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9 | 浏览:1315128|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叶缘》作者: 熊孔(91原创首发完结)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37  
积分
1318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3-2 

11. 等待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7-5-4 16:12 编辑

叶长安自从在费城大学毕业以来便在微风杂志社工作,Mandy姐是杂志社的总编缉。虽然微风坐落于费城,可是公司里大部份员工也是华人,而且杂志社的目标顾客也是住在费城的华人。

叶长安本来在香城大学读了两年文学,可是后来叶爸爸自作主张的帮她报了在费城大学修读工商管理。以前她家里环境好,叶爸爸当时也还没有落马,所以他也任由女儿在大学时选择自己喜欢的科目去修读。不过后来事情有变,叶爸爸面临破产,知道如果一家人留在香城他也未必能好好保护女儿和妻子,于是便瞒着妻女私下送了她们去费城。

临上飞机的前一天,叶爸爸还骗她说:“乖女儿,你先跟妈妈去费城,爸爸还要留在这里处理些事情。过多几个星期后爸爸也会飞过来费城汇合你跟妈妈了。”

那时候叶长安一直以为爸爸一定会跟着过来费城的。

可是爸爸最后没有遵守承诺,她们母女过去费城差不多一个多月后他也还没出现,怎么联络也联络不上他,是后来叶长安有天看新闻才从电视机上得知自己父亲自杀的消息。也是在那个时候她才知道爸爸永远都不可能过来费城了,他们一家三口也永远不可能再团聚了。

叶长安那想到那一次机场送别竟然是父母两人最后一次见面,叶爸爸从此以后便与妻女阴阳永隔了。

叶长安还记得几年前的她一听到爸爸自杀的消息,一时间完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只想立即搭飞机赶回香城,想像自己回去后便会看到爸爸如往常一样慈祥的笑着: “长安,是不是又被爸爸骗了?”

可是她机票都没订到就被叶妈妈阻止了。

叶妈妈知道丈夫先送她们出国就是不想他的事祸及妻女,所以其实她心里也很想跟女儿一齐回香城去看她丈夫的,但还是有一丝理知反对她这样做。她们回去完全没帮到什么,还可能惹祸上身。

所以她死都不让女儿订机票回去。

叶长安又哭又闹的,一直都不接受发生的一切。

直至后来,叶长安终于不得不去面对一个残皓的事实——她父亲不可能来费城了、他永远也过不来费城了。

一家人团聚对她们叶家来说已经变成是很遥不可及的事了。

然而祸不单行,在父亲离开两个月之后叶妈妈也跟着她丈夫离开了,叶家三口只余下叶长安一人离乡别井的在异乡生活着。

叶家只余下她一个人了,只余下她一人在荀延残喘着。

而叶妈妈临终前只吩咐女儿别再回去香城,好好的待在费城平平安安生活下去就好了。

可是叶长安还是回去了,在五年之后。

而事实证明她确实不应该回去的。

费城就是她最好的避风巷,这次她只是去了香城两个多星期也能意外的碰见顾子缘,这更加让她觉得自己不应该回去的,她应该一直留在费城平平安安的待下去。

可是叶长安刚来费城的时候却不是这样想的。

因为费城的文化跟香城确实是差天共地,她刚来费城的时候在这里人生路不熟,更加没有亲朋好友陪在她的身边,那时候的她几乎每天都在盼着回到以前她在香城最幸福的日子。

可是每当她想起父亲的离逝、母亲的忠告,再想起那时候一连串发生的事件——顾叔叔竟然报警捉爸爸,而警察上门拘留爸爸的时候,叶爸爸只留下一句话:“是顾实平陷害我的!”

那时候所有事情的发生的很快,几天后叶长安就被送去费城了。而叶妈妈那时候说:“我本来以为我们跟顾家将来只会亲上加亲的,可没想他会突然反咬我们一口。”

叶长安再笨也明白了:是顾叔叔害她爸爸的!

而顾子缘一向都对她很冷淡的,爸爸被捉后叶长安就不停的想起他曾经跟她说过的一句话:“如果不是因为你是叶叔叔的女儿,我才不会理你呢!”

叶长安把所有事情串连在一起,她才知道自己笨呀!竟然是她亲自开门让豺狼进去她家,害得她家破人亡!

她怎么会这样的笨呀!

她是很恨顾叔叔,更恨顾子缘,可是她最恨的还是她自己!

如果不是她以前老嚷着,爸爸就不会跟顾叔叔合作,就不会被他陷害了。

可是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吃的。

就算叶长安有多懊怒、多后悔也好,叶爸爸、叶妈妈都已经不会回来了。

回不去了、全都回不去了。

死者已逝,留下生者一辈子活在遗憾当中。

而叶长安怕是要一直带着这个遗憾终老了。

顾子缘,对她而言,不再是她最想要在一起的人了,而是让她上了人生最重要一课的老师。

她应该是要感激他才是吧,是顾子缘教会她成长的。

没有了他,叶长安应该还是像五年前那样的天真、那样的不知人间险恶吧。

不过事情都过了五年,叶长安从刚刚开始还在逃避,完全不能接受所有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到后来想要手刃仇人亲手为父亲报仇,再到现在只是单纯不想再跟这个人有任何接触而已。

这应该是对他们两人来说最好的结束——不见好比见。

叶长安与顾子缘只不过是两条曾经相交的直线,他们在五年前相交了,当她被他伤到遍体鳞伤后,两人便开始背对背继续沿着各自的轨迹走着,然后渐渐慢慢愈走愈远,从此以后各走各路。

她有她的生活、他也有他的生活,这对他们来说不就是最好的结局吗?

至少对叶长安来说,这样就是对他们两人最好的结果。

--------------------------

叶长安从香城回来也差不多快一个半月了,在费城一直过的顺顺利利的,没什么大事发生的。反而向昊一回费城便被他老板骂个半死,说他办事不力。之后他老板也立马派了另一位员工去香城跟华实谈合作案,可是那人也是一样无功而还。

华实跟THE SUN两间公司谈了这么久还是谈不拢,最后向昊的老板终于选择放弃合作。

向昊其实并不赞成老板的决定,觉得华实的要求是利润七三分配,如果他老板退一步其实双方还有合作的空间。不过他的老外老板却觉得华实狮子开大口,所以并不退让,坚持五五分帐。

而向昊却觉得华实的要求颇合理的,始终香城的市场很大而且还未被外国公司开发。华实作为当地企业给的援助一定好过他们公司直接在当地投资。

向昊也把合作的好处一一向他老板说明了,但对方却不领情。

这边厢向昊为公事烦恼的同时,叶长安却过得柔然自在。

虽然她一向都不会太过问男朋友在工作上的事,不过见他自从从香城回来后便一直在烦恼着,所以也好奇的问:“不是说不跟华实合作吗?怎么还那么烦呀?”

“想要合作当然很烦,但想不合作便更加烦了。华实确实是个十分理想的选择。”

叶长安一脸不认同:“香城又不只是只有华实一间公司。”

“香城确实有很多大企业,可是华实是近年来最灸手可热的选择,短短十年就发展迅速,它确实是我们在香城最好的合作对象。”

她想起顾子缘,自然说不出好话:“华实那个副总经理一看就不是好人!就算你们一齐合作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改口风,所以不跟他们合作反而就是最好的。”

向昊挑起眉头:“你跟顾副总不是认识很久了吗?怎么你们好像积怨已深的样子,你每次说起他也说他坏话的。”

“我⋯⋯只是认识他很久的,知道他这个人不可信。”

向昊笑了:“合约白纸黑字写清楚,他不能出尔反尔的。你放心吧,长安。而且现在的情况是我们这方想合作,别人也未必跟我们合作呀。”

两人也以为两间公司合作的事应该就此告一段落、不了了之了,岂料几天后突然传来顾子缘来费城一事。

叶长安还是从向昊口中得知这件事的。

他那天在电话中异常高兴,叶长安便好奇一问:“发生了什么事吗?怎么这么的开心?”

“华实顾副总来费城主动跟我们谈合作的事,他想要在费城这边注资,老板吩咐我全权负责这次的合作案呀。我这是变相升职了!”

叶长安此时应该要替男友高兴的,但她却高兴不起来。

顾子缘要来费城、顾子缘要来费城、顾子缘要来费城!

叶长安支吾的问:“他⋯⋯为什么要来?”

向昊丝毫也没有察觉女友的不妥:“我也觉得莫名其妙呀,明明他之前才拒绝我们公司的,不过既然他主动说要跟我们合作,这当然是好事呀。”

他要来费城、他真的要来费城。

顾子缘为什么要来费城?他为什么不让她好好的留在费城过日子呢?他为什么还要来打扰她?

“长安?长安?”

向昊叫了她几声,叶长安才回过神来:“什么?”

他心情很好,并没发现女友与平日不同,只是揶揄了她:“长安呀,你怎么说电话都能走神呀?”

“我⋯⋯”叶长安支吾吾的,此时霍地听到电话的另一端有把男声叫着向昊,然后便听到他说:“长安,我老板找我,先挂好了。”

“你先去工作吧,拜拜。”

“拜拜。”

叶长安一挂下手机,坐在她邻座的同事林婉彤便半身靠了过来:“长安姐,男朋友喔?”

她只是点头默认了。

“好甜蜜呀,吃个午饭也要谈心。”

叶长安被她说到有点不好意思,脸颊泛着红霞。

林婉彤是个刚入职三个月的新人,说话还是比较直爽:“如果我的未来男朋友跟长安姐的男友一样,我就应该会幸褔死吧。”

叶长安还是低头没有回答​​。

此时另一位坐在林婉彤对面也是刚才职的男同事说:“长安姐跟她男友恩爱得很,老是见她男友来接她下班。”

林婉彤睁大了双眼,然后突然失落了起来:“唉,怎么我遇不到好的男人呀。”

“你就死了那条心吧,就你这样找到男朋友也要偷笑了。”

林婉彤也是红着脸,不过却是被刘杰气的:“你!胡说八道!”

“这天下确实是有好男人的!你眼前就有一个!”

林婉彤睥睨着他,一整个屁脸瞄着他说:“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好男人!我之前的大学师兄就真的是好男人呢!”

刘杰此刻神色僵硬,却又很快回复吊儿郎当的本色:“他能找着你证明他眼光也不太好吧。”

说毕,他便收到林婉彤的怒目而视。而叶长安在一旁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看得出刘杰对林婉彤有意思,所以并没有说话。

“那师兄不是我男朋友啦!我大一的时候他已经毕业了,我都没见过他,只是从朋友、学姐口中听过他的事迹。”

叶长安瞥到刘杰心情瞬间好了不少,语气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又不是你亲身经历,可能是别人乱编的,你还信喔?”

林婉彤一脸不认同的瞪着他:“师兄可是个痴情种来的。”

他讽剌的说着:“痴情种世上不多的,多的是骗你们这些无知少女的坏男人。”

“才不是呢!虽然我不认识他,但顾师兄的事迹我们系所有女生都知道呀。”

叶长安突然插了话问:“姓顾?”

“是呀,怎么了嘛,长安姐?”

“没有。”她也认识一个姓顾的人,可是这个人却不是一个痴情种。

“顾师兄真的是个痴情种呀!天呀,我什么时候能遇到这样的好男人呀?”

叶长安一直在旁边听着,没有再插话,而刘杰这时一脸不爽的问:“你那个所谓情深的师兄有什么事迹吗?”

“听说顾师兄在大三的时候,他的女朋友一声不响的跑去外国读书了,直到现在还没回来。而他就一直在香城等着她回来喔,也没有再交新的女朋友了。”

刘杰啧之以鼻:“这些事情也只能拿来骗你们女生吧!他背后交了很多女朋友你们也不知道吧!”

“顾师兄才不是那样的人!你别胡说!”

“男人的心思你清楚吗?”

“其他人我不清楚,但顾师兄一定是个好男人!听说那时候他女朋友一走,我系的师姐都以为自己有机会,很多人倒追他呢!哪料师兄他一个都没接受,竟然还一直等着他女朋友。”

“我才不信呢!”

林婉彤侧视了他一眼,转身问叶长安:“长安姐,你不觉得男人一直等着远方的女朋友回来是件很浪漫的事吗?”

叶长安却似乎若有所思的问着:“值得吗?”

“什么?”林婉彤并不明白叶长安的意思。

“他的女朋友值得他这样等吗?”

等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就像她以前等着顾子缘一样,她后来才发现一切都不值得,那个人不值得她一直等着,因为他永远也不会喜欢上她的。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

“如果他女朋友都不喜欢他的话,那他的等待就没有用呀。”

一昧的付出未能得到报偿的,反之亦然自己可能还会受到伤害。

以前的她以为只要等着时间漫漫过去,终有一天顾子缘会像自己喜欢他那样喜欢她的。可是叶长安等不到那一天了,真相大白之后,她才明白永远都不会有那样一天的。

顾子缘永远都不可能喜欢上她的。

想到以前的自己,叶长安真觉得自己傻得可以!

等一个爱你的人,便是此情绵绵无绝期;可是等一个不爱你的人,却是自古多情空余恨。

叶长安若有所思的同时,一旁的刘杰也开口:“这种故事也只能拿来骗你们这些小女孩而已。”

林婉彤见他们不相信她,连忙嚷着:“这可是真的!曾经我们系的系花倒追我那个师兄,可是很快就被拒绝了!那系花被他拒绝后还当众老羞成怒骂他难道要一辈子等他女友回来,你知道他怎么回答吗?”

叶长安莫名其妙的只觉得胸口好像在瞬间被什么揪住似的,哑着嗓子问:“他说什么?”

“我师兄说他相信她一定会回来的,反正他也等了她两年了,也不差等多几年的时间吧。”

反正他一定会出现的,而她也等了这么久了,也不差那几个小时继续等下去吧。

叶长安一怔,她以前也老是这么说的。

她听到林婉彤这么说,明显一愣,莫明的想起以前她第一次约顾子缘去游乐场的时候,那天她一大早便到了约定地点了,可是顾子缘却迟迟还没出现。

那个时候的顾子缘其实根本一点也不想跟她一齐出去,本来想着自己不出现叶长安便会知难而退,不过最后了还是怕她会一直等他等下去,所以比约定的时间迟了足足三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本来他以为叶长安最多等他等了一个小时也不见他便会自行离开了,可是让他最诧异的是叶长安在三个小时后竟然还在等他。

“你怎么还在这里?”

那天天公也不造美,半途中突然下着大雨,但叶长安还是很坚定的站在原地等着顾子缘。

顾子缘来到的时候,叶长安一个人站在路中心,他见状很焦急,一手拿着伞,冲向淋着雨满身狼狈的叶长安,骂着她:“叶长安,你真傻!下这么大雨,你怎么还不走呀?”

叶长安瞥到他来了,虽然狼狈却很是兴奋的嚷着:“顾子缘,你终于来了!”

顾子缘觉得很不好意思,满脸内疚的,却是更气叶长安竟然还在等着他,便愠怒的嚷着:“我早就跟你说我不会来的,你等了十五分钟见我没来就应该走才是呀。”

叶长安却是摇头,并不同意他的话:“我知道你会来的,你看你还是来了。”

他词穷,一时间反驳不了她,因为他确实出现了:“我⋯⋯”然后立马转了话题:“我⋯是看这么大雨,怕你还在等,所以才来找你的。你等了十五分钟看我还没出现,你就应该走了。”

“我才不会走了,我一定会继续等下去。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出现的。反正我也等了十五分钟,也不差等多几个小时吧。”

林婉彤见叶长安出神,叫了她几声:“长安姐。”

她这才回过神:“怎么呢?”

“你在想什么吗?这么入神的,叫你好几声也没反应。”

“没有,只是想起往事而已。”她明显若有所思的。

林婉彤好奇的问:“什么事?”

叶长安思绪好像瞬间回到八年前,然后缓缓开口:“就想起以前我也老是等着一位朋友。”她顿了一顿,脑海浮现了当时的画面,然后她缓缓说出口:“有一次等了他很久对方也没出现,三个小时后他终于来了。那天下着很大的雨,他很久之后才出现。他一来便气急败坏的骂我怎么还在等他。”

林婉彤瞪大双眼,好奇的问:“那你怎么回答他呀?”

“我也是说反正我就知道他一定会出现的,我也等了十几分钟了,也不差再等多几个小时吧。”

林婉彤见叶长安的表情,知道那个人一定是她很重要的人,便问:“那个人是长安姐喜欢的人吗?”

喜欢的人?

她想起了顾子缘,表情有点若得若失的,眼神也在放空,她沉默了几秒,然后低喃回答着林婉彤:“对,曾经很喜欢很喜欢的人。”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0851166  
精华
帖子
1225 
财富
11359  
积分
3183  
在线时间
156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19 
最后登录
2019-6-18 
看完有触动,很不错。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11189656  
精华
帖子
742 
财富
7136  
积分
1563  
在线时间
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8-9-30 
挺好的文。支持楼主继续更新。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37  
积分
1318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3-2 

12. 放弃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7-6-22 17:29 编辑


顾子缘在临近去费城出差前,他最要好的朋友约了他出来见个面、吃个饭的,他本来想推掉的,不过从少便是他好友的蒋正皓嚷着说:“顾子缘,你就给我面子嘛,之前约了你好几次也不出现,今天你怎么样也得出现。”

最后顾子缘便应邀出席了。

可是他去到便很快后悔了,席上除了他的好朋友与他老婆之外,还有几个他不认识的女性。

顾子缘瞥了蒋正皓一眼,暗示说:“你怎么叫我来的。”

就算此刻有多想离开,顾子缘也不能立即离场,所以只好坐了下来安静的吃着饭。

可是其他人却不想让他安宁,席间一众女生不停的围着顾子缘问他这个问他那个的,他也只能客套的回答着,并没有任何逾越的举动。而那三个女生还是不停的问他这个问他那个的。

吃饭吃到一半,顾子缘借故走了去外头吃个烟,蒋正皓见状也跟着走了出去,看着他拿起打火机,便走近他说:“顺便借个火吧。”

顾子缘睥睨了他一眼,却还是点亮打火机熄点了他手上的烟头,两人叼着烟沉默了几分钟,一呼一吸的分别在空气中划出烟圈后,蒋正皓终于受不了先打破沉默,起了个话题:“子缘,明天要去费城吗?”

“嗯。”

“怎么突然去费城?你之前不是拒绝与THE SUN合作吗?”

“反正华实还没有扩展在费城的市场。”

“你想拓展华实的业务?”

“对呀。”

蒋正皓觉得好友这个决定有点突然:“你怎么那么突然?你不是才刚拒绝跟人家合作而已嘛!”

顾子缘喷了一口烟,说:“就突然想通了,费城的市场满大的,我帮他开发香城的市场,他帮我开发费城的市场,无往不利呀。”

“如果说市场大,纽约不是最好的选择吗?说经济体系,伦敦一定是最佳的选择。费城在各个方面都不是最好的选择,有其他更好的城市代替它呀。”

“我觉得费城也满好的。”

“子缘呀,你的眼光真的很有问题。”蒋正皓顿了一顿,瞥了他一眼再加一句:“从以前到现在都是这样的。最好的你都看不上,反而看上一个最普通的。”

别人眼中最普通的顾子缘却偏偏看对眼了。

“我觉得我眼光一直很好。”他顿了顿,呼了一口烟,再说:“事实也这样证明了。”

自从顾子缘五年前加入华实开始,每次他做出的选择和决定都让人觉得莫名其妙,可是出来的成绩却是让人跌破眼镜的好。

“我说的是叶长安⋯⋯”

提起叶长安,顾子缘便没有再说话了。而蒋正皓也连忙闭嘴,道自己怎会无端端提起这个人的名字。

两人沉默了一会后,最后还是蒋正皓打开话题问:“算了,做错决定也是你的事,又不是我公司的事,赚不到钱也不关我的事。对了,今晚饭局你有谁看得上眼吗?”

他斜视了好友,却是答非所问:“你怎么叫我来的?”

蒋正皓理所当然的说:“你知道呀,我老婆最爱当媒人了。而你也是我认识的朋友当中真正的黄金单身汉呀,那她都只想要帮她的姐妹介绍一下嘛。”

“你早跟我说,我不会来的。”

“盈盈的朋友都很好的,家世也不差,长得也很美,身材都很好,而且每一个都是一流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你到底有没有看上谁呀?我可以帮你安排呀。”

顾子缘没有一丝犹疑很是绝决的说:“没有,以后这种饭局别再叫我来了。”

“真的一个都看不上吗?”

“你知道我没兴趣的。”

蒋正皓叹了一口气:“子缘,你也这么多年没女朋友了,认识一下新的女性也好吧。”

顾子缘没有回答他,喷出一口烟雾。

蒋正皓瞥着他沉思,倏地试探般问着:“你不会还等着叶长安吧。”

他也没有回答,似乎是默认了。

蒋正皓也道他是承认了,放下了烟头:“都过了这么多年,你还等着她。说不定叶长安已经结婚生子了,你这样等下去没有用的。”

顾子缘还是没有回答,只是眼看着前方,嘴里一呼一吸的,似乎沉醉于自己的世界当中。

蒋正皓皱起眉头,不停地劝着好友:“她都没心没肝的离开你这么多年了,你这样等下去根本不是办法。如果她真的不回来,难道你真的要永远等下去吗?”

此时顾子缘喷了一口烟,侧过头望着他,终于开口说:“我早就习惯了。”

这些年来蒋正皓也有介绍不同的女生给顾子缘,而且顾子缘身旁也一直有很多狂风浪蝶,可是他还是一个都看不上眼。蒋正皓也劝了这个好友很久了,可是顾子缘却一直都很固执、执着于年少的那段感情。

“习惯什么呀?你根本就不应该等下去呀!你看她这么多年都没回来,她早就忘记你了!”他气急败坏的说。

“那是因为你还没习惯等她。”顾子缘回望了他一下,说毕后便陷入沉思。他认识她时才十六岁,他现在已经二十六岁了,原来他们认识已经有十年了。

他为什么要一直等着她呢?

他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叶长安占有他很大部份的人生吧:他今年二十六岁,而叶长安从他十六岁那年便出现在他生活当中,占了他差不多一半的人生,而顾子缘早就已经习惯他的人生里有着这么一个人存在着。

蒋正皓一时无言,过了一会才说:“你还真的是固执!你这样装情深又怎样,她根本不会知道的!”

顾子缘并没有再回应他了。

“子缘,这么多年,你也应该放弃了吧。”

放弃?他何尝不曾想过放弃呢?

放着却弃不了;弃着却忘不了。

其实这些年来,顾子缘不是没有等到心灰意冷,也曾经想过要放弃,只不过终究还是放不下。他总觉得他们两人认识十年以来,前五年一直都是叶长安等着他,那后五年换他等她也是合理吧。

以前都是她在等他,只是现在换成是他在等她了而已。

顾子缘最后随意找了个籍口便提早离席了。

蒋正皓老婆对于顾子缘提早离开很是不满意,质问老公:“子缘怎么这么快就走呀?这么早走,我怎么跟我朋友交代呀!”

“他突然有急事要处理,所以先走了。”

“那他有跟你说他看上谁吗?或者是谁比较顺他眼呢?”

蒋正皓额头冒着汗,他知道顾子缘根本对老婆介绍的什么人都没兴趣,可是又怕说错话让他怀孕的老婆情绪起伏过大,只好说:“他说你的朋友都不错,可是他⋯ ⋯”

“可是他都看不上眼,对吧?”何盈盈打断了丈夫的话。

“我⋯⋯”他支支吾吾,像是被人说中了心底话似的。

“我今天介绍的朋友都是美女,他竟然一个都看不上眼。顾子缘不会还想着那个叶长安吧?”

蒋正皓没想到老婆竟然一针见血,一时间也不知应该如何反应才好,下意识只好点头默认。

何盈盈顿时气得七窍生烟,气愤的嚷着:“我真的看不出那个叶长安有多好,顾子缘怎么会喜欢上她呀?”

蒋正皓也不知道答案,他跟顾子缘已经是多年朋友了,但有时候他也不懂顾子缘的心思:“我也不知道吧,可能他就是稀罕叶长安那种女生吧。”

何盈盈想起叶长安便是暴跳如雷的,她大学时期一开始就是喜欢顾子缘的,本来为了接近他而主动认识蒋正皓的,却没想到最终竟然给顾子缘的好朋友拦截下来当了他的老婆。虽然她现在已经嫁为人妇了,可是她心里始终有点耿耿于怀的:论家世,宋家比起已经落马的叶家好很多,论外貌,她可是设计系的系花,论才学,她可是会五文三语,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想起叶长安,何盈盈还是有点悻然:“顾子缘他眼光真的差得可以。”

“所以他应该眼光好一点,选你才对吗?”蒋正皓有点醋意的说着。

“我又不是这个意思。”

“你知道你是谁的老婆就好了。”

“蒋正皓,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也知道自己说错话,连忙说:“盈盈,我乱说而已,别放在心上。”

“蒋正皓,你说清楚你是什么意思!明明是你叫我帮子缘介绍女生的,你现在是在怪我吗? ”

“我不是这个意思。是我说错而已,盈盈你别放在心里。”

孕妇情绪比较大起大落,眼泛泪光,大吵大嚷的叫着:“你明明就是在怪我!”

蒋正皓虽然也有点气,但还是怕得罪老婆,所以自己退一步低声下气的说:“别气好了,气坏我的儿子那怎么办?”

“哦,所以你只是怕气坏肚子里的儿子而已哦?”她挑起眉头瞄着她家老公。

“怎么会呢?我是怕我亲爱的老婆气着嘛。”

何盈盈这才脸色好一点,倒还是说起了刚才的话题:“顾子缘他真的打算等叶长安等一辈子吗?”

“不知道,不过看起来他似乎还想继续等下去。”

“叶长安,命真好呀。有顾子缘这样一个痴情男人一直等着她。”

“唉!情深又如何,他们还是斗不过一个孽字呀。”

“老公,你怎么那么说?”

蒋正皓出生于名门望族,所以也从父亲、大哥二哥口中得悉五年前是顾伯父间接害死了叶长安的父亲,也道顾子缘跟叶长安根本是不可能的。

“盈盈,你还记得五年前叶家落马一事吗?”

何盈盈五年前虽然还是被养在深闺中,但也有耳闻过这单大新闻:“记得,这单新闻当时还闹得热烘烘的。”

“当年顾伯父有份害叶伯父自杀的。”

何盈盈满脸惊恐:“是真的吗?那他们不就是⋯⋯”

他接着她的话说:“他们根本不可能在一起的。”

所以蒋正皓一直不赞同顾子缘等着叶长安的,因为他们两人之间隔着的不只是距离,而是爱恨情仇。

情深终究比不过命运的捉弄。

以前他们以为只要坚持便可以一辈子在一起,可是无奈命运的安排却是他跟她根本不可能谱写出结局的。

---------------------------

顾子缘第二天便乘飞机来到费城了。

叶长安前几天也有从向昊口中听闻过顾子缘将会来费城,可是当她今天从男友口中听到顾子缘已经来了费城却是另外一回事。

顾子缘来了费城。

叶长安逼自己要装得若无其事的,可是她知道自己其实很在意这件事的。她这五年来一直在逃避着,把自己困在她设定的安全区域入面,突然顾子缘想要冲进来她的领域、扰乱她的生活,她便开始惊慌失措着。

“他⋯真的来了费城吗?”

“对呀,今天他上来了我们公司了,很能看出华实这次合作的诚意。不过顾副总似乎要想要开发华实在费城这边的市场吧。”

“阿昊,你们公司会跟他合作吗?”

“当然了,我想不到不跟华实合作的理由呀。"

"可是⋯⋯”

“长安,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但是⋯⋯”

“长安,你不相信顾副总,也得相信你男朋友我吧。我像那种容易被骗的人吗?”

“我相信你,可是⋯⋯”

向昊却打断叶长安的话,抚了她的额头,安慰她说:“长安,相信我就行了。”

最后叶长安也只能妥协,反正向昊也肯定的跟她担保不会出事的,她也只好相信男友了。

只要她跟他不再有任何交流就好了。

可是现实永远就是事与愿违。

叶长安今天一回微风便听到一大群同事在吵吵嚷嚷的,她好奇的问:“发生了什么事吗?”

那群同事一同转过身看她,林婉彤先打招呼:“长安姐,早安。”

“你们围着在看什么呀?”

他们让了个位子出来,叶长安看到她的同事们原来是在围着一部电脑,而电脑正在播放一段视频,影像当中的人竟然是她也认识的——他一身西装端坐在欧洲入口的高级沙发上,正在接受香城名主播宋若如的访问。

是顾子缘。

宋若如是叶长安的偶像,可是此刻叶长安却没有留意到她,而是把所有目光落于片中的受访者顾子缘身上。

他在镜头前表现的十分落落大方,宋若如问了些比较尖锐的问题他也很轻松的化解了。

叶长安瞥着视频中的顾子缘,只觉得荧幕上的这个人她真的一点都不熟悉。

顾子缘之前都不太爱跟人说话的,有人问他话他也是用一两句便回答了,现在竟然在镜头脸前表现得落落大方了。

宋若如问了一连串企业发展的问题,顾子缘也很详细的一一回答后,她猛地转了口风对着镜头笑得如花似玉的:“顾副总也发表了他对于香城未来经济前景的看法,我想电视机或是电脑前的男性观众应该很满足了,所以也是时候满足我们一些女性同胞的好奇心了。顾副总,我们有几条感情上的问题想要你回答我们香城所有女性的疑问。”

顾子缘听到她这么说开始是有点皱着眉头的,似乎没有预料她会突然出这么一招,不过很快又一脸泰然自若的:“好。”

宋若如见他答应也是心花怒放的,本来访问前只是说定了只问工作上的事、不问私事,她此举也只是在走一步险棋,哪知真的让她赌赢了:“那顾副总,你现在有女朋友吗?”

他沉默了一下,然后摇头。

宋若如听到后有点愉悦:“那证明我们香城的女生还有机会呀。”

顾子缘倒是没有回答,却是若有所思上来,宋若如也是见微知著的人,也收走了脸上的笑容:”所以是有对象了吗?”

他很坦诚的承认了:“对。”

“她是香城人吗?”

“她是,不过她现在人不在香城。”

“所以你在等着她回来吗?”

“对,我在等着她回来香城。”

“你们怎么认识的?”

顾子缘似乎想到什么,笑着说:“她对我死缠烂打的。”

宋若如明显一愣,不过也很快回复正常状态:“没想到顾副总原来是喜欢这类型的女生呀。”

访问到这里,宋若如很快便作了个收尾连忙结束掉这个节目。而荧幕前的叶长安只是一脸木然的瞧着电脑、眼神放空,此刻心里竟然有点被揪着的感觉。

以前总是她在等着他的,没想到风水轮流转,今天换他等着别的女生了。

然后她也不禁嘲笑了自己:叶长安,你是什么人呀。顾子缘等谁也好,也不可能会等你的!

叶长安在黔然讽刺自己之际,耳边便传来一众女同事花痴的惊呼声:“这么帅又有钱,竟然还是个痴情种!为什么老天不让我遇到这个男人! ”

林婉彤也插了嘴说:“没想到我师兄竟然还等着他前女朋友。”

同事洪玉琦问:“顾子缘是你师兄?!”

“对呀,我是在京大毕业的。”

叶长安此时猛地想起上次林婉彤提起她那位等着女朋友又姓顾的大学师兄,连忙插了话:“所以婉彤你说上次一直在等着大学时期的前女友的师兄就是顾子缘?!”

顾子缘?怎可能是他?

林婉彤直接承认了:“对呀。”

竟然是顾子缘!

林婉彤等着前女友的师兄是顾子缘!

叶长安脸色发白的问:“那⋯⋯之前你说他一直等着的那个前女友也是京大的学生吗?”

“对呀。”

她继续追问:“那⋯那个女生叫什么名字?”

叶长安这么一问,林婉彤明显一愣:“真的忘了⋯⋯不过好像姓叶的。”

姓叶?是她吗?

“全名是什么?”

“哎,好像叫什么安。我不太记得了。”

顾子缘等的人是她?怎么可能?

林婉彤后知后觉:“不过好像跟长安姐你的名字差不多吧。真巧合呀!”

“对呀,真巧。这世界差不多名字的人很多。”叶长安回答得很勉强。

她不懂顾子缘到底在想些什么?五年前的她可能会真的会相信顾子缘的情深是因为爱上她了,可是她不再是五年前的叶长安了。

情深迟而未曾讲、孽缘早已天注定。

说的正是叶长安跟顾子缘两人。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37  
积分
1318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3-2 

13. 回去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7-5-29 17:21 编辑

叶长安以为今晨同事们提到顾子缘的事已经很倒楣了,没想到更不幸的事竟然还在后头。

“你们怎么突然播顾⋯他的视频呀?”

“长安姐,你不知道吗?那是因为我们杂志社快要访问他呀!”

“访问他?怎么可能?”

“当然是真的!要不我们怎么在看之前访问他的视频呢?没想到我们杂志社才刚换了新老板就能采访到一位大人物呀。”

微风杂志社这阵子才刚易主,换了新老板。新老板还是个香城人。

“怎么那么的突然?他⋯答应了我们的访问吗?”

“听说我们新老板跟顾副总是好朋友,所以他很爽快的答应了我们的采访,而且他这阵子也刚好来费城出差呀。”

Mandy姐此时从她房走了出来,看着手下围成一团的,便嚷着:“围在这里做什么?明天就要排版呀!还不快去赶稿!”听到上司这么说,大家都连忙回去自己的岗位做事,而Mandy姐瞥了一眼叶长安:“长安,进我房有事情说。”

叶长安进房后,Mandy姐坐在椅上,然后抬头对着站在她前方的叶长安说:“长安,华实顾副总的访问我想交给你负责。”

华实的副总?不就是顾子缘嘛!

她明显一惊,第一反应便是拒绝:“不!”

Mandy姐也被她这么快的拒绝吓倒:“怎么那么快拒绝呀?你平日也不太会拒绝我给你的工作嘛。”

“我⋯⋯抱歉,我不能⋯我一直负责美食版呀,人物专访还是交给琦姐她们吧。”

“话是这样说没错,不过顾副总是在京大毕业的嘛,那我想起你来费城之前在香城也是读京大的,你访问他应该比较容易有共同话题吧。”

“Mandy姐,抱歉,这访问怕是我不能接了。”

“为什么?”

“人物专访我真的比较不行。”

“别谦虚了,之前你几篇人物采访也做得十分好!”

“我⋯⋯”叶长安一时间词穷,突然想起林婉彤也是京大毕业的:“可是我跟顾副总没有太多共同话题呀。不如找阿彤呀,她也是在京大毕业的,而且她说过顾子缘是她师兄,他们应该更有话题吧。”

“婉彤是在京大毕业的?顾副总是她师兄?”

叶长安连忙点头。

“不过她经验尚浅,来了只不过三个月,把这样的访问交给她,我怕⋯⋯”

“Mandy姐,你这不用太担心,婉彤她性格非常外向,之前交给她几个访问也做得不错的,而且她也说过顾副总是她的师兄,两人也算是熟人吧,我想他们两人之间的访问应该会更有话题性吧。”

Mandy姐也同意叶长安的话,毕竟采访着重的是被访者与访问者之间的火花:“你也说得对,两人本来就认识始终会好访问一点。竟然你都这样说了,那这个访问就交给婉彤吧。”

最后Mandy姐把顾子缘的访交给林婉彤负责。

当林婉彤接到指令要访问顾子缘时,很是兴高采烈的:“没想到我竟然有一天能访问我的师兄呢!”

不过喜悦过后,终究还有点忧心:“我经验不多,搞坏了这个访问怎么办呀?”

“你照平常那样做就会没问题了。”

“长安姐,可是我还是会紧张⋯我今晚前准备好访问问题后,你能帮我过目一下吗?”

叶长安下意识便是拒绝:“我不⋯⋯”

“长安姐,你就当帮我一个忙,好吗?”

“可是⋯⋯”

“长安姐,拜托你好了,这是我第一次采访,我不想搞坏呀!你就帮帮我吧!”

叶长安最后还是受不了林婉彤的撒娇,答应帮她过目一下访问顾子缘的问题。

访问顾子缘呀——她从来没想到会有这样一天的。

叶长安下班回家后便打开了自己的电子邮件,林婉彤早就寄了封邮件给她了,内容先是谢谢叶长安帮她这个忙,然后希望她给她这个新人一点意见。

叶长安双按了滑鼠,把邮件中的附件打开。文字档案里的问题密密麻麻的,一开头都是询问被访者事业发展的过程,然后到后面便开始问一些比较私隐的问题。

你理想的对象是怎样的?

你喜欢香城的女生还是外国的女生?

你喜欢怎么样性格的女生?

“长安姐,你觉得你最想问师兄什么问题就写下来吧。”林婉彤在电邮上这样写着。

她最想问顾子缘的问题?

很多、真的很多,她想要问他太多问题了。

她脑海突然浮现出一连串问题:为什么他要伤害她的爸爸?他为什么一直在骗着她?她是不是前辈子曾经得罪过他?而她最想问的却是:他那时候有没有喜欢过她?

叶长安怔住了好几十分钟,然后终于在键盘上打了字,她反覆又删又加上新的字很久,最后却只是加了一条问题:“你有没有曾经伤害一个很喜欢你的人?如果有的话你有后悔过伤害她吗?”

她把问题加上去后便把新的档案寄回给林婉彤。

林婉彤回信感谢了叶长安的帮忙。而她做事很迅速、也很有效率,打算几天后便约顾子缘做访问。对方本来也答应了,可是没想到第二天却突然回覆说他有急事要先回香城,所以最后回绝了她们杂志社的访问。

跟顾子缘访问的事就因为对方突然回绝所以就这样告一段落了,杂志社太部分女同事都对此惋惜不已,而叶长安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心里有点遗憾还有点坦然:“这个访问突然无疾而终了,就证明她跟他确实没什么缘份吧。”

他跟她真的是有缘无份呀。

这是好事。

叶长安之后也从向昊口中得知顾子缘已经回去香城了。他走了,她也终于放下心头大石了,可是心里却隐隐若若感到有点难过。

因为访问不成顾子缘,微风杂志社后来访问了另一位刚出道的男明星代替原本顾子缘的访问,而幸好这次访问出来的火花很好,所以今期杂志的订讲数量明显比上一期增加了不少。身为总编缉的Mandy姐故之然十分开心,最后竟然决定请所有员工去吃饭庆祝。

而这晚她们庆祝庆得满晚的,而二十四考男友的向昊还是在饭局结束后来送叶长安回家。加上Mandy姐跟叶长安是邻居,所以他也顺路送她们两人回家。

向昊把车驶到她们家时,Mandy倒是很知趣的先下车,向昊其实是有事跟女友说的,不过刚才Mandy姐在场,所以一直没有说出口。

Mandy姐也是看得出来,所以一到达目的地便立刻下了车:“好啦,你们两口子有什么要谈就谈吧。我先上楼啦。”

车里只余下叶长安跟向昊两人,这晚杂志社的人庆祝得很尽庆,叶长安玩得很累此刻只想赶快回家洗澡睡觉,她拉开了车门,对男友说再见: “阿昊,谢谢了,我先回家了。”

而向昊却关回叶长安拉开的车门,然后攥紧她的手:“长安,先别上去,我有事情跟你讲。”

“什么事吗?今天都很晚了,有事明天再说好吗?”叶长安明显一脸睡意。

“等明天说就太迟了。”

“怎么会迟了?你又不是要离开费城。”

“我真的⋯⋯”向昊却难得支支吾吾的:“我真的要离开费城,明天我就要飞去香城了。”

叶长安被向昊这么一吓,整个注意力都回来了,瞬间没了睡意:“你⋯明天要飞去香城?为什么这么突然?”

“我被老板派去香城全权负责跟华实的合作案。”

叶长安一时间无言以对,过了一阵子才开口说:“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他顿了一会,然后说:“长安,我这次不是出差,而是被派去那边长期工作。”

“什么?!那你要去那边工干?那你要去多久?”

“我至少要在那边待两年吧。”

这下,叶长安本来有的睡意全部都被吓至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两年?!怎么那么突然?”

向昊侧过身,望着叶长安说:“两年时间也不是短的时间,长安我想你陪我一起去香城。”

叶长安倒是想都没想便拒绝了:“阿昊,我不会去香城的。”

“长安,你曾经也在香城住过五年呀。这两年内我不想与你分隔两地,我们一起去香城,好吗?”

“不!我不会回去的!”

“长安,两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不想与你分开,你就跟我一起去吧。”向昊说毕便从前方暗格拿出两张机票,把一张递给叶长安:“长安,我连机票都帮你买了,明天你跟我一齐飞去香城,好吗?”

叶长安并没有如他所愿的接过他手中的机票:“别去香城,阿昊,我们一齐留在费城,不好吗?”

“长安,这次去香城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不想放弃。”

“可是我不会去香城的!”

“长安,这真的是个很好的机会,我不想放弃。”

“那你就去吧,那你把我留在费城。”

“长安——”

“既然你都作了决定,我也有自己的苦衷,两年来你在香城我在费城就好了。”

两人最后不欢而散,叶长安固之然很固执,不肯让步,而向昊却是因为这次被派去香城代表他老板是很看重他,他不想贸然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

---------------------------

叶长安第二天都没有去机场,更加没有去送男友的机,两人似乎霍地间陷入了冷战当中。

而就在向昊去了香城一个星期后,拜托了Mandy姐帮他劝劝女友,叫她别再生他气了。而巧合的是微风刚刚被香城一间大企业收购了,新的老板希望他们杂志社能扩展业务到香城。 Mandy姐本来还在盘算派谁去香城好,这下知道向昊也被他公司派去香城了,她觉得自己应该要当个好媒人,也派叶长安去香城处理分公司的事情。

今天叶长安被Mandy姐叫了进房。

Mandy姐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长安,你跟阿昊吵架了吗?”

叶长安本来以为Mandy姐要跟她说公事的:“他跟你说的吗?”

“他也没想过你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吧。”

“很抱歉,麻烦到你。”

“没有,怎么会麻烦到我呢?其实我也明白你为什么要生气的,如果Dickson突然要去其他地方工干两年,我也会生气的。”

Dickson是Mandy姐的老公。

“不过你们也不用分隔两地呀!你也跟着去香城工干就好了!”

“什么?”

“我们新老板想要我们在香城设立新分行,我们杂志社也只有你跟婉彤曾经在香城住过,所以我想要派你们两人去香城。”

“我不要!”叶长安听到第一反应就是立即拒绝。

“你怎么这么快拒绝我呀!去香城很好呀,反正现在阿昊也在那边呀,你们两口子一起在那边工作不是更好吗?”

叶长安一口回绝:“我不会去的,我不会回去香城的。”

“长安,为什么你不想回去香城?”

“我⋯我不想去⋯⋯”

“长安,我知道你是在逃避呀。”

“我⋯没有⋯⋯”

“你没有逃避的话那为什么你不敢回去香城呢?”

“⋯⋯”

“逃避不是辨法的,有些事情终究要面对的。”

叶长安低头静默着。

“长安,你也别怪阿昊了,他这是被他老板赏识才会被派去香城的,你应该替他开心才对呀。”

“可是我⋯我真的不能回去。”

“长安,那只是你以为你不能回去而已,你上次也回去香城两个多星期呀。”

“那⋯次回去是因为我要探我爸爸。Mandy姐,我是真的不能在香城长住。”

她怎么可以回去让她家破人亡的地方生活呢?她怎么可以长期独个儿面对着顾子缘呢?

“长安,有些事情你要面对才会懂得放下的。就算之前你在香城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曾经发生过,这都已经过了五年了,你别再逃避了。回去吧,长安,你不能一辈子留在费城装着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

装着甚事情都没发生?

怎么可能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她爸爸、妈妈都不在了!对,Mandy姐说得对,她确实一直在逃避!她一直不敢回去香城,因为她怕一回去香城见到自己曾经的温馨的家已经是别人的、她怕回去会老是想起曾经一家三口幸福的时光,她最怕的是碰到了顾子缘会让她想起父母离逝的事、想起自己的愚笨让人乘虚而入而毁坏了她原来的幸福。

“长安,听我说,回去吧。你这样逃避代表你根本还没放下的。”

对呀,Mandy姐说得对,难道她要一辈子留在费城避着顾子缘吗?

“长安,你就当帮帮Mandy姐吧。你确实是被派去香城最好的人选了。”

“可是⋯⋯”

“别可是啦,我作为你上司命令你去就行了!”

“我⋯⋯”

“长安,你是不是连Mandy姐的话也不听呢?”

就算叶长安有多不想回去香城还是要听Mandy姐的指示,因为Mandy姐这五年来帮了她很多的忙,而难得有一次叫她帮忙,那她也不好意思拒绝,心里有多不愿也只好答应:“好吧。”

而且,叶长安也觉得自己也不能再逃避下去了。

“长安,你不敢面对证明你还未放下。回去吧,你应该要放下了。”

有些事情要放下前要先懂得怎样去面对;有些人要忘记前要先懂得怎么去放下。

她不可以再逃避下去了,她要回去面对了。

---------------------------

叶长安在搭上了回香城的航机后才开始觉得有点后悔的。

可是她也不能回头了,也不能反悔了,她真的要回去香城生活两年了。

林婉彤也被一起派到香城了,她父母移民去费城之前在香城买的房还没卖出去,所以叶长安打算这两年也是借宿在林婉彤的家里。

向昊也是因为Mandy姐有事先知会他,所以有来接她们两人的机。

他是有点失落女友这次来香城不是跟他一起同居,不过终究还是很高兴女友真的来了香城。

林婉彤见向昊帮她们两人拿行李回她家,心里有点过意不去,在他走后便跟叶长安说:“长安姐,你真的不去你男友那边住吗?我刚才都感觉到他对我散发一种哀怨的眼神了。”

叶长安一直也是个满保守的人,在思想极为开放的费城生活了五年多这个性格倒没怎么变,上一次来香城也是因为向昊先下手为强没有知会她一早预订了双人套房,而她也是来到香城后才知道的所以也不能改变什么的。

所以有得选择的话,她自然想与林婉彤一起住,始终跟女生住在一块比较方便。

“阿彤你想要赶我走吗?”

“长安姐,我也不是这个意思。只不过⋯⋯”

“阿彤,这两年内也请你多多指教了。”

“长安姐,别这么说,我才要麻烦你了。”

叶长安跟林婉彤第二天就上了新老板的公司,那也是一间杂志社。她们被秘书领到总编辑的办公室。

她也没想到一回来就遇到认识的人了,正确来说是她认识对方,对方却不认识她。

她们两人的新上司竟然是宋若如!

叶长安从中学时已经对写作产生很大兴趣了,而在大学时期直接把宋若如当成她的偶像:宋若如比她大三岁,可是却曾经拿过香城文学大奖,后来因为长相甜美被人发掘当了主播,没想到她竟然还是易行的总编辑!

宋若如化了个淡妆,看起来比平日在电视上看到的她虽然少了份艳丽、可是多了几分平易近人的感觉:“欢迎你们呀!把我们易行当成自己一家人好了!别分什么微风、易行!我们大家要一齐做好这两份杂志刊物!”

自己的偶像竟然变成了自己的上司——对叶长安来说没有比这更加沁人心脾、心旷神怡的事了。

来香城似乎比她想像中要好。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37  
积分
1318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3-2 

14. 丝连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7-6-9 16:15 编辑

在香城的日子,叶长安过得比她想像中还是好。

说长不长,她跟林婉彤也在易行杂志社待了好半个月了,易行里的新同事都很友好,她们两人也逐渐适应这边的生活。

而香城的第一版的微风也正在筹备当中,除了她们两人之外,宋若如也安排了新的同事帮她们的忙。

“第一期的微风一定要有卖点,我们要先吸引第一批顾客,在香城打响头炮。”

“要不我们请个名人来个专访好了?”

林婉彤蓦地想起她们上次访问一位很火热的男明星,那一期的费城微风突然卖得很好,便说:“我觉得专访不错,我们最好访问一些又有颜值又有才能的富公子!”

“要不华实的副总顾子缘吧!我们总编辑不是之前曾经访问过他吗?”

“对呀!而且我们老板不就跟他是朋友吗?”

“这主意满好的!”

林婉彤当然是举手赞成,她以前早就准备好访问顾子缘的问题了,不过是因为对方后来拒绝了便没了用武之地,现在能再次访问上他自然能派上用场呢!

怎么又是顾子缘?

叶长安此时很肯定她前辈子一定是得罪过顾子缘。

她不想他再扰乱她的生活了,可是永远事愿与违,她也立即提出了反对,不过最后还是斗不过其他同事的意见。

最后她们向宋若如提出了这个建议,而她也很赞成。

而且难得的是宋若如对这次访问很重视,而她平日要兼顾主播与总编的工作,所以杂志社大部份工作都是交给下属做的,这次却是她亲自出马、事事落力而为。

同事们都在闲聊上司跟顾副总的八卦:“宋总编难得这么落力呀!”

“她才不是对这个访问落力呀,她是对访问的对象落力吧!”

“不会吧!”

“你懂什么?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呀!宋总编如果这次真的钓上了顾副总,那就是少奶奶啦!一辈子也不忧呀!”

林婉彤一向八卦,听到这便忍不住问:“所以⋯⋯宋总编她暗恋着顾副总吗?”

“我可以打赌一定是!”

叶长安在一旁没有插话,就一直默默的听着她们讨论着。

林婉彤倒是议论纷纷:“宋总编喜欢也没有用呀!顾副总早就有喜欢的人了!”

一群女员工听到这便更加兴奋,围住林婉彤要她说详细一点:“婉彤,你知道什么快说吧!”

而叶长安也不想再听下去了,走回自己办公室做自己的事。

由于这次访问的对象跟自家老板是好朋友的关系,所以与华实副总的访问很快也很容易就定下来了,而宋若如作为总编辑却抢着访问当事人,她们部门的同事当然会吵吵嚷嚷的,唯有叶长安却是松了一口气。

而叶长安这次还是用回上一次林婉彤准备访问他的问题,本来宋若如叫她一齐去访问顾子缘的,不过她随意找了个借口拒绝了,然后叫了林婉彤顶替她跟着宋若如去访问他。

宋若如跟林婉彤很快便约了顾子缘作了个访问,而访问回来后林婉彤便被其他同事围着她问东问西的:“顾副总是不是真人长得比较帅?”

“他有没有女朋友?”

“你们一下子问了这么多问题,我怎么回答呢?你们一个一个问吧。”

她们还是继续七嘴八舌的,而林婉彤猛地瞥到站在她们身后的叶长安:“长安姐!”林婉彤瞄到她之后连忙从袋子中拿出录音笔,然后递给了她:“这是这次访问内容的录音笔。”

叶长安接过林婉彤手中的录音笔后,没有继续加入她们的讨论,而是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她坐在椅子上然后呆望着那支录音笔,几分钟后终于有勇气按了一下播放键。

首先她听到宋若如的声音,然后一阵低沉的男声传出,那是叶长安曾经很熟悉的声音。

那是顾子缘的声音。

访问的前十多分钟也都是问了些很正经的题目,到最后几分钟才终于问了感情上的事。

“你理想的对象是怎么样的?”

宋若如问完之后却是陷入一阵静默,久到叶长安以为录音笔坏了停止了播放,正想再按一下播放键时,霍地又传出曾经是她耳熟能详的声音:“她——人不太聪明,做事也很迷糊,而且经常掉东掉西的。”

与其说顾子缘是在描述他理想的对象,不如说他正在描述一个他喜欢的人。

林婉彤从大一的时候就已经耳闻过顾子缘一直在等着他的女朋友,所以一下子便觉得他现在描述的应该是他那个前女友,便插话问:“那她一定很漂亮吧?”

“不、比她漂亮的女生很多。”

“所以顾副总你不太喜欢太漂亮的女生吗?”

叶长安听到他琅琅笑声:“不是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稀罕她吧。”

“那她一定很有气质吧。”

他笑着否认,似乎是想起什么片段:“不、她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生而已。”

“那你为什么会喜欢上她呢?”

他呆了几秒,才回答:“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稀罕一个人就想着一辈子就只喜欢着她吧。”

他回答后双方也静默了片刻,一会儿宋若如的声线又出现了:“那顾副总你有没有曾经伤害一个很喜欢你的人?”

隔后了几秒钟,顾子缘才回答:“有。”

“那有没有后悔过伤害她?”

后悔?他后悔为什么他不跟叶长安说清楚,而当初所有事情发生得太快了,他也很后知后觉,当他察觉发生什么事时叶长安人已经不在香城了。

其实顾子缘很明白为什么叶长安要在五年前离开他,可他却一直偏执的认为她终究会回来他的身边的,所以他这五年来一直在等着她。而当两个月前顾子缘终于在香城重遇叶长安时,他以为他终于等到她回来了。可是叶长安回来了香城却没有回到他身边,而且她身边早就有了另一个他了。

I understand why you had to leave me, but I don’t understand why you are not coming back.

五年以来,顾子缘能理解叶长安因为误会而离开他,但却不能理解为什么到现在她还不回到他的身边。

“比起其他,我更后悔自己的自以为是。”

自以为是?

叶长安在一旁听着顾子缘的录音,只觉得黔然:“如果他说他很后悔伤害过我,那我心里可能会更舒服一点。可他竟然是后悔自己自以为是。”

顾子缘这是什么意思?

可能是她真的一点都不了解他吧。顾子缘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他怎么会后悔自己自以为是呢?

叶长安摇摇头,想要把顾子缘的身影从她脑海甩掉,逼自己不要再想着这个人了,反正她以后也不会跟他再有什么纠缠了。

--------------------------

第一期微风出版的事也弄得七七八八了,作为微风香城区编辑的叶长安这几个星期也十分忙,虽然她与向昊都是在香城,可是这对情侣能见面的时间确实不多。

而难得这天凌灵与向昊来了易行找叶长安吃午饭,叶长安见到他们当然很高兴,而凌灵一见到她便说:“如果不是Carson跟我提起说你回来香城了,我应该会一直被蒙在鼓里吧。”

叶长安想起Mandy姐那时也算是半逼半推的叫她来香城,只好硬扯出个笑容:“抱歉,我也没想到我会回来的。”

向昊在旁也笑着:“长安她本来也不想回来的,不过是我跟她上司一齐劝她逼她才答应来的。”

凌灵只是瞄了她一眼,却没回话。而一旁的向昊反而说起了其他话题:“对了,微风这期销售很不错吧!我们公司很多女同事也买了一本。不过我最想问长安的是,你们杂志社究竟是怎么劝到顾副总帮​​你们做访问的?他向来都不爱做访问的。”

说起顾子缘,叶长安难免有点支支吾吾的:“好像是因为我们老板跟他是好朋友,所以他才这么容易答应的。”

凌灵也没说话,虽然之前顾子缘对着叶长安都很冷淡,但她一直觉得两人一定有什么的。

而此时叶长安的电话倏地“铃铃铃”的响了起来,她说了声抱歉然后从袋中拿出手机接起来,却发觉是个广告电话,便连忙挂了线。

她把手机放在桌上,而向昊见女友很快挂了线便问她:“怎么呢?是谁打来?”

“是广告电话,不认识的。”

凌灵却怔忪的看着叶长安放在桌上的手机,一眼便认出叶长安的手机跟上一次她在顾子缘车上找到那款是差不多的,也同是粉红色有着键盘的旧式手机,凌灵按捺着心中的讶异问:“长安,你怎么还用这么旧款的手机呀?”

向昊抢着帮女友回答:“这手机对长安来说别具意义呀,是她父亲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我之前曾经送过她一款新款智能手机她都不用,偏要用这款旧手机的。”

“不是呀,我看款式还满好看的。”凌灵说毕便伸手想要从叶长安手中拿起她的手机来看看,而叶长安也不疑有他直接递给了她。凌灵把手机摸在手里,便更加肯定这手机七、八成机会就是自己上几个月前在顾子缘车里捡到的那款手机。

连手机上面的痕迹、残旧都差不多的,她心思九曲十三弯的,嘴里却问着:“长安你倒是奇怪呀,现在大部份人都在用智能手机呀。”

“我习惯了用这部手机了,而且它还是我过世的爸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自然很有纪念价值,所以我才一直不舍得换新的手机。”

凌灵霍地想起之前她也曾经叫过顾子缘换了他那部旧款手机,而他却也是跟叶长安一样说了类似的话:“习惯了用这一部,而且也舍不得换。”

这两人其实很相似,也是同样的念旧。凌灵之前也只是怀疑而已,这下也颇肯定叶长安与顾子缘之间一定还有什么的。

其实说句实在话,凌灵确实想要看到这两人最终能够开花结果的。虽然她曾经喜欢过顾子缘,不过也只是年少时对异性的懵懂感觉而已,当年他是学校校草,而且成绩也是全级第一,所以作为校花的她很自然的对他产生异样的感觉。她长大一点之后才明白,她对顾子缘那种感觉不是爱情,只不过是祟拜而已。

那个时候的顾子缘对谁也很冷淡,这样让老是被男人呵护着、照顾着的凌灵有点不习惯。就算最后她跟顾子缘真的在一起也应该很快就会分手的,况且顾子缘对她根本没有感觉。凌灵后来觉得她跟叶长安之间的友谊会渐渐疏离的主要原因,与其说是因为她觉得好友抢了她喜欢的人,不如说她有种被好友背叛的感觉,觉得叶长安喜欢上顾子缘竟然不是第一个跟她说。

高中离现在也有七年了,凌灵这些年也交了不少男朋友,她便更加觉得自己当年怎么会看中顾子缘这样的人,她跟他两人性格相差太远了。不过这些年她从同学变成是顾子缘的下属,也知道他这些年都没有交新的女朋友。

她高中的时候以为叶长安已经够固执了,没想到后来作了顾子缘的下属后才发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顾子缘比叶长安更加偏执。

凌灵没有直接问他,可是她知道顾子缘这几年单身着都是为了等待着叶长安。

曾经有同事讨论过自家副总究竟是不是同性恋,她听到后也只是不以为然,其他人都在七嘴八舌的讨论得兴喜若狂,她倒是云淡风轻的说了句:“副总肯定不是同性恋,而且他还有了女朋友。”

“有了女朋友?”

“怎么可能?”

“是谁?阿灵你认识吗?”

她脑海立即浮现了叶长安的模样:“他女朋友是他们从中学时期便开始交往的。”

“Puppy love呀!Puppy love最容易无疾而终了。”这社会总是有些人看不过人家好,喜欢酸溜溜的抱怨着。

“不会,他们一定会在一齐的。”凌灵也不知道哪来的坚持,觉得顾子缘跟叶长安终究会在一齐的。

“你怎么知道的?这世上有多少人能够与自己喜欢的人相拥到白头呀?更何况是与自己的初恋修成正果呀?。”

“怎么不可能?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在一起的。”

叶长安与顾子缘一定会一起的。

因为凌灵深信他们两个是有情人就一定能够终成眷属的。

这世界存在着叶长安这个人,而她有了一个顾子缘,那么自己也终究会遇到属于她的那个人吧。

-------------------------

这边厢他们三人在吃着午饭,而蒋正皓也突然心血来潮来到易行来巡视业务了。

身为老板的蒋正皓霍地走进了易行杂志社,身为总编辑的宋若如见到他也有点愕然,问:“蒋老板,怎么突然上来呢?”

他倒是反问她:“我可是老板呀,上来自己的公司难道要先得许主播的批准吗?”

“别把这顶高帽给我戴,蒋三少。你今天怎么有兴致上来呀?”

蒋氐旗下业务众多,而易行杂志社也只不过是其中一个小小的业务而已。

“听说近来微风弄得满不错的吧!那我当初收购的决定没下错吧。”

“蒋大老板怎么会错呢?对了,你想要见见由微风派来的编辑吗?”

“是费城那边调过来的吗?”

“对。”

蒋正皓这次上来也只是抱着来巡视业务的心态:“好呀,见见也好。”

另一边厢的叶长安吃完饭回来后便收到宋若如秘书的电话,叫她进总编的办公室一趟。叶长安虽然不明所以不过也敲着门走了进去,却没想到竟然猝不及防的碰到了蒋正皓。

而蒋正皓的震惊也不亚于叶长安,本来想着随便说几句慰问外地员工的客套话:“辛苦你来香城,有什么不习惯的一定要说呀。”

没想到微风派来的编辑竟然是叶长安。

本来要说出口的客套话都顿住了,他明显一愣,第一反应便是大喊:“叶长安,怎么是你?!”

她也是反应不过来,没料到会在公司里碰到她认识的人:“你⋯⋯”

“你是微风的编辑?”

叶长安怔忪般点着头。

不过蒋正皓始终见惯世面,很快便反应过来,先开口说:“叶长安,很久不见了。”

叶长安的惊讶不异于蒋正皓,不过也礼貌性的打了声招呼:“对,好久不见了。”

“你这几年原来是去了费城呀,还在微风工作呀。”

宋若如没想到两人原来认识,很诧异的问:“你们认识呀?长安,你认识我们老板怎么不早跟我说呢?”

蒋正皓是她老板? !这个世界还真小呀,蒋正皓竟然是她新老板!

叶长安有点尴尬,因为她跟蒋正皓不太熟,他们是经由顾子缘才认识的,蒋正皓是顾子缘的好朋友。此刻她面对他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只是打了声招呼:“你好,蒋老板。”

“你倒是过的颇好的吧。”

她轻微听出他话里隐含的讽刺,可是却装着听不出:“是的,你这几年在香城也不错吧。”当年的那个冲动少年都混成了老板了。

蒋正皓笑了一下,语气更逼人的说:“我还以为你不再会管香城的人是死是活了。”

他这话说得明显,叶长安脸色有点难看:“你这话倒是说错了。”是香城的人不管她家是死是活吧。

蒋正皓倒是语中带刺的说:“叶长安,我还以为你不会再回来了。”

“本来是没打算回来了,只不过我公司要派我来这边工作才会回来的。”

蒋正皓啧笑了一下:“所以如果不是因为工作的关系,你并没有打算回来吧?”

叶长安抬头瞧着她,也听得出对方的讥讽,却装作没事:“确实。”

蒋正皓见她一脸若无其事,想起自己好友这五年来却一直在等着她,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嚷着说:“叶长安,你还真的心狠呀!”

叶长安抬头瞄着他:“蒋正皓,你什么都不知道就别妄下定论!”

他知道什么?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又有什么资格在说三道四呢?

宋若如在一旁不知道怎么插话,眼睛雪亮的盯着他们两人之间异常悬疑的氛围。

蒋正皓突然留意到房里有其他人的存在,一时间转移话题:“我收购了微风,是因为我很喜欢你们的风格,而微风杂志这期的销量很好,既然Mandy派得你们来,我也相信你的能力。”

“蒋先生,放心吧。我们会揭尽所能的。”

蒋正皓深深的瞄了她一眼,欲言却又碍于有别人在场却是又止的,只好说回正事:“这次微风打响了头炮,我希望以后也能继续维持在这样销售量。 ”

叶长安还是低着头唯诺般回应着:“是的,我们会继续努力的。”

这么多年消失的人突然出现在面前,蒋正皓想起这些年来自己一直以为叶长安早就抛弃了香城的一切了,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怎想到还真如好友顾子缘所说的,她终有一天会回来的。

被他盼着盼着,她还真的回来了。

蒋正皓心里有很多话想要问也想要说的,可是此时却不是一个很好的场合,最后便赶了她出去:“好吧,你先出去工作好了。如果你们有什么问题的话,问若如就好了。”

“好的。”叶长安得到命令后立即走出蒋正皓的办公室,有点若得若失的走回自己的办公室里。

林婉彤看她从总编房里走出来,连忙敲门走进来,好奇的问:“长安姐,听说我们大老板来了,你刚才见到他吗?”

叶长安想起刚才遇到的一切、想到刚才碰着的蒋正皓,此刻只能机械式的点着头,没有开口回答她。

林婉彤倒没觉得她反应奇奇怪怪的,继续追问:“长安姐,我们新老板人好吗?”

“应该⋯⋯”

她没想到一回来就碰到认识的人,她新的上司竟然是顾子缘最好的朋友。

而另一边厢的蒋正皓故之然很诧异,宋若如有意没意的问着:“蒋大少,你跟长安认识呀?”

“算是吧。”叶长安豪无预警的回来香城让他猝不及防,宋若如本来有很多东西想要问,不过此刻他心不在焉的,最后随意说个借口便别过宋若如了。


------------------------

叶长安回来香城了。

巧合的是她竟然是微风的编辑。

蒋正皓走到停车场,冷静下来再想深一层:“当初建议我收购微风然后拓展其在香城的业务的便是顾子缘。”

难不成顾子缘一早知道叶长安在微风做?所以才诱使他收购微风?然后又叫他拓展微风在香城的市场吗?

顾子缘他做这么多事难道就是要逼叶长安回来香城吗?

如果事情真的属实,蒋正皓真的觉得顾子缘是疯了!

蒋正皓本来打算约顾子缘出来吃饭再问清楚他的,不过后来还是禁不住好奇立即打了给他:“子缘,你从费城回来了吗?”

“怎么突然打给我?如果是约我去上次那样的聚会就不用了。”

蒋正皓想起上次类似联谊的聚会,也觉得自己理亏:“上次是我不对,下次我会跟你说清楚饭局会有什么人了。”

顾子缘很冷淡的声线从另一头传来:“你打来就是说这些?我还有事情要忙,先挂。”

蒋正皓听到他想挂电话,连忙嚷着:“等一下,先别挂!我是有重要的事情想要问你。”

顾子缘此时正在忙,没空应酬他:“快说,我一会儿有个会议要开。”

蒋正皓也只好直入正题:“子缘,你之前怎么会叫我收购费城的微风呢?”

顾子缘沉默了一阵,然后才开口:“怎么了吗?觉得我给错意见你吗?”

“不是的,只不过有点好奇你为什么会突然提起微风而已?”

顾子缘倒是答非所问:“怎么了吗?你后悔收购微风吗?”

“不是的,只不过有点好奇为什么你会叫我收购微风而已。”

“微风是间前景不错的杂志社,而且它的目标顾客也是华人,不过却还没拓展在香城的市场。”

蒋正皓不太相信,质疑着他:“真的只有这样吗?”

“难不成我有什么好处拿吗?”

“我本来以为没有的,不过我今日看到微风派来我们公司的员工就知道了。”

“什么意思?”

蒋正皓顿了一顿再开口道:“子缘,我今天看到叶长安了。”

电话另一端突然沉默了,蒋正皓如果不是听到顾子缘的呼吸声他还以为对方挂了线。

“她现在是微风的编辑,被派来香城工作了。”

顾子缘还是没有回应他。

“你做了这么多事情,不就是想要叶长安回来吗?”

“她⋯⋯回来了吗?”

“嗯,你是不是一直知道她在微风做?”

“你信不信也好,我是真的现在才知道。”

蒋正皓倒是不相信顾子缘,他一直觉得他们两人不会有好结果的,所以劝喻他说:“子缘,你当初虽然是不知情的,可是你别忘了你父亲是间接害死她父亲的人,叶长安是不可能原谅你的。”

不可能原谅他?

其实不用蒋正皓说,顾子缘比谁都清楚——叶长安根本把他当成杀父仇人了。

此时顾子缘的秘书许思佩敲了门走了进来:“副总,要去十楼开会了。”

他这才如梦初醒,跟电话里的蒋正皓说:“我要开会了,先挂。”

蒋正皓还在嚷着:“等一下,先别⋯⋯”没说完就被顾子缘挂了线。

叶长安回来了。

顾子缘整个人靠在质地上乘的皮质椅背上,眼睛瞧着天花板,心里却在消化叶长安回来的消息。

他跟她是有缘吧。

他上次去费城一半是为了公事,一半是为了私事,本来想经向昊找到叶长安的,可是还没找到她之前就被公司的事招回来香城了。

顾子缘笑了——他等了她五年了,等到他差点以为上天给他们两人此生的缘份都快要秏尽时,叶长安竟然在此时回来香城了,那就证明他们两人其实还是有缘的。

他一个月前借公事去找叶长安,就是不甘心他们两人就这样从此无牵无挂,而现在她竟然因为公事的缘故而回来香城了。

这世界有七十多亿人,偏偏他们竟然能在茫茫人海中相识、相遇、相爱,虽然曾经因为误会而分开了但却又在此刻再次重逢了,这不是缘份还能是什么呢?

就算他们的缘份注定了只是孽缘,可是他们就是彼此亏欠着对方,所以这一辈子他们也要一直的与对方藕断丝连着。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37  
积分
1318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3-2 
没人留言感觉没人看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11189445  
精华
帖子
796 
财富
7498  
积分
1728  
在线时间
5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8-9-30 
我在看啊楼主 等了好久你才更新 哈哈哈 加油啊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11189656  
精华
帖子
742 
财富
7136  
积分
1563  
在线时间
4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8-9-30 
喜欢楼主写的故事!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37  
积分
1318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3-2 

15. 现实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7-6-11 18:10 编辑

蒋正皓自从得知叶长安在易行工作以后,这几天都很担心的,不过看顾子缘这半个多月来也没找上他办公室找叶长安也不禁松了一口气。而且向昊周不时也会上来易行找叶长安吃午饭,所以杂志社里所有女同事也知道叶编辑有个费城男朋友,而且两人还很恩爱,竟然一齐从费城来到香城工干。

而身为老板的蒋正皓也听说叶长安交了一个男朋友。

知道这个消息后,他便更加松了一口气,蒋正皓一直希望好友能放下前一段感情,而且现在叶长安也已经有了男朋友,顾子缘也应该要知难而退吧。

蒋正皓有时会不经意的向顾子缘提起叶长安有了男朋友一事,而顾子缘也难得态度冷漠。蒋正皓便更加放心,以为顾子缘也渐渐要放下叶长安了。

可是在这段时间让所有人都很惊愕的是顾子缘竟然开始约会宋若如。

蒋正皓开始听到这消息还不信,这两人认识都快要一年了,怎么会到现在才有更深一层发展呢?

后来他亲眼目睹顾子缘来接宋若如吃午饭,终于不得不信:“子缘!你是在追若如吗?”

顾子缘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蒋正皓便以为他默认了,以为他终于放下多年来的心结:“对嘛,人总是要往前看的嘛。眼光不错嘛,若如是个满不错的女生。 ”

现在全个易行杂志社的同事都在传华实副总在追他们家的总编,而顾子缘差不多四、五天便会亲自来公司接她去吃午饭。

林婉彤听到流言却是唯一一人不太相信的,她前一阵子才访问过顾子缘,知道他应该还在等着他那位前女友:“怎么可能?我师兄喜欢的人应该还是他前女友呀。 ”

不过当顾子缘连续几个星期也都上来易行杂志社来接宋若如,连本来对顾子缘很有信心的林婉彤也开始有点质疑了:“师兄他真的要追宋总编呀?这世界难道没有好男人吗?前个星期访问他还说她在等着他那个前女友呢!”

“你懂什么吗?旧花永远不及新花香呀!我们宋总编长得又美,又能干,顾副总看上她也是正常的事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可是⋯⋯”

“小彤呀,这世界哪来的痴情种呀,只不过是电视剧才会出现的人物而已。”

对呀,痴情人物从来只会在小说、电视中出现,现实生活又有几多个李大仁还有多少个杨过呢?

就算顾子缘真的是偶像剧的男主角,但他的女主角肯定不是叶长安。现在男主角终于找到属于自己的女主角了,作为女配的叶长安愉悦得来也有点黔然:“顾子缘身边也有了另一个她了。”

五年多然前他们还说过要永远在一起不分离,五年多后大家身旁各自各都站了一位不同的人了。

想到这叶长安还是不禁唏嘘。 Mandy姐从以前就说她是因为太执着与顾子缘的感情,所以才一直放不下他。

可是叶长安知道她不是放不下,而是心里总归有个坎过不去。

现在顾子缘身边有了宋若如,而她也有了向昊。他们各自也有自己的生活了,就算她心里有个多大的坎过不去也要逼着自己过去吧。

就算有多难也好,她会慢慢学会过自己心里这五年来都过不了的那个坎的。

--------------------------

向昊这天也来找女友吃午饭,而他向来也很有情调的,这次选了间很有气氛的西餐厅。叶长安一进去裹面便听到悠长的小提琴声,他们被服务生领着走去二人座位。才刚坐下,便被门口的声音移开了目光。

那是宋若如与顾子缘。

叶长安瞬间的想法便是:“真的是孽缘,连吃个饭也能碰到。”

她只好低下头,把头埋在餐牌后,希望两人别留意到他们。

没想到一进来宋若如倒是已经看到她了,不过看叶长安似乎没有看到她,而且此时她身旁站着的是顾子缘,所以宋若如也不打算跟她打招呼了。

叶长安本来就打算等着他们两人从她与向昊身旁走过就雨过天晴了,却没想到突然杀出一个程咬金,她的男朋友看到了顾子缘,喜出望外的竟然在此刻站了起来:“顾副总,这么巧呀,你也来这边吃饭呀。”

叶长安这时都有杀了向昊的心了。

不过这时她也避无可避,只好抬眸直视他们,顾子缘倒还是一脸冷若冰霜、仿佛对谁都没太大反应的,从容不迫的说:“对呀,你也跟女友来了喔。”

向昊瞅了站在顾子缘一旁的宋若如,笑着说:“没想到宋大主播竟然是顾副总的女朋友呀。”

宋若如见顾子缘没否认,心里一喜,脸上倒还是不动声息:“长安,你男友真风趣呀。”

向昊没想到宋若如跟女友认识:“唷?宋大主播认识长安呀?”

叶长安这时也只好插话:“对,宋总编是我的上司。”

“那还真巧呀!竟然这么有缘,要不我们同桌一齐吃,好吗?”

宋若如盼着与顾子缘二人世界自然想拒绝,正想开口,没想到顾子缘却先说:“好。”

如果叶长安此刻手里有针,她真得很想用针立即缝住了向昊的嘴巴,让他别再乱提议、乱说话。

顾子缘还不是客套,真的打算来个四人共餐的,他走了过来叶长安旁边直接替宋若如拉开了椅子,而宋若如本来以为可以与顾子缘两个人很浪漫的吃着烛光午餐,不过到了此时此刻也知道怕是这一餐应该要四个人一齐共餐了,脸上是笑着的但心里始终有点失落。

他们两人坐了下来后,向昊拿了餐牌给他们:“顾副总,这间餐厅的牛排听说还不错的。”

宋若如笑着说:“竟然如此,子缘,那要不我们也点两份牛排试试吧。”

顾子缘言简意赅的回答了:"嗯。”

自从顾子缘坐了下来之后叶长安心里一直五味杂陈的,垂着眸手指拿拢,褶皱了连身裙的下摆。

坐在她对面的向昊叫了她几声:“长安,长安?”

“呀?”叶长安这才回过神来。

“想什么呀?”向昊笑着对她说:“这么入神的。”

叶长安顺势抬眸,却没想到坠入坐在向昊旁边顾子缘阴郁的眼神,她连忙别过脸:“没有。”

“长安,想吃什么吗?”

“无所谓,你决定吧。”她明显心不在焉的。

“那就吃牛排吧。”

下单的时候,四人叫了四碟牛排,而服务生也努力的推荐今日的厨师首选:“四人要不要试一试今日的龙虾呢?今天才从欧洲那边运过来,还很新鲜。”

“不。”

“不!”

却被向昊跟顾子缘同时拒绝了。

宋若如有点惊讶他们两人的齐心,竟然一齐拒绝了:“这么巧呀!你们两人都不吃龙虾吗?”

向昊倒是先回答:“不是我,是我女友长安她吃虾子会敏感。”

宋若如也曾听其他下属说过叶长安的男友老是来接她下班的,两人很是恩爱的,今天一见才真的是百闻还不如一见:“你们还真的恩爱呀!长安,你真好运,有这么一个二十四考男朋友。”

向昊也笑着说:“顾副总也是个细心的人呀。他也是知道长安对虾子敏感才不点龙虾的。”

宋若如没想到顾子缘跟叶长安原来是认识的:“原来Vincent你认识长安呀?”

当事人也没回答,倒是向昊替他们回答:“他们是中学跟大学同学。”

宋若如瞅着坐在她对面的顾子缘,心里很诧异于顾子缘竟然还记得一位普通中学同学对虾子敏感的事,她认识他也快一年了。她印象中的顾子缘对谁都是漠不关心的,他们还是碰了四次脸之后他才记得她的名字而已。

思绪迂回曲折了好几番,脸上倒​​还是言笑晏晏的:“这么巧呀!大家都认识。”

服务生这时上了前菜与餐汤。

叶长安感觉到她斜对面散发一种迫人的气势,她不自觉往后挪动了一点。

席间只有向昊跟宋若如在讲话,而向昊一直性格都很自来熟,很快就跟宋若如聊起来:“原来宋主播是杂志社的总编,还是长安的上司。真的失敬失敬! ”

“别这么说,长安很帮到忙才是真的。”

“还望宋总编接下来继续好好照顾长安才是真的。”

他们谈了一会,叶长安与顾子缘倒还是没有出声。

然后服务生把主盘端上了。

向昊第一时间便帮女友切好牛排,之后就把盘子递到她脸前:“吃吧,长安。”

宋若如把一切看在眼里,心想叶长安的男友对她真好,她瞄了瞄坐在她对面的顾子缘,见他一脸冷若冰霜的切着牛排,宋若如摇着头想着顾子缘怕是不可能像向晏一样有这么温柔的一刻吧。她心里有点失落,脸上却是不动声息的,又开了话题说:“之前一直也有听同事说你们很甜蜜了,今日这样一看才知道你们两个原来还比想像中还恩爱呀。”

向昊笑了笑,继续帮叶长安切着牛排。

宋若如便问:“对了,Carson、长安你们在一起多久呢?”

“两年多了。”

宋若如眼光瞟到坐在她对面的顾子缘好像顿住了一下,她看了过去见他跟平日没什么差别的,便以为是自己敏感了,继续问着:“也不短了,要结婚了吗? ”

结婚?叶长安一愣,她从没想过结婚的事。

而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顾子缘霎时间放在桌下的拳头收拢着。

向晏喜笑颜开,攥紧叶长安的手,望了他们一眼:“应该快了吧,到时候还望顾副总与宋主播来喝我们的喜酒。”

宋若如笑着答应:“当然了!就怕你们不请我们呀。”

顾子缘此刻有冲动想要立即冲前打向晏一拳,换作以前的他一定会这样做的,可是他也不再是年少的他了,现在的他变得更成熟、更会收敛自己的情绪,只见他收拢五指,慢慢克制自己脸上的表情,最后沉着的回答:“一定的。”

叶长安别过脸,在顾子缘说出一定的时候心里还是忍不住揪了起来。

她此刻脑海猛地浮现了之前的自己老是问顾子缘会不会娶她,他被她烦得不成,最后被逼于无奈说了句:“一定的。”

我曾拥有你,想到就心酸。

五年前他答应要娶她,五年后他答应要来她的婚礼。

这间高档餐厅的主厨是个有名的名厨,牛排也是米芝连三星推荐的,但叶长安却是食不下咽的。

食之无味便是这样吧——叶长安此刻才明白。

这顿饭有人吃得开心,也有人吃得满怀心思的。

饭后顾子缘先是送了宋若如跟叶长安回去易行杂志社,然后再与向昊一同回去华实。

一下车,宋若如终是忍耐不住好奇问叶长安:“长安,怎么之前没听说过你认识Vincent呀?”

“我⋯跟他只是普通中学同学而已,不太熟。”

宋若如想起上次访问顾子缘时,本来她是叫叶长安跟她一齐去访问的,不过叶长安却说自己有其他事要处理所以叫了林婉彤去访问,想到这宋若如也道两人还应该真的不太熟。

不过她还是记挂着刚才顾子缘知道叶长安吃虾会敏感的事,他们认识一年多了,顾子缘还是前几个月才记得她的名字的。他这人对认识但不重要的人都很冷漠的,可以说是漠不关心,而他竟然会记得一位中学同学吃虾敏感的事,这样倒让宋若如有点在意了。

她有点故意的问着叶长安:“你跟Vincent很熟稔吧?他怎么知道你对虾敏感呀?”

她跟顾子缘熟稔?如果有得选择的话,她一定毫不犹豫选择从来不认识这个人的。

脑子转了好几个弯,嘴里却回应道:“只是互相认识的同学而已,不太熟。而且我中学时曾经在吃了虾之后立即生了红疹,所以很多中学同学都知道我吃虾会敏感的事。”

“是哦。”

听叶长安这么说,宋若如松了一口气,却还是继续问:“Vincent中学时也像现在般的吗?”

“怎么样?”

“对谁都爱理不理的。”

叶长安印象中的顾子缘也不是对什么的爱理不理的,他对自己喜欢的东西却有着莫明其妙的偏执,就好像那时候顾伯父反对他学画画他却偏偏选了艺术为他大学的主修课。看着此时宋若如一脸愁云惨雾的,叶长安也不敢说出实话,便安慰她说:“他中学时已经是这样的。”

“对了长安,你知道子缘他中学时的女朋友吗?”

叶长安怔忪的瞄着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而宋若如似乎并没有留意到叶长安此刻的异样,继续自说自话:“一切来的太快了,让我觉得患得患失的。明明他之前还连我的名字还没记得住⋯⋯”

叶长安好像听到自己胡言乱语应了声嗯。

“听蒋三少说子缘他一直等着他之前的女朋友,长安你见过她吗?”

她的脑好像在一瞬间停止了运作。

宋若如见她这个反应,再问了一次:“长安,你见过子缘以前的女朋友吗?”

顾子缘中学的女朋友就是她吧,叶长安支支吾吾的回答:“见过。”

“是怎么样的?”

她应该怎么说呢?坐在你眼前的自己便是顾子缘的前女友。

最后只能支支吾吾却实话实说的回答:“⋯⋯就很普通呀。”

“长得很美吗?”

她长相称不上美人吧。

叶长安摇头。

“那是很有气质?”

她有气质?别笑死人呢!

叶长安晃地摇着头。

“那她一定很优秀吧?学业成绩很好吗?”

她从中学以来成绩就一直是班上最后一名,一直没离开“万年最后”的称号。是后来要考公开考试,顾子缘一直鞭策她才开始发愤图强的,后来竟然很幸运的让她考到大学。

她猛地摇头:“一点都不好。”

“那有什么长处吗?她一定有什么让子缘对她格外相待的。”

长处?她有什么长处呀!她什么都不好,不是美女,又没有气质,学业更不优秀!她有什么好?

叶长安不想承认,可是她确实没什么长处、优点。

如果偏要说的话,以前的她有一项无人能敌的长处。

对了,她唯一的长处便是曾经有个很有钱的爸爸吧。

反正顾子缘也说过因为她是叶永华的女儿才会理会她呀。

她想了很久,最后才说:“应该是说她曾经很有钱吧。”

“有钱?子缘他很看家世的吗?”

叶长安想起当初顾子缘是因为她爸爸的关系才是理会她,便回答:“应该吧。”

宋若如一脸失落,论家世她确实一般,她能够拼到今时今日的高薪厚职,也是靠自己的努力。

但如果顾子缘真的很看家世的话,为什么要追求她呢?

会不会顾子缘真的喜欢上她呢?

想到这,宋若如不禁满脸霏红,她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像顾子缘那样的高富帅竟然会喜欢上她!

不过宋若如也算是出社会多年了,也是个很会观言察息的人,却是还看不透顾子缘这个人——他们明明认识一年多以来两人都没什么接触的,可是这几个星期他却突然频密的约会她。

其实她也已经很久没有年少那种对异性小鹿乱撞的心情了,现在被顾子缘那样子弄倒有了小时候初尝恋爱的懵懂感觉。

“长安,我真的以为是在作梦。”

作梦?

“像子缘那样的男人竟然喜欢我,这一切好像作梦一样。”

作梦?

叶长安一愣,想起以前的她也觉得自己与顾子缘一起的日子每天都好像在作梦般快乐。

后来她才明白——梦境归梦境;现实归现实,梦境终究是虚幻的;而现实却是残酷的。

顾子缘可能是王子,但她却肯定不是公主。

她只不过是一个凡人而已,所以她注定是生活在残酷的现实当中,却是不是虚幻的童话世界里,而现实生活中注定是没有王子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