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96 | 浏览:796973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玄幻仙侠] 《六爻》作者:priest (完结+番外)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第 20 章

  严争鸣走出了一段,又想起了什么,转了回来,从袖中摸出一包奶糕,态度恶劣地塞给程潜:“拿走,吃去吧,不长个的小矮子。”
  程潜欣然接过来,没有道谢,只是随意地摆摆手,示意对方赶快滚。
  这天,他看完了整本符咒入门,吃饱了点心,突然想去打扫一下经楼的底层。
  经楼的最底层仿佛是个堆破烂的地方,经年日久没有人来,时间长了,上面已经蒙上了一层灰,其他地方的墙上与架子上都刻了防蛀防水的符咒,唯有底层什么也没有,虫蛀的、缺页的书散落得到处都是,内容也庞杂无状,有菜谱,有酿酒秘籍,有教人怎么侍弄花草的,甚至还有一本春宫图——扉页上的男人被虫蛀掉了一半的屁股。
  程潜大概是被大师兄荼毒久了,无意中见了底层的脏乱后,很是耿耿于怀了一阵子,终于忍不住决定自己挽起袖子收拾一下。
  这一打扫,程潜就打扫出了一样意想不到的收获——他在一个破木头架子后面,找到了一面写满了蝇头小楷的墙,掸下密布的灰尘,拂去满目的蛛网,他总算看清了墙上的字迹。
  题目简介明了:魔道。
  程潜吃了一惊,没想到扶摇派的经楼里竟有这样的东西,他犹豫了一下,觉得自己好像不该偷看,却在抬脚欲走地时候,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北冥君。
  程潜逼着自己眼光不要乱瞟,磨磨蹭蹭地将底层全部打扫了一遍,而后恋恋不舍地上楼离开了。
  可惜他只离开了一小会就反悔了,飞快地跑了回来,趴在墙上,一字一句地读了下去。
  那面墙上记载了成百上千种魔修之道,千奇百怪,无所不包,其中有纵欲成魔的,杀戮成魔的,执念成魔的……有自愿成魔,也有机缘巧合,不过程潜很快发现了,除去那些看了就让人觉得恶心的奇葩功法,很多魔修之道看起来居然也没什么不正常的。
  魔修里面也有以剑入道的,以符咒入道的,符咒那些明符暗符的分类、修炼方式等等,好像和师父平时教给大师兄的也没什么差别。
  程潜一直在找如何感应气感、引气入体的门路,因此看了不少千奇百怪的心法,他发现此处魔修之道中记载的引气入体之法,和其他的功法基本也大同小异,甚至同样有“静心”、“去念”等诸多要求。
  程潜心里布满疑惑,于是第二天,他忍不住问了师父。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木椿真人闻言一抬头,有那么一瞬间,程潜觉得他眼睛里有一团黑雾闪过,可是闪得飞快,程潜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你问魔修?”木椿真人似乎是愣了愣,沉吟片刻才反问道,“怎么会想起问这个?”
  严争鸣用一本扶摇木剑的剑谱挡着脸,在桌子底下狠狠地踹了程潜一脚,唯恐这小崽一时忘形,将自己带他私闯经楼的事供出来。
  程潜险些被他一脚踹趴下,“■当”一下撞在了石桌上,立刻愤而反击,在大师兄雪白的缎子鞋面上狠狠地踩了个黑脚印,一时没顾上回答师父的问题。
  他们几个时常在底下你踹我一脚我捅你一下的,木椿真人早已经习惯了,因此不怎么在意,出神地思量了片刻,他开口道:“‘莛与楹,厉与西施,道通为一’,大道无道,殊途同归,魔修走得不过是另一条路而已,途中略有相似,也没什么稀奇的。”
  程潜听了,只觉得这段话十分耳熟,下一刻,他想起来了——这不就是他在经楼忽悠大师兄的么?
  思及此处,他急忙抬腿错身,果然躲过了大师兄愤恨的第二腿无影脚。
  程潜总觉得师父的言谈中透着一股敷衍味,于是追问道:“师父,那我们选择这一条路,不选择另一条路的原因是什么呢?”
  木椿真人闻言,静静地看了他一会,良久,意味深长地说道:“李生大路无人摘,必苦,你明白吗?”
  这一句话犹如一壶凉水,从程潜的天灵盖一路浇到了尾巴骨,凉得透了心,他一瞬间有种被师父看透了的错觉。
  见过北冥君之后,“万魔之宗”四个字不知不觉就根植在了程潜心里,**妖谷中,他觉得近乎无从战胜的大妖怪们,在那个人眼里好像都是不值一提的,连不可一世的紫鹏真人都被他吓得瑟瑟缩缩。
  那次李筠谈论魔修的时候被大师兄中途喝止,已经让程潜隐约感觉到了众人对魔修的普遍态度,但无论如何,他还是不由自主地被吸引着想去探寻。
  今日有此一问之前,程潜心里也想过很多,他既然已经有偏向,那么师父无论怎样诋毁魔修、怎样说其为邪魔外道,他都有话好反驳。谁知道姜还是老的辣,木椿真人这一句话看似轻飘飘,实际沉甸甸地打在他胸口,顿时将他心里诸多理由全都打成了“自作聪明的侥幸之心”。
  程潜心里的好奇一时间烟消云散,他只好恭恭敬敬地一低头,轻声道:“多谢师父。”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木椿真人捋了捋胡子,感觉程潜的悟性超出了他的预期,心里有点欣慰,于是借着高兴,他轻咳一声,将徒弟们的注意力都拉了过来,开口宣布道:“徒儿们,你们近日要多多用功,为师要带你们出门一趟。”
  “什么?”
  “去哪?”
  几个人几乎异口同声,当中有惊有喜——对于韩渊之流,出门放风自然如同过节,对于严争鸣来说,那就不啻为一场晴天霹雳了。
  木椿真人道:“十年一度的仙市快开了,你们整日在扶摇山上坐井观天,没有见过真正的修真界,为师要带你们去见见世面,顺便走访老友一二,双方都有徒弟,难免比较,你们不要太给师父丢脸啊。”
  丢脸……这简直是不可避免的。
  严争鸣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正襟危坐道:“师父,我就不去给您丢人现眼了,您带师弟师妹们去吧,我看家。”
  木椿真人慈祥地看着他道:“众道童都能看家,不必劳动我扶摇派首徒。”
  严争鸣振振有词道:“那怎么行?万一山穴再出问题呢?万一有小贼觊觎我扶摇派钟灵毓秀,前来偷盗呢?”
  木椿真人不紧不慢地应道:“那日我与紫鹏道友协议,她已经封闭了山穴,不必忧心,山脚下有符咒,还有道童守门,寻常小贼上不来。”
  严争鸣还要分辨,早已经摩拳擦掌的韩渊终于忍不住插话道:“师兄,你怎么跟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一样啊?”
  严少爷当场给气了个脸红脖子粗,感觉姓韩的真是再讨厌也没有了,拂袖而去。
  木椿真人笑眯眯地目送着他远去的背影,抚摸着韩渊的狗头,用同样慈祥的面孔威胁道:“小渊不求上进,至今连门规都没背下来,我看你不如留下来看家吧。”
  韩渊顿时成了一棵霜打的茄子。
  接下来这十天,扶摇山上简直鸡犬不宁,由他们首徒严争鸣带头闹事。
  为了不出远门,严争鸣装病、抗争,无所不为,到最后几乎拉下脸面来找师父耍赖,丧心病狂地作,作得死去活来。
  可惜,这次木椿真人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要将这“养在深山人未识”的大弟子弄下山去,完全不吃他那套。
  韩渊则正相反,为了出门,他简直每时每刻都在背门规,不过此人好像天生不是背书的料,背得昏头涨脑,欲仙欲死,依然丢三落四背不齐全,程潜亲眼看见他拿自己的脑袋往墙上撞的情景,形似癫狂。
  连师父也变得神龙见首不见尾了起来。
  这一日,程潜将宣纸垫在院中清心石上,站着默《清静经》。
  自从那天从师父那得到了关于魔修的解答后,他总感觉自己好像触碰到了什么,但又与那东西隔了一层膜,一时不得其门而入,因此微微有些焦躁。
  焦躁不利于修行,程潜只好先停下其他的事,默经静心。
  可是才写了一半,程潜就听见了门响,雪青出去应门,片刻后,抱进了一个圆头圆脑的小女孩,正是他们小师妹水坑。
  水坑有一半妖族血统,与凡人女孩自然是不一样,她身手矫健得不行,连爬树上房都不在话下,却还不会说话,在这一点上,她更像个聪明伶俐的小动物,灵性十足,还是一颗蛋的时候就能通过别人的语气与动作判断对方的喜怒哀乐,可是对具体的言语却出了奇的迟钝。
  师父说,若真是她身上一半妖血作祟,那么她就算长到十来岁都不会开口说话,也没什么稀奇的。
  水坑大概是趁师父不注意遛了出来,能吸引小孩的不过就两样,好吃的和好玩的,水坑平时其实比较喜欢去温柔乡,因为大师兄洁癖过人,为了尽快将她打发走,会准备很多好吃的,只要她一来,就以喂食为诱惑,指使她去祸害别人,其次她比较愿意去找韩渊——韩渊本人就是那个“好玩的”。
  但她不大常来找程潜,因为程潜不怎么爱搭理她。
  以及她从不搭理李筠——因为李筠把她变成过一只蛤蟆。
  清安居里难得见到水坑小师妹,程潜奇道:“你怎么来了?”
  水坑“啊啊”两声,双眼含泪地上前拽住他的裤腿,随即只听“噗”一声,她后背的衣服竟被什么顶开了,程潜一怔,将她翻过来一看,水坑背上长出了两只看不出是什么鸟的翅膀!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第 21 章

  后背突然多长出两扇翅膀——哪怕那是她本来就应该有的,想来也会像普通人长个子一样拉得骨头疼。她大概是找不到木椿真人,找不到忙着为出门折腾的大师兄和忙着背门规的小师弟,无人可以诉说,才跑来拽着他的裤腿哭。
  不过话说回来,程潜捏住水坑的翅膀,仔细观察了片刻,见那一双翅膀长得天衣无缝,只是有点像鸡,便情不自禁地有些担忧,万一给师父看见了,他不会又连着让厨房做一个月的碳烤鸡翅膀吧?
  “没什么,这应该是你娘留给你的。”程潜不大熟练地将她抱起来,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手里的小姑娘好像轻了不少——至少不像她看起来那么胖嘟嘟的。
  难不成她的身体变成了一半鸟,连骨头都轻了?
  一般妖修须得有一定的道行,才能化成人形,程潜在经楼里扫见过几本和妖修有关的记载,不过对他没什么用,所以也只是偶然起了兴致时,捡过几本当奇闻异事,大致翻了翻。
  水坑既然是半人半妖,那么她天生就应该有人妖两体,只是不知道她能不能收放自如地随意转变了。
  程潜使自己的视线与小水坑对齐,尽可能和缓地对她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你试试自己集中意念,让这个翅膀变小一些,藏起来……藏起来明白吗?唉,师妹,你听得懂人话吗?”
  水坑睁着一双无知的大眼睛,也不知道听明白了几个字,不过程潜见她表情懵懂,就做好了她啥也听不懂的心理准备。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算了,我还是带你去找师父吧。”
  水坑像个小哑巴一样拍着他的胳膊,“啊啊”了两声,随即握拳闭眼,脸都憋红了,一双眼睛对成了斗鸡眼。
  就在程潜欣慰地以为她能自己解决时,“刷”一下,水坑后背那对幼小似鸡的翅膀陡然拉到了七八尺长,毛掉了一地,程潜好悬没被那对横空出世的大翅膀打了脸。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几乎化身巨禽的小师妹,水坑身后的衣服几乎全被那对大翅膀撕开了,好在她还是穿开裆裤的年纪,也没有什么清誉可言,但那对翅膀实在太大,而中间几乎夹着的女孩又太小,对比起来几乎是只见翅膀不见人,就像个悬浮空中的大蛾子,诡异极了。
  “……”程潜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与水坑大眼瞪小眼道,“我让你变小,没有让你变大。”
  本来是个他一只手就能拎起来的小女孩,陡然间因为那对庞然大物的翅膀变得异常沉重,若不是练了这许久的剑,程潜几乎抱不动她。
  水坑无辜地看着他,被翅膀坠得难以保持身体竖直,左摇右晃地挂在了程潜的胳膊上。
  还是要去找师父,程潜只好吃力地抱着她出门去,结果……他们俩一起被清安居的院门卡住了。
  程潜:“……”
  苍天……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大概无论什么年纪的女孩子,都不愿意面对自己被卡着出不了门这样残酷的事实,水坑本来是个不怎么爱哭闹的孩子,此时委屈地看着自己的翅膀,也终于忍不住开始嚎了。
  普通的小崽子可以随便嚎,水坑嚎起来却是要震塌房子的!
  程潜焦头烂额,一边艰难地保持平衡,一边艰难地试图跟她讲道理:“翅膀大不代表你胖……真的,唉,好了好了,别哭了,你把翅膀收一收,别这样扎着,收——回——来,懂吗?”
  水坑抽抽噎噎地看着他,随着他的话音,渐渐止住了哭泣。
  程潜松了口气,抱着渺茫的希望,希望她这次是真听懂了。
  结果下一刻,他这只会听反话的小师妹就给他来了个白鹤亮翅,巨大的翅膀全然展开了,颤颤巍巍地试着扇了一下,随即,她好像开启了某种隐藏的本能,竟然缓缓地飞了起来。
  她那巨大的翅膀几乎带起一阵旋风,刮得清安居一阵飞沙走石,院中几株娇娇弱弱的兰花全都遭了殃 ,一个个被蹂躏过似的东倒西歪,程潜还没来得及睁开眼,就感觉衣服被一双手抓住了。
  水坑原本胖乎乎、一排小坑的手变成了一对爪,那双爪牢牢地抓在了程潜身上,程潜顿时有了某种不祥的预感……
  下一刻,他的预感成了真。
  他整个人被力大无穷的水坑带得腾空而起,胸口那颗心忽悠一下直接沉到了小腹里,程潜一开始本能地想挣扎,但随着她越飞越高,他连挣扎都不敢了,只好在猎猎的风中吼着水坑的大名:“韩潭!你给我下去!”
  水坑充耳不闻……对,她闻了也不见得听得懂。
  程潜没想到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腾云驾雾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简直是哭笑不得,心说自己没死在**妖谷中,难不成却要死在小师妹的爪下?
  水坑带着他飞过了清安居那小小的院门,飞过后面碧如绿玉的竹林,渐渐的,整个扶摇山都在他们脚下了。
  自高处下望,那山脊苍翠如染,绵延往远方,一边是在夕照下越发温柔的前山坦坡,一边是山影横斜处越发幽暗深邃的后山深谷。
  山间影影绰绰的洞府与空置的院落无数,有些门口立着铭文,有些立着石像,有些干脆无名无姓,几千年的岁月中,无数人来而又往,承前启后,唯有笔迹各异的功法化做传承的骨血,深埋在九层经楼之下,其中,或有大能,或怀大才,或为大贤,或成大奸……
  而今,皆是踪迹难觅。
  扶摇派只剩下一个黄鼠狼师父,带着几个只会调皮捣蛋的徒弟,隐没于滚滚红尘之下。
  唯有不周之风扶摇直上,腾天潜渊。
  高处的风刮得程潜脸颊生疼,而他渐渐抛却了开始的畏惧。
  程潜吐出一口气,好像吐出了一口久远的郁结。
  再一次的,他想起临仙高台上不可一世的北冥君,想起穷乡僻壤处,他那一双点着散碎银子的爹娘,在这云泥之别下,他清楚明白地看到了自己心里隐秘的愿望。
  为什么渴望成为北冥君那样的人呢?
  如果有一天,他成大能,三界无处不可来去,百兽见他瑟瑟发抖,凡人们全都匍匐在地……他是不是就能回到程家,看他们抓心挠肝地后悔不迭呢?
  可是此时,当程潜悬在高空,当扶摇山上的洞府与院落全都离他远去,他那从来都塞得满满当当的心忽然就空了。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凡人一生,也不过就剩下三五十年,他这厢处心积虑,夙夜以继地等着回去打他们的脸,然后呢?
  或许等他修成的时候,他们早已经不在人世了。
  或许还在,可是半生已往,早年送出去的一个孩子,晚年想起来心里或许会有遗憾,遗憾之后,又还有多深的情分呢?
  倘若他真的是他们的心肝宝贝,又怎么会被轻易地送走呢。
  而倘若没有情分,又怎么谈得上刻骨铭心的愧疚与追悔呢?
  程潜忽然放松了紧绷的肩膀,任凭那总把他的话往相反方向理解的半妖师妹将他带往更高的地方。
  他发现自己一直以来自以为深邃的仇恨,其实都只是在自作多情而已。
  程潜心中忽然之间有如破壁,一剎那,他再次听见了扶摇山上窃窃私语的回响,像大师兄入定的时候他在一旁感受到的那样,只是这一次,千万条山谷之风并没有和他擦肩而过,而是穿流入海般地穿过了他的身体。
  没有停留,也没有依恋,如诸多欢欣、诸多烦扰,它们来了又走,周而复始,仿佛他成了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不知过了多久,空中突然传来一声鹤唳,扶摇山上一只白鹤飞上天空,围着他们盘旋了几圈,在空中迷路的水坑哭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本能地跟着白鹤往下飞去,被白鹤引着,落在了木椿真人的不知堂前。
  直到双脚着地,程潜依然是没有回过神来。
  木椿真人解救了再次被不知堂的院门卡住的水坑,双手拂过她身后的巨翅,女孩那不协调的翅膀终于被不知名的力量包裹,缓缓缩回,最后消失了,只剩下后背那对胎记似的红痕。
  师父却并没有催促程潜,他抱着累得睡死过去的水坑静静地等在一边,直到日头沉到了山下,程潜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腿已经站麻了。
  木椿真人将门口的一盏昏黄的风灯摘下来让他回去路上照明,对程潜道:“今天太晚了,你先自己回去,明天练完剑后,就可以留下和你大师兄一起学符咒了。”
  程潜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师父是什么意思,他吃了一惊,有点傻气地问道:“师父,方才那……那难道就是气感吗?”
  木椿真人点了点头,笑道:“为师没看错,同门之中,你确实资质上佳。”
  非要加一个“同门之中”么?
  程潜不知道该对此作何反应,反正他听了不怎么得意得起来——如果“资质上佳”是跟严争鸣与韩渊李筠之流对比产生的话,他觉得此事也没什么好吹嘘的。
  木椿真人看着他稳稳当当走在山间小路上的背影,心境有些沧桑,这么多年了,总算有个徒弟肯上进了,他摸了摸一边白鹤优美的颈子,自语道:“你说那几位见了,心里能受点刺激吗?”
  白鹤蹭了他一下,起身飞走了,仿佛在决绝地告诉掌门真人——痴心妄想什么呢!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第 22 章

  第二天,程潜留下与严争鸣一起学符咒的事震惊了扶摇派上下。
  一干师兄弟围着他,不约而同的都是一个问题:“什么?你已经能引气入体了吗?”
  程潜揉着耳朵,刚开始不由得有点沾沾自喜,但还没等七情上脸,他自己已经先一步惊觉,想起漫长无边的修行路,连忙给自己泼了一大盆凉水,收敛了心神。
  他一派宠辱不惊,虚怀若谷地点了个头,淡淡地道:“嗯,算入门了。”
  众弟子听了这话,反响不一。
  其中,最正常的就是李筠了。
  李筠不能说不聪明,而他也一直自负聪明,耽于旁门左道还会自创玩法的必然不会是笨人,就是他在正事上不走心,剑学得也还算游刃有余,李筠最近好不容易不玩蛤蟆了,又迷上了玩虫子。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一个晚他一年入门的师弟竟然先自己一步入门,脸上和心里一时间都不是滋味起来。李筠默默地收起了自己的蛐蛐笼子、蝈蝈笼子……以及功用不详的一瓶虫子酒,当天练完剑就回去用功了,都没顾上跟韩渊鬼混。
  木椿真人看了很是欣慰,知道李筠会难受一会,换了谁都会难过,但难过只是一时,程潜对他的鞭策作用才是长久的。
  可惜,师父还没欣慰完,他就发现,门派上下只有李筠这么一位长了心。
  比如正被那事无巨细的门规折磨得半死不活的韩渊就没什么感觉。
  韩渊自从听了李筠的鬼话,从妖谷一日游回来以后,就淡了追求气感的心,一心只追求吃喝玩乐去了。
  他想,气感着什么急呢?人生苦短,先玩几年再说呗。
  而此时,见同他一起入门的程潜竟然已经能引气入体,韩渊非但没有羡慕嫉妒,反而十分的幸灾乐祸,临走拍着程潜的肩膀道:“哎哟,得加课,你的苦日子就要来了!”
  于是韩渊被师父用木剑挑着后脖领,扔出了传道堂。
  还有他那镇派之宝的首徒,严争鸣看着自己旁边被加了一张桌子,又放上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沙漏,先是有些感慨地说道:“我练剑快四年才第一次产生气感,小铜钱入门有一年了吗?”
  木椿真人以为少爷受到了刺激,准备奋发图强了。
  谁知严争鸣只是随便感慨一下,立刻就眉开眼笑起来,装模作样地说道:“三师弟,以后在符咒方面,我们也可以像学经书一样‘互相讨教’了。”
  程潜皮笑肉不笑地回道:“多加两块奶糕就想让我连你的符咒练习一起做了么?师兄,你别做梦了。”
  严争鸣:“……”
  对了,这小王八蛋一直都将他当成了一把经楼的人形钥匙!现在他可以自行前往了,自己连钥匙的价值都没有了!
  大师兄的尊严何在?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第一次符咒课上,师父给了程潜一把刀和一块木牌,木牌上下有两条线,中间相距一寸宽,他这一段时间要做的,就是在画着刻度的木牌上刻出一道一寸长的竖痕。
  “刚开始会有点阻力,”师父道,“不用怕,慢慢来,你大师兄刻出一寸长的痕迹,磨蹭了有小半年呢。”
  严争鸣尴尬地干咳了一声,自己也感觉自己不足以作为榜样。
  直到落下第一刀,程潜才明白,原来符咒不是那么轻松容易就刻得上的。
  他很早就注意到,师兄学符咒时用的刻刀不是普通的刻木头刀,小刀上本身就有明符,是初学者专用的。
  程潜在经楼的《符咒入门》上看过,初学符咒的人不会把自己的力量和符咒勾连,所以需要这么一个辅助工具带入门。
  而这个入门工具俨然不是好相与的,就在刀尖落在木头上的一瞬间,程潜感觉手中的刻刀仿佛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全身的力气似乎都被它抽了出去。
  他吓了一跳,拿刀的手本能地一顿,只这一下的停顿,刀在木头上再无法前进半分。
  程潜定睛一看,木头上只留下了一条猫抓一样的清浅刻痕。
  木椿事先没有告诉程潜符咒的笔锋不能断、不能停,必须一气呵成,否则就会前功尽弃,此时见他已经吃到了刻刀的苦头,才挪动着脚步,慢吞吞地走了过去,打算指出他先前的错处。
  他教严争鸣的时候也喜欢用这种“事后诸葛”的方式,因为认为这样能让他们记得清楚一点。
  可真人他实在是个慢性子,大概是因为他的脚步实在太不着急,木椿真人还没有溜达到程潜近前,那男孩已经握紧了手中的小刀,坚定笔直地下了第二刀。
  刻刀再一次疯狂地消耗起他全身的力量,程潜心里默念着《符咒入门》,调动着他初成的气感,努力地使得周遭灵气沉入气海,再沿手臂而上。
  可惜程潜虽然抓到了窍门,毕竟刚入门,即便可以引气入体,能引的也十分有限,完全赶不上刻刀从他身上抽的。
  最开始感觉不对劲的是腿脚,程潜仿佛马不停蹄地徒步走了十万八千里一样,一双脚刚开始是麻木,随后筋骨间渐渐流露出难以言喻的酸痛,那酸痛到了极致,又恢复成更加深重的麻木,到最后,他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腿了。
  紧随其后的是腰,如果不是程潜早就腾出一只手按住桌子,他腰部几乎没有了支撑,后背上开始针扎一样的疼起来,心在狂跳,他的后脊像是被某种看不见的东西压弯了。
  最后是头。
  人在极度困倦中的时候是会产生错乱和幻觉的,程潜中途几次险些握不住手中的刻刀——而即使这样,他低头去看的时候,发现自己距离师父要求的一寸长还是有一小半的距离。
  程潜有点眼花,那种感觉是十分难以言喻的,好像他在这一时片刻的时间绕着扶摇山山脚下跑了二十圈,从头到脚都被筋疲力尽充斥着。
  怪不得他那拈轻怕重的大师兄每每坐在符咒前就要可着劲地抓耳挠腮、坐立不安。
  可程潜天生不知道什么叫做“循序渐进”,什么叫做“适可而止”。
  越是艰难,越能将他骨子里那一点偏激和强硬全都激出来,小刀在木头上刮出了凄厉的“吱呀”声,每前进一毫,程潜都觉得自己已经力竭,但紧接着,他又总能在山穷水尽的边缘上再咬牙将那刀刃往下推一分。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就在他恍惚间,产生了自己的刀刃马上要到达终点的刻度线的错觉时,一只成年人的手不由分说地捏住了他的手腕。
  小刀“呛”一声掉在了桌面上,程潜手一软,绷紧的肌肉一时难以放松,无法抑制地颤抖起来。
  木椿真人一手抱过他,一手抵在了他的后心上,程潜眼前一黑,好容易扒着师父的衣袖站住了,这才感觉到后背处一阵温和的暖流融入了他的四肢,暖流过处,他浑身麻木僵硬之处好像再次被无数根牛毛针密密麻麻地扎了一遍。
  程潜冷汗出了一身,好生受了一番百蚁焚心,一口气卡在胸口,良久方才喘上来,喘得太急,呛出了他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
  木椿真人怪心疼地拍着他的后背,嘴里不住地说:“你这孩子,你这孩子啊……”
  一边拿着刀修了半天指甲、还没开始进入正题的严争鸣看得目瞪口呆。
  严争鸣愣愣地道:“铜钱,你……”
  他“你”了半晌,愣是没找到合适的词,最后憋出一句:“你……这么凶猛干什么?”
  好半晌,程潜才缓过来,木椿真人放开他,将木牌从他手里抽了出来,神色有些复杂地盯着那道竖痕看——开头一段还算平整,看得出他“无师自通”地知道符咒的窍门,但看得出很快就脱力了,后半部分气如游丝地歪斜着,显然是程潜在不到半寸的地方就已经力竭了,后面的时深时浅,多处险些断开,却又始终没有断,不但没断,若不是自己打断,他还死命不肯弃刀。
  这是胸口长了一颗多大的死心眼?
  木椿真人有点后怕,他发现自己将程潜当成了严争鸣教是个大错误,险些酿出事端。
  开始的符咒练习实际枯燥又严酷,因为基本不会教他们刻什么有用的东西,只是由刻刀引导初引气入体的弟子们锻炼经脉,借以拓宽。
  拓宽经脉并不是什么舒服的体验,须得一次一次地耗尽他们气海中刚能停留的一点气力。
  但这就好比拉筋,每天不间断的练,能练出工夫,但是贸然一下压到底,说不定就把筋崩断了。
  想当初严少爷刚刚接触木牌的时候,基本就是刀尖在木头上戳了个坑,就开始嗷嗷叫手疼腿疼屁股疼,嘴里说得仿佛他就快要不久于人世了,闹将起来倒是中气十足——死活不肯再碰符咒了。
  木椿没办法,自己手把手地带了他两个多月,才勉强将他带进门。
  就算是现在,他有时候让这大徒弟回去做点什么符咒练习,那货也是拿削果皮的刀在木板上随便刮一刮——别当师父不知道。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4334089  
精华
帖子
1059 
财富
9652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38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31 
最后登录
2017-2-5 


  木椿真人沉下脸来,先是狠狠地瞪了不明就里的严争鸣一眼,然后问程潜道:“你去过经楼了?”
  程潜:“……”
  严争鸣:“……”
  木椿真人坐在程潜桌子上,低头逼视着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提前看了《符咒入门》,还看了什么?”
  程潜没敢吭声。
  “我想想,功法、剑法、心法、百家言、没准还有……”木椿真人每说一个词,程潜的头就更低一些,师父转过半张桌子,薄嘴唇无情地吐出两个字,“魔道?”
  程潜心里重重地一跳:“师父,我……”
  木椿真人盯着他头顶小小的发旋,等着看他抵赖或者直接吓哭。
  谁知那小子并没有抵赖,也丝毫没有要流马尿的意思,他蔫蔫地站了一会,轻言细语地承认道:“我错了。”
  木椿真人一点也不相信程潜能真心悔过:“错哪了?”
  程潜:“……”
  果然不是真心的。
  严争鸣在旁边看得有点不落忍,随着师兄弟们感情愈加深厚,他这三师弟可恶的地方也无遮无拦起来,他时而恨不能掐死程潜,可又总能很快原谅他,因为觉得程潜就像个戒心重、脾气坏的小狼崽,闹急了会给人一口,但仔细一看,留下的却从来都只是牙印,他心里知道谁对他好,只是装作凶狠,实际总是小心翼翼地不肯弄伤别人。
  严争鸣袒护道:“师父,这也不能怪他,是我带他进去的,山上没什么娱乐,我想找几本闲书哄着师弟玩……”
  木椿真人:“看闲书会看到符咒入门吗?”
  严争鸣:“不小心扫见的呗。”
  木椿真人掀了掀眼皮:“争鸣啊,你当他是你么?”
  严争鸣:“……”
  他有点不知道师父是骂程潜,还是骂他自己。
  木椿真人叹了口气,看着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自己的程潜,觉得自己再这样教下去,恐怕面相上就不止像紫鹏真人的爹了,过几天说不定会变成她的爷爷。
  他招手叫过程潜,用袖子擦了擦他额角的冷汗,想严厉一点,却没有成功,只是显得有点深沉。
  “九层经楼中有前辈人走过的大道三千,”木椿真人道,“倒数第二层你去过吗?肯定没有,因为那没有你觉得有用的东西——那里记载了我扶摇派众多先辈走过的路和最后的结果……或者下场,你在找自己的道,为师希望你不要选最艰难的一条。”
  程潜似懂非懂,却觉得这告诫沉重异常,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然后在这样的似懂非懂中,他们俩一人被慈祥的师父罚了三十遍经文。
  倒霉的大师兄,他仿佛无时无刻不在被师弟们连坐。


3虫1体&啃书口味偏食挑剔BE接受无能星人&资深夜猫党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