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96 | 浏览:796973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玄幻仙侠] 《六爻》作者:priest (完结+番外)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男鬼看着清心符,又情不自禁地又往前走了一步,程潜退无可退,只好将身上的木剑拿了出来,他冷汗浸透了袍子,由于脱力,几乎抖成了筛子,手中剑尖却一动不动地指向对方。

男鬼略微回过神来,开口道:“我……我不是坏人,孩子……”

这鬼好像是八百年没开口说过话了,声音生涩极了,还磕磕巴巴的,看起来竟有些可怜。然而程潜并不是会轻易可怜陌生人的性格,丝毫不为所动,只对身后的韩渊道:“我说了快滚,回去找师父,别在这碍事!”

韩渊手足无措地看着他小师兄逞强的背影:“小潜,他说他不是……”

程潜忍无可忍道:“闭嘴,你就不学无术吧,他是个修鬼道的魔修!”

“魔修”俩字成功地镇住了韩渊,他在原地呆了片刻,脸上先是震惊,随后转成一片空白,最后不加掩饰地露出了惊惶恐惧。只听他大叫一声,转身就跑。

程潜不由自主地将腰挺得更直了些,心里一时不知是什么滋味——韩渊在这他心烦,韩渊这一跑,他心里又仿佛被人用冰锥捅了一下似的,又冷又疼。

可还没等他将这不痛快压下去,就听见身后传来磕磕绊绊的脚步声,程潜侧头一看,那小叫花居然又跑回来了。

韩渊不但自己跑回来了,还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块大石头,双手举过头顶,做出一副准备给人开瓢的凶狠样子,直眉楞眼地向那男鬼质问道:“你……你居然是魔修?”

程潜当即服得五体投地——捡石头有什么用,听说过什么鬼被石头砸死的吗?

“我不是魔修。”就在这时,男鬼开了口,他说道,“我……我只是个鬼影……”

“鬼影”就是被活着抽到噬魂灯里炼化的魂魄,炼成后全无神智,只供鬼修差遣。

“我是……逃出来的,不是魔修,”男鬼颠三倒四的话音渐渐流利了起来,他看了看程潜,客客气气地道,“小兄弟,你能把那张清心符给我吗?”

程潜冷笑道:“胡扯,鬼影都是童女,你是童女么?”

男鬼看起来能当童女她爹了。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男鬼呆了呆,目光从清心符上挪下来,落到程潜和他手中的木剑上,他沉默了良久,仿佛追忆着,脸上的神色显得有点迷茫,好一会,才道:“木剑……你是扶摇派的高徒,怪不得小小年纪……你不知道,噬魂灯炼化的鬼影,最上为修士元神,次之为修士魂魄,再次才是未经修行的童女,只是后者最好抓,也最容易炼化而已。”

韩渊问道:“那你是什么?”

男鬼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轻声道:“元神。”

说着,他见程潜一脸防备与不信,便弯下腰,捡起了韩渊方才丢过他的石头。

程潜瞳孔一缩,他知道普通的魂魄是不能触碰实物的,这人既然能捡起石头,说明他确实是个元神。

可是……只有大能前辈才能有元神,而据他观察,恐怕连他的师父都是没有的。

程潜僵立了片刻,终于颓然放下木剑,他就算再没有自知之明也知道,对方说的话无论真假,面对一个元神修士,他都毫无挣扎的余地。

“我乃牧岚山唐轸,说起来……与令师还有过一面之缘,”男鬼说着,神情又微微恍惚了一下,“百年前,我被那鬼魔头暗算,元神落入噬魂灯中,幸未被完全炼化,机缘巧合下逃出,却因百年囚禁,失了心智,几乎忘了自己姓甚名谁……幸而小兄弟手中有这一记清心符,你……能把它给我吗?”

程潜想了想,将树叶放在了地上,而后谨慎地抓着韩渊往后退了十几步,男鬼脸上喜色一闪而过,立刻伸手将树叶招到手中,那树叶荧光骤强,一瞬间化为一团白光钻入了男鬼身体,他身上那股鬼气森森的血气与臭气顷刻就散了不少,整个人也不那么青白了。

那自称唐轸的男鬼深吸一口气,对程潜与韩渊长揖到地,说道:“大恩不言谢,请代我问候令师,那鬼魔头蒋鹏与贵派还有些渊源,请他务必小心。”

说完,他就凭空消失在了空中,仿佛从未存在过。

“什么意思?”等人消失良久,韩渊才莫名其妙地问,“小潜,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程潜没回答,眼前一黑,就软软地栽倒在了地上。

韩渊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接住他:“小潜,你怎么了?”

程潜耳畔嗡嗡作响,手脚软绵绵地提不起一点力气,只能任凭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韩渊笨手笨脚地将他背起来。

而那罪魁祸首还背着他边跑边啰嗦道:“跟我说句话,小潜?小师兄?”

程潜头晕得几乎要吐出来,手指痉挛般地抓住韩渊的衣服,而后他用尽全力吐出一句话:“回去我一定要告诉师父,韩渊,你死定了。”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第27章

等到第二天起床的时候,程潜几乎觉得自己快要死过去了,他一睁眼,就看见韩渊紧张兮兮地趴在他床头,那眼神仿佛他已经命不久矣。

程潜也不理他,自顾自地爬起来换了身衣服,摇摇晃晃地爬起来洗漱去了。

韩渊像只闯了祸的大哈巴狗,亦步亦趋地跟在程潜身后,终于等来了程潜冷冷地一句:“滚吧。”

韩渊垮下脸,谄媚地道:“小师兄……”

程潜面似寒霜:“不告状了行了吧?快滚!不然我现在就去找师父!”

韩渊只好灰溜溜地贴着墙根跑了。

程潜将脸上的水珠擦干净,心里也有自己的考虑——听大师兄的意思,师父已经从温老板那知道那个什么蒋鹏也来了,那么他就不必多此一举了,不然引起师父的警惕,他们几个恐怕没那么容易盯师父的梢。

程潜一走出自己住的小茅屋,就看见大师兄在那指点江山地表达自己对破客栈伙食的鄙夷,他后堂而皇之地在温雅真人眼皮底下,让道童给他开了小灶。

韩渊那小叫花一宿惊魂也不见长记性,喋喋不休地围着大师兄表达自己想出去转转的愿望。

大师兄一扭八道弯地表示,由于枕头太硬,少爷脖子睡落枕了,不宜走动。

以及他拒绝再踏上自己的马车一步——因为小师妹那一泡尿。

程潜浑身难受得很,正气不顺,一早起来看见这些聒噪的师兄弟,立刻找到了地方败火,冷笑着道:“你可以让水坑给你洗垫子。”

说完,他抬手一指,只见水坑小师妹不知什么时候又爬上了大师兄的车,并且生冷不忌地将她昨天尿过的垫子的一角往嘴里塞,一双无知的大眼睛眨来眨去,还抬头露出了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

同时,由于她牙齿尚未长齐,嘴角难以抑制地流露出了一行哈喇子。

程潜仿佛唯恐大师兄心里好受一样,又慢吞吞地补了一刀:“你看,师妹已经给你洗了,用口水。”

严争鸣看起来很想和小师妹这个不知名的品种同归于尽。

茅屋是万万没法待的,马车也是万万坐不上去的,此处距扶摇山大概已经有了十万八千里,严争鸣仰头望天,感觉天地之大,竟然没有他容身之地。

而很快,师父就用一句话将他拯救了出来。

师父道:“都出去玩吧,今日就没有早课,我们再待半天,下午就上船去青龙岛。”

韩渊欢呼一声,眼巴巴地看着师父:“师父,我听说今天又有集市。”

“昨天不是刚给了你一包零钱吗?”木椿真人很是气急败坏了一阵,最后败在了韩渊眼巴巴的表情下,只好又抠抠索索地从袖子里摸出一个荷包,守财奴一样地谆谆教诲道,“省着点,别瞎花。”

韩渊就像个飞出樊笼的鸟人,拿了钱便欢天喜地地去呼朋引伴,大师兄率先无视了他,指使着一干道童去给他找地方,铺上好几层毡子以供补觉,李筠本来想去,回头看了程潜一眼,又痛苦地改变了主意,说道:“我去练剑。”

韩渊小心翼翼地转向程潜,点头哈腰地说道:“小师兄,我带你去买果子吃好不好?”

“带师妹去吧,”程潜不咸不淡地道,“你们俩比较能玩到一块去。”

韩渊:“……”

最后,韩渊一手将水坑师妹抱起来,在原地抓耳挠腮了片刻,感觉自己好像被嘲讽了,不过他很快就释怀了,程潜绵里藏针,逮谁扎谁,有时候连师父都难以幸免,韩渊早就习惯了,丝毫也不以为意,屁颠屁颠地带着水坑跑了。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温雅板着一张讨债脸,看着木椿真人的几个徒弟简单交流过后一哄而散,在背后挨个对他们做出了评价,他看着严争鸣道:“缺磨少练,不成器。”

又看着李筠道:“心智不坚,不成器。”

面向程潜,他言简意赅,连缘由都没说,只断言道:“不成器。”

最后是韩渊,韩渊是唯一一个没有得到“不成器”三个字作为评价的,因为温雅真人十分诧异地问了木椿真人:“这个东西是你从哪捡来凑数?”

至于水坑,她被忽略了,鉴于她还是个“无齿之徒”,充其量只能算半个人。

点评完,温雅高贵冷艳地哼了一声,也不看木椿真人那张阴云罩顶的脸,径自拂袖而去了。

当天傍晚,扶摇派就坐上了去往青龙岛的海船。

求仙问道之人,大抵也都是凡胎肉身,也分三六九等,也有攀比之心。

东海港口上,数十艘大小船只一字排开,其中,有布满雕花与纱帐的大船,也有寒酸得摇一摇就要进水的小舟。

师父这种上不的台面的人,一来就要图便宜,很快盯上了几条小舟,一个人只收才五文钱,再划算也没有了。

那小舟上还放着些许破盆烂碗,据说是万一船底漏水的时候往外舀水用的。

这一次,严争鸣终于没有让师父得逞,就在师父踩着小碎步走向码头准备定船的时候,他已经派道童飞奔来去,将最大、最贵、最豪华的一艘大船定下了,并且一马当先,昂首挺胸地上去了。

上路这种事,程潜一般都是不着急的缀在最后,跟师父走在一起的,因为实在不想和任何一个师兄师弟为伍。

而这次,跟在师父身边的程潜第一次看见师父对大师兄皱了眉。

程潜乖巧地任由师父领着,瞥见师父皱眉,便问道:“师父怎么了?是大师兄太败家了吗?”

“身无分文确实寸步难行,”木椿真人道,“但始终是身外之物,不必太过挂怀,只是他不该这么招摇。”

程潜先是一愣,随即立刻敏感地反应过来,目光四下一扫——都是要赶往青龙岛去的,除船工渔人之外,还有不少别的门派。

而这些人中,有年轻藏不住心事的,此时已经在打量他们这招摇的一行了。

严争鸣大摇大摆地指挥着道童搬他那一堆奢靡享受的东西,旁若无人的样子不像个修行中人,反而像个富家纨裤,整个人有种不谙世事的浪荡无状。

对此,有人轻蔑面露轻蔑,有人颇为看不惯,还有几个徘徊在便宜小舟附近的人,一身破衣烂衫,远远地盯着严争鸣看,不知是什么表情。

程潜握着木剑的手不由自主地紧了紧,突然抬头问道:“师父,我什么时候能拿一把真剑?大师兄那样的——我觉得他那破剑法练得还不如我呢。”

木椿真人十分怜爱地低头看了他一眼:“你要剑干什么?”

程潜目光再次扫过周围那些不善的目光,心里斟酌着这话该怎么说,他对敌意无比敏感,而面对敌意,他只有身怀利器的时候才能安心。

程潜虽然也觉得大师兄脑子有坑,可师父说他不应该太招摇的话让程潜觉得刺耳,一个人……难道要活在别人的眼光里、顺了别人的意才行吗?

难道因为那些蠢人们的羡慕嫉妒,就要违拗本心收敛性情吗?

凭什么!

但这些想法是不便说给师父听的,程潜直觉师父肯定不爱听,只是避重就轻地道:“我看别人都有呢。”

木椿真人笑道:“你练的剑和别人的不一样,真剑容易误伤自己,还是得等你再长大几岁吧。”

程潜:“……”

他总觉得师父话里有话。

点评

zjxuyq  难道要活在别人的眼光里、顺了别人的意才行吗?----所以要做最强者  发表于 2017-3-11 10:21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船也定下了,招摇也招摇过了,木椿也只好领着程潜走了上去。

这天天气不错,船行千里,风平浪静,连平时影影绰绰不露真容的青龙岛都清晰了起来。水坑有点兴奋异常,大概是海水中的腥气刺激到了她,她没有片刻消停,在师父干瘪的肩膀上爬上爬下,把师父的头发抓成了一团鸟窝。

同行者甚众,从甲板上望去,旁边一条船上坐了一船不知哪门哪派的剑修,正在那真刀真枪地比划。

另一条船边上有几个御剑而行的老头,大概是在为本门后辈保驾护航的,途中可能是嫌船走得慢,一个肥萝卜一样的老头双臂一举,巨大的袍袖迎风而起,鼓起了两袖海风,海上风浪顿起,他们那艘船后面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推着,一阵风似的破浪而去,旁边几艘小舟几乎被它掀翻。

那**剑修的船也险些翻了,一个长辈模样的中年男子越众而出,手提一柄重剑站在了船头,将那剑往身侧一竖,不知运了个什么功法,将脸都憋红了,好歹没让半大不小的船当场翻了。

而扶摇派虽然没人坐镇,却胜在船大,只是微微晃了晃,在巨浪中起伏片刻,溅了些海水而已。

这样一来,程潜发现周围几条狼狈的小船上的人看他们的目光仿佛更不对了。

程潜抓着自己的木剑,面无表情地站在船舷上冷眼旁观,只觉得修行中人一点也不像扶摇山那么清静无为,也有仗势欺人的,而被欺负的不但不去恨那些始作俑者,反而要来嫉恨躲过一劫的。

程潜突然觉得没什么意思,也不想看大能们腾云驾雾了,他胸中那颗又自矜又自视甚高的心又开始出来作祟,感觉和这些人齐舟并进真不怎么样。

因此他转身回到了船舱中,在一片风雨飘摇的摇晃里雷打不动地找了个地方,拿起符咒和刻刀开始做他超额的功课,恨不能第二天就把自己修成个大能。

除此以外,他还从经楼里摸出了一本剑谱,叫做海潮剑法,与这次东海之行不谋而合。程潜的扶摇木剑第二式已经练完了,刚刚开始学第三式,进度基本赶上了李筠——他练得这样快,是因为他是所有弟子中,唯一一个因为练剑被木剑将手生生磨破了的。

与扶摇木剑相比,其他的剑法都仿佛平铺直叙很多,远没有那些让人眼花缭乱的变化。就在他将大海潮剑练了几遍,开始有点领悟的时候,李筠突然闯了进来。

“小潜!”他上气不接下气地推开他的门,“你躲在这干什么?快跟我上去,好像是大师兄说的那个大魔头来了!”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第28章

程潜随着李筠一路狂奔,跑到了甲板上,一冒头就险些被咸臭的腥气给熏个跟头,随即他看见了天上的异状——方才还晴空万里的天空此时已经乌云密布,鬼影幢幢的黑云铺展罗列到目力难及的地方,遮住了一点仅存的天光。

海上所有船都停了,方才那些在天上大蛾子一样招摇而过的前辈们也纷纷落了下来,一个个脚踏实地地踩在各自船的甲板上,满脸如临大敌,还有众多后辈们不明所以,也跟着起哄架秧子地一起抬头看天,那瞠目结舌的样子仿佛是在集体等着天降红雨。

李筠坐立不安,来回走动,同时几不可闻地开口问程潜道:“是那个人吗?他要干什么?”

程潜顿时想起唐轸,回道:“可能是趁着仙市人多,打算抓几个修士的魂魄回去炼。”

李筠惊恐地扭头看着他。

“抓也挑那几个会在天上飞的,轮不到你,放心,”程潜一边说,一边环顾四周,“师父去哪了?”

这时,远方传来一声凄厉的鹰唳,而后天地间开始回响起诡异的笑声,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各笑各的,混成了一段让人汗毛倒竖的和声。那笑声先是低沉琐碎,而后声音逐渐提高,末了高到了声嘶力竭的地步,形象得注释了何为“鬼哭狼嚎”。

李筠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双手捂住耳朵:“这是什么?”

周遭一片混乱,程潜胸口一闷,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严争鸣一把抓住他的肩膀,熟悉的兰花香呛了程潜一脸。

严争鸣怒道:“你们两个出来干什么?快进船舱去!”

程潜找了一圈也没看见木椿真人,心里终于有点慌了,拉住严争鸣的袖子问道:“大师兄,师父呢?”

“不知道,我也在找,”严争鸣面沉似水,“你别在外面碍事,快进去……”

令人头皮发麻的笑声很快响得盖过了他的话音,严争鸣眉头紧锁地闭上了嘴。

李筠不用说,他最会趋利避害,早已经从善如流地进了船舱,程潜却没有那么好摆布,严争鸣此时无暇与他讲道理,只好连推再搡,用蛮力将他也塞进了船舱中。

船舱里早已经点了防风防晃的风灯,韩渊正惴惴不安地躲在里面。

程潜一看见他心里就是一沉——他看见水坑正坐在韩渊怀里。

他们做的追踪符被李筠用彩绸缠了一根彩带系在水坑腰间,可他们没想到,那符咒才刚上水坑的身,她就被师父丢下了。

严争鸣最后进来,脸色难看至极,苍白得发了青,急喘了几口气后,他腾出一只手捂住了嘴,后背抵在门梁上,像是努力抑制干呕的欲望。

缓了一会,严争鸣才道:“我闻过这股味,噬魂灯一点起来就是这股臭味。”

一直靠在窗口的李筠低声道:“嘘,看天上。”

程潜抬眼望去,只见黑压压的天空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许多模模糊糊的人影。

那些人个个衣衫褴褛,全然看不见长相,飘荡在空中,有成千上万人,将这东海弄得好像奈何桥渡口。

鬼影……怎么会有这么多?

这个鬼道魔修蒋鹏是有多厉害?

黑云在空中翻滚,暗流在水中起伏,方才牛气冲天的大小修仙门派们见了此情此景,全都好似遭遇了天敌的黄羊,让程潜硬是从他们的严阵以待中看出了色厉内荏的僵持和恐惧。

空中一声炸雷“喀拉”一下劈开了半个人间,一团浓墨重彩的黑气如苍龙入海般从空中划过,众人这才看清,原来有一人早已经斜坐在了黑云之上。

那人身披灰袍,脸上带着身患绝症的憔悴灰败,眼皮低垂,活似个厉鬼,睥睨着云下众生。

程潜瞥见严争鸣捏着窗棂的手背上,青筋都跳了出来。

那魔修乍一露面,程潜心里就跳出了无数的难以置信,他怀疑大师兄的耳朵出了什么毛病,师父真的叫过这人师兄吗?

程潜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这人竟也是鸡飞狗跳的扶摇山出品。

什么师父能交出这样两个徒弟来?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前辈仙人们比程潜想象中还要惜命,竟无人敢当那魔头冲天戾气,不知四下暗自扯皮推诿多久,才有一人被推了出来打破僵局。

只见隔壁船上一名白须老者越众而出,用手中拐杖轻轻地敲着甲板,迟疑了一下,用客客气气的语气说道:“我等正要前往青龙岛赴十年仙市之约,不知蒋道友挡在此处是何用意呢?”

他客气得近乎谄媚,可惜那大魔头看起来不怎么买账。

“仙市十年一次大集,多少后辈才俊崭露头角,何等热闹……”云上那痨病鬼似的蒋鹏开了口,他的声音轻而柔,字字黏连,听着却让人浑身发冷,总觉得他下一刻便要口吐獠牙。

蒋鹏斯斯文文的笑道:“我不过来凑个热闹,顺便看看有能栽培的好苗子,以诸君的资质,未必需要这样紧张。”

这是程潜第一次见到鬼修,和墙上看见的寥寥数语感受完全不同,他心里几乎是震撼的。

这么一个活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就算手段通天、活成个千年王八万年龟,又能长什么脸?

谁会在乎他?谁会和他好?谁会拿他当回事?

白须老人被不软不硬地刺了一下,脸皮微微抽动,愣是没憋出什么话来。

双方几乎在风雨飘摇的海面上僵持住了——由于对方只有一个人,此时哪怕沉默也是相当尴尬的。

程潜不由自主地按住腰间木剑,心道:“我要有他们那样的剑,他们那样的本事,就上前让他滚一边去让路。”

其实他现在就有这样的冲动,只不过程潜冲动的同时也清楚,别说和大魔头打一架,他现在连大师兄仗着个子高按在他肩膀上的那只手都挣不开。

终于,船上各仙门中出了个敢开口的,只听一人怒而打破沉寂,喝道:“邪魔外道,滚!”

只这一句话,便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程潜猛一错身,从严争鸣手里挣脱了出去,胆大包天地将自己上半身都探了出去,趴在窗户上,想看清说话的人是谁。

那是个女人,看起来二三十岁的模样,十分年轻,不过山中无日月,修行者随心,长得年轻也说明不了什么。

她站在那种五文钱度一人的小舟上,大概多少有些囊中羞涩,穿着一身半新不旧的袍子,是个半男不女的道袍样式,袖口还有一圈小小的补丁,身后背着一个破破烂烂的包裹并一把剑,连剑鞘上也锈迹斑斑。

这道姑精准地诠释了何为“灰头土脸”,更谈不上有什么颜色。

程潜耳朵很尖,听见了不远处那剑修弟子们的窃窃私语。

“那是谁?不要命了么?”

“嘘——那是牧岚山唐晚秋真人。”

“什么?她就是……是那个唐晚秋?那个练‘疯子’剑的……”

“她怎么也在这?”

“唉……不过区区一个……真是自不量力。”

程潜耳尖,敏锐地在一片噪声中听见了“牧岚山”三个字。

她也姓唐……和那个男鬼唐轸有什么关系?

不容他细想,空中大**无悲无喜的鬼影一同转向了唐晚秋,黑云翻涌起无尽的戾气与恶意,船夫吓得将自己缩成了一团,只恨不能投海。

蒋鹏扫了唐晚秋一眼,丝毫也没将她放在眼里,他突然嘬唇作哨,一声尖鸣如刺,笔直地刺进了所有人耳朵里,程潜只觉耳边一阵轰鸣,有那么一时片刻,他几乎怀疑自己聋了。

紧接着,所有鬼影凝成了一团黑龙,扑向了破船上的麻衣道姑,船夫惨叫一声,终于忍无可忍,仓皇投入水,尚未能成行,一只鬼影就抓住了他的脚踝,一口咬了上去。

船夫险些被厉鬼咬成铁拐李,一道雪亮的剑光蓦地袭来,将那鬼影来了个头颈分离。

唐晚秋的剑看起来灰扑扑的,内里却极清极亮,近乎晃眼,只见这灰头土脸的女人在破船头上站定,执剑而立,成千上万条鬼影将她孤身一人卷在其中。

再雪亮的剑光也只能在这厚重的黑雾中时隐时现,刺耳的鬼哭诡笑混杂着海水的涛声,唐晚秋几乎是顷刻间就被隐没在了黑雾中,只偶尔露出一点狼狈的行踪。

她独自在风口浪尖上,纵然是狼狈,也是近乎凛冽的狼狈。

她好像不在乎其他人为求自保作壁上观,脸上那过于突兀的棱角坚定极了,她这个人似乎就已经成了一个活生生的冷嘲热讽。

点评

zjxuyq  唉 为什么女人更有勇气更有原则  发表于 2017-3-11 10:42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程潜看得眼睛眨也不眨,可他很快发现了不对,唐晚秋剑光上下翻飞,看似威风凛凛,实际穷途末路。

而那魔修本尊却始终是闲适地翘着腿坐在云上,看热闹一样,鬼影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如同源源不断地在空中集结汇聚,再源源不断地向唐晚秋扑过去。

程潜皱皱眉,隐约生出一种感觉,唐真人可能真的斗不过那个魔修。

没有什么邪不胜正的道理,那大魔头手段厉害就是厉害,她骨头再硬,也不过一具血肉之躯。

突然一声巨响,唐晚秋将惊呼压抑在了嗓子里,只见她脚踩的船不堪重负,竟是裂成了两半,唐真人堪堪踩住了自己的剑,御剑而起,又很快被**鬼压了下去,一时间险象环生。

有人惊呼,却没人帮她。

就在这时,一支羽箭骤然横空而出,在空中凝成了一道残影,将缠在唐真人身上的黑雾毫不留情地一箭洞穿,尾羽破空时发出了一声嘶哑的尖唳,**鬼未及惊慌,已经退散,羽箭却去势不减,直冲云上那魔修飞去,凌厉如黎明时第一道刺穿黑暗的光。

程潜猛一扭头,震惊地看见了他的师父。

木椿真人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大船,正站在一艘破破烂烂的小船上,船夫与原先的乘客早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那木椿真人身上湿淋淋的,衣服贴在身上。

他微驼的背与骨架似的消瘦无法遁形,就像一只瑟缩着的掉毛老家禽。

与他相比,连那穷困潦倒的唐晚秋都好像体面多了。

程潜想也不想地推开李筠跑出了船舱,扒在船舷上。他看见师父手里拿着一套普通的弓箭,大概是原来的乘客挂在船上的,而他指甲中还有木屑,似乎是临时在弓箭上刻了什么符咒。

而那石破天惊的一箭仿佛耗尽了他全身的力量一样,木椿真人整个人都显得有几分颓然,他以长弓撑着自己,在摇摇欲坠的小船上勉强站立,简直像一片秋风中瑟瑟发抖的干瘪树叶。

魔修被那一箭逼得十分被动,他翻身从黑云中滚落而下,悬在半空,冷冷地盯着船上的木椿真人。

木椿真人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却还是咽下去了,半晌,他方才轻轻地笑了一下,低声道:“蒋鹏。”

“韩木椿。”魔修脸上露出了一个说不出的笑容,“你好,很好,韩木椿,剩下半人不鬼的半个人,竟还敢替人出头。”

木椿真人慢慢地停止了他那好像已经佝偻了一万年的腰,不躲不避地对上大魔头的目光,片刻,他的山羊胡子一翘,似乎露出了一个有点猥琐、又有点揶揄的笑容,说道:“不才。”

蒋鹏脸色一变,振袖一挥,霎时间,诸天的鬼影全都消失殆尽,只他形单影只一个人,他阴惨惨的说道:“一个是自不量力的蝼蚁,一个似人非人的废物,刚好收入我魂灯之中,送我去问鼎北冥……”

随着他的话音,海涛掀起巨浪,只见那颜色暗沉的海水深处突然沸腾了似的翻滚起来,片刻,竟有水凝的巨龙破水而出,暴虐的长尾一扫,顿时便是一阵人仰马翻。

木椿真人回头瞥了不远处眼巴巴看着他的程潜一眼,似笑非笑地抽出腰间可笑的木剑,可是就在他打算以卵击石的时候,他的胳膊突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住了。

木椿真人脸色终于变了,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说道:“你别动,我对付他。”

木椿真人还来不及反应,他的袍袖中自动滚出了一枚古旧的铜钱。

那铜钱落地,上面浮起一层白烟,转瞬融入到水龙激起的丰沛的水汽中,悄然无声地往上升去。

此时一片混乱,方才还在逗趣的木椿真人呆若木鸡地望着巨大的水龙,脸色几变,最后落到了一个异常的凝重上。

那水龙本来张嘴要向一艘大船咬下,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僵在了空中,片刻后,它竟无端化成了一团水汽,猛地坠入水中,惊起大浪连绵。

这变故谁也未曾料到,连蒋鹏也退后几步,森然道:“谁?”

水汽散尽,一团黑影不慌不忙地从四面八方集结而来,最后在方才水龙出没的地方成了个人形,仍是看不清面容。

那人低低地笑了一声,好整以暇地开了口:“何人在本座面前口出狂言,想要问鼎北冥哪?”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第29章

此言一出,海上登时一片鸦雀无声。

对于扶摇派的师兄弟四人来说,这突然冒出来的黑影有点熟悉,虽然除了偷听了只言词组的严争鸣以外,其他人都没明白上一回附在木牌上的那个人怎么跑到了这里,但几个人都心知肚明,此人必定和门派关系密切。

只不过上一次在妖谷中,这位天下第一魔头随和得很,虽然总是随口糊弄小孩,但被当面拆穿也不见生气,可见脾气不错。

这一次,他却仿佛完全换了个人。

严争鸣在大船甲板上都能感觉到他身上翻涌的暴虐的戾气,海面动荡不安。

那蒋鹏脸色先是蓦地一变,随即从云端纵身一跃,直跳下来,不偏不倚地落在了那艘拉了一帮剑修的船上。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方才还剑光凛凛、你来我往的剑修们充分表现出了何为“识时务者为俊杰”,他们下饺子似的自觉跳进了海里,弄得周围一阵水花乱溅,好不壮观。

海面上如山雨欲来,风浪一时大作,严争鸣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没站稳。

好在这船贵有贵的道理,船体周围刻满了大家的符咒,尚能有效地抵挡一阵,但等他艰难地站稳的时候,严争鸣心里一沉,师父和他那条小船不见了!

“叫船工将船退开,”严争鸣飞快地对跟来的道童吩咐道,“我行李里有一个‘千里眼’,拿过来给我……程潜,你他娘的又要干什么,给我滚下来!”

原来严争鸣一个没注意,他那三师弟程潜竟然已经爬上了桅杆,正悍不畏死地四处张望。

严争鸣挽起袖子,仗着腿长一步跨上去,一抬手勾住程潜的腰,亲自将他拎了下来。

程潜正一心一意地搜寻木椿真人,还没搜寻出眉目,便骤然被人抓鸡仔似的双脚离地给兜了下来,立刻玩命地挣扎了起来:“你干什么?”

严争鸣一手抱着他,同时冲着他的耳朵吼道:“我还没问你干什么呢!”

程潜:“我要找师父!”

严争鸣:“我看你是要找死!”

严争鸣让程潜气得上火,他瞥见了匆匆忙忙找出来的雪青,便忙冲雪青喊道:“那个……那个你,叫什么来着?快过来,给我看好这小子,别让他……”

“别让他”后面的话没来得及出口,大船的船体就又一次地剧震了起来,那不知名的北冥君和蒋鹏居然已经招呼也不打地动起了手来。

水龙再次出水长吟,纵然是扶摇派绝无仅有的大船,也不由自主地往一边倾了过去,严争鸣已经来不及将程潜交给雪青,在摔倒之前他长臂一拢,将程潜牢牢地护在怀里,后背重重撞在一边的船舱上,整个船体上的符咒发出了近乎疯狂的“嗡嗡”声。

一个是能将唐轸那样的元神也收进噬魂灯的魔修大能,一个是万魔之宗的北冥君,这两人翻江倒海地动起手来,搅得海上众生如随风逐浪的蝼蚁一般。

而严争鸣在一阵焦头烂额里,终于忍不住吼出了自己的感想。

严争鸣:“我早就说不应该出门!”

程潜艰难地抬起头来,控诉道:“你卡着我肋骨了。”

严争鸣手脚并用地爬了起来,回手将程潜塞进船舱:“那是因为你太矮了,我胳膊只够得着你的肋骨!”

大船上所有的防护符咒全开,在风雨飘摇中仿佛成了一团岌岌可危但又坚强无比的风灯,经此一役,恐怕师父再也无法纠正严少爷“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的理论了。

极致此时,严争鸣方才喘过一口气来,这才有暇扫了一眼战局。

凭他的眼力,当然是什么都看不清的,但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从温老板那里听来了只言词组。听他的意思……这北冥君应该是自家门派的某位前辈,这位前辈虽然身堕魔道,心里却向着门派,上次甚至将自己一魂镇在了妖谷中。

想起那一出,严争鸣忽然有点担心,三魂少一魂,那么在他们面前的这个黑影此时恐怕只是个不完整的元神,鬼道又恰好是元神克星,那鬼道的魔修看起来又那么不好惹,就算是北冥君亲临,会不会吃亏?

不过下一刻,他又觉得自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两个魔头打架,管他谁吃亏呢,严争鸣将自己表情整肃一番,准备回头将程潜训一顿,然而这一回头,严争鸣就震惊地发现,自己仅仅走了一剎那的神,程潜居然已经不见了!

同时没了的还有水坑。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严争鸣当时一口气没上来,在肚子里搅起了满腹的心惊胆战,他慌忙四下寻找,唯恐这两个小崽子被魔修的鬼影抓走,或者混乱里掉进水里。

“少爷,三师叔他们在那呢!”

严争鸣跌跌撞撞地跑过去,顺着那道童的手指一看,只见程潜和水坑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跑到了师父的小破船上。

师妹水坑后背上的翅膀还没来得及收起来,不用想也知道他们俩是怎么下去的,严争鸣想不通程潜到底是怎样跟她沟通的。

此刻,两大魔头正在空中对峙,在这么肃杀的场合下,严争鸣实在不便扒在船边冲人大喊大叫,只能狠狠地瞪着远处的程潜,看见那小崽子在四面漏水的小舟上淡然处之地对自己挥了挥手,严争鸣忍不住一阵胃疼。

他发现自己这“文静”的师弟总有一股将生死置之度外的骄狂气,管你是天塌还是地陷,他眼里就那么几个人,哪怕两个大魔头将天捅个窟窿,他也能不当回事地只顾着找师父。

木椿真人被突然飞过来的两个徒弟吓得五脏六腑都翻了个跟头,忙并指射出一道真气,将水坑和程潜打了下来,抬手接住。

他还没来得及发火,程潜已经拉住了他的袖子,第一句话就是:“师父你没事吧!”

水坑附和道:“啊啊!”

木椿真人眼皮直跳,一方面很是手痒,恨不能将这两个小崽子一人揍一顿屁股,一方面被程潜那一句话问得心里又酸又软,愣是没舍得下手打。

这时,空中传来一声尖啸,只见那蒋鹏身体近乎透明,胸口仿佛着着一团阴冷的火苗,如墨的黑气起伏翻涌到他脸上,连白眼仁都看不见了。

木椿真人一呆,喃喃地道:“以身为灯……他彻底疯了么?”

接着,木椿真人脸色一变,猛地将手中木剑狠狠地插进了小舟甲板上,那木剑在他手中仿佛成了一把削铁如泥的利器,毫不费力地深入木板中,同时,两侧的海水顿起,整个形成了一圈水膜,将师徒三个包围在其中。

下一刻,一声无法形容的惨叫骤起,连木椿真人撑起的水膜都难以阻隔,万鬼同哭般凄厉的怨气直冲九霄,天上乌云骤然凝结,隐约似有惊雷隐现,天幕如盖,遮天蔽日,而那北冥君仿佛万丈凌霄一飞鸟,杳然浪去便无踪般地不值一提。

漫天鬼影愈加猖獗,那北冥君就显得愈是单薄,脚下碧海潮生,他好像已经成了天地间最最桀骜不驯的那一根刺。

程潜望着那背影,瞬间有一句话福至心灵——虽千万人吾往矣。

可以炼化元神的大魔与穷困潦倒的丑道姑,万丈的水龙与三尺无锋木剑,九霄惊雷与北冥君残魂一影……

唐晚秋雪亮的剑光,师父指尖残留的木屑与一面之缘的北冥君孤绝的背影……一时间全都从程潜眼前闪过,有什么东西从他隐隐疼痛而尚未恢复的经脉中流入,周身顿时一阵剧痛。

木椿真人吃了一惊,一把接住突然栽倒的程潜,没料到他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第一次入定,也不知他这小弟子是胆大包天,还是将来注定要走一条险中歧路。

可是眼下情况却不怎么安全,年年仙市都在东海海岛,这一片海域仙山林立,本就是个魔性的地方,过于充裕的灵气会被程潜一股脑地全吸进去,好比往小河沟里注一个大洋的海水,他那细弱的经脉非得被冲垮了不可。

水坑被吓得没了声音,呆呆地看着突然疼得蜷缩起来的三师兄。

空中,蒋鹏整个人已经看不见了,他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噬魂灯,众多鬼影如杨柳飘絮,顷刻间被那不祥的火光卷了进去,连北冥君身上黑雾几乎散尽,可还没等人看清他的真容,他突然之间逆流而上,直冲噬魂灯冲了过去。

在这如流萤逐火似的一扑中,水坑突然被什么东西卷了起来,无风自动地飘了起来。

木椿真人一边顾着程潜,一边手忙脚乱地勾住了水坑的衣服。

他这才刚看见,那小胖妞身上多了一条不知什么时候穿上的腰带,她连腰都没有,要什么腰带?木椿真人伸手抓住了那花里胡哨的彩绸,一把将其拽了下来。

木椿手腕一抖,从那彩绸中抖出了一片木头符咒,正是程潜指点着严争鸣刻的那个“追踪符”。

程潜本身是个初学者,符咒中大小禁忌与门道还一窍不通,严争鸣又是个不折不扣的二把刀,这两人通力合作,还要不时叽嘹暴跳地吵上一架,怎么可能刻出正确的追踪符?

点评

amandashen  这些个小兔崽子真不让人省心  发表于 2017-12-7 08:38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