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96 | 浏览:797269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玄幻仙侠] 《六爻》作者:priest (完结+番外)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第 23 章

  程潜在严争鸣再一次企图用贿赂、耍赖等无耻的方法逃脱惩罚前,就率先跑了。
  回到清安居,他一丝不苟地写完了师父罚他抄的经书,一直写到了半夜,除了雪青来叫他吃饭,其他时间程潜都泡在了书房里——这种时候也只有雪青请得动他,因为有一次雪青叫他吃饭程潜没理会,雪青就一直陪着他饿到了后半夜,从那以后,无论多么不想被打扰,程潜也再也没忽略过他。
  一口气写完,程潜披星戴月地跑去了经楼。
  这是他第一次用自己的手推开经楼的门,堂堂正正的走进去,但程潜在自己常逛的剑谱和功法符咒周围徘徊了一会,还是依师父的吩咐,提步去了地下第二层。
  他其实很会阳奉阴违,但不怎么喜欢这样对付师父。
  倒数第二层比最底层强一点有限,也是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此处书卷俨然,可见也没什么人会翻动,程潜随意挑出几卷,只见翻开正面都是画像,背面则收录了此弟子的生平——姓甚名谁,如何入门的,为人如何,因为什么入道,入了什么道,几起几落多少年,“归去”于某年某月,最后是尘埃落定后,后人给立的判词。
  还有一些半途失踪的、被逐出门派的,这些与天各一方,后续不详。
  程潜先开始当消遣看了一会,到最后实在是太困,不知不觉中靠在书架一角睡着了,直到手中书卷落地,他才猛地惊醒,整个人往后一仰,从书架上滑了下去,迷迷糊糊地趴在了地上。
  经楼里虽然有防蛀防潮的符咒,但久不见天日,依然是阴冷的,程潜被地面冰得一激灵,这时,他看见书架底下好像有什么东西。
  那是书架底部与地面之间的一条小缝,须得是非常瘦小的孩子才能把胳膊伸进去,程潜鬼使神差地挽起袖子,在书柜下面摸索了几下,将那东西拖了出来。
  那居然也是一卷画像,而且稀奇的是它只有半张,画纸中间好像是被利器划开了,画像上的男子只剩下了上半身,他身上穿着一件半新不旧的袍子,却绝不显得寒酸,不知绘者是谁,寥寥几笔,风华无双仿佛已经力透纸背而来。
  但……这人是哪位前辈?
  程潜翻到了画像背面,可是背面一个字都没有。
  程潜不是很懂画,但就以外行人的眼光看,他觉得这画画得很好,不像是画废了的……但怎么会一个字也没有呢?
  他百思不得其解,但好在,程潜对不认识的人的事永远兴趣有限,很快就不再纠结,将那半卷画收拾好,回楼上捡了几本书带回去看。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日子过得飞快,六月初六那天,扶摇派师徒们结束了每天一成不变的教学,浩浩荡荡地往山下出发了。
  当然,“浩浩荡荡”的情景乃是大师兄严争鸣一手酿造的。
  此人准备了好几辆大车,其中一辆拉他,另外几辆拉他的行李——那在他自己眼里是生存的必须,在别人眼里则纯是一堆可有可无的鸡零狗碎。
  除他以外,其他人——包括唯一的姑娘水坑在内,都只是随身携带了一柄木剑和一个可以背在背上的小行囊——程潜还多带了两捆书,挂在马背上。
  尽管这样,那严少爷依然叫苦不迭,他已经整整七年没下过扶摇山了,这一路风餐露宿几乎要了他的懒命。
  严少爷并不觉得一个男人大白天单独坐车有什么问题,只是不忍心师父和师弟们在外面风吹日晒,于是探头对骑在瘦马上的瘦师父道:“师父,带着师弟们上车吧,外面太热啦。”
  木椿真人感慨道:“徒儿,你可真孝顺啊。”
  少年人到底大一年是一年,严争鸣虽然变本加厉地臭美,却也确实比以前懂些事了——比如此时,从来不会看人脸色的严少爷就敏锐地听出了师父言语里的讽刺。
  最后,师父拒绝了他的提议,只是把背篓里的水坑扔进了严争鸣的车里,让她用自己滴滴答答的口水去教训严少爷,一转头,木椿真人又看见了程潜,程潜那日受符咒反噬的影响,始终没缓过来,小脸上依然青白一片。
  木椿便对他道:“你也去你师兄车里歇一会,别逞强,在车里还可以看看书。”
  严争鸣道:“对,小铜钱,你过来跟小师妹一起玩吧,我这车让你们俩在里面打滚都够了。”
  程潜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同时嘴里没一句好话:“大师兄过谦了,就你这车队,嫁到宫里做娘娘的排场都够了。”
  严争鸣难得好心,总被他当驴肝肺,顿时怒气冲冲地放下车帘,不想再看见那小兔崽子了。
  程潜记得师父说过,大师兄是以剑入道的,以剑入道的人大多心志坚定——除个别诸如严争鸣之类的奇人外。
  但他自己却不一样,师父说他是因心入道。
  什么是“因心入道”?
  程潜头几天在经楼里泡了半天,也没能弄明白,关于这个“心”指的是什么,各家众说纷纭,流派甚多,他看花了眼也全无头绪,但各种各样的说法中,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一点,“以剑入道者锻体,因心入道者炼神”。
  “炼神”,也就是磨练心志,专注,忍耐,痛苦,毅力等等全都包含其中,修到一定程度就能随心所欲不逾矩,但对于初入门的程潜而言,他能找到的最基本的炼神方式就是苦修。
  此时,他俨然已经将这一行酷暑之旅当成了苦修的方法之一。
  走了三天,师徒一行抵达了东海之滨。
  东海之滨有一个小镇,名叫伏龙镇,天气好的时候,人站在海港上,能看见影影绰绰的海外仙山,镇上有各种兜售仙器的店铺,鱼龙混杂,真假难辨,不管春夏秋冬,一直都是车水马龙,每年都有远近游人无数。
  可是哪一年都没有这一年热闹。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木椿真人他们抵达的时候,镇子上的大小客栈几乎都已经人满为患,严争鸣提议派一个道童在路边打听打听最贵的是哪一家,他准备用金子砸出几间上房来。
  师父装聋作哑地无视了他的馊主意。
  这老黄鼠狼轻车熟路,马不停蹄地将他们领到了伏龙小镇最南边的郊外,径直冲着一排茅屋去了。
  那是一排真正的茅草房,外观上看,其建筑风格与马厩有异曲同工之妙,门口几只饱食终日的鸡正在溜达,旁边还有一间石头砌的猪圈,一只满身肥油的蠢物正好奇地睁着两只眼,望着严少爷那十里红妆似的车队。
  严争鸣一把推开车门,皱着眉打量了一番周围的情景,伸长了胳膊捅了捅程潜:“这什么鬼地方?茅厕?”
  此时他已经忘了方才被程潜气得倒仰的事了,可见严争鸣为人不大执着,也不大记仇,大概每天变着法的得瑟才是他的主业。
  程潜有点同情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我刚才看见师父亲自进去叫门了——恐怕这是我们晚上歇脚的地方。”
  严争鸣:“……”
  他宁可睡在马车里。
  再没有比出门在外更让人郁愤的事了,良久,郁愤的严争鸣才想起自己身为大师兄的职责,四下扫了一圈,气势汹汹地抬头问李筠道:“地包天呢?”
  李筠自从受了程潜刺激,就不肯再玩物丧志了,一路他骑在马背上,也学着程潜手不释卷,闻言头也不抬地伸出手指往上一指,众人随着他的目光抬头望去,只见茅屋门口有一株大枸杞树,枝繁叶茂的枝杈间探出了一个仿佛被人一拳打凹的脑袋。
  那韩渊顶花带刺地对着下面表情各异的同门师兄弟道:“叫我啊?等我给你们摘红果吃,这上面长了好多呢,甜的!”
  现世宝。
  严争鸣愤怒地甩上车门,决定宁死不下车。
  然而最后他还是下了——因为旅途漫长,至今仍与人交流困难的小师妹憋不住,在他车里尿了一泡。
  为此,直到后半宿,严争鸣的脸色都是青黑的。
  这一大片茅屋**有个非常有自知之明的名字,就叫做“破客栈”。
  破客栈门口贴了两行字,左门框写着“三文一宿”,右门框写着“爱住不住”,门上画着个青面獠牙的怪兽,也没有伙计迎来送往,拽得二五八万一样。
  师父敲了半柱香时间的门,主人家才露面,只见那是个身高八尺有余的大汉,形象简直像个铁打的小山——横竖近乎一样宽!
  他须发怒竖,面如铜盆,一张厚嘴唇,两边嘴角倒挂,活脱脱是个讨债的面貌。
  此君一出门,李筠的马都惊了,“叽嘹嘹”地倒着小碎步往后退了一丈来远,险些一屁股撞在严争鸣的车上,一张马脸上布满了惊骇。
  师父却谦和熟稔地抱拳,笑道:“温雅兄,好久不见。”
  一干徒弟与道童们都感觉以后再难直视“温”与“雅”这俩字了。
  那“铁塔”开门时一脸不耐烦,及至看清了木椿真人,面色才稍缓了些,嘟囔了一句:“小椿,你怎么来了?”
  程潜猝不及防地听了这吓人的称呼,整个人一晃,差点从马背上一头栽下去,身上火速蹿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进来吧,”温雅瞄了一眼严少爷那威风凛凛的车队,皱了皱眉,“你来就来了,怎么拖家带口的,这是去送亲?”
  李筠程潜与韩渊三人一同窃笑着望向严争鸣,严争鸣拿出他的新佩剑,狞笑着在李筠那匹胆小如鼠的马屁股上狠抽了一下,李筠的马顿时变成飞马,前腿高高抬起,歇斯底里地向前蹦了几下,将破客栈门前**鸡搅合得向阳而腾起,连肥猪也跟着哼哼而鸣。
  严争鸣踩着风萧萧兮,趾高气扬地走进他这辈子住过的最破的茅草房,心里是一片前途无亮的凄惶悲壮。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第 24 章

  当天,严少爷连饭也没出来吃——那破客栈的饭是给人吃的么?
  他病恹恹地塞了两块点心,晚上又痛苦地睡不着觉。
  尽管道童已经将他下榻的茅草屋从里到外打扫了一百八十遍,他还是觉得床褥有味道,床板硌得他睡不着,屋里又闷又热,什么香都让人心烦意乱。
  总而言之一句话,在这破得前无古人的鬼地方,严少爷对整个人生都产生了如鲠在喉的怀疑。他终于忍无可忍,秉承着自己不痛快也不让别人痛快的原则,一跃而起,准备去找师父算账。
  严争鸣甩下道童,化身成一只没头的苍蝇,怒气冲冲地在破客栈里乱碰。
  由于客栈太破,老板又长得像个卖人肉包子的黑店主,在此处落脚的只有他们一家,偌大的院子空空荡荡。严争鸣路过了众多鬼屋一样的茅草房后,在最里面的一间找到了他那遭瘟的穷酸师父。
  然而他并没有贸然上前,因为严争鸣远远地看见,木椿真人正和客栈老板温雅在一起。
  私下里找师父麻烦不要紧,但严争鸣没打算在外人面前扫师父的面子。
  可是好不容易找过来,就这么回去,他又心有不甘,于是严少爷犹豫了片刻,最后在荷包里摸了摸,摸出了一片蝉翼。
  这鬼东西不必说,自然是李筠做的,一小片蝉翼上有五个孔洞,将孔洞用线扎起来,挂在脖子上,就能在一定程度上妨碍别人的五感,隐匿自己的行踪。
  当然了,李筠能做出什么高级东西?这个小玩意功能有限,什么让人凭空消失、隐身息声之类是不用想了,只是如果离得足够远,佩戴的人又足够小心,它能起到一定的辅助作用。
  这玩意是韩渊掏鸟蛋的利器,被严争鸣看见以后义正言辞地教训了一顿,随后据为了己有。
  严争鸣绕到茅屋另一侧,从那四处透风的破院子里翻了进来,躲在茅屋后,打算等着那个叫温雅的滚蛋,再出面和师父理论一番。
  严争鸣常年练剑,虽然不怎么用功,也比寻常人手脚灵活,有了李筠这片蝉翼的护持,他有惊无险地没有惊动前面的两位真人。
  严争鸣找了个地方坐下,准备好一张找碴的脸,等着师父送客。
  而就在这时,那两人说话的声音传到了他耳朵里。
  温雅道:“我去年算得天降异象,还想是什么事,原来是天妖降世。天妖降世,妖王震怒,再加上**妖哗变,妖谷中想必要血流成海,那天妖尚在卵中,若当时那人没有以一己之力强行平乱,又将天妖卵送出……一个浴血而生的天妖,啧,那想必就不单单只是扶摇山的劫难了——对了,那天妖现在何处?孵出来了么?”
  木椿真人淡定地答道:“孵出来了,就你家院里,等一会我要去看看她,省得尿了你家的床。”
  温雅:“……”
  随即,木椿也不等他回过神来,声音骤然正色了许多,严争鸣听见他甚至不由自主地压低了声音,问道:“我问你,那身怀北冥之力的大魔修究竟是谁,与我派有何瓜葛,为何甘愿以一魂做符替我派挡劫?”
  温雅:“他没有告诉你?”
  木椿真人叹了口气:“纵然是大魔,牺牲一魂也是重创,那天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温雅听了,思量片刻后才说道:“他让我将那东西交给你的时候,只自称自己是扶摇派弃徒,我还当你认识。”
  木椿真人道:“我派自祖师创立以降,离经叛道者甚众,光是我说得出来历的‘北冥君’便有两位前辈,更遑论那些个后来隐姓埋名不肯透露师门的了……这么多年了,我怎知他是哪一位?”
  “总归没有恶意。”温雅道,“我看你与其担心那点残魂,不如好好想想该怎么应付你那故人。”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故人”两个字,温雅刻意压低了声音,显得阴森又低沉,含着浓重的警告意味,仅仅只言词组,别人就能从字里行间听出这大个子的恐惧。
  屋后偷听的严争鸣一怔。
  故人?
  这一次,木椿真人良久没有答音,严争鸣不由自主地坐直了,探了探头。
  半晌,师父才开了口。
  “温雅兄,”木椿真人静静地说道,“若我……我这几个孩子,到时候还要麻烦你多加照看。”
  等等,这是什么意思?
  严争鸣活了十六年都没长出来的敏锐全部加在了这一耳朵上,他甚至忘了自己是在偷听,心里飞快转念,一时间屏住了呼吸。
  温雅低低地冷笑了一声,似乎带着点嘲讽,但不知是在嘲讽谁。
  “你得了吧,我不过是个小人物,怎么担当得起?”温雅道,“你们扶摇山何等钟灵毓秀,每代必出妖邪,岂是我这种资质寻常的庸常之人能镇得住的?何况你不是有一个愿意在自己的魂魄上刻符咒替你们挡灾的冤大头么?我看你不如去求他。”
  木椿真人听出了温雅的意思,便也识趣地没有纠缠这话题。
  两人很快故作轻松地说起了闲话,这些修真界里的中老年男子知道上下五百年的东家长西家短,聊起闲话来大有江河万古流的滔滔不绝。
  严争鸣险些把腿坐麻了,这才确定自己听不出什么了,他这才小心翼翼地站起来,从来路轻手轻脚地遛回去了。
  六月火炉似的天气,他手心出了一把冰冷的冷汗。
  严争鸣离开师父的茅屋,径直闯进了程潜那,天色已晚,程潜本来已经睡下了,又活生生地被严争鸣从被子里拖了出来。
  程潜无故被人打扰睡眠,一脸山雨欲来地盯着严争鸣,似乎正酝酿着要挠花他的脸。
  严争鸣却全然没看见他的脸色,将程潜床头的衣服拿起来,一股脑地扔在他脸上,肃然道:“穿上,跟我走。”
  严争鸣眉头紧锁,焦躁地在程潜屋里打转,整个人几乎有些魂不守舍,既没有注意到程潜床头那件衣服是今天刚穿过的,也没有借机指摘一下他腰带处咸菜干一样的一打褶皱,只是心事重重地一个劲地催程潜。
  凭借这个细节,程潜断定他有事,而且至少在严争鸣本人眼里看来,这个事可能还有点严重。他草草披上件外袍,连头也没来得及梳,就披头散发地就被严争鸣拽走了,去了李筠和韩渊那。
  韩渊没找着,自从下了山,他就成了一匹脱缰的马,又不知道去哪野了。
  李筠却还没睡,仍在油灯下用功,见他二人联袂而来,先是十分诧异,随即,他的目光落在了严争鸣脖子上的蝉翼上,有点疑惑地问道:“大师兄……这是刚听完谁的墙角吗?”
  严争鸣放弃了寻找韩渊,他也没有多扯皮,坐下来将一个瓷杯子从里到外地擦了七八遍,同时,有些心不在焉地将方才在师父那听来的话说了一遍。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李筠和程潜对视了一眼,程潜接过严争鸣手中被擦掉了一层釉的瓷碗,倒了一杯不知放了多久的凉茶给他,严争鸣无知无觉地接过去喝了。
  李筠皱皱眉,问道:“大师兄,你难道……是知道‘故人’的?”
  李筠其实心很细,只是太贪玩,耽于旁门左道,不大专心而已,严争鸣低头盯着杯子里的凉水看了片刻,承认了:“不错。”
  程潜十分肯定地接道:“那我知道了,肯定是个魔修。”
  严争鸣:“你怎么知道?”
  程潜其实早就觉得不对劲了——跟着师父诵经的时间长了,他注意到,尽管师父时常胡说八道,不同的经文里经常有自相矛盾的东西,但“大道无形”“顺乎天理自然”的内容却是贯穿始终的。
  无形自然也就无是非,万物殊途同归,程潜入门这么久,没听见师父说过一句魔修、妖修之类有什么不妥的。
  对这些深恶痛绝的反而是凡是不上心的大师兄。
  程潜:“去年我们在**妖谷的时候,二师兄谈起魔修,被大师兄喝止的时候我就觉得……大师兄好像格外排斥魔道。”
  严争鸣一摆手:“我那是怕他随口胡说教坏了你们。”
  程潜眼皮都没眨:“哦,那大师兄每天晨课以身作则地睡觉,想必就不怕教坏我们了。”
  严争鸣:“……”
  混账东西还挺会见缝插针!
  严争鸣白了他一眼,静默了一会,缓缓地说道:“我大概没跟你们说过我是从哪见到师父的,七八岁那会,我有一次不知道因为什么闹了脾气,一气之下离开了家丁视线,独自跑了出去,结果中途被人拐了去。”
  三岁看老,这的确像是大师兄能办得出来的事。
  “我记得那个人是个男的,样子很英俊,但是脸色却仿佛病入膏肓的一样,带着一层死气,”严争鸣一边回忆一边说道“他将我们带到了一个废弃的破道观里。”
  程潜眨眨眼:“你们?”
  “我们,”严争鸣道,“有四五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小孩,除了一个是女的,其他都是男孩。那个人就是个魔修,他先将那女孩杀了,我亲眼看见他掐着她的脖子,却并没有直接将她掐死,而是活生生地将她的三魂七魄从眉心抽了出来,事后,那个小女孩竟然还会喘气,心也还会跳,剩下一具皮囊在原地,足足苟延残喘了七八天才死透了——那是我……我第一次见到死人。”
  时隔将近十年,严争鸣居然还能说出当时的每一个细节,可见这断记忆已经刻在他脑子里了。
  李筠听得呆住了:“魔修杀小孩有什么用?”
  严争鸣道:“他把那个女孩的魂魄投入了一盏灯油很臭的灯里,火苗立刻跳着长了起来,长明不灭,之后是我们,他并不直接杀我们,而是每天取我们的血,浇筑在灯油里,刚开始除了有点恶心也没什么,但是幼童身上没有那么多血,没过几天,就有人撑不住快死了。”
  程潜听到这里,越听越觉得耳熟,忍不住脱口道:“难道是噬魂灯……”
  李筠:“什么?”
  严争鸣神色却陡然凌厉了起来:“你怎么知道?”
  程潜:“经楼里看见过,噬魂灯可以炼化魂魄,最低等的就是以童女魂魄为灯芯,以炼化过的尸油并童男鲜血为灯油,烧七七四十九天,可以将女童魂魄炼化为自己的鬼影,这是魔道中的一种,叫做鬼道。”
  严争鸣一把扣住他的手腕,声色俱厉:“程潜,我给你开经楼门,就是让你看怎么给人放血炼魂的?”
  程潜才不怕他,理直气壮地道:“又没说不让看,魔道三千,我只是随便翻了翻而已。”
  “行了,”李筠机灵得很,一看话题走向不对,立刻往回拽,“大师兄你接着说,那个杀人的魔修后来怎么样了?难道是师父救的你,所以你才跟他入门的吗?”
  严争鸣狠狠地剜了程潜一眼:“确实是师父救的我,但那不是关键……”
  他说到这,不由自主地顿了顿:“师父和那魔头是认识的,我当时亲耳听见,师父叫他‘师兄’。”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第25章

严争鸣此言一出,李筠和程潜都呆了呆,李筠几乎没过脑子,脱口道:“那……那不就是师伯?”

话一出口,他就感觉自己被韩渊附身了,连忙懊丧地捏了捏眉心。

严争鸣正色道:“当然不是,你把门规都就饭吃了么?例如鬼道、杀戮道这种有伤天理人伦的邪魔外道,一步踏入,便会逐出师门,永远不能再回来。”

一室静谧。

半晌,程潜回过神来,说道:“也就是说……温老板说的那个人,可能就是……”

他说到这,不由自主地顿了一下,似乎是不知道该对此人作何称呼,好一会,才憋出了一个:“呃……前师伯。”

“除了他还有谁,”严争鸣烦躁地说道,“扶摇山又不是魔修大本营。”

李筠试探道:“大师兄,那你怎么想的?要不然我们明天去问问师父?”

严争鸣当即摇头否决,师父话虽不少,却大多是废话,只要一碰见正事,他立刻就能变成一只锯嘴葫芦,王八都没有他能憋。严争鸣绝不相信凭他们仨能从师父那里撬来点什么,他沉吟了片刻,抱着一线希望道:“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在师父想甩开我们的时候,想方设法知道他的行踪?”

程潜整日混迹在九层经楼中,闻言脑子里立刻跳出了一大堆相应对策,然而他很快挨个删减了过去,最后发现希望十分渺茫——因为想要追踪师父,首先一条,就是他们中得有人比师父神通广大才行。

“我看没戏,”程潜道,“除非二师兄再变只蛤蟆,在师父身上也蹭一大堆金蛤神水的味道——但是我怀疑万一遇到大魔,二师兄的指路蛤蟆可能又要装死。”

“别看我,我没办法,”李筠一摊手,“有灵智的东西大敌当前都会怂,不怂的那种必然傻,找人不好用。”

“必须是有灵智,还要不怂的……”严争鸣顺着他的话音思量片刻,“哎,你们说水坑怎么样?”

程潜翻了个白眼——他既没有看出小师妹“有灵智”,也没看出她哪里“不怂”,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了过来,他们没本事追踪师父,难不成还不能想办法在小师妹身上下料么?

反正那一直被师父带在身边的蠢孩子连人话也听不懂,一定不会发现。

三人商量片刻,找了一根木条,削成极细的薄片,由博览**书的程潜提供方法,严争鸣动手操刀,磕磕绊绊地刻起追踪符咒来。

这个追踪符咒十分初级,程潜还没看到高级的,但架不住大师兄手潮,失败一次再失败一次。

严少爷甩着酸痛的手,感觉自己正经八百地学符咒都没有这样用心过,忍不住迁怒地瞪着程潜:“这是什么破玩意,你到底靠不靠谱?”

简直是拉不出屎来怪茅坑——程潜将这句不雅的话从嘴里咽了下去,然后把它塞进了眼睛里,用分毫毕现的鄙夷目光将大师兄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

连吵再闹,还有李筠心力交瘁地和稀泥,他们仨足足折腾到了半夜三更,才勉强将木条刻好。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严争鸣将木条交给了哈欠连天的李筠:“我不管了,你想办法给她戴上吧,因为这点屁事,我居然跟你们折腾了半宿。”

到底是因为谁?

程潜困得头重脚轻,丢下恶人先告状的严“娘娘”,晃晃悠悠地往自己的茅屋走去。就在他走到门口,正要进去的时候,赶上来的严争鸣忽然叫住了他。

“慢着,小潜,我有话跟你说。”

随着严争鸣这一年吃了什么肥料一样的个头猛蹿,他的声音也渐渐低沉下去,不复少年人清越,只要他不自己咋咋呼呼地瞎叫唤,听起来简直就像个成年男人了。

程潜鲜少听见他这样正经,回过头来疑惑地看着他。

身后的少年人长身玉立于月色之下,平日的浮躁与任性都仿佛被深沉的夜色压了下来,一时间竟有些不像他了。

严争鸣迟疑良久,方才开口道:“刚才我少提了一些事,其实……我还听见那个姓温的说了另一句话。”

程潜一皱眉。

“他说扶摇派‘钟灵毓秀’,每代必出妖邪……”严争鸣话音断在此处,他盯着程潜看了片刻,感觉那师弟几乎像根脆弱的竹竿,看起来一掰就断,实际又冷又硬,谁也不知道他肚子里藏了多少别别扭扭的心绪,严争鸣微微低下头,轻声道,“你有分寸的,对吧?”

程潜听了,没有挖苦他,也没有回嘴,他听出了严争鸣话里真真切切的慎重,不管师兄是不是杞人忧天,他都感觉得出,说这话是为他好。由于大师兄平时懒散又骄纵,大部分时间都是师弟们在让着他,程潜极少能从他身上找到兄长的感觉。

直到这一刻。

于是程潜什么都没说,只是沉默地点了个头。

严争鸣轻轻吐出一口气,伸手覆在程潜披散着头发的后脑勺上,轻轻地推着他进了茅草屋。

“那就好,”严争鸣低声道,随即回过神来,他又故态重萌,严厉地指着程潜一身褶的衣服道,“明天给我换一件,你不觉得自己像块抹布么?”

程潜想必是不怎么同意的——他的回答是用茅屋门将大师兄拍在了外面。

这一宿简直是多事之秋,程潜打发了严争鸣,一头栽倒在床上,感觉自己才刚睡着,就又被吵醒了。

比起大师兄直接一脚踹开他的门,把他从被子里拽出来,韩渊还要更讨厌一点——他仿佛化身成了一只热爱啄木头的鸟,鬼鬼祟祟地在木头窗棂上敲来敲去,敲得程潜一醒过来就心烦意乱。

纵然在马背上,程潜也没有一时片刻丢下自己的符咒,这一阵子强行拓宽的经脉和他开始长个子时拉长的骨头合并成了一股疼,弄得他夜里经常睡不好,又接连被吵醒两次,他简直恨不能手持利器干掉这些噪音。

韩渊不走正门,在程潜面无表情的注视下,从窗户里爬了进来,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他床上,小声道:“哎,你猜我刚才看见什么了?”

程潜不猜,仰面往床上一倒,一声不吭地用被子蒙住了头。

“哎,别睡了,快起来,我带你去看个稀奇的。”韩渊扑到程潜身上,双手并用地抢他的被子,“你准没见过,小潜?小潜!”

程潜坚决不肯探出头来见他,隔着被子冲他叫道:“找娘娘去!”

韩渊大惊失色:“开玩笑,我可不敢,他非得把我当塞进香炉里烧了。”

程潜往床里一滚:“那就去找李筠!”

“找了,”韩渊委屈地道,“我都快在他耳边放炮了,叫不醒啊。”

程潜:“……”

敢情是他最容易叫醒,而且生起气来最含蓄。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韩渊成功地掀开了他的被子,无视程潜含蓄的愤怒,趴在他耳边小声道:“你见过鬼吗?”

程潜刚要发作,听了这句话,紧皱的眉尖蓦地动了一下:“什么?”

一炷香的时间以后,程潜跟着韩渊从破客栈里摸了出去。

“镇上这几天有集,我逛得晚了点,”韩渊边走边说道,“因此回来的时候抄了一条近路——这边,你留神脚底下。”

程潜晕头转向地走在韩渊身后,小心翼翼地避过地上的泥泞,想不通他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将周围的环境都摸清的,难不成这是走南闯北的叫花子们才有的本领?韩渊一路领着他往更偏僻的地方走去,程潜一手拎着自己的木剑,另一只手握着他练符咒的小刀,完全不敢相信韩渊的可靠程度,走到哪就用小石子堆一小堆做记号。

冷风一吹,程潜原本一团浆糊的脑子开始清醒过来,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受了大师兄睡前那番关于鬼修的话的影响,一听见“鬼”字,居然就迷迷糊糊地跟着出来了。

大半夜跟个小叫花子出来见鬼,真是……

肯定是被韩渊传染了蠢病。

突然,程潜整个人打了个寒战。

韩渊将他领到了一条小河边,他没有气感,只是以为更深露重,近水处阴冷。

程潜却已经感觉到那股阴冷并不是寻常阴冷,同时隐约地闻到了一丝不祥的腥臭。

程潜激灵一下,最后一丝睡意也散了个干净。

“不可能真有什么危险,”他将落在自己肩头的一片树叶摘下来捏在手心里,心里冷静地想道,“如果有,方才怎么能任凭韩渊跑回去?”

韩渊双手拢在嘴边,叫道:“哎,你在哪呢?我带我小师兄来了,你出来啊。”

程潜微微一垫脚,一把捂住了韩渊的嘴,咬牙切齿地问道:“你招惹了什么东西?”

韩渊:“唔唔……唔唔唔……”

他被捂着嘴,挤眉弄眼地望向程潜身后,程潜顺着他的视线一回头,当即一口气险些没上来。

只见他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团飘忽的鬼火,一个脸色青白的男鬼正满脸空茫地站在那里。

程潜一把将韩渊拦在了身后:“什么人?”

韩渊总算挣脱了程潜的手,大大咧咧地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没事,别怕他,刚开始我也被他吓了一跳,后来发现他呆呆的,挺好玩的。”

说着,他弯腰捡起了一块石头,在程潜阻止之前就抬手丢了出去,石头笔直地穿过了那鬼的身体,还在地上弹了两下,男鬼茫然地低头看着小石子,一脸不知今夕何夕的梦游模样。

韩渊笑嘻嘻地对程潜道:“你看吧。”

程潜只想糊他一脸——石子穿过男鬼身体的时候,他清清楚楚地闻到了那股味道,像是臭味,又混杂着某种让人作呕的腥气。

尸油加上童男血……

此时程潜已经无暇去思考为什么对方刚才会任凭韩渊逃走了,他心里只有一个疑问,那小叫花还是人么?

他进一次妖谷赶上**妖哗变就算了,半夜出去溜达一圈,还能捡到一个鬼道魔修?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第26章

一时间,程潜脑子里仿佛有一本完整的《符咒入门》,飞快地从头翻到了尾,突然,一个简短的符咒陡然间进入了他的视野,是了——最后一章,最后一章提到过刻在叶片上的符咒,需要的力量比刻在木头上的少得多,但大多只能用一次。

书上还讲了两个例子,一个是照明的,另外一个……另一个是干什么用的来着?

程潜狠狠地在自己舌尖上咬了一下,然而下一刻他想起来,那本书他还没看完,没来得及知道第二个符咒是干什么用的。

但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程潜将双手背在身后,目光却没有离开面前的男鬼,手中刀刃抵在了叶片上。

刀刃乍一接触叶片,程潜就知道自己莽撞了,尽管只是片叶子,对他来说,也不啻为还没学会站起来的幼童被逼着跑。

不能破……不能断……不能停歇……

程潜的脸色肉眼可见的白了下去,他感觉自己几乎被手中刻刀吸成了一具干尸,五脏六腑都被抽到了那片要命的叶子上了,可这是他和韩渊唯一的机会了。

不知是不是危机激发了他的潜力,程潜有生以来的第一张符咒竟然就这么有惊无险地成了,那一刻,某种极其玄妙的力量透过手中的叶子传递给他,他却已经没心情去感受。

程潜整个人晃了晃,险些没站稳,全身上下的经脉针扎一样地疼。

韩渊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小潜,你怎么了?”

程潜咬牙深吸了两口气,一巴掌甩开他:“回去找师父。”

韩渊一愣:“什么?”

程潜:“走!”

那男鬼突然往前走了几步,程潜手指夹住已经变成符咒的树叶,横在胸前,厉声道:“站住!”

那树叶上发出一团幽幽的荧光,不知是不是程潜第一次尝试,做的不得法,那符咒似乎并不完全——它现在一半亮一半不亮。

男鬼的目光落在树叶上,一时间神色居然有了几分清明,那对死气沉沉的眼珠微微动了一下,青白干裂的嘴唇掀动,几不可闻地说道:“清心……清心符……”

程潜脚下一软,差点倒下。

他果然不该心存侥幸,一个入门的、刻在树叶上的符咒,能有什么“万箭穿心”“火烧连营”之类的杀招么?

程潜嘴里发苦,这样看来,还不如那个照明的有用呢。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