

虽然两人倒地,但球还在场中滚动,一个少年牢牢的带着球飞奔,再看地上的两个少年并无大碍的起身,比赛便没有像先前那样停止,所有人都还在奔跑追赶。

“又是这小子!”柳春阳喊道,带着气恼,“把他弄下去!”

不知从哪一刻起,有个人总是突然的冒出来,破坏了五陵社的进攻拼抢,一开始还觉得没什么,毕竟球场上嘛,但一次又一次,每次都是他,这就不得不让人注意了。

“三次郎….这边…”

有人大叫着。

随着这声大叫,皮球被高高踢起,越过两个要阻拦的五陵社少年头顶,落到了一个大个子长乐社少年脚下。

那个是楚明辉,柳春阳认得,是长乐社的老手,他们交手已经三年了并不陌生,只是这个新人….三次郎?这什么鬼名字?西凉人吗?

而此时场边叫声四起,视线里楚明辉狂奔,大约是被冲撞的太多了,他也变的凶狠起来,对着前方阻拦的五陵少年们狠狠的撞过去,小蛮牛一般硬生生的在欢呼声中撞开了三个少年,抬脚将球踢出竹门中。

欢呼声雷动。

这气氛也感染了楚明辉,他举着手嗷嗷的也冲场边的观众大叫着回应。

喝彩声更是震天。

坐在彩棚里的老爷们也有几个忍不住攥住拳头叫了声好,叫完之后又有些惭愧,倒好似进了赌场杂戏馆了,不就是一个进球吗?这竹门也不是那高悬的风流眼,这少年的蹴鞠也没有屡过飞鸟上的高超技艺,为什么看的如此激动。

球场边的计数牌子上变动,黑白马上要追平。

郭宝儿拍着手。

“哈,哈。”她道,看向一旁坐着的柳五儿,“看来柳**你好事将近。”

柳五儿笑了笑。

“还早呢。”她道,摇着扇子云淡风轻。

郭宝儿撇撇嘴,看向场中,随着场边的欢呼声,场中的比赛又开始了。

柳春阳啐了口,看着互相挥手笑着的长乐社少年,视线落在那位安静的始终站在边缘的少年身上…..倒不是他故意站到角落,那是他的位置。

“干掉那个…三次郎。”柳春阳对身边的少年们道。

少年们点点头散开了。

………

“啊啊啊,子清子清子清拿到球了…”

站在场边的张撵攥着拳头跺脚脸红脖子粗的喊着,这让旁边的人都有些看不下去。

“..只要在场上都会拿到球的。”同伴们安抚道,“你的子清并不特殊。”

张撵毫不理会。

“能上场的都特殊!”他道,神情激动眼不眨一下盯着场上的薛青,忽的又张大嘴叫了声,让周围的人吓了一跳。

“小心啊啊啊!”张撵攥着拳头喊道。

…奔跑中的薛青身前身后都有白衫绿裤少年围过来,而在他身后的少年更是狠狠的抬脚….

彩棚下场边的观众看得清楚都发出叫声。

…砰的一声….

人倒在地上发出一声叫。

胆小的女孩子从手指缝里看去,却见那个被围着的少年还站在原地,而那个滑来抬脚的五陵少年却倒在地上….他的脚铲在皮球上,而不是别人的腿脚上。

….球似乎也被弹了出去,张双桐正飞奔而过,肩头一抗,球向前落地人跟着疾奔而去。

“…娘的,人伤了你们还跑…”柳春阳气急骂道。

但张双桐跑的太快,其他人忍不住跟上去,这边没有了球便没有了关注,一眨眼人都跑开了,只剩下那个倒在地上的少年抱着腿哀嚎。

柳春阳无奈的只得带着少年们继续围追阻拦。

“…你瞎了眼了啊往哪里踢…”他路过那倒地的少年气急骂道。

少年抱着腿脚脸色惨白,奇怪啊他明明踢的是腿啊,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球了啊,而且球哪有那么大的力气,竟然将他的腿撞的要断了…..

身边的人都跑开了只剩下他孤零零的躺着,暂时没人顾得上理会他了,还好张双桐的球最终被阻止,没有踢入门洞….一局了事,这少年才被抬下去,场边等候的大夫上前查看,示意换人吧。

这让柳春阳又骂了声娘,竟然又伤了一个,莫非是先前说的那句话不吉利?

…..就是比人,我们就是多得是,一个比一个的摔,最后赢的也是我们…..

但现在关键是他的人还在摔,而对方的人却没有。

这样摔下去可不行。

“那个三次郎,有问题。”一个少年忽的说道。

柳春阳杏眼闪动,是啊,这么说来,三个摔伤的人都是因为在对上这个三次郎的时候…哪有那么多巧合。

这小子….

柳春阳看向那边聚集的长乐社少年们,那个三次郎个头小挤在其中恍惚不见。

“换人。”他摆摆手示意,带着恨恨,“我们一定要赢这场。”

否则伤了这么多人他们五陵社就成笑话了,更何况还有知府大人亲自在看。

少年们自然也明白神情郑重的齐声应声抬脚要上场。

柳春阳又停顿一下。

“小心那个,三次郎。”他道。

不过是片刻,从干掉那个三次郎就变成了小心…这变化够大的,少年们对视一眼心中几分悸动。

而在另一边看着神情激动的少年们,张莲塘神情郑重。

“我们一定要赢这场。”他道。

五陵社此次来势凶猛如果不能赢,长乐社少年们的气势就会受到打击,那以后要想再与五陵社论高下就更难了。

少年们此时的神情已经并非先前那么坚定了….虽然没有人再受伤但拼的太辛苦了,这样下去能赢吗?

“我要换人。”张莲塘接着说道。

站在一旁的郭子安和另外两人都上前一步。

“我没事了…”郭子安还喊道。

但张莲塘却看向了薛青。

“三次郎。”他道,“从现在起,你来替我做球头。”

咿…在场的人都愣住了,转头看向站在后方的薛青。

薛青道:“好啊。”。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179 
财富
3428971  
积分
1139480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6 
第45章 有我
  球头是蹴鞠最重要的位置,在对打中负责全局,长乐社里一直是张莲塘张双桐为主,就算偶尔有别人替代,那也是张远南杜岱岳一般的技艺高超人又沉稳的老手,诸如楚明辉郭子安都没有资格。

现在这么重要的时候,竟然要让一个第一次上场的新人做球头,张莲塘疯了吗?当然这个新人竟然还答应了,也是疯了。

“莲塘哥,你…你..”郭子安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对张莲塘他说不出恶言。

楚明辉迟疑一下。

“莲塘哥,我知道三次郎很厉害…第一次上场表现的很好…还多次助攻解围…”他道,“但球头…”

张莲塘笑了笑。

“不,你不知道他还能多厉害。”他道,解下金色腰带,在球场上比较显眼,走到薛青面前。

大约这就是袖标吧,薛青没有迟疑就要接过,张莲塘已经伸手将他揽住将腰带给他系上,末了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背。

“靠你了。”他道。

薛青哦了声没有说什么,事已至此其他人也没办法也没时间说什么了。

“靠你咯。”张双桐道,跑到薛青的身边,也伸手拍了下,嘻嘻一笑,“输了我揍你哦。”

薛青笑了笑。

“那么这余下的时间你们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她看着众人说道,“进攻。”

这就开始当指挥了?郭子安在后咬牙瞪眼,你懂个啥…..

“这不好吧。”有少年皱眉道,“他们那么猛,我们防守还很难…”

薛青打断他。

“防守有我。”她道。

真是大言不惭,郭子安翻个白眼。

“你们也很猛的。”薛青接着说道,“你们新人新社都没有惧怕过他们,还赢过几次,凶猛的人明明是你们。”

她又指了指场上。

“现下他们有三个人受伤抬下,而我们只有一个…”

她指了指郭子安。

郭子安羞怒交加,什么意思?说他是废物吗?

薛青没给他说话的机会。

“…所以你们觉得谁更凶猛?”

少年们还没说话,张双桐拍手鼓掌。

“好!”他喊道,“说的好!”

少年们一怔,有人忍不住噗嗤笑了,薛青这是在鼓励他们,大家都不是懵懂孩童谁都明白这种言语把戏,只是这件事被薛青这个比他们个头瘦小的新人来做,总觉得怪怪的,再加上张双桐这夸张的捧场….一个人笑出声,其他人也忍不住笑起来,旋即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畅快。

先前的忐忑低沉也被着笑声一扫而光。

“走了走了。”张莲塘道,却没有动作,而是看着薛青。

现在她是球头由她为主,薛青没有说话一如先前稳步向场中跑去,其他的少年们便再无迟疑跟随。

看着他们的背影,郭子安有些恼恨还有些黯然,他低下头看着自己伤腿…怎么偏偏就他伤了呢?真的是他太笨的缘故吗?他竟然连薛青这个小混账都不如….

看着上场的长乐社少年,柳春阳下意识的将实现落在那个新人三次郎身上,顿时杏眼一眯。

换人了,张莲塘竟然把球头让给这小子了。

原来如同他们以名师之名其实请了老兵这杀招一般,长乐社这边的杀招就是这个突然冒出的新人吗?

又一次因伤暂停,但再上场的少年们却没有丝毫的畏怯,反而更加的凶悍起来,他们的速度更快,更没有了耍球技的机会,就那样横冲直撞嗷嗷的叫喊着,这让四周围观的人也变得更加激动。

“..撞他!”

“…快跑啊!”

“传球啊!”

就连原本觉得对打无趣的女孩子们也被感染的舍弃了矜持大声跟着叫喊,小贩们身前依旧围着小丫头们仆妇,不过大家都不再忙着挑选货物而是紧张的关注着场内。

所有的少年们都像小牛犊一样,拿到球的狂奔,没拿到球的狂追,你撞我挡,球在脚下空中乱飞。

只要拿到了球,长乐社的少年就不管不顾的向前,而在他们身前身后拦追的少年总是会被突然冲出的薛青扰乱。

你追我赶你截我拦你冲我撞,球场上人影纷乱,球场外喊声震天,彩棚里坐着的人不多了,大多数都站起来,男人们看的津津有味,妇人们虽然担心孩子们的安危但此时除了跟着心惊胆战也别无他法。

计数牌子上的数字不断的变化,如同蹴鞠场上的球一般被追咬着。

日头越来越高,距离蹴鞠赛的结束也越来越近,场上的气氛更加焦灼,五陵社依旧领先,但这分数还不够安全,柳春阳很是焦躁,球滚落到他的脚下,他带着火气一连撞开三个长乐社的少年直奔对方的竹门。

只要再进两个球,就能定胜负了,虽然比分差距不如意,但好歹也是赢了。

前方长乐社的两个少年距离不足以威胁,左右都是他的人,后方想必也是如此。

柳春阳抬脚,但却听得刺啦一声,就见旁边的少年中一个人影晃动,紧接着脚下一涩….

“日!”

柳春阳骂了声,下一刻他的身形变一个翻滚,天旋地转,噗通一声人翻到在地上,仰头看着天还能看到皮球从空中滑过向后而去……

耳边嗷嗷叫声喧天。

“拿到球了,快!”

没有人来搀扶他询问,球被抢走了,五陵社的少年们下意识的追去….先前摔倒人的时候,大家也是不理会,如今球不停人就不停。

柳春阳一个人躺在地上,觉得口鼻间有些腥热,抬手一抹,血染了一手。

日哦,见血了,柳春阳跳了起来,看着前方那个瘦小的身影,又是他!

他起身就冲了过去扬起拳头。

明明已经到了那人的身后,但下一刻人就不见了,他的拳头扑空,同时肋下一疼,人再次一个天旋地转被掀翻在地。

视线里模糊有人俯首看来,一张小脸尖下巴双眼闪闪亮。

“你不要打人哦。”同时有声音道,“要不然我会打你的。”

会打你的?

你他娘的这不是已经打了吗?要不然我怎么躺在地上,柳春阳大怒一个鹞子翻身,还没起来,听那少年大喊。

“打人了!”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179 
财富
3428971  
积分
1139480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6 
第46章 老实
  柳春阳没能打到薛青,薛青也没有动手,四周的少年涌来,瞬时将她挡在身后。

“柳春阳你不要脸!”

“揍他!”

“这小子先动脚的!都出血了..”

“你瞎啊,他的脚能动到柳春阳脸上啊!”

“...流鼻血,自己身子虚吧,玩多了吧,玩什么蹴鞠啊...”

少年们混在一起叫骂着推搡让原本就纷乱的场中更加混乱,而场外的观众则又掀起了一阵喧嚣。

“打他!”

“揍他!”

无数人挥舞着手笑着喊着骂着跳脚,为混战在一起的少年们加油助威,小小的蹴鞠场变的如同斗鸡场。

女孩子们目瞪口呆咬住扇子手绢,彩棚里的大人老爷们不悦恼怒摇头。

“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还好场边不仅有大夫,还有官差,对付打架他们最是拿手很快就将混战的少年们拉开。

“怎么回事?”

场中少年们争执,场外彩棚里的男人们也开始争执。

“那个小子先动脚的!”柳三爷恼怒的喊道,“不像话!”

当然有人不同意他的看法。

“三爷,这怎么能叫不像话呢,这明明是少年血气方钢啊,蹴鞠嘛,难免碰撞。”楚盛摇头道。

这是最初柳三爷说的话,现在还回去真是太合适,楚盛还多加一句。

“又不是娇滴滴的小娘子,碰还碰不得了?”

他适才看的很清楚,被放倒的是五陵社的柳春阳,被打翻的又是五陵社的柳春阳,而动脚又动手的那个长乐社少年毫发无伤,就连混战推搡中长乐社的人都没吃亏….没吃亏自然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嘛。

柳三爷气的面色铁青,而余众也纷纷不平,楚盛自然也有拥簇者,彩棚下男人们争执成一团。

“你们啊才是成何体统。”知府大人缓声道,指了指场中,“少年人们已经开始继续比赛了,你们还吵什么,不如孩子们呢。”

众人一怔看向场内,果然见被分开的少年们又重新开始跑动。

也是,总不能真的打起来吧,这还当着知府大人的面呢,再者已经进行到这里了,也不能停下比赛,总要分出个胜负的。

柳春阳一边跑一边擦着鼻血,混杂了汗水尘土的白衫上又滴上血迹,看上去狼狈不堪,早没有了五陵少年的风流。

张双桐和他并排跑动,笑嘻嘻的看着他。

“阳子啊,你知道我们为什么穿红衫黑裤吗?”他忽道。

柳春阳杏眼瞪圆没有说话。

“因为啊就算流了血也不会被人看到。”张双桐含笑道,“不要别人看到狼狈更不要别人的同情。”

说罢一摆头,手将束发的红带子一撩向后,人加快脚步跑开了。

柳春阳大怒。

“张双桐,你个兔爷!”他骂道追上去,不过也仅仅是追上去言语咒骂,动手是不可能了,也没有时间了。

不止是他,五陵社的少年们现在只想踢球进门,也不想去铲抢破坏对方了.....根本抢铲不过啊,还要提防着对方。

在观众的鼓噪声中,临近结束的时候终于老老实实的蹴鞠,但到底是晚了一步,那个薛青不时的出现,让五陵社的少年们接连丢球,有了薛青的防护,长乐社的少年们则如鱼得水。

虽然最后没有了那么刺激的争抢,但行云流水的跑动进球还是让围观者发出一阵阵的欢呼,彩棚里的女孩子和妇人们也觉得相比先前的激励还是这样更好看...其实以前看的也是如此却没什么感触。

随着张双桐和张莲塘一番配合传球奔跑,楚明辉将球高高的踢入竹门,这场蹴鞠赛结束了。

长乐社的少年们在场中欢呼雀跃,郭子安也咧开嘴一瘸一拐的跑过去。

相比于长乐社的激动,五陵社少年们则显得狼狈又颓然,一个个精疲力竭干脆倒在地上。

柳春阳看着场边标记的数字,两方的数字差距并不大,但一球之差也是论出胜负的,明明能赢的......他恨恨的捶了下腿。

柳春阳抬头看向长乐社那边,笑闹的欢呼的少年人中几乎看不到那个瘦小的身影,都是因为那个三次郎....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彩棚里的女孩子们也有欢呼声响起,更有大笑声,笑的夸张又吓人。

其实大家就是来看少年们,输赢什么的并不是太在意,至于这么...女孩子们循声看去见郭宝儿正叉腰笑的前仰后合。

“柳五儿。”她又一伸手,指着一旁的柳五儿,“恭喜你!祝你们白头偕老!”

说到这里又抑制不住大笑话也说不下去了。

什么啊?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女孩子们纷纷看过来,一面低低的询问。

“适才啊柳**跟郭**...”有知道的女孩子们要解说,但立刻被人打断了。

“好了,说这些干什么?跟你们有什么关系。”有三三两两的女孩子冷脸道。

这是与柳五儿要好的**们,出身不是四大族就是八大家,于是女孩子们都不敢再说话。

郭宝儿看到了抚掌笑。

“哟,还害羞啊不要害羞啊。”她道。

柳五儿虽然不至于恼羞显露与外,面色也有些不好看,看了郭宝儿一眼起身拂袖离去,身边的丫头以及同伴们忙跟随,呼啦啦的走了一大堆。

“..哎耍赖可不行愿赌服输的呢。”郭宝儿在后手拢在嘴边喊道。

柳五儿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告诉你们啊..”

郭宝儿继续对着众人要说话,秦素兰姐妹伸手拉住她。

“哎呀你不要闹了,已经让她丢脸了够了够了。”

“是啊,难不成还当真啊。”

郭宝儿瞪眼。

“当然当真了。”她道,“我可没开玩笑。”

说罢也甩袖就走。

“我这就去告诉母亲和爹爹。”

这种事别说告诉母亲爹爹,告诉老天爷也没用啊,秦家姐妹跟上她嘻嘻笑。

“宝儿你傻不傻...”

这边的女孩子们或者恼怒或者开心离开,场中的少年们却不能离开,虽然柳春阳等人很想拂袖而去,如果是以前也必然这样做,但现在不能,因为知府大人在....。

围观的民众也没有散去,反而聚集来的人更多,彩棚里的老爷们更不会离开,拥簇着知府大人走出彩棚,那些闻讯的商家也都来了,毕竟他们的的彩头将很荣幸的跟知府大人一起出现。

蹴鞠场边人头攒动挤得满满,皆等候着获胜的少年人到来。

这与他们无关,柳春阳再次俯身狠狠捶了下腿,这才是更让人痛苦的。

.......

张莲塘等人向场边走来,所有的长乐社少年包括没有上场的以及受伤的郭子安都在,郭子谦原本也要来的,但看到薛青最终他还是跑开躲在了人**后。

少年们有些紧张激动一面走动一面整理着衣衫,来到摆放彩头的台前一字排开,薛青本要到最后去,张莲塘揽住了她的肩头。

“来。”他道,将她留在了身边。

薛青要说什么,被一**人拥簇的知府李光远走来,她不再言语恭立,又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个高官。

破家县令灭门知府,传说中很可怕。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179 
财富
3428971  
积分
1139480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6 
第47章 介绍
  李光远五十岁左右,身材高瘦鼻梁高挺,面容方正,虽然带上了岁月留下的痕迹但依稀可见年轻时的俊秀……据说古代科举还要看颜值,所以才有钟馗的故事。

常年为官威严浸润,再加上穿官袍带官帽李知府不怒自威。

“你们怎么回事?”他开口道。

张莲塘正要带着众人施礼,陡然听到这一句诘问不由停下动作,其他的少年神情都些许惶惶。

“…真是气盛…”李知府接着道。

少年们都有些尴尬,自来蹴鞠玩乐或者有趣或者风雅,对打虽然跟别的不同,但以前也不像今日这般横冲直撞伤人见血,还打架….

薛青神情倒是平静,只是微微垂目,免得被察觉自己与他人不同,那太过于扎眼。

“…少年当如是啊。”

耳边传来李知府的声音,声音陡然直下,带上了笑意。

竟然是夸奖吗?少年们一时意外,忍不住动作衣衫发出声响,。

果然是没有生气,薛青心道,要不然拂袖走了,哪里还用特意来训斥,不说话不训斥不见面才是最大的训诫。

“府尊大人吓煞吾等小儿了。”张莲塘拭汗施礼道。

李知府收了笑意又肃目。

“本府可没看出你有害怕。”他摇头道,视线扫过这些少年们。

虽然要见知府大人但蹴鞠场上也没办法更衣沐浴整理仪容,少年们一个个满身大汗衣衫凌乱污迹,不过运动过后的少年们热气蒸蒸面容红彤彤也呈现着别样的朝气勃勃。

“…惶惶不敢害怕呢。”张双桐嘻嘻笑道。

四大族的张氏,李知府到任后自然便与之见面结交,也被引荐过张家的子侄,对于张莲塘张双桐也是认得,不过也只是见过并未有多亲近熟悉。

此时听得嘻笑,李知府摇头。

“可敢如此跟你祖父说话,仔细打你。”他道,这种训诫带着几分长辈的亲昵,并不让人惶恐,反而更欢喜。

张家自然也有闻讯而来的老爷,虽然不是张老太爷张大老爷等如此身份的,与他们的身份来说此时过来倒显得刻意不美,所以家中来一个不轻不重的人来应酬最合适。

听到李知府如此说,张家的这位老爷自然笑着跟着训斥几句,而与张家交好的人家都跟着凑趣,只是柳三爷等几人的脸色不太好看….他们的子侄都在场下站着。

李知府当然不止是与张莲塘兄弟说话,视线落在其他少年人身上,而这些少年人的家人也纷纷上前或者介绍或者明责怪暗夸赞自己家的孩子,场面其乐融融好不热闹。

只有薛青站在原地无人介绍。

要说家人大约郭家算她的家人,但郭怀春没在家,郭二老爷郭三老爷趁着郭怀春不在家更是寻乐子逍遥去了,只有郭大夫人在场,这种时候也不好上前。

张莲塘正想要怎么引荐一下薛青,李知府已经看过来。

“这个孩子看起来很小,竟然做了球头?”他道,视线落在薛青还绑束在腰里的金色腰带。

张莲塘的肩头轻轻的撞了薛青一下。

“府尊,别看他年纪小,也没踢进几个球,我们这场能赢可是全靠他呢。”他笑道。

这一点众人也都知道,适才的场面都看到了,这个小少年一开始的确不起眼,但只要他拿到球,就没人能阻止他,反而阻止他的人都吃了亏,大家都是老于世故的人,巧合这种事自然不信。

成了球头后更是清楚的看出他掌控了全场,长乐社每一次进球都有他保驾护航,而五陵社的每一次进攻都由他破坏,更关键的是他没有伤人…那些少年只是倒地翻滚却没有像先前那样断腿伤筋。

不管什么时候,能掌握分寸的人都是厉害的。

大家都是长安城人,关系交错子侄后辈多多少少都见过,只是这个小少年完全没有印象,也没有家人来上前说笑,虽然站在少年们中莫名的觉得有些孤零零。

这少年是长乐社从外乡请来的高手吗?

所有人都看着薛青。

“他是三次郎。”有少年声音陡然喊到。

这名字…在场的人都一怔,西凉人么?这样子也不太像啊….

少年们已经忍不住笑出来。

“楚明辉你不要乱说。”

“那是诨号啦。”

“嘻嘻被府尊大人知道了…”

原来是诨号,这些孩子,众人摇头,李知府也哈哈笑了,薛青只是笑了,并没有着恼或者不安。

“为什么叫三次郎?”楚盛问道,又瞪了一旁的楚明辉一眼,“又是你乱给人起诨号么?”

楚明辉忙叫冤枉。

“这是夸他厉害呢,三次郎原本不会蹴鞠,但只三次就学会了。”他站过来大声道,伸手拍着薛青的肩头,“所以大家叫他三次郎。”

不会蹴鞠?三次学会?开玩笑啊,怎么可能,那岂不是天纵奇才?这话让大家更惊讶了。

“这可是真的?”李知府好奇的问道。

张莲塘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薛青,从现在起就由他自己为自己说话了么?薛青对李知府施礼。

“回府尊大人,当然不是,小子会蹴鞠,只是先前对这边的规矩玩法不熟,所以先跟大家学了三次。”她道。

这就说得过去了,在场的人点点头,李知府哦了声,捻须看着他。

“你对这边不熟?这么说你是外乡人?”他问道。

薛青看了张莲塘一眼,张莲塘依旧没有说话,似乎也在等候听他答来历。

这个时候赢得比赛,他又在比赛中如同英雄一般,是时候报出姓名了,站在队列后的郭子安攥着手,神情有些恼恨又有些复杂。

恼恨似乎也不知道恼恨什么,他有些木然的看着前方的薛青再次施礼,抬起身子。

“小子,甘州薛青。”她道。

好生熟悉,在哪里听过,在场的人都微微怔了怔闪过这个念头。

甘州府,他们都知道,距离长安府有些距离。

薛青,这名字也很普通无甚稀奇,就如同大郎二郎之类的常被提及用到的名字一般,嗯,这个名字的确是好像常被在耳边提及过呢…..

“如今寄居老西门巷郭家。”那少年的声音继续道。

老西门巷,郭家,薛青。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顿时愣住,有低低的吸气声响起。

嗬…..

.....

....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179 
财富
3428971  
积分
1139480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6 
第48章 怎样
        薛青啊。

        老爷们神情复杂,少年们也惊呆了。

        “你是那个薛青?”楚明辉最先反应过来,瞪眼问。

        那个薛青...

        薛青笑了笑点点头。

        “是,我是那个薛青。”她道。

        楚明辉突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打量他。

        “你..怎么是那个薛青呢?”他嘀咕道。

        这边的动静是四周都关注的,薛青报出名字的那一刻的异样大家都看到了,也必然纷纷询问,很快都知道了。

        亦是一阵安静后四周掀起嘈杂。

        薛青的大名他们耳熟能详,但那小子一直躲在郭家,没想到第一次露面会是这样。

        “他就是薛青?”

        “..长的好像也不丑啊...”

        “...原来也不是一无是处..还会蹴鞠..”

        不过蹴鞠也不算什么当赞的本事。

        “..靠蹴鞠又不能考上状元...”

        人**中便响起嬉笑声,笑声越来越大,而站在不远处走不得近前不得的五陵少年们脸色更是难看。

        “这小子就是薛青?”

        “竟然输给这个废物么?”

        “怎么回事?他怎么会蹴鞠?”

        “不是弱的要死了吗?”

        柳春阳更是羞恼的啐了口。

        “竟然是那个薛青!”

        四周的嘈杂嬉笑薛青自然听到,身边少年们的神情也变得古怪,还有人下意识的往一旁移了移,先前的同伴之间的热情友好似乎一瞬间凝结。

        李知府似乎在想什么没有说话,其他的大人老爷们也神情各异。

        气氛有些尴尬啊,站在后边的郭子安忍不住有些幸灾乐祸。

        薛青她的神情依旧,半点尴尬也没有,看向嘀咕出声的楚明辉。

        “那个薛青又怎样?”薛青道。

        那个薛青又怎样?这问让在场的人再次怔了怔,那个薛青孤儿寡母来投亲靠友,友家报恩心切要结秦晋之好,对于这些大人们来说,郭怀春这行径太浮夸了,其意大家心知肚明,倒也真怪不得孤儿寡母,面对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真的没有几个人能做到不心动,而至于这薛青宣誓要考状元....

        李知府忽的哈哈笑了。

        “轻狂了啊。”他道,“果真少年血性啊。”

        前一句轻狂这评价可以说贬,但紧接着下一句则说少年血性,这便褒贬两可了。

        知府大人的这话也立刻传开,这让嬉笑的人**再次安静。

        这么说来如此狂妄倒也是年少气盛......哪个年少时没有轻狂过,仔细想一想好像也不算什么大事。

        柳春阳更是愤愤再次啐了口。

        “果然狂妄小儿。”他骂道。

        作为蹴鞠赛的输家,他对于这小子的狂妄深有体会,但这种咒骂因为输家的身份显得只是愤愤,而少了几分讥嘲。

        好奇怪呢,这样一听一想好想真的不觉得这薛青可嘲笑,那郭家**又不是他哭着喊着要娶的,明明是郭家主动提的嘛,倒是因为这事引得嘲讽,逼得这少年人不得不放出要考状元的狂话...仔细一想反而有些可怜呢。

        真是奇怪呢,明明是同一个人怎么提及之后的感觉不同的?是因为亲眼看到这少年蹴鞠,为其欢呼鼓动过,因其激动兴奋捶胸顿足过的缘故吗?

        这边李知府还在继续说话。

        “...求学上进总归是好事,只是初心有些不妥。”他收了笑又沉声道。

        张莲塘在一旁轻轻的不被觉的戳了薛青一下,薛青俯身施礼。

        “府尊教训的是,小子谨记。”她道。

        李知府满意的点头。

        “既然读书了,就端正本心。”他接着道。

        薛青再次应声是。

        说到读书对于少年们来说总是严肃的话题,气氛变得有些紧张,楚盛哈哈笑了。

        “府尊大人,今日玩乐,读书的事不如改日再说。”他笑道。

        李知府也笑了。

        “本府又说教了说教了。”他道。

        站在后边的两个少年神情倒没有紧张,而是有些奇怪不解。

        ”...薛青...不是被青霞先生拒之门外了么...”

        “...府尊大人为什么说他在读书?”

        “...在哪里读书?”

        他们低语两句,那日六道泉山社学青霞先生拒绝薛青的事,他们虽然没有亲眼见...要不然也早就认出来了,但恰好听到过。

        他们的低语并没有引起注意,因为李知府在抬手示意,一旁的仆从将早就准备好的彩头捧来。

        这是大家都期盼的仪式,于是丢来薛青读书不读书....就算不在六道泉山社学读书,在其他的社学也可以读书嘛,毕竟说出了考状元的豪言壮语,书总是要读的。

        这个少年原来是薛青也被放下了......是又不是对现在的结果没有影响嘛。

        李知府接过卷轴看着张莲塘又看了看薛青,这长乐社是张家设立的,但一般来说当有球头接过奖励......

        “谢府尊大人。”张莲塘伸手携住薛青,俯身施礼。

        薛青被他带的也俯身,礼毕张莲塘依旧携了她的手上前一步。

        李知府自然明白这意思,含笑将卷轴递来。

        薛青与张莲塘一起伸手接过,不待张莲塘提醒,薛青便握住卷轴一边,张莲塘看她一眼,握住另一边二人将卷轴打开。

        少年出昆吾。

        李明远翰林出身,书画亦是大家,这五个字写的气势飞扬。

        “谢府尊大人。”张莲塘高声道。

        少年们齐齐的施礼。

        “谢府尊大人。”他们大声喊道。

        李知府捻须与两边的大人老爷们含笑点头,而此时提供其他彩头的商家忙也挤上来,将自己准备的彩头亲手交给其他的少年们,趁机在知府大人面前露露脸施个礼,这边热闹非凡,让另一边站着走也不得近前也不得的五陵社少年们神情更加的难看....

        李知府忽的抬手向五陵社少年们。

        “来,这些后生们过来。”他招呼道。

        五陵社的少年们有些意外,柳三爷一怔之后又了然,蹴鞠少年玩乐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知府大人没必要让一方高兴一方不高兴,少年们的背后又牵扯到长安城的大家族们,一方知府怎么会做那种蠢事。

        果然李知府将五陵社的少年们叫到前来,也是一番和煦的询问赞扬,让少年们的精神好了很多,气氛变的更加其乐融融,最后李知府又肃容,一是训诫这次蹴鞠赛中的手段太过于危险,少年们当以赛为乐,而不应该被输赢所迷,二是还是当以读书为重不可耽于玩乐云云这些大人们都爱说的话。

        两方的少年们齐声应是谨遵教诲。

        “诸位来日当为栋梁。”李知府以这句话收尾便在众人的恭送中离去。

        作为一府之尊,明日又将端午龙舟大赛,诸多事物要安排,他能来看少年们的蹴鞠赛且能坚持看完已经让众人很惊讶了...难道李知府喜好蹴鞠?但三年来未曾显露半点啊,真是令人费解。

        这是大人老爷各位家长们要解的事,对于少年们来说,接下来就可以狂欢了,当然是指胜利的一方。

        五陵社的少年们终于可以拂袖离开了,走之前不忘狠狠的看着长乐社的少年们,说一些“..且别得意..”“来日再战”之类的话,柳春阳更是杏眼瞪着薛青。

        “薛青..”他道,“.小爷记住你了..你且等着。”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4179 
财富
3428971  
积分
1139480  
在线时间
4052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2-16 
第49章 欢喜
这话似是威胁,薛青并不在意,只是笑了笑。

楚明辉已经嚷起来。

“柳春阳你想怎样!”

他嚷起来,其他的少年们也便开口了。

“吓唬人么?”

“..谁怕谁..”

五陵社的少年们自然也不敢示弱,两社的少年们便又挤在一起撞着胸口顶着肩头推推搡搡骂骂咧咧,知府大人不在场,大家也没必要压抑少年血性了,挤在四周还看热闹的民众立刻鼓噪起来。

大人们自然不允许这种情况纷纷喝止自己家的孩子们。

“休要丢人。”柳三爷冷脸喝道。

“玩乐而已不要当回事嘛,成何体统。”楚盛故作不悦暗带嘲讽。

五陵社的少年们愤愤的甩袖,在柳春阳的带领下离开了,彩棚里的大人们说笑几句,又神情复杂的审视薛青几眼也便离开了,他们本来有很多事要忙,已经陪同完知府大人就没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彩棚里的人渐渐散去,民众则纷纷围过来,注意力几乎全是放在薛青身上,审视着打量着议论着询问。

“...郭老爷真是心甘情愿嫁女的么?”

“...状元能考上么?”

“...你真不是郭老爷的私生子么..”

询问的话越来越不堪,薛青并没有羞恼一概不予理会,倒是楚明辉听不下去揽住薛青向外走,其他的少年们则涌在四周护着,当然也有问正经话的,少年们自然也会正经的回答。

“..下一次什么时候还蹴鞠?”

”..那要看五陵社的小子们什么时候有力气..”

“...多谢你们让我赢了钱...”

“...分一半如何?”

说说笑笑骂骂少年们冲出去围观,两边还有一些女子们围观,但都矜持的没有近前,胆大的笑嘻嘻看,胆小的则用扇子遮面偷看,少年们并不在意,有些还特意将衣衫拉下来,引得女孩子们一阵嬉笑羞涩回避。

薛青看着眼前少年们裸露的胸膛无可回避,含笑观之。

“三次郎,真是没想到,你就是薛青。”楚明辉再次拍了下她的肩头道,“真不厚道啊,瞒着我们。”

薛青笑了笑。

“本是来蹴鞠的,我能踢好就好了,我是谁不重要吧。”她道。

郭子安在后冷笑,不重要?如果一开始知道你是谁,大家根本就不会给你机会让你踢,但看着四周少年们露出的笑容,虽然还有些复杂但并不太过于排斥,很显然这是一场同仇敌忾的蹴鞠赛的功劳。

“不过这次真是多亏你了。”楚明辉道,再次重重的拍着薛青的肩头,又哈哈大笑,“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柳春阳那些人如此表情,真是畅快。”

这一次赢的艰难但更是畅快,少年们都大笑起来。

“此等盛事当贺当贺。”

有人大声嚷着,都是少年人自然立刻赞同。

“那柳春阳说他们赢了要去绿意楼,现在我们赢了,不管他们去不去的,我们自然去的。”更有人喊道。

提到绿意楼,少年们笑声更大,还互相的挤眉弄眼,不晓得那是个什么地方,薛青心想,张双桐已经抚掌。

“那是自然,适才我已经让人安排了。”他道,“绿意楼已经订了最好的包厢,咱们便去吧。”

少年们哄然叫好,引得一旁的女孩子们再次注目,但并不是所有的女孩子们都不敢上前,有一个女孩子嬉笑着摇摇摆摆走来。

“恭喜呀恭喜。”她拱手道,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江湖姿态,也只有郭宝儿敢做出来。

郭宝儿虽然是女孩子,在场的少年们都熟识,一来是因为郭子安郭子谦兄弟,二来也是郭宝儿本人在长安城赫赫有名。

少年们笑着道谢,楚明辉还开玩笑。

“宝儿妹妹我们要去绿意楼吃饭,你要不要一起去?”他道。

郭子安轻咳一声阻止他说话,郭宝儿已经哈的一声。

“你们要去吃花酒!”她喊道,眼睛又一弯笑眯眯,“好呀我也想去。”

身边的跟着丫头们忙劝阻,郭子安也瞪了她一眼,郭宝儿笑嘻嘻的不以为意。

“宝儿妹妹今天很高兴呢。”楚明辉笑道,揽住薛青的肩头拍了拍挤眉弄眼,“是不是因为薛青赢了球?”

此言一出,郭子安面色微变,郭宝儿最痛恨别人在她面前提薛青,此时过来郭子安就怀疑她要来闹事,在家闹也就罢了,现在闹起来只怕这些少年人要护着薛青.....

但令他意外的是,郭宝儿丝毫没有动怒,反而笑意更浓。

“是呀是呀。”她连连点头,两边的小辫子如柳条般摇摆煞是可爱,视线已经落在薛青身上,“薛青啊,恭喜啦。”

咿...薛青哦了声,对她点点头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郭宝儿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薛青笑,笑的少年们挤眉弄眼,笑的郭子安心里发毛。

“宝儿妹妹你不要乱讲话。”他闷声道,“我们只是去喝酒,不是喝花酒。”

郭宝儿该不是想借着薛青去绿意楼闹起来吧,这是没用的,如果是薛青一个人去还可以,但现在这个时候又是这么多人,闹起来只会让大家难堪,所以好讨厌呢,薛青跟大家一起玩,很多事都不方便做了。

“宝儿妹妹女中豪杰可不是那种人。”张双桐笑道。

郭宝儿点着头晃着小辫子。

“是啊是啊,怎么会。”她道,“这么高兴的事,当然要去喝花酒。”

什么跟什么,郭子安狐疑的看着郭宝儿,她气傻了吗?

“薛青。”郭宝儿不理会郭子安的狐疑,笑嘻嘻看着薛青,“你好好喝哦。”

又对她挤挤眼。

“回家来我有好事告诉你。”

说罢一甩小辫子咯咯笑着走了。

不知道又要搞什么事,薛青想道,楚明辉的大手又再次落在她的肩头。

“三次郎,这郭**对你还不错啊。”他挤眉弄眼笑道,“柔情蜜意啊。”

少年们都跟着笑起来。

“根本不是说的那样嘛,郭**这不是挺喜欢你的....。”

“咿,先前可能是真的呢,别忘了他是三次郎。”

“..就是说与宝儿**三次之后也就...”

这话再说下去就有些其他的不可描述的含义了,郭子安重重咳嗽,张双桐也招呼大家快些去吃酒岔开话题。

少年们想到将要去的地方一个个喜笑颜开呼小厮唤牵马,正笑闹着又听到有女声喊薛青,薛青不回头就认出是蝉衣,她忙看过去,见蝉衣和暖暖站在不远处,似乎不好意思走过来。

薛青便对少年们告声罪走过去。

“你们也来了。”她笑道。

“少爷少爷你好厉害。”暖暖蹦蹦跳跳的喊道。

蝉衣自持是大姑娘了,不会像暖暖那样蹦跳,但脸上的笑意亦是掩藏不住。

“当然啊,大家都来了呢。”她道,回头看了看,又笑了,“...那**孩子看完忙着去买糖了..”

大杂院的那**玩蹴鞠的孩童们吧,薛青笑着点头。

“少爷少爷我们回去吧。”暖暖道,“婶子做了好吃的呢。”

薛青哦了声。

“正好你们替我跟娘说一声,我不回去吃了。”她道。

暖暖咦了声,蝉衣倒是明白,知道赢了蹴鞠少年们定要去庆贺的。

“去哪里啊?不要喝酒啊。”她道。

薛青迟疑一下,适才大概已经知道绿意楼是个什么地方了。

“我也不知道。”她道,“双桐少爷安排的....晓得了,我不喝酒的。”

她是个好孩子,喝花酒这种事自然是别人安排的。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