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宠婚万万岁
go 回复: 1557 | 浏览:1823161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重生之萌娘军嫂》作者:朵颜涯(正文完)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46979 
财富
3560159  
积分
1163474  
在线时间
412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4-24 
第二十章 一顿红烧肉引起的战争

苏小晚听完后,就觉得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就这么点小事儿,那么大个人了,还去闹,跟小孩儿似的,在找个大人来评理抚慰一下,简直不知所谓,不过还是露出一个小女生怕怕的样子:“真的呀,闹的那么凶,最后怎么样了?”

于兰英很满意苏小晚的表现,凑近了点说道:“谁知道呢,后来就没信儿了。”

苏小晚表现的有点沮丧的说道:“哦,这样呀,算了,反正和我也没多大关系,我要去做饭了,于嫂子你先忙着”,说完就要关门。

于兰英这话还没问完呢,急忙上前一点说道:“我刚从院子里看,你这没少买东西呀,那么重,小战士都帮你往楼上送了,没少花钱吧。”

苏小晚就知道,被这个八婆撞到了,今天她又买了这么多东西,败家的名声说不定又得传出去,不过,传出去什么样的,那得自己说了算。

于是满脸笑容的说道:“是呀,没少买东西呢,米面粮油这个月的伙食,可都买回来了,我们家冬晨说了,以前在家里苦,现在跟他结婚了,说什么也不能让我在过苦日子。我也是劝了他的,这农村出身,大家也都这么过的,哪有那么娇贵,还得吃好的,花那么多钱买东西多贵呀,我还舍不得呢,可他却说我这身体又弱又瘦的,必须得好好补补。那严肃的样子,冷着的脸,比上学时候的老师都可怕,哎,这夫为妻纲,丈夫都发话了,我也不敢不听”,说完还稍稍摇头叹息了一下。

于兰英越听眼睛越亮,越到后面嫉妒的情绪越重,酸溜溜的开口说道:“还是你家韩副营长会疼媳妇,哼,就俺家那老赵连个屁话都不会说,行了,你去做饭去把,我也得回了”,说完扭着屁股气呼呼的走了。

看于兰英走了后,苏小晚松了一口气,把门关上,不过想想和这些人打交道也蛮有意思的,自己暗自笑笑,可是她不知道,就因为她这几句话,又挑拨了一场家庭战争。

关门后赶紧归置东西,把新买的日用品,洗漱用品全都放在了卫生间,又把新买的米面,油盐酱醋这些调理品放厨房摆好,自己换来了一身家居服(以前带补丁的衣服),把运动鞋换成以前的布鞋,没办法家里没有拖鞋。

在农贸市场也没看见卖的,等再去城里的时候可得好好找找,这在家里没拖鞋穿太麻烦了,又把脸洗了下,擦了点雪花膏,吸收效果很好,香香的,把头发完成个丸子头就去厨房了。

先把米掏干净了,这个时候电饭煲还没普及,而且价钱很贵,很多人还买不起,米饭都是蒸着吃的,把米蒸上。

然后拿出了新买的五花肉,切成长方形,大小有食指那么粗,锅里烧好开水,把五花肉掉了一下水后,沥干备用。

之后切好葱姜蒜,从新起锅,放了一点豆油,烧的5分热的时候,把糖放了一点,等糖开化后,就把沥干水的五花肉倒进锅里翻炒,炒了一会就有一股肉香传出来了,又挂上了糖,颜色金黄金黄的,看上去就特别诱人。

后在把几个小红辣椒一掰两掰丢进了锅里,这时候的猪肉都很天然,还没喂饲料呢,在锅里一炒,油就出来了,辣椒一遇到油,一会就出现了辣椒香,之后赶紧把切好的葱姜蒜放里翻炒,放上料酒接着翻炒,在倒上点酱油上色,上好色后,放好水。

把大料放里,把锅盖上,大火烧开,这边赶紧把土豆去皮,切块,还有胡萝卜切块,等锅开把土豆放了进去,放好了盐,等大开后,转变成文火,慢炖30分钟,就好了。

苏小晚这边忙的热火朝天,那边韩冬晨和教导员周远平满脸严肃的往大院走,心想正想想着一会儿怎么跟妻子说,她今天惹出来的事呢,你说不大点一小人,怎么刚来就跟人杠上了呢,惹谁不好,专门惹那个泼的,在想想陈连长也真够可怜的摊上那么一个邋遢媳妇。

等到楼底下了就闻到非常浓郁的红烧肉的香味,不自觉的两个人都咽了下口水,韩冬晨心下想这味道好像是从他们家飘出来的,不会儿是自家妻子做的吧,心里不由得有点高兴,脚下步子也快了些。

在韩冬晨身边的周平远也闻到了,这味道也太香了,馋虫都勾出来了,忙跟上韩冬晨的脚步,手搭在韩冬晨的肩膀上说:“我说老韩,你娶的这媳妇儿行啊,这厨艺没的说了,昨天做的一顿油泼面,辣椒香铺满整个大院,没谁不知道的,因为这引起的纷乱,老弟可没少忙活啊,今天怎么也得去见见正主不是,嫂子来了两天了,我还没见到过呢”说完就冲韩冬晨眨眼睛。

韩冬晨闻弦知雅意,这哪里是去看人,这是想来蹭吃的,不过也不在意,平时也总凑一起吃喝,爽快的说道:“行,今天就到我家喝点,我去买瓶酒。”

周平远连忙叫住了他说道:“不用去买,我家就有现成的,上次回家从我爸那顺来的,茅台,咱今儿个尝尝,你先家去,我一会儿就到。”他家在一楼,开门就进去了。

韩冬晨上了楼,一开门,家里的饭菜香更浓郁了,小媳妇儿正在往桌子上摆碗筷呢。苏小晚听见开门声后,一抬头就看见了,韩冬晨站在门口,穿着迷彩服,衣服上还有泥巴和土,裤子上也都两大片的泥巴,有的地方干了,泥巴都掉了,不过,即使这样,依然帅的冒泡,太有阳刚之气了。

苏小晚心理愉悦,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带着高兴的情绪说道:“你回来啦,快,赶紧把衣服换了,去卫生间洗洗,好准备吃饭啦”

韩冬晨看着一脸愉悦的妻子,再看看现在的家,好像充满了温暖的气息,现在的家才有点家的味道,反正比以前冷冰冰,静悄悄的好。

也不多说,“嗯”了一声算是回答后,就赶紧拿了干净的衣服去卫生间换,顺便把自己简单的洗洗。

等出来了才和苏小晚说道:“一会儿周教导员过来,在咱家吃个便饭,你多拿一副碗筷。”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46979 
财富
3560159  
积分
1163474  
在线时间
412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4-24 
第二十一章 宴客


苏小晚一听,今天家里有客人,就马上回道:“今天家里来人的话,菜可能会不够,我得赶紧在去炒两个菜,很快的,一会儿就能好”。

说完赶紧去厨房,抓了一小把木耳用水泡上,把白菜切片,备用。

又把圆葱切了,打了三个鸡蛋,一会儿把红烧肉盛出来,好做个圆葱炒蛋,之后再吵个黑白菜。

在把土豆去皮,切丝,备用。一会好抢个凉菜,正好四个菜,差不多就够了,除了红焖肉顿土豆有点多,其他的菜做的分量都不太多,不过,应该够吃了,多年养成的饮食习惯,再有浪费是可耻的,而且,晚饭吃的不需要太饱,对身体不好。

苏小晚因为临时多了一个客人在厨房奋斗,那边楼上张春香一家在冷战,饭也就简单的对付了一口,忽闻楼下又传来了红烧肉的香味,就对着陈伟嘟囔:“还说不败家,说她败家还不乐意,看看吧,这不年不节的就做肉吃,不是败家是什么”,陈伟很生气也不搭理她,吃完就去了书房,心里却苦的要命。

于兰英闷气回家,在厨房做菜,乒乓的厨具像在打架,看到赵庆国回来了,也没好脸色,赵庆国也纳闷呢,这是怎么了。

楼下周平远回家就看到妻子董玉娇坐在沙发上弄指甲,听他进门眼皮都没抬一下就说到:“这都几点了,才回来,我都快饿死了,快点做饭吧。”

周平远心里很生气,以前每天回家几乎也是这个样子,家里冷冷清清的,也不给他个笑脸,做饭就跟应当应分的似的,从来也没体谅过,他也辛苦一整天。

家属院里谁家的媳妇毛病在多,即使陈连长家的那个糟蹋媳妇也能给他做一口热乎的吃。

可她董玉娇打从嫁给他,这都快两年了,没随军之前还挺好,见面的时间不多,感情也不错,可自从一年前随军后,两个人在一起,她就没下厨给他做过饭,家务一般都是他在做,他这才知道,在家的时候都是他妈在干这些,她连手都不伸一下。

可婚已经结了,这么久他妈妈也没告诉过他,当时经人介绍时,她家势好,父亲在部队官职不低,在他晋升的关键时候也能说的上话,再加上董玉娇长的也好,还有文化,又是个教师,虽说父母娇惯,也没太在意,当初觉得是个挺不错的媳妇,却没想到在家里娇惯的什么都不做,现在才知道,为时晚矣。

以前到也不想这些,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心里也说不出个啥感觉,就是不舒服,突然有点羡慕韩冬晨了,即使他媳妇和人起冲突,事闹得大,但是,人家起因是做饭好吃,被人嫉妒引起的,可在看看他的家里,他宁愿那个人是她妻子,哪怕去给人赔礼道歉。

可回头再看看这个人,于是语气也不太好的说道:“今天我不在家里吃,韩冬晨他爱人过来了,做了点小菜,要我过去喝酒呢,厨房里有挂面,你自己煮点吃吧”。说完就去换衣服,洗脸去了。

董玉娇一开始还没注意他说了什么就回答了句:“好”,不过刚说完,就觉得不对了。

让她自己做饭,还吃挂面,这什么意思呀,他韩冬晨回了趟老家就带了个媳妇过来,这还是今天下班回来,听大院的人说的呢,一个农村的,刚来就惹事,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她来就来吧,把韩冬晨抢走了,现在连周平远都要笼络过去,她什么意思呀。

越想就越生气,那韩冬晨她都肖想很久了,要不是当初发现和他根本不可能了,她能嫁给周平远吗?虽然她现在结婚了,但是,从心底里她还是希望韩冬晨是个单身。女人啊,就是那点小心思。

如今横空出来个农村丫头把人给占了,她能开心才怪了,如今刚来就开始不安分,哼,闹的她连晚饭都没的吃,那面条哪里有热乎的饭菜好吃,刚来就勾搭的周平远都不听话了。

等周平远简单的洗漱完,换了干净的衣服出来的时候,董玉娇就讽刺的说道:“回来就沐浴更衣,是打算上香去啊,这没事上人家吃什么饭?自己家都不管了,就往人家跑,打扮的这么周正,知道的是去吃饭,不知道的还以为去相亲呢!”

周平远一看她这阴阳怪气的样子就知道是生气了,要是往常哄哄也就过去了,可是,今天,他忽然觉得不想这样了,这一年的生活让他感到心身疲惫,自认做为丈夫已经做的很好了,可这一年来从未看到对方的回应,他也是人,也会累,但却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心情不好,就变的不耐烦起来,阴沉的回道:“你说的那叫什么话,还沐浴更衣,我就是洗个脸换个衣服,去人家吃饭不穿干净的衣服去,还满身尘土的去?你自己弄吃的吧,我走了”,说完拿上茅台,头也不会的走了,空留董玉娇一个人在家生闷气。

周平远怀着沉重的心情走到了韩冬晨家门口,做了一个深呼吸,把自己的情绪调整后,微笑的敲了敲门,没一会儿,门就开了。

韩冬晨也简单的洗漱后,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开门就看见门口满脸笑容的周平远手里拿了一瓶酒,他一手抢过酒,一手拍了拍周平远的肩膀说:“嗯,这回得好好尝尝茅台的滋味,上次还是去开会的时候,喝那么一小杯,都还没品出味来呢,就没有了,赶紧进来吧,饭都好了”。

周平远一进屋就满屋的热气和香味,桌子上刚摆上做好的红烧肉,厨房里还发出炒菜的声音呢,他笑着走到餐桌旁坐下后说道:“这闻着就够香的了,嫂子这手艺真这个”,打了手势给韩冬晨。

说话的功夫,苏小晚就端着圆葱炒蛋出来了,韩冬晨给她做了介绍,周平远赶紧先说道:“嫂子好,我是周平远,嫂子这厨艺太好了,闻名不如见面呀。”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46979 
财富
3560159  
积分
1163474  
在线时间
412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4-24 
第二十二章 隐疾

苏小晚对着周平远笑了说道:“是周教导员吧,刚才冬晨跟我说了,以后大家在一个家属院生活,见面的机会多着呢,不过这准备的匆忙,你们先吃着,还有点菜一会儿就好。”

周平远赶紧说道:“嫂子,这就够了,不用再做了,都自家人,别跟我客气。”

苏小晚边往厨房走边说道:“也没啥好菜,都是简单的家常便饭,做着也快,一会儿就好,冬晨,我看周教导员拿了一瓶茅台,那可是好酒,你们先喝着吧。”说完就到厨房了忙活了。

把锅里的水烧开,将土豆丝放进沸水中煮,直到土豆丝变成透明,捞出马上进冷水,这样土豆丝才爽脆,控好水加入所有的调料配料,把蒜泥、花椒放在最顶上,等油热之后,把辣椒爆一下香,后直接浇在蒜泥上,爆出香味,拌匀后,香味闻着就想吃。

之后在往锅里添些油,炝炒个黑白菜,挺简单的,木耳也泡好了,一会儿就出了锅,颜色搭配的也很好看,看上去也很有食欲。

一切都弄好后,拿着到客厅的时候,两个人正聊的热闹,说的都是一些他们在部队上的事。

苏小晚把菜放到桌上,发现,菜已经下去一大半了,马上就要吃完了,酒喝的也一半了,周平远见苏小晚拿着菜过来,有点不好意思,这红烧肉炖土豆也太好吃了,一大半都进了他的肚子,于是非常热情的和苏小晚说道:“嫂子,你做的菜真是太好吃了,一时没控制好,都快吃完了,你也累了一天了,赶紧一起吃吧。”

苏小晚到也没客气,坐了下来,往碗里添了饭说道:“没事,好吃你就多吃点,以后要是想吃了,就让冬晨跟我说一下,我好提前准备,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苏小晚因为今天太忙叨,也吃不下去啥,做的肉也被吃光了,她只能吃点炝拌菜和黑白菜了,没一会儿就吃完了,之后就去厨房收拾去了,把空间留给了这哥俩。

把厨房收拾干净,又把买回的黄豆弄了一些,洗一洗,后给泡上了,等都弄好了,那边也喝完了,告辞回了家。

韩冬晨很勤快的收拾桌子,洗碗,并让苏小晚休息,这都走了一天路了,拿了那么多东西,又做了这么多的菜,心想:媳妇儿做的菜真的太好吃了,比部队的食堂强多了,周平远那个家伙,要不是自己动作快,都得被他给抢了,还有那炝拌菜,爽口的黑白菜,不过,心里也美滋滋的,那家伙言语中,不乏对自己的羡慕,媳妇儿被夸,他也很高兴。

苏小晚看韩冬晨这么积极的收拾桌子什么的,并没阻止,还给了一句赞扬。笑话,遇到这样做家务的男人坚决得表扬,巴不得持之以恒,这样的男人才能更顾家。

不过苏小晚并没有闲着,去了洗手间,把今天换下来的衣服,用水泡上,还有韩冬晨换下来的,明天早上好洗干净。顺便洗了个战斗澡,没办法,这条件不允许啊,只能用暖瓶的开水兑些凉水,放在脸盆里,简单的洗洗,这已经很不错了,记忆中好像一个月能洗一次都非,常困难的事,这艰苦的时代呀。

等一切准备就绪,心里跃跃欲试,嘿嘿,今天得把正事给办了啊,从洗手间走出来,身上还带有朦胧的雾气呢,就看见韩冬晨已经收拾完,坐在客厅,好像在等她,看见她出来,韩冬晨好像有点紧张,虽然在他那张没表情的脸上,看不出来,但是从他下意识的右手大拇指时不时的搓着食指就能观察到。

这样的气氛,没持续多久,韩冬晨就缓了过来,而且还主动开口道:“小晚,今天辛苦了,来先坐这,我们聊聊。”

苏小晚还有点纳闷:“这大晚上的,不抓紧时间,*一刻,坐这凉板凳有啥好聊的。”

虽然心里嘀咕,但是人还是很乖巧的坐在了他身边,静静的看着他,心想:说吧,看你能说出个花来,说完了好办正事,心里在yy,人看上去却是很气定悠闲(这都是修炼出来的,心里想的面上却不表露)。

韩冬晨看着这样的她,不由得眉毛轻皱,心里却在想,这丫头挺有主意啊,自己这么严肃的要和她谈话,她却一点忐忑不安都没有,不会是把今天惹的祸给忘了吧。想到这,眉毛又皱了一下。

苏小晚,坐在那正等着他说话呢,可是那家伙就那么看着,再不就是皱眉的,这是有啥难言之隐?难道是真有隐疾?

诶,在心里叹个气,这么好的小青年,要是有隐疾就真是太可惜了。

想也是,就自己这么一个美人在眼前,还是合理合法的妻子,又是年轻人活力旺的时候,这都不为所动,正常人谁会像他这样?还一副欲言又止,苦大仇深的表情,是在想怎么和自己坦白吗?

既然猜到了他的*,这种事对男的打击都很大的,更是坚决都不能提,伤自尊啊,而且他是个军人,为国家,为人民才受的伤,是值得尊敬的军人,因此面上更不能表现出来。(好吧,我们苏小晚同学和人家韩冬晨根本不在一个脑回路上)

苏小晚正想着先开口,把这事略过去呢,那边韩冬晨先开口了:“听说,今天早上你遇到陈连长家的张嫂子了?”

苏小晚一听,这是什么情况,哦,差点把张春香闹的事给忘记了,不过,他这是什么意思?这是秋后算账?那找的也不应该是我呀,于是淡定的回答道:“嗯,遇到了,张嫂子是个热心人,人也实在,非常热心的为我着想,还跟我说了一些如何持家的事,很关心我们的生活,对了,还关心怕你养不起我呢,你可得好好努力了,可不能让张嫂子继续担心,我看她人那么好,人家都帮助你了,怎么能不回敬一二呢,要不然,多没良心呀,所以也就热心的给她帮了个小忙,几句话的事,也不值什么,你怎么知道这事的?哦!难道是张嫂子找不到我,感谢到你那里去了,诶!你说,张嫂子这人咋这么实在呢?。”

表情都点夸张的配合着,哼,找我兴师问罪,靠,她张春香还当自己是娃娃呢,会哭的孩子有奶喝呀,哭两声就有人给她做主了,姐是那么好欺负的,看你韩冬晨怎么接话。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46979 
财富
3560159  
积分
1163474  
在线时间
412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4-24 
第二十三章 询问

韩冬晨听完苏小晚的话后,眉头皱的更深了,这怎么跟我们调查的情况不太一样呢,事还是那个事,她一点都没隐瞒的意思,可在陈连长妻子那说出来,就是被骂了,被羞辱了,可在苏小晚这怎么就这么团结友爱呢?

不过,该说的话还得说,于是咳嗽了一下开口说道:“陈连长的妻子到是没去我那里感谢,不过,和陈连长大吵了一架,闹的整个家属院,沸沸扬扬的,影响很不好,这个事还牵扯到你,所以,说要和你谈一谈。”

苏小晚漏出一副惊讶的表情说道:“这是怎么了,他们因为什么吵架呀?不过,他们吵架是人家夫妻的事,这和我有什么牵扯的。”

韩冬晨回道:“陈连长的妻子说,你骂了她,羞辱了她,觉得自己没脸在部队呆下去了。情况我们也调查过了,到是没听到你辱骂对方的话语。”

这时候顿了一下,用眼睛很犀利的看来了一眼苏小晚后,接着说道:“但是,你说话的内容,却很隐晦的伤了对方的自尊心。”

苏小晚被韩冬晨看的那一眼,感觉身上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心想,你说你的呗,没事瞎放什么冷气,不过还是很惊讶的说道:“天那!她怎么会这样说呢?我今天是第一次见到她,她上来还夸我长的好呢,她还教我怎么持家,怕我败家呢,我对她是心存感激的,怎么会骂她,我刚来,也没有什么可以回报她的,就想着,以后大家住在一起,一定要团结互助,一起共同进步,她都做表率了,我不能给你丢人,被落下呀,所以,我也给对方提了一些小的建议,我看她当时挺高兴的,后来因为赶车,就先走了。可是,她怎么会这么说我呢?”之后做出一副伤心失望的样子。

直接把韩冬晨说伤人自尊的事给略过了,说了这么多就是一个中心思想,是她先招惹我的,我这是以彼之道还治彼身,还有一个意思,就是姑奶奶不是好欺负的。

韩冬晨多少对苏小晚有些了解的,也知道她能说会道,明明就是挖苦讽刺对方的话,但是到她嘴里,就变成了全是为人着想,还一副被误会的可怜伤心样。

即使知道,她这个样子可能是装的,可依然不由得被她的说辞给说服了。

心里对此事也有点厌烦,你说这都什么事儿啊,自己嘴贱去招惹人,被人修理了,还不依不饶的,想想就觉得那个张春香活该,这样的人,也确实需要好好教育教育了,明天,得去找李指导员谈谈,家属的素质也该提升提升。

苏小晚看着韩冬晨不做声,好像在沉思,于是又装作焕然大悟的样子说道:“冬晨,会不会是因为,我们昨晚吃的辣椒油没给她送去,尝尝啊?”

之后苦着脸继续说道:“我也知道现在的日子苦,大家的日子也都不好过,可是,东西就那么一点,整个家属院的人太多了,也送不过来呀,就说今天,你给了我20块钱,我和郑嫂子一起去买的东西,把这个月的口粮买完后,就剩下可怜的几毛钱了,今天一顿就把明天的菜都吃光了,这个月我们还得省着点吃,不然,菜可能吃不到下个月的今天了,要是在给别人送东西,我怕,我怕……”越说声音越小。

苏小晚这是告诉韩冬晨,那张春香就因为一口吃的跟自己过不去,还有就是,今天,你可带人吃了我做的饭了,还没少吃呢,怎么办你自己掂量着看。

韩冬晨被她这么一说,也明白了,这些人真是闲的,不过,想想媳妇做的饭还真好吃,好像今天做的红焖肉顿土豆,媳妇儿都没吃到一口,就没了,想想也挺愧疚的。

于是,又从兜里拿出了仅有的10块钱放到了桌子上说道:“这个月的菜钱,要是不够,在和我说,时间不早了,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说完就往书房走去。

苏小晚看了下桌子上的10块钱,又看了一眼已经去了书房的韩冬晨,心里唱起了愉快的歌声,这招装可怜还是挺管用的,我只是提醒了他一下自己的辛劳,和别人针对她的原因,没想到还有10块钱的意外收获,这下子,这个月的菜钱不用担心了,苏小晚呀,苏小晚,你可真是堕落了,10块钱,就把你欣喜成这个样子,可真是丢人,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收好了钱,欢欢喜喜洗的就回了卧室,刚要睡觉的时候,发现,忘记大事儿啦!啊,郁闷,那家伙想的根本不是怎么和自己说他隐疾的事,难道,是想蒙混过关,声东击西?不过,就先这样吧,可能人家真有隐疾而不好意思说也不一定,这一天也够累的了,还是赶紧睡吧。

正睡的香呢,忽然听见楼上传来“碰”的一声,下了一大跳,之后又听见隐约的吵闹声,苏小晚也没当回事,继续接着睡。

韩冬晨在书房看着书,但是,心思却没在书上,突然觉得挺无奈的,心里也在感叹,这小丫头太精了,嘴巴也厉害,这人没教育成,还又搭进去10块钱,又想起在客厅时听着苏小晚在洗手间洗澡弄的哗哗的水声,就忍不住怀念起把她抱在怀里时的馨香和那两团柔软,虽然长的挺瘦的,但该有肉的地方一点都不含糊,想着想着,身体又开始燥热。

第二天也是在战士们嘹亮的口号中醒来的,站在窗前,看着操场上的战士,训练有素,整齐的奔跑着,感觉自己,浑身都充满了力量,又是一个艳阳天,苏小晚笑了笑,对自己说,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都会有新的希望,小晚,你一定会活的幸福而又精彩。

韩冬晨已经出去晨练了,简单的给自己弄了个早餐,一般的时候,韩冬晨的早餐都在部队食堂吃。苏小晚吃过早餐后,打算把昨天泡的衣服洗干净,结果一看,衣服都不见了,又跑到阳台,好嘛,都在哪里整齐的晾着呢,心里美滋滋的,又给韩冬晨加了一分。

之后把家里卫生,从头到尾的收拾了遍,这时候都是水泥地,还没有地板,不过还是挺光滑的,把带来的破补丁衣服,用剪刀都弄成一条条的,之后,在家里翻箱倒柜,不知道在哪找了个木棒给绑了起来,当拖把用,把地也拖的干干净净的,房间的东西本来就少,看上去就更整洁了,又把厨房从新规整了一下,把缺的东西都记下,下次遇见都买回来。

等全部都弄完,已上午9点多了,想起,自家好像还有一块菜地呢,这时候也该种了,可是她没什么种菜的经验啊,感觉把自家收拾妥当,穿了那件旧的褪了色的衣服,主要是这个没补丁,去种菜能穿什么好的,然后把头发梳成丸子头,看上去干净利落后,就出门了,去隔壁取点经去。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46979 
财富
3560159  
积分
1163474  
在线时间
412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4-24 
第二十四章 种菜

郑海梅今天心情很好,昨天晚上吃了一顿肉,还炸了辣椒油,她们家志宏吃的很开心,又夸奖了她。

闲聊的时候,就把苏小晚和张春香的事说了,正好这个事,她们家志宏,也就是李指导员,昨天还去调节过,又听自家媳妇说了经过后,一致觉得,苏小晚这个丫头是个厉害人,而且一定要交好,统一了战线的夫妻俩,一夜过的很滋润(你懂的)。

第二天,把家里的事情收拾完,正想着去看看苏小晚呢,就听见了敲门声,很轻,开门后,果然是苏小晚,笑着把人迎了进来。

苏小晚一看门开了,紧跟着就说了句:“郑嫂子,早上好,这会儿忙啥呢?”

郑海梅笑着说道:“这大清早的也没忙啥,就是做了些家务,洗了些衣服,咱们军嫂,一天天也没啥事干,也不用上班的,这不刚弄完。还想着去你那问问,你家的那块菜地,都想种些啥,咱好一起去买点种子。”

苏小晚一听,正好瞌睡有人就递枕头,忙说道:“郑嫂子,还真是巧,咱俩想一块去了,我这刚来,我家分的哪块地,还不知道呢,更别说哪里能买种子了,正好跟您一起,我可省不少心呢。”

说完,两个人就决定一起去翻地,买种子,种菜了。

这个时候很多人是自己留蔬菜种子的,不过,两个人,一个是城里来的,去年搬过来的时候,都快秋天了。另一个呢,是半吊子,嫁人的时候就荷包空空,种子就更没有了。

没多久,两个人就来到了,离部队不远处的农民自发组织的小市场,买了些蔬菜种子,像黄瓜、豆角、茄子、青菜、香菜、香葱、韭菜、小白菜和小水萝卜菜等等,挺多样的,这些种子都很便宜,又在小市场转了一下,卖蔬菜种子类别都挺齐全的,也有卖猪肉的。

不过一周只有两天在这卖,主要还是这里的购买量太少,小市场不大,一会儿就逛完了,看到有卖小坛子的,想着中午回家的时候,过来买回去用。

两个人拿着种子就去了菜地,面积很小,一家也就五十个平方那样子,等到了的时候,两个人都傻眼了,怎么种啊,连个工具都没有。

郑海梅就看着苏小晚说道:“弟妹,这我也没种过蔬菜,你得教教我,我可指望你了。”

苏小晚也很尴尬,她就记忆里有点影子,自己也没操练过,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说道:“瞧我这记性,我们得先把地翻了,才能种的,郑嫂子,你家有铲子吗?”

郑海梅也不懂啊,不过,她一转眼就看见了,离她们不远处的王红,是张连长家的,于是,二人就很热情的过去打招呼了。

王红看见郑海梅她们过来,很是紧张了一下,她认识郑海梅,不过傍边那个长的挺好看的小姑娘她没见过,猜测可能就是这两天大家都议论的韩副营长家的嫂子了。

等走近了,就看见一个身体有些芊瘦,个子不太高,面容有些微黄的王红,怯懦懦的站在那,看我们过来还有些紧张,身边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正坐在菜地那玩耍。

郑海梅看了这样的王红,皱了一下眉,不过很快就微笑着开口说道:“王嫂子,忙着呢,我看你这片地都快翻完了,干活可真利落,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苏小晚,韩副营长家的。”

之后又给苏小晚介绍:“这是王红,王嫂子,是张连长家的,和咱们一栋楼,在四楼住。”

苏小晚很热情的打招呼道:“王嫂子好,我们刚从小市场买了些种子过来,顺便看看菜地,您这动作可够快的,眼看就翻完地了。”

王红有点害羞的说道:“哦,俺这是翻的早,就想着早点种,能早吃上一口,家里的菜苗都快育好了,开始长牙了”

苏小晚一听,这种菜还要先育苗,把这事都给忘记了,后来郑海梅和苏小晚都很真诚的讨教种菜技巧,王红,从一开始的紧张,到后来说的也挺通畅的,两个人学完种菜知识就告辞回了家,好准备工具翻地。

不过半路上,苏小晚辞别了郑海梅,一个人又去了小市场,把那个小坛子买了,高30cm,直径10cm那个样子,还不错,花了3块钱,心疼坏了。

又买了点辣椒粉,买了三颗大白菜,这时候的大白菜,几乎都是人家去年冬藏的,外面叶子有点枯,不过,没关系,吃着都还不错,又买了一点韭菜,这是第一茬韭菜,还不是很高。

又在市场找了一圈也没发现有什么水果,诶,这个季节啊,在有这个时代啊,水果都是稀罕货。

拿着这些就回了家,换了鞋,把东西都放进厨房,规整好,出来后,发现这鞋穿着太不方便了,就拿起剪刀,把穿旧了的鞋剪了剪,剪成了拖鞋的样子。

虽然看上去不太好看,但是穿起来方便,看着挺满意的,暂时就先这样吧。

到了厨房,又把昨天买回来的大骨头处理了一下,做了个骨头汤喝,又蒸了点米饭,她现在正在长身体呢,营养得跟上,骨头汤补钙,又有很多营养元素,对她现在最好了,虽然18岁了,但是个子还能长长的,就为了那小小的几公分也得在努力努力。

等吃过了午饭,休息了一会儿,睡了一个午觉,醒来后又开始忙,把昨天泡的黄豆,从新换了水,接着继续泡。之后就收拾今天新买回来的小坛子,洗干净,控干水。

把买回来的白菜剥去枯黄的外衣,洗干净,一刀切两半,之后每半又补了一刀,这样,一颗大白菜就分解成了,四小份,一共切了两颗白菜,把切开的八小份,每一份的叶子,一点点的用盐抹均,放在坛子里腌制一天。

等忙完这些,腰酸背痛啊,这个季节实在是青黄不接的时候,自己得做点小咸菜吃。

诶,能会这些,还多亏了上辈子做的贤妻良母,因为自己很多时候在忙,但是,仍然记得母亲曾经说过的话,要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男人的胃,后来,也是因为自己喜欢吃,再有就是没时间陪袁凯的亏欠吧,去了专门的厨师班,学会了一手好厨艺,在家时间最多的时候,就是做菜了。

所以,做这些家常小菜都难不倒她。等忙完了这些,已经下午3点多了,自己的蔬菜种子,还没育苗呢,虽然,听王红的指导了,但是,还是怕自己把握不好,今天看她的地都快翻完了,这个点应该回来了吧,还是虚心的去请教一下好,不然这些种子弄坏了,可白瞎了。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46979 
财富
3560159  
积分
1163474  
在线时间
412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4-24 
第二十五章 育苗
换了一身衣服,把自己整理好,拿了一把糖,怀着虚心受教的心情就敲了王红家的门。

没一会儿门就开了,王红,看着站在自家门口的苏小晚,很是意外,不过还是很热情的邀请苏小晚进屋坐。

王红是真的很开心,因为自己性格的关系,在大院里也没啥朋友,她也知道,因为不爱说话,自己被人嫌弃,久了也就不出去交往了,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就行了。

苏小晚笑着进了门,就看见一个空旷的客厅,大家的房子格局都差不多,王红家里的摆设也挺简单的,比自己家多不了啥东西,她家的小男孩儿也在客厅玩,穿的衣服都打着补丁,但是,衣服很干净,从这一点上,也能看出,王红是个勤快人,这是回家就把孩子的衣服换过了的。

小男孩儿,看到苏小晚进来了,也有点怯生生的,苏小晚赶紧把从家里带的糖,拿出来,逗他说道:“看,阿姨手里有什么?是糖哦,想不想吃啊,要是想吃就过来拿吧。”

那小男孩,看见糖,口水都流出来了,不过还是很害怕,不敢过来拿,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妈妈。

王红看了一眼儿子,虽然心疼,但还是很腼腆的说道:“嫂子,快把糖收起来吧,挺贵的,不用,不用给他。”

她儿子听完她的话后,眼泪都在眼圈转了,苏小晚也忍不住了,她上辈子28岁了,都没要成小孩,所以对这样乖的小宝贝,真是没有免疫力,赶紧走了两步,到了小男孩儿身边,抱了一下他,又把糖给了他吃,小男孩儿,看见有糖吃,非常开心的笑了,苏小晚脸上也挂着笑容。

王红看苏小晚挺喜欢她家儿子的,也走近了说道:“小壮,快谢谢阿姨。”

小家伙嫩嫩的说了句:“谢谢阿姨”

苏小晚的心都快要化了,摸了摸他的头说道:“我们壮壮真乖,是个乖孩子。”

苏小晚是真的很开心,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看到王红拿了一杯水过来,之后脸有点红,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嫂子,你,你喝点水吧,谢,谢谢你。”之后也不知道说些什么,看着她感觉有点尴尬和拘束。

苏小晚觉得,是不是走错家门了,这是王红家好不好,她在自己家里还搞的自己这么紧张,也是醉了。

王红是真心谢谢苏小晚的,她来大院这么久了,没有谁愿意和她交往,因为她穿的不好,又不会说话,同样也没人喜欢她家孩子,连个小伙伴都没有。

今天她可是听大院的人说了,这个小嫂子,韩副营长可在乎了,对她可好了,还给了好些钱买吃的,就对她败家,炸辣椒油的事都绝口不提,张嫂子闹的那么凶,可苏小晚依然好好的,感觉什么事都没发生,这得多宠爱,多娇惯她啊,大家都羡慕死了,就这样的人还愿意来她家,是真觉得苏小晚人特别好。

苏小晚并不知道这些,也不知道,她家韩冬晨已经成了好丈夫模范,她成了别人羡慕的对象。

不过看这事态,还是赶紧把正事说了吧,于是就跟王红开门见山的讨教了育苗的正确做法,王红也很仔细的说,苏小晚很仔细的记,还带着苏小晚参观她育苗的情况,看着,这一盆盆的细嫩的小绿苗也很养眼。

最后结束的时候,王红很诚恳的说道:“嫂子,要不我帮你育苗吧,反正我也不忙,今天我也答应帮郑嫂子育苗了,一起弄,也不碍事的。”

要是没参观过那些小苗的话,苏小晚也就答应了,可是看过之后就觉得这样让人帮忙不地道,那么费工夫,还得细心,占地方,又大的工程,还真是不好意思,她也看出来王红是个什么样的人了,但是咱不能拿人家的弱点欺负人家,而且还是在人家对你不错的基础上。

于是就回绝道:“王嫂子,今天谢谢你了,这些以前都不太会的,今天都会了,我自己回家弄就好,不会了我在请教你,今天这个点也该做饭了,我就先回去了,有空,带着小壮到我家坐坐”。

王红听到邀请后,非常开心的说好,送了苏小晚出门。

苏小晚回到家,这个点也确实该准备晚饭了,家里的骨头汤还剩了一些,不吃明天可能就坏了,那晚上就吃骨头汤面吧,现在没有钱了,吃的东西就没那么多讲究了。

说干就干,先泡了点木耳,在把面揉成面团,做个手擀面,锅里又少加了一些水,烧开,把泡好的木耳放进去煮,这边刚把面条切好,准备下锅。

韩冬晨就到家了,去换衣服的时候,就看见,昨天洗的衣服整整齐齐的摆在那,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心里还是暖的。

换完衣服,洗漱完就走到了厨房,一开门,满屋子都是骨头汤的味道,很香,苏小晚看韩冬晨回来了,而且头发上还有水珠,就知道回来有一会儿了,这边切面没听见开门声,于是马上说道:“你先拿碗筷吧,骨头汤面马上就好了”。

等韩冬晨拿着碗筷出去了,这边的骨头汤面也好了,做了一小盆,连汤带面的,盛好后,又拿了一点韭菜切成小段撒在了上面,很有点珍珠翡翠白玉汤的感觉。

苏小晚很满意,端着骨头汤面就放到了餐桌上,给韩冬晨和自己一人盛了一碗。

韩冬晨闻着就知道这面香,肯定很好吃,在看这颜色,也很有食欲,什么也没说就大口大口的开吃。

苏小晚看这他吃的痛快,也很开心的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面,还说道:“这是我昨天买了一块骨头,肉少,不过煲汤最好了,今天中午就喝了一点,你也知道我这身子骨,人家说,多喝骨头汤还能长个呢,我也希望能在长长,你说我还能长不?”满眼期待的等着韩冬晨回答。

韩冬晨有点不太习惯这样的说话方式,平时都有事就“说”,哪有这样的无聊问题,不过,看到她期待的眼神,还是认真的说道:“恩,你还小,多喝点骨头汤有营养,平时在多吃些肉,补补,应该能长高些,也能胖点,你这身体太单薄了。”

韩冬晨是真觉得苏小晚的身体太单薄了,感觉一碰就坏,所以,连碰都不敢,说完这句话,又想起,今天,赵庆国那欲言又止的样子,和他说的那些话,人又沉默了。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46979 
财富
3560159  
积分
1163474  
在线时间
412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4-24 
第二十六章 模范丈夫

苏小晚看他这么说,满意的笑了,然后接过话说道:“恩,听你的,你见识比我广,你都说这是对的,那肯定没错。”然后,津津有味的吃着她那骨头汤面,一脸认真,满足的表情。

韩冬晨看着苏小晚一脸的满足样,还那么相信自己,心里就美滋滋的,感觉非常好,忽然想到今天赵庆国和自己说的那话,脸就黑了。

今天上午,韩冬晨找到了周教导员,正好李指导员也在,就说起了陈连长家张春香的事,然后,又把昨天苏小晚的一些回答传递了一下,最后,大家一致认为,张春香同志思想觉悟太低,误会了苏小晚同志的好意。

觉得这事搞的沸沸扬扬的,而且还是因为一点吃的闹,影响不好。

家属院里的军属太闲,得给他们找点事儿干,于是觉得,应该组织个学习班,很多军属不识字的可以去学习一下(这里面就包括张春香同志),这样能提高人文水平,也能提高个人素质,修养,和思想觉悟,这也算是好事了。

等忙完这些回了办公室,就看见赵庆国愁眉苦脸,一脸的欲言又止的在办公室门口等着他。昨天楼上的声音他也听见了,不过,不太知道今天跑到他这里是为哪般。

赵庆国看见韩冬晨来了,马上站立敬礼:“报告”。

韩冬晨点了头,并示意的他跟上,就进了办公室。

然后板着个脸坐在椅子上,冷冷的赵庆国说道:“什么事?”。

赵庆国有点别扭的开口道:“昨天晚上,不知道吵到你们没有。”

韩冬晨冷冷的回答道:“还好”。

赵庆国一脸便溺样,心想,你就不能多问一句,我好接着说呀,你这让我一个人唱双簧多累呀,不过他的心声韩冬晨没听见。

最后还是赵庆国败了,刚才的庄严都不见了,一脸贼相的说道:“我说老韩,真没看出来呀,你这么冷的,跟个冰块一样的人,居然会疼媳妇了”。

韩冬晨听他说完这句话后,就觉得没啥大事,因为平时关系还不错,他刚升上来也没多久,两个人私交也不错,没外人的时候,就不太讲究那些虚礼,他没个正行的样子看着也习惯了,在没外人的时候,也不在意,看了他两眼后,就不搭理他了。

赵庆国就一个人继续卖力的说道:“还不知道吧,你现在都快成了全家属院公认的模范丈夫了,疼媳妇都出了名了,媳妇想吃啥买啥,听说昨天买了一大堆东西,还是小战士送上去的呢,听说买了不少豆油,连一点肥油都没看见。我说老韩呀,你疼你的媳妇儿,这是应该的,可是得给哥们儿留个活路呀。”

炖了下贼笑着继续说道:“昨天也不知道我家那口子听谁说的,你嘴甜,又疼媳妇,说昨天嫂子买那些东西,都是你让的,让她好好补身体。我就想着,你啥时候这冰块脸变了呢,好奇呀,就过来问问,顺便取取经。”

韩冬晨看着眼前一脸奸笑的赵庆国,瞪了他一眼,也不搭理他。

赵国庆一看,好嘛,还是原来那德行,也没啥变化呀,不由得挠头说道:“你这还是原来的样子呀,也没啥变化,也不知道我那婆娘抽啥风,昨天回去后就对我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饭没吃好不说,大半夜的还跟我吵,管我要钱买吃的,兄弟我就那点津贴,除了给老家的,剩那点儿,就是够个温饱啊。这不好奇嘛,就过来问问,哥们跟你说,媳妇不能这样宠呀,越宠越上脸,赶明个就能爬你头上去。”

说完还一脸苦哈哈的表情看着韩冬晨,希望他亲口说那些都不是真的,自己回家也能交差了,还希望他能抚慰下他受伤的小心脏,顺便管教一下自己的媳妇儿别乱花钱,都搞的他家庭矛盾了。

韩冬晨听完后,脸黑的赶锅底灰了,这回不仅脸冷冰冰的,连声音都带着寒意的说道:“看来平时训练的强度不够啊,还有闲心到我这里八卦了。”

紧接着严肃的说道:“步兵一连赵庆国。”

赵庆国条件反射的行礼:“到”。

韩冬晨继续说道:“带领全体一连战士,围绕操场慢跑二十圈,跑不完不许吃饭。”

赵庆国一脸垂头丧气的出门,心里不爽的集合跑步去了,忽然间也发现了彼此地位的差距,心里不由得有点郁闷和气愤,这刚当几天副营长啊,就拽上了。

韩冬晨心里很不爽,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人来教自己管教媳妇了,然后,又想到昨天,苏小晚说的张春香教她如何持家的事,忽然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不过,又想到,自己什么时候让她想吃啥买啥了,还有让她补身体的话,自己也没说过,这丫头,胆子也太大了,什么都说,这可不行,回去得好好教育下。

想完上午的事,就想到现在,几句话的工夫,刚刚自己就说了先前赵庆国学的话,不由自主的皱了眉,用手指来回的摸着自己的额头,头疼啊!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遇到苏小晚的事情,就出状况。

苏小晚不知道这些,就看着,韩冬晨,把所以的骨头汤面都吃完后,在那神色有点不对,还用手指顶着额头,就关心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头疼吗?”

听完苏小晚的这话,韩冬晨很无奈的回了一声:“没事”。

不过心里却在想,苏小晚买东西有什么错,这些人,一个个的,说妇女没见识,闹也就闹了,你说他一个大老爷们,都当连长的人了,还来他这里告状,我们家小晚又没花你们的钱,至于吗?

苏小晚看韩冬晨说了一句话,就没下音儿了,还阴沉个脸,也不知道为啥。

不过她也不在意,继续说道:“今天我去小市场买了点蔬菜种子,然后又请教了楼上张连长家的王嫂子,跟她学了怎么育苗,不过咱家的菜地还没有翻呢,你知道哪里有铲子吗?我想明天把地给翻了”。

韩冬晨听完了之后,面无表情的说道:“嗯,我知道了,明天给你问问。”

说完就去收拾桌子了,苏小晚一看把事情解决了,就把今天搜集的没用的旧报纸拿出来,剪成大小一样的长方形。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46979 
财富
3560159  
积分
1163474  
在线时间
412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4-24 
第二十七章 繁忙

等韩冬晨洗完饭筷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苏小晚在那里认真的剪纸,不由得好奇的问道:“你剪它干什么?”

苏小晚笑着说道:“哦,这些是用来育苗的,明天用浆糊糊起来就变成了一个小圆筒,把选好的软土放里面,就可以育苗了”

韩冬晨同时也看见了苏小晚穿的那个拖鞋,觉得怪怪的,看到那么嫩白的小脚丫,心里就有点躁动,于是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说道:“哦,那你弄着吧,不过,不要忙的太晚,早点休息”。说完人就快步回书房了。

回到书房的韩冬晨脑海里还在回放着那一对嫩白的小脚丫,联想到,脚丫都这么白,又想起那两软软的团肉得有多白,没一会儿,身体就开始发热,脸也开始发热,浑身燥的难受。

苏小晚应了一声说知道了,也搞不清他这是怎么了,在家里还走的那么急,难道这也是军人的习惯。

不过心想却也感叹,诶,这口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吃上,看他这态度,难道隐疾真的很严重吗?

想了想,不得其法后,又继续认真的剪纸,无聊的时候,也看看,这个时代都有什么大事,大新闻,顺便也了解一下。

看着看着,忽然看到了一个角落里居然在征文,一开始,看到了,也没当回事,不过,看的多了,忽然灵光一闪,哈哈,姐终于知道,怎么赚第一桶金了。

这两天,没事的时候也在想,怎么赚钱的问题,虽然自己会做一些菜,小的糕点也会一些,不过,在看看自己的小身板,还是算了吧。

做吃食,你得去摆摊吧,就这小身板,那些用具和食材自己都不一定拿的动,更危险的是,人身安全呀。

自从来到这里,就一直没有安全感,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个时代的法律不健全,还是因为陌生的环境。

做小买卖被人看不起不说,大院里的人就得讲究死,还很可能给韩冬晨带来麻烦,为了那点小钱,觉得不值得。

再有,自己长的也不差,不能说有万人迷那样的回头率,但也是青春靓丽,甜美可人的小美女啦!万一被小流氓盯上了呢,自己这小身子骨,逃跑都困难,这么有危险系数,和付出不成正比的事,不能干。

做小糕点,倒是可以拖点关系卖到供销社去,但是,踏人情不说,你还得买原材料,还要加工,整个程序都得你一个人做,又没啥特殊的技术含量,同样也没办法大量生产。

再有,现在家属院的人可都闲着没工作呢,你要是弄出点动静,到时候都过来找你学可怎么办,你做的这是吃食,在现在人的眼中,还没升级到技术保护的层面呢,不教那就是不团结友爱,教了,你还做什么做呀,反正都不和苏小晚的心意。

苏小晚都想好了,上辈子太忙,错过了很多风景,这辈子有这么大的优势,要还是把自己忙的跟陀螺一样,没时间享受生活,那就白活了,所以,得找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没想到,因为自己的虚心好学,热爱生活的点滴,生活就回报自己这样好的礼物,先当个作家也挺好的,说出去名声好听,这个时代还是很尊重知识分子的。

而且,写些东西,对苏小晚来说,都不是个事,难不倒她,这跟写策划书比起来,可简单多了。

又赶紧看了看,现在的文风,觉得自己可以一试,赶紧把几个不同报社的征稿信息和地址,全部保留下来,等把剪纸什么的都弄完之后,已经挺晚了。

不过,看韩冬晨的房间还亮着灯呢,从小缝隙中能模糊看到,好像在看书,还挺用功的,不过,还在兴奋中的苏小晚也没去打扰他,去了洗手间,洗漱完了之后就去睡觉了。

同时和苏小晚一样有好心情的,还有张连长家的王红,张顺一回到家,就感觉到,自家媳妇今天很兴奋,家里的小壮也很开心,就好奇的问王红是遇见了什么好事了,王红就把今天苏小晚来到家里的经过说了,也没放过,苏小晚对小壮的喜爱之情。

张顺听后也很开心,他也知道媳妇到这都半年了,也没个朋友,家里人口多,负担重,两个人在这里生活的也很艰苦,觉得委屈媳妇了,所以,对王红能和苏小晚走的近,非常赞同,也鼓励王红多和苏小晚接触。

虽然,这两天也听说了韩副营长的这个新婚妻子有点败家能花钱,但他是个实在人,没想贪图什么,只要王红能开心点,就够了,王红也很开心,张顺能支持她,两个人一夜过的很和谐。

第二天是个好天气,苏小晚早晨起来就神采奕奕的,给自己简单的做了早饭,吃过后,做好了家务,就去洗手间把昨天韩冬晨换下来的衣服,还有自己的衣服洗好,晒到阳台。

等忙完这些,又把豆芽换了一次水后(这几天泡豆芽的水都是温水,主要是天气还不够暖),找了一个干净的笼屉布把豆芽包裹好,放到暖和的阳台上,现在黄豆芽已经长出来了,今天在长一天,晚上差不多就可以吃了。

弄完豆芽,就把昨天腌制好的白菜拿出来,把水拧干,把小坛子洗净控干。

拍了几瓣蒜,切了一块姜,几根大葱白,全部切碎,又把辣椒粉,白糖,全部放在一个大碗里拌均匀,又拿了一把韭菜切段后一起搅拌。

等了几分钟之后,里面葱姜蒜什么的就都被杀出了汁,变成了酱状,把这些在搅拌一下后,把腌制好的白菜,一片叶子,一片叶子的抹均匀后,在放到小坛子里,密封,大概一个星期后,发酵就能吃了,这辣白菜要是有苹果和梨做配料就更好了,可惜,这个季节啥都么有呀,不过,想想辣白菜的口味,就流口水呀,这是上辈子很喜欢的一道小菜。

腌制完了辣白菜,又去厨房把面糊做了,之后就把昨天剪好的纸糊成圆筒状,快忙完的时候,好像听见了敲门声。

苏小晚一开门就看见了郑海梅全面武装的样子,带着白手套,围个纱巾,手里还拿了一个铲子,这是一副要劳动的架势呀。

于是笑着开口说:“嫂子,这武装的可够严密的,是要去翻地吗?”

郑海梅也笑呵呵的说:“是呀,这不来找弟妹一起去吗?我也没翻过地,现在天气暖了,太阳就烈了,风沙也大,我就好好的武装了一下,呵呵,看着还行吧?”

苏小晚笑着说:“恩,非常不错,还是嫂子聪明,嫂子先进屋坐一会儿,我忙上就弄完了,换身衣服,咱就出发。”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46979 
财富
3560159  
积分
1163474  
在线时间
412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4-24 
第二十八章 好男人

郑海梅进了门,发现,房间是很干净的,就是空旷了些,没啥家具,找了个凳子坐下后,就发现苏小晚在弄旧报纸做的小圆筒。

于是好奇的问道:“你弄这些是干什么的?”

苏小晚给她介绍了作用后,郑海梅又点不好意思的说道:“育苗这么麻烦那,昨天我还请王嫂子帮我弄呢,这可得好好谢谢她。”

苏小晚接过话说道:“是挺麻烦的,不过,我也觉得挺有意思的,一会儿我就去弄点软土,对了,我还不知道哪里有铲子呢,昨天问我家那口子,他说好帮我问,可还没信儿呢,今天怕是翻不成地了。”

郑海梅也没在意的说道:“哦,那就在等一天,反正也不着急,我这是问王嫂子那借的,她家都翻完地了,也备好垄了,今天可能就要种了,正好,可以去看看。”

苏小晚觉得也挺好,就拿了个准备装软土的袋子和郑海梅出门了。

等快到菜地时,就遇到了于兰英和张春香还有几个不认识的军嫂在边聊天,边翻地,看到她们后,于兰英最先打和苏小晚招呼就说道:“诶呦,这不是韩副营长家的嫂子吗?这是来种菜的?”

苏小晚笑着回道:“于嫂子好,先不种菜,弄点软土回去育苗”。

说完了,就和郑海梅往菜地走呢,就听见大家七嘴八舌就议论开了。

有人问道:“她就是韩副营长新娶的那个媳妇?”

接着就有人点头回答说道“是啊,是啊,啧啧,你看人家是个命好的”

其中一个军嫂则撇着嘴说道:“也不怎么样嘛,瘦不拉几的,浑身没二两肉,韩副营长怎么会喜欢她这样的”。

另一个军嫂打趣的说道:“诶呀,就算你浑身都是肉,又能怎么样,人家韩副营长就喜欢浑身没二两肉的呢,哈哈”。

先前的那个军嫂被说的不好意思了,接着说道:“去去,边去,你这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俺家那口子,就喜欢俺这一身肉,你羡慕也没有用”。然后很傲人的挺了挺自己的胸。惹的大家哄然大笑。

大家七嘴八舌的就说开了

“诶,真是个命好的,看看人家长的也好,难怪韩副营长那么疼她”。

有人小声附和道:“是呗,你看她那么败家,韩副营长都没说她,还有,那件事闹的那么大,最后,她都好好的,韩副营长可真惯着她”。

其中一个军嫂看了看张春香,又看了看苏小晚说道:“是呗,同人不同命啊,看人家那是模范丈夫,咱跟人家比不了。”

另一个撇着嘴接话道:“哼,也不知道她哪里好了,韩副营长就稀罕成这个样了,今天早晨我来,就看见韩副营长拿着铲子往回走,我还纳闷呢,结果,到了菜地,才知道。”

听完这话,马上有人附和着说道:“就是,就是,也不知道她哪好,你说韩副营长多好的人啊,还这么疼媳妇,谁家的菜地不是咱们女人自己翻的,谁家男人也没说搭把手,你看看人家韩副营长,这么好的模范丈夫,咱咋就没摊上呢。”

大家都在那言辞激烈的议论着,有羡慕的,有看不上眼的,有捏算吃醋的,有嫉妒的......等等。

张春香看着这些人说话,只是哼了一声后,带着她那一身肥肉,费劲的翻地,刚刚被人看,被人说,虽然声音小,她还是发现了,凭什么她苏小晚就那么命好,被人羡慕,凭什么自己就要被骂,被讲究,把所有的气都撒到了土地上,把自己还累的够呛。

于兰英看着这些人的议论很满意的,打声招呼就走了,剩下郑海梅和苏小晚面面相觑,还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郑海梅也听到了一些流言,但是,自认知道的比其他人多,也就没在意,今天早晨的事,她确实一点都不知道。

苏小晚呢,都不出门更什么都不知道了,甚至,自己什么时候多了个模范丈夫都不清楚,所以,大家议论的让苏小晚觉得有点摸不着头脑。

不过,等郑海梅和苏小晚到了自家菜地的时候,终于知道大家说的是啥意思了。

菜地还是昨天来看的那块没错,地头还有她们家的门牌号呢,只是,菜地有了变化,就看见,地都已经翻好了,而且垄都备好了,整整齐齐的,看上去很有层次感,高低一致,垄沟分明,苏小晚一看就笑了,真是挺开心的。

她还以为今天会把铲子拿回来就挺好,地她自己就慢慢翻就行,没想到会有惊喜,不错不错,必须加分。

郑海梅和苏小晚的心情正好相反,她自认在整个家属院的女人中,过的是最幸福的,丈夫会哄人,又体贴,对她也好,两个人从来也没争吵过,一直都很和睦,在整个家属院都是公认的模范夫妻,自己穿着也时尚,又明理懂事,还能帮丈夫的忙,大家对她又尊敬,又羡慕。

以前这些目光都是看在她身上的,自从苏小晚来了,这才几天,就全都变了,就算自己的丈夫李志宏也被大家说成模范丈夫,但是从没像韩冬晨对苏小晚这样过,家里的钱虽然都给她管,但是她从来不敢多花,更别说,丈夫会帮女人做事了,从来都没有过。(这是还不知道韩冬晨在家收拾桌子,洗碗,洗衣服呢,要是知道不得疯啊)

越想越愤怒,越想越记恨,越想越嫉妒,凭什么她苏小晚都能得到,看着她那张青春的笑脸,怎么就那么碍眼呢,这时候完全忘记了,要和苏小晚交好时候的心情和打算了。

不过,活了这么多年,情绪控制还是不错的,只是一小会儿,脸上狰狞的神色就换成了一张有些僵硬的笑脸。

苏小晚看过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一张脸,看上去笑的很勉强,不过也么在意这些。

郑海梅声音有点涩的打趣说道:“弟妹,你可真是个有福的,每想到韩副营长那么冷冰冰一人,还会这么细心,知道你身体单薄,怕你受累,翻地的活都给干啦。诶,嫂子这命苦啊,家里那口子也不会疼个人,就先去干活啦。”说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容呢,等转过身看,哪还有一点笑容。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46979 
财富
3560159  
积分
1163474  
在线时间
4120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4-24 
第二十九章 第一份善意

郑海梅的变脸苏小晚没看见啊,还以为郑海梅打趣她呢,笑着说道:“嫂子,你就会笑话我,咱们属院谁不知道你们夫妻那是模范夫妻,可好着呢。不过嫂子你忙吧,我去王嫂子那看看她种的菜,顺便弄些软土回去。”说完就往王嫂子家菜地那边走了。

郑海梅回了一声:“去吧,赶紧去吧”,之后就开始她生命中翻地的第一次体验,一开始还好,越到后面心情越糟糕,越来越气愤。

主要是,郑海梅家里条件不算顶好,但也是被捧着长大的,从小也没干过什么重活,最累的也就是跟母亲学做饭了,这是女孩子必修课。

现在拿着铲子翻地可是体力活,她跟从小在农村长大的那些军嫂怎么能比的了,小手都是细皮嫩肉的,哪里经磨,现在双手都长了血泡了,能不痛吗?越痛,想起苏小晚一点都不用受苦的笑脸,就越嫉恨,等到中午,地才翻了三分之一都不到,浑身就没有力气了。

苏小晚来到王红这边,打了个招呼后,第一件事就是摸了摸小壮的小脑袋,揉了揉他的小脸蛋,给了他一块糖吃,逗他玩了一会儿,才和王嫂子说话。

王红一开始还是很紧张的,苏小晚刚来她就知道了,可是那么多人,她不敢过去,后来又很多人都议论苏小晚,她有心帮说句话,又不知道说什么,所以当苏小晚过来的时候,别别扭扭的不知道怎么开口。

苏小晚看她这样,就看口问道:“王嫂子,你这是怎么了?”

王红鼓起了所有勇气才说出了一句话:“嫂子,对,对不起,那些人都在议论你,我,我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能帮你。”说完惭愧的低下了头。

苏小晚被她说的楞,之后有一股暖流在心间流动。

这是来到这个军属院收到的第一份善意,虽然,王红人懦弱又胆小,可是她比其他人对她都真诚。

苏小晚不傻,相反她还很聪明,观察能力也很强,就拿郑海梅说吧,就刚才的表情和表现,她还是有点察觉的,一些小的心里活动她也能理解,所以并不在意。

虽然,苏小晚不在意那些人,那些话,但是有个人真心为她着想,在意她的感受,她还是很感动的。

于是苏小晚也真诚的说道:“嫂子,没事的,不用和我道歉,你已经很好了,那些人我都不放在眼里,不用为我担心”。

两个人又探讨了一下怎么种植后,带着两个人一起选的软土就往回走了。

不过,路过小市场的时候,看见有卖肉的,就买了点五花肉,和一个大骨头,又买了点干豆腐,和一小捆干葱就回了家。

到家后,换了鞋和衣服,把买的东西都放进了厨房,就拿起软土,在阳台找个阳光充足的地方,开始她的大工程,等全部弄好,全都培植上以后,就中午了。

接着又煮了骨头汤,豆芽已经长出一大块了,就抓了一把,把干豆腐切成丝,又切了点肉,炒了个豆芽干豆腐,蒸了点饭,就这样,中午喝着汤,吃的肉炒豆芽干豆腐,还不错,吃完饭收拾完了之后,发现,今天没啥其他事了,也有点累,就去睡了一觉。

这一觉睡的很香,睡到下午三点多了才起来,伸了个懒腰,觉得,现在的日子过的很充实,没啥事干,忽然想起了火车上认识的陈大娘,当时也留了地址和电话的,心想打电话太费钱了,一块钱一分钟,还是算了。

可又不能不联系,因为,再好的关系,不总联络感情也会变淡的,何况,她们认识到现在还没几天呢。

那就只好写信了,想想也挺新鲜的,这都多少年没写过信了,说干就干,不过,得去韩冬晨书房拿笔纸,自己没有呀,心里还是有点小兴奋的,一点点推开房门。

整个房间很整洁,和刚来的时候一样,没啥变化,但是,一进房门就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气息,在火车上闻过,那感觉很好。

走到了书桌上,找到一个大的本子,是个空白的,上面还有某部队的印字,拿起了钢笔,想了想,不一会儿就动笔了,刷刷刷,一气呵成,一封报平安的信就写完了。

内容上,写了一些见闻,还有部队的趣事,还简单的说了下遇到的奇葩事件,很有灵性的表述了一下,自己的小聪明,小算计和小心思。

还有种田的趣闻,顺便表扬了一下韩冬晨同志的细心,和别人羡慕嫉妒恨的情绪,最后,寻问了一下老人家的情况,都是一些生活琐碎的问题,什么吃的好不好,睡眠怎么样,每天都在忙什么,有没有遇到啥有趣的事,吴大爷身体好不好之类的,反正面面俱到,写了一大堆,最后写着盼望回信。

正常写信,都是挑重点的说,都很严肃,但是苏小晚的这封信更像唠家常,她很知道要怎么才能贴近人心,与其说那些高大上的言论,远远不如一封,真挚温馨,又俏皮可爱的唠叨信更得人心。

虽然,苏小晚写的内容不华丽,但是,钢笔字写的是很好看的,这个年代没有电脑,还流行字如其人那一套呢,所以,上辈子苏小晚的钢笔字没有白练,这会儿就派上用场了。

写完信后,在韩冬晨的书桌上还找到了信封和邮票,应该是他平时往家写信剩下的,看上去还有不少,这时候苏小晚并没有多想,理由都给找好了。

把信都弄好后,就换了衣服,出了门,在部队里有个小的投递站,那里的小战士也很热情,见面就喊嫂子,投完了信就往家走,等到家属院门口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很漂亮的女人,长发披肩,大波浪,瓜子脸,五官长的也很精致,不过,她神情倨傲,眼神轻蔑,看上去到有点刻薄像,好好的一个大美人就硬生生的打了折扣了,穿着一身连衣裙,黑皮鞋,带着一个皮包,走路很风骚。

这样的打扮,在当地是非常时尚,和时髦的,同样是烫发,郑海梅和人家一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不过人傲慢的很,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对别人和她打招呼,也就是微微点个头,更像是领导视察工作,对一些穿补丁衣服的军嫂,和她打招呼,还有一种嫌弃感。

有人跟我在追帖嗎? 我常三心二意換帖喔!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