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9 | 浏览:1118268|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叶缘》作者: 熊孔(91原创首发完结)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686 
财富
15529  
积分
4587  
在线时间
29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3-12 
恭喜一下,成绩不错。

可以再写长一点的话你就能上架了。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686 
财富
15529  
积分
4587  
在线时间
29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3-12 
好文要顶上去啊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686 
财富
15529  
积分
4587  
在线时间
296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3-12 
年轻时的叶长安为了顾子缘当了五年很任性的小女孩。
那个时候的他最爱骂她:“叶长安,你别 ...
写的特别好,希望继续努力,下一本更好。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VIP小说荣誉勋章 热心妈咪 成长勋章 银河勋章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48248  
精华
27 
帖子
8946 
财富
360746865  
积分
263375  
在线时间
5906小时 
注册时间
2008-9-17 
最后登录
2019-3-22 
走过路过,大家看了要多多留言,给作者建议啊!这样作者才能写出更多好文给大家看嘛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37  
积分
1318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3-2 

32. 业缘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8-11-30 16:13 编辑

第二天叶长安拿着文件去在蒋氏大楼时,蒋正皓一见到她像看到救星似的:“太好了,长安你终于拿来了。”

“怎么突然要我们杂志社的财务报表呢?”

“我爸说要看看我这次买微风是不是作了个好的投资。”

“哦,那蒋叔叔应该会有满意吧。”这阵子杂志社的营业额升了不少。

而就在此时猛地有人敲门,蒋正皓问:“谁?”

进来的是蒋正皓的女秘书:“蒋少,易行的总编胎动来不了跟你一起出席一会儿的聚会了。”

宋若如胎动!

叶长安一脸焦急的问:“若如她没事吗?”

蒋正皓也问:“她进了医院吗?她没事吧?”

女秘书点头:“宋编编应该是进了医院,刚才是她老公打来的,帮宋总编申请了两个月的假,怕是要生了。”

“那就好了。”

女秘书却加了一句:“蒋少,可是一会儿没有人陪你去出席与董事长的午餐聚会呀。”

被她这么一提醒,蒋正皓也想起:“那⋯⋯”然后他猛地瞧到站在一旁的叶长安,眼光一转,连忙说:“长安,你待会有空吗?帮我一个忙好了。”

叶长安第一反应自然便是立即拒绝:“不⋯⋯”

蒋正皓与顾子缘果然是从少一齐长大的好朋友,都很喜欢强人所难,也没有理会叶长安的反对,直接拉着她去出席午餐聚会。

叶长安心里很不甘愿,不过看蒋正皓已经直接领她到车上,而且他也是自己的老板,所以虽然不情愿不过也没有太大的扺抗。

蒋正皓作为顾子绿最好的朋友,自然知道两人重新在一齐了,不过想到一个多月前叶长安还没放下顾叔叔间接害死她父亲的包袱,便问:“你跟子缘还好吗?”

她想起这一个月里他们两人的感情比起以前有过之而无不及,便实话实说:“很好。”

他吞吞吐吐的,想要问什么但不知怎么开口:“你⋯⋯那个⋯⋯”

“蒋老板,你想问什么就照直问就好了。”

蒋正皓见她这样说,便直接问了:“你真的放下了你父亲的事了吗?”

叶长安有点顿住了,可是很快反应过来:“对,我应该要放下了吧。而且你也说得对呀,这一切并不关子缘的事。”

长辈的事就让他们过去吧。

只要他喜欢她、她也喜欢他这就够了。

蒋正皓侧看了她的脸容,见她似乎真的放下了也松了一口气,也替着好友高兴:“你这样想就好了,子缘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吓?”

“明知道你误会了他,他还是一直等着你。这还不是同心千载痴情盼,守得云开见月明吗?”

相爱的人痴情的等呀盼呀,终于等到云散月明的一天了。

“长安,你忍心让我一直这样等下去吗?”

叶长安莫明的想起昨天顾子缘逼她跟他结婚时所说的话,便是红着脸没有再回应下去了。

而二十分钟后蒋正皓与叶长安便来到餐厅了,他们给服务生带送来厢房时,里面早就来了人,是蒋正皓的二哥:“阿皓,怎么那么早来呀。”

他笑了笑:“再早也不及二哥你早呀。”

蒋正楠没有回话,而是瞟了瞟蒋正皓身后的叶长安:“换了新秘书吗?”

“不是的,让我来介绍吧。这是微风在香城的编缉,她是Vivian。”然后他再向叶长安指着他二哥介绍:“长安,这是我二哥Dennis。”

“你好。”

蒋正楠只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子有点脸善,却想不起曾在哪里见过她,转过去对三弟说:“微风这阵子业绩不错吧。”

蒋正皓笑而不语。

“这次投资眼光不错呀。”

之后他们也分别闲谈了各自公司的近况一阵子,然后蒋正皓便敬佩的说:“我才要向二哥你学习了,这次也赚了大钱吧。”

蒋正楠倒也满谦卑的:“好运而已吧。”

“怎么可能呢?有运气也要有实力才行吧。”

“我以前也这样想,不过在商场上运气还比较重要。你看当年巨富叶永华也是一夜之间破产呀。”

叶长安只是一愣,没想到蒋正楠会突然提起她爸爸,而蒋正皓下意识瞧了她一眼。

蒋正楠没有为意,还是继续说着:“不过什么也不够人际关系来的重要呀。阿皓,你千万不要得罪太多人呀,要不你就落得像叶永华那样的下场了。”

蒋正皓哑着嗓子问:“⋯⋯叶叔叔不是在牢中自杀吗?”

“表面看起来是这样的,可是他却是因为害得太多人才落得如此下场的。”

“怎么说?”

蒋正楠说起近日从妻子口中得知的八卦:“我也一直这样以为,还以为是顾实平害得他落得如此下场的。可是原来不是这样,叶永华从以前一直得罪太多人了,而本来警署就看不过眼早就拿了一大堆罪证打算逮补他了。顾实平安给他的那个罪名根本不会让他破产呀,可是他却误打误撞报了警,这就让上面的人更容易办事吧。”

怎么可能!

蒋正皓也是第一次从他二哥得知这件事的真相:“这⋯⋯是真的吗?”

“我肯定是真的。”

“所以是说就算顾叔叔不报警,当年叶伯父也会被逮补?”

蒋正楠点着头。

“而且我想叶永华是被人害死的,而不是自杀的。他之前那么不可一世,得罪太多人了!”

这资讯量实在太令人惊讶了,叶长安完全反应不过来!

她脑里只听到:叶叔叔不是给顾实平害死的!

蒋正皓也是静默片刻后,才问:“二哥,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若贤的哥哥这阵子在局里升了职,便从高层口中得知这件事,可信度很高呀。”

霍若贤是蒋正楠的老婆。

“所以说做生意还是要谦虚点比较好呀。阿皓,你要记住呀,别成功一次就骄儌呀。”

“是的,二哥。”

那就是说顾叔叔没有直接或间接导致到叶伯父的自杀吧,当年叶伯父前面的路也已经是死路一条了。

真相——竟然是这样的!

蒋正皓下意识便是望向身旁的叶长安,只看到她一脸没反应的:“长安,你⋯⋯”

而叶长安没有留意到其他东西,所以此刻她脑里只盘着一句话:“她爸不是顾父害死的!顾伯父没有害死她爸爸!”

而就在此时蒋董事长一行人走了进来,一下子雅间多了几个人,场面变得有点热闹。蒋正楠见到来人,便打招呼:“爸、大哥、小妹来了。”

蒋董事长见三儿子却跟一个女人站在后方,便走了过去:“阿皓,怎么了吗?看不到我呀。”

蒋正皓这才回过神打了声招呼:“爸。”

他瞧了叶长安一眼,问着:“这位是?”

蒋正皓正要跟他爸介绍她,却没想到叶长安却㥺然说:“抱歉,我有点事,我想我要先走了。”说毕也不理会其他人便离开了厢房。

余下房里的几个人大眼瞪小眼的,还是蒋董事长先问三儿子:“她是谁呀?”

蒋正皓想都没想便回答:“子缘的女朋友。”

他大哥有点惊讶的问:“子缘什么时候有女朋友的呢?”

蒋家的四女儿也跟着和应:“我还以为他打算单身一辈子了。”

蒋董事长想起刚才碰到顾子缘便说:“子缘?我刚才在外面跟他碰了面,他应该刚谈了一笔大生意吧。”

蒋正皓本来有点担心的,不过想到顾子缘也在外面也不忧心叶长安的事了:“别理了,我有点饿了,我们快点开餐吧。”

“对了,Donald你不是带了易行的总编来跟我们汇报吗?”

“那个⋯⋯”叶长安已经走了。

蒋正楠却替他回答了:“微风的编缉有来呀,不过她刚才走了。”

“⋯⋯”

最后只能由一个月去杂志社不到两、三次的蒋正皓亲自向蒋董事长汇报易行、微风这几个月的业绩。

---------------------

而逃离了饭局的叶长安此刻心里很凌乱——原来这么多年来她也误会了顾叔叔跟顾子缘。

不是顾叔叔害死她爸爸的,她跟顾子缘的关系并不是杀父仇人那样复杂。

太好了!

她跟他是可以在一起的。

她可以喜欢他、她可以光明正大的喜欢他。

真的是大好了!

霎时间所有画面涌进她脑海里——

凌灵说:“子缘都已经等了你这么多年了,你就看在他这么痴情的份上原谅他吧。”

蒋正皓说:“就算我们怎么说也好,他还是坚持着在等着你。”

老板娘说:“他说因为他喜欢的人很喜欢吃辣,所以他也要学会吃辣。”

宋若如说:“长安,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肯定子缘是爱着你的。”

最后这一切一切幻变成顾子缘的画面,他深情的目光瞧着她,然后说:“叶长安,我爱你。”

顾子缘爱着叶长安,而叶长安比起他爱她更爱着顾子缘。

对呀!她爱顾子缘!

子缘呢?她想见他、她想现在见到他!

叶长安此刻只想立即见到顾子缘,她要打给他,思绪这样想着的同时正拿起电话要打给他时,她的手机却戛地响了。

她拿起袋里的手机,荧幕显示的名字正是她此刻心心念着的人。

是顾子缘!

叶长安连忙接起电话,连忙问:“子缘,你现在在哪?”

他并没有直接回答她,反而说:“阿皓不是叫你拿文件给他吗?怎么你现在会在⋯⋯”

她还是问着:“你在哪?”

“长安,怎么了吗?”

她直白的说着:“我想见你,现在。”

顾子缘顿住了,一会儿后叶长安才从电话那头听到他笑着说:“怎么了吗?又迷路了吗?”

“子缘,我想要立即见到你。”

他顿住了,过了一阵子才说:“长安,你转过身吧。”

这下换叶长安反应不过来:“吓?”

“我就在你身后。”

“你在我后面?”

几乎在同时,叶长安回过头,确实见到顾子缘站在她的不远处。

他一身西装站在那里鹤立鸡群的,她一眼就看到他了。

叶长安思绪仿佛回到以前,那个时候每当她迷路时也是第一时间打给顾子缘,她原本慌张的心情听到他安慰的话语也会冷静下来,而他也总是第一个人找到她的。

无论多少年后,无论她走到哪里,他还是会找到她的。

幸好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找着她。

不知道为什么她瞬间心情像是小鹿乱撞的,眼前所有的一切变得虚无飘缈,却只有他的身影清晰无比的刻在她眼球上。叶长安只瞄他对着电话说话,而手机传来他熟悉的声音:“怎么跟以前那样那么容易迷路呀。”边说然后渐渐向她走近了。

子缘!他跟她错过了太多时间了!

叶长安只是庆幸这一切可来得及补救——顾子缘跟她还能重新在一起!

她要留住他,要与他两个人一起一辈子度过幸褔、快乐的日子!

而顾子缘还没走到她脸前时,叶长安却已经冲向前,整个人拥进他的胸前,双手抱紧他的后颈。

“子缘!子缘!”

他有点愕然,反应过来也抱紧了她,而叶长安整个头靠在他的左侧耳畔旁所以看不到他的脸容:“怎么了吗?”

她声线有点抖震又有点兴奋的大喊:“子缘,娶我!”

顾子缘自然是反应不过来:“什么?”

“娶我!顾子缘娶我!我要嫁给你。”

他还是呆愣着:“长安,你⋯⋯”

“我要嫁给你!所以你一定要娶我!”

顾子缘以为他在作梦:“怎么了吗?”

“顾子缘,我爱你!我比谁都爱着你!”

“长安——”

“顾子缘,你一定要娶我!”

叶长安突如其来的表白、求婚让他如梦初醒、难以置信的:“长安,你说真的吗?”

她重重的点了头:“我要嫁给你!我这辈子只要嫁给你!”

“长安,这是你说的,你不能再反悔了。”

而他趁她还怔愣的时候,把头往后移,对上她的脸迅疾地吻上她的唇,深深的吻了起来。

叶长安想说些什么:“我⋯⋯”

顾子缘很快拿回主导权,叶长安未尽的话语淹没在这满是情意的深吻当中,而在这一瞬间里心窝处的悸动同时令他们两人沉迷不已。

而当他们的唇碰在一起时,有一刻叶长安感觉仿佛是春天来了,百花齐放似的。

过了很久之后,顾子缘才放开了她,而她脸上还是泛着红潮,双唇微微张开着,然后她听到他笑着对她说:“长安,我接受你的求婚。”

-----------------------

说着有点惭愧,不过叶长安确实没想到她会第二次接触到婚礼的事宜,这一次却比上一次多了兴奋的心情,而且她每一件事也想要亲力亲为的。

而顾子缘也不知道急什么,把婚礼订得很急。

叶长安一时间要处理太多事情,便埋怨般问他:“你怎么定得那么急?所有东西都很赶呀。”

“不急呀,我们还迟了,迟了足足四年。”

顾子缘以前一直以为大学毕业后他们就会立即结婚的。

叶长安其实有点不习惯这样的他,以前他都不爱这样说话的,而她还老是责怪他不够浪漫的,可是他现在却变得很爱说些让她脸红心跳的话,红着脸说:“你变了,以前的你不是这样的。”

他看着她害羞的样子,却是更好心情了,反问她:“我以前是怎样的?”

叶长安瞬间便想起以前不爱吃辣、喝酒吸烟的他:“以前的你都不吃辣的,也不喝酒吸烟。”

“学会吃辣是因为你爱吃辣的,而且我这阵子也不喝酒吸烟了。”

她继续说:“那个⋯⋯你以前不会像这样那样说话的。”

顾子缘有心闹着她:“哪样说话?”

叶长安自然害羞,支吾的说:“就口甜⋯⋯”舌滑,老是说他又爱她又要跟结婚的话。

“我说的是事实,我爱你呀。”

顾子缘又来了!叶长安脸色爆红,两人也缠绵了一阵子。

突然说起以前,她不由得想起过往追他时一直被他拒绝的事,便瘪着嘴挣脱了他的怀抱:“顾子缘,你忘了以前不是老是说我们是孽缘吗?”

孽缘?

他怔忪着,却见她脸色不太好的说着:“你说我们是孽缘,还叫我别烦着你。”

顾子缘想起年轻时的一句话,却被叶长安记恨到今天,不由得失笑说:“长安,你听错了。”

“我没有听错,我还记得你说过我姓叶、你叫阿缘,加起来就是孽缘呀。”

他更加笑得如沐春风:“我是这样说没错,不过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叶长安一脸不明所以的。

“我们确实是业缘,不过是结业的业。”

叶缘、业缘。

他深邃的目光瞄着她,然后说:“叶长安,我们就是业缘。”

叶长安与顾子缘是叶缘亦是业缘。

所谓业缘:业是由因积久而成的,两人之间的因太多了,就不能叫因,而是叫业了、而缘便是造业的姻缘,每一个人在一生当中也会因为往昔种下的因慢慢积累成业最后结成了缘分遇到他或她的业缘的。

这生叶长安与顾子缘种下了太多因了,有些善因,也有些误因,幸好最后结的是善果。

正如佛曰:善业为招乐果之姻缘,恶业为招苦果之姻缘。

庆幸业缘成就了这对叶缘。



全文完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37  
积分
1318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3-2 
原来已经过百点击 谢谢大家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37  
积分
1318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3-2 
可怕了

Rank: 1

91UID
99470264  
精华
帖子
财富
20  
积分
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1970-1-1 
最后登录
2018-12-18 
支持

Rank: 1

91UID
84012750  
精华
帖子
财富
35  
积分
7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1970-1-1 
最后登录
2018-12-19 
留爪!楼主厉害,好看呢

Rank: 2Rank: 2

91UID
85730672  
精华
帖子
财富
60  
积分
12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1970-1-1 
最后登录
2019-3-4 
热门版第一 来看一下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