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74 | 浏览:13530|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红颜春秋(西施)》作者:芒果不哭(连载至第37章)(原创首发 ...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9606589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522  
积分
54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22 
最后登录
2017-4-15 
第一人称要想写得好看不容易,楼主辛苦~大赞,顺便催更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96225  
精华
帖子
780 
财富
5200  
积分
976  
在线时间
2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0 
最后登录
2018-10-3 
写的好棒啊,楼主加油更啊,好看!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920826  
精华
帖子
283 
财富
4329  
积分
1489  
在线时间
9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1-4 
最后登录
2018-8-24 
8

    我无精打采地跪坐在一边,啜饮着一碗清水,没有说话,若不是范蠡还在一旁,早就卧在榻上了,赶了一天的路,我的身子实在有些吃不消了。郑旦在一旁和范蠡说笑,神采奕奕,声音依旧清脆悦耳,,问他这几天去了哪里云云。范蠡笑而不答,掏出了两个盒子放在案几上,只有巴掌大小,上面雕刻的花纹很好看。

    “送给你们的,一人一个,看看喜不喜欢。”

    “真的,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的。”郑旦欢呼一声扑过去拿起了一个盒子,我便拿起了另一个,盒子是整块的乌木雕成的,色泽乌黑发亮,木质细密,隐约还能闻到一丝淡淡的木香,据说乌木入水则沉,入手果然有些分量。把盒子打开,里头是一串珠链,珠子圆润颗颗都是一样大小,有指头大小,透着极浅淡的粉色,很是悦目。

    “是珍珠,这么大的珍珠,真好看,我就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齐整硕大的珍珠,范蠡,你从哪里得来的?”郑旦打开了盒子一声惊呼,小心翼翼地把珠链,拿在手里边看边赞。扭头看向范蠡调皮地眨眨眼说道,“范蠡,你帮我带上呗。”

    郑旦叫范蠡帮她戴上珠链?我隐下心头微微的不快,放下手中的盒子看上两人,刻意的挺直了原本无精打采的脊背,让自己看上去显得精神一些。

    我一个人依着案几跪坐在榻上,范蠡则和郑旦站在一起,从我这里望过去,二人几乎是肩并着肩。郑旦身量高挑,却只及范蠡的肩膀,两人说话之际,郑旦微仰着头,嘴角含笑调皮地看着范蠡,而范蠡呢,垂着眼眸,静静地看着郑旦。他们离得那么近,她的发顶似乎就搁置在他的肩上,发丝相缠,那些绢上的画都没有这么美。

    我的心里却很烦闷,觉得手里的珠链也不好看了,厌厌地坐在一旁继续喝水。

    我一扭头发现范蠡居然不知何时坐在了我的身侧不足一个胳膊的距离,目光灼灼,光华闪动。我吓了一跳,极其不自在地往旁边挪了一个身位,拿起碗喝了一大口,居然被呛着,手忙脚乱地放下碗,一面压抑着咳嗽一面拍着胸口拼命给自己顺气。

    面对着范蠡,我似乎习惯了出丑,从来都不能平心静气,我稍稍的一点勇气已经在为了阿娘和他对峙中用光了。

    “西施,这么渴吗?”范蠡看到我出丑似乎心满意足的样子,竟然笑出了声,冰河乍咧,脸上柔和生动,就像满月的夜晚,我坐在浣沙溪边上,看着清冷明朗的月华铺满了整个水面。而且他的声音那么动听,我听人家说,楚国有一种很有名的乐器叫做编钟,敲击起来悠扬悦耳,隐隐有金玉之声,大约就是这样了。

    “西施,这个地方的水有这么好喝吗?”我悻悻没有说话,范蠡又笑着说道。上路之后,范蠡就一直叫我西施,他说,有美女之名为何不用?叫我忘记苎萝村的夷光。而我叫他“范大夫”,尽管“范蠡”二字在我舌尖上辗转,尽管我一直羡慕郑旦大大方方的叫着“范蠡”“范蠡”,我深恨自己的谨小慎微、小心翼翼,然而嘴上就像挂了锁一样,无论如何都约束着自己,眼前的人和我是不同的,我和他之间的距离,看似咫尺实则天涯。而且我终究的是要去吴国的,而把我送去吴国的正是范蠡。

    如果我不去想这些,是不是就可以和郑旦一样过得快活?然而我终将不能不去想,也无法忘却苎萝村、阿娘,还有浣沙溪里飘着的点点杏花。

    “西施,西施。”一道影子在我的眼前晃了晃,我茫茫然地抬起头,就看见范蠡轻笑着把手收回去,就知道刚刚在眼前晃过的是范蠡的手,而我竟然坐在范蠡的面前走神了。面上一热,赶忙拿起细颈黑陶罐给范蠡倒了一碗水。

范蠡看着面前的水,脸上的表情很有些怪异,然后叹了一口气说道:“看来这个水确实是好喝,西施已经给范蠡倒了第二碗了。”

    “呃?”手里的碗抖了一下,碗里的水洒出来一些。我恍然想起来,刚刚已经给范蠡倒了一碗水,不过自己走神忘记了,又倒一碗显得有些傻。不由得又羞又恼,羞得是自己失态至此,恼的是范蠡一定要明白说出来。哼,傻就傻吧,“对啊,这里的水特别好喝,而且范大夫赶了许久的路,想来口渴了,就多喝一碗吧。”

    “美人有令,莫敢不从?”范蠡朝我拱拱手,拿起碗一仰头就把里面的水喝光了,然后对着我亮了亮碗底。

    “咦,郑旦呢?”我轻笑了一声,目光四顾,才发现厅中只剩下我和范蠡两个人,仆役们都在厅外各自忙碌,而独不见郑旦的身影。

    “郑旦姑娘啊,我过来的时候还带了几件裙衫,她看到之后抱起来就跑了,大约是去换衣服了。”作为“知情人”,范蠡一本正经地说道。

    “哦。”郑旦对衣服和首饰的热情超越了吃饭实在是太正常的事情,然而为什么只有郑旦有新的衣服,我忍不住狐疑地看了范蠡一眼。

    “西施,我喜欢新衣服吗?”范蠡看了我一眼,笑着说道。

    当然喜欢了,姑娘家谁不喜欢新衣服,我之前不穿是因为家里穿不起,喜欢还是喜欢的。不由得想起和阿娘拌嘴的时候,说过以后要穿绫罗。心里一阵涩然。

    范蠡一直注视着我,却假装没有看到我的失落,拿出一个小小的口袋给我:“喜欢新衣服,下次带给你最好看的,先给你看样东西。”摆摆手示意我打开。

    “是什么?”我疑惑地问道。范蠡一言不发看着我打开。从袋子里拿出一个用麻布包着的圆滚滚的东西,再打开就看见了真容,长圆形,灰白色,两头尖,中间是半空的像一个碗,内里光滑,外面粗糙,上头还有很多尖锐的突起和褐色的斑点。闻上去,有一股淡淡的腥气。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89316  
精华
帖子
179 
财富
1817  
积分
368  
在线时间
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22 
最后登录
2017-7-20 
哇  佩服开坑写小说的人 写得很棒  哈哈 加油哦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10863256  
精华
帖子
637 
财富
5412  
积分
1162  
在线时间
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20 
最后登录
2018-9-30 
对西施的故事很期待 谢谢楼主完善她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920826  
精华
帖子
283 
财富
4329  
积分
1489  
在线时间
9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1-4 
最后登录
2018-8-24 
9

“喜欢吗?”范蠡轻声问道。

这是个什么呢?这么多斑斑点点,摸着还有些扎手,一点都不光滑,怎么有点丑?可是毕竟是范蠡送的,还是从大老远的地方带回来的,这么说是不是有点不太好,还是没办法说喜欢怎么办?我尴尬地低着头,假装看的很仔细:“这是何物啊?范大夫从何处找到的?”

范蠡随意地侧身,单手支在案几上,说道:“这个呀,此物叫做海螺,是从大海里找到的。前几日去了一趟东海边,发现了这个,就给你带回一个,看看新鲜。”

范蠡说前几日去了东海,这是在和我说前几日的行踪吗?刚刚郑旦就在问他,这几日去了哪里,他岔开了话题没有回答,那这会儿,竟然主动和我说起了?我疑惑地抬起头,范蠡目光灼灼也正看着我,那目光好似有温度一样,烫了我的眼。

而我真切地感受到了热度,心里一慌移开了视线,顺手拿起案上的那个“海螺”说道:“真是从大海里找到的?那这个海螺有什么用处?总不是摆在那里看吧?”而且还挺丑的,谁要看这个?

范蠡轻声笑着,似乎没有发觉我故意转移话题,又好似知道了却故意不点破:“摆着看也可以,在这里按上一个底座,放在架子上。我在那边见过生活在海边的人,拿着这个吹,声音能传出去很远,海里捕鱼的船都能听得见。”

“这个是可以吹的?真的会响吗?”我一听这个,历时觉得有了兴趣,把海螺拿在手里左看右看却不得不要领,我曾经从旁人那里看到过埙,是行脚的商贾从北地贩运过来,虽然路程遥远,但是咋一看也能明了该如何吹奏,还有洞箫,都是差不多的路数。但是这个东西,我完全看不出来该怎么下口?

我上下翻看了好几遍,眯着眼睛对着光照,范蠡看着我无所适从的样子,轻咳一声,拂拂衣袖说道:“让我来吧。”

我狐疑地伸出手,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声:“你,会吹啊?”

范蠡没有回答,施施然地把海螺接过去,然而我分明看到他的眼睛里有一瞬间眼白多了些,鼻子似乎“哼”了一声,好像在说“天大的事情还能难倒机智无双的范大夫”,嗯,我一定是看错了。就是这样。

就见“机智无双”的范大夫拿着那海螺,似模似样地举着,然后对着那个尖尖的角,鼓着一口气吹了出来。

“扑——”宛如桌案上的灰尘被大力吹起浮在半空的那种声音,就是这样的声音吗?能传出去很远很远吗?我扭头看了一眼范蠡灰黑的脸色,嗯,应该不是的。

范大夫毕竟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范大夫,只见他调整了一下姿态,对着那个尖尖的角鼓着气连吹了好几下,“扑,扑,扑——”,我觉得周围的尘土都变得多了一些,认真地说道:“我觉得这个海螺摆放着看更好一些。”

范蠡郑重地将之放在袋子里,还给打了一个结,然后放置在案几上,同样认真地说道:“我觉得也是。”然后我们俩对视一眼大笑起来。

“你们笑什么呢?”郑旦清脆的声音响起。我回头,见郑旦已经换好了衣服,嫩黄的颜色,宽宽的衣袖,窄窄的腰,而且郑旦还重新梳了头发,插了两只簪子。整个人轻盈又好看,好像要飞起来一样。

“你们到底笑什么呢?”郑旦果然“飞”过来,跪坐在案几的另一侧,看似问我话,实则眼睛看着范蠡,视线转向案几上的袋子,就是范蠡用来装了海螺送给我的袋子,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刚刚怎么没有见?”说着,手就伸了过去。

我嗖地一下快速无比地就把袋子抢过来放在自己的身后,挑眉说道:“并没有什么,郑旦想要知道吗?想知道就用你现在身上的衣服换吧,怎么样,换不换?”

袋子并不华丽,一点都不像用来装贵重东西的,郑旦只要不是傻了就一定不会换的。果然郑旦眨眨眼睛笑着说道:“西施姐姐说什么呢?什么换不换的?我就是好奇一问罢了,莫非是西施姐姐看上这件衣服也想要,不过这衣服西施姐姐穿起来恐怕是会宽大不少的。”说完看着范蠡咯咯娇笑,衣服是之前范蠡送的。

郑旦比我高些,身材也不像我这么纤弱,细的地方倒是细了,该凸出的也绝不含糊。纵然我无心,也绝不认为她这是无心。在我心里总认为郑旦比我聪明,而且健康挺拔,是我比不上的,她还总是有意无意地在我面前提及这个,之前我都是不在意的,就好像在苎萝村,郑旦每每做了好看的衣服,得了新式的首饰总要到我面前夸耀一番,我只是忍耐。然而在范蠡当面,莫名地就有些不开心。

轻轻一笑,手伸过案几戳了戳郑旦的腰,“是比我厚了两层,不过没有关系,我把腰束得细一些也是可以的。你说呢?郑旦妹妹。”

郑旦笑着往旁边一躲,“西施姐姐,你可是变坏了。”果然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腰上,不再提什么口袋。

郑旦不是胖,只是比我胖一点,我自小多病孱弱,长得像细细的枝条,原本我也并不觉得好,不过之前我听过一个典故,说是楚国有一个楚王喜欢细腰,然后楚王宫中的女子、还有很多在朝做官的男子为了让自己更瘦一些都饿死了。就在刚才我忽然想起这个故事,就想用来刺一下郑旦,果然她的脸色一变,我的心里有几分小得意。

一抬头正发现范蠡笑着看着我,我有些羞惭也笑,“和郑旦在一起想不变坏都不行啊,郑旦之前都是叫我夷光的,现在怎么也叫起西施了?”

郑旦纤细的手指往身侧一指,“范蠡就这样叫的,不是他说就叫这名字。”

“范大夫啊。”我看了一眼坐得气定神闲的范蠡,“范大夫是范大夫,你是你啊。咱们认识十几年了,这样改了不觉得怪吗?”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10863256  
精华
帖子
637 
财富
5412  
积分
1162  
在线时间
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20 
最后登录
2018-9-30 
写出了西施的从容聪慧 赞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10864487  
精华
帖子
661 
财富
5271  
积分
1122  
在线时间
40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20 
最后登录
2019-3-18 
好期待呀,文笔很棒呢!!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90535  
精华
帖子
323 
财富
2455  
积分
661  
在线时间
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3-11 
好看,但最近楼主都写散文了么。这篇好久没更了。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471947  
精华
帖子
324 
财富
3608  
积分
1426  
在线时间
21小时 
注册时间
2017-6-20 
最后登录
2017-11-9 
第一人称,文笔很赞,有一种不一样的角度
‹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