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1 | 浏览:9172|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朝秦慕楚》 作者:东西米 (小说开坑中,初次写文,有时候会不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1363372  
精华
帖子
27 
财富
3321  
积分
698  
在线时间
282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25 
最后登录
2018-8-5 
不过,饭还是没有吃成。
楚家老爷子急急地把楚歌叫了回去。


这样的情况不多,楚歌的记忆里,老爷子这么急切地找她只发生过两次。


一次是小时候楚庆被人绑走,老爷子怕她也出事,急派了古叔来接她。古叔并不仅是一个司机,他主要还负责老爷子的安全。据说当年在散打届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一次是她参加完枫叶学校的面试,准备跟同学一起去参加PARTY,那天老爷子突然晕倒送往医院,刚醒便让古叔去接她,有话交代。


那么这次又是什么事?


楚歌沉静地在电话里应答:“正好,我的事忙完了。现在回去没问题的,不用让古叔接我。对,我有朋友可以送我到家。


楚歌有个习惯,重要事情能不在电话里说便不在电话里说。


赶回楚宅。


老爷子正襟危坐在客厅的雕花太师椅上,手里正端着盖碗茶。茶水很烫,老爷子用碗盖拨楞浮起的茶叶沫子。


看见楚歌进来,忙招呼她坐下。


“小歌啊,今天听说跟枫叶大学的特聘教授一起去参加市里的经济会议了。”


“是的。”楚歌心里有些奇怪,平日里爷爷对这些事情从不过问。


“小歌,那你肯定也知道孟子迁是何许人了。”老爷子不经意的皱皱了眉。


这下,楚歌心里有数了,爷爷这是担心——“爷爷,您放心吧。孟子迁是孟家人,这点我非常清楚。”


“小歌,爷爷知道,你从不用爷爷担心。只是女孩子家,有些方面却是身不由己啊。”


“爷爷,我知道您担心什么。孟子迁确实挺出挑的,但是爷爷放心,他绝对不是小歌的菜。”


老爷子脸上的神色终于缓和了些,“小歌,爷爷就只有你了。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啊。”


刚刚听到古叔的调查汇报,知道昨天是孟子迁送楚歌回来的,今天又跟孟子迁一起去了“梅园”,老爷子心里就是“咯噔”了一下。


孟家——怎么能让人放心呢!于是便急急的将楚歌叫了回来。


楚歌也知道老爷子担心什么,楚家现在虽然外表看来风光依旧,但是爷爷年纪已老,身体也越来越差,不过是苦撑而已。几个叔叔伯伯不仅帮不上什么忙,每日里还虎视眈眈。


不过,幸好,我已经长大了。只是,自己的学业还没有修成,年纪也还不足以服众,看来招兵买马的事要开始了……楚歌默默的在心里说道。


第二天,楚歌依然在孟子迁的课堂里充分感受到了各路女生对孟上神的热情。这样的一个男人难怪爷爷要担心了。


但是下课后楚歌却没有拒绝孟子迁的相邀,因为孟子迁不仅邀请了她,还请了老爷子一起。


“老爷子,我听说楚氏也对东部那块地的项目感兴趣?”


“孟少消息很是灵通啊。”


“楚老先生,最近我也参与了东部规划方案的设计,东部也非常需要发展文化娱乐产业。”


“那今天孟少请我这个老头子来——”老爷子心下已经雪亮。他瞧着孟子迁,温文儒雅,锐思敏察,确实是个人才。如果不是孟家的人,却也是小歌的良配。


“小歌,你去看看这里有没有‘金骏眉’,今天想喝喝这个。”


孟子迁也仿佛洞悉老爷子的心思:“楚老先生,您跟我爷爷也是一般年纪。我也想称呼一声你‘爷爷’。”


孟子迁目光诚恳,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们孟家,我也知道,外界传言手段狠辣,与楚家也有万千纠葛。但是爷爷,自古以来,商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我很高兴,有人想称呼我一声‘爷爷’,我就一个孙女,只要对她好,我这个老头子怎么样都成啊。”老爷子的语气中不觉带着一丝凄凉。


“我定是能护她周全的。”孟子迁不徐不疾的说着,从他的脸上一丝敷衍的神色来。


“爷爷,你们聊的还挺愉快啊。”楚歌给老爷子端来了“金骏眉”,知道他们要背着自己说的应该也差不多了。


“果然好茶,小歌,你最近没好好吃饭吧,孟少要帮助我这个老头子多盯着点啊。”


“是的,爷爷。”


楚歌不禁一皱眉,怎么一盏茶功夫,饭都还未吃好,爷爷就被孟子迁搞定了?


这时候,阿钟发来信息:楚大,羽信息已发邮箱,请查看。


楚歌登陆邮箱,秦羽的信息很简单又不简单。


他出生在美国,跟自己竟然是同年同月出生。母亲是单身妈妈,他出生后不久,母亲就因为抑郁症入院,病情时好时坏,没有别的亲属信息,所以他一直被美国的福利机构收容。一次偶然机会,被温特教授的妻子捐助并跟他们夫妻二人关系良好,受到过温特教授的指点。智商超高,没有大学学习经历,但是发表过不少建筑方面的顶尖论文,而从事的工作主要是园林栽培,目前在著名的园艺工作室“初”工作,该工作室在世界各地都有大型植物园和花场,他也随工作室到过好几个地方。随后还有不少秦羽不同时期的照片,看的出少年时期,他非常喜欢篮球,福利院时期喜欢帮助种植蔬菜,还有每个月不管身在哪里都会去美国著名的费城医疗中心看望母亲,哪怕有一次在非洲辗转了几个地方。


“小歌,你下午也没有课,我送你跟爷爷回去吧?”


“好的,那麻烦师兄了。”


回到家,老爷子心情不错,“小歌啊,子迁这个孩子,爷爷觉得还是不错的。”


“吃了一顿饭,就把爷爷搞定了!?”


“爷爷也算是阅人无数了,孟子迁虽然是孟家人,但是看得出这个孩纸踏实诚恳。”


“爷爷,您不是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嘛。”


“是的,所以还要继续考察。但是,子迁确实很不错啊。”


楚歌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让爷爷对孟子迁的印象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只是,她现在其实确实无心自己的事情。虽然爷爷不想她担心,但是楚家面临的危机瞒不住她。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1363372  
精华
帖子
27 
财富
3321  
积分
698  
在线时间
282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2-25 
最后登录
2018-8-5 
别看楚歌在家里神色若常,但是她清楚的嗅到了老爷子和小叔对她隐瞒的东西——楚家遇到了危机。

在这十几年中,其实楚家遇到过不少危机,凭着老爷子的高瞻远瞩和楚暮衡的诡谲手段,一次次化险为夷。

只是,这次的危机来的非常蹊跷。

危机仿佛是从冯家那里蔓延过来的。楚歌清楚地记得是新年过后不久。那天一家人正围坐着吃饭,小婶还打趣说楚庆最近都没电话,不知道是不是在新加坡交了女朋友,忙的把家里人都忘了。

电话突兀得响起来,小叔还笑着说,你看背后说叨儿子,儿子肯定听见了。楚歌却察觉出小婶却有点不安,而且她也知道楚庆不会不懂事的在大家吃饭的时候来电话。

果然电话不是楚庆打来的,而是冯家管家来的电话,小婶一听眼泪就下来了。

冯老爷子也就是冯裕如的父亲突然中风。一听消息,顾不上吃完碗里的饭,老爷子带着儿子媳妇和楚歌急急赶往医院,好在送医及时,人是抢救回来了,但是人一直昏迷不醒,而且医生告知中风造成的损伤不可逆转,家属要有心理准备。

熬过最危险的三天,冯老爷子终于醒了,但是说话不利索,一边腿脚也瘫了。

才安排好去国外治疗,没想到冯家大少爷冯裕果——专供军队后勤的海风集团掌门人又出事了,冯裕果被举报受贿,停职接受调查,无法陪老父出国治疗。

冯母受不住两大打击,还没来得及出席几天后的冯氏新闻发布会,就因心梗发作抢救无效去世了。

冯家一下子风雨飘摇,病的病,亡的亡,冯裕果政治上前途未卜,冯家经济上的担子也一下子落在了冯裕如的肩上。冯裕如虽温婉贤淑,却从未沾手政治上、生意上的事,对经营管理也是一窍不通。当下只剩下丈夫可以依靠。可是,楚离啸打理着楚家本就繁重多序的生意,哪里能兼顾得上冯家虽及不上楚家却也不小的生意。

于是,新大经济管理专业快毕业楚庆被提早站到了台上。冯裕如则陪老父出国治疗。

楚庆天赋并不高,好在勤勉踏实,做事中规中距,倒也让人放心。接手冯家生意,打理的无功无过。冯家倒也暂时稳住了。

可是,楚家却逃不开受冯裕果的牵连,被曝在D市市政建设项目上貌似协助冯家谋取不正当利益。这十几年来楚离啸自认为小心翼翼构建的楚氏帝国出现了第一个漏洞。

有了第一个漏洞,马上又被发现了第二个、第三个……然后不知什么时候起,楚家在D市的生意一落千丈,而且就像一个无底洞,无论投多少钱进去,都被一个黑洞吸得精光。

楚离啸再次果断地壮士断腕,彻底结束了D市的生意,这才保住了楚家的资金链。当然,对外,楚家不能承认自己在D市栽了跟头,只是宣称要转型。

至于实情,老爷子跟楚离啸都没有对楚歌说起过,他们总觉得能让楚歌无忧无虑就是自己最大的责任。可是楚歌对经济的超敏感让她虽未插手楚家生意,但是还是嗅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交代给阿钟一查,更让她发现事情之棘手程度超过她的想象,这结果让她不寒而栗。

因为,连阿钟也根本查不到D市究竟是哪只黑手对付了楚家。

楚歌决定要找老爷子说叨清楚。

“爷爷,最近楚家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您和小叔不能不告诉我。”楚歌神色庄重,“爷爷,我已经长大了,您要相信我。”

老爷子看着楚歌,倍感欣慰。他一直知道,孙女虽然有时行事任性,但是大事上决不会含糊。原本不想这么快让她踏入这个泥潭,可是现在的样子,确也是需要她站出来的时候了。

“小歌啊,你长大了。虽然这几年,你一直在学习和锻炼,但是在具体操作上确是个新手,平时做事要低调要小心。”

“爷爷,我知道。我会申请暂时休学。”

“唉,难为你了。等度过这次难关,你就可以继续安心你的学业了。”

“爷爷,我就当提前实习嘛。”

“好好好,你整理一下,然后就去集团报到吧。还有,温特大师是你的老师,有事多请教他。”

“温大师,有空吗?想不想喝LESSEN的奶茶?”

“哈哈,小歌,你总是拿美食诱惑我,就知道我抵挡不住LESSEN的味道,你知道吗?我已经被禁食一周了。”

“所以啊,我来拯救你的舌头啦。当然,体重是你自己的哦。”

“没事,没事,体重么,吃了才有动力减呗。对了,小羽,正在我这里,介不介意再多请一份?”

“正好,我还欠人家一餐美食。一起吧!要司机来接您吗?”

“不用,司机不就在身边吗?哈哈。”

想起秦羽那辆隐形赛车,楚歌便蠢蠢欲动。本月十五日就快到了,何不借来一用?

楚歌和温特大师谈笑风生的吃着LESSEN的甜品,秦羽今天一改花农打扮,穿着一身的运动装,虽然看不出牌子,但是做工衣料都很好。

温特大师打趣说:“小羽,你今天的风格跟你师妹学的吧。”

秦羽痞痞地笑而不答,一双桃花眼眯着似看向温特大师,又仿佛是盯着楚歌。

“小歌,今天来找师傅不单单为了吃甜品吧?”

“好师傅,你真是料事如神。那我就直说了,今天呢,我是想和你讨教一下关于生意上的事。”

“一顿甜品就想把师傅打发啦?!”

“哪能啊,我呢对公司有一些粗浅的想法,但是毕竟初次面对那些老奸巨猾的股东,想跟您好好讨教呀。”

“你们几个年轻人,师傅都很放心。现在的经济形势和方向那天子迁带你去的讨论会上相必你也已经很清楚了。师傅就想提醒你,具体融资方案上要把好关,不要轻易相信口头承诺的东西。你呢,别的都不缺,但是实际经验确实不足。有什么问题,多跟师兄们商量,我这把老骨头是不中用啰。时间不早了,你看看,你师娘等我回去吃饭了。”楚歌瞄一眼微信,只见满屏粉红泡泡。

“哎呀,师傅,你就知道秀恩爱。”

“哈哈,我这不是跟你们年轻人学的吗?”

“走吧,我开车送你们回去。”秦羽边说边往外走去。

“我有自己开车。”楚歌急急喊着。

“我看的没错的话,你刚刚吃的是LESSEN  FOUR那款甜点,里面可是有朗姆酒成分的。你确定要酒驾?”

楚歌一拍脑袋,无语了。

送完温特大师,楚歌坐在车里便有些迷迷糊糊,这几天心事重重,一直没睡个好觉。

还是那辆改装过的货车,只是车里仿佛多了极淡的一层木香,莫名的让楚歌感到安心,不觉咏起写木香的诗句来,“睡起中庭月未蹉。繁香随影上轻罗。”

秦羽没想到孤僻的诗句楚歌竟然也知道, “多情肯放一春过。比似雪时犹带韵,不如梅处却缘多。酒边枕畔奈愁何。诗是好诗,可惜太伤感。”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