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561 | 浏览:2454736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重生之萌娘军嫂》作者:朵颜涯(正文完)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1511章 出事儿
    这菜一盘一盘的上了桌,眼看就开饭了,苏小晚不由得皱眉头问道:“驰驰呢?什么时候到家?”

    果果闻言马上开口说道:“先前打电话说在路上,这会儿应该快了,我在打一个电话去问问。”

    还没等他拿电话,糖糖就抢先说道:“我来,我来,哼,这臭小子,送青青回去,估计还舍不得呢,是不是依依惜别,忘了时间......啊---”

    “咦,这电话怎么打不通呢?”

    糖糖不信邪的皱着眉头又打了一遍,之后又打了一遍......

    最后抬起头,皱着眉头说道:“驰驰电话打不通,青青的也打不通,他司机的也打不通......”

    糖糖的话一落下,整个家里人的气氛刷的一下子就冷了,韩冬晨二话不说,站起来,拿起电话就打了起来。

    苏小晚也一脸着急的看向韩冬晨,家里人都神情紧张,包括糖糖的脸色都特别的不好。

    韩冬晨的电话撂下之后,赶忙安慰苏小晚说道:“小晚,你别着急,我已经让人去查了,看看怎么回事儿,应该没啥大事儿的。”

    苏小晚急的眼睛都红了,这可是特殊时期,抓着韩冬晨的衣角,有些哽咽的说道:“都是我不好,今天就不应该让他出门,这几天大雪,天气预报说今天还有的。”

    “他走的时候,天气还好好的,谁知道这会儿就,就......”

    还没等说完呢,韩冬晨就赶忙安慰道:“小晚,你别着急,没事儿的,不过是一个雪天,在正常不过了,不过是雪稍稍大一点,一点都不受影响的。”

    “而且,我早就做了安排,他不会有事儿的,你放心好了。”

    糖糖在旁边一听,看了看苏小晚,又看了看韩冬晨说道:“爸妈,你们别着急,我这就开车出去找找去,一定把驰驰找回来。”

    说完转身就要走,苏小晚赶忙吼道:“你给我回来,哪儿都不许去。”

    糖糖闻言,皱着眉头说道:“妈,没事儿的,我都好了,我......”

    还没等说完,韩冬晨就冷着脸说道:“我什么我,没听见你妈说不让你去吗?老实儿的在家呆着。”

    糖糖一听,生气了,刚要说什么,韩亦惟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对她摇了摇头,而果果见此,抬头说道:“爸,妈,要我,我去看看吧。”

    他的话刚落下,韩亦惟就开口说道:“嗯,韩叔叔,婶婶,我跟果果一起去,那条路我熟悉,我......”

    还没等说完呢,韩冬晨直接举起了手,打住了他们的话,说道:“不用,你们都老实儿的在家呆着,哪儿都不许去。”

    “驰驰,我会派人去找的,你们被跟着添乱。”

    韩亦惟闻言皱了皱眉头刚要说什么,果果却点头说道:“我知道了,爸爸,我会看着糖糖的。”

    韩冬晨闻言点了点头说道:“照顾好你妈妈,我出去看看。”

    果果点头,韩亦惟则眨了眨眼睛,没有在说什么,而糖糖等韩冬晨走后,别扭的甩开韩亦惟的手坐在了沙发上,生闷气。

    而苏小晚则心慌慌的看着窗外,果果倒了一杯白开水过去,温和的说道:“妈,您放心吧,不会有事儿的。”

    苏小晚也知道,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可是,她还是担心。

    她知道,不能保护孩子们一辈子,所以,并没有限制孩子们的出行,因为,蒋家不是一天半天就能倒的,不可能把孩子们放在家看护一辈子的,可是,可是......

    果果见苏小晚还这么焦急,不由得拍了拍苏小晚的肩膀说道:“妈,您放心,有爸爸在,肯定不会有事儿的,说不定驰驰只是堵在路上了呢。”

    苏小晚闻言,看了一眼满是关心的大儿子,点了点头,接过了水杯,而一旁的糖糖也不是傻子,见苏小晚这样,不由得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要是平时,妈妈根本不会这样,肯定有什么事儿是她不知道的。

    于是,张口就问道:“妈妈,哥哥,是不是有什么事儿,你们瞒着我?”

    果果回头瞪了她一眼说道:“能有什么事儿?你乖乖的在家等着就行了。”

    糖糖闻言,撅着嘴说道:“肯定有事儿,你们都不告诉我,是不是跟那个蒋家有关系?”

    “哼---,自从那个蒋丽萍来找你之后,你整个人都神经兮兮的,是不是蒋家又安什么坏心眼了?”

    “你不说,我也知道,蒋家没一个好东西,要是我弟弟驰驰没事儿还好,要是有事儿,我就把她们蒋家全都铲平了。”

    说完后,还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说真的糖糖这话说的很有气势,她确实也干的出来。

    她疯起来真的是不要命的,不然怎么小的时候,有一个拼命三娘的称号呢,她打架是真的不要命。

    果果见糖糖这样,叹了口气说道:“是不是蒋家还不一定呢,你别在哪儿乱猜测。”

    糖糖闻言狠狠的瞪了果果一眼,在没搭理他,而一旁的韩亦惟给糖糖倒了一杯水后说道:“蒋家的案子,快到尾声了,不是他们狗急跳墙最好。”

    “要是......”

    眼中也闪出一抹阴狠来,他们这些孩子,都是见过血的,都有一股子狠劲,所以,万一驰驰这事儿,真是蒋家干的,那......

    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一定要让蒋家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他们年轻人,顾及的没有大人顾及的多,所以,做事儿冲动,且也有冲动的好处。

    屋子里的所有人,心里面都积着恨意,包括果果他自己。

    一想到自己唯一的弟弟被蒋家人如何了,他恨不得手刃了他们,同时,他从未有过一次如此的清晰,如此的感同身受的知道了,他跟蒋丽萍的距离。

    如果,驰驰真的被蒋家怎么样了,果果恨不得吃蒋家的肉喝蒋家的血,根本就没有办法面对蒋丽萍,难怪爸爸妈妈如此的反对,以前还有些怨气,此刻全都散了。

    他是多么庆幸啊,庆幸爸爸妈妈的阻拦,不然,他到时候会是怎样的境地啊?

    也是在这一刻,他彻底的把蒋丽萍放下了,是真正的放下了。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1512章 受伤

    没有人可以伤害他的亲人,谁都不可以......

    时间仿佛在大家的愤怒中停滞不前,越发的显得更加漫长。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静静的等待着,虽然,这样的等待是那么煎熬,可是,韩冬晨不让她们出去,谁都没法子,只能在这儿熬着。

    忽然,刺耳的铃声在整个安静的大厅响起,果果急忙接过电话,随后,脸色极其难看。

    苏小晚半天不见果果说话,在哪儿发呆,不由得抓住他的手问道:“果果,是不是你爸爸来电话了?怎么回事儿?”

    果果看着苏小晚,又看了看大家,到嘴边的话,却如何都开不了口。

    苏小晚见状在他身上狠狠的拍打了几下后,严厉的说道:“冷殿宏,你给我说,我,我能挺住。”

    糖糖也焦急的说道:“是啊,哥,你到是说啊......”

    果果抿了抿嘴,咽了咽口水后,一脸担忧的说道:“妈,那个,那个,你别着急。”

    还没等说完,苏小晚的眼泪就下来了,边哭边说道:“废话,我能不着急吗?你能不能说了,你是不是想急死我?你......”

    果果一听,眼睛也红了,伸手扶着苏小晚说道:“妈妈,那个,你挺住啊,驰驰他,他现在,在医院,他,出了车祸......”

    “什么?”

    苏小晚睁大了眼睛看着果果说道:“他出了车祸?他伤的严重吗?现在怎么样了?在哪家医院?我们赶紧去,赶紧......”

    说完之后,转头就往外跑,可是没走几步人就晕倒了,韩亦惟手快,一下子就接住了苏小晚。

    大家吓的惊魂未定的喊道:“妈---”

    ......

    医院里人流不断,因为近日的气温变换,有不少人都感冒了,然而,在脑外科的诊室却是静悄悄的,一整层除了全副武装的军人,在没有闲杂人等。

    驰驰躺在了重症监护室,带着氧气罩,好在身上都是一些测量仪器,身体除了氧气管,没别的什么。

    一般重症患者大多都要下喉管什么的,对病人来讲是相当痛苦不堪的,而驰驰不同,医院不敢给用。

    那些对付普通患者的手段,在驰驰身上,没一个敢上的,主要是他体质太弱,经不起这些折腾,到时候,别伤还没好,就被这些个东西折腾的去了半条命。

    此刻韩冬晨已经赶到了这里,看着小儿子静静的躺在病床上,他的脸若寒霜,心如刀割。

    医生们战战兢兢的站在身边,小声的说道:“韩将军,从目前的诊断来看,您儿子头部受伤严重,不过,已经进行了包扎处理,这是皮外伤,不是最重要的,最严重的的是他大脑受到了撞击。”

    韩冬晨冷冷的,连看都没看一眼的说道:“说重点,别说废话。”

    那个医生,咽了咽口水,继续说道:“可能,可能会出现脑震荡,至于严重程度,要等病人醒了才知道。”

    韩冬晨没搭理他,继续冷声说道:“多久能醒?”

    那个被问话的医生,额头上已经布满冷汗了,闻言,咽了咽口水,有些忐忑的说道:“还,还不确定......”

    这话一落下,韩冬晨一双厉眼就扫射了过来,那个医生顿时汗流浃背起来,手和脚都开始抖了。

    而韩冬晨只是看了他一眼,在就没理他了,身边的人很有颜色的把人请了出去。

    离开韩冬晨的医生,如同大赦一般,仿佛刚才经历了生死考验一般。

    他从医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这样过?那些个病人对他从来都是恭敬有加,就算高官又如何,有病了,还不是要求着他给治?

    可是,这个患者自从来到医院,就打破各种规定,不仅不排号,居然把整层楼的人都清理出去了,那一副武装的样子,着实吓人。

    而医院的高层却没有一个敢说话的,他,自然不敢摆他大医生的谱了。

    韩冬晨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小儿子那么孤零零的躺在病床上,又过了好一会儿,有个穿着整齐军装的人过来了。

    敬礼完毕后说道:“韩司,肇事司机已经被扣留了,审问结果,目前看来,像是一场非常单纯的交通事故。”

    “不过,我们回尽快核查的......”

    韩冬晨闻言,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淡淡的说道:“单纯的交通事故?哪里有那么巧合的事儿?继续给我查。”

    “还有,蒋家那边给我盯紧了,时刻准备......”

    说完,眼神危险的眯了眯,好大的胆子,要他查出来是蒋家干的,一定不惜以其代价把蒋家给平了。

    之所以,还要继续查,就是怕有人浑水摸鱼,嫁祸给蒋家,他们身在这个位置,不得不慎重考虑,不过,此刻,蒋家的嫌疑最大。

    ......

    苏小晚昏迷了一会儿,人就清醒了,此刻已经在路上了,韩亦惟开车,糖糖和果果在苏小晚的两侧守着。

    她一清醒就拽着果果问道:“你弟弟怎么样了?他,他还......”

    果果这回马上回道:“妈,你放心,放心吧,驰驰还活着呢,活着呢。”

    “现在在医院抢救,说头部撞伤,目前还在昏迷状态,您别担心,妈--,黄大夫已经过去了,驰驰的药也带上了,一定不会有事儿的,啊?”

    苏小晚一听,马上傻傻的说道:“药带上了?带上了就好,带上了就好......”

    随后,眼泪就掉下来了,边哭边说道:“我的驰驰,我的驰驰怎么这么多灾多难啊,呜---”

    苏小晚哭,糖糖自然也好不了,她生平最害怕妈妈哭了,于是抱着苏小晚,边哭边安慰的说道:“妈妈,您别担心,驰驰那么好,吉人自有天相的,老天爷舍不得收他的,妈妈,这么多年,那么多坎坷都走过来了,这回肯定也不会有事儿的。”

    “妈妈,您别自己吓唬自己......”

    韩亦惟车子开的也飞快,很快就到了医院,韩冬晨一见苏小晚这个样子,马上一把抱住了她,轻声的安慰道:“小晚,别怕,黄大夫说了,没事儿的,人醒了就好了,乖---”

    而苏小晚趴在重症监护室外,悲伤的默默流泪,驰驰那就是她的心头肉,让她怎么能不伤心害怕?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1513章 冤枉

    这几年也不知道怎么了,先是糖糖经历了那么一遭生死大劫,如今又是驰驰,苏小晚就算心里在强大,她也受不住啊。

    韩冬晨自然也清楚,可是,他也没法子,他心里不比苏小晚好多少,不过是男人要更坚强一些罢了,他不仅不能倒下,他还得做苏小晚最坚实的依靠。

    驰驰受伤的消息很快如翅膀一样,飞过了京都城,很多人来看望,有人叹息,心疼,有人则解恨,畅快。

    然后,更不乏那些担忧之人,这不蒋家大房老爷子,气的把水杯都摔碎了。

    直接怒吼的骂道:“愚蠢,简直是愚蠢到家了。”

    “他是不是自己不好了,想拖着整个蒋家跟他一起下地狱?啊?”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蒋家老大发了一通火之后,又让人去把蒋家老二一顿臭骂。

    而蒋家老二刚听到韩冬晨家的驰驰受重伤的时候,高兴的不得了,终于解了他一口恶气。

    然而,还没高兴多久,就被自家兄长骂的狗血喷头,然而,他却觉得极其冤枉。

    他没派人这么干啊,他真没干过,这事儿不是他干的,可是,他长了八张嘴都说不清楚,没人相信他,就连他的亲哥哥都不信他。

    这屎盆子硬生生的就扣在了他头上,气的他一下子就犯病,晕了过去。

    而那边韩冬晨得到的消息,也让他直皱眉头?难道这真是一场单纯的车祸?

    那日驰驰送青青去机场,没想到那个航班出现了变故,再加上雪太大,机场就关闭了。

    驰驰还挺高兴的,这样,青青就能在呆几天了,回来的路上心情特别愉快,青青也很高兴,两个人在后排坐着聊天,聊的很投机。

    可是,没想到,忽然身后就撞来了一个大货车,速度太快,一下子就把驰驰做的大奔驰撞翻了,还翻了好几个圈。

    车上的人除了驰驰和青青,还有一个司机和阿来,大家都有系安全带,可是,车子翻滚的太猛,根本就来不及做别的。

    好在这车是定制的,翻滚几下都没什么,玻璃又是防弹玻璃,在车里面的人还是很安全的。

    只是那个大货车怎么都停不下来,不仅撞翻了驰驰的车,还一头扎过来,把驰驰的车踏在脚下,可是就算这样,车身也不过是塌陷了一些,却没有碎一地渣渣,可见这车子的结实程度。

    然而,就算这样,驰驰和青青还是都受了伤,司机和阿来虽然也不同程度的受伤,可是,他们不是一般人,很快就清醒了过来。

    并且迅速的做出了回应,他们出行不可能只有一辆车,很快后续的人就赶了过来,那个司机被控制住,在确定周围都安全过后,迅速的把驰驰送进了最近的大医院。

    同样的,韩冬晨很快就接到了消息,然而经过审查,发现,这个人是疲劳驾驶,那大货车身上全是货物,这样的车在路上是非常危险的。

    加上雪天路滑,大家本来开的都非常慢,然而,他疲劳驾驶就出现了问题,大货车本来刹车就困难,又遇到大雪天,刹车,简直是不可能刹住的。

    韩冬晨不信邪,觉得不可能是一个普通的交通事故,可是,反复的审问和调查显示,确实是一个普通在普通不过的车祸,只是,他儿子倒霉被碰上了。

    货车司机如今已经被吓傻了,同时,他也知道,他这辈子都完了,这阵仗根本走的就不是一般的法律程序,他这次真的是后悔了,后悔没有好好休息就开大货车。

    把人家给撞了,可是,如今已经没有后悔药可以吃了,他这辈子,在没有机会了。

    而同样的,经过这事儿之后,全国整风运动,所有开大货车的司机,包括小车也是一样,疲劳驾驶那是坚决不行的,还有酒后驾车,抓住了全都严罚。

    一律严罚,谁都不行,没有特权。

    这也算变相的整治了交通,是一个大好事儿。

    而青青比驰驰先醒过来的,此刻,她心里头充满了内疚,要不是送她,也不至于这样,都怪她不好。

    每日以泪洗面,眼睛都哭肿了,一瞬不瞬的守在驰驰的病房外面,谁劝都没有用。

    就这样过了两天后,驰驰也悠悠转醒了过来,这时候大家才松了一口气,苏小晚直接就累晕了过去。

    说是身体累,不如说是心累,担惊受怕的,最折磨人,不过,有黄大夫在,一切都在向好的地方发展。

    驰驰经历生死一线,醒来依然面露饱和的微笑,对着大家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

    糖糖捂着脸直哭,驰驰能醒过来真是太好太好了,韩亦惟在她身边安慰着她,青青拉着驰驰的手,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不过,驰驰刚醒,医生不让说太多的话,做了基本的检查之后,把驰驰换进了普通病房。

    一开始驰驰头晕很频繁,还伴随着恶心,呕吐等症状,他身体本来就虚弱,想要把身体养的跟从前一样好,恐怕又要好多时间。

    苏小晚看着驰驰所剩不多的那点药,心里头揪着痛,这些年,在没找到更好的药了,可是,这药越用越少......

    驰驰自然心里头也清楚,所以,他更加的感到内疚和歉意,他身体不好,已经让妈妈和家人很劳心了,如今又遇到这样的无妄之灾,她们肯定会非常难过。

    所以,他更要过的好才行,他开心了,妈妈才会开心,家人们才会开心。

    驰驰一直知道,自己活着实际上是对家人的拖累,他无法报答,只有活的好了,开心了,才能给大家一些回报。

    这是他唯一能为大家做的,所以,他努力的让自己生活的更快乐一些。

    这个世界很神奇,每个人都在努力的做些什么,为了更好的物质条件,为了内心所谓的欲望?为了高人一等的生活?为了更舒适更自由的向往?

    可是,谁能像驰驰这样?他的所有期盼都是为了高兴和开心,他不能难过,不能伤心,他不能受伤,不能受委屈,他生命的主题,除了开心,再无其他。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1514章 人无完人

    而让许多人,追求的物质,欲望,高人一等的生活,舒适和自由,这些目标和追求,只要努力,不怕辛劳,终有圆满之日。

    可是,像驰驰这般,需要生活的平静,开心,情绪无大波澜,还要带给人快乐,这样的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做起来确是千难万难。

    可,这就是驰驰要做的,此刻他躺在病床上,是无比的庆幸自己还能活着,他放不下的人太多,更看不得家人们为他伤心,难过。

    驰驰一直都非常清楚,他的命不是自己的,是父亲冒着生命危险把他从鬼门关抢回来的,是母亲每日悉心照料,用心呵护,养育长大的。

    是哥哥姐姐们的爱护和关切,是亲人们殷殷期盼中成长到了如今这般大,他的命不是自己的,所以,他死不起。

    正午的阳光照在驰驰干净帅气,却有些苍白的脸上,他的笑容总是能暖化一切悲伤,总有一种温暖的力量。

    青青坐在他的身侧,眼睛肿的跟核桃一般,看着驰驰边摸眼泪,边说道:“你还好意思笑,你,你都要吓死我了,呜---”

    “这些天吃不好,睡不好,满脑子都是你的脸,一脸的鲜血,我好害怕,好害怕啊----,呜--”

    “驰哥哥,你一定要好好的,好好的,呜----”

    说完之后就趴在驰驰的身边大哭特哭起来,而驰驰的脸上,眉眼当中一直都露着暖人的微笑,那微笑有安定人心的作用。

    只见他悠悠的抬起手,轻轻的摸了摸青青的头发,一边摸一边微笑着说道:“青青,不怕,我没事儿的,我的命大着呢。”

    “你别害怕,不过是皮外伤,很快就会好的,嗯,听话。”

    青青不是那不懂事儿的姑娘,她知道驰驰的身体状况,更知道驰驰受不得累,受不得辛苦,不仅仅是身体,他的心神也同样如此。

    只是,她真的忍不住了,这些日子,她过的水深火热的,她害怕极了,好不容易有几乎跟驰驰说几句话,她原本想好好的,可是,没想到情绪还是失控了。

    在青青看来,驰驰是世界上最好的男子了,他阳光,帅气,与人为善,谦和有礼,对待任何人,从来没有三六九等之分,一视同仁。

    要说善良,这个世界上在没有比驰驰更善良的人,他热心,帮助别人从不要求回报,他待人友善,从不会用语言或者行为去伤害谁。

    他总能给别人带去阳光和温暖,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好的人,上天却不给他一副好的身体?不给他一副健康的身体呢?

    青青有的时候,恨不得把自己的健康全都给驰驰,这样,驰驰就能跟正常人一般,可以跑,可以跳,可以去登山,去看大川,可以画出更多的画作,可以生活的更加恣意......

    然而,这都是她的妄想罢了,他的身体,比她想象的还要糟糕。

    她不能改变这一切,可最起码不能让他在跟着担忧,所以,过了一会儿后,青青把眼泪擦了擦,可是眼泪止不住怎么办?

    驰驰看着青青不断掉下的眼泪,心疼极了,便叹了口气说道:“青青,乖,别哭了,我没事儿的,你也不用自责,这就是一场意外,意外而已。”

    “可能,我今生有这一劫难,躲也躲不过去的,好在,你没事儿,我就放心了,快别哭了,这都变成小花猫了。”

    青青一听,被驰驰给逗笑了,随后刚要说什么,糖糖就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保温饭盒,见状不由得咳嗽了两声。

    “咳咳,嗯---,那个,我来的会不会不是时候?”

    说完一脸笑容,那幸灾乐祸的模样,不要太明显哦。

    而青青闻言,赶忙起身,满脸通红的看了一眼糖糖,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糖糖姐,你,你......那个,我,我先去下洗手间。”

    说完,青青就跑了,而身后则传来糖糖肆无忌惮的笑声。

    驰驰的脸也有些微红,看了看糖糖说道:“姐,你逗她干什么?她脸小......”

    糖糖一听,撇了撇嘴说道:“啧啧,这就护上了?怎么她脸小,你脸大呀,看看,这小脸红的......”

    说完就去摸驰驰的脸,被驰驰躲过去了,然后一脸不好意思的看向糖糖,眼中更多了些窘迫。

    而糖糖一点都不当回事儿,继续笑着说道:“还帮人家说话呢,瞧瞧自己这脸都快红成咱爹做的白灼虾了。”

    “多大点事儿啊,不就是拉拉手嘛,大家都是成年人,你怕什么,我是你亲姐,自然不会笑话你的,是不是?”

    说完这话又嘿嘿直笑,而驰驰则撇了撇嘴,你确定你是我亲姐吗?你确定你不会笑话我?

    那你这笑容,为什么这么贼兮兮的?

    可能是糖糖也聆听到了驰驰的心声,笑了一会儿后,就一本正经的咳嗽了两声说道:“咳咳,那个,这是咱妈熬的鸡汤,补身子的,趁热喝了吧。”

    “我跟你说,可香了,熬了好久好久,哦,对了,一会儿也得给青青喝点,这些天可把她熬坏了,不分黑夜白天的守着你,让她休息都不行,也得好好补补。”

    糖糖这话刚落下,青青正好走了回来,于是;脸又红了,然后,甜甜的对着糖糖说道:“糖糖姐,带我谢谢苏姨,让你们费心了。”

    糖糖一听青青这话,心都化了,青青从小就是一个乖巧的小姑娘,整天跟在驰驰身后,对糖糖那也是敬重有加,两个人相处的跟亲姐妹似的。

    所以,糖糖对青青也是好的没话说,见她甜甜的声音,不由得笑的宠溺的说道:“行啦,都是自家人,谢来谢去的多麻烦,你要是能乖乖的好好去睡会儿觉,我妈知道了,肯定比听你说感谢要开心。”

    青青一听,脸红的点头说道:“糖糖姐,我知道了,一会儿我就回去休息。”

    糖糖闻言摸了摸青青的头发说道:“这才乖嘛。”

    说完青青,转头就看向驰驰说道:“你也乖乖的,知道吗?妈最近身体不太好,你们都好好的,就是对咱妈最好的回报了。”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1515章 报应不爽

    难得糖糖这般认真的说话,不过,驰驰和青青心里头都清楚,同时也充满了愧疚。

    只有儿女不孝顺,才会惹的老人跟着操心。

    可是,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是谁都不愿意的。

    这个年过的并没有往年热闹,苏小晚因为儿子和女儿的事儿,很受打击,人也不是很有精神。

    在一个驰驰的病还要继续养着,甚至都不能出院,家里头的人,确实也没有心情过年。

    青青也留了下来,虽然,她知道,自己留下来,对驰驰的病情恢复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可是,她不留下来,心更难安。

    聂云梅和周平远虽然都想念女儿,可是,当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儿,也不好硬让女儿回去。

    聂云梅更加开始担忧,驰驰的身体如何,她从小看到大的,自然非常清楚,可是,自己女儿怎么就一根筋了呢?

    这时候,她才开始暗暗有些后悔起来,不该带着女儿跟苏小晚家走的这么近,可是,凡事儿有利有弊,这几年周平远的职务一路飙升,根本就离不开韩冬晨的提携。

    然而,一想起这些都是她们女儿还回来的,聂云梅的心都跟着痛,她不是不喜欢驰驰,说真的,驰驰那个孩子,真心惹人疼,从小就懂事儿,明理,可惜,这好好的孩子,偏偏身体不好,这......

    这一年注定了不是平顺的一年,开年没多久,就发生了一件超级大,影响超级坏的事情。

    全国各地的新闻都铺面报道着一条大新闻,这一次的报道,简直震惊全国,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拿下**污吏代表不下十人,涉案人员足足有快到百号人?这是什么概念?

    几乎一个地级市所有的各个部门的人都有涉猎,这个案件审理取证花费的时间,整整用了将近2年,这还不算之前秘密侦查阶段。

    这样的大老虎一时惹起了全国人民的愤慨,老百姓的钱全都被**了,商人们也不能幸免,更重要的是,一个地方因为有**腐败的存在,会出现许多不公之事,会严重的损害老百姓的利益,甚至引起社会动荡。

    给国家和人民造成危害,这样的人必须严惩不贷,经过这一件事儿,更加给老百姓们信心,国家不会放任这样的毒瘤,公道早晚会来临......

    糖糖看着这铺天盖地的新闻一顿解恨,哼,蒋家终于被判了,所有跟他们站到一条船上的人,都成了帮凶,这样最好不过了。

    糖糖边啃着苹果,边看着电视里的报道,正开怀的时候,苏小晚从厨房走了出来,皱着眉头说道:“糖糖,糖糖,干什么呢?怎么还没穿好衣服,赶紧把熬好的鸡汤给你弟弟送过去,在不去,就晚了。”

    糖糖闻言,边看边说道:“哦,我知道了,知道了,这就去,这就去。”

    说完下了沙发,把电视一关,之后,把苹果核扔进垃圾桶,就开始穿衣服,边穿边幸灾乐祸的说道:“妈,蒋家真是恶有恶报,哼,让他们家不干好事儿,现在好了吧。”

    “哼哼,所有家财全部充公不说,还要坐牢,身边的人也一个都没得到好,嘿嘿,真是痛快。”

    说完之后,还感叹了一句说道:“诶,幸亏当年,我哥没跟那个蒋丽萍好,不然,咱们家都得被人骂个半死,想想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哼哼,现在蒋家就是大街上的老鼠,人人喊打。”

    “那些个跟蒋家沾亲带故的,啧啧---,还......”

    还没等糖糖说完,苏小晚叹了口气的说道:“行啦,哪儿都有你,这事儿,别在你哥面前乱说话啊,不然,你......”

    糖糖一听,撇了撇嘴极其不愿意的说道:“诶呀,我知道了,妈,真是,不就是个初恋小女友吗?还没怎么着呢,这都赶上内心的朱砂痣,龙身上的逆鳞了,多大点事儿,啧啧......”

    “行啦,行啦,我知道了,我走了啊---”

    苏小晚不由得皱着眉头喊道:“你慢点,听见了吗?”

    糖糖把围巾在脖子上一套,边套边说道:“我知道啦,知道啦,放心,放心......”

    说完人就走了,苏小晚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孩子们大了,没有一个省心的。

    蒋家老二进去了,涉嫌这么广是蒋家老大没想到的,知道消息那一刻,他整个人都是懵的,同时,一气之下竟然犯了病,直接晕死过去了。

    他从来没想到,他们家老二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居然集齐这么多人一起违法,而这事儿一出,他也在被审查的范围之内,蒋家老大,顿时气的七窍生烟。

    他吃了蒋家老二给的供奉,可是,他拿的并不多,最起码跟新闻上爆出来的数相比,那简直是九牛一毛,然而,新闻上报的又怎么可能是真实的数据?

    现实中,只会比这还要多,还要多,当时,政府查的严,他也没少为了他奔走,可是,最后都没有用,他也没有办法,他也有儿有女,他也得活着。

    可是,没想到,蒋家老二竟然憎恨于心,这么大的事儿,居然一点口风都没跟他透漏啊,这,这.......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兄弟?这简直是仇人啊,枉费他一番苦心的帮他奔走,最后却如此还他呀,蒋家老大怒急攻心,一下子就卧床不起起来。

    蒋家人更是慌乱成一团,一个个的都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儿呢,就都被拉去调查了。

    蒋家的倒台,自然连累着他们的姻亲要跟着一起接受调查了,蒋丽萍的夫家自然也不能幸免。

    而蒋丽萍的婆婆更加的肆无忌惮,更加的变本加厉的骂着蒋丽萍是扫把星,是不详之人,凡是跟她沾边的都没有好结果,并且,一定要把蒋丽萍扫地出门。

    蒋丽萍的男人在她身前挡着,可也是只有挨打的份,可能是气受的多了,也受够了,蒋丽萍不想在受,于是大吼一声:“够了,够了!”

    一向逆来顺受,打不吭声,骂不还口的蒋丽萍,这一声吼把家里的人都吓住了,都抬眼看着她。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1516章 碰巧听到

    而蒋丽萍觉得自己狼狈极了,她自认为聪明伶俐,年轻,美貌,她算尽了一切,最后,却把自己活的这么狼狈不堪,她受够了。

    她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妇女,那一脸的嫌弃和厌恶,顿时让她心痛如刀割,当年,母亲去世之后,她的后母也是这样的眼神,也是这样的嫌弃她。

    她怎么了?她犯了什么错?

    蒋丽萍此刻眼中充满了愤怒和不屈,冷冷的看着她的婆婆说道:“你不就是想让我走吗?可以啊!”

    蒋丽萍的男人一听,赶忙焦急的说道:“萍萍,你别冲动,别......”

    蒋丽萍挣脱了她男人的手,冷着脸说道:“我没有冲动,我已经受够了,受够了。”

    “当年你们家求娶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的,现在看我们蒋家倒了,就来欺负我是吧?”

    “我本想着,我们家倒了,给你家带来了麻烦,做为婆婆的不高兴,打也好,骂也好,我都受着,可是,这不代表我不委屈,我不愤怒......”

    “你们不就是算准了我不敢出这家门吗?你们以为没有了你们家的庇护,我就如那街上的烂泥是不是?”

    蒋丽萍的婆婆一听,撇着嘴,一副看不起的模样说道:“是不是,你心里头没数吗?”

    蒋丽萍闻言,眼中带泪,咬牙切齿的说道:“所以,你们要赶尽杀绝是吗?”

    看着蒋丽萍那咬牙切齿的模样,蒋丽萍的婆婆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后说道:“我们可没想赶尽杀绝什么的,你们蒋家多厉害呀,我们家高攀不起,以后各过各的,井水不犯河水罢了。”

    蒋丽萍的男人一听,脸色刷的就不白了,连忙说道:“妈,你......”

    还没等说完,蒋丽萍就哈哈大笑,笑着笑着就哭了,随后,一脸说不上是怎样的表情,反正就是看着难受极了。

    然后整个家里,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之后说道:“好个井水不犯河水,好......”

    随后,脸色一冷的说道:“我蒋丽萍就算死在外头,也不会在蹬你们家的门,我活不起,我还可以死......”

    说完转身就往门外走去,她此刻的心如死灰,她已经过的没有尊严了,出了这道门会面临什么,她不可预估,可是,她不想在苟活于世,这般被人凌辱和践踏......

    只是她刚走到门口就被一个人拽住了,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她嫁的人,一个憨厚有余,温和有余却戾气不足的人。

    而此刻,他红着一张脸紧紧的拽着蒋丽萍,神色真诚又焦虑的说道:“萍萍,你等等我,要走,我跟你一起走,不管到哪里,我都跟你在一起,我来保护你......”

    蒋丽萍有一刻的错愕,她从来没想过,她这个软弱甚至有些无能的丈夫会在这种时候要跟她共患难,她......

    还没等她在想其他的,人忽然间就觉得眼前发黑,之后,就昏迷不醒了。

    ......

    医院里,青青推着驰驰在走廊里散步,虽然外面还是很冷,但是,这家疗养院的环境却是非常好的,室内绿意盈盈,窗前阳光也算充足。

    所以,没事儿推驰驰出来散散心,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往前走。

    忽然间青青拍了一下额头说道:“诶呀,瞧我,把水杯忘记了,你等我啊,我马上就回来。”

    说完青青就往回跑,而驰驰则笑着说道:“青青,不用,让阿来去就好。”

    而青青则十分不好意思的说道:“没事儿的,很快就好了,等我。”

    说完就笑着跑了回去,驰驰则也笑着摇了摇头,恰巧这会儿有护士从身边走过,驰驰都非常谦逊的露出友好的笑容。

    而对方小姑娘则红了脸的跑开了,没一会儿就被另一个护士给训了。

    “你这是怎么了?慌慌张张的,还红着个脸,谁调戏你了是咋的?”

    红着脸的小护士闻言,脸更红了,瞪了对方一眼说道:“瞎说,谁会调戏我啊。”

    “不过,刘姐,你猜,我碰见谁了?”

    “谁啊?”

    “就是那个317号房的那个帅哥呀,天哪,他简直太帅了有没有?”

    “而且,他笑起来特别温暖,长的帅就够要人命的了,居然还有这么灿烂的笑容,我的心都要化了,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帅气的男孩子......”

    “不过,他好像有女朋友了,诶......”

    那个刘姐一听,噗---的就笑出了声,然后撇了撇嘴说道:“瞧瞧你那点出息,人家有女朋友了咋的?没有的话,你还想自荐不成?”

    红着脸的小护士一听,一脸娇羞的说道:“去---,讨厌呢。”

    叫刘姐的护士一听,哈哈大笑的摇头说道:“我看你啊,还真是被那个小帅哥给迷住了。”

    之后又语重心长的说道:“不过,小王,我可是提醒你啊,喜欢看看就看看算了,别想一些乱七八糟的。”

    红脸被叫做小王的小护士闻言说道:“刘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叫刘姐的护士,边忙着手里的活,边说道:“你说我什么意思?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

    就在这个时候,青青匆匆而来,刚要说话,就听见那个叫刘姐的小护士一副,你是不是傻的模样,继续说道:“那个帅哥长的好看有什么用啊?一看就不是个长命的。”

    “你看看,他才多大啊,身子就这么弱,天天他都吃些啥,你是不清楚,还是装不清楚啊?就那样的一副破败身子,别说我没提醒你啊,想要生个孩子都费劲。”

    “我可是听医生说了,他这病歪歪的身子,什么都干不了的,就算将来结婚了,怕也都不能过性生活的,你要是没心眼的喜欢上人家,还想跟人家好,那可就是守活寡呢?”

    “我可不能看着你傻傻的往火坑跳,我告诉你啊,姐认识的好男孩多了去了,到时候在给你介绍一个,这主的主意,你还是别打了。”

    “诶,只是可怜了他身边那个姑娘,温温柔柔的......”

    两个人说着说着推着小车就走了,然而,驰驰的脸刷的就白了,青青整个人也呆愣在了哪儿。

    随后就焦急的说道:“驰哥哥,你别听她们胡说,她们又不是医生,她们是瞎说的,她们......”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1517章 变化

    青青急坏了,驰驰虽然平时从不自怨自艾,可是,这并不代表他不在意自己的身体。

    而刚才那两个小护士的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何况,她们说的很可能是实话,驰驰是一个阳光的人不假,可是,可是,这话也太伤人了。

    青青恨不得上前,把那两个人的嘴撕了,可是,此刻,看着驰驰一脸苍白的模样,哪里有还有工夫去管那两个举无轻重的护士。

    身边的阿来脸色也十分的不好,当时青青让他们等她,原本想在原地来着,不过,过道总是不方便,于是,驰驰就让他往前推了几步,谁成想竟然听见这些话。

    阿来也紧张的看着驰驰,青青焦急的说了半天,急的都快要哭了,这时候,驰驰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你急什么啊?才多大的事儿。”

    “我自己的身体什么样子,我还不清楚,你真当我信她们的话了?”

    说完抬起手帮青青擦了擦掉下来的眼泪后继续说道:“好啦,别哭了,多大的事儿啊,不过,今天不能去晒太阳了,我身体不太舒服,我们回去吧。”

    青青闻言,赶忙点头说道:“好,好的,我们这就回去,这就回去。”

    说完,轻轻的推着驰驰一点点的往回走,可是,回去的路,青青却觉得那么漫长。

    一想起那个小护士说她的驰哥哥不是个长命的,活不长,她就心如刀割,她没有办法想象,如果她的驰哥哥走了,她会怎么样,她只要稍稍一有这样的念头,心痛的就无法呼吸一般。

    可是,她得忍着,她不能让驰哥哥为她担心。

    而回去的路上,驰驰的脸一直白着,轻抿着嘴唇,一言不发,沉默极了。

    刚推进病房,就看见糖糖手拿着保温饭盒,张口就说道:“你们去哪儿了?怎么才回来?咦---”

    随后就把鸡汤放在了桌子上,上前看了看驰驰说道:“这是怎么了?这脸色怎么这么差,阿来,快去叫黄大夫过来。”

    阿来一听,马上就跑了,糖糖神色严肃的说道:“青青,你们干什么去了?驰驰这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驰驰,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你跟我说说......”

    驰驰见糖糖这么着急,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说道:“我没事儿,就是忽然间有点不舒服,刚出门,这不就回来了,不用担心,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说完这话,就有人上前把驰驰抱到了病床上,没一会儿就闭上眼睛睡觉了。

    而糖糖自然不信这些的,想问青青,就见她双眼通红,仿佛又哭过了,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把青青拽到门外问了个清楚,青青自然不是糖糖的对手,三五句话就被问了出来。

    糖糖听完,气的脸都红了,二话不说就走了,青青拦都拦不住。

    而那两个说悄悄话的小护士,哪里知道,不过是闲聊几句,就热出这么一尊大神,被上头批评教育外加开除不算,还被糖糖一顿揍。

    那是真打啊,两个小护士被打的哭的稀里哗啦的,她们要知道,说话被人听见,说什么也都不会说啊,可是,世界上就是没有卖后悔药的。

    糖糖要是对于别的事儿,还能保持冷静,最多就是责罚她们一番,可是,面对弟弟驰驰,那就是一个炮仗。

    谁短命了?你们才短命呢,你们全家都短命,糖糖最恨别人说她弟弟短命活不长了。

    当然,糖糖收拾了两个护士,收拾也就收拾了,没人敢说一句话,而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没有糖糖的允许,谁还敢乱说话?

    而这样的话,自然不会在有人说,糖糖也没打算告诉谁,她只是心疼驰驰。

    黄大夫看过之后,让好好休息,在没说什么话了,糖糖一直守着,果然没过多久,苏小晚就过来了,她顺便带着青青回去休息。

    苏小晚也听黄大夫说起了,驰驰今天的身体有些弱,便赶忙过来看看,如今,见到小儿子宁静的睡颜,心里头说不出是个什么感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驰驰悠悠转醒,看见苏小晚守着他,不由得笑了笑说道:“妈妈,你来了。”

    苏小晚温和的说道:“嗯,看你在睡觉,就在一旁坐了一会儿,也没来多久,诶---,你好好躺着,别坐起来了。”

    “黄大夫说了,你不能太耗神,要静养。”

    驰驰闻言,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嗯,我知道,妈妈,对不起,又让你费心了。”

    苏小晚则笑了一下说道:“这有什么,养儿一百岁,常忧九十九,谁让我生了你呢,好啦,别想那么多,把身子养好才是正经的。”

    驰驰一听,笑了笑说道:“妈妈,你真好。”

    “哦,对了,我想和您说个事儿。”

    苏小晚一听马上说道:“什么事儿,你说。”

    驰驰沉吟了一下后,继续说道:“妈妈,你看,青青在这边也够久的了,春节都没能回家,聂阿姨她们肯定特别想念她,我看......”

    苏小晚一听,楞了一下后说道:“怎么了?你和青青闹矛盾了?”

    驰驰马上摆手说道:“妈,没有的事儿,我就是觉得,她这么久不回家,心里......”

    苏小晚一听,马上点头说道:“明白,明白,行,放心吧,这事儿,我会安排的,你就不用多操心了。”

    驰驰一听,笑了,随后说道:“谢谢妈妈,还有,那个,别让青青知道,是我的主意......”

    苏小晚摸了摸小儿子的头说道:“知道了,知道了,你呀,总是想这么多,以后不许想了,这么多思,这病什么时候能好呢?听见没?”

    “放心吧,妈妈一定把这事儿办好,乖---”

    ......

    很快,青青怀着忐忑的心情登上了回家的飞机,她原本是不想走的,可是,她妈妈生病了,她是独生女,必须回去看看才行。

    然而,她却不知道,这一走,在想见一见驰驰,却变的越发艰难。

    很久之后,她才明白,今日的离开,哪里是她妈妈重病,哪里是什么迫不得已,都是假的,这一切不过都是驰驰的意愿罢了。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1518章 争吵

    时间过的很快,这眼瞅着就要开学了,糖糖非常高兴,她已经休学好久了,在家里呆着,都快要长毛了,能重返校园自然是非常高兴的。

    此刻,她正在书房,拿着小布片,精心的擦拭着她的宝贝,可不是宝贝嘛,这一个镜片可是不少钱呢。

    然而照不同的场景,是要换不同的镜片的,桌子前摆了不少,她边哼着歌,边小心翼翼的擦拭着。

    这一套还是韩亦惟送给她的呢,想到韩亦惟,糖糖笑的就更甜蜜了,随后又呢喃道:“这个臭家伙又干啥去了?哼,自己刚好一点,他就可哪儿跑,等他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他。”

    这话刚落下,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句:“你是想怎么收拾我呀?”

    这话一出口吓了糖糖一大跳。

    赶忙捂着心口说道:“诶妈呀,你想吓死我啊,你不知道人吓人是能吓死人的吗?”

    “你可真是的,走路都没有声音的?”

    韩亦惟闻言,嘴角轻翘的说道:“我走路自然是有声音的,只是某人太专注了,根本就没听见。”

    “我原来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的,结果,没想到,居然听见......”

    糖糖闻言,小脸一红,背后说人坏话,被听见,是不太好哦。

    不过,糖糖是谁,随后,轻咳一声说道:“咳咳,偷听人说话,不道德。”

    “哼,在说了,我说的有错吗?你这一天天的都忙什么呢?我都三天看不见你人影了,哼,你可是说好的,以后要常常陪着我,你......”

    刚说完,糖糖就看见韩亦惟的神情不太对,不由得皱着眉头说道:“我告诉你啊,韩亦惟,男子汉大丈夫说话是要算数的,那个,你说好要陪我的,别跟我来这一套啊,我会生气的。”

    糖糖表现出一副非常不高兴的样子,可是心里头则在忐忑不安,这小子一看就没有好事儿,该不会,又要去哪儿吧,又走?糖糖想想都闹心了。

    而韩亦惟则咳嗽了一声之后,神色变的严肃了许多,之后坐在糖糖的身前,拿出了一些糕点说道:“这是你最喜欢吃的,我排队给你买来的,先吃,吃完在说。”

    糖糖一看,眉头皱的能夹死个蚊子,脸色十分不好的说道:“你少来这一套,韩亦惟,你到底什么意思?”

    “别以为几块破糕点就能把我给收买了,没门......”

    “你赶紧给我老实交代。”

    韩亦惟闻言,摸了摸鼻子,一副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糖糖,你真是越来越聪明了,这一眼就被你看穿了,你......”

    糖糖一听,更着急了,气急败坏的说道:“你什么你?韩亦惟,我告诉你,你别得寸进尺啊,这三天两头的往出跑,我都不说什么了,你别真当我是好脾气的......”

    韩亦惟见这般着急的糖糖,不由得沉默了下来,而糖糖见韩亦惟这样,心里头更没谱了。

    随后眼珠子转了转后,没好气的说道:“这次又要去哪儿啊?又要走多久?一个星期,还是半个月啊?”

    “这马上就要开学了,我还想着请小莲她们好好吃一顿,正式把你给介绍出去呢,哼,看样子又要泡汤了。”

    “你说,这生意有什么好做的,天天对着一群满嘴跑火车的人,有啥意思?”

    “又浪费精力,又费脑子,还得分析他们说话是真是假,你跟我妈妈学学,我妈妈的生意做的那么大,从来不亲力亲为......”

    韩亦惟一听糖糖的这话,不由得抽了抽嘴角,这有可比性吗?

    苏婶婶啥都不管,那是因为有人帮她管,可是,这情义总会耗尽的,算了,说这些糖糖也不会懂的。

    于是,神色凝重的看着糖糖说道:“那个,这次有点久,去的有点远......”

    糖糖一听,皱着眉头说道:“什么叫有点久?有点久是多久?难道是一个月?韩亦惟......”

    被糖糖这么一吼,韩亦惟还是不动如山的在哪儿深情的凝视着糖糖,韩亦惟越是这样,糖糖越是抓狂,同时,也更清楚,这事儿,绝对不简单。

    而等糖糖发够了脾气之后,韩亦惟才咽了咽口水继续说道:“不是一个月,是,一年吧,或者,更久一些.....”

    “什么?”

    糖糖睁大了眼睛看着韩亦惟,然后,一副自己听错了的模样说道:“你在说一遍?”

    韩亦惟坐在对面看着糖糖不说话,而糖糖则气的要炸了。

    又问了一边说道:“你在说一遍?一年?还要更久一些?”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还要出国咋地?”

    韩亦惟闻言,点了点头说道:“嗯,被你说中了,学校有个交流生的名额,我......”

    还没等说完,糖糖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吼道:“我,我,我什么我?韩亦惟.......”

    “你,你行啊,你,啊?”

    “行,你不是要走吗?走,赶紧走,现在就给我滚......”

    “你爱去哪儿,去哪儿,爱去哪儿交流去哪儿交流,给我滚的远远的,我在也不要看到你,给我滚......”

    糖糖的吼声有些大,苏小晚在楼下听的清清楚楚的,便上来问道:“这是怎么了?怎么发了这么大的脾气?”

    随后,就看见糖糖眼睛有些发红的看了她一眼,随后,转身就跑了,而韩亦惟神色也有些尴尬的跟苏小晚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就追了出去。

    只留下苏小晚站在哪儿,干巴巴的,眨了眨眼睛,叹了口气说道:“现在的孩子,真是......”

    说完之后,就下楼了,正好碰见韩冬晨回来,皱着眉头说道:“什么情况?他们两个又闹上了?”

    “这回又是因为啥啊?怎么一天天的也没个消停。”

    苏小晚走过来,接过他的大衣挂起来,无奈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啊,我还在楼下做饭呢,就听楼上糖糖大吼大叫的,上去之后,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就跑了出去。”

    “这也不知道因为个啥,对了,你看见糖糖穿大衣没有?外面还冷着呢。”

    韩冬晨闻言,点了点头说道:“糖糖没穿,不过亦惟到是拿了她的衣服,哦,对了,亦惟说他要出国那事儿,你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1519章 好尴尬

    苏小晚一听,皱起了眉头,惊讶的说道:“呀,不会是,糖糖因为这个跟亦惟闹腾吧。”

    韩冬晨这会儿拿起了水杯,喝了一口水后说道:“没准呢。”

    苏小晚闻言走了过来也倒了一杯水后,沉吟了一下说道:“亦惟要出国这事儿,是一早跟我商量过的,我觉得也没什么不好的。”

    “年轻人嘛,就应该多出去见见世面,多多了解一下世界,而且,你也知道,随着孩子们长大成人,我们也该退位让贤了。”

    “家里的生意也确实应该有人接手才行,这亲戚归亲戚,可是,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

    “咱们家也就亦惟这孩子有经商的头脑了,咱家三个孩子,没有一块是经商的料,好在有亦惟.......”

    韩冬晨又喝了一口水,神色不太好的说道:“那糖糖呢?糖糖怎么办?他这一走就是一年多,甚至更久......”

    韩冬晨虽然对韩亦惟有些意见,可是,如果韩亦惟去了国外,糖糖因此不开心,他也会不高兴的。

    虽然韩亦惟上次做的事儿,欠些火候,可是,这些日子,他也没少留意身边的小年轻,结果,没一个让他满意的,这让他很郁闷。

    不是性子不好,就是家庭环境太复杂,也不是没有那优秀的,可是吧,这优秀的孩子哪里没有傲气的?就糖糖那脾气,思来想后发现,还只有韩亦惟能受的了。

    韩亦惟在年轻的孩子当中算是优秀的佼佼者了,可是,在糖糖面前并没有什么傲慢的感觉,有张有弛,跟糖糖相处的也还不错,更重要的一点是,自家女儿喜欢,他媳妇儿也喜欢。

    这不,若大的家业,都打算交到那臭小子手里头了。

    苏小晚见韩冬晨冷了脸,便笑着说道:“亦惟跟我说,想带着糖糖一起去......”

    还没等说完呢,韩冬晨就把水杯一放的说道:“不行,那么远,糖糖跟着去干什么?她一个女孩子佳佳的,在国内都闯祸,要是去了国外,那还了得,不许去。”

    苏小晚一听,楞了一下,随后说道:“这八字还没一撇呢,糖糖去不去要看她个人意见,好啦,板着个脸给谁看呢?”

    “准备准备吃饭了,估计这俩孩子八成回不来吃饭了。”

    ......

    韩亦惟走那一天,大家都来相送,唯独没有看见糖糖,这让韩亦惟很失落。

    这些天他一直在做糖糖的思想工作,可是,也不知道糖糖是怎么了,说什么都不跟他去,他用尽了办法,然而,糖糖油盐不进。

    韩亦惟从来都没有这么挫败过,糖糖对他的心思,他一直非常清楚,所以,他从来没想过,糖糖会拒绝他,而且,拒绝的这么彻底。

    这样超出预期的事儿,让韩亦惟很不踏实,可是,他的脚步依然不能停息,倒不是一个人的追求和爱情哪个更重要的事儿。

    而是一个没有追求的人,不配拥有爱情,韩亦惟从始至终都非常严格的要求自己,所以,他没办法停息他的脚步,他有更重要的事儿去做,有更大的责任要背负,他只能不停的前行。

    韩亦惟是一个内心强大,自我控制能力也强大的人,虽然没有看见糖糖,但是,还是一一跟大家道别,果果在韩亦惟的肩膀上狠狠的拍了几下,让他多保重。

    而驰驰则有些舍不得,一个劲的说到了那边要时常通电话。

    韩亦惟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离家这么远,苏小晚没少叮嘱,而韩亦惟都非常耐心的倾听,这是长辈的祝福,他很享受,一直到韩亦惟的背影消失在安检口在也看不到。

    苏小晚等人才回转,韩冬晨看着韩亦惟一个人上了飞机,心里头还是很得意的,他家糖糖没被这小子骗走,不错不错。

    然而,他们不知道,在某个大柱子后面的糖糖已经哭的跟个泪人似的,看着韩亦惟孤独的身影,糖糖的心纠结的要死,她差一点,差一点没忍住,就要跟着他走了。

    好在,好在,她把自己绑住了,是的,她如今正用绳子把自己跟边上的物体绑在一起,样子奇怪极了。

    这时候,安保人员走了过来,非常奇怪的问道:“姑娘,这位姑娘,你没事儿吧?”

    不怪他们好奇,实在是糖糖此刻确实不太正常,哭的稀里哗啦不说,这么粗的绳子绑在身上,怎么看,怎么觉得......

    安保人员见糖糖直哭不说话,不由得来回看了一眼后,几个人做出了防御姿势,随后,一个安保人员非常郑重的说道:“姑娘,你别怕,有我们在,不会让你受伤的。”

    “绑架你的人是谁?他现在在哪里?去了哪个方向了?几个人,你知道他们的相貌特征吗?”

    几个安保人员面色郑重,在他们看来,糖糖这是被人绑架了,同时也非常纳闷,这机场人来人往的,是哪个家伙这么明目张胆?

    该不会这姑娘身上藏着**吧?不得不佩服机场安保人员的脑洞,够大的。

    随后,大家都往糖糖的身上瞟去,而糖糖此刻已经不哭了,除了尴尬,她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

    当果果从机场公安处把糖糖领出来那一刻,竟然没忍住捧腹大笑起来,真是笑死他了,哈哈,笑死他了。

    而糖糖则在身后阴沉着脸,不搭理他,开了车门就坐在了副驾驶上,然后,看着果果合不上嘴的进了驾驶座。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道:“笑,笑,有什么好笑的,不许笑。”

    果果一听,忍不住笑的说道:“好好好,哈哈,不笑,不笑,哈哈......”

    糖糖一见,气的拿起背包就打了过去,果果立马求饶的说道:“好了,好啦,我错了,错了,咳咳,我不笑,不笑......”

    “不过,那个,糖糖,你怎么想出这主意的,噗---,哈哈---,你.......”

    “诶呀---,我错了,我错了,不笑。”

    可是,他依然板不住,这简直是新世纪最好玩儿的笑话了,而糖糖则气的满脸通红的吼道:“开车,开车,你要是敢在笑,看我......”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终生荣誉勋章 追忆似水年华勋章 91baby九周年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56576 
财富
3622405  
积分
1174987  
在线时间
4158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8-6-20 

第1520章 哪壶不开提哪壶
    糖糖觉得自己简直丢人丢到家了,她从小到大都没有这么丢人过,简直......

    想想就好气哦,那几个安保人员也真是,跟他们解释了那么久都没有用,非让她留下来观察,观察?观察个冒险啊?该做的检查也检查了,询问也询问了,笔录也做了,不就是把自己给绑上了吗?她危害谁了?什么意思啊?害的她不得不给果果打电话。

    真是---

    糖糖想起来就火大,本来今天心情就不好,看见果果笑的那副贼样子,就更不爽了。

    果果也知道糖糖这家伙的脾气,笑了一会儿之后,就收敛了,然后咳嗽了一声后说道:“咳咳,那个,你既然来了,为什么不露面送一送他?”

    “我看他走的时候,挺落寞的。”

    糖糖闻言,哼了一声之后,撇了撇嘴说道:“他有什么好落寞的,要走的人是他,想走的人是他,飞向更广阔的天空,横跨太平洋,多厉害呀,切,落寞,他也好意思。”

    果果看糖糖气嘟嘟的样子,不由得抿了抿嘴角,最后,边开车边语重心长的说道:“女孩子,要柔顺一点,你这么倔强可怎么得了?”

    “来都来了,宁可在大柱子后头哭,也不去见一面,这一走就得一年两年的,你就不想啊,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说完还摇了摇头,而糖糖则狠狠的瞪了果果一眼说道:“我愿意在大柱子后头哭,我就是不看他,我就不不如他的愿,哼---,他不是能吗?这走哪儿走的,走呗,谁稀罕。”

    “还有,你少来说我,什么叫女孩子要柔顺一点,啧啧---,我看你......”

    说完这话之后,马上拍了一下脑门说道:“哦,忘记了,我刚得的消息,蒋丽萍怀孕了,你知道吗?”

    噗----,绝对一万点伤害,这报复来的真不是一般的快。

    果果听完之后,握着方向盘的手一顿,随后,闭上眼睛,在睁开,然后,大大的呼出一口气。

    转过头看着糖糖那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气的牙痒痒的说道:“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哼---,小心变成老姑娘,没人要。”

    糖糖一听,急了,拿着包就打了果果还几下,边打边说道:“我愿意当老姑娘,我愿意,用你管,哼。”

    “我让你说我,我让你说我.......”

    两个人在车里闹腾,车子左拐右拐的,好在路上的人不多,这样子多危险啊,诶----

    韩亦惟的离开,让糖糖着实沉默了好些天,连开学都没有多少激情了。

    这一天糖糖百无聊赖的在长椅上晒太阳,驰驰从门口伸出了他的小脑袋,笑着对糖糖说道:“姐,玲玲姐刚才来电话了,在门口呢,找你。”

    糖糖懒懒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家里有喝的没,弄来点,妈什么时候回来?”

    驰驰笑着说道:“家里还有点橙子,我去炸点橙汁吧,玲玲姐喜欢喝这个。”

    糖糖点了点头,叮嘱道:“那你小心点。”

    驰驰笑着去榨橙汁了,如今,他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平时只要注重保养,不做大的剧烈运动,实际上,跟正常人差不多。

    不过,天气的变化,对他还是有很大影响的,所以,他得格外注意一些。

    没过多一会儿,曹玲玲就拿着一个水果篮高高兴兴的过来了,看见糖糖在晒太阳,也没进屋,把水果篮一放,笑着说道:“呦---晒太阳呢,你也不嫌热......”

    糖糖懒懒的,无精打采的说道:“晒晒更健康,不信你试试看?”

    曹玲玲一听,赶忙摆手说道:“算了吧,跟你比不起,我还得要这张脸俘获你哥的芳心呢,可晒不得。”

    糖糖闻言,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切---,你可得了吧,嘴上的功夫,有章程,你到是行动啊。”

    曹玲玲一听,脸刷的就红了,刚说道:“你这人......”

    就这会儿功夫,驰驰推门而出,拿了两杯橙汁过来,笑着说道:“玲玲姐来了,喏,这是我炸的橙汁,没有妈妈做的好,你别嫌弃。”

    曹玲玲赶忙起身把橙汁接过来,一脸关心的说道:“诶呀,驰驰,这样的事儿我来做就好了,你何必这样,又不是外人。”

    “嫌弃啥呢,能喝到驰驰做的橙汁,那可是我的荣幸,不过,仅此一次啊,以后,可不行这样了。”

    “哦,对了,我过来的时候,看见路边的甜瓜特别好,又脆又甜,你可以洗洗吃一个,但是,不能贪多哦。”

    驰驰一听,嘿嘿一下说道:“知道了,谢谢玲玲姐。”

    曹玲玲一听,笑着说道:“跟你玲玲姐,还这么客气,诶诶,不用你拿,我来拿,我来拿......”

    说完就把水果篮提了起来,拿进了厨房,顺便又把买来的水果洗好,给了驰驰一个,剩下的拿了出来。

    曹玲玲递到糖糖跟前说道:“大小姐,吃一个吧。”

    糖糖慵懒的拿起了一个小甜瓜,撇着嘴说道:“啧啧,这还有点长嫂的样子。”

    然后,狠狠的咬了一口说道:“嗯,确实不错,又甜又脆,不错,不错,居家过日子的能手,难怪我妈妈这么喜欢你。”

    曹玲玲一听,翻了个白眼说道:“有吃的也堵不住你的嘴,可真是的。”

    糖糖也懒得说话,就在哪儿默默的吃着甜瓜,而曹玲玲一看,不由得皱眉头说道:“喂--,我说糖糖,你行了啊,这都多久了,还这么闷闷不乐的?”

    “你要是想他了,就找他去呗,何苦自己在这儿折磨自己啊?这么消沉,搞的,我都快不认识你了。”

    糖糖撇了撇嘴说道:“切,你懂什么?哼---,他韩亦惟觉得自己厉害,什么事儿都做主,不跟我商量,凭什么我就得听他的?”

    “他要出国这事儿,肯定一早就联络好了,可是呢,这临了了才跟我说,什么意思啊?真当我那么好骗啊?”

    “觉得自己算无遗漏,我呸---,我就是不如他的愿,切......”

    曹玲玲一看,撇了撇嘴说道:“你可得了吧,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你还不如当自己好骗呢,这去国外多好啊?听说,国外风景老美了,到处都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

最近接新案~~更新不定!9月過後才能穩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