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47 | 浏览:631399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娱乐圈头条》作者:莞尔wr (连载中)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0704 
财富
3409925  
积分
1135808  
在线时间
404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1-19 





内容介绍:
从冯家的千金,重生成家境贫困,一心一意想要凭借美貌进入娱乐圈的新人。


《长嫡》http://91baby.mama.cn/thread-1151655-1-1.html
《炮灰攻略》http://91baby.mama.cn/thread-1140098-1-1.html
《重生女配》http://91baby.mama.cn/thread-1118077-1-1.html
《田园闺事》http://91baby.mama.cn/thread-1102309-1-1.html
11/13~11/20出差,出差期間及其前後日子,更新不定!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0704 
财富
3409925  
积分
1135808  
在线时间
404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1-19 
第一章 重生
  “……欧洲西南部比利牛斯山东段,一**跑车队沿加龙河疾驰,惊动法国警方……”电视里女主持人甜美的声音响了起来,她身后屏幕里,正播放着今日新闻头条。
  一辆辆跑车疾驰而过,夜色下的空中,直升飞机正追逐着,身后还能看到有警车在追赶,“……警方怀疑,飞车党疑来自东方之国,车主身份尚未查清……”
  女主持人话音一落,她身后的屏幕迅速放大,原本被压制的鸣笛声与直升飞机螺旋浆转动的声音传来,夹杂着跑车呼啸而过的声响,房间中顿时一片嘈杂。
  薄薄的墙壁挡不住外面电视的声响,江瑟爬起身,狭窄的客厅里,打开电视的杜邮不知跑哪儿去了,电视里成**结队的跑车从屏幕上疾驰而过。
  镜头转换中,她看到跑在最前面的一辆白色跑车时,原本准备关电视的动作一顿,身后左侧房门‘嘭’的一声被人拉开了,杜红红怒气腾腾的声音响了起来:
  “半夜三更声音放这么大,知不知道我马上要中考了!”
  江瑟转了头去看,穿了红色睡裙的少女已经不耐烦的将门又重重的甩上了,震得客厅里掉了些漆的窗都在抖。
  她关了电视回房,五月底的天气已经热了,一台对着单人床的风扇缓缓转动着,送出凉风来。
  她爬上了床,盯着头顶上泛着昏黄灯光的灯泡,她认出了刚刚开在最前面的那辆白色造型嚣张的跑车,那是裴奕的。
  “瑟瑟。”
  江母呼唤她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门被人推开,江母周惠探进半个身体,指了指她床上的灯:
  “九点多了。”
  她点了点头,撑起身去将床头边的灯绳拉了一下,房间里顿时就黑了下去。
  夜色里周惠的脸在外间若隐若现的灯光下显出几分瑟缩之色:
  “红红要中考了,最近电费贵,你杜叔这个月厂里效益不好,风扇开一会,吹凉了就关啊……”
  江瑟打断了她的话,应了一声:“我知道的。”
  周惠就不说话了,顺手拉上了门。
  屋里漆黑一片,房间里没窗,床上江瑟忍不住翻了个身。
  她已经好久没有想起之前的事了,今夜看到的新闻头条却使她又有些烦闷。
  半个月前她还是冯家的千金冯南,一觉醒来却成为了江瑟。
  她的祖父冯中良早年曾在军中任职,华夏动乱时,冯中良携家人移民香港,收购酒店,一路做到如今,冯家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晚年冯中良难忍离乡背井,在昔日同僚好友的帮助下,带了冯南回华夏长住。
  与冯南相比,江瑟与她一个天一个地。
  江母周惠早年遇人不淑,与丈夫离婚之后,带着女儿江瑟,改嫁杜昌**,又再生了一双儿女。
  继父杜昌**在一家工厂任职,干了二十多年仍是工厂底层业务员,拿着微薄的工资,却要养活一大家子人。
  毕竟不是姓杜的,江瑟在杜家位置尴尬,杜昌**对她不大喜欢,连带着同母异父的两个弟妹都对江瑟不大看得起。
  江瑟今年十七,正是高三下学期的年纪,她却无心学习,一心想要凭着漂亮的脸进娱乐圈,出人头地。
  这些情况是这半个月时间以来,江瑟自己慢慢摸索出来的。
  她不知道自己此时成为了江瑟,冯南此时又是谁,想了半天也得不出结论,她叹了口气,又翻了个身,钢丝床就发出‘吱嘎’的响声来。
  隔壁杜红红又重重的敲了下墙壁:
  “有完没完?”
  杜家在华夏帝都寸土寸金的地方,全家连同杜昌**寡母一共六人挤在不足十五平方米的旧楼里,房间被杜昌**用木板隔了又隔,江瑟的房间在最角落,仅容放得下一张单人钢丝床及凳子,没有窗,白天门一关也是伸手不见五指。
  头顶上是杜昌**夫妻隔出来睡觉的地方,因此天花板压得很低。
  江瑟才睁开眼睛时,简直不敢相信帝都还有这样老旧的房子。
  杜红红还在骂骂咧咧的,江瑟闭着眼睛,她有一张非常漂亮的脸,像是造物主的恩赐,这也造成了原本的江瑟非常的渴望进入娱乐圈,床边窄小的空间里,贴满了各式各样明星的海报,枕头下一本笔记本里写满了少女渴望成功的心事。
  江瑟是被一阵咳嗽声吵醒的。
  楼上杜昌**正在咳,他感冒好几天了,周惠小声的劝他请一天假,去趟隔壁社区诊所挂点滴,杜昌**却发怒道:
  “钱呢?你知不知道请一天假要扣多少工资?一大家人光等着我这点儿工资张嘴,你说请假就请假?”
  江瑟眨了眨眼睛,渐渐就清醒了。
  杜昌**还在骂骂咧咧的,有些嫌弃周惠再嫁时带来的女儿:
  “十七了,还啥事儿也不干,只会花钱,我十七时,早进工厂干活了,哪像她似的?”
  周惠默不作声,江瑟起了床时,杜昌**阴沉着一张脸,从楼梯上摸下来时,看到江瑟也没搭理,洗漱完转身就出门去了。
  “你杜叔近来压力很大。”
  周惠扯了扯嘴角,看了女儿一眼,灯光下江瑟才十七,却已经婷婷玉立,她就着杜昌**洗脸的水拧了把帕子将脸擦了,往厨房走去:
  “我看你读到现在,也没心思读书了,你弟弟妹妹年纪还小……”
  江瑟就明白她话中的意思了。
  英语课上,她拿了支笔无意识的在本子上画,有些走神。
  今天早晨周惠跟她说的话,有让她高三之后便辍学不读,赚钱自立的意思。
  冯南的时候,她还从没有为金钱而烦恼过。
  她心里想着事儿,却敏锐的察觉到不对劲儿,转头就看到隔壁桌的卢宝宝拿了一支铜笔,正伸手要戳她手臂。
  卢宝宝比江瑟大一岁,与原本的江瑟是一对臭趣相投的朋友,她脸稍圆,长得可爱,对各种各样的八卦十分好奇,尤其是娱乐圈各式各样的明星,她是如数家珍。
  原本的江瑟又一心要进娱乐圈,成为大明星,跟卢宝宝自然就有话聊。
  卢宝宝拨了笔盖,低头在作业本上飞快的写了一行字:在想什么呢,看你半天没理睬。

11/13~11/20出差,出差期間及其前後日子,更新不定!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0704 
财富
3409925  
积分
1135808  
在线时间
404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1-19 
第二章 新闻
  卢宝宝一只手放在课桌下,还在拨弄着一只粉红色的手机,这是她十六岁的生日礼物,上面贴满了水钻,少女心十足。
  此时手机亮着,江瑟低头看过去,恰好就看到了新闻标题:欧洲现大量超跑狂飙与警方竞逐,车主疑是华夏人。
  为首的配图是一辆造型嚣张的白色跑车,卫星抓拍的照片里,车头的一角有个模糊不清的影子,那是特殊定制的标志,‘裴奕’两个字在江瑟舌尖打滚,她却没有出声。
  卢宝宝拿着手机的手晃了晃,看到江瑟看过来时,小心翼翼的看了讲台上的英语老师一眼,靠近了江瑟问:
  “瑟瑟,看到没,新闻头条。”她说完这话,又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小声的问:
  “新闻上说这些驾驶豪车的人来自国内,国内有钱人多啊。”
  江瑟没有出声,卢宝宝又伸了手肘来撞她:
  “哎,你说说,这些人是谁?”她握了钢笔去点图片上那辆白色的跑车:“我昨天晚上就查过了,这车起码这个数。”她放了钢笔,张开手比了个‘五’的手势:“五千万。”
  江瑟心里却在想,不止。
  这是定制的跑车,全球独一无二,外形风骚,当然价格也很美。
  “我想起了去年的‘王之盛宴’。”卢宝宝挤眉弄眼的,她说的是去年娱乐圈里暴出来的一条震惊华夏的丑闻,“你说这些车里,会不会坐着娱乐圈里漂亮的模特、明星什么的,先是玩跑车,接着玩女人。”
  “别说了。”江瑟提醒了她一句,两人窃窃私语,已经引起了讲台上英语老师的注意,卢宝宝还想要说话,抬头看到英语老师望着这边,频频皱眉,也就吐了吐舌头,将手机塞回课桌里,不敢出声了。
  不过课堂上不敢再聊这件事,不代表卢宝宝就已经忘了。
  下课铃声一响,她拿出手机,又拉了江瑟兴致勃勃的道:
  “能开得起这个价位的跑车,坐的明星总不能地位太低了吧?去年‘王之盛宴’里,游轮上被抓拍到的富豪明星成**结队的……”
  江瑟眼皮跳了跳:“你爸送你手机后悔了吧?”
  卢宝宝头也没抬,刷着手机上的图片:
  “傻呀你,我爸不知道!”
  手机上的图与昨夜江瑟看到的新闻差不多,后面是各种款式跑车的原型介绍,卢宝宝看得津津有味,江瑟坐了一阵:
  “那里离Bordeaux近。”
  “什么?什么Bo……”卢宝宝仰起头来,瞪大了一双圆眼盯着江瑟看,“那是哪?”
  “Bordeaux,波尔多,”江瑟看她仍是一脸发懵的样子,“盛产葡萄酒的地方。”
  卢宝宝这才恍然大悟,拍了一下桌子:“原来是那里。”
  江瑟被她逗笑,只是提到‘葡萄酒’三个字,她却又想叹气。
  身旁卢宝宝还在喋喋不休,她却心中想起了裴奕。
  裴奕是她祖父冯中良当年上级领导的曾孙,是裴家的眼珠子。
  她随冯中良当初从香港回到华夏时,随冯中良拜访裴家时认识。
  冯南比裴奕大了五岁,裴奕从小跟她关系就亲近,她是拿裴奕当成弟弟看的。
  可一个月前,裴奕跟她闹了别扭,一怒之下跟一帮朋友去了法国。
  他在法国有个庄园,是两年前由裴家人为他出资买下的,两人本来约好今年初秋葡萄丰收的季节一起去法国的,可惜没等他回来,她醒来却成了江瑟。
  想到这里,江瑟心情有些低落,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些。
  她跟裴奕争吵只是一件小事,他是裴家的宝贝,从小被宠得无法无天的,性格嚣张叛逆,女孩儿之中,唯独肯跟她亲近。
  他是这一代的长子,裴家人都说他是缺了个姐姐。
  两人吵架那天,她与江华集团的继承人吃饭,回来就与等在她家中的裴奕起了争执。
  他性格虽然张扬,但在她面前一向忍让几分,哪知那天吵完他头也不回的就走了,这还是两人认识多年以来的第一次。
  “想什么呢你?”
  卢宝宝忍不住又撞了江瑟一下,“拿着英语书半天了。”
  她一个人说得口干舌燥,也没得到一点儿回应,抬头才发现江瑟根本没在看她手机:
  “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啊!”
  江瑟摇了摇头:“别管这些了,还有几分钟就得上课了,下一堂课是数学,别被人发现了你玩手机。”
  卢宝宝一听这话,也吐了吐舌头,赶紧将手机锁了屏放兜里,伸手去翻课桌下的书本,摸了半天,还是没忍住,抬起头来:
  “你说那些人到底是谁?”
  江瑟此时哪里有心思跟她说这些,她还在烦自己的事。
  抛开裴奕的事情不谈,成为江瑟之后,除了年纪小了几岁,原本的江瑟长得貌美之外,她简直没有一点儿优势。
  她醒来的那天,脸肿了一半,后面据她从杜红红口中套话,知道前一晚原本的江瑟跟杜邮争了两句,被杜昌**一耳光打晕了过去。
  原本的江瑟是杜家的拖油瓶,杜家上下都不喜欢她,如今这烂摊子却被江瑟接收了。
  今天早晨杜昌**与周惠说的话她都听到了,马上要高考了,恐怕杜昌**不会再给她交上大学的费用,书还是要读的,她还得自己想办法了。
  江瑟翻了数学书出来摆在课桌上,马上要期末了,江瑟的数学书却仍像新的,翻了两下看不到一点儿笔记。
  卢宝宝还在笑:
  “临时抱佛脚啊你。”她嘟了嘟嘴,“好烦,这周六《救援行动》要在沈庄取景,我好想去。”
  “想去就去。”
  江瑟应了一声,卢宝宝就倒过来双手抱紧了她手臂,胸部紧贴着她,蹭来蹭去的。
  “**我没用的。”
  她用另一只手去推卢宝宝的脸,卢宝宝脸上露出哀求之色:
  “没几天要高考了,我爸管得我跟匹骡子似的,天天让我在家复习,你救救我。”
  “你应该求你妈。”江瑟被她可怜兮兮的样子逗笑,卢宝宝马上坐直了身体,抱着她胳膊摇:
  “你来我家找我,说约我去图书馆学习,我爸肯定答应的,然后你陪我去沈庄!”
  她说完,见江瑟不为所动,不由又道:

11/13~11/20出差,出差期間及其前後日子,更新不定!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0704 
财富
3409925  
积分
1135808  
在线时间
404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1-19 
第三章 逼于
  “据说《救援行动》是由江华集团跟太昌公司投资的,是大投资,男主演是金像影帝刘业,你不是一直想进娱乐圈?我们到时去沈庄看看,你长这么美,说不定到时被导演看中了,弄个主角当当呢?”
  卢宝宝心思灵活,为达目的,一张嘴‘叭啦叭啦’说个不停:
  “去吧去吧,反正也没事儿干,难不成你真的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她翻了个白眼,自己说了这话,显然她自己都不信。
  原本的江瑟学习成绩不好,一心想要高中毕业之后就进娱乐圈。
  现在江瑟的想法自然是与原主不一样,可现在难就难在她哪怕是考上了大学,也拿不出学费来。
  她还是冯南的时候,学的东西不少,但重生成江瑟之后,就一样都不能拿出来了。
  原来的江瑟除了一张脸,真的是一无是处,却偏偏想进娱乐圈成为大明星,赚大钱。
  赚大钱江瑟倒不敢想了,不过暑假期间,倒是可以想个办法赚点钱。
  “求你了,陪我去吧。”卢宝宝又抱着江瑟的手晃了晃,“这可是大制作,明星也好多,”她又去摸自己的手机,“你看,有陆冰冰、赵若筠,这可都是当红的小花旦,男主还是刘业,导演是大名鼎鼎的张静安,才有这样的号召力,电影还没拍就火。”她提起各路明星,眼睛发亮:
  “剧组这么大,咱们去了,说不定能混个龙套跑跑,运气好说不定还能和影帝合影要签名,到时回来班上的同学肯定羡慕咱们的。”
  江瑟的注意力一下就被她所说的‘跑龙套’吸引了,“跑龙套?”
  “对啊。”卢宝宝点了点头,眼睛盯着手机没有挪开:“剧组这么大,总需要几个**众演员的吧?能和明星一起拍戏,说不定咱们到时就可以上电视了!”
  “**众演员能得多少钱?”江瑟对于影帝、明星没什么兴趣,但她此时却缺钱。
  卢宝宝张了张嘴,显然对于这个问题也不大了解,她也没去跑过龙套,但又不想被江瑟看扁,想了半天,硬着头皮道:
  “应该百十来块总有吧?毕竟可是大制作。”
  她说的话不大靠谱,但江瑟想了想,仍是点头:“那周六去看看。”
  答应了卢宝宝之后,卢宝宝总算是不再烦她了。
  数学课上老师先写下了离高考还有倒数几天的字样,紧接着才开始讲课。
  江瑟专心听了一会儿,无意中转头去看卢宝宝时,她已经是一副魂游天外的情景了。
  周六早上,江瑟先帮着周惠做好了早餐,冷着一张脸的杜昌**从阁楼上爬下来时,望了江瑟一眼。
  他是帝都一家电子厂的销售,已经干了好些年,事业一直没什么起色,拿着微薄的薪水,要养活杜家这一大**人。
  江瑟不是他亲生的女儿,自然杜昌**平时也看江瑟不大顺眼。
  今天是周六,江瑟一大早要起来帮着做事,杜红红与杜邮却是能睡到自然醒。
  周惠端了粥进婆婆房间去服侍,饭桌上杜昌**低头端着碗喝了一大口粥,挟了一筷子咸菜进碗里。
  杜家没什么讲究,用的也不是公筷,江瑟看到他筷子上沾着的饭粒,便没了胃口。
  气氛一时间有些冷,杜昌**嚼了两口咸菜,看着低头扒饭的继女,眼中闪过嫌恶之色:
  “你年纪不小了。”他突然开口,“马上要高中毕业了,我像你这样大时,进了工厂,一个月能拿一千块,补贴家里。”
  江瑟听了这话,慢慢就放了筷子。
  “现在家里的情况你也看到的,红红马上中考,学费生活费,都还等着你这个做姐姐的支持。”杜昌**面无表情的说完这话,伸手抹了抹嘴:
  “我问过我们厂里了,也是要招收女工的。”
  江瑟没有出声,杜昌**也不等她说话,背了自己的挎包起身出去了。
  虽然是周六,但他也不休息,江瑟等他一走,转头就看到周惠端了空碗站在杜母门口,显然刚刚杜昌**说的话她也是听到的。
  “你杜叔的话也有道理,家里这光景……”周惠扯了扯嘴角,江瑟忍了忍:“如果是红红,您会不会让她高中毕业之后就辍学?”
  周惠勉强道:“你成绩也不好……”
  江瑟站起身来,收拾起桌上的碗筷:
  “我吃饱了,我约了同学出门。”
  周惠嘴唇动了动,看她拿了碗进厨房里洗,没有再出声。
  从杜家出来时,走了十几分钟,才走到公交车站。
  有空调的公交车坐不起,大热的天,她眼睁睁看着一辆辆公交车从自己眼前开过去,等了半晌车站人渐渐少了,才等到一辆没有空调的公交车来。
  她上了车,车上没什么人,她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了,将窗打开,车子开着时吹进窗里的风好歹带来了一些凉意。
  江瑟以前活了二十四年,头一回体会到‘穷’字的含义。
  卢宝宝的家离杜家只有四个站的距离,虽然卢家也不是大富大贵之家,但比起杜家的景况来说,又要好许多了。
  她敲了卢家的门,卢宝宝已经等半天了,打开门时一看到是她,顿时长松了口气。
  “怎么这会才来?”
  卢宝宝低声的抱怨着:“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吓死我了。”她手里拿着钢笔,显然江瑟过来之前,她被父母逼着在写作业。
  江瑟扯了扯嘴角,爬楼梯爬得大汗淋漓:
  “家里有点事。”
  卢宝宝嘟了嘟嘴,让她等自己一会儿,不多时回了房间,抓了个小挎包出来,冲客厅里父母喊:
  “爸妈,我跟同学去图书馆查些资料,中午不回来吃饭了,别等我。”
  不等父母回应,她拉了江瑟就小声喊:
  “快走快走。”
  下了楼,卢母还在阳台冲卢宝宝喊:“晚上早点回来。”
  卢宝宝挥了挥手,两人跑远了些,卢宝宝才有些兴奋:
  “终于出来了。”
  要去沈庄路途很远,虽说是在帝都近郊,但光是坐车也要坐一个多小时。

11/13~11/20出差,出差期間及其前後日子,更新不定!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0704 
财富
3409925  
积分
1135808  
在线时间
404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1-19 
第4章 无奈
  候车室里,两人捏着车票等着上车。
  江瑟走得汗流颊背,两手对着脸扇风,不时有人朝她看来,眼中露出惊艳之色。
  她皱了眉转过身,卢宝宝还在刷着手机看各式各样的明星。
  “这次的《救援行动》据说光投资都有两个亿。”卢宝宝用手背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好热,瑟瑟你要不要喝水?”
  “没钱。”江瑟摇了摇头,她身上总共只有二十块,还是从枕头底下的笔记本中翻出来的。
  沈庄来回市内的路费就得十块,余下几块钱再买瓶水,回头她就得走路回杜家了。
  她想起自己以前‘花钱如流水’,有些烦闷,拍了拍卢宝宝的脑袋:
  “这《救援行动》拍的是什么?”
  “不知道。”卢宝宝双手一摊,眨了眨眼睛:“这些大导演在开拍前,都搞得神秘兮兮的,不露半点儿口风的,不过咱们去了剧组,龙套一混,说不定也能探点口风出来。”
  她热得不行,最终买了两瓶水,递给了江瑟一瓶。
  到了沈庄时,已经十点多了,太阳正大。
  兴许今日是周末的缘故,再加上不少人应该也是像卢宝宝一样早就得到了《救援行动》要在沈庄取景的消息,今日沈庄人特别的多。
  沈庄是清朝时期依照大兴河所建的水陆码头,民国时被当时有名的富商沈从知买下,因其特殊地理位置,后来多次遭侵略者惦记。
  面对枪炮,沈从知没有屈服,担忧此地被占领后,侵略者会将枪炮借大兴河水运往全国各地,吃苦受罪的还是同胞国人,因此数次与侵略者展开斗争,最后被杀害在水陆码头之上,沈庄也因此而闻名。
  这里不止有保存得尚算完整的古典建筑,还有革命先烈的英勇事迹,所以除了平时有前来玩耍的游客外,还不时有剧组会在此地取景。
  到了沈庄,江瑟才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年轻,对卢宝宝所说的话深信不疑。
  《救援行动》的剧组要来沈庄的消息连卢宝宝都得知了,可想而知也是瞒不住别人的。
  像卢宝宝一样追星的人很多,剧组所在地倒是打听出来了,但剧组却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得严严实实。
  不时有人举着手机往里偷窥,剧组雇来的保镖警惕的盯着人**,无论少男少女们如何撒娇哀求,都不肯放人进去。
  江瑟拉住了也想要厚着脸皮去求人的卢宝宝,冲她怒目而视:
  “说好的跑龙套……”
  两人被挤来挤去,人实在太多,为了不被挤开,卢宝宝紧紧握住了她的手掌:“我也不知道这么多人……”
  沈庄里追星的多,但是等着跑龙套的人也不少。
  许多人都存了跑着龙套,等待着哪天时来运转,被导演看中而飞黄腾达的心思,都围着剧组大门转,试图往里挤。
  靠卢宝宝是靠不住了,江瑟叹了口气,找了个保安问:
  “先生,请问一下,《救援行动》剧组有没有招跑龙套的?”
  她长得十分漂亮,一张小脸巴掌似的,人**中一站,便十分吸引人注意。
  哪怕是保镖受雇剧组,也看到不少的女明星,各个也是眉眼精致,可是看到江瑟时,这穿了安保服的男人眼里依旧闪过惊艳之色。
  像江瑟一样试图进入娱乐圈的人他应该是见得不少了,闻听这话,一连看了江瑟好几眼,半晌才指了个方向:
  “左转出大门口,往右直走,到写了个‘长春楼’的地方等着就是。

  江瑟道了谢,拉了卢宝宝从人**堆里出来,顺着之前那安保指的路,果然就看到了前方不远处的‘长春楼’三个大字。
  这所谓的‘长春楼’其实就是个门牌坊,都有保安守着,不让人进去。
  门口已经蹲了不少的人,显然都是等着剧组来挑人的**众演员,有老有少,年长的五六十,年纪轻的十七八岁。
  男女都有,人实在太多了,粗略一看怕是有上百来号人,恐怕今天是白跑一趟了。
  江瑟皱了皱眉,长春楼门牌后远远的有个穿白T恤的年轻男人一路朝这边小跑过来,原本三三两两坐在一旁的人一见有人从剧组里出来了,都忙不迭的爬了起来想往门口挤。
  “别挤,离远些,要五十个**演男的,年纪不拘,再要二十个女人。”
  年轻男人一出来先吆喝了两声,让人站远些了,才说出了自己的要求来。
  卢宝宝拖着江瑟往里挤,她一见有机会见到明星真人,兴奋无比,也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拉着江瑟硬生生的给她挤到了人**里。
  那从剧组中出来的年轻男人还在随意点名:“你,你,你……”
  被点到的人都兴奋的站到一边,余下的人还在争着想往前,卢宝宝举了手大声喊:
  “我们,我们,女的!”
  她声音大,那年轻男人转过头来,一眼就看到了江瑟。
  “你们过来。”
  年轻男人眼睛一亮,哪怕江瑟被卢宝宝拉着挤进人**险些挤断了气,但依旧迷人,男人选好了**众演员,领人进剧组时,还不时回头看了江瑟好几眼。
  余下没被选中的人有些失望的又蹲了回去,众人跟着进了剧组,卢宝宝兴奋得声音都有些发抖:
  “瑟瑟,我们真的被选中了啊,真的被选中了,哈哈哈。”
  她又想去摸手机:
  “我等下要和刘业、陆冰冰、赵若筠、阮宓合影,要签名!”
  还没进剧组,便有人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催促着:
  “男人跟我一起,这边换戏服。”
  余下一**女人,那领路进来的年轻男人指了个方向:
  “往那个方向去,上面写着更衣间的,进去就有化妆师。”他说完,又指着江瑟唤:
  “那个,过来。”
  江瑟顿了片刻,周围的女人见怪不怪的朝她看了一眼,眼中露出讥讽之色,转身走了。
  卢宝宝倒是傻呼呼的:“叫你的?”
  江瑟朝这男人走了过去,兴许是卢宝宝还在她身后张望,那男人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只是从牛仔裤兜里掏出一张名片来:
  “我叫张帆,负责剧组里平时招揽剧中角色的,你要是有兴趣演电影,打我电话。”
11/13~11/20出差,出差期間及其前後日子,更新不定!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0704 
财富
3409925  
积分
1135808  
在线时间
404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1-19 
第5章 龙套
  他话里意有所指,江瑟顿时啼笑皆非。
  她是冯南的时候,跟娱乐圈没什么交集,倒是偶尔听说过一些风言风语。
  都说这个圈子水深,此时这个男人的举动让她笑了起来。
  名片还是要接的,若是拒绝,怕是好不容易得来的龙套也要飞。
  那男人看她接了名片,脸上露出笑容来:
  “剧组上下我都熟,你要是想要在电影里演个什么角色,打我电话就是,剧组还要在沈庄留好几天时间的。”
  他话一说完,另一边有人在喊他名字,他应了一声,回头冲江瑟道:
  “记得打我电话。”
  说完才转身跑了。
  卢宝宝看他一走,连忙就凑了过来:
  “瑟瑟,难道他看到你长得漂亮,想要捧你?”
  江瑟摇了摇头,将名片顺手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
  “你别被骗了。”
  这个人在剧组只是个跑腿的,被人呼来喝去,没什么地位的。
  刚刚那番话,最多也就哄哄那些怀揣着星梦,却又没什么阅历的单纯少女占些便宜,他唯一有的权利怕就是挑选**众演员了,真正好的角色,哪里轮得到这个人来指定。
  “走吧。”
  前面那些女人已经进了剧组,两人已经落后一截了,找到更衣室时,不少人已经在更衣室中换戏服了。
  从服装看来,这部戏应该是民国时期背景,从剧名《救援行动》看来,江瑟猜测这部剧怕是抗战题材的。
  架子上摆着一排排的戏服,颜色不一,显然前些天被人穿过,一股股馊味儿。
  卢宝宝从小娇生惯养的,脸上露出不喜之色,江瑟倒是坦然,拿了衣裳便进布帘子后头换了。
  帘子后人不少,但此时却没人出声交谈,换好戏服出来时,有个三十来岁,打扮时髦的女人拿了个表格进来:
  “今天招的**演,每人四十一天,工作八小时,包盒饭。”她招呼着一****众演员过去,一边拿了表格出来讲解:
  “既然换了戏服,就要服从剧组安排,否则是没有钱的,如果没有问题,这里过来签字,晚上按名字领钱就成。”
  众人上前签了字,轮到江瑟时,那女人有些意外,一连看了江瑟好几眼,随即抱了本子出去了。
  一**人排队等着化妆做造型,看得出来众人要演的不是什么光鲜亮丽的角色,卢宝宝化完妆时,整个人气色都暗淡了下去,头发乱糟糟的,配着她身上那身蓝色碎花上衣,一下就看起来老了好几岁。
  为江瑟化妆的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他看了看江瑟,赞叹道:
  “真漂亮。”
  江瑟条件确实得天独厚,哪怕穿着土气又臃肿的厚重戏服,可却仍无损她的秀气。
  “谢谢。”江瑟微微一笑,那化妆师又看了她一眼。
  虽说是五六月的夏季,但《救援行动》演的应该是冬季,江瑟等人穿的是厚重的戏服,她跟卢宝宝来得晚了,稍轻便一些的被人选了去,剩下的是两件袄子,这会儿套在身上,哪怕化妆间里开着空调,但汗水却是一股一股的涌出来,使衣裳紧紧的贴在江瑟背上,戏服上的那股味儿令江瑟有些喘不过气。
  她实在太漂亮,这样的美貌哪怕是与同剧组的几位女明星相比也不逊色的,只是对于**众演员来说,这模样有些太扎眼了。
  化妆师想了想,拿了颜色稍深的粉底将她皮肤先打黑一些,镜子里的人顿时便被掩去了几分光彩,不再像刚刚一般惹人注目了。
  “你们要演的是被汉奸俘虏、杀害的村民。”
  那化妆师看着江瑟笑道,手中的动作却不停:“所以我要给你脸上画几道伤痕。”
  如果是一般的**演,化妆师不会如此细致,也不会有那闲功夫来给她讲解今日要拍的剧情。
  可是在这个圈子里混得久了,那化妆师也是人精,看得出来江瑟模样漂亮,这样的人只要不是太蠢,在这娱乐圈里说不定有出头之日,他动作温柔的拿化妆刷沾了色往江瑟脸上画,一边笑着自我介绍:
  “我叫Tony。”
  江瑟点了点头,看他在自己脸上画出几道伤痕的模样,又做了头发,整个人便与之前大不一样了。
  Tony左右看了看江瑟,妆是化完了,可是却总有哪儿有些不大对劲儿。
  她腰挺得很直,那气质浑然天成,哪怕是化完妆蓬头垢面的,可依旧看上去她就跟别的跑龙套的女人不大一样。
  “这样可不行。”他伸出食指摆了摆,“你将腰弯一些,背也弯一些,”他指了旁边其他无精打彩的女人们:“像她们一样,就更像了。”
  江瑟看了别人一眼,又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她的皮肤已经被画黑,可是盘扣立领却掩不住她修长纤细的脖子及漂亮精致的下颚,哪怕她脸颊上有‘伤痕’,可她眼神镇定平静,不见丝毫狼狈之色,这样确实不行。
  她谢过了Tony的提醒,既然选了当**演,也不要当得太出格。
  弯了腰,她又缩了缩脖子,对着镜子她试了好几个畏畏缩缩的眼神,那头外间已经有人在催着让**演出去,没时间再给她琢磨了。
  卢宝宝有些兴奋,又有些畏惧,抱着江瑟的胳膊,看她这模样忍俊不禁。
  江瑟要演的内容刚刚化妆师Tony已经提前跟她通知过了,片场的车子开过来时,江瑟倒是十分镇定。
  这一段场景设置在大兴河码头边,片场已经清理了出来,剧组提前将沈庄这一带租下,四处可见摄影机。
  太阳底下,一**穿着戏服的人三三两两凑在一起说着话。
  远处各撑着几把太阳伞,沙滩椅上几人好像正研究着剧本。
  看到片场车子载了人过来,其中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站起身,拿了一支喇叭喊道:
  “**演来了,各就各位!”
  车上的江瑟等人慌慌忙忙被赶了下车,几个剧组的人拿了麻绳就上前来了。
  “这是要干什么的?”
  卢宝宝看到这一幕,有些发慌,小声的问了江瑟一句,身体还在抖。
11/13~11/20出差,出差期間及其前後日子,更新不定!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0704 
财富
3409925  
积分
1135808  
在线时间
404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1-19 
第6章 开拍
  她的脸被涂黑,看不清脸上的神情,江瑟靠近她道:
  “演死人。”
  其他**演听了这话倒是有些兴奋,有人小声的道:
  “完事了剧组应该是要发红包的。”
  卢宝宝正要开口问,那头场记已经在招呼着赶紧将这批龙套捆上,推到江边树立的木桩上去。
  江瑟被人反绑了双手推到江边,绳子的活结在她手里,演鬼子的**演手里已经提了道具刺刀,等着导演下令。
  剧组随行的人上前分别为众人装上了定向爆血装置,一个手里拿着笔的男人正在跟一个女人交待着剧情:
  “……等到高荣说了台词,你就说‘呸’。”
  她有一句台词,让不少**演眼里都露出羡慕之色。
  那女人连连点头,拿笔的男人又转过头来对着江瑟等人:
  “等会儿道具刀挥过来时,会压迫血袋,你们倒进河里。”他指了指河边隔出来的一截安全地带,水里还有好些人:“安全措施都做好了的,落水的人今日报酬再加二十。”
  说完这话,他拍了拍手:“好了,预备。”
  这一场戏并没有影帝刘业的事,也与卢宝宝说过的几个女明星无关,只是《救援行动》里一个片段而已。
  江瑟被人推到了江边,江边上立了五六根柱子,卢宝宝幸运的被捆到了柱子上,不用落水,江瑟却站到了江边角落,显然是要下水的。
  众人各就各位,随着导演在喊‘Action’,“先试一次。”
  场记拿了用粉笔写好拍摄场次的场记板上前,“Takeone。”
  这是第一次拍摄这场景,随着板子声音一落,穿着鬼子军服的中年演员阴声的道:
  “如果,周明崇不将东西交出来,你们,全部都要死!”
  他话音一落,众人愣了愣,导演大怒:
  “卡!”
  众人还没回过神,先前拿笔的场记匆匆跑上前,对着一个女人就喊:
  “卧槽,你是不是有病啊,不是跟你说过高荣说了台词,就让你说‘呸’的?”
  那女人被骂得抬不起头来,男人凶神恶煞骂了一阵,又挥手:
  “再来!”
  众人再次各就各位,灯光摄影机对准了江瑟等人,那被称为高荣的男演员摆好了姿势,压着腰间的刺刀又道:
  “如果,周明崇不将东西交出来,你们,全部都要死!”
  这一次那先前被骂的女人很快反应了过来,忙不迭的就道:
  “呸。”
  她先前才被骂过,这一声‘呸’说得有气无力的,那拿笔的场记自然又是一阵暴跳如雷:
  “你行不行?不行就换人!”
  那女人被骂得眼中泪珠滚滚,不停赔礼道歉,好一阵之后再次重新开始。
  “Takethree。”
  打板声响后,高荣再一次念起了台词,一连失败了两次,那女人这一次大声的喊:“呸!”
  这一次没再被叫停,只是不远处场记与导演说了几句话,看向这边时,紧皱着眉。
  女人说完台词之后,演鬼子的中年男人脸上露出咬牙切齿之色,嘴里骂了一声,将枪端了起来。
  剧情进展到这里暂告一段落,导演比了个手势,场务便暂时喊了停。
  高荣停了下来,剧组里枪械师上前检查他手中的枪枝。
  江瑟远远的看到那枝泛着寒光的枪,应该是真枪,只是里面应该是没有子弹的。
  像《救援行动》这样大笔投资的电影,剧组应该不会用道具枪,而是为了追求真实,先以摄像机拍枪枝本身,再拍中枪后捏了定向爆血包就成。
  场记再一次跟先前有台词的女人沟通,大热的天里,江瑟只觉得背上汗水大股大股的流出来,站了半天,为了拍出被绑后的狼狈,众人是一动也不能动的。
  剧组化妆师上前为众人又补了妆,枪械师检查完枪枝,确认安全后场记再一次打板开始。
  这一回高荣端起了枪来,只是先前说台词的女人兴许是太紧张,迟迟没有捏爆定向爆血装置,又惹来一顿臭骂。
  “这一场先别拍,先将**演的戏拍完再说。”
  坐在太阳伞下戴着墨镜的男人一脸不耐烦之色,说完这话,场记高喊了一声,向江瑟等人又交待了一番,摄像机顿时便转了个方向,对准了江瑟等人。
  随着场记板打出响声,镜头先是对准了一排排枪枝,江瑟站在江边,看到对面拿刀的男人朝她走来,刀举了起来,做了个向她挥来的姿势。
  那刀砍在她左侧肩头之上,虽然是道具刀,并没有造成严重的伤害,但这男人下手不轻,疼痛还是有的。
  江瑟脸上露出痛色,记着之前场记的叮嘱,惨叫了一声,身上别着的血浆袋在爆破装置的作用下,‘卟’的一声溅了开来,随即她毫不犹豫反手拉开了结在后背的绳子,一头栽倒进江里!
  大热的天里,她其实穿了厚厚的戏服已经热得不行,落水之后便凉快多了。
  四面八方的河水将她裹住,身上的袄子吸了水有些沉。
  好在江瑟会游泳,再加上河里守候多时的人一涌而上,连推带拉将她弄上了岸来。
  周围落水的人陆续上了岸,江瑟一面拧着袄子上的水迹减轻身上的重量,一边抹脸。
  这样一来,脸上的妆自然就花了几分,另一边导演看着摄像机,比了个手势,示意暂停。
  拍摄暂时要停一阵,众人自然三三两两找了个地方休息。
  这一番折腾下来江瑟也累得不轻,被捆在柱子上的卢宝宝也被人放了下来,她的戏服上也带着血迹,眼里还带着惊魂未定:
  “吓死我了。”
  她坐了过来,看到江瑟一身全湿了,头发还在往下滴水,不由就道:
  “我看你掉水的时候,都把我吓坏了。”
  进剧组里跑龙套并没有卢宝宝想像中的那样好玩,不止明星没看到,更不要说和明星合影了。
  “那枪对准我时,也把我吓坏了。”
  她神情有些萎靡,眼中露出有些退缩之色,显然有点后悔今日做的跑龙套的决定。
  江瑟伸手去拧压头发上的水:
  “剧组用的应该是真枪,不过都有枪械师检查过,不会有问题的。”
11/13~11/20出差,出差期間及其前後日子,更新不定!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0704 
财富
3409925  
积分
1135808  
在线时间
404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1-19 
本帖最后由 tchsin1014 于 2017-3-27 13:38 编辑

第7章 张导
  周围陆续有人围过来,有年轻的男人嘻皮笑脸的问江瑟:
  “妹子也是来看影帝的?”
  一会儿就围了好几个试图搭讪的人,江瑟正要拉卢宝宝起来,右边传来汽车开动的响声,她转了头去看,就见到剧组有车子开过来了。
  先前还坐在太阳伞下翘着二郎腿的导演连忙就站起身来,忙不迭的去迎接。
  车门打开了,先前还死活不肯起身的卢宝宝险些跳了起来:
  “啊啊啊,这是张静安啊,张静安竟然来了,怎么可能!”
  她强忍激动,小声的在江瑟耳边说道:
  “今天真是来对了!”
  江瑟啼笑皆非看她又一副充满了活力的样子:
  “这是张静安?你说的大导演?那先前坐在那里的人是谁?”
  她下巴朝右边太阳伞方向点了点,先前明明听到场记叫那个中年男人‘导演’的。
  “应该是执行导演。”
  不等卢宝宝说话,一旁就有人献殷勤,为美人儿解惑了:
  “剧组一般导演之下有两名执行导演的,负责现场安排工作。像《救援行动》这样的大投资,片场更是有几名联合导演,一般张大导演是不常出现在这个地方的,他负责的是刘业等人的主要剧情。”
  说话的青年抢到了机会,将自己得知的情形三言两语说完之后,看着江瑟笑道:
  “我叫王楚杰,大王的王,楚国的楚,杰出的杰,已经跟剧组一段时间了,你要有什么不懂的,问我就是。”
  旁边有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什么跟剧组,和**众演员不一样的地方就是特约**众演员而已,工资一天多一百块!”
  王楚杰一听这话,脸上露出恼怒之色,转头向专门在美女面前拆自己台的人怒目而视:“那也是特约的,**演怎么了,”他说这话时,眼角余光还去看江瑟的脸:
  “**演说不定有一天就火了呢?圈子里现在的好多明星当年也是给人跑龙套的呢。”
  江瑟对这青年意图心知肚明,她只是礼貌的道了谢,不远处场记已经在招呼着刚刚爆了血浆的人去换戏服,落水的人重新补妆了。
  化妆师们已经在剧场待命,所在的地方离刚刚执行导演坐的位置并不远。
  江瑟往这方向走去时,恰好就看到了车上张静安在众人的簇拥下下了车来,让人有些意外的是,车子里竟然坐了被卢宝宝赞不绝口的影帝刘业。
  这位影帝的出现,顿时令剧组中出现了几分骚动,不少人都往他那边看去,有人跃跃欲试想要上前要签名,只是刘业身边却带了两个保镖与一个助手,礼貌的隔天人**。
  张静安一来,先前执行导演自然就没了坐的位置。
  江瑟换完了戏服出来时,张静安坐在先前执行导演的位置上,皱着眉望着摄像机屏幕,脸色有些难看的样子。
  一旁执行导演好似在跟他说着什么,有些紧张,不时的伸手擦汗。
  那位影帝戴着墨镜,坐在沙滩椅上,喝着冰冻过的矿泉水,不时也凑过去看屏幕。
  张静安侧头吩咐了执行导演几句,执行导演点了点头,不多时场记拿了场记板出来,江瑟看了一眼,这分明就是先前那女人与高荣对戏说台词时拿出来的场记板。
  显然大导演对于先前那女人的表现并不满意,要求要重新拍摄了。
  化妆棚下,那女人也见到了这一幕,咬着嘴唇,有些紧张的样子。
  众人化好了妆,江瑟再一次被绑到了江边,定向爆血装置重新被别到了她的身上,众人小心的避开了地上摄像机的轨道,各自站好了位置。
  导演比了手势之后,高荣再一次说了台词。
  那有台词的女人此时已经有了些心理压力,张静安坐在摄像机后面,虽然没有出声,但此时正对着她脸的摄像机能将她脸上表情拍得一清二楚的。
  她的每一处细微的反应都被这位知名的大导演看在眼里。
  先前拍了几回都没过,她难免有了些心理压力,再加上紧张,这一次时没有例外的她再一次被喊了‘卡’。
  场记没有再骂她,只是看她的眼神比骂了她还要可怕几分。
  张静安不说话,执行导演有些无奈的吩咐重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场戏已经拍到中午了,江瑟都觉得身上汗水将衣裳都湿透了,她口舌发干,此时也感觉有些难受了。
  柱子上卢宝宝更是差点儿哭了出来,只是碍于剧组的压力,她还在咬牙强忍。
  一连失败了好几次之后,那位大导演并没有如先前执行导演不满意一般勃然大怒,但双眉却皱了起来,许久之后他转头吩咐执行导演,说话时他不时往**演这边看来,明眼人都瞧得出,这会儿的大导演已经生出了有想要换角的心思。
  被捆在江边、柱子上的几个女**演眼里露出有渴望之色来。
  但不知为何,这位大导演并没有直接说要开口换人,而是像执行导演一般,决定最先拍村民被杀害的那一场戏。
  剧组的人上前来别爆破装置时,江瑟明显就感觉跟刚才的爆破装置不一样了。
  不过她只是**演,剧组的人并没有为她解释的意思,那头场记招呼着穿了日本军服的**演过去,许多人手里拿着的道具刺刀顿时便换成了枪枝。
  枪械师依次上前检查,证明了这些枪都应该是真枪的。
  此次别在江瑟胸口里的爆破装置是支胶管火药,枪械师检查过后,又有人上前测量了距离,气氛顿时便凝重了起来。
  剧组的人捏了剧本上前来跟江瑟等人交待,要求他们要在过会儿枪声响起之后,弄破身上的爆破装置,里面血浆会喷溅而出。
  众人都点了点头。
  准备妥当之后,随着场记板发出的响声,‘嘭嘭’的枪声响了起来,枪口处冒出火光,一阵烟雾弥漫里,不少人被这突如其来枪声吓到。
  江瑟顾不得被这枪声惊到,引爆了身上的爆破装置,只听一声轻响,别在衣裳上的胶管火药炸了开来,里面血浆飞出,爆炸的后座力弹到她左胸之上,哪怕戏服很厚,但依然令江瑟吃了疼。
  她拉开了捆在手上的绳子,‘噗通’一声倒进江水里。
  江瑟在落水之前就已经憋了气,下水之后深呼了一口气,双腿一蹬,在水中救援人员赶到之前,就已经浮出了水面。
  她向岸边游去,伸手扒住岸边时,岸上有人接应,她上了岸抹了把脸,还没向人道谢,不远处突然就有人举了喇叭喊:
  “那边的,过来。”
11/13~11/20出差,出差期間及其前後日子,更新不定!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0704 
财富
3409925  
积分
1135808  
在线时间
404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1-19 
第8章 提携
  喊话的人吸引住了剧场中众人的注意力,江瑟伸手擦了把下巴上汇聚的水珠,喘了两口气,就听到拉她上岸来的人说道:
  “美女,喊你的。”
  江瑟听了这话,愣了一下,抬头望去时,就看到不远处拿着喇叭的场记正在向她招手:
  “就是你,过来。”
  她身上全是水,《救援行动》剧组果然是大投资,戏服质量都不差,吸饱了水后极沉。她拧了两下衣角边的水迹,鞋里也全是水,衣裳牢牢粘在身上,走一步便留下一个湿漉漉的印子。
  场记还在望着她,旁边的人羡慕的推了她一把:
  “叫你的,快去吧,说不定是张导看中了你。”
  江瑟连忙小跑了过去,场记上下打量着她看,她才落了水,外表有些狼狈,可是那张脸确实美丽,带着青春无敌的气息。
  场记眼中露出意外之色:
  “快跟我来。”他说这话时,脸上不耐烦的神情在看到江瑟的长相时收了一些:
  “等会儿不要乱说话,导演让你咋整你就咋整。”
  江瑟听出他话中的意思,果然是张静安让人带她过来的。
  烈日当空下,张静安等人坐的太阳伞下却被打出一片凉荫。
  江瑟跟着场记过来时,坐着的人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就连原本拿着矿泉水戴了墨镜的刘业都转过了头来,看到江瑟时还坐起身,拉低了一下墨镜,看了她一眼。
  “张导,她来了。”
  摄像机后坐着的张静安歪了头过来看,卢宝宝的嘴里这位大导演国际知名,可是张静安长得却是平平无奇。
  他年约四十,穿了件普通的深蓝色短袖衬衣,头发三七分,目光并不锐利,但却无端给人一些压力。
  摄影棚内坐了两位娱乐圈里举足轻重的大人物,若是换了真正十七岁的江瑟,怕是紧张、激动难以自持。
  可是江瑟却站得很直,张静安有些意外的发现这个少女面对自己时,并没有多少畏惧之心,她神情镇定,站得笔直,头发湿了水紧贴在她脸上,还在顺着脸庞往下滴,可是这无损她的美丽。
  她站的地方已经晕开一团水气,但她不卑不亢,没有局促不安的难堪与尴尬之色。
  从她的姿势、神情,看得出来她应该出身不差,眼界胆气后天可以养成,但是一个人的气度与神韵却需要良好的家教熏陶的。
  他从一晃而过的摄像机里发现了江瑟的影子,画面中惊鸿一瞥,没想到远看时便觉得她长得不差,近看更是美丽。
  “刘业,你觉得怎么样?”
  张静安指了指江瑟,笑着转头问了一旁的刘业一声。
  刘业就点了点头,嘴角微微上挑,露出若隐似无的笑意:
  “张导确实慧眼识人。”
  在见惯了美女的娱乐圈中,江瑟的美貌也是让刘业有些意外的。
  她的漂亮不带匠气,五官仿佛上天精雕细琢后的美玉。再加上年轻就是资本,哪怕是最近刘业在与陆冰冰等圈内如今知名的花旦合作,但看了江瑟,也觉得像是大夏天里痛快淋漓的吃了一大口冰淇淋。
  不过长得漂亮不代表就会演戏,圈子里最不缺的就是美女。
  要在这一行混,美貌只是一张通行证,混得如何还是要看个人机遇。
  因此刘业在最初的惊艳之后,很快又回复了冷静。
  一旁执行导演也觉得有些意外,转头轻声问场记:
  “谁找来的?”
  场记小声的道:
  “应该是张帆找来的。”
  “张导确实有眼光,拍了半天,我们都没发现**演里有个好苗子。”
  执行导演心里记下这事儿,转头又冲张静安拍马屁:
  “您一来,一眼就瞅中了。”
  张静安不置可否,“是不是好苗子,还得看看再说。”
  一旁刘业坐直了身,上下打量了江瑟一眼:
  “我记得,大庆村里,有一场戏,需要一个漂亮的女演员,张导找到没有?”
  张静安听了这话,皱了皱眉。
  摄影棚下众人听了刘业这话,都吃惊的张大了嘴。
  显然听出了这位影帝是在有意推荐这个新人,不少人看江瑟的目光有些变了,心中都觉得这个少女实在太幸运。
  能有得了艺术大赏影帝刘业为她推荐,十有八九张静安会给他一些面子。
  江瑟不知道刘业所提的‘大庆村’的那场戏,但在场的人却都是明白的,那个角色出场不多,但戏份却也是有的,不是出场就死的**众演员能比的。
  更何况张静安执导多年,产量虽不高,但每部片却都享誉国际,如果江瑟能在片中饰演一个角色,她进娱乐圈起点就很高了,将来怕是难以估量。
  刘业也没觉得自己提出这话有什么问题,张静安虽然是国际知名的大导演,但他提的不是什么严苛的要求,十有八九张静安是会应允的。
  可是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是张静安皱了皱眉,沉吟片刻之后才道:
  “看看再说。”
  他没有拒绝,但却也没有答应。
  刘业脸上的墨镜挡住了他眼中的神情,此人不愧是影帝,这会儿他嘴角带笑,仿佛没事儿一般:
  “那倒是。”
  “江华集团,有意再加一亿投资。”
  这事儿显然在圈内已经不算是什么新闻了,至少江瑟在听到这话时,周围的人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意外之色。
  张静安摆了摆手,示意场记带江瑟下去换戏服再来。
  江瑟转身离开时,那位坐在椅子上的影帝目光在她身上打了个转,又默不作声的转移开来,笑着道:
  “看来此次江华集团对《救援行动》是势在必得的。”他话中意有所指。
  江瑟听到‘江华集团’几个字,眼神有些恍惚,下一刻就听张静安道:
  “你知道中南实业吧?”
  江瑟已经随场记离开了太阳伞下,离张静安等人已经有几米远的距离,可是张静安这话一说出口时,她脚步却是一顿,浑身顿时都紧绷了起来。
  “中南实业,冯家?香港的?”
  刘业问了一声,张静安轻声应道:
  “嗯。”
11/13~11/20出差,出差期間及其前後日子,更新不定!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383897  
精华
帖子
420704 
财富
3409925  
积分
1135808  
在线时间
4043小时 
注册时间
2011-5-25 
最后登录
2017-11-19 
第9章 人脉
  这一刻江瑟浑身血液直往上涌,使她有种头重脚轻之感,让她几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前面场记走了两步,发现她并没有跟上来,不由转过身来看了她一眼,见她站在原地不远,只当她是打着什么主意,想要贴上导演与影帝刘业,以便在剧组中取得好的角色。
  他在剧组几年,像这样的把戏已经看得太多了,有时演员们在戏里的演技远不如现实。
  那场记眼中露出鄙夷之色,催了一声:
  “走啊?”
  如果先前张静安答应了刘业的请求,说不准他会对江瑟客气几分。
  只是大导演先前拒绝了刘业,刘业那是什么样的人?碰了钉子之后,哪怕对这位漂亮的新人有些意思,也绝不会再为她碰第二回钉子的。
  江瑟抿了抿嘴唇,直到这会儿她才发现太阳底下,自己不知是不是身上衣裳灌了水的原因,浑身直抖。
  她有些艰难的迈开了脚步,隐约听到张静安在说:
  “据说,中南实业冯家有位千金,随中南实业掌权人在帝都里,跟京中……关系亲近,江华集团的继承人据说对她有些意向,与其说是江华集团势在必得,倒不如说是这位冯**……”
  “冯**?”
  消息是从张静安嘴里说出来的,这位大导演不可能将没有影的事儿拿出来当成谈资,十有八九就是真的了。
  前头场记还在催促着江瑟快走,她恍惚的跟着场记去了临时的化妆间。
  这一次因为她有张静安亲自点名的缘故,造型师便不像刚刚一般对江瑟忽视了,反倒另外拿了一套戏服,亲自陪她进了临时用布帷拉出来的帘子里换衣裳。
  造型师是个年轻的女人,帮着江瑟将沾水之后显得发沉的戏服脱了下来,就看到了少女只着内/衣的身体。
  江瑟年纪不大,身材还带了些青涩,胸前起伏的曲线被包裹在老旧款式且洗了多次的内衣下。
  但她的肌肤得天独厚,雪白晶莹,就连那青涩的弧度,都显得极其诱人。
  上天似是对她格外的优待,除了脸庞美丽之外,她的身材不错,腰非常细,胸下细细收了一束,仿佛双手便能握紧。
  “真美。”
  造型师叹息了一声,那肌肤带着青春的气息,莹润而饱满,只是她左侧肩头上却有一道伤印,但这并不是最严重的,严重的是她胸口之上红肿了约有女人拳头大小的一块地方,已经泛起了乌青。
  她皮肤凝白,这一点儿伤就显得尤为醒目,造型师看了一眼:
  “受伤了?”
  江瑟看了一眼胸口,伸手去摸了一下,也是‘嘶’的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
  肩头上的伤她先前就看过了,应该是第一次拍摄时,被饰演鬼子的**演以道具刀砍伤的,应该过不了两天就会消。
  只是她胸口上那伤怕是一两天消不了的,她想到了先前胶管火药的爆炸力,不由忍痛伸手去揉了揉,点了点头:
  “没事。”
  她没有像造型师想像中的一般娇气,倒是令造型师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紧接着才道:
  “看来有些严重。”
  这女人说完这话,撩了帘子出去,不多时回来拿了一支喷雾:
  “剧组里有人受伤常有的,这是活血散瘀,消肿止痛的,你先喷上试试。”
  江瑟点头将东西接了过来,向她道谢:
  “多谢您了。”
  “只是小事。”女人微微一笑,拿了帕子为她擦头发上的水:
  “我叫Sandy。”
  “张导精益求精,你们刚刚拍的那一场戏,虽然只是一个镜头,但既然被他看到了,依张导性格,也肯定是会务求做到最好的。”Sandy替江瑟擦了几下头发,又为她吹了吹湿透的内衣,剧组里像这样的**演不如明星们,有专门的贴身保姆,样样物品一应俱全,内衣湿了也只有将就穿而已:
  “刚刚我看到剧务亲自令人拿了些枪枝过去,我也算是混这个圈子一些时间了,也很少看到这样**演也大部份用真枪的,这一次据说还是托了江华集团投资的福,透过江华集团的人脉,找到军方租借的枪枝,一般人是没有这么大能耐的,也只有张导有这本事。”Sandy又取了戏服为江瑟穿上,问了她脚的尺寸之后,从架子上取了一双鞋下来:
  “不过枪枝都有专门的人处理,里面只有火药,而没有弹头,所以效果逼真,却不伤人。”Sandy说到这儿,看了江瑟胸前的伤一眼:
  “你胸前这伤,是绑了胶管火药,一般来说现在胶管火药伤不了人,把握好份量,在掌心里爆开也感觉不到疼的。”
  她笑着跟江瑟解释剧组里一些知识,显然是想卖江瑟人情:
  “不过也有缺点,有时**演经验不足,火药炸开了,感觉不到疼,脸上便显示不出痛苦的表情,”说到这儿,她看江瑟穿好了裤子又套上了鞋,才道:
  “我猜大导演是有意让人加重份量,就是想拍出真实感的片子。”
  江瑟勉强冲她一笑,谢过了她的好意,心里却在消化Sandy无意中透露出来的事。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真枪,还是对着我的,当时倒真的吓到了。”江瑟忍了浑身的颤粟,装作漫不经心的套话道:
  “这些枪枝真是军方的人租借的?”
  Sandy就点头:“那还能有假的?”
  “军方也会干这事儿?”
  江瑟勉强笑了笑,问了一声。
  “我的大妹子,有钱有关系,什么弄不到的?这圈子里水深着呢,更何况那是江华集团啊!”
  Sandy剔了剔自己涂了甲胶的指甲:
  “靠人脉,靠关系。”
  江瑟看她这样子,就知道自己再多是问不出话来的了。
  她突然觉得冷,一股寒气自脚下蹿出,使她伸出双臂紧紧的抱住了自己,抿着嘴唇也不出声了。
  江华集团别人不知道,她心里却是一清二楚的。
  没有重生成江瑟之前,她的父母有意与江华集团接洽。
  她与江华集团继承人约吃饭那一次,是照她父母的指示,目的在于让她与江华集团的太子爷彼此相亲,极有可能将来联姻的。
11/13~11/20出差,出差期間及其前後日子,更新不定!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