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6 | 浏览:35446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叶缘》作者: 熊孔(完结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96 
财富
1758  
积分
377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7-12-16 


      

       年轻时的叶长安为了顾子缘当了五年很任性的小女孩。


那个时候的他最爱骂她:“叶长安,你别那么任性好不好?”


五年前的她丝毫听不出他话语中的不耐烦,还是一脸笑意的说:“不好!”


现在的她终于知道了。


可是顾子缘这辈子卻也不会知道——当年她的任性是为了挽留他、是喜欢他的一种妥协,而不是她本来的真面目。


-------------------


有人喜欢看就写,没有人喜欢就凉拌



老娘的微博 就是 @熊孔_


-------------------

32章 终于完了 没人撒花就自己撒

感谢各位读者(如果有的话

最感谢是自己竟然填了这个坑

文里有很多错误错字 可我已经懒得改 有心人找到跟我说声就好

感谢美女小编 感谢大家




俏然遇见你 点击进入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点评

sauciness2017  写的特别好,希望继续努力,下一本更好。  发表于 2017-10-18 10:19
已有 1 人评分财富 收起 理由
sauciness2017 + 10

总评分: 财富 + 10   查看全部评分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77962034  
精华
帖子
财富
615  
积分
12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8 
最后登录
2017-9-4 
加油!看了文案感觉还不错!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95967  
精华
帖子
262 
财富
2123  
积分
448  
在线时间
18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7-12-15 
新开的坑哟~期待期待。先存个坑,等着楼主继续更新啊!!!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96 
财富
1758  
积分
377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7-12-16 

1. 浩劫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7-5-4 16:03 编辑

回来了,她终于回来了!

当叶长安拖着行李踏进香城机场的时候,她看着眼前本该熟悉却又变得很陌生的环境,心里禁不着一阵唏嘘:“时间真的过得很快,原来已经过了五年了。”

原来她离开香城已经有五年了。

此刻叶长安虽然脚踏实地的踩在香城的土地上,但还是觉得此刻发生在她眼前的一切仿佛都是镜花水月、扑塑迷离的,她脑里也突然记起自己曾经说过类似永远不会再回来香城的话语。

她是在作梦吗?要不她怎么又回来香城呢?

可是眼前发生的一切太真实了,她不断的告诉自己她并不是在作梦,她是真的回来了。

她是真的回来香城了。

叶长安四处张望,只觉得这个她曾经居住过五年的香城好像变了不少。

五年过去了,东西会变也是很正常的事呀,如果一成不变才奇怪吧。

可是叶长安却只是觉得感慨——只不过只是五年的时间,香城像是经历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似的。

“变了,什么都变了。”就在她叹息变异、黔然伤神之际,遽然间有人从后抱住了她。

是向昊。

向昊瞄到叶长安若有所思的脸庞,从后抱紧她,他的薄唇轻轻吻了一吻她的左额:“长安,怎么了吗?你不是一直嚷着要回来吗?我还以为你回来香城会很高兴的,怎么会是现在一脸要哭的样子呢?”

叶长安这才回过神来,说:“我是很高兴呀。”话是这样说,但她明显是口不对心,脸上满是愁绪的。

向昊瞄到女友的反应便皱起眉头,道:“长安,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不能说谎呀?你说谎也太容易被人看出来吧!不过幸好你男朋友我很聪明,看得出你口不对心。”

若是平日的叶长安必定会被他逗笑,但她此刻却没有这个心情,因为她回到了一个充满悲伤回忆的地方,她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叶长安闻着曾经让她熟悉无比的气味,不禁忆回以前的日子。这个城市有着独有的气味。而这种气味曾经让她上瘾、让她发誓此生不会离开这个地方。

可是世事永远都是难说的。

她终究还是在五年前与母亲一同离开了香城,可是最终却连妈妈也都离开了她,余下叶长安一个人离乡别井的在外国独自生活着。

虽然去了外国生活五年了,她却还是念念不忘曾经在香城的生活。

叶长安似乎对香城有种不知明的执着。

为什么她会对这个城市那么的执着呢?

这个问题她也没有答案,叶长安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个城市那么的执着。说实话她根本不是在这个城市出生的,只不过是在高中的时候她们全家从厦门搬了过来这里,接着她便在这里度过了高中三年,外加大学两年的时间,后来更在五年前被叶爸爸送去了外国进修读书。

叶长安也只不过是在香城居住了五年而已,可是其他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却对这里产生了比居住了十五年的故乡厦门更深厚的感情。

可是她比谁也清楚——因为这里曾经发生了一件让她终生难忘的事,而这件事还让她发誓此生不会再回来香城,可是最终她还是没有遵守承诺忍不着在今天回来了。

香城——

这个地方欠她太多了,她不应该回来的。

可是她还是回来了。

她曾经以为自己是爱着这个城市的,所以才会一直对香城这样的念念不忘。

后来她才想清楚,她以前执着的不是这个城市,而是执着一个人。

而那个人叫顾子缘。

顾子缘——她以前一直念念不忘的人。

怎么又会想起他?

顾子缘。

说到这个名字已经让她撕心裂肺了,想起那个人,叶长安此刻的心像是被美工刀一刀一刀割着般疼痛。

对了,说起那个人,他现在怎么了吗?他生活过得不错吗?他在哪里工作呢?他的事业、家庭又是怎样了吗?

他会不会像以前那样不准时吃饭呢?是不是还要有人在旁边提醒他要吃饭呢?他是不是还跟以前一样每天不爱吃早餐所以时不时也会胃痛呢?

他——现在他的感情生活又是怎样呢?是不是身边已经有了另外一个人呢?

瞬间叶长安便已经自问自答了:肯定有吧,顾子缘从以前的桃花运就很好,高中的时候半班的女同学都是在暗恋他的,他现在怎么可能会没有女朋友呢?而且他有了女朋友也很正常呀,就像她也有了向昊一样。

叶长安想到这里心禁不着起了点疙瘩,她心里清楚自己现在喜欢的是向昊。可是想起那个人,她还是不能淡然自若的,因为她曾经很喜欢很喜欢他。

每个人终究都是忘不了自己的初恋吧,就算有了男女朋友,或者是结了婚,甚至是有了小孩,偶然想起那个人便会嫣然一笑或是痛彻心扉的。

可惜叶长安是后者。

每当想起那个人时,她心里都快疼得要发疯了,整个人也好像呼吸不了的样子。

明明都过了五年了,她以为自己放下了,可是今日回来香城后,她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没放得下。

叶长安一直都很固执,何况她更是个十分恋旧的人。她确实很喜欢现在的生活,虽然好像缺乏什么的,但向昊对她很好,她也很喜欢他,只是偶然会想到那个人而已,然后她的心就好像突然被什么紧揪般的疼痛着。

她原来还没放下顾子缘。

叶长安以为她早就放下他了,可是原来她一直都没有放下他。

站在她身旁的向昊倒没留意到女友有什么不妥,他拿起两人的行李,对她说:“长安,我们先回酒店吧。”

叶长安瞥了站在她旁边的向昊一眼,回答:“嗯。”

这次刚好是向昊任职的外国公司要派人来香城视察环境,打算在这边注资。向昊之前也被公司派过几次来香城出差,他也知道女友以前是住在这里的,而且这次出差时间满长的有一个多星期,所以向昊这次便向上司自廌来这边出差,顺道带女友来怀念旧地。

他们从机场来到酒店放下行李后,已经是晚上七点了。

向昊本来想带女友去酒店外面逛逛的,不过见她神色有点累,便道女友是时差还未适应过来,便打算简单的在酒店里面的餐厅吃个晚饭就好了。

两人放好行李后,搭升降机到了二楼,经过酒店二楼的宴会厅时,却见里面人声鼎沸,像是有重大的活动在举办的。向昊瞟了瞟见到门口挂着一个牌写着“华实周年晚会”,而叶长安从下机以来便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所以没有留意周围发生的一切事物。

与女友的冷漠相反,向昊明显喜形于色,因为这次公司派他来香城就是要跟华实谈合作的事。真的是机缘巧合呀!今晚应该会有一大堆华实的高层来了这里吧。他跟叶长安在宴会厅旁的餐厅吃晚饭,在用餐期间向昊跟女友提了这么一件事,想要在餐后看看能不能碰巧遇到个华实高层来着。叶长安也知道向昊这次来出差是有正事要办,所以也很好说话,一顿饭之后就放了男友去谈正经事了呢。

吃了一顿饭后,已经是九点了。向昊早就过去认识华实的人了,只留下叶长安一个人。她见时间还早,便到酒店附近乱逛。

叶长安走在五光十色、满布霓虹灯管的街道上,看着眼前这个她以为很熟悉却又很陌生的市镇,只觉得这五年以来好像很多事情都变了。

香城这些年似乎变了不少,经济也慢慢起飞了,之前熟悉的街道都变了,现在全都变成是高楼大厦了。这个城市的味道她闻了五年了,可是香城除了气味之外其他东西似乎都变了,从她五年前离开之后香城的一切似乎已变得物是人非了。

叶长安心里也禁不着一阵唏嚧,过往住过几年的城市一下子变得陌生了。

她以为自己熟悉的东西其实她一点都不熟悉,甚至是觉得陌生,就跟那个人一样。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

她以前自以为是,以为自己是世上最了解那个人的人。

可是后来事实也证明了,她根本一点都不认识他,一直都不认识那个人。

怎么她又想起顾子缘呢?

看着周遭陌生的环境,又想起那个人,这下子她也没有好心情继续逛下去了,只想回去房间休息。

叶长安沿着大街走回酒店大堂,然后搭升降机回到自己的房间。她站在门外,摸索了口袋却找也找不出什么来,这才惊觉自己身上并没有房门的钥匙卡,她蓦地想起那房卡还在向昊手中,也只好搭回升降机走回去大堂,呆坐在沙发上等着男友回来找她。

她闲着无聊,也是出于职业病,便随手翻看着桌上的杂志。

她现在是在费城某一杂志社当编辑。

娱乐杂志不外乎是写当红小生或女星绯闻不断的新闻,叶长安没有追星的习惯,所以也只是无聊随意翻翻看。

翻阅期间,叶长安霍地间被前方的脚步声转移视线,她顺势把手中的杂志放下来,好奇的往远方一瞥。酒店门口倏地有一堆人聚集起来,全都穿着正装,一阵骚动自然引起叶长安的注意,她顺势往左瞧却惊诧的发觉来人竟然是她也认识的人。

有一堆人围着中间一个人,来人一脸富相,端着国字脸,眼神却是眯起来的。

叶长安怎么也不会认不出他——那人是顾叔叔!

顾叔叔胖了!穿着也变得珠光宝气起来。

叶长安见到顾叔叔时起初整个人都是发着愣的,她并没有想到一回来香城便碰到熟人!

她从远处看到顾叔叔,蓦然想起小时候总听其他人说眼睛细小的人很容易背叛和反目的,她那时候觉得顾叔叔很好人,所以觉得这个说法非常不准。

不过后来发生的所有事情也告诉了她: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可惜她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

此时的叶长安看到顾叔叔后心窝处好像在瞬间被什么揪了起来,心底里不停在想:“顾叔叔也来了,那么他也来了吧。”

想到那个人可能会出现在她眼前,叶长安瞬间屏住了吸呼,心跳也急速了几分,她没有想过这次回来会碰到他,所以她完全没有这个心理准备。

“他来了吧⋯⋯也跟着他爸爸来了吧⋯⋯”

千万别让她看到他!

她心里一直不停祈祷着:“别让我看到他!我不要看到他!”

可老天爷永远都不会眷顾她,她一生当中都已经发生了这么多不幸的事了,也不差在这件事吧。

当顾子缘穿着一身修长的浅蓝色西装出现在酒店大堂时,有一瞬间叶长安仿佛觉得身旁的一切都戛地变得虚无缥缈的,她霎时间眼球里只映得眼前这个人的身影而已。

她整个人呆愣住的瞪着他。

她是在作梦吗?要不然她怎么会梦到他呢?

而风姿卓越、挺拔修长的他在一**人众星拱月的拥护下跟在他爸爸的后方。

虽然他没有看到她,但顾子缘就这样毫无预警的出现在她眼前还是让她惊惶失措的。

此刻的感觉叶长安难以用笔墨去形容,她只觉得自己仿佛突然跌进了另一个世界里,而那个世界只余下她与他而已。

她瞪大双眼,似乎要把眼前这个人看得清清楚楚的。

那脸容、那身段——她怎可能认不出呢?是他!是顾子缘!真的是顾子缘!

有此认知,叶长安恍若间顿觉得天崩地裂,双手也禁不住的颤抖,然后她在须臾间便把自己整张脸埋在杂志后,可是她眼睛还是露了出来看着外面发生什么事。

她不想他看到她,可她的视线却还是离不开他。

眼前的顾子缘变了,以前那个穿着学生制服的子缘哥跟眼前这位事业有成的顾子缘好像是两个人来的。五年多了,他似乎变了很多,变得好像她从来都不认识过他似的。而唯一没有变的可能只有他冷傲的脸孔,还是一样的拒人千里。顾子缘眉宇之间还依旧难掩那鼓清冷之气,但和以往的那种高傲冷漠、稚气青涩的样子真的是完全不同,仿佛在沉稳淡定中多了种移山倒海、成熟内敛的气势。

顾子缘并没有留意到坐在沙发上的她,直接从她眼前在一**人的拥护下走进升降机里。

她碰到顾子缘!她竟然碰到顾子缘!

叶长安看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她眼角后,浑身忍不住打着颤抖,指尖深深的陷入她的手臂中,她想用疼痛来麻痹自己,可是还是有种寒气从额头开始渗到她全身每一个角落,然后有种叫恨的血液渐渐的从她的大脑经由血管流经她身体里每一个细胞。

对呀,她恨他。她曾经有多喜欢顾子缘;现在就有多恨他。

叶长安恨顾子缘,很恨、非常恨。

她一直坐在大堂上,直至向昊一个小时回来找她见到女友脸色异常的发白、神色也异常吓人,一下子便吓坏了他:“怎么了吗?长安,你是不舒服吗? ”

叶长安见到向昊就像在水中快要遇溺的人看到救生人员一样,她死抓住向昊的前臂:“阿昊!快!快带我走!带我离开这里!”

向昊见女友一脸骇异,身体更像筛糠般抖震着,以为她不舒服,忧心忡忡的问:“长安,怎么了吗?发生了什么事呀?”

“没有我只是不想留在这里而已。阿昊,我们回房好不好?”

“长安,你看起来很不舒服呀。要不我们去医院好了?”

叶长安猛地晃头,脸色很苍白的说:“不!我回房休息就好。阿昊,快!带我回房吧!”

“可是你⋯⋯”

“没事的,你带我回房休息一下就好了。”

向昊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叶长安很坚持回房休息就好,所以作为二十四考男友的他也立马带女友回房间休息了。

回房后向昊还是一脸胆心的:“长安,你真的没事吗?”

“没事,我已经好了一点了。”

“真的吗?不舒服一定要说呀。”

“真的。”

叶长安回房后脸色倒真的是好了不少,所以向昊也打消了要送她去医院的念头。

可是向昊一见到她脸上的一丝倦容,便万分后悔:”我还以为你回来以前住的地方会很开心的,怎么一下飞机以来都是一脸很不舒服的样子呢?早知道如此我就不带你来了。”

“不是的,阿昊,我很开心你带我回来。”

“可是刚才是怎么一回事了?你脸色整个发白,吓死我了!”

叶长安想起刚才碰到的人,深呼吸一口气,强装冷静的说:“可能是⋯⋯我刚才搭了很久飞机⋯⋯所以整个人有点累而已。”

向昊见叶长安一脸疲累,回答:“那你应该是适应不了时差吧。长安,你今天早点睡好了。”

她确实有点累,也同意般点着头:“嗯,好的。”

“那我今晚先放过你吧。明天你可不能这样呀。”向昊长得温柔儒雅、玉树临风的,却老是说些混话。平日的叶长安听到这一定会满脸通红,娇羞的低喃着:“你能正经一点吗?”

“对着你那能正经呀。”

可是今晚叶长安心神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只是口头回了句:“嗯。”

向昊见她如此反应也道女友是真的不舒服,也不再开玩笑了:“长安,你真的累了,快去刷个牙早点睡吧。”

“好。”叶长安像个机械人一样被向昊领着去洗手间刷了个牙之后,向昊便扶着她去床上躺着。他帮她盖好被子之后,吻了吻叶长安的额头:”长安,你也累了,快睡吧。”

“晚安。”

“晚安。”

然后叶长安便闭起双眼,在向昊的安抚下便很快入睡了。却没想到今晚她竟然梦到了自己死去多年的爸爸。

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梦到爸爸了。

叶爸爸刚去世的时候叶长安倒是每晚都会梦见他,那时候刚到费城读书的她差不多每晚都会失眠。后来认识了向昊之后,人也开始变得开朗了起来,也认识了一些新的朋友,失眠的次数才渐渐变少了。

没想到她今天竟然又梦到爸爸了。

梦中的她回到小时候,爸爸慈祥的脸庞,把个子少的她抱起来,笑着喊道:”长安!我的乖女儿!”

然后爸爸把她抱在腿上,说:“长安,你是爸爸永远的乖女儿。”

她紧抱着他,而爸爸的拥抱很温暖,像一棵很坚_挺、很可靠的大树。

她静静的靠在爸爸怀里休息,直至他温柔的声线在她上方响起:“长安,你知道为什么爸爸帮你改名叫作长安吗?”

叶长安疑惑的抬头瞄着爸爸,问:“不知道,爸爸,为什么呢?”

叶爸爸慈祥的眼神像要把她宠溺不已:“因为爸爸希望我家的长安能够一生平安。”

一生平安——她以前觉得自己早就拥有幸褔了:她有幸褔的一家、有最好的朋友、也有最喜欢的人。那时候叶长安以为她一辈子都会一直这样平安的生活下去,可惜的是她只能享受二十年的安稳而已,二十岁之后的人生便已经变得翻天覆地了。

叶长安还记得以前她家还没家道中落的时候,家里很大也很豪华,佣人也有几个。十年前的叶爸爸还是香城很有名的商人,在外雷风厉行,但在家里他却是个疼爱女儿的好爸爸。

那时候叶长安的爸爸、妈妈还在人世,也是叶长安一生中最幸褔的日子,只不过后来老天爷看不过她那样幸褔,便带来了一连串灾难给她。最后她也被逼着长大了。

以前的她一直在想呀,为什么要让她遇到那些事情呢?

后来的她就想明白了,这些事情都是她的劫,而顾子缘是她一生中最大的劫。

而她两个劫都没避得过,还被害得一塌胡涂。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96 
财富
1758  
积分
377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7-12-16 

2. 认命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7-6-23 09:03 编辑

果然叶长安今晚没有一觉睡到天亮,她凌晨四点左右便醒过来了。

她辗转反侧了好久,却还是睡不着。把头侧过去看到床头柜的时钟指向四点,她最后还是放弃入睡起了床。香城现时正值冬天,就算在室内也有点冷,叶长安去了厕所洗了个脸之后,披了件外套便走到窗边,她拉开了金丝制的落地窗帘,映入眼帘的被落地大破璃框着的美丽景色。

窗外的风景是香城远近驰名、灯火阑珊的夜景。

看着眼前的画面,叶长安蓦然记起上次在香城看夜景是她大二的时候,是跟那个人一齐去山顶看的,当时的他们两个人凌晨冒着寒冷去山顶等了数小时才等到日出的。

她还记得太阳升起的时候,她像是得奖般激动的抱着了他,指着大阳大叫:“子缘,太阳出来了!”

而她最记得就是他曾经说过:“叶长安,你以后的人生里,每天日出之后第一个看到的人一定是我。”

她以前很喜欢顾子缘,也很相信这个人,觉得他说的都会成真的,而且她那时候深信自己将来必定是嫁给他的,所以也相信在未来的日子里她每天起床后看到的第一个人一定是他。

叶长安屈膝坐在落地大破璃前,呆瞧着眼前的夜景,思绪却停留在过去。

她好恨自己,为什么老是忆起以前的事?为什么又是想起那个人?

叶长安一个人坐在窗边愣怔着坐了整整两个小时,直至晨光微曦,猛烈的光线映照在房里,照在向昊的脸庞上。他开始微微有了点意识,侧过身眯着眼睛却见女友坐在窗前,他才刚睡醒,声线有点沙哑的叫住她:“长安。”

他继续叫了几声,叶长安还是没有反应。向昊皱了皱眉头,以为她是在窗前睡着了,他怕女友着凉,便掀开被子,想要把她抱回来床上。却没想到叶长安竟是睁开双眼的,她原来只是在发呆而已,向昊手从后方抱着她的肩膀,纳罕的问:“长安,怎么那么早起来呀?”

叶长安这才回过神,她侧身瞄到向昊近在咫尺的俊俏脸庞:“阿昊,你醒来了。我睡不着。”

五年过后,日出之后她第一个看到的人已经变成是其他人了。

“失眠了吗?”向昊声线明显带点担忧。

“嗯,我昨晚梦到爸爸了。”叶长安表情明显有点奇怪。

向昊知道叶长安的爸爸在五年前已经离开了,所以便安慰她:”伯父在天堂过很好呀,他也不想你太担心他。”

“嗯。”

“你生活得好,伯父在天之灵也会很高兴的。”说毕之后,向昊猛地双手合十,眼神向上瞟,似是在祈祷:”伯父、伯母,你们放心好了,我会好好照顾长安的,然后每天香死她的。”说毕向昊霍地张大嘴巴,朝着叶长安喷着口气。

叶长安猝不及防吸了几口,而本来有点感伤的她被向昊这么一弄有点哭笑不得:“向昊!快去刷牙,我快被你臭死了!”

“哪里臭呀!明明就很香!”说完他便继续发动攻势。叶长安一直避着,向昊从后抓紧她的双手,用脚钳住她双脚:“你再闻闻看,明明就很香!”叶长安摇头,求救着:“才不要了!”

向昊却没有想要放过她的意思。

然后她笑着挣扎:“阿昊,你快放开我!”

“才不放呢!”向昊竟然开始抓她痒,叶长安很怕痒,笑喊着:“向昊,你快放开我!”然后整个人往地上跌,而向昊抱着她,也跟着和她一齐跌在地上,瞬间形成女下男上的姿势。

叶长安瞄着在她上方的向昊:“阿昊,快去刷牙呀!”

向昊没有理会她,眼神也跟刚才不一样了,深邃的瞄着她,两人之间的气氛也暖昧了不少。然后向昊慢慢低下头,靠近她,低沉的叫了她几声:“长安,我的长安。”

说毕他便低下头,叶长安望着向昊近在咫尺的脸,愈来愈近,终于他吻上了她。

可向昊只是蜻蜓点水而已,然后他突然抬起了头,轻佻的说:“叶长安,我把我的口气传给你了。你也变臭了。”

叶长安回过神来,打了他胸口一下:"才没有呢!”

向昊反应很快,捉紧她双手,然后把她整个人抱在怀里。叶长安感觉到他浓厚的男性气息,昏得她整张脸也都红润起来了。

两人维持了这个姿势好久,直至向昊猛地从在身上站了起来,有点儌恼地的说:“再这样下去我也忍不了,今早我有正经事要做。不能满足你了。长安,我今晚会满足你好了。”说完便笑着走去洗手间整洁。

叶长安只能红着脸的低喃着:“嘴里没一句是正经的。”

十多分钟后,向昊着装完毕之后,瞧着还没换衣服的叶长安:“长安,难得回来香城了不出去走走吗?要不我晚上回来带你去周围看看好吗?”

叶长安笑着说:“我曾经在这里住过几年呢!要说也是我带你出去逛呀。”

向昊也笑了:“你也对。那晚上我回来后你带我去逛逛好了。”

叶长安开了行李箱找衣服,同时说着:“我想我自己一个人出去逛就行了,你去做正事吧。”

他还是有点不放心:“你好了一点没有?我怕你像昨天那样突然不舒服那就不好了。”

叶长安摇着头:“不会了!我睡了一觉之后人也比较精神了。”

向昊见女友脸色红润,也有点安心:“好吧,那你自己一个小心一点,别走太远呀。有不舒服便要立马回来。”

“知道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

向昊摸了摸她的秀发,像在安抚小狗似的:“你呀,在我眼里就是个小孩子。”

最后向昊也同意让叶长安自己一个出去走走,可他们临离开前她却被男友逼着穿了三件衣服后,他们才一同离开了酒店。

跟他分道扬镳之后,叶长安一时间不知道去哪里好。

看着本来很熟悉的街道一下子变得不熟悉,而她在这里度过了三年高中跟两年大学。自然第一时间想要回到中学去了。

她叫了架计程车,司机似乎看她像是游客,竟然故意走了好几个路口才到达目的地。虽然叶长安好久没有回来香城了,但中学附近的街道也没怎样变的所以她还认得些路,而且她也听说过类似的骗案在香城很多,大多都是以游客为目标的。

很不幸的叶长安似乎要成为其中一名受害者了。

“司机,品育中学明明就在前方,你为什么不直接放我在那里而却是在这边不停的绕来绕去呢?”

那计程车司机见露陷了,一时间吞吞吐吐的:“我⋯⋯”

叶长安没有多说,手里却直接拨打电话给警察。那司机也很见微知着,便说:“**呀,我们只是混口饭而已。不会有下次了。”

她也没理会他,这时电话通了,她便说:“警察,我要报案。”

“小_姐!求求你行行好心吧,我不会有下次了!要不这次免费载你好吧!”

叶长安这才瞥了他一眼,手里握着手机,却说:“抱歉了,原来是误会一场。”

最后她免费的搭了一程计程车。

司机为了息事宁人,只好免费的载她这一程。

叶长安被司机推下车之后,看着驾走的计程车,不禁心想:“我真的看起来那么好骗吗?怎么总是有人想要来骗她。”

五年前是顾家,五年后连搭个车也有个司机想要骗她。

也难怪五年前顾子缘要骗她,她样子看起来就是“你快来骗我”的样子吧。

可是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叶长安了,五年前的她可能还会被骗吧。可是,现在的叶长安看着手中早已经关机的手机,心想:“我也不再是五年前那个天真的女孩子呢!”

现在是十二月份,是香城天气最冷的时候。叶长安底子很差,平日也不爱做运动,所以身子很弱,刚才在向昊威逼下穿了三件衣服才出门。但此时寒风一吹,她毛孔都竖立起来了,她连忙拉高衣服的领子,心想:“这里的冬天怎么冷了那么多?以前香城的冬天明明还像秋天的。”

品育中学就在她附近,叶长安双手插在衣袋口,然后急脚的走了进去。跟门外的校工寒喧了几句后,她便走了进去旧校舍里了。

现在是上学时分,叶长安还可以从窗户中看到课室里的学生上课的情景,同学们吵吵闹闹的声音。

看到这些情景,她蓦地想起中学时候的往事:阿杰上课留口水留到整桌都是、阿灵老拉着自己去看帅哥师兄、一大班人恶整了班主人等等的趣事。

瞬间叶长安只想立即回到年少时!

以前小时候总盼着自己赶快长大;现在长大了却总盼着能回到以前。

人就是那样的矛盾,那样的不懂珍惜。

叶长安就这样呆怔想着往事好久,有种想要立即回到以前青葱岁月的冲动,直至后方猛地有人叫了她一声:“叶长安。”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高中毕业离现在都快要踏进第七年了,学校里怎么还有人认得她、更枉论有人在叫她呢?她不以为然,却还是听到有人继续叫着她的名字。她终于转过头,映入眼帘的见到不远处站着一个半头白发、带着厚眼镜的老伯。

叶长安一眼就认出对方了——是屈老师!她高中三年来的班主任!

“屈老师?!”

“怎么呢?叶长安,不认识老师了吗?叫了几次也没有理会我。”

“屈老师!好久不见了!我没想到会碰到你。”叶长安脸容激动,像是没想到会遇到对方的。

年过半百的屈老师大笑了几声:”我刚才在远处看过去还以为认错人,走近了没想到真的是你。”

叶长安也笑了,屈老师也五十多岁了,多年来教过无数学生,可是记性不太好,并不是所有教过的学生他也认得,不过却难得的还记得她。叶长安想怕是屈老师对她印象很深刻吧。

她在学生年代可是个名人,说起来还真惭愧——她不是学业成绩特别好、也不是运动全能的健将,而是在追男人方面出了名。

以前品育中学所有师生都知道全班最尾的叶长安在倒追全级第一的顾子缘。

叶长安想起以前中学的时光,一下子有点面目无光的。

屈老师却先打开话题,问她:“叶长安,怎么突然想要回来母校了?”

“就闲着无聊呀。”

“长安,你什么时候回来香城的?”

叶长安没有立即回答,只是愕然的望着他,像是无言的问他怎么知道她出国了。她出国的事没几个人知道,那时候事情办得都很匆忙,她都没跟什么人说的:”屈老师,你怎么知道我出国呢?”

然后屈老师却是语出惊人:“是子缘跟我说的。”

竟然是那个人。叶长安毫无准备屈老师会猝不及防的在她脸前提起那个人。

叶长安抿起双唇,一时间哑口无言。

屈老师却没有发现她的异样,继续笑着说:“对了!你今天怎么不跟子缘一起来呢?”

她完全不知道怎样回应:“我⋯⋯”

“长安,你跟子缘什么时候结婚记得要请老师呀。”

叶长安脸色发白,双唇颤抖着说:“不是的,屈老师,你误会了。我跟子⋯⋯他没有什么的。”

而屈老师却是一脸揶揄的问:“你跟子缘怎么可能没有关系呢?你之前不是一直追着他跑嘛!”

叶长安听到屈老师提起以前的事,脸色瞬间发白。

“你们早就毕业了,还想骗老师吗?”

她脸色很难看般的一言不发。

可屈老师却没有留意她,还是继续说:“我还记得那时候你是班里成绩最差的那个,我还故意把你调到全班第一的顾子缘身边,希望他成为你的邻座之后你的成绩可以有改善。”他顿了顿,想起那时候两个小孩你追我跑的日子,似是在回味着什么的:“可是虽然你跟子缘同桌,不过你成绩倒没有转好,反而却是一直倒追着他不放。那时候你们还是学生,所以我想要调开你们两个人时,你还哭着求我别分开你们两人呢。”

那时候的她真的很不要脸,竟然倒追男生!叶长安听到屈老师提起那个时候的只想立即找个洞把自己钻进去。

“长安呀。你就别怪老师之前那样子做。那时候你跟子缘还在读书,考好公开考试比较重要呀。”

叶长安只是低头没有回答。

屈老师见叶长安垂头而且神色奇怪,还以为她在害羞,继续觊觎她:“你就别怪老师呢!现在你跟子缘都出来社会工作了,也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了。你们结婚一定要请我呀。”

“屈老师,你误会了。我没有怪过你。”她顿了一顿,再开口:“我反而应该要谢谢你。”老师以前说得对,她跟顾子缘根本不适合。

以前的叶长安觉得屈老师是折散她跟顾子缘之间美好爱情的坏人;现在的她却觉得屈老师有先见之明早就知道他们两人不适合了。

可是她那时候瞎了眼,不听屈老师的劝告才会在最后被伤得遍体麟伤。

现在的她眼睛睁亮了也不傻了,虽然没有变聪明,但至少她有自知之明。

顾子缘永远都不可能喜欢上她的,因为他便是她此生最大的劫难。

这个劫难,从她十年前沦陷开始便坠入这个万劫不复的境地。然后在五年前她终于醒觉了,伤痕累累的从万丈深渊中逃了出来想要永远离开这个劫难。

叶长安这个人没什么优点,唯一好的就是有自知之明,她清楚的了解到顾子缘对她而言并没有其他,只能是她的劫难而已。

既然明知道他是劫,只要不碰上他,她就不会再受到伤害了——只要叶长安不遇上顾子缘,她相信她这一生都会一直平平安安生活下去的。

她曾经以为他们会永远在一齐的,却没想到命运的安排早就注定一切了,而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她才终于认了命。

命运只能接受,不能改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96 
财富
1758  
积分
377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7-12-16 

3. 梦醒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7-6-23 09:02 编辑

向昊回来的时候,叶长安已经从中学回到酒店了,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书。

她虽然眼睛看着书,但一点都不专心。 “咔嗦”一声门开了,她便分心了,放上手中的书,望着打开门进来的向昊,说:“回来了。”

向昊很喜欢眼前的画面,叶长安像是个等着丈夫下班的妻子一样,这一认知让他笑得如煦风拂面的:“长安。”

他脱下深蓝色的西装外装,然后随手挂在椅背上,走到沙发背后,从后怀抱着叶长安的脖子,气息喷在她左面的脸颊:“这么早回来呀,刚才去了哪?”

“回去中学逛了一阵子。”

“你在这里读中学吗?”

“嗯,三年高中都在这里读,还有两年大学。”

向昊有点诧异:“怎么突然想要回到中学呢?”

“就没有其他地方想去吧。”

“那你刚才回到学校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吗?”

她跟他说起了计程车司机的事情。

“原来这边也会这样骗游客呀,幸好我的长安聪明,没有被骗。”他顿了顿再问:“那你回去有没有遇到什么人吗?”

叶长安想起刚才遇到了屈老师,便点头:“嗯,屈老师,他是我中学时的班主任。”

她说着的同时,向昊便开始不安分的吻着叶长安的脸颊,也问:“那你们说了些什么?”

叶长安想起屈老师便忆起他提的那个人,呆愣着若有所思起来:“我们⋯⋯”向昊察觉她分心了,顷刻间,叶长安耳朵一疼,小叫了一声。

原来是向昊咬了她的耳朵,男性的气息在她周围若稳若现:“长安,专心一点。”

然后他也没等叶长安回答,直接把她的头转过来,深深的吻下去。

向昊像个漩涡好像要把叶长安整个人吸下去,过了一阵子他才放开她,却恶人先告状:“叶长安,你引诱我。”

叶长安本来就被他吻到满脸通红,听到这句还气不过来,嚷着:”我哪有!”

“有!明明就有!”

向昊猛地又吻了过来,又很快放开她,问:“有没有?”

叶长安被他吻着,最后受不了,只好吃了个死猫的承认:“有,那样行了吧。”

向昊一脸满意,本来想再闹着叶长安的,不过此时电话却不合时宜响了起来,他看了荧幕上的号码,低头瞥了叶长安一眼:“长安,你害我情不自禁忘了正事。别人都不知道等了多久了。”

叶长安有点不明所以,看着向昊接起手机,抱歉的说:“抱歉,让你久等了,我现在下来了。”

向昊放下电话后,便对叶长安说:“长安,我们快下去吃晚餐好了。”

“有其他人吗?”

向昊点着头承认。

叶长安第一反应就是拒绝:“那我不去呢。”

“去吧,你也没吃晚餐呀。”

“不了,你们也是去谈正事的。我去了反而尴尬。”

向昊道:“跟我去吧。那女人居心不良,叶长安,你舍得让我独自一人跟其他女人共聚晚餐吗?”

叶长安很大方:“舍得,有什么不舍得的。”

最后叶长安还是被向昊硬套了几件衣服然后被他拉下去酒店大堂。

凌灵在大堂等了半个小时之后,向昊终于拉着一脸无奈的叶长安下来了。

她心里瞧到向昊带了个女人下来已经有点失望,但当他们两人愈走愈近时,她看到叶长安的容貌时有点难以置信。

竟然是她!她没怎么变,还像五年前一样!

“叶长安?!”

叶长安这才看到凌灵,站在她对面的这个女生化着浓妆,她仔细看着凌灵的容貌,才反应过来了。叶长安竟然撞到了她高中时最好的朋友,可是她反应不是极度兴奋却是呆若木鸡的,因为她没想到回到香城两天竟然又遇到熟人了,愕然的叫着她的名字:“阿灵?”

凌灵也没想到会碰到她,不过终究也是见惯场面很快反应过来:“很久不见了,叶长安。”

叶长安正想着说什么回应她时,凌灵有点揶揄的说:“我还以为你不打算回来了。”

她怔忪不已看着很久不见的好友,而站在一旁的向昊显然没想过她们两人会认识,侧头望着女友问:”长安,你认识凌小_姐呀?”

叶长安只好点着头默认。

“那真巧呀。我昨天在酒店碰到她的。凌小_姐是我要合作的公司的发展部经理。”

叶长安瞥过凌灵一身女强人的装束,眼神瞧着她,嘴里却是回答向昊的问题:“阿灵是我中学时的好朋友。”

向昊正想开口说真好时,凌灵却先接下口,语气却有点讽剌:“好朋友就不敢当了,就只是同学而已。”

向昊也听出她的讥讽,虽然不知道两人之间发生过什么事,却有点看不过眼凌灵这么说,冲口而出便说:“凌小_姐,你⋯⋯”

话还没说完便被叶长安阻止:“阿灵,你带我们去附近吃吧,我跟阿昊都饿了。”

凌灵抿着嘴瞄着叶长安,她被凌灵双眼瞪着有点不好意思时,凌灵却骤然答应:“也好。”然后转身就走了。

向昊瞄了她背景,低头细语问着叶长安:“你跟凌小_姐有仇吗?”

叶长安晃着头,然后想起五年前自己的不告而别:“不,是我对不起她。”

高跟鞋“咔咔”的脚步声溘然停地,走到前方的凌灵猛地转头,动着她的烈焰红唇说:“不是说饿了吗?还不走?”

“凌小_姐,我想我们不能……”

叶长安拉着向昊,向凌灵的方向走:“对呀,我们饿了。阿昊,我们走吧。”

凌灵是坐在驾驶座上,叶长安跟向昊坐在后座。车厢一片静寂,没有人说话。

此时气氛极度尴尬,叶长安从后方瞥到倒视镜中的凌灵。只见她浓妆艳抹,跟以前素颜朝天的凌灵仿佛有着天渊之别的,也难怪自己并没有立即认出对方来。

她跟凌灵自从高中毕业后便没再联络了。

没见七年,凌灵却是愈发愈漂亮了,她本来就是美人容貌,加上后天的化妆技术更加突显出她的娇媚、妖娆,现在看起来更是艳若桃李、瑰姿艳逸的。

可以说是秀靥艳比花娇、玉颜艳如春红。

叶长安想到入神,猝不及防凌灵也从倒后镜中偷瞄着她。

瞬间两人四目相对。

叶长安红着脸连忙低下头,向昊见旁边的她有异样,低声问:“怎么了吗?”

叶长安晃着手:“没什么。”

正在驾车的凌灵却突然问:“吃火锅怎么样?今天天气那么冷。”

向昊侧过头问叶长安:“火锅不错呀,长安,想吃吗?”

“好。”

二十多分钟后,凌灵把车驶到长发火锅店时,突然刹车,转过身去对着向昊说:”Carson,我记得你昨天好像说过你在香城有驾照吧”

向昊是华人,所以很常被老板派来香城出差,所以之前就在香城考了驾照。

“有呀,怎么了嘛?”

“能帮我把车停在隔璧吗?我跟叶长安先进去找位子。”

向昊第一反应便是瞧着叶长安,想起刚才两人奇怪的气氛,想要反对。

倒是女友先接话:“阿昊,你去吧。我跟阿灵先去店里找位子好了。”

向昊用唇语问了叶长安:“你可以?”

叶长安不发出声音的回答:“可以的。”然后便打开车门,把向昊推了出去,自己也下了车。

凌灵也下了车,向昊在叶长安耳边低喃着:“那女人对你做了什么的话,你一定要大叫呀。”

叶长安心里翻了个大白眼,嘴里说着:“快去吧。”

向昊走到驾驶座,眼神瞟了一旁的凌灵,然后上了车把车驾走了。

凌灵从头到下瞟了叶长安几回,然后向她走了过来。

凌灵本来就长得比她高,穿了几吋高跟鞋之后更是高她一整个头了,站在她身旁叶长安整个人气势弱得不行。凌灵站在她旁边居高临下对着她说:“叶长安,你长成这个样子,真不知道为什么老是钓到好男人。”

叶长安没想到她猛地会这么一说,也因为外面天气太冷的关系,这时寒风带雨打在她身上,冷意戛然袭上她的背脊,一个不留神竟然猛地咳嗽起来。

凌灵看到她这么的瘦弱虽然不太惊讶却还是蹙了一下好看的眉头:“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身子还是那么弱呀。”她顿了一顿再说:“我们快进去吧,外面太冷了。”

两人进了火锅店,在店员的带领下找了个四人的卡位坐了下来。

凌灵坐在她对面,两人都没说话。

叶长安有点感伤,以前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现在竟然见到面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

“你……”

两人几乎同时出声。

“阿灵,你先说吧。”

“你终于回来了,叶长安。”

“我阿灵,我很抱歉。”

凌灵没有回答她,只是一味瞪着她,叶长安被她瞪得有点受不了,她才说:“叶长安,有时候一句抱歉不一定有用的。”

“阿灵,我很抱歉。那时候家里出了点事,所以才出国出得那么急,什么人都没通知。”

五年前叶爸爸的事在香城被传媒广泛报道,所以凌灵也知道那件事,若有所思的说:“这些年你也过得不容易吧。”

知道叶长安的爸爸是富豪叶永华这事没多少人知道,而凌灵便是屈指可数的其中一人。

叶长安想起刚去外国发生的种种尴尬事情,也笑了:“对呀,刚去外国的时候确实闹了不少笑话。”那时候的她英语还很烂,而且还是自己一个人去异乡,身边的人不再是熟悉的黄脸孔,而是语言、文化都完全不同的白皮肤。

她那时精神状态也是极差,而且总是忍不住想起以前在香城幸褔的日子,最主要的是她老是想起那个人。

她好想他哦,好想像以前那样靠在他的肩膀上,跟他诉说她的不开心、她的委屈、她的不适应。

然而每当黑夜来临时,她便会梦到爸爸狰狞的看着她。叶长安就会被惊醒,然后整晚都睡不到觉。

当叶长安忆起爸爸时,她便会忍不住恨顾子缘。

她就一直这样矛盾着,想念他的同时也忘不了他便是自己的杀父仇人,直至现在还是这样子,唯一不同的是以前对他的爱已经慢慢被磨灭变成了恨而已。

凌灵想起刚才向昊对她的温柔体贴,便说:“可是苦尽甘来呀,你现在应该过得满不错吧。”

“也算是吧。”比起爸爸刚刚去世的时候,她现在可以算是很幸褔了。

“向昊是你男朋友吗?”

叶长安点头默认。

凌灵斜视了她一眼,说:“叶长安,有时候我真的很妒忌你。”

叶长安诧异的望着凌灵,似乎不明白凌灵这话是什么意思。

凌灵娇笑了几声:"我又不是男人,你这样瞪着我,我也不会心软的。”

叶长安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住了,很难受:“阿灵,我们非得要这样吗?”

“叶长安,难不成你以为我会跟你做回最好的朋友吗?”

她有点黔然:“对呀,别说她之前去外国读书时的不告之别,她们中间还隔了个顾子缘呀。”

叶长安是经由凌灵认识顾子缘的。

高中的时候,顾子缘是学校的校草,而凌灵是校花。很老套的剧情,校花喜欢上校草了,想要告白却怕被拒绝,所以找了最好的朋友去试试他的口风。

叶长安跟凌灵是中学时期是最要好的朋友。

叶长安说实话人长得满甜美的,不过站在大美人凌灵旁却是失色不少,那时候的凌灵怎会想到自己最好的朋友会跟她一起喜欢上同一个人,更让她跌破眼镜的是顾子缘也舍她取了叶长安。

叶长安想起那个时候帮着凌灵接近顾子缘,后来自己竟然追着追着真的喜欢上他了。

“这个年代帅哥眼光还真特别,不是喜欢男人就是喜欢笨女人,偏偏就是不喜欢聪明的美女。叶长安,你教我好了,怎么老是能交到帅哥男朋友呀。”

凌灵这句话明显语中带剌,叶长安也听出来,不过她还是装着没留意:“阿灵,你之前交的男朋友也很好呀。”

“是很好没错呢。不过不是向昊或者是顾子缘这样高级的鲜肉呀。”

叶长安听到她提起顾子缘时神色一愣,沉默了一下,才说:“阿灵,你错了。他并不⋯⋯”

顾子缘从来没有喜欢过她,以前只是她一厢情愿而已。

凌灵留意到她这样的反应,不过还是照问:“对了,说起子缘,你这次回来有没有遇到子缘呀?”

叶长安霍地想到昨天在酒天大堂遇到顾子缘便脸若死灰,口不对心的说:"没有。”

凌灵挑了眉毛,显然是不相信她的话:“是吗?可是我们公司昨天在你现在住的酒店举办了周年晚会了。你真的没有看到他吗?”

她也不知道在坚持什么的:“没有!”

“是吗?如果是的话,真的很可惜了。”凌灵语气很奇怪,语调上扬的说,不过想了一想,又继续说:“不过也不紧要,反正有机会吧。有缘的话,你总会遇见他的。”

“⋯⋯”说起顾子缘,叶长安只能哑口无言,因为她根本不想遇到他。

“人的际遇真的很不同呢,没想到以前我们的同级同学现在已经是副总经理了。”

顾子缘当了副总经理?

“怎么可能?!”叶长安一脸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他以前明明跟她说他喜欢画画的,想要当画家来着的。

“真的呀,我不骗你。子缘现在是华实的副总经理了。”

华实? !顾子缘竟然当了华实的副总经理!华实本来就是她父亲与顾叔叔一同建立的,而时光荏苒、事过境迁,现在的华实只属于顾家了。

可是在叶长安印象中,顾子缘是个不爱从商的人,他的梦想是当画家呀。他怎么会当了华实的副总经理呢?

“子缘他现在真的是华实的副总经理呀。”

可是她听到凌灵话语中言之凿凿的笃定,叶长安再想深一层,对呀那个人又怎么可能跟她说真话的呢?只是她没想到顾子缘连这个也要骗她。

她心里嘲笑着自己:“叶长安,你以为你是谁呀?如果不是你有个有钱的爸爸,你以为顾子缘会让你接近吗? ”

对呀,很残忍的事实。可是叶长安以前爱作梦,才会以为顾子缘是她的白马王子。

后来,梦醒了,真相残酷无比,原来白马王子的真面目是个刽子手,亲手把叶长安带上刑台,然后把她的心割到支离破碎的。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96 
财富
1758  
积分
377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7-12-16 

4. 幸褔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7-4-24 08:18 编辑

向昊好不容易找了个位子把车泊好之后,回来饭桌后三人的话题便变少了。

他们三个人在气氛极为压逼、没有人说话的情况下吃了这顿晚餐之后,凌灵便送了他们两人回去酒店。

临别时,凌灵问了叶长安拿电话。

叶长安这次回来本来只是陪着向昊来香城工干而已,完全没有打算长留在这边,所以并没有申请当地的电话号码,而向昊就因为工作关系有申请一张长期能通讯的电话卡。

“我跟阿昊一个星期后就走了,所以我没有这边的电话。”

“你们不是才刚来,那么快就要离开了?”凌灵有点愕然,没想到叶长安这么快就要离开了。

“对呀,我只是跟着阿昊来这边出差而已。”这城市终究不适合她吧。

凌灵瞥了她一眼,然后她摆了摆手:“那就算吧,既然都送了你们回来酒店我也都功成身退了吧。而且现在都很晚了,我也应该要走了。”

“谢谢你,凌**。”

“再见了,明天再见吧。”

“阿灵,等一下,你有笔吗?”叶长安蓦然开口叫住了本来想要离开的凌灵。

凌灵回头不明所以的望着她:“我有,怎么了吗?”

“能借我吗?”

凌灵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还是在袋子里找了支原子笔给她。

叶长安却没有接过她的笔,反而是卷起衣袖,对着凌灵说:“阿灵,你把你的电邮写在我手臂吧。”

凌灵很讶异,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你……”

“阿灵,你快点写了,这里的冬天好冷呀。”叶长安露在外面那只手臂上的毛孔都竖立起来了。

“叶长安,你笨呀。我写在手背上就好了。”然后凌灵帮她放下衣袖,拿起她的手,在她手背上除了写下了自己的电邮地址之外,还写了她的手提号码。

一瞬间,叶长安以为自己回到中学时,那时候凌灵老是骂她笨的:“叶长安,你怎么那么笨呢?”

凌灵写完之后,收回原子笔,双眸瞪着她:“叶长安,你真的没怎么变。”没有等她回答,她便走了:“很晚了,我真的要回家呢,再见。”

叶长安跟她说了声再见,外面的天气是很冷,但她此时却感觉有鼓莫名的暖意,仿佛在刹那间驱走了冬日里的严寒似的,她看着凌灵的背影,突然大叫起来:“阿灵,我会寄邮件给你的,你记得要回覆我呀。”

凌灵回头瞥了她一眼,嘴角似乎自言自语的,心情倒是看起来好了不少。

凌灵驾车走后,向昊跟叶长安也回到酒店房了,一进房,她便问着男友:“阿昊,你怎么碰到阿灵的?”

“昨天在酒店认识,她是华实的发展部经理。”

本为叶长安还想着她跟凌灵真的有缘呀,这么多年过去还能碰到,但当她听到华实两个字时便愣住了。

“华实?你这次合作是跟华实?!”

让向昊很意外,叶长安这次反应很大。他摸不着头恼:“怎么了吗?华实有什么问题?”

叶长安却只是问:“怎么没听你说过,你之前为什么没跟我提过?”

“长安,你知道华实吗?”

华实,她怎么会不认识华实呢?华实是以前爸爸跟顾叔叔一同建立的公司,而且当年叶爸爸便是华实的董事长。可是事过境迁,现在华实的董事长却换了人,换成是顾叔叔了。

“你一向对我工作的事都没什么兴趣听呀,所以我才没有跟你说。”向昊见到叶长安震惊的模样,虽然不明所以的,却还是说:“长安,抱歉,我下次会记得跟你说的呢。”

真的是缘份呀,可惜是孽缘。五年后回来她还是跟顾子缘扯上关系,她男友这次来香城竟然是要跟华实合作。

向昊见女友没说话,刚才一顿饭后他很疑惑女友跟凌灵的关系,便问:“对了,长安,你跟刚才那个凌**真的是朋友吗?”

叶长安呆愣了几秒才点头回应:“是呀,只是很久没联络而已。”

向昊不认同般皱起眉头:“可是我怎看也不觉得呀。她对你好像很有敌意的。”

“我们高中时真的是最好的朋友呀。”

“我不太相信。说你们两个是情敌我还比较相信呢。”

叶长安哑口无言,没有回答。

向昊试探般问着她:“不会真的让我开口说中吧。”

她没有回答。

向昊见叶长安的反应,再想起刚才凌灵对女友说话时的尖酸刻薄,也道自己真的是猜中了,他猛地一本正经的问:“那么,你们之前喜欢的那个男的长得怎么样的?”

“他……”

“他帅吗?有我帅吗?”

“他很帅。”

向昊吃醋了:“比我还帅吗?”

叶长安笑了笑,说了个谎话:“你比较帅。”

向昊满意她的答案,再问:“那他对你好吗?”

她想起了顾子缘,这次却是说了真话:“不好,一点都不好。”

“那你还喜欢他?”

“⋯⋯”叶长安想起以前追着顾子缘的事,最后开口说:“那时候年纪小嘛,眼光不好喜欢上个坏人。”

向昊抱住了叶长安,说:“小时候眼光不好没所谓,现在眼光好就好了。”

叶长安抬头瞄了向昊的脸容。对呀,以前眼光不好并不紧要,现在会带眼识人就好了。

向昊猛地低下头,伏在她肩膊上:“叶长安,你现在的眼光真的好到不行!竟然看中我这颗明珠!”

叶长安翻了个白眼,向昊真是的,他一天也不能不自恋的:“对,是我高攀了你。”

“当然。”说完后他有点不安份的贴在她脸颊旁。

叶长安红着脸,连忙说:“你没事情做吗?不是说工作很忙吗?”

“公事多忙也好,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我做。”向昊笑了笑,然后低喃着:“长安,要不我们现在做些坏事好了。”

叶长安满脸通红,然后打着他的胸口:”我打死你这个坏人好了。”

“我哪里坏了?”

“那里都坏!”

“那我不做些什么岂不是对不起你给我起的这个称号?”向昊猛地把叶长安公主抱般抱了起来。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有人敲着门。向昊皱起眉头,觉得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打扰情侣间的恩爱呢?他还是没有理会门外的人,直接抱着叶长安走到床上去。

这下换叶长安有点紧张了,想要推开他:“阿昊,别⋯⋯”

向昊倒没为意,直接把叶长安放在床上后,正想要低头吻着她,可是门外的那个人却还是很杀风景、不屈不挠的敲着门。

在向昊身下的叶长安连忙抓紧他的衣领:“阿昊,可能有急事吧,你去开门吧。”

向昊脸色有点黑:“什么急事都不及我急吧,长安,别理会他。”

“可是⋯⋯”没等她说完,他便伏下身,对叶长安一阵嘶咬,而在顷刻间“铃铃铃铃”很大声的在整间酒店响起了。

向昊止住了动作,跟叶长安连忙互相怔住了看着对方,然后在须臾间站了起来,他们整理好衣物后,而门外还是继续传来敲门餐。向昊赶紧走到门口,打开了门,见来的是酒店员工,对方见到他便紧张的说:“先生,我们酒店起了火,赶快离开这里吧。”

最后向昊脸色黑得像个炭一样的跟叶长安逃难般走到酒店门外站了一个小时后,酒店才宣布原来一切都是虚惊一场。一大伙住客听到后便吵吵嚷嚷的:“你们酒店怎么办事的?”

酒店的经理连忙道歉:”真的很抱歉,因为有人误按了警钟,所以才会有这么一场误会。”

可是那个客人还是不满意,经理道歉道到口水都快流干了,最后还是送了几张免费用餐的礼卷才能息事宁人。

被这么一弄,他们回到房后,向昊都没有那个心情,而且明天他要早起上班,所以两人一回房便倒头大睡了。

叶长安今晚倒是没有再梦到了爸爸,反而是一晚睡到天亮。

她早上是被向昊吵醒的,她睡眼惺忪时他刚才换好西装正想要出门。向昊见到叶长安醒来了:“我吵醒了你吗,长安?”

叶长安吵哑的问着他:“阿昊,现在几点呢?”

“八点而已,还满早的,你再睡一下好了。”

叶长安却已经起了床:“不了,我醒来了也没什么睡意了。”

向昊赶着出门,冲忙的在她额头印下告别吻之后,便离开了。

叶长安去了洗水间整洁之后,已经有了些意识。

然后她好像突然想到什么的,拿起手机,见到荧幕上写着十二月十二日。

今天是叶爸爸的忌日。

这次她回来香城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想要来探爸爸的。

叶爸爸那时候离开得很突然,叶长安跟叶妈妈人已在国外了,而且当时叶爸爸破产的事情闹得很大,两母女想要回来香城也不行。

那时候是叶长安人生最黑暗的时候,可是老天爷似乎还觉得她不够惨。在叶爸爸过世后不久,叶妈妈也因为忆夫过度加上身体不好也跟着离开了。

当年的叶长安真的觉得自己生无可恋,父母亲相继离去,是她人生中最低落的时候,而最让她痛苦的是自己最爱的人便是害死她爸爸的人。

可是她曾经答应了爸爸要好好活下去,所以她才能活到现在。

现在想起来,如果当时不是因为要遵守与爸爸订下的诺言,她也未必能活到今时今日吧。

可能在叶妈妈离逝后她就已经受不了,想要跟着相继身亡的父母自尽吧。

可是叶长安没有。

以前多么苦困的日子她都一一熬过了,而她一向相信苦尽甘来的,她相信未来的日子她会过的更好的。

没有了顾子缘,她一定会一直平平安安的生活下去的。

-------------------------

今天是十二月十二日,是叶爸爸的忌日,叶长安问了酒店职员酒店附近有没有花店之类的,拿了地址就去花店买了束白合,然后就叫了计程车去拜访父亲。

这是叶长安第一次探望叶爸爸,爸爸那时死得很突然,妻子女儿也不在香城不能帮他安排身后事宜,而幸好当时爸爸生前遗下的少数好友帮他找了个坐山望海的骨灰位。人在外地的叶长安有一天突然收到一位叫陈叔叔的人把爸爸墓地的地址邮寄给她。

正所谓患难见真情,叶爸爸没出事之前是有很多朋友的,叶长安印象当中家里以前差不多是天天都在招呼客人。可是当她家出事后,那些人通通躲起来,看到他们也装着不认识。

也对呀!那时谁敢与落魄的叶家再有任何联系呀!

真的是世态炎凉呀。

不过还真的有那么一位叔叔一直在帮着自己,叶长安其实也不记得是那位陈叔叔了。不过那时候唯一雪中送炭就是他,所以叶长安一直都很感谢他。

如果没有他帮忙,恐怕她们两母女当时会过得更难过吧。

这次她回来最主要是来探爸爸,其次便是亲口跟这位叔叔说谢谢。

叶长安坐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车程,来到了郊区。

她下车之后刚好有架名牌轿车驾走,绝尘而去。可她没多为意,便往里面走了。

此刻叶长安的心里是很沉重的,走的每一步脚都像是绑着铅石的。

最后,她终于来到爸爸被安葬的地方了。

让叶长安诧异的是爸爸的墓碑上面放了一束鲜花。

是谁呢?

她看到那束百合还是刚开着花的,叶长安闻着空气中飘过的新鲜花香味,那人似乎刚刚才离开的。

爸爸生前余下的好友很少,而且都没有几个人知道他墓地的位置的。

是陈叔叔吧,是他帮忙处理爸爸的身后事,应该是他来探爸爸了吧。

叶长安把手里拿着的百合放在地上那束鲜花旁,然后自言自语的跟叶爸爸说了些自己这几年的状况:“爸爸,我回来探你了。请你原谅我的不孝,这么久才来探望你。”

没有人回应她,叶长安还是继续自说自话:“爸爸,我已经毕业三年多了,现在正在杂志社当编辑,也交了个男朋友。”

“爸爸,你不用再担心我了,现在的我很幸褔呀。我跟向昊也应该快要结婚了,将来也会有自己的家庭,然后会有我的孩子。”

“爸爸,我现在真的过得很好。所以你跟妈妈也要跟我一样过得好好的。”

叶长安跟爸爸说了好长的话,直至天色有点昏暗她才回去酒店。

叶长安回来酒店,不久后向昊也下班回来了。

向昊见女友还没换下衣服:“长安,刚回来吗?”

叶长安点头。

“今天又去了哪吗?”

“今天是爸爸的忌日,我去了探爸爸。”

向昊有点生气:“长安你怎么不跟我讲呀?我们应该一同去探伯父才对呀。”

“你这几天都很忙呀!我也不想麻烦你。”

“叶长安,你是跟我客气吗?伯父也是我爸爸呀,我也应该要去探望他呢。”

叶长安很感动,却还是问:“你这几天不都是要工作吗?而且过几天我们就飞回去了,你哪有时间呀?”

“长安,时间就像浮沟一样呀,你硬挤总会挤出小小出来的。”

“⋯⋯”向昊这个比喻很粗裕,却也比喻得很合适,她一时间也无语反驳。

她支吾了一阵子,才说:“是我不好啦,我下次会跟你说的。”

“那就对了啦。长安,你最好对我不太客气就好了。”向昊说着同时绕过她的后背抓紧她的肩膊,低头再对着她说:“我们离开香城前怎么样也要一起去探爸爸一次呀。”

“阿昊——”

他见她一脸感动不已的样子,便开玩笑般说:“是不是被我感动了,我最后那天本来想与你周围逛逛买买手信的,要不我们那天去探你爸爸吧。”

叶长安抬头瞄着向昊俊秀的脸,觉得老天爷给了她那么多苦难之后,终于舍得让她过些幸褔的日子了,连忙答应他:"好。”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9606589  
精华
帖子
21 
财富
522  
积分
54  
在线时间
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22 
最后登录
2017-4-15 
哈哈哈喜欢作者的写作态度,写作本就随心,不过女主的性格也很写真啊,喜欢本来就会放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96 
财富
1758  
积分
377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7-12-16 
回复 迷路dear 的帖子

我还以為沒人看了

Rank: 3Rank: 3Rank: 3

91UID
11196225  
精华
帖子
113 
财富
972  
积分
193  
在线时间
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0 
最后登录
2017-10-5 
留爪!楼主继续更啊,好看呢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